主题 : 【水野良】新罗德岛战记-03卷 黑翼邪龙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楼主  发表于: 2008-09-04 19:09

【水野良】新罗德岛战记-03卷 黑翼邪龙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bCa%$  
校对|chenlunno1 c{"=p8F _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严禁转载SF小说频道 io&FW!J.  
─────────────────────────── MUQj7.rNa  
Py@/\V  
0|i3#G_~  
5>Kk>[|.  
T]_]{%z  
{sOWDM5  
(IXUT6|  
 `1`Qu!  
TCWt3\  
|tr^ `Z  
-F$v`|(O+  
91#rP|88;  
| !q,J  
n&%0G2m:  
内容介绍 @P )2ZGG  
突然间袭击玛莫公国的不治之症“龙热”。这是红发之少年皇帝雷艾斯,以及新生玛莫帝国所布下的狡猾陷阱。 J kxsua  
撼动公国根基的龙热极其恐怖,玛莫公王史帕克,以及为了追赶黑龙而来到岛上的龙人族,共同沿着线索要寻找帝国力量来源之邪龙……然而在那儿等待着他们的,却是玛莫帝国最强之战士! fZiwuq !_  
以暗黑之岛玛莫为舞台,炽热之希望与昏暗之野心激烈交错。奇幻小说之巨著,局势动荡之第三卷。 8n,/hY>w  
lyD=n  
登场人物 9RPZj>ezjA  
史派克 玛莫公国的新公王,炎之部族的族长。 ` 7P%muY.  
妮思 玛法神殿的侍祭。 ]++,7Z\AU  
莉芙 半妖精,“公王的好友”。 &n'@L9v81  
盖拉克 玛莫公国亲卫骑士队队长。 Lz&FywF-l  
莱娜 盖拉克之妻,玛莫公国密探长。 n-u HKBq  
亚德·诺瓦 玛莫公国宫廷魔法师。 M`&78j  
古里巴斯 矮人,麦理神殿之祭司。 Z<iK(?@O  
艾莲娜 来自亚拉尼亚的魔兽使。 rI OKCL?  
亚莉希雅 来自伐利斯的法理斯神官战士。 V-(*{/^"  
拉飞 来自伐利斯的药草师。 pr[V*C/  
亚布洛斯 龙人族之贵族种。 Nwo*tb:  
佛斯 莱丁盗贼公会首领。 S.Q:O{]  
希莉丝 海兰德王国王妃。 UX'q64F!  
※       ※       ※ #^}s1 4n  
雷艾斯 新生玛莫帝国之少年皇帝。 HB,?}S#TP  
妮塔 帝国之骑士团长,皇帝之监护人。 h$#PboLd  
威尔 帝国首席宫廷魔法师。 'jXJ!GFw  
克拉特 帝国次席宫廷魔法师。 1*e7NJ/.,  
波德 实力高超的盗贼,帝国之暗杀者。 bk1.H@8  
奥费司 法拉利斯之黑暗祭司 iL!4r]~H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沙发  发表于: 2008-09-04 19:09

第—章 来自始源巨人之鳞 \D};0#G0&  
A^$xE6t  
身穿深红色长袍的女魔法师,以仰望天空的姿势闭上眼睛。她手中握着魔法师之杖,淡红的双唇轻声嚅嗫着某种言语。 j/q&qrlL  
她的名字是艾莲娜。世界上唯一继承了支配魔兽秘术的人。也因此她被众人称为“魔兽使”。 7z$bCO L=S  
而她目前正在使用这个秘术。 BR-wL3x b  
集中自己的精神,对四面八方放出探索用的“线”。这种线可以接触魔兽的意识,她可以藉此召唤并支配所探知到的魔兽。 >6 [d&SM6  
在这座暗黑之岛所栖息的魔兽,多到连她也不禁感到惊讶,大概是罗德斯岛所栖息魔兽数量的数倍之多吧。 "Bwmq9Jq  
对人类而言,这座岛并不丰裕,然而对魔兽们而言,这里或许就是它们的乐园。光是覆盖在这座岛上的黑暗,对它们来说应该就是最好的粮食了。 H|7XfM  
到目前为止,艾莲娜亦接触了许多魔兽的意识。 WgG$ r  
她为这些魔兽取了名字,并充份掌握其栖息的地点。在有必要时也会支配魔兽,并给予命令。 FA\U4l-  
要它们住在远离人烟的地方,或命令它们不准接近附近的村落,并且对那边的领主发出警告。 !G6h~`[  
这样才不会有人因为魔兽而牺牲。 rC]k'p2x  
玛莫的所有居民,都将魔兽的存在视为理所当然。 )m[<lJ bw  
因此身为魔兽使的自己,也得以被大家接受并认同。如今的艾莲娜衷心感谢着那位邀请自己来到这里的年轻公王。 z;?j+ZsdH  
在这几天,她一直只为了寻找一只魔兽而使用着秘术。 ]T&d_~l   
她正在寻找最强的魔兽“龙”。那只拥有黑色鳞片的老龙,暗黑神法拉利斯旗下的黑暗之龙,“黑翼邪龙”那斯—— Zy.ls&<:  
(到底躲在哪里?) "nb.!OG~(  
不断伸展探索之线的艾莲娜,在自己的心中轻声说道。 T I<3>R  
邪龙已经受到了某人所支配,因此它的意识并不是自由的。要接触被束缚的意识相当困难,而且即便是接触成功,也不可能支配这只魔兽。 aG]^8`~>'  
即使知道这个事实,她还是进行着探索的仪式。 OB\ZT@l  
因为只要能接触邪龙的意识,就可以让所有的真相大白。也可以知道要用什么方式,才可以拯救陷入困境的玛莫公国。 S("dU`T?  
(黑鳞之龙啊……) _ h1eW9q  
艾莲娜振作起精神,让探索之线伸展到更遥远的地方。 <5 OUk  
而她也感觉到,丝线似乎接触到了某个意志。 Ctn?O~u  
然而并不是捕捉到魔兽意识的感觉,而像是两条探索之线相互纠缠。 diVg|Z3T  
“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的魔兽使?” dLF* 'JjY  
艾莲娜一瞬间做如是想,不过马上便否决了这个想法。 A+frKoi  
魔兽之秘术是以召唤魔术的系统为基础而完成,因此理所当然会跟其他召唤魔术的魔力相似。 O"df5x9@  
(有其他人也放出了探索之线……) JR xY#k  
艾莲娜下了这个结论。 U <q`f-  
由于可以跟自己的探索之线接触,或许所寻找的对象相同也不一定。 YTmHht{j#  
(除了我之外,还有某人在寻找黑翼邪龙。) 5G gH6   
虽然令人惊讶,不过也只能如此推测了。 /V`SJ"  
之后艾莲娜沿着对方的探索之线,试着与其主人的意识进行接触。 _x3=i\O,  
对方似乎也有这个意思,因此双方的意识马上就会合,并且行一瞬间交换彼此的思维。 #gT"G18/!  
“你是……” GG<0k\RN  
知道对方的真面目之后,艾莲娜不禁惊讶地叫出声。 JC-> eY"O2  
因为那是她完全没有预测到的存在。 $w <R".4  
“龙人族的贵族种!由始源巨人之鳞片所诞生的古代种族……” /Z!$bD  
vM!2?8bEFd  
有一座名为罗德斯的岛。 .boB b<  
这是位于亚列克拉斯特大陆南方边境的岛屿。大陆的居民都称此地为被诅咒之岛。因为这里不断持续着激烈的战争,各地也都存在着怪物聚集的魔境。 ai1;v@1  
然而经过五十年间所爆发的三场大战后,罗德斯终于承接了和平而安定的时代。 &!O?h/&X3  
诸王国缔结停战盟约。人们无法接近的魔境,以及栖息于此的怪物,亦逐渐消失了踪影。 a9.255  
先前被称为“邪神战争”的那场大战,从结束于今已经快要两年了。 +Yq?:uBV  
为了自战后的荒废中复兴,人们毫不惋惜地挥洒自己的汗水,致使到处都充满着开朗的活力。 #>\SK  
已经没有人称呼这里是被诅咒之岛了。 5pDE!6gQ   
除了位于罗德斯东南方的暗黑之岛玛莫…… &08dW9H  
※       ※       ※ @NL<v-t  
“统治这座岛的究竟是我们?还是新生的玛莫帝国?” Ja4M@z  
留着长长黑发的年轻人,朝向走进房间的一对男女如此说道。 Z :>3AJuS_  
年轻人名为史派克,拥有玛莫公国公王的地位。然而这个称号是否表示自己就是这座岛的统治者,连他自己都抱持着疑问。 !v=/f_6  
他说话的对象是亲卫骑上队长盖拉克,以及他的夫人兼玛莫公国密探长莱娜。 _Li.}g@Bd  
除此之外,房间里头还有玛莫公国的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以及拥有“公王的好友”这个称号的半妖精少女。 "nfi :A1  
“看来似乎在大神殿的废墟遇到挫折了呢。” bXc*d9]  
莱娜边注意着裙摆,边坐到了房间中央的圆桌旁。 &[j9Up'   
由于是在王城里头,因此她今天身穿漂亮的礼服。不过以一位上级骑士的夫人而言,这样的打扮其实是比较自然的。 cr ]b #z  
在玛莫公国里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她原本是盗贼,而现在却负责管理密探。大部分的人都认为她是佣兵出身的勇敢女性。 tN4&#YK<  
为了收集新生玛莫帝国的相关情报,她并没有一同前往大神殿的废墟,反而先一步回到了公都。 YT'V/8US  
因此没有见到那个名为奥费司的黑暗祭司。 :k`Qj(7S  
“真没想到竟然有人被剑砍中了还不会死。” st)v'ce,  
史派克说着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nsXG@CS:  
史派克及其一行人,前往暗黑神法拉利斯大神殿所在的贝利尔村,从进村远征至今,大概已经过了十天左右。 6LCR ;~ ]  
而远征的结果则是不尽人意。 b&4JHyleF  
史派克等人跟村庄附近的妖魔部族作战,虽然成功的逼走了它们,但却因它们的特殊攻击而陷入极度的苦战当中。 +e*C`uP!  
而在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之中,他们遇见了只能以不死之身来形容的黑暗祭司奥费司。 4|5;nxkGm8  
看到黑暗祭司即使被剑砍也毫发无伤,妮思对大地母神玛法请求发动“和平之歌”的奇迹,将不惜一战的史派克等人挡了下来。 Yq WNp  
虽然妮思后来为了这件事情道歉,不过史派克也知道她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当时就这么跟他战斗的话,那么他们大概就会全军覆没了吧。 5Uy *^C7M^  
对居于王位者面言,知道要从没有胜机的战斗中撤退也是重要的课题。即使是战胜了九十九次,只要在唯一一次的败北中丧生,就代表了王国即将灭亡。 2-ksr}:  
幸好来自神圣王国伐利斯的神官战士亚莉希雅也能理解这一点。而且看到史派克等人跟黑暗祭司交战的场面后,她也相信玛莫公国并没有跟法拉利斯教团有所勾结。 N TDmOS\,  
史派克虽然禁止人民信仰法拉利斯,但并没有逼信徒改宗或是给予惩罚。亚莉希雅对他的这个方针提出严厉的批判,也因此从神圣王国伐利斯来到了这座暗黑之岛。 T]1.":   
光是信仰法拉利斯并不会遭到处罚。然而只要是犯法的人,即使是圣职者也必须接受公国的制裁。 %uV,p!| )  
黑暗祭司奥费司,是将法理斯教团所派来的神官战士团全部杀害的大罪人,因此即使赌上公国的威信,也一定要将其逮捕或打倒。 F 2zUz[  
然而,为此必须先查明他不死之身的原因,并且找出对应的方法。 ht6}v<x.eA  
虽然这相当的屈辱,不过在那之前没办法有所动作。 QQ{*j7i)  
而且事实上,比这个更需要优先处理的事情,仍然堆积得跟山一样多。 mAW(j@5sp  
其一便是贝利尔村民所感染的“龙热”。如果没有找出感染的原因,并且予以有效的治疗,这座村子在不远的将来将会全灭。 Iix:Y}  
还有黑翼邪龙那斯或许已经回到玛莫来了。必须确定这件事情的真相,并且将其打倒或让它离开这座岛。 <?L5bhq  
另外还有新生玛莫帝国的蜂起。 + `'wY?  
前几天接获报告,为了监视黑暗森林而盖的堡垒,如今已经被帝国骑士团攻下了。 fU%Ys9:wU  
在出发拜访诸王国时他们曾打败过暗黑骑士团,但感觉上却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G6x\[,  
那时被龙牙兵的部队所阻挠,导致没能将他们完全消灭,只不过现在也已经是后悔莫及。 AA ~7"2e  
史派克在今天早上召集驻扎于公都的骑士,针对新生玛莫帝国的动向召开紧急会议。 (;9fkqm%m  
而在席中,史派克报告了在远征时发生的事件,并要人家注意妖魔部族跟法拉利斯神官战士团的动向。 Xq37:E2  
并且也命令他们调查自己所属的领土,是否有什么传染病正在流行。 =x(k)RTDu  
不过关于病名则是没有告知,邪龙那斯复出的可能性也暂时隐瞒。 (M{wkQTO  
如果随便让这些消息散播出去,将有导致民众恐慌的危险。 |t3}>+"?z  
之后在会议上讨论了如何处理被攻陷的堡垒,不过由于目前无法判明详细的状况,因此只有先命令骑士团长伍丁担任远征军的将军,先行收集情报并且处理军粮的事情。 Pd d(1K*  
而在会议最后,则是命令骑士们必须全力维护自己领地的安定。 =Ov,7<8o  
“总之就是情报不足。” %'=TYvB 2  
史派克丢下这句话之后,对莱娜询问关于新生玛莫帝国的情报。 5RO6YxQ  
“对手相当的难缠……” .Q@]+&`|}i  
对于史派克的要求,莱娜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eDNY|}$}v  
“皇帝跟他的亲信似乎就潜藏在公都附近,然而却连他们的藏身之处都无法确定。他们似乎有相当厉害的暗杀者,因为害怕被灭口,所以一直都没有人前来密告,试着深入调查的密探也有好几个人失踪……” egfd=z=2un  
“你不是已经花了好几个月吗?” @V Tw>=94  
听到莱娜的报告,盖拉克不高兴地如此抱怨。 4-'0# a  
“我必须将一个生手从头开始培养耶。跟某个只会摆臭脸的人不一样,我这边可是很忙的。” wxvVtV{u>|  
“你、你说什么!” wu{%gtx/;^  
盖拉克不禁变了脸色,猛然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_x!/40^G  
“喂,夫妻要吵架回家再吵啦!” ?=kH}'igq  
莉芙如此大声喊道,制止了盖拉克跟莱娜的争吵。 S4(?= ,^-  
“据说在贝鲁德皇帝建立帝国之前,统治这座岛的就是盗贼公会,使用的也正是暗杀这个手段。贝鲁德的帝国也有好几个高明的暗杀者,所以这些人大概已经被新生的玛莫帝国接收了吧。” L/bvM?B^  
听到史派克这样的推论,莱娜也只能懊悔地点点头。  _qt  
她自己身为盗贼的功夫都还不到家,何况是最近才从各处召集的年轻人,更不可能跟熟练的盗贼较量。 1mfB6p1Z(  
之前有向莱丁的盗贼公会本部长请求协助,虽然已经获得首肯,不过支援至今都还没有到。 0\"]XYOH  
她指示负责密探的年轻人不要过度冒险,不过所获得的情报也因而只有一些皮毛。 #Wv8+&n  
其实不用丈夫指责,她自己是最不满于现状的。 |oR{c%z05  
“目前知道新皇帝是先帝贝鲁德的遗孤,名为妮塔的女骑士则是他的监护人。囚此可以将那个女性当作是玛莫帝国的支柱。” # .OCoc  
“是这样的吗?”  .^rs VNG  
听到莱娜的意见,亚德·诺瓦有些顾虑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v}^uN+a5  
“以至今敌方的动向来看,我认为主导权不往骑士,而是在魔法师的身上。如果骑士拥有实权的话,应该会更依靠武力来作战的对吧?虽然他们用武力攻下黑暗森林的堡垒,不过即使在那种边境建立据点,对公国也没有很大的影响,反倒还会被当成攻击目标,对他们来说应该是不利的。” 6?0QzSpfC#  
“所以可能只是声东击西是吗……” <2I<Z'B,e  
史派克双手抱胸,并点头同意宫廷魔法师的意见。 VK}H;  
“这可以对岛上的居民施加心理压力呢。如果我们派遣远征军,他们只要丢下堡垒逃到黑暗森林就行,如果只是要打乱我们的脚步,这的确是种有效的战法。” f2Tz5slE  
“因为知道正面作战没有胜算,所以才将武力用在这样的地方是吧?不过这样将会有损武人的荣誉。” x$bCbg  
“……原来如此。” DwXSlsN3v  
思考了些许时间的莱娜,就像是能够理解般地点点头。 hBW,J$B  
“不过史派克已经打倒了黑之导师巴古纳德,他的高徒们应该不是在之前的大战中战死,就是跟黑衣之将军离开这座岛了吧?” Reg%ah|$/=  
虽然也有一些行迹不明的高徒,不过想不到任何能主导新生玛莫帝国的实力者。 Iw</X}#\  
“或许会有无名但优秀的年轻魔法师也说不定……” ^JB5-EtL(  
亚德·诺瓦如此说道。 FK,YVY  
巴古纳德本身不仅是优秀的魔法师,也拥有魔法导师的才能,培养了许多优秀的弟子。 MrS~u  
在贤者学院毁灭之后,黑之导师所带领的这些人,无疑是罗德斯最为优秀的魔法师集团。 &[-b #&y  
“暗杀者跟魔法师,以及之前交战的妖魔军团跟暗黑神的势力……” {,o = K4CD  
史派克露出苦笑轻声说道。 &8Oy*'  
新生的玛莫帝国,看来已经完全取回了贝鲁德时代的帝国体制。 Uv=hxV[7y  
“加上他们可能支配了黑翼邪龙。如果从正面作战的话,被消灭的应该会是我们吧?” :x_;-  
“大概还没到那样的实力吧。或许也可能是考虑到战胜之后的事情。如果以武力消灭我们,弗雷姆本国就不用说了,罗德斯诸王国也一定会同时展开行动。让我们放弃统治这座岛,对他们而言才是最完美的胜利。” { Em fw9L  
“怎么能落入他们的伎俩!” .!h`(>+@  
听到亚德这么说,史派克如此大声喊道。  DE14dU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这座岛,我已经有埋骨于此的觉悟了!” DzK%$#{<  
“当个玛莫公王当然要有这种觉悟。问题是你会在什么时候死在这里?搞不好明年的现在就已经被埋在土里啰!” EN@Pr `R  
莉芙以嘲讽的语气说道。 '0E^th#u-0  
“请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事情。” *bTR0U  
亚德·诺瓦在座位上缩起了身子。 OLgW .j:Ag  
“明年的事情可以先不用去想,现在眼前还有跟山一样的问题要解决吧。” d^ YM@>%  
盖拉克瞪着半妖精少女如此说道。 LuUfdzH  
“说得没错。” H+2m  
史派克用力点了点头。 N\WEp?%~  
“我认为最强的敌人就是邪龙那斯。将魔兽赶出原来的栖息地并且使其暴动,或许就是它干的好事,而且它跟贝利尔村蔓延的龙热也可能有关。所以必须要尽早查出邪龙躲在哪里,以及是谁用什么手段命令它的。” >ay% !X@3"  
“知道支配的方法后,将它抢夺过来怎么样?然后就这样利用邪龙把帝国根绝掉如何?” d (8X?k.S  
盖拉克半开玩笑地说道。 >`!Lh`n7_  
“我一点都不想收拢邪龙,不过也不想与其为敌。如果知道了支配的方法,而且有办法占为己有的话,我只希望它赶快离开这座岛……” /qX=rlQ/n  
就在史派克如此回答的时候—— ,Z6\%:/  
“您这番话是真心的吧?” f-/zR%s{  
忽然传来的声音,使得史派克等人惊讶地朝声音的方向看去。 d~-C r-s4  
站在那里的是魔兽使艾莲娜。她所在的位置不是窗边,而是在房间最里头的地方。 b63tjqk  
她一如往常带着那只花斑色的大山猫。 b )mU9   
“虽然我知道这样很失礼,不过我还是使用了瞬间移动的咒文。本来是想到之前借住的客房,不过我不希望太引人注意……” ,8MUTXd@ V  
因此才选择这里为移动的目标,这位金发的女性静静地说道。 ekx~svcC&A  
“不过或许我来得正是时候呢……” 7`IoQvX  
艾莲娜如此说着,并往史派克等人所在的地方走过去。 r.T!R6v}  
“其实我那里目前来了一位客人,我希望公王陛下务必要跟他见个面……” .W)%*~ O!;  
“客人……吗?” gnPu{-Ec*  
史派克讶异地凝视着艾莲娜。 Z_qOQ%l  
他完全无从得知艾莲娜的客人会是谁。她之前在亚拉尼亚王国的边境森林,是跟魔兽们居住在一起,而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法师塞西尔,可以说是她唯一的人类朋友。然而日理万机的塞西尔,根本就不可能会前来拜访玛莫。 hLf<-NM  
“请别卖关子直接说吧。” gwyHDSo8:a  
盖拉克有些不满地说道。 ^ YLk&A)X  
以亲卫骑士队长的立场,他并不希望艾莲娜用魔法忽然来到公王的房间,因为将来可能也会有人以同样的方法让暗杀者出现。  ;Iu}Q-b*  
“在这之前,我必须确认公王陛下之前所说的是真的。“ O !7v&$]1  
“是指如果得到支配黑翼邪龙的方法,我希望它可以离开这座岛这件事?” >w~Hq9  
史派克如此确认之后,艾莲娜静静地点了点头。 ~T_4M  
“如果只是这种事情,我愿意以弗雷姆王国跟玛莫公国的名誉发誓。” n\ yDMY  
虽然刚刚那番话几乎是在无意识之下说出来的,不过的确是史派克的真心话,要怎么发誓都没有问题。 CPto?=*A  
“谢谢您。” [Pnk@jIk4  
艾莲娜露出微笑并恭敬地低下头。 O ~1vX9  
“那么客人是哪一位呢?” BmP!/i_  
盖拉克像是等不及般地催促着艾莲娜继续说下去。 X{j`H\'L  
“是龙人族。” ]26 Q*.1~  
艾莲娜看着盖拉克如此说道。 9 ^G. ]W]  
“而且是被称为贵族种的上位种族……” GRt1]%l#$  
听到这番话,史派克跟盖拉克不禁面面相觑。 aOj(=s  
“外型很像直立蜥蜴的亚人对吧?” [-*1M4D9  
亚德·诺瓦就像是代表大家般地如此询问。 1m52vQSo3l  
在他的知识范围中,罗德斯岛上几乎没有栖息任何的龙人族。即使是有也是位于远离人烟的地方,而且数量极其稀少。 Dp5hr8bT  
“正是如此。龙人族诞生于始源巨人之鳞,虽说是亚人,但却是接近龙族的一种存在。他们并不信仰神,而是将龙族视为至高无上的生物而信奉。” _wC4n }J  
艾莲娜如此说完,便表示之后的详情希望能由本人说明。 VOj{&O2c  
“我知道了。” `H_.<``>  
史派克知道大概之后,便表示马上就会过去。 OqaVp/,  
她这番话暗示着那位龙人族的贵族,一定拥有跟邪龙那斯相关的情报。 }3"FQ/6C  
由于大家都知道史派克的个性,因此没有任何人惊讶或是有所异议。 E7_)P>aS5  
就这样讨论事情的地点,便从王城的史派克房间,移动到了魔兽使艾莲娜的住处。 ^X&n-ui   
z2Pnni7Ys  
这位龙人族的贵族自称是亚布洛斯。 9q # #)  
发音虽然跟人类有相当大的差异,不过他使用的是罗德斯平常使用的语言。 ~F</ s.  
据艾莲娜所说,他们拥有相当高度的智能。 Y55Yo5<j/+  
亚布洛斯的外型就像是直立的蜥蜴,全身被青铜色的鳞片所覆盖,并且只在腰间卷了一块布。 [ _jd  
史派克等人也各自自我介绍,并且以社交辞令欢迎他的到来。 |Ew~3-u!  
“不用欢迎。虽然不会跟人类为敌,不过我们也不期望要跟你们结为同盟或交易。” V! sT2  
虽然史派克有些不悦,不过现在并不需要特地转移话题。 RjII(4Et  
何况他们这样的种族,也不一定会拥有礼仪的概念。 nK@RFU6  
“就是完全的中立是吧。” BD)5br].  
“不侵犯彼此的领域是最好的。只不过这次是基于不得已的事件而来……” DrG9Kky{  
“请告诉我们您前来的原因吧。” X-tc Ud  
由于长长的尾巴造成妨碍,因此亚布洛斯并没有坐在椅子上。 Dlc=[kf9  
不过史派克还是坐在椅子上与其相对,并不会因为种族的差异而有所顾忌。 duCso M/  
“大约在七百天之前,黑鳞之龙飞到了我们的岛。我们将龙族视为至高无上的生物来信奉,也期待黑龙成为岛上的守护神。然而黑龙被人类的诅咒所束缚,因此大约在三百天前,圣龙被人类召唤而离开了我们的岛。” ?0v(_ v  
亚布洛斯所说的黑鳞之龙,很明显就是黑翼邪龙那斯。 M^i^_}~S;  
史派克跟盖拉克及亚德·诺瓦彼此相视,并且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cJ6n@\  
龙人族说他们希望那只邪龙,能够成为他们的守护神。 2:31J4t-<  
这样的说法甚至让他们怀疑龙人族是否是邪恶的种族。或许对龙人族而言,无论是哪种龙都是相当神圣的吧。 XHX\+&6  
“我希望能解除黑龙之诅咒,迎接他来到我们的岛,另外我也要带回属于我部族的人民。” J>I.|@W4  
“部族的人民?除了您之外,还有其他的龙人族来到这座岛吗?” -Y*"!8  
“没错……” FME&v Uh/  
龙人族贵族大幅晃了晃尾巴。或许这就相当于人类点头的动作吧。 g4NxNjM;  
“是黑龙叫他过来的,并且黑龙给了他一个使命。” W?a{3B   
“使命?” [fN?=,8  
诧异的史派克如此反问。 ; TaR1e0  
“要他从我们的岛上,带青鳞之幼龙来到这里。” y^7ol;t  
“所以那只幼龙也来到了这座岛是吧?” &3 QdQ n,  
听到史派克这么问,亚布洛斯再度摇晃着尾巴。 bCM&Fe0GM  
“那斯为何要把幼龙带过来?” `+IB;G1  
史派克回头看着艾莲娜寻求意见。 &WSxg&YG)\  
“虽说是幼龙,但也肯定是相当危险的魔兽……” W`baD!*  
艾莲娜如此回答,并表示不清楚黑龙的意图。 #Y*?k TF  
“请问您知道些什么吗?” ()< E?D=  
“我不知道。或许是想指使幼龙以及我部族的人民,对人类挑起新的战端吧……” [@!.(Hp  
“目前并没有这样的征兆。无论是黑龙或幼龙,以及您部族的人民,都没有在我们的面前出现过。” _ >)+ u  
龙人族贵族就这么吐着细长的舌头,在短时间之内沉默不语。 H4s^&--  
艾莲娜见状便开了口。 %9,:  
“亚布洛斯说能够查出他的同伴人在何处。就我的想法中,他应该在公王远征时所前往的地点……” Gp0H[-oF  
“暗黑大神殿的废墟?” .\r=1HZ3  
听到史派克这么问,艾莲娜静静地点了点头。 z/IA @  
“我也打算协助他一起调查。” \8Mn[G9TL  
艾莲娜原本是在寻找那斯时,探查到龙人族贵族亚布洛斯的存在。并且在彼此接触之后,确定了将会互相协助的原则。 Dj Z;LE>  
既然他的目的是要带回黑龙、幼龙以及部族的人民,那的确跟史派克的目的一致。 ?C( ' z7  
因此艾莲娜才会特意确认史派克的意志。 +D[|Mi  
“无论是邪龙或幼龙的所在地,如果知道任何线索的话请马上告诉我。” .hBq1p  
之后史派克便对艾莲娜表示要先回王城。 gN2$;hb?  
除了要接受陈情人的谒见,还有许多尚未处理的公务。如果不先处理好的话,即使接到了艾莲娜的通知,也没办法离开公都一步。 !VaKq_W  
而且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跟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对于史派克想要亲自解决事件的意愿,应该也不会衷心赞成的。 ~0}gRpMW  
“在下知道了。” M^q< qS>d  
艾莲娜恭敬地低下头,并且目送史派克等人来到门口。 AYhWeI+  
自从来到玛莫之后,她便充分发挥了身为魔兽使的能力,并且有这都是为了造福这座岛上的居民如此的自觉。 Kp Ht(>NR  
而这对她而言正是无上的喜悦。  HaJs)j  
h |Ofi  
从窗边往外头看去,可以看到被沙漠之民改名为温帝斯,当年是玛莫帝国的王城空夸拉。 nWfzwX P>_  
公王史派克在十天前从远征地点凯旋回来,之后他便不断处理公务,并且今天也离开王城,拜访那位魔兽使女魔法师的住处。 UQ0Sf u  
“还真是忙碌啊。” 3.i$lp`t  
在温帝斯主要市集经营酒店的年轻人轻声说着,并且像是想起什么般回头看着室内。 vY 0EffZ  
那里有一个人正待命着。 " ^v/Y  
“要说忙碌的话,威尔先生您也一样吧!” `,lm:x+(0  
拥有稳重体型的这个人如此说道。 3,ihVVr&P  
一般人会在这时露出笑容,不过他的表情却是毫无变化。 Ro}7ERA  
即使就在身边,他也完全不会让人感觉到自己的存在。然而这并不是因为他平庸到没有存在感,而是他自己特意这么做的。 6?;U[eV  
“因为我不是公王,会忙碌也是当然的。” Hw0S/ytY  
被称为威尔的这个年轻人如此回答,并露出若有含意的笑容。 BlLK6"gJT  
他确实是这间酒店的主人,然而也同时是新生玛莫帝国的首席宫廷魔法师。 Z\YCjs%  
房间里的另一个人是他的属下。 2X  X-  
是位非常高明的盗贼,担任密探以及暗杀的任务。 T!f+H?6  
他的名字是波德。 e/7rr~"|  
关于这个盗贼,威尔所知道的也仅止于此。连详细的经历跟年龄都不得而知。 vpg*J/1[  
然而他的贡献却非比寻常。 /` ;rlH*  
新生玛莫帝国的情报,之所以几乎没有泄漏到公国那边,主要就是因为他的活跃。 +6~y1s/B[  
不仅在事前处分掉帝国内部的反叛者,也将公国的好几个密探埋葬于黑暗之中。 =x xN3Ay  
因此威尔不会被谍报或防谍等烦人的工作缠身,得以持续进行他自己的计划。 1 $m[# 3  
他的计划不是别的,就是要将沙漠之民赶离这座暗黑之岛。 C8Oh]JF4d  
而且是要让他们放弃统治,自行离开这个地方。 yI{4h $c  
“骑士团长妮塔小姐似乎也更加忙碌了。” L JgGX,Kp  
波德如此说道。 1 u~Xk?  
“最近的皇帝陛下,似乎谒见了一些身分不明的人。” (ri eg F  
“身分不明的人?连你也不知道吗?” r`\6+Ntb.  
威尔讶异地皱起了眉头。 1CR)1H  
“老实说我是因为没有时间调查他们……不过他们看起来不像是骑士,但是跟一般的民众也很明显地有所不同。” 9 d f GV!Z  
“是新的骑士或士兵前来报到吗?” #rI4\K  
新生玛莫帝国最为缺乏的莫过于武力。威尔也知道妮塔一直对此表示不满。 Xk(p:^ R  
“如果是的话就好了……” 0{'m":D9  
波德少见地有些犹豫。 ["H2H rI2  
“没关系,有空的话再多加调查吧!” sTu]C +A  
“遵命……” `yYYyB[  
波德敬畏地点点头。 NX&Z=ObHu}  
“真是的,妮塔应该多学学雷艾斯陛下才对……” WkMB  
身为先帝贝鲁德遗孤的这位红发少年皇帝,在今年就要满十六岁了。这位皇帝允许威尔进行任河的行动。 *5KDu$'(e  
在帝国的指导者中,已经有只要威尔一失策就要弹劾他的声浪出现了,然而皇帝却完全不予理会。 |/X+2K}3  
但是拥护少年皇帝的新生暗黑骑士团长妮塔,如今似乎也是相当心急了。 Ly-}HW(  
“被捕的暗黑骑士都被释放,也开始出现了跟我们帝国会合的人。然而同伴增加的话,情报也会变得容易泄漏,不知道可以隐藏到什么时候……” f;%=S:3  
威尔如此说着,并对波德投以询问的视线。 ':7gYP*v  
“真的要说的话,其实现在已经很辛苦了。加上之前攻下了黑暗森林的堡垒,骑士们似乎也再度坐不住的样子。” WS.lDMYE7  
“即使己方的人再怎么增加,用武力还是无法打倒公国,就算能打倒也维持不了多久。真希望他们能够察觉到这一点啊……” SQ057V>'=  
威尔也面带难色的应和着他的说法。 F):1@.S  
“记得威尔先生您曾经说过,已经筹划好因应的对策是吗?” wln"g,ct  
波德如此说着,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b/d 1(B@  
“虽然是蛮棘手的东西,不过总算是成功启动了。现在大概也要开始出现成果了吧!” Z=be ki]  
“这么说来在前几天,海军总督露杰南伯爵很慌张的回到领地,似乎是因为收到海盗出现的报告。” g*;z V i  
“海盗是吗……” /<k]mY cu  
听到波德这番话,使威尔忍不住笑了出来。 hm0MO,i"  
“既然这样,还真希望让他们说是我们帝国海军的军舰呢。” n^Q-K}!T/  
“没人想像得到。帝国会有这种实力啊。” A "6&   
“这也是。不过他们迟早会知道的。” > .K  
同时也将知道这座岛会因此而孤立…… V6& 6I  
“克拉特导师目前似乎还是有服从我的命令,玛莫各地已经开始出现传染病了。” y$9XHubu  
这是派遣到各地密探的回报。 ),lE8A{ H  
人们似乎都认为这只是感冒,没有因而改变平常的生活作息。 i)(-Ad_  
(不过如果让大家知道,这种病其实是不治之症的话,他们的反应又是如何呢……) gkDXt^Ob  
威尔在心中轻声说道。 a28`)17z  
绝望的民众会要求从政者负责,这是相当容易预料到的事情。大概玛莫各地都会因而发生暴动吧。 lL,0IfC,  
(公王陛下到底会怎么镇压这样的暴动呢?) l4 YTR4D  
威尔回想起那位玛莫公王的脸,并且在心中如此问道。 ri49r*_1  
“虽然我有些罗嗦,不过那个叫做克拉特的魔法师并不能够信任,最近他常常跟妮塔小姐的亲信有所接触。” CUx-k|\  
听到波德这么说,威尔只是再度露出了苦笑。 1]&{6y  
“我并没有信任他。信任将会招致背叛,只要趁他还有用的时候多加利用就可以了。如果觉得已经没用或是会招致祸害,就把他处理掉好了。只要监视的动作没有疏漏,应该就不会被对方取得先机了。” >VJ"e`  
“信任将会招致背叛……您对我也是相同的想法吗?” XdE|7=+s  
波德恢复一如往常的表情如此反问。 %>1C ($^  
“竟然问这种有趣的问题……” QwLS L<.  
