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水野良】新罗德岛战记-03卷 黑翼邪龙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楼主  发表于: 2008-09-04 19:09

【水野良】新罗德岛战记-03卷 黑翼邪龙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w-w3  
校对|chenlunno1 &RW`W)0;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严禁转载SF小说频道 90fs:.  
─────────────────────────── #by Jqy&e  
^ I`a;  
xQU"A2{}>  
Ie@Jb{ x  
HCj> ,^<h  
AbfZ++aJ  
#{*LvI&  
'#D8*OP^  
RlRs}yF  
('hT  
0<.R A%dj  
4 1t)(+r  
rs]I  
gXy -Mpzp  
内容介绍 %8r/oS  
突然间袭击玛莫公国的不治之症“龙热”。这是红发之少年皇帝雷艾斯,以及新生玛莫帝国所布下的狡猾陷阱。 4W;S=#1  
撼动公国根基的龙热极其恐怖,玛莫公王史帕克,以及为了追赶黑龙而来到岛上的龙人族,共同沿着线索要寻找帝国力量来源之邪龙……然而在那儿等待着他们的,却是玛莫帝国最强之战士! I g \#f  
以暗黑之岛玛莫为舞台,炽热之希望与昏暗之野心激烈交错。奇幻小说之巨著,局势动荡之第三卷。 nidr\oFUIn  
\/5RL@X}  
登场人物 $yu?.b 9H#  
史派克 玛莫公国的新公王,炎之部族的族长。 p&Ed\aQ%z;  
妮思 玛法神殿的侍祭。 _}gtcyx  
莉芙 半妖精,“公王的好友”。 T .n4TmF  
盖拉克 玛莫公国亲卫骑士队队长。 '@=PGpRF  
莱娜 盖拉克之妻,玛莫公国密探长。 6b=q-0yj  
亚德·诺瓦 玛莫公国宫廷魔法师。 RU#F8O  
古里巴斯 矮人,麦理神殿之祭司。 {38bv. 3'  
艾莲娜 来自亚拉尼亚的魔兽使。 1AD]v<M  
亚莉希雅 来自伐利斯的法理斯神官战士。 A1i!F?X  
拉飞 来自伐利斯的药草师。 (k?7:h  
亚布洛斯 龙人族之贵族种。 `[fx yg:u  
佛斯 莱丁盗贼公会首领。 m#7*:i&@Y  
希莉丝 海兰德王国王妃。 \cJa;WM>  
※       ※       ※ ~+6Vdx m  
雷艾斯 新生玛莫帝国之少年皇帝。 na+d;h*~y  
妮塔 帝国之骑士团长,皇帝之监护人。 a HzHvl  
威尔 帝国首席宫廷魔法师。 U9hS<}<Ki  
克拉特 帝国次席宫廷魔法师。 Nf41ZT~  
波德 实力高超的盗贼,帝国之暗杀者。 IH *s8tPc  
奥费司 法拉利斯之黑暗祭司 V^s0fWa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沙发  发表于: 2008-09-04 19:09

第—章 来自始源巨人之鳞 !%(h2]MQ  
:nN1e  
身穿深红色长袍的女魔法师,以仰望天空的姿势闭上眼睛。她手中握着魔法师之杖,淡红的双唇轻声嚅嗫着某种言语。 Fzlozx1y[  
她的名字是艾莲娜。世界上唯一继承了支配魔兽秘术的人。也因此她被众人称为“魔兽使”。 k*rZ*sSp  
而她目前正在使用这个秘术。 B<?[Mrdxw  
集中自己的精神,对四面八方放出探索用的“线”。这种线可以接触魔兽的意识,她可以藉此召唤并支配所探知到的魔兽。 WUc#)EEM)  
在这座暗黑之岛所栖息的魔兽,多到连她也不禁感到惊讶,大概是罗德斯岛所栖息魔兽数量的数倍之多吧。 f>o,N{|  
对人类而言,这座岛并不丰裕,然而对魔兽们而言,这里或许就是它们的乐园。光是覆盖在这座岛上的黑暗,对它们来说应该就是最好的粮食了。 /'2O.d0}.  
到目前为止,艾莲娜亦接触了许多魔兽的意识。 h5_G4J{1  
她为这些魔兽取了名字,并充份掌握其栖息的地点。在有必要时也会支配魔兽,并给予命令。 BaF!O5M  
要它们住在远离人烟的地方,或命令它们不准接近附近的村落,并且对那边的领主发出警告。 8M,9kXq{L  
这样才不会有人因为魔兽而牺牲。 -ezY= 0Q&  
玛莫的所有居民,都将魔兽的存在视为理所当然。 W1Lr_z6  
因此身为魔兽使的自己,也得以被大家接受并认同。如今的艾莲娜衷心感谢着那位邀请自己来到这里的年轻公王。 dC e4u<so\  
在这几天,她一直只为了寻找一只魔兽而使用着秘术。 Jf)bHjC_V  
她正在寻找最强的魔兽“龙”。那只拥有黑色鳞片的老龙,暗黑神法拉利斯旗下的黑暗之龙,“黑翼邪龙”那斯—— i@5[FC  
(到底躲在哪里?) 93qwH%  
不断伸展探索之线的艾莲娜,在自己的心中轻声说道。 >h2%[j=  
邪龙已经受到了某人所支配,因此它的意识并不是自由的。要接触被束缚的意识相当困难,而且即便是接触成功,也不可能支配这只魔兽。 87)zCq  
即使知道这个事实,她还是进行着探索的仪式。 )3YtIH_  
因为只要能接触邪龙的意识,就可以让所有的真相大白。也可以知道要用什么方式,才可以拯救陷入困境的玛莫公国。 *%w6 9#D  
(黑鳞之龙啊……) u<q :$  
艾莲娜振作起精神,让探索之线伸展到更遥远的地方。 \l"&A  
而她也感觉到,丝线似乎接触到了某个意志。 $WYbm}j  
然而并不是捕捉到魔兽意识的感觉,而像是两条探索之线相互纠缠。 ]eQV ,Vt  
“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的魔兽使?” &mj6rIz  
艾莲娜一瞬间做如是想,不过马上便否决了这个想法。 Cz4)Yz  
魔兽之秘术是以召唤魔术的系统为基础而完成,因此理所当然会跟其他召唤魔术的魔力相似。 50TA :7  
(有其他人也放出了探索之线……) ,uw132<b  
艾莲娜下了这个结论。 $@d9<83=  
由于可以跟自己的探索之线接触,或许所寻找的对象相同也不一定。 /( .6bv  
(除了我之外,还有某人在寻找黑翼邪龙。) =.]l*6W V  
虽然令人惊讶,不过也只能如此推测了。 i,V;xB2  
之后艾莲娜沿着对方的探索之线,试着与其主人的意识进行接触。 :+{ ?  
对方似乎也有这个意思,因此双方的意识马上就会合,并且行一瞬间交换彼此的思维。 *`j-i  
“你是……” I -Xlx<  
知道对方的真面目之后,艾莲娜不禁惊讶地叫出声。 t E` cau  
因为那是她完全没有预测到的存在。 i{!T&8  
“龙人族的贵族种!由始源巨人之鳞片所诞生的古代种族……” h2ZkCML  
K.G$]H  
有一座名为罗德斯的岛。 22kpl)vbU  
这是位于亚列克拉斯特大陆南方边境的岛屿。大陆的居民都称此地为被诅咒之岛。因为这里不断持续着激烈的战争,各地也都存在着怪物聚集的魔境。 ]M)O YY  
然而经过五十年间所爆发的三场大战后,罗德斯终于承接了和平而安定的时代。 Xh J,"=E+  
诸王国缔结停战盟约。人们无法接近的魔境,以及栖息于此的怪物,亦逐渐消失了踪影。 f84:hXo6  
先前被称为“邪神战争”的那场大战,从结束于今已经快要两年了。 ^Qu i H'  
为了自战后的荒废中复兴,人们毫不惋惜地挥洒自己的汗水,致使到处都充满着开朗的活力。 =%zLh<3v  
已经没有人称呼这里是被诅咒之岛了。 "<}&GcJbz  
除了位于罗德斯东南方的暗黑之岛玛莫…… [D5 t{[i  
※       ※       ※ ~gz^Cdh  
“统治这座岛的究竟是我们?还是新生的玛莫帝国?” Qb8 KPpd  
留着长长黑发的年轻人,朝向走进房间的一对男女如此说道。 Cf B.ZT  
年轻人名为史派克,拥有玛莫公国公王的地位。然而这个称号是否表示自己就是这座岛的统治者,连他自己都抱持着疑问。 O D Ur  
他说话的对象是亲卫骑上队长盖拉克,以及他的夫人兼玛莫公国密探长莱娜。 yr#5k`&\_  
除此之外,房间里头还有玛莫公国的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以及拥有“公王的好友”这个称号的半妖精少女。 \5Vde%!$Z  
“看来似乎在大神殿的废墟遇到挫折了呢。” R),zl_d_  
莱娜边注意着裙摆,边坐到了房间中央的圆桌旁。 c!8=lrT.  
