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水野良】新罗德岛战记-03卷 黑翼邪龙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369 点
好评度: 134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楼主  发表于: 2008-09-04 19:09

【水野良】新罗德岛战记-03卷 黑翼邪龙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E|6Z]6[  
校对|chenlunno1 8u~\]1 (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严禁转载SF小说频道 It,n +A  
─────────────────────────── oW\7q{l2 )  
N!4xP.Ps  
x4 A TK  
hU)f(L  
86) 3XE[ 5  
:Y)kKq d  
/x"pj3  
e|+;j}^C  
NByN}e  
-gX2{dW  
=)UiI3xHk  
Q24:G  
{&j{V-}f  
fkUH]CdaB  
内容介绍 %TggNU,  
突然间袭击玛莫公国的不治之症“龙热”。这是红发之少年皇帝雷艾斯,以及新生玛莫帝国所布下的狡猾陷阱。 ~q%9zO'  
撼动公国根基的龙热极其恐怖,玛莫公王史帕克,以及为了追赶黑龙而来到岛上的龙人族,共同沿着线索要寻找帝国力量来源之邪龙……然而在那儿等待着他们的,却是玛莫帝国最强之战士! F vk: c-  
以暗黑之岛玛莫为舞台,炽热之希望与昏暗之野心激烈交错。奇幻小说之巨著,局势动荡之第三卷。 v i.AzO  
H;!hp0y  
登场人物 jN[6JY1  
史派克 玛莫公国的新公王,炎之部族的族长。 w 4gZ:fR=  
妮思 玛法神殿的侍祭。 =gv/9ce)3  
莉芙 半妖精,“公王的好友”。 (tz]!Aa{s  
盖拉克 玛莫公国亲卫骑士队队长。 Wjk;"_"gd  
莱娜 盖拉克之妻,玛莫公国密探长。 i/EiUH/~  
亚德·诺瓦 玛莫公国宫廷魔法师。 +rw3.d  
古里巴斯 矮人,麦理神殿之祭司。 kb\v}gfiD/  
艾莲娜 来自亚拉尼亚的魔兽使。 [hj'Yg8{  
亚莉希雅 来自伐利斯的法理斯神官战士。 ' >3RZ& O  
拉飞 来自伐利斯的药草师。 {O oNhN9  
亚布洛斯 龙人族之贵族种。 f?^xh  
佛斯 莱丁盗贼公会首领。 &Gwh<%=U  
希莉丝 海兰德王国王妃。 0J-ux"kfI  
※       ※       ※ >A "aOV>K  
雷艾斯 新生玛莫帝国之少年皇帝。 fy4JW,c  
妮塔 帝国之骑士团长,皇帝之监护人。 \> dG'  
威尔 帝国首席宫廷魔法师。 kYa' ] m  
克拉特 帝国次席宫廷魔法师。 9'aR-tFun;  
波德 实力高超的盗贼,帝国之暗杀者。 #(4hX6?5AI  
奥费司 法拉利斯之黑暗祭司 <7Lz<{jaJ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369 点
好评度: 134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沙发  发表于: 2008-09-04 19:09

第—章 来自始源巨人之鳞 )63w&  
Yr@@ty  
身穿深红色长袍的女魔法师,以仰望天空的姿势闭上眼睛。她手中握着魔法师之杖,淡红的双唇轻声嚅嗫着某种言语。 :l{-UkbB  
她的名字是艾莲娜。世界上唯一继承了支配魔兽秘术的人。也因此她被众人称为“魔兽使”。 )VrHP9fu  
而她目前正在使用这个秘术。 u/WkqJvw#  
集中自己的精神,对四面八方放出探索用的“线”。这种线可以接触魔兽的意识,她可以藉此召唤并支配所探知到的魔兽。 (>'d`^kjk  
在这座暗黑之岛所栖息的魔兽,多到连她也不禁感到惊讶,大概是罗德斯岛所栖息魔兽数量的数倍之多吧。 xNU}uW>>T  
对人类而言,这座岛并不丰裕,然而对魔兽们而言,这里或许就是它们的乐园。光是覆盖在这座岛上的黑暗,对它们来说应该就是最好的粮食了。 =s<QN*zJB0  
到目前为止,艾莲娜亦接触了许多魔兽的意识。 Wit1WI;18  
她为这些魔兽取了名字,并充份掌握其栖息的地点。在有必要时也会支配魔兽,并给予命令。 Hr'#0fW  
要它们住在远离人烟的地方,或命令它们不准接近附近的村落,并且对那边的领主发出警告。 ~$<@:z{*  
这样才不会有人因为魔兽而牺牲。 Zf! 7pM  
玛莫的所有居民,都将魔兽的存在视为理所当然。 7UfyOOFa  
因此身为魔兽使的自己,也得以被大家接受并认同。如今的艾莲娜衷心感谢着那位邀请自己来到这里的年轻公王。 O1PdM52  
在这几天,她一直只为了寻找一只魔兽而使用着秘术。 LBzpaLd  
她正在寻找最强的魔兽“龙”。那只拥有黑色鳞片的老龙,暗黑神法拉利斯旗下的黑暗之龙,“黑翼邪龙”那斯—— u Wtp2]A  
(到底躲在哪里?) 7e4\BzCC  
不断伸展探索之线的艾莲娜,在自己的心中轻声说道。 sz5@=  
邪龙已经受到了某人所支配,因此它的意识并不是自由的。要接触被束缚的意识相当困难,而且即便是接触成功,也不可能支配这只魔兽。 =0A{z#6  
即使知道这个事实,她还是进行着探索的仪式。 K)n(U9#  
因为只要能接触邪龙的意识,就可以让所有的真相大白。也可以知道要用什么方式,才可以拯救陷入困境的玛莫公国。 {u7E)Fdl  
(黑鳞之龙啊……) !eW<4jYB  
艾莲娜振作起精神,让探索之线伸展到更遥远的地方。 GIp?}tM  
而她也感觉到,丝线似乎接触到了某个意志。 m&2m' =(  
然而并不是捕捉到魔兽意识的感觉,而像是两条探索之线相互纠缠。 /dO&r'!:  
“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的魔兽使?” HHdc[pJ0D  
艾莲娜一瞬间做如是想,不过马上便否决了这个想法。 >Kx l+F  
魔兽之秘术是以召唤魔术的系统为基础而完成,因此理所当然会跟其他召唤魔术的魔力相似。 Z@>>ZS1Do  
(有其他人也放出了探索之线……) :geXplTx  
艾莲娜下了这个结论。 u931^~Ci  
由于可以跟自己的探索之线接触,或许所寻找的对象相同也不一定。 {^~{X$YI  
(除了我之外,还有某人在寻找黑翼邪龙。) <1ai0]  
虽然令人惊讶,不过也只能如此推测了。 wM><DrQ  
之后艾莲娜沿着对方的探索之线,试着与其主人的意识进行接触。 #SL/Jr DZ  
对方似乎也有这个意思,因此双方的意识马上就会合,并且行一瞬间交换彼此的思维。 ?[kO= hs  
“你是……” ?p`}6s Q}  
知道对方的真面目之后,艾莲娜不禁惊讶地叫出声。 !0cfz5t  
因为那是她完全没有预测到的存在。 L &eO?I=,  
“龙人族的贵族种!由始源巨人之鳞片所诞生的古代种族……” :QN,T3i'/3  
W2REwUps  
有一座名为罗德斯的岛。 3b|.L Jz+  
这是位于亚列克拉斯特大陆南方边境的岛屿。大陆的居民都称此地为被诅咒之岛。因为这里不断持续着激烈的战争,各地也都存在着怪物聚集的魔境。 %e _WO,R  
然而经过五十年间所爆发的三场大战后,罗德斯终于承接了和平而安定的时代。 F M`pPx  
诸王国缔结停战盟约。人们无法接近的魔境,以及栖息于此的怪物,亦逐渐消失了踪影。 ^y&l!,(A   
先前被称为“邪神战争”的那场大战,从结束于今已经快要两年了。 ')_jK',1  
为了自战后的荒废中复兴,人们毫不惋惜地挥洒自己的汗水,致使到处都充满着开朗的活力。 3n X7$$X  
已经没有人称呼这里是被诅咒之岛了。 sW[42A  
除了位于罗德斯东南方的暗黑之岛玛莫…… UUX _x?BD  
※       ※       ※ / Z \zB  
“统治这座岛的究竟是我们?还是新生的玛莫帝国?” !5x"d7  
留着长长黑发的年轻人,朝向走进房间的一对男女如此说道。 !1|f ,9C  
年轻人名为史派克,拥有玛莫公国公王的地位。然而这个称号是否表示自己就是这座岛的统治者,连他自己都抱持着疑问。 G>cTqD6gT  
他说话的对象是亲卫骑上队长盖拉克,以及他的夫人兼玛莫公国密探长莱娜。 xOP\ +(  
除此之外,房间里头还有玛莫公国的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以及拥有“公王的好友”这个称号的半妖精少女。 z^ ~fVl  
“看来似乎在大神殿的废墟遇到挫折了呢。” D7 A{*Tm  
莱娜边注意着裙摆,边坐到了房间中央的圆桌旁。 AlGD . K  
由于是在王城里头,因此她今天身穿漂亮的礼服。不过以一位上级骑士的夫人而言,这样的打扮其实是比较自然的。 df}B:?Ew.  
在玛莫公国里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她原本是盗贼,而现在却负责管理密探。大部分的人都认为她是佣兵出身的勇敢女性。 uPb9j;Q?  
为了收集新生玛莫帝国的相关情报,她并没有一同前往大神殿的废墟,反而先一步回到了公都。 %$Mvq&ZZ  
因此没有见到那个名为奥费司的黑暗祭司。 }i?P( Au  
“真没想到竟然有人被剑砍中了还不会死。” I C7n;n9  
史派克说着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h1J-AfV  
史派克及其一行人,前往暗黑神法拉利斯大神殿所在的贝利尔村,从进村远征至今,大概已经过了十天左右。 #kk_iS>8  
而远征的结果则是不尽人意。 *9*6n\~aI  
史派克等人跟村庄附近的妖魔部族作战,虽然成功的逼走了它们,但却因它们的特殊攻击而陷入极度的苦战当中。 m&b!\"0  
而在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之中,他们遇见了只能以不死之身来形容的黑暗祭司奥费司。 vBq 2JJAl  
看到黑暗祭司即使被剑砍也毫发无伤,妮思对大地母神玛法请求发动“和平之歌”的奇迹,将不惜一战的史派克等人挡了下来。 "!r7t4  
虽然妮思后来为了这件事情道歉,不过史派克也知道她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当时就这么跟他战斗的话,那么他们大概就会全军覆没了吧。 E9QNx6 2  
对居于王位者面言,知道要从没有胜机的战斗中撤退也是重要的课题。即使是战胜了九十九次,只要在唯一一次的败北中丧生,就代表了王国即将灭亡。 w ~Es,@  
幸好来自神圣王国伐利斯的神官战士亚莉希雅也能理解这一点。而且看到史派克等人跟黑暗祭司交战的场面后,她也相信玛莫公国并没有跟法拉利斯教团有所勾结。 hNSV}~h  
史派克虽然禁止人民信仰法拉利斯,但并没有逼信徒改宗或是给予惩罚。亚莉希雅对他的这个方针提出严厉的批判,也因此从神圣王国伐利斯来到了这座暗黑之岛。 Pqx=j_st  
光是信仰法拉利斯并不会遭到处罚。然而只要是犯法的人,即使是圣职者也必须接受公国的制裁。 '^}l|(  
黑暗祭司奥费司,是将法理斯教团所派来的神官战士团全部杀害的大罪人,因此即使赌上公国的威信,也一定要将其逮捕或打倒。 d(42ob.Tr  
然而,为此必须先查明他不死之身的原因,并且找出对应的方法。 2A {k>TjQ  
虽然这相当的屈辱,不过在那之前没办法有所动作。 5>"-lB &  
而且事实上,比这个更需要优先处理的事情,仍然堆积得跟山一样多。 B u*ge~  
其一便是贝利尔村民所感染的“龙热”。如果没有找出感染的原因,并且予以有效的治疗,这座村子在不远的将来将会全灭。 *_3+ DF  
还有黑翼邪龙那斯或许已经回到玛莫来了。必须确定这件事情的真相,并且将其打倒或让它离开这座岛。 X{<j%PdC  
另外还有新生玛莫帝国的蜂起。 Z Oyq{w!2  
前几天接获报告,为了监视黑暗森林而盖的堡垒,如今已经被帝国骑士团攻下了。 YjoN: z`b  
在出发拜访诸王国时他们曾打败过暗黑骑士团,但感觉上却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2Pasmh  
那时被龙牙兵的部队所阻挠,导致没能将他们完全消灭,只不过现在也已经是后悔莫及。 \P+lb-~\"  
史派克在今天早上召集驻扎于公都的骑士,针对新生玛莫帝国的动向召开紧急会议。 {pm>F}Cwy  
而在席中,史派克报告了在远征时发生的事件,并要人家注意妖魔部族跟法拉利斯神官战士团的动向。 O83vPK 3  
并且也命令他们调查自己所属的领土,是否有什么传染病正在流行。 cdf8YN0!  
不过关于病名则是没有告知,邪龙那斯复出的可能性也暂时隐瞒。  J$v0  
如果随便让这些消息散播出去,将有导致民众恐慌的危险。 Oy&Myjny<  
之后在会议上讨论了如何处理被攻陷的堡垒,不过由于目前无法判明详细的状况,因此只有先命令骑士团长伍丁担任远征军的将军,先行收集情报并且处理军粮的事情。 jun>(7  
而在会议最后,则是命令骑士们必须全力维护自己领地的安定。 X-e)w  
“总之就是情报不足。” -_4U+Cfmtl  
史派克丢下这句话之后,对莱娜询问关于新生玛莫帝国的情报。 hF.9\X]  
“对手相当的难缠……” CT6a  
对于史派克的要求,莱娜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9=&LMjTQ  
“皇帝跟他的亲信似乎就潜藏在公都附近,然而却连他们的藏身之处都无法确定。他们似乎有相当厉害的暗杀者,因为害怕被灭口,所以一直都没有人前来密告,试着深入调查的密探也有好几个人失踪……” v;80RjPy>  
“你不是已经花了好几个月吗?” 0' @^PzX  
听到莱娜的报告,盖拉克不高兴地如此抱怨。 U(3{6^>Gc  
“我必须将一个生手从头开始培养耶。跟某个只会摆臭脸的人不一样,我这边可是很忙的。” r ~si:?6:  
“你、你说什么!” )K4 |-<i  
盖拉克不禁变了脸色,猛然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u4%s7 v  
“喂,夫妻要吵架回家再吵啦!” E dhT;!  
莉芙如此大声喊道,制止了盖拉克跟莱娜的争吵。 {*r*+}@  
“据说在贝鲁德皇帝建立帝国之前,统治这座岛的就是盗贼公会,使用的也正是暗杀这个手段。贝鲁德的帝国也有好几个高明的暗杀者,所以这些人大概已经被新生的玛莫帝国接收了吧。” :CNHN2 J  
听到史派克这样的推论,莱娜也只能懊悔地点点头。 Vp  .($  
她自己身为盗贼的功夫都还不到家,何况是最近才从各处召集的年轻人,更不可能跟熟练的盗贼较量。 >sv|  
之前有向莱丁的盗贼公会本部长请求协助,虽然已经获得首肯,不过支援至今都还没有到。 I!%T!B540  
她指示负责密探的年轻人不要过度冒险,不过所获得的情报也因而只有一些皮毛。 4=9To|U*  
其实不用丈夫指责,她自己是最不满于现状的。 U+3,(O  
“目前知道新皇帝是先帝贝鲁德的遗孤,名为妮塔的女骑士则是他的监护人。囚此可以将那个女性当作是玛莫帝国的支柱。” R%Gh4y\nF  
“是这样的吗?” {w$1_GU  
听到莱娜的意见,亚德·诺瓦有些顾虑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8zP{Cmm  
“以至今敌方的动向来看,我认为主导权不往骑士,而是在魔法师的身上。如果骑士拥有实权的话,应该会更依靠武力来作战的对吧?虽然他们用武力攻下黑暗森林的堡垒,不过即使在那种边境建立据点,对公国也没有很大的影响,反倒还会被当成攻击目标,对他们来说应该是不利的。” 8l-+ 4~mH  
“所以可能只是声东击西是吗……” 3@kiUbq7Eu  
史派克双手抱胸,并点头同意宫廷魔法师的意见。 ;aExEgTq  
“这可以对岛上的居民施加心理压力呢。如果我们派遣远征军,他们只要丢下堡垒逃到黑暗森林就行,如果只是要打乱我们的脚步,这的确是种有效的战法。” 9->E$W  
“因为知道正面作战没有胜算,所以才将武力用在这样的地方是吧?不过这样将会有损武人的荣誉。” n8DWA`[ib  
“……原来如此。” IT5AB?bxH  
思考了些许时间的莱娜,就像是能够理解般地点点头。 7d*SZmD  
“不过史派克已经打倒了黑之导师巴古纳德,他的高徒们应该不是在之前的大战中战死,就是跟黑衣之将军离开这座岛了吧?” <cW$ \P}hV  
虽然也有一些行迹不明的高徒,不过想不到任何能主导新生玛莫帝国的实力者。 AmNmhcN  
“或许会有无名但优秀的年轻魔法师也说不定……” :[ z =u  
亚德·诺瓦如此说道。 *Nloa/a&9  
巴古纳德本身不仅是优秀的魔法师,也拥有魔法导师的才能,培养了许多优秀的弟子。 S/Pffal  
在贤者学院毁灭之后,黑之导师所带领的这些人,无疑是罗德斯最为优秀的魔法师集团。 z1XFc*5  
“暗杀者跟魔法师,以及之前交战的妖魔军团跟暗黑神的势力……” n0q5| ES  
史派克露出苦笑轻声说道。 -e_ IDE  
新生的玛莫帝国,看来已经完全取回了贝鲁德时代的帝国体制。 v _?0|Ei[  
“加上他们可能支配了黑翼邪龙。如果从正面作战的话,被消灭的应该会是我们吧?” g VjI1{WTK  
“大概还没到那样的实力吧。或许也可能是考虑到战胜之后的事情。如果以武力消灭我们,弗雷姆本国就不用说了,罗德斯诸王国也一定会同时展开行动。让我们放弃统治这座岛,对他们而言才是最完美的胜利。” Vb*q^ v  
“怎么能落入他们的伎俩!” "P K\;#[W|  
听到亚德这么说,史派克如此大声喊道。 [ R1S+i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这座岛,我已经有埋骨于此的觉悟了!” 2mN>7Tj:  
“当个玛莫公王当然要有这种觉悟。问题是你会在什么时候死在这里?搞不好明年的现在就已经被埋在土里啰!” S7&w r@  
莉芙以嘲讽的语气说道。 w|!>>W6J  
“请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事情。” E:/G!1  
亚德·诺瓦在座位上缩起了身子。 H'|b$rP0@  
“明年的事情可以先不用去想,现在眼前还有跟山一样的问题要解决吧。” Q= IA|rN  
盖拉克瞪着半妖精少女如此说道。 LDqq'}qK6  
“说得没错。”  w=5D>]  
史派克用力点了点头。 nTxeV%  
“我认为最强的敌人就是邪龙那斯。将魔兽赶出原来的栖息地并且使其暴动,或许就是它干的好事,而且它跟贝利尔村蔓延的龙热也可能有关。所以必须要尽早查出邪龙躲在哪里,以及是谁用什么手段命令它的。” C%#=@HC  
“知道支配的方法后,将它抢夺过来怎么样?然后就这样利用邪龙把帝国根绝掉如何?” QSPneYD  
盖拉克半开玩笑地说道。 ,5^XjU3c=  
“我一点都不想收拢邪龙,不过也不想与其为敌。如果知道了支配的方法,而且有办法占为己有的话,我只希望它赶快离开这座岛……” )HbsUm#  
就在史派克如此回答的时候—— ): HjpJv F  
“您这番话是真心的吧?” 8sb<$M$c  
忽然传来的声音,使得史派克等人惊讶地朝声音的方向看去。 j f25Ky~  
站在那里的是魔兽使艾莲娜。她所在的位置不是窗边,而是在房间最里头的地方。 <y#-I%ed  
她一如往常带着那只花斑色的大山猫。 wz^Q,Od  
“虽然我知道这样很失礼,不过我还是使用了瞬间移动的咒文。本来是想到之前借住的客房,不过我不希望太引人注意……” z%-Yz- G9  
因此才选择这里为移动的目标,这位金发的女性静静地说道。 % C ~2k?  
“不过或许我来得正是时候呢……” NH&/=  
艾莲娜如此说着,并往史派克等人所在的地方走过去。  eX7dyM  
“其实我那里目前来了一位客人,我希望公王陛下务必要跟他见个面……” R~OameRR  
“客人……吗?” faQ}J%a  
史派克讶异地凝视着艾莲娜。 ^<X+t&!z  
他完全无从得知艾莲娜的客人会是谁。她之前在亚拉尼亚王国的边境森林,是跟魔兽们居住在一起,而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法师塞西尔,可以说是她唯一的人类朋友。然而日理万机的塞西尔,根本就不可能会前来拜访玛莫。 (T;4'c  
“请别卖关子直接说吧。” T"7Ue  
盖拉克有些不满地说道。 ":s1}A  
以亲卫骑士队长的立场,他并不希望艾莲娜用魔法忽然来到公王的房间,因为将来可能也会有人以同样的方法让暗杀者出现。 >iD&n4TK  
“在这之前,我必须确认公王陛下之前所说的是真的。“ *J[3f]PBmR  
“是指如果得到支配黑翼邪龙的方法,我希望它可以离开这座岛这件事?” 0/{$5gy&  
史派克如此确认之后,艾莲娜静静地点了点头。 /d;C)%$  
“如果只是这种事情,我愿意以弗雷姆王国跟玛莫公国的名誉发誓。” lS"g[O+  
虽然刚刚那番话几乎是在无意识之下说出来的,不过的确是史派克的真心话,要怎么发誓都没有问题。 lAjP'(  
“谢谢您。” 05= $Dnv  
艾莲娜露出微笑并恭敬地低下头。 'Cw&9cL9w  
“那么客人是哪一位呢?” [:M:6JJ  
盖拉克像是等不及般地催促着艾莲娜继续说下去。 0 *!CJ;%N  
“是龙人族。” `qP <S  
艾莲娜看着盖拉克如此说道。 Rb!|2h)  
“而且是被称为贵族种的上位种族……” K@uUe3  
听到这番话,史派克跟盖拉克不禁面面相觑。 !~X[qT  
“外型很像直立蜥蜴的亚人对吧?” P-B3<~*i!  
亚德·诺瓦就像是代表大家般地如此询问。 Po+I!TL'  
在他的知识范围中,罗德斯岛上几乎没有栖息任何的龙人族。即使是有也是位于远离人烟的地方,而且数量极其稀少。 . M Ni)+  
“正是如此。龙人族诞生于始源巨人之鳞,虽说是亚人,但却是接近龙族的一种存在。他们并不信仰神,而是将龙族视为至高无上的生物而信奉。” [!^Q_O  
艾莲娜如此说完,便表示之后的详情希望能由本人说明。 w8MQA!=l  
“我知道了。” W lD cKY  
史派克知道大概之后,便表示马上就会过去。 &yu3nA:7D  
她这番话暗示着那位龙人族的贵族,一定拥有跟邪龙那斯相关的情报。 ?-'m#5i"  
由于大家都知道史派克的个性,因此没有任何人惊讶或是有所异议。 4<`Qyul-  
就这样讨论事情的地点,便从王城的史派克房间,移动到了魔兽使艾莲娜的住处。 3Z,J &d`[  
. X  (^E  
这位龙人族的贵族自称是亚布洛斯。 rL{3O4O  
发音虽然跟人类有相当大的差异,不过他使用的是罗德斯平常使用的语言。 $f++n5I  
据艾莲娜所说,他们拥有相当高度的智能。 nIRJ5|G(  
亚布洛斯的外型就像是直立的蜥蜴,全身被青铜色的鳞片所覆盖,并且只在腰间卷了一块布。 $-HP5Kj(k-  
史派克等人也各自自我介绍,并且以社交辞令欢迎他的到来。 to}g4  
“不用欢迎。虽然不会跟人类为敌,不过我们也不期望要跟你们结为同盟或交易。” />wM#)o2  
虽然史派克有些不悦,不过现在并不需要特地转移话题。 x2q6y  
何况他们这样的种族,也不一定会拥有礼仪的概念。  18(hrj  
“就是完全的中立是吧。” +[LG>  
“不侵犯彼此的领域是最好的。只不过这次是基于不得已的事件而来……” H2f!c{t$p  
“请告诉我们您前来的原因吧。” }rW Ea^  
由于长长的尾巴造成妨碍,因此亚布洛斯并没有坐在椅子上。 }01c7/DRP<  
不过史派克还是坐在椅子上与其相对,并不会因为种族的差异而有所顾忌。 tHhau.!  
“大约在七百天之前,黑鳞之龙飞到了我们的岛。我们将龙族视为至高无上的生物来信奉,也期待黑龙成为岛上的守护神。然而黑龙被人类的诅咒所束缚,因此大约在三百天前,圣龙被人类召唤而离开了我们的岛。” %l4;-x<e  
亚布洛斯所说的黑鳞之龙,很明显就是黑翼邪龙那斯。 3MmpB9l#H  
史派克跟盖拉克及亚德·诺瓦彼此相视,并且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 bKl(,  
龙人族说他们希望那只邪龙,能够成为他们的守护神。 |S0w>VH>  
这样的说法甚至让他们怀疑龙人族是否是邪恶的种族。或许对龙人族而言,无论是哪种龙都是相当神圣的吧。 >,Z[IAU.x5  
“我希望能解除黑龙之诅咒,迎接他来到我们的岛,另外我也要带回属于我部族的人民。” D(E3{\*R  
“部族的人民?除了您之外,还有其他的龙人族来到这座岛吗?” {^5LolCCH  
“没错……” 6UAn# d9  
龙人族贵族大幅晃了晃尾巴。或许这就相当于人类点头的动作吧。 EJCf[#Sf  
“是黑龙叫他过来的,并且黑龙给了他一个使命。” A^2n i=b  
“使命?” c\Z.V*o  
诧异的史派克如此反问。 X7bS{GT  
“要他从我们的岛上,带青鳞之幼龙来到这里。” rN3qTp  
“所以那只幼龙也来到了这座岛是吧?” )Ja&Y  
听到史派克这么问,亚布洛斯再度摇晃着尾巴。 j`D% Wx_  
“那斯为何要把幼龙带过来?” A2 r\=for  
史派克回头看着艾莲娜寻求意见。 -MK9IO]i  
“虽说是幼龙,但也肯定是相当危险的魔兽……” @^2?97i c  
艾莲娜如此回答,并表示不清楚黑龙的意图。 n9%&HDl4  
“请问您知道些什么吗?” oSl@EI  
“我不知道。或许是想指使幼龙以及我部族的人民,对人类挑起新的战端吧……” ^H(,^cVN  
“目前并没有这样的征兆。无论是黑龙或幼龙,以及您部族的人民,都没有在我们的面前出现过。” =pCO1<wR  
龙人族贵族就这么吐着细长的舌头,在短时间之内沉默不语。 S;8gX1Uf  
艾莲娜见状便开了口。 q`0wG3  
“亚布洛斯说能够查出他的同伴人在何处。就我的想法中,他应该在公王远征时所前往的地点……” /Xm4%~b_gj  
“暗黑大神殿的废墟?” m<e_Z~^G  
听到史派克这么问,艾莲娜静静地点了点头。 [["az'Lrk?  
“我也打算协助他一起调查。” aGml!N5'  
艾莲娜原本是在寻找那斯时,探查到龙人族贵族亚布洛斯的存在。并且在彼此接触之后,确定了将会互相协助的原则。 |[W7&@hF  
既然他的目的是要带回黑龙、幼龙以及部族的人民,那的确跟史派克的目的一致。 s qEOXO  
因此艾莲娜才会特意确认史派克的意志。 T^DJ/uhd  
“无论是邪龙或幼龙的所在地,如果知道任何线索的话请马上告诉我。” #/0d  
之后史派克便对艾莲娜表示要先回王城。 tyU'[LF?  
除了要接受陈情人的谒见,还有许多尚未处理的公务。如果不先处理好的话,即使接到了艾莲娜的通知,也没办法离开公都一步。 ~zYk,;m  
而且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跟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对于史派克想要亲自解决事件的意愿,应该也不会衷心赞成的。 x~u"KU2B  
“在下知道了。” \~> .NH-  
艾莲娜恭敬地低下头,并且目送史派克等人来到门口。 FaLc*CU  
自从来到玛莫之后,她便充分发挥了身为魔兽使的能力,并且有这都是为了造福这座岛上的居民如此的自觉。 dqgH"g  
而这对她而言正是无上的喜悦。 se@ ?:n1)  
(3?W) i  
从窗边往外头看去,可以看到被沙漠之民改名为温帝斯,当年是玛莫帝国的王城空夸拉。 J3XrlSc  
公王史派克在十天前从远征地点凯旋回来,之后他便不断处理公务,并且今天也离开王城,拜访那位魔兽使女魔法师的住处。 WRp0.  
“还真是忙碌啊。” d]K $0HY  
在温帝斯主要市集经营酒店的年轻人轻声说着,并且像是想起什么般回头看着室内。 1<;VD0XX  
那里有一个人正待命着。 b ;>?m  
“要说忙碌的话,威尔先生您也一样吧!” 97 k}{tG  
拥有稳重体型的这个人如此说道。 q.bx nta"  
一般人会在这时露出笑容,不过他的表情却是毫无变化。  a"D'QqtH  
即使就在身边,他也完全不会让人感觉到自己的存在。然而这并不是因为他平庸到没有存在感,而是他自己特意这么做的。 )lU9\"?o  
“因为我不是公王,会忙碌也是当然的。” @ a i2A|  
被称为威尔的这个年轻人如此回答,并露出若有含意的笑容。 cHC4Y&&uZ  
他确实是这间酒店的主人,然而也同时是新生玛莫帝国的首席宫廷魔法师。 9v/=o`J#  
房间里的另一个人是他的属下。 e F)my  
是位非常高明的盗贼,担任密探以及暗杀的任务。 !j /54,  
他的名字是波德。 1<Vke$   
关于这个盗贼,威尔所知道的也仅止于此。连详细的经历跟年龄都不得而知。 4BZ7R,m#.  
然而他的贡献却非比寻常。 %c@PTpAM  
新生玛莫帝国的情报,之所以几乎没有泄漏到公国那边,主要就是因为他的活跃。 B,] AfH  
不仅在事前处分掉帝国内部的反叛者,也将公国的好几个密探埋葬于黑暗之中。 yO` |X  
因此威尔不会被谍报或防谍等烦人的工作缠身,得以持续进行他自己的计划。 J:@yG1VIp  
他的计划不是别的,就是要将沙漠之民赶离这座暗黑之岛。  $Gcjm~  
而且是要让他们放弃统治,自行离开这个地方。 ;Sfe.ky @6  
“骑士团长妮塔小姐似乎也更加忙碌了。” _WZ{i,  
波德如此说道。 4";NT;_q5  
“最近的皇帝陛下,似乎谒见了一些身分不明的人。” w '9!%mr  
“身分不明的人?连你也不知道吗?” |;\pAZ2  
威尔讶异地皱起了眉头。 1je/l9L  
“老实说我是因为没有时间调查他们……不过他们看起来不像是骑士,但是跟一般的民众也很明显地有所不同。” qcC(#0A>  
“是新的骑士或士兵前来报到吗?” 0oZZLi  
新生玛莫帝国最为缺乏的莫过于武力。威尔也知道妮塔一直对此表示不满。 u@tH6k*cBz  
“如果是的话就好了……” wYLodMaYH  
波德少见地有些犹豫。 B6@q `Bmw.  
“没关系,有空的话再多加调查吧!” gjx-tp 1.  
“遵命……” i(;.Y  
波德敬畏地点点头。 #=)!\   
“真是的,妮塔应该多学学雷艾斯陛下才对……” 1M b[S{  
身为先帝贝鲁德遗孤的这位红发少年皇帝,在今年就要满十六岁了。这位皇帝允许威尔进行任河的行动。 9m)gp19YA  
在帝国的指导者中,已经有只要威尔一失策就要弹劾他的声浪出现了,然而皇帝却完全不予理会。 ]~~G<Yh:=  
但是拥护少年皇帝的新生暗黑骑士团长妮塔,如今似乎也是相当心急了。 4|\  
“被捕的暗黑骑士都被释放,也开始出现了跟我们帝国会合的人。然而同伴增加的话,情报也会变得容易泄漏,不知道可以隐藏到什么时候……” Q}cti /  
威尔如此说着,并对波德投以询问的视线。 )CHXfO w  
“真的要说的话,其实现在已经很辛苦了。加上之前攻下了黑暗森林的堡垒,骑士们似乎也再度坐不住的样子。” VLVDi>0i  
“即使己方的人再怎么增加,用武力还是无法打倒公国,就算能打倒也维持不了多久。真希望他们能够察觉到这一点啊……” JH u>\{8V  
威尔也面带难色的应和着他的说法。 @eDs)mY  
“记得威尔先生您曾经说过,已经筹划好因应的对策是吗?” 9_4(}|"N|  
波德如此说着,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MK1#^9Zr  
“虽然是蛮棘手的东西,不过总算是成功启动了。现在大概也要开始出现成果了吧!” J{\(Y#|rHs  
“这么说来在前几天,海军总督露杰南伯爵很慌张的回到领地,似乎是因为收到海盗出现的报告。” OjNOvh&N  
“海盗是吗……” 'Z:wEt!  