虽然威尔想要一笑置之,不过看到波德的表情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6%MM)Vj+u  
这个人之所以能成为优秀的暗杀者,最主要就是因为他有随时能够自我了断的觉悟。威尔至今从没看过像他一样,能如此让自己的存在感消失的人。甚至有时候会觉得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欲望或感情。 ' /3\bvZ  
然而他如今的表情,很明显是在要求些什么。 ]Aj5 K  
对于威尔而言,这个人至今都是他极为忠诚的属下。 |Ew&.fgz  
然而波德毕竟是个人类。肯定是有所要求而担任密探的。然而威尔知道他并不是想要金钱或地位。 JykNEMB#  
威尔很直觉的认为,接下来的答案或许会左右自己的生命。 LAuaowE\v  
“如果你要我说我信任你,那我一定会这么告诉你。不过你真的是想要这种答案吗?如果你有心的话,要背叛我根本不是难事,要夺走我的性命更是轻而易举。然而这对你而言又会有什么利益?我自认自己是最能让你发挥实力的人,我也认为这就是对你最好的信任。” !!6g<S7)  
“真是个不值得服侍的主人啊!” rEj Ez+wu  
波德虽如此说着,但反倒发出高兴的笑声。 }ok'd=M  
(也是个不值得背叛的主人啊!) ~sT n?~  
他在心中如此补充着。 !*}E  
或许就是因此,他才愿意继续留在这个年轻人身边吧。 yJ!,>OQ%'  
“请饶恕我问了这么失礼的问题。” %V92q0XW  
波德说着深深低下了头。 Fyc":{Jd  
然而威尔并没有任何回应。 F 7X ] h  
因为无论原谅或是不原谅,对这个老练的盗贼而言都是无所谓的。 Lt {&v ^y  
“最近还是尽量阻止情报的泄漏吧。将来一定会有人想趁机会以武力解决,到时候我也已经无法阻止了。” }sM_^&e4X  
“要不要暗杀公国那边的人?例如那个魔兽使的女魔法师,她对于威尔先生而言,应该是相当碍眼的角色……” NYPjN9L  
“说得也是……” l?KP /0`  
魔兽使的出现,对威尔来说的确是个误算。 -uB*E1|Q  
被赶出栖息地而一起暴动的魔兽,几乎都被她一个人镇压了下来。 C+0BV~7J<<  
虽然她无法支配九头大蛇,不过只要威尔以魔兽作为工具,她的存在肯定是一种阻碍。 T 8Ye+eP}  
加上她身为魔法师的能力极为高强,大概连威尔都望尘莫及吧。 DK<}q1xi  
在玛莫公国的重要人物之中,无疑是最危险的一个角色。 $~r=I[5' (  
然而威尔并不喜欢暗杀这种手段。因为这是盗贼而不是魔法师的做法,他希望能够以计谋较量并且一决胜负。 VQbKrnX  
同时他也很珍惜对方的才能。 _J0(GuG=~  
支配魔兽的秘术是统治玛莫不可或缺的魔术。如果能够组织魔兽军团,即使面对罗德斯本岛的攻击也能够予以对抗。 :(i=> ~O  
威尔在这段时间如此自问。 $  3R5p  
“……就交给你来判断吧!” ^;;gPhhWV  
之后他对波德如此说道。 }5y ]kn  
“我知道了。” Ar`U / %Cu  
波德静静地点了点头。 \m+;^_;5GW  
“不过别忘了,你最重要的任务依旧是情报的操作。要在何时用什么机会放出疾病的传闻?这将左右人们所感受到恐怖的程度。” #G("Oh  
“在下将铭记于心。” VpB+|%@p  
波德说完静静行了一礼,之后背对威尔离开了房间。 78E<_UgcB  
威尔再度将视线移到窗外,凝视着不知何时被夕阳染红的玛莫公国王城。 0;"   >.  
“看来从今以后,公王陛下又会更加忙碌了……” M1XzA `*  
威尔如此轻声说着,并且静静地闭上眼睛,就像是要为挚友默哀似的。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板凳  发表于: 2008-09-04 19:10

3NgyF[c  
“雷艾斯陛下……” >~\CiV4^  
新生玛莫帝国的女骑士团长低着头,走进少年皇帝的寝室之中。 8#15*' Y  
“又有客人要来晋见陛下了。” i}Cy q  
妮塔的表情看来非常紧张。 -\}Ix>  
一种无法言喻的不安笼罩着她的内心。 ?4lDoP{  
一直到最近,她都认为这个十六岁的新生玛莫帝国皇帝只是个小孩子而已。而自己则是以监护人的身分,负责保护这个少年长大…… CL"q "  
然而这样的关系已经完全逆转了。 ]o*- |[^?  
如今是这个少年皇帝成为妮塔的支配者。 9d&}CZr  
大约在半年前,少年命令她跟自己共度春宵,而她也没有办法拒绝。 ,98`tB0  
那时只认为是少年进入青春期,因为无法压抑自己的冲动,才会对身边的女性做出如此要求的。 + zSdP2s  
然而少年的技巧却高明得令人惊讶。 z |i2M8  
妮塔就这么被侵略、征服而且屈服。一切也都在那一天完全改变。 %1e{"_$O9  
坐在王位上的时候,少年皇帝跟以往一样,就像是个被妮塔使唤的傀儡。 1TL~I-G&n  
然而只要来到寝室,她就被当成奴隶般使唤,每天晚上也被命令要跟他同床。 ;>B06v  
妮塔无法对此做出抗议或抵抗,即使她是率领着数百名骑士的团长。 5tl uS  
目前的她就等于是皇帝的宠妾,不,或许只是满足欲望的对象也说不定。因为在肌肤相亲的过程中她就知道,皇帝对她根本没有抱持着一丝爱慕的感情…… 1U~yu&  
雷艾斯变了个人。不,有时甚至会感觉他变得不像是一个人。 [;hCwj#  
而在最近,开始有身分不明的人,接二连三前来拜访少年皇帝。 O,?aVgY  
今晚也有三个人来到了这个地方。 ELQc: t -2  
雷艾斯命令妮塔,只要是知道“费奥尼斯”这个暗号的人,都必须安排跟他谒见,并且还要对其他人保守秘密…… bdkxCt  
妮塔辛苦的对自己的亲信解释,皇帝是悄悄在罗德斯各地寻找人材。虽然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相信,不过目前并没有人追问下去。 ;B@-RfP  
妮塔安排三名客人前往客房,并且前来通知雷艾斯这件事情。 ad[oor/7|  
光是走进房间,她的身体就会开始颤抖。 "4e{Cq  
(我到底在害怕此什么?) L% ?3VW  
妮塔甚至找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大概是面对眼前这位红发少年时,本能地感觉到敬畏跟恐惧吧。 qI#ow_lL#  
“辛苦了……” j9/Ev]im|F  
雷艾斯头也不回地如此说着,并静静从长椅上站起身子。 O\KSPy7YQ  
“你就在这个房间里待命。” _4#&!b6  
“遵命……” Seb J}P1x  
妮塔深深地低下了头。 [W2GLd]  
一直到少年皇帝的脚步声完全消失之前,她都不敢将头抬起来—— ?sm@lD Z\  
“好久不见了,费奥尼斯大人………” hpOUz%  
看到红发少年走进房间,原本就这么坐在地上的三个人马上恭敬地伏拜,甚至连脸都贴到了地上。” y OLqIvN  
“今世也能见到你们实在是太好了。” a#G]5T Z  
红发少年露出爽朗的笑容点点头。 OGqsQ  
雷艾斯这个名字对他而言只是假名,费奥尼斯才是他真正的名字。 ;_hL  
或许应该说是灵魂的名字。 ]J* y`jn  
经由破坏神卡蒂丝所赐的奇迹,他的灵魂从遥远的过去就不断转生。而他面前的这些人,就是能够实行转生奇迹的破坏女神高位祭司。 ~M4@hG!  
因为拥有这个秘术,所以即使几度被毁灭,破坏神的教团依旧能够轻易地重建。 Lb} cjI:  
“今世一定要完成我们的心愿。” X0"f>.Lg  
三人中的其中一人抬起头来如此说道。 5pI=K/-  
他所说的心愿就是要破坏世界。然而这只表示要破坏这个世界,对于破坏神的信徒而言,他们将会在下一个世界重新诞生。 Hz6yy*  
因为破坏神卡蒂丝以及她的信徒,并不是属于始源巨人,而是属于终焉巨人…… $ZOKB9QccC  
终焉巨人经过无限之时光,将会成为下一个世界的始源巨人,这就是这个世界最基本以及最终的原理。 11Hf)]M   
雷艾斯点头之后,就这样面对三人直接坐在地上。 t|Ipxk.)  
“转生者几乎都已经完全觉醒了,并且在各地宣传着卡蒂丝的信仰。由于战乱让人们内心变得冲动,因此招揽信徒的工作变得相当轻松。如今在罗德斯全土,已经有一万名信徒随时听候差遣。” Ft)Z'&L   
“之后只要等待娜妮尔小姐,从那可恶的封印中解放出来了。” 2!4.L&Ki  
另一个人表情一亮如此说道。 * (4TasQu  
“娜妮尔已经觉醒了,只不过目前并不完全……” 2i@t;h2E  
雷艾斯以压抑感情的语气如此说道。 *I(g~p  
“并不完全?” Q&9%XF uM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OZ$"P<X_"  
听到雷艾斯这番话,三个人同时抬起头露出不安的表情。 -*K!JC-  
“该不会转生失败了吧……” PZdYkbj  
转生之奇迹并不是完美的。如果成为新容器的婴儿灵魂胜过转生者,那么转生的仪式就会失败,转生者的人生轮回也会就此停止。 u%7a&1c  
过去已经有好几个转生者因而消失了。 #NVq S5  
“并非如此……” a#0G mK  
雷艾斯缓缓摇了摇头。 q -.e9eoc\  
“娜妮尔的灵魂并不是经由转生,而是在自然的状况之下获得肉体并投胎转世,因此我一直到最近都找不到她的灵魂。” %acy%Sy  
“获得肉体而投胎转世?是指灵魂虽然相同,但是人格却完全不同吗?” #&1Y!kbdd  
“要这么说也不为过。” RT45@   
雷艾斯点了点头。 _e.b # {=9  
“而且她现在不属于破坏神卡蒂丝,而是大地母神玛法的神官。” t#y   
“大地母神玛法?” @Y>3-,o,S  
身为卡蒂丝高祭司的三位转生者,同时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v`hv5wQ  
“被称为大地母神之爱女的前任玛法教团最高祭司,阻止了转生于蕾莉雅这个女孩身上的娜妮尔灵魂觉醒。而娜妮尔被封住的灵魂,就这么被那个女孩的女儿所继承,获得新的肉体投胎转世……” y0qE::/H$  
“是那六英雄之一的最高祭司妮思?” 8-5a*vV,>  
“而现在的娜妮尔,也被赋予了妮思这个名字。” 6QRfju'  
“竟然会这样……” t.pg;#  
三名转生者的脸上浮现失意的表情。 YF{K9M!  
大地母神玛法是创造之女神,在神话时代将卡蒂丝石化,并且封印在这座暗黑之岛,然而玛法女神的肉体也在那时毁灭。 x 0  
因为卡蒂丝的诅咒跟玛法的祝福交杂,罗德斯才拥有如此特异的地形跟气候。 |Z;w k&  
破坏女神与创造女神的战斗,据说至今也仍然持续着。 %:o@IRTRU  
而在魔法王国灭亡后的争战中,娜妮尔的灵魂之所以被封印长达四百年,也是因为大地母神玛法的奇迹。失去了笃信是卡蒂丝转世的亡者之女王,破坏神的教团在这数百年来,根本就无法有任何明显的动作。 #|XEBOmsQ  
大约在五十年前,知道娜妮尔的封印被解开之后,以费奥尼斯为首的转生者们,拼命寻找着容纳她灵魂的肉体,然而最后却终究是没有找到。 <nsl`C~6g0  
因为这许多的事情,对于身为卡蒂丝高位祭司的转生者而言,他们所信任的永远之最高祭司“亡者之女王”竟然转世成为玛法神官,当然是到相当大的冲击。 9L#B"lh  
何况她还继承了大地母神之爱女的名字。 oQ;f`JC^  
“然而即使是怎么转生,灵魂依旧是一样的。她已经取回过去的记忆,因此一定会觉醒为亡者之女王。不,应该说一定要让她觉醒。” 8 (^2  
雷艾斯好像发表宣言般的说完之后,一位转生者缓缓地点了点头。 #>'1oC{  
“经由被坏、杀戮以及转生,我们得以活在无限的时空中。侍奉卡蒂丝女神正是究极的喜乐,她不可能会忘记这样的喜悦。” )dL?B9d:  
“为了让娜妮尔小姐觉醒,我们将会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3}:pD]`h  
“而且我们的心愿也将因此在今世达成。” Sw1]]-E s  
三名转生者纷纷如此说道。 h/TPd]  
“正是如此……” g41 Lh3dj  
雷艾斯如此回应,并往漆黑的窗外看去。 Y(SI`Xo[  
世界总是往毁灭的方向前进,而且绝对不会回头。 Ok`U*j  
''v1Pv-  
温帝斯的夜晚来临了。 jATU b-  
无论是亚拉尼亚或是玛莫的夜晚,艾莲娜都觉得没什么不同。 `u>BtAx8  
只要是人都害怕黑暗,因为人类的五感主要是依赖视觉,而黑暗将会封锁人类的视觉。 ~v54$#CB  
然而对许多野兽而言,黑暗并不是它们畏惧的对象,而对于某些人类而言也是一样的。 (x^|  
跟龙人族的贵族亚布洛斯交换情报之后,她打算在明天就离开公都,寻找黑翼邪龙以及水龙幼龙的下落。或许也可以跟遇见亚布洛斯的时候一样,跟其他的龙人族的贵族种取得接触。 #P9VX5Tg  
然而在那之前,她必须先处理一件麻烦的事情。 4P~<_]yf  
穿着睡衣的艾莲娜,正披着外套坐在桌子前面。 2@&|hd=-  
桌上摆着记载魔兽使秘术的古代书,她正在书上做着各种不同的注记。 t!u* 6 W|@  
来到玛莫之后,关于支配魔兽的秘术,她藉由实践而变得更加精通。 wKeqR$  
艾莲娜也逐渐感觉得到,比起已故的父亲古杰敏,她已经成为了一位更加完美的魔兽使,然而她并不知道父亲将会怎么看待现在的自己。 Np-D:G  
(在这座岛上,魔兽使的能力无疑是造福众人的。) R]Yhuo9,&n  
艾莲娜回想起父亲的面容如此说道。 *(scSC>  
(不过似乎也有人不喜欢我的存在。) h@DJ/&;u@  
之后她静静抚摸着在她身边一只竖起耳朵,拥有花斑色毛皮的动物。 I B6]Wj  
之前住在亚拉尼亚森林里的时候,她也饲养着这只大山猫。不过虽说是山猫,但它并不只是只普通的动物。 OWjZ)f/  
是神,或者是邪神所创造的幻兽或魔兽。 $~YuS_sYg  
这只魔兽拥有只能说是魔法的超高知觉能力。而它体内名为雷古立亚的珍贵魔石,便是它这种力量的泉源。这种魔石据说是治疗精神疾病的特效药,因此大山猫跟独角兽一样,都是猎人们梦寐以求的目标。 X2uX+}h*tA  
然而由于这只幻兽拥有的超敏锐知觉,几乎没有任何的猎人能够狩猎成功。 ~/U0S.C  
如今大山猫的知觉,也捕捉到了屋外正站着一个男人。 _'7/99]4g}  
经由跟幻兽的精神交感,艾莲娜也能“看见”这个人。 cMl%)j-  
经由幻兽所看到的这个人并不是生面孔。 X u_<4  
从她魔兽使的这个称呼流传到众人耳中之后,这个人就出现在这里好几次了。 `"H?nf0  
即使她真的亲眼看到这个人,大概也不会多加注意吧,她对这个人的印象就是如此的薄弱。 3I5WDuq  
然而大山猫的知觉能力,却能感应到这个人跟猎人有着共同的危险。因此只要他接近这里就会“监视”他。 iW?9oe  
如今艾莲娜也感受得到,这个人就像是飞蛇尾巴的毒针般危险。 4iz& "~&1  
(至今都只是在监视我而已,不过今晚看来并非如此……) V</T$V$  
因此艾莲娜马上咏唱着古代语魔法的咒文。 .NT&>X~.V  
咒文完成之后,她的手中忽然出现了—卷羊皮纸。 w4'K2 7  
是她用“传送”之咒文从某处拿来的。 X^Y9T`mQ}  
她所拿的地点是亲卫骑士盖拉克的住处。要跟管理玛莫公国密探的莱娜连络时,她都是使用这一卷羊皮纸。 $Jm2,Yv  
毕竟老是使用“瞬间移动”的话相当辛苦,而且她也不希望打扰别人的私生活。 U_- K6:tr  
白天盖拉克夫妇似乎有所争执,因此今晚大概会继续争吵,要不然就是忙着和好吧。但不论是哪种情形,都不适合被别人打扰。 %5*#c*)R  
羊皮纸上也写着莱娜的留言。由于她们已经算是亲密好友了,因此常常会写一些私人的记事。 SSLs hY~d  
然而今晚并没有仔细阅读的时间。艾莲娜急忙写上跟她的连络事项,然后再度咏唱咒文让羊皮纸回到原处。 f^4*.~cB  
之前她就做好了要迎接不速之客的准备。 p^rX.?X  
“这座岛是什么样的地方、上面住了什么样的人,这些都是你告诉我的呢……” [T]qm7 ?  
艾莲娜发出声音,对她当年所爱的魔法师如此说道。 ZYe\"|x,s  
那个魔法师在玛莫帝国灭亡之前,曾是宫廷魔法师团的一份子。  #>jH[Q  
“如果发生了万一,你会不会乐意迎接我呢……” "IG$VjgcB  
※       ※       ※ &PuJV +y  
第二天早上,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以及其夫人莱娜,来到刚起床的玛莫公王史派克身边进行紧急报告。 m]d6@"Z.  
“艾莲娜被杀了……” ?gwbg*  
莱娜脸色苍白地对史派克如此说道。 37- y  
昨天晚上,身为魔兽使的女魔法师,被涂有剧毒的短剑贯穿心脏—— 2{kfbm-89t  
“犯人就是那个暗杀者。” |C6(0fgWd  
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史派克感觉就像是自己的胸膛被短剑贯穿似地。 G\N"rG=  
“艾莲娜导师她……” sq(Ar(L<  
他说到这里就失去了说话的力气。 dh;MpE  
他并不是小看了玛莫帝国。然而暗杀这样的手段,即使是之前的玛莫帝国也几乎没有使用。 d<GG (  
在英雄战争时,伐利斯的宫廷魔法师艾鲁姆被黑妖精暗杀,不过这也是战场上所发生的事情。 RrU~"P1C  
在压抑住打击之后,史派克握紧拳头往旁边的墙壁打去。 Be>c)90bO_  
“为什么是艾莲娜导师……为什么不是我……” zHoO?tGf  
史派克像是要吐血般地如此呻吟。 h[je_^5  
将隐居在亚拉尼亚森林的她带到暗黑之岛的不是别人,正是史派克自己。 &PBWJ?@O)r  
他至今都没有忘记说服艾莲娜的那句话。 F `pyhc>1;  
“为了你的笑容……” iWN.3|r  
史派克是这么对她说,并且迎接她来到这座岛的。 {`Fx~w;i  
然而在这里等待着她的,竟然是如此悲惨的命运…… n?e@):  
至今史派克虽然将新生玛莫帝国视为敌人,但从来都没有对其抱持着恨意。 $, &g AU  
然而在现在的这一瞬间,他打从心底涌起了憎恨。 w] 5U  
“我一定要毁灭掉你们!我绝对不会把这座岛交给你们这样的人!” ~0[G/A$]  
史派克这激昂的怒吼,几乎传遍了被称为暗黑之岛的这片土地——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地板  发表于: 2008-09-04 19:10

第二章 黑暗统治者 $K6?(x_  
f74%YY  
丧钟不断地响着。 cwM#X;FGq  
玛莫公国的公王史派克,在王城温得雷司特的私人房间里听着这沉重的钟声。 NRHr6!f>  
王城尖塔顶端的钟,如今为了将魔兽使艾莲娜送到天堂而响着。 _XY`UZ  
前几天由于新生玛莫帝国的暗杀者,使得她迎接了人生的终点。 S.Wh4kMUe  
玛莫公国在王城中为她举行国葬。一直到她的遗体被送到墓地之前,史派克都是亲自走在行列的最前面。 ibZt2@GB)I  
温帝斯的居民整然排列在大马路旁,目送这位镇压了疯狂魔兽的伟大女魔法师。 ?$30NK3G  
史派克认为这是人们对她的丰功伟业,所表现出的直接反应。 jy\W_CT  
魔兽对于这座岛的居民而言并不是传说中的生物。每年都有许多人丧失生命,更有几十倍的家畜成为它们的食物。 q:`77  
光是艾莲娜一个人,就让玛莫的居民从恐怖中解放了不少。 >zPO>.?h7T  
只要魔兽出现在人类的住处,她马上就会前往支配魔兽,要它回去自己原来的住处。 ShL1'Z} ^{  
即使不是自愿,但玛莫这座岛必须要接受魔兽的存在。 '2Q.~6   
对于这座岛而言,艾莲娜是不可或缺的女性。而且相信在其他的地方,她将会成为众人排挤或恐惧的对象。 HZQD e&  
邀请她来到这里是正确的。史派克至今都这么相信着。 7af?E)}v  
然而结果却是眼前的这个现实。 HpB!a,R6B  
如此残酷的现实。 -:)DX++  
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那就是身为“公王的好友”的半妖精少女。她就这么心惊胆颤地观察着那个无法压抑自己感情的房间主人。 _-4n ~(  
(为什么这种时候就是我啦!) >:w?qEaE  
莉芙在心中如此叫道。 ~pHJ0g:t  
(心情好的时候,就只会跟玛法神殿的侍祭小姐在一起……) EpRXjz  
她的工作就是应付心情不好时的公王,宫廷里的人都有着这样的共识。 NEq t).   
她实在是不希望这样,不过这似乎是拥有“公王的好友”这个意义不明的称号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事实上能够自由进出公王的私人房间,也是只有她一个人才拥有的特权。 !7A"vTs  
“你、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lTa1pp Zw  
此时史派克忽然回头对她说道。 gbYLA a  
莉芙吓了一跳、当场稍微跳了起来。 mDb-=[W5  
“我、我哪有要说什么啦!” .yZK.[x4  
莉芙以手按住胸口如此说道。 [NQmL=l  
心脏鼓动的怦怦声传到了自己的掌心。 9k+N3vA  
“不,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想说话。” ^dFh g_GhF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如何,不过她的确有些事情想要说出来。 *,E;   
“我了解史派克现在的心情,可是必须要抓到暗杀者才行,这也是为了艾莲娜啊……” \9046An  
不然下一个被盯上的说不定就是史派克自己了。莉芙特意强调了这一点。 4uFIpS|rq  
“这才正合我意。” ?lF mXZy`  
史派克马上如此回答。 BqQ] x'AF  
“这样的话我就可以亲手解决他了。” 6hp{,8|D"m  
“真的没问题吗?听莱娜说对方是相当恐怖的高手……” I4rV5;f H4  
“沙漠之民对危险相当敏感,不然根本无法存活下来。” q5%2WM]6  
炎之部族的人民尤其如此。 /j11,O?72  
过于粗心的话,剧毒的蝎子会爬到棉被里面,砂走或双头蛇等潜藏在沙漠里的魔物,也是他们必须随时留意的对象。 5 f8"j$Az  
在风与炎之沙漠,跟危险相邻而居是理所当然的,史派克认为这一点跟玛莫人民十分相近。 {nTG~d  
“只要毁灭玛莫帝国就可以帮艾莲娜报仇。至今我都希望能够跟他们和解,不过我已经知道这种想法有多么天真了。” Dzo{PstM%  
史派克对着前来参加葬礼的玛莫公国骑士们,宣布必须更加严格监视领土的状况。 "<qEXX  
并且还发出公王命令,宣布藏匿玛莫帝国份子的人将会受到严惩,提供情报的人则会给予奖赏。 expxp#S  
“我要让他们后悔使用暗杀这种卑鄙的手段。” JwjI{,jY  
史派克握紧拳头如此说道。 J6DnPaw-G  
看到这样的表情,莉芙也知道他是认真的。 d`85P+Qen|  
原本自认是宫廷小丑的莉芙,应该要在这个时候开他玩笑的,不过毕竟葬礼才刚结束,因此现在终究不是做这种事的时机。 # $FY+`  
总之看到史派克变得积极了点,莉芙也稍微安下心来。 F,Q?s9s  
在艾莲娜被杀之后的几天,他的状况只能以无法控制做比喻。而他发泄时的对象也大多是莉芙。 *_ PPrx5  
(不管是盖拉克还是莱娜,他们还真是会看情况啊。) cI3y  
他们在艾莲娜被暗杀之后,就在公都中奔走以追捕犯人。 +GYS 26  
然而对方似乎并不是一个轻易便露出行踪的角色。 @^'$r&M  
在现实上,光是这一个盗贼,就将玛莫公国的密探组织玩弄于鼓掌之间。对于玛莫公国而言,在某些方面或许是最为恐怖的敌人。 V`[P4k+b   
(功夫比较好的就只有莱娜一个人呢。) oKRFd_r+  
然而这样的她也还是经验不足,如果在以莱丁为根据地的弗雷姆盗贼公会,她甚至无法担任干部的职位。 4#_$@ r  
“公王陛下。” IfMpY;ow=  
就在这时,门后响起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VRF6g|0;  
应该是某个亲卫骑士吧。 ~r&D6Y  
由于知道敌方会使用暗杀手段,因此驻扎在王城的亲卫骑士人数,跟之前比起来几乎增加了两倍之多。 ;%W dvnW  
“盖拉克队长跟莱娜夫人进城了。” c" +zgP  
听到这个,莉芙心想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ZE rdt:w  
(不过还真是会抓时间,刚好史派克心情一好他们就出现了。) w.uK?A>W,  
莉芙甚至觉得有点生气,并在心里决定要好好说他们几句。 (ND%}  
“如果是盖拉克他们的话,要找我应该不需要特地说吧?” UOt8Q0)}  
史派克神色有些不悦地对门边说道。 h>klTPM>  
“是因为他们带了一个希望能晋见陛下的人……” ,Kw5Ro`I:  
“谒见?在这种时候?” \ I:.<2i  
由于艾莲娜的丧礼刚结束不久,加上自己好不容易镇静了些,他实在是不管这种麻烦的事情。 63M=,0-Qt  
“不能改到明天吗?” -zKxf@"  
“他们说虽然会造成陛下的困扰,但请您务必见他一面。” :u/mTZDi  
就像是看透史派克的反应似地。 3D_"y Z  
“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 6t7fa<  
史派克露出苦笑,并且要亲卫骑士转达带他们过来。 rwgsXS8W6  
“会是谁呢?” 8TPN#"  
莉芙诧异地问着史派克。 7ZsA5%s=,  
“不知道,总之只能先接见了。” 6I>^Pf'ND  
史派克坐在长椅上,默默地等待盖拉克他们过来。  ;:OsSq&  
这并没有花多少时间。 mCdgKr|n  
“进来啰。” K9|7dvzC:  
随着耳熟能详的盖拉克声音,房门被大大的打了开来。 cp%ii'  
紧接着穿着铠甲的盖拉克,跟身穿深绿色礼服的莱娜走进了房间。 8\# ^k#X  
他们的身后还有另一个人。 ;LMWNy4  
大概就是请求谒见的人吧。史派克朝那人的脸看去,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Fm3t'^SqF  
他有着金色的长发,并且身穿白色的长袍,肯定是一个魔法师。 u #~ ;&D*q  
虽然一下子分不清他是男是女,不过史派克马上就回想起来,他曾经看过这一个人。 dR +1aY;  
在这一瞬间,史派克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BsLG^f  
“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法师先生……” gQouOjfP  
由于过于惊讶,使得史派克根本说不出话来。 8l>CR#%@C  
他的名字是塞西尔。曾经师事于弗雷姆宫廷魔法师史雷因,也是萨克森独立运动的领导者之一。 o#D.9K(  
然而追本朔源的话,他原来是出身于亚拉尼亚的贵族世家。 L*]0"E  
据说在他所在的千年王国,不继承家族的人大多被送到贤者之学院学习魔法,之后再以魔法战士的身分为国家效力。 FxRXPt FK  
只不过这座贤者之学院,已经在黑之导师巴古纳德的魔掌之下被迫关闭了…… ;t(f1rPyE  
“为什么宫廷魔法师大人会……?” '{[),*nCn  
史派克不禁如此自问。 50~K,Jx6B  
然而他很快就想到了可能的原因。 q_t4OrLr=  
大概是以魔法或是其他的方式,知道魔兽使艾莲娜逝世的消息吧。 `G$1n#&  
在知道这一点的瞬间,从史派克的胸口再度涌起激烈的情绪。 jbte *Ae  
塞西尔是艾莲娜还在亚拉尼亚时唯一的朋友,而且塞西尔也对她抱持着好感。 ga0'zo9K  
在被魔兽所苦的史派克等人要招聘她来到玛莫时,塞西尔曾经极为强硬的反对。 \a|L/9%  
大概是不想要跟她分开吧。而且暗黑之岛的危险性也更令他担心。 !#x=JX  
如今他的不安也成为了现实。 .$rC0<G[K  
而且是被暗杀者下手的最坏下场…… 'Kbl3fUF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R;}22s  
史派克咬紧嘴唇,对塞西尔深深地低下了头。 %[QV,fD'E  
“我知道您非常愤怒,但是我一定会消灭新生玛莫帝国,并且逮捕到那个暗杀者,来报艾莲娜导师的仇……” #kmh :P  
史派克如今再度说出了刚刚对所说莉芙的那个誓言。 KMK`F{  
“你比刚刚多讲了一句喔。” olYsT**'  
莉芙轻声地对他说道。 Ufid%T'  
“你给我住嘴。” `\Unpp\I  
史派克皱起眉头轻声回话。 q6q1\YB  
“关于这件事情……” !1sU>Xb4J  
回答的不是塞西尔而是莱娜。 \5><3*\  
同时她若有所思地看着史派克走了过来。 3OqX/z,  
“请你不要生气听我说好吗?” 1s7^uA$}6  
如此撒娇的语气,使得意识到莱娜是女性的史派克不禁退了几步。加上她穿着强调丰满胸部的礼服,让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视线该放哪里。 =y]$0nh  
“虽说要我不生气,可是到底是什么事啊?” 4Yjx{5QSAG  
史派克疑惑地如此询问,并像是要求救般地看着盖拉克。 F} DUEDND*  
在这时史派克才察觉到,他的表情很明显有所不同,而在他身边的亚拉尼亚宫廷魔法师也是如此…… <:;^'x>!  
两人都跟莱娜一样,露出像是很抱歉的表情。 4&X*pL2;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RB0}hFS-  
抱持疑问的史派克催促着莱娜。 1cJsj  
“我们欺骗了你?” P9Q2gVGAO{  
“我……被骗了?” /Wj,1WX~  
“没错,这个人不是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法师……” t-e5ld~a  
“不是塞西尔导师?不然这个人到底是谁?” o4^Fo  p  
史派克呆呆地看着这位金发的魔法师。 d5j_6X  
塞西尔随即开始咏唱古代语魔法,就像是要当作是问题的答案。 Sr.;GS5i  
而在咒文完成的瞬间,塞西尔的脸变成了之前才刚被埋葬的魔兽使艾莲娜。 MBr:?PE7  
“艾、艾莲娜导师……” \}]iS C.2  
虽然相当无礼,但史派克还是指着她的脸说不出话来。 <fO4{k*&  
“艾莲娜?” 3 /6/G}s  
莉芙也瞪大了眼睛打量着她。 [w \?j,  
“并不是莱娜的错,这是我拜托她的。因为让大家认为我被杀的话,其实会比较容易行事……” v"DL'@$Ut{  
“这是……怎么一回事?” h1"zV6U  
吞了好几口口水之后,史派克对眼前有着艾莲娜脸庞的人提出了问题。 sKaE-sbJY  
“换句话说,就是这么一回事……” c9Es%@]  
艾莲娜对史派克等人说出了所有的实情。 X=X\F@V:u  
总而言之,玛莫帝国暗杀者所下手的对象,是经由魔法变成自己外型的使魔。而艾莲娜自己则是使用变身咒文,变成了塞西尔的模样。 "E=j|q  
如今之所以能变回来,并不是因为再度使用了变身咒文,而是以初级的幻觉魔法改变了长相跟声音。 !$qKb_#nC  
“这阵子我打算借用塞西尔的外型。毕竟我不能变成玛莫的人,在亚拉尼亚也很少跟其他人接触,所以没有其他的熟人可以变身……”  $6>?;  
艾莲娜如此解释着。 kMxazx 1  
“是、是这样的吗……” QP I+y8N=  
史派克也只能如此回答了。 ,K9f_bv  
“不过这样也太残酷了吧?” =v6*|  
就在身边的莉芙悄悄跟史派克说道。 /i|z.nNO  
“那个亚拉尼亚的魔法师喜欢艾莲娜对吧。既然知道这点还借用他的外型的话……” pa .K-e)Mu  
“这会有什么问题吗?” {OMg d3%14  
史派克也轻声反问。 OJ>.-"  
“当然有啊。如果你喜欢对方的话,你会愿意借用他的外型吗?她知道塞西尔那个魔法师喜欢自己,所以就这么利用了他,而且艾莲娜自己还没有自觉呢。” /!FWuRe^  
“原、原来如此……” tOd T[&  
史派克终于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SqPtWEq@P  
对于艾莲娜而言,塞西尔大概只是她一生中最亲密的异性朋友吧。 H3/caN:  
正如莉芙所说,这就某些方面而言或许相当的残酷。 `d]Z)*9  
如果做人太好,对女性而言或许就没有魅力了。 ~XM[>M\qB  
(我可得记得这个教训。) ~Vh=5J~  
史派克悄悄如此心想。 *b(wVvz  
对于妮思而言,自己也很可能会变成这个样子。 |cbd6e{!  