由于是在王城里头,因此她今天身穿漂亮的礼服。不过以一位上级骑士的夫人而言,这样的打扮其实是比较自然的。 @"T"7c?Cv  
在玛莫公国里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她原本是盗贼,而现在却负责管理密探。大部分的人都认为她是佣兵出身的勇敢女性。 86f2'o+  
为了收集新生玛莫帝国的相关情报,她并没有一同前往大神殿的废墟,反而先一步回到了公都。 X7L8h'(@  
因此没有见到那个名为奥费司的黑暗祭司。 TpA\9N#$  
“真没想到竟然有人被剑砍中了还不会死。” .qk]$LJF7  
史派克说着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smG>sEp2  
史派克及其一行人,前往暗黑神法拉利斯大神殿所在的贝利尔村,从进村远征至今,大概已经过了十天左右。 Og;-B0,A  
而远征的结果则是不尽人意。 Ev!{n  
史派克等人跟村庄附近的妖魔部族作战,虽然成功的逼走了它们,但却因它们的特殊攻击而陷入极度的苦战当中。 q9"=mO0J+  
而在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之中,他们遇见了只能以不死之身来形容的黑暗祭司奥费司。 -T6 (hT\  
看到黑暗祭司即使被剑砍也毫发无伤,妮思对大地母神玛法请求发动“和平之歌”的奇迹,将不惜一战的史派克等人挡了下来。 [OOS`N4<  
虽然妮思后来为了这件事情道歉,不过史派克也知道她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当时就这么跟他战斗的话,那么他们大概就会全军覆没了吧。 7FN<iI&7\  
对居于王位者面言,知道要从没有胜机的战斗中撤退也是重要的课题。即使是战胜了九十九次,只要在唯一一次的败北中丧生,就代表了王国即将灭亡。 4'KOp&#l K  
幸好来自神圣王国伐利斯的神官战士亚莉希雅也能理解这一点。而且看到史派克等人跟黑暗祭司交战的场面后,她也相信玛莫公国并没有跟法拉利斯教团有所勾结。 /ug8]Lo0  
史派克虽然禁止人民信仰法拉利斯,但并没有逼信徒改宗或是给予惩罚。亚莉希雅对他的这个方针提出严厉的批判,也因此从神圣王国伐利斯来到了这座暗黑之岛。 q P ;A}C  
光是信仰法拉利斯并不会遭到处罚。然而只要是犯法的人,即使是圣职者也必须接受公国的制裁。 k%[3Q>5iM  
黑暗祭司奥费司,是将法理斯教团所派来的神官战士团全部杀害的大罪人,因此即使赌上公国的威信,也一定要将其逮捕或打倒。 tweY'x.{  
然而,为此必须先查明他不死之身的原因,并且找出对应的方法。 7^} Ll@  
虽然这相当的屈辱,不过在那之前没办法有所动作。 zF4[}*  
而且事实上,比这个更需要优先处理的事情,仍然堆积得跟山一样多。 T ^A b!O  
其一便是贝利尔村民所感染的“龙热”。如果没有找出感染的原因,并且予以有效的治疗,这座村子在不远的将来将会全灭。 ,mPnQ?  
还有黑翼邪龙那斯或许已经回到玛莫来了。必须确定这件事情的真相,并且将其打倒或让它离开这座岛。 _w@qr\4i=  
另外还有新生玛莫帝国的蜂起。 M>jtFP <S  
前几天接获报告,为了监视黑暗森林而盖的堡垒,如今已经被帝国骑士团攻下了。 $- +/$!  
在出发拜访诸王国时他们曾打败过暗黑骑士团,但感觉上却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dBO@6*N4c  
那时被龙牙兵的部队所阻挠,导致没能将他们完全消灭,只不过现在也已经是后悔莫及。 uGdp@]z&8Q  
史派克在今天早上召集驻扎于公都的骑士,针对新生玛莫帝国的动向召开紧急会议。 Bs`$ i ;&  
而在席中,史派克报告了在远征时发生的事件,并要人家注意妖魔部族跟法拉利斯神官战士团的动向。 ,n2i@?NHZ  
并且也命令他们调查自己所属的领土,是否有什么传染病正在流行。 dQy>Nmfy  
不过关于病名则是没有告知,邪龙那斯复出的可能性也暂时隐瞒。 V+?]S  
如果随便让这些消息散播出去,将有导致民众恐慌的危险。 5CAR{|a  
之后在会议上讨论了如何处理被攻陷的堡垒,不过由于目前无法判明详细的状况,因此只有先命令骑士团长伍丁担任远征军的将军,先行收集情报并且处理军粮的事情。 4t4olkK3Oa  
而在会议最后,则是命令骑士们必须全力维护自己领地的安定。 Oc9#e+_&  
“总之就是情报不足。” #s5 pz8v  
史派克丢下这句话之后,对莱娜询问关于新生玛莫帝国的情报。 Y^$HrI(vq  
“对手相当的难缠……” %u?HF4S'  
对于史派克的要求,莱娜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X7UBopm&  
“皇帝跟他的亲信似乎就潜藏在公都附近,然而却连他们的藏身之处都无法确定。他们似乎有相当厉害的暗杀者,因为害怕被灭口,所以一直都没有人前来密告,试着深入调查的密探也有好几个人失踪……” $#o1MX  
“你不是已经花了好几个月吗?” jW*1E *"  
听到莱娜的报告,盖拉克不高兴地如此抱怨。 g1DmV,W-Q  
“我必须将一个生手从头开始培养耶。跟某个只会摆臭脸的人不一样,我这边可是很忙的。” "$p#&W69"J  
“你、你说什么!” 9-*NW0  
盖拉克不禁变了脸色,猛然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e^).W3SK]  
“喂,夫妻要吵架回家再吵啦!” =4C}{IL  
莉芙如此大声喊道,制止了盖拉克跟莱娜的争吵。 1S%k  
“据说在贝鲁德皇帝建立帝国之前,统治这座岛的就是盗贼公会,使用的也正是暗杀这个手段。贝鲁德的帝国也有好几个高明的暗杀者,所以这些人大概已经被新生的玛莫帝国接收了吧。” {I%y;Aab8  
听到史派克这样的推论,莱娜也只能懊悔地点点头。 c yQ(fIYl  
她自己身为盗贼的功夫都还不到家,何况是最近才从各处召集的年轻人,更不可能跟熟练的盗贼较量。 t7#lsd`_  
之前有向莱丁的盗贼公会本部长请求协助,虽然已经获得首肯,不过支援至今都还没有到。 #S Q XTR  
她指示负责密探的年轻人不要过度冒险,不过所获得的情报也因而只有一些皮毛。 34C``i  
其实不用丈夫指责,她自己是最不满于现状的。 V: p)m&y6  
“目前知道新皇帝是先帝贝鲁德的遗孤,名为妮塔的女骑士则是他的监护人。囚此可以将那个女性当作是玛莫帝国的支柱。” ~P1_BD(  
“是这样的吗?” J2Et-Cz1  
听到莱娜的意见,亚德·诺瓦有些顾虑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OS7R Qw1  
“以至今敌方的动向来看,我认为主导权不往骑士,而是在魔法师的身上。如果骑士拥有实权的话,应该会更依靠武力来作战的对吧?虽然他们用武力攻下黑暗森林的堡垒,不过即使在那种边境建立据点,对公国也没有很大的影响,反倒还会被当成攻击目标,对他们来说应该是不利的。” "h$R ]~eG  
“所以可能只是声东击西是吗……” 2PC5^Ni/9@  
史派克双手抱胸,并点头同意宫廷魔法师的意见。 4^Qi2[w  
“这可以对岛上的居民施加心理压力呢。如果我们派遣远征军,他们只要丢下堡垒逃到黑暗森林就行,如果只是要打乱我们的脚步,这的确是种有效的战法。” VZxTx0: ,  
“因为知道正面作战没有胜算,所以才将武力用在这样的地方是吧?不过这样将会有损武人的荣誉。” to3?$-L  