听到波德这番话,使威尔忍不住笑了出来。 fmJK+  
“既然这样,还真希望让他们说是我们帝国海军的军舰呢。” 6!?] (  
“没人想像得到。帝国会有这种实力啊。” P;K LN9/4  
“这也是。不过他们迟早会知道的。” )v*k\:Hw  
同时也将知道这座岛会因此而孤立…… 'U*#7 1S  
“克拉特导师目前似乎还是有服从我的命令,玛莫各地已经开始出现传染病了。” ` AD}6O+x  
这是派遣到各地密探的回报。 /Oi(5?Jn  
人们似乎都认为这只是感冒,没有因而改变平常的生活作息。 ~wF3 $H.@;  
(不过如果让大家知道,这种病其实是不治之症的话,他们的反应又是如何呢……) ^*+M9e9Z  
威尔在心中轻声说道。 ?B$L 'i[l  
绝望的民众会要求从政者负责,这是相当容易预料到的事情。大概玛莫各地都会因而发生暴动吧。 k Jw Pd;%  
(公王陛下到底会怎么镇压这样的暴动呢?) A.@wGy4  
威尔回想起那位玛莫公王的脸,并且在心中如此问道。 Nd_A8H,&B  
“虽然我有些罗嗦,不过那个叫做克拉特的魔法师并不能够信任,最近他常常跟妮塔小姐的亲信有所接触。” SIKaDIZ  
听到波德这么说,威尔只是再度露出了苦笑。 aMxj{*v7  
“我并没有信任他。信任将会招致背叛,只要趁他还有用的时候多加利用就可以了。如果觉得已经没用或是会招致祸害,就把他处理掉好了。只要监视的动作没有疏漏,应该就不会被对方取得先机了。” k@s<*C  
“信任将会招致背叛……您对我也是相同的想法吗?” gm n b  
波德恢复一如往常的表情如此反问。 Hmk xE  
“竟然问这种有趣的问题……” =cb!2%?}  
虽然威尔想要一笑置之,不过看到波德的表情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L+T'TC:  
这个人之所以能成为优秀的暗杀者,最主要就是因为他有随时能够自我了断的觉悟。威尔至今从没看过像他一样,能如此让自己的存在感消失的人。甚至有时候会觉得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欲望或感情。 N 3O!8A_  
然而他如今的表情,很明显是在要求些什么。 $aB`A$'hK  
对于威尔而言,这个人至今都是他极为忠诚的属下。 isy[RAP<  
然而波德毕竟是个人类。肯定是有所要求而担任密探的。然而威尔知道他并不是想要金钱或地位。 |pbetA4&  
威尔很直觉的认为,接下来的答案或许会左右自己的生命。 r..f$FF)\  
“如果你要我说我信任你,那我一定会这么告诉你。不过你真的是想要这种答案吗?如果你有心的话,要背叛我根本不是难事,要夺走我的性命更是轻而易举。然而这对你而言又会有什么利益?我自认自己是最能让你发挥实力的人,我也认为这就是对你最好的信任。” GUD]sXSj  
“真是个不值得服侍的主人啊!” /ueOc<[8"  
波德虽如此说着,但反倒发出高兴的笑声。 [`s.fkb8  
(也是个不值得背叛的主人啊!) {QmK4(k?|c  
他在心中如此补充着。 y`5 ?  
或许就是因此,他才愿意继续留在这个年轻人身边吧。 _ G t ;=  
“请饶恕我问了这么失礼的问题。” ~Ym*QSD  
波德说着深深低下了头。 n@h$V\&\iM  
然而威尔并没有任何回应。 :?= 1aiS  
因为无论原谅或是不原谅,对这个老练的盗贼而言都是无所谓的。 ]N0 B.e~D  
“最近还是尽量阻止情报的泄漏吧。将来一定会有人想趁机会以武力解决,到时候我也已经无法阻止了。” n9 FA` e  
“要不要暗杀公国那边的人?例如那个魔兽使的女魔法师,她对于威尔先生而言,应该是相当碍眼的角色……”  t5S| 0/f  
“说得也是……” =jpRv<X|,  
魔兽使的出现,对威尔来说的确是个误算。 l x0BKD?n  
被赶出栖息地而一起暴动的魔兽,几乎都被她一个人镇压了下来。 U HTxNK@}  
虽然她无法支配九头大蛇,不过只要威尔以魔兽作为工具,她的存在肯定是一种阻碍。 &U=_:]/  
加上她身为魔法师的能力极为高强,大概连威尔都望尘莫及吧。 $7xfLS8Vo  
在玛莫公国的重要人物之中,无疑是最危险的一个角色。 4T"L#o1  
然而威尔并不喜欢暗杀这种手段。因为这是盗贼而不是魔法师的做法,他希望能够以计谋较量并且一决胜负。 Y#-c<o}f  
同时他也很珍惜对方的才能。 >b#CR/^z  
支配魔兽的秘术是统治玛莫不可或缺的魔术。如果能够组织魔兽军团,即使面对罗德斯本岛的攻击也能够予以对抗。 WLh!L='{BK  
威尔在这段时间如此自问。  ]SL+ZT  
“……就交给你来判断吧!” +!`$(  
之后他对波德如此说道。 ;Z;` BGZJ  
“我知道了。” ]d%Ou]609  
波德静静地点了点头。 e$Y7V  
“不过别忘了,你最重要的任务依旧是情报的操作。要在何时用什么机会放出疾病的传闻?这将左右人们所感受到恐怖的程度。” 6 !fq658  
“在下将铭记于心。” Dk")/ ib  
波德说完静静行了一礼,之后背对威尔离开了房间。 ;F71f#iY  
威尔再度将视线移到窗外,凝视着不知何时被夕阳染红的玛莫公国王城。 ov\%*z2=  
“看来从今以后,公王陛下又会更加忙碌了……” QZO<'q`L  
威尔如此轻声说着,并且静静地闭上眼睛,就像是要为挚友默哀似的。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369 点
好评度: 134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板凳  发表于: 2008-09-04 19:10

lx82:_  
“雷艾斯陛下……” x_4{MD^%  
新生玛莫帝国的女骑士团长低着头,走进少年皇帝的寝室之中。 jwwst\f  
“又有客人要来晋见陛下了。” |qq29dS?  
妮塔的表情看来非常紧张。 K*j1Fy:  
一种无法言喻的不安笼罩着她的内心。 Vt4,?"  
一直到最近,她都认为这个十六岁的新生玛莫帝国皇帝只是个小孩子而已。而自己则是以监护人的身分,负责保护这个少年长大…… <<1_rRL]  
然而这样的关系已经完全逆转了。 + j6^g*  
如今是这个少年皇帝成为妮塔的支配者。 t@`Sa<  
大约在半年前,少年命令她跟自己共度春宵,而她也没有办法拒绝。 `{J(S'a`  
那时只认为是少年进入青春期,因为无法压抑自己的冲动,才会对身边的女性做出如此要求的。 ob(~4H-  
然而少年的技巧却高明得令人惊讶。 v%Su#xq /  
妮塔就这么被侵略、征服而且屈服。一切也都在那一天完全改变。 CH=k=)() ]  
坐在王位上的时候,少年皇帝跟以往一样,就像是个被妮塔使唤的傀儡。 `%0k\,}V  
然而只要来到寝室,她就被当成奴隶般使唤,每天晚上也被命令要跟他同床。 %TQ5#{Y  
妮塔无法对此做出抗议或抵抗,即使她是率领着数百名骑士的团长。 7!8R)m ^1[  
目前的她就等于是皇帝的宠妾,不,或许只是满足欲望的对象也说不定。因为在肌肤相亲的过程中她就知道,皇帝对她根本没有抱持着一丝爱慕的感情…… +r__>V,  
雷艾斯变了个人。不,有时甚至会感觉他变得不像是一个人。 0 aiE0b9c  
而在最近,开始有身分不明的人,接二连三前来拜访少年皇帝。 "& q])3h=  
今晚也有三个人来到了这个地方。 6C*4' P9>  
雷艾斯命令妮塔,只要是知道“费奥尼斯”这个暗号的人,都必须安排跟他谒见,并且还要对其他人保守秘密…… ;8<lgZ9H<  
妮塔辛苦的对自己的亲信解释,皇帝是悄悄在罗德斯各地寻找人材。虽然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相信,不过目前并没有人追问下去。 Ns`:=  
妮塔安排三名客人前往客房,并且前来通知雷艾斯这件事情。 dIvvJk8  
光是走进房间,她的身体就会开始颤抖。 -gLU>I7wV  
(我到底在害怕此什么?) }kb6;4>c  
妮塔甚至找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大概是面对眼前这位红发少年时,本能地感觉到敬畏跟恐惧吧。 ~C;gEE-  
“辛苦了……” :.NCS`z_  
雷艾斯头也不回地如此说着,并静静从长椅上站起身子。 l#%G~c8x  
“你就在这个房间里待命。” -D,kL  
“遵命……” e5.s qft  
妮塔深深地低下了头。 zRF +D+  
一直到少年皇帝的脚步声完全消失之前,她都不敢将头抬起来—— RB/;qdqR  
“好久不见了,费奥尼斯大人………” Ewczq1%l:  
看到红发少年走进房间,原本就这么坐在地上的三个人马上恭敬地伏拜,甚至连脸都贴到了地上。” +^@6{1  
“今世也能见到你们实在是太好了。” sBm/9vu  
红发少年露出爽朗的笑容点点头。 XYsU)(;j  
雷艾斯这个名字对他而言只是假名,费奥尼斯才是他真正的名字。 gpzZs<ST  
或许应该说是灵魂的名字。 qx\P(d OUf  
经由破坏神卡蒂丝所赐的奇迹,他的灵魂从遥远的过去就不断转生。而他面前的这些人,就是能够实行转生奇迹的破坏女神高位祭司。 -axV;+"b  
因为拥有这个秘术,所以即使几度被毁灭,破坏神的教团依旧能够轻易地重建。 >4eZ%</D5  
“今世一定要完成我们的心愿。” 2XGbqZj  
三人中的其中一人抬起头来如此说道。 t+Rt*yjO  
他所说的心愿就是要破坏世界。然而这只表示要破坏这个世界,对于破坏神的信徒而言,他们将会在下一个世界重新诞生。  $>y   
因为破坏神卡蒂丝以及她的信徒,并不是属于始源巨人,而是属于终焉巨人…… ^5d9n<_xnQ  
终焉巨人经过无限之时光,将会成为下一个世界的始源巨人,这就是这个世界最基本以及最终的原理。 4Z<  
雷艾斯点头之后,就这样面对三人直接坐在地上。 >On"BP# U  
“转生者几乎都已经完全觉醒了,并且在各地宣传着卡蒂丝的信仰。由于战乱让人们内心变得冲动,因此招揽信徒的工作变得相当轻松。如今在罗德斯全土,已经有一万名信徒随时听候差遣。” f$^+;j  
“之后只要等待娜妮尔小姐,从那可恶的封印中解放出来了。” 9 ]W4o"  
另一个人表情一亮如此说道。 z@n77 9i  
“娜妮尔已经觉醒了,只不过目前并不完全……” @:"GgkyDl#  
雷艾斯以压抑感情的语气如此说道。 :Y;\1J<b1  
“并不完全?” > E3 lY/[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uOzC"_yF  
听到雷艾斯这番话,三个人同时抬起头露出不安的表情。 FI$#x%A  
“该不会转生失败了吧……” Z w&_Wt  
转生之奇迹并不是完美的。如果成为新容器的婴儿灵魂胜过转生者,那么转生的仪式就会失败,转生者的人生轮回也会就此停止。 oPA [vY  
过去已经有好几个转生者因而消失了。 qW6}^aa  
“并非如此……” ?nAKB5=  
雷艾斯缓缓摇了摇头。 H\Jpw  
“娜妮尔的灵魂并不是经由转生,而是在自然的状况之下获得肉体并投胎转世,因此我一直到最近都找不到她的灵魂。” K2GcU_*t  
“获得肉体而投胎转世?是指灵魂虽然相同,但是人格却完全不同吗?” 1"82JN|!  
“要这么说也不为过。” hj.Du+1  
雷艾斯点了点头。 32sb$|eQq  
“而且她现在不属于破坏神卡蒂丝,而是大地母神玛法的神官。” _~ipO1*  
“大地母神玛法?” >xt*(j&}  
身为卡蒂丝高祭司的三位转生者,同时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9B(&t^,  
“被称为大地母神之爱女的前任玛法教团最高祭司,阻止了转生于蕾莉雅这个女孩身上的娜妮尔灵魂觉醒。而娜妮尔被封住的灵魂,就这么被那个女孩的女儿所继承,获得新的肉体投胎转世……” ;#$zHR  
“是那六英雄之一的最高祭司妮思?” U&|$B|[  
“而现在的娜妮尔,也被赋予了妮思这个名字。” X&<#3n  
“竟然会这样……” RhJL`>W`  
三名转生者的脸上浮现失意的表情。 iK"j@1|  
大地母神玛法是创造之女神,在神话时代将卡蒂丝石化,并且封印在这座暗黑之岛,然而玛法女神的肉体也在那时毁灭。 ^j2:fJOU#  
因为卡蒂丝的诅咒跟玛法的祝福交杂,罗德斯才拥有如此特异的地形跟气候。 (!';  
破坏女神与创造女神的战斗,据说至今也仍然持续着。 B%Yb+M&K  
而在魔法王国灭亡后的争战中,娜妮尔的灵魂之所以被封印长达四百年,也是因为大地母神玛法的奇迹。失去了笃信是卡蒂丝转世的亡者之女王,破坏神的教团在这数百年来,根本就无法有任何明显的动作。 w?AE8n $8  
大约在五十年前,知道娜妮尔的封印被解开之后,以费奥尼斯为首的转生者们,拼命寻找着容纳她灵魂的肉体,然而最后却终究是没有找到。 ``kKi3TWJ  
因为这许多的事情,对于身为卡蒂丝高位祭司的转生者而言,他们所信任的永远之最高祭司“亡者之女王”竟然转世成为玛法神官,当然是到相当大的冲击。 LwUvM  
何况她还继承了大地母神之爱女的名字。 na FZ<'t>&  
“然而即使是怎么转生,灵魂依旧是一样的。她已经取回过去的记忆,因此一定会觉醒为亡者之女王。不,应该说一定要让她觉醒。” $ZDh8 *ND  
雷艾斯好像发表宣言般的说完之后,一位转生者缓缓地点了点头。 gzDb~UEoF  
“经由被坏、杀戮以及转生,我们得以活在无限的时空中。侍奉卡蒂丝女神正是究极的喜乐,她不可能会忘记这样的喜悦。” >?e*;f$VdJ  
“为了让娜妮尔小姐觉醒,我们将会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f|VP_o<  
“而且我们的心愿也将因此在今世达成。” =]E1T8|  
三名转生者纷纷如此说道。 CSU>nIE0  
“正是如此……” hJ:Hv.{`)W  
雷艾斯如此回应,并往漆黑的窗外看去。 TF^]^XS'  
世界总是往毁灭的方向前进,而且绝对不会回头。 73xI8  
n.l p ena  
温帝斯的夜晚来临了。 kd\yHI9A  
无论是亚拉尼亚或是玛莫的夜晚,艾莲娜都觉得没什么不同。 uR "]w7=  
只要是人都害怕黑暗,因为人类的五感主要是依赖视觉,而黑暗将会封锁人类的视觉。 #8/Z)-G  
然而对许多野兽而言,黑暗并不是它们畏惧的对象,而对于某些人类而言也是一样的。 n6o}$]H  
跟龙人族的贵族亚布洛斯交换情报之后,她打算在明天就离开公都,寻找黑翼邪龙以及水龙幼龙的下落。或许也可以跟遇见亚布洛斯的时候一样,跟其他的龙人族的贵族种取得接触。 ZRxB"a'  
然而在那之前,她必须先处理一件麻烦的事情。 Vr0RdO  
穿着睡衣的艾莲娜,正披着外套坐在桌子前面。 Vfw$>og!  
桌上摆着记载魔兽使秘术的古代书,她正在书上做着各种不同的注记。 t1~*q)!Mo  
来到玛莫之后,关于支配魔兽的秘术,她藉由实践而变得更加精通。 N]=.I   
艾莲娜也逐渐感觉得到,比起已故的父亲古杰敏,她已经成为了一位更加完美的魔兽使,然而她并不知道父亲将会怎么看待现在的自己。 krl yEAK=  
(在这座岛上,魔兽使的能力无疑是造福众人的。) xjX5PQu  
艾莲娜回想起父亲的面容如此说道。 Aio0++ r-  
(不过似乎也有人不喜欢我的存在。) T@S+5(  
之后她静静抚摸着在她身边一只竖起耳朵,拥有花斑色毛皮的动物。 i/Hi  
之前住在亚拉尼亚森林里的时候,她也饲养着这只大山猫。不过虽说是山猫,但它并不只是只普通的动物。 QWP_8$Q  
是神,或者是邪神所创造的幻兽或魔兽。 (p2a{v}fEz  
这只魔兽拥有只能说是魔法的超高知觉能力。而它体内名为雷古立亚的珍贵魔石,便是它这种力量的泉源。这种魔石据说是治疗精神疾病的特效药,因此大山猫跟独角兽一样,都是猎人们梦寐以求的目标。 3~S~)quwP  
然而由于这只幻兽拥有的超敏锐知觉,几乎没有任何的猎人能够狩猎成功。 DuFlN1Z  
如今大山猫的知觉,也捕捉到了屋外正站着一个男人。 JEd/j zR(  
经由跟幻兽的精神交感,艾莲娜也能“看见”这个人。 7)]G"m{  
经由幻兽所看到的这个人并不是生面孔。 #QB`'2)vw  
从她魔兽使的这个称呼流传到众人耳中之后,这个人就出现在这里好几次了。 1GNA x\(  
即使她真的亲眼看到这个人,大概也不会多加注意吧,她对这个人的印象就是如此的薄弱。 BdYh:  
然而大山猫的知觉能力,却能感应到这个人跟猎人有着共同的危险。因此只要他接近这里就会“监视”他。 D *tBbV  
如今艾莲娜也感受得到,这个人就像是飞蛇尾巴的毒针般危险。 1hN! 2Y:  
(至今都只是在监视我而已,不过今晚看来并非如此……) >w'6ZDA*X  
因此艾莲娜马上咏唱着古代语魔法的咒文。 {F4:  
咒文完成之后,她的手中忽然出现了—卷羊皮纸。 B?4\IXek  
是她用“传送”之咒文从某处拿来的。 (*1 A0+S90  
她所拿的地点是亲卫骑士盖拉克的住处。要跟管理玛莫公国密探的莱娜连络时,她都是使用这一卷羊皮纸。 'SY &-<t(  
毕竟老是使用“瞬间移动”的话相当辛苦,而且她也不希望打扰别人的私生活。 N$+"zJmw&  
白天盖拉克夫妇似乎有所争执,因此今晚大概会继续争吵,要不然就是忙着和好吧。但不论是哪种情形,都不适合被别人打扰。 ~DD/\V  
羊皮纸上也写着莱娜的留言。由于她们已经算是亲密好友了,因此常常会写一些私人的记事。 oMVwId f  
然而今晚并没有仔细阅读的时间。艾莲娜急忙写上跟她的连络事项,然后再度咏唱咒文让羊皮纸回到原处。 Uwp +w  
之前她就做好了要迎接不速之客的准备。 3,[2-obmi  
“这座岛是什么样的地方、上面住了什么样的人,这些都是你告诉我的呢……” RD4)NN6y5}  
艾莲娜发出声音,对她当年所爱的魔法师如此说道。 { nV zN(  
那个魔法师在玛莫帝国灭亡之前,曾是宫廷魔法师团的一份子。 oxzNV&D[{`  
“如果发生了万一,你会不会乐意迎接我呢……” "Wm~\)t(  
※       ※       ※ (TE2t7ab|M  
第二天早上,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以及其夫人莱娜,来到刚起床的玛莫公王史派克身边进行紧急报告。 ZeeuH"A  
“艾莲娜被杀了……” l;.BlHyu  
莱娜脸色苍白地对史派克如此说道。 {OOt+U!  
昨天晚上,身为魔兽使的女魔法师,被涂有剧毒的短剑贯穿心脏—— <}%ir,8  
“犯人就是那个暗杀者。” ZYA(Bg^  
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史派克感觉就像是自己的胸膛被短剑贯穿似地。 my1kF%?  
“艾莲娜导师她……” US4Um>j  
他说到这里就失去了说话的力气。 yShHFlO=  
他并不是小看了玛莫帝国。然而暗杀这样的手段,即使是之前的玛莫帝国也几乎没有使用。 4i,SiFKB  
在英雄战争时,伐利斯的宫廷魔法师艾鲁姆被黑妖精暗杀,不过这也是战场上所发生的事情。 ~S3eatM$9  
在压抑住打击之后,史派克握紧拳头往旁边的墙壁打去。 9QMn%8=j  
“为什么是艾莲娜导师……为什么不是我……” 8|({ _Z  
史派克像是要吐血般地如此呻吟。 >v[(w1?rX  
将隐居在亚拉尼亚森林的她带到暗黑之岛的不是别人,正是史派克自己。 ;X(n 3F  
他至今都没有忘记说服艾莲娜的那句话。 (5~C _Y  
“为了你的笑容……” ?^~"x.<nr  
史派克是这么对她说,并且迎接她来到这座岛的。 7g)3\C   
然而在这里等待着她的,竟然是如此悲惨的命运…… `VtwKt*  
至今史派克虽然将新生玛莫帝国视为敌人,但从来都没有对其抱持着恨意。 KIo }Gd&  
然而在现在的这一瞬间,他打从心底涌起了憎恨。 4MJzx9#  
“我一定要毁灭掉你们!我绝对不会把这座岛交给你们这样的人!” kA__*b}8UK  
史派克这激昂的怒吼,几乎传遍了被称为暗黑之岛的这片土地——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369 点
好评度: 134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地板  发表于: 2008-09-04 19:10

第二章 黑暗统治者 UIOEkQ\Wl  
\c~{o+UD-  
丧钟不断地响着。 ^8NLe9~p3?  
玛莫公国的公王史派克,在王城温得雷司特的私人房间里听着这沉重的钟声。 kAN;S<jSE  
王城尖塔顶端的钟,如今为了将魔兽使艾莲娜送到天堂而响着。 pzq; vMr  
前几天由于新生玛莫帝国的暗杀者,使得她迎接了人生的终点。 MJ*]fC3/  
玛莫公国在王城中为她举行国葬。一直到她的遗体被送到墓地之前,史派克都是亲自走在行列的最前面。 dA1 C)gLi  
温帝斯的居民整然排列在大马路旁,目送这位镇压了疯狂魔兽的伟大女魔法师。 .L7Yf+yFg  
史派克认为这是人们对她的丰功伟业,所表现出的直接反应。 E8-fW\!F  
魔兽对于这座岛的居民而言并不是传说中的生物。每年都有许多人丧失生命,更有几十倍的家畜成为它们的食物。 NdsX*o@a  
光是艾莲娜一个人,就让玛莫的居民从恐怖中解放了不少。 ')5L_$  
只要魔兽出现在人类的住处,她马上就会前往支配魔兽,要它回去自己原来的住处。 cc41b*ci$  
即使不是自愿,但玛莫这座岛必须要接受魔兽的存在。 C~{NKMeC/m  
对于这座岛而言,艾莲娜是不可或缺的女性。而且相信在其他的地方,她将会成为众人排挤或恐惧的对象。 _7lt(f[ S  
邀请她来到这里是正确的。史派克至今都这么相信着。 U.RW4df%E  
然而结果却是眼前的这个现实。 3zB|!p C6s  
如此残酷的现实。 u Z\wwYY#M  
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那就是身为“公王的好友”的半妖精少女。她就这么心惊胆颤地观察着那个无法压抑自己感情的房间主人。 PNbcy!\U  
(为什么这种时候就是我啦!) Dc.n-ipv$  
莉芙在心中如此叫道。 ?aFr8i:)M  
(心情好的时候,就只会跟玛法神殿的侍祭小姐在一起……) 4[TS4p  
她的工作就是应付心情不好时的公王,宫廷里的人都有着这样的共识。 ^n&]HzT`y  
她实在是不希望这样,不过这似乎是拥有“公王的好友”这个意义不明的称号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事实上能够自由进出公王的私人房间,也是只有她一个人才拥有的特权。 =6cyE  
“你、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rH$eB/#F  
此时史派克忽然回头对她说道。 EI1W .V>@  
莉芙吓了一跳、当场稍微跳了起来。 K,f* SXM  
“我、我哪有要说什么啦!” N[qA2+e$Z  
莉芙以手按住胸口如此说道。 5vD3K! \u  
心脏鼓动的怦怦声传到了自己的掌心。 3ty4D2y  
“不,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想说话。”  vv+TKO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如何,不过她的确有些事情想要说出来。 2E^"r jLm  
“我了解史派克现在的心情,可是必须要抓到暗杀者才行,这也是为了艾莲娜啊……” q*\NRq  
不然下一个被盯上的说不定就是史派克自己了。莉芙特意强调了这一点。 i[$-_  
“这才正合我意。” 7\ mDBG  
史派克马上如此回答。 M_k`%o  
“这样的话我就可以亲手解决他了。”  fO K|:  
“真的没问题吗?听莱娜说对方是相当恐怖的高手……” glv ;C/l  
“沙漠之民对危险相当敏感,不然根本无法存活下来。” s(teQ\  
炎之部族的人民尤其如此。 /@VsqD  
过于粗心的话,剧毒的蝎子会爬到棉被里面,砂走或双头蛇等潜藏在沙漠里的魔物,也是他们必须随时留意的对象。 R7lYu\mA  
在风与炎之沙漠,跟危险相邻而居是理所当然的,史派克认为这一点跟玛莫人民十分相近。 6N"m?g*Z d  
“只要毁灭玛莫帝国就可以帮艾莲娜报仇。至今我都希望能够跟他们和解,不过我已经知道这种想法有多么天真了。” jz*0`9&_  
史派克对着前来参加葬礼的玛莫公国骑士们,宣布必须更加严格监视领土的状况。 `M&P[ .9Pz  
并且还发出公王命令,宣布藏匿玛莫帝国份子的人将会受到严惩,提供情报的人则会给予奖赏。 >-b&v$  
“我要让他们后悔使用暗杀这种卑鄙的手段。” W3)\co  
史派克握紧拳头如此说道。 iC\%_5/ _  
看到这样的表情,莉芙也知道他是认真的。 G~"z_  (  
原本自认是宫廷小丑的莉芙,应该要在这个时候开他玩笑的,不过毕竟葬礼才刚结束,因此现在终究不是做这种事的时机。 42&v % ;R  
总之看到史派克变得积极了点,莉芙也稍微安下心来。 vm8$:W2 }  
在艾莲娜被杀之后的几天,他的状况只能以无法控制做比喻。而他发泄时的对象也大多是莉芙。 ]% K' fXj$  
(不管是盖拉克还是莱娜,他们还真是会看情况啊。) oB p3JX9_f  
他们在艾莲娜被暗杀之后,就在公都中奔走以追捕犯人。 F>*{e  
然而对方似乎并不是一个轻易便露出行踪的角色。 J96uyS*  
在现实上,光是这一个盗贼,就将玛莫公国的密探组织玩弄于鼓掌之间。对于玛莫公国而言,在某些方面或许是最为恐怖的敌人。 @Gt`Ds9=  
(功夫比较好的就只有莱娜一个人呢。) hUh+JW  
然而这样的她也还是经验不足,如果在以莱丁为根据地的弗雷姆盗贼公会,她甚至无法担任干部的职位。 6#U^< `  
“公王陛下。” 0 Qnd6mb  
就在这时,门后响起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U5z$^QTw  
应该是某个亲卫骑士吧。 _|A + ) K  
由于知道敌方会使用暗杀手段,因此驻扎在王城的亲卫骑士人数,跟之前比起来几乎增加了两倍之多。 \9/RAY_G  
“盖拉克队长跟莱娜夫人进城了。” iG#}`  
听到这个,莉芙心想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y!~qbh[  
(不过还真是会抓时间,刚好史派克心情一好他们就出现了。) d$G}iJ8$mp  
莉芙甚至觉得有点生气,并在心里决定要好好说他们几句。 `XJm=/f  
“如果是盖拉克他们的话,要找我应该不需要特地说吧?” bWmw3w  
史派克神色有些不悦地对门边说道。 2:SO_O4C  
“是因为他们带了一个希望能晋见陛下的人……” uOd& XW  
“谒见?在这种时候?” [%pRfjM  
由于艾莲娜的丧礼刚结束不久,加上自己好不容易镇静了些,他实在是不管这种麻烦的事情。 UE.4q Y_7  
“不能改到明天吗?” _ _Nv0Ru  
“他们说虽然会造成陛下的困扰,但请您务必见他一面。” Z6Fp\aI8@  
就像是看透史派克的反应似地。 vUesV%9hq  
“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 >/=> B7  
史派克露出苦笑,并且要亲卫骑士转达带他们过来。 5T?-zFMM  
“会是谁呢?” E\U`2{^.  
莉芙诧异地问着史派克。 *F`A S>  
“不知道,总之只能先接见了。” JSr$-C fH  
史派克坐在长椅上,默默地等待盖拉克他们过来。 3\:y8|  
这并没有花多少时间。 Qk976  
“进来啰。” \ck+GW4&  
随着耳熟能详的盖拉克声音,房门被大大的打了开来。 6"f}O<M 5H  
紧接着穿着铠甲的盖拉克,跟身穿深绿色礼服的莱娜走进了房间。 7.g [SBUOG  
他们的身后还有另一个人。 eq4C+&O&  
大概就是请求谒见的人吧。史派克朝那人的脸看去,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c>"cX&  
他有着金色的长发,并且身穿白色的长袍,肯定是一个魔法师。 x[ 3A+  
虽然一下子分不清他是男是女,不过史派克马上就回想起来,他曾经看过这一个人。 Np+&t}  
在这一瞬间,史派克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eKvV*[N a  
“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法师先生……” s?R2B) a  
由于过于惊讶,使得史派克根本说不出话来。 ',^+bgs5  
他的名字是塞西尔。曾经师事于弗雷姆宫廷魔法师史雷因,也是萨克森独立运动的领导者之一。 ,#?uJTLH  
然而追本朔源的话,他原来是出身于亚拉尼亚的贵族世家。 $37 g]ZD  
据说在他所在的千年王国,不继承家族的人大多被送到贤者之学院学习魔法,之后再以魔法战士的身分为国家效力。 ?L&|Uw+  
只不过这座贤者之学院,已经在黑之导师巴古纳德的魔掌之下被迫关闭了…… Xce0~\_ A  
“为什么宫廷魔法师大人会……?” jw<pK4?y  
史派克不禁如此自问。  . \   
然而他很快就想到了可能的原因。 *}k;L74|  
大概是以魔法或是其他的方式,知道魔兽使艾莲娜逝世的消息吧。 p~ HW5\4  
在知道这一点的瞬间,从史派克的胸口再度涌起激烈的情绪。 t58e(dgi  
塞西尔是艾莲娜还在亚拉尼亚时唯一的朋友,而且塞西尔也对她抱持着好感。 HK|ynBAo  
在被魔兽所苦的史派克等人要招聘她来到玛莫时,塞西尔曾经极为强硬的反对。 %NL ^WG:  
大概是不想要跟她分开吧。而且暗黑之岛的危险性也更令他担心。 AKMm&(fh%  
如今他的不安也成为了现实。 >h0-;  
而且是被暗杀者下手的最坏下场…… otggN:^Qw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4jD2FFG- G  
史派克咬紧嘴唇,对塞西尔深深地低下了头。 b#7{{ @H  
“我知道您非常愤怒,但是我一定会消灭新生玛莫帝国,并且逮捕到那个暗杀者,来报艾莲娜导师的仇……” 2^i(gaXUQ  
史派克如今再度说出了刚刚对所说莉芙的那个誓言。 #9K-7je;j  
“你比刚刚多讲了一句喔。” ?QE,;QtpK  
莉芙轻声地对他说道。 ~ vqa7~}m  
“你给我住嘴。” r@ZJ{4\Q  
史派克皱起眉头轻声回话。 y!!2WHvE  
“关于这件事情……” ~NW32 O)/  
回答的不是塞西尔而是莱娜。 bV,}Pp+/"!  
同时她若有所思地看着史派克走了过来。 D_v bSF)  
“请你不要生气听我说好吗?” GvBHd%Ot  
如此撒娇的语气,使得意识到莱娜是女性的史派克不禁退了几步。加上她穿着强调丰满胸部的礼服,让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视线该放哪里。 qvPtyc^fN  
“虽说要我不生气,可是到底是什么事啊?” hdrm!aBd  
史派克疑惑地如此询问,并像是要求救般地看着盖拉克。 1dK*y'rx  
在这时史派克才察觉到,他的表情很明显有所不同,而在他身边的亚拉尼亚宫廷魔法师也是如此…… ti#7(^j  
两人都跟莱娜一样,露出像是很抱歉的表情。 uC cYPvm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NU0g07"  
抱持疑问的史派克催促着莱娜。 #"B\UN  
“我们欺骗了你?” ]UmFhBR-  
“我……被骗了?” bD?VU<)3  
“没错,这个人不是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法师……” #?S^kM-0  
“不是塞西尔导师?不然这个人到底是谁?” ad R)Uq9  
史派克呆呆地看着这位金发的魔法师。 1]p ZrBh"E  
塞西尔随即开始咏唱古代语魔法,就像是要当作是问题的答案。 ~ Yy>zUH^X  
而在咒文完成的瞬间,塞西尔的脸变成了之前才刚被埋葬的魔兽使艾莲娜。 ,=[?yJy  
“艾、艾莲娜导师……” 2I,^YWR  
虽然相当无礼,但史派克还是指着她的脸说不出话来。 32`{7a3!=  
“艾莲娜?” uo@n(>}EL  
莉芙也瞪大了眼睛打量着她。 N$U$5;r~`  
“并不是莱娜的错,这是我拜托她的。因为让大家认为我被杀的话,其实会比较容易行事……” ]d! UJ&<?  
“这是……怎么一回事?” ,)vDeU  
吞了好几口口水之后,史派克对眼前有着艾莲娜脸庞的人提出了问题。 =\H!GT  
“换句话说,就是这么一回事……” {?:X8&S f  
艾莲娜对史派克等人说出了所有的实情。 `)T13Xv  
总而言之,玛莫帝国暗杀者所下手的对象,是经由魔法变成自己外型的使魔。而艾莲娜自己则是使用变身咒文,变成了塞西尔的模样。 zem8G2#c  
如今之所以能变回来,并不是因为再度使用了变身咒文,而是以初级的幻觉魔法改变了长相跟声音。 t.xxSU5~%  
“这阵子我打算借用塞西尔的外型。毕竟我不能变成玛莫的人,在亚拉尼亚也很少跟其他人接触,所以没有其他的熟人可以变身……” 0Ziw_S\d&s  
艾莲娜如此解释着。 @$[?z9ck"  
“是、是这样的吗……” xc=b |:A  
史派克也只能如此回答了。 {xXsBh Y  
“不过这样也太残酷了吧?” @~ ^ 5l  
就在身边的莉芙悄悄跟史派克说道。 )48QBz?  