“不过话说回来……” (yrh=6=z  
史派克缓缓退后,并且跌坐在长椅上。 oY9FK{  
“虽说是被骗了,不过我竟然这么高兴呢。” s'I)A^i+  
“所以才会瞒着你啊。” eBr4O i  
莱娜如此说道,并露出了微笑。 0~A#>R'  
“你大发雷霆的消息连王城外面都知道了,而且我们也尽可能明显地在寻找暗杀者。对方的城府很深,必须要看到你真正愤怒了,才能够确定他成功暗杀了艾莲娜。” a=]W zlz  
“说得也是。如果我知道她其实活着,那我的样子一定会很不自然的。” Pi6C/$ K  
“真的是相当抱歉。” '?Bg;Z'L%  
莱娜如此说着,并且跟艾莲娜两人一同低下头。 y=N"=Z  
“要对史派克道歉还不如对我吧。这三天我几乎都得陪他呢。” 'Z!G a.I  
莉芙就像是忍不住了般地逼近莱娜。 6F0(aGs  
在史派克生气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出现,也就是说他们根本就是蓄意犯罪了。 |Ur"za;%@  
“可是、这不是你的工作吗……” X)Gp7k1w  
“谁说的啦!” -$k>F#  
莉芙断然的加以否定,接着不是对莱娜,反而是对在她旁边咧嘴笑着的盖拉克狠狠踩了一脚。 UPh=+s #Q  
“为什么是我……” I."p  
过度的痛楚使得盖拉克当场蹲下来呻吟。 }0/a\  
“你一定也知道对吧,那就是同罪。” b)} +>Wx  
之后莉芙装作很好心的说这样就原谅你们,然后回到史派克的身边。 [~%`N*G  
“害你当我的出气筒真是抱歉啊。” f=:.BR{  
史派克露出苦笑对半妖精少女说道。 w9&#~k]5  
“我之所以被当成目标,应该就是对方正在使用魔兽的证据。” <4X ?EYaTq  
因为莉芙的行动而露出笑容的艾莲娜,再度恢复正经如此说道。 |r =DBd3  
“果然是黑翼邪龙那斯吗……” Uene=Q6>  
“肯定没错。而且他们并没有让黑翼邪龙直接来到公都,而是使用了它身为黑龙的能力。” g:~+P e  
“黑龙的能力?听说龙的上位种族可以使用古代语魔法……” #BJ\{"b_}z  
老龙或古龙等上位龙族,不只拥有最强的肉体之力,也拥有极高的智能,能够使用古代语魔法。 ,;i A2  
“之前听那位龙人族贵族所说,诸神时代似乎存在着能够传染疾病的黑龙。” mnQ'X-q3iO  
“如果说是诸神时代的龙……” \+B?}P8N*l  
莉芙脸色苍白地说道。 z^`]7 i  
“换句话说就是屠神龙了。” sBjXE>_#)  
“可是黑翼邪龙并不是从诸神时代活到现在的屠神龙,甚至听说它不是古龙,只是一般的老龙而已……” 4XG]z_+I  
“我也是这么听说的。” .h8M  
艾莲娜点头同意史派克所说的。 Y3o Mh,  
“不过黑龙那斯可说是暗黑神的眷属,会拥有黑暗祭司的能力也并不令人讶异。而且如果屠神龙之魂跟诸神一样是永远不灭的话……” gxM[V>[  
“只要有合适的容器,就可以让灵魂降临是吗……” azGn P3_  
说出容器这两个字的时候,史派克感觉自己的身体不禁为之一颤。 #93}E Y  
在两年前妮思侍祭曾被当成是让卡蒂丝复活的容器,那时的记忆此刻再度掠过脑海。 &oN/_7y  
“龙人族的亚布洛斯是这么认为的。因此那斯才会把他们养育的幼龙带走……” [x_s/"Md;  
“要拿幼龙的肉体当容器吗。” Oxa5Kfpa  
“不过这毕竟只是推测罢了。” _E x?Xk  
“能传染疾病的龙——瘟疫龙……” qZsnd7o{l.  
史派克像在呻吟般如此说道。 G8P+A1 f/>  
“虽然只是猜测,不过的确是有脉络可循。贝利尔村中流行的龙热,有一个村民说过曾经目睹像是飞空怪物的亡灵,如果那就是龙的灵体……” dXZP[K#  
“那接下来可就精彩啰!” r$DZk Mue  
莱娜耸耸肩如此说道。 {PmzkT}LF  
“那我顺便再说些坏消息吧。” 04\Ta  
盖拉克说着露出了苦笑。 $jcz?vH  
“要说就说吧,我有自信不会比现在更沮丧了。” )52#:27F  
“真是这样就好啰……” p">WK<N  
盖拉克自言自语地如此说着,然后对大家继续开口。 d+1x*`U|  
“我听前来参加葬礼的地方领主所说,有好几个村庄都出现了会发烧的疾病,他们都认为应该只是感冒之类的。” -x?Hj/  
“另外我在追捕暗杀者时也有听到,有人目击到公都在夜晚也有怪物在飞,而且传闻长得很像是龙。” AS q`)Rz  
莱娜如此补充盖拉克所说的。 _UIgRkl.  
“真是最坏的状况……” )u Q vt-  
史派克憎恨地如此说道。 C=s((q*  
他不再沮丧的自信轻易崩溃了。虽然早已经有这样子的担心,但没想到情况竟然真的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UL ck  
“不过龙热的发作时间不是很长吗?听说过了五年也还不会死的,所以在这段期间找出生病的原因就好啦?” pKYLAt+^>  
莉芙以开朗的声音如此说着,似乎是要赶走屋内沉重的空气。 > XZg@?Iw  
“莉芙说得没错。” \`&xprqAw  
史派克也振作起来用力点头。 Uv'uqt  
“世界上有更多迅速发作的恐怖疾病。如果是龙热的话,那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行动。可以想办法找出当作瘟疫龙容器的幼龙,或是逮捕在背后操纵的玛莫帝国份子。虽然目前的状况很糟糕,不过我们并不是束手无策。” fGG 9zB6  
史派克如此说着,并且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k|fh\F+$  
“真是这样就好啰……” T 77)Np  
盖拉克又重复着刚刚的那句话。 35}P0+  
“还有什么吗?” ^Jn|*?+l  
史派克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wF*O"WQo  
“不,实在是没什么了。只是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帝国的计谋,并不光是要让龙热在各地流行而已……” R:BBF9sK?  
“不要这样说啦!” LuLy6]6D;  
莉芙有点颤抖地说道。 rdFs?hO  
“如果老是担心一大堆还没发生过的事情,根本就无法在这座岛上活下去啊……” 1RmBtx\<  
“说得没错。” vW9^hbdx  
史派克苦笑着点了点头。 ?Z5$0-g'hU  
不过其实他也知道。在这座暗黑之岛上,所有的不安总有一大都会成为现实。 7Zhli Y1  
byp.V_a}/  
莱娜离开王城回到自己的住处,已经是深夜的事情了。 :U7;M}0  
盖拉克跟从各地前来参加假葬礼的骑士们喝得正痛快,他大概是打算就这么住在王城里吧。 kVy"+ZebK  
魔兽使艾莲娜则是为了寻找黑翼邪龙,跟龙人族贵族亚布洛斯一起离开了公都。 "pR $cS  
他们都是可以藉由魔法跟龙接触的人,因此莱娜相信他们将会带回好消息。 ^.nwc#  
(相较之下……) Z?5,cI[6#  
她如今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不成熟及能力不足。 44z=m MR<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个够格的盗贼,然而光是一个玛莫帝国的暗杀者,就弄得她束手无策。 n\~"Wim<b  
(原来、这就是我的实力了。) 0%vixR52  
如果没有遇见史派克等人,如今她大概依旧在布雷德靠偷东西维生吧。 1t!&xvhG  
或许会跟男搭档过着堕落的生活,运气不好可能就被关进牢里或丧命也说不定。 F[Qsv54  
“再这样下去、我根本帮不上忙的。” !.x=r  
莱娜特地说出声并且拍了拍脸颊。 #sozXza\G  
之后打开大门走进屋内。 1',+&2)oj  
虽说是私人住处,不过这里相当的狭小,几个仆人也不是住在这边。身为骑士队长的丈夫盖拉克常常驻扎在王城,莱娜自己也因为是密探的头头,因此忙碌得几乎没能在住处悠闲地生活。 cj,&&3sbV  
要说财产的话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因此不需要防范盗贼,何况莱娜自己就等于是玛莫的盗贼公会会长了。 pP=_@ 3 D  
所以不可能有人会来偷东西的。 Ktj(&/~}  
然而—— O :5ldI  
(有谁在里面?) ?#');`  
在踏入屋内的瞬间,莱娜便感觉到跟平常不同的气息。 0O@[on;Bd  
她马上低头看着地板。 r-Xjy*T  
(虽说不是懒得打扫……)  F<XD^sO  
石子地板积了灰尘,因此很容易留下脚印。只要观察脚印的形状,就可以知道有谁曾经出入过了。 J\,@Bm|1n{  
莱娜举起手中的灯调查地面。 9 u6 g  
然而却没有发现可疑的足迹。 LS?` {E   
“是我多心了吗……” 4.$hHFqS^5  
然而她的心悸并没有因此镇静下来。五感以外的某个地方察觉到一种违和感。 _ ;v _L  
“难道是那个暗杀者?” 6Wcn(h8%*  
如果真是如此,自己的能力真的赢得了他吗? 8DmX4*  
莱娜只要一有空间就会接受盖拉克的训练,因此在武器的使用上有相当的自信,可以任选要用盗贼或战士的方式作战也是她的过人之处。 B@: XC&R^  
莱娜取出了藏在衣服下的短剑。 `OF g.R|  
她效法暗黑之岛的原则,在剑刀上抹了麻痹性的毒。 o7Z#,>`2  
(即使对手懂得暗杀,只要能避开第一次的攻击……) m78MWz]Yo  
之后就会成为普通的战斗。如此一来莱娜或许就会有胜算。 RaJ }>e  
(不过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之后就交给你了。) 7cQHRM+1  
莱娜在心中对盖拉克如此说着,然后慎重地往屋子深处前进。感觉就像自己才是小偷似地。 zke~!"iq  
进入大厅时也没有用手,而是直接踢开了门。 %d~9at6-B  
然后观察着里面的情形。 f1,$<Y|qU  
不过却没有看到人影。 t,as{.H{h  
莱娜就这么冲进客厅,然后迅速转过身来面对门口。因为暗杀者常常会站在门边,选择在目标走进屋内的一瞬间行动。 r5$?4t  
然而里头也没有任何人。 MsVI <+JZ  
(到底躲在哪?) wh[:wE]eX  
莱娜再度转过身来,随即忍不住咽了口气。 3qwYicq,  
因为有一个人站在她的身后。  26klW:2*  
莱娜随即认为自己要被杀了。 q2o$s9}B  
可是对方却没有任何行动。 =xQfgj  
(为什么?) X +  
即使抱持着疑问,莱娜仍旧是向后飞退一步观察对手的脸孔。 R S_lQ{'  
也因此她才察觉到。 ,h(+\^ ?,  
躲在屋内这个人的真正身分。 as47eZ0\  
“会长……” _WkcJe`  
莱娜出神地轻声说着,手上的短剑也掉到了地上。 Q)i`.mHfFI  
“好久不见了。” x@R A1&c  
莱娜称为会长的这个人如此说着,端正的脸上也浮现出笑容。 ReGb .pf  
他是莱丁盗贼公会的首领。 kIZdN D&  
名字则叫做佛斯。 ^T1-dw(  
“不要吓我啦!” .6A:t? .  
莱娜哽咽地说着,朝佛斯的胸口扑了过去。 ~rfjQPbh9x  
然而在这一瞬间,一把短剑的剑刃出现在她的眼前。 v\tb f  
“不准再接近过来。” vrldRn'*9  
佛斯严肃地警告她。  lTd2~_  
“您还是一样呢……” y!D`.'  
他俊美的外型使他只要走在路上,十个女性有九个会回头注意看他,然而这个人却非常讨厌女人。 _o"3gfH&sJ  
听说是因为过去他第一个爱上的女性,到最后竟然是要杀他的暗杀者。由于他这样的个性,因此莱丁盗贼公会在布雷德成立分部时,大部分的女盗贼都被派到了那里。 {mitF  
莱娜也是其中之一。 !27]1%Aw  
“抱歉我来晚了。” ?YykCJJ ~@  
佛斯收起短剑,优雅地坐在客厅一角的椅子上。 J0! E@   
“要喝点酒吗?” ?7ZlX?D[  
“酒也是迷药的一种,何况在这种状况下也不适合喝。” Y--8v#t  
佛斯毫不经意如此回答,并且要莱娜也一起坐下。 u\?u4  
虽然让人不禁怀疑到底谁是屋主,不过莱娜还是听话坐下了。 /~5YTe( F  
即使身为玛莫公国的密探长,佛斯是自己会长的事实至今也没有改变。 rB?cm]G =  
“你的工夫也进步了呢,我刚刚本以为已经完全隐藏气息了……” D.!7jA#  
“我可是苦过来的。” e !Okc*,  
莱娜说着并叹了口气。 ^eRT8I  
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她完全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跟那个暗杀者较量起来的话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 ?,6{\y,  
(我的实力果然不够。) @v=q,A8_  
莱娜如此心想,并发誓下次遇到同样的情形就会毫不犹豫地马上逃跑。如果白死的话不只对不起丈夫,也将无法帮上史派克的忙。 h'KtG<+  
“白天有一场葬礼,是被暗杀的吗?” c10).zZ  
“因为是会长所以我可以说,被杀的并不是名为艾莲娜的女魔法师本人,而是她的使魔黑猫。因为只要让大家认为她被暗杀,就不会再度被当作目标了……” &2igX?60  
“原来如此。” 8E[`H  
佛斯并没有惊讶,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 ~Xw?>&  
大概是他的魔法知识相当丰富吧。据说他曾经跟弗雷姆宫廷魔法师史雷因及他的妻子蕾莉雅、还有高等妖精族的精灵使蒂德莉特等人共同行动过。 J@iN':l-  
另外他跟弗雷姆国王卡修也有见过面,在火龙山与魔龙修汀斯塔的战斗,以及之后的莱丁合并事件也有出力。 ii9/ UtIQ  
即使是现在他也有借给弗雷姆一些密探,相对的卡修国王也默认其公会的存在。然而获得这个认同的只限于组织本身,如果公会的盗贼因为偷窃而被逮捕,刑罚并不会因而减轻。 Y sV   
“就如在莱丁见到您时我所说过的,我想要在这座暗黑之岛建立弗雷姆盗贼公会的分部。因为如果置之不理的话,玛莫帝国时代之前的邪恶盗贼公会将会复活。这里有许多不成为盗贼就无法生存的年轻人跟小孩,因此绝对不会缺乏人才才对。” E%B Gf}h  
“这我知道,所以我才会过来。” F k;su,]_  
佛斯点点头之后,告诉莱娜他带来了二十个可以用作密探的盗贼。 .YF-t `{  
“二十个人?” yRkMR$5&  
“太少吗?” ^mQfXfuL  
“不,很够了。虽然玛莫也有相当厉害的密探,不过除了他之外似乎都没有什么……” w-Fk&dC69  
莱娜说着并安心地呼了口气。 z?[DW*  
“让我担任密探长没问题吗?” d?Cl04  
“你的技术也长进不少,所以我承认你的资格。不过等到公会成立之后要让别人当会长。总不能让亲卫骑士队长的夫人兼任盗贼公会长吧。” Lm#d.AD)  
“看来已经调查了不少事情呢。” Hc|U@G  
“其实我十天前就到这座岛上了。我想在见你之前,先由自己亲眼看看这里。如果我觉得玛莫公国没有前途的话,我打算就这么直接回去。” _<Yo2,1^  
“这么说来,您觉得我们有前途是吗?” &Sa~Wtm|*  
莱娜微笑着询问佛斯。 "s9gQAoaO  
“老实说状况几乎糟到了谷底。不过叫做史派克的那个年轻公王、公国的骑士、甚至是士兵跟职员,在这种状况下却都还像是若无其事,我就是相当中意这一点。” Dj"=kL0  
“这是在夸奖我们吗?” oW6<7>1M7  
“我没有夸奖的意思,只是说出看到以及感觉到的事情罢了。” y/eX(l<{  
佛斯悠然地说着,然后重新凝视着莱娜的脸。 v"~I( kf$  
“话说回来,现在这座岛上各地都有传染病流行是吗?” >nEnX  
“算是吧。” ,5*xE\9G  
莱娜暧昧地回答。 NI:N W-!  
“疾病名为龙热。是莫斯当地特有的病,不,应该说是龙骑士的职业病比较正确吧。” RNtA4rC>#  
“您连这个都调查了吗?” JZxF)] ^  
佛斯这番话使莱娜惊讶地瞪大眼睛。 w8I&:"^7<  
“这根本不需要调查。不只如此,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自然会听说。” =XlIe{  
“这是怎么一回事?” #q.G_-H4J@  
莱娜探出上半身等待佛斯说下去。一种莫名的不安涌上心头,胸口的鼓动也不禁变得激烈。 Nj&%xe>].  
佛斯很明显露出困惑的表情,就像是要避开莱娜般地深深靠着椅背。 6 <S& ~q  
之后才继续开口说道。 ^ZWFj?`\UV  
“有人巧妙的放出流言。” l{m~d!w`a  
“龙热的流言?” >ImM~SR)  
佛斯点头回答了莱娜的疑问。 m@yVG|eP#  
“流言中有真相,也有毫无根据的话。其中特别被强调的就是不治之症这一点。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 \[I .  
“会怎么样?” >1I2R/'  
“那还用说,就会引发暴动了。” f,inQ2f}d  
佛斯平静地如此说道。 ruA+1-<f  
“不过龙热并不是一两年就会致死的病,何况现在流行的与其说是疾病,倒不如说是一种诅咒。如今也已经知道放出诅咒的是谁,只要一个月就可以根绝的。” 1za'u_  
“跟我说明也没用吧。” VN-#R=D  
佛斯露出了苦笑。 X+E\]X2  
“你可以跟这座岛上的居民这么说,只不过我想不会有效果的。” SA+%c)j29  
莱娜也知道佛斯所说的没错。要否定已经流出的负面传闻可说是极为困难。 <*Kh=v  
譬如说如果是水痘之类的疾病流行的话,就不会发生任何的暴动。因为大家都非常清楚这是什么样的病。 X >Xp&o  
然而对于龙热这种疾病,人们实在是太过于无知了。 UtBlP+bE?y  
因此才会引发暴动。 G1;'nwf}  
这是来自于未知的恐怖。 6SBvn%  
莱娜咬紧嘴唇拼命让思绪奔驰。如果因为帝国密探的情报操作而引起暴动,那她根本没有脸见盖拉克或史派克。 Sa?5iFg  
然而她却什么都想不到。 :{i$2\DH6  
佛斯倒是有些愉悦地看着莱娜这样的表情。 'W?v.W &  
“玛莫帝国的密探真是个恐怖的家伙。不只是暗杀,连散布谣言的技巧都相当有心得。” ,*nZf|  
佛斯如此说完之后,更静静站起身子走到了窗口旁边。 )y/DGSd  
“虽然我想马上回去,不过我还是留在这里一阵子吧,毕竟我也有点担心带过来的手下们。” AXh3LA  
“非、非常感谢您……” &Ky u@Tt  
脸上失去血色的莱娜,在佛斯的背后如此说道。 :m++ iR  
“哎,我也是顺便要见识一下罢了。只要面对越大的困境并且通过考验,国家的根基就会更加稳固,弗雷姆就是这个样子。不过这个公国又会如何呢?” ,v}?{p c  
莱娜没能回答莱了盗贼公会长的这个问题。 {NY~JFM  
不,她根本就不知道答案。 N;x<| %peL  
现在她有的只是满心的不安。 ^#BGA| j  
然而她同时也相信着史派克。即使是怎样的困境,那个年轻人都绝对不会放弃。因为他拥有能朝着目标笔直前进的坚强。 $\,BpZ }3  
“我先回王城了……” (3N"oE.b]  
莱娜如此说完,便拿起地上的灯往走廊跑去。 T}t E/  
目送她离去的佛斯露出了微笑。 +=6RmId+X  
“困境是能让人成长的。” GDHK.?GY  
虽然讨厌女性,但这只是他自己的怪癖。 Z&dr0w8  
几年前还只是个丫头的毛头盗贼,为了彼此信任的同伴而拼命地战斗着。 5?5- ;H  
如今被称为是罗德斯之骑士的那个年轻人,也拥有着这样的同伴们。佛斯自己也曾经是这些同伴的其中一人。 z/ Ns5  
“在不过于明显的范围之下帮帮她吧。” *2,e=tY>  
佛斯打开窗户,对外头的黑暗如此说道。 Sa;<B :|  
“遵命……” (odR'#  
随着如此回答的声音,黑暗中有几个人影开始行动。 ;-KA UgL2  
佛斯自己也翻过窗户,在黑暗之中消失了身影。 Uvjdx(fY[a  
据说玛莫的黑暗深不可及。 ~A`&/U  
然而对身为盗贼的他们而言,黑暗才是他们的栖身之处。 {W5ydHXy  
h4CTTe)  
玛莫公国公都温帝斯往西北走三天路程的地方,有一座名为迭纳的小村庄。 &1z)fD2  
这里的领主是风之部族出身的骑士。 4F05(R8k  
这个人目前正被村民包围,并露出困惑的表情。 Gb(C#,xbK  
“我们的病是龙的诅咒,都是因为你们来到这里的关系!” :+~KPn>w5  
“什么病还是诅咒,我根本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_:35d1[  
身为领主的这个风之部族骑士,在这几个月都跟骑士团长伍丁驻扎在公都,直到今天傍晚才回到村子里。 $%7I:  
受托代管村子的族人还没有前来报告。 <^lJr82  
他原本打算今晚好好休息,等到明天再处理村庄的事情。 9z5\*b s  
“是被赶出这座岛那只黑翼邪龙的诅咒!” 9[cp7 Rcb  
“不,我听说是被弗雷姆国王所杀死的那只火龙山魔龙的诅咒。” Y,k(#=wg  
村人们纷纷如此叫道。 PX;Vo~6  
“所以我在问你们是什么问题!” U't E^W  
领主像是无法忍受般大声怒吼。 kTnOmA w  
现在是深夜时分。 exfm q  
在熟睡的时候被叫醒,心情当然非常的差。 q5Fs)B  
“有什么话等明天再说,今晚就先解散吧!” 1hl]W+9  
领主如此说着,便背对村民准备离去。 "r u]?{v  
“你这样也叫领主吗!” gfi AK%  
在这一瞬间有人如此喊着,并且还对他丢石头。 <3d;1o   
石头打到他的后脑勺,流出了温热的液体。 XMGx ^mn  
“是谁丢的!” ?a S%  
领主拔出手中的剑转身看着村民。 CdY8 #+"  
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在人群中摇晃地走向前。 P` #QGZ>  
“是你吗!” OA[&Za#w  
因为受伤而愤怒的领主,右手反射性地动了起来。 ;6ky5}z  
随着剑刃一闪,这个人从肩膀喷出血花倒在地面。 'Gjq/L/x  
虽然领主发现铸成大错,不过已经无法反悔了。 VU|;:  
“我只是处理杵逆公国的人!再不解散的话你们也是同罪!” K%MW6y  
村人们都脸色苍白地保持沉默。 } VEq:^o.  
然而在一个时候—— JWROYED  
“丢石头的不是他,是我……” JQ@fuo %  
刚刚的声音再度响起。 +Ng0WS_0  
在这一瞬间,村民都变了个表情看着领主。 +R6a}d/K  
取代沉默支配着村民的,是溢于言表的杀意—— N L'R\R  
※       ※       ※ H2;X   
公都温帝斯的王城,如今被骚动的空气所笼罩。 PmR*}Aw  
在文官及女官们的注视之下,全副武装的骑士们在走廊上忙碌地来回。 xY\ 0 zQ  
“终于出现牺牲者了……” "CQw/qZw  
史派克咬紧牙关,听完了迭纳村那个事件的相关报告。 ]JE TeZ^/  
管理该村庄的玛莫公国领主,跟村民之间爆发冲突,导致身为领主的骑士遭到杀害。 b.F^vv"]]  
“必须派遣骑士团逮捕首谋,不然会有发生暴动的危险。” }CDk 9Xk  
史派克对在旁边待命的盖拉克沉痛地说道。 rR,2UZR  
“我知道了。” 'Z&;uv,l  
盖拉克稍微点点头,对报告事件的亲卫骑士下达命令。 M2@b1;  
亲卫骑士敬畏地行了一礼,之后便迅速离开了谒见大厅。 .>pgU{C `!  
“大概是有煽动暴动的家伙在吧。” k+^'?D--'P  
“那还用说。虽然各地都出现混乱,不过并没有这么严重过。” Nt:9MG>1  
盖拉克跟史派克两人,以不被他人听见的音量轻声说道。 xSK~s  
两人在昨晚就接到了莱娜的警告,玛莫各地很可能会出现暴动。 7=XL !:P  
因为在街头巷尾蔓延的病是“龙热”的传闻,已经由新生玛莫帝国的密探巧妙地散布出去了。 oslJC$cy'  
龙热是只有海兰德龙骑士才会罹患的病,而且是不治之症—— x]|+\1  
而龙的诅咒便是这种病会在岛上蔓延开来的理由、已经有好几个人曾目击龙的灵魂在夜空中飞舞了。 [&?8,Q(  
(何况这些谣言还都是事实。) `Y=WMNy  
史派克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 4Kwh?8.  
然而也有一些谣言里没有提到的事实。 U-k VNBs  
例如龙热是发作极为缓慢的病。 K+=+?~  
如果是自然染病的话或许无药可救,然而只要生病的原因是来自诅咒,只要除去这个根源就可以了。 NS)}6OI3~"  
(不过即使对大家说明这个事实,他们大概也不会相信吧……) gk[{2HgN  
依据莱娜表示,因为某种谣言而陷入恐慌的民众,即使是之后再怎么跟他们解释,他们都不会再接受新的说法。 F0vM0 e-  
因此史派克等人再怎么解释真相,他们都只会当成是要镇压混乱的借口。 ^D`v3d  
“那我到底该怎么做?” C:8_m1Y{  
史派克懊悔的往地上狠狠跺了一脚。 ph>7?3;t  
人们相信龙热将会不断蔓延,并且因为害怕死亡而感到恐惧。同时他们也认定了元凶就是赶走黑翼邪龙那斯,并且打倒火龙山之魔龙修汀斯塔的弗雷姆人民。 h N2:d1f0  
再这样下去混乱不可能会平息,反而将会继续扩大下去,总有一天会成为像在迭纳村发生的暴动事件,并且发展成对玛莫公国的反抗。 hI?sOR!  
新生玛莫帝国将不花费任何武力就夺回这座岛。 [%Bf< J<  
然而这将使得此地再度变成暗黑之岛,而继续威胁着罗德斯本岛的居民。 r0d35  
(我绝对不会认同的。) l {jmlT  
史派克如此心想。 (/-hu[:  
“旁边的人都在担心喔,尤其是莉芙。” 'Jf^`ZT}  
盖拉克露出苦笑对他说道。 {!|}=45Z  
宫廷里的所有人都认为,“公王的好友”莉芙的工作,就是要应付心情不好时的史派克。 r:&` $8$  
所以她会担心也是当然的。 P&m\1W(  
站在与盖拉克的另一边,也就是王位左边的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也以不安的表情观察着史派克。 y2]-&]&  
“如果我心情好的话反而是个问题吧!” J_Ltuso  
史派克拉下脸来回应盖拉克。 uZfnz d)c  
再这么束手无策的话,公国一定就会瓦解了。 /kt2c[9  
“解决龙之诅咒的方法,目前艾莲娜一定已经在调查了。莱娜跟她底下的密探,正为了不让谣言继续散布下去而拼命奔走,各地的领主们也以自己的方式安抚人民,因此现在也只能等了。” B+^(ktZp@  
“你应该也知道吧,我就是最讨厌这个样子。” "&+"@ <  
史派克以呻吟的语气对盖拉克说道。 yV_4?nh  
“对于龙热这种疾病,如果只懂一点皮毛的话只会让状况恶化。但如果能告诉人民正确的知识,并且能够让他们相信的话,就可以平息目前的混乱。因此只要能找到这样的方式……” /Q~gU<  
接到莱娜的报告之后,史派克就一直绞尽脑汁思考着各种方式。 %dQxJMwj  
然而就在他毫无头绪的时候,他所恐惧的事件就已经爆发了。 n,B,"\fw  
“请最了解龙热的人跟大家解释如何?” #2r}?hP/m  
就在这时,亚德·诺瓦有些惶恐地提上了意见。 ynA|}X  
“了解龙热的人?我自认目前我比大家都了解啊?” %tG*C,l ]  
史派克看着那名长得像是石巨人般魔法师的脸。 hXqD< ?  
“不是这样。我是要让罗德斯最了解龙热的人来跟玛莫人民解释。” +cD!1IT:  
“你说的难道是……” $Y5)(  
史派克也知道亚德·诺瓦想说什么了。 a{{g<< H  
然而这个提案实在是太大胆了,根本不像是心思谨慎的亚德会提出的意见。 TEDAb >  
“是要请海兰德的龙骑士过来吗?” pZtu&R%GU  
盖拉克露出讶异的表情问着亚德·诺瓦。 v@e~k-#  
“正是如此。” k?2k'2dy  
亚德·诺瓦回答时的态度没有半点自信,然而他仍是拼命地表达出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 hAHq\  
“会有损公国的名誉吗?” irN6g#B?  
盖拉克虽这么说,但史派克马上就摇了摇头。 26xXl|I  
“名誉这种东西已经无所谓了,等到公国瓦解的话还不是什么都没有。不过在之前的大战中,弗雷姆并没有协助过海兰德,因此并不能肯定他们会愿意帮忙……” A45A:hqs  
何况弗雷姆国王卡修也不一定会认同。 ve\X3"p#  
玛莫公国最先仰赖的应该是本国弗雷姆。如果跟其他国家建立独自的关系,就会被他人视为是要从本国独立。 CZ nOui  
当史派克如此指摘之后,盖拉克跟亚德·诺瓦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彼此相视。 gdkwWoN .  
“竟然会担心这种事情,这还真不像你啊。” 8=]Tr3   
盖拉克忍住笑如此说道。 h[PYP5{L  
“什么叫不像我,我可是个公王啊,关于外交我一直都有在留意的。” PG,_^QGCX  
“你刚刚不是说名誉无所谓了吗。既然都不在意自己国家的名誉,那也不用去担心其他国家的名誉啊!” {l |E:>Q2  
“关于内政跟外交,史派克就如你所想的下达指示吧。像这种事情应该是我们要担心的。” 8stwg'  
“是这样啊……” Ek6MYc8<b~  
虽然看史派克的表情似乎还无法接受,不过他还是听从了两人的意见。 u;`U *@  
至少这样对他来说比较轻松。 a<@N-Exr  
“我想请史雷因导师帮这个忙。据说导师在之前的大战中,曾经协助海兰德脱离困境,而且由史雷因导师拜托海兰德的话,就不会被认为是无视于本国了。” *cEob b  
史派克以若有所思的表情凝视着正慎重提出意见的亚德·诺瓦。 FXs*vg`  
“请、请问我哪里说错了吗?” 0X^Ke(/89  
感觉到不安的亚德·诺瓦如此询问。 3"P }n  
“……不,亚德你说得没错。” Ry|!pV  
史派克如此回答,并轻轻往这个高大宫廷魔法师的小腹打了一拳。 TYQwy*  
“不过在想出这种妙计的时候,你应该要自信满满的说出来啊,不然我哪能安心采用你的意见啊?” ak;*W  
“实、实在是非常抱歉……” 3JVK  
亚德·诺瓦就像是感到相当丢脸般地深深低下头来。 =" g*\s?r  
(我就是要你不要这样啊……) phgm0D7  
不过想到他就是这种个性,史派克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了。 D#o}cC.  