“……原来如此。” ;x[pM_  
思考了些许时间的莱娜,就像是能够理解般地点点头。 /5a;_  
“不过史派克已经打倒了黑之导师巴古纳德,他的高徒们应该不是在之前的大战中战死,就是跟黑衣之将军离开这座岛了吧?” \ XH@b6{  
虽然也有一些行迹不明的高徒,不过想不到任何能主导新生玛莫帝国的实力者。 ??xlA-E  
“或许会有无名但优秀的年轻魔法师也说不定……” u^Sv#K X  
亚德·诺瓦如此说道。 .j 'wQ+_  
巴古纳德本身不仅是优秀的魔法师,也拥有魔法导师的才能,培养了许多优秀的弟子。 JieU9lA^&B  
在贤者学院毁灭之后,黑之导师所带领的这些人,无疑是罗德斯最为优秀的魔法师集团。 Kdt|i93  
“暗杀者跟魔法师,以及之前交战的妖魔军团跟暗黑神的势力……” `7B14:\A  
史派克露出苦笑轻声说道。 H1UL.g%d=  
新生的玛莫帝国,看来已经完全取回了贝鲁德时代的帝国体制。 Y^eX@dE FR  
“加上他们可能支配了黑翼邪龙。如果从正面作战的话,被消灭的应该会是我们吧?” Y?!/>q  
“大概还没到那样的实力吧。或许也可能是考虑到战胜之后的事情。如果以武力消灭我们,弗雷姆本国就不用说了,罗德斯诸王国也一定会同时展开行动。让我们放弃统治这座岛,对他们而言才是最完美的胜利。” )1z4q`  
“怎么能落入他们的伎俩!” [t}):}~F|  
听到亚德这么说,史派克如此大声喊道。 Yk7"XP[Y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这座岛,我已经有埋骨于此的觉悟了!” `1,eX)S  
“当个玛莫公王当然要有这种觉悟。问题是你会在什么时候死在这里?搞不好明年的现在就已经被埋在土里啰!” GMb!Q0I8  
莉芙以嘲讽的语气说道。 cju@W] !  
“请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事情。” 5rF/323z  
亚德·诺瓦在座位上缩起了身子。 Su4h'&xx  
“明年的事情可以先不用去想,现在眼前还有跟山一样的问题要解决吧。” 2mOfsn d@  
盖拉克瞪着半妖精少女如此说道。 yy))Z0E5  
“说得没错。” +9~ZA3DiP  
史派克用力点了点头。 uXP- J]>  
“我认为最强的敌人就是邪龙那斯。将魔兽赶出原来的栖息地并且使其暴动,或许就是它干的好事,而且它跟贝利尔村蔓延的龙热也可能有关。所以必须要尽早查出邪龙躲在哪里,以及是谁用什么手段命令它的。” bXm :]?  
“知道支配的方法后,将它抢夺过来怎么样?然后就这样利用邪龙把帝国根绝掉如何?” g1dmkX  
盖拉克半开玩笑地说道。 `x< 0A  
“我一点都不想收拢邪龙,不过也不想与其为敌。如果知道了支配的方法,而且有办法占为己有的话,我只希望它赶快离开这座岛……” ZnQ27FcW  
就在史派克如此回答的时候—— -MUQ \pZ  
“您这番话是真心的吧?” K wQXA'  
忽然传来的声音,使得史派克等人惊讶地朝声音的方向看去。 FcY$k%;'Q  
站在那里的是魔兽使艾莲娜。她所在的位置不是窗边,而是在房间最里头的地方。 B ;;cbY  
她一如往常带着那只花斑色的大山猫。 (O Qi%/Oy  
“虽然我知道这样很失礼,不过我还是使用了瞬间移动的咒文。本来是想到之前借住的客房,不过我不希望太引人注意……” JH-nvv  
因此才选择这里为移动的目标,这位金发的女性静静地说道。 DZF[dxH  
“不过或许我来得正是时候呢……” ScsWnZ  
艾莲娜如此说着,并往史派克等人所在的地方走过去。 i{4'cdr?  
“其实我那里目前来了一位客人,我希望公王陛下务必要跟他见个面……” w# xncH:1  
“客人……吗?” /;[}=JL<Q  
史派克讶异地凝视着艾莲娜。 TR+Q4Y:  
他完全无从得知艾莲娜的客人会是谁。她之前在亚拉尼亚王国的边境森林,是跟魔兽们居住在一起,而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法师塞西尔,可以说是她唯一的人类朋友。然而日理万机的塞西尔,根本就不可能会前来拜访玛莫。 4$qNcMdz  
“请别卖关子直接说吧。” \;'_|bu3.  
盖拉克有些不满地说道。 (xjqB{U  
以亲卫骑士队长的立场,他并不希望艾莲娜用魔法忽然来到公王的房间,因为将来可能也会有人以同样的方法让暗杀者出现。 (c  u'  
“在这之前,我必须确认公王陛下之前所说的是真的。“ ^7J~W'hI  
“是指如果得到支配黑翼邪龙的方法,我希望它可以离开这座岛这件事?” zK[ 7:<  
史派克如此确认之后,艾莲娜静静地点了点头。 dw'<"+zO  
“如果只是这种事情,我愿意以弗雷姆王国跟玛莫公国的名誉发誓。” C+ZQB)gn  
虽然刚刚那番话几乎是在无意识之下说出来的,不过的确是史派克的真心话,要怎么发誓都没有问题。 +"TI_tK, S  
“谢谢您。” +R3 \cRM  
艾莲娜露出微笑并恭敬地低下头。 Q:'qw#P/C  
“那么客人是哪一位呢?”  PU,6h}  
盖拉克像是等不及般地催促着艾莲娜继续说下去。 c+}!yH$  
“是龙人族。” 8@9hU`H8l  
艾莲娜看着盖拉克如此说道。 lQ=&jkw  
“而且是被称为贵族种的上位种族……” 7,) 67G;  
听到这番话,史派克跟盖拉克不禁面面相觑。 Zj%B7s1A  
“外型很像直立蜥蜴的亚人对吧?” Q#yu(  
亚德·诺瓦就像是代表大家般地如此询问。 ]%cHm4#m3  
在他的知识范围中,罗德斯岛上几乎没有栖息任何的龙人族。即使是有也是位于远离人烟的地方,而且数量极其稀少。 yDu yMt#  
“正是如此。龙人族诞生于始源巨人之鳞,虽说是亚人,但却是接近龙族的一种存在。他们并不信仰神,而是将龙族视为至高无上的生物而信奉。” A{DIp+  
艾莲娜如此说完,便表示之后的详情希望能由本人说明。 .!7Fe)(x  
“我知道了。” w /Bn2b D  
史派克知道大概之后,便表示马上就会过去。 $ uz 1  
她这番话暗示着那位龙人族的贵族,一定拥有跟邪龙那斯相关的情报。 :Ul'(@  
由于大家都知道史派克的个性,因此没有任何人惊讶或是有所异议。 FcA)RsMI*  
就这样讨论事情的地点,便从王城的史派克房间,移动到了魔兽使艾莲娜的住处。 }(f.uN_v  
l1+w2rd1  
这位龙人族的贵族自称是亚布洛斯。 0~@L %~  
发音虽然跟人类有相当大的差异,不过他使用的是罗德斯平常使用的语言。 z1{E:~f  
据艾莲娜所说,他们拥有相当高度的智能。 {LMS~nx  
亚布洛斯的外型就像是直立的蜥蜴,全身被青铜色的鳞片所覆盖,并且只在腰间卷了一块布。 d @^o/w8  
史派克等人也各自自我介绍,并且以社交辞令欢迎他的到来。 ~q'w),bE"Q  
“不用欢迎。虽然不会跟人类为敌,不过我们也不期望要跟你们结为同盟或交易。” c|R3,<Q]  
虽然史派克有些不悦,不过现在并不需要特地转移话题。 w>9H"Q[  
何况他们这样的种族,也不一定会拥有礼仪的概念。 :Z*02JwK  
“就是完全的中立是吧。” f/IRO33  
“不侵犯彼此的领域是最好的。只不过这次是基于不得已的事件而来……” u #=kb5}{  
“请告诉我们您前来的原因吧。” kERaY9L\  
由于长长的尾巴造成妨碍,因此亚布洛斯并没有坐在椅子上。 >r4Y\"/j  
不过史派克还是坐在椅子上与其相对,并不会因为种族的差异而有所顾忌。 k?|zIu  