“那个亚拉尼亚的魔法师喜欢艾莲娜对吧。既然知道这点还借用他的外型的话……” ChGYTn`X   
“这会有什么问题吗?” X=5xh  
史派克也轻声反问。 A kC1z73<  
“当然有啊。如果你喜欢对方的话,你会愿意借用他的外型吗?她知道塞西尔那个魔法师喜欢自己,所以就这么利用了他,而且艾莲娜自己还没有自觉呢。” &$`P,i 1)  
“原、原来如此……” 3@dL /x4A  
史派克终于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2 ^h27A  
对于艾莲娜而言,塞西尔大概只是她一生中最亲密的异性朋友吧。 Xg|B \ \  
正如莉芙所说,这就某些方面而言或许相当的残酷。 HK,cJah q  
如果做人太好,对女性而言或许就没有魅力了。 BJ$9v bhZN  
(我可得记得这个教训。) 6#7Lm) g8  
史派克悄悄如此心想。 6Ypc`  
对于妮思而言,自己也很可能会变成这个样子。 n.!#P|  
“不过话说回来……” 52:HNA\E/  
史派克缓缓退后,并且跌坐在长椅上。 UO0{):w>  
“虽说是被骗了,不过我竟然这么高兴呢。” q E&v ;  
“所以才会瞒着你啊。” k1w_[w [  
莱娜如此说道,并露出了微笑。 *X'Y$x>f  
“你大发雷霆的消息连王城外面都知道了,而且我们也尽可能明显地在寻找暗杀者。对方的城府很深,必须要看到你真正愤怒了,才能够确定他成功暗杀了艾莲娜。” nw-xSS{  
“说得也是。如果我知道她其实活着,那我的样子一定会很不自然的。” 27 ]':A4_  
“真的是相当抱歉。” N60rgSzI  
莱娜如此说着,并且跟艾莲娜两人一同低下头。 ")O%86_Q:  
“要对史派克道歉还不如对我吧。这三天我几乎都得陪他呢。” |n+qMql'  
莉芙就像是忍不住了般地逼近莱娜。 %<k2#6K  
在史派克生气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出现,也就是说他们根本就是蓄意犯罪了。 QLXN*c  
“可是、这不是你的工作吗……” E27vR 7  
“谁说的啦!” fol,xMc&  
莉芙断然的加以否定,接着不是对莱娜,反而是对在她旁边咧嘴笑着的盖拉克狠狠踩了一脚。 %`>nS@1zp  
“为什么是我……” ]NUl9t*N4  
过度的痛楚使得盖拉克当场蹲下来呻吟。 ]RPs|R?  
“你一定也知道对吧,那就是同罪。” `|6'9  
之后莉芙装作很好心的说这样就原谅你们,然后回到史派克的身边。 1C< uz29  
“害你当我的出气筒真是抱歉啊。” +]*zlE\N`  
史派克露出苦笑对半妖精少女说道。 pXrFljoYl[  
“我之所以被当成目标,应该就是对方正在使用魔兽的证据。” iP =V8g?L  
因为莉芙的行动而露出笑容的艾莲娜,再度恢复正经如此说道。 n!YKz"$  
“果然是黑翼邪龙那斯吗……” <Wfx+F  
“肯定没错。而且他们并没有让黑翼邪龙直接来到公都,而是使用了它身为黑龙的能力。” pOGeru u?  
“黑龙的能力?听说龙的上位种族可以使用古代语魔法……” o C<.=2]  
老龙或古龙等上位龙族,不只拥有最强的肉体之力,也拥有极高的智能,能够使用古代语魔法。 DnC{YK  
“之前听那位龙人族贵族所说,诸神时代似乎存在着能够传染疾病的黑龙。” wP6 Fl L  
“如果说是诸神时代的龙……” A#Iyb){Y  
莉芙脸色苍白地说道。 Cbg!:Cws  
“换句话说就是屠神龙了。” K?[q% W]%  
“可是黑翼邪龙并不是从诸神时代活到现在的屠神龙,甚至听说它不是古龙,只是一般的老龙而已……” JW{rA6?   
“我也是这么听说的。” KV}FZ3jY  
艾莲娜点头同意史派克所说的。 Fpm|_f7  
“不过黑龙那斯可说是暗黑神的眷属,会拥有黑暗祭司的能力也并不令人讶异。而且如果屠神龙之魂跟诸神一样是永远不灭的话……” ", ^Mxm{  
“只要有合适的容器,就可以让灵魂降临是吗……” W }8'Pf  
说出容器这两个字的时候,史派克感觉自己的身体不禁为之一颤。 ).Fpgxs  
在两年前妮思侍祭曾被当成是让卡蒂丝复活的容器,那时的记忆此刻再度掠过脑海。 z2MWN\?8  
“龙人族的亚布洛斯是这么认为的。因此那斯才会把他们养育的幼龙带走……” R%{ a1r>9h  
“要拿幼龙的肉体当容器吗。” 5k`l $mW{  
“不过这毕竟只是推测罢了。” P#R R9>Q  
“能传染疾病的龙——瘟疫龙……” gG]Eeu+z   
史派克像在呻吟般如此说道。 E8pB;\Z(  
“虽然只是猜测,不过的确是有脉络可循。贝利尔村中流行的龙热,有一个村民说过曾经目睹像是飞空怪物的亡灵,如果那就是龙的灵体……” W yB3ls~  
“那接下来可就精彩啰!” GO__$%~  
莱娜耸耸肩如此说道。 N.\- 8?>  
“那我顺便再说些坏消息吧。” 5 MN8D COF  
盖拉克说着露出了苦笑。 *QwY]j%^  
“要说就说吧,我有自信不会比现在更沮丧了。” K%a%a6k`  
“真是这样就好啰……” ht2\y&si  
盖拉克自言自语地如此说着,然后对大家继续开口。 rf>0H^r  
“我听前来参加葬礼的地方领主所说,有好几个村庄都出现了会发烧的疾病,他们都认为应该只是感冒之类的。” iH/6M   
“另外我在追捕暗杀者时也有听到,有人目击到公都在夜晚也有怪物在飞,而且传闻长得很像是龙。” LS7, a|  
莱娜如此补充盖拉克所说的。 ToJ$A`_!`  
“真是最坏的状况……” g+pml*LJ  
史派克憎恨地如此说道。 q=%RDG+  
他不再沮丧的自信轻易崩溃了。虽然早已经有这样子的担心,但没想到情况竟然真的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g]4(g<:O  
“不过龙热的发作时间不是很长吗?听说过了五年也还不会死的,所以在这段期间找出生病的原因就好啦?” *:Vq:IU[D  
莉芙以开朗的声音如此说着,似乎是要赶走屋内沉重的空气。 7 * yzEM  
“莉芙说得没错。” *h'=3w:G  
史派克也振作起来用力点头。 n/SwP  
“世界上有更多迅速发作的恐怖疾病。如果是龙热的话,那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行动。可以想办法找出当作瘟疫龙容器的幼龙,或是逮捕在背后操纵的玛莫帝国份子。虽然目前的状况很糟糕,不过我们并不是束手无策。” H@q?v+2  
史派克如此说着,并且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rEB @$C^  
“真是这样就好啰……” lu<xv  
盖拉克又重复着刚刚的那句话。 NYrQ$N"  
“还有什么吗?” l|kSsP:GO  
史派克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f"%{%M$K  
“不,实在是没什么了。只是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帝国的计谋,并不光是要让龙热在各地流行而已……” 8=NM|i  
“不要这样说啦!” n/+.s(7c  
莉芙有点颤抖地说道。 2/"u5  
“如果老是担心一大堆还没发生过的事情,根本就无法在这座岛上活下去啊……” n=y[CKS  
“说得没错。” dwDcR,z?a  
史派克苦笑着点了点头。 G#d{,3Gq1  
不过其实他也知道。在这座暗黑之岛上,所有的不安总有一大都会成为现实。 1C v-  
;<j0f~G`  
莱娜离开王城回到自己的住处,已经是深夜的事情了。 q,93nhs "  
盖拉克跟从各地前来参加假葬礼的骑士们喝得正痛快,他大概是打算就这么住在王城里吧。 m^ tFi7c  
魔兽使艾莲娜则是为了寻找黑翼邪龙,跟龙人族贵族亚布洛斯一起离开了公都。 TFkZpe;  
他们都是可以藉由魔法跟龙接触的人,因此莱娜相信他们将会带回好消息。 ^j31S*f&:  
(相较之下……) $W!!wN=B  
她如今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不成熟及能力不足。 tt0f-:#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个够格的盗贼,然而光是一个玛莫帝国的暗杀者,就弄得她束手无策。 qI#;j%V  
(原来、这就是我的实力了。) y5 *Z 3"<  
如果没有遇见史派克等人,如今她大概依旧在布雷德靠偷东西维生吧。 }\\KYyjY  
或许会跟男搭档过着堕落的生活,运气不好可能就被关进牢里或丧命也说不定。 glM$R&/  
“再这样下去、我根本帮不上忙的。” 95A1:A^t  
莱娜特地说出声并且拍了拍脸颊。 G Uon/G8  
之后打开大门走进屋内。 ]:4*L  
虽说是私人住处,不过这里相当的狭小,几个仆人也不是住在这边。身为骑士队长的丈夫盖拉克常常驻扎在王城,莱娜自己也因为是密探的头头,因此忙碌得几乎没能在住处悠闲地生活。 !g5 xq  
要说财产的话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因此不需要防范盗贼,何况莱娜自己就等于是玛莫的盗贼公会会长了。 ew#B [[  
所以不可能有人会来偷东西的。 Jk7|{W\OA  
然而—— nbm&wa[  
(有谁在里面?) $c]fPt"i  
在踏入屋内的瞬间,莱娜便感觉到跟平常不同的气息。 /fZe WU0W  
她马上低头看着地板。 H*ow\ Ct  
(虽说不是懒得打扫……) ]s'Q_wh_-v  
石子地板积了灰尘,因此很容易留下脚印。只要观察脚印的形状,就可以知道有谁曾经出入过了。 F Sw\_[^CQ  
莱娜举起手中的灯调查地面。 B8f8w)m  
然而却没有发现可疑的足迹。 `o=q%$f#k~  
“是我多心了吗……” b\yXbyjZ3.  
然而她的心悸并没有因此镇静下来。五感以外的某个地方察觉到一种违和感。 }=<  
“难道是那个暗杀者?” w_.F' E  
如果真是如此,自己的能力真的赢得了他吗? WI-&x '  
莱娜只要一有空间就会接受盖拉克的训练,因此在武器的使用上有相当的自信,可以任选要用盗贼或战士的方式作战也是她的过人之处。 j[`j9mM8  
莱娜取出了藏在衣服下的短剑。 %zG;Q@  
她效法暗黑之岛的原则,在剑刀上抹了麻痹性的毒。 11o.c;  
(即使对手懂得暗杀,只要能避开第一次的攻击……) 3EJj9}#x"'  
之后就会成为普通的战斗。如此一来莱娜或许就会有胜算。 [<n2Uz7MP  
(不过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之后就交给你了。) ]Lf{Jboo  
莱娜在心中对盖拉克如此说着,然后慎重地往屋子深处前进。感觉就像自己才是小偷似地。 t^+ik1.  
进入大厅时也没有用手,而是直接踢开了门。 Ag9 vU7  
然后观察着里面的情形。 4ezEW|S  
不过却没有看到人影。 e7 ^mmm  
莱娜就这么冲进客厅,然后迅速转过身来面对门口。因为暗杀者常常会站在门边,选择在目标走进屋内的一瞬间行动。 QoI3>Oj=  
然而里头也没有任何人。 '))0Lh l  
(到底躲在哪?) SheM|I~de  
莱娜再度转过身来,随即忍不住咽了口气。 Ro\8ZXUQa  
因为有一个人站在她的身后。 Jl( &!?j  
莱娜随即认为自己要被杀了。 T1ut"Zu  
可是对方却没有任何行动。 a!a-b~#cx  
(为什么?) 2L3)#22m*  
即使抱持着疑问,莱娜仍旧是向后飞退一步观察对手的脸孔。 \nXtH}9ZF  
也因此她才察觉到。 ,f~J`3(&  
躲在屋内这个人的真正身分。 ,|3MG",@@h  
“会长……” &-;4.op  
莱娜出神地轻声说着,手上的短剑也掉到了地上。 (ceNO4"cZ  
“好久不见了。” w^Sz#_2  
莱娜称为会长的这个人如此说着,端正的脸上也浮现出笑容。 `tB gH_$M  
他是莱丁盗贼公会的首领。 o*b] p-  
名字则叫做佛斯。 6"wlg!k8  
“不要吓我啦!” YJ^] u}  
莱娜哽咽地说着,朝佛斯的胸口扑了过去。 _t iujP  
然而在这一瞬间,一把短剑的剑刃出现在她的眼前。 G/k2Pe{SL  
“不准再接近过来。” P 0S Qr?W  
佛斯严肃地警告她。 4QH3fTv   
“您还是一样呢……” n&L+wqJ  
他俊美的外型使他只要走在路上,十个女性有九个会回头注意看他,然而这个人却非常讨厌女人。 |N4.u _hM  
听说是因为过去他第一个爱上的女性,到最后竟然是要杀他的暗杀者。由于他这样的个性,因此莱丁盗贼公会在布雷德成立分部时,大部分的女盗贼都被派到了那里。 n4s+>|\M  
莱娜也是其中之一。 ]%hn`ZJ  
“抱歉我来晚了。” zkt+7,vI  
佛斯收起短剑,优雅地坐在客厅一角的椅子上。 GOj-)i/_  
“要喝点酒吗?” v]'ztFA  
“酒也是迷药的一种,何况在这种状况下也不适合喝。” ed]=\Key  
佛斯毫不经意如此回答,并且要莱娜也一起坐下。 AV:h BoO  
虽然让人不禁怀疑到底谁是屋主,不过莱娜还是听话坐下了。 68NYIyTW9  
即使身为玛莫公国的密探长,佛斯是自己会长的事实至今也没有改变。 S{Kiy#ltWc  
“你的工夫也进步了呢,我刚刚本以为已经完全隐藏气息了……” 61,; Uc\T  
“我可是苦过来的。” #9B)Xx!g  
莱娜说着并叹了口气。 rDD:7*z  
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她完全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跟那个暗杀者较量起来的话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J &o |QG  
(我的实力果然不够。) }v@dL3{f  
莱娜如此心想,并发誓下次遇到同样的情形就会毫不犹豫地马上逃跑。如果白死的话不只对不起丈夫,也将无法帮上史派克的忙。 0m7Y>0wC6T  
“白天有一场葬礼,是被暗杀的吗?” ,QOG!T4  
“因为是会长所以我可以说,被杀的并不是名为艾莲娜的女魔法师本人,而是她的使魔黑猫。因为只要让大家认为她被暗杀,就不会再度被当作目标了……” kj|6iG  
“原来如此。” *]. 7dec/  
佛斯并没有惊讶,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 V("{)0~O  
大概是他的魔法知识相当丰富吧。据说他曾经跟弗雷姆宫廷魔法师史雷因及他的妻子蕾莉雅、还有高等妖精族的精灵使蒂德莉特等人共同行动过。 kJWn<5%ayg  
另外他跟弗雷姆国王卡修也有见过面,在火龙山与魔龙修汀斯塔的战斗,以及之后的莱丁合并事件也有出力。 1;d$#j  
即使是现在他也有借给弗雷姆一些密探,相对的卡修国王也默认其公会的存在。然而获得这个认同的只限于组织本身,如果公会的盗贼因为偷窃而被逮捕,刑罚并不会因而减轻。 Qf58ig-vCY  
“就如在莱丁见到您时我所说过的,我想要在这座暗黑之岛建立弗雷姆盗贼公会的分部。因为如果置之不理的话,玛莫帝国时代之前的邪恶盗贼公会将会复活。这里有许多不成为盗贼就无法生存的年轻人跟小孩,因此绝对不会缺乏人才才对。” `0rd26Qr o  
“这我知道,所以我才会过来。” x9NEFtqjm  
佛斯点点头之后,告诉莱娜他带来了二十个可以用作密探的盗贼。 Q0$8j-1I  
“二十个人?” V @rI`~$  
“太少吗?” B*qi_{Gp  
“不,很够了。虽然玛莫也有相当厉害的密探,不过除了他之外似乎都没有什么……” ke{8 ^X~#  
莱娜说着并安心地呼了口气。 -1Jg?cPz k  
“让我担任密探长没问题吗?” @<<<C?CTv  
“你的技术也长进不少,所以我承认你的资格。不过等到公会成立之后要让别人当会长。总不能让亲卫骑士队长的夫人兼任盗贼公会长吧。” r}Ohkr  
“看来已经调查了不少事情呢。” bf0+ DvIB  
“其实我十天前就到这座岛上了。我想在见你之前,先由自己亲眼看看这里。如果我觉得玛莫公国没有前途的话,我打算就这么直接回去。” J`^ag'  
“这么说来,您觉得我们有前途是吗?” |yvQ[U~PQ  
莱娜微笑着询问佛斯。 ?xK8#  
“老实说状况几乎糟到了谷底。不过叫做史派克的那个年轻公王、公国的骑士、甚至是士兵跟职员,在这种状况下却都还像是若无其事,我就是相当中意这一点。” -HQQw$  
“这是在夸奖我们吗?” KjV:|  
“我没有夸奖的意思,只是说出看到以及感觉到的事情罢了。” z|fmrwkN'$  
佛斯悠然地说着,然后重新凝视着莱娜的脸。 %lL.[8r|  
“话说回来,现在这座岛上各地都有传染病流行是吗?” JROM_>mC  
“算是吧。” *?o{9v5}(  
莱娜暧昧地回答。 {-ZFp  
“疾病名为龙热。是莫斯当地特有的病,不,应该说是龙骑士的职业病比较正确吧。” !GOM5z,  
“您连这个都调查了吗?” aHlcfh9|  
佛斯这番话使莱娜惊讶地瞪大眼睛。 Gn&-X]Rrl  
“这根本不需要调查。不只如此,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自然会听说。” iM2W]  
“这是怎么一回事?” `{,Dy!rL  
莱娜探出上半身等待佛斯说下去。一种莫名的不安涌上心头,胸口的鼓动也不禁变得激烈。 %509\;el  
佛斯很明显露出困惑的表情,就像是要避开莱娜般地深深靠着椅背。 # G|qD  
之后才继续开口说道。 . 7zK@6i  
“有人巧妙的放出流言。” ktnuNsp  
“龙热的流言?” xAafm<L@!  
佛斯点头回答了莱娜的疑问。 iY`%SmB  
“流言中有真相,也有毫无根据的话。其中特别被强调的就是不治之症这一点。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 ;`l'2 z@N  
“会怎么样?” IC6gU$e  
“那还用说,就会引发暴动了。” iP@ZM =&wz  
佛斯平静地如此说道。 $|]" W=h  
“不过龙热并不是一两年就会致死的病,何况现在流行的与其说是疾病,倒不如说是一种诅咒。如今也已经知道放出诅咒的是谁,只要一个月就可以根绝的。” 1J6,]M  
“跟我说明也没用吧。” O_cbP59Y.  
佛斯露出了苦笑。 bfA=3S"0  
“你可以跟这座岛上的居民这么说,只不过我想不会有效果的。” ;^ La"m  
莱娜也知道佛斯所说的没错。要否定已经流出的负面传闻可说是极为困难。 ]BtbWKJBqe  
譬如说如果是水痘之类的疾病流行的话,就不会发生任何的暴动。因为大家都非常清楚这是什么样的病。 qP2ekI:y  
然而对于龙热这种疾病,人们实在是太过于无知了。 vy_D >tp  
因此才会引发暴动。 bKj%s@x  
这是来自于未知的恐怖。 iv?gZg   
莱娜咬紧嘴唇拼命让思绪奔驰。如果因为帝国密探的情报操作而引起暴动,那她根本没有脸见盖拉克或史派克。 5K^69mx  
然而她却什么都想不到。 90|7ArM_[  
佛斯倒是有些愉悦地看着莱娜这样的表情。 YFE&r  
“玛莫帝国的密探真是个恐怖的家伙。不只是暗杀,连散布谣言的技巧都相当有心得。” ?q(\ =;Y  
佛斯如此说完之后,更静静站起身子走到了窗口旁边。 %7#-%{  
“虽然我想马上回去,不过我还是留在这里一阵子吧,毕竟我也有点担心带过来的手下们。” h@:TpE+N  
“非、非常感谢您……” TpmwD{c[\  
脸上失去血色的莱娜,在佛斯的背后如此说道。 1rKlZsZ#*  
“哎,我也是顺便要见识一下罢了。只要面对越大的困境并且通过考验,国家的根基就会更加稳固,弗雷姆就是这个样子。不过这个公国又会如何呢?” } X^|$  
莱娜没能回答莱了盗贼公会长的这个问题。 gzjR 6uz  
不,她根本就不知道答案。 7SlsnhpW  
现在她有的只是满心的不安。 Eo\UAc  
然而她同时也相信着史派克。即使是怎样的困境,那个年轻人都绝对不会放弃。因为他拥有能朝着目标笔直前进的坚强。 {cB+mh;mJ>  
“我先回王城了……” o q4}3bQ  
莱娜如此说完,便拿起地上的灯往走廊跑去。 uch>AuF:  
目送她离去的佛斯露出了微笑。 %V1Z ~HC  
“困境是能让人成长的。” 6`0m ta Q  
虽然讨厌女性,但这只是他自己的怪癖。 zaFt*~@X  
几年前还只是个丫头的毛头盗贼,为了彼此信任的同伴而拼命地战斗着。 UK$ms~H  
如今被称为是罗德斯之骑士的那个年轻人,也拥有着这样的同伴们。佛斯自己也曾经是这些同伴的其中一人。 S#-wl2z  
“在不过于明显的范围之下帮帮她吧。” Rx*BwZ  
佛斯打开窗户,对外头的黑暗如此说道。 4B4Z])$3  
“遵命……” r6;$1 K*0  
随着如此回答的声音,黑暗中有几个人影开始行动。 v?0r`<Mn  
佛斯自己也翻过窗户,在黑暗之中消失了身影。 `C_jP|[e  
据说玛莫的黑暗深不可及。 Fi. aC;sx  
然而对身为盗贼的他们而言,黑暗才是他们的栖身之处。 OdQT2PA_  
yMZHUd  
玛莫公国公都温帝斯往西北走三天路程的地方,有一座名为迭纳的小村庄。 q;fKcblKj  
这里的领主是风之部族出身的骑士。 FYb34LY  
这个人目前正被村民包围,并露出困惑的表情。 ?\U!huu  
“我们的病是龙的诅咒,都是因为你们来到这里的关系!” WEa2E?*  
“什么病还是诅咒,我根本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k-E{d04-2  
身为领主的这个风之部族骑士,在这几个月都跟骑士团长伍丁驻扎在公都,直到今天傍晚才回到村子里。 =(EI~N  
受托代管村子的族人还没有前来报告。 }C  /]  
他原本打算今晚好好休息,等到明天再处理村庄的事情。 SVa6V}"Iv  
“是被赶出这座岛那只黑翼邪龙的诅咒!” .}k(L4T|=  
“不,我听说是被弗雷姆国王所杀死的那只火龙山魔龙的诅咒。” ( f_g7B2&y  
村人们纷纷如此叫道。 ]WUC:6x  
“所以我在问你们是什么问题!” 1`LXz3uBe  
领主像是无法忍受般大声怒吼。 v)f7};"z   
现在是深夜时分。 Eq^uKi  
在熟睡的时候被叫醒,心情当然非常的差。 *U=]@I}J  
“有什么话等明天再说,今晚就先解散吧!” H]\Zn%.#  
领主如此说着,便背对村民准备离去。 y/? &pKH^  
“你这样也叫领主吗!” 1%J.WH6eQ  
在这一瞬间有人如此喊着,并且还对他丢石头。 ogeL[7  
石头打到他的后脑勺,流出了温热的液体。 PfG`C5 d  
“是谁丢的!” 6<Hu8$G|  
领主拔出手中的剑转身看着村民。 oc{EuW{Ag  
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在人群中摇晃地走向前。 OQ4c#V?  
“是你吗!” ,Vd7V}t  
因为受伤而愤怒的领主,右手反射性地动了起来。 X6RQqen3:  
随着剑刃一闪,这个人从肩膀喷出血花倒在地面。 fT Y/4(  
虽然领主发现铸成大错,不过已经无法反悔了。 Q;h3v1GC\P  
“我只是处理杵逆公国的人!再不解散的话你们也是同罪!” !:fv>FEI9  
村人们都脸色苍白地保持沉默。 z,*:x4}F  
然而在一个时候—— 2L\3S ukj  
“丢石头的不是他,是我……” 80ZnM%/}  
刚刚的声音再度响起。 VY'Q|[  
在这一瞬间,村民都变了个表情看着领主。 )u @c3?$6  
取代沉默支配着村民的,是溢于言表的杀意—— S7n"3.k  
※       ※       ※ gbOCR1PBg  
公都温帝斯的王城,如今被骚动的空气所笼罩。 EZ#gp^$  
在文官及女官们的注视之下,全副武装的骑士们在走廊上忙碌地来回。 &1)xoZ' \  
“终于出现牺牲者了……” Rt= X% [YL  
史派克咬紧牙关,听完了迭纳村那个事件的相关报告。 S2=%x.  
管理该村庄的玛莫公国领主,跟村民之间爆发冲突,导致身为领主的骑士遭到杀害。 - G ?%QG`v  
“必须派遣骑士团逮捕首谋,不然会有发生暴动的危险。” H`<?<ak6'M  
史派克对在旁边待命的盖拉克沉痛地说道。  pbB2wt  
“我知道了。” v@T'7?s.  
盖拉克稍微点点头,对报告事件的亲卫骑士下达命令。 rFXSO=P?Z  
亲卫骑士敬畏地行了一礼,之后便迅速离开了谒见大厅。 mf*Nr0L;J  
“大概是有煽动暴动的家伙在吧。” t*+! n.p  
“那还用说。虽然各地都出现混乱,不过并没有这么严重过。” z Bf;fi  
盖拉克跟史派克两人,以不被他人听见的音量轻声说道。 e`DsP8-&v  
两人在昨晚就接到了莱娜的警告,玛莫各地很可能会出现暴动。 pv$tTWk  
因为在街头巷尾蔓延的病是“龙热”的传闻,已经由新生玛莫帝国的密探巧妙地散布出去了。 J%r7<y\  
龙热是只有海兰德龙骑士才会罹患的病,而且是不治之症—— )y\BY8  
而龙的诅咒便是这种病会在岛上蔓延开来的理由、已经有好几个人曾目击龙的灵魂在夜空中飞舞了。 5!:._TcO  
(何况这些谣言还都是事实。) j6X LyeG7  
史派克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 92(~'5Qr  
然而也有一些谣言里没有提到的事实。 M'|)dM|  
例如龙热是发作极为缓慢的病。 LV=^jsQ5  
如果是自然染病的话或许无药可救,然而只要生病的原因是来自诅咒,只要除去这个根源就可以了。 Rkr^Z?/GH  
(不过即使对大家说明这个事实,他们大概也不会相信吧……) }wkaQQh  
依据莱娜表示,因为某种谣言而陷入恐慌的民众,即使是之后再怎么跟他们解释,他们都不会再接受新的说法。 *K!7R2Rat  
因此史派克等人再怎么解释真相,他们都只会当成是要镇压混乱的借口。 8 DL h k  
“那我到底该怎么做?” @fDQ^ 4  
史派克懊悔的往地上狠狠跺了一脚。 49y *xMn  
人们相信龙热将会不断蔓延,并且因为害怕死亡而感到恐惧。同时他们也认定了元凶就是赶走黑翼邪龙那斯,并且打倒火龙山之魔龙修汀斯塔的弗雷姆人民。 D3]@i&^B  
再这样下去混乱不可能会平息,反而将会继续扩大下去,总有一天会成为像在迭纳村发生的暴动事件,并且发展成对玛莫公国的反抗。 :>ZzP:QD  
新生玛莫帝国将不花费任何武力就夺回这座岛。 \SzGzCJ  
然而这将使得此地再度变成暗黑之岛,而继续威胁着罗德斯本岛的居民。 ]g7HEB.Y  
(我绝对不会认同的。) Ahd\TH  
史派克如此心想。 o>$|SU!a  
“旁边的人都在担心喔,尤其是莉芙。” j$%yw4dsj  
盖拉克露出苦笑对他说道。 Vy&f"4~  
宫廷里的所有人都认为,“公王的好友”莉芙的工作,就是要应付心情不好时的史派克。 XzlIW&"uC  
所以她会担心也是当然的。 &:C{/QnA  
站在与盖拉克的另一边,也就是王位左边的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也以不安的表情观察着史派克。 M@5KoMsB9  
“如果我心情好的话反而是个问题吧!” s?~8O|Mu'  
史派克拉下脸来回应盖拉克。 ,?t}NZ Y&  
再这么束手无策的话,公国一定就会瓦解了。 a$laRtId7  
“解决龙之诅咒的方法,目前艾莲娜一定已经在调查了。莱娜跟她底下的密探,正为了不让谣言继续散布下去而拼命奔走,各地的领主们也以自己的方式安抚人民,因此现在也只能等了。” sio)_8tp  
“你应该也知道吧,我就是最讨厌这个样子。” `X3Xz!  
史派克以呻吟的语气对盖拉克说道。 -??!@R7V  
“对于龙热这种疾病,如果只懂一点皮毛的话只会让状况恶化。但如果能告诉人民正确的知识,并且能够让他们相信的话,就可以平息目前的混乱。因此只要能找到这样的方式……” HDa~7wE  
接到莱娜的报告之后,史派克就一直绞尽脑汁思考着各种方式。 s+(l7xH$  
然而就在他毫无头绪的时候,他所恐惧的事件就已经爆发了。 d'x<- l9  
“请最了解龙热的人跟大家解释如何?” rsd2v9  
就在这时,亚德·诺瓦有些惶恐地提上了意见。 E~rs11  
“了解龙热的人?我自认目前我比大家都了解啊?” l6',  
史派克看着那名长得像是石巨人般魔法师的脸。 YJ &lB&xH  
“不是这样。我是要让罗德斯最了解龙热的人来跟玛莫人民解释。” E`A<]dAoK  
“你说的难道是……” 1}i&HIr!b  
史派克也知道亚德·诺瓦想说什么了。 D{Hh#x8Y  
然而这个提案实在是太大胆了,根本不像是心思谨慎的亚德会提出的意见。 SJ1w1^#Pz  
“是要请海兰德的龙骑士过来吗?” ?/o2#iJx  
盖拉克露出讶异的表情问着亚德·诺瓦。 V%X:1 8j  
“正是如此。” o(B<!ji~'  
亚德·诺瓦回答时的态度没有半点自信,然而他仍是拼命地表达出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 m_{%tU;N  
“会有损公国的名誉吗?” &:!ZT=  
盖拉克虽这么说,但史派克马上就摇了摇头。 zbF: R[)  
“名誉这种东西已经无所谓了,等到公国瓦解的话还不是什么都没有。不过在之前的大战中,弗雷姆并没有协助过海兰德,因此并不能肯定他们会愿意帮忙……” W\ 1bE(AwZ  
何况弗雷姆国王卡修也不一定会认同。 c+,7Zu!  
玛莫公国最先仰赖的应该是本国弗雷姆。如果跟其他国家建立独自的关系,就会被他人视为是要从本国独立。 -13P 2<i+  
当史派克如此指摘之后,盖拉克跟亚德·诺瓦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彼此相视。 *` @XKK  
“竟然会担心这种事情,这还真不像你啊。” 8o8b'tW^  
盖拉克忍住笑如此说道。 EI?d(K  
“什么叫不像我,我可是个公王啊,关于外交我一直都有在留意的。” :Y}Y&mA4  
“你刚刚不是说名誉无所谓了吗。既然都不在意自己国家的名誉,那也不用去担心其他国家的名誉啊!” ~x4{P;y  
“关于内政跟外交,史派克就如你所想的下达指示吧。像这种事情应该是我们要担心的。” /pAm8vK   
“是这样啊……” B9m>H=8a  
虽然看史派克的表情似乎还无法接受,不过他还是听从了两人的意见。  K$37}S5  
至少这样对他来说比较轻松。 S:2u3th7  
“我想请史雷因导师帮这个忙。据说导师在之前的大战中,曾经协助海兰德脱离困境,而且由史雷因导师拜托海兰德的话,就不会被认为是无视于本国了。” bo~{<U T  
史派克以若有所思的表情凝视着正慎重提出意见的亚德·诺瓦。 k *G!.  