“亚德你马上帮我跟史雷因导师取得连络。既然已经有了解决的可能,那我也就可以什么都不做安心的等了。” 'Tc]KXD6  
“这可不行啊,公王陛下已经积了很多日常公事啰!” ?|39u{  
听完史派克所说的话之后,盖拉克笑着回答他。 4!LCR} K  
“这种事情不用你说啦!” 3#TV5+x*"`  
心情变好的时候忽然被泼上这桶冷水,使得史派克瞪了亲卫骑士队长一眼。 <^lRUw  
“我的天,你心情还没变好啊?” HTyLJe  
看到重要的事情讨论完,正朝王位这边走过来的莉芙,见状便连忙如此说道。 dX)GPC-D7  
“那我还是先避避风头好了……” #/Eb*2C`b  
之后这位半妖精少女,便转过身去打算回到原来的地方。 fF V!)Zj  
“我只是因为工作太多觉得很烦,并不是在发泄脾气。只不过、如果有人愿意帮忙的话那就好啰!” /=gOa\k|p  
“你这样等于是在威胁我吧?” Ba/Yl  
史派克这番话使莉芙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k0Uyf~p~  
“你的好友有困难了,帮忙他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吧?” pb=cBZ$  
“不是已经有这么多人会帮你了吗,所以我才不要呢!” | lkNi  
莉芙如此说着并摇摇头的同时…… fOMvj%T@2  
“请问才不要什么呢?” l!g]a2x*  
大厅忽然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eRD|1  
史派克跟莉芙两人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位身穿纯白神官服的少女,正踏着从大厅入口铺到了王位的红色地毯走了过来。 4`8<   
而距离她身后五步左右的地方,一个将白金色长发随意绑着,身穿天蓝色长袍的年轻人也悠闲地跟在后面。 {Pc<u gfl  
是位于王城地底大地母神神殿的侍祭妮思,以及史派克从伐利斯招聘而来的药草师拉飞。 91xB9k1zO  
(只有史派克心情好的时候才会出现,这也太巧了吧?) ^*fxR]Y  
认出是妮思之后,莉芙不禁有点生气的感觉。 izx#3u$P  
宫廷里谁都认为她是未来的公妃候选人。知道这一点还会主动前来见史派克,就等于她也肯定了这样的传闻。 0s>/mh;  
莉芙不禁心想既然这样的话,在史派克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也应该来应付一下这个急躁的公王才对。 I y6$7~  
(因为我只是个普通的“好友”啊。) "^1L'4'S  
莉芙在心中如此说道。 "&%#!2  
“真是对不起。” wWp(yvz  
妮思忽然对莉芙低头道歉,大概是发现自己打断大家的话吧。 uy}%0vLo  
不过莉芙的内心倒是吓一大跳,因为她以为自己内心的声音被听到了。 d`(@_czdF  
“其、其实也没有在讲什么重要的事情啦……” (k|_J42[  
莉芙如此说完,便慌张地从王位的正面退开。 9,^_<O@Q  
史派克跟妮思自然就彼此相视。 E~ a3r]V/  
另一位药草师则是不以为意地站在妮思身后。 s|NjT   
“似乎变得很糟糕了呢……” fhCc! \  
妮思对史派克担心地说道。 T]?n)L,2  
“反正糟糕也不是从现在才开始的。也只能大家同心协力突破困境了。” ykFJ%sw3X  
看到史派克如此回答时的表情,妮思知道他已经找到某种解决之道了。 &EpAg@9!  
(是亚德帮的忙吧!) OGY"<YH6  
看到在史派克旁边坐立不安的宫廷魔法师,妮思在心中如此轻声说道。 }`NU@O#  
如此一来她就不用再多说些什么,害别人以为她是个多管闲事的人了。 o'$jNciOW  
“今天我是有事相求而来的。” Tdc3_<1  
妮思微笑着对史派克恭敬的行了个礼。 0Ld@H)  
“有事相求?” W.w) H@]7m  
“我之前跟拉飞先生讨论过,希望能够开放我们所在的地下神殿当作疗养院。现在温帝斯里头的病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自己罹患了龙热。虽然他们不知道龙热是什么样的疾病,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3<=G?of  
“不过的确有患者可能是罹患了龙热,针对这样的病人还是早趁治疗比较好。” +GAf O0  
药草师拉飞说完后轻轻笑出了声。 U bYEEY#  
虽然只是个刚过二十的年轻人,然而这位药草师已经学会了所有的药草学知识,断定蔓延各地的疾病是龙热的也是他。 ${8?N:>t  
他所调和的药水有着近乎魔法的效果,史派克也常常受他照顾。只不过他的药水相当难喝,但这似乎也是他所属那门药草师的传统。如果不想喝难喝的药水,自己就必须注意不要常常生病。 B7Tk4q\;Q  
“这应该是我要请各位帮忙的才对。” $:of=WTY(  
史派克连忙对两人如此说道。 c~o+WI Ym  
正如她所说,被传闻所迷惑的温帝斯居民,不论是得了哪种疾病,大概都会认为是得到龙热而绝望吧。 O MX-_\")  
然而,如果不是龙热的话是可以治疗的。而且就算真的是无法治疗的龙热,也不会在短短几天内就因病丧生。 &ciN@nJ|$z  
尽力减少因龙热以外的疾病而丧生的人,也可以说是一种平定混乱的有效手段。 {W\T"7H  
“请不要说帮忙,直接对我们下令吧!” ~xIj F1Z  
妮思轻轻摇了摇头,对想要道谢而离开王位的史派克如此说道。 g_Im;1$  
史派克马上就察觉到了她的意图。她希望能由公王的命令来开启地下神殿。 5ZY)nelc  
“我会把在药草园调和出来的药送到神殿,也会轮流派遣弟子过去。不过神殿本来是跟我们抢生意的,所以我也会有点不是滋味呢。” 5#E |R  
拉飞半开玩笑地如此说道。 } 17.~  
这位年轻药草师的个性相当率直,而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因此他的嘴就跟他调和出来的东西一样,有可能成为毒药或是解药。 fKtV '/X;Q  
在公国的威信动摇的现在,他们两人的提案实在是善解人意。 ]/cd;u  
然而史派克也因此而体会到自己的无力。 LG]3hz9^9  
(昨晚我烦恼了这么久,结果根本想不出任何的解决之道。) C;~*pMAYe  
无论是亚德·诺瓦、妮思或拉飞,都提出了相当珍贵的提案。 -@&1`@):{  
(玛莫公国——应该说是我受到了很多人的照顾。) 0L^u2HZYL  
史派克如今衷心感谢着他们。 C}5M;|%3)  
“即使是太阳下山也不要关闭城门,让所有的病人都能随时前往玛法神殿,也请在王城服务的女官们协助。另外请王立药草园尽快搜集药材,并且提供给教团作为协助。” ueG|*[  
“非常感谢公王陛下的好意。” yGp z,X4x  
妮思开心地露出微笑,并且表示该回到神殿里了。 j 6ut}Uq  
药草师拉飞则是因为事情办完,只对史派克打了声招呼之后就转身准备离去。 )$Z(|M4  
史派克从王位上起身对拉飞的背影致意,之后便紧紧握住正转身过去的妮思的手。如果没有其他人在的话,他甚至想就这么抱住妮思。 ug`NmIQP  
在弗雷姆的那天晚上,自己跟她彼此间内心的距离更为接近了。然而虽然就住在附近,由于彼此的立场以及接连发生的事件,所以没什么跟她长谈的机会。 JmpsQ,,  
虽然史派克对此感到坐立不安,但他实在没有勇气约妮思出来两人独处。加上只有在那次接吻过,史派克甚至曾经以为那只是在宴会上喝醉所做的梦。 {0YAzZ7  
虽然如果是梦的话还比较好,但史派克已经决定要接纳她的一切了。即使她是破坏神卡蒂丝最高祭司的转生,即使她在前世有另一个与她永远厮守的人。 uENdI2EY8y  
妮思虽然有着几分惊讶,但却没有拒绝史派克,有些犹豫的也在自己的掌心加点力道回应着他。 6yAA~;*5'  
她的眼中掠过一丝的迷惘,但马上就恢复成原来的表情,那是珍爱着一切的温柔表情。然而史派克不禁认为,对她来说这或许并不是最为自然的表情也说不定。真正的她应该是更加的自由奔放才对。 ?nKF6 f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La[K!u\B  
留下跟进来时一样的清脆声音,这位玛法神殿的侍祭离开了谒见大厅。 SJgY  
史派克还特地送她离开谒见大厅。 Z"I/ NGiU  
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站在无人的王位旁边,拥有“公王的好友”这个称号的少女,感觉自己的内心似乎纠结在一起。 _2vd`k  
(不可能赢得了的。) 5c -N0@\  
莉芙重新体认到,那位黑发的少女的确是真正的圣女。 l!IKUzt)7  
跟存在本身就是种罪恶的半妖精相比,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草席  发表于: 2008-09-04 19:10

[!?wyv3  
离开谒见大厅来到王城中庭之后,玛法神殿侍祭妮思走进了中庭一角的小小祠堂。 [BXyi  
祠堂中有通往地底的漫长阶梯,尽头的洞窟则建立着大地母神玛法的地底神殿。 k90B!kg  
一直到邪神战争结束之前,这里都是破坏女神卡蒂丝的神殿。为了净化其邪恶的诅咒,位于塔巴的玛法大神殿派来了费莉娜祭司,担任这座地底神殿的祭司长。 BXTN>d27  
而妮思则是自愿以侍祭的身分协助祭司。 5}a "?5J^  
离开双亲的身边来到这座黑暗之岛的理由有很多,实在是难以一一说明。 kfj%  
然而如今最大的理由,就是自己心中想要协助玛莫公王史派克的心情。 S;}qLjT  
在邪神战争的时候,他赌上性命拯救了被当成卡蒂丝复活之门的自己。因此在一开始,她只是认为现在该是由自己协助他的时候了。 ~Fx&)kegTo  
然而如今她确实对史派克抱持着好感,也认为自己是爱着他的。 #pu}y,QN$  
只是她并无法率直地面对自己的心意。因为她已经想起了过去——前世的事情。 Fp:3#Bh  
妮思是破坏女神卡蒂丝的最高祭司,令人害怕的“亡者之女王”娜妮尔的转世。 FDq{M?6i  
她曾以娜妮尔的身分经历无数的转生,为了要毁灭世界而在暗中活跃着。 BW71 s  
而在她永恒的人生中有着一名伴侣,那是名为费奥尼斯的高级祭司。在遥远的往昔,为了能让两人的爱永志不渝,娜妮尔成为破坏女神的信徒,并且成为了转生者。 ~ hD{coVTI  
在她出生之前的记忆,是由破坏、杀戮以及跟费奥尼斯的爱欲所构成。 7!- \L7<  
由于是自然投胎转世,因此她对这样的记忆完全没有真实感,只觉得是做了一场漫长的梦。 rv?!y8\  
然而这些记忆却无疑的是现实。 W uf/LKj  
妮思在之前的梦境中,已经跟费奥尼斯的灵魂彼此交会。他也已经转生并且觉醒了。 <bX 1,}?  
那是她曾经发誓永远相爱,并且彼此守护的对象。真的可以说是灵魂之伴侣。如果跟那个人再度重逢,妮思根本不知道是否能维持原来的自己。 "%kG RHq  
因此妮思希望史派克能成为自己的依靠。他一定会再度赌上生命保护自己。 _m7c o :  
同时她也想协助史派克,并且成为史派克的助力。 YZ*{^'  
这样的心思成为好感,如今则孕育成了爱情。也因此她感到了其他的不安。 ^^ j/  
不知道她跟史派克的爱是否能够永恒,就像是遥远的过去曾经期望的那样…… ) MBS  
(娜妮尔是以自我为中心,并且具有领导性的奔放女性,因此男性才会信奉她,因为她是最具有本能的女性,也因此而显现出她的神秘……) p5`ZyD ]+  
妮思以客观的角度分析娜妮尔这名女性。 Hir(6Bt  
跟以他人为中心,具有服从性、禁欲并且希望理性的过生活的自己,可说是完全相反的存在。 gA"<MI'y  
这个事实也更加深她的不安。 S[.5n]  
因为她感觉这并非灵魂的本质改变,只是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已。或许只要有一点契机,她的生活态度就会很容易倒转过来也说不定。 (L:`o jiU  
自己的灵魂应该是最值得相信的,但却变得最不能够信任。妮思对这一点感到相当的苦恼。 `%%?zgY  
走在几乎使人窒息的长阶梯,妮思缓缓地摇了摇头。 Kv1vx*>  
即使再怎么认真思考,也不会出现任何解决的答案。如今她认为也只能藉由大地母神的信仰,以及对史派克的思念来自律了。 tnNZ`]qY  
就在这个时候。 #B\B(y  
妮思察觉在阶梯中段一个十公尺见方的平台上,有一个人整个平伏在地面。 Jtpa@!M  
(是大地母神的信徒吗?) H}(=?} +  
如此心想的妮思,露出了微笑想要对他打招呼。 wYa0hNd  
然而在那瞬间男人的脸抬了起来,并且如此对妮思说道—— fls#LcI9>6  
“好久不见了,我们的女王娜妮尔……”  srvYAAE  
这句话让妮思全身僵硬。 %OuX`w =  
“你是谁?” XEa~)i{O  
“我是转生者萨奇斯。” sb`&bA;i  
面对妮思的问题,这个人恭敬地如此自称。 H kSL5@  
“转生者萨奇斯……” 8>2&h  
虽然花了一些时间回想,但在妮思的记忆中的确有这个名字。 m\1VF\  
是破坏神卡蒂丝教团的高位祭司。也是从遥远的过去就为了毁灭世界,而共同战斗至今的一个部属。 *ZX!EjICk  
“我已经不再是娜妮尔了,请回吧。” <( cM*kV  
“您要否定自己吗?这也是一件好事,因为否定也是卡蒂丝所司掌的。不过要否定的应该不是您自己,而是这个世界的全部不是吗?” K* 0 aXr?  
“我就是我,没什么肯定还是否定的!” Ck:#1-t8{  
妮思虽然对名为萨奇斯的这个人如此反驳,然而声音却明显地颤抖着。 0T1HQ  
因为她自己也知道,有很多条路都会通往破坏女神的信仰。 ^}>zYt  
就像是之前的自己期望永远活下去。或者是从否定自己开始,进而转变成否定整个世界。 U0!^m1U:  
所有人内心都有的微小缝隙,便是信仰破坏神的入口。 sg+ZQDF{x  
大部分的人都在没有察觉到的状况下便结束一生。然而妮思却早已经完全理解到这点。 ?e"Wu+q~L  
“我今天还是会回去的。不过费奥尼斯大人正引颈期待着您的完全觉醒。我们将会在今世毁灭这个世界,能够转生到下一个世界的,只有我们破坏女神的信徒……” 0Z@ARMCe|m  
“这件事我不会认同的!” q-A`/9  
妮思如此大声叫道。 j2< !z;2  
声音在漫长的阶梯里成为回音而不断回荡。 [q|?f?Zl  
“您想要否定我们吗?想要阻止我们吗?这也是卡蒂丝所司掌的……” ?SB[lbU  
萨奇斯留下这句话之后,便咏唱祈祷语消失了身影。 -3C* P  
他使用了“归还”的奇迹。这是只有大地母神玛法的祭司才能使用的神圣魔法,但破坏女神卡蒂丝的祭司也拥有同种的奇迹。 ?BW Hr(J  
“费奥尼斯,你开始有所动作了吗?” L 2[Ei|9_  
妮思就这么站在原地轻声说道。 6{b%Jfo  
可说是破坏女神的代理人,也就是卡蒂丝的高位祭司,如今大概已经集结到他的身边了。 'LJ %.DJ  
虽然没人察觉,但破坏女神的信徒绝对不少。只是在时机成熟之前没有采取行动罢了。 9 Q0#We*  
“史派克……” R59e &   
妮思微微仰望天空,就像是求救般地说出了心上人的名字。 34X(J-1\|i  
“你真正的敌人或许不是玛莫帝国,而是破坏女神卡蒂丝的教团,以及……” 2neF<H?^o  
妮思将之后的话语留在自己的心中。因为她害怕说出来的话,就真的会成为现实…… dH ^b)G4  
之后她以沉重的步伐,再度走下了漫长的阶梯。 E9L!O.Q  
g i1}5DR  
温帝斯已经进入了夜晚时分。 XD_P\z  
在被称为邪神战争的大战结束之后,这里曾经禁止在夜间外出。不过如今这个禁令已经解除,因此温帝斯也有好几间酒店会在夜间营业。 <7vIh0  
在这些酒店中,名为“砂尘之彼方亭”的这间店里,正有一个人弹奏着长柄的弦乐器。 ()+jrrK  
他有着金色的卷发以及柔和的脸部线条,可说是连女人都不禁赞叹的俊秀男子。 +Z 9 3`  
他以感伤的表情静静拨弄着乐器。眼前的桌子摆了一个倒有红葡萄酒的杯子。 DBj;P|L_  
他大概,应该说肯定是一个吟游诗人。 |%M{k A-  
酒店里几乎是客满的。然而所有人的表情都一样落寞,说话的声音也很小。 q8'@dH  
名为“龙热”的这种来历不明的疾病正蔓延全岛,人们都畏惧于被感染的恐怖。 ]ro1{wm!WU  
“诗人!” ~ERRp3Ee ?  
跟吟游诗人同桌的一个客人,拿出了一枚金币丢给他。 $Nt=gSWw5  
“想听什么样的诗呢?” FT|/ WZR  
金发吟游诗人就像是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R` I8Ud4=  
“在这种气氛之下酒也难喝起来了,来一首勇猛一点的吧!” L]/\C{}k  
委托的客人打了个嗝后对吟游诗人如此说道。 ="#:=i]  
吟游诗人回应他之后,便将竖琴的弦用力一拨,开始唱歌。 ;qMnO_ E  
唱的是海兰德王国最为自夸,传说之龙骑士王迈先的武勋诗。 ;y?D1o^r8W  
那是海兰德的公王迈先,将古龙“金鳞龙王”身上的魔法王国诅咒解除,并且掌握龙王之心的故事。 wB1|r{  
这首诗在罗德斯本岛早已是耳熟能详,不过这些住在暗黑之岛的酒店客人,大概都是第一次听到吧。 q[y,J  
然而随着吟游诗人的琴声,以及他具有透明感的歌声,听众真的有了故事的场景出现在眼前的错觉。 j &0fC!k  
唱完之后,吟游诗人静静放下了手中的竖琴。 f}9PEpa,Z  
然而并没有人拍手。 :N+#4rtgUY  
请他唱歌的人也是沉默不语。 /C ,>  
“如果不合你意的话,我可以退你钱……” 'n>3`1E,  
吟游诗人露出些许苦笑如此说道。 :C|>y4U&(s  
“不,这倒不用。“ Il&"=LooZ  
那个人连忙摇了摇头。 >F\rBc&  
“你唱的实在是很棒。不过你应该知道,这座岛目前正有龙热在蔓延。记得海兰德的公王迈先,就是在魔神战争之后因为龙热而死的……” Sf4h!ly  
“他的继承人杰斯塔国王也是。” vS J<  
吟游诗人静静地点了点头。 +Qi52OG  
“迈先国王得病的时间,是我所唱这个故事的十几年前。而且对于他们龙骑士来说,感染龙热而死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GmmT'3Q  
“你、你说什么!” ax{-Qi7z-+  
委托人听到这番话之后惊讶地说道。 mtWx ?x  
“所以说虽然迈先公王罹患龙热,之后还是活了十几年?” wzQdKlV  
“不然的话世界上早就没有龙骑士了。要得病也须经过十年以上,并且要再过十年以上才会病死。所以海兰德的龙骑士,至今仍是他们王国的守护者。” =:n[{/O=  
吟游诗人如此说完,便再度抱起自己的竖琴,将客人给他的金币收到怀里。 21/a3Mlx#  
“祝好梦……” I 3zitI;  
吟游诗人说完便离开了酒店。 )q]j?Z.  
在微暗的路上走了一阵子之后,他忽然回过了身子。 7AtXG^lK  
“找我有事吗?我可没有提供夜间的服务……” e/HX,sf_g  
“我不想要那种东西,我想要的只有你那条命。” y/sWy1P7  
黑暗中响起粗俗的声音,并且出现了一名男子。 pqQdr-aR=  
他是刚刚那间酒店里的客人之一。 sei!9+bZr  
“这可不是你随口说说就能给的。” x4m_(CtK  
吟游诗人悠然地如此回答,便握紧竖琴前端马头型的装饰部份,然后缓缓地将其拔出。 o2e h)rtB  
随即出现的是一把双手使用的细剑。 p2NB~t7Z  
这种没有剑刃的剑只有前端极为尖锐,走专门用来突刺的武器。然而其威力相当恐怖,甚至连板金铠甲都可以轻易贯穿。 f?<M3P  
这个男子见状马上变了脸色。 gmAKW4(  
“你到底是……” K{w=qJBM  
竟然在竖琴柄中藏有武器,怎么想都不会是个普通的吟游诗人。 F=T.*-oS3  
而这时他也察觉到,自己的背后有其他人的气息。 l<K.!z<-:8  
不知何时他已经被包围了。 $Q$d\Yvi  
“既然没发现我的真面目,那你也只是个跑腿的罢了。不过你肯定是玛莫帝国的人,因为你很不喜欢刚刚的那一首歌。” Lp]C![\>U  
吟游诗人改了个语气如此说着道。 >93{=+  
他的名字是佛斯,也就是莱丁的盗贼公会会长。 /G{3p&9  
在这几天他都在各地的酒店,吟唱龙骑士王迈先的武勋诗。 B l/e>@M  
他的目的有两个。 6=lQT 9u{  
其一是让龙热是极晚发作的疾病这个传闻,可以在温帝斯境内广为传播,另一个目的则是让不希望大家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就是玛莫帝国的爪牙被引诱出来。 r|F,\fF  
如今终于有猎物扑向他撒的饵了。 _ktSTzH0  
在佛斯面前的这个人,肯定就是玛莫帝国的密探。 kuud0VWJ  
“把他抓起来,要他说出所有的帝国情报。” ! tPK"k  
佛斯对这个人身后的两个手下如此命令。 ,H(vD,54g  
“只要抓到尾巴,狐狸的头自然会露出来的。” ]{U*+K%,J  
佛斯如此轻声说着,此时两名手下已经押住这个玛莫公国密探了。 b2f2WY |z>  
他就这么转过身子,并且悠然消失在黑暗之中。 cWy0N  
(V?`W7  
在小小的山丘顶端,有一座石造的建筑物。 AX Jj"hN  
然而这栋建筑的墙壁跟天花板都已经崩塌,并且被烧得焦黑丑陋。 ^g){)rz|  
这里是众所皆知的暗黑神,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 Ae zXou&  
“黑翼邪龙的栖息地就在那边的地底下……” H$iMP.AK  
身为魔兽使的女魔法师艾莲娜,指着化为废墟的建筑如此说道。 JkEQ@x  
不过目前她的外型,是千年王国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法师塞西尔。身穿纯白并且以金线刺绣的长袍,也是跟塞西尔的一模一样。 }slEkpk? ]  
跟她在一起的,是一个身穿套头衣物并绑着头巾的男子。 V0B4<TTAo~  
虽然现在看起来是人类,不过这也是艾莲娜以幻觉咒文所伪造的。微黑的皮肤其实是散发金属光泽的绿色鳞片,长长的尾巴垂到了衣服的下摆。 1@@]h!> k:  
前端分叉的鲜红舌头,从他大大的嘴巴吐了出来。 n!orM5=:O  
他是龙人族中的贵族种,名字是亚布洛斯。 {lw ec"{  
离开公都至今两天了。两人马上以法拉利斯大神殿为目标前进。 Jq@LZ2^  
因为他们认为,毕竟最适合黑翼邪龙藏身之处还是这里。 [vJosbU;  
“……在大神殿的废墟里,似乎没有邪龙可以出入的地方,所以附近一定有通往它住处的入口,我们就找找看吧。” 7En~~J3  
艾莲娜露出微笑如此说道。 IiU|@f~k  
之所以用男性的语气,是因为如果以这种外型在温帝斯用原来的方式说话,一定会被当成是有着同性恋的癖好。加上自己其实应该已被暗杀,必须要小心不能出现可疑的言行举止。 +eat,3Ji  
所以才必须以不甚习惯的男性语气说话。 "lMWSCas  
“如果地面上有可以让龙进出的大洞,大概无论是谁都会发现吧。既然不是如此,就证明入口绝对不是在地面……” cZi&L p  
亚布洛斯以具有喘气般特征的音调如此说道。 ?q7Gs)B=^'  
艾莲娜并未对他的声音使用幻觉魔法。 e=C,`&s z  
“不在地面上?” $x<-PN  
凝视着亚布洛斯的艾莲娜歪过了头。 |1$X`|S  
不过她马上就理解了这番话,并且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9EQ,|zf'  
“就是在水里是吗。” iWsIc\!+,  
亚布洛斯轻轻摇晃尾巴肯定艾莲娜所说的,不过由于被幻觉之魔法遮掩,因此艾莲娜并没有察觉。 B!lw>rUMQ  
然而艾莲娜并没有追问。因为她并不是要追求答案。 x6]?}Q>>D  
“因为我不擅长游泳……” `8*$$JC  
艾莲娜心想她也只能依靠魔兽了。 e&kg[jU  
问题就在于这附近的区域,是否有她能够使唤的水栖魔兽。 P#]jPW  
※       ※       ※ /_HL&|N_5  
非常幸运的,艾莲娜抓到了一只蛇女。 vOU -bF%u  
那是种水生的残忍魔兽,虽然上半身是美丽的人类女性,但下半身却长有蛇头跟章鱼触脚,外型可说是相当可怕。 1,,:4 *)  
不过对艾莲娜而言,并不是种难以支配的魔兽。 2I5@zm ea  
艾莲娜跟蛇女的精神同调,水陆两栖的龙人族亚布洛斯则是自己潜水,起调查河底、池底或瀑布的后方。 0 $r{h}[^c  
就这样在当天傍晚—— nfEk,(:  
他们发现在一个颇大瀑布的后方有一个洞穴。 V"z0]DP5~  
“……肯定是这里没错。” .FyC4"b=c  
亚布洛斯从瀑布下方的池子探出头,对艾莲娜如此说道。 q^)(p' X  
“里头有龙的味道。” ]](hwj  
“没错……” 01b0;|  
艾莲娜也点了点头。 Wh7nli7f_  
这个洞穴会通往法拉利斯大神殿地底的邪龙住处。 >{[J +f{~|  
而邪龙应该就是从这里出入的。 c s> W6  
“邪龙跟你的族人肯定都被支配了,所以我不认为他们会回应我的召唤,还可能会因为接获命令而展开攻击也说不定。” -#@;-2w  
“或许如此吧!” "lm3o(Dk  
上岸后的亚布洛斯微微摇动着尾巴。 o5d)v)Rx=  
目前幻觉之咒文没有运作,因此艾莲娜也可以看见龙人族这特有的表达肯定的方式。 te_D  ,  
为了寻找邪龙以及龙人族,艾莲娜在这几天一直对四周放出探索的丝线。 @W8RAS~  
然而却无法接触他们的意识。  _~r>C  
即使亚布洛斯使用龙族的魔法——龙语魔法也是一样。 >dO^pDSs  
这样的事实呈现出邪龙跟龙人族都被某人所支配的可能性。要接触不属于自由的精神就是如此困难的作业。 `%VrT`  
“我想调查邪龙栖息处的状况……” %%#zO Z  
艾莲娜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0< !BzG  
无论怎么想这都是非常危险的行动。然而她想告诉史派克确实的情报。 N  gr7E  
“虽然这样很可怜……” 5,A/6b  
艾莲娜回头看着在河流中只露出上半身的魔兽蛇女。 F C"dQ  
这个美丽的半裸女性,露出像是求饶或诱惑男性的不可思议表情。 '<O& :  
这是为了捕食人类男性的美貌跟表情。它的本性依旧是吃人的魔兽。 N?aU<-Tn  
她并不想否定它的邪恶。然而它也只是拥有这种性质的生物而已。因为邪神,或者古代王国的创造魔法师就是让它们如此诞生的。 #u>JCPz  
“我不是因为你的邪恶,而是因为需要你所以才让你去的。如果真的找到人类的话,那你吃掉他也无所谓……” y37@4p^@9  
艾莲娜如此说完,便透过跟蛇女相连的意识丝线下达命令。 Q~`n%uYg\{  
魔兽听话消失在水流之中。 n/?_]  
艾莲娜则是集中精神追赶魔兽的意识。 hTF]-& hZ  
瀑布后方的洞穴笔直往深处延伸。蛇女巧妙蠕动着蛇跟章鱼的触脚,往洞穴的深处前进。 D(y=0),  
虽然洞穴内部一片漆黑,但魔兽拥有夜视的能力,因此并没有受到影响。 0h* AtZv_  
里头有瀑布的声音,不过完全没有风在流动。代表这个洞穴没有其他自然的出口。 `.@N9+Aj  
洞穴非常宽广,即使是黑翼邪龙也可以轻松通过。钟乳石被水流冲得十分光滑,因此不会伤到它的皮翼。 0^4Tem@  
蛇女的嗅觉并不敏锐,但仍闻得到应该是硫磺的刺鼻味道。这是火山也是龙会发出的味道。随着越往洞穴深处接近,这种味道就变得更加强烈。 U:p<pTnMR  
“肯定没错。这个洞窟的尽头有龙栖息。” hl8[A-d(R  
艾莲娜对亚布洛斯如此说道。 x5s Yo\  
亚布洛斯只是摇摇尾巴不发一语。然而既然黑龙在里头,水龙的幼龙跟他部族的下位种也一定在里面。他的目的就是要将这些从始源巨人鳞片诞生的生物,从这里带回自己的岛。 \G2&   
在龙的存在感逐渐增加的状况下,蛇女仍只是静静地往深处前进。如今魔兽的心中只有被支配的不悦感,以及想要吞食人类的纯粹欲望。 \ 7jK6;R<  
就这样魔兽穿过洞穴,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里头有着不是自然产生的光线。 }k$2r3  
在光线之中站着一个人。 sRqFsj}3e  
是一个身穿长袍的魔法师。他的手中握有一把奇特外型的锡杖。 Y}QtgZEt  
(我想吃……) J'W6NitMr  
丝线传来了蛇女的坚定意识。 ry0P\wY}  
“就如你所愿吧……” SRyAW\*LWU  
艾莲娜说出声来如此回答。 u.43b8!  
然而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r$d,ChzQn?  
因为在蛇女兴奋地朝魔法师接近时,艾莲娜看到在魔兽视线的一角,有一个巨大的黑色生物在蠢动着。 A@4sb W_  
“再把周围看仔细点!” =c:K(N qL  
艾莲娜对蛇女如此下令。 )cxLpTr  
然而蛇女似乎一心想吃人,根本没去在意旁边的那只黑色主物。 F$X"?fj  
蛇女很不耐烦地看了看四周。 Bu$Z+o  
之后再度注视着魔法师。  *Yj!f68  
“谢谢你……” DvhJkdLB>  
艾莲娜如此说完之后,便随便蛇女想怎么做了。 XnR9/t  
因为她得到了所有想要的情报。 z$C}V/Ey  
透过魔兽的视线,艾莲娜确实看见了水龙幼龙以及龙人族的下位种。 =MMU(0 E  
蛇女将蛇头跟章鱼触脚往魔法师伸去。然而彼此还有好一段距离,而且魔法师也发现魔兽正接近过来了。 t*KgCk1  
他的表情有惊讶也有厌恶,不过并没有恐惧。  $I}7EI  
“黑翼邪龙,把那个怪物解决掉!” 4C m+xAXG  
魔法师挥动权杖,如此对黑色的生物下令。 hUR>NUK@8  
而这只巨大的生物,也回应命令吐出灼热的火焰。 IHC {2 ^  
在这一瞬间,艾莲娜切断了对魔兽的支配。在结束意识的交信之后,只留下了自己的感觉。 4@0y$Dv\  
“……我们回去吧。” @~g][O#Fu  
艾莲娜对亚布洛斯如此说道。 4+?d0  
“如果对方的个性较为谨慎的话,或许会派黑翼邪龙出来侦查。” Lgr(j60s  
“换句话说有成果了是吗。”  a>6@1liT  
龙人族贵族以特有的喘气音调如此说道。 +t[i68,%  
艾莲娜点点头,并开始咏唱上位古代语咒文。她打算以瞬间移动直接回到公都。 C[c^zn  
她想把这些事情尽快报告给年轻公王。因为那个性急的年轻人一定引颈期盼很久了。 h_*!cuH  
`%@| sK2  
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的谒见大厅,在史派克所坐的公王王位旁边,又增设了另一个新的王位。 BU;o$"L  
坐在其上的,是身穿闪耀鳞片铠的红发女性。 `bAOhaB,/  
她便是海兰德王妃,也是龙骑士的希莉丝·拉卡萨·法德。 nA1059B  
“……真没想到竟然是王妃殿下亲自前来。” T>P[0`*)  
相当紧张的史派克对红发王妃低下了头。 ))9w)A@  
“骑龙的话并没有多少距离。只要当作是您来访海兰德的回礼就可以了……” M dKkj[#  
希莉丝露出温柔的笑容如此回答,但心中却希望赶快结束这种形式上的对话。 x9Oo.[  
虽然她是卡农贵族出身,关于宫廷礼仪也有相当的心得,但因为佣兵经历比较长,因此这只会让她觉得相当无聊。 QJ%[6S  
由于史派克也是这样的想法,因此欢迎海兰德王妃访问的公式行事,就这么在极短的时间内结束了。 |i~Ab!*8n  
之后史派克便在自己的房间设宴宴请王妃。 **KkPjAO?  
出席这场餐会的,在玛莫公国这边有骑士团长伍丁、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跟夫人莱娜、以及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等四人。 6C@W6DR3N  
另外虽然不属于公国的人员,战神麦理神殿的祭司古里巴斯、代替大地母神玛法神殿祭司费莉娜前来的侍祭妮思、“公王的好友”莉芙、以及魔兽使艾莲娜都有出席。另外在莱娜的要求之下,一位史派克初次见到的金发吟游诗人也一同前来。 $C.;GUEQ  
海兰德王国这边则是有王妃希莉丝,以及担任护卫的两名龙骑士。 (^lw<$N  
“……塞西尔跟佛斯?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 q'9}Hz  
一走进房间,希莉丝便露出惊讶的表情,轮流凝视着身穿纯白长袍的魔法师跟高瘦的吟游诗人。 u6#FG9W7  
艾莲娜见状连忙使用幻觉之咒文,恢复了她本来的面目。 f#>ubmuI^  
“这位是亚拉尼亚宫廷魔法师的朋友,因为一些原因所以借用了他的外型……” <$+Cd=71\  
史派克如此说明。 {vf4l4J(  
(会是什么原因啊?) yRdME>_L  
希莉丝有着这样的疑问,同时也对其感到兴趣。 5vSJjhS  
然而现在不是追究这种事情的场合。 V/,@hv`+  
(等会儿我再好好问清楚吧。) /&jh10}H  
希莉丝在心中如此决定,然后往金发吟游诗人走了过去。 TDY2 M  
“竟然会在这种餐会露面,看来你也很有名了呢。” GB&^<@  
“彼此彼此。会喜欢像你这种女人的,我想也只会有那个家伙吧。” XI/LVP,.  