“大约在七百天之前,黑鳞之龙飞到了我们的岛。我们将龙族视为至高无上的生物来信奉,也期待黑龙成为岛上的守护神。然而黑龙被人类的诅咒所束缚,因此大约在三百天前,圣龙被人类召唤而离开了我们的岛。” I ")"s  
亚布洛斯所说的黑鳞之龙,很明显就是黑翼邪龙那斯。 <5!RAdaj+  
史派克跟盖拉克及亚德·诺瓦彼此相视,并且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U7f&N  
龙人族说他们希望那只邪龙,能够成为他们的守护神。 1 [~|  
这样的说法甚至让他们怀疑龙人族是否是邪恶的种族。或许对龙人族而言,无论是哪种龙都是相当神圣的吧。 ]B[/sqf  
“我希望能解除黑龙之诅咒,迎接他来到我们的岛,另外我也要带回属于我部族的人民。” wJ]$'c3  
“部族的人民?除了您之外,还有其他的龙人族来到这座岛吗?” ~i_ R%z:y  
“没错……” WX[dM }L  
龙人族贵族大幅晃了晃尾巴。或许这就相当于人类点头的动作吧。 ReG O9}  
“是黑龙叫他过来的,并且黑龙给了他一个使命。” H @&"M%  
“使命?” +IOKE\,Y  
诧异的史派克如此反问。 ?H7p6m u  
“要他从我们的岛上,带青鳞之幼龙来到这里。” 0wE8Gm G  
“所以那只幼龙也来到了这座岛是吧?” hwol7B>   
听到史派克这么问,亚布洛斯再度摇晃着尾巴。 t"74HZO >  
“那斯为何要把幼龙带过来?” a~N)q YL:  
史派克回头看着艾莲娜寻求意见。 T?}=k{C]  
“虽说是幼龙,但也肯定是相当危险的魔兽……” DkMC!Q\  
艾莲娜如此回答,并表示不清楚黑龙的意图。 UNH}*]u4`  
“请问您知道些什么吗?” <wGT s6  
“我不知道。或许是想指使幼龙以及我部族的人民,对人类挑起新的战端吧……” E6&uZr  
“目前并没有这样的征兆。无论是黑龙或幼龙,以及您部族的人民,都没有在我们的面前出现过。” c.me1fGn  
龙人族贵族就这么吐着细长的舌头,在短时间之内沉默不语。 ~(doy@0M  
艾莲娜见状便开了口。 Ei(`gp  
“亚布洛斯说能够查出他的同伴人在何处。就我的想法中,他应该在公王远征时所前往的地点……” V@s/]|rf,  
“暗黑大神殿的废墟?” 1XKIK(l  
听到史派克这么问,艾莲娜静静地点了点头。 $/(/v?3][e  
“我也打算协助他一起调查。” %RF   
艾莲娜原本是在寻找那斯时,探查到龙人族贵族亚布洛斯的存在。并且在彼此接触之后,确定了将会互相协助的原则。 NZ? =pfK\s  
既然他的目的是要带回黑龙、幼龙以及部族的人民,那的确跟史派克的目的一致。 XXdMppoR  
因此艾莲娜才会特意确认史派克的意志。 4'eVFu+62  
“无论是邪龙或幼龙的所在地,如果知道任何线索的话请马上告诉我。” G!lykk]  
之后史派克便对艾莲娜表示要先回王城。 20xGj?M  
除了要接受陈情人的谒见,还有许多尚未处理的公务。如果不先处理好的话,即使接到了艾莲娜的通知,也没办法离开公都一步。 pv.),Iv-68  
而且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跟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对于史派克想要亲自解决事件的意愿,应该也不会衷心赞成的。 Z s!q #qM  
“在下知道了。” jtCob'n8  
艾莲娜恭敬地低下头,并且目送史派克等人来到门口。 Ho {?m^  
自从来到玛莫之后,她便充分发挥了身为魔兽使的能力,并且有这都是为了造福这座岛上的居民如此的自觉。 z>#$#:Z4  
而这对她而言正是无上的喜悦。 ^Q:`2C5  
q:eAL'OkM  
从窗边往外头看去,可以看到被沙漠之民改名为温帝斯,当年是玛莫帝国的王城空夸拉。 6EGEwx  
公王史派克在十天前从远征地点凯旋回来,之后他便不断处理公务,并且今天也离开王城,拜访那位魔兽使女魔法师的住处。 W| eG}`  
“还真是忙碌啊。” bJ[1'Es `  
在温帝斯主要市集经营酒店的年轻人轻声说着,并且像是想起什么般回头看着室内。 A}}t86T  
那里有一个人正待命着。 J8[Xl.  
“要说忙碌的话,威尔先生您也一样吧!” sMo%Ayes  
拥有稳重体型的这个人如此说道。 V3nv5/6  
一般人会在这时露出笑容,不过他的表情却是毫无变化。 2 z l  
即使就在身边,他也完全不会让人感觉到自己的存在。然而这并不是因为他平庸到没有存在感,而是他自己特意这么做的。 UzRF'<TWf  
“因为我不是公王,会忙碌也是当然的。” iTyApLV  
被称为威尔的这个年轻人如此回答,并露出若有含意的笑容。 X> KsbOZ  
他确实是这间酒店的主人,然而也同时是新生玛莫帝国的首席宫廷魔法师。 CF4y$aC#  
房间里的另一个人是他的属下。 4 df1)<}U-  
是位非常高明的盗贼,担任密探以及暗杀的任务。 DA\O,^49h  
他的名字是波德。 >.A:6  
关于这个盗贼,威尔所知道的也仅止于此。连详细的经历跟年龄都不得而知。 #.aLx$"a  
然而他的贡献却非比寻常。 Ku# _   
新生玛莫帝国的情报,之所以几乎没有泄漏到公国那边,主要就是因为他的活跃。 IT"jtV  
不仅在事前处分掉帝国内部的反叛者,也将公国的好几个密探埋葬于黑暗之中。 sJvn#cS  
因此威尔不会被谍报或防谍等烦人的工作缠身,得以持续进行他自己的计划。 Ved:w^ ,  
他的计划不是别的,就是要将沙漠之民赶离这座暗黑之岛。 S^.=j oI  
而且是要让他们放弃统治,自行离开这个地方。 %stktVDAP  
“骑士团长妮塔小姐似乎也更加忙碌了。” Cm>F5$l{  
波德如此说道。 :-8u*5QK]`  
“最近的皇帝陛下,似乎谒见了一些身分不明的人。” _X/`4 G  
“身分不明的人?连你也不知道吗?” >a K&T"  
威尔讶异地皱起了眉头。 XQPJ(.G  
“老实说我是因为没有时间调查他们……不过他们看起来不像是骑士,但是跟一般的民众也很明显地有所不同。” + u+fEg/A  
“是新的骑士或士兵前来报到吗?” j.*}W4`Q_  
新生玛莫帝国最为缺乏的莫过于武力。威尔也知道妮塔一直对此表示不满。 d0d2QRX  
“如果是的话就好了……” o=}?aC3I  
波德少见地有些犹豫。 *,u{~(thR  
“没关系,有空的话再多加调查吧!” 4P5wEqU.<  
“遵命……” R<U < Y 'Y  
波德敬畏地点点头。 :>z0m 0nI\  
“真是的,妮塔应该多学学雷艾斯陛下才对……” 3l y|y{M",  
身为先帝贝鲁德遗孤的这位红发少年皇帝,在今年就要满十六岁了。这位皇帝允许威尔进行任河的行动。 5{UGSz 1  
在帝国的指导者中,已经有只要威尔一失策就要弹劾他的声浪出现了,然而皇帝却完全不予理会。 :1Ay_ b_J  
但是拥护少年皇帝的新生暗黑骑士团长妮塔,如今似乎也是相当心急了。 x.I-z@\E  
“被捕的暗黑骑士都被释放,也开始出现了跟我们帝国会合的人。然而同伴增加的话,情报也会变得容易泄漏,不知道可以隐藏到什么时候……” }N NyUwFa  
威尔如此说着,并对波德投以询问的视线。 fsu'W]f  
“真的要说的话,其实现在已经很辛苦了。加上之前攻下了黑暗森林的堡垒,骑士们似乎也再度坐不住的样子。” C|+5F,D  
“即使己方的人再怎么增加,用武力还是无法打倒公国,就算能打倒也维持不了多久。真希望他们能够察觉到这一点啊……” ygHNAQG~  
威尔也面带难色的应和着他的说法。 *KNR",.  