“请、请问我哪里说错了吗?” Cu ['&_@  
感觉到不安的亚德·诺瓦如此询问。 %ojR?=ON  
“……不,亚德你说得没错。” }ZM*[j  
史派克如此回答,并轻轻往这个高大宫廷魔法师的小腹打了一拳。 M<#)D  
“不过在想出这种妙计的时候,你应该要自信满满的说出来啊,不然我哪能安心采用你的意见啊?” St~SiTJU  
“实、实在是非常抱歉……” Z}'F"}QI  
亚德·诺瓦就像是感到相当丢脸般地深深低下头来。 5Sm5jRr  
(我就是要你不要这样啊……) n }9Msen  
不过想到他就是这种个性,史派克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了。 LrM.wr zI/  
“亚德你马上帮我跟史雷因导师取得连络。既然已经有了解决的可能,那我也就可以什么都不做安心的等了。” cyHak u+  
“这可不行啊,公王陛下已经积了很多日常公事啰!” VhH]n yi7D  
听完史派克所说的话之后,盖拉克笑着回答他。 xvx\H'  
“这种事情不用你说啦!” _r?;lnWx@  
心情变好的时候忽然被泼上这桶冷水,使得史派克瞪了亲卫骑士队长一眼。 e?? {&[  
“我的天,你心情还没变好啊?” Br ^rK}|l  
看到重要的事情讨论完,正朝王位这边走过来的莉芙,见状便连忙如此说道。 &x0TnW"g  
“那我还是先避避风头好了……” OJ_2z|f<  
之后这位半妖精少女,便转过身去打算回到原来的地方。 {Y* ]Qc  
“我只是因为工作太多觉得很烦,并不是在发泄脾气。只不过、如果有人愿意帮忙的话那就好啰!” l5y#i7q  
“你这样等于是在威胁我吧?” MVeQ5c(  
史派克这番话使莉芙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U:P3Z3Y%  
“你的好友有困难了,帮忙他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吧?” J! 6z  
“不是已经有这么多人会帮你了吗,所以我才不要呢!” 3@cJ=   
莉芙如此说着并摇摇头的同时…… :UhFou_D4l  
“请问才不要什么呢?” +&N&D"9A  
大厅忽然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0rm;)[SjF  
史派克跟莉芙两人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位身穿纯白神官服的少女,正踏着从大厅入口铺到了王位的红色地毯走了过来。 x"wM_hl5L  
而距离她身后五步左右的地方,一个将白金色长发随意绑着,身穿天蓝色长袍的年轻人也悠闲地跟在后面。 z Hs  
是位于王城地底大地母神神殿的侍祭妮思,以及史派克从伐利斯招聘而来的药草师拉飞。 6  % y)  
(只有史派克心情好的时候才会出现,这也太巧了吧?) uF3p1by  
认出是妮思之后,莉芙不禁有点生气的感觉。 qM:)daS1w  
宫廷里谁都认为她是未来的公妃候选人。知道这一点还会主动前来见史派克,就等于她也肯定了这样的传闻。 ihBl",l&Hq  
莉芙不禁心想既然这样的话,在史派克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也应该来应付一下这个急躁的公王才对。 'TN{8~Gt*  
(因为我只是个普通的“好友”啊。) D_ZBx+/_?  
莉芙在心中如此说道。 o>A%}YU  
“真是对不起。” Mjvso0zj  
妮思忽然对莉芙低头道歉,大概是发现自己打断大家的话吧。 4"X>_Nt6  
不过莉芙的内心倒是吓一大跳,因为她以为自己内心的声音被听到了。 6dy4{i  
“其、其实也没有在讲什么重要的事情啦……” K y4y  
莉芙如此说完,便慌张地从王位的正面退开。 dDn4nwH  
史派克跟妮思自然就彼此相视。 qf=[*ZY  
另一位药草师则是不以为意地站在妮思身后。 ^- ;Z8M  
“似乎变得很糟糕了呢……” 3cFLU^  
妮思对史派克担心地说道。 ;F(01  
“反正糟糕也不是从现在才开始的。也只能大家同心协力突破困境了。” Lpbn@y26<  
看到史派克如此回答时的表情,妮思知道他已经找到某种解决之道了。 E0Y/N?  
(是亚德帮的忙吧!) coVT+we  
看到在史派克旁边坐立不安的宫廷魔法师,妮思在心中如此轻声说道。 zPkPC}f(O  
如此一来她就不用再多说些什么,害别人以为她是个多管闲事的人了。 +sluu!~  
“今天我是有事相求而来的。” ![!b^:f  
妮思微笑着对史派克恭敬的行了个礼。 &2]D+aL|h  
“有事相求?” KdpJ[[Ug/  
“我之前跟拉飞先生讨论过,希望能够开放我们所在的地下神殿当作疗养院。现在温帝斯里头的病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自己罹患了龙热。虽然他们不知道龙热是什么样的疾病,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q8bS@\i  
“不过的确有患者可能是罹患了龙热,针对这样的病人还是早趁治疗比较好。” d>98 E9  
药草师拉飞说完后轻轻笑出了声。 P]x+Q  
虽然只是个刚过二十的年轻人,然而这位药草师已经学会了所有的药草学知识,断定蔓延各地的疾病是龙热的也是他。 }UdqX1jz  
他所调和的药水有着近乎魔法的效果,史派克也常常受他照顾。只不过他的药水相当难喝,但这似乎也是他所属那门药草师的传统。如果不想喝难喝的药水,自己就必须注意不要常常生病。 I3$vw7}5Y  
“这应该是我要请各位帮忙的才对。” DmPsltpzQ  
史派克连忙对两人如此说道。 v~cW:I  
正如她所说,被传闻所迷惑的温帝斯居民,不论是得了哪种疾病,大概都会认为是得到龙热而绝望吧。 q.F1Jj  
然而,如果不是龙热的话是可以治疗的。而且就算真的是无法治疗的龙热,也不会在短短几天内就因病丧生。 b}*bgx@<  
尽力减少因龙热以外的疾病而丧生的人,也可以说是一种平定混乱的有效手段。 w|o@r%Q#l  
“请不要说帮忙,直接对我们下令吧!” PQ1NQy8  
妮思轻轻摇了摇头,对想要道谢而离开王位的史派克如此说道。 ,ToEK Id  
史派克马上就察觉到了她的意图。她希望能由公王的命令来开启地下神殿。 8N_rJ)f  
“我会把在药草园调和出来的药送到神殿,也会轮流派遣弟子过去。不过神殿本来是跟我们抢生意的,所以我也会有点不是滋味呢。” 2A ,36,  
拉飞半开玩笑地如此说道。 ppP?1Il`kb  
这位年轻药草师的个性相当率直,而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因此他的嘴就跟他调和出来的东西一样,有可能成为毒药或是解药。 Ti c9r i  
在公国的威信动摇的现在,他们两人的提案实在是善解人意。 .WE0T|qDX  
然而史派克也因此而体会到自己的无力。 H,~In2Z  
(昨晚我烦恼了这么久,结果根本想不出任何的解决之道。) Sxu v}y\  
无论是亚德·诺瓦、妮思或拉飞,都提出了相当珍贵的提案。 Oh4WYDyT  
(玛莫公国——应该说是我受到了很多人的照顾。) M0 8Y  
史派克如今衷心感谢着他们。 I GtH<0Du  
“即使是太阳下山也不要关闭城门,让所有的病人都能随时前往玛法神殿,也请在王城服务的女官们协助。另外请王立药草园尽快搜集药材,并且提供给教团作为协助。” Ft !~w#&-  
“非常感谢公王陛下的好意。” GqxK|G1  
妮思开心地露出微笑,并且表示该回到神殿里了。 vy?YA-  
药草师拉飞则是因为事情办完,只对史派克打了声招呼之后就转身准备离去。 iNSJOS  
史派克从王位上起身对拉飞的背影致意,之后便紧紧握住正转身过去的妮思的手。如果没有其他人在的话,他甚至想就这么抱住妮思。 e)"cm;BJ^P  
在弗雷姆的那天晚上,自己跟她彼此间内心的距离更为接近了。然而虽然就住在附近,由于彼此的立场以及接连发生的事件,所以没什么跟她长谈的机会。 {'kL]qLg  
虽然史派克对此感到坐立不安,但他实在没有勇气约妮思出来两人独处。加上只有在那次接吻过,史派克甚至曾经以为那只是在宴会上喝醉所做的梦。 i(HhL&  
虽然如果是梦的话还比较好,但史派克已经决定要接纳她的一切了。即使她是破坏神卡蒂丝最高祭司的转生,即使她在前世有另一个与她永远厮守的人。 L 3@wdC ~0  
妮思虽然有着几分惊讶,但却没有拒绝史派克,有些犹豫的也在自己的掌心加点力道回应着他。 {p iS3xBi  
她的眼中掠过一丝的迷惘,但马上就恢复成原来的表情,那是珍爱着一切的温柔表情。然而史派克不禁认为,对她来说这或许并不是最为自然的表情也说不定。真正的她应该是更加的自由奔放才对。 r+u\jZ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f}eVfAf  
留下跟进来时一样的清脆声音,这位玛法神殿的侍祭离开了谒见大厅。 ')c u/  
史派克还特地送她离开谒见大厅。 Rby7X*.-v  
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站在无人的王位旁边,拥有“公王的好友”这个称号的少女,感觉自己的内心似乎纠结在一起。 8<!9mgh  
(不可能赢得了的。) [y>.)BU  
莉芙重新体认到,那位黑发的少女的确是真正的圣女。 ZT#G:a  
跟存在本身就是种罪恶的半妖精相比,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369 点
好评度: 134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草席  发表于: 2008-09-04 19:10

p pq#5t^[)  
离开谒见大厅来到王城中庭之后,玛法神殿侍祭妮思走进了中庭一角的小小祠堂。 .^23qCs  
祠堂中有通往地底的漫长阶梯,尽头的洞窟则建立着大地母神玛法的地底神殿。 0% /M& N  
一直到邪神战争结束之前,这里都是破坏女神卡蒂丝的神殿。为了净化其邪恶的诅咒,位于塔巴的玛法大神殿派来了费莉娜祭司,担任这座地底神殿的祭司长。 J,7\/O(`A  
而妮思则是自愿以侍祭的身分协助祭司。 eMwf'*#  
离开双亲的身边来到这座黑暗之岛的理由有很多,实在是难以一一说明。 ^BZdR<;  
然而如今最大的理由,就是自己心中想要协助玛莫公王史派克的心情。 21qhlkdc  
在邪神战争的时候,他赌上性命拯救了被当成卡蒂丝复活之门的自己。因此在一开始,她只是认为现在该是由自己协助他的时候了。 tdm /U  
然而如今她确实对史派克抱持着好感,也认为自己是爱着他的。 w'! gLta  
只是她并无法率直地面对自己的心意。因为她已经想起了过去——前世的事情。 yT4|eHl  
妮思是破坏女神卡蒂丝的最高祭司,令人害怕的“亡者之女王”娜妮尔的转世。 sXWMXQ3  
她曾以娜妮尔的身分经历无数的转生,为了要毁灭世界而在暗中活跃着。 -vyC,A  
而在她永恒的人生中有着一名伴侣,那是名为费奥尼斯的高级祭司。在遥远的往昔,为了能让两人的爱永志不渝,娜妮尔成为破坏女神的信徒,并且成为了转生者。 &V"&SV>}  
在她出生之前的记忆,是由破坏、杀戮以及跟费奥尼斯的爱欲所构成。 Jj!T7f*-GX  
由于是自然投胎转世,因此她对这样的记忆完全没有真实感,只觉得是做了一场漫长的梦。 -l",!sV  
然而这些记忆却无疑的是现实。 cmTZ))m  
妮思在之前的梦境中,已经跟费奥尼斯的灵魂彼此交会。他也已经转生并且觉醒了。 qv:WC TAn  
那是她曾经发誓永远相爱,并且彼此守护的对象。真的可以说是灵魂之伴侣。如果跟那个人再度重逢,妮思根本不知道是否能维持原来的自己。 l},%g%}iMU  
因此妮思希望史派克能成为自己的依靠。他一定会再度赌上生命保护自己。 Wg[`H=)Q  
同时她也想协助史派克,并且成为史派克的助力。 _heQ|'(  
这样的心思成为好感,如今则孕育成了爱情。也因此她感到了其他的不安。 y& )z\8  
不知道她跟史派克的爱是否能够永恒,就像是遥远的过去曾经期望的那样…… +#W5Qb}VR  
(娜妮尔是以自我为中心,并且具有领导性的奔放女性,因此男性才会信奉她,因为她是最具有本能的女性,也因此而显现出她的神秘……) (<ejJPWT  
妮思以客观的角度分析娜妮尔这名女性。 loZfzN&6A  
跟以他人为中心,具有服从性、禁欲并且希望理性的过生活的自己,可说是完全相反的存在。 _]\mh,}  
这个事实也更加深她的不安。 j_}e%,}  
因为她感觉这并非灵魂的本质改变,只是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已。或许只要有一点契机,她的生活态度就会很容易倒转过来也说不定。 sJ,zB[e8  
自己的灵魂应该是最值得相信的,但却变得最不能够信任。妮思对这一点感到相当的苦恼。 8S0)_L#S  
走在几乎使人窒息的长阶梯,妮思缓缓地摇了摇头。 /ZczfM\  
即使再怎么认真思考,也不会出现任何解决的答案。如今她认为也只能藉由大地母神的信仰,以及对史派克的思念来自律了。 \^+sgg{  
就在这个时候。 NmeTp?)m  
妮思察觉在阶梯中段一个十公尺见方的平台上,有一个人整个平伏在地面。 9TF[uC)-2  
(是大地母神的信徒吗?) X \h]N  
如此心想的妮思,露出了微笑想要对他打招呼。 DzYno -]A]  
然而在那瞬间男人的脸抬了起来,并且如此对妮思说道—— 9 Hm!B )Y  
“好久不见了,我们的女王娜妮尔……” IlwY5iL  
这句话让妮思全身僵硬。 SO}Hc;Q1`  
“你是谁?” q* m%Fv  
“我是转生者萨奇斯。” 0 s4% 22  
面对妮思的问题,这个人恭敬地如此自称。 a/?gp>M9  
“转生者萨奇斯……” tnp]wZ  
虽然花了一些时间回想,但在妮思的记忆中的确有这个名字。 Q<"zpwHR  
是破坏神卡蒂丝教团的高位祭司。也是从遥远的过去就为了毁灭世界,而共同战斗至今的一个部属。 e'u 9 SpJ  
“我已经不再是娜妮尔了,请回吧。” 9m<>G3Jr  
“您要否定自己吗?这也是一件好事,因为否定也是卡蒂丝所司掌的。不过要否定的应该不是您自己,而是这个世界的全部不是吗?” J L]6o8x  
“我就是我,没什么肯定还是否定的!” cP(/+ /9  
妮思虽然对名为萨奇斯的这个人如此反驳,然而声音却明显地颤抖着。 x5{ zGv.j  
因为她自己也知道,有很多条路都会通往破坏女神的信仰。 sR#( \  
就像是之前的自己期望永远活下去。或者是从否定自己开始,进而转变成否定整个世界。 NC0x!tJ#7  
所有人内心都有的微小缝隙,便是信仰破坏神的入口。 Nn%{K a  
大部分的人都在没有察觉到的状况下便结束一生。然而妮思却早已经完全理解到这点。 kRG-~' f%`  
“我今天还是会回去的。不过费奥尼斯大人正引颈期待着您的完全觉醒。我们将会在今世毁灭这个世界,能够转生到下一个世界的,只有我们破坏女神的信徒……” _t3n<  
“这件事我不会认同的!”  LR}b^QU7  
妮思如此大声叫道。 3<?#*z4]_  
声音在漫长的阶梯里成为回音而不断回荡。 ?-J\~AXL  
“您想要否定我们吗?想要阻止我们吗?这也是卡蒂丝所司掌的……” @T sOc0?-  
萨奇斯留下这句话之后,便咏唱祈祷语消失了身影。 %KRAcCa7  
他使用了“归还”的奇迹。这是只有大地母神玛法的祭司才能使用的神圣魔法,但破坏女神卡蒂丝的祭司也拥有同种的奇迹。 ><5tnBP|+L  
“费奥尼斯,你开始有所动作了吗?” `2 Vc*R  
妮思就这么站在原地轻声说道。 D24@lZ`g~  
可说是破坏女神的代理人,也就是卡蒂丝的高位祭司,如今大概已经集结到他的身边了。 =p:D_b  
虽然没人察觉,但破坏女神的信徒绝对不少。只是在时机成熟之前没有采取行动罢了。 1+v)#Wj  
“史派克……” 6 C;??Y>b  
妮思微微仰望天空,就像是求救般地说出了心上人的名字。 $ ^m_M.1  
“你真正的敌人或许不是玛莫帝国,而是破坏女神卡蒂丝的教团,以及……” U !TFFkX[  
妮思将之后的话语留在自己的心中。因为她害怕说出来的话,就真的会成为现实…… &p`RK D  
之后她以沉重的步伐,再度走下了漫长的阶梯。 ~M2w&g;1  
%jim] ]<S[  
温帝斯已经进入了夜晚时分。 J ah~h44&  
在被称为邪神战争的大战结束之后,这里曾经禁止在夜间外出。不过如今这个禁令已经解除,因此温帝斯也有好几间酒店会在夜间营业。 S~/zBFo-  
在这些酒店中,名为“砂尘之彼方亭”的这间店里,正有一个人弹奏着长柄的弦乐器。 j[v<xo  
他有着金色的卷发以及柔和的脸部线条,可说是连女人都不禁赞叹的俊秀男子。 ?(n|ykXwc  
他以感伤的表情静静拨弄着乐器。眼前的桌子摆了一个倒有红葡萄酒的杯子。 m:.ywi w=  
他大概,应该说肯定是一个吟游诗人。 Y FL9Q <  
酒店里几乎是客满的。然而所有人的表情都一样落寞,说话的声音也很小。 z;x $tO  
名为“龙热”的这种来历不明的疾病正蔓延全岛,人们都畏惧于被感染的恐怖。 "(>P=  
“诗人!” ECWn/4Aws  
跟吟游诗人同桌的一个客人,拿出了一枚金币丢给他。 '!I^Lfz-Z  
“想听什么样的诗呢?” j ~:Dr   
金发吟游诗人就像是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PTYNidlR  
“在这种气氛之下酒也难喝起来了,来一首勇猛一点的吧!” 06|+ _  
委托的客人打了个嗝后对吟游诗人如此说道。 )4vZIU#  
吟游诗人回应他之后,便将竖琴的弦用力一拨,开始唱歌。 qM~ev E$%  
唱的是海兰德王国最为自夸,传说之龙骑士王迈先的武勋诗。 \cP\I5IW:s  
那是海兰德的公王迈先,将古龙“金鳞龙王”身上的魔法王国诅咒解除,并且掌握龙王之心的故事。 &9g4/c-?$  
这首诗在罗德斯本岛早已是耳熟能详,不过这些住在暗黑之岛的酒店客人,大概都是第一次听到吧。 4W &HUQ?^  
然而随着吟游诗人的琴声,以及他具有透明感的歌声,听众真的有了故事的场景出现在眼前的错觉。 NguJ[  
唱完之后,吟游诗人静静放下了手中的竖琴。 P,^`|\#7  
然而并没有人拍手。 *,A?lX,9A  
请他唱歌的人也是沉默不语。 2"*7H S  
“如果不合你意的话,我可以退你钱……” D< B/oSy  
吟游诗人露出些许苦笑如此说道。 0wU8PZ Nj  
“不,这倒不用。“ tkx 1iBW=  
那个人连忙摇了摇头。 K<'L7>s3lA  
“你唱的实在是很棒。不过你应该知道,这座岛目前正有龙热在蔓延。记得海兰德的公王迈先,就是在魔神战争之后因为龙热而死的……” 6Y<'Lyg/  
“他的继承人杰斯塔国王也是。” /^v?Q9=Y  
吟游诗人静静地点了点头。 }JyWy_Y  
“迈先国王得病的时间,是我所唱这个故事的十几年前。而且对于他们龙骑士来说,感染龙热而死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JfS:K'  
“你、你说什么!” {-;lcOD  
委托人听到这番话之后惊讶地说道。 E#?*6/  
“所以说虽然迈先公王罹患龙热,之后还是活了十几年?” m2{3j[  
“不然的话世界上早就没有龙骑士了。要得病也须经过十年以上,并且要再过十年以上才会病死。所以海兰德的龙骑士,至今仍是他们王国的守护者。” gU1E6V-Jm  
吟游诗人如此说完,便再度抱起自己的竖琴,将客人给他的金币收到怀里。 M il ![A1  
“祝好梦……” lIPy)25~  
吟游诗人说完便离开了酒店。 rV.04m,  
在微暗的路上走了一阵子之后,他忽然回过了身子。 # hvLv  
“找我有事吗?我可没有提供夜间的服务……” LnZzY0  
“我不想要那种东西,我想要的只有你那条命。” }? j>V  
黑暗中响起粗俗的声音,并且出现了一名男子。 U%oh ?g  
他是刚刚那间酒店里的客人之一。 Zo`Ku+RL2'  
“这可不是你随口说说就能给的。” j. UQLi&`  
吟游诗人悠然地如此回答,便握紧竖琴前端马头型的装饰部份,然后缓缓地将其拔出。 -+fbK/  
随即出现的是一把双手使用的细剑。 *{/ ww9fT  
这种没有剑刃的剑只有前端极为尖锐,走专门用来突刺的武器。然而其威力相当恐怖,甚至连板金铠甲都可以轻易贯穿。 g=w,*68vuy  
这个男子见状马上变了脸色。 h'Tn&2r6  
“你到底是……” 3k)W0]:|<  
竟然在竖琴柄中藏有武器,怎么想都不会是个普通的吟游诗人。 WmU5YZ(mAq  
而这时他也察觉到,自己的背后有其他人的气息。 |X&.+RI  
不知何时他已经被包围了。 m# #( uSh  
“既然没发现我的真面目,那你也只是个跑腿的罢了。不过你肯定是玛莫帝国的人,因为你很不喜欢刚刚的那一首歌。” /7WN,a  
吟游诗人改了个语气如此说着道。 .XPcH(q  
他的名字是佛斯,也就是莱丁的盗贼公会会长。 WT(inf[  
在这几天他都在各地的酒店,吟唱龙骑士王迈先的武勋诗。 !e~Yp0gX#  
他的目的有两个。 3#fu; ??1.  
其一是让龙热是极晚发作的疾病这个传闻,可以在温帝斯境内广为传播,另一个目的则是让不希望大家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就是玛莫帝国的爪牙被引诱出来。 %7tQam  
如今终于有猎物扑向他撒的饵了。 |,zcrOo]  
在佛斯面前的这个人,肯定就是玛莫帝国的密探。 a[TR_ uR  
“把他抓起来,要他说出所有的帝国情报。” VAkZ@ u3'~  
佛斯对这个人身后的两个手下如此命令。 >r Nff!Ow  
“只要抓到尾巴,狐狸的头自然会露出来的。” :00 #l]g0q  
佛斯如此轻声说着,此时两名手下已经押住这个玛莫公国密探了。 ;zy[xg.7  
他就这么转过身子,并且悠然消失在黑暗之中。 emZ^d/A  
piIr .]  
在小小的山丘顶端,有一座石造的建筑物。 .Z=4,m>  
然而这栋建筑的墙壁跟天花板都已经崩塌,并且被烧得焦黑丑陋。 ?O1:-vpZ  
这里是众所皆知的暗黑神,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 xEK+NKTeV  
“黑翼邪龙的栖息地就在那边的地底下……” y/' ^r ?  
身为魔兽使的女魔法师艾莲娜,指着化为废墟的建筑如此说道。 L||_Jsu  
不过目前她的外型,是千年王国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法师塞西尔。身穿纯白并且以金线刺绣的长袍,也是跟塞西尔的一模一样。 1_JxDT,=>  
跟她在一起的,是一个身穿套头衣物并绑着头巾的男子。 X]'Hz@$N  
虽然现在看起来是人类,不过这也是艾莲娜以幻觉咒文所伪造的。微黑的皮肤其实是散发金属光泽的绿色鳞片,长长的尾巴垂到了衣服的下摆。 _=0;5OrK1X  
前端分叉的鲜红舌头,从他大大的嘴巴吐了出来。 bDdJh}Vz  
他是龙人族中的贵族种,名字是亚布洛斯。 S@suPkQ<>  
离开公都至今两天了。两人马上以法拉利斯大神殿为目标前进。 D;bQ"P-m47  
因为他们认为,毕竟最适合黑翼邪龙藏身之处还是这里。 YJgw%UVJ5m  
“……在大神殿的废墟里,似乎没有邪龙可以出入的地方,所以附近一定有通往它住处的入口,我们就找找看吧。” T-7'#uB.m  
艾莲娜露出微笑如此说道。 hjiU{@q  
之所以用男性的语气,是因为如果以这种外型在温帝斯用原来的方式说话,一定会被当成是有着同性恋的癖好。加上自己其实应该已被暗杀,必须要小心不能出现可疑的言行举止。 %hK?\Pg3=E  
所以才必须以不甚习惯的男性语气说话。 7I;Give{  
“如果地面上有可以让龙进出的大洞,大概无论是谁都会发现吧。既然不是如此,就证明入口绝对不是在地面……” w>I>9O}(`  
亚布洛斯以具有喘气般特征的音调如此说道。 |(Zv g}c_  
艾莲娜并未对他的声音使用幻觉魔法。 yhr\eiJ@6  
“不在地面上?” sr\lz}JW  
凝视着亚布洛斯的艾莲娜歪过了头。 ~CRr)(M  
不过她马上就理解了这番话,并且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K5(?6hr;  
“就是在水里是吗。”  W|=?-  
亚布洛斯轻轻摇晃尾巴肯定艾莲娜所说的,不过由于被幻觉之魔法遮掩,因此艾莲娜并没有察觉。 ToJV.AdfT  
然而艾莲娜并没有追问。因为她并不是要追求答案。 JJ56d)37.  
“因为我不擅长游泳……” 9\*xK%T+  
艾莲娜心想她也只能依靠魔兽了。 ]+[ NX)=  
问题就在于这附近的区域,是否有她能够使唤的水栖魔兽。 [(tgoh/  
※       ※       ※ Ze~ a+%Sb  
非常幸运的,艾莲娜抓到了一只蛇女。 r&"}zyL  
那是种水生的残忍魔兽,虽然上半身是美丽的人类女性,但下半身却长有蛇头跟章鱼触脚,外型可说是相当可怕。 V_U$JKJ1=  
不过对艾莲娜而言,并不是种难以支配的魔兽。 kgK7 T  
艾莲娜跟蛇女的精神同调,水陆两栖的龙人族亚布洛斯则是自己潜水,起调查河底、池底或瀑布的后方。 W<;i~ W  
就这样在当天傍晚—— #e&j]Q$Eh  
他们发现在一个颇大瀑布的后方有一个洞穴。 AEK* w4  
“……肯定是这里没错。” G5zZf ~r  
亚布洛斯从瀑布下方的池子探出头,对艾莲娜如此说道。 pw:<a2.  
“里头有龙的味道。” {#q<0l  
“没错……” e`R*6^e  
艾莲娜也点了点头。 EBw}/y{Kt  
这个洞穴会通往法拉利斯大神殿地底的邪龙住处。 Dc oTa-~  
而邪龙应该就是从这里出入的。 A3&8@/6,  
“邪龙跟你的族人肯定都被支配了,所以我不认为他们会回应我的召唤,还可能会因为接获命令而展开攻击也说不定。” D8h ?s  
“或许如此吧!” 8c+i+gp!  
上岸后的亚布洛斯微微摇动着尾巴。  2b1LC!'U  
目前幻觉之咒文没有运作,因此艾莲娜也可以看见龙人族这特有的表达肯定的方式。 AyNl,Xyc4  
为了寻找邪龙以及龙人族,艾莲娜在这几天一直对四周放出探索的丝线。 H|F>BjXn5  
然而却无法接触他们的意识。 C_O 7  
即使亚布洛斯使用龙族的魔法——龙语魔法也是一样。 @z dm B~C  
这样的事实呈现出邪龙跟龙人族都被某人所支配的可能性。要接触不属于自由的精神就是如此困难的作业。 U@D=.6\B  
“我想调查邪龙栖息处的状况……” lDp5aT;DsM  
艾莲娜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kf>'AbN  
无论怎么想这都是非常危险的行动。然而她想告诉史派克确实的情报。 D6bCC; h=  
“虽然这样很可怜……” ,PRM(n-  
艾莲娜回头看着在河流中只露出上半身的魔兽蛇女。 ~DqNA%Mb  
这个美丽的半裸女性,露出像是求饶或诱惑男性的不可思议表情。 yKZ~ ^  
这是为了捕食人类男性的美貌跟表情。它的本性依旧是吃人的魔兽。 j(nPWEyJM  
她并不想否定它的邪恶。然而它也只是拥有这种性质的生物而已。因为邪神,或者古代王国的创造魔法师就是让它们如此诞生的。 Vl^jTX5N  
“我不是因为你的邪恶,而是因为需要你所以才让你去的。如果真的找到人类的话,那你吃掉他也无所谓……” !6<2JNf  
艾莲娜如此说完,便透过跟蛇女相连的意识丝线下达命令。 Z`b,0[rG[  
魔兽听话消失在水流之中。 An]*J|nFIY  
艾莲娜则是集中精神追赶魔兽的意识。 \FVR'A1  
瀑布后方的洞穴笔直往深处延伸。蛇女巧妙蠕动着蛇跟章鱼的触脚,往洞穴的深处前进。 RG*Nw6 A  
虽然洞穴内部一片漆黑,但魔兽拥有夜视的能力,因此并没有受到影响。 ?_<ZCH   
里头有瀑布的声音,不过完全没有风在流动。代表这个洞穴没有其他自然的出口。 ~Gwn||g78  
洞穴非常宽广,即使是黑翼邪龙也可以轻松通过。钟乳石被水流冲得十分光滑,因此不会伤到它的皮翼。 1+ #Vj#  
蛇女的嗅觉并不敏锐,但仍闻得到应该是硫磺的刺鼻味道。这是火山也是龙会发出的味道。随着越往洞穴深处接近,这种味道就变得更加强烈。 Zpu>T2Tp  
“肯定没错。这个洞窟的尽头有龙栖息。” A*\4C3a'%  
艾莲娜对亚布洛斯如此说道。 dhm ;  
亚布洛斯只是摇摇尾巴不发一语。然而既然黑龙在里头,水龙的幼龙跟他部族的下位种也一定在里面。他的目的就是要将这些从始源巨人鳞片诞生的生物,从这里带回自己的岛。 & NOKrN~HX  
在龙的存在感逐渐增加的状况下,蛇女仍只是静静地往深处前进。如今魔兽的心中只有被支配的不悦感,以及想要吞食人类的纯粹欲望。 3kYUO-qw  
就这样魔兽穿过洞穴,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里头有着不是自然产生的光线。 mhlJzGr*q  
在光线之中站着一个人。 Fzu"&&>0$  
是一个身穿长袍的魔法师。他的手中握有一把奇特外型的锡杖。 z)|56 F7'  
(我想吃……) qQpR gzw  
丝线传来了蛇女的坚定意识。 g-*@I`k[  
“就如你所愿吧……” Hk6Dwe[y  
艾莲娜说出声来如此回答。 MHxv@1)K|Y  
然而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Y2H  
因为在蛇女兴奋地朝魔法师接近时,艾莲娜看到在魔兽视线的一角,有一个巨大的黑色生物在蠢动着。 $fn Fi|-  
“再把周围看仔细点!” 2^qY, dL  
艾莲娜对蛇女如此下令。 aNXu"US+Sp  
然而蛇女似乎一心想吃人,根本没去在意旁边的那只黑色主物。 vaK$j!%FE  
蛇女很不耐烦地看了看四周。 t[a n,3  
之后再度注视着魔法师。 ;'vY^I8-L  
“谢谢你……” MR+ndB<  
艾莲娜如此说完之后,便随便蛇女想怎么做了。 tb@/E  
因为她得到了所有想要的情报。 *AxKV 5[H  
透过魔兽的视线,艾莲娜确实看见了水龙幼龙以及龙人族的下位种。 XM8C{I1  
蛇女将蛇头跟章鱼触脚往魔法师伸去。然而彼此还有好一段距离,而且魔法师也发现魔兽正接近过来了。 pV>/ "K  
他的表情有惊讶也有厌恶,不过并没有恐惧。 O[`n{Vl/  
“黑翼邪龙,把那个怪物解决掉!” uMqo)J@s  
魔法师挥动权杖,如此对黑色的生物下令。 k`TEA?RfQ  
而这只巨大的生物,也回应命令吐出灼热的火焰。 pK$^@~DE  
在这一瞬间,艾莲娜切断了对魔兽的支配。在结束意识的交信之后,只留下了自己的感觉。 W:0@m^r  
“……我们回去吧。” KN+*_L-  
艾莲娜对亚布洛斯如此说道。 [0IeEjL  
“如果对方的个性较为谨慎的话,或许会派黑翼邪龙出来侦查。” E[_Z%zd^  
“换句话说有成果了是吗。” qtgj"4,:`  
龙人族贵族以特有的喘气音调如此说道。 $wX5`d 1  
艾莲娜点点头,并开始咏唱上位古代语咒文。她打算以瞬间移动直接回到公都。 !^\|r<2M  
她想把这些事情尽快报告给年轻公王。因为那个性急的年轻人一定引颈期盼很久了。 LXw&d]P  
N 8mK^{  
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的谒见大厅,在史派克所坐的公王王位旁边,又增设了另一个新的王位。 "w_(p|cm=  
坐在其上的,是身穿闪耀鳞片铠的红发女性。 lz# inC|  
她便是海兰德王妃,也是龙骑士的希莉丝·拉卡萨·法德。 Y4b"(ZhM_  
“……真没想到竟然是王妃殿下亲自前来。” a_Xh(d$  
相当紧张的史派克对红发王妃低下了头。 +/UInAM  
“骑龙的话并没有多少距离。只要当作是您来访海兰德的回礼就可以了……” UB(8N7_/  
希莉丝露出温柔的笑容如此回答,但心中却希望赶快结束这种形式上的对话。 ]Q)TqwYF  
虽然她是卡农贵族出身,关于宫廷礼仪也有相当的心得,但因为佣兵经历比较长,因此这只会让她觉得相当无聊。 6%fU}si ,  
由于史派克也是这样的想法,因此欢迎海兰德王妃访问的公式行事,就这么在极短的时间内结束了。 j[=f;&1  
之后史派克便在自己的房间设宴宴请王妃。 e4?}#6RF  
出席这场餐会的,在玛莫公国这边有骑士团长伍丁、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跟夫人莱娜、以及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等四人。 )DoY*'Cl  
另外虽然不属于公国的人员,战神麦理神殿的祭司古里巴斯、代替大地母神玛法神殿祭司费莉娜前来的侍祭妮思、“公王的好友”莉芙、以及魔兽使艾莲娜都有出席。另外在莱娜的要求之下,一位史派克初次见到的金发吟游诗人也一同前来。 vbA9 V<c&  
海兰德王国这边则是有王妃希莉丝,以及担任护卫的两名龙骑士。 &uk?1Z#j  
“……塞西尔跟佛斯?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 EI/_=.d  
一走进房间,希莉丝便露出惊讶的表情,轮流凝视着身穿纯白长袍的魔法师跟高瘦的吟游诗人。 h{>8W0W*  
艾莲娜见状连忙使用幻觉之咒文,恢复了她本来的面目。 qt3 \*U7x  
“这位是亚拉尼亚宫廷魔法师的朋友,因为一些原因所以借用了他的外型……” McA,  
史派克如此说明。 k deJB-  
(会是什么原因啊?) k.0$~juu  
希莉丝有着这样的疑问,同时也对其感到兴趣。 sd#a_  
然而现在不是追究这种事情的场合。 )%UO@4  
(等会儿我再好好问清楚吧。) kbOo;<X9A  
希莉丝在心中如此决定,然后往金发吟游诗人走了过去。 ~9x$tb x-  
“竟然会在这种餐会露面,看来你也很有名了呢。” O^`Y>>a  
“彼此彼此。会喜欢像你这种女人的,我想也只会有那个家伙吧。” -LQ%)'J ZN  
“那只是因为讨厌女人的你不懂我的魅力罢了,换句话说雷德立克他很有眼光呢。” +}*]9nG  
两人露出笑容,以这样的对话彼此嘲笑着。 MbjH\XRB  
之后希莉丝便来到了自己被安排的位子坐下。 GndF!#?N(  
史派克也坐在她的旁边。 8<IO X  
“两位认识吗?” LVO`+:  
“老朋友了。” |?{Zx&yUw  
希莉丝只如此回答,之后便对其他人一一打招呼。 G9^!= v@  
虽然几乎都是初次见面,不过她听过玛法侍祭妮思的名字。 Pm V:J9  
因为她曾经跟妮思的父亲史雷因,从亚拉尼亚经过弗雷姆、莱丁及海兰德等地进行旅行。 =j }]-!  
