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水野良】新罗德岛战记-03卷 黑翼邪龙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4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019 点
好评度: 1328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楼主  发表于: 2008-09-04 19:09

【水野良】新罗德岛战记-03卷 黑翼邪龙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ZZ6r^99  
校对|chenlunno1 F:!6B b C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严禁转载SF小说频道  y:RW:D&  
─────────────────────────── [kg?q5F)  
J'}+0mln  
1.du#w  
h mRmU{(Y  
ga;n M#/  
h$&Tg_/'#D  
$|=| "/  
!T,<p    
f'oTN!5WF  
@P7'MiP]K  
 Zi~.  
TRi'l#m4  
HPt3WBRzS;  
2nyK'k  
内容介绍 ;\7`G!q  
突然间袭击玛莫公国的不治之症“龙热”。这是红发之少年皇帝雷艾斯,以及新生玛莫帝国所布下的狡猾陷阱。 M2Nh3ijr  
撼动公国根基的龙热极其恐怖,玛莫公王史帕克,以及为了追赶黑龙而来到岛上的龙人族,共同沿着线索要寻找帝国力量来源之邪龙……然而在那儿等待着他们的,却是玛莫帝国最强之战士! *:CTIV5N0  
以暗黑之岛玛莫为舞台,炽热之希望与昏暗之野心激烈交错。奇幻小说之巨著,局势动荡之第三卷。 RnkV)ed(  
mW"e  
登场人物 }ppApJT  
史派克 玛莫公国的新公王,炎之部族的族长。 ]Ozz"4Z  
妮思 玛法神殿的侍祭。 nOPB*{r|  
莉芙 半妖精,“公王的好友”。 }ekNZNcuM  
盖拉克 玛莫公国亲卫骑士队队长。 x<l 5wh  
莱娜 盖拉克之妻,玛莫公国密探长。 &b@_ah+f  
亚德·诺瓦 玛莫公国宫廷魔法师。 Zna6-0o  
古里巴斯 矮人,麦理神殿之祭司。 | d*<4-:  
艾莲娜 来自亚拉尼亚的魔兽使。 YHN6/k7H  
亚莉希雅 来自伐利斯的法理斯神官战士。 vVBWh Y]  
拉飞 来自伐利斯的药草师。 $~8gh>`]  
亚布洛斯 龙人族之贵族种。 2po8n _  
佛斯 莱丁盗贼公会首领。 mg*iW55g  
希莉丝 海兰德王国王妃。 #`@)lU+/  
※       ※       ※ D Z~036  
雷艾斯 新生玛莫帝国之少年皇帝。 !v3d:n\W8  
妮塔 帝国之骑士团长,皇帝之监护人。 t,Tq3zB  
威尔 帝国首席宫廷魔法师。 R UCUEo63  
克拉特 帝国次席宫廷魔法师。 -wUT@a  
波德 实力高超的盗贼,帝国之暗杀者。 \ $TM=Ykj  
奥费司 法拉利斯之黑暗祭司  =glG |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4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019 点
好评度: 1328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沙发  发表于: 2008-09-04 19:09

第—章 来自始源巨人之鳞 9r:|u:i7m  
~Y1nU-  
身穿深红色长袍的女魔法师,以仰望天空的姿势闭上眼睛。她手中握着魔法师之杖,淡红的双唇轻声嚅嗫着某种言语。 OZKZv,  
她的名字是艾莲娜。世界上唯一继承了支配魔兽秘术的人。也因此她被众人称为“魔兽使”。 A{3nz DLI  
而她目前正在使用这个秘术。 (Ms0pm-#t  
集中自己的精神,对四面八方放出探索用的“线”。这种线可以接触魔兽的意识,她可以藉此召唤并支配所探知到的魔兽。 D3O)Tj@:}(  
在这座暗黑之岛所栖息的魔兽,多到连她也不禁感到惊讶,大概是罗德斯岛所栖息魔兽数量的数倍之多吧。 +Lr`-</VF  
对人类而言,这座岛并不丰裕,然而对魔兽们而言,这里或许就是它们的乐园。光是覆盖在这座岛上的黑暗,对它们来说应该就是最好的粮食了。 Ix@nRc'  
到目前为止,艾莲娜亦接触了许多魔兽的意识。 T7Y+ WfYh  
她为这些魔兽取了名字,并充份掌握其栖息的地点。在有必要时也会支配魔兽,并给予命令。 l >oJ^J  
要它们住在远离人烟的地方,或命令它们不准接近附近的村落,并且对那边的领主发出警告。 bvl!^xO]  
这样才不会有人因为魔兽而牺牲。 +wEsfYW  
玛莫的所有居民,都将魔兽的存在视为理所当然。 3z k},8fu  
因此身为魔兽使的自己,也得以被大家接受并认同。如今的艾莲娜衷心感谢着那位邀请自己来到这里的年轻公王。 '~{kR=+  
在这几天,她一直只为了寻找一只魔兽而使用着秘术。 'O 7>w%#  
她正在寻找最强的魔兽“龙”。那只拥有黑色鳞片的老龙,暗黑神法拉利斯旗下的黑暗之龙,“黑翼邪龙”那斯—— R_80J=%0  
(到底躲在哪里?) Rx@0EPV  
不断伸展探索之线的艾莲娜,在自己的心中轻声说道。 Wq25,M'  
邪龙已经受到了某人所支配,因此它的意识并不是自由的。要接触被束缚的意识相当困难,而且即便是接触成功,也不可能支配这只魔兽。 H@|m^1  
即使知道这个事实,她还是进行着探索的仪式。 a3[,3  
因为只要能接触邪龙的意识,就可以让所有的真相大白。也可以知道要用什么方式,才可以拯救陷入困境的玛莫公国。 b-J6{=k^  
(黑鳞之龙啊……) 94lz?-j  
艾莲娜振作起精神,让探索之线伸展到更遥远的地方。 ( _MY; S  
而她也感觉到,丝线似乎接触到了某个意志。 XS>( Bu  
然而并不是捕捉到魔兽意识的感觉,而像是两条探索之线相互纠缠。 <. V*]g/;  
“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的魔兽使?” `{ \)Wuw  
艾莲娜一瞬间做如是想,不过马上便否决了这个想法。 )SaMfP1=v  
魔兽之秘术是以召唤魔术的系统为基础而完成,因此理所当然会跟其他召唤魔术的魔力相似。 Tog'3k9Uw  
(有其他人也放出了探索之线……) \ 5# eBJ  
艾莲娜下了这个结论。 Ki[&DvW:  
由于可以跟自己的探索之线接触,或许所寻找的对象相同也不一定。 |4Os_*tRKU  
(除了我之外,还有某人在寻找黑翼邪龙。) +@+*sVb  
虽然令人惊讶,不过也只能如此推测了。 5[`f(;  
之后艾莲娜沿着对方的探索之线,试着与其主人的意识进行接触。 b}ODc]3  
对方似乎也有这个意思,因此双方的意识马上就会合,并且行一瞬间交换彼此的思维。 L}t P_ *  
“你是……” _"#n%@  
知道对方的真面目之后,艾莲娜不禁惊讶地叫出声。 /b."d\  
因为那是她完全没有预测到的存在。 I$ ?.9&.&  
“龙人族的贵族种!由始源巨人之鳞片所诞生的古代种族……” V?n=yg  
Lr*\LP6jx3  
有一座名为罗德斯的岛。 T@ zV   
这是位于亚列克拉斯特大陆南方边境的岛屿。大陆的居民都称此地为被诅咒之岛。因为这里不断持续着激烈的战争,各地也都存在着怪物聚集的魔境。 Bh65qHQO  
然而经过五十年间所爆发的三场大战后,罗德斯终于承接了和平而安定的时代。 KAnq8B! h  
诸王国缔结停战盟约。人们无法接近的魔境,以及栖息于此的怪物,亦逐渐消失了踪影。 : CP,DO  
先前被称为“邪神战争”的那场大战,从结束于今已经快要两年了。 )< p ~  
为了自战后的荒废中复兴,人们毫不惋惜地挥洒自己的汗水,致使到处都充满着开朗的活力。 sV]I]DR  
已经没有人称呼这里是被诅咒之岛了。 HnKXO  
除了位于罗德斯东南方的暗黑之岛玛莫…… `r&]Ydu:  
※       ※       ※ a2eE!I  
“统治这座岛的究竟是我们?还是新生的玛莫帝国?” eaDG7+iS  
留着长长黑发的年轻人,朝向走进房间的一对男女如此说道。 <sls1,  
年轻人名为史派克,拥有玛莫公国公王的地位。然而这个称号是否表示自己就是这座岛的统治者,连他自己都抱持着疑问。 A5Lzd  
他说话的对象是亲卫骑上队长盖拉克,以及他的夫人兼玛莫公国密探长莱娜。 (btm g<WT"  
除此之外,房间里头还有玛莫公国的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以及拥有“公王的好友”这个称号的半妖精少女。 ~r e~Ys  
“看来似乎在大神殿的废墟遇到挫折了呢。” . Gb!mG  
莱娜边注意着裙摆,边坐到了房间中央的圆桌旁。 LHSbc!Y'.  
由于是在王城里头,因此她今天身穿漂亮的礼服。不过以一位上级骑士的夫人而言,这样的打扮其实是比较自然的。 4B)%I`  
在玛莫公国里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她原本是盗贼,而现在却负责管理密探。大部分的人都认为她是佣兵出身的勇敢女性。 "6Z(0 iu:{  
为了收集新生玛莫帝国的相关情报,她并没有一同前往大神殿的废墟,反而先一步回到了公都。 Y} 6@ w  
因此没有见到那个名为奥费司的黑暗祭司。 `i<Z< <c>  
“真没想到竟然有人被剑砍中了还不会死。” KtHkLYOCG  
史派克说着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3o7>yEv  
史派克及其一行人,前往暗黑神法拉利斯大神殿所在的贝利尔村,从进村远征至今,大概已经过了十天左右。 c7RQ7\  
而远征的结果则是不尽人意。 !@ {s M6U  
史派克等人跟村庄附近的妖魔部族作战,虽然成功的逼走了它们,但却因它们的特殊攻击而陷入极度的苦战当中。 jw P5pu  
而在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之中,他们遇见了只能以不死之身来形容的黑暗祭司奥费司。 a4pewg'  
看到黑暗祭司即使被剑砍也毫发无伤,妮思对大地母神玛法请求发动“和平之歌”的奇迹,将不惜一战的史派克等人挡了下来。 L$,yEMCe  
虽然妮思后来为了这件事情道歉,不过史派克也知道她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当时就这么跟他战斗的话,那么他们大概就会全军覆没了吧。 kT:I.,N   
对居于王位者面言,知道要从没有胜机的战斗中撤退也是重要的课题。即使是战胜了九十九次,只要在唯一一次的败北中丧生,就代表了王国即将灭亡。 #/{3qPN?@  
幸好来自神圣王国伐利斯的神官战士亚莉希雅也能理解这一点。而且看到史派克等人跟黑暗祭司交战的场面后,她也相信玛莫公国并没有跟法拉利斯教团有所勾结。 'xEK0~awD  
史派克虽然禁止人民信仰法拉利斯,但并没有逼信徒改宗或是给予惩罚。亚莉希雅对他的这个方针提出严厉的批判,也因此从神圣王国伐利斯来到了这座暗黑之岛。 $m A2 AI  
光是信仰法拉利斯并不会遭到处罚。然而只要是犯法的人,即使是圣职者也必须接受公国的制裁。 bkS"]q)>  
黑暗祭司奥费司,是将法理斯教团所派来的神官战士团全部杀害的大罪人,因此即使赌上公国的威信,也一定要将其逮捕或打倒。 b'Km-'MtH  
然而,为此必须先查明他不死之身的原因,并且找出对应的方法。 dqs~K7O^E  
虽然这相当的屈辱,不过在那之前没办法有所动作。  W/AF  
而且事实上,比这个更需要优先处理的事情,仍然堆积得跟山一样多。 keFH CC  
其一便是贝利尔村民所感染的“龙热”。如果没有找出感染的原因,并且予以有效的治疗,这座村子在不远的将来将会全灭。 hS&l4 \I'Z  
还有黑翼邪龙那斯或许已经回到玛莫来了。必须确定这件事情的真相,并且将其打倒或让它离开这座岛。 5 7-Hx;  
另外还有新生玛莫帝国的蜂起。 C511 hbF  
前几天接获报告,为了监视黑暗森林而盖的堡垒,如今已经被帝国骑士团攻下了。 -Jw4z# /-  
在出发拜访诸王国时他们曾打败过暗黑骑士团,但感觉上却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AV7#,+p%G  
那时被龙牙兵的部队所阻挠,导致没能将他们完全消灭,只不过现在也已经是后悔莫及。 ^\&FowpP  
史派克在今天早上召集驻扎于公都的骑士,针对新生玛莫帝国的动向召开紧急会议。 m uy^>2p  
而在席中,史派克报告了在远征时发生的事件,并要人家注意妖魔部族跟法拉利斯神官战士团的动向。 *mbzK*  
并且也命令他们调查自己所属的领土,是否有什么传染病正在流行。 Od)y4nr3~  
不过关于病名则是没有告知,邪龙那斯复出的可能性也暂时隐瞒。 tW/g0lC%  
如果随便让这些消息散播出去,将有导致民众恐慌的危险。 IWq#W(yM  
之后在会议上讨论了如何处理被攻陷的堡垒,不过由于目前无法判明详细的状况,因此只有先命令骑士团长伍丁担任远征军的将军,先行收集情报并且处理军粮的事情。 rQyjNh  
而在会议最后,则是命令骑士们必须全力维护自己领地的安定。 XbB(<\0+  
“总之就是情报不足。” &J c atI  
史派克丢下这句话之后,对莱娜询问关于新生玛莫帝国的情报。 T7^;!;i`X  
“对手相当的难缠……” ^'0N%`bY!  
对于史派克的要求,莱娜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bWAa: r  
“皇帝跟他的亲信似乎就潜藏在公都附近,然而却连他们的藏身之处都无法确定。他们似乎有相当厉害的暗杀者,因为害怕被灭口,所以一直都没有人前来密告,试着深入调查的密探也有好几个人失踪……” KE@+I.x  
“你不是已经花了好几个月吗?” ao"2kqa)r  
听到莱娜的报告,盖拉克不高兴地如此抱怨。 Rd5_{F  
“我必须将一个生手从头开始培养耶。跟某个只会摆臭脸的人不一样,我这边可是很忙的。” nqm=snh  
“你、你说什么!” XF vl  
盖拉克不禁变了脸色,猛然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V@?+3  
“喂,夫妻要吵架回家再吵啦!” 4,z|hY_*t  
莉芙如此大声喊道,制止了盖拉克跟莱娜的争吵。 gTXpaB<  
“据说在贝鲁德皇帝建立帝国之前,统治这座岛的就是盗贼公会,使用的也正是暗杀这个手段。贝鲁德的帝国也有好几个高明的暗杀者,所以这些人大概已经被新生的玛莫帝国接收了吧。” j2<+[h-  
听到史派克这样的推论,莱娜也只能懊悔地点点头。 l|?tqCT ^h  
她自己身为盗贼的功夫都还不到家,何况是最近才从各处召集的年轻人,更不可能跟熟练的盗贼较量。 {pIh/0  
之前有向莱丁的盗贼公会本部长请求协助,虽然已经获得首肯,不过支援至今都还没有到。 m0TVi]v  
她指示负责密探的年轻人不要过度冒险,不过所获得的情报也因而只有一些皮毛。 MmN{f~Kq9  
其实不用丈夫指责,她自己是最不满于现状的。 $G9LaD#;M  
“目前知道新皇帝是先帝贝鲁德的遗孤,名为妮塔的女骑士则是他的监护人。囚此可以将那个女性当作是玛莫帝国的支柱。” LJ/He[r|[  
“是这样的吗?” Op ar+|p\  
听到莱娜的意见,亚德·诺瓦有些顾虑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S > ~ f.   
“以至今敌方的动向来看,我认为主导权不往骑士,而是在魔法师的身上。如果骑士拥有实权的话,应该会更依靠武力来作战的对吧?虽然他们用武力攻下黑暗森林的堡垒,不过即使在那种边境建立据点,对公国也没有很大的影响,反倒还会被当成攻击目标,对他们来说应该是不利的。” FT- .gi0  
“所以可能只是声东击西是吗……” DJ,LQj  
史派克双手抱胸,并点头同意宫廷魔法师的意见。 $:F+Nf 8  
“这可以对岛上的居民施加心理压力呢。如果我们派遣远征军,他们只要丢下堡垒逃到黑暗森林就行,如果只是要打乱我们的脚步,这的确是种有效的战法。” sX%n`L  
“因为知道正面作战没有胜算,所以才将武力用在这样的地方是吧?不过这样将会有损武人的荣誉。” :S0!  
“……原来如此。” hT X[W%K  
思考了些许时间的莱娜,就像是能够理解般地点点头。 -<s Gu9  
“不过史派克已经打倒了黑之导师巴古纳德,他的高徒们应该不是在之前的大战中战死,就是跟黑衣之将军离开这座岛了吧?” `s CwgY+  
虽然也有一些行迹不明的高徒,不过想不到任何能主导新生玛莫帝国的实力者。 >>P5 4|&  
“或许会有无名但优秀的年轻魔法师也说不定……” 6WY/[TC-  
亚德·诺瓦如此说道。 H` CID*Ji  
巴古纳德本身不仅是优秀的魔法师,也拥有魔法导师的才能,培养了许多优秀的弟子。 yDafNH  
在贤者学院毁灭之后,黑之导师所带领的这些人,无疑是罗德斯最为优秀的魔法师集团。 v745F Iy<  
“暗杀者跟魔法师,以及之前交战的妖魔军团跟暗黑神的势力……” xak)YOLRV  
史派克露出苦笑轻声说道。 +lx& $mr?  
新生的玛莫帝国,看来已经完全取回了贝鲁德时代的帝国体制。 '> "{yi-  
“加上他们可能支配了黑翼邪龙。如果从正面作战的话,被消灭的应该会是我们吧?” h 3CA,$HJ  
“大概还没到那样的实力吧。或许也可能是考虑到战胜之后的事情。如果以武力消灭我们,弗雷姆本国就不用说了,罗德斯诸王国也一定会同时展开行动。让我们放弃统治这座岛,对他们而言才是最完美的胜利。” t WI-  
“怎么能落入他们的伎俩!” j<p.#jkT  
听到亚德这么说,史派克如此大声喊道。 *S.U8;*Xj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这座岛,我已经有埋骨于此的觉悟了!” %\m"Y i]  
“当个玛莫公王当然要有这种觉悟。问题是你会在什么时候死在这里?搞不好明年的现在就已经被埋在土里啰!” dvB=Zk]m  
莉芙以嘲讽的语气说道。 %k!CjW3  
“请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事情。” nuce(R  
亚德·诺瓦在座位上缩起了身子。 UY',n,  
“明年的事情可以先不用去想,现在眼前还有跟山一样的问题要解决吧。” y}?|+/ dN  
盖拉克瞪着半妖精少女如此说道。 #a8kA"X  
“说得没错。”  &9y Zfp  
史派克用力点了点头。 V@ >(xe7  
“我认为最强的敌人就是邪龙那斯。将魔兽赶出原来的栖息地并且使其暴动,或许就是它干的好事,而且它跟贝利尔村蔓延的龙热也可能有关。所以必须要尽早查出邪龙躲在哪里,以及是谁用什么手段命令它的。” --5F*a{R|  
“知道支配的方法后,将它抢夺过来怎么样?然后就这样利用邪龙把帝国根绝掉如何?” f"ezmZI  
盖拉克半开玩笑地说道。 NAR6 q{c  
“我一点都不想收拢邪龙,不过也不想与其为敌。如果知道了支配的方法,而且有办法占为己有的话,我只希望它赶快离开这座岛……” `b?uQ\#-M  
就在史派克如此回答的时候—— {&51@UX  
“您这番话是真心的吧?” 6r)P&J  
忽然传来的声音,使得史派克等人惊讶地朝声音的方向看去。 K gL!~J  
站在那里的是魔兽使艾莲娜。她所在的位置不是窗边,而是在房间最里头的地方。 5hrI#fpOR  
她一如往常带着那只花斑色的大山猫。 QaWS%0go  
“虽然我知道这样很失礼,不过我还是使用了瞬间移动的咒文。本来是想到之前借住的客房,不过我不希望太引人注意……” oZ'a}kF  
因此才选择这里为移动的目标,这位金发的女性静静地说道。 xcB\Y:   
“不过或许我来得正是时候呢……” o<G 9t6~  
艾莲娜如此说着,并往史派克等人所在的地方走过去。 9zp!lw~;+  
“其实我那里目前来了一位客人,我希望公王陛下务必要跟他见个面……” c!6D{(sfh  
“客人……吗?” 8w0~2-v.?V  
史派克讶异地凝视着艾莲娜。 ":!$Jnj,  
他完全无从得知艾莲娜的客人会是谁。她之前在亚拉尼亚王国的边境森林,是跟魔兽们居住在一起,而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法师塞西尔,可以说是她唯一的人类朋友。然而日理万机的塞西尔,根本就不可能会前来拜访玛莫。 'a~@q~!  
“请别卖关子直接说吧。”  TGCB=e  
盖拉克有些不满地说道。 }`tSRB7  
以亲卫骑士队长的立场,他并不希望艾莲娜用魔法忽然来到公王的房间,因为将来可能也会有人以同样的方法让暗杀者出现。 >*- %:ub  
“在这之前,我必须确认公王陛下之前所说的是真的。“ n:@!vV   
“是指如果得到支配黑翼邪龙的方法,我希望它可以离开这座岛这件事?” ;:;E|{e  
史派克如此确认之后,艾莲娜静静地点了点头。 VPMu)1={:p  
“如果只是这种事情,我愿意以弗雷姆王国跟玛莫公国的名誉发誓。” |XyX%5p*  
虽然刚刚那番话几乎是在无意识之下说出来的,不过的确是史派克的真心话,要怎么发誓都没有问题。 (J:+'u  
“谢谢您。” bWe2z~dP  
艾莲娜露出微笑并恭敬地低下头。 E0Wc8m"  
“那么客人是哪一位呢?” s^k G]7  
盖拉克像是等不及般地催促着艾莲娜继续说下去。 -^p{J TB+  
“是龙人族。” |#Gxqq'  
艾莲娜看着盖拉克如此说道。 {##G.n\~  
“而且是被称为贵族种的上位种族……” ~f<'] zXv  
听到这番话,史派克跟盖拉克不禁面面相觑。 oo'9ZE/%  
“外型很像直立蜥蜴的亚人对吧?” "x,lL  
亚德·诺瓦就像是代表大家般地如此询问。 -E-#@s  
在他的知识范围中,罗德斯岛上几乎没有栖息任何的龙人族。即使是有也是位于远离人烟的地方,而且数量极其稀少。 LjZlKB5C  
“正是如此。龙人族诞生于始源巨人之鳞,虽说是亚人,但却是接近龙族的一种存在。他们并不信仰神,而是将龙族视为至高无上的生物而信奉。” Fis!MMh.$  
艾莲娜如此说完,便表示之后的详情希望能由本人说明。 Aztrq  
“我知道了。” J;4x$BI  
史派克知道大概之后,便表示马上就会过去。 Qz(D1>5I?  
她这番话暗示着那位龙人族的贵族,一定拥有跟邪龙那斯相关的情报。 bT:u |/I  
由于大家都知道史派克的个性,因此没有任何人惊讶或是有所异议。 @@Ib^sB%  
就这样讨论事情的地点,便从王城的史派克房间,移动到了魔兽使艾莲娜的住处。 jWdviS9&g  
0]d;)_`@  
这位龙人族的贵族自称是亚布洛斯。 V,r~%p  
发音虽然跟人类有相当大的差异,不过他使用的是罗德斯平常使用的语言。 ,,H5zmgA  
据艾莲娜所说,他们拥有相当高度的智能。 196aYLE  
亚布洛斯的外型就像是直立的蜥蜴,全身被青铜色的鳞片所覆盖,并且只在腰间卷了一块布。 dL42)HP5  
史派克等人也各自自我介绍,并且以社交辞令欢迎他的到来。 f+e"`80$*C  
“不用欢迎。虽然不会跟人类为敌,不过我们也不期望要跟你们结为同盟或交易。” gT}H B.  
虽然史派克有些不悦,不过现在并不需要特地转移话题。 XIcUoKg^  
何况他们这样的种族,也不一定会拥有礼仪的概念。 #:6-O  
“就是完全的中立是吧。” Nm)3   
“不侵犯彼此的领域是最好的。只不过这次是基于不得已的事件而来……” dGZie .Zx  
“请告诉我们您前来的原因吧。” S,5ok0R  
由于长长的尾巴造成妨碍,因此亚布洛斯并没有坐在椅子上。 ^4sfVpD2!  
不过史派克还是坐在椅子上与其相对,并不会因为种族的差异而有所顾忌。 GvVkb=="  
“大约在七百天之前,黑鳞之龙飞到了我们的岛。我们将龙族视为至高无上的生物来信奉,也期待黑龙成为岛上的守护神。然而黑龙被人类的诅咒所束缚,因此大约在三百天前,圣龙被人类召唤而离开了我们的岛。” "7cty\  
亚布洛斯所说的黑鳞之龙,很明显就是黑翼邪龙那斯。 ^Iw$ (  
史派克跟盖拉克及亚德·诺瓦彼此相视,并且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KVZ B`c$<t  
龙人族说他们希望那只邪龙,能够成为他们的守护神。 1T|f<ChIF<  
这样的说法甚至让他们怀疑龙人族是否是邪恶的种族。或许对龙人族而言,无论是哪种龙都是相当神圣的吧。 217G[YE-  
“我希望能解除黑龙之诅咒,迎接他来到我们的岛,另外我也要带回属于我部族的人民。” uw mN !!TS  
“部族的人民?除了您之外,还有其他的龙人族来到这座岛吗?” }nrjA0WN  
“没错……” r;Sk[Y5#  
龙人族贵族大幅晃了晃尾巴。或许这就相当于人类点头的动作吧。 (?e%w}  
“是黑龙叫他过来的,并且黑龙给了他一个使命。” .n<vhLDQn  
“使命?” H07\z1?.K  
诧异的史派克如此反问。 K P]ar .  
“要他从我们的岛上,带青鳞之幼龙来到这里。” cC~RW71  
“所以那只幼龙也来到了这座岛是吧?” bRvGetX  
听到史派克这么问,亚布洛斯再度摇晃着尾巴。 y_m+&Oe  
“那斯为何要把幼龙带过来?” 8'PZA,CW  
史派克回头看着艾莲娜寻求意见。 ]BO:*&O  
“虽说是幼龙,但也肯定是相当危险的魔兽……” VWft/2p~  
艾莲娜如此回答,并表示不清楚黑龙的意图。 P%2v(  
“请问您知道些什么吗?” zu d_BOq{f  
“我不知道。或许是想指使幼龙以及我部族的人民,对人类挑起新的战端吧……” k8D _  
“目前并没有这样的征兆。无论是黑龙或幼龙,以及您部族的人民,都没有在我们的面前出现过。” A3eCI  
龙人族贵族就这么吐着细长的舌头,在短时间之内沉默不语。 zsp%Cz7T  
艾莲娜见状便开了口。 GRcPzneiz  
“亚布洛斯说能够查出他的同伴人在何处。就我的想法中,他应该在公王远征时所前往的地点……” ~nA k-toJ  
“暗黑大神殿的废墟?” SA TX_  
听到史派克这么问,艾莲娜静静地点了点头。 =v:?rY}  
“我也打算协助他一起调查。” 3-/|G-4k7  
艾莲娜原本是在寻找那斯时,探查到龙人族贵族亚布洛斯的存在。并且在彼此接触之后,确定了将会互相协助的原则。 _ /1/{  
既然他的目的是要带回黑龙、幼龙以及部族的人民,那的确跟史派克的目的一致。 -`faXFW'  
因此艾莲娜才会特意确认史派克的意志。 )Q1>j 2 &  
“无论是邪龙或幼龙的所在地,如果知道任何线索的话请马上告诉我。” .8YxEnXw)(  
之后史派克便对艾莲娜表示要先回王城。 =gj?!d`  
除了要接受陈情人的谒见,还有许多尚未处理的公务。如果不先处理好的话,即使接到了艾莲娜的通知,也没办法离开公都一步。 S>oEk3zlw  
而且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跟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对于史派克想要亲自解决事件的意愿,应该也不会衷心赞成的。 70qEqNoC  
“在下知道了。” M/ 64`lcb  
艾莲娜恭敬地低下头,并且目送史派克等人来到门口。 }#^C j;  
自从来到玛莫之后,她便充分发挥了身为魔兽使的能力,并且有这都是为了造福这座岛上的居民如此的自觉。 KZ5%q.  
而这对她而言正是无上的喜悦。 JvO1tA]ij  
%Xh}{o$G  
从窗边往外头看去,可以看到被沙漠之民改名为温帝斯,当年是玛莫帝国的王城空夸拉。 ~uhW~bT  
公王史派克在十天前从远征地点凯旋回来,之后他便不断处理公务,并且今天也离开王城,拜访那位魔兽使女魔法师的住处。 Z Xx1S?u  
“还真是忙碌啊。” M86"J:\u]  
在温帝斯主要市集经营酒店的年轻人轻声说着,并且像是想起什么般回头看着室内。 vbmt0d f  
那里有一个人正待命着。 ,SIS3A>s  
“要说忙碌的话,威尔先生您也一样吧!” )^(gwE  
拥有稳重体型的这个人如此说道。 y_9\07va<  
一般人会在这时露出笑容,不过他的表情却是毫无变化。 M@T{uo  
即使就在身边,他也完全不会让人感觉到自己的存在。然而这并不是因为他平庸到没有存在感,而是他自己特意这么做的。 /bykIUTKI  
“因为我不是公王,会忙碌也是当然的。” DzR,ou  
被称为威尔的这个年轻人如此回答,并露出若有含意的笑容。 ?!Y_w2  
他确实是这间酒店的主人,然而也同时是新生玛莫帝国的首席宫廷魔法师。 2/ +~h(Cc  
房间里的另一个人是他的属下。 [3X\"x5@V  
是位非常高明的盗贼,担任密探以及暗杀的任务。 _WNbuk0  
他的名字是波德。 DCp8rvUI  
关于这个盗贼,威尔所知道的也仅止于此。连详细的经历跟年龄都不得而知。 b "X1  
然而他的贡献却非比寻常。 f:M^q ;  
新生玛莫帝国的情报,之所以几乎没有泄漏到公国那边,主要就是因为他的活跃。 Sqi9'-%m  
不仅在事前处分掉帝国内部的反叛者,也将公国的好几个密探埋葬于黑暗之中。 :WRD<D_4  
因此威尔不会被谍报或防谍等烦人的工作缠身,得以持续进行他自己的计划。 :? )!yI  
他的计划不是别的,就是要将沙漠之民赶离这座暗黑之岛。 qeMDC#N  
而且是要让他们放弃统治,自行离开这个地方。 ~+{*KPiD  
“骑士团长妮塔小姐似乎也更加忙碌了。” h 8$.m Qr  
波德如此说道。 ovN3.0tAI  
“最近的皇帝陛下,似乎谒见了一些身分不明的人。” BP j?l  
“身分不明的人?连你也不知道吗?” N/F_,>E  
威尔讶异地皱起了眉头。 ~U w<e~  
“老实说我是因为没有时间调查他们……不过他们看起来不像是骑士,但是跟一般的民众也很明显地有所不同。” A o* IshVh  
“是新的骑士或士兵前来报到吗?” S$SCW<LuN  
新生玛莫帝国最为缺乏的莫过于武力。威尔也知道妮塔一直对此表示不满。 hbYstK;]Z  
“如果是的话就好了……” 8G)~#;x1  
波德少见地有些犹豫。 (_#E17U)_  
“没关系,有空的话再多加调查吧!” 97 SS0J  
“遵命……” &FmT T8"l  
波德敬畏地点点头。 nY MtK  
“真是的,妮塔应该多学学雷艾斯陛下才对……” ue3 ].:  
身为先帝贝鲁德遗孤的这位红发少年皇帝,在今年就要满十六岁了。这位皇帝允许威尔进行任河的行动。 #qVvh3#g  
在帝国的指导者中,已经有只要威尔一失策就要弹劾他的声浪出现了,然而皇帝却完全不予理会。 RCfeIHL  
但是拥护少年皇帝的新生暗黑骑士团长妮塔,如今似乎也是相当心急了。 Ngx2N<$<*g  
“被捕的暗黑骑士都被释放,也开始出现了跟我们帝国会合的人。然而同伴增加的话,情报也会变得容易泄漏,不知道可以隐藏到什么时候……” ZzK^ bNx)0  
威尔如此说着,并对波德投以询问的视线。 W2h*t"5W  
“真的要说的话,其实现在已经很辛苦了。加上之前攻下了黑暗森林的堡垒,骑士们似乎也再度坐不住的样子。” zATOFV  
“即使己方的人再怎么增加,用武力还是无法打倒公国,就算能打倒也维持不了多久。真希望他们能够察觉到这一点啊……” I b{#dhV  
威尔也面带难色的应和着他的说法。 5Kd"W,  
“记得威尔先生您曾经说过,已经筹划好因应的对策是吗?” 5.-:)=  
波德如此说着,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O 7:=l  
“虽然是蛮棘手的东西,不过总算是成功启动了。现在大概也要开始出现成果了吧!” ir}*E=*  
“这么说来在前几天,海军总督露杰南伯爵很慌张的回到领地,似乎是因为收到海盗出现的报告。” uN?Lz1W\;  
“海盗是吗……” ga KZ4#  
听到波德这番话,使威尔忍不住笑了出来。 Q2oo\  
“既然这样,还真希望让他们说是我们帝国海军的军舰呢。” `Gxb98h/r  
“没人想像得到。帝国会有这种实力啊。” ,c&t#mu*0  
“这也是。不过他们迟早会知道的。” p4O[X\T  
同时也将知道这座岛会因此而孤立…… })8D3kzX)  
“克拉特导师目前似乎还是有服从我的命令,玛莫各地已经开始出现传染病了。” w&#[g9G%  
这是派遣到各地密探的回报。 {B#w9> 'b  
人们似乎都认为这只是感冒,没有因而改变平常的生活作息。 Ht43G _.j  
(不过如果让大家知道,这种病其实是不治之症的话,他们的反应又是如何呢……) X:f5t`;  
威尔在心中轻声说道。 ?$I9/r  
绝望的民众会要求从政者负责,这是相当容易预料到的事情。大概玛莫各地都会因而发生暴动吧。 5m@'( ] j  
(公王陛下到底会怎么镇压这样的暴动呢?) b'FTy i  
威尔回想起那位玛莫公王的脸,并且在心中如此问道。 ?FS0zc!+  
“虽然我有些罗嗦,不过那个叫做克拉特的魔法师并不能够信任,最近他常常跟妮塔小姐的亲信有所接触。” 4uE )*1  
听到波德这么说,威尔只是再度露出了苦笑。 ":sp0(`h  
“我并没有信任他。信任将会招致背叛,只要趁他还有用的时候多加利用就可以了。如果觉得已经没用或是会招致祸害,就把他处理掉好了。只要监视的动作没有疏漏,应该就不会被对方取得先机了。” y] 9/Xr/  
“信任将会招致背叛……您对我也是相同的想法吗?” bF G?mG:  
波德恢复一如往常的表情如此反问。 ]p4?nT@]  
“竟然问这种有趣的问题……” O,+9r_Gh  
虽然威尔想要一笑置之,不过看到波德的表情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s7jNRY V  
这个人之所以能成为优秀的暗杀者,最主要就是因为他有随时能够自我了断的觉悟。威尔至今从没看过像他一样,能如此让自己的存在感消失的人。甚至有时候会觉得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欲望或感情。 $\k)Y(&  
然而他如今的表情,很明显是在要求些什么。 *Vb#@O!  