“记得威尔先生您曾经说过,已经筹划好因应的对策是吗?” rz(DZ V  
波德如此说着,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 =&r) ~  
“虽然是蛮棘手的东西,不过总算是成功启动了。现在大概也要开始出现成果了吧!” l\H9Io3  
“这么说来在前几天,海军总督露杰南伯爵很慌张的回到领地,似乎是因为收到海盗出现的报告。” xZhh%~  
“海盗是吗……” 2ma.zI@^u9  
听到波德这番话,使威尔忍不住笑了出来。 HRk+2'wjAz  
“既然这样,还真希望让他们说是我们帝国海军的军舰呢。” wx<DzC  
“没人想像得到。帝国会有这种实力啊。” H&I 0\upd  
“这也是。不过他们迟早会知道的。” W /IyF){  
同时也将知道这座岛会因此而孤立…… &_ber ad  
“克拉特导师目前似乎还是有服从我的命令,玛莫各地已经开始出现传染病了。” Mv_4* xVc  
这是派遣到各地密探的回报。 [qc90)^Q,  
人们似乎都认为这只是感冒,没有因而改变平常的生活作息。 avdi9!J2  
(不过如果让大家知道,这种病其实是不治之症的话,他们的反应又是如何呢……) *<J**FhcMu  
威尔在心中轻声说道。 kIQMIL0+  
绝望的民众会要求从政者负责,这是相当容易预料到的事情。大概玛莫各地都会因而发生暴动吧。 NVP~`sxiZ  
(公王陛下到底会怎么镇压这样的暴动呢?) S#jE1EN  
威尔回想起那位玛莫公王的脸,并且在心中如此问道。 VEJ Tw  
“虽然我有些罗嗦,不过那个叫做克拉特的魔法师并不能够信任,最近他常常跟妮塔小姐的亲信有所接触。” m%akx@{WL  
听到波德这么说,威尔只是再度露出了苦笑。 pj'Yv  
“我并没有信任他。信任将会招致背叛,只要趁他还有用的时候多加利用就可以了。如果觉得已经没用或是会招致祸害,就把他处理掉好了。只要监视的动作没有疏漏,应该就不会被对方取得先机了。” I6\ l 6o  
“信任将会招致背叛……您对我也是相同的想法吗?” gmt`_Dpm$  
波德恢复一如往常的表情如此反问。 yYF%U7N/n  
“竟然问这种有趣的问题……” k |M  
虽然威尔想要一笑置之,不过看到波德的表情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9=5.+AJ  
这个人之所以能成为优秀的暗杀者,最主要就是因为他有随时能够自我了断的觉悟。威尔至今从没看过像他一样,能如此让自己的存在感消失的人。甚至有时候会觉得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欲望或感情。 ~r+;i,,X  
然而他如今的表情,很明显是在要求些什么。  zoA]7pG-  
对于威尔而言,这个人至今都是他极为忠诚的属下。 !M\8k$#"n  
然而波德毕竟是个人类。肯定是有所要求而担任密探的。然而威尔知道他并不是想要金钱或地位。 E<Efxb' p  
威尔很直觉的认为,接下来的答案或许会左右自己的生命。 =#^\ 9|?$  
“如果你要我说我信任你,那我一定会这么告诉你。不过你真的是想要这种答案吗?如果你有心的话,要背叛我根本不是难事,要夺走我的性命更是轻而易举。然而这对你而言又会有什么利益?我自认自己是最能让你发挥实力的人,我也认为这就是对你最好的信任。” QrDI$p7;'  
“真是个不值得服侍的主人啊!” o^H.uBO{  
波德虽如此说着,但反倒发出高兴的笑声。 sZA7)Z`7  
(也是个不值得背叛的主人啊!) WQK ~;GV-  
他在心中如此补充着。 ;5M I 8  
或许就是因此,他才愿意继续留在这个年轻人身边吧。 h:[%' htz  
“请饶恕我问了这么失礼的问题。” 7\HjQ7__  
波德说着深深低下了头。 D.su^m_1  
然而威尔并没有任何回应。 ,Y  ./9F  
因为无论原谅或是不原谅,对这个老练的盗贼而言都是无所谓的。 B _k+Oa2!  
“最近还是尽量阻止情报的泄漏吧。将来一定会有人想趁机会以武力解决,到时候我也已经无法阻止了。” !59u z4  
“要不要暗杀公国那边的人?例如那个魔兽使的女魔法师,她对于威尔先生而言,应该是相当碍眼的角色……” e#BxlC  
“说得也是……” m -]E|  
魔兽使的出现,对威尔来说的确是个误算。 UXgeL2`;  
被赶出栖息地而一起暴动的魔兽,几乎都被她一个人镇压了下来。 NpI "XQ  
虽然她无法支配九头大蛇,不过只要威尔以魔兽作为工具,她的存在肯定是一种阻碍。 =e*S h0dK  
加上她身为魔法师的能力极为高强,大概连威尔都望尘莫及吧。 "!,)Pv  
在玛莫公国的重要人物之中,无疑是最危险的一个角色。 Op<,e{[]  
然而威尔并不喜欢暗杀这种手段。因为这是盗贼而不是魔法师的做法,他希望能够以计谋较量并且一决胜负。 s`#g<_{X  
同时他也很珍惜对方的才能。 W<Ri(g-  
支配魔兽的秘术是统治玛莫不可或缺的魔术。如果能够组织魔兽军团,即使面对罗德斯本岛的攻击也能够予以对抗。 _O#R,Y2#  
威尔在这段时间如此自问。 vLI'Z)\  
“……就交给你来判断吧!” ;x,yGb`  
之后他对波德如此说道。 d RIuA)0s  
“我知道了。” D4Z7j\3a  
波德静静地点了点头。  hik.c3  
“不过别忘了,你最重要的任务依旧是情报的操作。要在何时用什么机会放出疾病的传闻?这将左右人们所感受到恐怖的程度。” E\1e8Wyh  
“在下将铭记于心。” FQ_a= v  
波德说完静静行了一礼,之后背对威尔离开了房间。 <5O:jd  
威尔再度将视线移到窗外,凝视着不知何时被夕阳染红的玛莫公国王城。 k|4}Do%;  
“看来从今以后,公王陛下又会更加忙碌了……” 5Sz&j  
威尔如此轻声说着,并且静静地闭上眼睛,就像是要为挚友默哀似的。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板凳  发表于: 2008-09-04 19:10

3ih:t'N-  
“雷艾斯陛下……” "lA8CA  
新生玛莫帝国的女骑士团长低着头,走进少年皇帝的寝室之中。 04c`7[  
“又有客人要来晋见陛下了。” zB8J|uG  
妮塔的表情看来非常紧张。 T5eJIc3a"  
一种无法言喻的不安笼罩着她的内心。 /Py`a1  
一直到最近,她都认为这个十六岁的新生玛莫帝国皇帝只是个小孩子而已。而自己则是以监护人的身分,负责保护这个少年长大…… #]2,1dJ  
然而这样的关系已经完全逆转了。  _#yd0E  
如今是这个少年皇帝成为妮塔的支配者。 V  9;O1  
大约在半年前,少年命令她跟自己共度春宵,而她也没有办法拒绝。 & &:ZY4`  
那时只认为是少年进入青春期,因为无法压抑自己的冲动,才会对身边的女性做出如此要求的。  \|7Y"WEQ  
然而少年的技巧却高明得令人惊讶。 m^;A]0h+  
妮塔就这么被侵略、征服而且屈服。一切也都在那一天完全改变。 OSkBBo]~z  
坐在王位上的时候,少年皇帝跟以往一样,就像是个被妮塔使唤的傀儡。 ]Z>zf] <  
然而只要来到寝室,她就被当成奴隶般使唤,每天晚上也被命令要跟他同床。 S~ZRqL7Z O  
妮塔无法对此做出抗议或抵抗,即使她是率领着数百名骑士的团长。  WYW@%t  
目前的她就等于是皇帝的宠妾,不,或许只是满足欲望的对象也说不定。因为在肌肤相亲的过程中她就知道,皇帝对她根本没有抱持着一丝爱慕的感情…… ?mh0^G  
雷艾斯变了个人。不,有时甚至会感觉他变得不像是一个人。 =UV=F/Af^  
而在最近,开始有身分不明的人,接二连三前来拜访少年皇帝。 (RLJ_M|;/b  
今晚也有三个人来到了这个地方。 \l?.VE D  
雷艾斯命令妮塔,只要是知道“费奥尼斯”这个暗号的人,都必须安排跟他谒见,并且还要对其他人保守秘密…… g?9%_&/})A  
妮塔辛苦的对自己的亲信解释,皇帝是悄悄在罗德斯各地寻找人材。虽然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相信,不过目前并没有人追问下去。 2KSt4oa  
妮塔安排三名客人前往客房,并且前来通知雷艾斯这件事情。 eQsoZQA1  
光是走进房间,她的身体就会开始颤抖。 D,SL_*r{  
(我到底在害怕此什么?) l`vr({A  
妮塔甚至找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大概是面对眼前这位红发少年时,本能地感觉到敬畏跟恐惧吧。 UY&DXIPM  
“辛苦了……” dMoN19F  
雷艾斯头也不回地如此说着,并静静从长椅上站起身子。 uH8`ipX  
“你就在这个房间里待命。” f2FGod<CzN  
“遵命……” %M;{+90p>t  
妮塔深深地低下了头。 W'<cAg?  