那是段战斗之旅。 >5)$Qtz#  
那时候她失去了多年来的搭档,名为欧鲁森的温柔狂战士,并且遇见了当时还是海兰德皇太子的雷德立克。 +*F ;l\R  
(不像父亲真是太好了。) \$GlB+ iCx  
握着少女可爱小手的希莉丝衷心地如此认为。 L?<V KT  
就这样在和谐的气氛下,大家顺利进餐并且欢笑畅谈。 sIg{a( 1/  
不过希莉丝并不是为了亲善而来的。是因为只有龙骑士才会罹患的龙热,如今正在玛莫公国境内蔓延。 +>37 'PD  
※       ※       ※ '}]w=2Lf  
“……我知道状况了。” } n_9d.  
听完史派克对事件的说明,希莉丝严肃地点了点头。 s#-`,jqD  
“龙热这种病,对我们海兰德的龙骑士而言相当神圣。不过如果变成一种诅咒让人民受苦,那我们绝对不能坐视不管。我会请一同前来的两位龙骑士,飞往各地对居民解释龙热是什么样的病,当然我自己也会一起这么做的。” AfFF u\  
“非常谢谢您。” WXaLKiA*(  
史派克深深低下头道谢。 ;NB J@E,  
“不用介意。玛莫帝国是征服并压榨我祖国的可恶敌人,而且也是我的杀父仇人。如果我没有遇见雷德立克的话,说不定我就会在你底下当个佣兵作战了。” @My-O@C>  
希莉丝恢复为平常使用的通俗用词回答史派克。 NKh"x&R  
并且示意要护卫的龙骑士听令行事。 dI {)^  
“遵命。” Q4}2-}|  
龙骑士们露出自信的表情点点头。 wHAoO#`wn5  
“这样应该可以稍微平息一些混乱。 [*]&U6\j  
史派克露出安心的表情继续说道。 d 0$)Y|d>  
“不过如果要彻底解决,应该要想办法处理邪龙那斯,以及被召唤出来的瘟疫龙灵体吧?” N>xs@_"o  
“的确如此。只是关于这点我们还没有头绪。艾莲娜导师已经调查出邪龙的住处,黑翼邪龙以及被瘟疫龙附身的幼龙也在那里,另外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操纵黑翼邪龙的玛莫帝国魔法师……” oj;Rh!O  
“那个魔法师有一把前端埋着龙爪的锡杖。在龙族彼此争斗时,先将爪子插进对方体内的龙将会处于上位,这大概是一种魔法的制约。所以我觉得这把龙爪作成的权杖,应该是利用这种习性所做出来的古代王国的魔法宝物吧。” cxp>4[gH  
目前恢复原本外型的艾莲娜,接过史派克所说的如此补充。 G?#f@N0.5p  
然而由于声音本来就没有施以幻觉咒文,因此依旧是塞西尔的声音。 q`{crY30  
(不过完全不会觉得奇怪呢。) -1DQO|q#  
希莉丝也觉得自己这种想法相当奇怪。 H?m9HBDpn  
例如佛斯,即使他的外型跟声音都很俊美,不过依旧给人男性的感觉。 mr,IP=e~  
不过塞西尔的外型跟声音都会让人误认是女性。或许他本人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才特意在行事上比较粗暴,表现比较像男人的一面吧。 ,Hlbl}.ls  
(这就叫做不懂做人啊!) ]O,;t>  
对于在亚拉尼亚日理万机的那个魔法师,希莉丝一直有这种感想。 LK-2e$1  
“如果跟黑翼邪龙正面作战,将会重蹈在火龙之狩猎场那时的惨剧。所以目标应该锁定在操纵邪龙的魔法师。” ?suxoP%  
“我也是这个打算。” >TK:&V  
史派克静静地点点头。 ,9SBGxK5`  
只不过仍然有问题。其一就是要怎么接近那个魔法师。 >> yK_yg  
从瀑布后方的入口接近的话,就无法避免跟邪龙一战。虽然行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应该还有一个入口,不过那个不死之身的黑暗祭司就等在那里。 _r@ FWUZ  
无论哪方都是相当棘手的敌人。 efW<  
“玛莫帝国的计划,是要以龙热这种未知的疾病煽动民众的恐惧心来打倒公国。不过因为妮思侍祭开放神殿作为诊疗所,因此公都的混乱已经逐渐安抚下来,晚上在酒店也流传着龙骑士王的武勋诗……” OHTJQ5%zL  
身体高壮,脸也很大的魔法师如此说道。 >1q W*  
希莉丝马上就知道这是佛斯所做的。 kG 7]<^Os3  
对于身为盗贼的他,情报操作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r {R879  
“换句话说,帝国的阴谋已经开始瓦解了对吧。” _ `5?/\7  
希莉丝对玛莫公国的宫廷魔法师露出微笑。 %P@V7n  
“我是……这么认为。”  HG kL6o=  
宫廷魔法师低着头以好像萎缩般的脸孔回答。 1X. E:  
拥有这样的体格,却给人一种懦弱的印象。 .S4c<pMap  
(还真像是史雷因的徒弟呢。) '&v.h#<  
希莉丝如此心想。 &q8oalh  
史雷因的性格偏向于懦弱跟谨慎,然而在重要关头的时候,他还是会提起勇气站在战场之上。而在知道没有其他解决之道时,他也愿意无情的扮演黑脸。如果做不到这些,根本就无法担任宫廷魔法师的职位。 -|_#6-9  
“问题就在于如意算盘失效的敌人会如何行动。既然他们已经支配了邪龙那斯……” 9vX~gh{]~  
希莉丝双手抱胸轻声说道。 @s7ZfV??  
然而她马上察觉不对并将姿势坐正。如今的她已经不是佣兵,而是堂堂一国的王妃,不可以做出一此失礼的动作。 f0!i<9<  
虽然这有些麻烦,不过由于国王雷德立克的个性相当开朗,因此平常并不会觉得无趣。 y(81| c#  
在海兰德的宫廷中,大家也说比起先王杰斯塔,雷德立克比较像是那对双胞胎殿下。 %BBM %Lj  
海兰德的双胞胎王子佛洛依与里赛,是在魔神战争时率领百名勇者进攻魔神迷宫的英雄,然而却在当时一去不返。他们的个性乐观而开朗,资深的骑士们常常怀念地述说他们的事迹。 U0X,g(2'  
知道特别的并不只是雷德立克时,希莉丝也稍微安下了心。 L?h'^*F H}  
由于掌握了龙之心,希莉丝已经获得了部下跟人民的认同。不过在刚进入海兰德宫廷的时候,也是吃了相当多的苦头。 g+v.rmX  
她也曾经多次想过,干脆就这么离开雷德立克继续当个佣兵。然而她认为这就等于是自己的败北,因此便发挥出连她自己都无法想像的忍耐力,试着融入海兰德这一个国度。 <?8 aM7W7  
“如果他们将邪龙那斯,直接派来公都展开攻势的话……” RV@'$`Q  
史派克一边留意陷入思绪的希莉丝一边如此发言。 "|k 4<"]  
“操纵邪龙的魔法帅将毫无防备,那个时候反倒是个大好机会。” 'aV/\a:*  
“原来如此啊。” Hs6?4cgj  
希莉丝点头露出亲切的笑容。 !{S& "  
“虽然雷德立克相当的不安,不过看来这个公国的将来相当不错。不只国王拥有决策能力,而且也集合了各领域的人材。” F x 4s)(  
“非常感谢你这么说……” 7oWT6Qa5  
有些难为情的史派克如此道谢。 m.6O%jD  
先不论自己,公国的骑士、文官以及自己的同伴,都是他认为值得夸耀的。 _/c1b>kcso  
“虽然维持现状应该已经足够,不过还是再多走几步棋比较万无一失。可以请您集合公都的居民吗?我想对大家打声招呼,而且也有一个想法可以试试。” |^09ny|  
“这当然没问题!” .91@T.  
海兰德的王妃亲自来访,在礼仪上当然是要对公都的人民告知这件事情。 w,)O*1't  
“不过您说的想法到底是……” u5Tu~  
虽然史派克如此询问,但希莉丝只是露出笑容并摇了摇头。 'W_u1l/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Vu= e|A#  
希莉丝说完便从座位上起身。 d8C44q+ds  
由于坐了好一段时间,因此感觉也有些闷了。 qG)M8xk  
如果是平常的话,这时候就会找雷德立克练剑,或是彼此相拥表达爱意的…… ^0tO2$  
※       ※       ※ V<A$eb>6  
在当天傍晚,史派克跟希莉丝并肩站在王城的阳台之上。 1Qk]?R/DN  
龙骑士来访的传闻已经传遍大街小巷,因此王城中庭聚集了相当多的人。 k[Ue}L|  
史派克在这些玛莫人民的面前,高声介绍着海兰德王妃希莉丝。 Jk=_8Xvr`  
虽然响起热烈的欢呼,不过群众马上就恢复了宁静。他们都希望能亲耳从王妃的口中,得知龙热这种疾病的真相。 4 \Ig<C9  
听说这是种致死的不治之症。但也传闻要十年以上才会病发身亡。 uvMc B9  
像是龙骑士王迈先,即使得病也继续活了十几年,并在期间立下了许多的战功。 o|V`/sW{  
希莉丝对玛莫民众简单的问好之后,马上就进人了问题的核心。 Kl/n>qEt  
“龙热的确是只有龙骑士才会罹患的特别疾病。海兰德的龙骑士们也大多是因为得到龙热而死的……” ss0`9:z  
希莉丝以易于理解的用词来解释龙热。 Liv.i;-qE  
她承认这是种不治之症。然而也举出了好几个实例,证明病情的进展相当缓慢。 w!|jL $5L  
“我听说这个国家之所以有龙热在流行,是因为有龙的诅咒在作祟,我想这应该是千真万确的。不过反过来想的话,这其实是一种祝福,因为世界上没有无法解除的诅咒,所以玛莫的龙热并不是不治之症。” BqtUL_jm  
希莉丝有力地如此说着,并握住身边茫然聆听的史派克的手。 S Rb-eDk'  
吓一跳的史派克虽然有些困惑,不过想到自己正在众人面前,因此马上站直身子并露出了微笑。 }h+{>{2j  
“史派克公王一定会解除这个诅咒。而且如果真有万一无法解除,公王将会跟被龙诅咒的人民,一同面临即将到来的命运……” Dq[Z0"8  
听到希莉丝这番话,史派克也在心中发誓必将如此。 ?1.W F}X'  
因为罹患了龙热,虽然病情进展缓慢,但终将免不了一死。如果真的无法解除诅咒,玛莫公国的权威将会扫地,也一定会造成全岛的叛乱。 s H(io  
但是在听到希莉丝下一句话时,史派克打从心底感到相当的惊讶。 %?X6TAtH  
“因为史派克公王自己,也已经罹患龙热了!” ('z:XW96  
温帝斯的民众在这一瞬间不禁哗然。公王竟然也罹患了龙热。 c5(4rT{(m  
他们似乎无法判断该如何接受这个事实。 S| |OSxZ  
史派克用尽所有的自制力保持冷静。 xnOd$]  
刚刚的那句话,正是希莉丝之前所说的“想法”。 e<$s~ UXv  
而史派克也理解到这代表着什么意义。 ?mHu eX  
身为公王的他,也跟玛莫人民一样受到了诅咒。这样的事实将会使人们得到一种公平感,并且也会让他们认为,史派克就算只足为了自己,也一定会想办法解除龙的诅咒。 DX_?-jw})f  
玛莫人民还没有完全信任玛莫公国。就算史派克冉怎么表示决心,他们也一定会有所怀疑。 ntQW+!s;P  
然而经由希莉丝的这番话,他们的疑惑肯定已完全抹去。 m.68ctaa  
(我能理解,虽然我可以理解……) \0n<6^y  
史派克不断在心中如此重复。 0TaN#  
然而他却是难以接受。 g(C/J9J  
“你似乎不喜欢这个样子呢……” xW|8-q  
露出温柔微笑的希莉丝,以只有史派克听得见的音量轻声说道。 w>e+UW25Y  
“真的是非常抱歉……” VC zb[.  
史派克也保持笑容小声回应。然而这是肯定她这么做的回答。 UPy 4ST  
“不想对民众说谎。这样的心态是相当可贵的。不过有时候也必须要有这样的觉悟。海兰德王国对玛莫公国所期许的并不是诚实,而是希望公国能治理这座暗黑上鸟,让这里不再成为罗德斯的威胁。换句话说,刚刚这番话对我而言是必要的。你可以不原谅我,不过还是要请你理解。” qr(t_qR&  
之后希莉丝便轻轻放开了史派克的手。 ; +1ooeU  
“我会努力的。” E/<n"'0ek  
史派克点点头如此回答。 'p[*2J"K4  
而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了温帝斯民众的欢呼声。 hU3sEOm>  
大家连声赞颂着公王史派克以及海兰德王妃希莉丝。 [A'e 7Do%'  
然而这样的呼声,却像是刺进了史派克的内心。 n lZJ}xZ  
(希望我能将现在的感受铭记于心。) ,Jx.Kj.,  
总有一天,他将会不得不再度欺骗民众。 A;k#8&;  
为了将来的那个时候。 X%5 `B2Wu  
史派克举起手回应民众的欢呼,并且在心中如此发誓。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369 点
好评度: 134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5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1

第三章 黑翼邪龙 mi1^hl'2  
ysCK_  
距离公都温帝斯半天路程,只有两百多人的小农村莫鲁多。这里的村民都在同一个农园主人的手底下工作—— 1Y%lt5,*  
农园主人的名字是威尔。 ?B@3A)a  
他以地主的身分经营这个农园,并且在公都开了一间最大的酒店,负责各种酒的物流跟销售。 v V;]?  
虽然年轻的他只有二十五岁左右,不过在公都也算是众所皆知的人物。 aHb&+/HZ  
然而几乎没人知道他的另一个身分。那就是新生玛莫帝国的首席宫廷魔法师…… cm!|A?-<  
他在莫鲁多所拥有的房子,目前就是帝国的临时宫殿。 zqURnsJ  
少年皇帝雷艾斯跟骑士团长妮塔便是居住在这里,帝国的重镇也在此集结。 O S#RCN*  
村人们都已经有所察觉,然而没有人特意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因为他们知道祸从口出这样的道理。 O9m sPb:  
只要在这个农园工作,每天的生活就可以获得最低的保障。 neE Zw#(Z  
而在这座暗黑之岛上,能够如此便已经别无所求了。除了拥有优秀才能,并愿意为这样的才能赌上生命的人之外…… {=,G>p  
威尔可说是相当了解这个道理。 nf[KD,f  
在影之街佩鲁塞的小巷弄里长大的他,被身为旧玛莫帝国的宫廷魔法师“黑之导师”巴古纳德所发掘,并且加入了他的门下。 y~Yv^'Epf  
之所以能拥有现在的地位,就是来自于他的才能、行动以及成功的结果。 v;-0^s/P  
如果没有才能,如果没有在那时候行动,如果不小心犯下致命的失败,那他将会再度回到以前的生活,或许也早就已经丧生了。 kM@e_YtpY  
这就是这座岛的真理。只有挑战危险并不断成功的人才是胜者。 bK sEXS  
(梦跟理想在这座岛上根本没有必要,甚至还会招致危险。) X$G:3uoN  
威尔在心中对身为玛莫公王的那个年轻人如此说道。 P : L6Zo-J  
着迷于这个年轻公王所述说的理想,玛莫的人民如今开始追逐自己的梦跟理想。那是暗黑之岛将会富裕和平的梦,以及平常人都能够享受幸福的理想…… ?"T!<L  
然而这是绝对无法实现的事情。因为覆盖这座岛的黑暗极为深邃,而且绝对不会被驱逐。 e>6W ^ )  
知道希望无法成真的人将会绝望,然而只要没有希望就不会绝望。 v~W  ;&{  
“……由于龙骑士们的游说,玛莫各地的混乱已经逐渐镇静下来了。” <%W&xk  
拥有次席宫廷魔法师地位的人,在集结于大厅的新生玛莫帝国重要人物面前激昂地说道。 ^UhqV"[7k  
大家都被他这番话中的亢奋情绪引得点头同意。 IP-M)_I  
“首席宫廷魔法师的想法也因此被推翻了。” 8|$g"? CU  
克拉特瞄了威尔一眼继续说道。 XbeT x  
他表示计划应该要变更。不是使用黑翼邪龙的诅咒,而应该用它的爪子、利牙跟火焰消灭玛莫公国—— *b!.9pK  
“操纵邪龙的权杖在我的手中。” 1{RA\CF  
克拉特露出自信的笑容如此说道。 69Z`mR  
(巴古纳德导师曾经说过,拥有超过自己能够驾驭的力量,将会使无能的人过度依赖它……) R#?atL$(  
没想到果真是如此。威尔不禁在内心冷笑着。 TEGg)\+D>  
克拉特所说的“龙爪权杖”,是这位黑之导师借给威尔的东西。 /UY'E<wBx  
为此他将自己的亲妹妹蜜妮雅,献给了成为“不死之王”的导师。 O*N:.|dUw  
威尔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如今变得如何。 Sj*W|n\gj  
或许现在仍以待女的身分服侍着巴古纳德、或是被当成祭品遭到杀害,也可能成为了另一个不死的存在。 F9(jx#J~t  
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再见到妹妹了。 JDp=w,7LF  
威尔并不会为此感到后悔。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他早有要牺牲一切的觉悟。 /qq*"R  
(你们诸位也有这样的觉悟吗?) vXSA_" 0t  
威尔环视着大厅的众人如此心想。 {K|ds($ 5  
“首席宫廷魔法师的计谋,至今已经全部失败了。” \l# H#~  
一名骑士队长以像是战胜般的自豪表情指着威尔。 sYSq>M  
在少年皇帝面前举办的宫廷会议,如今已变成为了弹劾他而举行的。 (y\.uPu!  
威尔当然知道他们正暗中准备弹劾他。不过他对此并没有做出任何因应,因为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 t:,lz8Y~  
“很可惜,的确如此。” V' i@N  
威尔静静地点了点头。 y]!mN  
“不过我也想问,你对皇帝陛下有提出过任何建言吗?不过是一直要求以武力对抗玛莫公国而已吧?而真正跟他们交手之时却又输的如此难看。” bGwj` lue  
“竟、竟敢如此无礼……” %x}Unk  
这个骑士队长脸色为之一变,并将手放到腰间的剑柄。 Fa </  
“前几天不就打下一个公国堡垒给你看了!” dDA&\BuS  
“黑暗森林附近的那个边境堡垒是吗?玛莫公王才不会去在意那种事情,因为想夺回的话他随时都可以夺回。” =BV_ ?  
“我可不想被一个只会用魔兽或疾病,这种卑劣又肮脏手段的魔法师这么批评!” O -p^S  
“现在是在陛下的面前,你们两位请谨言慎行!” sebm  
骑士团长妮塔皱起画出一道美丽弧线的眉头制止他们。 p}K+4z   
“我们一开始就对帝国的困境有所觉悟。沙漠之民有我们数倍的战力,而且背后不只是弗雷姆本国,还有罗德斯本岛所有王国为他们撑腰。要突破现有的困境,最大的关键就是对雷艾斯陛下誓忠的人们能够团结一致,并且各自尽力完成自己的任务。无论现状如何,得到最后的胜利才是最重要的。” |uRYejj#j  
如此对大家说的妮塔,不禁觉得这根本就是在嘲笑自己。 &s\/Uq  
(我说的还真是冠冕堂皇啊。) +<f+kh2L  
她在心中如此轻声说道。 wNh\pWA  
如今的她在晚上只是少年皇帝的奴隶。然而在白天却必须跟往常一样扮演骑士团长的角色。因为这两个立场的差异程度实在太大,所以妮塔才会如此自嘲着。 hsI9{j]f  
不过大家当然不会察觉妮塔的内心。这个骑士队长就这么咬着牙说着,威尔则是露出惶恐的表情点头同意。 -.Z;n1 '^  
“我不会要各位为了失败负责。” uL~.#Y_jQ  
红发少年皇帝以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说道。 j<w5xY  
(真是模范的回答。) 9; aOUs:<  
威尔在心中轻声说道。 #!4 HSBf  
少年皇帝非常了解自己的工作。他特意扮演着一个傀儡的角色。 @4]dv> Z  
这个事实证明了少年皇帝的聪颖。无能的人根本就无法只扮演一个傀儡。 E/>kvs%  
如果这位少年皇帝的确优秀,威尔将会愿意对他效忠。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让他人心服的品德。 >T^BD'z@'  
对于威尔而言,唯一必要的只有皇帝跟骑士团长的信任,其他人对他怎么想都无所谓。 D}nRH@<`  
次席魔法师跟其他的骑士们,不是想抢功就是要陷害威尔,但这都只是自掘坟墓的行为。要邪龙直接前往战斗可说是下下之策,即使被称为是最强的魔兽,光凭它也还不足以毁灭一个国家。 difAQ<`  
莱丁的自治联合体制之所以崩溃,并不是因为火龙屠城,而是屈服于弗雷姆的压力之下。 su~J:~q  
让民心动摇,使其对从政者不信任,才能够让一个国家垮台。 v-B&"XGy:  
因此威尔才藉由黑翼邪龙行使两个计策。 H4ancmy  
一个是把栖息于玛莫各地的魔兽,驱赶到有人民居住的地方。 |vh{Kb@  
然而年轻的玛莫公王前往千年王国亚拉尼亚,请来一位拥有魔兽使能力的女魔法师镇压了魔兽。 s { 0c .M  
另一个计策是召唤出古代邪龙的灵魂,以诅咒让疾病蔓延开来。 )Tf,G[z&ge  
病情进行迟缓而且致死的不治之症“龙热”,可说是最适用于威尔的谋略。 wD $sKd  
经由密探波德的情报操作,玛莫各地应该会发生暴动,不需要帝国亲自下手,玛莫公国就会被民众所推翻。 9Pdo l!  
然而在计策即将成功的时候,玛莫公王从海兰德王国请来了龙骑士。龙骑士告诉人民龙热的发作速度相当缓慢,因此平息了玛莫人民的混乱。 #pWeMt'  
威尔的所有策略,都被玛莫年轻公王使用超乎他预测之外的方式给解决了。 KU87WpjX  
(真是了不起的年轻人。) aq.Lnbi/X  
威尔打从心里感到佩服。除此之外,他身边应该也集结了许多优秀的人材吧。 `& ]H`KNa  
相较之下,玛莫帝国的人材可说是相当不足。 0M; aTM  
因为骑士队长们及次席宫廷魔法师都是如此的愚蠢。 7[YulC-pH  
“以邪龙之力消灭公国,或许比想像中还要简单。不过到那个时候,无论是弗雷姆本国或是罗德斯诸王国,理所当然都会进攻这座岛吧?” |SwW*C  
威尔就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 ge$p/  
“我们赢得了吗?” rLI );!^-  
之后他对曾经在黑之导师门下,身分是他学长的那个魔法师如此询问。 Aiqn6BX{  
“他、他们光是自己国内的事情就忙不完了,才不会这么轻易就攻过来的。” "Rr650w[  
克拉特有些暧昧地如此回答。 v|;}}ol  
(就是因为你只有这种程度,所以巴古纳德导师才会把你的席次放在我之下。) u=PYm+q{  
即使在心中叹了口气,但威尔并没有多加反论,就这么回头看着骑士团长妮塔。 9wpV} .(  
“为了避免罗德斯本岛的介入,我在这段时间寻找着孤立这座岛的手段……” 75*q^ui  
“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太好了,有什么计策了吗?” oaM 3#QJ  
虽然妮塔如此询问,不过她知道威尔绝对已经有了头绪。 #;F*rJ[XY  
“要从罗德斯本岛进攻玛莫只能用船,所以我打算让这些船通通沉到海底。” L IRdWGQ 4  
“要封锁海路是吗,这用说的当然很简单啊。” .5GGZfJ]  
“要实行当然是非常困难。不过我得到了古代王国时代的一艘‘军舰’。虽然要正确启动相当的难,我也费了好大一番工夫,不过前几天总算是成功了。” ,p9 >/)l  
威尔露出苦笑如此说道。 6~!l7HqO  
“古代王国的军舰?上面有什么武器?” _REAzxe S  
“请把船本身就想像成一种武器。因为它是以火球或电击等魔法来打碎敌船的。而且魔法的射程范围远超过弓箭或投石器,敌人在接近之前就会陷入火海。另外因为军舰本身就施有各种防护咒文,因此几乎不可能会被破坏。” I|vfxf  
听完威尔这番话,所有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彼此相视。 )^LiAL h  
“你得到了这种东西?” zL/r V<  
“这是巴古纳德大人寄放在我这里的。跟次席宫廷魔法师大人所拥有的龙爪权杖一样……” 3D2i32Y@!  
威尔朝着无人的方向微微低下头,就像星前任首席宫廷魔法师就在那儿似的。  b+e9Pi*\  
“黑之导师……” tlpTq\;  
大厅众人的表情在一瞬间黯淡了下来。 {&0u:  
被称为黑之导师的这位伟大魔法师,不光是敌方,还是连自己人却相当畏惧的一个人物。 \,-e>  
“巴古纳德先生的遗产之一是吗……” tM3Q;8gB!  
妮塔轻声丢下了这一句话。 cE+Y#jB  
她心想如果有这种东西的话,为什么不在之前大战的时候就拿出来用。如此一来罗德斯本岛的联合军根本不可能登陆。 G:i>MJbxT  
(那个人不会为了帝国,只会为了自己的目的而采取行动。) }}gtz-w  
而他的目的只能以极为恐怖来形容。 HJt@m &H|  
“我希望在备齐进攻罗德斯本岛的力量之前,将这座岛完全封锁起来。到时候粮食将会不足,也无法获得一些奢侈品,不过这跟英雄战争之前这座岛的状况是相同的。” [K""6D  
威尔如此说完之后,便表示希望能马上行动。 .njk^,N  
“不知陛下属意如何?” xzz0uk5  
妮塔在些许的犹豫之后,询问着少年皇帝雷艾斯的意见。 W}'l8z]   
“放手去做吧。” =+w!fy  
红发少年微微点头,依然以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如此宣布。 e3,@prr  
“感谢陛下……” C_S2a 0?  
威尔深深低下了头,并且就这么往大厅外头走去。 t_w2J=2  
走到克拉特身边时,威尔要正感到不知所措的他把耳朵凑过来。 7\[)5j  
“黑龙那件事情就全盘交给你,要烧毁公都或是吃掉人民都随你所愿……” ;*njS 1@  
“这样你真的无所谓?” 00/ RBs 5  
克拉特是从这个师弟手中取走了邪龙。然而威尔这样的举动,感觉就像是他自己把邪龙送上来似的。 bMB*9<c~  
“这不是你所期望的吗?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你将会是重建帝国的大功臣,到时候我会很乐意跟随你的,就像是以前那个时候一样……” E?S  
威尔说完之后便离开了大厅。 ng:B;; m  
(你将会亲身体验到,我为什么不直接派黑翼邪龙前往作战……) {$Z S 2 7  
威尔在心中对这位曾经是师兄的魔法师告别。因为他很确定将来再也不会见到克拉特了…… Q'rgh+6  
(好啦,玛莫的年轻公王陛下,你要如何跟邪龙交战呢?) +<bvh<]Od  
如今威尔只是个旁观者了。邪龙跟公国之战即使出现什么结果,他都不需要背负任何责任。 @6b4YV h  
W:hTRq  
被暗黑之岛的人民称为“黑翼邪龙”的这只老龙,正在暗黑神法拉利斯大神殿地底的栖身之处,舒服地被黑暗所笼罩。 F0tcVdv  
这儿曾经是一只地龙所栖息的洞窟,在很久之前被它夺了过来。 9XmbHS[0V  
在那之后经过了一百多年,知道这里有黑龙栖息的法拉利斯信徒,在它的栖息处上方建立了一座神殿。 yVWt%o/  
遥远的诸神时代,在众多的龙族之中,黑龙被法拉利斯选出。成为其眷属。因此黑龙可以感受法拉利斯的意志,也能使用邪恶的奇迹——暗黑魔法。 >4bWXb'S}C  
法拉利斯的信徒希望它成为神殿的守护者。 JqV}$E"M2  
在他们建设神殿的时候,由于黑龙当时进入了休眠期,一直到神殿完成都没有察觉。 !m8T< LtMl  
知道事实之后的黑龙异常愤怒。因为它根本不想服从于人类这种生物。 mYbu1542'n  
为了让以栖息地为中心的广阔山野成为自己的狩猎场,黑龙打算消灭这个范围里所有的人类聚落。 ^O<@I  
然而它的意图却因为一个人类而无法达成。 .|0$?w  
那个人当时拥有法拉利斯教团最高祭司的地位。他以拥有强大灵魂的少女作为祭品让暗黑神降临,以神之名逼使黑龙服从于他。 5Gm8U"UR  
这是个极大的屈辱。 BmaY&?  
然而在这之后,黑龙也一直被人类所支配。 Ld 0j!II(  
接在法拉利斯教团之后支配黑龙的,是卡斯图尔王国的魔法师。 4U3 `g  
他们以无限的魔力,对黑龙使用制约魔法加以束缚。之后黑龙被命名为那斯,成为保管王国财宝的看守者。 }\1V%c   
再接下来的支配者依旧是魔法师。 w$j6!z  
在漫长的休眠期结束,刚要进入活动期的时候,有几个人类跟妖魔入侵它的住处。那时其中的一个魔法师,以手中魔法权杖的魔力逼使黑龙屈服。 (dh9aR_a  
那是把前端以龙爪作为装饰的权杖。黑龙对这把权杖的拥有者必须绝对的服从。 `Om W#\  
很久以前的法拉利斯教团最高祭司、古代王国的魔法师、以及被称为黑之导师的这些龙爪权杖的拥有者,都是人类之中拥有卓越能力的人,因此即使是受到他们的支配,黑龙也都还能够忍受。 GK1P7Qy?V  
龙由于是从卵中出生,因此没有名字,更没有存在的理由。只是以最强生物的身份活在无限的时光中。 Wu/:ES)C  
因此服从于其他拥有卓越能力的存在,并被其赋予名字跟存在的地由,对龙族而言并不会不高兴,甚至有龙会因而感到喜悦。 `JyI`@,!  
然而目前拥有龙爪权杖的人类极为平庸。 nELY(z  
必须被强迫服从于这种人。这对黑龙而言是无法忍受的耻辱。 ilZQ/hOBH  
而且这个人给它的新命令,甚至会危及到黑龙本身的存在。 aGAr24]y  
拥有权杖的人命令它攻击公都。 5g.K yj|  
并且警告集结于王城的人,要他们马上离开这座岛…… @'y8* _  
那个人说自己可以随便杀害并吞食公都的居民。 `aA)n;{/2u  
破坏对它而言是一种乐趣,人肉也是它不排斥的食物。 w-C%,1F,/  
然而黑龙也曾经亲身体验到,人类并不是种无力的生物。 OzR<jCOS  
如果毫无意义就袭击人类,他们一定会展开报复。 E33WT{H&_'  
只有在防范自己的狩猎场被侵犯时才能杀人。人类跟龙是无法处于同一个生活圈的。 TD78&a#  
因此在之前的大战结束,龙爪权杖的拥有者死去的时候,黑龙就离开了原来的住处,将新的狩猎场订于有龙人族集落的一个小岛。 2B5Ez,'#x  
龙人族是从始源巨人的鳞片中诞生的种族,将同族中至高存在的龙视为神一般地崇拜。 u|k_OUTq  
龙人族欢迎黑龙的到来,并且献上了各式各样的供品。 \GKR(~f  
对于黑龙而言,那里可说是最好的栖身之处。 riRG9c |  
然而因为权杖的魔力,使得黑龙再度被召唤回玛莫,再度受到人类的使唤。 /1uG sE+[  
将玛莫各处的众多魔兽赶离住处、从龙人族的小岛中带来一只幼龙,让司掌疾病的古代邪龙灵魂凭依在幼龙的身上。 EVE"F'Ww,_  
如今又有了新的命令。 J*m7 d4^  
(到底想利用我到什么地步!) s(e1kk}"  
黑龙的愤怒达到顶点,几乎想把龙爪权杖的拥有者撕得粉碎。 [ $"  
然而它无法抵抗权杖的强制力量。 nB]mj _)R^  
(不过在我所剩无几的自由中,依旧有我可以做的事情。) LI^D\  
此时黑龙在心中深处立了誓。 ej1WkaR8  
属于老龙的黑龙,拥有凌驾于普通人类的高等智慧。 ` k(Q:  
明天早上它将飞往公都。  j8]M}Q$  
在这之前,它只要委身于舒服的黑暗之中。 hh2&FI  
梦想着取回永远自由的那一天…… \ Co Z+  
而黑龙也确信,这样的梦想马上就会实现了。 A PrrUo  
1=ZQRJW0B  
黑翼邪龙出现在公都上空—— pbIVj3-lY  
在天还没亮的凌晨,史派克就接到了值夜亲卫骑士的这个报告。 !|z!e>0  
史派克就这么穿着睡衣冲到阳台。 kuq&; uk$Q  
仔细一看,市街的一角喷出了鲜红的火焰。 c?aOX/C'  
而在尚未明亮的天际,有一个像是黑夜之影般的巨大生物出现了。 )J 2UNIgN  
“终于来了吗……” sP~xe(  
支配那斯的新生玛莫帝国,至今都没有让这只邪龙直接进行攻击。 Y{Lxo])e  
“在疾病蔓延的暴动被镇压之后,他们终于无计可施了吗……” ;ZMIYFXRqh  
史派克一个人自言自语,然后回头看着亲卫骑士。 Y"nz l]T  
“对公都的骑上跟士兵下达命令,依照之前的预定迎击邪龙。” yS3or(K  
接获命令的亲卫骑士敬畏地行了一礼,之后便快步跑了出去。 Z|)1ftcC  
“担心的事情终于实现了?” jM-5aj[K  
随着耳熟能详的声音,半妖精少女出现在房问里头。 qv |}>wU  
她竟然只穿着内衣就大胆跑了过来。不过由于她的体型跟少年相似,因此并不会让人不知道目光要摆在哪里。 :)kHXOb.  