对于威尔而言,这个人至今都是他极为忠诚的属下。 04-@c  
然而波德毕竟是个人类。肯定是有所要求而担任密探的。然而威尔知道他并不是想要金钱或地位。 lHliMBSc  
威尔很直觉的认为,接下来的答案或许会左右自己的生命。 247vU1  
“如果你要我说我信任你,那我一定会这么告诉你。不过你真的是想要这种答案吗?如果你有心的话,要背叛我根本不是难事,要夺走我的性命更是轻而易举。然而这对你而言又会有什么利益?我自认自己是最能让你发挥实力的人,我也认为这就是对你最好的信任。” B1I{@\z0G  
“真是个不值得服侍的主人啊!” @qWClr{`  
波德虽如此说着,但反倒发出高兴的笑声。 5&A' +]  
(也是个不值得背叛的主人啊!) !K=$Q Uq  
他在心中如此补充着。 8 t7r^[T  
或许就是因此,他才愿意继续留在这个年轻人身边吧。 ZOppec1D  
“请饶恕我问了这么失礼的问题。” JvCy&xrE;  
波德说着深深低下了头。 t meg=U7  
然而威尔并没有任何回应。 D4@(_6^  
因为无论原谅或是不原谅,对这个老练的盗贼而言都是无所谓的。 )$pqe|,  
“最近还是尽量阻止情报的泄漏吧。将来一定会有人想趁机会以武力解决,到时候我也已经无法阻止了。” 3 UQBIrQ  
“要不要暗杀公国那边的人?例如那个魔兽使的女魔法师,她对于威尔先生而言,应该是相当碍眼的角色……” Mx 3fT >?  
“说得也是……” gId :IR  
魔兽使的出现,对威尔来说的确是个误算。 <I?f=[  
被赶出栖息地而一起暴动的魔兽,几乎都被她一个人镇压了下来。 A-^B ?E  
虽然她无法支配九头大蛇,不过只要威尔以魔兽作为工具,她的存在肯定是一种阻碍。 AXo)(\  
加上她身为魔法师的能力极为高强,大概连威尔都望尘莫及吧。 "HJQAy?W  
在玛莫公国的重要人物之中,无疑是最危险的一个角色。 ^Y8G}Z|  
然而威尔并不喜欢暗杀这种手段。因为这是盗贼而不是魔法师的做法,他希望能够以计谋较量并且一决胜负。 ,[_)BM  
同时他也很珍惜对方的才能。 p-z!i+  
支配魔兽的秘术是统治玛莫不可或缺的魔术。如果能够组织魔兽军团,即使面对罗德斯本岛的攻击也能够予以对抗。 ~jWp D7px  
威尔在这段时间如此自问。 JvJ)}d$,&  
“……就交给你来判断吧!” ? ]} =4  
之后他对波德如此说道。 $ M|vIw{#  
“我知道了。” )1)&fN41i#  
波德静静地点了点头。 !_&;#j](  
“不过别忘了,你最重要的任务依旧是情报的操作。要在何时用什么机会放出疾病的传闻?这将左右人们所感受到恐怖的程度。” #yCnM]cEn  
“在下将铭记于心。” 1u* (=!   
波德说完静静行了一礼,之后背对威尔离开了房间。 I( 9+F  
威尔再度将视线移到窗外,凝视着不知何时被夕阳染红的玛莫公国王城。 I%0J=V;o{  
“看来从今以后,公王陛下又会更加忙碌了……” k{\a_e`  
威尔如此轻声说着,并且静静地闭上眼睛,就像是要为挚友默哀似的。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4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019 点
好评度: 1328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板凳  发表于: 2008-09-04 19:10

p"NuR4   
“雷艾斯陛下……” `$r?^|T  
新生玛莫帝国的女骑士团长低着头,走进少年皇帝的寝室之中。 9Cw !<  
“又有客人要来晋见陛下了。” %U& ztvR0C  
妮塔的表情看来非常紧张。 (/J %Huy  
一种无法言喻的不安笼罩着她的内心。 .@f ) #2  
一直到最近,她都认为这个十六岁的新生玛莫帝国皇帝只是个小孩子而已。而自己则是以监护人的身分,负责保护这个少年长大…… ?D=%k8)Y  
然而这样的关系已经完全逆转了。 JU-eoB}m  
如今是这个少年皇帝成为妮塔的支配者。 G#z9=NF~V  
大约在半年前,少年命令她跟自己共度春宵,而她也没有办法拒绝。 toC|vn&P  
那时只认为是少年进入青春期,因为无法压抑自己的冲动,才会对身边的女性做出如此要求的。 M_F4I$V4  
然而少年的技巧却高明得令人惊讶。 r W w.(l  
妮塔就这么被侵略、征服而且屈服。一切也都在那一天完全改变。 259:@bi!y  
坐在王位上的时候,少年皇帝跟以往一样,就像是个被妮塔使唤的傀儡。 ;UWp0d%  
然而只要来到寝室,她就被当成奴隶般使唤,每天晚上也被命令要跟他同床。 M cbiO)@I  
妮塔无法对此做出抗议或抵抗,即使她是率领着数百名骑士的团长。 vXc gl  
目前的她就等于是皇帝的宠妾,不,或许只是满足欲望的对象也说不定。因为在肌肤相亲的过程中她就知道,皇帝对她根本没有抱持着一丝爱慕的感情…… 8B7,qxZ  
雷艾斯变了个人。不,有时甚至会感觉他变得不像是一个人。 _K|?;j#x0k  
而在最近,开始有身分不明的人,接二连三前来拜访少年皇帝。 (I(k$g[>  
今晚也有三个人来到了这个地方。 \!'K#%]9  
雷艾斯命令妮塔,只要是知道“费奥尼斯”这个暗号的人,都必须安排跟他谒见,并且还要对其他人保守秘密…… >U') ICD~  
妮塔辛苦的对自己的亲信解释,皇帝是悄悄在罗德斯各地寻找人材。虽然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相信,不过目前并没有人追问下去。 kX]p;C  
妮塔安排三名客人前往客房,并且前来通知雷艾斯这件事情。 eq Wb>$  
光是走进房间,她的身体就会开始颤抖。 5[>N[}Ck>  
(我到底在害怕此什么?) fsVr<m  
妮塔甚至找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大概是面对眼前这位红发少年时,本能地感觉到敬畏跟恐惧吧。 tM{U6k  
“辛苦了……” jj"?#`cW  
雷艾斯头也不回地如此说着,并静静从长椅上站起身子。 v D4<G{  
“你就在这个房间里待命。” t%>x}b"2T  
“遵命……” pNR 69/wGi  
妮塔深深地低下了头。 " J6 aU  
一直到少年皇帝的脚步声完全消失之前,她都不敢将头抬起来—— Q\<^ih51  
“好久不见了,费奥尼斯大人………”  |{@_J  
看到红发少年走进房间,原本就这么坐在地上的三个人马上恭敬地伏拜,甚至连脸都贴到了地上。” w*s#=]6  
“今世也能见到你们实在是太好了。” M 4TFWOC1  
红发少年露出爽朗的笑容点点头。 Dhe ]f#d  
雷艾斯这个名字对他而言只是假名,费奥尼斯才是他真正的名字。 )IP{yL8c  
或许应该说是灵魂的名字。 }D&fw=r"M  
经由破坏神卡蒂丝所赐的奇迹,他的灵魂从遥远的过去就不断转生。而他面前的这些人,就是能够实行转生奇迹的破坏女神高位祭司。 ( KxL*gB  
因为拥有这个秘术,所以即使几度被毁灭,破坏神的教团依旧能够轻易地重建。 ';bovh@*  
“今世一定要完成我们的心愿。” )z#M_[zC>  
三人中的其中一人抬起头来如此说道。 +~A<&7[}  
他所说的心愿就是要破坏世界。然而这只表示要破坏这个世界,对于破坏神的信徒而言,他们将会在下一个世界重新诞生。 #GHLF  
因为破坏神卡蒂丝以及她的信徒,并不是属于始源巨人,而是属于终焉巨人…… |E)IJj 3  
终焉巨人经过无限之时光,将会成为下一个世界的始源巨人,这就是这个世界最基本以及最终的原理。 t7p`A8&  
雷艾斯点头之后,就这样面对三人直接坐在地上。 [oQ&}3\XJ  
“转生者几乎都已经完全觉醒了,并且在各地宣传着卡蒂丝的信仰。由于战乱让人们内心变得冲动,因此招揽信徒的工作变得相当轻松。如今在罗德斯全土,已经有一万名信徒随时听候差遣。” W}5H'D   
“之后只要等待娜妮尔小姐,从那可恶的封印中解放出来了。” ^L<*ggw  
另一个人表情一亮如此说道。 6A& f  
“娜妮尔已经觉醒了,只不过目前并不完全……” q(yw,]h]{  
雷艾斯以压抑感情的语气如此说道。 t'EH_ U  
“并不完全?” 9J?G"JV?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S.2p*Vd  
听到雷艾斯这番话,三个人同时抬起头露出不安的表情。 U!-|.N,  
“该不会转生失败了吧……” zSYWNmj&  
转生之奇迹并不是完美的。如果成为新容器的婴儿灵魂胜过转生者,那么转生的仪式就会失败,转生者的人生轮回也会就此停止。 WQ]~TGW  
过去已经有好几个转生者因而消失了。 yoj 5XBM  
“并非如此……” !o 7uZC\  
雷艾斯缓缓摇了摇头。 >29eu^~nh  
“娜妮尔的灵魂并不是经由转生,而是在自然的状况之下获得肉体并投胎转世,因此我一直到最近都找不到她的灵魂。” h@z(yB j:0  
“获得肉体而投胎转世?是指灵魂虽然相同,但是人格却完全不同吗?” (0q dU;  
“要这么说也不为过。” C<6IiF[>%  
雷艾斯点了点头。 HPT9B?^  
“而且她现在不属于破坏神卡蒂丝,而是大地母神玛法的神官。” R9yK"  
“大地母神玛法?” &,fBg6A%  
身为卡蒂丝高祭司的三位转生者,同时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ge{KB;*n#  
“被称为大地母神之爱女的前任玛法教团最高祭司,阻止了转生于蕾莉雅这个女孩身上的娜妮尔灵魂觉醒。而娜妮尔被封住的灵魂,就这么被那个女孩的女儿所继承,获得新的肉体投胎转世……” cJm!3X  
“是那六英雄之一的最高祭司妮思?” e@L'H)w,  
“而现在的娜妮尔,也被赋予了妮思这个名字。” _-Aw`<_*-  
“竟然会这样……” 9h$-:y3  
三名转生者的脸上浮现失意的表情。 -Tk~c1I#`  
大地母神玛法是创造之女神,在神话时代将卡蒂丝石化,并且封印在这座暗黑之岛,然而玛法女神的肉体也在那时毁灭。 "31GC7  
因为卡蒂丝的诅咒跟玛法的祝福交杂,罗德斯才拥有如此特异的地形跟气候。 W?'!}g(~  
破坏女神与创造女神的战斗,据说至今也仍然持续着。 [/*85 4  
而在魔法王国灭亡后的争战中,娜妮尔的灵魂之所以被封印长达四百年,也是因为大地母神玛法的奇迹。失去了笃信是卡蒂丝转世的亡者之女王,破坏神的教团在这数百年来,根本就无法有任何明显的动作。 (^9 q7 )n  
大约在五十年前,知道娜妮尔的封印被解开之后,以费奥尼斯为首的转生者们,拼命寻找着容纳她灵魂的肉体,然而最后却终究是没有找到。 c?eV8h1G  
因为这许多的事情,对于身为卡蒂丝高位祭司的转生者而言,他们所信任的永远之最高祭司“亡者之女王”竟然转世成为玛法神官,当然是到相当大的冲击。 m5zP|s1`['  
何况她还继承了大地母神之爱女的名字。 '8k\a{t_z  
“然而即使是怎么转生,灵魂依旧是一样的。她已经取回过去的记忆,因此一定会觉醒为亡者之女王。不,应该说一定要让她觉醒。” T[<llh'+  
雷艾斯好像发表宣言般的说完之后,一位转生者缓缓地点了点头。 "a`0s_F,^  
“经由被坏、杀戮以及转生,我们得以活在无限的时空中。侍奉卡蒂丝女神正是究极的喜乐,她不可能会忘记这样的喜悦。” 0} liK  
“为了让娜妮尔小姐觉醒,我们将会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xwT"Q=|kW  
“而且我们的心愿也将因此在今世达成。” xv 7^  
三名转生者纷纷如此说道。 zG@9-s* L  
“正是如此……” 6l [T Q  
雷艾斯如此回应,并往漆黑的窗外看去。 ;b cy(Fp,\  
世界总是往毁灭的方向前进,而且绝对不会回头。 Fdu0?H2TL  
^lRXc.c z  
温帝斯的夜晚来临了。 -1S+fUkiK/  
无论是亚拉尼亚或是玛莫的夜晚,艾莲娜都觉得没什么不同。 Qh/yPOSm:  
只要是人都害怕黑暗,因为人类的五感主要是依赖视觉,而黑暗将会封锁人类的视觉。  vxr3|2`  
然而对许多野兽而言,黑暗并不是它们畏惧的对象,而对于某些人类而言也是一样的。 } %S1OQC  
跟龙人族的贵族亚布洛斯交换情报之后,她打算在明天就离开公都,寻找黑翼邪龙以及水龙幼龙的下落。或许也可以跟遇见亚布洛斯的时候一样,跟其他的龙人族的贵族种取得接触。 "@GopD  
然而在那之前,她必须先处理一件麻烦的事情。 3$l'>v+5{  
穿着睡衣的艾莲娜,正披着外套坐在桌子前面。 '$1-A%e$1  
桌上摆着记载魔兽使秘术的古代书,她正在书上做着各种不同的注记。 f:"es: Fb  
来到玛莫之后,关于支配魔兽的秘术,她藉由实践而变得更加精通。 }#EiL !Pv  
艾莲娜也逐渐感觉得到,比起已故的父亲古杰敏,她已经成为了一位更加完美的魔兽使,然而她并不知道父亲将会怎么看待现在的自己。 e#kPf 'gL  
(在这座岛上,魔兽使的能力无疑是造福众人的。) NO`a2HR$  
艾莲娜回想起父亲的面容如此说道。 X[NsdD?w1+  
(不过似乎也有人不喜欢我的存在。) a/_ sL(F{  
之后她静静抚摸着在她身边一只竖起耳朵,拥有花斑色毛皮的动物。  A{5 k}  
之前住在亚拉尼亚森林里的时候,她也饲养着这只大山猫。不过虽说是山猫,但它并不只是只普通的动物。 1#]tCi`  
是神,或者是邪神所创造的幻兽或魔兽。 zMtK_ccQ  
这只魔兽拥有只能说是魔法的超高知觉能力。而它体内名为雷古立亚的珍贵魔石,便是它这种力量的泉源。这种魔石据说是治疗精神疾病的特效药,因此大山猫跟独角兽一样,都是猎人们梦寐以求的目标。 A8c'CMEm  
然而由于这只幻兽拥有的超敏锐知觉,几乎没有任何的猎人能够狩猎成功。 f} } Bb8  
如今大山猫的知觉,也捕捉到了屋外正站着一个男人。 uZmfvMr3  
经由跟幻兽的精神交感,艾莲娜也能“看见”这个人。 lOd[8|/  
经由幻兽所看到的这个人并不是生面孔。 Cd|V<BB9  
从她魔兽使的这个称呼流传到众人耳中之后,这个人就出现在这里好几次了。 <Er|s^C  
即使她真的亲眼看到这个人,大概也不会多加注意吧,她对这个人的印象就是如此的薄弱。 O_F<VV*MFQ  
然而大山猫的知觉能力,却能感应到这个人跟猎人有着共同的危险。因此只要他接近这里就会“监视”他。 /wCP(1Mw  
如今艾莲娜也感受得到,这个人就像是飞蛇尾巴的毒针般危险。 Q$kSK+ q!  
(至今都只是在监视我而已,不过今晚看来并非如此……) G;fP  
因此艾莲娜马上咏唱着古代语魔法的咒文。 & r\z9!   
咒文完成之后,她的手中忽然出现了—卷羊皮纸。 4~G9._  
是她用“传送”之咒文从某处拿来的。 dBobVT'  
她所拿的地点是亲卫骑士盖拉克的住处。要跟管理玛莫公国密探的莱娜连络时,她都是使用这一卷羊皮纸。 !R)v2Mk|  
毕竟老是使用“瞬间移动”的话相当辛苦,而且她也不希望打扰别人的私生活。 s`H}NjWx  
白天盖拉克夫妇似乎有所争执,因此今晚大概会继续争吵,要不然就是忙着和好吧。但不论是哪种情形,都不适合被别人打扰。 =H!u4  
羊皮纸上也写着莱娜的留言。由于她们已经算是亲密好友了,因此常常会写一些私人的记事。 H~||]_ q|  
然而今晚并没有仔细阅读的时间。艾莲娜急忙写上跟她的连络事项,然后再度咏唱咒文让羊皮纸回到原处。 FE$)[w,m  
之前她就做好了要迎接不速之客的准备。 YM1@B`yWE  
“这座岛是什么样的地方、上面住了什么样的人,这些都是你告诉我的呢……” -I4@` V  
艾莲娜发出声音,对她当年所爱的魔法师如此说道。  v C><N  
那个魔法师在玛莫帝国灭亡之前,曾是宫廷魔法师团的一份子。 _4.`$n/Z  
“如果发生了万一,你会不会乐意迎接我呢……” q ,}W.  
※       ※       ※ O]^E%;(]}i  
第二天早上,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以及其夫人莱娜,来到刚起床的玛莫公王史派克身边进行紧急报告。 +uv]dD *i  
“艾莲娜被杀了……” Mg^GN -l  
莱娜脸色苍白地对史派克如此说道。 #W!@j"8eK  
昨天晚上,身为魔兽使的女魔法师,被涂有剧毒的短剑贯穿心脏—— %Vive2j C  
“犯人就是那个暗杀者。” :[\}Hn=  
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史派克感觉就像是自己的胸膛被短剑贯穿似地。 in#g  
“艾莲娜导师她……” {!'AR`|  
他说到这里就失去了说话的力气。 \gj@O5rGP  
他并不是小看了玛莫帝国。然而暗杀这样的手段,即使是之前的玛莫帝国也几乎没有使用。 mY;Y$fz;xL  
在英雄战争时,伐利斯的宫廷魔法师艾鲁姆被黑妖精暗杀,不过这也是战场上所发生的事情。 )Q 6R6xW  
在压抑住打击之后,史派克握紧拳头往旁边的墙壁打去。 *9?-JBT&F  
“为什么是艾莲娜导师……为什么不是我……” _YO` x  
史派克像是要吐血般地如此呻吟。 &[qL l  
将隐居在亚拉尼亚森林的她带到暗黑之岛的不是别人,正是史派克自己。 T4o}5sq}S  
他至今都没有忘记说服艾莲娜的那句话。 H:y .7  
“为了你的笑容……” u|O5ZV-cd  
史派克是这么对她说,并且迎接她来到这座岛的。 Gzc{2"p  
然而在这里等待着她的,竟然是如此悲惨的命运…… U#d&#",s  
至今史派克虽然将新生玛莫帝国视为敌人,但从来都没有对其抱持着恨意。 Hc5@ gN  
然而在现在的这一瞬间,他打从心底涌起了憎恨。 $PHKI B(  
“我一定要毁灭掉你们!我绝对不会把这座岛交给你们这样的人!” 8O("o7~"  
史派克这激昂的怒吼,几乎传遍了被称为暗黑之岛的这片土地——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4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019 点
好评度: 1328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地板  发表于: 2008-09-04 19:10

第二章 黑暗统治者 /vD5C  
-TjYQ  
丧钟不断地响着。 {ZY^tT sY  
玛莫公国的公王史派克,在王城温得雷司特的私人房间里听着这沉重的钟声。 E)NH6 ~  
王城尖塔顶端的钟,如今为了将魔兽使艾莲娜送到天堂而响着。 f(|qE(  
前几天由于新生玛莫帝国的暗杀者,使得她迎接了人生的终点。 S%kE<M?  
玛莫公国在王城中为她举行国葬。一直到她的遗体被送到墓地之前,史派克都是亲自走在行列的最前面。 aVO5zR./)  
温帝斯的居民整然排列在大马路旁,目送这位镇压了疯狂魔兽的伟大女魔法师。 <@A/`3_O)  
史派克认为这是人们对她的丰功伟业,所表现出的直接反应。 <E&1HeP  
魔兽对于这座岛的居民而言并不是传说中的生物。每年都有许多人丧失生命,更有几十倍的家畜成为它们的食物。 43A6B  
光是艾莲娜一个人,就让玛莫的居民从恐怖中解放了不少。 &z 1A-O v  
只要魔兽出现在人类的住处,她马上就会前往支配魔兽,要它回去自己原来的住处。 o-lb/=K+  
即使不是自愿,但玛莫这座岛必须要接受魔兽的存在。 ^.nvX{H8~=  
对于这座岛而言,艾莲娜是不可或缺的女性。而且相信在其他的地方,她将会成为众人排挤或恐惧的对象。 yodJGGAzk  
邀请她来到这里是正确的。史派克至今都这么相信着。  S`U Gk  
然而结果却是眼前的这个现实。 GWM2l?zOP  
如此残酷的现实。 7 I&7YhFI  
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那就是身为“公王的好友”的半妖精少女。她就这么心惊胆颤地观察着那个无法压抑自己感情的房间主人。 h<Yn0(.  
(为什么这种时候就是我啦!) 5l=B,%s  
莉芙在心中如此叫道。 fh b&_T  
(心情好的时候,就只会跟玛法神殿的侍祭小姐在一起……) ?" {+m  
她的工作就是应付心情不好时的公王,宫廷里的人都有着这样的共识。 P qagep d  
她实在是不希望这样,不过这似乎是拥有“公王的好友”这个意义不明的称号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事实上能够自由进出公王的私人房间,也是只有她一个人才拥有的特权。 _>dqz(8#  
“你、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A#ws_CD_  
此时史派克忽然回头对她说道。 p87s9 9  
莉芙吓了一跳、当场稍微跳了起来。 ^n@iCr9  
“我、我哪有要说什么啦!” V*=cNj  
莉芙以手按住胸口如此说道。 \xDu#/^  
心脏鼓动的怦怦声传到了自己的掌心。 U"%k4]:A  
“不,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想说话。” 7v?tSob:b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如何,不过她的确有些事情想要说出来。 ]1)@.b;QR  
“我了解史派克现在的心情,可是必须要抓到暗杀者才行,这也是为了艾莲娜啊……” nd3]&occ  
不然下一个被盯上的说不定就是史派克自己了。莉芙特意强调了这一点。 S/~6%uJ  
“这才正合我意。” 6|T{BOW!d  
史派克马上如此回答。 iUS379wM}  
“这样的话我就可以亲手解决他了。” L9Fx Lw41  
“真的没问题吗?听莱娜说对方是相当恐怖的高手……” eb9qg.9Z  
“沙漠之民对危险相当敏感,不然根本无法存活下来。” oxO}m7 ULH  
炎之部族的人民尤其如此。 :Jhx4/10  
过于粗心的话,剧毒的蝎子会爬到棉被里面,砂走或双头蛇等潜藏在沙漠里的魔物,也是他们必须随时留意的对象。 qgI Jg6x/}  
在风与炎之沙漠,跟危险相邻而居是理所当然的,史派克认为这一点跟玛莫人民十分相近。 D.*JG7;=Z  
“只要毁灭玛莫帝国就可以帮艾莲娜报仇。至今我都希望能够跟他们和解,不过我已经知道这种想法有多么天真了。” )@R:$l86  
史派克对着前来参加葬礼的玛莫公国骑士们,宣布必须更加严格监视领土的状况。 ry~3YYEMI0  
并且还发出公王命令,宣布藏匿玛莫帝国份子的人将会受到严惩,提供情报的人则会给予奖赏。 hXz"}X n  
“我要让他们后悔使用暗杀这种卑鄙的手段。” MYN1zYT6j  
史派克握紧拳头如此说道。 2i,Jnv=sR  
看到这样的表情,莉芙也知道他是认真的。 {dMa&r|lp  
原本自认是宫廷小丑的莉芙,应该要在这个时候开他玩笑的,不过毕竟葬礼才刚结束,因此现在终究不是做这种事的时机。 ec=4L@V*  
总之看到史派克变得积极了点,莉芙也稍微安下心来。 De>pIN;B>  
在艾莲娜被杀之后的几天,他的状况只能以无法控制做比喻。而他发泄时的对象也大多是莉芙。 p- *BB_J"  
(不管是盖拉克还是莱娜,他们还真是会看情况啊。) XJ?@l3D:  
他们在艾莲娜被暗杀之后,就在公都中奔走以追捕犯人。 ^1*p]j(  
然而对方似乎并不是一个轻易便露出行踪的角色。 + s[(CI.b  
在现实上,光是这一个盗贼,就将玛莫公国的密探组织玩弄于鼓掌之间。对于玛莫公国而言,在某些方面或许是最为恐怖的敌人。 4?%0z) g  
(功夫比较好的就只有莱娜一个人呢。) P]6pPS  
然而这样的她也还是经验不足,如果在以莱丁为根据地的弗雷姆盗贼公会,她甚至无法担任干部的职位。 (_nkscf  
“公王陛下。” Llk`  
就在这时,门后响起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TzK?bbgr!  
应该是某个亲卫骑士吧。 Uj!L:u2b  
由于知道敌方会使用暗杀手段,因此驻扎在王城的亲卫骑士人数,跟之前比起来几乎增加了两倍之多。 .Bi7~*N  
“盖拉克队长跟莱娜夫人进城了。” %H}+'.8  
听到这个,莉芙心想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C $_?Qi  
(不过还真是会抓时间,刚好史派克心情一好他们就出现了。) ~4\bR  
莉芙甚至觉得有点生气,并在心里决定要好好说他们几句。 0;XnNz3&  
“如果是盖拉克他们的话,要找我应该不需要特地说吧?” ~V./*CQ\c  
史派克神色有些不悦地对门边说道。 fqF1 - %  
“是因为他们带了一个希望能晋见陛下的人……” +:Y6O'h.  
“谒见?在这种时候?” %*s[s0$ c  
由于艾莲娜的丧礼刚结束不久,加上自己好不容易镇静了些,他实在是不管这种麻烦的事情。 #[i({1 `^L  
“不能改到明天吗?” 54'z"S:W  
“他们说虽然会造成陛下的困扰,但请您务必见他一面。” `Zk?.1*2/  
就像是看透史派克的反应似地。 &j>`H:  
“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 ;ga~ae=Fg  
史派克露出苦笑,并且要亲卫骑士转达带他们过来。 ChB ZGuO:  
“会是谁呢?” xUeLX`73  
莉芙诧异地问着史派克。 )D#*Q~   
“不知道,总之只能先接见了。” RQh4RUm  
史派克坐在长椅上,默默地等待盖拉克他们过来。 VvPTL8Z  
这并没有花多少时间。 M VsIyP  
“进来啰。” l$zM|Z1wR`  
随着耳熟能详的盖拉克声音,房门被大大的打了开来。 e <IT2tv>u  
紧接着穿着铠甲的盖拉克,跟身穿深绿色礼服的莱娜走进了房间。 ,I)/ V>u  
他们的身后还有另一个人。 2>UyA.m0  
大概就是请求谒见的人吧。史派克朝那人的脸看去,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pET5BMxGG  
他有着金色的长发,并且身穿白色的长袍,肯定是一个魔法师。 ,c7 8O8|  
虽然一下子分不清他是男是女,不过史派克马上就回想起来,他曾经看过这一个人。 QR a>W/N  
在这一瞬间,史派克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CW'B5  
“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法师先生……” P/0n) Q  
由于过于惊讶,使得史派克根本说不出话来。 W**a\[~$  
他的名字是塞西尔。曾经师事于弗雷姆宫廷魔法师史雷因,也是萨克森独立运动的领导者之一。 K72U0}$B  
然而追本朔源的话,他原来是出身于亚拉尼亚的贵族世家。 zf6k%  
据说在他所在的千年王国,不继承家族的人大多被送到贤者之学院学习魔法,之后再以魔法战士的身分为国家效力。 6R# f 8  
只不过这座贤者之学院,已经在黑之导师巴古纳德的魔掌之下被迫关闭了…… ZG<<6y*.  
“为什么宫廷魔法师大人会……?” \/'u(|G  
史派克不禁如此自问。 ,AWN *OS  
然而他很快就想到了可能的原因。 ,LU/xI0O  
大概是以魔法或是其他的方式,知道魔兽使艾莲娜逝世的消息吧。 P b2exS(  
在知道这一点的瞬间,从史派克的胸口再度涌起激烈的情绪。 # (!>  
塞西尔是艾莲娜还在亚拉尼亚时唯一的朋友,而且塞西尔也对她抱持着好感。 e=TB/W_  
在被魔兽所苦的史派克等人要招聘她来到玛莫时,塞西尔曾经极为强硬的反对。 .J'}qkz~  
大概是不想要跟她分开吧。而且暗黑之岛的危险性也更令他担心。 g/'MECB  
如今他的不安也成为了现实。 IIs'm!"Y>  
而且是被暗杀者下手的最坏下场…… 27G6C`}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591Syyy  
史派克咬紧嘴唇,对塞西尔深深地低下了头。 DNC2]kS<  
“我知道您非常愤怒,但是我一定会消灭新生玛莫帝国,并且逮捕到那个暗杀者,来报艾莲娜导师的仇……” F3i+t+Jt  
史派克如今再度说出了刚刚对所说莉芙的那个誓言。 PiP\T.XANa  
“你比刚刚多讲了一句喔。” Kbrb;r59  
莉芙轻声地对他说道。 p,Qr9p3y  
“你给我住嘴。” tc.R(F96  
史派克皱起眉头轻声回话。 AK} wSXF  
“关于这件事情……” 00[Uk'Q*5  
回答的不是塞西尔而是莱娜。 Zchs/C 9{  
同时她若有所思地看着史派克走了过来。 bM; ==W  
“请你不要生气听我说好吗?” -O:+?gG  
如此撒娇的语气,使得意识到莱娜是女性的史派克不禁退了几步。加上她穿着强调丰满胸部的礼服,让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视线该放哪里。 esIE i!d  
“虽说要我不生气,可是到底是什么事啊?” 67wY_\m9I  
史派克疑惑地如此询问,并像是要求救般地看着盖拉克。 ?4P*,c  
在这时史派克才察觉到,他的表情很明显有所不同,而在他身边的亚拉尼亚宫廷魔法师也是如此…… vT#zc )j  
两人都跟莱娜一样,露出像是很抱歉的表情。 }K! }6?17T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Nz~4ebB  
抱持疑问的史派克催促着莱娜。 O KVIl  
“我们欺骗了你?” oi^2Pvauh  
“我……被骗了?” XCc /\  
“没错,这个人不是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法师……” -,C">T%\  
“不是塞西尔导师?不然这个人到底是谁?” t;!v jac  
史派克呆呆地看着这位金发的魔法师。 ze@NqCF  
塞西尔随即开始咏唱古代语魔法,就像是要当作是问题的答案。 *$~H=4t  
而在咒文完成的瞬间,塞西尔的脸变成了之前才刚被埋葬的魔兽使艾莲娜。 jT}3Zn  
“艾、艾莲娜导师……” >>oR@  
虽然相当无礼,但史派克还是指着她的脸说不出话来。 xOnbY U  
“艾莲娜?” |\;oFuCv##  
莉芙也瞪大了眼睛打量着她。 S{' /=Px+  
“并不是莱娜的错,这是我拜托她的。因为让大家认为我被杀的话,其实会比较容易行事……” KE!aa&g  
“这是……怎么一回事?” 5G"LuA  
吞了好几口口水之后,史派克对眼前有着艾莲娜脸庞的人提出了问题。 F9@,T8I  
“换句话说,就是这么一回事……” {G$I|<MD2T  
艾莲娜对史派克等人说出了所有的实情。 ilJeI@  
总而言之,玛莫帝国暗杀者所下手的对象,是经由魔法变成自己外型的使魔。而艾莲娜自己则是使用变身咒文,变成了塞西尔的模样。 WJ":BK{NM  
如今之所以能变回来,并不是因为再度使用了变身咒文,而是以初级的幻觉魔法改变了长相跟声音。 +EK(r@eV  
“这阵子我打算借用塞西尔的外型。毕竟我不能变成玛莫的人,在亚拉尼亚也很少跟其他人接触,所以没有其他的熟人可以变身……” k]?M^jrm  
艾莲娜如此解释着。 |TM&:4D]^  
“是、是这样的吗……” Rj6:.KEJ  
史派克也只能如此回答了。 l}od W  
“不过这样也太残酷了吧?” <q|IP_  
就在身边的莉芙悄悄跟史派克说道。 , Fo7E  
“那个亚拉尼亚的魔法师喜欢艾莲娜对吧。既然知道这点还借用他的外型的话……” !_0kn6 S5  
“这会有什么问题吗?” !9|)v7}  
史派克也轻声反问。 {T|sU\|Q  
“当然有啊。如果你喜欢对方的话,你会愿意借用他的外型吗?她知道塞西尔那个魔法师喜欢自己,所以就这么利用了他,而且艾莲娜自己还没有自觉呢。” NCbl|v=  
“原、原来如此……” AdBF$nn[  
史派克终于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f5D.wSY  
对于艾莲娜而言,塞西尔大概只是她一生中最亲密的异性朋友吧。 $T* ##kyE9  
正如莉芙所说,这就某些方面而言或许相当的残酷。 \%\b* OO  
如果做人太好,对女性而言或许就没有魅力了。 b(&~f@% |  
(我可得记得这个教训。) E-h`l DoJ  
史派克悄悄如此心想。 QYDTb=h~  
对于妮思而言,自己也很可能会变成这个样子。 k 1;,eB  
“不过话说回来……” aIaydu+\  
史派克缓缓退后,并且跌坐在长椅上。 _nu %`?Va  
“虽说是被骗了,不过我竟然这么高兴呢。” YbZ<=ZzO4  
“所以才会瞒着你啊。” JtYc'%OF  
莱娜如此说道,并露出了微笑。 $$YLAgO4  
“你大发雷霆的消息连王城外面都知道了,而且我们也尽可能明显地在寻找暗杀者。对方的城府很深,必须要看到你真正愤怒了,才能够确定他成功暗杀了艾莲娜。” pNpj , H*4  
“说得也是。如果我知道她其实活着,那我的样子一定会很不自然的。” PHRc*G{  
“真的是相当抱歉。” #$V`%2>  
莱娜如此说着,并且跟艾莲娜两人一同低下头。 e #l/jFJU  
“要对史派克道歉还不如对我吧。这三天我几乎都得陪他呢。” 6suB!XF;  
莉芙就像是忍不住了般地逼近莱娜。 lv9Ss-c4  
在史派克生气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出现,也就是说他们根本就是蓄意犯罪了。 |E @Gsw  
“可是、这不是你的工作吗……” u&l2s&i  
“谁说的啦!” s%]-Sw9  
莉芙断然的加以否定,接着不是对莱娜,反而是对在她旁边咧嘴笑着的盖拉克狠狠踩了一脚。 % o< &O(Y  
“为什么是我……” 'T[=Uuj"  
过度的痛楚使得盖拉克当场蹲下来呻吟。 THQ W8 V  
“你一定也知道对吧,那就是同罪。” k1 >%wR  
之后莉芙装作很好心的说这样就原谅你们,然后回到史派克的身边。 b0LjNO@<  
“害你当我的出气筒真是抱歉啊。” en7i})v\".  