一直到少年皇帝的脚步声完全消失之前,她都不敢将头抬起来—— !GBGC|avE  
“好久不见了,费奥尼斯大人………” }S>:!9f  
看到红发少年走进房间,原本就这么坐在地上的三个人马上恭敬地伏拜,甚至连脸都贴到了地上。” *!x/ia9  
“今世也能见到你们实在是太好了。” ( ?pn2- Ip  
红发少年露出爽朗的笑容点点头。 _Rnq 5y  
雷艾斯这个名字对他而言只是假名,费奥尼斯才是他真正的名字。 w\3'wD!  
或许应该说是灵魂的名字。 Eb=;D1)y]  
经由破坏神卡蒂丝所赐的奇迹,他的灵魂从遥远的过去就不断转生。而他面前的这些人,就是能够实行转生奇迹的破坏女神高位祭司。 5s2334G  
因为拥有这个秘术,所以即使几度被毁灭,破坏神的教团依旧能够轻易地重建。 D^H<)5d9  
“今世一定要完成我们的心愿。” 7w=%aW|  
三人中的其中一人抬起头来如此说道。 iiZK^/P$  
他所说的心愿就是要破坏世界。然而这只表示要破坏这个世界,对于破坏神的信徒而言,他们将会在下一个世界重新诞生。 R0*+GIRA(  
因为破坏神卡蒂丝以及她的信徒,并不是属于始源巨人,而是属于终焉巨人…… {bvm83{T  
终焉巨人经过无限之时光,将会成为下一个世界的始源巨人,这就是这个世界最基本以及最终的原理。 6axm H~_  
雷艾斯点头之后,就这样面对三人直接坐在地上。 k6 f;A  
“转生者几乎都已经完全觉醒了,并且在各地宣传着卡蒂丝的信仰。由于战乱让人们内心变得冲动,因此招揽信徒的工作变得相当轻松。如今在罗德斯全土,已经有一万名信徒随时听候差遣。” /< CjBW:  
“之后只要等待娜妮尔小姐,从那可恶的封印中解放出来了。” (N\Zz*PLz  
另一个人表情一亮如此说道。 fE/8;v!=  
“娜妮尔已经觉醒了,只不过目前并不完全……” &p$SFH?s  
雷艾斯以压抑感情的语气如此说道。 +xlxhF  
“并不完全?” Z qg(\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3rZ"T  
听到雷艾斯这番话,三个人同时抬起头露出不安的表情。 ?%h JZm;  
“该不会转生失败了吧……” #={L!"3?e  
转生之奇迹并不是完美的。如果成为新容器的婴儿灵魂胜过转生者,那么转生的仪式就会失败,转生者的人生轮回也会就此停止。 <z|? C  
过去已经有好几个转生者因而消失了。 9Yowz]')  
“并非如此……” '.@R_sj   
雷艾斯缓缓摇了摇头。 L&'0d$Tg8  
“娜妮尔的灵魂并不是经由转生,而是在自然的状况之下获得肉体并投胎转世,因此我一直到最近都找不到她的灵魂。” k[ Iwxl;/  
“获得肉体而投胎转世?是指灵魂虽然相同,但是人格却完全不同吗?” *ma/_rjK  
“要这么说也不为过。” h{sW$WA  
雷艾斯点了点头。 fu=}E5ScK  
“而且她现在不属于破坏神卡蒂丝,而是大地母神玛法的神官。” ),\>'{~5&  
“大地母神玛法?” VJCh5t*  
身为卡蒂丝高祭司的三位转生者,同时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Q8`vV0WO  
“被称为大地母神之爱女的前任玛法教团最高祭司,阻止了转生于蕾莉雅这个女孩身上的娜妮尔灵魂觉醒。而娜妮尔被封住的灵魂,就这么被那个女孩的女儿所继承,获得新的肉体投胎转世……” s80_e  
“是那六英雄之一的最高祭司妮思?” 5.[{PJ]bq  
“而现在的娜妮尔,也被赋予了妮思这个名字。” vEzzdDwi6  
“竟然会这样……” !icpfxOpjQ  
三名转生者的脸上浮现失意的表情。 {|xwvTl J  
大地母神玛法是创造之女神,在神话时代将卡蒂丝石化,并且封印在这座暗黑之岛,然而玛法女神的肉体也在那时毁灭。 [l #WS  
因为卡蒂丝的诅咒跟玛法的祝福交杂,罗德斯才拥有如此特异的地形跟气候。 C3@.75-E  
破坏女神与创造女神的战斗,据说至今也仍然持续着。 {C]M]b*F6(  
而在魔法王国灭亡后的争战中,娜妮尔的灵魂之所以被封印长达四百年,也是因为大地母神玛法的奇迹。失去了笃信是卡蒂丝转世的亡者之女王,破坏神的教团在这数百年来,根本就无法有任何明显的动作。 }aNiO85  
大约在五十年前,知道娜妮尔的封印被解开之后,以费奥尼斯为首的转生者们,拼命寻找着容纳她灵魂的肉体,然而最后却终究是没有找到。 6@XutciK  
因为这许多的事情,对于身为卡蒂丝高位祭司的转生者而言,他们所信任的永远之最高祭司“亡者之女王”竟然转世成为玛法神官,当然是到相当大的冲击。 \;7DS:d@  
何况她还继承了大地母神之爱女的名字。 zW0AB8l  
“然而即使是怎么转生,灵魂依旧是一样的。她已经取回过去的记忆,因此一定会觉醒为亡者之女王。不,应该说一定要让她觉醒。” M?cKt.t  
雷艾斯好像发表宣言般的说完之后,一位转生者缓缓地点了点头。 U[A*A^$c}  
“经由被坏、杀戮以及转生,我们得以活在无限的时空中。侍奉卡蒂丝女神正是究极的喜乐,她不可能会忘记这样的喜悦。” Q5,@ P?  