“要战斗了,赶快去穿你的铠甲吧。另外请亚德到我房间来一趟,这段时间我也会作好准备的……” 7{9M ^.}  
莉芙点点头便离开了房间。 a:4!z;2 |  
而史派克也离开阳台,穿上自己战斗用的板金铠。 rj?c   
不过由于身上还是睡衣,因此要装备必须花费相当大的工夫。 pd.unEWwF  
穿上棉制的衬衣、把锁链甲从头上套进去、并准备要装备护手的侍候,莉芙就拉着脸色苍白的亚德·诺瓦冲了进来。 .YP&E1lNi  
位于地底的大地母神玛法神殿的侍祭妮思也紧跟在后,来到房间内。 1=`VaS  
“看来状况似乎很麻烦呢……” V ZtFgN$J  
平常总是露出温柔微笑的她,在这个时候表情也变得相当严肃。 ~dP\0x0AB  
“我早就有所觉悟了。它本来就是迟早都必须解决的对手。” ;E>#qYC6  
虽然事态严重,不过这场攻击已经在预料之中,因此对策也早已经准备好了。 6Ypc]ym=J  
“这里不是火龙之狩猎场。不只有很多地方可以藏身,石造的建筑物也不是那么容易着火的。” ![J_6 f}!  
目前骑士跟士兵们应该已经在市街中散开,并且各自躲在建筑物死角或是屋内了。 7#7|+%W0  
等到邪龙接近的时候,便以上紧弦的大型十字弓进行攻击,然后便再度藏身。 -lAY*2Jg  
强力的大型箭矢,应该可以贯穿如钢铁般坚硬的龙鳞才对。 :_=YH+bZ  
“不过话说回来,竟然比想像中还要早呢。” :VLYF$|  
不经意地开始协助史派克进行准备的莉芙如此说道。 j%J>LeTca  
“海兰德的希莉丝王妃跟龙骑士们在两天前回国,他们应该是等待这个时机才展开行动的吧。” BQ70<m2D$  
被称为天空之骑士的龙骑士,可以跟邪龙进行正面交战。 2"%f:?xV{  
敌人应该是要避免这一点。 U;"J8  
不过这对史派克面言反而是好事。 n.R "n9v`  
他不能让海兰德玉妃希莉丝跟负责护卫的龙骑士,被卷入这场玛莫的内战。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将会造成严重的外交问题。 f&RjvVP?s  
而且就史派克的感觉,如果邪龙在希莉丝等人还在玛莫时前来袭击,王妃肯定会亲自出击。 <HIM k  
玛莫帝国对她而言,是征服她母国卡农的可恶敌人,更是杀了她身为卡农贵族父亲的仇人。 ta PqRsvu  
在之前的大战中,她也跟海兰德国王雷德立克,一同率领龙骑士加入暗黑之岛上的最后决战,并且请来了海兰德王国的守护神,金鳞龙王迈先…… e#k)F.TZ:%  
当时邪龙那斯败给金鳞龙王,逃离了这座暗黑之岛。 ?8U]UM6Tu4  
然而现在跟那时的状况不同。玛莫如今是属于弗雷姆的领土,并且是拥有自治权的公国。 z^WY5~?  
除非是逼不得已,否则不能接受他国的支援。 D0TFC3.k}  
“邪龙展开行动,或许对我们反而是大好机会,因为操纵邪龙的人就在附近。” 5@I/+D  
就算不用杀掉那斯,只要抓到操纵邪龙的人,并且将支配龙的方式抢夺过来,那事情就可以解决了。 sBqOcy  
史派克命令骑士跟士兵,只要有行迹可疑的人就要通通加以逮捕。 P97i<pB Y_  
公都的居民目前并没有相当恐慌。因为在两年前他们才体验过更为激烈的战争,而且危险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家常便饭。 sO S^  
自治都市莱丁受到火龙山之魔龙修汀斯塔袭击时,其混乱的程度跟这里根本就不能比较。 9RkNRB)8  
统治莱丁的评议会无法收拾当时的混乱,到最后终究还是放弃了自治权,主动请求归属于弗雷姆之下。 H\9ePo\b~  
“因为龙热是未知的恐怖,所以当时才会那么混乱。对于这座岛上的居民来说,黑翼邪龙或许跟天灾没什么两样。” d3#e7rQ 8  
史派克露出了苦笑。 YIb7y1\UM  
这个事实象征着这座岛上的黑暗,因此其实不值得欢迎。然而只有在今天这个时候,才可说托福避开了最坏的结果。 \g)?7>M|  
“抱歉迟到了!” {G<1.  
此时随着声音响起,还喘着气的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跟他的夫人莱娜走了进来。 && PZ;  
两人都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 NxskXq)  
他们只有穿着皮制铠甲并装备自己得意的武器,但这种轻装备正是他们原本习惯的武装。 _u6MSRX[6$  
“艾莲娜导师跟龙人族亚布洛斯呢?” &0J8I Cd=  
史派克询问着盖拉克。 K*4ib/'E a  
两人目前都住在盖拉克的住处。 J6rWe  
外界认为魔兽使艾莲娜已经逝世,因此并不能住在她原来的住处。 Bqb`WX[<`  
“他们一看到邪龙飞来,就出发前往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了。” |_ U!i  
“是吗……” N ZFUCD)  
史派克颇能理解地点点头。 v!3Oq.ot  
既然黑翼邪龙外出,要进入它的栖息处并不困难。而且那里还沉睡着被古代瘟疫龙凭依的幼龙。 78?cCj{e  
只要救出幼龙,肯定能阻止岛上龙热的蔓延。 @3FQMs4  
艾莲娜大概就是前往现场寻找方法吧。 u^WZsW  
而且操纵邪龙的人说不定也还留在邪龙的栖息处。史派克相当感谢艾莲娜能如此迅速地行动。 SxcE@WM  
她大概是使用瞬间移动的咒文前往废墟的。 M8y|Lm}o  
“公都这边就必须由我们来收拾了。” !X-ThKEq  
“密探们也正全力搜索邪龙的支配者,绝对会把那个人找出来的。” t?=V<Yd1  
史派克表现出决心之后,莱娜便趁势如此说道。 .SOCWznb  
“重点是要将被害程度降到最低。” frV_5yK'  
史派克像是自言自语般说着,并以眼神对房内所有人示意前往谒见大厅。 #Pg?T%('`  
谒见大厅有座面向温帝斯的阳台,可以比较清楚观察到黑龙的动向。 9[`\ZGWD  
此时—— w]N;HlU  
“黑龙往这边过来了!” ]@ Vp:RGMr  
在史派克等人进入大厅的瞬间,第一个进去的半妖精少女以尖叫似地声音如此说道。 RK)ikLgp  
大厅中还有好几个亲卫骑士跟文官。 gT,iH.  
他们连忙远离阳台退到墙壁旁边。 t_(S e  
然而史派克却反倒是朝阳台跑了过去。 0TiDQ4}i[  
“史派克!” %O7?:#_  
莉芙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2+R]q35-  
然而看到史派克身边穿着纯白神官服的少女,就这么表情不变地随他过去,半妖精少女也有了觉悟。 T~p>Ed9  
(我可是“公王的好友”呢!) F#qc#s  
盖拉克、莱娜以及亚德·诺瓦也像是理所当然般跟在后面。 &hZ 6CV{  
早晨逐渐变得明朗的天空中,黑翼邪龙的身影,就像是凶兆跟灾难的具体象征。 6k+tO%{~  
这只邪龙以王城温雷司特为目标笔直飞来。 blaXAqe  
亲卫骑士们手持弩弓站在史派克的两侧。 V_|HzYJJ5  
“龙在喷火之前似乎会有吸气的动作,看到这个动作就马上躲进大厅。” UM0#S}  
史派克对大家如此说道。 (@O,U  
“知道了。” tM;+U  
几个有礼貌的亲卫骑士如此回答。 N2u4MI2  
那斯来到王城之后并没有攻击,只是在上空不断盘旋。 PX?^v8wlqL  
并且大大咆哮了一声。 RGY#0.Z}  
连肌肤都能感受到大气的振动。 y35e3  
莉芙尖叫着躲进大厅,亲卫骑士也有半数以上受惊逃开。 ?9*[\m?-  
并不是因为他们胆小。 zT hut!O  
龙的咆哮拥有震撼灵魂的魔力,据说最糟的情况。灵魂还可能被打散,就这么当场丧命。 ;\T~Hc}&;  
“司掌勇气的战斗之神……” ]Rmu +N|  
就在这时,旁边响起了像是歌唱般的祈祷声。 I7<UC{Ny  
“古里巴斯祭司……” q1/mp){  
亚德·诺瓦回过身来,认出站在那儿的是侍奉战神的矮人祭司之后,也安心地松了一口气。 XhOg>  
在听到龙之咆哮时,亚德之所以没有逃走,纯粹只是因为身体僵硬得不能动而已。 Ti#x62X{  
由于过度害伯,他的脸几乎变成土黄色,全身也冒出了冷汗。 XKT[8o<L  
然而在听到古里巴斯的歌之后,他的心情便开始镇静,并且逐渐开始有战意高昂的感觉。 ?.nD!S@  
是咒文“战之歌”生效了。 hXx:D3h  
“注定一死的人类啊,吾之主人要我转达传言!” 9*CRMkPrd  
就在这时,随着空气再度振动,空中的邪龙如此叫道。 xQqZi b5I  
它用的是罗德斯全土所使用的共通语。 t & 5s.  
“它是来交涉的呢……” tA K=W$r  
莱娜像是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t0 T#Xb  
“这种应该叫做恐吓吧?” TZObjSm_v  
盖拉克露出苦笑纠正了自己的妻子。 z_Pq5  
“玛莫公国与沙漠之民,给我尽快离开这座岛!这座岛会由岛上的人类自己统治,决不承认他国的入侵!” z,SNJIsx  
“还以为它会有什么要求……” s 8lfW6  
确定黑龙不再说话之后,史派克露出哑口无言的表情。 B)qcu'>iy  
“它以为叫我们离开,我们就会乖乖听从吗?还是说它只是前来通告的?” 08nA}+k  
如果是提出这种要求,那根本就没有讨论的余地。所谓的交涉是在彼此均可能退步妥协的状况下才能成立的。 NcIr; }  
“弩弓预备!这就可以当作回答了吧?” Ys@\~?ym+  
史派克对并排在阳台的亲卫骑士们如此下令。 Ntpw(E<$f  
他们马上服从命令,将上满弦的弩弓瞄准行上空飞舞的黑龙。 , .uI>  
然而黑龙只是在空中像是挑衅般喷出一道火焰,之后便转向往南方飞去。 c+UZ UgP  
“它要回去栖息地了?” U{3Pk0rZ  
在史派克诧异地注视之下,邪龙在郊外山丘的某片树林上空盘旋两圈,之后再度来到了温帝斯街道上空。 &3YXDNm  
之后它朝东门附近俯冲向下,并且喷火烧掉了一栋建筑物。 Z7dVy8J  
虽然市街各处都发生火灾,不过并没有延烧得相当严重。 G}'\  
或许是因为防范火灾的应变措施产生功效,以及在市街中散开的骑士跟士兵,跟居民同心协力灭火的成果吧。 %r:Uff@  
“感觉真的有听命行事呢。” ujbJ&p   
虽说是自己下的命令,史派克还是很感动般轻声说道。 o@r~KFIe  
邪龙袭击所造成的损害,目前可说比预料中来得少。 Xxs0N_va&  
“还是说邪龙并没有使出全力呢……” (.9H1aO46|  
史派克像是自问般如此说完,站在他右边的黑发少女便深深点了点头。 Vpf7~2[q%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次的破坏或许并非邪龙所愿,因此感觉只是听从主人的命令,进行最低限度的行动而已。” !F# ^Peb  
“那个人到底躲在哪里啊。” DMd&9EsRG  
史派克不禁咒骂了几句。 >W=^>8u  
邪龙开始袭击至今已经经过了不少时间,然而状况跟一开始完全没变。如果无法抓到操纵邪龙的人,公都将会一直遭受袭击。 M [Mx g  
就在这个时候,史派克的脑中忽然闪过一个想法。 vA0f4W 8+  
“如果邪龙也不希望袭击的话……” rA1;DSw6E[  
史派克提高音量,让在场的人都能听见他的想法。 ^a;412  
“那就是它并不想服从于操纵它的人,而且说不定还相当厌恶。” 2M?L++ i  
“被逼着做不想做的工作,不管是谁都会生气的吧。” 8\e8$y3  
莉芙频频点头同意史派克所说的。 3>buZ6vh  
“像是随便给人一个公王好友这种莫名其妙的称号,然后就要我做这个做那个的……” k\lU Q\/O5  
“要抱怨等以后再随便你说吧。” QhmOO-Z?  
史派克表情有些生气地打断了莉芙的话。 <|4L+?_(&  
“我想说的是,邪龙说不定其实很想获得自由,想从那个人的支配之下逃走……” +cx(Q(HD\  
“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吗!” D>"!7+t|@a  
平时总是沉默寡言的矮人祭司,很难得兴奋地大声说着,并且拍了拍史派克的背。 @ R;o $n  
“我从刚刚看邪龙的动作就觉得奇怪了!邪龙只要袭击过市街之后,一定会回到郊外的山丘盘旋两圈,然后才再度过来攻击。或许这只是无意识所作的,但如果这样的行动是出于邪龙的意志……” SI/p8 ^  
史派克表情为之一亮并环视着众人。 Pxe7 \e  
光是这样大家的意志就相通了。 %scQP{%aD  
“太多人去的话或许会被发现。亲卫骑士队留在这里。盖拉克、亚德、莱娜还有莉芙跟我一起走。另外古里巴斯祭司,可以请您一起同行吗?” @7OE:& #V  
“我是不介意,不过我的脚程会碍手碍脚的。何况我还不会骑马也不想骑马。” Y EhPAQNj  
“那就由我来吧……” TvwkeOS#}7  
听到矮人祭司的回答,妮思马上便如此说道。 YfU6 mQ  
她判断在不清楚对方底细的状况下,史派克会希望有能疗伤的祭司一起同行。只要队中分别有人能使用古代语魔法、精灵魔法跟神圣魔法的话,就可以应付任何的状况。 t{Gc,S!]5  
“那就这样吧。我回神殿去治疗受伤的人,光靠玛法神殿应该会人手不足。” HWi: CDgm  
“就拜托您了。” ;>h:VnV(>(  
史派克对古里巴斯行了个礼,然后回头看着盖拉克等人。 $o>6Io|D  
“我们快走吧。再不出发又有居民要牺牲了。” &=hkB9 ;  
莱娜看了一眼各处冒着黑烟的公都如此说道。 '=]|"   
盖拉克、亚德.诺瓦、莉芙跟妮思听到她的话后都点了点头。 rZ^VKO`~I1  
而在这个时候,史派克早已经冲到大厅外头了。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369 点
好评度: 134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6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1

(`FY{]Wz!  
漆黑的浓烟像是天空的支柱般向上延伸。 EK<ly"S.  
黑暗之街佩鲁塞正燃烧着。 Jw)-6WJ!uO  
克拉特站在郊外山丘上一片树林旁边,看着这个景象,对于自己为何没有想像中来的兴奋而感到相当疑惑。 vN3uLz'<  
“邪龙的能力只有这种程度?” f,QBj{M,  
光是一只火龙山的魔龙,就足以让弗雷姆骑士团惨败,并且让莱丁的自治体制崩溃。 =>,X)+O  
在北方的亚列克拉斯特大陆,也传闻有一个王国被邪龙攻击而因此灭亡。 ipn 0WQG  
因此克拉特对邪龙那斯抱着相同的期待。 !=rJ~s F/{  
然而公都的火灾并不严重,公国的骑士跟土丘的受害程度似乎也不大。 +DA ,|~k_  
他认为那斯害怕被弩弓反击,因此不敢飞得太低是主要原因。 G>w+J'7  
事实上那斯的腹部也中了好几枝箭,翅膀的皮膜也有好几个地方破了。 ZIikDi h1  
由于沙漠之民有败给魔龙修汀斯塔的经验,或许已经研究过与龙对战的战术了。 1]]#HTwX  
“这样还能叫做最强的魔兽吗!” Ul%D}(,  
克拉特不禁如此抱怨。 X8212[7  
邪龙虽然已经警告玛莫公王赶快离开这座岛,但至今都还没得到回覆。 wA?q/cw C  
克拉特认为这也是因为邪龙破坏的行动过于缓慢的缘故。 tB==v{t  
感觉邪龙似乎在不违背克拉特命令的范围之下,进行着最安全也因而没有效果的行动。 ]q CCCI`  
而且邪龙还假装顺从,不断要求是否能变更命令,就像是期待能获准回到栖息处一样…… ]iE) 8X  
(这可不行!) c&;Xjy  
克拉特逐渐感到愤怒。 8KyF0r?  
他也下定决心要在下次那斯回来的时候,给它一个更为具体的命令。 !@wG22iC4d  
虽然他也能够现在马上下令,不过他希望能够直接面对魔龙来下达命令。 * J|]E(  
像是魔法生物或下级的不死生物,这种只会服从命令的魔物,他们的工作效率取决于下令者的能力 UTph(U#  
克拉特想起了以前威尔对自己说的这番话。 3~6,fTMz{  
“我可不是无能的人!” CGY,I UG  
克拉特特意说出了声来。 ]?A-D,!(  
他学得了高等魔术,而且那方面的知识也不在威尔之下。 U Rb  
然而黑之导师巴古纳德,却让那个小子拥有比他还高的席次。他曾经为此对导师提出抗议,但却完全没有被接受。  TDR2){I  
即使是能力至上的导师,似乎还是免不了有自己偏袒的对象呢。 6V^KOG  
至今跟玛莫公国的战斗,威尔拟定的策略全盘失败,正可以证明他有多么的无能。 `;H3['~$  
如果在这里成功的话,首席宫廷魔法师的地位无疑将为克拉特所有。 IM$I=5y e  
不只是能力,即使以年龄跟经验来考量,这也是理所当然的顺位。 $ Ov#^wfA  
由于威尔的能力并不是那么一文不值,因此克拉特还是打算将他纳入自己的旗下。由于他擅长密探工作跟宝物鉴定,作为部下的话还是有很多地方可以派得上用场。 9Ls=T=96  
“跟巴古纳德大人不同,我可是相当宽容的。” &p6^    
黑之导师对于任务失败的人总是给予严惩。即使是他的第一高徒古洛达,也在夺取魂之水晶球的任务失败之后,被“制约”之咒文封印魔法并逐出师门。 5x1_rjP$|  
不过他可不想饶恕黑翼邪龙。 5KvqZ1L  
“去跟玛莫公国同归于尽!” 2#g4R  
克拉特如此叫着,并将视线移到佩鲁塞的方向寻找黑龙的踪影。  bdz&"\$X  
就在这个时候。 JBxizJBP  
“找到了!” 4,P!D3SH  
这样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IWD21lS  
克拉特吓了一跳,往声音的方向看去。 SF ?s^  
看到杂木林中走出来的几个人,克拉特不禁感到愕然。 KuohUH+  
带头穿铠甲的那个年轻人他曾经看过。应该说根本就不可能会忘记。 8w]>SEGFs  
“玛莫公王史派克……” z(dX<  
克拉特只能勉强说出这句话。 P|{Et=R`1  
年轻公王的旁边有像是佣兵跟魔法师的人、一个像是盗贼的女性以及穿着纯白神官服的神官,还有一个是半妖精族的少女。 _mSQ>BBRl  
“就是你操纵邪龙的吗?” sg!* %*XQ  
玛莫公王一边拔出剑一边缓缓接近过来。 iJD_ qhd7  
(该怎么办?) J 8""}7D  
由于实在是过于突然,狼狈的克拉特几乎失去了自我。 =gb(<`{ >  
或许是自己多心,总觉得眼前变得一片黑暗。 OP}8u"\Z  
他有叫黑龙回来、使用古代语魔法的攻击咒文、或是以瞬间移动的咒文逃走等三个选择。 Z/>0P* F  
(没错,这时应该走为上策。) ezR!ngt  
在他好不容易做出决定的时候。 6 SosVE>Z  
“你不会如愿的!” *zR   
半妖精少女如此说着,并使用了像是精灵魔法的咒文。 /n|`a1!  
此时克拉特已经开始咏唱瞬间移动的咒文,然而在咏唱第一句咒文之后,就忽然再也无法发出声音了。 QC\][I>  
(是沉默咒文,那个半妖精是精灵使?) F&I ;E i  
森之妖精族是优秀的精灵使,而妖精跟人类结合所生的半妖精也大多是精灵使。 :x<'>)6  
(竟然被取得先机……) r$Z_Kwe.|&  
虽然克拉特相当懊悔,不过却已经后悔莫及了。 0 w#[?.  
他想用跑的离开这里,然而脚却被某个东西绊倒,使他就这么往前扑到了地上。 }7H8Y}m  
右手所握的龙爪权杖也因而掉到地上。 `/z6 Q"  
(权杖!) Cp@' k;(  
克拉特拼命伸手要拿回龙爪权杖,然而权杖在那之前就被玛莫公王给捡走了。 xX ktMlI  
而且克拉特自己,也被脸颊上有伤痕、像是佣兵的人压制住。 utvZ<zz`  
“这把锡杖就是支配龙的魔法宝物吧?” Aey*n=V4#F  
看到操纵邪龙的人被制服,史派克满足地看着手中的权杖。 JM@}+pX  
“到底要怎么使用啊?” 1*"t-+|  
史派克对着被盖拉克制服的玛莫帝国魔法师如此询问。 ZE*m;  
然而这个人只是嘴巴不断开合,完全发不出声音。 M=hH:[6 &  
莉芙所使用的沉默咒文效力还在。 BF_R8H,<%  
“如果是权杖的话,只要握着应该就可以发动魔力了……” ho7L@NR  
亚德·诺瓦见状,有点犹豫的进言。 eL-9fld /n  
有些怀疑的史派克试着在心中呼叫邪龙,不过似乎没有任何回应。 (1pxQ%yEA  
“看来没办法跟邪龙的精神互通。” |-HV@c]  
“或许并没有这样的魔力,只能够对其下令而已……” [`~E)B1Y  
就在亚德如此回答的时候。 #-_';Er\  
“邪龙朝这里飞过来了!” +h }>UK\  
莉芙尖叫着抓住史派克。 +ou ]|  
史派克转向温帝斯的方向确认她所说的。黑翼邪龙的确正往这边笔直飞来。 fAu^eS%>7  
“我真的是邪龙的支配者了吗?” B>3joe}  
史派克回头看着亚德·诺瓦,就像是要再度确认般如此询问。 hlpi- oW`  
“我、我是这么认为的……” $r`^8/Mq3  
长相像是石巨人的宫廷魔法师吞吞吐吐地回答。 kCXQHX  
(所以说在这种时候,你应该要更有自信的回答啊!) 2nW:|*:/p6  
虽然史派克有些不满,不过即使对亚德这么说,他也只会更加惶恐吧。 gBzg'Z  
现在就算要逃也来不及了,因此就只能相信亚德所说的了。 `.dX@<  
“你们大家先逃到林子里面吧。如果通通聚在这里,只要邪龙一喷火就全完了。” o5 UM)g  
史派克虽然如此对大家说,然而所有人都没有动作。 jP?YV  
“会白白牺牲的唷……” I%]~]a  
史派克虽露出苦笑,但他也知道再怎么说服他们也没用的。  2D;,'  
(也只能试一试了。) ra L!}  
史派克下定了决心。 4l/hh|3@  
“黑翼邪龙那斯!” sb Wn1 T U  
史派克往前伸出锡杖集中精神。 -}u=tiNG  
在这个时候,黑翼之魔兽已经近在眼前了。 EZy:_xjZ  
“马上离开这座暗黑之岛,并且不准再度回到这里!” {:U zW\5l)  
史派克以下位古代语对邪龙下令。 {tUjUwhz(  
这是古代王国时期的日常用语,比起使用罗德斯的日常用语,他觉得这样应该更能让邪龙听得懂。 RRW/.y  
邪龙猛然张开了嘴,不过并没有咆哮或是喷火。 >WfkWUb  
只是用力拍动翅膀,使得史派克等人被强风吹袭。 {BkTJQ )  
莉芙再度尖叫出声,抓着史派克的手也更加用力。 E8_j?X1  
“遵命……” X$aN:!1  
随着这股强风,史派克听见了一句下位古代语。而这无疑是黑翼邪龙那斯所发出来的。 KIyhvY~  
(它是在对我说遵命吗?) 4+rr3 $AY  
在史派克半信半疑的注视之下,邪龙就这么振翅飞舞到天际,并且朝南边渐渐飞去。 5*M3sN  
目送邪龙消失在天空的另一头之后,史派克才确定自己真的是黑翼邪龙的支配者。 !GB\-(  
公都温帝斯的危机也就此远离…… -~ w5 yd  
<>=A6  
玛莫公国的公都温帝斯—— )uj:k*`)  
昔日这里名为“黑暗之街”佩鲁塞。正如其名,在黑暗中的贫困人民根本找不到活下去的希望。 >K|<hzZ  
然而在沙漠王国弗雷姆的骑士们进驻之后,这里也开始出现了活力。 .[%^~q7  
陈列在市场的商品慢慢的增加,相对的犯罪跟暴力事件则逐渐减少。 I},]Y~Y3  
(这还算是暗黑之岛吗?) vBFMne1h  
新生玛莫帝国首席宫廷魔法师威尔,在自己所经营的酒店一楼眺望排列着地摊的市街,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 _/FpmnaY  
想到他小时候的状况,现在这种情景只能说是种奇迹。那时的他跟妹妹两人露宿街头,如果不是黑之导师的收容,他们如今早就已经不在世上了吧。  P tt  
(然而一时的繁荣反倒会招致危险。因为这将告诉无知的人民,贫困所代表的真正含意。) A_h|f5  
会绝望的只有抱持希望的人。对于从出生以来就在贫困跟绝望中生活的人而言,这都只是一般的日常景象罢了。 rM?O2n  
玛莫公国的年轻公王,致力于要将这座暗黑之岛,建设成跟罗德斯本岛一样繁荣。 8C,}nh  
即使在威尔的眼中,他的政策也正逐渐显现出成果。 l(irNKutgo  
然而这样的成功相当脆弱,只要一有灾难肯定将轻易崩溃。到最后玛莫所剩下的,将会是知道贫困与绝望真正含意的人民。 }u3Q*oAGl  
(大概很多人会选择一死吧。因为在暗黑神的教义中,死是赋予人类的究极之自由。) 6]%SSq&  
威尔在心中如此说着,并且回头看向房内的另一个人。 bcM65pt_C  
是他旗下密探们的首领。 *5e"suS2  
他的名字是波德,优秀的盗贼及恐怖的暗杀者—— 0|Rt[qwKb@  
“克拉特导师被逮捕了。” Rcn6puZt  
虽然波德一定知道这件事情,不过威尔还是特意说了出来。 )9pRT dT  
波德一如往常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TnuaP'xZ  
次席宫廷魔法师克拉特,使用了“龙爪权杖”来支配黑翼邪龙那斯,要它前往袭击佩鲁塞。 g-C)y 06  
之后就被玛莫公国的人所逮捕。 `@_j Do  
现在他应该被关在王城的地牢里遭受拷问吧。 \GF 9;N}V  
虽然在当年是师兄弟的关系,不过威尔并不会同情他的境遇。因为这所有的结果,都是这个师兄克拉特愚蠢的想法所招致的。 %%-?~rjI  
他认为自己能完全控制黑翼邪龙,并且以为只要袭击公都就能让玛莫公国灭亡。 {)CN.z:O  
问题不在于他的失败。 YcRo>:I  
而是在于他被活捉起来。 r_"=DLx6  
“我原本以为在失败的时候,他应该不会被玛莫公国逮捕,而是会被黑翼邪龙杀掉才对……” oCxh[U@*D  
威尔狠狠丢下了这一句话。 >D\jyd$wh&  
这代表他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kYwD  
邪龙那斯肯定是为了要对新生的玛莫帝国报复,因此才特地没有杀掉克拉特。 hifC.guK  
那个次席宫廷魔法师,几乎知道玛莫帝国的所有秘密。 (drDC1\  
连帝国宫廷的所在地也…… K,f"Q<sU%  
“皇帝陛下跟妮塔小姐,应该已经前往东方堡垒了吧?” 7l+:gD  
威尔对波德如此说道。 ?qmJJ5Gn  
那座靠近黑暗森林的堡垒,是之前由暗中骑士团所攻下的。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时候派上用场。 gebDNl\Y2  
“说得好像跟自己无关,你自己也随时会面临危险喔。” Dk^T_7{  
波德静静地如此说着,并对威尔投以询问的视线。 xbNL <3"a  
“说得也是。” J=?P`\h  
威尔就像不关己事般凝视着这个密探长。 -)%g MD~z1  
“或许危险早就已经在我身边了。例如你打算背叛我的话。就像当年你对还年轻的黑衣之将军亚修拉姆所作的一样。亚拉尼亚出生的盗贼欧延。” >Tp` Kri  
“你知道了吗……” >4G~01  
波德眉头微微一颤如此说道。 W @]t  
“我也是在最近才知道的。” % jh gKq  
提供情报的是一个资深的暗黑骑士。 o:c:hSV  
那个暗黑骑士从少年时代就是亚修拉姆的亲信,也属于当时黑衣之将军所组织的集团。 vo"?a~kY7  
那是个只为了满足一己私欲,凶暴得令人畏惧的恐怖少年集团。 F T$x#>  
亚修拉姆跟这个集团,曾经与当时黑暗之街的统治者交战,并且也对上了当时想要统这座岛的赤发之皇帝贝鲁德。 d",VOhW7)S  
而在亚修拉姆败给贝鲁德之后,他便成为了玛莫帝国的亲卫骑士队长,原本在他集团之下的少年,也大多加入了暗黑骑士团。 <3fY,qw  
一名为欧延的盗贼,是亚修拉姆当初的左右手,也是他唯一的好友。不过这个人却跟黑暗之街的统治者暗中勾结,打算将亚修拉姆跟贝鲁德解决掉……” 3{{Ew}kZm  
然而盗贼欧延的计划失败了。 c2Yrg@) [  
“你唯一成功的就只有杀掉当时贝鲁德的女人,一个蛮族出身的女性。”  jAxrU  
之后盗贼欧延便消声匿迹。 `6\u!#  
并且在三年前再度现身。 D$fWeG{f  
他改名为波德,跟仍在黑之导师巴古纳德门下组织密探的威尔进行接触。 m9mkZ:r(kV  
威尔一开始只把他当成暗杀者使唤。之后渐渐承认他的才能,并且将他拉拔成为密探长。 x0||'0I0  
“我已经派不上用场,要被丢掉了吗?” FyWrb+_0v  
波德以冷酷的语气如此说道。 |lMc6C  
“怎么可能。我不会去过问别人的过去,只会以能力跟实绩来看人。” V$g!#V  
威尔以淡淡的语调继续说道。 M&}_3  
“你过去被最信任的人所背叛,因此才来到了这座岛,并且在之后背叛了最信任你的好友……” <N8z<o4rku  
波德就是这样的人。 Gx; -1  
“据说你不是为了利益而背叛,因此我想你只是想知道背叛别人的意义罢了。你认为遭受背叛所失去的东西,可以经由背叛他人而取回吗?” jGEmf<q&u  
“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oL l? L  
波德露出了自嘲的笑。 >9,LN;Ic  
“我或许只是单纯会从背叛这种行为里得到快感吧。” ~Z}DN*S  
知道被背叛时对方的表情。愤怒、憎恨跟悲伤等激烈的感情凝结为一。 IweNe`Z  
“就我来看,这大概是想信赖别人一种心态的反动吧。” N=j$~,yG  
威尔漠不关心地如此说道。 *})Np0k  
然而这句话却让波德的表情有所变化,感觉就像是有些狼狈。 d0YQLh  
“你说我其实很想要相信别人?” FKy2C:R(]  
“要知道信任这种行为的真正意义,必须要先遭受到别人狠狠的背叛。而要知道背叛这种行为的真正意义,也只能先完全信任别人。” w g^'oy  
“还真是魔法师最喜欢的讲话方式。” /0r6/ _5-.  