史派克露出苦笑对半妖精少女说道。 Zx25H"5j  
“我之所以被当成目标,应该就是对方正在使用魔兽的证据。” hXS'*vO"  
因为莉芙的行动而露出笑容的艾莲娜,再度恢复正经如此说道。 s9'g'O5  
“果然是黑翼邪龙那斯吗……” ,)V*xpp  
“肯定没错。而且他们并没有让黑翼邪龙直接来到公都,而是使用了它身为黑龙的能力。” H_; Dq*  
“黑龙的能力?听说龙的上位种族可以使用古代语魔法……” .&7=ZY>E  
老龙或古龙等上位龙族,不只拥有最强的肉体之力,也拥有极高的智能,能够使用古代语魔法。 4q@o4C<0  
“之前听那位龙人族贵族所说,诸神时代似乎存在着能够传染疾病的黑龙。” ?>q=Nf^Q.  
“如果说是诸神时代的龙……” w;H  
莉芙脸色苍白地说道。 %H<w.]>  
“换句话说就是屠神龙了。” 9 )B>|#\  
“可是黑翼邪龙并不是从诸神时代活到现在的屠神龙,甚至听说它不是古龙,只是一般的老龙而已……” S,AZrgh,"X  
“我也是这么听说的。” y(.WK8  
艾莲娜点头同意史派克所说的。 tP!sO vQ:  
“不过黑龙那斯可说是暗黑神的眷属,会拥有黑暗祭司的能力也并不令人讶异。而且如果屠神龙之魂跟诸神一样是永远不灭的话……” ?0[%+AD hM  
“只要有合适的容器,就可以让灵魂降临是吗……” Si]Z`_  
说出容器这两个字的时候,史派克感觉自己的身体不禁为之一颤。 w0/W=!_  
在两年前妮思侍祭曾被当成是让卡蒂丝复活的容器,那时的记忆此刻再度掠过脑海。 ^0{S!fs  
“龙人族的亚布洛斯是这么认为的。因此那斯才会把他们养育的幼龙带走……” 7M;Y#=sR  
“要拿幼龙的肉体当容器吗。” gK)B3dH*&  
“不过这毕竟只是推测罢了。” ^D4b\mF  
“能传染疾病的龙——瘟疫龙……” R<UjhCvx.  
史派克像在呻吟般如此说道。 Z/-%Eb]L1  
“虽然只是猜测,不过的确是有脉络可循。贝利尔村中流行的龙热,有一个村民说过曾经目睹像是飞空怪物的亡灵,如果那就是龙的灵体……” L6 _Sc-sU  
“那接下来可就精彩啰!” RB &s$6A  
莱娜耸耸肩如此说道。 3'/wRKl  
“那我顺便再说些坏消息吧。” y Fp1@*ef  
盖拉克说着露出了苦笑。 {{EQM +  
“要说就说吧,我有自信不会比现在更沮丧了。” 9oq(5BG,  
“真是这样就好啰……” H~V=TEj  
盖拉克自言自语地如此说着,然后对大家继续开口。 Ue,"CQ6H  
“我听前来参加葬礼的地方领主所说,有好几个村庄都出现了会发烧的疾病,他们都认为应该只是感冒之类的。” Y(A?ib~K  
“另外我在追捕暗杀者时也有听到,有人目击到公都在夜晚也有怪物在飞,而且传闻长得很像是龙。” i;dr(c/ft  
莱娜如此补充盖拉克所说的。 uo%O\} #u9  
“真是最坏的状况……” `7 B [<  
史派克憎恨地如此说道。 O/-OW: 03  
他不再沮丧的自信轻易崩溃了。虽然早已经有这样子的担心,但没想到情况竟然真的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M]_vb,=1  
“不过龙热的发作时间不是很长吗?听说过了五年也还不会死的,所以在这段期间找出生病的原因就好啦?” 9QX{b+}"e  
莉芙以开朗的声音如此说着,似乎是要赶走屋内沉重的空气。 jcG4h/A  
“莉芙说得没错。” 92tb`'  
史派克也振作起来用力点头。 rU~"A  
“世界上有更多迅速发作的恐怖疾病。如果是龙热的话,那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行动。可以想办法找出当作瘟疫龙容器的幼龙,或是逮捕在背后操纵的玛莫帝国份子。虽然目前的状况很糟糕,不过我们并不是束手无策。” oNh .Zgg  
史派克如此说着,并且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v0xi(Wu  
“真是这样就好啰……”  OB^  
盖拉克又重复着刚刚的那句话。 T(}da**X  
“还有什么吗?” i)p__Is  
史派克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vaU7tJ:  
“不,实在是没什么了。只是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帝国的计谋,并不光是要让龙热在各地流行而已……” (#,.;Y  
“不要这样说啦!” % B?5l^W@  
莉芙有点颤抖地说道。 <;T7q EIlo  
“如果老是担心一大堆还没发生过的事情,根本就无法在这座岛上活下去啊……” x SUR<  
“说得没错。” Af%?WZlOq  
史派克苦笑着点了点头。 0jS/U|0  
不过其实他也知道。在这座暗黑之岛上,所有的不安总有一大都会成为现实。 !6%mt}h  
\r 2qH0B  
莱娜离开王城回到自己的住处,已经是深夜的事情了。 ) jvkwC  
盖拉克跟从各地前来参加假葬礼的骑士们喝得正痛快,他大概是打算就这么住在王城里吧。 Qi}LV"&L  
魔兽使艾莲娜则是为了寻找黑翼邪龙,跟龙人族贵族亚布洛斯一起离开了公都。 q8lK6p\:W  
他们都是可以藉由魔法跟龙接触的人,因此莱娜相信他们将会带回好消息。 b(VU{cf2d  
(相较之下……) u0e#iX  
她如今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不成熟及能力不足。 g=(+oK?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个够格的盗贼,然而光是一个玛莫帝国的暗杀者,就弄得她束手无策。 yKI.TR#  
(原来、这就是我的实力了。) bi[l,  
如果没有遇见史派克等人,如今她大概依旧在布雷德靠偷东西维生吧。 xRUYJ=|oh  
或许会跟男搭档过着堕落的生活,运气不好可能就被关进牢里或丧命也说不定。 Hn~1x'$  
“再这样下去、我根本帮不上忙的。” l.juys8s  
莱娜特地说出声并且拍了拍脸颊。 a3 x~B=E  
之后打开大门走进屋内。 bij?q \  
虽说是私人住处,不过这里相当的狭小,几个仆人也不是住在这边。身为骑士队长的丈夫盖拉克常常驻扎在王城,莱娜自己也因为是密探的头头,因此忙碌得几乎没能在住处悠闲地生活。 _XZ=4s  
要说财产的话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因此不需要防范盗贼,何况莱娜自己就等于是玛莫的盗贼公会会长了。 -Tx tX8v  
所以不可能有人会来偷东西的。 4:']'E  
然而—— dWy1=UQfP  
(有谁在里面?) C":\L>Ax  
在踏入屋内的瞬间,莱娜便感觉到跟平常不同的气息。 clw91yrQn  
她马上低头看着地板。 O| ]Ped9  
(虽说不是懒得打扫……) to 6Q90(  
石子地板积了灰尘,因此很容易留下脚印。只要观察脚印的形状,就可以知道有谁曾经出入过了。 [R>   
莱娜举起手中的灯调查地面。 1,QZnF!.x  
然而却没有发现可疑的足迹。 17)M.(qmuP  
“是我多心了吗……” PEEY;x  
然而她的心悸并没有因此镇静下来。五感以外的某个地方察觉到一种违和感。 (dF;Gcw+  
“难道是那个暗杀者?” !^fR8Tp9  
如果真是如此,自己的能力真的赢得了他吗? zI!R-Nb  
莱娜只要一有空间就会接受盖拉克的训练,因此在武器的使用上有相当的自信,可以任选要用盗贼或战士的方式作战也是她的过人之处。 p0y?GNQ  
莱娜取出了藏在衣服下的短剑。 W;dzLgc  
她效法暗黑之岛的原则,在剑刀上抹了麻痹性的毒。 \)ZX4rs{8  
(即使对手懂得暗杀,只要能避开第一次的攻击……) NB5B$q_'#  
之后就会成为普通的战斗。如此一来莱娜或许就会有胜算。 #0^3Wm`X;  
(不过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之后就交给你了。) *.%)rm  
莱娜在心中对盖拉克如此说着,然后慎重地往屋子深处前进。感觉就像自己才是小偷似地。 AdOAh y2H  
进入大厅时也没有用手,而是直接踢开了门。 dG>Wu o  
然后观察着里面的情形。 [e@OHQM  
不过却没有看到人影。 Z?c=t-yqp  
莱娜就这么冲进客厅,然后迅速转过身来面对门口。因为暗杀者常常会站在门边,选择在目标走进屋内的一瞬间行动。 n3g WM C  
然而里头也没有任何人。 >m6,xxTR  
(到底躲在哪?) soQzIx  
莱娜再度转过身来,随即忍不住咽了口气。 3KFrVhB=  
因为有一个人站在她的身后。 eKpxskbhZ  
莱娜随即认为自己要被杀了。 >\x_"o R  
可是对方却没有任何行动。 wQrPS  
(为什么?) oy2d A  
即使抱持着疑问,莱娜仍旧是向后飞退一步观察对手的脸孔。 $CwTNm?  
也因此她才察觉到。 i =fOdp  
躲在屋内这个人的真正身分。 l)PFzIz=V  
“会长……” iLd"tn'  
莱娜出神地轻声说着,手上的短剑也掉到了地上。 ,iv%^C",)  
“好久不见了。” O{cGk: y  
莱娜称为会长的这个人如此说着,端正的脸上也浮现出笑容。 ;/^]|  
他是莱丁盗贼公会的首领。 b}*@=X=4o  
名字则叫做佛斯。 < J<;?%]  
“不要吓我啦!” %f> |fs  
莱娜哽咽地说着,朝佛斯的胸口扑了过去。 cM<hG:4%wX  
然而在这一瞬间,一把短剑的剑刃出现在她的眼前。 k E#_Pc  
“不准再接近过来。”  Vq)gpR  
佛斯严肃地警告她。 7k#${,k  
“您还是一样呢……” XAULD]Q  
他俊美的外型使他只要走在路上,十个女性有九个会回头注意看他,然而这个人却非常讨厌女人。 o|^?IQ7bpf  
听说是因为过去他第一个爱上的女性,到最后竟然是要杀他的暗杀者。由于他这样的个性,因此莱丁盗贼公会在布雷德成立分部时,大部分的女盗贼都被派到了那里。 o )nT   
莱娜也是其中之一。 .1z$ A  
“抱歉我来晚了。” qp~4KukL  
佛斯收起短剑,优雅地坐在客厅一角的椅子上。 ?<yq 2`\4O  
“要喝点酒吗?” 2 ) /k`Na  
“酒也是迷药的一种,何况在这种状况下也不适合喝。” '^oGDlkr H  
佛斯毫不经意如此回答,并且要莱娜也一起坐下。 RqN_vk\  
虽然让人不禁怀疑到底谁是屋主,不过莱娜还是听话坐下了。 =6Kv`   
即使身为玛莫公国的密探长,佛斯是自己会长的事实至今也没有改变。 Ky '3z"  
“你的工夫也进步了呢,我刚刚本以为已经完全隐藏气息了……” {Z?$Co^R  
“我可是苦过来的。” L %o65  
莱娜说着并叹了口气。 hV>4D&<  
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她完全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跟那个暗杀者较量起来的话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Ot2zhR )  
(我的实力果然不够。) S4{Mu(^xT  
莱娜如此心想,并发誓下次遇到同样的情形就会毫不犹豫地马上逃跑。如果白死的话不只对不起丈夫,也将无法帮上史派克的忙。 {sna)v$;  
“白天有一场葬礼,是被暗杀的吗?” O'!r]0Q  
“因为是会长所以我可以说,被杀的并不是名为艾莲娜的女魔法师本人,而是她的使魔黑猫。因为只要让大家认为她被暗杀,就不会再度被当作目标了……” 0x>/6 <<  
“原来如此。” }W__ffH   
佛斯并没有惊讶,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 veX"CY`hn  
大概是他的魔法知识相当丰富吧。据说他曾经跟弗雷姆宫廷魔法师史雷因及他的妻子蕾莉雅、还有高等妖精族的精灵使蒂德莉特等人共同行动过。 k binf  
另外他跟弗雷姆国王卡修也有见过面,在火龙山与魔龙修汀斯塔的战斗,以及之后的莱丁合并事件也有出力。 MR?*GI's  
即使是现在他也有借给弗雷姆一些密探,相对的卡修国王也默认其公会的存在。然而获得这个认同的只限于组织本身,如果公会的盗贼因为偷窃而被逮捕,刑罚并不会因而减轻。 :!+}XT7)/  
“就如在莱丁见到您时我所说过的,我想要在这座暗黑之岛建立弗雷姆盗贼公会的分部。因为如果置之不理的话,玛莫帝国时代之前的邪恶盗贼公会将会复活。这里有许多不成为盗贼就无法生存的年轻人跟小孩,因此绝对不会缺乏人才才对。” x:A-p..e  
“这我知道,所以我才会过来。” ##EB; Y  
佛斯点点头之后,告诉莱娜他带来了二十个可以用作密探的盗贼。 ;LQ# *NjL\  
“二十个人?” d%#!nq{vd  
“太少吗?” #hD}S~  
“不,很够了。虽然玛莫也有相当厉害的密探,不过除了他之外似乎都没有什么……” MG7 ?N #  
莱娜说着并安心地呼了口气。 PJxak3  
“让我担任密探长没问题吗?” lC'{QUC  
“你的技术也长进不少,所以我承认你的资格。不过等到公会成立之后要让别人当会长。总不能让亲卫骑士队长的夫人兼任盗贼公会长吧。” YGq=8p7.R  
“看来已经调查了不少事情呢。” "*++55  
“其实我十天前就到这座岛上了。我想在见你之前,先由自己亲眼看看这里。如果我觉得玛莫公国没有前途的话,我打算就这么直接回去。” _pz,okO[V  
“这么说来,您觉得我们有前途是吗?” [x2JFS#4  
莱娜微笑着询问佛斯。 <*s"e)XeqF  
“老实说状况几乎糟到了谷底。不过叫做史派克的那个年轻公王、公国的骑士、甚至是士兵跟职员,在这种状况下却都还像是若无其事,我就是相当中意这一点。” uipq=Yp.  
“这是在夸奖我们吗?” ,op]-CY 5  
“我没有夸奖的意思,只是说出看到以及感觉到的事情罢了。” sU) TXL'_!  
佛斯悠然地说着,然后重新凝视着莱娜的脸。 qP~WEcH`[  
“话说回来,现在这座岛上各地都有传染病流行是吗?” ~Cjz29|gp  
“算是吧。” J>rka]*  
莱娜暧昧地回答。 z$JX'(<Z7  
“疾病名为龙热。是莫斯当地特有的病,不,应该说是龙骑士的职业病比较正确吧。” 2v0!` &?M{  
“您连这个都调查了吗?”  !M  
佛斯这番话使莱娜惊讶地瞪大眼睛。 2O eshkE  
“这根本不需要调查。不只如此,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自然会听说。” ?b||Cr  
“这是怎么一回事?” A_!QrM  
莱娜探出上半身等待佛斯说下去。一种莫名的不安涌上心头,胸口的鼓动也不禁变得激烈。 <d5@CA+M  
佛斯很明显露出困惑的表情,就像是要避开莱娜般地深深靠着椅背。 <f N; xIB  
之后才继续开口说道。 RFw(]o,9cR  
“有人巧妙的放出流言。” MkwU<ae AB  
“龙热的流言?” PU W[e%  
佛斯点头回答了莱娜的疑问。 cv}aS_`f  
“流言中有真相,也有毫无根据的话。其中特别被强调的就是不治之症这一点。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 R (G2qi  
“会怎么样?” "'m)VG  
“那还用说,就会引发暴动了。” j~bAbOX12  
佛斯平静地如此说道。 ~g6"'Cya?k  
“不过龙热并不是一两年就会致死的病,何况现在流行的与其说是疾病,倒不如说是一种诅咒。如今也已经知道放出诅咒的是谁,只要一个月就可以根绝的。” 1BJ<m5/1%  
“跟我说明也没用吧。” F/>*If s  
佛斯露出了苦笑。 Ojq]HM6f  
“你可以跟这座岛上的居民这么说,只不过我想不会有效果的。” hoenQ6N^:  
莱娜也知道佛斯所说的没错。要否定已经流出的负面传闻可说是极为困难。 wd[eJcQ,  
譬如说如果是水痘之类的疾病流行的话,就不会发生任何的暴动。因为大家都非常清楚这是什么样的病。 #E DEYEW7  
然而对于龙热这种疾病,人们实在是太过于无知了。 gY(1,+0-  
因此才会引发暴动。 [:iv4>ZZ  
这是来自于未知的恐怖。 `9Yn0B.  
莱娜咬紧嘴唇拼命让思绪奔驰。如果因为帝国密探的情报操作而引起暴动,那她根本没有脸见盖拉克或史派克。 }g|nz8  
然而她却什么都想不到。 !4WEk  
佛斯倒是有些愉悦地看着莱娜这样的表情。 Gh}yb-$N`&  
“玛莫帝国的密探真是个恐怖的家伙。不只是暗杀,连散布谣言的技巧都相当有心得。” 7G<t"'  
佛斯如此说完之后,更静静站起身子走到了窗口旁边。 Kc #|Z  
“虽然我想马上回去,不过我还是留在这里一阵子吧,毕竟我也有点担心带过来的手下们。” ; Y"N6%  
“非、非常感谢您……” i%-Ld Ka}"  
脸上失去血色的莱娜,在佛斯的背后如此说道。 s =Umj'1k  
“哎,我也是顺便要见识一下罢了。只要面对越大的困境并且通过考验,国家的根基就会更加稳固,弗雷姆就是这个样子。不过这个公国又会如何呢?” gd7^3q[$h  
莱娜没能回答莱了盗贼公会长的这个问题。 S QY"OBo<e  
不,她根本就不知道答案。 0:=ZkEEeU  
现在她有的只是满心的不安。 sbj";h=E  
然而她同时也相信着史派克。即使是怎样的困境,那个年轻人都绝对不会放弃。因为他拥有能朝着目标笔直前进的坚强。 kL>d"w  
“我先回王城了……” CSTI?A"P  
莱娜如此说完,便拿起地上的灯往走廊跑去。 ;`dh fcU  
目送她离去的佛斯露出了微笑。 WC,+Cn e  
“困境是能让人成长的。” C/=XuKE-t  
虽然讨厌女性,但这只是他自己的怪癖。 ;sPoUn s'  
几年前还只是个丫头的毛头盗贼,为了彼此信任的同伴而拼命地战斗着。 LD>\#q8a*  
如今被称为是罗德斯之骑士的那个年轻人,也拥有着这样的同伴们。佛斯自己也曾经是这些同伴的其中一人。 )IL #>2n?  
“在不过于明显的范围之下帮帮她吧。” b'YE9E  
佛斯打开窗户,对外头的黑暗如此说道。 6KZf%)$  
“遵命……” ] )DX%$f  
随着如此回答的声音,黑暗中有几个人影开始行动。 j;1-p>z  
佛斯自己也翻过窗户,在黑暗之中消失了身影。 SqA J-_~  
据说玛莫的黑暗深不可及。 iRV~Il#~!  
然而对身为盗贼的他们而言,黑暗才是他们的栖身之处。 ;%C'FV e]  
^Xb7[ +I6  
玛莫公国公都温帝斯往西北走三天路程的地方,有一座名为迭纳的小村庄。 (-77[+2  
这里的领主是风之部族出身的骑士。 "syh=BC v  
这个人目前正被村民包围,并露出困惑的表情。 #oeG!<Mn  
“我们的病是龙的诅咒,都是因为你们来到这里的关系!” 2& PPz}Sw  
“什么病还是诅咒,我根本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g>rp@M  
身为领主的这个风之部族骑士,在这几个月都跟骑士团长伍丁驻扎在公都,直到今天傍晚才回到村子里。 l>gI&1)%  
受托代管村子的族人还没有前来报告。 |BT MJ:B  
他原本打算今晚好好休息,等到明天再处理村庄的事情。 >_dx_<75&  
“是被赶出这座岛那只黑翼邪龙的诅咒!” aI(7nJ=R  
“不,我听说是被弗雷姆国王所杀死的那只火龙山魔龙的诅咒。” ~\)qi=  
村人们纷纷如此叫道。  VGHWNMT  
“所以我在问你们是什么问题!” \Ng\B.IQ  
领主像是无法忍受般大声怒吼。 uwf 5!Z:>  
现在是深夜时分。 j*"3t^|-  
在熟睡的时候被叫醒,心情当然非常的差。 p La[}=  
“有什么话等明天再说,今晚就先解散吧!” 4(}J.-B  
领主如此说着,便背对村民准备离去。 ^-mRP\5  
“你这样也叫领主吗!” dkgSvi :!  
在这一瞬间有人如此喊着,并且还对他丢石头。 Djk C  
石头打到他的后脑勺,流出了温热的液体。 >Vy>O &r  
“是谁丢的!” nJ4@I7Sk;  
领主拔出手中的剑转身看着村民。 T=hho Gn  
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在人群中摇晃地走向前。 0;S,tJg  
“是你吗!” (b?{xf'G  
因为受伤而愤怒的领主,右手反射性地动了起来。 8+]hpa,q  
随着剑刃一闪,这个人从肩膀喷出血花倒在地面。 f\'{3I29  
虽然领主发现铸成大错,不过已经无法反悔了。 +("7ZK?  
“我只是处理杵逆公国的人!再不解散的话你们也是同罪!” 5es[Ph|K5  
村人们都脸色苍白地保持沉默。 E_KCNn-f  
然而在一个时候—— #r PP*  
“丢石头的不是他,是我……” Oj<S.fi  
刚刚的声音再度响起。 r=yK,d/1  
在这一瞬间,村民都变了个表情看着领主。 7~#:>OjW  
取代沉默支配着村民的,是溢于言表的杀意—— 7'NwJ,$6\  
※       ※       ※ PtqJ*Z  
公都温帝斯的王城,如今被骚动的空气所笼罩。 FU=w(< R;  
在文官及女官们的注视之下,全副武装的骑士们在走廊上忙碌地来回。 Y>jiXl?&  
“终于出现牺牲者了……” 6<K6Y5<6  
史派克咬紧牙关,听完了迭纳村那个事件的相关报告。 -,K!  
管理该村庄的玛莫公国领主,跟村民之间爆发冲突,导致身为领主的骑士遭到杀害。 1-.~7yC  
“必须派遣骑士团逮捕首谋,不然会有发生暴动的危险。” PRNoqi3sY  
史派克对在旁边待命的盖拉克沉痛地说道。 ~b {Gz6u>  
“我知道了。” 1s1=rZ!  
盖拉克稍微点点头,对报告事件的亲卫骑士下达命令。 fO#vF.k%  
亲卫骑士敬畏地行了一礼,之后便迅速离开了谒见大厅。 +a^F\8H  
“大概是有煽动暴动的家伙在吧。” Qp`gswvE  
“那还用说。虽然各地都出现混乱,不过并没有这么严重过。” &@ JvnO:  
盖拉克跟史派克两人,以不被他人听见的音量轻声说道。 C"IKt  
两人在昨晚就接到了莱娜的警告,玛莫各地很可能会出现暴动。 jY_T/233d  
因为在街头巷尾蔓延的病是“龙热”的传闻,已经由新生玛莫帝国的密探巧妙地散布出去了。 <3,<\ub  
龙热是只有海兰德龙骑士才会罹患的病,而且是不治之症—— >vo=]c w  
而龙的诅咒便是这种病会在岛上蔓延开来的理由、已经有好几个人曾目击龙的灵魂在夜空中飞舞了。 6"dD2WV/  
(何况这些谣言还都是事实。) v9T_ &  
史派克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 }^B6yWUN  
然而也有一些谣言里没有提到的事实。 wj[$9UJb  
例如龙热是发作极为缓慢的病。 )?wJF<[_#  
如果是自然染病的话或许无药可救,然而只要生病的原因是来自诅咒,只要除去这个根源就可以了。 WOh|U4vt  
(不过即使对大家说明这个事实,他们大概也不会相信吧……) :T9< d er,  
依据莱娜表示,因为某种谣言而陷入恐慌的民众,即使是之后再怎么跟他们解释,他们都不会再接受新的说法。 Ks}Xgc\  
因此史派克等人再怎么解释真相,他们都只会当成是要镇压混乱的借口。 ^wS5>lf7p  
“那我到底该怎么做?” 0@AAulRl  
史派克懊悔的往地上狠狠跺了一脚。 p uT'y  
人们相信龙热将会不断蔓延,并且因为害怕死亡而感到恐惧。同时他们也认定了元凶就是赶走黑翼邪龙那斯,并且打倒火龙山之魔龙修汀斯塔的弗雷姆人民。 $v Z$'(  
再这样下去混乱不可能会平息,反而将会继续扩大下去,总有一天会成为像在迭纳村发生的暴动事件,并且发展成对玛莫公国的反抗。 b:w?PC~O  
新生玛莫帝国将不花费任何武力就夺回这座岛。 P\_`   
然而这将使得此地再度变成暗黑之岛,而继续威胁着罗德斯本岛的居民。 A2|Ud_  
(我绝对不会认同的。) v%ioj0,  
史派克如此心想。 <\;#jF%V  
“旁边的人都在担心喔,尤其是莉芙。” <mAhr  
盖拉克露出苦笑对他说道。 6"}?.E$  
宫廷里的所有人都认为,“公王的好友”莉芙的工作,就是要应付心情不好时的史派克。 t#2(j1  
所以她会担心也是当然的。 H#ncM~y*  
站在与盖拉克的另一边,也就是王位左边的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也以不安的表情观察着史派克。 P+$:(I  
“如果我心情好的话反而是个问题吧!” yiO. z  
史派克拉下脸来回应盖拉克。 x*/S*!vx\  
再这么束手无策的话,公国一定就会瓦解了。 db6mfx i  
“解决龙之诅咒的方法,目前艾莲娜一定已经在调查了。莱娜跟她底下的密探,正为了不让谣言继续散布下去而拼命奔走,各地的领主们也以自己的方式安抚人民,因此现在也只能等了。” O?|gp<=d  
“你应该也知道吧,我就是最讨厌这个样子。” J_;o|gqX  
史派克以呻吟的语气对盖拉克说道。 AA7C$;Z15~  
“对于龙热这种疾病,如果只懂一点皮毛的话只会让状况恶化。但如果能告诉人民正确的知识,并且能够让他们相信的话,就可以平息目前的混乱。因此只要能找到这样的方式……” qT^I?g"!  
接到莱娜的报告之后,史派克就一直绞尽脑汁思考着各种方式。 R2 V4#  
然而就在他毫无头绪的时候,他所恐惧的事件就已经爆发了。 cCxBzkH6  
“请最了解龙热的人跟大家解释如何?” Bs?^2T~%{  
就在这时,亚德·诺瓦有些惶恐地提上了意见。 S;- LIv  
“了解龙热的人?我自认目前我比大家都了解啊?” @<x*.8  
史派克看着那名长得像是石巨人般魔法师的脸。 -(=eM3o-9m  
“不是这样。我是要让罗德斯最了解龙热的人来跟玛莫人民解释。” (I./ Uu%  
“你说的难道是……” HZ:6zH   
史派克也知道亚德·诺瓦想说什么了。 H/37)&$E(  
然而这个提案实在是太大胆了,根本不像是心思谨慎的亚德会提出的意见。 y9Usn8  
“是要请海兰德的龙骑士过来吗?” <Pi|J-Y  
盖拉克露出讶异的表情问着亚德·诺瓦。 LBZ+GB  
“正是如此。” W@I|Q -  
亚德·诺瓦回答时的态度没有半点自信,然而他仍是拼命地表达出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 BNs@n"k  
“会有损公国的名誉吗?” ~S,,w1`  
盖拉克虽这么说,但史派克马上就摇了摇头。 WL"^>[Vq  
“名誉这种东西已经无所谓了,等到公国瓦解的话还不是什么都没有。不过在之前的大战中,弗雷姆并没有协助过海兰德,因此并不能肯定他们会愿意帮忙……”  UWo]s.  
何况弗雷姆国王卡修也不一定会认同。 @y\X R  
玛莫公国最先仰赖的应该是本国弗雷姆。如果跟其他国家建立独自的关系,就会被他人视为是要从本国独立。 M]2]\km  
当史派克如此指摘之后,盖拉克跟亚德·诺瓦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彼此相视。 |$ lM#Ua  
“竟然会担心这种事情,这还真不像你啊。” z?*w8kU&>  
盖拉克忍住笑如此说道。 lrIjJ V  
“什么叫不像我,我可是个公王啊,关于外交我一直都有在留意的。” BdH-9n~,  
“你刚刚不是说名誉无所谓了吗。既然都不在意自己国家的名誉,那也不用去担心其他国家的名誉啊!” =V-|#j  
“关于内政跟外交,史派克就如你所想的下达指示吧。像这种事情应该是我们要担心的。” `ux{;4q  
“是这样啊……” ,N]H dR  
虽然看史派克的表情似乎还无法接受,不过他还是听从了两人的意见。 Ss ou  
至少这样对他来说比较轻松。 0vD7v  
“我想请史雷因导师帮这个忙。据说导师在之前的大战中,曾经协助海兰德脱离困境,而且由史雷因导师拜托海兰德的话,就不会被认为是无视于本国了。” :fZ}o|t7  
史派克以若有所思的表情凝视着正慎重提出意见的亚德·诺瓦。 @] DVD  
“请、请问我哪里说错了吗?” \kMefU  
感觉到不安的亚德·诺瓦如此询问。 L>aLqQ3  
“……不,亚德你说得没错。” H2jgO?l;!  
史派克如此回答,并轻轻往这个高大宫廷魔法师的小腹打了一拳。 pm 9"4z  
“不过在想出这种妙计的时候,你应该要自信满满的说出来啊,不然我哪能安心采用你的意见啊?” #mCL) [  
“实、实在是非常抱歉……” ZQ%'`q\c  
亚德·诺瓦就像是感到相当丢脸般地深深低下头来。 Sw TL|+u  
(我就是要你不要这样啊……) %In A+5s`  
不过想到他就是这种个性,史派克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了。 ;5S9y7[i|  
“亚德你马上帮我跟史雷因导师取得连络。既然已经有了解决的可能,那我也就可以什么都不做安心的等了。” Cz\e w B  
“这可不行啊,公王陛下已经积了很多日常公事啰!” jHE}qE~>5  
听完史派克所说的话之后,盖拉克笑着回答他。 v1+3}5b'uF  
“这种事情不用你说啦!” ~962i#&4  
心情变好的时候忽然被泼上这桶冷水,使得史派克瞪了亲卫骑士队长一眼。 ' g=  
“我的天,你心情还没变好啊?” "GMBjT8  
看到重要的事情讨论完,正朝王位这边走过来的莉芙,见状便连忙如此说道。 Wu c S:8#|  
“那我还是先避避风头好了……” {5U{8b]k  
之后这位半妖精少女,便转过身去打算回到原来的地方。 +%T\`6  
“我只是因为工作太多觉得很烦,并不是在发泄脾气。只不过、如果有人愿意帮忙的话那就好啰!” [YF>:ydk  
“你这样等于是在威胁我吧?” D/Z6C&/I  
史派克这番话使莉芙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mh_G  
“你的好友有困难了,帮忙他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吧?” Q('r<v96  
“不是已经有这么多人会帮你了吗,所以我才不要呢!” $2oTkOA   
莉芙如此说着并摇摇头的同时…… s @&`f{  
“请问才不要什么呢?” BgurzS4-  
大厅忽然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Xb:;< /  
史派克跟莉芙两人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位身穿纯白神官服的少女,正踏着从大厅入口铺到了王位的红色地毯走了过来。 mXRB7k  
而距离她身后五步左右的地方,一个将白金色长发随意绑着,身穿天蓝色长袍的年轻人也悠闲地跟在后面。 ~P*6ozSYpY  
是位于王城地底大地母神神殿的侍祭妮思,以及史派克从伐利斯招聘而来的药草师拉飞。 ?]|\4]zV  
(只有史派克心情好的时候才会出现,这也太巧了吧?) 0Is,*Srr  
认出是妮思之后,莉芙不禁有点生气的感觉。 /[a~3^Gs^  
宫廷里谁都认为她是未来的公妃候选人。知道这一点还会主动前来见史派克,就等于她也肯定了这样的传闻。 q-[@$9AS  
莉芙不禁心想既然这样的话,在史派克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也应该来应付一下这个急躁的公王才对。 5L+>ewl  
(因为我只是个普通的“好友”啊。) s>B5l2Q4  
莉芙在心中如此说道。 NO7J!k?  