“那只是因为讨厌女人的你不懂我的魅力罢了,换句话说雷德立克他很有眼光呢。” E|~)"=  
两人露出笑容,以这样的对话彼此嘲笑着。 '2=$pw  
之后希莉丝便来到了自己被安排的位子坐下。 IizPu4 |  
史派克也坐在她的旁边。 YQ _]Jv k  
“两位认识吗?” KP*c b6vA  
“老朋友了。” QHm F,P  
希莉丝只如此回答,之后便对其他人一一打招呼。 _Gb O>'kE  
虽然几乎都是初次见面,不过她听过玛法侍祭妮思的名字。 2}<_l 2  
因为她曾经跟妮思的父亲史雷因,从亚拉尼亚经过弗雷姆、莱丁及海兰德等地进行旅行。 *k^'xL  
那是段战斗之旅。 X1Vj"4'wT  
那时候她失去了多年来的搭档,名为欧鲁森的温柔狂战士,并且遇见了当时还是海兰德皇太子的雷德立克。 L[rxs[7~  
(不像父亲真是太好了。) fnZ?YzLI  
握着少女可爱小手的希莉丝衷心地如此认为。 - :~"c@D  
就这样在和谐的气氛下,大家顺利进餐并且欢笑畅谈。 K?$|Y-_D^M  
不过希莉丝并不是为了亲善而来的。是因为只有龙骑士才会罹患的龙热,如今正在玛莫公国境内蔓延。 `SM37({c  
※       ※       ※ C;jV)hr6P  
“……我知道状况了。” ,SB5"  
听完史派克对事件的说明,希莉丝严肃地点了点头。 nA4PY]  
“龙热这种病,对我们海兰德的龙骑士而言相当神圣。不过如果变成一种诅咒让人民受苦,那我们绝对不能坐视不管。我会请一同前来的两位龙骑士,飞往各地对居民解释龙热是什么样的病,当然我自己也会一起这么做的。” 'fS&WVR?  
“非常谢谢您。” 8lZB3p]X  
史派克深深低下头道谢。 K|V<e[X[V  
“不用介意。玛莫帝国是征服并压榨我祖国的可恶敌人,而且也是我的杀父仇人。如果我没有遇见雷德立克的话,说不定我就会在你底下当个佣兵作战了。” mnm 7{?#[  
希莉丝恢复为平常使用的通俗用词回答史派克。 ,(y6XUV~  
并且示意要护卫的龙骑士听令行事。 O;83A  
“遵命。” -POsbb>  
龙骑士们露出自信的表情点点头。 ~9ynlVb7)r  
“这样应该可以稍微平息一些混乱。 /#-zI#iK  
史派克露出安心的表情继续说道。 o8c5~fG1  
“不过如果要彻底解决,应该要想办法处理邪龙那斯,以及被召唤出来的瘟疫龙灵体吧?” +"GBuNh  
“的确如此。只是关于这点我们还没有头绪。艾莲娜导师已经调查出邪龙的住处,黑翼邪龙以及被瘟疫龙附身的幼龙也在那里,另外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操纵黑翼邪龙的玛莫帝国魔法师……” n"g)hu^B  
“那个魔法师有一把前端埋着龙爪的锡杖。在龙族彼此争斗时,先将爪子插进对方体内的龙将会处于上位,这大概是一种魔法的制约。所以我觉得这把龙爪作成的权杖,应该是利用这种习性所做出来的古代王国的魔法宝物吧。” 5Ei4$T  
目前恢复原本外型的艾莲娜,接过史派克所说的如此补充。 :D:Y-cG*n<  
然而由于声音本来就没有施以幻觉咒文,因此依旧是塞西尔的声音。  `;HZO8  
(不过完全不会觉得奇怪呢。) ##5e:<c&[  
希莉丝也觉得自己这种想法相当奇怪。 hEMS  
例如佛斯,即使他的外型跟声音都很俊美,不过依旧给人男性的感觉。 &hu3A)%  
不过塞西尔的外型跟声音都会让人误认是女性。或许他本人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才特意在行事上比较粗暴,表现比较像男人的一面吧。 2OZ<t@\OY  
(这就叫做不懂做人啊!) ,{Ga7rH*   
对于在亚拉尼亚日理万机的那个魔法师,希莉丝一直有这种感想。 L2> )HG  
“如果跟黑翼邪龙正面作战,将会重蹈在火龙之狩猎场那时的惨剧。所以目标应该锁定在操纵邪龙的魔法师。” K_GqM9  
“我也是这个打算。” &6&$vF65c  
史派克静静地点点头。 V\*J"ZP&  
只不过仍然有问题。其一就是要怎么接近那个魔法师。 avy@)iO7  
从瀑布后方的入口接近的话,就无法避免跟邪龙一战。虽然行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应该还有一个入口,不过那个不死之身的黑暗祭司就等在那里。 s8+{##"1 q  
无论哪方都是相当棘手的敌人。 [13NhF3.P  
“玛莫帝国的计划,是要以龙热这种未知的疾病煽动民众的恐惧心来打倒公国。不过因为妮思侍祭开放神殿作为诊疗所,因此公都的混乱已经逐渐安抚下来,晚上在酒店也流传着龙骑士王的武勋诗……” `N;O6 wZ  
身体高壮,脸也很大的魔法师如此说道。 Z)!#+m83>-  
希莉丝马上就知道这是佛斯所做的。 [B@R(z=H  
对于身为盗贼的他,情报操作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r]1;KG  
“换句话说,帝国的阴谋已经开始瓦解了对吧。” m+3]RIr&A  
希莉丝对玛莫公国的宫廷魔法师露出微笑。 iJb-F*_y  
“我是……这么认为。” :wz]d ~)  
宫廷魔法师低着头以好像萎缩般的脸孔回答。 # B@*-  
拥有这样的体格,却给人一种懦弱的印象。 \me-#: Gu  
(还真像是史雷因的徒弟呢。) C^ZD Uj`  
希莉丝如此心想。 ,:pKNWY)Q  
史雷因的性格偏向于懦弱跟谨慎,然而在重要关头的时候,他还是会提起勇气站在战场之上。而在知道没有其他解决之道时,他也愿意无情的扮演黑脸。如果做不到这些,根本就无法担任宫廷魔法师的职位。 9 =D13s(C  
“问题就在于如意算盘失效的敌人会如何行动。既然他们已经支配了邪龙那斯……” K}8wCS F  
希莉丝双手抱胸轻声说道。 q(Zu;ecBN  
然而她马上察觉不对并将姿势坐正。如今的她已经不是佣兵,而是堂堂一国的王妃,不可以做出一此失礼的动作。 $: qrh66  
虽然这有些麻烦,不过由于国王雷德立克的个性相当开朗,因此平常并不会觉得无趣。 ew1bb K>  
在海兰德的宫廷中,大家也说比起先王杰斯塔,雷德立克比较像是那对双胞胎殿下。 <^"0A  
海兰德的双胞胎王子佛洛依与里赛,是在魔神战争时率领百名勇者进攻魔神迷宫的英雄,然而却在当时一去不返。他们的个性乐观而开朗,资深的骑士们常常怀念地述说他们的事迹。 YLid2aF  
知道特别的并不只是雷德立克时,希莉丝也稍微安下了心。 Eg0qY\'  
由于掌握了龙之心,希莉丝已经获得了部下跟人民的认同。不过在刚进入海兰德宫廷的时候,也是吃了相当多的苦头。 >/7[HhBT  
她也曾经多次想过,干脆就这么离开雷德立克继续当个佣兵。然而她认为这就等于是自己的败北,因此便发挥出连她自己都无法想像的忍耐力,试着融入海兰德这一个国度。 ~i=5NUE  
“如果他们将邪龙那斯,直接派来公都展开攻势的话……” 8g6G},Y0  
史派克一边留意陷入思绪的希莉丝一边如此发言。 ^i6`w_/  
“操纵邪龙的魔法帅将毫无防备,那个时候反倒是个大好机会。” I=|}%WO#  
“原来如此啊。” 5 0<  
希莉丝点头露出亲切的笑容。 `:5W1D(  
“虽然雷德立克相当的不安,不过看来这个公国的将来相当不错。不只国王拥有决策能力,而且也集合了各领域的人材。” tV9K 5ON  
“非常感谢你这么说……” ;\gHFG}  
有些难为情的史派克如此道谢。 <26Jif:  
先不论自己,公国的骑士、文官以及自己的同伴,都是他认为值得夸耀的。 8~vE  
“虽然维持现状应该已经足够,不过还是再多走几步棋比较万无一失。可以请您集合公都的居民吗?我想对大家打声招呼,而且也有一个想法可以试试。” W(jP??up  
“这当然没问题!” b_-?ZmV^r  
海兰德的王妃亲自来访,在礼仪上当然是要对公都的人民告知这件事情。 pLsJa?}R  
“不过您说的想法到底是……” z[De?8=)  
虽然史派克如此询问,但希莉丝只是露出笑容并摇了摇头。 j/w*2+&v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Xv?'*2J  
希莉丝说完便从座位上起身。 H1a<&7  
由于坐了好一段时间,因此感觉也有些闷了。 @1+({u#B  
如果是平常的话,这时候就会找雷德立克练剑,或是彼此相拥表达爱意的…… K)TMr"j\  
※       ※       ※ $qfNEAmDf\  
在当天傍晚,史派克跟希莉丝并肩站在王城的阳台之上。 "78BApjWT6  
龙骑士来访的传闻已经传遍大街小巷,因此王城中庭聚集了相当多的人。 Hy#<fKz`!  
史派克在这些玛莫人民的面前,高声介绍着海兰德王妃希莉丝。 p^?]xD (  
虽然响起热烈的欢呼,不过群众马上就恢复了宁静。他们都希望能亲耳从王妃的口中,得知龙热这种疾病的真相。 D|X@aUp 8}  
听说这是种致死的不治之症。但也传闻要十年以上才会病发身亡。 mNnt9F3Eq  
像是龙骑士王迈先,即使得病也继续活了十几年,并在期间立下了许多的战功。 E~'QC  
希莉丝对玛莫民众简单的问好之后,马上就进人了问题的核心。 b%D}mxbS  
“龙热的确是只有龙骑士才会罹患的特别疾病。海兰德的龙骑士们也大多是因为得到龙热而死的……” 2j*o[kAE  
希莉丝以易于理解的用词来解释龙热。 |(O _K(  
她承认这是种不治之症。然而也举出了好几个实例,证明病情的进展相当缓慢。 J#jx)K!  
“我听说这个国家之所以有龙热在流行,是因为有龙的诅咒在作祟,我想这应该是千真万确的。不过反过来想的话,这其实是一种祝福,因为世界上没有无法解除的诅咒,所以玛莫的龙热并不是不治之症。” ?s5hck hh  
希莉丝有力地如此说着,并握住身边茫然聆听的史派克的手。 j3)fmlA  
吓一跳的史派克虽然有些困惑,不过想到自己正在众人面前,因此马上站直身子并露出了微笑。 Pq)C(Z  
“史派克公王一定会解除这个诅咒。而且如果真有万一无法解除,公王将会跟被龙诅咒的人民,一同面临即将到来的命运……” , pMH`  
听到希莉丝这番话,史派克也在心中发誓必将如此。 K!BS?n;  
因为罹患了龙热,虽然病情进展缓慢,但终将免不了一死。如果真的无法解除诅咒,玛莫公国的权威将会扫地,也一定会造成全岛的叛乱。 9#ZR0t.cY  
但是在听到希莉丝下一句话时,史派克打从心底感到相当的惊讶。 `dK%I  U  
“因为史派克公王自己,也已经罹患龙热了!” !pG_MO  
温帝斯的民众在这一瞬间不禁哗然。公王竟然也罹患了龙热。 QocR)aN=+  
他们似乎无法判断该如何接受这个事实。 mq*Efb)!  
史派克用尽所有的自制力保持冷静。 N)N\iad^  
刚刚的那句话,正是希莉丝之前所说的“想法”。 yJG M"$  
而史派克也理解到这代表着什么意义。 XlHt(d0h  
身为公王的他,也跟玛莫人民一样受到了诅咒。这样的事实将会使人们得到一种公平感,并且也会让他们认为,史派克就算只足为了自己,也一定会想办法解除龙的诅咒。 :q,tmk h  
玛莫人民还没有完全信任玛莫公国。就算史派克冉怎么表示决心,他们也一定会有所怀疑。 fkmN?CU{1%  
然而经由希莉丝的这番话,他们的疑惑肯定已完全抹去。 \c.MIDp"  
(我能理解,虽然我可以理解……) $m)[ > C  
史派克不断在心中如此重复。 c1L0#L/F6"  
然而他却是难以接受。 (c=.?{U  
“你似乎不喜欢这个样子呢……” ygn]f*;?kw  
露出温柔微笑的希莉丝,以只有史派克听得见的音量轻声说道。 -U#e  
“真的是非常抱歉……” xpjv @P  
史派克也保持笑容小声回应。然而这是肯定她这么做的回答。 F.[E;gOTo  
“不想对民众说谎。这样的心态是相当可贵的。不过有时候也必须要有这样的觉悟。海兰德王国对玛莫公国所期许的并不是诚实,而是希望公国能治理这座暗黑上鸟,让这里不再成为罗德斯的威胁。换句话说,刚刚这番话对我而言是必要的。你可以不原谅我,不过还是要请你理解。” 9pJk.Np0   
之后希莉丝便轻轻放开了史派克的手。 3!:?OUhx  
“我会努力的。” WQ>y;fi5/{  
史派克点点头如此回答。 S%t*!  
而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了温帝斯民众的欢呼声。 mv;;0xH  
大家连声赞颂着公王史派克以及海兰德王妃希莉丝。 XD=p:Ezh  
然而这样的呼声,却像是刺进了史派克的内心。 f;7I{Z\<  
(希望我能将现在的感受铭记于心。) (o5^@aDr  
总有一天,他将会不得不再度欺骗民众。 /3`(Ki{ Q  
为了将来的那个时候。 )E hR qX9  
史派克举起手回应民众的欢呼,并且在心中如此发誓。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5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1

第三章 黑翼邪龙 4?2$~\ x  
t 8,VRFV  
距离公都温帝斯半天路程,只有两百多人的小农村莫鲁多。这里的村民都在同一个农园主人的手底下工作—— I #8TY/XP  
农园主人的名字是威尔。 f(Uo?_as  
他以地主的身分经营这个农园,并且在公都开了一间最大的酒店,负责各种酒的物流跟销售。 E# UAC2Q  
虽然年轻的他只有二十五岁左右,不过在公都也算是众所皆知的人物。 'Xb?vOU  
然而几乎没人知道他的另一个身分。那就是新生玛莫帝国的首席宫廷魔法师…… ^2 }p %j >  
他在莫鲁多所拥有的房子,目前就是帝国的临时宫殿。 7~ =r9-&G  
少年皇帝雷艾斯跟骑士团长妮塔便是居住在这里,帝国的重镇也在此集结。 UJ^MS4;I3  
村人们都已经有所察觉,然而没有人特意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因为他们知道祸从口出这样的道理。 z\zqmW6  
只要在这个农园工作,每天的生活就可以获得最低的保障。 4ynGXJmMlR  
而在这座暗黑之岛上,能够如此便已经别无所求了。除了拥有优秀才能,并愿意为这样的才能赌上生命的人之外…… <]wQ;14;H  
威尔可说是相当了解这个道理。 }h=}!R'm   
在影之街佩鲁塞的小巷弄里长大的他,被身为旧玛莫帝国的宫廷魔法师“黑之导师”巴古纳德所发掘,并且加入了他的门下。 <#>{7" }  
之所以能拥有现在的地位,就是来自于他的才能、行动以及成功的结果。 ^P~NE#p5  
如果没有才能,如果没有在那时候行动,如果不小心犯下致命的失败,那他将会再度回到以前的生活,或许也早就已经丧生了。 /Ps5Og  
这就是这座岛的真理。只有挑战危险并不断成功的人才是胜者。 < s1  
(梦跟理想在这座岛上根本没有必要,甚至还会招致危险。) T'${*NVn  
威尔在心中对身为玛莫公王的那个年轻人如此说道。 aYrbB#  
着迷于这个年轻公王所述说的理想,玛莫的人民如今开始追逐自己的梦跟理想。那是暗黑之岛将会富裕和平的梦,以及平常人都能够享受幸福的理想…… ^\3r}kJ0Lp  
然而这是绝对无法实现的事情。因为覆盖这座岛的黑暗极为深邃,而且绝对不会被驱逐。 c6~<vV'}  
知道希望无法成真的人将会绝望,然而只要没有希望就不会绝望。 CEl9/"0s6  
“……由于龙骑士们的游说,玛莫各地的混乱已经逐渐镇静下来了。” 56 [+;*  
拥有次席宫廷魔法师地位的人,在集结于大厅的新生玛莫帝国重要人物面前激昂地说道。 uB>OS 1=  
大家都被他这番话中的亢奋情绪引得点头同意。 >NMq^J'/  
“首席宫廷魔法师的想法也因此被推翻了。” kS1?%E,)q  
克拉特瞄了威尔一眼继续说道。 ]aI   
他表示计划应该要变更。不是使用黑翼邪龙的诅咒,而应该用它的爪子、利牙跟火焰消灭玛莫公国—— #Zj3SfU~`  
“操纵邪龙的权杖在我的手中。” wNQhg  
克拉特露出自信的笑容如此说道。 gvCQ![  
(巴古纳德导师曾经说过,拥有超过自己能够驾驭的力量,将会使无能的人过度依赖它……) qi=v}bp&  
没想到果真是如此。威尔不禁在内心冷笑着。 .)[0yW&  
克拉特所说的“龙爪权杖”,是这位黑之导师借给威尔的东西。 H}PZJf_E  
为此他将自己的亲妹妹蜜妮雅,献给了成为“不死之王”的导师。 D0VbD" y  
威尔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如今变得如何。 #H-EOXy  
或许现在仍以待女的身分服侍着巴古纳德、或是被当成祭品遭到杀害,也可能成为了另一个不死的存在。 *RJiHcII  
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再见到妹妹了。 |h^]`= 3  
威尔并不会为此感到后悔。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他早有要牺牲一切的觉悟。 Jm[_X  
(你们诸位也有这样的觉悟吗?) z2IKd'Wy  
威尔环视着大厅的众人如此心想。 e!oL!Zg  
“首席宫廷魔法师的计谋,至今已经全部失败了。” gtRVXgI  
一名骑士队长以像是战胜般的自豪表情指着威尔。 y7U?nP ')+  
在少年皇帝面前举办的宫廷会议,如今已变成为了弹劾他而举行的。 bu,xIT^  
威尔当然知道他们正暗中准备弹劾他。不过他对此并没有做出任何因应,因为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 Wo7`gf_(  
“很可惜,的确如此。” L17{W4  
威尔静静地点了点头。 h {VdW}g  
“不过我也想问,你对皇帝陛下有提出过任何建言吗?不过是一直要求以武力对抗玛莫公国而已吧?而真正跟他们交手之时却又输的如此难看。” N?><%fra  
“竟、竟敢如此无礼……” a Juv{  
这个骑士队长脸色为之一变,并将手放到腰间的剑柄。 wj 15Og?  
“前几天不就打下一个公国堡垒给你看了!” Q9{f'B  
“黑暗森林附近的那个边境堡垒是吗?玛莫公王才不会去在意那种事情,因为想夺回的话他随时都可以夺回。”  EnP>  
“我可不想被一个只会用魔兽或疾病,这种卑劣又肮脏手段的魔法师这么批评!” 7=a=@D[  
“现在是在陛下的面前,你们两位请谨言慎行!” Mk8k,"RG&Z  
骑士团长妮塔皱起画出一道美丽弧线的眉头制止他们。 #Q$e%VJ(c1  
“我们一开始就对帝国的困境有所觉悟。沙漠之民有我们数倍的战力,而且背后不只是弗雷姆本国,还有罗德斯本岛所有王国为他们撑腰。要突破现有的困境,最大的关键就是对雷艾斯陛下誓忠的人们能够团结一致,并且各自尽力完成自己的任务。无论现状如何,得到最后的胜利才是最重要的。” BE)&.}l  
如此对大家说的妮塔,不禁觉得这根本就是在嘲笑自己。 7}puj%JS /  
(我说的还真是冠冕堂皇啊。) Kj/Lcx;bh  
她在心中如此轻声说道。 ?$.x%G+  
如今的她在晚上只是少年皇帝的奴隶。然而在白天却必须跟往常一样扮演骑士团长的角色。因为这两个立场的差异程度实在太大,所以妮塔才会如此自嘲着。 V?"1&m& E  
不过大家当然不会察觉妮塔的内心。这个骑士队长就这么咬着牙说着,威尔则是露出惶恐的表情点头同意。 2)9XTY 6$  
“我不会要各位为了失败负责。” =kjD ]+l  
红发少年皇帝以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说道。 R{UZCFZ  
(真是模范的回答。) )WsR 8t k  
威尔在心中轻声说道。 IAMtMO^L  
少年皇帝非常了解自己的工作。他特意扮演着一个傀儡的角色。 ufo\p=pGG  
这个事实证明了少年皇帝的聪颖。无能的人根本就无法只扮演一个傀儡。 K6s tkDhb  
如果这位少年皇帝的确优秀,威尔将会愿意对他效忠。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让他人心服的品德。 <jqL4!<  
对于威尔而言,唯一必要的只有皇帝跟骑士团长的信任,其他人对他怎么想都无所谓。 zI CAV -&  
次席魔法师跟其他的骑士们,不是想抢功就是要陷害威尔,但这都只是自掘坟墓的行为。要邪龙直接前往战斗可说是下下之策,即使被称为是最强的魔兽,光凭它也还不足以毁灭一个国家。 &'u%|A@  
莱丁的自治联合体制之所以崩溃,并不是因为火龙屠城,而是屈服于弗雷姆的压力之下。 y\Wp} }  
让民心动摇,使其对从政者不信任,才能够让一个国家垮台。 Kl]l[!c7$  
因此威尔才藉由黑翼邪龙行使两个计策。 d(^3S>V|q  
一个是把栖息于玛莫各地的魔兽,驱赶到有人民居住的地方。 zz #IY'dwT  
然而年轻的玛莫公王前往千年王国亚拉尼亚,请来一位拥有魔兽使能力的女魔法师镇压了魔兽。 +de5y]1H,|  
另一个计策是召唤出古代邪龙的灵魂,以诅咒让疾病蔓延开来。 {BZ0x2  
病情进行迟缓而且致死的不治之症“龙热”,可说是最适用于威尔的谋略。 :3D[~-/S  
经由密探波德的情报操作,玛莫各地应该会发生暴动,不需要帝国亲自下手,玛莫公国就会被民众所推翻。 B-V   
然而在计策即将成功的时候,玛莫公王从海兰德王国请来了龙骑士。龙骑士告诉人民龙热的发作速度相当缓慢,因此平息了玛莫人民的混乱。 aT8A +=K6  
威尔的所有策略,都被玛莫年轻公王使用超乎他预测之外的方式给解决了。 [ZD`t,x(  
(真是了不起的年轻人。) orhze Oi\  
威尔打从心里感到佩服。除此之外,他身边应该也集结了许多优秀的人材吧。 CJ[e^K{  
相较之下,玛莫帝国的人材可说是相当不足。 .jl^"{@ 6  
因为骑士队长们及次席宫廷魔法师都是如此的愚蠢。 Pt7C/ qM/  
“以邪龙之力消灭公国,或许比想像中还要简单。不过到那个时候,无论是弗雷姆本国或是罗德斯诸王国,理所当然都会进攻这座岛吧?” 5"w%  
威尔就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 :-~x~ah-  
“我们赢得了吗?” a KIS%M#Y  
之后他对曾经在黑之导师门下,身分是他学长的那个魔法师如此询问。 'Me(qpsq  
“他、他们光是自己国内的事情就忙不完了,才不会这么轻易就攻过来的。” jR{t=da  
克拉特有些暧昧地如此回答。 fa,;Sw  
(就是因为你只有这种程度,所以巴古纳德导师才会把你的席次放在我之下。) PRK*7-(  
即使在心中叹了口气,但威尔并没有多加反论,就这么回头看着骑士团长妮塔。 '>>@I~<\  
“为了避免罗德斯本岛的介入,我在这段时间寻找着孤立这座岛的手段……” H}lbF0`  
“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太好了,有什么计策了吗?” SpZ mwa #\  
虽然妮塔如此询问,不过她知道威尔绝对已经有了头绪。 7G_OFD  
“要从罗德斯本岛进攻玛莫只能用船,所以我打算让这些船通通沉到海底。” N~B'gJJDx  
“要封锁海路是吗,这用说的当然很简单啊。” sE0,b  
“要实行当然是非常困难。不过我得到了古代王国时代的一艘‘军舰’。虽然要正确启动相当的难,我也费了好大一番工夫,不过前几天总算是成功了。” 0!`!I0  
威尔露出苦笑如此说道。 g'V,K\TG  
“古代王国的军舰?上面有什么武器?” KQ.cd]6  
“请把船本身就想像成一种武器。因为它是以火球或电击等魔法来打碎敌船的。而且魔法的射程范围远超过弓箭或投石器,敌人在接近之前就会陷入火海。另外因为军舰本身就施有各种防护咒文,因此几乎不可能会被破坏。” =Lr# *ep[  
听完威尔这番话,所有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彼此相视。 9R4q^tGR\  
“你得到了这种东西?” =eG:Scoug?  
“这是巴古纳德大人寄放在我这里的。跟次席宫廷魔法师大人所拥有的龙爪权杖一样……” '8fL)Zk  
威尔朝着无人的方向微微低下头,就像星前任首席宫廷魔法师就在那儿似的。  #NWc<Dd  
“黑之导师……” [E/8E h <  
大厅众人的表情在一瞬间黯淡了下来。 L!kbDbqn  
被称为黑之导师的这位伟大魔法师,不光是敌方,还是连自己人却相当畏惧的一个人物。  [T#9#3  
“巴古纳德先生的遗产之一是吗……” 6-uB[$ko  
妮塔轻声丢下了这一句话。 0G/_"} @  
她心想如果有这种东西的话,为什么不在之前大战的时候就拿出来用。如此一来罗德斯本岛的联合军根本不可能登陆。 +)TOcxF%  
(那个人不会为了帝国,只会为了自己的目的而采取行动。) X !l#1  
而他的目的只能以极为恐怖来形容。 W>`#`u  
“我希望在备齐进攻罗德斯本岛的力量之前,将这座岛完全封锁起来。到时候粮食将会不足,也无法获得一些奢侈品,不过这跟英雄战争之前这座岛的状况是相同的。” b `.h+=3  
威尔如此说完之后,便表示希望能马上行动。 Hf$LWPL)lM  
“不知陛下属意如何?” \}mn"y  
妮塔在些许的犹豫之后,询问着少年皇帝雷艾斯的意见。 &(HI BF'O  
“放手去做吧。” FBJ Lkg0  
红发少年微微点头,依然以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如此宣布。 "WHt9 yZ  
“感谢陛下……” ~gvw6e*[  
威尔深深低下了头,并且就这么往大厅外头走去。 %1VfTr5  
走到克拉特身边时,威尔要正感到不知所措的他把耳朵凑过来。 Smlf9h &  
“黑龙那件事情就全盘交给你,要烧毁公都或是吃掉人民都随你所愿……” au 5qbP  
“这样你真的无所谓?” _m|Tr*i8  
克拉特是从这个师弟手中取走了邪龙。然而威尔这样的举动,感觉就像是他自己把邪龙送上来似的。 5 MD=o7O^  
“这不是你所期望的吗?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你将会是重建帝国的大功臣,到时候我会很乐意跟随你的,就像是以前那个时候一样……” eC41PQ3=1'  
威尔说完之后便离开了大厅。 IQ"9#{o  
(你将会亲身体验到,我为什么不直接派黑翼邪龙前往作战……) X6Hd%}*mN  
威尔在心中对这位曾经是师兄的魔法师告别。因为他很确定将来再也不会见到克拉特了…… @fxDe[J:  
(好啦,玛莫的年轻公王陛下,你要如何跟邪龙交战呢?) 1ti4 ZM  
如今威尔只是个旁观者了。邪龙跟公国之战即使出现什么结果,他都不需要背负任何责任。 COf>H0^%Q  
}hv" ku6!  
被暗黑之岛的人民称为“黑翼邪龙”的这只老龙,正在暗黑神法拉利斯大神殿地底的栖身之处,舒服地被黑暗所笼罩。 ]DO"2r  
这儿曾经是一只地龙所栖息的洞窟,在很久之前被它夺了过来。 !3'&_vmG$  
在那之后经过了一百多年,知道这里有黑龙栖息的法拉利斯信徒,在它的栖息处上方建立了一座神殿。 # U j~F  
遥远的诸神时代,在众多的龙族之中,黑龙被法拉利斯选出。成为其眷属。因此黑龙可以感受法拉利斯的意志,也能使用邪恶的奇迹——暗黑魔法。 ;,yjkD[mWE  
法拉利斯的信徒希望它成为神殿的守护者。 )W& $FU4JK  
在他们建设神殿的时候,由于黑龙当时进入了休眠期,一直到神殿完成都没有察觉。 $M=W`E[g  
知道事实之后的黑龙异常愤怒。因为它根本不想服从于人类这种生物。 u`2[V4=L  
为了让以栖息地为中心的广阔山野成为自己的狩猎场,黑龙打算消灭这个范围里所有的人类聚落。 fmhqm"  
然而它的意图却因为一个人类而无法达成。 ^ |^Q(  
那个人当时拥有法拉利斯教团最高祭司的地位。他以拥有强大灵魂的少女作为祭品让暗黑神降临,以神之名逼使黑龙服从于他。 a!US:^}lu  
这是个极大的屈辱。 /{9"O y7E  
然而在这之后,黑龙也一直被人类所支配。 S EeDq/h  
接在法拉利斯教团之后支配黑龙的,是卡斯图尔王国的魔法师。 ?{ 0MF  
他们以无限的魔力,对黑龙使用制约魔法加以束缚。之后黑龙被命名为那斯,成为保管王国财宝的看守者。 cj!Ew}o40D  
再接下来的支配者依旧是魔法师。 ?Gq|OT 8  
在漫长的休眠期结束,刚要进入活动期的时候,有几个人类跟妖魔入侵它的住处。那时其中的一个魔法师,以手中魔法权杖的魔力逼使黑龙屈服。 *N;# _0)/  
那是把前端以龙爪作为装饰的权杖。黑龙对这把权杖的拥有者必须绝对的服从。 Iw<: k  
很久以前的法拉利斯教团最高祭司、古代王国的魔法师、以及被称为黑之导师的这些龙爪权杖的拥有者,都是人类之中拥有卓越能力的人,因此即使是受到他们的支配,黑龙也都还能够忍受。 8sG0HI$f+  
龙由于是从卵中出生,因此没有名字,更没有存在的理由。只是以最强生物的身份活在无限的时光中。 8JU9Qb]L'I  
因此服从于其他拥有卓越能力的存在,并被其赋予名字跟存在的地由,对龙族而言并不会不高兴,甚至有龙会因而感到喜悦。 jxU z-U -  
然而目前拥有龙爪权杖的人类极为平庸。 q)ns ui(  
必须被强迫服从于这种人。这对黑龙而言是无法忍受的耻辱。 dt -=7mz#  
而且这个人给它的新命令,甚至会危及到黑龙本身的存在。 / *+P}__k  
拥有权杖的人命令它攻击公都。 4[ 7) $  
并且警告集结于王城的人,要他们马上离开这座岛…… %`cP|k  
那个人说自己可以随便杀害并吞食公都的居民。 H 40~i=.  
破坏对它而言是一种乐趣,人肉也是它不排斥的食物。 ._uXK[c7P  
然而黑龙也曾经亲身体验到,人类并不是种无力的生物。 JFyw,p&xB  
如果毫无意义就袭击人类,他们一定会展开报复。 H+oQ L(i|_  
只有在防范自己的狩猎场被侵犯时才能杀人。人类跟龙是无法处于同一个生活圈的。 c==5cMUg  
因此在之前的大战结束,龙爪权杖的拥有者死去的时候,黑龙就离开了原来的住处,将新的狩猎场订于有龙人族集落的一个小岛。 0~(K@U>#  
龙人族是从始源巨人的鳞片中诞生的种族,将同族中至高存在的龙视为神一般地崇拜。 f(^? PGO  
龙人族欢迎黑龙的到来,并且献上了各式各样的供品。 DHUK_#!  
对于黑龙而言,那里可说是最好的栖身之处。 7wivu*0  
然而因为权杖的魔力,使得黑龙再度被召唤回玛莫,再度受到人类的使唤。 <}G*/ z?/  
将玛莫各处的众多魔兽赶离住处、从龙人族的小岛中带来一只幼龙,让司掌疾病的古代邪龙灵魂凭依在幼龙的身上。 1%v!8$  
如今又有了新的命令。 $Z{ap  
(到底想利用我到什么地步!) e5g# a}  
黑龙的愤怒达到顶点,几乎想把龙爪权杖的拥有者撕得粉碎。 9vQI ~rz?  