“为了让娜妮尔小姐觉醒,我们将会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ZyHt HAK  
“而且我们的心愿也将因此在今世达成。” =H,cwSE+%  
三名转生者纷纷如此说道。 Ox~'w0c,f  
“正是如此……” #>v7" <  
雷艾斯如此回应,并往漆黑的窗外看去。 hx^a&"  
世界总是往毁灭的方向前进,而且绝对不会回头。 b(SV_.4,'  
Pm1 " 0  
温帝斯的夜晚来临了。 *c AoE l  
无论是亚拉尼亚或是玛莫的夜晚,艾莲娜都觉得没什么不同。 7&At _l_  
只要是人都害怕黑暗,因为人类的五感主要是依赖视觉,而黑暗将会封锁人类的视觉。 5pok%g  
然而对许多野兽而言,黑暗并不是它们畏惧的对象,而对于某些人类而言也是一样的。 Pj.~|5gnf  
跟龙人族的贵族亚布洛斯交换情报之后,她打算在明天就离开公都,寻找黑翼邪龙以及水龙幼龙的下落。或许也可以跟遇见亚布洛斯的时候一样,跟其他的龙人族的贵族种取得接触。 gNqV>p  
然而在那之前,她必须先处理一件麻烦的事情。 P+b^;+\1s  
穿着睡衣的艾莲娜,正披着外套坐在桌子前面。 4w z 6%  
桌上摆着记载魔兽使秘术的古代书,她正在书上做着各种不同的注记。 ya_'Oz!C  
来到玛莫之后,关于支配魔兽的秘术,她藉由实践而变得更加精通。 2:N_c\Vi  
艾莲娜也逐渐感觉得到,比起已故的父亲古杰敏,她已经成为了一位更加完美的魔兽使,然而她并不知道父亲将会怎么看待现在的自己。 dI !/:x  
(在这座岛上,魔兽使的能力无疑是造福众人的。) hX_p5a1t  
艾莲娜回想起父亲的面容如此说道。 !p&'so^-W  
(不过似乎也有人不喜欢我的存在。) H n!vTB  
之后她静静抚摸着在她身边一只竖起耳朵,拥有花斑色毛皮的动物。 2`I;f/S d  
之前住在亚拉尼亚森林里的时候,她也饲养着这只大山猫。不过虽说是山猫,但它并不只是只普通的动物。 >slN:dr0:  
是神,或者是邪神所创造的幻兽或魔兽。 u}1vn}F{  
这只魔兽拥有只能说是魔法的超高知觉能力。而它体内名为雷古立亚的珍贵魔石,便是它这种力量的泉源。这种魔石据说是治疗精神疾病的特效药,因此大山猫跟独角兽一样,都是猎人们梦寐以求的目标。 YgiGI <U  
然而由于这只幻兽拥有的超敏锐知觉,几乎没有任何的猎人能够狩猎成功。 _cw ^5  
如今大山猫的知觉,也捕捉到了屋外正站着一个男人。 `fkri k  
经由跟幻兽的精神交感,艾莲娜也能“看见”这个人。 h<K;VpL6  
经由幻兽所看到的这个人并不是生面孔。 XC1lo4|  
从她魔兽使的这个称呼流传到众人耳中之后,这个人就出现在这里好几次了。 iFCH$!  
即使她真的亲眼看到这个人,大概也不会多加注意吧,她对这个人的印象就是如此的薄弱。 ZY!pw6R1>*  
然而大山猫的知觉能力,却能感应到这个人跟猎人有着共同的危险。因此只要他接近这里就会“监视”他。 H27Oq8  
如今艾莲娜也感受得到,这个人就像是飞蛇尾巴的毒针般危险。 JX)z<Dz$  
(至今都只是在监视我而已,不过今晚看来并非如此……) _Af4ct;ng  
因此艾莲娜马上咏唱着古代语魔法的咒文。 e-cb?.WU?  
咒文完成之后,她的手中忽然出现了—卷羊皮纸。 ;]M67ma7C  
是她用“传送”之咒文从某处拿来的。 O|&TL9:  
她所拿的地点是亲卫骑士盖拉克的住处。要跟管理玛莫公国密探的莱娜连络时,她都是使用这一卷羊皮纸。 OPY/XKyY,  
毕竟老是使用“瞬间移动”的话相当辛苦,而且她也不希望打扰别人的私生活。 d+2O^of:T  
白天盖拉克夫妇似乎有所争执,因此今晚大概会继续争吵,要不然就是忙着和好吧。但不论是哪种情形,都不适合被别人打扰。 z){UuiUM+=  
羊皮纸上也写着莱娜的留言。由于她们已经算是亲密好友了,因此常常会写一些私人的记事。 pt cLJ]+)  
然而今晚并没有仔细阅读的时间。艾莲娜急忙写上跟她的连络事项,然后再度咏唱咒文让羊皮纸回到原处。 N" x\YHp  
之前她就做好了要迎接不速之客的准备。 :$cSQ(q9a  
“这座岛是什么样的地方、上面住了什么样的人,这些都是你告诉我的呢……” KvJP(!{  
艾莲娜发出声音,对她当年所爱的魔法师如此说道。 mERZ_[a2  
那个魔法师在玛莫帝国灭亡之前,曾是宫廷魔法师团的一份子。 5- 5(`OZ{'  
“如果发生了万一,你会不会乐意迎接我呢……” 9poEUjBI  
※       ※       ※ ,6orB}w?z  
第二天早上,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以及其夫人莱娜,来到刚起床的玛莫公王史派克身边进行紧急报告。 mf;^b.mKh  
“艾莲娜被杀了……” [OoH5dD  
莱娜脸色苍白地对史派克如此说道。 @2~O^5[>  
昨天晚上,身为魔兽使的女魔法师,被涂有剧毒的短剑贯穿心脏—— #:vDBP05.m  
“犯人就是那个暗杀者。” af?\kBm  
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史派克感觉就像是自己的胸膛被短剑贯穿似地。 F%_,]^ n[  
“艾莲娜导师她……” :&1=8^BY  
他说到这里就失去了说话的力气。 b?2X>QJ  
他并不是小看了玛莫帝国。然而暗杀这样的手段,即使是之前的玛莫帝国也几乎没有使用。 d1uG[  
在英雄战争时,伐利斯的宫廷魔法师艾鲁姆被黑妖精暗杀,不过这也是战场上所发生的事情。 V:(w\'wm  
在压抑住打击之后,史派克握紧拳头往旁边的墙壁打去。 \+?,c\x  
“为什么是艾莲娜导师……为什么不是我……” nT@6g|!  
史派克像是要吐血般地如此呻吟。 N+C)/EN$  
将隐居在亚拉尼亚森林的她带到暗黑之岛的不是别人,正是史派克自己。 {glqWFT  
他至今都没有忘记说服艾莲娜的那句话。 .e FOfV)  
“为了你的笑容……” |`k1zc)9  
史派克是这么对她说,并且迎接她来到这座岛的。 |?2 hml  
然而在这里等待着她的,竟然是如此悲惨的命运…… 0V>ESyae5  
至今史派克虽然将新生玛莫帝国视为敌人,但从来都没有对其抱持着恨意。 5!SoN}$  
然而在现在的这一瞬间,他打从心底涌起了憎恨。 n{ .*El>{  
“我一定要毁灭掉你们!我绝对不会把这座岛交给你们这样的人!” ]{Mci]H6T  
史派克这激昂的怒吼,几乎传遍了被称为暗黑之岛的这片土地——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地板  发表于: 2008-09-04 19:10

第二章 黑暗统治者 [,OJX N-4s  
u-AWJc+F.  
丧钟不断地响着。 q[{:  
玛莫公国的公王史派克,在王城温得雷司特的私人房间里听着这沉重的钟声。 +R|U4`12  
王城尖塔顶端的钟,如今为了将魔兽使艾莲娜送到天堂而响着。 t$U3|r  
前几天由于新生玛莫帝国的暗杀者,使得她迎接了人生的终点。 w{k1Y+1  
玛莫公国在王城中为她举行国葬。一直到她的遗体被送到墓地之前,史派克都是亲自走在行列的最前面。 ?8 SK\{9r6  
温帝斯的居民整然排列在大马路旁,目送这位镇压了疯狂魔兽的伟大女魔法师。 <U@P=G<t  
史派克认为这是人们对她的丰功伟业,所表现出的直接反应。 ?j1_ n,d  
魔兽对于这座岛的居民而言并不是传说中的生物。每年都有许多人丧失生命,更有几十倍的家畜成为它们的食物。 NJn&>/vM  
光是艾莲娜一个人,就让玛莫的居民从恐怖中解放了不少。 nqZA|-}  
只要魔兽出现在人类的住处,她马上就会前往支配魔兽,要它回去自己原来的住处。 Ihdu1]~R{  
即使不是自愿,但玛莫这座岛必须要接受魔兽的存在。 @O@fyAz  
对于这座岛而言,艾莲娜是不可或缺的女性。而且相信在其他的地方,她将会成为众人排挤或恐惧的对象。 J__;.rnk  
邀请她来到这里是正确的。史派克至今都这么相信着。 *f79=x  
然而结果却是眼前的这个现实。 %0vTA_W  
如此残酷的现实。 sC% b~  
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那就是身为“公王的好友”的半妖精少女。她就这么心惊胆颤地观察着那个无法压抑自己感情的房间主人。 XR|"dbZW.0  
(为什么这种时候就是我啦!) }c} ( 5  
莉芙在心中如此叫道。 #;d)?  