“真是对不起。” L"E7#}  
妮思忽然对莉芙低头道歉,大概是发现自己打断大家的话吧。 *;l]8.  
不过莉芙的内心倒是吓一大跳,因为她以为自己内心的声音被听到了。 9v;Vv0k_  
“其、其实也没有在讲什么重要的事情啦……” 14Xqn8uOW  
莉芙如此说完,便慌张地从王位的正面退开。 #+:9T /*>0  
史派克跟妮思自然就彼此相视。 ;\a YlV-  
另一位药草师则是不以为意地站在妮思身后。 Fz3fwLawI  
“似乎变得很糟糕了呢……” sT !~J4  
妮思对史派克担心地说道。 bV(Y`g  
“反正糟糕也不是从现在才开始的。也只能大家同心协力突破困境了。” ) brVduB  
看到史派克如此回答时的表情,妮思知道他已经找到某种解决之道了。 3/aMJR:o  
(是亚德帮的忙吧!) ?^H `M|S  
看到在史派克旁边坐立不安的宫廷魔法师,妮思在心中如此轻声说道。 -9%:ilX~  
如此一来她就不用再多说些什么,害别人以为她是个多管闲事的人了。 n)L*  
“今天我是有事相求而来的。” $:cE ^8K  
妮思微笑着对史派克恭敬的行了个礼。 W}3.E "K  
“有事相求?” J5di[nu  
“我之前跟拉飞先生讨论过,希望能够开放我们所在的地下神殿当作疗养院。现在温帝斯里头的病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自己罹患了龙热。虽然他们不知道龙热是什么样的疾病,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ql<i]Y  
“不过的确有患者可能是罹患了龙热,针对这样的病人还是早趁治疗比较好。” qS403+Su1=  
药草师拉飞说完后轻轻笑出了声。 NiWa7/Hr  
虽然只是个刚过二十的年轻人,然而这位药草师已经学会了所有的药草学知识,断定蔓延各地的疾病是龙热的也是他。 ;Yx)tWQI  
他所调和的药水有着近乎魔法的效果,史派克也常常受他照顾。只不过他的药水相当难喝,但这似乎也是他所属那门药草师的传统。如果不想喝难喝的药水,自己就必须注意不要常常生病。 `{eyvW[Ks  
“这应该是我要请各位帮忙的才对。” L; T8?+x  
史派克连忙对两人如此说道。 " W!M[qBW  
正如她所说,被传闻所迷惑的温帝斯居民,不论是得了哪种疾病,大概都会认为是得到龙热而绝望吧。 6FUw"|\u{  
然而,如果不是龙热的话是可以治疗的。而且就算真的是无法治疗的龙热,也不会在短短几天内就因病丧生。 y)F;zW<+  
尽力减少因龙热以外的疾病而丧生的人,也可以说是一种平定混乱的有效手段。 D;oe2E{I  
“请不要说帮忙,直接对我们下令吧!” {FO;Yg'  
妮思轻轻摇了摇头,对想要道谢而离开王位的史派克如此说道。 Vx(B{5>Vu  
史派克马上就察觉到了她的意图。她希望能由公王的命令来开启地下神殿。 r>dwDBE  
“我会把在药草园调和出来的药送到神殿,也会轮流派遣弟子过去。不过神殿本来是跟我们抢生意的,所以我也会有点不是滋味呢。” _,zA ^*b  
拉飞半开玩笑地如此说道。 rFIqC:=  
这位年轻药草师的个性相当率直,而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因此他的嘴就跟他调和出来的东西一样,有可能成为毒药或是解药。 t2EHrji~  
在公国的威信动摇的现在,他们两人的提案实在是善解人意。 ?f#y1m  
然而史派克也因此而体会到自己的无力。 VOKZ dC-  
(昨晚我烦恼了这么久,结果根本想不出任何的解决之道。) ^:6{22C{  
无论是亚德·诺瓦、妮思或拉飞,都提出了相当珍贵的提案。 wDcj,:h`  
(玛莫公国——应该说是我受到了很多人的照顾。) ykv94i?Q  
史派克如今衷心感谢着他们。 =2[7 E  
“即使是太阳下山也不要关闭城门,让所有的病人都能随时前往玛法神殿,也请在王城服务的女官们协助。另外请王立药草园尽快搜集药材,并且提供给教团作为协助。” z|=}1; (.  
“非常感谢公王陛下的好意。” M54j@_81pX  
妮思开心地露出微笑,并且表示该回到神殿里了。 .9R [ *<  
药草师拉飞则是因为事情办完,只对史派克打了声招呼之后就转身准备离去。 I*LknU@  
史派克从王位上起身对拉飞的背影致意,之后便紧紧握住正转身过去的妮思的手。如果没有其他人在的话,他甚至想就这么抱住妮思。 KQacoUHrK?  
在弗雷姆的那天晚上,自己跟她彼此间内心的距离更为接近了。然而虽然就住在附近,由于彼此的立场以及接连发生的事件,所以没什么跟她长谈的机会。 T^:UBjK6t{  
虽然史派克对此感到坐立不安,但他实在没有勇气约妮思出来两人独处。加上只有在那次接吻过,史派克甚至曾经以为那只是在宴会上喝醉所做的梦。 .^N/peU q  
虽然如果是梦的话还比较好,但史派克已经决定要接纳她的一切了。即使她是破坏神卡蒂丝最高祭司的转生,即使她在前世有另一个与她永远厮守的人。 P9=?zh 6G.  
妮思虽然有着几分惊讶,但却没有拒绝史派克,有些犹豫的也在自己的掌心加点力道回应着他。 UQ'\7OS  
她的眼中掠过一丝的迷惘,但马上就恢复成原来的表情,那是珍爱着一切的温柔表情。然而史派克不禁认为,对她来说这或许并不是最为自然的表情也说不定。真正的她应该是更加的自由奔放才对。 }Mo=PWI1?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A!>=2M `  
留下跟进来时一样的清脆声音,这位玛法神殿的侍祭离开了谒见大厅。 f&}k^>N#3  
史派克还特地送她离开谒见大厅。 /b]oa !  
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站在无人的王位旁边,拥有“公王的好友”这个称号的少女,感觉自己的内心似乎纠结在一起。 N5*u]j  
(不可能赢得了的。) C3< m7h  
莉芙重新体认到,那位黑发的少女的确是真正的圣女。 0|2%vh>J  
跟存在本身就是种罪恶的半妖精相比,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4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019 点
好评度: 1328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草席  发表于: 2008-09-04 19:10

Mr?Xp(.}G  
离开谒见大厅来到王城中庭之后,玛法神殿侍祭妮思走进了中庭一角的小小祠堂。 .mDM[e@'  
祠堂中有通往地底的漫长阶梯,尽头的洞窟则建立着大地母神玛法的地底神殿。 } @K FB  
一直到邪神战争结束之前,这里都是破坏女神卡蒂丝的神殿。为了净化其邪恶的诅咒,位于塔巴的玛法大神殿派来了费莉娜祭司,担任这座地底神殿的祭司长。 %CS@g.H=_  
而妮思则是自愿以侍祭的身分协助祭司。 %^I88,$&L  
离开双亲的身边来到这座黑暗之岛的理由有很多,实在是难以一一说明。 6&bY}i^K  
然而如今最大的理由,就是自己心中想要协助玛莫公王史派克的心情。 LbaK={tR  
在邪神战争的时候,他赌上性命拯救了被当成卡蒂丝复活之门的自己。因此在一开始,她只是认为现在该是由自己协助他的时候了。 oI}kH=<,  
然而如今她确实对史派克抱持着好感,也认为自己是爱着他的。 A|L8P  
只是她并无法率直地面对自己的心意。因为她已经想起了过去——前世的事情。 0A,]$Fzt  
妮思是破坏女神卡蒂丝的最高祭司,令人害怕的“亡者之女王”娜妮尔的转世。 UlAzJO6"  
她曾以娜妮尔的身分经历无数的转生,为了要毁灭世界而在暗中活跃着。 wY~&Q}U  
而在她永恒的人生中有着一名伴侣,那是名为费奥尼斯的高级祭司。在遥远的往昔,为了能让两人的爱永志不渝,娜妮尔成为破坏女神的信徒,并且成为了转生者。 ~4s'0 w^  
在她出生之前的记忆,是由破坏、杀戮以及跟费奥尼斯的爱欲所构成。 x9x E&  
由于是自然投胎转世,因此她对这样的记忆完全没有真实感,只觉得是做了一场漫长的梦。 -1ce<nN  
然而这些记忆却无疑的是现实。 wk6NG/<  
妮思在之前的梦境中,已经跟费奥尼斯的灵魂彼此交会。他也已经转生并且觉醒了。 +)j1.X  
那是她曾经发誓永远相爱,并且彼此守护的对象。真的可以说是灵魂之伴侣。如果跟那个人再度重逢,妮思根本不知道是否能维持原来的自己。 :WSDf VX  
因此妮思希望史派克能成为自己的依靠。他一定会再度赌上生命保护自己。 NzU,va N  
同时她也想协助史派克,并且成为史派克的助力。 ]J:1P`k.  
这样的心思成为好感,如今则孕育成了爱情。也因此她感到了其他的不安。 Ee@4 %/v  
不知道她跟史派克的爱是否能够永恒,就像是遥远的过去曾经期望的那样…… uu}x@T@  
(娜妮尔是以自我为中心,并且具有领导性的奔放女性,因此男性才会信奉她,因为她是最具有本能的女性,也因此而显现出她的神秘……) q^A+<d  
妮思以客观的角度分析娜妮尔这名女性。 /[6j)HIS  
跟以他人为中心,具有服从性、禁欲并且希望理性的过生活的自己,可说是完全相反的存在。 c%[#~;E  
这个事实也更加深她的不安。 ukvtQz)  
因为她感觉这并非灵魂的本质改变,只是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已。或许只要有一点契机,她的生活态度就会很容易倒转过来也说不定。 zGc: @z  
自己的灵魂应该是最值得相信的,但却变得最不能够信任。妮思对这一点感到相当的苦恼。 -jn WZ5.  
走在几乎使人窒息的长阶梯,妮思缓缓地摇了摇头。 esHQoIhd  
即使再怎么认真思考,也不会出现任何解决的答案。如今她认为也只能藉由大地母神的信仰,以及对史派克的思念来自律了。  ;b`[&g  
就在这个时候。 jMbC Y07v  
妮思察觉在阶梯中段一个十公尺见方的平台上,有一个人整个平伏在地面。 RP IyO  
(是大地母神的信徒吗?) vTaJqEE  
如此心想的妮思,露出了微笑想要对他打招呼。 rz"txN  
然而在那瞬间男人的脸抬了起来,并且如此对妮思说道—— =56T{N  
“好久不见了,我们的女王娜妮尔……” ?d4m!HgR   
这句话让妮思全身僵硬。 "Tm[t?FMbe  
“你是谁?” RN)dS>$  
“我是转生者萨奇斯。” / }Rz=&  
面对妮思的问题,这个人恭敬地如此自称。 Ja SI^go  
“转生者萨奇斯……” =l.+,|ZH!  
虽然花了一些时间回想,但在妮思的记忆中的确有这个名字。 /'Pd`Nxl.  
是破坏神卡蒂丝教团的高位祭司。也是从遥远的过去就为了毁灭世界,而共同战斗至今的一个部属。 gORJWQv  
“我已经不再是娜妮尔了,请回吧。” 'kYwz;gp  
“您要否定自己吗?这也是一件好事,因为否定也是卡蒂丝所司掌的。不过要否定的应该不是您自己,而是这个世界的全部不是吗?” gPu2G/Y  
“我就是我,没什么肯定还是否定的!” A<\JQ  
妮思虽然对名为萨奇斯的这个人如此反驳,然而声音却明显地颤抖着。 vsL[*OeI  
因为她自己也知道,有很多条路都会通往破坏女神的信仰。 &QG6!`fK}3  
就像是之前的自己期望永远活下去。或者是从否定自己开始,进而转变成否定整个世界。 {QbvR*gv  
所有人内心都有的微小缝隙,便是信仰破坏神的入口。 LTJc,3\,  
大部分的人都在没有察觉到的状况下便结束一生。然而妮思却早已经完全理解到这点。 Q#(GI2F2#  
“我今天还是会回去的。不过费奥尼斯大人正引颈期待着您的完全觉醒。我们将会在今世毁灭这个世界,能够转生到下一个世界的,只有我们破坏女神的信徒……” Sa"9^_.2#  
“这件事我不会认同的!” `MEYd U1  
妮思如此大声叫道。 <* t4D-os  
声音在漫长的阶梯里成为回音而不断回荡。 0aoHKeP  
“您想要否定我们吗?想要阻止我们吗?这也是卡蒂丝所司掌的……” Y%|@R3[Nk  
萨奇斯留下这句话之后,便咏唱祈祷语消失了身影。 UZEI :k,dv  
他使用了“归还”的奇迹。这是只有大地母神玛法的祭司才能使用的神圣魔法,但破坏女神卡蒂丝的祭司也拥有同种的奇迹。 5'w^@Rs5  
“费奥尼斯,你开始有所动作了吗?” G pbC M~x  
妮思就这么站在原地轻声说道。 Y~)T  
可说是破坏女神的代理人,也就是卡蒂丝的高位祭司,如今大概已经集结到他的身边了。 Z+pom7A"E  
虽然没人察觉,但破坏女神的信徒绝对不少。只是在时机成熟之前没有采取行动罢了。 9_fePS|Z4  
“史派克……” ^). )  
妮思微微仰望天空,就像是求救般地说出了心上人的名字。 xsj O)))f  
“你真正的敌人或许不是玛莫帝国,而是破坏女神卡蒂丝的教团,以及……” (-NHx o  
妮思将之后的话语留在自己的心中。因为她害怕说出来的话,就真的会成为现实…… *?yJkJ"  
之后她以沉重的步伐,再度走下了漫长的阶梯。 m-T~fJ  
)4xu^=N&as  
温帝斯已经进入了夜晚时分。 BpO9As 1um  
在被称为邪神战争的大战结束之后,这里曾经禁止在夜间外出。不过如今这个禁令已经解除,因此温帝斯也有好几间酒店会在夜间营业。 6AN)vs}  
在这些酒店中,名为“砂尘之彼方亭”的这间店里,正有一个人弹奏着长柄的弦乐器。 "0jJh^vk  
他有着金色的卷发以及柔和的脸部线条,可说是连女人都不禁赞叹的俊秀男子。 {dPgf  
他以感伤的表情静静拨弄着乐器。眼前的桌子摆了一个倒有红葡萄酒的杯子。 (1pEEq84  
他大概,应该说肯定是一个吟游诗人。 7:h!Wj -a]  
酒店里几乎是客满的。然而所有人的表情都一样落寞,说话的声音也很小。 ZX b}91rzt  
名为“龙热”的这种来历不明的疾病正蔓延全岛,人们都畏惧于被感染的恐怖。 j1Yq5`ia  
“诗人!” =He. fEy  
跟吟游诗人同桌的一个客人,拿出了一枚金币丢给他。 |!d"*.Q@F  
“想听什么样的诗呢?” __p_8P  
金发吟游诗人就像是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Snf"z8 sw  
“在这种气氛之下酒也难喝起来了,来一首勇猛一点的吧!” ,7|;k2  
委托的客人打了个嗝后对吟游诗人如此说道。 MM{_Ur7Q  
吟游诗人回应他之后,便将竖琴的弦用力一拨,开始唱歌。 ]_*S~'x  
唱的是海兰德王国最为自夸,传说之龙骑士王迈先的武勋诗。 Q"J-tP!  
那是海兰德的公王迈先,将古龙“金鳞龙王”身上的魔法王国诅咒解除,并且掌握龙王之心的故事。 $%c{06Oq(  
这首诗在罗德斯本岛早已是耳熟能详,不过这些住在暗黑之岛的酒店客人,大概都是第一次听到吧。 N4^5rrkL  
然而随着吟游诗人的琴声,以及他具有透明感的歌声,听众真的有了故事的场景出现在眼前的错觉。 ySdN;d:q  
唱完之后,吟游诗人静静放下了手中的竖琴。 ~hN~>0O  
然而并没有人拍手。 ;~zNqdlH  
请他唱歌的人也是沉默不语。 ?~ULIO'  
“如果不合你意的话,我可以退你钱……”  v%{0 Tyk  
吟游诗人露出些许苦笑如此说道。 EU` T6M  
“不,这倒不用。“ ZykrQ\q9  
那个人连忙摇了摇头。 2wh#$zGy  
“你唱的实在是很棒。不过你应该知道,这座岛目前正有龙热在蔓延。记得海兰德的公王迈先,就是在魔神战争之后因为龙热而死的……” [ x>  
“他的继承人杰斯塔国王也是。” d!{7r7o b\  
吟游诗人静静地点了点头。 z-u?s`k**  
“迈先国王得病的时间,是我所唱这个故事的十几年前。而且对于他们龙骑士来说,感染龙热而死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4~u9B/v  
“你、你说什么!” juno.$ 6  
委托人听到这番话之后惊讶地说道。 C|e+0aW  
“所以说虽然迈先公王罹患龙热,之后还是活了十几年?” &IQ%\W#aY  
“不然的话世界上早就没有龙骑士了。要得病也须经过十年以上,并且要再过十年以上才会病死。所以海兰德的龙骑士,至今仍是他们王国的守护者。” wly>H]i'  
吟游诗人如此说完,便再度抱起自己的竖琴,将客人给他的金币收到怀里。 y lL8+7W  
“祝好梦……” E <@\>y.[  
吟游诗人说完便离开了酒店。 oX|?:MS:  
在微暗的路上走了一阵子之后,他忽然回过了身子。 _X%Dw  
“找我有事吗?我可没有提供夜间的服务……” %8D?$v"#Z  
“我不想要那种东西,我想要的只有你那条命。”  X4I]9 t\  
黑暗中响起粗俗的声音,并且出现了一名男子。 +i)AS0?d  
他是刚刚那间酒店里的客人之一。 ks:{TA27  
“这可不是你随口说说就能给的。” =R9*;6?N  
吟游诗人悠然地如此回答,便握紧竖琴前端马头型的装饰部份,然后缓缓地将其拔出。 ?aJ6ug  
随即出现的是一把双手使用的细剑。 W78o*z[O  
这种没有剑刃的剑只有前端极为尖锐,走专门用来突刺的武器。然而其威力相当恐怖,甚至连板金铠甲都可以轻易贯穿。 ~07RFR  
这个男子见状马上变了脸色。 0M\NS$u(Y  
“你到底是……” .eTk=i[N-  
竟然在竖琴柄中藏有武器,怎么想都不会是个普通的吟游诗人。 ay[ZsQC  
而这时他也察觉到,自己的背后有其他人的气息。 vf_OQ4'G,  
不知何时他已经被包围了。 4WG= m}X  
“既然没发现我的真面目,那你也只是个跑腿的罢了。不过你肯定是玛莫帝国的人,因为你很不喜欢刚刚的那一首歌。” u:5IjOb2^  
吟游诗人改了个语气如此说着道。 '>]&rb09|  
他的名字是佛斯,也就是莱丁的盗贼公会会长。 bX&e_Pd  
在这几天他都在各地的酒店,吟唱龙骑士王迈先的武勋诗。 {Y "8~  
他的目的有两个。 j@SYXKL~  
其一是让龙热是极晚发作的疾病这个传闻,可以在温帝斯境内广为传播,另一个目的则是让不希望大家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就是玛莫帝国的爪牙被引诱出来。 /&QQ p3  
如今终于有猎物扑向他撒的饵了。 fp-m.d:|  
在佛斯面前的这个人,肯定就是玛莫帝国的密探。 $owb3g(%4  
“把他抓起来,要他说出所有的帝国情报。” D{W SKn  
佛斯对这个人身后的两个手下如此命令。 &58 {  
“只要抓到尾巴,狐狸的头自然会露出来的。” F`3^wHw^  
佛斯如此轻声说着,此时两名手下已经押住这个玛莫公国密探了。 &|NZ8:*+#  
他就这么转过身子,并且悠然消失在黑暗之中。 q /:T1a7!  
R @OSqEnr  
在小小的山丘顶端,有一座石造的建筑物。 ]qMH=>pOsj  
然而这栋建筑的墙壁跟天花板都已经崩塌,并且被烧得焦黑丑陋。 ^+URv  
这里是众所皆知的暗黑神,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 q$|0) }  
“黑翼邪龙的栖息地就在那边的地底下……” r:.6"VQu}  
身为魔兽使的女魔法师艾莲娜,指着化为废墟的建筑如此说道。 ~R'BU=!;F  
不过目前她的外型,是千年王国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法师塞西尔。身穿纯白并且以金线刺绣的长袍,也是跟塞西尔的一模一样。 G~`'E&/  
跟她在一起的,是一个身穿套头衣物并绑着头巾的男子。 ),M U+*`  
虽然现在看起来是人类,不过这也是艾莲娜以幻觉咒文所伪造的。微黑的皮肤其实是散发金属光泽的绿色鳞片,长长的尾巴垂到了衣服的下摆。 \+G.]|"Y  
前端分叉的鲜红舌头,从他大大的嘴巴吐了出来。 VZt;P%1;h  
他是龙人族中的贵族种,名字是亚布洛斯。 y~x#pC*w  
离开公都至今两天了。两人马上以法拉利斯大神殿为目标前进。 ruz Mag)  
因为他们认为,毕竟最适合黑翼邪龙藏身之处还是这里。 gO9'q='5l  
“……在大神殿的废墟里,似乎没有邪龙可以出入的地方,所以附近一定有通往它住处的入口,我们就找找看吧。” }+*w.X }L  
艾莲娜露出微笑如此说道。 Tw}@ +-  
之所以用男性的语气,是因为如果以这种外型在温帝斯用原来的方式说话,一定会被当成是有着同性恋的癖好。加上自己其实应该已被暗杀,必须要小心不能出现可疑的言行举止。 'w'Dwqhmr  
所以才必须以不甚习惯的男性语气说话。 !~?W \b\:  
“如果地面上有可以让龙进出的大洞,大概无论是谁都会发现吧。既然不是如此,就证明入口绝对不是在地面……” -<]\l3E&J  
亚布洛斯以具有喘气般特征的音调如此说道。 l&\t f`~  
艾莲娜并未对他的声音使用幻觉魔法。 V[4(~,9  
“不在地面上?” A1mYkG)l  
凝视着亚布洛斯的艾莲娜歪过了头。 FrgW7`s[A  
不过她马上就理解了这番话,并且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32M6EEmPG  
“就是在水里是吗。” <+ -V5O^  
亚布洛斯轻轻摇晃尾巴肯定艾莲娜所说的,不过由于被幻觉之魔法遮掩,因此艾莲娜并没有察觉。 >&*6Fqd  
然而艾莲娜并没有追问。因为她并不是要追求答案。 H4P\hOK7r  
“因为我不擅长游泳……” ['/;'NhdlY  
艾莲娜心想她也只能依靠魔兽了。 $ijx#a&O  
问题就在于这附近的区域,是否有她能够使唤的水栖魔兽。 $ iX^p4v  
※       ※       ※ R1]v}f_I"  
非常幸运的,艾莲娜抓到了一只蛇女。 \W3+VG2cA  
那是种水生的残忍魔兽,虽然上半身是美丽的人类女性,但下半身却长有蛇头跟章鱼触脚,外型可说是相当可怕。 \9dz&H  
不过对艾莲娜而言,并不是种难以支配的魔兽。 [d!Af4  
艾莲娜跟蛇女的精神同调,水陆两栖的龙人族亚布洛斯则是自己潜水,起调查河底、池底或瀑布的后方。 D<+ bzC   
就这样在当天傍晚—— 1C^HCIH7J  
他们发现在一个颇大瀑布的后方有一个洞穴。 /ig^7+#  
“……肯定是这里没错。” &xPOp$Sx~  
亚布洛斯从瀑布下方的池子探出头,对艾莲娜如此说道。 T {5 M1r  
“里头有龙的味道。” #o(?g-3  
“没错……” >=Rd3dgDG  
艾莲娜也点了点头。 !?tu! M<1?  
这个洞穴会通往法拉利斯大神殿地底的邪龙住处。 RW|UQY#  
而邪龙应该就是从这里出入的。 "B_5Y&pM`  
“邪龙跟你的族人肯定都被支配了,所以我不认为他们会回应我的召唤,还可能会因为接获命令而展开攻击也说不定。” `Gy>tD.#V-  
“或许如此吧!” DYy@t^sC  
上岸后的亚布洛斯微微摇动着尾巴。 jk WBw.(  
目前幻觉之咒文没有运作,因此艾莲娜也可以看见龙人族这特有的表达肯定的方式。 zWKrt.Dg  
为了寻找邪龙以及龙人族,艾莲娜在这几天一直对四周放出探索的丝线。 J8`1V `$  
然而却无法接触他们的意识。 8yJk81 gY  
即使亚布洛斯使用龙族的魔法——龙语魔法也是一样。 )VSGqY r#  
这样的事实呈现出邪龙跟龙人族都被某人所支配的可能性。要接触不属于自由的精神就是如此困难的作业。 Yc|-sEK/  
“我想调查邪龙栖息处的状况……” &L[8Mju6  
艾莲娜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B<|q{D$N/  
无论怎么想这都是非常危险的行动。然而她想告诉史派克确实的情报。 >E 2WZHzd2  
“虽然这样很可怜……” T8M[eSbZ  
艾莲娜回头看着在河流中只露出上半身的魔兽蛇女。 `siy!R  
这个美丽的半裸女性,露出像是求饶或诱惑男性的不可思议表情。 }!J/ 9WKgU  
这是为了捕食人类男性的美貌跟表情。它的本性依旧是吃人的魔兽。 ' m# Ymp  
她并不想否定它的邪恶。然而它也只是拥有这种性质的生物而已。因为邪神,或者古代王国的创造魔法师就是让它们如此诞生的。 @?($j)9}  
“我不是因为你的邪恶,而是因为需要你所以才让你去的。如果真的找到人类的话,那你吃掉他也无所谓……” `b,g2XA  
艾莲娜如此说完,便透过跟蛇女相连的意识丝线下达命令。 *^&iw$Qx3  
魔兽听话消失在水流之中。 L 52z  
艾莲娜则是集中精神追赶魔兽的意识。 E rRMiT  
瀑布后方的洞穴笔直往深处延伸。蛇女巧妙蠕动着蛇跟章鱼的触脚,往洞穴的深处前进。 qg Y(S}V  
虽然洞穴内部一片漆黑,但魔兽拥有夜视的能力,因此并没有受到影响。 #7E&16Fk  
里头有瀑布的声音,不过完全没有风在流动。代表这个洞穴没有其他自然的出口。 4 9+}OIX  
洞穴非常宽广,即使是黑翼邪龙也可以轻松通过。钟乳石被水流冲得十分光滑,因此不会伤到它的皮翼。 G#=b6DB  
蛇女的嗅觉并不敏锐,但仍闻得到应该是硫磺的刺鼻味道。这是火山也是龙会发出的味道。随着越往洞穴深处接近,这种味道就变得更加强烈。 jind!@}!  
“肯定没错。这个洞窟的尽头有龙栖息。” 61 HqBa  
艾莲娜对亚布洛斯如此说道。 :O2v0Kx  
亚布洛斯只是摇摇尾巴不发一语。然而既然黑龙在里头,水龙的幼龙跟他部族的下位种也一定在里面。他的目的就是要将这些从始源巨人鳞片诞生的生物,从这里带回自己的岛。 @%okaj#IO  
在龙的存在感逐渐增加的状况下,蛇女仍只是静静地往深处前进。如今魔兽的心中只有被支配的不悦感,以及想要吞食人类的纯粹欲望。 {~ vPq  
就这样魔兽穿过洞穴,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里头有着不是自然产生的光线。 +r34\mAO  
在光线之中站着一个人。 }N=zn7W  
是一个身穿长袍的魔法师。他的手中握有一把奇特外型的锡杖。 Tr+Y@]"  
(我想吃……) s</ktPtu  
丝线传来了蛇女的坚定意识。 ?F:C!_  
“就如你所愿吧……” vmQ DcCw  
艾莲娜说出声来如此回答。 |x~ei_x7.p  
然而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2Tty 7  
因为在蛇女兴奋地朝魔法师接近时,艾莲娜看到在魔兽视线的一角,有一个巨大的黑色生物在蠢动着。 R yIaT  
“再把周围看仔细点!” -)c"cgx.  
艾莲娜对蛇女如此下令。 oHGf |  
然而蛇女似乎一心想吃人,根本没去在意旁边的那只黑色主物。 i_9 /!D  
蛇女很不耐烦地看了看四周。 UEb'E;  
之后再度注视着魔法师。 st^N QL  
“谢谢你……” xH .q  
艾莲娜如此说完之后,便随便蛇女想怎么做了。 LGue=Hkp  
因为她得到了所有想要的情报。 v8M#%QoA  
透过魔兽的视线,艾莲娜确实看见了水龙幼龙以及龙人族的下位种。 `e:RZ  
蛇女将蛇头跟章鱼触脚往魔法师伸去。然而彼此还有好一段距离,而且魔法师也发现魔兽正接近过来了。 G@6,O-Sj  
他的表情有惊讶也有厌恶,不过并没有恐惧。 <{~UKi  
“黑翼邪龙,把那个怪物解决掉!” E<[ bgL  
魔法师挥动权杖,如此对黑色的生物下令。 ty8!"-V1  
而这只巨大的生物,也回应命令吐出灼热的火焰。 ]t0S_ UH$  
在这一瞬间,艾莲娜切断了对魔兽的支配。在结束意识的交信之后,只留下了自己的感觉。 ]qT r4`.  
“……我们回去吧。” YuuG:Kk  
艾莲娜对亚布洛斯如此说道。 $CV'p/^En  
“如果对方的个性较为谨慎的话,或许会派黑翼邪龙出来侦查。” [~0q )  
“换句话说有成果了是吗。” + {dIs  
龙人族贵族以特有的喘气音调如此说道。 ;'+cT.cmH  
艾莲娜点点头,并开始咏唱上位古代语咒文。她打算以瞬间移动直接回到公都。 tOVm~C,R  
她想把这些事情尽快报告给年轻公王。因为那个性急的年轻人一定引颈期盼很久了。 fXQRsL8 ]  
S :|*wB  
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的谒见大厅,在史派克所坐的公王王位旁边,又增设了另一个新的王位。 S}I=i>QB  
坐在其上的,是身穿闪耀鳞片铠的红发女性。 K?I&,t_*R  
她便是海兰德王妃,也是龙骑士的希莉丝·拉卡萨·法德。 *a.*Ha  
“……真没想到竟然是王妃殿下亲自前来。” _YUF /B'  
相当紧张的史派克对红发王妃低下了头。 32/P (-  
“骑龙的话并没有多少距离。只要当作是您来访海兰德的回礼就可以了……” K Hc+  
希莉丝露出温柔的笑容如此回答,但心中却希望赶快结束这种形式上的对话。 Wuz~$SU  
虽然她是卡农贵族出身,关于宫廷礼仪也有相当的心得,但因为佣兵经历比较长,因此这只会让她觉得相当无聊。 xo+z[OIlF  
由于史派克也是这样的想法,因此欢迎海兰德王妃访问的公式行事,就这么在极短的时间内结束了。 {HDlv[O%  
之后史派克便在自己的房间设宴宴请王妃。 <ZdNPcT<s  
出席这场餐会的,在玛莫公国这边有骑士团长伍丁、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跟夫人莱娜、以及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等四人。 )UUe5H6Hd0  
另外虽然不属于公国的人员,战神麦理神殿的祭司古里巴斯、代替大地母神玛法神殿祭司费莉娜前来的侍祭妮思、“公王的好友”莉芙、以及魔兽使艾莲娜都有出席。另外在莱娜的要求之下,一位史派克初次见到的金发吟游诗人也一同前来。 %W+ F e,]  
海兰德王国这边则是有王妃希莉丝,以及担任护卫的两名龙骑士。 bc-)y3gHU  
“……塞西尔跟佛斯?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 n5/Q)*e0'#  
一走进房间,希莉丝便露出惊讶的表情,轮流凝视着身穿纯白长袍的魔法师跟高瘦的吟游诗人。 E]Q)pZ{Jb  
艾莲娜见状连忙使用幻觉之咒文,恢复了她本来的面目。 //|Vj | =  
“这位是亚拉尼亚宫廷魔法师的朋友,因为一些原因所以借用了他的外型……” uU s>/+  
史派克如此说明。 4N&}hOM'S  
(会是什么原因啊?) kvn6 NiU  
希莉丝有着这样的疑问,同时也对其感到兴趣。 IgL8u  
然而现在不是追究这种事情的场合。 <Z;BB)I&C`  
(等会儿我再好好问清楚吧。) .VT,,0  
希莉丝在心中如此决定,然后往金发吟游诗人走了过去。 ' iK0Wr  
“竟然会在这种餐会露面,看来你也很有名了呢。” ;q2T*4NN  
“彼此彼此。会喜欢像你这种女人的,我想也只会有那个家伙吧。” I5]zOKlVR  
“那只是因为讨厌女人的你不懂我的魅力罢了,换句话说雷德立克他很有眼光呢。” 75f.^4/%  
两人露出笑容,以这样的对话彼此嘲笑着。 c lNP9{  
之后希莉丝便来到了自己被安排的位子坐下。  b8&9pLl  
史派克也坐在她的旁边。 9 pn1d.  