然而它无法抵抗权杖的强制力量。 x6i7x"  
(不过在我所剩无几的自由中,依旧有我可以做的事情。) DLigpid  
此时黑龙在心中深处立了誓。 Y<4%4>a  
属于老龙的黑龙,拥有凌驾于普通人类的高等智慧。 [MQU~+]  
明天早上它将飞往公都。 :>:F6Db"U  
在这之前,它只要委身于舒服的黑暗之中。 FZvh]ZX  
梦想着取回永远自由的那一天…… 9+"R}Nxv^  
而黑龙也确信,这样的梦想马上就会实现了。 $s2Y,0>I6  
% `4\ 8H`  
黑翼邪龙出现在公都上空—— YB`;<+sY  
在天还没亮的凌晨,史派克就接到了值夜亲卫骑士的这个报告。 w$aiVOjgT  
史派克就这么穿着睡衣冲到阳台。 C[-M ~yIL  
仔细一看,市街的一角喷出了鲜红的火焰。 L[D<e?j  
而在尚未明亮的天际,有一个像是黑夜之影般的巨大生物出现了。 z]twh&^1L  
“终于来了吗……” 0b)q,]l]  
支配那斯的新生玛莫帝国,至今都没有让这只邪龙直接进行攻击。 S [$Os7  
“在疾病蔓延的暴动被镇压之后,他们终于无计可施了吗……” g'%^-S ]  
史派克一个人自言自语,然后回头看着亲卫骑士。 -p-<mC@<&S  
“对公都的骑上跟士兵下达命令,依照之前的预定迎击邪龙。” !wU~;sL8C3  
接获命令的亲卫骑士敬畏地行了一礼,之后便快步跑了出去。 fF|m~#y  
“担心的事情终于实现了?” X!AD]sK  
随着耳熟能详的声音,半妖精少女出现在房问里头。 O0~Qh0~l  
她竟然只穿着内衣就大胆跑了过来。不过由于她的体型跟少年相似,因此并不会让人不知道目光要摆在哪里。  ds#om2)  
“要战斗了,赶快去穿你的铠甲吧。另外请亚德到我房间来一趟,这段时间我也会作好准备的……” <y!(X"n`  
莉芙点点头便离开了房间。 6+iZJgwAy  
而史派克也离开阳台,穿上自己战斗用的板金铠。 a9sbB0q-K@  
不过由于身上还是睡衣,因此要装备必须花费相当大的工夫。 )Bb:?!EuEH  
穿上棉制的衬衣、把锁链甲从头上套进去、并准备要装备护手的侍候,莉芙就拉着脸色苍白的亚德·诺瓦冲了进来。 )/Mk\``j  
位于地底的大地母神玛法神殿的侍祭妮思也紧跟在后,来到房间内。 ,QZNH?Cp/  
“看来状况似乎很麻烦呢……” C}D\^(nLu.  
平常总是露出温柔微笑的她,在这个时候表情也变得相当严肃。 h%[1V  
“我早就有所觉悟了。它本来就是迟早都必须解决的对手。” ro8c-[ V  
虽然事态严重,不过这场攻击已经在预料之中,因此对策也早已经准备好了。 Z< 4Du  
“这里不是火龙之狩猎场。不只有很多地方可以藏身,石造的建筑物也不是那么容易着火的。” W02t6DW  
目前骑士跟士兵们应该已经在市街中散开,并且各自躲在建筑物死角或是屋内了。 FDQP|,  
等到邪龙接近的时候,便以上紧弦的大型十字弓进行攻击,然后便再度藏身。 _]"uq/UWp  
强力的大型箭矢,应该可以贯穿如钢铁般坚硬的龙鳞才对。 P6 ~& ,a  
“不过话说回来,竟然比想像中还要早呢。” 6qYK"^+xu  
不经意地开始协助史派克进行准备的莉芙如此说道。 f$I$A(0P  
“海兰德的希莉丝王妃跟龙骑士们在两天前回国,他们应该是等待这个时机才展开行动的吧。” s<b(@L 1  
被称为天空之骑士的龙骑士,可以跟邪龙进行正面交战。 g5>c-i  
敌人应该是要避免这一点。 M WHzrqCA  
不过这对史派克面言反而是好事。 X6 SqOb\(a  
他不能让海兰德玉妃希莉丝跟负责护卫的龙骑士,被卷入这场玛莫的内战。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将会造成严重的外交问题。 i^ _?C5  
而且就史派克的感觉,如果邪龙在希莉丝等人还在玛莫时前来袭击,王妃肯定会亲自出击。 c[zaYcbl  
玛莫帝国对她而言,是征服她母国卡农的可恶敌人,更是杀了她身为卡农贵族父亲的仇人。 &l;wb.%ijW  
在之前的大战中,她也跟海兰德国王雷德立克,一同率领龙骑士加入暗黑之岛上的最后决战,并且请来了海兰德王国的守护神,金鳞龙王迈先…… 2y` :#e`x1  
当时邪龙那斯败给金鳞龙王,逃离了这座暗黑之岛。 geJO#;  
然而现在跟那时的状况不同。玛莫如今是属于弗雷姆的领土,并且是拥有自治权的公国。 o )SA^5  
除非是逼不得已,否则不能接受他国的支援。 a0*qK)gH  
“邪龙展开行动,或许对我们反而是大好机会,因为操纵邪龙的人就在附近。” }&qr"z4  
就算不用杀掉那斯,只要抓到操纵邪龙的人,并且将支配龙的方式抢夺过来,那事情就可以解决了。 y1*z," dx  
史派克命令骑士跟士兵,只要有行迹可疑的人就要通通加以逮捕。 z3|)WS^  
公都的居民目前并没有相当恐慌。因为在两年前他们才体验过更为激烈的战争,而且危险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家常便饭。 ^/_1 y[j  
自治都市莱丁受到火龙山之魔龙修汀斯塔袭击时,其混乱的程度跟这里根本就不能比较。 $]I" ,ef  
统治莱丁的评议会无法收拾当时的混乱,到最后终究还是放弃了自治权,主动请求归属于弗雷姆之下。 ]~J.YX9ST  
“因为龙热是未知的恐怖,所以当时才会那么混乱。对于这座岛上的居民来说,黑翼邪龙或许跟天灾没什么两样。” QoTjKck.  
史派克露出了苦笑。 e,rCutA)  
这个事实象征着这座岛上的黑暗,因此其实不值得欢迎。然而只有在今天这个时候,才可说托福避开了最坏的结果。 lgei<\6~n5  
“抱歉迟到了!” M-+pYv#&P  
此时随着声音响起,还喘着气的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跟他的夫人莱娜走了进来。 S)~Riuy$  
两人都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9<Kc9Z  
他们只有穿着皮制铠甲并装备自己得意的武器,但这种轻装备正是他们原本习惯的武装。 GFmVR2z_+  
“艾莲娜导师跟龙人族亚布洛斯呢?” aVbv.>  
史派克询问着盖拉克。 dt=5 Pnf[y  
两人目前都住在盖拉克的住处。 'l`T(_zL\%  
外界认为魔兽使艾莲娜已经逝世,因此并不能住在她原来的住处。 f[$9k}.  
“他们一看到邪龙飞来,就出发前往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了。” 6yRxb (  
“是吗……” G: p!PB>=  
史派克颇能理解地点点头。 IsjD-t  
既然黑翼邪龙外出,要进入它的栖息处并不困难。而且那里还沉睡着被古代瘟疫龙凭依的幼龙。 o N/T>&d  
只要救出幼龙,肯定能阻止岛上龙热的蔓延。 7<?~A6  
艾莲娜大概就是前往现场寻找方法吧。 B\z4o\am%  
而且操纵邪龙的人说不定也还留在邪龙的栖息处。史派克相当感谢艾莲娜能如此迅速地行动。 2n`OcXCh/  
她大概是使用瞬间移动的咒文前往废墟的。 ?[K \X  
“公都这边就必须由我们来收拾了。” TtaVvaz~>  
“密探们也正全力搜索邪龙的支配者,绝对会把那个人找出来的。” ?MhY;z`=  
史派克表现出决心之后,莱娜便趁势如此说道。 -{A!zTw1w  
“重点是要将被害程度降到最低。” SmJ6Fm6  
史派克像是自言自语般说着,并以眼神对房内所有人示意前往谒见大厅。 ]c \gUU  
谒见大厅有座面向温帝斯的阳台,可以比较清楚观察到黑龙的动向。 6jRUkI-!  
此时—— u}7#3JfLn  
“黑龙往这边过来了!” 7xOrG],E  
在史派克等人进入大厅的瞬间,第一个进去的半妖精少女以尖叫似地声音如此说道。 jI8qiZ);~  
大厅中还有好几个亲卫骑士跟文官。 5$e| @/(0  
他们连忙远离阳台退到墙壁旁边。 _:,:U[@Vz  
然而史派克却反倒是朝阳台跑了过去。 hoc$aqP6pp  
“史派克!” C#< :x!  
莉芙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J/j?;qx]j  
然而看到史派克身边穿着纯白神官服的少女,就这么表情不变地随他过去,半妖精少女也有了觉悟。 8/;q~:v  
(我可是“公王的好友”呢!) Q`qHzb~%  
盖拉克、莱娜以及亚德·诺瓦也像是理所当然般跟在后面。 -|MeC  
早晨逐渐变得明朗的天空中,黑翼邪龙的身影,就像是凶兆跟灾难的具体象征。 ;R E|9GR  
这只邪龙以王城温雷司特为目标笔直飞来。 `5:Wv b>|  
亲卫骑士们手持弩弓站在史派克的两侧。 u6A ReL 'f  
“龙在喷火之前似乎会有吸气的动作,看到这个动作就马上躲进大厅。” S=>54!{`x  
史派克对大家如此说道。 }jM&GH1  
“知道了。” *7C t#GC  
几个有礼貌的亲卫骑士如此回答。 +zQ a"Ep*  
那斯来到王城之后并没有攻击,只是在上空不断盘旋。 yVvO!  
并且大大咆哮了一声。 TKpka]nJ  
连肌肤都能感受到大气的振动。 /vi>@a  
莉芙尖叫着躲进大厅,亲卫骑士也有半数以上受惊逃开。 NKD<VMcqw  
并不是因为他们胆小。 G};os+FxF  
龙的咆哮拥有震撼灵魂的魔力,据说最糟的情况。灵魂还可能被打散,就这么当场丧命。 5A,@$yp+  
“司掌勇气的战斗之神……” 'c3P3`o,;  
就在这时,旁边响起了像是歌唱般的祈祷声。 Z,%^BAJ  
“古里巴斯祭司……” rmS.$h@7 m  
亚德·诺瓦回过身来,认出站在那儿的是侍奉战神的矮人祭司之后,也安心地松了一口气。 A*jU &3#  
在听到龙之咆哮时,亚德之所以没有逃走,纯粹只是因为身体僵硬得不能动而已。 #Hl0>"k ,  
由于过度害伯,他的脸几乎变成土黄色,全身也冒出了冷汗。 'M>QA"*48E  
然而在听到古里巴斯的歌之后,他的心情便开始镇静,并且逐渐开始有战意高昂的感觉。 duCxYhh|  
是咒文“战之歌”生效了。 .UF](  
“注定一死的人类啊,吾之主人要我转达传言!” n,hl6[OL7  
就在这时,随着空气再度振动,空中的邪龙如此叫道。 k%|7H,7  
它用的是罗德斯全土所使用的共通语。 f8yE>qJP  
“它是来交涉的呢……” U5N/'p%)<  
莱娜像是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fYrC;&n  
“这种应该叫做恐吓吧?” e 4-  
盖拉克露出苦笑纠正了自己的妻子。 .)L%AN f  
“玛莫公国与沙漠之民,给我尽快离开这座岛!这座岛会由岛上的人类自己统治,决不承认他国的入侵!” U$+EUDFi3_  
“还以为它会有什么要求……” THC7e>P4  
确定黑龙不再说话之后,史派克露出哑口无言的表情。 >yk@t&j,  
“它以为叫我们离开,我们就会乖乖听从吗?还是说它只是前来通告的?” hKVj\88  
如果是提出这种要求,那根本就没有讨论的余地。所谓的交涉是在彼此均可能退步妥协的状况下才能成立的。 WWf#in  
“弩弓预备!这就可以当作回答了吧?” /Kcp9Qx  
史派克对并排在阳台的亲卫骑士们如此下令。 {k BHZ$/  
他们马上服从命令,将上满弦的弩弓瞄准行上空飞舞的黑龙。 *AK{GfP_  
然而黑龙只是在空中像是挑衅般喷出一道火焰,之后便转向往南方飞去。 8@b,>l$  
“它要回去栖息地了?” 'W'['TV  
在史派克诧异地注视之下,邪龙在郊外山丘的某片树林上空盘旋两圈,之后再度来到了温帝斯街道上空。 dsJMhB_41U  
之后它朝东门附近俯冲向下,并且喷火烧掉了一栋建筑物。 1ym^G0"s  
虽然市街各处都发生火灾,不过并没有延烧得相当严重。 Xy(8}  
或许是因为防范火灾的应变措施产生功效,以及在市街中散开的骑士跟士兵,跟居民同心协力灭火的成果吧。 :Vdo.uUa  
“感觉真的有听命行事呢。” 'Cr2& dy  
虽说是自己下的命令,史派克还是很感动般轻声说道。 =:neGqd\_E  
邪龙袭击所造成的损害,目前可说比预料中来得少。 9NXL8QmC8  
“还是说邪龙并没有使出全力呢……” prypo.RI  
史派克像是自问般如此说完,站在他右边的黑发少女便深深点了点头。 T:<mme3v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次的破坏或许并非邪龙所愿,因此感觉只是听从主人的命令,进行最低限度的行动而已。” PxAUsY  
“那个人到底躲在哪里啊。” s?j||  
史派克不禁咒骂了几句。 E]MyP=g$  
邪龙开始袭击至今已经经过了不少时间,然而状况跟一开始完全没变。如果无法抓到操纵邪龙的人,公都将会一直遭受袭击。 A#;TY:D2  
就在这个时候,史派克的脑中忽然闪过一个想法。 ]=ubl!0=:  
“如果邪龙也不希望袭击的话……” ,$oz1,Q/  
史派克提高音量,让在场的人都能听见他的想法。 S\jIs[Dz  
“那就是它并不想服从于操纵它的人,而且说不定还相当厌恶。” 1b` `y  
“被逼着做不想做的工作,不管是谁都会生气的吧。” ]DJ] L=T7  
莉芙频频点头同意史派克所说的。 7g%.:H =  
“像是随便给人一个公王好友这种莫名其妙的称号,然后就要我做这个做那个的……” )O:T\{7+  
“要抱怨等以后再随便你说吧。” x2M{=MExE.  
史派克表情有些生气地打断了莉芙的话。 .ng:Z7  
“我想说的是,邪龙说不定其实很想获得自由,想从那个人的支配之下逃走……” K0 6 E:  
“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吗!” w~|z0;hC  
平时总是沉默寡言的矮人祭司,很难得兴奋地大声说着,并且拍了拍史派克的背。 4xsnN@b  
“我从刚刚看邪龙的动作就觉得奇怪了!邪龙只要袭击过市街之后,一定会回到郊外的山丘盘旋两圈,然后才再度过来攻击。或许这只是无意识所作的,但如果这样的行动是出于邪龙的意志……” HUWCCVn&  
史派克表情为之一亮并环视着众人。 ~i5t1  
光是这样大家的意志就相通了。 egHvI&w"o  
“太多人去的话或许会被发现。亲卫骑士队留在这里。盖拉克、亚德、莱娜还有莉芙跟我一起走。另外古里巴斯祭司,可以请您一起同行吗?” ;)rs#T;$  
“我是不介意,不过我的脚程会碍手碍脚的。何况我还不会骑马也不想骑马。” HLYo+;j3|  
“那就由我来吧……” Ynx.$$`$=  
听到矮人祭司的回答,妮思马上便如此说道。 # fkOm Y7X  
她判断在不清楚对方底细的状况下,史派克会希望有能疗伤的祭司一起同行。只要队中分别有人能使用古代语魔法、精灵魔法跟神圣魔法的话,就可以应付任何的状况。 ZNjqH[  
“那就这样吧。我回神殿去治疗受伤的人,光靠玛法神殿应该会人手不足。” jPyhn8Vw  
“就拜托您了。” L\/YS;Y  
史派克对古里巴斯行了个礼,然后回头看着盖拉克等人。 n<3*7/-  
“我们快走吧。再不出发又有居民要牺牲了。” rxM)SC;P  
莱娜看了一眼各处冒着黑烟的公都如此说道。 qcdENIy0b  
盖拉克、亚德.诺瓦、莉芙跟妮思听到她的话后都点了点头。 Z`97= :W  
而在这个时候,史派克早已经冲到大厅外头了。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6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1

%G>|u/:U  
漆黑的浓烟像是天空的支柱般向上延伸。 xB&6f")  
黑暗之街佩鲁塞正燃烧着。 zcTY"w\b  
克拉特站在郊外山丘上一片树林旁边,看着这个景象,对于自己为何没有想像中来的兴奋而感到相当疑惑。 <(<19t5.  
“邪龙的能力只有这种程度?” FeM,$&G:  
光是一只火龙山的魔龙,就足以让弗雷姆骑士团惨败,并且让莱丁的自治体制崩溃。 U~Ai'1?xz  
在北方的亚列克拉斯特大陆,也传闻有一个王国被邪龙攻击而因此灭亡。 wcI4Y0+J  
因此克拉特对邪龙那斯抱着相同的期待。 /Dn  
然而公都的火灾并不严重,公国的骑士跟土丘的受害程度似乎也不大。 4{1 .[##]o  
他认为那斯害怕被弩弓反击,因此不敢飞得太低是主要原因。 al3[Ph5G  
事实上那斯的腹部也中了好几枝箭,翅膀的皮膜也有好几个地方破了。 .+"SDt oX  
由于沙漠之民有败给魔龙修汀斯塔的经验,或许已经研究过与龙对战的战术了。 v s )1Rm  
“这样还能叫做最强的魔兽吗!” .C2.j[>  
克拉特不禁如此抱怨。 H#joc0?P  
邪龙虽然已经警告玛莫公王赶快离开这座岛,但至今都还没得到回覆。 s: .5S  
克拉特认为这也是因为邪龙破坏的行动过于缓慢的缘故。 K)!?n p{km  
感觉邪龙似乎在不违背克拉特命令的范围之下,进行着最安全也因而没有效果的行动。 Qs*6wF  
而且邪龙还假装顺从,不断要求是否能变更命令,就像是期待能获准回到栖息处一样…… -;?5<>zZ  
(这可不行!) 4^KoH eM6  
克拉特逐渐感到愤怒。 I!)gXtJA"  
他也下定决心要在下次那斯回来的时候,给它一个更为具体的命令。 ]x hmM1$  
虽然他也能够现在马上下令,不过他希望能够直接面对魔龙来下达命令。 t:X[Blw3$  
像是魔法生物或下级的不死生物,这种只会服从命令的魔物,他们的工作效率取决于下令者的能力  pPm9v_G  
克拉特想起了以前威尔对自己说的这番话。 =#i#IF42?  
“我可不是无能的人!” _[SP*" ]H  
克拉特特意说出了声来。 bl>MD8bzLE  
他学得了高等魔术,而且那方面的知识也不在威尔之下。 j~G^J  
然而黑之导师巴古纳德,却让那个小子拥有比他还高的席次。他曾经为此对导师提出抗议,但却完全没有被接受。 4 []R?lL  
即使是能力至上的导师,似乎还是免不了有自己偏袒的对象呢。 N,w;s-*  
至今跟玛莫公国的战斗,威尔拟定的策略全盘失败,正可以证明他有多么的无能。 %>uGzQ61  
如果在这里成功的话,首席宫廷魔法师的地位无疑将为克拉特所有。 ] t|KFk!)  
不只是能力,即使以年龄跟经验来考量,这也是理所当然的顺位。 j=)%~@  
由于威尔的能力并不是那么一文不值,因此克拉特还是打算将他纳入自己的旗下。由于他擅长密探工作跟宝物鉴定,作为部下的话还是有很多地方可以派得上用场。 $2F*p#l(<Z  
“跟巴古纳德大人不同,我可是相当宽容的。” n>\BPiz  
黑之导师对于任务失败的人总是给予严惩。即使是他的第一高徒古洛达,也在夺取魂之水晶球的任务失败之后,被“制约”之咒文封印魔法并逐出师门。 Kbc-$ oneR  
不过他可不想饶恕黑翼邪龙。 PZO7eEt8  
“去跟玛莫公国同归于尽!” : H<u@ %  
克拉特如此叫着,并将视线移到佩鲁塞的方向寻找黑龙的踪影。 bK%go  
就在这个时候。 pM\)f  
“找到了!” 4(&00#Yxg2  
这样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Yh:*.@  
克拉特吓了一跳,往声音的方向看去。 QA.B.U7!  
看到杂木林中走出来的几个人,克拉特不禁感到愕然。 n<lU;  
带头穿铠甲的那个年轻人他曾经看过。应该说根本就不可能会忘记。 _Ux>BJmP  
“玛莫公王史派克……” . xX xjl  
克拉特只能勉强说出这句话。 d"5:/Mo  
年轻公王的旁边有像是佣兵跟魔法师的人、一个像是盗贼的女性以及穿着纯白神官服的神官,还有一个是半妖精族的少女。 V Q<Z`5eV  
“就是你操纵邪龙的吗?” pWps-e  
玛莫公王一边拔出剑一边缓缓接近过来。 Y!o@"Ct  
(该怎么办?) ET _}x7  
由于实在是过于突然,狼狈的克拉特几乎失去了自我。 fylW)W4C  
或许是自己多心,总觉得眼前变得一片黑暗。 ,X\z#B  
他有叫黑龙回来、使用古代语魔法的攻击咒文、或是以瞬间移动的咒文逃走等三个选择。 |=38t8Ge&  
(没错,这时应该走为上策。) $z@e19gT  
在他好不容易做出决定的时候。 RLulz|jC  
“你不会如愿的!” o,Ha-z]f  
半妖精少女如此说着,并使用了像是精灵魔法的咒文。  }tv-  
此时克拉特已经开始咏唱瞬间移动的咒文,然而在咏唱第一句咒文之后,就忽然再也无法发出声音了。 aQFYSl  
(是沉默咒文,那个半妖精是精灵使?) rIge6A>I  
森之妖精族是优秀的精灵使,而妖精跟人类结合所生的半妖精也大多是精灵使。 pBL{DgX  
(竟然被取得先机……) 0yAvAx  
虽然克拉特相当懊悔,不过却已经后悔莫及了。 b;m6m4i'f{  
他想用跑的离开这里,然而脚却被某个东西绊倒,使他就这么往前扑到了地上。 X dB#+"[  
右手所握的龙爪权杖也因而掉到地上。 zy$hDy0  
(权杖!) gdCU1D\  
克拉特拼命伸手要拿回龙爪权杖,然而权杖在那之前就被玛莫公王给捡走了。 LDPo}ogs  
而且克拉特自己,也被脸颊上有伤痕、像是佣兵的人压制住。 C(,s_Ks  
“这把锡杖就是支配龙的魔法宝物吧?” S$JM01  
看到操纵邪龙的人被制服,史派克满足地看着手中的权杖。 wau81rSd  
“到底要怎么使用啊?” `/+7@~[RU  
史派克对着被盖拉克制服的玛莫帝国魔法师如此询问。 `+zr PpX  
然而这个人只是嘴巴不断开合,完全发不出声音。 N(1jm F  
莉芙所使用的沉默咒文效力还在。 eyAg\uuih  
“如果是权杖的话,只要握着应该就可以发动魔力了……” (V=lK6WQm  
亚德·诺瓦见状,有点犹豫的进言。 W8":lpp  
有些怀疑的史派克试着在心中呼叫邪龙,不过似乎没有任何回应。 b<5:7C9z  
“看来没办法跟邪龙的精神互通。” {g )kT_  
“或许并没有这样的魔力,只能够对其下令而已……” 4]dPhsey  
就在亚德如此回答的时候。 e|4jT7L}  
“邪龙朝这里飞过来了!” ;TW@{re  
莉芙尖叫着抓住史派克。 ?xG #4P<C=  
史派克转向温帝斯的方向确认她所说的。黑翼邪龙的确正往这边笔直飞来。 Y":hb;&  
“我真的是邪龙的支配者了吗?” vF([mOZ  
史派克回头看着亚德·诺瓦,就像是要再度确认般如此询问。 O:Z|fDQ`  
“我、我是这么认为的……” 9X*q^u  
长相像是石巨人的宫廷魔法师吞吞吐吐地回答。 fi,=z  
(所以说在这种时候,你应该要更有自信的回答啊!) UHCx}LGe  
虽然史派克有些不满,不过即使对亚德这么说,他也只会更加惶恐吧。 I'yhxymZ;  
现在就算要逃也来不及了,因此就只能相信亚德所说的了。 Ic r'l$PE  
“你们大家先逃到林子里面吧。如果通通聚在这里,只要邪龙一喷火就全完了。” };KmMpB n  
史派克虽然如此对大家说,然而所有人都没有动作。 U>I#f  
“会白白牺牲的唷……” @?%"nK  
史派克虽露出苦笑,但他也知道再怎么说服他们也没用的。 RE7[bM3a  
(也只能试一试了。) Z'fy9  
史派克下定了决心。 o1g[(zky  
“黑翼邪龙那斯!” `kz_ q/K  
史派克往前伸出锡杖集中精神。 9GGBJTk-  
在这个时候,黑翼之魔兽已经近在眼前了。 LS_QoS  
“马上离开这座暗黑之岛,并且不准再度回到这里!” "?il07+w%  
史派克以下位古代语对邪龙下令。 h*KhH>\  
这是古代王国时期的日常用语,比起使用罗德斯的日常用语,他觉得这样应该更能让邪龙听得懂。 9wwvh'T&NK  
邪龙猛然张开了嘴,不过并没有咆哮或是喷火。 3&zmy'b*:  
只是用力拍动翅膀,使得史派克等人被强风吹袭。 !6}Cs3.  
莉芙再度尖叫出声,抓着史派克的手也更加用力。 vSyN_AB?$  
“遵命……” 1`uIjXr(  
随着这股强风,史派克听见了一句下位古代语。而这无疑是黑翼邪龙那斯所发出来的。 Rza \n8  
(它是在对我说遵命吗?) ] x Kmz  
在史派克半信半疑的注视之下,邪龙就这么振翅飞舞到天际,并且朝南边渐渐飞去。 p 2i5/Ly  
目送邪龙消失在天空的另一头之后,史派克才确定自己真的是黑翼邪龙的支配者。 V:+} ]"yJ,  
公都温帝斯的危机也就此远离…… IW46-;l7  
W)"q9(T?%  
玛莫公国的公都温帝斯—— eu4x{NmQ  
昔日这里名为“黑暗之街”佩鲁塞。正如其名,在黑暗中的贫困人民根本找不到活下去的希望。 4VooU [Ka(  
然而在沙漠王国弗雷姆的骑士们进驻之后,这里也开始出现了活力。 >i.+v[)#  
陈列在市场的商品慢慢的增加,相对的犯罪跟暴力事件则逐渐减少。 e (f)?H  
(这还算是暗黑之岛吗?) jv7zvp  
新生玛莫帝国首席宫廷魔法师威尔,在自己所经营的酒店一楼眺望排列着地摊的市街,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 f+1]#"9i|  
想到他小时候的状况,现在这种情景只能说是种奇迹。那时的他跟妹妹两人露宿街头,如果不是黑之导师的收容,他们如今早就已经不在世上了吧。 SAoqq  
(然而一时的繁荣反倒会招致危险。因为这将告诉无知的人民,贫困所代表的真正含意。) s)N1@RBR  
会绝望的只有抱持希望的人。对于从出生以来就在贫困跟绝望中生活的人而言,这都只是一般的日常景象罢了。 1idEm*3&(  
玛莫公国的年轻公王,致力于要将这座暗黑之岛,建设成跟罗德斯本岛一样繁荣。 k -89(  
即使在威尔的眼中,他的政策也正逐渐显现出成果。 J3zb_!PPE  
然而这样的成功相当脆弱,只要一有灾难肯定将轻易崩溃。到最后玛莫所剩下的,将会是知道贫困与绝望真正含意的人民。 S38D cWIw  
(大概很多人会选择一死吧。因为在暗黑神的教义中,死是赋予人类的究极之自由。) U/ZbE ?it>  
威尔在心中如此说着,并且回头看向房内的另一个人。 |hpm|eZG"h  
是他旗下密探们的首领。 |9%>R*  
他的名字是波德,优秀的盗贼及恐怖的暗杀者—— 8'?e4;O  
“克拉特导师被逮捕了。” ^GbyAYEp  
虽然波德一定知道这件事情,不过威尔还是特意说了出来。 EfyF]cYL  
波德一如往常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s<5t}{x  
次席宫廷魔法师克拉特,使用了“龙爪权杖”来支配黑翼邪龙那斯,要它前往袭击佩鲁塞。 qV^H vZJ  
之后就被玛莫公国的人所逮捕。 $0wl=S  
现在他应该被关在王城的地牢里遭受拷问吧。 ('gjf l  
虽然在当年是师兄弟的关系,不过威尔并不会同情他的境遇。因为这所有的结果,都是这个师兄克拉特愚蠢的想法所招致的。 e8[ *=&  
他认为自己能完全控制黑翼邪龙,并且以为只要袭击公都就能让玛莫公国灭亡。 fb#Ob0H  
问题不在于他的失败。 C[pAa8  
而是在于他被活捉起来。 ZSbD4 |_  
“我原本以为在失败的时候,他应该不会被玛莫公国逮捕,而是会被黑翼邪龙杀掉才对……” } FFW,x  
威尔狠狠丢下了这一句话。 :q0C$xF  
这代表他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sW@4r/F>:D  
邪龙那斯肯定是为了要对新生的玛莫帝国报复,因此才特地没有杀掉克拉特。 '?wv::t  
那个次席宫廷魔法师,几乎知道玛莫帝国的所有秘密。 J$]d%p_I  
连帝国宫廷的所在地也…… @;JT }R H-  
“皇帝陛下跟妮塔小姐,应该已经前往东方堡垒了吧?” \CX`PZ><  
威尔对波德如此说道。 !@p@u;djJ  
那座靠近黑暗森林的堡垒,是之前由暗中骑士团所攻下的。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时候派上用场。 p+#uPY1#  
“说得好像跟自己无关,你自己也随时会面临危险喔。” v|CR iwx  
波德静静地如此说着,并对威尔投以询问的视线。 %~}9#0h)  
“说得也是。” - "h {B  
威尔就像不关己事般凝视着这个密探长。 Cf@WjgR  
“或许危险早就已经在我身边了。例如你打算背叛我的话。就像当年你对还年轻的黑衣之将军亚修拉姆所作的一样。亚拉尼亚出生的盗贼欧延。” ;UArDwH  
“你知道了吗……” ;, 'eO i  
波德眉头微微一颤如此说道。 ^Me__Y  
“我也是在最近才知道的。” k%VV(P]sT  
提供情报的是一个资深的暗黑骑士。 ,^`+mP  
那个暗黑骑士从少年时代就是亚修拉姆的亲信,也属于当时黑衣之将军所组织的集团。 Q<wrO  
那是个只为了满足一己私欲,凶暴得令人畏惧的恐怖少年集团。 HwiG~'Ah9  
亚修拉姆跟这个集团,曾经与当时黑暗之街的统治者交战,并且也对上了当时想要统这座岛的赤发之皇帝贝鲁德。 nhiCV>@y  
而在亚修拉姆败给贝鲁德之后,他便成为了玛莫帝国的亲卫骑士队长,原本在他集团之下的少年,也大多加入了暗黑骑士团。 k 32 Jz.\B  
一名为欧延的盗贼,是亚修拉姆当初的左右手,也是他唯一的好友。不过这个人却跟黑暗之街的统治者暗中勾结,打算将亚修拉姆跟贝鲁德解决掉……” gdNE MT  
然而盗贼欧延的计划失败了。 `>g: :  
“你唯一成功的就只有杀掉当时贝鲁德的女人,一个蛮族出身的女性。” 6- s/ \  
之后盗贼欧延便消声匿迹。 D )K/zh)  
并且在三年前再度现身。 HT[<~c  
他改名为波德,跟仍在黑之导师巴古纳德门下组织密探的威尔进行接触。 B14z<x}Q  
威尔一开始只把他当成暗杀者使唤。之后渐渐承认他的才能,并且将他拉拔成为密探长。 3l-8TR  
“我已经派不上用场,要被丢掉了吗?” ZZX|MA!  
波德以冷酷的语气如此说道。 6Y`eYp5A  
“怎么可能。我不会去过问别人的过去,只会以能力跟实绩来看人。” D0.7an6  
威尔以淡淡的语调继续说道。 Nw/4z$].J  
“你过去被最信任的人所背叛,因此才来到了这座岛,并且在之后背叛了最信任你的好友……” OtBVfA:[  
波德就是这样的人。 `!K(P- yB?  
“据说你不是为了利益而背叛,因此我想你只是想知道背叛别人的意义罢了。你认为遭受背叛所失去的东西,可以经由背叛他人而取回吗?” dNUi|IYm$  
“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l/2[>D%4  
波德露出了自嘲的笑。 %7x x"$P:R  
“我或许只是单纯会从背叛这种行为里得到快感吧。” 4%Z!*W*  
知道被背叛时对方的表情。愤怒、憎恨跟悲伤等激烈的感情凝结为一。 X6)-1.T&  
“就我来看,这大概是想信赖别人一种心态的反动吧。” h.l^f>, /  
威尔漠不关心地如此说道。 6c$ so  
然而这句话却让波德的表情有所变化,感觉就像是有些狼狈。 !D!~4h)  
“你说我其实很想要相信别人?” "3(""0Q  
“要知道信任这种行为的真正意义,必须要先遭受到别人狠狠的背叛。而要知道背叛这种行为的真正意义,也只能先完全信任别人。” =\"88e;b2  
“还真是魔法师最喜欢的讲话方式。” Ub2t7MU  
“正是如此,不过里头也隐藏着真实。” g Fizw:l  
威尔说着露出了微笑。  Tvqq#;I  
“没有信任就不会招致背叛。我就是因为从来不信任别人,因此也从来没有被背叛过。我可以告诉你现在是你背叛的最好时机。不过你能做的并不是背叛我,而是背叛整个新生玛莫帝国。” WXV(R,*Tc  
威尔说完便注视着波德的脸。 Q,9"/@:c,  
“你是要考验我?还是正在对我挑衅?” Kkcb' aDR  
波德放低声音如此说道。 Tsch:r S  
这是他一如往常的语气,完全不会使人感到任何杀气。 +pXYBwH 7Q  
然而对这个天生的暗杀者而言,杀人并不需要发出任何的杀气。 JZI)jIh  
他可以用就像打死眼前飞虫般的感觉实行杀人的计划。 "{(|}Cds  
“我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罢了。因为我现在不得不命令你前往暗杀克拉特,而且我也知道这将是多么危险的工作。” n_QSuh/Wn  
以波德为首的新生玛莫帝国密探现在的遭遇,其实威尔也非常清楚。 @6h ,#8#  
在这十几天当中有五个密探遭到杀害,更有一倍以上的人被逮捕。 0)F.Y,L  
这是跟玛莫公国密探暗斗后败北的结果。 .j^tFvN~L  
眼前的密探长告诉威尔,莱丁盗贼公会的成员已经来到了这座岛。 C# zYZ JZ  
黑暗之街原本被贝鲁德皇帝所消灭的盗贼公会,虽然是一个相当残忍的组织,然而其实力却并非深不可测。 @n2Dt d  
讽刺的是,要让盗贼公会的组织变得强,就必须要有繁荣和平的国度。因此以亚兰跟莱丁为根据地的盗贼公会,是罗德斯岛上实力最大的盗贼公会,所属的盗贼能力也相当优秀。 6$/Z.8  
而来到这座岛的,是莱丁盗贼公会的首领以及他的几名心腹。 2iM]t&^<+  
虽然是正统派的盗贼公会,但现任首领是在以血洗血的内部斗争中,获得胜利并取得现今地位的人物,会擅长暗斗也是理所当然的。 @7UZ{+67*C  
波德手底下玛莫出身的密探,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dA 9v7  
“灭口其实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不觉得那个魔法师会禁得起拷问,他所知道的情报应该已经全部被公国问出来了。” b'q ru~i  
“我想也是……” ]31>0yj[Q  
威尔点头同意波德所说的。 $, hHR:  
“而这就是我还在这里的理由。原本玛莫公国的骑士或是密探,应该早就已经来这里抓我了才对。” 5PY4PT=G  
然而玛莫公国却没有行动。而这便代表着…… ^_\S)P2c  
“玛莫公国正在暗中监视我。” ncGt -l<9  
威尔如此肯定地说道。 hgg 8r#4q  
“你为了确认这个所以才留在公都?” [~NJf3c "  
波德讶异地询问。 n(uzqd  
“很奇怪吗?我虽然是个魔法师,不过也负责管理你们这些密探,因此搜集玛莫公国情报的责任,到最后依旧是在我身上。何况我也拥有足以自保的能力。” E)3Ah!  