“正是如此,不过里头也隐藏着真实。” bd&Nf2  
威尔说着露出了微笑。 W)Mc$`nX  
“没有信任就不会招致背叛。我就是因为从来不信任别人,因此也从来没有被背叛过。我可以告诉你现在是你背叛的最好时机。不过你能做的并不是背叛我,而是背叛整个新生玛莫帝国。” z}-8pDD'  
威尔说完便注视着波德的脸。 Hv</Xam  
“你是要考验我?还是正在对我挑衅?” ,"f2-KC4h  
波德放低声音如此说道。 X<d`!,bn@  
这是他一如往常的语气,完全不会使人感到任何杀气。 g2 tM!IRQ  
然而对这个天生的暗杀者而言,杀人并不需要发出任何的杀气。 Wql,*|  
他可以用就像打死眼前飞虫般的感觉实行杀人的计划。 ^-,@D+eW  
“我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罢了。因为我现在不得不命令你前往暗杀克拉特,而且我也知道这将是多么危险的工作。” Xz"xp8Hc(6  
以波德为首的新生玛莫帝国密探现在的遭遇,其实威尔也非常清楚。 -+W E9  
在这十几天当中有五个密探遭到杀害,更有一倍以上的人被逮捕。 ZdlQ}l#F  
这是跟玛莫公国密探暗斗后败北的结果。 Tua#~.3}J  
眼前的密探长告诉威尔,莱丁盗贼公会的成员已经来到了这座岛。 S6{u(= H  
黑暗之街原本被贝鲁德皇帝所消灭的盗贼公会,虽然是一个相当残忍的组织,然而其实力却并非深不可测。 @"n]v)[4  
讽刺的是,要让盗贼公会的组织变得强,就必须要有繁荣和平的国度。因此以亚兰跟莱丁为根据地的盗贼公会,是罗德斯岛上实力最大的盗贼公会,所属的盗贼能力也相当优秀。 .Ix[&+LsY  
而来到这座岛的,是莱丁盗贼公会的首领以及他的几名心腹。 Z<`:xFy(  
虽然是正统派的盗贼公会,但现任首领是在以血洗血的内部斗争中,获得胜利并取得现今地位的人物,会擅长暗斗也是理所当然的。 sfs2kiH  
波德手底下玛莫出身的密探,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s ?|Hw|j  
“灭口其实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不觉得那个魔法师会禁得起拷问,他所知道的情报应该已经全部被公国问出来了。” vvF]g.,  
“我想也是……” O|*-J  
威尔点头同意波德所说的。 u6i X&%e  
“而这就是我还在这里的理由。原本玛莫公国的骑士或是密探,应该早就已经来这里抓我了才对。” =$#=w?~%  
然而玛莫公国却没有行动。而这便代表着…… g])iU9)8  
“玛莫公国正在暗中监视我。” 5?|yYQM0tK  
威尔如此肯定地说道。 unt{RVR%  
“你为了确认这个所以才留在公都?” fzzk#jU  
波德讶异地询问。 apWv+A  
“很奇怪吗?我虽然是个魔法师,不过也负责管理你们这些密探,因此搜集玛莫公国情报的责任,到最后依旧是在我身上。何况我也拥有足以自保的能力。” ?P(U/ DS8  
“说得也是……” ]4]AcJj  
波德点了点头。 +$# ytvDy  
如果魔法师真有这个意思的话,将会成为比盗贼还要恐怖的暗杀者。事实上,黑之导师就曾经亲自证明过。 K,dEa<p  
“监视身为首席宫廷魔法师的我,这无疑是冲着你来的。你就是让他们如此恐惧啊。” ozW\`  
“或许应该说是憎恨吧。因为我是暗杀魔兽使艾莲娜的犯人啊。” oVY_|UujG  
波德说完很难得的笑出了声。 a!\^O).pA  
“公国的密探肯定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就等你去暗杀克拉特了……” eJE!\ucS2W  
威尔如此说着,并看向再度面无表情的波德。 =,Z5F`d4  
“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必须解决克拉特。这是为了避免新生玛莫帝国出现背叛者,并且告诉他们我们并没有完全败北。” qq>Qi(>  
“所以等于是命令我去死吗?” 7AQv4  
“至少这种觉悟是必要的。” 3z -="_p  
威尔点头回答了波德的询问。 {~ 1 ~V  
“嘴里说现在是我背叛的最好时机,却还命令我去走不归路。我还真猜不透你的想法呢。”  Vsd4;  
“就因为这是要赌命的工作,所以我想把所有事情告诉你。不过也仅止于此而已,就像我刚刚所说,这不是因为我信任你,只是因为如果负责这个工作的人没有赌命的觉悟,就算派他去也是毫无意义的。” Ted!*HKlB  
“如果我当场背叛的话你要怎么办?或许我早就已经跟玛莫公国私下串通了……” &0 SgEUZr  
“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并没有其他的备案,到时就只能有所觉悟了。” L | #"Yn  
“是乖乖被抓的觉悟,还是被我杀掉的觉悟?” %FLe@.Ep{D  
波德说着向前踏出了一步。 U3t) yr h  
然而威尔却毫无所动。 K[i&!Z&  
“你是要考验我?还是正在对我挑衅?” Xw&vi\*m  
他以波德刚刚所说的话如此反问。 rmPJid[8B~  
“正如所见是在考验你,考验你是否有这个觉悟。” F **/T  
“那你已经理解了吗?” &;%, Axc  
“很够了……” W/ u_<\  
波德如此回答并回到原来的位置。 6<No_x |_  
“如果我再向前一步,到时候死的将会是谁呢?” ?6 "B4%7b  
“这个嘛……” D{M& >.  
威尔似乎有此面有难色。 Zz!yv(e)H  
“世界上似乎有两种人。一种是关心自己身份的人,另一种则是关心自己做了什么的人……其中我就是前者,而你则肯定是后者。” q5~"8]Dls  
威尔并没有回答波德的这番话。 4_ kg/  
因为这提不起他的兴趣,而且波德这番话应该是正确的。 ltOsl-OpR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道命令。即使这次你完成任务并活下来也是一样。情报战这方面是我们输了,新生玛莫帝国的密探组织就从今天起解散。” 6{H@VF<QY!  
“我会对还活着的部下们这么说的。” +4V"&S|&  
留下这句话之后,波德——亚拉尼亚的盗贼欧延便离开了威尔的房间。 i?6#>;f  
※       ※       ※ 7&1 dr  
在不久之后,玛莫公国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公玉的好友莉芙,以及麦理神殿的祭司古里巴斯,带着十几名士兵走进了这个房间。 B X Et]+Q  
然而在这个时候,新生玛莫帝国的首席宫廷魔法师早已经消失无踪。 p s_o:*$l  
而在当天晚上的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被俘虏的新主玛莫帝国魔法师被某人所暗杀。 :Kk+wp}f #  
暗杀的犯人虽然身负重伤,但仍然跳进“叹息之河”赛斯特消失了踪影。 h:4F?'W  
虽然不知其生死下落,但新生玛莫帝国的密深,从这一天起就再也没有任何行动——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369 点
好评度: 134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7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1

第四章 幼龙解放 u*8x.UE8C0  
V~S(cO[vj  
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的谒见大厅,坐在王位上的公王史派克,今天很难得的心情非常好。 `tJ"wpCf6  
“黑翼邪龙走了,新生玛莫帝国的密探组织也已经瓦解……” 4[ =C,5r  
史派克神清气爽地说道。 y1kI^B  
他身旁只有盖拉克、亚德·诺瓦跟莉芙三人。前来祝贺战胜而大排长龙的谒见者已经全部回去,值班的亲卫骑士跟职员,也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q>q]eHz  
“比较可惜的就是逮捕到的魔法师在城内被暗杀,以及下手的犯人逃走这两件事了。” 52'0l>  
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悔恨地说道。 ]3CW b>!_  
“这的确相当可惜,不过并不用特别去在意。反正那个新生玛莫帝国的魔法师也一定会被判处死刑,暗杀者也在逃亡的时候受了致命伤,大概也已经活不久了吧。另外我们占领了新生玛莫帝国藏身的村落,让我们吃尽苦头的首席宫廷魔法师也身份大白。不过他竟然是这里最大酒店的主人,这还真是让我相当惊讶。” S=g E'"LT  
在公国骑士团攻进莫鲁多村的时候,皇帝跟其亲信早就已经离开了。  u'qc=5  
大概是逃到黑暗森林附近的堡垒吧。根据报告藏身于各处的暗黑骑士也已经在那里集结。堡垒后方的黑暗森林是妖魔所统治的魔境,而且妖魔军团也习得了特殊的战术。 z Qx6r .  
看来他们似乎是想学习亚拉尼亚游击兵的战术。由于玛莫帝国跟亚拉尼亚的先王拉斯塔,在之前的大战中曾经结为同盟,因此在拉斯塔败亡的时候,会有游击兵逃到这里也不为过。 _E4_k%8y  
然而只是躲在边境的话,对公国并不会造成多大的威胁,玛莫公国骑士团长伍丁,也已经在着手进行进攻的准备了。 <& iLMb:%  
“剩下的问题就是古代邪龙的灵魂跟龙热的蔓延。还有坐镇在法拉利斯大神殿的那个黑暗祭司了……” ivJTE  
史派克就像是要自我确认般地说出声来。 ?io ,8  
“如果艾莲娜能跟那个龙人族一起帮我们解决问题就好了。因为瘟疫龙的灵魂不是黑翼邪龙召唤的吗?如今黑翼邪龙已经离开,龙爪权杖也在我们的手上。虽然黑暗祭司的确是强敌,不过光他一个人也做不了什么的。” vfOG(EkG.?  
莉芙以笑容回应着史派克这番话。 (]sk3 A  
今天史派克的心情很好,她也能安心地站在旁边。毕竟这阵子经历过这么多的事件,她也不方便在这种时候多开玩笑。 \ bv JZ_  
从她的眼中看来,玛莫公国的人们真的是团结起来努力着。 c{wob%!>  
“真是这样的话就好了……” Zl{ DqC^  
史派克也点了点头。 i z dJ,8  
在他的思考范围中,黑翼邪龙那斯应该是最强的敌人。既然连邪龙都已经不在,那么事态肯定是渐入佳境才对。 9DaoM OPEI  
“不过我们不能大意。因为在这座暗黑之岛,事态永远是往最坏的方向发展的。” vz`r !xj)  
史派克像是要警惕自己般特意强调。  Y$nI9  
“请您不要这样吓我好吗……” RbJbVFz8C  
亚德·诺瓦表现出一如往常的胆怯并缩起身子。 gbN@EJ  
“无论如何,只有这一次应该是没问题的。” [OQ+&\  
盖拉克则是一点都没有担心的样子。 +M.!_2t$2  
“总之就等前往法拉利斯大神殿的艾莲娜导师回来,也希望她能带给我们好消息……” 4nGr?%>  
虽然说话比较谨慎,不过史派克也不认为事态会恶化下去。  b~Oc:  
然而史派克也将会完全体认到,他依旧是太小看了这座暗黑之岛。因为从法拉利斯大神殿回来的艾莲娜,带给他一个超乎预料的消息。 ]hlYmT  
而且那并不是好消息,而是告知他最坏的事态结果…… 1zc-$B`t  
※       ※       ※ 8M7pc{  
史派克走下王城中庭的长长阶梯,来到大地母神玛法地下神殿中某位侍祭的房间。 G?v]|wdI  
“史派克会主动过来真是稀奇呢。” x).`nZ1  
准备着香草茶的妮思开心地说道。 ^li(q]g1!  
然而史派克的表情却相当黯淡。 q%c"`u/v/  
“上面似乎相当混乱呢,你怒骂的声音都传到这里来了。” ZIvP?:=!  
“竟然传到这里?” r_e]sOCb  
史派克瞪大眼睛惊讶地说着,不过看到妮思调皮的表情,马上就知道这只是个恶作剧。 }ygxmb^@Z  
不过对于直觉敏锐的妮思而言,光是看到史派克的样子,就知道了他前来这里的原因。 ,)P6fa/  
“之后我还把莉芙赶出房间……” S}XVr?l 2O  
史派克不高兴地坦承说道。 0O7VM)[  
保持微笑的妮思,跟位于小圆桌旁边的史派克并肩而坐,并轻轻握住了他紧握在膝上的手。 /_CSRi&  
“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Un^ _M  
之后妮思如此轻声询问。 `KzNBH,W  
史派克点点头并开始说明。 ] ! :0^|  
在即将天黑的时候,莱娜跟魔兽使艾莲娜一同来到了王城。 u4;#~##  
到那时心情都很好的史派克,听到艾莲娜所说法拉利斯大神殿的状况之后,一瞬间变得相当的暴躁。 CAV Q[r5y  
“……古代邪龙的灵魂并没有被解放。而且它还正藉助法拉利斯教团的力量想要取回肉体。” Fg -4u&Ik  
“那只瘟疫龙?” Pg/$ N 5->  
妮思听到史派克这番话不禁咽了口气。 5W~-|8m  
“那是在诸神之战就存在的古龙。它才称得上是真正的黑翼邪龙。” =}Xw}X+[WY  
而且在大神殿的废墟,已经开始集结着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跟信徒。他们打算在仪式完成之前死守那座废墟。 8lcB.M  
“原来是这样的……” 5Bog\mS  
妮思的脸色也有些苍白。 T *8rR"  
“为什么我当初会没有发觉呢。那斯是以暗黑魔法召唤古代之邪龙,因此对于擅长暗黑魔法的黑暗祭司而言,要继承这个仪式一点都不困难。” }_"<2|~_  
“这对他们来说,就像是那斯留给他们的礼物吧。” ums*EKjs97  
史派克丢下了这一句话。 YsXf+_._  
“古代的邪龙已经依凭了幼龙的梦。而且龙的梦似乎拥有神秘的力量,一种能让梦变成现实的魔力。” +p#Q|o'  
“我有听过类似的传说。龙的梦境中所诞生之屠龙英雄的故事……” ;H:+w\?8f$  
“我现在终于能够体会,龙族究竟是多么神秘且超乎常理的存在了,几乎让我想要跟龙人族一样信奉它们。不过既然是敌人那也只能打倒,即使必须付出多大的代价……” q'~F6$kv5  
史派克握紧拳头如此说道。 [_SV$Jz  
“如果古代邪龙完全复活的话,我们将完全没有胜机,所以我打算马上采取行动。不过法拉利斯大神殿里有那个奥费司,即使用剑砍也砍不死的黑暗祭司……” C.}Vm};M  
如今史派克还没能得知他刀枪不入的理由。 &*3O+$L  
“史派克只是在烦恼这个吗?” 8m poY.E4!  
妮思如此说着,并稍微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Y$$  
“会烦恼也是当然的吧,因为必须要跟刀枪不入的人对打啊。” SF2<   
察觉到妮思的表情,史派克的语气不禁有点差。 GVl TW?5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关于那个黑暗祭司之所以刀枪不入,我其实有想到某种可能……” (<:mCPk(~  
“你有想到?” >s+TD4OfY  
史派克就这么抓住了妮思的肩膀。 !-gjA@Pk  
“因为对方是黑暗祭司,所以一定是使用法拉利斯的奇迹之力……” loPBHoE3@H  
“那会是什么奇迹?” >u)DuZXj  
“史派克应该也有印象喔。因为我们曾经在渥特先生的塔底——最深邃之迷宫体验过魔神战争啊。” E:C-k^/[Y  
“大贤者渥特之塔?其实我还真不愿意去回想呢……” $6 A91|ZSQ  
那是在史派克等人拜访罗德斯本岛诸王国时的事情。为了得到魔神战争时的六英雄之一,被众人赞颂为大贤者的魔法师渥特之建言,他们前往拜访渥特所居住的深山之塔。 =* Ad  
光是要抵达那里就相当的辛苦,而在提出希望能获得建言的时候,渥特提出了个考验,那就是进入以魔神战争最终决战为舞台的“最深邃之迷宫”,并且只能由史派克跟妮思两人前往。 W7ffdODb  
就这样史派克跟妮思经由幻觉之咒文,目睹了魔神战争最为壮列的最终章。而且史派克从迷宫回来之后,大贤者便说这些体验就是他的建言,并以此为由将他们赶了回去。 E5y\t_H  
“真的是多花了很多时间在那里呢。” c 8 xZT  
回想起那时的屈辱,史派克不禁板起脸。 8a SH0dX  
“那时候的事情跟现在有关吗?” |G QFNrNx  
“魔神也是暗黑神的眷属之一啊。” ,n &e,I  
妮思握着史派克抓住自己肩膀的手,然后用双手包起来放在自己的胸前。 />i~No#Xm  
“在魔神之中,也有几乎是不死之身的魔神对吧?” ^8#;>+7R  
“魔神每种都像是不死之身吧……” HAi'0%"  
即使史派克嘴里这么说,但也正回想着在最深奥迷宫中的体验,并且搜寻妮思所说的那个部份。 /`j~r;S  
“这么说来,好像有个魔神将连被剑砍掉头都没死,甚至还跑去把自己的头拿回来……” v'QmuMWF  
“不觉得这就是不死之身吗?” 07?|"c.  
妮思像是要鼓励他般说道。 k^ZcgHHgb  
“说得也是。不过那是因为施了一种叫做‘禁咒’的诅咒吧?即使是被剑砍也绝对不会死,然而如果是使用剑以外的武器,就可以轻易将其打倒……” @zH TKi`  
史派克说到这里才恍然大悟,并且完全理解了妮思话中的含意。 @]EJbiGv  
“说不定那个黑暗祭司,也是对自己使用了禁咒!” Yc*Ex-s  
“而且我认为是强力的禁咒。因为那个黑暗祭司没有使用武器对吧,虽然他不用武器就已经相当强就是。” VZ:L K  
“不是不使用,而是无法使用是吗?禁止自己使用武器,相对的补偿就是被任何武器攻击都毫无损伤。因此唯一对他有效的武器就是……” '{t&!M`  
“就是肉体攻击。换句话说,他无法让拳打脚踢这类的攻击无效,或许还反而容易成为致命伤。因为禁咒并不是祝福而是种诅咒……” U6pG  
妮思露出微笑点了点头。 5ecAev^1-  
“不过要小心。那个黑暗祭司一定是在知道详情的状况下才接受禁咒的。这是因为他有只要以肉体对决,自己绝不会输的自信。” i8tH0w/(M  
“这也对……” ?1f(@  
史派克也能理解这一点。 >c~ Fg s  
“要空手对打的话,盖拉克比我强很多。比力气的话,说不定我还输给古里巴斯祭司呢。” Wn9b</ tf  
史派克有些懊悔地看着自己的上臂。 \*C}[D  
虽然有常常锻炼,不过不知道是因为太年轻还是体质的关系,并没能练出一身的肌肉。他的胳臂大概不到盖拉克的一半粗,腕力当然也是在他之下。如果有使用武器,就可以用技巧跟速度来拉近差距,不过要是空手打斗的话根本无从弥补。 /kAu&}  
“史派克还忘了一个人喔。如果是空手对打的话,大概是玛莫公国最强的战士……” V ?10O  
妮思出了这道谜题,然后凝视着史派克等待他的答案。 )T=cd   
“最强的战士?不知道耶、到底是谁呢……” ~ [por  
史派克在脑海中回忆着每个公国骑士的脸,然后将他们跟盖拉克相比,不过并没有想到可以超过他的人。 "v"w ER?  
史派克承认自己想不出来,就这样对着妮思摇了摇头。 7,sslf2%K  
“是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他肯定是玛莫公国最有力气的人呢。” 7yU<!p?(  
妮思的答案再度让史派克恍然大悟。 A&$oiLc  
他的体格在玛莫公国中的确是数”数二,而且也绝对不是虚有其表。 JVzU'd;1!  
不过由于亚德的性格,因此根本就不会想到他。 S z3@h"  
“亚德他会愿意战斗吗?” =]pcC  
史派克其实半信半疑。 2qb,bp1$  
他的性格跟体格完全不同,胆小到几乎可以说是懦弱。 %n3lm(-0U  
“嗯,现在的他一定可以的。” K% ) K$/A  
听到妮思的这番话,史派克也已经不再迷惘。 J~0_  
请盖拉克与亚德·诺瓦跟黑暗祭司交战,并且由古里巴斯祭司在后方支援他们。  xZ*.@Pkr  
如果他们被打倒的话,史派克当然也会自行加入战局。 `&.]>H)N*  
“谢谢你,妮思……” 3H0~?z_  
虽说并不是十成的胜算,但在找到应对手段之后,史派克的心情出乎意料的轻松。其实他也觉得自己这样的个性相当单纯,不过这种天生的个性也是改不掉的。 ,8KD-"l^g  
之后史派克就像是想起两人初次独处时的情景似的,就这么将妮思抱到怀里。 V@0Z\&  
妮思并没有抵抗,也将脸颊贴在史派克厚实的胸膛上。藉由心脏有力的鼓动,妮思感觉像是接触到了他的生命。 %)7HBj(*J  
(史派克的肉体、史派克的灵魂……) SArSi6vF  
妮思在心中如此说道。 RcUKe,  
(我的肉体、我的灵魂……) ('/5#^%R  
并且试着继续地说道。 QU/Q5k  
肉体并不只是个容器,灵魂也绝对不是无形的。肉体跟灵魂一同毁灭,这才是自然的真理。 jP{LMmV  
(我已经不是转生者了。) #tyHjk  
我再不是亡者女王娜妮尔,而是以小妮思的身份,为这永远的时间跟无限的轮回划上句点。 $7{|  
“史派克……” TI{W(2O*  
妮思主动抬起头来,跟年轻的玛莫公王相吻。” ,Db+c3  
“记得跟莉芙道歉喔。” @\ ,WJmW  
“我知道。” Jsi [,|G  
史派克露出苦笑如此回答。 zbt>5S_  
“我其实也觉得很对不起她,至今都一直是找她出气的说。” r>N5 ^  
(不对,这你就不懂了……) Xp <RG p7E  
听到史派克这样的答案,妮思不禁心想,其实希望你对莉芙道歉的不是这件事情。 #t /.fd  
然而妮思并没有说出口。 =F2e*?a3  
她害怕自己过于在意,其中的理由其实自己也知道。而且她更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相当的卑鄙。 =/@c9QaV B  
然而今晚她还是希望可以一直这个样子。因为只要像这样在一起,她就可以忘记一切的往事。 Cj?X+#J/@d  
(莉芙,对不起了……) |t^7L )&y  
所以妮思在自己的心中,对这位半妖精族的少女道歉。 eR.ucTji  
Yr@)W~  
在艾莲娜进行报告的三天后,玛莫公王史派克便率领部队,亲自前往暗黑神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 CybHr#LBc  
率领的部队包括亲卫骑士队两百名,再加上士兵五百名。此外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与魔兽使艾莲娜两位魔法师、古里巴斯、亚莉希雅、妮思三位神官,以及精灵使莉芙也一起同行。 AY['!&T  
还留在这里的龙人族贵族种亚布洛斯也允诺帮忙。依据艾莲娜所说,他不只是位技巧纯熟的战士,同时也是能使用龙族魔法的优秀魔法使,对于史派克而言,可说是强大的助力。 RG=!,#X  
集结于大神殿废墟的法拉利斯神官战士团似乎有三百多人,加上其中还有能使用暗黑魔法的祭司级神官,其战力绝对是不容忽视。 Uv,_VS(  
此外神殿中有刀枪不入的黑暗祭司奥费司坐镇,加上势必跟逐渐复活的古代邪龙一战,因此这次的战斗肯定会相当的激烈。 SGn:f>N  
然而为了公国的存亡,这是场绝对不能输的战争。 1bb~u /jU  
部队从公都出发,三天之后就抵达了贝利尔村。 L 0k K'n?  
由于龙热的骚动,加上附近的法拉利斯大神殿正有神官战士叛乱,因此村民迎接史派克时的反应有些冷漠。不过他们并不是想要反抗,还是让出了旅馆跟民家让史派克等人借住,也提供了应有的招待。 dxlaoyv:  
而在第二天,史派克便开始进攻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 mT\!LpX  
打前锋的是艾莲娜所召唤的鹫头狮,以及亚布洛斯所呼唤来的飞蛇。翱翔于天际的两只魔兽,从上空袭击在废墟门口守卫的神官战士团,并造成敌方阵营的混乱。 }?xu/C  
以此为攻击的信号,史派克亲自带头率领亲卫骑士跟士兵冲上山丘。 ot P7;l  
敌人见状马上放箭跟使用暗黑魔法。 T!eb=oy  
攻击目标理所当然集中于站在前头的公王史派克身上。然而史派克已经由艾莲娜施予“魔法障壁”之咒文,并不需要担心会被攻击魔法所伤,因此只需要专心以剑或盾来防御弓箭就可以了。 b@@`2O3"  
即使如此他还是中了一箭,弓箭就这么射进他的左肩。然而史派克只是皱了一下眉头,之后便继续深入敌阵。 CN0&uyu#4  
“我是玛莫公王史派克,想活命就马上丢掉武器投降!” "YD<pRVB  
史派克用尽力气大声喊道。 5!,`LM9  
“我们不会服从任何命令!” HErTFY+vC  
“死才是究极的自由!” jJ86Ch  
然而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们,以暗黑神的教义回应史派克的劝降,并且为了讨伐玛莫公王而杀了过来。 tv,iCV  
“保护陛下!” G@b|{!  
亲卫骑士们见状打算以人墙保护史派克。 'Uqz,  
“不用!我们的人数比较多,以两人一组直接对付敌人!” */ZrZ^?o  
史派克对集结过来的亲卫骑士,以近乎怒骂的语气如此下令。 Zuod1;qIh  
并且光是交剑两次,便将冲到面前的敌方战士打倒。平常就跟公王练习剑技的亲卫骑士们也知道,如今史派克已经是玛莫公国最强的战士之一了。 !Y/$I?13Z  
因此他们听从公王的命令,朝着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们开始突击。 I?@9;0R  
“持续下去。在敌人重整阵势之前便一口气将他们打倒吧!” MDa 4U@Q  
史派克高举自己的剑对全军发出如此的号令。 '"Q;54S**  
由于魔兽的偷袭跟公国骑士团怒涛般的攻势,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放弃了废墟入口,就这么退到废墟里头。 ;_)&#X,?(  
公国骑士团毫不留情的继续攻进废墟,然而此时骸骨跟僵尸等不死生物,就这么从两边包夹过来。 n%? bMDS  
“埋伏是吗……” +s.r!?49+  
史派克虽然露出苦笑,不过他并不是没有预料到。何况下级的不死生物并不值得畏惧。 dX-Xzg  
“士兵在两边排出人墙!骑士直接追击神官战士!” DE:FWD<}  
史派克推测神官战士团的战法,应该是会趁不死生物偷袭时的混乱再度迎击,因此亲自带头突破了不死生物的包围。 Jj}+tQ f  
正如史派克所料,神官战士团又重新折返,公国骑士团在突破从两边进逼的不死生物后便与他们展开正面冲突。 XfmPq'#Z  
双方各排成一列,不断进行着一对一的战斗。 `WSm/4 m  
史派克也在战斗的行列之中。 lAz.I  
身为公王的他虽然与两名神官战士交战,但他以盾牌防御其中一人的攻击,并且跟另外一个人交剑作战。 EE5I~k 5  
对方就像是不知恐惧般地疯狂进攻,然而身为战士的技量却相当普通。 8C3oj  
史派克谨慎地作战,先用剑砍倒其中一人,再用盾牌把另一个人推倒在地上,以铁靴往他的腹部踩了下去。 'v iF8?_  
史派克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眼前便又出现了新的对手。终究会感到疲劳的史派克,依然是强打起精神继续作战。 :hB/|H*=  
就这样史派克又打倒了两名神官战士。 )J#7:s]eo  
在他战斗的时候,敌方的战斗行列就已经崩溃,这次就真的是溃败而逃了。而此时士兵们也已经歼灭了所有的不死生物。 `8xt!8Z$  
“不准再追了!” HTuv_kE  
史派克大声喊着,要骑士跟士兵们先行集合。 u*0Ck*pZ  
已经溃逃的法拉利斯神官战士,即使放着不管也不会再造成威胁,他们要从废墟中逃出去也无所谓。 5SKj% %B2,  
强敌是那个刀枪不入的黑暗祭司奥费司。奥费司并未在混战中现身,或许跟之前一样坐镇在礼拜堂,也可能正参加古代邪龙的复活仪式。 Qvt  
“请盖拉克他们过来。” "b 5:6\  
史派克如此命令着亲卫骑士。 P 0v&*y3Y  
身为亲卫骑士队长的盖拉克,原本应该是要带头作战的,不过只有今天他没有加入这场混战。为了避免受伤跟疲劳,他跟魔法使一同留在后方。 'N#,,d/G  
不过从现在起就是他们要登场了。 JJ_77i  
盖拉克跟亚德·诺瓦两人,将要跟奥费司进行肉博战。 ;(AVZxCM  
“战死者送到山丘下面,受伤的马上包扎,而且不分敌我。” dV(61C0wn  
史派克接连下达命令,并且注意是否有付诸实行。 k4Ed7T-  
在他这么做的时候,盖拉克跟其他的魔法使都来到他的身边。 #5*|/LD  
“我帮您处理伤势……” R >1  
妮思有些脸色苍白地对史派克说道。 . Z 93S|q  
那枝箭还插在史派克的左肩。由于露出的部份在战斗时便断了,并不会影响到攻击的动作,所以史派克也就一直没有理会。然而在战斗告一段落,情绪也慢慢镇静下来之后,痛楚也变得越来越强烈了。 /, T@/  
“麻烦你了。” xfYDjf :<  
史派克蹲在地上对妮思伸出手臂。 Hxe!68{aR  
妮思握住箭一口气拔出来,并且卸下史派克身上的坚固铠甲。 <49Gsm&0  
在看到伤口之后,妮思咏唱了两次神圣魔法。 xx[XwN;  
“他们果然有用毒呢。” Se*o{V3s$  
史派克露出苦笑对妮思说道。 );-?~   
“总觉得身体有些不听使唤。” 3 sUTdCnNf  
“这是会致死的剧毒,放着不管的话会没命的。” B.)!zv\{  
妮思以只有史派克听得见的音量轻声说道。 x93t.5E6  
“那他们应该用马上发作的剧毒才对。” }.bhsy  
史派克不以为意地如此说道。如果害怕中毒或生病,根本就无法担任玛莫的公王。 R'M=`33M  
“您这么勇敢固然是件好事,不过千万不要太逞强了。” {p -q&k&R|  
妮思在史派克的耳际如此说完,便离开他的身边照顾其他的伤患。 vRp#bScc  
盖拉克跟亚德·诺瓦就像是换手般走了过来。 PHZ+u@AA6@  
“我听部下说了,这次你相当活跃呢!” S.G"*'N  
盖拉克说完便咧嘴笑着。 >J4Tk1//b  
“只是连你的份都一起努力罢了。光是看别人战斗的话我也会忍不住啊!” \53(D7+  
由于自己是公王,因此史派克常常会面临这种状况,这也常使他觉得焦躁跟懊恼。 # !:u *1  
“这番话还真是别有含意啊。” HP/f`8  
听到史派克这番话,盖拉克不禁露出懊悔的表情。 &d5n_:^  
“不过下一场战斗就交给我吧!” l~_] k  
“我知道,我会张大眼睛看仔细的。万一你们被打倒的话我也会跟他打。” Nu}x`Qkmr  
史派克如此说完,便看向一旁脸上失去血色的魁梧魔法师。 H > Y0R  
“行吗?” .X2fu/}  
史派克就像是要确认般地对亚德提出询问。 |r|<cc#  
“我不知道行不行,不过我会上的……” %8U/ !(.g  
虽然声音在颤抖,但他的表情没有任何迷惑。 | DB7o+4  
“很抱歉,竟然请身为宫廷魔法师的你做这种事。” E[IjeJB5  
“如果是只有我做得到的事情,那我就一定会做,就算是我无法做的事情,我也会尽可能的帮忙,所以之后请您尽管下令吧!” |<:Owd=  
“这你就不用担心啰。本来他要当弗雷姆本国的骑士团长都绰绰有余呢。因为他是风之部族有力家族的后继者,而且还有这样的体格,跟足以成为魔法师的智力啊。” ( L{>la!  
“请不要再说这些了。在成为魔法师的时候,我就把继承权让给我弟了。” rzl0*CR  
亚德·诺瓦露出困惑的表情,对亲卫骑士队长如此抗议。 O1C| { M  
“这些我知道。你常被说是胆小而且动作迟钝,要不然就是被说不适合当个战士。不过因为我知道你在战场上的表现,所以我并不这么认为……” "#ctT-g`6  
史派克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 9i^dQV.U=  
“关于这个是有原因的。” O6 :GE'S  
盖拉克忽然严肃了起来。 NZ{)&ObBRt  
“那、那些事情也不要再说了。” Z30r|Ufh  
亚德·诺瓦连忙要阻止盖拉克。 &"_5?7_N  
“还是让公王陛下知道比较好。” ~4T:v _Q7g  
盖拉克果断地回答之后便继续说道。 sYMgi D  
那是亚德·诺瓦小时候的事情。 }{oZdO  
“他从小体格就很好,不只力气很大也很善良……” ^9jrI  
然而在某一天跟风之部族的小孩玩的时候,亚德跟比他大两岁的小孩打架,就这样把他举起来摔到地面。   (4GDh%  
“而那个小孩因为姿势不对,就这么摔断脖子死了。” /Wx({N'h$  
之后亚德·诺瓦就不只是温柔而是懦弱,加上言行都变得过度慎重,因此才给人迟钝的感觉。 NKX,[o1  
他的父亲似乎是看不下去,很快就断定他不配当个战士,而且弗雷姆国王卡修当时需要一名魔法师,就让他接受了魔法的修行。 sY%nPf~9q'  
“原来曾经有这样的事情啊……” <3SO1@?  
史派克像是很感动般地点点头。 bE6 :pGr  
这只能说是个不幸的事故。即使是普通的剑技锻炼,每年也总是有一两个人丧命。 0t^Tm0RzH  
“老实说我不愿意伤害任何人。即使对方是敌人还是坏人。不过找也知道这只是借口,我不能因此就逃避下去……” 2jT2~D.U1  
亚德·诺瓦虽然挣扎但果断地如此说道。 rFJPeK7  
看到他这样的表情及态度,史派克知道他已经不再迷惘了。 G+S MH`h  
会害怕也没有关系。然而如果在战斗中仍有迷惘,终将会被人有机可乘。 y~r5KB6w  
妮思曾说过如今的亚德没有问题,看来这番话是正确的。 1SwKd*aRR?  
“好啦,我想黑暗祭司奥费司也等很久了,就去跟他打个招呼吧。” z m{U.Q  
“久等的应该是我们吧。” X:Iam#H  
“我会尽力的。” ETMF.-P  
听到史派克的这番话,盖拉克跟亚德·诺瓦分别如此回应。 (j%;)PTe+&  
之后三人就带领着魔法使们跟几个力气大的亲卫骑士,朝礼拜堂的方向走了进去—— nvOJY6)$V  
^!j,d_)b!  