“两位认识吗?” 5]E5V@C   
“老朋友了。” 9tO_hhEQ@  
希莉丝只如此回答,之后便对其他人一一打招呼。 ]Ea-?IhD  
虽然几乎都是初次见面,不过她听过玛法侍祭妮思的名字。 yyc&'J  
因为她曾经跟妮思的父亲史雷因,从亚拉尼亚经过弗雷姆、莱丁及海兰德等地进行旅行。 &n|gPp77$  
那是段战斗之旅。 bu- RU(%  
那时候她失去了多年来的搭档,名为欧鲁森的温柔狂战士,并且遇见了当时还是海兰德皇太子的雷德立克。 CfU )+20  
(不像父亲真是太好了。) V]2Q92  
握着少女可爱小手的希莉丝衷心地如此认为。  ~$B ,K]  
就这样在和谐的气氛下,大家顺利进餐并且欢笑畅谈。 rk|6!kry  
不过希莉丝并不是为了亲善而来的。是因为只有龙骑士才会罹患的龙热,如今正在玛莫公国境内蔓延。 j^gF~ Wz^  
※       ※       ※  DW I!\lK  
“……我知道状况了。” =LRUasF  
听完史派克对事件的说明,希莉丝严肃地点了点头。 (w*$~p  
“龙热这种病,对我们海兰德的龙骑士而言相当神圣。不过如果变成一种诅咒让人民受苦,那我们绝对不能坐视不管。我会请一同前来的两位龙骑士,飞往各地对居民解释龙热是什么样的病,当然我自己也会一起这么做的。” 1na[=Q2  
“非常谢谢您。” 0*q:p`OLw*  
史派克深深低下头道谢。 (H$eXW7  
“不用介意。玛莫帝国是征服并压榨我祖国的可恶敌人,而且也是我的杀父仇人。如果我没有遇见雷德立克的话,说不定我就会在你底下当个佣兵作战了。” *M{1RMc  
希莉丝恢复为平常使用的通俗用词回答史派克。 |l9AgwDg  
并且示意要护卫的龙骑士听令行事。 z"<PveVo  
“遵命。” #\}hN ~@F  
龙骑士们露出自信的表情点点头。 ZrTq)BZ  
“这样应该可以稍微平息一些混乱。 B 7#;tCf  
史派克露出安心的表情继续说道。 ?mV[ TM{p  
“不过如果要彻底解决,应该要想办法处理邪龙那斯,以及被召唤出来的瘟疫龙灵体吧?” &rn,[w_F[  
“的确如此。只是关于这点我们还没有头绪。艾莲娜导师已经调查出邪龙的住处,黑翼邪龙以及被瘟疫龙附身的幼龙也在那里,另外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操纵黑翼邪龙的玛莫帝国魔法师……” >@t]M`#&h  
“那个魔法师有一把前端埋着龙爪的锡杖。在龙族彼此争斗时,先将爪子插进对方体内的龙将会处于上位,这大概是一种魔法的制约。所以我觉得这把龙爪作成的权杖,应该是利用这种习性所做出来的古代王国的魔法宝物吧。” 0xC!d-VIJ  
目前恢复原本外型的艾莲娜,接过史派克所说的如此补充。 uuq?0t2Z  
然而由于声音本来就没有施以幻觉咒文,因此依旧是塞西尔的声音。 m+o>`1>a  
(不过完全不会觉得奇怪呢。) c6e?)(V>  
希莉丝也觉得自己这种想法相当奇怪。 a @%FwfIu  
例如佛斯,即使他的外型跟声音都很俊美,不过依旧给人男性的感觉。 '8dqJ`Gj  
不过塞西尔的外型跟声音都会让人误认是女性。或许他本人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才特意在行事上比较粗暴,表现比较像男人的一面吧。 R)#"Ab Z'  
(这就叫做不懂做人啊!) *6uiOtH  
对于在亚拉尼亚日理万机的那个魔法师,希莉丝一直有这种感想。 +'[iyHBJ  
“如果跟黑翼邪龙正面作战,将会重蹈在火龙之狩猎场那时的惨剧。所以目标应该锁定在操纵邪龙的魔法师。” &R 0BuFL8  
“我也是这个打算。” 0py0zE6,,  
史派克静静地点点头。 W] RxRdY6[  
只不过仍然有问题。其一就是要怎么接近那个魔法师。 f5'+F-`N  
从瀑布后方的入口接近的话,就无法避免跟邪龙一战。虽然行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应该还有一个入口,不过那个不死之身的黑暗祭司就等在那里。 l!GAMK 6o  
无论哪方都是相当棘手的敌人。 hGPjH=^EM  
“玛莫帝国的计划,是要以龙热这种未知的疾病煽动民众的恐惧心来打倒公国。不过因为妮思侍祭开放神殿作为诊疗所,因此公都的混乱已经逐渐安抚下来,晚上在酒店也流传着龙骑士王的武勋诗……” %R}}1  
身体高壮,脸也很大的魔法师如此说道。 ,UY],;ib  
希莉丝马上就知道这是佛斯所做的。 lx%<oC+M  
对于身为盗贼的他,情报操作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4O2O0\o:  
“换句话说,帝国的阴谋已经开始瓦解了对吧。” =T9QmEBm  
希莉丝对玛莫公国的宫廷魔法师露出微笑。 92XzbbLp  
“我是……这么认为。” 7 v#sr<  
宫廷魔法师低着头以好像萎缩般的脸孔回答。 sY=$\hj  
拥有这样的体格,却给人一种懦弱的印象。 5r@x$*>e  
(还真像是史雷因的徒弟呢。) FhW\23OC  
希莉丝如此心想。 7)z^*;x  
史雷因的性格偏向于懦弱跟谨慎,然而在重要关头的时候,他还是会提起勇气站在战场之上。而在知道没有其他解决之道时,他也愿意无情的扮演黑脸。如果做不到这些,根本就无法担任宫廷魔法师的职位。 ?PLf+S  
“问题就在于如意算盘失效的敌人会如何行动。既然他们已经支配了邪龙那斯……” vTN$SgzfCU  
希莉丝双手抱胸轻声说道。 Wcw$ Zv  
然而她马上察觉不对并将姿势坐正。如今的她已经不是佣兵,而是堂堂一国的王妃,不可以做出一此失礼的动作。 zaa>]~g.  
虽然这有些麻烦,不过由于国王雷德立克的个性相当开朗,因此平常并不会觉得无趣。 mZ'`XAS~;  
在海兰德的宫廷中,大家也说比起先王杰斯塔,雷德立克比较像是那对双胞胎殿下。 eNpGa0 eG  
海兰德的双胞胎王子佛洛依与里赛,是在魔神战争时率领百名勇者进攻魔神迷宫的英雄,然而却在当时一去不返。他们的个性乐观而开朗,资深的骑士们常常怀念地述说他们的事迹。 N =)9O  
知道特别的并不只是雷德立克时,希莉丝也稍微安下了心。 pvD\E  
由于掌握了龙之心,希莉丝已经获得了部下跟人民的认同。不过在刚进入海兰德宫廷的时候,也是吃了相当多的苦头。 ma,H<0R  
她也曾经多次想过,干脆就这么离开雷德立克继续当个佣兵。然而她认为这就等于是自己的败北,因此便发挥出连她自己都无法想像的忍耐力,试着融入海兰德这一个国度。 rOEk%kJ  
“如果他们将邪龙那斯,直接派来公都展开攻势的话……” z`y!C3w<  
史派克一边留意陷入思绪的希莉丝一边如此发言。 ?V3e;n  
“操纵邪龙的魔法帅将毫无防备,那个时候反倒是个大好机会。” ~A(fn:d  
“原来如此啊。” @))PpE`co8  
希莉丝点头露出亲切的笑容。 y}Oc^Fc  
“虽然雷德立克相当的不安,不过看来这个公国的将来相当不错。不只国王拥有决策能力,而且也集合了各领域的人材。” V'K1kYb  
“非常感谢你这么说……” 1 \:5ow&a  
有些难为情的史派克如此道谢。 ozy~`$;c  
先不论自己,公国的骑士、文官以及自己的同伴,都是他认为值得夸耀的。 Qo+I98LX[  
“虽然维持现状应该已经足够,不过还是再多走几步棋比较万无一失。可以请您集合公都的居民吗?我想对大家打声招呼,而且也有一个想法可以试试。” Q$^oIFb  
“这当然没问题!” DD{-xCCR  
海兰德的王妃亲自来访,在礼仪上当然是要对公都的人民告知这件事情。 a<*q+a(*W  
“不过您说的想法到底是……” \"Jgs.  
虽然史派克如此询问,但希莉丝只是露出笑容并摇了摇头。 B|XrjI?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WR,MqM20  
希莉丝说完便从座位上起身。 ^,O%E;g^#  
由于坐了好一段时间,因此感觉也有些闷了。 [@ >}  
如果是平常的话,这时候就会找雷德立克练剑,或是彼此相拥表达爱意的…… @ >_v/U'  
※       ※       ※ AH-B/c5  
在当天傍晚,史派克跟希莉丝并肩站在王城的阳台之上。 5,dKha  
龙骑士来访的传闻已经传遍大街小巷,因此王城中庭聚集了相当多的人。 fSc)PqLP  
史派克在这些玛莫人民的面前,高声介绍着海兰德王妃希莉丝。 cH>@ZFTF  
虽然响起热烈的欢呼,不过群众马上就恢复了宁静。他们都希望能亲耳从王妃的口中,得知龙热这种疾病的真相。 &`x 1_*l  
听说这是种致死的不治之症。但也传闻要十年以上才会病发身亡。 M18 >%zM  
像是龙骑士王迈先,即使得病也继续活了十几年,并在期间立下了许多的战功。 (-S\%,hO  
希莉丝对玛莫民众简单的问好之后,马上就进人了问题的核心。 YF8;s4  
“龙热的确是只有龙骑士才会罹患的特别疾病。海兰德的龙骑士们也大多是因为得到龙热而死的……” %Yw?!GvL[  
希莉丝以易于理解的用词来解释龙热。 R ?62g H  
她承认这是种不治之症。然而也举出了好几个实例,证明病情的进展相当缓慢。 da ' 1 H  
“我听说这个国家之所以有龙热在流行,是因为有龙的诅咒在作祟,我想这应该是千真万确的。不过反过来想的话,这其实是一种祝福,因为世界上没有无法解除的诅咒,所以玛莫的龙热并不是不治之症。” xQUskjv/  
希莉丝有力地如此说着,并握住身边茫然聆听的史派克的手。 okm }%#|  
吓一跳的史派克虽然有些困惑,不过想到自己正在众人面前,因此马上站直身子并露出了微笑。 @tT2o@2Y^  
“史派克公王一定会解除这个诅咒。而且如果真有万一无法解除,公王将会跟被龙诅咒的人民,一同面临即将到来的命运……” mY= Q#nG  
听到希莉丝这番话,史派克也在心中发誓必将如此。 (jmF7XfU  
因为罹患了龙热,虽然病情进展缓慢,但终将免不了一死。如果真的无法解除诅咒,玛莫公国的权威将会扫地,也一定会造成全岛的叛乱。 Uc%kyTBm1  
但是在听到希莉丝下一句话时,史派克打从心底感到相当的惊讶。 d HN"pNNs  
“因为史派克公王自己,也已经罹患龙热了!” v`r![QpYf  
温帝斯的民众在这一瞬间不禁哗然。公王竟然也罹患了龙热。 ~Z` Cu~7  
他们似乎无法判断该如何接受这个事实。 ;IOM3'5 T@  
史派克用尽所有的自制力保持冷静。 utu V'5GD  
刚刚的那句话,正是希莉丝之前所说的“想法”。 WhT5NE9t  
而史派克也理解到这代表着什么意义。 k3+LP7|*  
身为公王的他,也跟玛莫人民一样受到了诅咒。这样的事实将会使人们得到一种公平感,并且也会让他们认为,史派克就算只足为了自己,也一定会想办法解除龙的诅咒。 nV:RL|p2jw  
玛莫人民还没有完全信任玛莫公国。就算史派克冉怎么表示决心,他们也一定会有所怀疑。 icK$W2<8mg  
然而经由希莉丝的这番话,他们的疑惑肯定已完全抹去。 7v&>d,  
(我能理解,虽然我可以理解……)  |b4f3n  
史派克不断在心中如此重复。 _vJ(F  
然而他却是难以接受。 %p:Z(zU  
“你似乎不喜欢这个样子呢……” `mthzc3W  
露出温柔微笑的希莉丝,以只有史派克听得见的音量轻声说道。 Mt4*`CxtH;  
“真的是非常抱歉……” cT5BBR   
史派克也保持笑容小声回应。然而这是肯定她这么做的回答。 b U\T  
“不想对民众说谎。这样的心态是相当可贵的。不过有时候也必须要有这样的觉悟。海兰德王国对玛莫公国所期许的并不是诚实,而是希望公国能治理这座暗黑上鸟,让这里不再成为罗德斯的威胁。换句话说,刚刚这番话对我而言是必要的。你可以不原谅我,不过还是要请你理解。” |It&1fz}  
之后希莉丝便轻轻放开了史派克的手。 8<x& Xd  
“我会努力的。” Bg[_MDWc-P  
史派克点点头如此回答。 LJ6L#es2  
而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了温帝斯民众的欢呼声。 nDS\2  
大家连声赞颂着公王史派克以及海兰德王妃希莉丝。 9k~%HN-[  
然而这样的呼声,却像是刺进了史派克的内心。 34QW^{dgE  
(希望我能将现在的感受铭记于心。) Ih N^*P:Fo  
总有一天,他将会不得不再度欺骗民众。 DheQcM  
为了将来的那个时候。 UxxX8N  
史派克举起手回应民众的欢呼,并且在心中如此发誓。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4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019 点
好评度: 1328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5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1

第三章 黑翼邪龙 oHr0;4Lg6  
4AKr.a0q  
距离公都温帝斯半天路程,只有两百多人的小农村莫鲁多。这里的村民都在同一个农园主人的手底下工作—— Alo L+eN@  
农园主人的名字是威尔。 ^{{a v?h  
他以地主的身分经营这个农园,并且在公都开了一间最大的酒店,负责各种酒的物流跟销售。 W9pY=9]p+  
虽然年轻的他只有二十五岁左右,不过在公都也算是众所皆知的人物。 KK5 ;6b  
然而几乎没人知道他的另一个身分。那就是新生玛莫帝国的首席宫廷魔法师…… E#_2t)20  
他在莫鲁多所拥有的房子,目前就是帝国的临时宫殿。 wP*3Hx;S  
少年皇帝雷艾斯跟骑士团长妮塔便是居住在这里,帝国的重镇也在此集结。 IC5QH<.$C  
村人们都已经有所察觉,然而没有人特意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因为他们知道祸从口出这样的道理。 y631;dU  
只要在这个农园工作,每天的生活就可以获得最低的保障。 *oeXmY  
而在这座暗黑之岛上,能够如此便已经别无所求了。除了拥有优秀才能,并愿意为这样的才能赌上生命的人之外…… BWQ`8   
威尔可说是相当了解这个道理。 |(ab0b #  
在影之街佩鲁塞的小巷弄里长大的他,被身为旧玛莫帝国的宫廷魔法师“黑之导师”巴古纳德所发掘,并且加入了他的门下。 bS2g4]$'po  
之所以能拥有现在的地位,就是来自于他的才能、行动以及成功的结果。  ?ueL'4Mm  
如果没有才能,如果没有在那时候行动,如果不小心犯下致命的失败,那他将会再度回到以前的生活,或许也早就已经丧生了。 z@,(^~C_  
这就是这座岛的真理。只有挑战危险并不断成功的人才是胜者。 ?P-O4  
(梦跟理想在这座岛上根本没有必要,甚至还会招致危险。) -(F} =o'  
威尔在心中对身为玛莫公王的那个年轻人如此说道。 n@ SUu7o  
着迷于这个年轻公王所述说的理想,玛莫的人民如今开始追逐自己的梦跟理想。那是暗黑之岛将会富裕和平的梦,以及平常人都能够享受幸福的理想…… &Z[+V)6,,  
然而这是绝对无法实现的事情。因为覆盖这座岛的黑暗极为深邃,而且绝对不会被驱逐。 Tx~w(A4:  
知道希望无法成真的人将会绝望,然而只要没有希望就不会绝望。 !.X/(R7J  
“……由于龙骑士们的游说,玛莫各地的混乱已经逐渐镇静下来了。” z/`+jIB  
拥有次席宫廷魔法师地位的人,在集结于大厅的新生玛莫帝国重要人物面前激昂地说道。 oJ %Nt&q  
大家都被他这番话中的亢奋情绪引得点头同意。 :d9GkC  
“首席宫廷魔法师的想法也因此被推翻了。” c5$DHT @N"  
克拉特瞄了威尔一眼继续说道。 fo+s+Q|Y  
他表示计划应该要变更。不是使用黑翼邪龙的诅咒,而应该用它的爪子、利牙跟火焰消灭玛莫公国—— Pe,ky>ow  
“操纵邪龙的权杖在我的手中。” H390<`  
克拉特露出自信的笑容如此说道。 XWAIW= .  
(巴古纳德导师曾经说过,拥有超过自己能够驾驭的力量,将会使无能的人过度依赖它……) j@(S7=^C6%  
没想到果真是如此。威尔不禁在内心冷笑着。 F?R6zvive  
克拉特所说的“龙爪权杖”,是这位黑之导师借给威尔的东西。 (E@;~7L  
为此他将自己的亲妹妹蜜妮雅,献给了成为“不死之王”的导师。 y\;oZ]J  
威尔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如今变得如何。 _g/d/{-{Q  
或许现在仍以待女的身分服侍着巴古纳德、或是被当成祭品遭到杀害,也可能成为了另一个不死的存在。 >^`#%$+  
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再见到妹妹了。 ]}].A q  
威尔并不会为此感到后悔。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他早有要牺牲一切的觉悟。 q`{@@[/ (y  
(你们诸位也有这样的觉悟吗?) hfLe<,  
威尔环视着大厅的众人如此心想。 jrN 5l1np  
“首席宫廷魔法师的计谋,至今已经全部失败了。” m`fdf>gWp  
一名骑士队长以像是战胜般的自豪表情指着威尔。 nRqP_*]  
在少年皇帝面前举办的宫廷会议,如今已变成为了弹劾他而举行的。 \R@}X cqZ  
威尔当然知道他们正暗中准备弹劾他。不过他对此并没有做出任何因应,因为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 ~I> |f  
“很可惜,的确如此。” C$])q`9  
威尔静静地点了点头。 ?^!J:D?  
“不过我也想问,你对皇帝陛下有提出过任何建言吗?不过是一直要求以武力对抗玛莫公国而已吧?而真正跟他们交手之时却又输的如此难看。” YK8l#8K  
“竟、竟敢如此无礼……” 8i`T?KB  
这个骑士队长脸色为之一变,并将手放到腰间的剑柄。 `O3#/1+  
“前几天不就打下一个公国堡垒给你看了!” oSMIWwg7G  
“黑暗森林附近的那个边境堡垒是吗?玛莫公王才不会去在意那种事情,因为想夺回的话他随时都可以夺回。” jzDPn<WQ  
“我可不想被一个只会用魔兽或疾病,这种卑劣又肮脏手段的魔法师这么批评!” !$iwU3~<  
“现在是在陛下的面前,你们两位请谨言慎行!” %`G}/"  
骑士团长妮塔皱起画出一道美丽弧线的眉头制止他们。 r\b$/:y<e  
“我们一开始就对帝国的困境有所觉悟。沙漠之民有我们数倍的战力,而且背后不只是弗雷姆本国,还有罗德斯本岛所有王国为他们撑腰。要突破现有的困境,最大的关键就是对雷艾斯陛下誓忠的人们能够团结一致,并且各自尽力完成自己的任务。无论现状如何,得到最后的胜利才是最重要的。” J^` pE^S  
如此对大家说的妮塔,不禁觉得这根本就是在嘲笑自己。 0[ n;ZL~  
(我说的还真是冠冕堂皇啊。) C&d,|e "\  
她在心中如此轻声说道。 7[kDc-  
如今的她在晚上只是少年皇帝的奴隶。然而在白天却必须跟往常一样扮演骑士团长的角色。因为这两个立场的差异程度实在太大,所以妮塔才会如此自嘲着。 CD?b.Cxai  
不过大家当然不会察觉妮塔的内心。这个骑士队长就这么咬着牙说着,威尔则是露出惶恐的表情点头同意。 p0Ij 4   
“我不会要各位为了失败负责。” q,Nqv[va  
红发少年皇帝以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说道。 Gqa r5  
(真是模范的回答。) )buy2#8UW  
威尔在心中轻声说道。 "wV7PSbM  
少年皇帝非常了解自己的工作。他特意扮演着一个傀儡的角色。 viS7+E|O  
这个事实证明了少年皇帝的聪颖。无能的人根本就无法只扮演一个傀儡。 w01\KV  
如果这位少年皇帝的确优秀,威尔将会愿意对他效忠。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让他人心服的品德。 U3>ES"N  
对于威尔而言,唯一必要的只有皇帝跟骑士团长的信任,其他人对他怎么想都无所谓。 P'5Q}7  
次席魔法师跟其他的骑士们,不是想抢功就是要陷害威尔,但这都只是自掘坟墓的行为。要邪龙直接前往战斗可说是下下之策,即使被称为是最强的魔兽,光凭它也还不足以毁灭一个国家。 Kzfy0LWM  
莱丁的自治联合体制之所以崩溃,并不是因为火龙屠城,而是屈服于弗雷姆的压力之下。 8g_GXtn(z  
让民心动摇,使其对从政者不信任,才能够让一个国家垮台。 7tT L,Nxe  
因此威尔才藉由黑翼邪龙行使两个计策。 h4M>k{  
一个是把栖息于玛莫各地的魔兽,驱赶到有人民居住的地方。 ~rz%TDX0\  
然而年轻的玛莫公王前往千年王国亚拉尼亚,请来一位拥有魔兽使能力的女魔法师镇压了魔兽。 -S}^b6WL  
另一个计策是召唤出古代邪龙的灵魂,以诅咒让疾病蔓延开来。 O`0A#h&No  
病情进行迟缓而且致死的不治之症“龙热”,可说是最适用于威尔的谋略。 /u'M7R  
经由密探波德的情报操作,玛莫各地应该会发生暴动,不需要帝国亲自下手,玛莫公国就会被民众所推翻。 G?yG|5.pU  
然而在计策即将成功的时候,玛莫公王从海兰德王国请来了龙骑士。龙骑士告诉人民龙热的发作速度相当缓慢,因此平息了玛莫人民的混乱。 klC48l  
威尔的所有策略,都被玛莫年轻公王使用超乎他预测之外的方式给解决了。 ^ 5gB?V,  
(真是了不起的年轻人。) bU"2D.k  
威尔打从心里感到佩服。除此之外,他身边应该也集结了许多优秀的人材吧。 w8AHs/'r  
相较之下,玛莫帝国的人材可说是相当不足。 3H/4$XJB  
因为骑士队长们及次席宫廷魔法师都是如此的愚蠢。 +D+Rf,D  
“以邪龙之力消灭公国,或许比想像中还要简单。不过到那个时候,无论是弗雷姆本国或是罗德斯诸王国,理所当然都会进攻这座岛吧?” 6~6*(s|]A  
威尔就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 |/35c0IM  
“我们赢得了吗?” !"x&tF  
之后他对曾经在黑之导师门下,身分是他学长的那个魔法师如此询问。 iYxpIqWw  
“他、他们光是自己国内的事情就忙不完了,才不会这么轻易就攻过来的。” $5/lU }To  
克拉特有些暧昧地如此回答。 "@)9$-g  
(就是因为你只有这种程度,所以巴古纳德导师才会把你的席次放在我之下。) HBnnIbEtF'  
即使在心中叹了口气,但威尔并没有多加反论,就这么回头看着骑士团长妮塔。 :s OsG&y  
“为了避免罗德斯本岛的介入,我在这段时间寻找着孤立这座岛的手段……” -gKo@I  
“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太好了,有什么计策了吗?” OmX(3>:9  
虽然妮塔如此询问,不过她知道威尔绝对已经有了头绪。 `[Xff24(eb  
“要从罗德斯本岛进攻玛莫只能用船,所以我打算让这些船通通沉到海底。” :V f:_;  
“要封锁海路是吗,这用说的当然很简单啊。” H|0GRjC  
“要实行当然是非常困难。不过我得到了古代王国时代的一艘‘军舰’。虽然要正确启动相当的难,我也费了好大一番工夫,不过前几天总算是成功了。” ! uyC$8V*l  
威尔露出苦笑如此说道。 k/ 9S  
“古代王国的军舰?上面有什么武器?” @ukIt  
“请把船本身就想像成一种武器。因为它是以火球或电击等魔法来打碎敌船的。而且魔法的射程范围远超过弓箭或投石器,敌人在接近之前就会陷入火海。另外因为军舰本身就施有各种防护咒文,因此几乎不可能会被破坏。” HsGyNkr?r  
听完威尔这番话,所有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彼此相视。 hs"=>(P)  
“你得到了这种东西?” AI&Bv  
“这是巴古纳德大人寄放在我这里的。跟次席宫廷魔法师大人所拥有的龙爪权杖一样……” ~)JNevLZ  
威尔朝着无人的方向微微低下头,就像星前任首席宫廷魔法师就在那儿似的。  czV][\5  
“黑之导师……” QM }TPE  
大厅众人的表情在一瞬间黯淡了下来。 ,wN>,(  
被称为黑之导师的这位伟大魔法师,不光是敌方,还是连自己人却相当畏惧的一个人物。 ]HK|xO(  
“巴古纳德先生的遗产之一是吗……” xmEm dOoD  
妮塔轻声丢下了这一句话。 Tc DkKa  
她心想如果有这种东西的话,为什么不在之前大战的时候就拿出来用。如此一来罗德斯本岛的联合军根本不可能登陆。 x05yU  
(那个人不会为了帝国,只会为了自己的目的而采取行动。) 6mnj!p]3  
而他的目的只能以极为恐怖来形容。 w}<CH3cx  
“我希望在备齐进攻罗德斯本岛的力量之前,将这座岛完全封锁起来。到时候粮食将会不足,也无法获得一些奢侈品,不过这跟英雄战争之前这座岛的状况是相同的。” u2SnL$A7  
威尔如此说完之后,便表示希望能马上行动。 i 5"g?Wa2N  
“不知陛下属意如何?” .&A S-">Z  
妮塔在些许的犹豫之后,询问着少年皇帝雷艾斯的意见。 $Q[a^V~:  
“放手去做吧。” 9nFPGIz+  
红发少年微微点头,依然以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如此宣布。 }2^_Gaj  
“感谢陛下……” Qo !/]\  
威尔深深低下了头,并且就这么往大厅外头走去。 P~V0<$C  
走到克拉特身边时,威尔要正感到不知所措的他把耳朵凑过来。 I@l' Fx  
“黑龙那件事情就全盘交给你,要烧毁公都或是吃掉人民都随你所愿……” 0Dj<-n{9  
“这样你真的无所谓?” f-N:  
克拉特是从这个师弟手中取走了邪龙。然而威尔这样的举动,感觉就像是他自己把邪龙送上来似的。 /;t42 g9w  
“这不是你所期望的吗?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你将会是重建帝国的大功臣,到时候我会很乐意跟随你的,就像是以前那个时候一样……” e~C^*wL  
威尔说完之后便离开了大厅。 NrE&w H:  
(你将会亲身体验到,我为什么不直接派黑翼邪龙前往作战……) >5{Z'UWx h  
威尔在心中对这位曾经是师兄的魔法师告别。因为他很确定将来再也不会见到克拉特了…… PpPg ~ix*  
(好啦,玛莫的年轻公王陛下,你要如何跟邪龙交战呢?) DBuvbq-  
如今威尔只是个旁观者了。邪龙跟公国之战即使出现什么结果,他都不需要背负任何责任。 ozZW7dveU  
&>UI{  
被暗黑之岛的人民称为“黑翼邪龙”的这只老龙,正在暗黑神法拉利斯大神殿地底的栖身之处,舒服地被黑暗所笼罩。 !/W[6'M#p  
这儿曾经是一只地龙所栖息的洞窟,在很久之前被它夺了过来。 C%LRb{|d  
在那之后经过了一百多年,知道这里有黑龙栖息的法拉利斯信徒,在它的栖息处上方建立了一座神殿。 C%ibIcm y  
遥远的诸神时代,在众多的龙族之中,黑龙被法拉利斯选出。成为其眷属。因此黑龙可以感受法拉利斯的意志,也能使用邪恶的奇迹——暗黑魔法。 [:-Ltfr  
法拉利斯的信徒希望它成为神殿的守护者。 {_0m0 8  
在他们建设神殿的时候,由于黑龙当时进入了休眠期,一直到神殿完成都没有察觉。 zKr\S |yE  
知道事实之后的黑龙异常愤怒。因为它根本不想服从于人类这种生物。 `9a %vN  
为了让以栖息地为中心的广阔山野成为自己的狩猎场,黑龙打算消灭这个范围里所有的人类聚落。 %xtTh]s  
然而它的意图却因为一个人类而无法达成。 1 "'t5?XW  
那个人当时拥有法拉利斯教团最高祭司的地位。他以拥有强大灵魂的少女作为祭品让暗黑神降临,以神之名逼使黑龙服从于他。 3+mC96wN  
这是个极大的屈辱。 lP*_dt9  
然而在这之后,黑龙也一直被人类所支配。 o2e aSG  
接在法拉利斯教团之后支配黑龙的,是卡斯图尔王国的魔法师。 zr~hGhfq  
他们以无限的魔力,对黑龙使用制约魔法加以束缚。之后黑龙被命名为那斯,成为保管王国财宝的看守者。 }gQ FWT  
再接下来的支配者依旧是魔法师。 !+tz<9BBY  
在漫长的休眠期结束,刚要进入活动期的时候,有几个人类跟妖魔入侵它的住处。那时其中的一个魔法师,以手中魔法权杖的魔力逼使黑龙屈服。 |7Fe~TC  
那是把前端以龙爪作为装饰的权杖。黑龙对这把权杖的拥有者必须绝对的服从。 s&MfC\  
很久以前的法拉利斯教团最高祭司、古代王国的魔法师、以及被称为黑之导师的这些龙爪权杖的拥有者,都是人类之中拥有卓越能力的人,因此即使是受到他们的支配,黑龙也都还能够忍受。 [03$*BCq3  
龙由于是从卵中出生,因此没有名字,更没有存在的理由。只是以最强生物的身份活在无限的时光中。 H)&6I33`  
因此服从于其他拥有卓越能力的存在,并被其赋予名字跟存在的地由,对龙族而言并不会不高兴,甚至有龙会因而感到喜悦。 va \ 5  
然而目前拥有龙爪权杖的人类极为平庸。 O,(p><k$/  
必须被强迫服从于这种人。这对黑龙而言是无法忍受的耻辱。 @vWf-\  
而且这个人给它的新命令,甚至会危及到黑龙本身的存在。 <k)@PAV  
拥有权杖的人命令它攻击公都。 __HPwOCG7  
并且警告集结于王城的人,要他们马上离开这座岛…… `6:;*#jO,  
那个人说自己可以随便杀害并吞食公都的居民。  / sI0{  
破坏对它而言是一种乐趣,人肉也是它不排斥的食物。 Q+(}nz4  
然而黑龙也曾经亲身体验到,人类并不是种无力的生物。 JBa( O- T  
如果毫无意义就袭击人类,他们一定会展开报复。 @i`*i@g  
只有在防范自己的狩猎场被侵犯时才能杀人。人类跟龙是无法处于同一个生活圈的。 kfaRN ^  
因此在之前的大战结束,龙爪权杖的拥有者死去的时候,黑龙就离开了原来的住处,将新的狩猎场订于有龙人族集落的一个小岛。 f,GF3vu"  
龙人族是从始源巨人的鳞片中诞生的种族,将同族中至高存在的龙视为神一般地崇拜。 4%wP}Zj#  
龙人族欢迎黑龙的到来,并且献上了各式各样的供品。 4qq+7B  
对于黑龙而言,那里可说是最好的栖身之处。 &oJ=   
然而因为权杖的魔力,使得黑龙再度被召唤回玛莫,再度受到人类的使唤。  9?c0cwP?  