“说得也是……” kB` @M>[  
波德点了点头。 pO?v$Rjl  
如果魔法师真有这个意思的话,将会成为比盗贼还要恐怖的暗杀者。事实上,黑之导师就曾经亲自证明过。 &x?m5%^l  
“监视身为首席宫廷魔法师的我,这无疑是冲着你来的。你就是让他们如此恐惧啊。” VLPPEV-u  
“或许应该说是憎恨吧。因为我是暗杀魔兽使艾莲娜的犯人啊。” E3hXs6P  
波德说完很难得的笑出了声。 @.&KRAZ  
“公国的密探肯定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就等你去暗杀克拉特了……” vpq"mpfkh  
威尔如此说着,并看向再度面无表情的波德。 %W}YtDf\  
“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必须解决克拉特。这是为了避免新生玛莫帝国出现背叛者,并且告诉他们我们并没有完全败北。” ;fW`#aE  
“所以等于是命令我去死吗?” B?%e-xV-  
“至少这种觉悟是必要的。” IM$ d~C  
威尔点头回答了波德的询问。 Spu> ac  
“嘴里说现在是我背叛的最好时机,却还命令我去走不归路。我还真猜不透你的想法呢。” |2E:]wT}qg  
“就因为这是要赌命的工作,所以我想把所有事情告诉你。不过也仅止于此而已,就像我刚刚所说,这不是因为我信任你,只是因为如果负责这个工作的人没有赌命的觉悟,就算派他去也是毫无意义的。” D&o ~4Qvc]  
“如果我当场背叛的话你要怎么办?或许我早就已经跟玛莫公国私下串通了……” s !IvUc7'  
“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并没有其他的备案,到时就只能有所觉悟了。” k QF3DR$,B  
“是乖乖被抓的觉悟,还是被我杀掉的觉悟?” KV8Ok  
波德说着向前踏出了一步。 "!Qi$ ]  
然而威尔却毫无所动。 qZdA%  
“你是要考验我?还是正在对我挑衅?” An_3DrUFV_  
他以波德刚刚所说的话如此反问。 }uwZS=pw  
“正如所见是在考验你,考验你是否有这个觉悟。” 5yyc 0UG  
“那你已经理解了吗?” ZkWMo= vL  
“很够了……” ~Ede5Vg!!2  
波德如此回答并回到原来的位置。 T/0cPn0>  
“如果我再向前一步,到时候死的将会是谁呢?” p"7]zq]'  
“这个嘛……” A{dqB  
威尔似乎有此面有难色。 ZA&bp{}D  
“世界上似乎有两种人。一种是关心自己身份的人,另一种则是关心自己做了什么的人……其中我就是前者,而你则肯定是后者。” L=<$^m  
威尔并没有回答波德的这番话。 w`EC6ZN  
因为这提不起他的兴趣,而且波德这番话应该是正确的。 7^V`B^Vu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道命令。即使这次你完成任务并活下来也是一样。情报战这方面是我们输了,新生玛莫帝国的密探组织就从今天起解散。” odDVdVx0  
“我会对还活着的部下们这么说的。” 6-~ZOMlV  
留下这句话之后,波德——亚拉尼亚的盗贼欧延便离开了威尔的房间。 $VjMd f  
※       ※       ※ 37biRXqLH  
在不久之后,玛莫公国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公玉的好友莉芙,以及麦理神殿的祭司古里巴斯,带着十几名士兵走进了这个房间。 $> ;|  
然而在这个时候,新生玛莫帝国的首席宫廷魔法师早已经消失无踪。 .AQTUd(_  
而在当天晚上的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被俘虏的新主玛莫帝国魔法师被某人所暗杀。 A#{I- *D[  
暗杀的犯人虽然身负重伤,但仍然跳进“叹息之河”赛斯特消失了踪影。 <>(v~a]  
虽然不知其生死下落,但新生玛莫帝国的密深,从这一天起就再也没有任何行动——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7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1

第四章 幼龙解放 J*zQ8\f=}  
7*%}=.  
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的谒见大厅,坐在王位上的公王史派克,今天很难得的心情非常好。 "r8N- h/P  
“黑翼邪龙走了,新生玛莫帝国的密探组织也已经瓦解……” + rM]RFi  
史派克神清气爽地说道。 [w-# !X2y  
他身旁只有盖拉克、亚德·诺瓦跟莉芙三人。前来祝贺战胜而大排长龙的谒见者已经全部回去,值班的亲卫骑士跟职员,也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t8;nP[`  
“比较可惜的就是逮捕到的魔法师在城内被暗杀,以及下手的犯人逃走这两件事了。” E(z|LS*3  
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悔恨地说道。 <[T{q |*  
“这的确相当可惜,不过并不用特别去在意。反正那个新生玛莫帝国的魔法师也一定会被判处死刑,暗杀者也在逃亡的时候受了致命伤,大概也已经活不久了吧。另外我们占领了新生玛莫帝国藏身的村落,让我们吃尽苦头的首席宫廷魔法师也身份大白。不过他竟然是这里最大酒店的主人,这还真是让我相当惊讶。” L^PBcfg  
在公国骑士团攻进莫鲁多村的时候,皇帝跟其亲信早就已经离开了。 >I0 a$w  
大概是逃到黑暗森林附近的堡垒吧。根据报告藏身于各处的暗黑骑士也已经在那里集结。堡垒后方的黑暗森林是妖魔所统治的魔境,而且妖魔军团也习得了特殊的战术。 Qs?p)3qp  
看来他们似乎是想学习亚拉尼亚游击兵的战术。由于玛莫帝国跟亚拉尼亚的先王拉斯塔,在之前的大战中曾经结为同盟,因此在拉斯塔败亡的时候,会有游击兵逃到这里也不为过。 }IdkXAB.  
然而只是躲在边境的话,对公国并不会造成多大的威胁,玛莫公国骑士团长伍丁,也已经在着手进行进攻的准备了。 LF)wn -C}  
“剩下的问题就是古代邪龙的灵魂跟龙热的蔓延。还有坐镇在法拉利斯大神殿的那个黑暗祭司了……” ;>fM?ae5  
史派克就像是要自我确认般地说出声来。 z5D*UOy5M  
“如果艾莲娜能跟那个龙人族一起帮我们解决问题就好了。因为瘟疫龙的灵魂不是黑翼邪龙召唤的吗?如今黑翼邪龙已经离开,龙爪权杖也在我们的手上。虽然黑暗祭司的确是强敌,不过光他一个人也做不了什么的。” bA'N2~.,  
莉芙以笑容回应着史派克这番话。 P)hGe3  
今天史派克的心情很好,她也能安心地站在旁边。毕竟这阵子经历过这么多的事件,她也不方便在这种时候多开玩笑。 t! u>l  
从她的眼中看来,玛莫公国的人们真的是团结起来努力着。 &m]jYvRc  
“真是这样的话就好了……” / %F,  
史派克也点了点头。 2T@?&N^OD  
在他的思考范围中,黑翼邪龙那斯应该是最强的敌人。既然连邪龙都已经不在,那么事态肯定是渐入佳境才对。 bb+iUV|Do  
“不过我们不能大意。因为在这座暗黑之岛,事态永远是往最坏的方向发展的。” \.GA" _y  
史派克像是要警惕自己般特意强调。 PCa0I^d  
“请您不要这样吓我好吗……” FBOgaI83G  
亚德·诺瓦表现出一如往常的胆怯并缩起身子。 dQAF;L  
“无论如何,只有这一次应该是没问题的。” H|MAbx 7  
盖拉克则是一点都没有担心的样子。 |TF6&$>d  
“总之就等前往法拉利斯大神殿的艾莲娜导师回来,也希望她能带给我们好消息……” 7 <K=G2_:  
虽然说话比较谨慎,不过史派克也不认为事态会恶化下去。 hM=X# ;  
然而史派克也将会完全体认到,他依旧是太小看了这座暗黑之岛。因为从法拉利斯大神殿回来的艾莲娜,带给他一个超乎预料的消息。 {h.j6  
而且那并不是好消息,而是告知他最坏的事态结果…… ; 3sjTqD  
※       ※       ※ sv#b5,>9  
史派克走下王城中庭的长长阶梯,来到大地母神玛法地下神殿中某位侍祭的房间。 6uk}4bdvq  
“史派克会主动过来真是稀奇呢。” +Z=y/wY  
准备着香草茶的妮思开心地说道。 ~\<L74BB  
然而史派克的表情却相当黯淡。 D^U?!S&4~  
“上面似乎相当混乱呢,你怒骂的声音都传到这里来了。” "x0KiIoPk  
“竟然传到这里?” >9yy91H  
史派克瞪大眼睛惊讶地说着,不过看到妮思调皮的表情,马上就知道这只是个恶作剧。 `joyHKZI.  
不过对于直觉敏锐的妮思而言,光是看到史派克的样子,就知道了他前来这里的原因。 /xB O;'rR  
“之后我还把莉芙赶出房间……” FMWM:  
史派克不高兴地坦承说道。 1?Tj  
保持微笑的妮思,跟位于小圆桌旁边的史派克并肩而坐,并轻轻握住了他紧握在膝上的手。 c'5ls7?}O{  
“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ft4hzmuzM  
之后妮思如此轻声询问。 9kbczL^Y  
史派克点点头并开始说明。 (CJx Y(1K  
在即将天黑的时候,莱娜跟魔兽使艾莲娜一同来到了王城。 .Sv/0&O  
到那时心情都很好的史派克,听到艾莲娜所说法拉利斯大神殿的状况之后,一瞬间变得相当的暴躁。 ,3!4 D^  
“……古代邪龙的灵魂并没有被解放。而且它还正藉助法拉利斯教团的力量想要取回肉体。” FJT0lC  
“那只瘟疫龙?” 0ZZ Wj%  
妮思听到史派克这番话不禁咽了口气。 rFp>A`TJ  
“那是在诸神之战就存在的古龙。它才称得上是真正的黑翼邪龙。” }d5~w[  
而且在大神殿的废墟,已经开始集结着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跟信徒。他们打算在仪式完成之前死守那座废墟。 k dhwnO  
“原来是这样的……” @Qp#Tg<'  
妮思的脸色也有些苍白。 Jje!*?&8X  
“为什么我当初会没有发觉呢。那斯是以暗黑魔法召唤古代之邪龙,因此对于擅长暗黑魔法的黑暗祭司而言,要继承这个仪式一点都不困难。” jvo^I$|2h  
“这对他们来说,就像是那斯留给他们的礼物吧。” KleiX7  
史派克丢下了这一句话。 ^MG"n7)X  
“古代的邪龙已经依凭了幼龙的梦。而且龙的梦似乎拥有神秘的力量,一种能让梦变成现实的魔力。” a>Zp?*9  
“我有听过类似的传说。龙的梦境中所诞生之屠龙英雄的故事……” Sl@Ucc31  
“我现在终于能够体会,龙族究竟是多么神秘且超乎常理的存在了,几乎让我想要跟龙人族一样信奉它们。不过既然是敌人那也只能打倒,即使必须付出多大的代价……” r\)bN4-g  
史派克握紧拳头如此说道。 #7/39zTK  
“如果古代邪龙完全复活的话,我们将完全没有胜机,所以我打算马上采取行动。不过法拉利斯大神殿里有那个奥费司,即使用剑砍也砍不死的黑暗祭司……” (%"9LYv  
如今史派克还没能得知他刀枪不入的理由。 OB*V4Yv  
“史派克只是在烦恼这个吗?” T)', }=  
妮思如此说着,并稍微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NKQ:F1  
“会烦恼也是当然的吧,因为必须要跟刀枪不入的人对打啊。” E]=>@EX   
察觉到妮思的表情,史派克的语气不禁有点差。 8IE^u<H(: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关于那个黑暗祭司之所以刀枪不入,我其实有想到某种可能……” <1 ;pyw y  
“你有想到?” !Lw]aHb  
史派克就这么抓住了妮思的肩膀。 VKf&}u/  
“因为对方是黑暗祭司,所以一定是使用法拉利斯的奇迹之力……” \f)GW$`  
“那会是什么奇迹?” w4M;e;8m[U  
“史派克应该也有印象喔。因为我们曾经在渥特先生的塔底——最深邃之迷宫体验过魔神战争啊。” +w"?q'SnF  
“大贤者渥特之塔?其实我还真不愿意去回想呢……” BRM!g9  
那是在史派克等人拜访罗德斯本岛诸王国时的事情。为了得到魔神战争时的六英雄之一,被众人赞颂为大贤者的魔法师渥特之建言,他们前往拜访渥特所居住的深山之塔。 l5\V4  
光是要抵达那里就相当的辛苦,而在提出希望能获得建言的时候,渥特提出了个考验,那就是进入以魔神战争最终决战为舞台的“最深邃之迷宫”,并且只能由史派克跟妮思两人前往。 "F6gV;{Bt  
就这样史派克跟妮思经由幻觉之咒文,目睹了魔神战争最为壮列的最终章。而且史派克从迷宫回来之后,大贤者便说这些体验就是他的建言,并以此为由将他们赶了回去。 P,F eF'J^  
“真的是多花了很多时间在那里呢。” kX8NRPW  
回想起那时的屈辱,史派克不禁板起脸。 c*(^:#"9  
“那时候的事情跟现在有关吗?” N"suR}9%  
“魔神也是暗黑神的眷属之一啊。” ]vP}K   
妮思握着史派克抓住自己肩膀的手,然后用双手包起来放在自己的胸前。 v+8Ybq  
“在魔神之中,也有几乎是不死之身的魔神对吧?” n.z,-H17  
“魔神每种都像是不死之身吧……” 7D4tuXUq2  
即使史派克嘴里这么说,但也正回想着在最深奥迷宫中的体验,并且搜寻妮思所说的那个部份。 j<k6z   
“这么说来,好像有个魔神将连被剑砍掉头都没死,甚至还跑去把自己的头拿回来……” y@I t#!u0  
“不觉得这就是不死之身吗?” - l^3>!MAM  
妮思像是要鼓励他般说道。 rNTLP m  
“说得也是。不过那是因为施了一种叫做‘禁咒’的诅咒吧?即使是被剑砍也绝对不会死,然而如果是使用剑以外的武器,就可以轻易将其打倒……” m}\QGtJ6  
史派克说到这里才恍然大悟,并且完全理解了妮思话中的含意。 w,$qsmR  
“说不定那个黑暗祭司,也是对自己使用了禁咒!” Q2uV/M1?  
“而且我认为是强力的禁咒。因为那个黑暗祭司没有使用武器对吧,虽然他不用武器就已经相当强就是。” %^vT7c>  
“不是不使用,而是无法使用是吗?禁止自己使用武器,相对的补偿就是被任何武器攻击都毫无损伤。因此唯一对他有效的武器就是……” %yu =,J j  
“就是肉体攻击。换句话说,他无法让拳打脚踢这类的攻击无效,或许还反而容易成为致命伤。因为禁咒并不是祝福而是种诅咒……” x3Y)l1gh  
妮思露出微笑点了点头。 8W?dWj  
“不过要小心。那个黑暗祭司一定是在知道详情的状况下才接受禁咒的。这是因为他有只要以肉体对决,自己绝不会输的自信。” mbGma  
“这也对……” 8.Y|I5l7G  
史派克也能理解这一点。 F_jHi0A  
“要空手对打的话,盖拉克比我强很多。比力气的话,说不定我还输给古里巴斯祭司呢。” 1{ %y(?`  
史派克有些懊悔地看着自己的上臂。 fyA-*)oHv  
虽然有常常锻炼,不过不知道是因为太年轻还是体质的关系,并没能练出一身的肌肉。他的胳臂大概不到盖拉克的一半粗,腕力当然也是在他之下。如果有使用武器,就可以用技巧跟速度来拉近差距,不过要是空手打斗的话根本无从弥补。 Mjy:k|aY"  
“史派克还忘了一个人喔。如果是空手对打的话,大概是玛莫公国最强的战士……” v|o{AL:ei  
妮思出了这道谜题,然后凝视着史派克等待他的答案。 X["xC3 i  
“最强的战士?不知道耶、到底是谁呢……” gtZmBe=  
史派克在脑海中回忆着每个公国骑士的脸,然后将他们跟盖拉克相比,不过并没有想到可以超过他的人。 "8{A4N1B5  
史派克承认自己想不出来,就这样对着妮思摇了摇头。 y~@zfJ5/^  
“是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他肯定是玛莫公国最有力气的人呢。” 9ziFjP+1  
妮思的答案再度让史派克恍然大悟。 oDz|%N2s|  
他的体格在玛莫公国中的确是数”数二,而且也绝对不是虚有其表。 {YzCgf  
不过由于亚德的性格,因此根本就不会想到他。 L ,dh$F   
“亚德他会愿意战斗吗?”  MK=oGzK  
史派克其实半信半疑。 :^v Q 4/,  
他的性格跟体格完全不同,胆小到几乎可以说是懦弱。 *;Mi/^pzK  
“嗯,现在的他一定可以的。” Og/aTR<;=  
听到妮思的这番话,史派克也已经不再迷惘。 3SP";3 +  
请盖拉克与亚德·诺瓦跟黑暗祭司交战,并且由古里巴斯祭司在后方支援他们。 Yi*F;V   
如果他们被打倒的话,史派克当然也会自行加入战局。 1^![8>u"  
“谢谢你,妮思……” L7-BuW}&  
虽说并不是十成的胜算,但在找到应对手段之后,史派克的心情出乎意料的轻松。其实他也觉得自己这样的个性相当单纯,不过这种天生的个性也是改不掉的。 z'EQdQ)  
之后史派克就像是想起两人初次独处时的情景似的,就这么将妮思抱到怀里。 AafS6]y  
妮思并没有抵抗,也将脸颊贴在史派克厚实的胸膛上。藉由心脏有力的鼓动,妮思感觉像是接触到了他的生命。 Y 3BJ@sqz  
(史派克的肉体、史派克的灵魂……) i/x |c!E  
妮思在心中如此说道。 9&n9J^3L  
(我的肉体、我的灵魂……) u}[ a  
并且试着继续地说道。 Q)DEcx-|,  
肉体并不只是个容器,灵魂也绝对不是无形的。肉体跟灵魂一同毁灭,这才是自然的真理。 .| 4P :r  
(我已经不是转生者了。) l{{,D57J  
我再不是亡者女王娜妮尔,而是以小妮思的身份,为这永远的时间跟无限的轮回划上句点。 R^l0Bu]X  
“史派克……” 3^7+fxYWo  
妮思主动抬起头来,跟年轻的玛莫公王相吻。” K%v:giN$l`  
“记得跟莉芙道歉喔。” tO M$'0u  
“我知道。” 3 7BSJ   
史派克露出苦笑如此回答。 E>bkEm  
“我其实也觉得很对不起她,至今都一直是找她出气的说。” r%U6,7d=)  
(不对,这你就不懂了……) (U:-z=E#1  
听到史派克这样的答案,妮思不禁心想,其实希望你对莉芙道歉的不是这件事情。 *D? =Ts  
然而妮思并没有说出口。 ?^Rp" H   
她害怕自己过于在意,其中的理由其实自己也知道。而且她更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相当的卑鄙。 @+b$43 ^  
然而今晚她还是希望可以一直这个样子。因为只要像这样在一起,她就可以忘记一切的往事。 tbS hSbj  
(莉芙,对不起了……) Bb/if:XS  
所以妮思在自己的心中,对这位半妖精族的少女道歉。 1Wpu  
qp})4XTv  
在艾莲娜进行报告的三天后,玛莫公王史派克便率领部队,亲自前往暗黑神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 7{ m>W!  
率领的部队包括亲卫骑士队两百名,再加上士兵五百名。此外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与魔兽使艾莲娜两位魔法师、古里巴斯、亚莉希雅、妮思三位神官,以及精灵使莉芙也一起同行。 <:9 ts@B  
还留在这里的龙人族贵族种亚布洛斯也允诺帮忙。依据艾莲娜所说,他不只是位技巧纯熟的战士,同时也是能使用龙族魔法的优秀魔法使,对于史派克而言,可说是强大的助力。 \ S;[7T  
集结于大神殿废墟的法拉利斯神官战士团似乎有三百多人,加上其中还有能使用暗黑魔法的祭司级神官,其战力绝对是不容忽视。 cW%)C.M  
此外神殿中有刀枪不入的黑暗祭司奥费司坐镇,加上势必跟逐渐复活的古代邪龙一战,因此这次的战斗肯定会相当的激烈。 ;M~,S^U  
然而为了公国的存亡,这是场绝对不能输的战争。 (<Cq_K w  
部队从公都出发,三天之后就抵达了贝利尔村。 Y$JVxly  
由于龙热的骚动,加上附近的法拉利斯大神殿正有神官战士叛乱,因此村民迎接史派克时的反应有些冷漠。不过他们并不是想要反抗,还是让出了旅馆跟民家让史派克等人借住,也提供了应有的招待。 UR'[?  
而在第二天,史派克便开始进攻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 Z<X=00,wg  
打前锋的是艾莲娜所召唤的鹫头狮,以及亚布洛斯所呼唤来的飞蛇。翱翔于天际的两只魔兽,从上空袭击在废墟门口守卫的神官战士团,并造成敌方阵营的混乱。 \IL)~5d  
以此为攻击的信号,史派克亲自带头率领亲卫骑士跟士兵冲上山丘。 eo]nkyYDP  
敌人见状马上放箭跟使用暗黑魔法。 al[^pPKZ  
攻击目标理所当然集中于站在前头的公王史派克身上。然而史派克已经由艾莲娜施予“魔法障壁”之咒文,并不需要担心会被攻击魔法所伤,因此只需要专心以剑或盾来防御弓箭就可以了。 </25J((  
即使如此他还是中了一箭,弓箭就这么射进他的左肩。然而史派克只是皱了一下眉头,之后便继续深入敌阵。 EE"8s7ZF  
“我是玛莫公王史派克,想活命就马上丢掉武器投降!” |=q~X}DA  
史派克用尽力气大声喊道。 dj0%?g>  
“我们不会服从任何命令!” (_pw\zk>  
“死才是究极的自由!” N@|<3R!N*e  
然而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们,以暗黑神的教义回应史派克的劝降,并且为了讨伐玛莫公王而杀了过来。 }TTghE !  
“保护陛下!” l= {Y[T&  
亲卫骑士们见状打算以人墙保护史派克。 .)/ ."V  
“不用!我们的人数比较多,以两人一组直接对付敌人!” a"@f< wU~  
史派克对集结过来的亲卫骑士,以近乎怒骂的语气如此下令。 ,b5'<3\  
并且光是交剑两次,便将冲到面前的敌方战士打倒。平常就跟公王练习剑技的亲卫骑士们也知道,如今史派克已经是玛莫公国最强的战士之一了。 f\R_a/Us  
因此他们听从公王的命令,朝着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们开始突击。 5t%8y!s  
“持续下去。在敌人重整阵势之前便一口气将他们打倒吧!” WOn53|GQK  
史派克高举自己的剑对全军发出如此的号令。 8&EJ. CQ  
由于魔兽的偷袭跟公国骑士团怒涛般的攻势,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放弃了废墟入口,就这么退到废墟里头。 XZ%[;[  
公国骑士团毫不留情的继续攻进废墟,然而此时骸骨跟僵尸等不死生物,就这么从两边包夹过来。 =d Q[I6  
“埋伏是吗……” ]$2 yV&V&  
史派克虽然露出苦笑,不过他并不是没有预料到。何况下级的不死生物并不值得畏惧。 u[**,.Ecg  
“士兵在两边排出人墙!骑士直接追击神官战士!” !yv>e7g^  
史派克推测神官战士团的战法,应该是会趁不死生物偷袭时的混乱再度迎击,因此亲自带头突破了不死生物的包围。 1 *' /B  
正如史派克所料,神官战士团又重新折返,公国骑士团在突破从两边进逼的不死生物后便与他们展开正面冲突。 VJ\qp%  
双方各排成一列,不断进行着一对一的战斗。 NFTv4$5d  
史派克也在战斗的行列之中。 1Le8W)J  
身为公王的他虽然与两名神官战士交战,但他以盾牌防御其中一人的攻击,并且跟另外一个人交剑作战。 %?[gBf[y  
对方就像是不知恐惧般地疯狂进攻,然而身为战士的技量却相当普通。 _. 9 5>`  
史派克谨慎地作战,先用剑砍倒其中一人,再用盾牌把另一个人推倒在地上,以铁靴往他的腹部踩了下去。 kTH"" h{  
史派克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眼前便又出现了新的对手。终究会感到疲劳的史派克,依然是强打起精神继续作战。 $1ovT8  
就这样史派克又打倒了两名神官战士。 '1D $ ;  
在他战斗的时候,敌方的战斗行列就已经崩溃,这次就真的是溃败而逃了。而此时士兵们也已经歼灭了所有的不死生物。 <r,5F:  
“不准再追了!” #HV5M1mb  
史派克大声喊着,要骑士跟士兵们先行集合。  D_dv8  
已经溃逃的法拉利斯神官战士,即使放着不管也不会再造成威胁,他们要从废墟中逃出去也无所谓。 rf=l1GW  
强敌是那个刀枪不入的黑暗祭司奥费司。奥费司并未在混战中现身,或许跟之前一样坐镇在礼拜堂,也可能正参加古代邪龙的复活仪式。 )5( j x  
“请盖拉克他们过来。” ^ ##j {h7  
史派克如此命令着亲卫骑士。 )jXKPL j  
身为亲卫骑士队长的盖拉克,原本应该是要带头作战的,不过只有今天他没有加入这场混战。为了避免受伤跟疲劳,他跟魔法使一同留在后方。 DY#195H  
不过从现在起就是他们要登场了。 xS UpVK  
盖拉克跟亚德·诺瓦两人,将要跟奥费司进行肉博战。 `V9bd}M%~;  
“战死者送到山丘下面,受伤的马上包扎,而且不分敌我。” sg=G<50i  
史派克接连下达命令,并且注意是否有付诸实行。 @&G}'6vF!  