暗黑祭司奥费司闭着眼睛,坐在安置了暗黑神法拉利斯神像的祭坛前面。 )1ct%rue  
“外头变安静了……” Fs 95^T  
他如此轻声说着,并赫然将眼睛睁开。 CYH o~VIK  
玛莫公国的动作比奥费司预测的还要早。或许是掌握到了有关神殿正在进行的仪式情报。 n%&+yg   
“让高位祭司们专心进行仪式,或许是我的失策吧。” \ 0J &^C  
不然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败退下来。 Q G8X{'  
但是既然到了这种地步,奥费司打算独自挡下全军。 #bZT&YE^  
只要让古代的黑龙复活,这座岛就会成为暗黑神的圣地,成为完全没有秩序存在,保障能拥有完全之自由的理想乐园。 0)HZ5^J  
“我不会让你们碍事的!” Og E<bw  
奥费司打起精神,凝视着光线射人的礼拜堂入口。 5m\T~[`%  
那儿出现了数名男女的身影。 a`E1rK'  
带头的是两名壮汉,其后则是玛莫公国的公王史派克跟几名神官。 }\oy%]_mY  
“原班人马又光临这里了……” /xh/M@G3  
奥费司露出了毫不畏惧的笑容。 svj0;x5  
“虽然是原班人马,不过结果可不会跟之前一样啊!” fb;y*-?#  
玛莫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如此回答。 tO8<N'TD  
然而站在他旁边的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却无法抑制住身体的颤抖。 96]!*}  
“怎么啦,看你抖得这么厉害?害怕的话逃走也无所谓,你没有必要听从公王的命令。” )2dTgvy  
奥费司露出了嘲笑的表情。 R\ZyS )~l  
“我的确接到了命令。不过决定听命行事则是我自己的意志。” +S C;@'  
即使在气势上输人,亚德·诺瓦依旧如此回答。 ]zUvs6ksLG  
“没有必要跟那种人争辩!” G~FAChI8![  
至高神法理斯的神官战士亚莉希雅愤怒地叫道。 Puodsd  
“那个人的本质不是自由而是邪恶。他只是为了肯定自己的邪恶而否定秩序。如果真的尊重自由,就不应该做出侵害他人自由的事情。秩序是为了保障千万人的自由,而必须做出的最小束缚。他所谓的完全自由,就只是剥夺彼此自由,毫无法则的浑沌世界罢了!” m |%ly  
亚莉希雅差点就这么冲向黑暗祭司,她身边的古里巴斯祭司连忙拉住她的腰带,阻止了她。 s:f%=4-7  
“盲目信仰唯一绝对的秩序,这正是法理斯的傲慢之处。每个生命跟每个意识,其总和的秩序有无限种。那么无限个的秩序,跟毫无秩序又有何差别?” I] vCra  
奥费司也吼叫着反驳对方。 ,o68xfdZVW  
至高神法理斯的教团,完全否定了法拉利斯的信仰。甚至不承认其教团、教义跟信徒的存在。 qdY*y&}"J  
因此在之前大战结束之后,法理斯教团随即派遣了二十人的神官战士团,来到法拉利斯这个邪恶的圣地,要在这个废墟建立法理斯神殿。 J0V\_ja-  
然而神官战士团的成员们,却全部被眼前这名黑暗祭司所杀。对于亚莉希雅而言,他是杀害自己同伴的可恶仇人。 % >}{SS  
而对于奥费司来说,就是法理斯教团以及以法理斯为国教的神圣王国伐利斯,将这座大神殿破坏成现在的这座废墟,这样的憎恨跟屈辱也是永难忘却的。 J%SuiT$L&Y  
因此双方不可能互相理解。 j c-$l  
正如亚莉希雅所说,如今并没有争辩的必要。这是场无法避免的战斗。 #!RO,{FT  
“盖拉克!亚德!” b@   S.  
史派克对亲卫骑士队长跟宫廷魔法师送出信号。 wr{ [4$O  
并且在心中祈祷他们一定要赢。 +x_9IvaW&?  
他们两人就等于是史派克的左右手,对于公国而言也是不可或缺的人物,绝对不能在这个地方失去他们。 w$%1j+%&  
听到史派克的信号,战神麦理之祭司古里巴斯咏唱起“战之歌”,至高神法理斯的神官战士亚莉希雅也开始祈祷“祝福”之奇迹。他们都将武器放在自己的脚边,以便随时都能向前支援盖拉克等人。 DF`?D +  
史派克也将剑连剑鞘卸下来,拿给露出不安表情的妮思。 v>oWk:iJP  
“好啦,我们上吧。” f\]splL  
盖拉克让手指关节发出声音,拉近跟黑暗祭司之间的距离。他也已经将武器交给自己的部下,为了行动方便只穿着铠甲底下的棉制衬衣。 W v4o:_}  
亚德·诺瓦则是把魔法师之杖交给艾莲娜,并且脱去长袍,只穿箸短裤及衬衫上阵。 QxS=W2iN  
看到两人空手对他走过来,黑暗祭司奥费司的眼睛眯得如刀刃般细。 =}^J6+TVL  
“看来你们正确理解了暗黑神的守护跟制约。不过你们以为空手打架赢得了我吗?” #Rx|oSc}  
“不试试看怎么会知道呢?” ~4'AnoD1w  
盖拉克毫不畏惧的说着并朝黑暗祭司打去。 3rh@|fg)E  
奥费司实在是相当轻易就接下这一拳,并且就这么扭过盖拉克的手臂。 \I[50eh|  
然而亚德·诺瓦此时发出像是惨叫般的声音,然后整个身体朝他撞了过去。 7w?V0pLwn8  
奥费司冷静地抬起膝盖,朝眼前这张像是石巨人般的脸踢了过去。 V_p[mSKJv  
响起了一种东西碎裂的声音。然而亚德并没有被挡下来,就这么将奥费司撞到了祭坛上面。 ~&\}qz3  
“得、得救了!” { M&Vh]  
头上冒出冷汗的盖拉克,不断揉着被黑暗祭司扭住的手腕。虽然只有很短的时间,然而光是这样就感觉骨头会被折断或是筋会被切断一样。如果亚德晚一点过来帮忙,盖拉克的手早就已经不能用了。 fq,LXQ#G  
脸部吃了一记膝击的亚德鼻子被撞歪而不断流血。然而他的视线没有模糊,也没有失去斗志。 4k4 d%  
“刚刚那一撞就可以把他撞飞,证明他的确禁不起肉搏战的攻击。总之尽可能打中他,这么一来对方就会自己倒下了。” l Taw6;  
“不过也得你们打得到啊!” Ap)[;_9BD  
重整态势的奥费司,就像是要打断盖拉克所说的话一般如此大喊,并且主动往他们冲了过去。 5@&{%99  
他的双脚像是旋风般不断回旋,就这么往盖拉克跟亚德·诺瓦之间攻过去。两人无法躲开这猛烈的攻势,各自中了好几脚之后弹飞到两侧。 S#{gCc  
此时法理斯的神官战士亚莉希雅,就这么放低身子冲了过去,试着要抓住黑暗祭司作为旋转轴的那只脚。 !eE;MaS>  
然而奥费司宛如猛禽般的视线,早就完全捕捉了她的动作。他的右脚笔直高举,就这么瞄准着亚莉希雅的后脑踢去。 _G0_<WH6  
“太逞强了!” _`-trE.  
史派克慌张的叫着,并打算为了救她而加入战局。 ^T&@(|o  
然而古里巴斯在那之前就有所动作,大概是早就察觉到亚莉希雅想加入战局吧。 R.'-jvO  
“去天国找你的同伴吧!” /; {E}`  
奥费司如此吼着,并且将高举的脚用力蹬下。 VxA?LS`  
然而这一击打中了冲向前保护亚莉希雅的古里巴斯肩头。 0+dc  
“唔喔!” |9'`;4W  
古里巴斯发出痛苦的呻吟,并且就这么倒在地上。激烈的痛楚甚至使他无法呼吸。 G~ mLc  
而在此时亚莉希雅则是达成了她的目的。她抓住奥费司作为旋转中心的左脚,就这么屈着身子缩了起来。 qSA]61U&  
她的目标正是要封住奥费司的行动。 xP+`scv*m#  
“要去冥界的应该是你!” =`pH2SJT  
抓着奥费司左脚的亚莉希雅如此叫道。 9Rd& Jq^  
“看你吃了我的拳头还有没有办法说话!” o|G[/o2  
随著有力的一吼,奥费司的拳头往亚莉希雅的腹部打去。 =8V 9E  
随着像是棍棒折断的沉重声响,法理斯神官战士口中并不是发出惨叫,而是吐出了大量的鲜血。 L'L[Vpx  
然而她并没有放开奥费司。 bGtS ! 'I  
(只要我还有意识,不,即使是死我也不会放开的!) ;1AX u/  
无法出声的亚莉希雅在内心如此叫道。 )eD9H*mq  
这个黑暗祭司,是将二十几名法理斯的神官战士全部杀害的恶魔。 FKBI.}A?!'  
(打倒这个人就是我的使命……) G0~6A@>  
一边拼命要将远离的意识拉回来,亚莉希雅一边在内心如此祈祷。 5_7y1  
虽然挨了第二跟第三拳,她依然没有放开奥费司的脚。 yQ!I`T>a  
此时—— E< Y!BT[X  
“你的对手是我们!” oH='\M%+  
被像是圆木撞到而意识朦胧的盖拉克总算复活,再度挥舞着拳头打了过来。 {&ykpu090  
奥费司对他的怒吼有了反应,放弃对亚莉希雅打第四拳的打算而站直身子。 \k 6'[ln  
并且就这样扭过上半身,只以左拳应付靠近过来的盖拉克。 3 63KU@`  
“给我倒下!” eXQLE]L]  
盖拉克吼叫着挥出拳头,奥费司则像是等了很久般地以手臂卸下他拳头的力道,并朝他的额头打了一拳。 y|/[;  
盖拉克着实的挨了这一拳,就这么俯卧在地板上动也不动。  alH6~  
然而在他失去意识的瞬间,来到奥费司身后的亚德·诺瓦,稳稳抓住了黑暗祭司的脖子。 BUS4 T#D  
“什么时候!” *3\*GatJ  
奥费司难掩惊讶之色。 &u2H^ j  
这单纯只是声东击西之计。然而他几乎不敢相信,竟然会粗心到让别人接近自己的身后。 ykYef  
大概是两人所放出的气息相差太多了。由于过度注意眼前这个人的杀气,因而没有注意到背后有人正接近过来。 8b!xMFF"  
即使绞紧了奥费司的脖子,在他身后的这个人依旧没有散发任何的杀气。 JNv@MJb}  
奥费司不断以手肘攻击试着要挣脱他,然而由于所处的姿势实在过于恶劣,根本就没有造成创伤的威力。因此即使对方发出痛苦的呻吟,抓住脖子的手仍然持续增加着力道。 #>M^BOR8  
“你的手脚没办法感觉别人的痛苦吗?” 2]]}Xvx4#  
此时这个人哽咽地如此询问。 :nOI|\ rC  
“我可以随意感觉到别人的感受……” Vi`P &uPF  
奥费司在痛苦之中如此回答。 D"gv:RojD  
他期待对方是否会出现破绽,然而却完全没有这个征兆。 iG#9 2e4  
“我问的是你的手脚,是否能感觉到别人受苦的实感。难道你没感受过别人骨头碎裂、内脏破裂、生命之火逐渐熄灭的感觉吗?” =QK ucLo  
“当然会感觉得到……然而这也是我的喜悦……” zZ,"HY=jN  
即使露出痛苦的表情,奥费司的嘴角仍有着微笑。 .W\JvPTC  
“我无法理解你们这种人。我现在要夺去你的生命。可是这种痛苦将会烙印在我的手上,而且一生都不可能会忘记……” U1`pY:P  
亚德·诺瓦如此说完,便用尽全力绞紧黑暗祭司的脖子。 +|Izjx]ZV  
奥费司就这么失去意识,全身也失去了力量。即使如此亚德依旧没有放松力道,一直紧紧绞着黑暗祭司的脖子—— 6LrI,d  
“结束了吗……” a6@k*9D>  
看到黑暗祭司的头部几乎被转到了背后,史派克深深地叹了口气。 r KYQ 8T  
“赶快帮受伤的人……” znDpg{U(  
史派克原本想对妮思这么说的,但她在自己说话之前就有所动作,冲到了亚莉希雅祭司的身边。 P_5G'[  
谁都看得出来,她所受到的伤势是最重的。 m%'T90mi  
史派克让她负责亚莉希雅,自己则是走到失去意识的盖拉克旁边,扶起他的上半身叫他起来。 "[-W(=  
就这样盖拉克恢复了意识。 J:J/AgJuH  
“我们赢了吗?” [kTckZv  
盖拉克摇晃着脑袋如此询问。 wwv+s~(0  
“嗯,正如你的期待,这场仗是亚德打赢的……” 'y5H%I!  
那位宫廷魔法师,如今正坐在地上流着眼泪。 Ls+vWfF=#  
“这次真的是让他接下一个辛苦的任务了。” T9'HQu  
“要吃肉就得有人杀害家畜。他应该能够理解的。” W7;RQ  
“为了不让他这么难过,我们得赶快结束这场内战。” @^J>. g  
“为此我们还有一场仗要打呢……” Q+/P>5O/  
即使是在这一瞬间,废墟地下也依旧进行着古代邪龙的复活仪式。诸神大战的时期便已经存在的真正古龙。无论如何绝对要阻止它的复活。 a_]l?t  
“还能打吗?” Bz|/TV?X(  
听到史派克这么一问,盖拉克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脸颊上的疤痕。 y2mSPLw  
“比起战斗的时间,我躺在地上的时间还比较多呢。” H : ;XU  
“我们并不知道仪式何时会完成,所以就这么前往地下吧。另外从亲卫骑士中选出二十个人。” cnRgzj<ek  
盖拉克回答遵命之后便往外头走去。 s}yN_D+V  
地底有等待复活的古代邪龙之灵魂、执行仪式的是暗黑神的高位祭司,而己方则大多受伤或相当疲劳。  @6%7X7m  
肯定会是场相当严苛的战斗。 4#.Q|vyl]"  
即使如此,这依旧是场无法避免的战斗。为了玛莫公国的存亡——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369 点
好评度: 134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8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3

]=]MJ3_7  
通往大神殿地下黑翼邪龙栖息处的入口,藏在安置暗黑神法拉利斯神像的祭坛底下。 .<xD'54  
猜到位置的是史派克。 [d-Y1  
“原来大家的想法都一样啊。” sY?wQ:  
在找到暗门的时候,史派克如此说着并露出苦笑。 Sfp-ns32%A  
因为在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的谒见大厅,也有个通往破坏神卡蒂丝地下神殿的暗门。 ts("(zI1E  
不过如今那里已经成为大地母神玛法的地下神殿,因此重新在王城中庭设置了一个入口,原有的通路则是已经填平封闭。 jGo\_O<of  
“这样就不用潜水了。” ;O 5Iu  
如果真的没有找到入口,就只能从瀑布下方邪龙出入的洞穴进入神殿了。 jxt]Z3a~0  
然而不只要前往瀑布所在处,而且还必须潜水进入瀑布下方,将会是相当辛苦的差事。 OECVExb@eH  
即使不用这么做,刚才跟法拉利斯神官战士以及黑暗祭司奥费司之战,也已经消耗了不少战力。 Ul'H(eH.v  
因此能找到秘密入口,真可说是小小的幸运。 tA'5ufj*:  
史派克走下螺旋阶梯前往地底的洞窟。洞窟深处应该沉眠着一只幼龙,并且正进行着让古代邪龙复活的仪式。 }jU)s{>fb  
跟史派克同行的,有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及选出的二十名亲卫骑士、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魔兽使艾莲娜、“公王的好友”莉芙、妮思侍祭跟古里巴斯祭司等人,另外还有龙人族贵族种亚布洛斯。 Bn=YGEvz  
跟黑暗祭司战斗时身负重伤的亚莉希雅祭司,虽然籍由妮思的治疗魔法保住生命,但因为仍不能够随心所欲的行动,因此跟其他的伤患一同回到了贝利尔村。 {sj{3Iu  
不死之身的黑暗祭司被打倒、法拉利斯大神殿也由公国所占领,如今她可说是已经完成了其中一个使命。而另一个使命将是建立至高神法理斯的神殿,让法理斯的教义能在这座岛上普及。 qPJSVo  
包含知识之神拉达跟商业之神恰萨,史派克希望能让光之五大神的教义在玛莫岛上普及,如此一来暗黑神法拉利斯的信徒就会自然减少。 ZP&iy$<L  
推崇完全之自由的法拉利斯教义,很难经由大多数的人来实践。将遵守诫律列为信仰之一会简单许多。 Z:V<P,N  
走下阶梯之后,就可以看到洞窟深处有微弱的光线。史派克等人也点亮魔法之光往里头走去。 )nK+`{;@!  
等到接近过去之后,就可以清楚看见那里正在做些什么。 JE*?O*&|Q  
石地上描绘着一个巨大的五芒星,有五名黑暗祭司分别站在其尖端之上。魔法阵中央的幼龙被黑色雾状的骷髅所笼罩,头上还有个诡异的半透明影子。 0;*[}M]Z  
这个影子看起来,的确跟之前交战的黑翼邪龙非常相似。 MBU4Awj  
“没看到其他龙人族……” $?VYHkX  
史派克如此轻声说道。 hewc5vrL  
除了五名黑暗祭司之外,还有十名像是负责保护仪式的神官战士。 Tn(uH17  
这十名神官战士已经发觉史派克他们正接近过来。为了让仪式顺利进行,他们拿着武器横向排成了一列。 9 i{(GO  
“快投降吧!” [ biz[ fm  
史派克大声对他们喊道。 ~3-+~y=o~  
“笑话!” s.KfMJ"u[  
其中一名神官战士如此回答。 $YJi]:3&  
随即这些神官战士们,便在口中咏唱着法拉利斯的教义并攻击过来。 fi&>;0?7  
亲卫骑士中选出来的精锐们迅速向前迎击。史派克并没有加入战局,只是默默凝视着神官战士跟亲卫骑士的这场战斗。全副武装的骑士跟连暗黑魔法都无法使用的轻装战士的战斗,胜负从一开始就相当明显。 |S]fs9  
战斗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结束了。 o$7UWKW8  
亲卫骑士们毫发无伤地打倒了神官战士团。 Fta=yH }  
史派克再度带头向前,这次改向五名黑暗祭司劝降。 kKDf%=  
“真没想到连奥费司都会被打倒。” qNMYZ0,  
“我们不会受到他人的指使,唯一的准则就是为己所欲为!” 1Vz3N/AP%?  
这就是黑暗祭司的回应。 J@IKXhb7_  
之后这五名黑暗祭司拿起了脚下的武器。半透明的邪龙也用力拍着翅膀。 IEI&P RD  
然而却没能卷起强风。 Wkr31Du\K  
“换句话说复活还不算完全成功。” %/!f^PIwX  
史派克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bhfKhXh8  
然而对方是从神话时代就存在的瘟疫龙,根本无法想像它会拥有什么能力。 Q#&6J=}  
史派克举起右手并且用力挥下。 R[m+s=+  
这就是战斗开始的信号—— tdp>vI!  
※       ※       ※ t+,2 p|B  
首先双方均以魔法进行攻击。 o+- 0`!yj  
艾莲娜的“火球”咒文震撼四周,亚德·诺瓦的“电击”咒文向前疾驰。 6!=q+sw/X  
黑暗祭司们则是以“气弹”之咒文反击。 SxkY ;^-U  
史派克中了两发气弹。不过因为已经有所预期,因此他集中起精神予以抵抗。 (tiE%nF+  
虽然差点就被打退,不过史派克还是站稳了脚步。被攻击的部位相当疼痛,然而并不是无法忍受。史派克感觉咒文中的魔力似乎不高,甚至让人质疑这是否真的是高位黑暗祭司的实力。 w.+G+ r=  
在魔法攻击停止的瞬间,亲卫骑士们也攻向黑暗祭司。 h66mzV:`  
其中一名黑暗祭司见状,便随著有力的一喝让气弹瞬间爆发。 }1.'2.<Y  
亲卫骑士被这肉眼无法看见的爆发震飞到了后方。然而他们马上就恢复态势,并且包围住这个黑暗祭司结束他的生命。 "DX 2Mu=  
“黑暗祭司看起来相当疲累,大概是因为长时间进行着仪式吧。” w 5t|C>  
史派克见状才终于确信,他们是因此才无法以庞大的魔力使用咒文。 i nk !>Z  
“我们这边还不是跟他们一样。” FvD/z ;N  
盖拉克咧嘴回应着史派克这番话。 DIkf#}  
“所以黑暗祭司交给他们就行了。” 02YmV%  
“我们就准备跟邪龙交战吧。” Q+O./1x*,  
史派克跟盖拉克相视点头。 Ve xxdg  
魔法阵上的邪龙灵体,似乎是静静等待着眼前注定一死的人类结束争斗。没人知道这个灵体在想些什么。它是正渴望着能够复活?还是因为永远的沉眠被打扰而感觉愤怒? 0aJcX)  
此时亲卫骑士精锐跟黑暗祭司之战结束了。 e^N}(Kpy  
黑暗祭司们使用武器的身手也不差,亲卫骑士之中有两个人被打倒。然而黑暗祭司因为一开始中了魔法而负伤,在人数上也屈居下风。虽说他们的确是奋勇作战,但四人还是被亲卫骑士打倒了。 m@",Zr `f=  
“邪龙的灵体应该要用魔法武器才能打倒。你们先离开这里,那家伙就交给我们来吧!” %Vk77(  
史派克对亲卫骑士们说完,便握着卡修国王所赐的宝剑,缓缓地往邪龙灵体的方向走去。 .kB!',v\  
“亚德,也让我的武器有魔力吧。” `(E$-m-~jH  
回应亲卫骑士队长的请求,亚德·诺瓦用尽最后的力气,对盖拉克爱用的战斧施予魔力。 "kjSg7m*:  
古里巴斯祭司也将所持的鉾枪加上神圣魔法的祝福。由于灵体也是一种不死生物,因此肯定将会出现效果。 :4r*Jju<V  
古代邪龙缓缓向上飞舞,并俯视着史派克等人。 xrv0%  
此时龙人族贵族亚布洛斯发出奇特的叫声,随即他的背上长出了龙的翅膀。他左手拿着一把曲刀,右手则是握着圆盾。剑与盾牌都是以真银制造,肯定也能对灵体造成伤害。 X3?RwN:P  
魔法使们都集中起精神,随时准备以魔法攻击或支援。 !.499H3  
就这样战斗开始了—— I ^[[*Bh*C  
战斗本身非常激烈,但却安静得令人惊讶。 B`)bo}h  
因为龙的灵体完全不会发出任何声音,而砍中灵体的史派克等人的武器也没有发出声音,只有青白色的魔力光辉不断闪烁,告诉大家确实有对灵体造成损伤。 %l!- rXp  
在不可思议的寂静之中,像是没有声音的幻觉之战不断持续。 Xv+,Z<>iQ  
史派克等人也没能打破这样的寂静,大家都不发一语,默默挥动着手中的武器。 jsP+,brO  
古代邪龙只是一直吐着黑色的雾。一开始被雾喷到时本来以为是某种毒,然而呼吸并没有变得困难,皮肤也没有产生任何的变化。 ZKM@U?PK  
虽然史派克以为是虚惊一场,然而在第二次被雾喷到的时候,他的身体忽然感觉一阵恶寒。 %D~Mij  
“那个黑雾会让你们的精灵力失控!” {BgJ=0g?  
听到莉芙的警告史派克才知道,邪龙喷出的东西是能引起疾病的诅咒。 l hST%3Ld  
只要被黑雾喷到,体内的精灵力就会开始出现异常。而这样的异常就是疾病的根源。会感到恶寒是因为炎之精灵力变得异常而离开身体。如今的史派克大概已经发烧了。 }y vH)q  
而在第三次被黑雾笼罩的时候,他也确定自己已经发了高烧。不只意识变得朦胧、也明显感觉得到脚步非常不稳。 9Q'[>P=1  
往两边看去,盖拉克因为不断激烈地咳嗽导致无法战斗,古里巴斯祭司的动作也明显变得迟钝。 Q 9E.AN   
“手脚没办法随心所欲的动!” `>OKV;~{z  
古里巴斯懊悔地如此说道。 }F|B'[wn  
由于体内大地之精灵力出现异常,使得全身的关节都跟石头般僵硬。而且只要稍微一动便感到异常疼痛,不过祭司还是一边懊悔的自我指摘一边战斗。 '*Ld,`  
而在另一方面,龙人族贵族种亚布洛斯无视于瘟疫龙的黑雾,展现出奋勇作战的英姿。 M+b?qw  
不只以武器攻击,口中还喷出像是龙炎般的灼热火焰。 h\Q@zR*0a  
这一击让邪龙灵体发出了无声的呻吟。 WBb*2  
艾莲娜也用尽最后的力气,咏唱“光之箭”的咒文攻击邪龙,莉芙也召唤出黑暗精灵朝邪龙撞去。 hDQk z qW  
即使如此瘟疫龙依旧试着维持灵体的原形,然而维持灵体的力量正确实减少中。 J~50#vHY  
灵体像是海市蜃楼般摇曳,看起来也似乎越来越透明了。 >8b%*f8R  
这样的实感给予了史派克新的勇气。 %F^,6y  
“给我消失吧!” %?Q&a ]  
史派克毫无意义地大声吼叫。 N Hn #c3o  
虽然身体异常灼热,然而意识却反而变得鲜明,大概是这样的热度让精神都亢奋起来了吧。 Kr;=4xg=  
史派克就这么大声吼着,并且以这样的气势不断挥剑,就像是化成一个凶猛的狂战士。 *adznd  
之后忽然像是断了线的木偶般倒下。 p#_ 5w  
然而在这一瞬间,瘟疫龙的灵体也像是清晨的朝雾般逐渐消失—— @th94tk,  
※       ※       ※ <0qhc$M  
一直到当天的傍晚,史派克才终于恢复了意识。 6As%<g=  
他被运到贝利尔村中旅馆的床上休息。小妮思也陪伴在他的身边。 pf%; *  
“我们嬴了吗?” =;E0PB_w  
妮思点头回答史派克的问题。 ect$g#  
“古代邪龙的灵魂消失了。不过它的灵魂应该是永远不灭……” 7upWM~H^  
接着妮思便说明他失去意识之后发生的事情。 e`q*'u1?  
在邪龙被消灭之后,盖拉克跟古里巴斯的症状也逐渐痊愈。 E.+%b;Eqe  
“我想应该是因为瘟疫龙的诅咒被解除了……” w=a$]`  
妮思如此说道。 FOsxId[f9  
“所以罹患龙热的人也没事了?” j>uu3ADd2  
“一定没问题的。” u6Wan*I?  
妮思笑着回答史派克的疑问。 IV1Y+Z )  
“那我会什么会躺在这里?” cza_LO(  
拉下脸来的史派克试着要撑起上半身。 DHv86TvJt  
然而全身都使不上力气。 !n P4S)A  
“那是因为史派克大勉强自己了啊。即使是中毒跟生病,都还战斗到体力的极限……” xI~A Z:m  
妮思露出生气的表情,并将手放在史派克的额上。 G_ ,9h!e  
虽然好像还有点烫,不过应该是疲劳所导致的。为了以防万一曾经请莉芙来看过,他体内的精灵力如今几乎都恢复了正常。 EtaKo}!A}  
“因为这一次的战斗,就算是再怎么勉强都一定要赢的啊……” &/ED.K  
史派克如此解释。 S'kgpF"bm  
“如此一来应该可以避开眼前的危机了。” YD;d*E%t  
然而他几乎可以确信,这并不代表所有的危机都已经远离。 vy{k"W&S  
新生玛莫帝国的势力依旧残存。妖魔部族还潜藏于玛莫各地、黑暗森林的堡垒仍被暗黑骑士团所占领。此外玛莫帝国的宫廷魔法师威尔,也或许已经准备好了下一个计策。 `JpFqZ'58  
(只能一个一个去解决了。) Xt$P!~Lu  
这次的事件让史派克彻底觉悟。 EP>Lh7E9n  
在这座岛上即使是一点点的粗心跟安心,都马上会因此而付出沉重的代价。 32?'jRN(ue  
“龙人族亚布洛斯呢?” H{,1-&>|  
“他保护被解放的幼龙回故乡了。他非常感谢史派克,因为你没有杀掉黑翼邪龙,并且还全力帮忙解放幼龙……” D,[Nn_N  
龙爪权杖也已经回到了亚布洛斯手上。 @ =~k[o  
“那龙人族的贵族种怎么了?” Ui"{0%  
“好像被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杀了。他们要将幼龙当成瘟疫龙的复活之门而牺牲,那时的龙人族为了保护幼龙,所以……” oz)4YBf  
“邪龙复活之门啊……” qto zMa  
听到妮思的这番话,史派克的表情再度严肃起来。 5`+9<8V  
他回想起之前的妮思,也曾经被当成让破坏女神卡蒂丝复活的门。 !<HMMf,-D  
“我已经没事了……” q5=,\S3=  
妮思如此说着,并且露出微笑让史派克安心。 r|DIf28MIq  
“现在就不要想任何事情好好休息吧。” !ehjLFS?_  
“说得也是。反正就算放着不管,危机也会自己找上门来,就算怎么担心也只是白费工夫罢了。” A%HIfSzQBS  
史派克如此轻声说着,然后再度闭上了眼睛。 W 02z}"#  
明明妮思就在身边,自己却完全没有起来的意思,证明自己一定相当的疲劳。 6w;`A9G[YI  
“不好意思,在我睡着之前可以在旁边陪我吗?” LjE3|+pJ  
虽然知道这只是自己的任性,不过史派克还是如此对妮思说道。而他也在内心对自己编出了一个借口。毕竟之前这么辛苦,能得到这样的奖赏应该也无所谓的…… =xRD %Z  
不过史派克根本一下子便进入了梦乡。 rTR"\u7&H  
即使如此,妮思依旧没有离开他的身边,就这么坐在椅子上陪了他一整个晚上。 w4 3b=7  
※       ※       ※ amC)t8L?  
五天后—— y&5 O)  
史派克处理完战斗的后续工作,意气昂扬地凯旋回到公都温帝斯。 z EtsM U  
然而等待着他的,却是他才刚有所觉悟的崭新危机。 `4'=&c9  
莎尔瓦德伯爵露杰南送来紧急的消息。卡农港口路德跟港市莎尔瓦德之间的海峡出现一艘神秘军舰,并且将往来于海峡的船只全部击沉。 1.3dy]vG  
这代表着暗黑之岛遭到孤立,跟罗德斯本岛之间的联系完全被阻断。 ~5%3]  
好不容易踏上轨道的贸易被迫停摆,也无法经由卡农跟伐利斯输入粮食。 +~iiy;i(  
玛莫公国的生命线被完全切断——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369 点
好评度: 134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9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4

后 记 Kq Jln)7  
进度终于来到第三集了。这都是托出版社跟印刷厂的福。另外购买本书的各位读者也请接受我真心的感谢。 _d3Z~cH  
暗黑之岛玛莫的事态,全部都往最坏的方向前进着—— iu8Q &Us0P  
在撰写本书的过程中,我不禁觉得这或许就是本系列的故事核心。由于主角很不幸,女主角的人生也相当坎坷,因此可以用作故事核心的事件可说是不虞匮乏。虽然没有仔细考虑过,但第四集应该会是跟古代王国时代的“军舰”作战为内容。 )GVTa4}p  
而另外一场战斗,我认为应该就是妮思跟莉芙的战斗吧。 'pIrwA^6N  
意气相投的女性朋友跟圣女,这可说是个究极的选择。为什么史派克会这么有桃花运,其实身为作者的我也不清楚。不过仔细想想,才发现在这个系列中,几乎都没有任何俊美的男性角色! `dV2\ ^*A  
我所能想到的原因,应该是因为在“罗德斯岛战记”第三部(也就是第三~四集)中,一次出现了相当多俊美角色的反动吧。其实虽说是俊美角色,不过因为是塞西尔跟佛斯,因此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塞西尔并没有受到魔兽使艾莲娜的青睐,而佛斯则是患有女性恐惧症。 p P@q `  
虽然并不是特地要对俊美的角色给予限制,不过连史派克的个性都被我写成这样,或许我的确对这样的人有些偏见吧。 N9G xJ6  
实际上跟外型不错的朋友一起用餐时,常常会看到女性的眼光会在一瞬间有所不同,跟看我的眼神几乎是完全不一样,因此心里实在是不大滋味。虽然人生并不是只有这样而已,不过无论是男性或是女性,外型还是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 sS ?A<D  
对于各位女性读者而言,我真的是感到相当抱歉。这次只有在短时间登场的药草师拉飞,我试着要将他描写成一个外型不错的角色,不过并不能确定他是否会在之后的剧情中活跃。 q:)Pf P+  
另外矮人族的铁之王弗雷贝虽然也来到了这座岛,不过如果让他参加这次的战斗,那第四章将会用一句话就结束。毕竟只有“弗雷贝加入战局,所以赢了。”而已的话,根本就没办法成为一部小说。 r&a} U6k(y  
不过这并不是作者不让他登场,而是因为无论是矮人族或是妖精族,原本就不愿意介入人类之间的战争,会这么安排只是贯彻他们的初衷而已。 SF; \*]["f  
然而人类这种主物,爆发战争的话似乎真的会不择手段。玛莫公国跟新生玛莫帝国的战斗,跟现实世界中的恐怖攻击或战争有些微的相似之处,因此在撰写的过程中,我也不禁感到有些难过。 8Snv, Lb`^  
黑翼邪龙会对温帝斯展开空袭,也会使用龙热之类的细菌兵器。 ck0%H#BYY  
本作品原本刊载于杂志上,后来经过大幅增修,几乎成为了跟原作完全不同的作品,不过故事的构想是在当时完成的,那个时候并没有这么多的恐怖攻击或战争。 _J,rql@nG<  
无论是恐怖攻击或战争,在虚构的故事情节中出现就够了。(译注:本书日文版发行的时间,跟美国遭到细菌邮件跟自杀飞机恐怖攻击的时间相近。) ]N]Fb3  
─────────────────────────── WcSvw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O@@nGSc@  
校对|chenlunno1 eC<RM Q4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严禁转载SF小说频道 AFL'Ox]0  
───────────────────────────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369 点
好评度: 134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10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4

一:本论坛轉載的小說全部禁止转载SF盗文论坛,這點尤其重要。切記,牢記,緊記。 ylczM^@  
REU&8J@k&?  
二:严禁对录入信息进行任何改动 增加或减少录入信息。 WxYEu +_  
hfIP   
三:如從本論壇轉載,仍需注意保留“輕之國度”的一切錄入信息,這也是對錄入人員最根本的尊重,如果沒有他們的錄入和校對,我們是無法看到這些小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