将玛莫各处的众多魔兽赶离住处、从龙人族的小岛中带来一只幼龙,让司掌疾病的古代邪龙灵魂凭依在幼龙的身上。 c>+l3&`  
如今又有了新的命令。 .6Jo1$+  
(到底想利用我到什么地步!) g{K*EL <  
黑龙的愤怒达到顶点,几乎想把龙爪权杖的拥有者撕得粉碎。 ] h3~>8<  
然而它无法抵抗权杖的强制力量。 LGx]z.30B  
(不过在我所剩无几的自由中,依旧有我可以做的事情。) Vae}:8'}  
此时黑龙在心中深处立了誓。 ;Awt:jF  
属于老龙的黑龙,拥有凌驾于普通人类的高等智慧。 "~~Js~  
明天早上它将飞往公都。 6Yw;@w\  
在这之前,它只要委身于舒服的黑暗之中。 TVVL1wZ  
梦想着取回永远自由的那一天…… @~pIyy\_  
而黑龙也确信,这样的梦想马上就会实现了。 v'`VyXetl  
Fd@n#DR `  
黑翼邪龙出现在公都上空—— 9 ?"]dEM  
在天还没亮的凌晨,史派克就接到了值夜亲卫骑士的这个报告。 px6[1'|g  
史派克就这么穿着睡衣冲到阳台。 ,PH;j_  
仔细一看,市街的一角喷出了鲜红的火焰。 +"1@ 6,M  
而在尚未明亮的天际,有一个像是黑夜之影般的巨大生物出现了。 $#R@x.=  
“终于来了吗……” ktlI(#\%  
支配那斯的新生玛莫帝国,至今都没有让这只邪龙直接进行攻击。 Zpfsh2`  
“在疾病蔓延的暴动被镇压之后,他们终于无计可施了吗……” Wk1o H  
史派克一个人自言自语,然后回头看着亲卫骑士。 u#9H  
“对公都的骑上跟士兵下达命令,依照之前的预定迎击邪龙。” +OSF0#bj  
接获命令的亲卫骑士敬畏地行了一礼,之后便快步跑了出去。 QD6<sw@]P  
“担心的事情终于实现了?” *F:f\9   
随着耳熟能详的声音,半妖精少女出现在房问里头。 y8oqCe)  
她竟然只穿着内衣就大胆跑了过来。不过由于她的体型跟少年相似,因此并不会让人不知道目光要摆在哪里。 ?T.'  q  
“要战斗了,赶快去穿你的铠甲吧。另外请亚德到我房间来一趟,这段时间我也会作好准备的……” TsiI5'tx  
莉芙点点头便离开了房间。 Ife/:v  
而史派克也离开阳台,穿上自己战斗用的板金铠。 ,x (?7ZW>  
不过由于身上还是睡衣,因此要装备必须花费相当大的工夫。 eI20)t`j  
穿上棉制的衬衣、把锁链甲从头上套进去、并准备要装备护手的侍候,莉芙就拉着脸色苍白的亚德·诺瓦冲了进来。  ,2yIKPWk  
位于地底的大地母神玛法神殿的侍祭妮思也紧跟在后,来到房间内。 d@d\9*mn  
“看来状况似乎很麻烦呢……” mKTE%lsH  
平常总是露出温柔微笑的她,在这个时候表情也变得相当严肃。 "rHcsuSEw  
“我早就有所觉悟了。它本来就是迟早都必须解决的对手。” *;E\,,Io  
虽然事态严重,不过这场攻击已经在预料之中,因此对策也早已经准备好了。 _+B{n^ {  
“这里不是火龙之狩猎场。不只有很多地方可以藏身,石造的建筑物也不是那么容易着火的。” )4O>V?B  
目前骑士跟士兵们应该已经在市街中散开,并且各自躲在建筑物死角或是屋内了。 ;RR\ Hwix  
等到邪龙接近的时候,便以上紧弦的大型十字弓进行攻击,然后便再度藏身。 TzSEQ S{  
强力的大型箭矢,应该可以贯穿如钢铁般坚硬的龙鳞才对。  gUa-6@  
“不过话说回来,竟然比想像中还要早呢。” 1n3XB+*  
不经意地开始协助史派克进行准备的莉芙如此说道。 #(Xv\OE  
“海兰德的希莉丝王妃跟龙骑士们在两天前回国,他们应该是等待这个时机才展开行动的吧。” |BA&ixHe~C  
被称为天空之骑士的龙骑士,可以跟邪龙进行正面交战。 uO^,N**R#  
敌人应该是要避免这一点。 }.L:(z^L,Y  
不过这对史派克面言反而是好事。 WALK@0E  
他不能让海兰德玉妃希莉丝跟负责护卫的龙骑士,被卷入这场玛莫的内战。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将会造成严重的外交问题。 (fqU73  
而且就史派克的感觉,如果邪龙在希莉丝等人还在玛莫时前来袭击,王妃肯定会亲自出击。 s#BSZP  
玛莫帝国对她而言,是征服她母国卡农的可恶敌人,更是杀了她身为卡农贵族父亲的仇人。 qk}Mb_*C)  
在之前的大战中,她也跟海兰德国王雷德立克,一同率领龙骑士加入暗黑之岛上的最后决战,并且请来了海兰德王国的守护神,金鳞龙王迈先…… qsG}A  
当时邪龙那斯败给金鳞龙王,逃离了这座暗黑之岛。 2Q;g|*]  
然而现在跟那时的状况不同。玛莫如今是属于弗雷姆的领土,并且是拥有自治权的公国。 k*u4N  
除非是逼不得已,否则不能接受他国的支援。 ET\>cxSp  
“邪龙展开行动,或许对我们反而是大好机会,因为操纵邪龙的人就在附近。” qZ<|A%WQ  
就算不用杀掉那斯,只要抓到操纵邪龙的人,并且将支配龙的方式抢夺过来,那事情就可以解决了。 iezY+`x4  
史派克命令骑士跟士兵,只要有行迹可疑的人就要通通加以逮捕。 rD!UP1Nb  
公都的居民目前并没有相当恐慌。因为在两年前他们才体验过更为激烈的战争,而且危险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家常便饭。 ? 4v"y@v  
自治都市莱丁受到火龙山之魔龙修汀斯塔袭击时,其混乱的程度跟这里根本就不能比较。 1 ~s$<  
统治莱丁的评议会无法收拾当时的混乱,到最后终究还是放弃了自治权,主动请求归属于弗雷姆之下。 rCsH 0:l8P  
“因为龙热是未知的恐怖,所以当时才会那么混乱。对于这座岛上的居民来说,黑翼邪龙或许跟天灾没什么两样。” zbZN -j#  
史派克露出了苦笑。 i*6 1i0  
这个事实象征着这座岛上的黑暗,因此其实不值得欢迎。然而只有在今天这个时候,才可说托福避开了最坏的结果。 Ksb55cp`  
“抱歉迟到了!” l<UJ@XID$  
此时随着声音响起,还喘着气的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跟他的夫人莱娜走了进来。 {1}p+dEK  
两人都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f-5}`)`.+  
他们只有穿着皮制铠甲并装备自己得意的武器,但这种轻装备正是他们原本习惯的武装。 !{S HlS  
“艾莲娜导师跟龙人族亚布洛斯呢?” P"s7}cl  
史派克询问着盖拉克。 U&OE*dq  
两人目前都住在盖拉克的住处。 iu+rg(*%  
外界认为魔兽使艾莲娜已经逝世,因此并不能住在她原来的住处。 D {N,7kT  
“他们一看到邪龙飞来,就出发前往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了。” NGAjajB  
“是吗……” .]LP327u  
史派克颇能理解地点点头。 icXeB_&cS  
既然黑翼邪龙外出,要进入它的栖息处并不困难。而且那里还沉睡着被古代瘟疫龙凭依的幼龙。 G0Wv=tX|  
只要救出幼龙,肯定能阻止岛上龙热的蔓延。 !3Ed0h]Bfa  
艾莲娜大概就是前往现场寻找方法吧。 #TD0)C/  
而且操纵邪龙的人说不定也还留在邪龙的栖息处。史派克相当感谢艾莲娜能如此迅速地行动。 m:C|R-IL  
她大概是使用瞬间移动的咒文前往废墟的。 q":0\ar&QT  
“公都这边就必须由我们来收拾了。” /u pDbP.O  
“密探们也正全力搜索邪龙的支配者,绝对会把那个人找出来的。” *K=Yrisz  
史派克表现出决心之后,莱娜便趁势如此说道。 ds<q"S {p  
“重点是要将被害程度降到最低。” `dm}|$X|  
史派克像是自言自语般说着,并以眼神对房内所有人示意前往谒见大厅。 RtScv  
谒见大厅有座面向温帝斯的阳台,可以比较清楚观察到黑龙的动向。 =J827c{.  
此时—— PtT$#>hx]  
“黑龙往这边过来了!” TptXH?  
在史派克等人进入大厅的瞬间,第一个进去的半妖精少女以尖叫似地声音如此说道。 h$I 2T  
大厅中还有好几个亲卫骑士跟文官。 <|c[ #f  
他们连忙远离阳台退到墙壁旁边。 [;qZu`n>  
然而史派克却反倒是朝阳台跑了过去。 >TQnCG =  
“史派克!” n ;0x\Q|S  
莉芙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N[8y+2SZ  
然而看到史派克身边穿着纯白神官服的少女,就这么表情不变地随他过去,半妖精少女也有了觉悟。 <o.?T*Q9  
(我可是“公王的好友”呢!) 4&/m>%r  
盖拉克、莱娜以及亚德·诺瓦也像是理所当然般跟在后面。 @T 8$/  
早晨逐渐变得明朗的天空中,黑翼邪龙的身影,就像是凶兆跟灾难的具体象征。 )kuw&SH,  
这只邪龙以王城温雷司特为目标笔直飞来。 " H; i Av  
亲卫骑士们手持弩弓站在史派克的两侧。 m-)yQM8  
“龙在喷火之前似乎会有吸气的动作,看到这个动作就马上躲进大厅。” { 0 vHgi  
史派克对大家如此说道。 }~3 %KHT  
“知道了。” kG70j{gf  
几个有礼貌的亲卫骑士如此回答。 ~lB:xVzn  
那斯来到王城之后并没有攻击,只是在上空不断盘旋。 .*+KQ A8  
并且大大咆哮了一声。  f]JLFg7  
连肌肤都能感受到大气的振动。  LAfv1  
莉芙尖叫着躲进大厅,亲卫骑士也有半数以上受惊逃开。  i%a jL  
并不是因为他们胆小。 E]26a,^L  
龙的咆哮拥有震撼灵魂的魔力,据说最糟的情况。灵魂还可能被打散,就这么当场丧命。 ^lYa9k  
“司掌勇气的战斗之神……” q*B(ZG  
就在这时,旁边响起了像是歌唱般的祈祷声。 j/Rm ~!q  
“古里巴斯祭司……” XexslzI  
亚德·诺瓦回过身来,认出站在那儿的是侍奉战神的矮人祭司之后,也安心地松了一口气。 m6D]   
在听到龙之咆哮时,亚德之所以没有逃走,纯粹只是因为身体僵硬得不能动而已。 W nLMa|e  
由于过度害伯,他的脸几乎变成土黄色,全身也冒出了冷汗。 X_nxC6[m%  
然而在听到古里巴斯的歌之后,他的心情便开始镇静,并且逐渐开始有战意高昂的感觉。 E0 Neo _7  
是咒文“战之歌”生效了。 bn8`$FA^  
“注定一死的人类啊,吾之主人要我转达传言!” % m5&U6  
就在这时,随着空气再度振动,空中的邪龙如此叫道。 u:FFZ  
它用的是罗德斯全土所使用的共通语。 Qso"jYl<  
“它是来交涉的呢……” jQc.@^#+x  
莱娜像是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D=DIN-r  
“这种应该叫做恐吓吧?” Z[{k-_HgAm  
盖拉克露出苦笑纠正了自己的妻子。 SpB\kC"K  
“玛莫公国与沙漠之民,给我尽快离开这座岛!这座岛会由岛上的人类自己统治,决不承认他国的入侵!” #~Z55 D_  
“还以为它会有什么要求……” @Pt,N qj:  
确定黑龙不再说话之后,史派克露出哑口无言的表情。 ,GH;jw)P  
“它以为叫我们离开,我们就会乖乖听从吗?还是说它只是前来通告的?” g;Lk 'Ky6  
如果是提出这种要求,那根本就没有讨论的余地。所谓的交涉是在彼此均可能退步妥协的状况下才能成立的。 V?*\ISB`}  
“弩弓预备!这就可以当作回答了吧?” 2W_p)8t> b  
史派克对并排在阳台的亲卫骑士们如此下令。 =Bq3O58+  
他们马上服从命令,将上满弦的弩弓瞄准行上空飞舞的黑龙。 _FJ,, /~  
然而黑龙只是在空中像是挑衅般喷出一道火焰,之后便转向往南方飞去。 mx'!I7b(L/  
“它要回去栖息地了?” WjrUns  
在史派克诧异地注视之下,邪龙在郊外山丘的某片树林上空盘旋两圈,之后再度来到了温帝斯街道上空。 yl=_ /'*  
之后它朝东门附近俯冲向下,并且喷火烧掉了一栋建筑物。 bJz}\[z  
虽然市街各处都发生火灾,不过并没有延烧得相当严重。 !)}3[h0  
或许是因为防范火灾的应变措施产生功效,以及在市街中散开的骑士跟士兵,跟居民同心协力灭火的成果吧。 TC=djC4$/  
“感觉真的有听命行事呢。” .K n)sD1  
虽说是自己下的命令,史派克还是很感动般轻声说道。 $\DOy&e  
邪龙袭击所造成的损害,目前可说比预料中来得少。 xgX"5Czvv`  
“还是说邪龙并没有使出全力呢……” c:R`]4o  
史派克像是自问般如此说完,站在他右边的黑发少女便深深点了点头。 vtv^l 3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次的破坏或许并非邪龙所愿,因此感觉只是听从主人的命令,进行最低限度的行动而已。” QEavb h^S  
“那个人到底躲在哪里啊。” P?y3YxS  
史派克不禁咒骂了几句。 2 f" =f^rf  
邪龙开始袭击至今已经经过了不少时间,然而状况跟一开始完全没变。如果无法抓到操纵邪龙的人,公都将会一直遭受袭击。 rl\$a2_+  
就在这个时候,史派克的脑中忽然闪过一个想法。 AF=9KWqf  
“如果邪龙也不希望袭击的话……” \uumNpB*n  
史派克提高音量,让在场的人都能听见他的想法。 @wy&Z  
“那就是它并不想服从于操纵它的人,而且说不定还相当厌恶。” ?HP54G<{xz  
“被逼着做不想做的工作,不管是谁都会生气的吧。” fI/?2ZH  
莉芙频频点头同意史派克所说的。 PJ=N.x f}  
“像是随便给人一个公王好友这种莫名其妙的称号,然后就要我做这个做那个的……” W-QBC- 3  
“要抱怨等以后再随便你说吧。” JH%^FF2  
史派克表情有些生气地打断了莉芙的话。 n>)'!   
“我想说的是,邪龙说不定其实很想获得自由,想从那个人的支配之下逃走……” b.`<T "y  
“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吗!” U5 `h  
平时总是沉默寡言的矮人祭司,很难得兴奋地大声说着,并且拍了拍史派克的背。 Zy}Qc")Z  
“我从刚刚看邪龙的动作就觉得奇怪了!邪龙只要袭击过市街之后,一定会回到郊外的山丘盘旋两圈,然后才再度过来攻击。或许这只是无意识所作的,但如果这样的行动是出于邪龙的意志……” !n=?H1@  
史派克表情为之一亮并环视着众人。 +0w~Skd,  
光是这样大家的意志就相通了。 NF}QQwG3  
“太多人去的话或许会被发现。亲卫骑士队留在这里。盖拉克、亚德、莱娜还有莉芙跟我一起走。另外古里巴斯祭司,可以请您一起同行吗?” ; bBz<  
“我是不介意,不过我的脚程会碍手碍脚的。何况我还不会骑马也不想骑马。” Q^&oXM'x/i  
“那就由我来吧……” kWF/SsE  
听到矮人祭司的回答,妮思马上便如此说道。 s`j QX\{  
她判断在不清楚对方底细的状况下,史派克会希望有能疗伤的祭司一起同行。只要队中分别有人能使用古代语魔法、精灵魔法跟神圣魔法的话,就可以应付任何的状况。 F:PaVr3q  
“那就这样吧。我回神殿去治疗受伤的人,光靠玛法神殿应该会人手不足。” m])!'Pa( =  
“就拜托您了。” [79 eq=  
史派克对古里巴斯行了个礼,然后回头看着盖拉克等人。 6.o8vC/PZ  
“我们快走吧。再不出发又有居民要牺牲了。” 4"OUmh9LHB  
莱娜看了一眼各处冒着黑烟的公都如此说道。 1'skCR|!<  
盖拉克、亚德.诺瓦、莉芙跟妮思听到她的话后都点了点头。 `y&d  
而在这个时候,史派克早已经冲到大厅外头了。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4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019 点
好评度: 1328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6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1

>28.^\?H4  
漆黑的浓烟像是天空的支柱般向上延伸。 b&LfL$  
黑暗之街佩鲁塞正燃烧着。  b>N) H  
克拉特站在郊外山丘上一片树林旁边,看着这个景象,对于自己为何没有想像中来的兴奋而感到相当疑惑。 1B;-ea  
“邪龙的能力只有这种程度?” NF& ++Vr6  
光是一只火龙山的魔龙,就足以让弗雷姆骑士团惨败,并且让莱丁的自治体制崩溃。 e=11EmN9  
在北方的亚列克拉斯特大陆,也传闻有一个王国被邪龙攻击而因此灭亡。 /h4 ::,   
因此克拉特对邪龙那斯抱着相同的期待。 x\=2D<@az  
然而公都的火灾并不严重,公国的骑士跟土丘的受害程度似乎也不大。 ~Rzn =>a  
他认为那斯害怕被弩弓反击,因此不敢飞得太低是主要原因。 QjW7XVxB#N  
事实上那斯的腹部也中了好几枝箭,翅膀的皮膜也有好几个地方破了。 {VWUK`3  
由于沙漠之民有败给魔龙修汀斯塔的经验,或许已经研究过与龙对战的战术了。 Ua.7_Em  
“这样还能叫做最强的魔兽吗!” zw{cli&S  
克拉特不禁如此抱怨。 Luxo,Ve  
邪龙虽然已经警告玛莫公王赶快离开这座岛,但至今都还没得到回覆。 ;T0Y= yC  
克拉特认为这也是因为邪龙破坏的行动过于缓慢的缘故。 v1hrRf2<  
感觉邪龙似乎在不违背克拉特命令的范围之下,进行着最安全也因而没有效果的行动。 S- Mh0o"  
而且邪龙还假装顺从,不断要求是否能变更命令,就像是期待能获准回到栖息处一样…… 0y$aGAUm  
(这可不行!) ?Gq'r2V  
克拉特逐渐感到愤怒。 myT z  
他也下定决心要在下次那斯回来的时候,给它一个更为具体的命令。 Z, Kbt  
虽然他也能够现在马上下令,不过他希望能够直接面对魔龙来下达命令。 1y5]+GU'`  
像是魔法生物或下级的不死生物,这种只会服从命令的魔物,他们的工作效率取决于下令者的能力 +w Oa  
克拉特想起了以前威尔对自己说的这番话。 Bc x-t)[  
“我可不是无能的人!” gWp\?La  
克拉特特意说出了声来。 LOyL:~$  
他学得了高等魔术,而且那方面的知识也不在威尔之下。 ! /Z{uy  
然而黑之导师巴古纳德,却让那个小子拥有比他还高的席次。他曾经为此对导师提出抗议,但却完全没有被接受。 i^9PiP|U  
即使是能力至上的导师,似乎还是免不了有自己偏袒的对象呢。 v*%#Fp,g8  
至今跟玛莫公国的战斗,威尔拟定的策略全盘失败,正可以证明他有多么的无能。 YmM+x=G:  
如果在这里成功的话,首席宫廷魔法师的地位无疑将为克拉特所有。 YV*s1 t/  
不只是能力,即使以年龄跟经验来考量,这也是理所当然的顺位。 &H! 3]  
由于威尔的能力并不是那么一文不值,因此克拉特还是打算将他纳入自己的旗下。由于他擅长密探工作跟宝物鉴定,作为部下的话还是有很多地方可以派得上用场。 G#/}_P  
“跟巴古纳德大人不同,我可是相当宽容的。” 27*u^N*z@  
黑之导师对于任务失败的人总是给予严惩。即使是他的第一高徒古洛达,也在夺取魂之水晶球的任务失败之后,被“制约”之咒文封印魔法并逐出师门。 !oeu  
不过他可不想饶恕黑翼邪龙。 &LE,.Q34  
“去跟玛莫公国同归于尽!” _[-+%RP  
克拉特如此叫着,并将视线移到佩鲁塞的方向寻找黑龙的踪影。 v8"plx=3  
就在这个时候。 \1'3--n  
“找到了!” I|lz;i}$  
这样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LRBcW;.Su  
克拉特吓了一跳,往声音的方向看去。 }}XY V eI  
看到杂木林中走出来的几个人,克拉特不禁感到愕然。 )W)m?%  
带头穿铠甲的那个年轻人他曾经看过。应该说根本就不可能会忘记。 W HO;;j  
“玛莫公王史派克……” kf+]bV  
克拉特只能勉强说出这句话。 mD-qJ6AM  
年轻公王的旁边有像是佣兵跟魔法师的人、一个像是盗贼的女性以及穿着纯白神官服的神官,还有一个是半妖精族的少女。 v5l)T}Nb  
“就是你操纵邪龙的吗?” /*g3TbUs  
玛莫公王一边拔出剑一边缓缓接近过来。 8;;!2>N  
(该怎么办?) ,wE]:|`qJ  
由于实在是过于突然,狼狈的克拉特几乎失去了自我。 MB :knj  
或许是自己多心,总觉得眼前变得一片黑暗。 }\}pSq W  
他有叫黑龙回来、使用古代语魔法的攻击咒文、或是以瞬间移动的咒文逃走等三个选择。 x RYL{+  
(没错,这时应该走为上策。) /%|JP{   
在他好不容易做出决定的时候。 e>~g!S}G  
“你不会如愿的!” M3@Wb@  
半妖精少女如此说着,并使用了像是精灵魔法的咒文。 9Y!N\-x`  
此时克拉特已经开始咏唱瞬间移动的咒文,然而在咏唱第一句咒文之后,就忽然再也无法发出声音了。 Ov"]&e(I[  
(是沉默咒文,那个半妖精是精灵使?) A<l8CWv[  
森之妖精族是优秀的精灵使,而妖精跟人类结合所生的半妖精也大多是精灵使。 *LpEH,J  
(竟然被取得先机……) }# 'wy  
虽然克拉特相当懊悔,不过却已经后悔莫及了。 |m7U^  
他想用跑的离开这里,然而脚却被某个东西绊倒,使他就这么往前扑到了地上。 T%~w~stW  
右手所握的龙爪权杖也因而掉到地上。 p3ox%4  
(权杖!) 5vs~8|aRo  
克拉特拼命伸手要拿回龙爪权杖,然而权杖在那之前就被玛莫公王给捡走了。 <+UEM~)  
而且克拉特自己,也被脸颊上有伤痕、像是佣兵的人压制住。 :;W[@DeO[  
“这把锡杖就是支配龙的魔法宝物吧?” L;zwqdI  
看到操纵邪龙的人被制服,史派克满足地看着手中的权杖。 X.hU23w  
“到底要怎么使用啊?” RUqN,C,m5I  
史派克对着被盖拉克制服的玛莫帝国魔法师如此询问。 W_l/Jp v!W  
然而这个人只是嘴巴不断开合,完全发不出声音。 1=(jpy  
莉芙所使用的沉默咒文效力还在。 $U%M]_  
“如果是权杖的话,只要握着应该就可以发动魔力了……” /a.4atb0  
亚德·诺瓦见状,有点犹豫的进言。 Klfg:q:j+b  
有些怀疑的史派克试着在心中呼叫邪龙,不过似乎没有任何回应。 .GcIwP'aU-  
“看来没办法跟邪龙的精神互通。” {y)O ?9q  
“或许并没有这样的魔力,只能够对其下令而已……” <knf^D<"  
就在亚德如此回答的时候。 XN9s!5A<L)  
“邪龙朝这里飞过来了!” .4on7<-a  
莉芙尖叫着抓住史派克。  m(CW3:|  
史派克转向温帝斯的方向确认她所说的。黑翼邪龙的确正往这边笔直飞来。 9A_{*E(wd  
“我真的是邪龙的支配者了吗?” Uytq,3Gj6  
史派克回头看着亚德·诺瓦,就像是要再度确认般如此询问。 R_9&V!fl  
“我、我是这么认为的……” j>j Zg<}J  
长相像是石巨人的宫廷魔法师吞吞吐吐地回答。 p3tu_If  
(所以说在这种时候,你应该要更有自信的回答啊!) "XPBNv\>_  
虽然史派克有些不满,不过即使对亚德这么说,他也只会更加惶恐吧。 y cYT1Sg 8  
现在就算要逃也来不及了,因此就只能相信亚德所说的了。 X3 [gi`  
“你们大家先逃到林子里面吧。如果通通聚在这里,只要邪龙一喷火就全完了。” wEju`0#;  
史派克虽然如此对大家说,然而所有人都没有动作。 *u LOoq  
“会白白牺牲的唷……” +c)"p4m  
史派克虽露出苦笑,但他也知道再怎么说服他们也没用的。 [5[}2 B_t  
(也只能试一试了。) L8OW@)|  
史派克下定了决心。 A 8,9^cQ]  
“黑翼邪龙那斯!” 5mzOr4*0  
史派克往前伸出锡杖集中精神。 y98 v  
在这个时候,黑翼之魔兽已经近在眼前了。 /<[S> ;!kr  
“马上离开这座暗黑之岛,并且不准再度回到这里!” ed3d 6/%HR  
史派克以下位古代语对邪龙下令。 5>9KW7^L  
这是古代王国时期的日常用语,比起使用罗德斯的日常用语,他觉得这样应该更能让邪龙听得懂。 05sWN0  
邪龙猛然张开了嘴,不过并没有咆哮或是喷火。 ~nit~ ;  
只是用力拍动翅膀,使得史派克等人被强风吹袭。 WP(+jL^-  
莉芙再度尖叫出声,抓着史派克的手也更加用力。 nsT]Yxo%M  
“遵命……” E`E$ }iLs  
随着这股强风,史派克听见了一句下位古代语。而这无疑是黑翼邪龙那斯所发出来的。 Kmy'z  
(它是在对我说遵命吗?) V[9#+l~#  
在史派克半信半疑的注视之下,邪龙就这么振翅飞舞到天际,并且朝南边渐渐飞去。 {;:QY 1Q T  
目送邪龙消失在天空的另一头之后,史派克才确定自己真的是黑翼邪龙的支配者。 {?2jvv  
公都温帝斯的危机也就此远离…… (tZ#E L0  
z-9@K<`H  
玛莫公国的公都温帝斯—— p#14  
昔日这里名为“黑暗之街”佩鲁塞。正如其名,在黑暗中的贫困人民根本找不到活下去的希望。 g(X-]/C{  
然而在沙漠王国弗雷姆的骑士们进驻之后,这里也开始出现了活力。 3HtLD5%Q  
陈列在市场的商品慢慢的增加,相对的犯罪跟暴力事件则逐渐减少。 ` u|8WK:  
(这还算是暗黑之岛吗?) 0LX"<~3j  
新生玛莫帝国首席宫廷魔法师威尔,在自己所经营的酒店一楼眺望排列着地摊的市街,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 ,s=jtK  
想到他小时候的状况,现在这种情景只能说是种奇迹。那时的他跟妹妹两人露宿街头,如果不是黑之导师的收容,他们如今早就已经不在世上了吧。 iTX:*$~I  
(然而一时的繁荣反倒会招致危险。因为这将告诉无知的人民,贫困所代表的真正含意。) ]1 V,_^D  
会绝望的只有抱持希望的人。对于从出生以来就在贫困跟绝望中生活的人而言,这都只是一般的日常景象罢了。 g]fdsZv  
玛莫公国的年轻公王,致力于要将这座暗黑之岛,建设成跟罗德斯本岛一样繁荣。 t^8 ii  
即使在威尔的眼中,他的政策也正逐渐显现出成果。 cpIFjb>u{  
然而这样的成功相当脆弱,只要一有灾难肯定将轻易崩溃。到最后玛莫所剩下的,将会是知道贫困与绝望真正含意的人民。 s!lLdR[g  
(大概很多人会选择一死吧。因为在暗黑神的教义中,死是赋予人类的究极之自由。)  9S<87sO  
威尔在心中如此说着,并且回头看向房内的另一个人。 <N4)X"s  
是他旗下密探们的首领。 DGs=.U-=e  
他的名字是波德,优秀的盗贼及恐怖的暗杀者—— o {W4@:Ib  
“克拉特导师被逮捕了。” |JUb 1|gi  
虽然波德一定知道这件事情,不过威尔还是特意说了出来。 *Ce8( "v,  
波德一如往常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u~uR:E%'C  
次席宫廷魔法师克拉特,使用了“龙爪权杖”来支配黑翼邪龙那斯,要它前往袭击佩鲁塞。 pCB^\M%*  
之后就被玛莫公国的人所逮捕。 AX`>y@I  
现在他应该被关在王城的地牢里遭受拷问吧。 t; 3n  
虽然在当年是师兄弟的关系,不过威尔并不会同情他的境遇。因为这所有的结果,都是这个师兄克拉特愚蠢的想法所招致的。 $uPM.mPFE  
他认为自己能完全控制黑翼邪龙,并且以为只要袭击公都就能让玛莫公国灭亡。  (0wQ [(  
问题不在于他的失败。 @;6I94Bp  
而是在于他被活捉起来。 %OV)O-  
“我原本以为在失败的时候,他应该不会被玛莫公国逮捕,而是会被黑翼邪龙杀掉才对……” gv6}GE  
威尔狠狠丢下了这一句话。 Bq l 5=p  
这代表他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hc2AGeZr  
邪龙那斯肯定是为了要对新生的玛莫帝国报复,因此才特地没有杀掉克拉特。 Gp l  
那个次席宫廷魔法师,几乎知道玛莫帝国的所有秘密。 =7e|e6  
连帝国宫廷的所在地也…… b0PQ;?R#V  
“皇帝陛下跟妮塔小姐,应该已经前往东方堡垒了吧?” k@[P\( a3b  
威尔对波德如此说道。 |v Gb,&3  
那座靠近黑暗森林的堡垒,是之前由暗中骑士团所攻下的。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时候派上用场。 <FkoWN  
“说得好像跟自己无关,你自己也随时会面临危险喔。” MV(Sb:RZ  
波德静静地如此说着,并对威尔投以询问的视线。 Q.b<YRZ  
“说得也是。” (V06cb*42[  
威尔就像不关己事般凝视着这个密探长。 Uo~-^w}  
“或许危险早就已经在我身边了。例如你打算背叛我的话。就像当年你对还年轻的黑衣之将军亚修拉姆所作的一样。亚拉尼亚出生的盗贼欧延。” 5n1aRA1  
“你知道了吗……” &|'t>-de,  
波德眉头微微一颤如此说道。 |_} LMkU)  
“我也是在最近才知道的。” hoDE*>i  
提供情报的是一个资深的暗黑骑士。 2 omKP,9,2  
那个暗黑骑士从少年时代就是亚修拉姆的亲信,也属于当时黑衣之将军所组织的集团。 O:I"<w9_1  
那是个只为了满足一己私欲,凶暴得令人畏惧的恐怖少年集团。 @:ojt$  
亚修拉姆跟这个集团,曾经与当时黑暗之街的统治者交战,并且也对上了当时想要统这座岛的赤发之皇帝贝鲁德。 6^Q/D7U;s  
而在亚修拉姆败给贝鲁德之后,他便成为了玛莫帝国的亲卫骑士队长,原本在他集团之下的少年,也大多加入了暗黑骑士团。 K<g<xW*X  
一名为欧延的盗贼,是亚修拉姆当初的左右手,也是他唯一的好友。不过这个人却跟黑暗之街的统治者暗中勾结,打算将亚修拉姆跟贝鲁德解决掉……” -".q=$f  
然而盗贼欧延的计划失败了。 ^'Z?BK  
“你唯一成功的就只有杀掉当时贝鲁德的女人,一个蛮族出身的女性。” A><q-`bw  
之后盗贼欧延便消声匿迹。 Ed>Dhy6\r  
并且在三年前再度现身。 -,Oq=w*EV  
他改名为波德,跟仍在黑之导师巴古纳德门下组织密探的威尔进行接触。 }j_2K1NS{  
威尔一开始只把他当成暗杀者使唤。之后渐渐承认他的才能,并且将他拉拔成为密探长。 j} .,|7X  
“我已经派不上用场,要被丢掉了吗?” l`wF;W !  
波德以冷酷的语气如此说道。 nF#1B4b>  
“怎么可能。我不会去过问别人的过去,只会以能力跟实绩来看人。” !4 =]@eFk  
威尔以淡淡的语调继续说道。 DDwj[' R  
“你过去被最信任的人所背叛,因此才来到了这座岛,并且在之后背叛了最信任你的好友……” :MFF*1  
波德就是这样的人。 [J-uvxD  
“据说你不是为了利益而背叛,因此我想你只是想知道背叛别人的意义罢了。你认为遭受背叛所失去的东西,可以经由背叛他人而取回吗?” bZKlQ<sI  
“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V_iv/fmM  
波德露出了自嘲的笑。 ~w,c6 Z  
“我或许只是单纯会从背叛这种行为里得到快感吧。” ToXgl4:kd  
知道被背叛时对方的表情。愤怒、憎恨跟悲伤等激烈的感情凝结为一。 !!we4tWq  
“就我来看,这大概是想信赖别人一种心态的反动吧。” ~A-vIlGt!  
威尔漠不关心地如此说道。 n]Z() "D  
然而这句话却让波德的表情有所变化,感觉就像是有些狼狈。 _ mJP=+i  
“你说我其实很想要相信别人?” [zw0'-h.  
“要知道信任这种行为的真正意义,必须要先遭受到别人狠狠的背叛。而要知道背叛这种行为的真正意义,也只能先完全信任别人。” qPvWb1H:  
“还真是魔法师最喜欢的讲话方式。” y~Ts9AE  
“正是如此,不过里头也隐藏着真实。” R<eD)+  
威尔说着露出了微笑。 9: v0gE+.  