在他这么做的时候,盖拉克跟其他的魔法使都来到他的身边。 ~IYR&GEaUG  
“我帮您处理伤势……” S!PG7hK2  
妮思有些脸色苍白地对史派克说道。 ?GH/W#{o)  
那枝箭还插在史派克的左肩。由于露出的部份在战斗时便断了,并不会影响到攻击的动作,所以史派克也就一直没有理会。然而在战斗告一段落,情绪也慢慢镇静下来之后,痛楚也变得越来越强烈了。 F5X9)9S  
“麻烦你了。” gH c 1_G]  
史派克蹲在地上对妮思伸出手臂。 AS]8rH  
妮思握住箭一口气拔出来,并且卸下史派克身上的坚固铠甲。 +EjXoW7V  
在看到伤口之后,妮思咏唱了两次神圣魔法。 j_d}?jh  
“他们果然有用毒呢。” Sed 8Q-m  
史派克露出苦笑对妮思说道。 `Kg!aN  
“总觉得身体有些不听使唤。” ZxSnqbyA*  
“这是会致死的剧毒,放着不管的话会没命的。” Pk;/4jt4  
妮思以只有史派克听得见的音量轻声说道。 0R? @JC  
“那他们应该用马上发作的剧毒才对。” TrzAgNt  
史派克不以为意地如此说道。如果害怕中毒或生病,根本就无法担任玛莫的公王。 0^tY|(b3/M  
“您这么勇敢固然是件好事,不过千万不要太逞强了。” cY5;~lO  
妮思在史派克的耳际如此说完,便离开他的身边照顾其他的伤患。 I4%kYp]  
盖拉克跟亚德·诺瓦就像是换手般走了过来。 ;=$;h6W0  
“我听部下说了,这次你相当活跃呢!” 5.ab/uk;M  
盖拉克说完便咧嘴笑着。 'm`}XGUBS  
“只是连你的份都一起努力罢了。光是看别人战斗的话我也会忍不住啊!” %y9sC1 T  
由于自己是公王,因此史派克常常会面临这种状况,这也常使他觉得焦躁跟懊恼。 ]B;`Jf  
“这番话还真是别有含意啊。” EPn!6W5^  
听到史派克这番话,盖拉克不禁露出懊悔的表情。 ~C^:SND7  
“不过下一场战斗就交给我吧!” ~b*]jZwT  
“我知道,我会张大眼睛看仔细的。万一你们被打倒的话我也会跟他打。” pt"9zkPj  
史派克如此说完,便看向一旁脸上失去血色的魁梧魔法师。 q++\< \2  
“行吗?” m W>Iib|  
史派克就像是要确认般地对亚德提出询问。 w!H(zjv&(  
“我不知道行不行,不过我会上的……” &~+QPnI>Pm  
虽然声音在颤抖,但他的表情没有任何迷惑。 b4dviYI  
“很抱歉,竟然请身为宫廷魔法师的你做这种事。” 17?YN<  
“如果是只有我做得到的事情,那我就一定会做,就算是我无法做的事情,我也会尽可能的帮忙,所以之后请您尽管下令吧!” 4@{?4k-cq  
“这你就不用担心啰。本来他要当弗雷姆本国的骑士团长都绰绰有余呢。因为他是风之部族有力家族的后继者,而且还有这样的体格,跟足以成为魔法师的智力啊。” 6 /YJA*  
“请不要再说这些了。在成为魔法师的时候,我就把继承权让给我弟了。” q 0F6MAXj  
亚德·诺瓦露出困惑的表情,对亲卫骑士队长如此抗议。 }NyQ<,+mq&  
“这些我知道。你常被说是胆小而且动作迟钝,要不然就是被说不适合当个战士。不过因为我知道你在战场上的表现,所以我并不这么认为……” 5\z<xpJ  
史派克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 p,8~)ic_  
“关于这个是有原因的。” }~+,x#  
盖拉克忽然严肃了起来。 LWJ ?p-X  
“那、那些事情也不要再说了。” @~$"&B  
亚德·诺瓦连忙要阻止盖拉克。 2H4vK]]Nl  
“还是让公王陛下知道比较好。” vb]kh _  
盖拉克果断地回答之后便继续说道。 rWL;pM<  
那是亚德·诺瓦小时候的事情。 HQ-+ +;Q  
“他从小体格就很好,不只力气很大也很善良……” #}y8hzS$  
然而在某一天跟风之部族的小孩玩的时候,亚德跟比他大两岁的小孩打架,就这样把他举起来摔到地面。 HQm_ K0$  
“而那个小孩因为姿势不对,就这么摔断脖子死了。” Cty#|6 k  
之后亚德·诺瓦就不只是温柔而是懦弱,加上言行都变得过度慎重,因此才给人迟钝的感觉。 ?p@J7{a  
他的父亲似乎是看不下去,很快就断定他不配当个战士,而且弗雷姆国王卡修当时需要一名魔法师,就让他接受了魔法的修行。 !-7n69:G  
“原来曾经有这样的事情啊……” wUCxa>h'  
史派克像是很感动般地点点头。 @5nFa~*K%  
这只能说是个不幸的事故。即使是普通的剑技锻炼,每年也总是有一两个人丧命。 ~I5hV}ZT  
“老实说我不愿意伤害任何人。即使对方是敌人还是坏人。不过找也知道这只是借口,我不能因此就逃避下去……” HGGq;Nbm  
亚德·诺瓦虽然挣扎但果断地如此说道。 ;Z{D @g+  
看到他这样的表情及态度,史派克知道他已经不再迷惘了。 ).5 X  
会害怕也没有关系。然而如果在战斗中仍有迷惘,终将会被人有机可乘。 pjFO0h_Y  
妮思曾说过如今的亚德没有问题,看来这番话是正确的。 A0)^I:&  
“好啦,我想黑暗祭司奥费司也等很久了,就去跟他打个招呼吧。” Z#d#n!Lz  
“久等的应该是我们吧。” +\Vm t[v  
“我会尽力的。” } jj)  
听到史派克的这番话,盖拉克跟亚德·诺瓦分别如此回应。 GkJcd;  
之后三人就带领着魔法使们跟几个力气大的亲卫骑士,朝礼拜堂的方向走了进去—— R(~wSL*R>  
cFL~< [>_  
暗黑祭司奥费司闭着眼睛,坐在安置了暗黑神法拉利斯神像的祭坛前面。 -)}s{[]d6m  
“外头变安静了……” 1Nt &+o  
他如此轻声说着,并赫然将眼睛睁开。 r9 @=d  
玛莫公国的动作比奥费司预测的还要早。或许是掌握到了有关神殿正在进行的仪式情报。 h+ [6i{  
“让高位祭司们专心进行仪式,或许是我的失策吧。” .h at!Tt9  
不然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败退下来。 ~ 29p|X<  
但是既然到了这种地步,奥费司打算独自挡下全军。 hN-@_XSw<I  
只要让古代的黑龙复活,这座岛就会成为暗黑神的圣地,成为完全没有秩序存在,保障能拥有完全之自由的理想乐园。 Nwi|>'\C  
“我不会让你们碍事的!” TQ4@|S:OF  
奥费司打起精神,凝视着光线射人的礼拜堂入口。 q\0/6tl_  
那儿出现了数名男女的身影。 <sH }X$/  
带头的是两名壮汉,其后则是玛莫公国的公王史派克跟几名神官。 D4=*yP  
“原班人马又光临这里了……” P=94  
奥费司露出了毫不畏惧的笑容。 C%XO|sP  
“虽然是原班人马,不过结果可不会跟之前一样啊!” g@`i7qN  
玛莫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如此回答。 y }odTeq  
然而站在他旁边的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却无法抑制住身体的颤抖。 Zl9@E;|=  
“怎么啦,看你抖得这么厉害?害怕的话逃走也无所谓,你没有必要听从公王的命令。” Qz~uD'Rs/  
奥费司露出了嘲笑的表情。 `geHSx_  
“我的确接到了命令。不过决定听命行事则是我自己的意志。” ?E([Nc0T  
即使在气势上输人,亚德·诺瓦依旧如此回答。 X,QsE{  
“没有必要跟那种人争辩!” V'vR(Wx  
至高神法理斯的神官战士亚莉希雅愤怒地叫道。 .Bm%  
“那个人的本质不是自由而是邪恶。他只是为了肯定自己的邪恶而否定秩序。如果真的尊重自由,就不应该做出侵害他人自由的事情。秩序是为了保障千万人的自由,而必须做出的最小束缚。他所谓的完全自由,就只是剥夺彼此自由,毫无法则的浑沌世界罢了!” fj_23{,/"g  
亚莉希雅差点就这么冲向黑暗祭司,她身边的古里巴斯祭司连忙拉住她的腰带,阻止了她。 A6&*VD  
“盲目信仰唯一绝对的秩序,这正是法理斯的傲慢之处。每个生命跟每个意识,其总和的秩序有无限种。那么无限个的秩序,跟毫无秩序又有何差别?” PMzPj,  
奥费司也吼叫着反驳对方。 TQa}Ps  
至高神法理斯的教团,完全否定了法拉利斯的信仰。甚至不承认其教团、教义跟信徒的存在。 2xI|G 3U  
因此在之前大战结束之后,法理斯教团随即派遣了二十人的神官战士团,来到法拉利斯这个邪恶的圣地,要在这个废墟建立法理斯神殿。 </h^%mnd  
然而神官战士团的成员们,却全部被眼前这名黑暗祭司所杀。对于亚莉希雅而言,他是杀害自己同伴的可恶仇人。 ;5[KZ8j6Y  
而对于奥费司来说,就是法理斯教团以及以法理斯为国教的神圣王国伐利斯,将这座大神殿破坏成现在的这座废墟,这样的憎恨跟屈辱也是永难忘却的。 uw)7N(os\`  
因此双方不可能互相理解。 {0zn~+  
正如亚莉希雅所说,如今并没有争辩的必要。这是场无法避免的战斗。 G=zWhqieh  
“盖拉克!亚德!” K@D\5s|1|  
史派克对亲卫骑士队长跟宫廷魔法师送出信号。 {Mx(|)WkL  
并且在心中祈祷他们一定要赢。 )- C3z   
他们两人就等于是史派克的左右手,对于公国而言也是不可或缺的人物,绝对不能在这个地方失去他们。  <wH +\  
听到史派克的信号,战神麦理之祭司古里巴斯咏唱起“战之歌”,至高神法理斯的神官战士亚莉希雅也开始祈祷“祝福”之奇迹。他们都将武器放在自己的脚边,以便随时都能向前支援盖拉克等人。 \/A.j|by,>  
史派克也将剑连剑鞘卸下来,拿给露出不安表情的妮思。 dAo;y.3  
“好啦,我们上吧。” c'2d+*[  
盖拉克让手指关节发出声音,拉近跟黑暗祭司之间的距离。他也已经将武器交给自己的部下,为了行动方便只穿着铠甲底下的棉制衬衣。 {$*N1$(%  
亚德·诺瓦则是把魔法师之杖交给艾莲娜,并且脱去长袍,只穿箸短裤及衬衫上阵。 s{hKl0ds  
看到两人空手对他走过来,黑暗祭司奥费司的眼睛眯得如刀刃般细。 gYpMwC{*d  
“看来你们正确理解了暗黑神的守护跟制约。不过你们以为空手打架赢得了我吗?” 7N.b-}$(  
“不试试看怎么会知道呢?” D #ddx  
盖拉克毫不畏惧的说着并朝黑暗祭司打去。 NFK`,  
奥费司实在是相当轻易就接下这一拳,并且就这么扭过盖拉克的手臂。 %u -x9  
然而亚德·诺瓦此时发出像是惨叫般的声音,然后整个身体朝他撞了过去。 Y +gY"  
奥费司冷静地抬起膝盖,朝眼前这张像是石巨人般的脸踢了过去。 NkE0S`Xf  
响起了一种东西碎裂的声音。然而亚德并没有被挡下来,就这么将奥费司撞到了祭坛上面。 0D X_ *f  
“得、得救了!” R%E7 |NAG  
头上冒出冷汗的盖拉克,不断揉着被黑暗祭司扭住的手腕。虽然只有很短的时间,然而光是这样就感觉骨头会被折断或是筋会被切断一样。如果亚德晚一点过来帮忙,盖拉克的手早就已经不能用了。 {pzj@b 1S  
脸部吃了一记膝击的亚德鼻子被撞歪而不断流血。然而他的视线没有模糊,也没有失去斗志。 pl[J!d.c  
“刚刚那一撞就可以把他撞飞,证明他的确禁不起肉搏战的攻击。总之尽可能打中他,这么一来对方就会自己倒下了。” k$EVr([  
“不过也得你们打得到啊!” lW bu`y  
重整态势的奥费司,就像是要打断盖拉克所说的话一般如此大喊,并且主动往他们冲了过去。 2|1fb-AR  
他的双脚像是旋风般不断回旋,就这么往盖拉克跟亚德·诺瓦之间攻过去。两人无法躲开这猛烈的攻势,各自中了好几脚之后弹飞到两侧。 M[uWX=  
此时法理斯的神官战士亚莉希雅,就这么放低身子冲了过去,试着要抓住黑暗祭司作为旋转轴的那只脚。 md!6@)S-p  
然而奥费司宛如猛禽般的视线,早就完全捕捉了她的动作。他的右脚笔直高举,就这么瞄准着亚莉希雅的后脑踢去。 hbjAxioA  
“太逞强了!” |"H 2'L$  
史派克慌张的叫着,并打算为了救她而加入战局。 jm_-f  
然而古里巴斯在那之前就有所动作,大概是早就察觉到亚莉希雅想加入战局吧。 &)eg3P)7  
“去天国找你的同伴吧!” >}5?`.K~Q*  
奥费司如此吼着,并且将高举的脚用力蹬下。 ?J[3_!"t  
然而这一击打中了冲向前保护亚莉希雅的古里巴斯肩头。 ]B8  A  
“唔喔!” 2*Z2uV^  
古里巴斯发出痛苦的呻吟,并且就这么倒在地上。激烈的痛楚甚至使他无法呼吸。 Tc2.ciU  
而在此时亚莉希雅则是达成了她的目的。她抓住奥费司作为旋转中心的左脚,就这么屈着身子缩了起来。  *kr/,_K  
她的目标正是要封住奥费司的行动。 ">A<%5F2  
“要去冥界的应该是你!” S0$^|/Sr  
抓着奥费司左脚的亚莉希雅如此叫道。 x)5}:b1B=  
“看你吃了我的拳头还有没有办法说话!” |rmelQ-  
随著有力的一吼,奥费司的拳头往亚莉希雅的腹部打去。 A~ya{^ }  
随着像是棍棒折断的沉重声响,法理斯神官战士口中并不是发出惨叫,而是吐出了大量的鲜血。 [B0 BHJ~  
然而她并没有放开奥费司。 XTol|a=  
(只要我还有意识,不,即使是死我也不会放开的!) Vn s3859$8  
无法出声的亚莉希雅在内心如此叫道。 VK}4 <u  
这个黑暗祭司,是将二十几名法理斯的神官战士全部杀害的恶魔。 @SQsEq+A?\  
(打倒这个人就是我的使命……) Lx"GBEkt7  
一边拼命要将远离的意识拉回来,亚莉希雅一边在内心如此祈祷。 A=|XlP$6  
虽然挨了第二跟第三拳,她依然没有放开奥费司的脚。 4W T[(  
此时—— r924!zdbR  
“你的对手是我们!” %Ymi ,o>  
被像是圆木撞到而意识朦胧的盖拉克总算复活,再度挥舞着拳头打了过来。 -Cf)`/  
奥费司对他的怒吼有了反应,放弃对亚莉希雅打第四拳的打算而站直身子。 q? ,PFvs"  
并且就这样扭过上半身,只以左拳应付靠近过来的盖拉克。 =?sG~  
“给我倒下!” I16FVdUun4  
盖拉克吼叫着挥出拳头,奥费司则像是等了很久般地以手臂卸下他拳头的力道,并朝他的额头打了一拳。 LG}{ibB  
盖拉克着实的挨了这一拳,就这么俯卧在地板上动也不动。 Y2|i>5/|<  
然而在他失去意识的瞬间,来到奥费司身后的亚德·诺瓦,稳稳抓住了黑暗祭司的脖子。 jP@ @<dt  
“什么时候!” Y&2FH/(M  
奥费司难掩惊讶之色。 +{UY9_~\3  
这单纯只是声东击西之计。然而他几乎不敢相信,竟然会粗心到让别人接近自己的身后。 )e(<YST  
大概是两人所放出的气息相差太多了。由于过度注意眼前这个人的杀气,因而没有注意到背后有人正接近过来。 IQqUFP$8g  
即使绞紧了奥费司的脖子,在他身后的这个人依旧没有散发任何的杀气。 +Z`=iia>  
奥费司不断以手肘攻击试着要挣脱他,然而由于所处的姿势实在过于恶劣,根本就没有造成创伤的威力。因此即使对方发出痛苦的呻吟,抓住脖子的手仍然持续增加着力道。 mV0,T*}e  
“你的手脚没办法感觉别人的痛苦吗?” ^WA7X9ed  
此时这个人哽咽地如此询问。 *WE8J#]d  
“我可以随意感觉到别人的感受……” |Xt G9A>  
奥费司在痛苦之中如此回答。 AD?zBg Zu  
他期待对方是否会出现破绽,然而却完全没有这个征兆。 .?}M(mL  
“我问的是你的手脚,是否能感觉到别人受苦的实感。难道你没感受过别人骨头碎裂、内脏破裂、生命之火逐渐熄灭的感觉吗?” 6w.E Sm  
“当然会感觉得到……然而这也是我的喜悦……” {}$9 70y  
即使露出痛苦的表情,奥费司的嘴角仍有着微笑。 _^ hg7&dF  
“我无法理解你们这种人。我现在要夺去你的生命。可是这种痛苦将会烙印在我的手上,而且一生都不可能会忘记……” {f06Ki  
亚德·诺瓦如此说完,便用尽全力绞紧黑暗祭司的脖子。 +pd,gG?dW  
奥费司就这么失去意识,全身也失去了力量。即使如此亚德依旧没有放松力道,一直紧紧绞着黑暗祭司的脖子—— OqtGKda  
“结束了吗……” Xhe& "rM  
看到黑暗祭司的头部几乎被转到了背后,史派克深深地叹了口气。 b6k`R4S3  
“赶快帮受伤的人……” v9(5H Y  
史派克原本想对妮思这么说的,但她在自己说话之前就有所动作,冲到了亚莉希雅祭司的身边。 *6I$N>1  
谁都看得出来,她所受到的伤势是最重的。 JFv70rBe  
史派克让她负责亚莉希雅,自己则是走到失去意识的盖拉克旁边,扶起他的上半身叫他起来。 vF\>;pcT  
就这样盖拉克恢复了意识。 >u=  
“我们赢了吗?” ]V"P &; m  
盖拉克摇晃着脑袋如此询问。 TdFU,  
“嗯,正如你的期待,这场仗是亚德打赢的……” 8}n< 3_  
那位宫廷魔法师,如今正坐在地上流着眼泪。 TV{GHB!p"  
“这次真的是让他接下一个辛苦的任务了。” BU -;P  
“要吃肉就得有人杀害家畜。他应该能够理解的。” ]zx%"SUM  
“为了不让他这么难过,我们得赶快结束这场内战。” ?LMQz=  
“为此我们还有一场仗要打呢……” "Enb   
即使是在这一瞬间,废墟地下也依旧进行着古代邪龙的复活仪式。诸神大战的时期便已经存在的真正古龙。无论如何绝对要阻止它的复活。 =g+}4P  
“还能打吗?” ]>M\|,wh  
听到史派克这么一问,盖拉克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脸颊上的疤痕。 OIK x:&uIk  
“比起战斗的时间,我躺在地上的时间还比较多呢。” [!uzXVS3  
“我们并不知道仪式何时会完成,所以就这么前往地下吧。另外从亲卫骑士中选出二十个人。” |_?e.}K  
盖拉克回答遵命之后便往外头走去。 88HqP!m%P:  
地底有等待复活的古代邪龙之灵魂、执行仪式的是暗黑神的高位祭司,而己方则大多受伤或相当疲劳。 Jc":zR@5  
肯定会是场相当严苛的战斗。 \2@J^O1,  
即使如此,这依旧是场无法避免的战斗。为了玛莫公国的存亡——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8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3

4r(0+SO  
通往大神殿地下黑翼邪龙栖息处的入口,藏在安置暗黑神法拉利斯神像的祭坛底下。 ko9}?qs  
猜到位置的是史派克。 1<ag=D`F_"  
“原来大家的想法都一样啊。” AW5iwq6p  
在找到暗门的时候,史派克如此说着并露出苦笑。 t@!n?j I  
因为在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的谒见大厅,也有个通往破坏神卡蒂丝地下神殿的暗门。 b`X ''6  
不过如今那里已经成为大地母神玛法的地下神殿,因此重新在王城中庭设置了一个入口,原有的通路则是已经填平封闭。 [v~,|N>w  
“这样就不用潜水了。” , ;,B7g  
如果真的没有找到入口,就只能从瀑布下方邪龙出入的洞穴进入神殿了。 xFF!)k #  
然而不只要前往瀑布所在处,而且还必须潜水进入瀑布下方,将会是相当辛苦的差事。 AM- bs^  
即使不用这么做,刚才跟法拉利斯神官战士以及黑暗祭司奥费司之战,也已经消耗了不少战力。 `#$}P;W  
因此能找到秘密入口,真可说是小小的幸运。 ?I= 1 T.  
史派克走下螺旋阶梯前往地底的洞窟。洞窟深处应该沉眠着一只幼龙,并且正进行着让古代邪龙复活的仪式。 D;+/ bll7  
跟史派克同行的,有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及选出的二十名亲卫骑士、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魔兽使艾莲娜、“公王的好友”莉芙、妮思侍祭跟古里巴斯祭司等人,另外还有龙人族贵族种亚布洛斯。 T >8P1p@A,  
跟黑暗祭司战斗时身负重伤的亚莉希雅祭司,虽然籍由妮思的治疗魔法保住生命,但因为仍不能够随心所欲的行动,因此跟其他的伤患一同回到了贝利尔村。 brA#p>4]Wf  
不死之身的黑暗祭司被打倒、法拉利斯大神殿也由公国所占领,如今她可说是已经完成了其中一个使命。而另一个使命将是建立至高神法理斯的神殿,让法理斯的教义能在这座岛上普及。 W{;Qi&^ca  
包含知识之神拉达跟商业之神恰萨,史派克希望能让光之五大神的教义在玛莫岛上普及,如此一来暗黑神法拉利斯的信徒就会自然减少。 Ic(qA{SM  
推崇完全之自由的法拉利斯教义,很难经由大多数的人来实践。将遵守诫律列为信仰之一会简单许多。 Dck/Ea  
走下阶梯之后,就可以看到洞窟深处有微弱的光线。史派克等人也点亮魔法之光往里头走去。 P}4&J ^  
等到接近过去之后,就可以清楚看见那里正在做些什么。 Ze V@ X  
石地上描绘着一个巨大的五芒星,有五名黑暗祭司分别站在其尖端之上。魔法阵中央的幼龙被黑色雾状的骷髅所笼罩,头上还有个诡异的半透明影子。 dWd%>9 }  
这个影子看起来,的确跟之前交战的黑翼邪龙非常相似。 jf3Zy :*K  
“没看到其他龙人族……” 8xB-cE  
史派克如此轻声说道。 Q:q0C  +T  
除了五名黑暗祭司之外,还有十名像是负责保护仪式的神官战士。 TKnWhB/J  
这十名神官战士已经发觉史派克他们正接近过来。为了让仪式顺利进行,他们拿着武器横向排成了一列。 .,u>WIUxj  
“快投降吧!” 6La[( )  
史派克大声对他们喊道。 r6F TpOF  
“笑话!” ZSu.0|0#  
其中一名神官战士如此回答。 3A,N1OXG  
随即这些神官战士们,便在口中咏唱着法拉利斯的教义并攻击过来。 9p8ajlYg,  
亲卫骑士中选出来的精锐们迅速向前迎击。史派克并没有加入战局,只是默默凝视着神官战士跟亲卫骑士的这场战斗。全副武装的骑士跟连暗黑魔法都无法使用的轻装战士的战斗,胜负从一开始就相当明显。 0~U0s3  
战斗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结束了。 ^ =C>  
亲卫骑士们毫发无伤地打倒了神官战士团。 :la i0> D  
史派克再度带头向前,这次改向五名黑暗祭司劝降。 2BC!,e$Z  
“真没想到连奥费司都会被打倒。” Lc~m`=B  
“我们不会受到他人的指使,唯一的准则就是为己所欲为!” ]KuM's  
这就是黑暗祭司的回应。 XKGiw 2 C  
之后这五名黑暗祭司拿起了脚下的武器。半透明的邪龙也用力拍着翅膀。 >Cr"q*  
然而却没能卷起强风。 XEiVs\) G  
“换句话说复活还不算完全成功。” [6TI_U~  
史派克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hp)>Nzdx  
然而对方是从神话时代就存在的瘟疫龙,根本无法想像它会拥有什么能力。 "1s ]74  
史派克举起右手并且用力挥下。 3@=<4$  
这就是战斗开始的信号—— v.W!  
※       ※       ※ 9 ,fV  
首先双方均以魔法进行攻击。  *wJ$U  
艾莲娜的“火球”咒文震撼四周,亚德·诺瓦的“电击”咒文向前疾驰。 _j+,'\B  
黑暗祭司们则是以“气弹”之咒文反击。 b!g)/%C  
史派克中了两发气弹。不过因为已经有所预期,因此他集中起精神予以抵抗。 VQ!4( <XD  
虽然差点就被打退,不过史派克还是站稳了脚步。被攻击的部位相当疼痛,然而并不是无法忍受。史派克感觉咒文中的魔力似乎不高,甚至让人质疑这是否真的是高位黑暗祭司的实力。 R}Zaz3( Hd  
在魔法攻击停止的瞬间,亲卫骑士们也攻向黑暗祭司。 9y\nO)\Tv  
其中一名黑暗祭司见状,便随著有力的一喝让气弹瞬间爆发。 c+{XP&g8_J  
亲卫骑士被这肉眼无法看见的爆发震飞到了后方。然而他们马上就恢复态势,并且包围住这个黑暗祭司结束他的生命。 m:Rx<E E  
“黑暗祭司看起来相当疲累,大概是因为长时间进行着仪式吧。” gS(JgN  
史派克见状才终于确信,他们是因此才无法以庞大的魔力使用咒文。 o,k#ft<  
“我们这边还不是跟他们一样。” 4`~OxL  
盖拉克咧嘴回应着史派克这番话。 NZ`6iK-V_  
“所以黑暗祭司交给他们就行了。” _`Kh8G {e  
“我们就准备跟邪龙交战吧。” W9cvxsox  
史派克跟盖拉克相视点头。 3>(~5  
魔法阵上的邪龙灵体,似乎是静静等待着眼前注定一死的人类结束争斗。没人知道这个灵体在想些什么。它是正渴望着能够复活?还是因为永远的沉眠被打扰而感觉愤怒? [9?]|4  
此时亲卫骑士精锐跟黑暗祭司之战结束了。 ?_pd#W=!  
黑暗祭司们使用武器的身手也不差,亲卫骑士之中有两个人被打倒。然而黑暗祭司因为一开始中了魔法而负伤,在人数上也屈居下风。虽说他们的确是奋勇作战,但四人还是被亲卫骑士打倒了。 #O^zA`D   
“邪龙的灵体应该要用魔法武器才能打倒。你们先离开这里,那家伙就交给我们来吧!” M-Nn \h$,  
史派克对亲卫骑士们说完,便握着卡修国王所赐的宝剑,缓缓地往邪龙灵体的方向走去。 "~C \Z} ;  
“亚德,也让我的武器有魔力吧。” 6:r1^q6A9L  
回应亲卫骑士队长的请求,亚德·诺瓦用尽最后的力气,对盖拉克爱用的战斧施予魔力。 o\j<EQb.  
古里巴斯祭司也将所持的鉾枪加上神圣魔法的祝福。由于灵体也是一种不死生物,因此肯定将会出现效果。 pfim*\'  
古代邪龙缓缓向上飞舞,并俯视着史派克等人。 y^p%/p%  
此时龙人族贵族亚布洛斯发出奇特的叫声,随即他的背上长出了龙的翅膀。他左手拿着一把曲刀,右手则是握着圆盾。剑与盾牌都是以真银制造,肯定也能对灵体造成伤害。 w*SFQ_6YE  
魔法使们都集中起精神,随时准备以魔法攻击或支援。 etW-gbr  
就这样战斗开始了—— :Z ]E:f0P  
战斗本身非常激烈,但却安静得令人惊讶。 x^F2Ywp%  
因为龙的灵体完全不会发出任何声音,而砍中灵体的史派克等人的武器也没有发出声音,只有青白色的魔力光辉不断闪烁,告诉大家确实有对灵体造成损伤。 Sdmynuv U  
在不可思议的寂静之中,像是没有声音的幻觉之战不断持续。 ,@gDY9Q3r/  
史派克等人也没能打破这样的寂静,大家都不发一语,默默挥动着手中的武器。 J! eVw\6  
古代邪龙只是一直吐着黑色的雾。一开始被雾喷到时本来以为是某种毒,然而呼吸并没有变得困难,皮肤也没有产生任何的变化。 I(WND/&  
虽然史派克以为是虚惊一场,然而在第二次被雾喷到的时候,他的身体忽然感觉一阵恶寒。 !as<UH"\  
“那个黑雾会让你们的精灵力失控!” Df/f&;`  
听到莉芙的警告史派克才知道,邪龙喷出的东西是能引起疾病的诅咒。 J2#=`|t"  
只要被黑雾喷到,体内的精灵力就会开始出现异常。而这样的异常就是疾病的根源。会感到恶寒是因为炎之精灵力变得异常而离开身体。如今的史派克大概已经发烧了。 PZA;10z  
而在第三次被黑雾笼罩的时候,他也确定自己已经发了高烧。不只意识变得朦胧、也明显感觉得到脚步非常不稳。 +FVcrL@  
往两边看去,盖拉克因为不断激烈地咳嗽导致无法战斗,古里巴斯祭司的动作也明显变得迟钝。 a( {`<F  
“手脚没办法随心所欲的动!” zck |jhJ6  
古里巴斯懊悔地如此说道。 1 }q[8q  
由于体内大地之精灵力出现异常,使得全身的关节都跟石头般僵硬。而且只要稍微一动便感到异常疼痛,不过祭司还是一边懊悔的自我指摘一边战斗。 s_h <  
而在另一方面,龙人族贵族种亚布洛斯无视于瘟疫龙的黑雾,展现出奋勇作战的英姿。 #WpO9[b>  
不只以武器攻击,口中还喷出像是龙炎般的灼热火焰。 !%M-w0vC9  
这一击让邪龙灵体发出了无声的呻吟。 r@<;  
艾莲娜也用尽最后的力气,咏唱“光之箭”的咒文攻击邪龙,莉芙也召唤出黑暗精灵朝邪龙撞去。 3S2'JOTY  
即使如此瘟疫龙依旧试着维持灵体的原形,然而维持灵体的力量正确实减少中。 \M532_w  
灵体像是海市蜃楼般摇曳,看起来也似乎越来越透明了。 Tx_(^K  
这样的实感给予了史派克新的勇气。 `y6l^ep  
“给我消失吧!” ;qk~>  
史派克毫无意义地大声吼叫。 n0i&P9@B1  
虽然身体异常灼热,然而意识却反而变得鲜明,大概是这样的热度让精神都亢奋起来了吧。 g4$%)0x%  
史派克就这么大声吼着,并且以这样的气势不断挥剑,就像是化成一个凶猛的狂战士。 |f}NO~CA  
之后忽然像是断了线的木偶般倒下。 \+~4t  
然而在这一瞬间,瘟疫龙的灵体也像是清晨的朝雾般逐渐消失—— qL+y8*  
※       ※       ※ CGe'z  
一直到当天的傍晚,史派克才终于恢复了意识。 )Z%+~n3o'  
他被运到贝利尔村中旅馆的床上休息。小妮思也陪伴在他的身边。 pz IMj_  
“我们嬴了吗?” {n{}Y.  
妮思点头回答史派克的问题。 9cmJD5OO  
“古代邪龙的灵魂消失了。不过它的灵魂应该是永远不灭……” -9*WQU9R  
接着妮思便说明他失去意识之后发生的事情。 $B?7u@>,  
在邪龙被消灭之后,盖拉克跟古里巴斯的症状也逐渐痊愈。 FVmg&[ .  
“我想应该是因为瘟疫龙的诅咒被解除了……” U44H/5/  
妮思如此说道。 Lb{D5k*XU  
“所以罹患龙热的人也没事了?” V6{xX0'b*m  
“一定没问题的。” V$%K=[  
妮思笑着回答史派克的疑问。  :Y3?,  
“那我会什么会躺在这里?” ,s76]$%4  
拉下脸来的史派克试着要撑起上半身。 DS2$w9!  
然而全身都使不上力气。 Xt84Evo  
“那是因为史派克大勉强自己了啊。即使是中毒跟生病,都还战斗到体力的极限……” =x'%zUgE  
妮思露出生气的表情,并将手放在史派克的额上。 eFI4(Y  
虽然好像还有点烫,不过应该是疲劳所导致的。为了以防万一曾经请莉芙来看过,他体内的精灵力如今几乎都恢复了正常。 $IT9@}*{  
“因为这一次的战斗,就算是再怎么勉强都一定要赢的啊……” rfi`Bp  
史派克如此解释。 LeyDs>! 0  
“如此一来应该可以避开眼前的危机了。” <pU ou  
然而他几乎可以确信,这并不代表所有的危机都已经远离。 Rk[ * p  
新生玛莫帝国的势力依旧残存。妖魔部族还潜藏于玛莫各地、黑暗森林的堡垒仍被暗黑骑士团所占领。此外玛莫帝国的宫廷魔法师威尔,也或许已经准备好了下一个计策。 }z+"3A|  
(只能一个一个去解决了。) n^02@Aw  
这次的事件让史派克彻底觉悟。 I7^X;Q F  
在这座岛上即使是一点点的粗心跟安心,都马上会因此而付出沉重的代价。 ~{G: ,|`  
“龙人族亚布洛斯呢?” SYPMoE!U:  
“他保护被解放的幼龙回故乡了。他非常感谢史派克,因为你没有杀掉黑翼邪龙,并且还全力帮忙解放幼龙……” Jk`)`94 I  
龙爪权杖也已经回到了亚布洛斯手上。 ( v:ek_  
“那龙人族的贵族种怎么了?” C}'="g^=sl  
“好像被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杀了。他们要将幼龙当成瘟疫龙的复活之门而牺牲,那时的龙人族为了保护幼龙,所以……” Pm(:M:a  
“邪龙复活之门啊……” ]G PJ(+5  
听到妮思的这番话,史派克的表情再度严肃起来。 !gfhEz Y  
他回想起之前的妮思,也曾经被当成让破坏女神卡蒂丝复活的门。 {b0&qV   
“我已经没事了……” ?}v%JUcs  
妮思如此说着,并且露出微笑让史派克安心。 lV6[d8P  
“现在就不要想任何事情好好休息吧。” .]s( c!{y  
“说得也是。反正就算放着不管,危机也会自己找上门来,就算怎么担心也只是白费工夫罢了。” )NmlV99q  
史派克如此轻声说着,然后再度闭上了眼睛。 vSC0D7BlG  
明明妮思就在身边,自己却完全没有起来的意思,证明自己一定相当的疲劳。 Pph8"`mv.m  
“不好意思,在我睡着之前可以在旁边陪我吗?” D>b5Uwt  
虽然知道这只是自己的任性,不过史派克还是如此对妮思说道。而他也在内心对自己编出了一个借口。毕竟之前这么辛苦,能得到这样的奖赏应该也无所谓的…… f H|QAMfOu  
不过史派克根本一下子便进入了梦乡。 3u0<v%Qi  
即使如此,妮思依旧没有离开他的身边,就这么坐在椅子上陪了他一整个晚上。 vd7N&c9  
※       ※       ※ 9me}&Fdr  
五天后—— A9l})_~i  
史派克处理完战斗的后续工作,意气昂扬地凯旋回到公都温帝斯。 ;s\;78`0  
然而等待着他的,却是他才刚有所觉悟的崭新危机。 YG 5Z8@kH  
莎尔瓦德伯爵露杰南送来紧急的消息。卡农港口路德跟港市莎尔瓦德之间的海峡出现一艘神秘军舰,并且将往来于海峡的船只全部击沉。 vo6[2.HS  
这代表着暗黑之岛遭到孤立,跟罗德斯本岛之间的联系完全被阻断。 SU%rWH  
好不容易踏上轨道的贸易被迫停摆,也无法经由卡农跟伐利斯输入粮食。 FL#g9U>  
玛莫公国的生命线被完全切断——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9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4

后 记 /lLov.  
进度终于来到第三集了。这都是托出版社跟印刷厂的福。另外购买本书的各位读者也请接受我真心的感谢。 a{]g+tGH  
暗黑之岛玛莫的事态,全部都往最坏的方向前进着—— cc|CC Zl  
在撰写本书的过程中,我不禁觉得这或许就是本系列的故事核心。由于主角很不幸,女主角的人生也相当坎坷,因此可以用作故事核心的事件可说是不虞匮乏。虽然没有仔细考虑过,但第四集应该会是跟古代王国时代的“军舰”作战为内容。 {H=oxa  
而另外一场战斗,我认为应该就是妮思跟莉芙的战斗吧。 1m JbQ#5  
意气相投的女性朋友跟圣女,这可说是个究极的选择。为什么史派克会这么有桃花运,其实身为作者的我也不清楚。不过仔细想想,才发现在这个系列中,几乎都没有任何俊美的男性角色! p!+L  
我所能想到的原因,应该是因为在“罗德斯岛战记”第三部(也就是第三~四集)中,一次出现了相当多俊美角色的反动吧。其实虽说是俊美角色,不过因为是塞西尔跟佛斯,因此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塞西尔并没有受到魔兽使艾莲娜的青睐,而佛斯则是患有女性恐惧症。  6R;)  
虽然并不是特地要对俊美的角色给予限制,不过连史派克的个性都被我写成这样,或许我的确对这样的人有些偏见吧。 6IEUJ-M Z  
实际上跟外型不错的朋友一起用餐时,常常会看到女性的眼光会在一瞬间有所不同,跟看我的眼神几乎是完全不一样,因此心里实在是不大滋味。虽然人生并不是只有这样而已,不过无论是男性或是女性,外型还是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 ;W7hc!  
对于各位女性读者而言,我真的是感到相当抱歉。这次只有在短时间登场的药草师拉飞,我试着要将他描写成一个外型不错的角色,不过并不能确定他是否会在之后的剧情中活跃。  d?:`n 9`  
另外矮人族的铁之王弗雷贝虽然也来到了这座岛,不过如果让他参加这次的战斗,那第四章将会用一句话就结束。毕竟只有“弗雷贝加入战局,所以赢了。”而已的话,根本就没办法成为一部小说。 uu}a:qrY  
不过这并不是作者不让他登场,而是因为无论是矮人族或是妖精族,原本就不愿意介入人类之间的战争,会这么安排只是贯彻他们的初衷而已。 O6y @G .+  
然而人类这种主物,爆发战争的话似乎真的会不择手段。玛莫公国跟新生玛莫帝国的战斗,跟现实世界中的恐怖攻击或战争有些微的相似之处,因此在撰写的过程中,我也不禁感到有些难过。 `[WyH O|8  
黑翼邪龙会对温帝斯展开空袭,也会使用龙热之类的细菌兵器。 X_D6eYF  
本作品原本刊载于杂志上,后来经过大幅增修,几乎成为了跟原作完全不同的作品,不过故事的构想是在当时完成的,那个时候并没有这么多的恐怖攻击或战争。 q}>M& *  
无论是恐怖攻击或战争,在虚构的故事情节中出现就够了。(译注:本书日文版发行的时间,跟美国遭到细菌邮件跟自杀飞机恐怖攻击的时间相近。) Dba+z-3Nzy  
─────────────────────────── "E.\6sC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mR#<P$  
校对|chenlunno1 Ay 2b,q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严禁转载SF小说频道 [ L  
───────────────────────────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10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4

一:本论坛轉載的小說全部禁止转载SF盗文论坛,這點尤其重要。切記,牢記,緊記。 fTBVvY4(  
|7y 6 pz  
二:严禁对录入信息进行任何改动 增加或减少录入信息。 J<rlz5':  
VrVDm*AGQ  
三:如從本論壇轉載,仍需注意保留“輕之國度”的一切錄入信息,這也是對錄入人員最根本的尊重,如果沒有他們的錄入和校對,我們是無法看到這些小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