“没有信任就不会招致背叛。我就是因为从来不信任别人,因此也从来没有被背叛过。我可以告诉你现在是你背叛的最好时机。不过你能做的并不是背叛我,而是背叛整个新生玛莫帝国。” xro%AM  
威尔说完便注视着波德的脸。 g-8D1.U  
“你是要考验我?还是正在对我挑衅?” CEXD0+\q  
波德放低声音如此说道。 \96aHOk<  
这是他一如往常的语气,完全不会使人感到任何杀气。 y8e'weK  
然而对这个天生的暗杀者而言,杀人并不需要发出任何的杀气。 }c?W|#y`.o  
他可以用就像打死眼前飞虫般的感觉实行杀人的计划。 hVe39BBtO  
“我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罢了。因为我现在不得不命令你前往暗杀克拉特,而且我也知道这将是多么危险的工作。” |]UR&*  
以波德为首的新生玛莫帝国密探现在的遭遇,其实威尔也非常清楚。 !V~,aoKTj  
在这十几天当中有五个密探遭到杀害,更有一倍以上的人被逮捕。 G4jyi&]  
这是跟玛莫公国密探暗斗后败北的结果。 ?qJt4Om  
眼前的密探长告诉威尔,莱丁盗贼公会的成员已经来到了这座岛。 #e*jP&1S  
黑暗之街原本被贝鲁德皇帝所消灭的盗贼公会,虽然是一个相当残忍的组织,然而其实力却并非深不可测。 K*sav?c  
讽刺的是,要让盗贼公会的组织变得强,就必须要有繁荣和平的国度。因此以亚兰跟莱丁为根据地的盗贼公会,是罗德斯岛上实力最大的盗贼公会,所属的盗贼能力也相当优秀。 De^Uc  
而来到这座岛的,是莱丁盗贼公会的首领以及他的几名心腹。 AA &>6JB{  
虽然是正统派的盗贼公会,但现任首领是在以血洗血的内部斗争中,获得胜利并取得现今地位的人物,会擅长暗斗也是理所当然的。 ;_iDiLC;  
波德手底下玛莫出身的密探,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O8`}2  
“灭口其实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不觉得那个魔法师会禁得起拷问,他所知道的情报应该已经全部被公国问出来了。” HS@ EV iht  
“我想也是……” ~Iz{@Ep*  
威尔点头同意波德所说的。 Em]2K:  
“而这就是我还在这里的理由。原本玛莫公国的骑士或是密探,应该早就已经来这里抓我了才对。” 8$~^-_>n/  
然而玛莫公国却没有行动。而这便代表着…… M;j)F  
“玛莫公国正在暗中监视我。” S3N+ 9*i K  
威尔如此肯定地说道。 YwU[kr-i  
“你为了确认这个所以才留在公都?” mkuK$Mj  
波德讶异地询问。 pB:/oHV  
“很奇怪吗?我虽然是个魔法师,不过也负责管理你们这些密探,因此搜集玛莫公国情报的责任,到最后依旧是在我身上。何况我也拥有足以自保的能力。” 3,yzRb  
“说得也是……” &j?+%Y1n@  
波德点了点头。 ni?5h5-  
如果魔法师真有这个意思的话,将会成为比盗贼还要恐怖的暗杀者。事实上,黑之导师就曾经亲自证明过。 `q m$2  
“监视身为首席宫廷魔法师的我,这无疑是冲着你来的。你就是让他们如此恐惧啊。” :6jh*,OHZl  
“或许应该说是憎恨吧。因为我是暗杀魔兽使艾莲娜的犯人啊。” "_ H 9]}Q  
波德说完很难得的笑出了声。 ?+G / 5,e  
“公国的密探肯定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就等你去暗杀克拉特了……” jK\AVjn  
威尔如此说着,并看向再度面无表情的波德。 KD`*[.tT  
“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必须解决克拉特。这是为了避免新生玛莫帝国出现背叛者,并且告诉他们我们并没有完全败北。” +'9E4Lpx  
“所以等于是命令我去死吗?” S b.%B^O  
“至少这种觉悟是必要的。” F$@(0c  
威尔点头回答了波德的询问。 N(`XqeC*  
“嘴里说现在是我背叛的最好时机,却还命令我去走不归路。我还真猜不透你的想法呢。” PW+B&7{  
“就因为这是要赌命的工作,所以我想把所有事情告诉你。不过也仅止于此而已,就像我刚刚所说,这不是因为我信任你,只是因为如果负责这个工作的人没有赌命的觉悟,就算派他去也是毫无意义的。” W!V-m  
“如果我当场背叛的话你要怎么办?或许我早就已经跟玛莫公国私下串通了……” y' RQ_Gi  
“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并没有其他的备案,到时就只能有所觉悟了。” rGlnu.mK^  
“是乖乖被抓的觉悟,还是被我杀掉的觉悟?” s)G?5Gz  
波德说着向前踏出了一步。 zs.@=Z"  
然而威尔却毫无所动。 r "!xI  
“你是要考验我?还是正在对我挑衅?” Ch_eK^ g1  
他以波德刚刚所说的话如此反问。 20/P:;  
“正如所见是在考验你,考验你是否有这个觉悟。” O=}d:yZb!  
“那你已经理解了吗?” O!P7Wu  
“很够了……” :!wl/X ~  
波德如此回答并回到原来的位置。 V1yP{XT=  
“如果我再向前一步,到时候死的将会是谁呢?” ?\$6"c<G  
“这个嘛……” Hu+GN3`sx^  
威尔似乎有此面有难色。 |nBs(>b  
“世界上似乎有两种人。一种是关心自己身份的人,另一种则是关心自己做了什么的人……其中我就是前者,而你则肯定是后者。”  54#P  
威尔并没有回答波德的这番话。 \ 027>~u {  
因为这提不起他的兴趣,而且波德这番话应该是正确的。 0:JNkXZ: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道命令。即使这次你完成任务并活下来也是一样。情报战这方面是我们输了,新生玛莫帝国的密探组织就从今天起解散。” }Fsr"RER@{  
“我会对还活着的部下们这么说的。” K>TEt5  
留下这句话之后,波德——亚拉尼亚的盗贼欧延便离开了威尔的房间。 <H$!OPV  
※       ※       ※ v#?;Pye F  
在不久之后,玛莫公国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公玉的好友莉芙,以及麦理神殿的祭司古里巴斯,带着十几名士兵走进了这个房间。 8nwps(3  
然而在这个时候,新生玛莫帝国的首席宫廷魔法师早已经消失无踪。 i,t!17M:  
而在当天晚上的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被俘虏的新主玛莫帝国魔法师被某人所暗杀。 Eihy|p  
暗杀的犯人虽然身负重伤,但仍然跳进“叹息之河”赛斯特消失了踪影。 [^D>xD3B2  
虽然不知其生死下落,但新生玛莫帝国的密深,从这一天起就再也没有任何行动——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4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019 点
好评度: 1328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7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1

第四章 幼龙解放 H23 O]r  
7 8r0K 5=  
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的谒见大厅,坐在王位上的公王史派克,今天很难得的心情非常好。 V.6pfL  
“黑翼邪龙走了,新生玛莫帝国的密探组织也已经瓦解……” g*`xEb= '  
史派克神清气爽地说道。 &n#yxv4  
他身旁只有盖拉克、亚德·诺瓦跟莉芙三人。前来祝贺战胜而大排长龙的谒见者已经全部回去,值班的亲卫骑士跟职员,也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A\W) uwyN  
“比较可惜的就是逮捕到的魔法师在城内被暗杀,以及下手的犯人逃走这两件事了。” e ;^}@X  
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悔恨地说道。 y ?P`vHf  
“这的确相当可惜,不过并不用特别去在意。反正那个新生玛莫帝国的魔法师也一定会被判处死刑,暗杀者也在逃亡的时候受了致命伤,大概也已经活不久了吧。另外我们占领了新生玛莫帝国藏身的村落,让我们吃尽苦头的首席宫廷魔法师也身份大白。不过他竟然是这里最大酒店的主人,这还真是让我相当惊讶。” 7 \[fjCg\w  
在公国骑士团攻进莫鲁多村的时候,皇帝跟其亲信早就已经离开了。 ~I9o *cq  
大概是逃到黑暗森林附近的堡垒吧。根据报告藏身于各处的暗黑骑士也已经在那里集结。堡垒后方的黑暗森林是妖魔所统治的魔境,而且妖魔军团也习得了特殊的战术。 TI t\  
看来他们似乎是想学习亚拉尼亚游击兵的战术。由于玛莫帝国跟亚拉尼亚的先王拉斯塔,在之前的大战中曾经结为同盟,因此在拉斯塔败亡的时候,会有游击兵逃到这里也不为过。 6GPI gPL,  
然而只是躲在边境的话,对公国并不会造成多大的威胁,玛莫公国骑士团长伍丁,也已经在着手进行进攻的准备了。 &CSy>7&q  
“剩下的问题就是古代邪龙的灵魂跟龙热的蔓延。还有坐镇在法拉利斯大神殿的那个黑暗祭司了……” K#AexA  
史派克就像是要自我确认般地说出声来。 Sk1t~  
“如果艾莲娜能跟那个龙人族一起帮我们解决问题就好了。因为瘟疫龙的灵魂不是黑翼邪龙召唤的吗?如今黑翼邪龙已经离开,龙爪权杖也在我们的手上。虽然黑暗祭司的确是强敌,不过光他一个人也做不了什么的。” !c{F{ t-a  
莉芙以笑容回应着史派克这番话。 |$e'y x6j  
今天史派克的心情很好,她也能安心地站在旁边。毕竟这阵子经历过这么多的事件,她也不方便在这种时候多开玩笑。 h_+  
从她的眼中看来,玛莫公国的人们真的是团结起来努力着。 -u4")V>  
“真是这样的话就好了……” "tl$JbRTY  
史派克也点了点头。 %''L7o.#a  
在他的思考范围中,黑翼邪龙那斯应该是最强的敌人。既然连邪龙都已经不在,那么事态肯定是渐入佳境才对。 xy4+ [u  
“不过我们不能大意。因为在这座暗黑之岛,事态永远是往最坏的方向发展的。” |FM*1Q[1  
史派克像是要警惕自己般特意强调。 @\XeRx;  
“请您不要这样吓我好吗……” ;b~\ [  
亚德·诺瓦表现出一如往常的胆怯并缩起身子。 i%i />;DF  
“无论如何,只有这一次应该是没问题的。” o|xZ?#^h  
盖拉克则是一点都没有担心的样子。 6}e*!,2Xj  
“总之就等前往法拉利斯大神殿的艾莲娜导师回来,也希望她能带给我们好消息……” n*A1x8tn  
虽然说话比较谨慎,不过史派克也不认为事态会恶化下去。 EY<"B2_%  
然而史派克也将会完全体认到,他依旧是太小看了这座暗黑之岛。因为从法拉利斯大神殿回来的艾莲娜,带给他一个超乎预料的消息。 3\Q9>>  
而且那并不是好消息,而是告知他最坏的事态结果…… M}#DX=NZc  
※       ※       ※ b=_k)h+l  
史派克走下王城中庭的长长阶梯,来到大地母神玛法地下神殿中某位侍祭的房间。 *|Er;Thw  
“史派克会主动过来真是稀奇呢。” -~lq <M  
准备着香草茶的妮思开心地说道。 (IVhj^dQm  
然而史派克的表情却相当黯淡。 nHk^trGm  
“上面似乎相当混乱呢,你怒骂的声音都传到这里来了。” 0]iaNR %  
“竟然传到这里?”  e]1Zey  
史派克瞪大眼睛惊讶地说着,不过看到妮思调皮的表情,马上就知道这只是个恶作剧。 o!K DeY  
不过对于直觉敏锐的妮思而言,光是看到史派克的样子,就知道了他前来这里的原因。 E'DHO2 Y  
“之后我还把莉芙赶出房间……” 9g5h~ Ma  
史派克不高兴地坦承说道。 Pap6JR{7  
保持微笑的妮思,跟位于小圆桌旁边的史派克并肩而坐,并轻轻握住了他紧握在膝上的手。 !=, Y =5M,  
“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Q]/%Y[%|  
之后妮思如此轻声询问。 {D Q%fneN4  
史派克点点头并开始说明。 *1<kYrB  
在即将天黑的时候,莱娜跟魔兽使艾莲娜一同来到了王城。 ,_RNZ sa;&  
到那时心情都很好的史派克,听到艾莲娜所说法拉利斯大神殿的状况之后,一瞬间变得相当的暴躁。 T TN!$?G3  
“……古代邪龙的灵魂并没有被解放。而且它还正藉助法拉利斯教团的力量想要取回肉体。” ud$-A  
“那只瘟疫龙?” yW= +6@A4  
妮思听到史派克这番话不禁咽了口气。 tj[E!  
“那是在诸神之战就存在的古龙。它才称得上是真正的黑翼邪龙。” W H/.h$  
而且在大神殿的废墟,已经开始集结着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跟信徒。他们打算在仪式完成之前死守那座废墟。 za@/4z  
“原来是这样的……” K 8_v5  
妮思的脸色也有些苍白。 " L`)^  
“为什么我当初会没有发觉呢。那斯是以暗黑魔法召唤古代之邪龙,因此对于擅长暗黑魔法的黑暗祭司而言,要继承这个仪式一点都不困难。” ~E7IU<B  
“这对他们来说,就像是那斯留给他们的礼物吧。” ?zf3Fn2y  
史派克丢下了这一句话。 \H@1VgmR;  
“古代的邪龙已经依凭了幼龙的梦。而且龙的梦似乎拥有神秘的力量,一种能让梦变成现实的魔力。” njaMI8|Pa  
“我有听过类似的传说。龙的梦境中所诞生之屠龙英雄的故事……” Wjw ,LwB  
“我现在终于能够体会,龙族究竟是多么神秘且超乎常理的存在了,几乎让我想要跟龙人族一样信奉它们。不过既然是敌人那也只能打倒,即使必须付出多大的代价……” Ey|_e3Lf[  
史派克握紧拳头如此说道。 2+ cs^M3  
“如果古代邪龙完全复活的话,我们将完全没有胜机,所以我打算马上采取行动。不过法拉利斯大神殿里有那个奥费司,即使用剑砍也砍不死的黑暗祭司……” mOsp~|d  
如今史派克还没能得知他刀枪不入的理由。 QkdcW>:a7  
“史派克只是在烦恼这个吗?” WR"D7{>tw  
妮思如此说着,并稍微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Y"GNJtsL"  
“会烦恼也是当然的吧,因为必须要跟刀枪不入的人对打啊。” U\Wo&giP[  
察觉到妮思的表情,史派克的语气不禁有点差。 (?na|yd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关于那个黑暗祭司之所以刀枪不入,我其实有想到某种可能……” ^es]jng`  
“你有想到?” l4oyF|oJTH  
史派克就这么抓住了妮思的肩膀。 ~P1~:AT  
“因为对方是黑暗祭司,所以一定是使用法拉利斯的奇迹之力……” $oK&k}Q  
“那会是什么奇迹?” Rm} ym9  
“史派克应该也有印象喔。因为我们曾经在渥特先生的塔底——最深邃之迷宫体验过魔神战争啊。” KUAzJ[>  
“大贤者渥特之塔?其实我还真不愿意去回想呢……” YX0ysE*V:&  
那是在史派克等人拜访罗德斯本岛诸王国时的事情。为了得到魔神战争时的六英雄之一,被众人赞颂为大贤者的魔法师渥特之建言,他们前往拜访渥特所居住的深山之塔。 Qd[_W^QI  
光是要抵达那里就相当的辛苦,而在提出希望能获得建言的时候,渥特提出了个考验,那就是进入以魔神战争最终决战为舞台的“最深邃之迷宫”,并且只能由史派克跟妮思两人前往。 hH8&g%{2  
就这样史派克跟妮思经由幻觉之咒文,目睹了魔神战争最为壮列的最终章。而且史派克从迷宫回来之后,大贤者便说这些体验就是他的建言,并以此为由将他们赶了回去。 ky2 bj}"p9  
“真的是多花了很多时间在那里呢。” .,bpFcQ  
回想起那时的屈辱,史派克不禁板起脸。 8D='N`cN+  
“那时候的事情跟现在有关吗?” Ax;[Em?I  
“魔神也是暗黑神的眷属之一啊。” 2B ]q1>a!  
妮思握着史派克抓住自己肩膀的手,然后用双手包起来放在自己的胸前。 b2m={q(s  
“在魔神之中,也有几乎是不死之身的魔神对吧?” 3 jZMXEG)  
“魔神每种都像是不死之身吧……” 8>&@"j  
即使史派克嘴里这么说,但也正回想着在最深奥迷宫中的体验,并且搜寻妮思所说的那个部份。 +[7~:e}DZ  
“这么说来,好像有个魔神将连被剑砍掉头都没死,甚至还跑去把自己的头拿回来……” 7n8nJTU{4j  
“不觉得这就是不死之身吗?” oP&/>GmXL  
妮思像是要鼓励他般说道。 PsC")JS  
“说得也是。不过那是因为施了一种叫做‘禁咒’的诅咒吧?即使是被剑砍也绝对不会死,然而如果是使用剑以外的武器,就可以轻易将其打倒……” +V3mF_s|z  
史派克说到这里才恍然大悟,并且完全理解了妮思话中的含意。 $|N6I  
“说不定那个黑暗祭司,也是对自己使用了禁咒!” <xI<^r'C9e  
“而且我认为是强力的禁咒。因为那个黑暗祭司没有使用武器对吧,虽然他不用武器就已经相当强就是。” QJ|@Y(KV0  
“不是不使用,而是无法使用是吗?禁止自己使用武器,相对的补偿就是被任何武器攻击都毫无损伤。因此唯一对他有效的武器就是……” D)d]o&  
“就是肉体攻击。换句话说,他无法让拳打脚踢这类的攻击无效,或许还反而容易成为致命伤。因为禁咒并不是祝福而是种诅咒……” ma.84~m  
妮思露出微笑点了点头。 rq+_ [!  
“不过要小心。那个黑暗祭司一定是在知道详情的状况下才接受禁咒的。这是因为他有只要以肉体对决,自己绝不会输的自信。” S,#1^S  
“这也对……” yPN'@{ 5#  
史派克也能理解这一点。 <DF3!r  
“要空手对打的话,盖拉克比我强很多。比力气的话,说不定我还输给古里巴斯祭司呢。” V ao:9 ~  
史派克有些懊悔地看着自己的上臂。 0U '"@A \  
虽然有常常锻炼,不过不知道是因为太年轻还是体质的关系,并没能练出一身的肌肉。他的胳臂大概不到盖拉克的一半粗,腕力当然也是在他之下。如果有使用武器,就可以用技巧跟速度来拉近差距,不过要是空手打斗的话根本无从弥补。 T[oC='I+O  
“史派克还忘了一个人喔。如果是空手对打的话,大概是玛莫公国最强的战士……” ij" ~]I  
妮思出了这道谜题,然后凝视着史派克等待他的答案。 kK6O ZhLH  
“最强的战士?不知道耶、到底是谁呢……” I2Xd"RHN  
史派克在脑海中回忆着每个公国骑士的脸,然后将他们跟盖拉克相比,不过并没有想到可以超过他的人。 #}`sfaT  
史派克承认自己想不出来,就这样对着妮思摇了摇头。 kSAVFzUS  
“是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他肯定是玛莫公国最有力气的人呢。” afm\Iv[*  
妮思的答案再度让史派克恍然大悟。 $y(;"hy  
他的体格在玛莫公国中的确是数”数二,而且也绝对不是虚有其表。 X1j8tg  
不过由于亚德的性格,因此根本就不会想到他。 J9^NHU  
“亚德他会愿意战斗吗?” JcAsrtrG]  
史派克其实半信半疑。 M0V<Ay\%O  
他的性格跟体格完全不同,胆小到几乎可以说是懦弱。 0At0`Q#  
“嗯,现在的他一定可以的。” f ULt4  
听到妮思的这番话,史派克也已经不再迷惘。 qZ1'uln=C-  
请盖拉克与亚德·诺瓦跟黑暗祭司交战,并且由古里巴斯祭司在后方支援他们。 1I Xtu   
如果他们被打倒的话,史派克当然也会自行加入战局。 HD j6E"  
“谢谢你,妮思……” Y_Yf'z1>[  
虽说并不是十成的胜算,但在找到应对手段之后,史派克的心情出乎意料的轻松。其实他也觉得自己这样的个性相当单纯,不过这种天生的个性也是改不掉的。 = Xgo}g1  
之后史派克就像是想起两人初次独处时的情景似的,就这么将妮思抱到怀里。 a4Q@sn;]  
妮思并没有抵抗,也将脸颊贴在史派克厚实的胸膛上。藉由心脏有力的鼓动,妮思感觉像是接触到了他的生命。 >eJ <-3L;  
(史派克的肉体、史派克的灵魂……) I G1];vX  
妮思在心中如此说道。 T{dQ4 c  
(我的肉体、我的灵魂……) 3>O|i2U  
并且试着继续地说道。 a5*r1 ,  
肉体并不只是个容器,灵魂也绝对不是无形的。肉体跟灵魂一同毁灭,这才是自然的真理。 (W1 $+X  
(我已经不是转生者了。) UU=]lWib  
我再不是亡者女王娜妮尔,而是以小妮思的身份,为这永远的时间跟无限的轮回划上句点。 =oAS(7o  
“史派克……” F8pA)!AH  
妮思主动抬起头来,跟年轻的玛莫公王相吻。” DDE-$)lf>  
“记得跟莉芙道歉喔。” p2vN=[g9)  
“我知道。” "O34 E?ql.  
史派克露出苦笑如此回答。 {npm9w<;  
“我其实也觉得很对不起她,至今都一直是找她出气的说。” B+W7zv  
(不对,这你就不懂了……) *HoRYCL  
听到史派克这样的答案,妮思不禁心想,其实希望你对莉芙道歉的不是这件事情。 /,\V}`Lx"  
然而妮思并没有说出口。 gN/<g8  
她害怕自己过于在意,其中的理由其实自己也知道。而且她更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相当的卑鄙。 <KMCNCU\+  
然而今晚她还是希望可以一直这个样子。因为只要像这样在一起,她就可以忘记一切的往事。 VN`.*B|9[  
(莉芙,对不起了……) {JE [  
所以妮思在自己的心中,对这位半妖精族的少女道歉。 I~ 4z%UG  
MK1\  
在艾莲娜进行报告的三天后,玛莫公王史派克便率领部队,亲自前往暗黑神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 DU^.5f  
率领的部队包括亲卫骑士队两百名,再加上士兵五百名。此外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与魔兽使艾莲娜两位魔法师、古里巴斯、亚莉希雅、妮思三位神官,以及精灵使莉芙也一起同行。 X1#Ar)  
还留在这里的龙人族贵族种亚布洛斯也允诺帮忙。依据艾莲娜所说,他不只是位技巧纯熟的战士,同时也是能使用龙族魔法的优秀魔法使,对于史派克而言,可说是强大的助力。 ng}C$d . I  
集结于大神殿废墟的法拉利斯神官战士团似乎有三百多人,加上其中还有能使用暗黑魔法的祭司级神官,其战力绝对是不容忽视。 [)"\Aq  
此外神殿中有刀枪不入的黑暗祭司奥费司坐镇,加上势必跟逐渐复活的古代邪龙一战,因此这次的战斗肯定会相当的激烈。 2!#g\"  
然而为了公国的存亡,这是场绝对不能输的战争。 /.]u%;%r[  
部队从公都出发,三天之后就抵达了贝利尔村。 +ktv : d  
由于龙热的骚动,加上附近的法拉利斯大神殿正有神官战士叛乱,因此村民迎接史派克时的反应有些冷漠。不过他们并不是想要反抗,还是让出了旅馆跟民家让史派克等人借住,也提供了应有的招待。 ;,77|]<XE  
而在第二天,史派克便开始进攻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  DTO_IP  
打前锋的是艾莲娜所召唤的鹫头狮,以及亚布洛斯所呼唤来的飞蛇。翱翔于天际的两只魔兽,从上空袭击在废墟门口守卫的神官战士团,并造成敌方阵营的混乱。 5,Fq:j)MxW  
以此为攻击的信号,史派克亲自带头率领亲卫骑士跟士兵冲上山丘。 OAXA<  
敌人见状马上放箭跟使用暗黑魔法。 '{ <RX  
攻击目标理所当然集中于站在前头的公王史派克身上。然而史派克已经由艾莲娜施予“魔法障壁”之咒文,并不需要担心会被攻击魔法所伤,因此只需要专心以剑或盾来防御弓箭就可以了。 H_&to3b(  
即使如此他还是中了一箭,弓箭就这么射进他的左肩。然而史派克只是皱了一下眉头,之后便继续深入敌阵。 #)'Iqaq7  
“我是玛莫公王史派克,想活命就马上丢掉武器投降!” \5a.JfF  
史派克用尽力气大声喊道。 B $u/n  
“我们不会服从任何命令!” A4zI1QF  
“死才是究极的自由!”  }u8(7  
然而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们,以暗黑神的教义回应史派克的劝降,并且为了讨伐玛莫公王而杀了过来。 J4+K)gWB  
“保护陛下!” 8H7#[?F  
亲卫骑士们见状打算以人墙保护史派克。 w"{DL N[Qw  
“不用!我们的人数比较多,以两人一组直接对付敌人!” h *R@ d  
史派克对集结过来的亲卫骑士,以近乎怒骂的语气如此下令。 |R.yuSL)(  
并且光是交剑两次,便将冲到面前的敌方战士打倒。平常就跟公王练习剑技的亲卫骑士们也知道,如今史派克已经是玛莫公国最强的战士之一了。 ~cc }yDe  
因此他们听从公王的命令,朝着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们开始突击。 ]W;6gmV  
“持续下去。在敌人重整阵势之前便一口气将他们打倒吧!” u\ _yjv#  
史派克高举自己的剑对全军发出如此的号令。 z)M#9oAM  
由于魔兽的偷袭跟公国骑士团怒涛般的攻势,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放弃了废墟入口,就这么退到废墟里头。 @ujwN([I  
公国骑士团毫不留情的继续攻进废墟,然而此时骸骨跟僵尸等不死生物,就这么从两边包夹过来。 j""ZFh04  
“埋伏是吗……” pg%(6dqK4  
史派克虽然露出苦笑,不过他并不是没有预料到。何况下级的不死生物并不值得畏惧。 [gT}<W  
“士兵在两边排出人墙!骑士直接追击神官战士!” M{ncWq*_j  
史派克推测神官战士团的战法,应该是会趁不死生物偷袭时的混乱再度迎击,因此亲自带头突破了不死生物的包围。 N# }A9t  
正如史派克所料,神官战士团又重新折返,公国骑士团在突破从两边进逼的不死生物后便与他们展开正面冲突。 *;@wPT  
双方各排成一列,不断进行着一对一的战斗。 u"&?u+1j  
史派克也在战斗的行列之中。 <8}FsRr;J  
身为公王的他虽然与两名神官战士交战,但他以盾牌防御其中一人的攻击,并且跟另外一个人交剑作战。 6FzB-],  
对方就像是不知恐惧般地疯狂进攻,然而身为战士的技量却相当普通。 KRL.TLgq)  
史派克谨慎地作战,先用剑砍倒其中一人,再用盾牌把另一个人推倒在地上,以铁靴往他的腹部踩了下去。 !S=YM<Ad  
史派克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眼前便又出现了新的对手。终究会感到疲劳的史派克,依然是强打起精神继续作战。 eyK xnBz  
就这样史派克又打倒了两名神官战士。 !~|-CF0z=  
在他战斗的时候,敌方的战斗行列就已经崩溃,这次就真的是溃败而逃了。而此时士兵们也已经歼灭了所有的不死生物。 .=;IdLO,Bf  
“不准再追了!” UF7h{V})  
史派克大声喊着,要骑士跟士兵们先行集合。 k\[(;9sf.  
已经溃逃的法拉利斯神官战士,即使放着不管也不会再造成威胁,他们要从废墟中逃出去也无所谓。 |'z8>1  
强敌是那个刀枪不入的黑暗祭司奥费司。奥费司并未在混战中现身,或许跟之前一样坐镇在礼拜堂,也可能正参加古代邪龙的复活仪式。 ~5+RK16  
“请盖拉克他们过来。” 4`i8m  
史派克如此命令着亲卫骑士。 _Gq6xv\b1  
身为亲卫骑士队长的盖拉克,原本应该是要带头作战的,不过只有今天他没有加入这场混战。为了避免受伤跟疲劳,他跟魔法使一同留在后方。 GqHW.s5  
不过从现在起就是他们要登场了。 o *)Sg6Yk  
盖拉克跟亚德·诺瓦两人,将要跟奥费司进行肉博战。 'yPKQ/y$x  
“战死者送到山丘下面,受伤的马上包扎,而且不分敌我。” R KP, w %  
史派克接连下达命令,并且注意是否有付诸实行。 K#+?oFo:  
在他这么做的时候,盖拉克跟其他的魔法使都来到他的身边。 $ztsbV}  
“我帮您处理伤势……” jn5xYKv  
妮思有些脸色苍白地对史派克说道。 tq5 9w  
那枝箭还插在史派克的左肩。由于露出的部份在战斗时便断了,并不会影响到攻击的动作,所以史派克也就一直没有理会。然而在战斗告一段落,情绪也慢慢镇静下来之后,痛楚也变得越来越强烈了。 W#bYz{s.  
“麻烦你了。” ;Xt <\^e  
史派克蹲在地上对妮思伸出手臂。 M,fL(b;2  
妮思握住箭一口气拔出来,并且卸下史派克身上的坚固铠甲。 =3X>Ur  
在看到伤口之后,妮思咏唱了两次神圣魔法。 Q7uJ9Y{X  
“他们果然有用毒呢。” 8vVE  
史派克露出苦笑对妮思说道。 P{9:XSa%  
“总觉得身体有些不听使唤。” {T-\BTh&Q  
“这是会致死的剧毒,放着不管的话会没命的。” z&gma Ywq  
妮思以只有史派克听得见的音量轻声说道。 Ow4_0l&  
“那他们应该用马上发作的剧毒才对。” 2{h2]F  
史派克不以为意地如此说道。如果害怕中毒或生病,根本就无法担任玛莫的公王。 RU ~na/3  
“您这么勇敢固然是件好事,不过千万不要太逞强了。” tQ9%rb  
妮思在史派克的耳际如此说完,便离开他的身边照顾其他的伤患。 iI<c  
盖拉克跟亚德·诺瓦就像是换手般走了过来。 w80X~  
“我听部下说了,这次你相当活跃呢!” y[XD=j  
盖拉克说完便咧嘴笑着。 b23A&1X  
“只是连你的份都一起努力罢了。光是看别人战斗的话我也会忍不住啊!” A1p~K*[[  
由于自己是公王,因此史派克常常会面临这种状况,这也常使他觉得焦躁跟懊恼。 \na$Sb+  
“这番话还真是别有含意啊。” %AO6 =  
听到史派克这番话,盖拉克不禁露出懊悔的表情。 zdwQpB,+^  
“不过下一场战斗就交给我吧!” \s#~ %l  
“我知道,我会张大眼睛看仔细的。万一你们被打倒的话我也会跟他打。” - jZAvb  
史派克如此说完,便看向一旁脸上失去血色的魁梧魔法师。 wG)e8,#  
“行吗?” O H>.N"IG  
史派克就像是要确认般地对亚德提出询问。 \uTlwS  
“我不知道行不行,不过我会上的……” }p?,J8=-  
虽然声音在颤抖,但他的表情没有任何迷惑。 _9=87u0  
“很抱歉,竟然请身为宫廷魔法师的你做这种事。” 'yCVB&`b  
“如果是只有我做得到的事情,那我就一定会做,就算是我无法做的事情,我也会尽可能的帮忙,所以之后请您尽管下令吧!” Yuv=<V  
“这你就不用担心啰。本来他要当弗雷姆本国的骑士团长都绰绰有余呢。因为他是风之部族有力家族的后继者,而且还有这样的体格,跟足以成为魔法师的智力啊。” MX]#|hEeQ  
“请不要再说这些了。在成为魔法师的时候,我就把继承权让给我弟了。” diNSF-wi,,  
亚德·诺瓦露出困惑的表情,对亲卫骑士队长如此抗议。 O h e^{:  
“这些我知道。你常被说是胆小而且动作迟钝,要不然就是被说不适合当个战士。不过因为我知道你在战场上的表现,所以我并不这么认为……” }m<+tn 3m  
史派克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 fa]8v 6  
“关于这个是有原因的。” uB+#<F/c  
盖拉克忽然严肃了起来。 N|mggz  
“那、那些事情也不要再说了。” 7a_8007$l  
亚德·诺瓦连忙要阻止盖拉克。 06HU6d ,  
“还是让公王陛下知道比较好。” ozsd6&z5l  
盖拉克果断地回答之后便继续说道。 z@UH[>^gj  
那是亚德·诺瓦小时候的事情。 |d&Kr0QIV  
“他从小体格就很好,不只力气很大也很善良……” Fdl0V:<  
然而在某一天跟风之部族的小孩玩的时候,亚德跟比他大两岁的小孩打架,就这样把他举起来摔到地面。 <,O| fY%  
“而那个小孩因为姿势不对,就这么摔断脖子死了。” LntRLB'  
之后亚德·诺瓦就不只是温柔而是懦弱,加上言行都变得过度慎重,因此才给人迟钝的感觉。 ipu~T)}  
他的父亲似乎是看不下去,很快就断定他不配当个战士,而且弗雷姆国王卡修当时需要一名魔法师,就让他接受了魔法的修行。 %l%ad-V  
“原来曾经有这样的事情啊……” -ik$<>{X  
史派克像是很感动般地点点头。 Lwtp,.)pR  
这只能说是个不幸的事故。即使是普通的剑技锻炼,每年也总是有一两个人丧命。 qCVb-f  
“老实说我不愿意伤害任何人。即使对方是敌人还是坏人。不过找也知道这只是借口,我不能因此就逃避下去……” .`KzA]& #  
亚德·诺瓦虽然挣扎但果断地如此说道。 CNV^,`FX  
看到他这样的表情及态度,史派克知道他已经不再迷惘了。 = <A0;  
会害怕也没有关系。然而如果在战斗中仍有迷惘,终将会被人有机可乘。 ~W"@[*6w  
妮思曾说过如今的亚德没有问题,看来这番话是正确的。 n2o)K;wW+  
“好啦,我想黑暗祭司奥费司也等很久了,就去跟他打个招呼吧。” ENA"T-p  
“久等的应该是我们吧。” v"Bm4+c&0  
“我会尽力的。” c=-qbG0`  
听到史派克的这番话,盖拉克跟亚德·诺瓦分别如此回应。 +u |SX/C  
之后三人就带领着魔法使们跟几个力气大的亲卫骑士,朝礼拜堂的方向走了进去—— a$iDn_{  
18j>x3tn  
暗黑祭司奥费司闭着眼睛,坐在安置了暗黑神法拉利斯神像的祭坛前面。 !gsrPM  
“外头变安静了……” 5l d?N2<8/  
他如此轻声说着,并赫然将眼睛睁开。 4j,6t|T  
玛莫公国的动作比奥费司预测的还要早。或许是掌握到了有关神殿正在进行的仪式情报。 H7drDw  
“让高位祭司们专心进行仪式,或许是我的失策吧。” ]:n9MFv  
不然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败退下来。 Gf!c  
但是既然到了这种地步,奥费司打算独自挡下全军。 RP 6<#tq,  
只要让古代的黑龙复活,这座岛就会成为暗黑神的圣地,成为完全没有秩序存在,保障能拥有完全之自由的理想乐园。 `PLax@]2  
“我不会让你们碍事的!” b!/-9{  
奥费司打起精神,凝视着光线射人的礼拜堂入口。 IW}Wt{'m  
那儿出现了数名男女的身影。 2H] 7=j  
带头的是两名壮汉,其后则是玛莫公国的公王史派克跟几名神官。 EIpz-"S  
“原班人马又光临这里了……” H4wDF:n0H  
奥费司露出了毫不畏惧的笑容。 W8-vF++R  
“虽然是原班人马,不过结果可不会跟之前一样啊!” 6Xn9$C)  
玛莫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如此回答。 WFmW[< g  
然而站在他旁边的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却无法抑制住身体的颤抖。 DHvZ:)aT}  
“怎么啦,看你抖得这么厉害?害怕的话逃走也无所谓,你没有必要听从公王的命令。” ^@Qc!(P  
奥费司露出了嘲笑的表情。 yYTO p^  
“我的确接到了命令。不过决定听命行事则是我自己的意志。” #*S.26P^4  
即使在气势上输人,亚德·诺瓦依旧如此回答。 M`* BS  
“没有必要跟那种人争辩!” gTLBR  
至高神法理斯的神官战士亚莉希雅愤怒地叫道。 I,Jb_)H&t  
“那个人的本质不是自由而是邪恶。他只是为了肯定自己的邪恶而否定秩序。如果真的尊重自由,就不应该做出侵害他人自由的事情。秩序是为了保障千万人的自由,而必须做出的最小束缚。他所谓的完全自由,就只是剥夺彼此自由,毫无法则的浑沌世界罢了!” B <G,{k  
亚莉希雅差点就这么冲向黑暗祭司,她身边的古里巴斯祭司连忙拉住她的腰带,阻止了她。 9@nd>B  
“盲目信仰唯一绝对的秩序,这正是法理斯的傲慢之处。每个生命跟每个意识,其总和的秩序有无限种。那么无限个的秩序,跟毫无秩序又有何差别?” l&Y'5k_R  
奥费司也吼叫着反驳对方。 \0e`sOS`L  
至高神法理斯的教团,完全否定了法拉利斯的信仰。甚至不承认其教团、教义跟信徒的存在。 I;UT; /E2  
因此在之前大战结束之后,法理斯教团随即派遣了二十人的神官战士团,来到法拉利斯这个邪恶的圣地,要在这个废墟建立法理斯神殿。 NE Zu?g  
然而神官战士团的成员们,却全部被眼前这名黑暗祭司所杀。对于亚莉希雅而言,他是杀害自己同伴的可恶仇人。 E>r7A5Uo  
而对于奥费司来说,就是法理斯教团以及以法理斯为国教的神圣王国伐利斯,将这座大神殿破坏成现在的这座废墟,这样的憎恨跟屈辱也是永难忘却的。 \#N?  
因此双方不可能互相理解。 b9v<Jk  
正如亚莉希雅所说,如今并没有争辩的必要。这是场无法避免的战斗。 /wP2Wnq$  
“盖拉克!亚德!” l<7SB5  
史派克对亲卫骑士队长跟宫廷魔法师送出信号。 "-rqL  
并且在心中祈祷他们一定要赢。 (I+e@UUiL  
他们两人就等于是史派克的左右手,对于公国而言也是不可或缺的人物,绝对不能在这个地方失去他们。 NQvI=R-g  
听到史派克的信号,战神麦理之祭司古里巴斯咏唱起“战之歌”,至高神法理斯的神官战士亚莉希雅也开始祈祷“祝福”之奇迹。他们都将武器放在自己的脚边,以便随时都能向前支援盖拉克等人。 Ua=r24fy  
史派克也将剑连剑鞘卸下来,拿给露出不安表情的妮思。 Y; to9Kv$  
“好啦,我们上吧。” *{\))Zmhd  
盖拉克让手指关节发出声音,拉近跟黑暗祭司之间的距离。他也已经将武器交给自己的部下,为了行动方便只穿着铠甲底下的棉制衬衣。 ,^DP  
亚德·诺瓦则是把魔法师之杖交给艾莲娜,并且脱去长袍,只穿箸短裤及衬衫上阵。 !E)|[:$XT  
看到两人空手对他走过来,黑暗祭司奥费司的眼睛眯得如刀刃般细。 (qz)3Fa  
“看来你们正确理解了暗黑神的守护跟制约。不过你们以为空手打架赢得了我吗?” Io&HzQW^a  
“不试试看怎么会知道呢?” | :id/  
盖拉克毫不畏惧的说着并朝黑暗祭司打去。 $2-_j)+  
奥费司实在是相当轻易就接下这一拳,并且就这么扭过盖拉克的手臂。 n.C5w8f  
然而亚德·诺瓦此时发出像是惨叫般的声音,然后整个身体朝他撞了过去。  Q7tvpU  
奥费司冷静地抬起膝盖,朝眼前这张像是石巨人般的脸踢了过去。 p  UW7p  
响起了一种东西碎裂的声音。然而亚德并没有被挡下来,就这么将奥费司撞到了祭坛上面。 )8SWU)/  
“得、得救了!” @YG-LEh  
头上冒出冷汗的盖拉克,不断揉着被黑暗祭司扭住的手腕。虽然只有很短的时间,然而光是这样就感觉骨头会被折断或是筋会被切断一样。如果亚德晚一点过来帮忙,盖拉克的手早就已经不能用了。 |k,-]c;6  
脸部吃了一记膝击的亚德鼻子被撞歪而不断流血。然而他的视线没有模糊,也没有失去斗志。 ?ks.M'@  
“刚刚那一撞就可以把他撞飞,证明他的确禁不起肉搏战的攻击。总之尽可能打中他,这么一来对方就会自己倒下了。” ~l*<LXp8  
“不过也得你们打得到啊!” <iGW~COd  
重整态势的奥费司,就像是要打断盖拉克所说的话一般如此大喊,并且主动往他们冲了过去。 i$<")q  
他的双脚像是旋风般不断回旋,就这么往盖拉克跟亚德·诺瓦之间攻过去。两人无法躲开这猛烈的攻势,各自中了好几脚之后弹飞到两侧。 xtLP 4VL  
此时法理斯的神官战士亚莉希雅,就这么放低身子冲了过去,试着要抓住黑暗祭司作为旋转轴的那只脚。 mVh;=>8K  
然而奥费司宛如猛禽般的视线,早就完全捕捉了她的动作。他的右脚笔直高举,就这么瞄准着亚莉希雅的后脑踢去。 `u PLyS.  
“太逞强了!” 5Dz$_2oM3  
史派克慌张的叫着,并打算为了救她而加入战局。 %\ n|2*r  
然而古里巴斯在那之前就有所动作,大概是早就察觉到亚莉希雅想加入战局吧。 5Z5x\CcC3  
“去天国找你的同伴吧!” cCNRv$IO\  
奥费司如此吼着,并且将高举的脚用力蹬下。 22U`1AD3U  
然而这一击打中了冲向前保护亚莉希雅的古里巴斯肩头。 V/kndV[j  
“唔喔!” VuH ->  
古里巴斯发出痛苦的呻吟,并且就这么倒在地上。激烈的痛楚甚至使他无法呼吸。 i1-%#YYF(  
而在此时亚莉希雅则是达成了她的目的。她抓住奥费司作为旋转中心的左脚,就这么屈着身子缩了起来。 NY.* S6  
她的目标正是要封住奥费司的行动。 z ynu0X  
“要去冥界的应该是你!” fwV2b<[  
抓着奥费司左脚的亚莉希雅如此叫道。 lG%697P  
“看你吃了我的拳头还有没有办法说话!” f5FEHyj|  
随著有力的一吼,奥费司的拳头往亚莉希雅的腹部打去。 D& D6!jz  
随着像是棍棒折断的沉重声响,法理斯神官战士口中并不是发出惨叫,而是吐出了大量的鲜血。 a.}#nSY P  
然而她并没有放开奥费司。 T,1qR: 58  
(只要我还有意识,不,即使是死我也不会放开的!) Qz#By V:  
无法出声的亚莉希雅在内心如此叫道。 ,m5i(WL  
这个黑暗祭司,是将二十几名法理斯的神官战士全部杀害的恶魔。 31alQ\TH  
(打倒这个人就是我的使命……) dnU-v7k,{  
一边拼命要将远离的意识拉回来,亚莉希雅一边在内心如此祈祷。 }X^MB  
虽然挨了第二跟第三拳,她依然没有放开奥费司的脚。 Ez5t)l-  
此时—— H?J:_1  
“你的对手是我们!” X )tH23  
被像是圆木撞到而意识朦胧的盖拉克总算复活,再度挥舞着拳头打了过来。 C8> i{XOO,  
奥费司对他的怒吼有了反应,放弃对亚莉希雅打第四拳的打算而站直身子。 ng!cK<p  
并且就这样扭过上半身,只以左拳应付靠近过来的盖拉克。 C9sU^ ]#F  
“给我倒下!” 4^l9d  
盖拉克吼叫着挥出拳头,奥费司则像是等了很久般地以手臂卸下他拳头的力道,并朝他的额头打了一拳。 BO w[*hM  
盖拉克着实的挨了这一拳,就这么俯卧在地板上动也不动。 : #CWiq("%  
然而在他失去意识的瞬间,来到奥费司身后的亚德·诺瓦,稳稳抓住了黑暗祭司的脖子。 QhJN/v  
“什么时候!” Sl, DZ!  
奥费司难掩惊讶之色。 8:V,>PH  
这单纯只是声东击西之计。然而他几乎不敢相信,竟然会粗心到让别人接近自己的身后。 Qr$ 7 U6p  
大概是两人所放出的气息相差太多了。由于过度注意眼前这个人的杀气,因而没有注意到背后有人正接近过来。 _Fa\y ZX  
即使绞紧了奥费司的脖子,在他身后的这个人依旧没有散发任何的杀气。 l! 8 8|~  
奥费司不断以手肘攻击试着要挣脱他,然而由于所处的姿势实在过于恶劣,根本就没有造成创伤的威力。因此即使对方发出痛苦的呻吟,抓住脖子的手仍然持续增加着力道。 y1%OH#:duD  
“你的手脚没办法感觉别人的痛苦吗?” xOj#%;  
此时这个人哽咽地如此询问。 =+MF@ 4  
“我可以随意感觉到别人的感受……” qm !oJL  
奥费司在痛苦之中如此回答。 Sc>mw   
他期待对方是否会出现破绽,然而却完全没有这个征兆。 L{%L*z9J  
“我问的是你的手脚,是否能感觉到别人受苦的实感。难道你没感受过别人骨头碎裂、内脏破裂、生命之火逐渐熄灭的感觉吗?” KqntOo} y)  
“当然会感觉得到……然而这也是我的喜悦……” -^m?%_<50l  
即使露出痛苦的表情,奥费司的嘴角仍有着微笑。 @e3+Gs  
“我无法理解你们这种人。我现在要夺去你的生命。可是这种痛苦将会烙印在我的手上,而且一生都不可能会忘记……” ~Yk^(hl2  
亚德·诺瓦如此说完,便用尽全力绞紧黑暗祭司的脖子。 Wn@oG@}~  
奥费司就这么失去意识,全身也失去了力量。即使如此亚德依旧没有放松力道,一直紧紧绞着黑暗祭司的脖子——  YFm%W@  
“结束了吗……” -#f.}H'  
看到黑暗祭司的头部几乎被转到了背后,史派克深深地叹了口气。 f )T\   
“赶快帮受伤的人……” I#(lxlp"Ho  
史派克原本想对妮思这么说的,但她在自己说话之前就有所动作,冲到了亚莉希雅祭司的身边。 TS6xF?  
谁都看得出来,她所受到的伤势是最重的。 md+pS"8o;  
史派克让她负责亚莉希雅,自己则是走到失去意识的盖拉克旁边,扶起他的上半身叫他起来。 q1:dcxR[  
就这样盖拉克恢复了意识。 M@{?#MkS%  
“我们赢了吗?” =|E "  
盖拉克摇晃着脑袋如此询问。 H^n@9U;[K  
“嗯,正如你的期待,这场仗是亚德打赢的……” s oY\6mHio  
那位宫廷魔法师,如今正坐在地上流着眼泪。 rk1,LsZVS  
“这次真的是让他接下一个辛苦的任务了。” .ifz9 jM'  
“要吃肉就得有人杀害家畜。他应该能够理解的。” n5d8^c!2  
“为了不让他这么难过,我们得赶快结束这场内战。” 8<Iq)A]'Z  
“为此我们还有一场仗要打呢……” s;TB(M~i[  
即使是在这一瞬间,废墟地下也依旧进行着古代邪龙的复活仪式。诸神大战的时期便已经存在的真正古龙。无论如何绝对要阻止它的复活。 pL{oVk#,  
“还能打吗?” pCIS8 2L  
听到史派克这么一问,盖拉克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脸颊上的疤痕。 7e+C5W*9b  
“比起战斗的时间,我躺在地上的时间还比较多呢。” Y ]()v  
“我们并不知道仪式何时会完成,所以就这么前往地下吧。另外从亲卫骑士中选出二十个人。” !rRBy3&  
盖拉克回答遵命之后便往外头走去。 !lfE7|\p  
地底有等待复活的古代邪龙之灵魂、执行仪式的是暗黑神的高位祭司,而己方则大多受伤或相当疲劳。 &233QRYM  
肯定会是场相当严苛的战斗。 B%\&Q @X  
即使如此,这依旧是场无法避免的战斗。为了玛莫公国的存亡——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4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019 点
好评度: 1328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8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3

Zm0VaOT$I  
通往大神殿地下黑翼邪龙栖息处的入口,藏在安置暗黑神法拉利斯神像的祭坛底下。 eAW)|=2  
猜到位置的是史派克。 o_Zs0/  
“原来大家的想法都一样啊。” NC~?4F[  
在找到暗门的时候,史派克如此说着并露出苦笑。 ;&=jSgr8  
因为在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的谒见大厅,也有个通往破坏神卡蒂丝地下神殿的暗门。 m"~ddqSMT  
不过如今那里已经成为大地母神玛法的地下神殿,因此重新在王城中庭设置了一个入口,原有的通路则是已经填平封闭。 |j0_^:2r=  
“这样就不用潜水了。” %/I:r7UR{  
如果真的没有找到入口,就只能从瀑布下方邪龙出入的洞穴进入神殿了。 WOj}+?/3 R  
然而不只要前往瀑布所在处,而且还必须潜水进入瀑布下方,将会是相当辛苦的差事。 [j/|)cj  
即使不用这么做,刚才跟法拉利斯神官战士以及黑暗祭司奥费司之战,也已经消耗了不少战力。 8i[TeW"  
因此能找到秘密入口,真可说是小小的幸运。 0qNk.1pv  
史派克走下螺旋阶梯前往地底的洞窟。洞窟深处应该沉眠着一只幼龙,并且正进行着让古代邪龙复活的仪式。 3r+c&^  
跟史派克同行的,有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及选出的二十名亲卫骑士、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魔兽使艾莲娜、“公王的好友”莉芙、妮思侍祭跟古里巴斯祭司等人,另外还有龙人族贵族种亚布洛斯。 >;9g`d  
跟黑暗祭司战斗时身负重伤的亚莉希雅祭司,虽然籍由妮思的治疗魔法保住生命,但因为仍不能够随心所欲的行动,因此跟其他的伤患一同回到了贝利尔村。 Fb1<Ic#  
不死之身的黑暗祭司被打倒、法拉利斯大神殿也由公国所占领,如今她可说是已经完成了其中一个使命。而另一个使命将是建立至高神法理斯的神殿,让法理斯的教义能在这座岛上普及。 9 RDs`>v  
包含知识之神拉达跟商业之神恰萨,史派克希望能让光之五大神的教义在玛莫岛上普及,如此一来暗黑神法拉利斯的信徒就会自然减少。 7NRa&W2  
推崇完全之自由的法拉利斯教义,很难经由大多数的人来实践。将遵守诫律列为信仰之一会简单许多。 Z]uc *Ed  
走下阶梯之后,就可以看到洞窟深处有微弱的光线。史派克等人也点亮魔法之光往里头走去。 <VD7(j]'^  
等到接近过去之后,就可以清楚看见那里正在做些什么。 C _he=SV  
石地上描绘着一个巨大的五芒星,有五名黑暗祭司分别站在其尖端之上。魔法阵中央的幼龙被黑色雾状的骷髅所笼罩,头上还有个诡异的半透明影子。 * ;sz/.  
这个影子看起来,的确跟之前交战的黑翼邪龙非常相似。 \LJ!X3TZ  
“没看到其他龙人族……” 8B-PsS|'  
史派克如此轻声说道。 =XQGg`8<LB  
除了五名黑暗祭司之外,还有十名像是负责保护仪式的神官战士。 {f/]K GGk  
这十名神官战士已经发觉史派克他们正接近过来。为了让仪式顺利进行,他们拿着武器横向排成了一列。 G.O;[(3ab  
“快投降吧!” T"htWo{v>  
史派克大声对他们喊道。 c*\i%I#f2  
“笑话!” #m{(aa9;  
其中一名神官战士如此回答。 )6%*=-  
随即这些神官战士们,便在口中咏唱着法拉利斯的教义并攻击过来。 X,+a 6F  
亲卫骑士中选出来的精锐们迅速向前迎击。史派克并没有加入战局,只是默默凝视着神官战士跟亲卫骑士的这场战斗。全副武装的骑士跟连暗黑魔法都无法使用的轻装战士的战斗,胜负从一开始就相当明显。 Qa/1*Mb  
战斗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结束了。 \YJQN3^46>  
亲卫骑士们毫发无伤地打倒了神官战士团。 ~*3Si(4l/  
史派克再度带头向前,这次改向五名黑暗祭司劝降。 *VXx\&  
“真没想到连奥费司都会被打倒。” q'7.lrKwa>  
“我们不会受到他人的指使,唯一的准则就是为己所欲为!” 6@lZVM)E  
这就是黑暗祭司的回应。 A-B>VX   
之后这五名黑暗祭司拿起了脚下的武器。半透明的邪龙也用力拍着翅膀。 7./WS, 49  
然而却没能卷起强风。 1O,5bi>t7  
“换句话说复活还不算完全成功。” A- m IWTa  
史派克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R#Yj%$E1  
然而对方是从神话时代就存在的瘟疫龙,根本无法想像它会拥有什么能力。 G"3KYBN>  
史派克举起右手并且用力挥下。 +MHIZ I  
这就是战斗开始的信号—— o3Yb2Nw  
※       ※       ※ 5{ +>3J  
首先双方均以魔法进行攻击。 f'"PQr^9  
艾莲娜的“火球”咒文震撼四周,亚德·诺瓦的“电击”咒文向前疾驰。 S['%>  
黑暗祭司们则是以“气弹”之咒文反击。 wAu]U6!  
史派克中了两发气弹。不过因为已经有所预期,因此他集中起精神予以抵抗。 n|T$3j)  
虽然差点就被打退,不过史派克还是站稳了脚步。被攻击的部位相当疼痛,然而并不是无法忍受。史派克感觉咒文中的魔力似乎不高,甚至让人质疑这是否真的是高位黑暗祭司的实力。 ^^ SMr l  
在魔法攻击停止的瞬间,亲卫骑士们也攻向黑暗祭司。 IDF0nx]  
其中一名黑暗祭司见状,便随著有力的一喝让气弹瞬间爆发。 nfZe "|d  
亲卫骑士被这肉眼无法看见的爆发震飞到了后方。然而他们马上就恢复态势,并且包围住这个黑暗祭司结束他的生命。 SJc*Rl>  
“黑暗祭司看起来相当疲累,大概是因为长时间进行着仪式吧。” ;H8`^;  
史派克见状才终于确信,他们是因此才无法以庞大的魔力使用咒文。 Wn=I[K&&  
“我们这边还不是跟他们一样。” z*b|N45O  
盖拉克咧嘴回应着史派克这番话。 QTF1~A\  
“所以黑暗祭司交给他们就行了。” q~iEw#0-L  
“我们就准备跟邪龙交战吧。” #68$'Rl"o1  
史派克跟盖拉克相视点头。 :qR8 e J  
魔法阵上的邪龙灵体,似乎是静静等待着眼前注定一死的人类结束争斗。没人知道这个灵体在想些什么。它是正渴望着能够复活?还是因为永远的沉眠被打扰而感觉愤怒? yXtQfR  
此时亲卫骑士精锐跟黑暗祭司之战结束了。 J?t(TW6E   
黑暗祭司们使用武器的身手也不差,亲卫骑士之中有两个人被打倒。然而黑暗祭司因为一开始中了魔法而负伤,在人数上也屈居下风。虽说他们的确是奋勇作战,但四人还是被亲卫骑士打倒了。 WSU/Z[\`H  
“邪龙的灵体应该要用魔法武器才能打倒。你们先离开这里,那家伙就交给我们来吧!” UWqX}T[^  
史派克对亲卫骑士们说完,便握着卡修国王所赐的宝剑,缓缓地往邪龙灵体的方向走去。 .2rpQa/h  
“亚德,也让我的武器有魔力吧。” 6v}q @z  
回应亲卫骑士队长的请求,亚德·诺瓦用尽最后的力气,对盖拉克爱用的战斧施予魔力。 *GhV1# <  
古里巴斯祭司也将所持的鉾枪加上神圣魔法的祝福。由于灵体也是一种不死生物,因此肯定将会出现效果。 Ps 0<CUyI  
古代邪龙缓缓向上飞舞,并俯视着史派克等人。  RZqMpW  
此时龙人族贵族亚布洛斯发出奇特的叫声,随即他的背上长出了龙的翅膀。他左手拿着一把曲刀,右手则是握着圆盾。剑与盾牌都是以真银制造,肯定也能对灵体造成伤害。 |yj0Rv  
魔法使们都集中起精神,随时准备以魔法攻击或支援。 >x~Qa@s;  
就这样战斗开始了—— lFA-T I&  
战斗本身非常激烈,但却安静得令人惊讶。 1B 0[dK2N  
因为龙的灵体完全不会发出任何声音,而砍中灵体的史派克等人的武器也没有发出声音,只有青白色的魔力光辉不断闪烁,告诉大家确实有对灵体造成损伤。 *[jq&  
在不可思议的寂静之中,像是没有声音的幻觉之战不断持续。 ns/*WH&[x  
史派克等人也没能打破这样的寂静,大家都不发一语,默默挥动着手中的武器。 UpQda`rb  
古代邪龙只是一直吐着黑色的雾。一开始被雾喷到时本来以为是某种毒,然而呼吸并没有变得困难,皮肤也没有产生任何的变化。 gCL}Ba  
虽然史派克以为是虚惊一场,然而在第二次被雾喷到的时候,他的身体忽然感觉一阵恶寒。 B'y)bY'_dS  
“那个黑雾会让你们的精灵力失控!” u Vv %k5  
听到莉芙的警告史派克才知道,邪龙喷出的东西是能引起疾病的诅咒。 ?d3<GhzlR3  
只要被黑雾喷到,体内的精灵力就会开始出现异常。而这样的异常就是疾病的根源。会感到恶寒是因为炎之精灵力变得异常而离开身体。如今的史派克大概已经发烧了。 v}!^RW 'X  
而在第三次被黑雾笼罩的时候,他也确定自己已经发了高烧。不只意识变得朦胧、也明显感觉得到脚步非常不稳。 5VVU%STP  
往两边看去,盖拉克因为不断激烈地咳嗽导致无法战斗,古里巴斯祭司的动作也明显变得迟钝。 "r@G V5ED  
“手脚没办法随心所欲的动!” olHmRJ  
古里巴斯懊悔地如此说道。 {?cF2K#  
由于体内大地之精灵力出现异常,使得全身的关节都跟石头般僵硬。而且只要稍微一动便感到异常疼痛,不过祭司还是一边懊悔的自我指摘一边战斗。 xj]^<oi<  
而在另一方面,龙人族贵族种亚布洛斯无视于瘟疫龙的黑雾,展现出奋勇作战的英姿。 #>z!ns  
不只以武器攻击,口中还喷出像是龙炎般的灼热火焰。 ?jbx7')  
这一击让邪龙灵体发出了无声的呻吟。 Cf v1nU W  
艾莲娜也用尽最后的力气,咏唱“光之箭”的咒文攻击邪龙,莉芙也召唤出黑暗精灵朝邪龙撞去。 M,r8 No  
即使如此瘟疫龙依旧试着维持灵体的原形,然而维持灵体的力量正确实减少中。 B" ]a8}u  
灵体像是海市蜃楼般摇曳,看起来也似乎越来越透明了。 (@* %moo  
这样的实感给予了史派克新的勇气。 9zLeyw\  
“给我消失吧!” 3r?T|>|  
史派克毫无意义地大声吼叫。 *m'&<pg]X  
虽然身体异常灼热,然而意识却反而变得鲜明,大概是这样的热度让精神都亢奋起来了吧。 Uw)B(;Hy?  
史派克就这么大声吼着,并且以这样的气势不断挥剑,就像是化成一个凶猛的狂战士。 '+GYw$  
之后忽然像是断了线的木偶般倒下。 $9 G".T  
然而在这一瞬间,瘟疫龙的灵体也像是清晨的朝雾般逐渐消失—— k~QmDq  
※       ※       ※ i\K88B&24  
一直到当天的傍晚,史派克才终于恢复了意识。 90=gP  
他被运到贝利尔村中旅馆的床上休息。小妮思也陪伴在他的身边。 lI9|"^n7F  
“我们嬴了吗?” qzu(4*Gk6  
妮思点头回答史派克的问题。 BGstf4v>A<  
“古代邪龙的灵魂消失了。不过它的灵魂应该是永远不灭……” o RmA\R*  
接着妮思便说明他失去意识之后发生的事情。 h;OHpvk  
在邪龙被消灭之后,盖拉克跟古里巴斯的症状也逐渐痊愈。 ndvt $*  
“我想应该是因为瘟疫龙的诅咒被解除了……” T9>,Mx%D[  
妮思如此说道。 &sJ6k/l  
“所以罹患龙热的人也没事了?” QghL=  
“一定没问题的。” D@ BP<   
妮思笑着回答史派克的疑问。 tSTl#xy  
“那我会什么会躺在这里?” ]-w.x ]I  
拉下脸来的史派克试着要撑起上半身。 aOmQ<N]a  
然而全身都使不上力气。 oe=W}y_k  
“那是因为史派克大勉强自己了啊。即使是中毒跟生病,都还战斗到体力的极限……” #*"I?B/fd8  
妮思露出生气的表情,并将手放在史派克的额上。 v;s^j  
虽然好像还有点烫,不过应该是疲劳所导致的。为了以防万一曾经请莉芙来看过,他体内的精灵力如今几乎都恢复了正常。 z'Ut9u  
“因为这一次的战斗,就算是再怎么勉强都一定要赢的啊……” af=lzKt*  
史派克如此解释。 y# IUDnRJ  
“如此一来应该可以避开眼前的危机了。” U;Yw\&R,  
然而他几乎可以确信,这并不代表所有的危机都已经远离。 r <$"T  
新生玛莫帝国的势力依旧残存。妖魔部族还潜藏于玛莫各地、黑暗森林的堡垒仍被暗黑骑士团所占领。此外玛莫帝国的宫廷魔法师威尔,也或许已经准备好了下一个计策。 '.XR,\g>  
(只能一个一个去解决了。) ~@D{&7@  
这次的事件让史派克彻底觉悟。 Y>CZ  
在这座岛上即使是一点点的粗心跟安心,都马上会因此而付出沉重的代价。 0w6"p>s>c  
“龙人族亚布洛斯呢?” cXt]55"  
“他保护被解放的幼龙回故乡了。他非常感谢史派克,因为你没有杀掉黑翼邪龙,并且还全力帮忙解放幼龙……” -g4 {:!*D  
龙爪权杖也已经回到了亚布洛斯手上。 %p^`,b}  
“那龙人族的贵族种怎么了?” 5Qxm\?0J  
“好像被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杀了。他们要将幼龙当成瘟疫龙的复活之门而牺牲,那时的龙人族为了保护幼龙,所以……” P2 z~U  
“邪龙复活之门啊……” r G'W#!^*  
听到妮思的这番话,史派克的表情再度严肃起来。 xepp."O  
他回想起之前的妮思,也曾经被当成让破坏女神卡蒂丝复活的门。 v(Q-RR  
“我已经没事了……” Mu$"fYKf"  
妮思如此说着,并且露出微笑让史派克安心。 (6i. >%|_  
“现在就不要想任何事情好好休息吧。” H) q_9<;  
“说得也是。反正就算放着不管,危机也会自己找上门来,就算怎么担心也只是白费工夫罢了。” $6/CTQ  
史派克如此轻声说着,然后再度闭上了眼睛。 D3C3_ @*  
明明妮思就在身边,自己却完全没有起来的意思,证明自己一定相当的疲劳。 pUeok+k_  
“不好意思,在我睡着之前可以在旁边陪我吗?” G4J)o?:m@  
虽然知道这只是自己的任性,不过史派克还是如此对妮思说道。而他也在内心对自己编出了一个借口。毕竟之前这么辛苦,能得到这样的奖赏应该也无所谓的…… {A{sRT=%  
不过史派克根本一下子便进入了梦乡。 KKNQ+'?  
即使如此,妮思依旧没有离开他的身边,就这么坐在椅子上陪了他一整个晚上。 h&:XO9dY  
※       ※       ※ Mo[ yRRS#  
五天后—— t+A 9nvj)  
史派克处理完战斗的后续工作,意气昂扬地凯旋回到公都温帝斯。 SF[}s uL  
然而等待着他的,却是他才刚有所觉悟的崭新危机。 6~a4-5;>z  
莎尔瓦德伯爵露杰南送来紧急的消息。卡农港口路德跟港市莎尔瓦德之间的海峡出现一艘神秘军舰,并且将往来于海峡的船只全部击沉。 $SdpF-'  
这代表着暗黑之岛遭到孤立,跟罗德斯本岛之间的联系完全被阻断。 v`r*Yok;`  
好不容易踏上轨道的贸易被迫停摆,也无法经由卡农跟伐利斯输入粮食。 D[3QQT7c  
玛莫公国的生命线被完全切断——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4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019 点
好评度: 1328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9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4

后 记 -!IeP]n#P  
进度终于来到第三集了。这都是托出版社跟印刷厂的福。另外购买本书的各位读者也请接受我真心的感谢。 n2Ew0 -  
暗黑之岛玛莫的事态,全部都往最坏的方向前进着—— D7g B%  
在撰写本书的过程中,我不禁觉得这或许就是本系列的故事核心。由于主角很不幸,女主角的人生也相当坎坷,因此可以用作故事核心的事件可说是不虞匮乏。虽然没有仔细考虑过,但第四集应该会是跟古代王国时代的“军舰”作战为内容。 0KA@ ]!  
而另外一场战斗,我认为应该就是妮思跟莉芙的战斗吧。 DSlO.) dHu  
意气相投的女性朋友跟圣女,这可说是个究极的选择。为什么史派克会这么有桃花运,其实身为作者的我也不清楚。不过仔细想想,才发现在这个系列中,几乎都没有任何俊美的男性角色! D/+l$aBz  
我所能想到的原因,应该是因为在“罗德斯岛战记”第三部(也就是第三~四集)中,一次出现了相当多俊美角色的反动吧。其实虽说是俊美角色,不过因为是塞西尔跟佛斯,因此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塞西尔并没有受到魔兽使艾莲娜的青睐,而佛斯则是患有女性恐惧症。 gi$'x^]#  
虽然并不是特地要对俊美的角色给予限制,不过连史派克的个性都被我写成这样,或许我的确对这样的人有些偏见吧。 < Df2  
实际上跟外型不错的朋友一起用餐时,常常会看到女性的眼光会在一瞬间有所不同,跟看我的眼神几乎是完全不一样,因此心里实在是不大滋味。虽然人生并不是只有这样而已,不过无论是男性或是女性,外型还是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 ,JfP$HJ  
对于各位女性读者而言,我真的是感到相当抱歉。这次只有在短时间登场的药草师拉飞,我试着要将他描写成一个外型不错的角色,不过并不能确定他是否会在之后的剧情中活跃。 #X2wy$GTG  
另外矮人族的铁之王弗雷贝虽然也来到了这座岛,不过如果让他参加这次的战斗,那第四章将会用一句话就结束。毕竟只有“弗雷贝加入战局,所以赢了。”而已的话,根本就没办法成为一部小说。 rA}mp]  
不过这并不是作者不让他登场,而是因为无论是矮人族或是妖精族,原本就不愿意介入人类之间的战争,会这么安排只是贯彻他们的初衷而已。 ]d.e(yCuE  
然而人类这种主物,爆发战争的话似乎真的会不择手段。玛莫公国跟新生玛莫帝国的战斗,跟现实世界中的恐怖攻击或战争有些微的相似之处,因此在撰写的过程中,我也不禁感到有些难过。 I8k+Rk*  
黑翼邪龙会对温帝斯展开空袭,也会使用龙热之类的细菌兵器。 PW\me7iCz  
本作品原本刊载于杂志上,后来经过大幅增修,几乎成为了跟原作完全不同的作品,不过故事的构想是在当时完成的,那个时候并没有这么多的恐怖攻击或战争。 e@iz`~[  
无论是恐怖攻击或战争,在虚构的故事情节中出现就够了。(译注:本书日文版发行的时间,跟美国遭到细菌邮件跟自杀飞机恐怖攻击的时间相近。) P_)=sj!>-  
─────────────────────────── FsS.9 `B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P=.x%  
校对|chenlunno1 zR )/h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严禁转载SF小说频道 1\nzfxx   
───────────────────────────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4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019 点
好评度: 1328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10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4

一:本论坛轉載的小說全部禁止转载SF盗文论坛,這點尤其重要。切記,牢記,緊記。 Q\N >W+d  
(-`PO]e48  
二:严禁对录入信息进行任何改动 增加或减少录入信息。 >< VUly  
AnK X4Q  
三:如從本論壇轉載,仍需注意保留“輕之國度”的一切錄入信息,這也是對錄入人員最根本的尊重,如果沒有他們的錄入和校對,我們是無法看到這些小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