(心情好的时候,就只会跟玛法神殿的侍祭小姐在一起……) >[a FOA  
她的工作就是应付心情不好时的公王,宫廷里的人都有着这样的共识。 Xq|nJ|h  
她实在是不希望这样,不过这似乎是拥有“公王的好友”这个意义不明的称号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事实上能够自由进出公王的私人房间,也是只有她一个人才拥有的特权。 h}avX*Lx_  
“你、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iSlFRv?a  
此时史派克忽然回头对她说道。 ; yyO0Ha  
莉芙吓了一跳、当场稍微跳了起来。 hm3jpWi 8  
“我、我哪有要说什么啦!” jPnO@ H1  
莉芙以手按住胸口如此说道。 &eIGF1ws  
心脏鼓动的怦怦声传到了自己的掌心。 }w@gj"\H  
“不,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想说话。” =O,JAR"ug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如何,不过她的确有些事情想要说出来。 _S"f_W  
“我了解史派克现在的心情,可是必须要抓到暗杀者才行,这也是为了艾莲娜啊……” 2Pp&d>E4  
不然下一个被盯上的说不定就是史派克自己了。莉芙特意强调了这一点。 -u|l}}bh  
“这才正合我意。” ,-@5NY1q  
史派克马上如此回答。 &8sV o@Pa  
“这样的话我就可以亲手解决他了。” =OYQM<q  
“真的没问题吗?听莱娜说对方是相当恐怖的高手……” [Uli>/%JB  
“沙漠之民对危险相当敏感,不然根本无法存活下来。” pc H<gF(k  
炎之部族的人民尤其如此。 Pdw#o^Iq^  
过于粗心的话,剧毒的蝎子会爬到棉被里面,砂走或双头蛇等潜藏在沙漠里的魔物,也是他们必须随时留意的对象。 u g\w\b  
在风与炎之沙漠,跟危险相邻而居是理所当然的,史派克认为这一点跟玛莫人民十分相近。 Fc8E Y*  
“只要毁灭玛莫帝国就可以帮艾莲娜报仇。至今我都希望能够跟他们和解,不过我已经知道这种想法有多么天真了。” M$A#I51  
史派克对着前来参加葬礼的玛莫公国骑士们,宣布必须更加严格监视领土的状况。 <C<`J{X0  
并且还发出公王命令,宣布藏匿玛莫帝国份子的人将会受到严惩,提供情报的人则会给予奖赏。 ,=o 0BD2q  
“我要让他们后悔使用暗杀这种卑鄙的手段。” >|3a 9S  
史派克握紧拳头如此说道。 D|_V<'  
看到这样的表情,莉芙也知道他是认真的。 B8m_'!;;  
原本自认是宫廷小丑的莉芙,应该要在这个时候开他玩笑的,不过毕竟葬礼才刚结束,因此现在终究不是做这种事的时机。 XoR>H4xh  
总之看到史派克变得积极了点,莉芙也稍微安下心来。 mJC3@V s  
在艾莲娜被杀之后的几天,他的状况只能以无法控制做比喻。而他发泄时的对象也大多是莉芙。 }q!_!q,@  
(不管是盖拉克还是莱娜,他们还真是会看情况啊。) !QEL"iJ6M'  
他们在艾莲娜被暗杀之后,就在公都中奔走以追捕犯人。 Dag`>|my  
然而对方似乎并不是一个轻易便露出行踪的角色。 ~]WVG@-  
在现实上,光是这一个盗贼,就将玛莫公国的密探组织玩弄于鼓掌之间。对于玛莫公国而言,在某些方面或许是最为恐怖的敌人。 tNnyue{p  
(功夫比较好的就只有莱娜一个人呢。) a<m-V&4x  
然而这样的她也还是经验不足,如果在以莱丁为根据地的弗雷姆盗贼公会,她甚至无法担任干部的职位。 ^0tw%6:  
“公王陛下。” ~rv})4h  
就在这时,门后响起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K0Fwo`;"  
应该是某个亲卫骑士吧。 PlCc8Zy  
由于知道敌方会使用暗杀手段,因此驻扎在王城的亲卫骑士人数,跟之前比起来几乎增加了两倍之多。 vR>o}%`  
“盖拉克队长跟莱娜夫人进城了。” T_#, A0G  
听到这个,莉芙心想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g mK  
(不过还真是会抓时间,刚好史派克心情一好他们就出现了。) $Ui&D I  
莉芙甚至觉得有点生气,并在心里决定要好好说他们几句。 l@~LV}BI  
“如果是盖拉克他们的话,要找我应该不需要特地说吧?” UUtbD&\  
史派克神色有些不悦地对门边说道。 IA*KaX2S<  
“是因为他们带了一个希望能晋见陛下的人……” d^V$Z6* ]  
“谒见?在这种时候?” gPEqjj  
由于艾莲娜的丧礼刚结束不久,加上自己好不容易镇静了些,他实在是不管这种麻烦的事情。 &35|16z%@  
“不能改到明天吗?” {0yu   
“他们说虽然会造成陛下的困扰,但请您务必见他一面。” |3eGz%Sd  
就像是看透史派克的反应似地。 >+9JD%]x]  
“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 hW 2.8f$  
史派克露出苦笑,并且要亲卫骑士转达带他们过来。 O\beKBT;  
“会是谁呢?” cT'w=  
莉芙诧异地问着史派克。 Z(Q2Ue;}&  
“不知道,总之只能先接见了。” }e{ qW  
史派克坐在长椅上,默默地等待盖拉克他们过来。 pY}/j;.[  
这并没有花多少时间。 YD[H  
“进来啰。” 5 nLDj:C~  
随着耳熟能详的盖拉克声音,房门被大大的打了开来。 :nGMtF  
紧接着穿着铠甲的盖拉克,跟身穿深绿色礼服的莱娜走进了房间。 \8b6\qF/\  
他们的身后还有另一个人。 Ok H\^  
大概就是请求谒见的人吧。史派克朝那人的脸看去,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Omyt2`q  
他有着金色的长发,并且身穿白色的长袍,肯定是一个魔法师。 fEnQE EU~P  
虽然一下子分不清他是男是女,不过史派克马上就回想起来,他曾经看过这一个人。 4\2V9F{s  
在这一瞬间,史派克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l},NcPL`  
“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法师先生……” 9y]J/1#  
由于过于惊讶,使得史派克根本说不出话来。 1(gfdx9|b  
他的名字是塞西尔。曾经师事于弗雷姆宫廷魔法师史雷因,也是萨克森独立运动的领导者之一。 B@K[3  
然而追本朔源的话,他原来是出身于亚拉尼亚的贵族世家。 'ZHdV,dd  
据说在他所在的千年王国,不继承家族的人大多被送到贤者之学院学习魔法,之后再以魔法战士的身分为国家效力。 v 1.*IV5Y  
只不过这座贤者之学院,已经在黑之导师巴古纳德的魔掌之下被迫关闭了…… T1 MY X  
“为什么宫廷魔法师大人会……?” !`wW_W  
史派克不禁如此自问。 n^9  ?~  
然而他很快就想到了可能的原因。 l (kr'x  
大概是以魔法或是其他的方式,知道魔兽使艾莲娜逝世的消息吧。 p^QZq>v  
在知道这一点的瞬间,从史派克的胸口再度涌起激烈的情绪。 Y 62r  
塞西尔是艾莲娜还在亚拉尼亚时唯一的朋友,而且塞西尔也对她抱持着好感。 $k0H9_  
在被魔兽所苦的史派克等人要招聘她来到玛莫时,塞西尔曾经极为强硬的反对。 (FVX57  
大概是不想要跟她分开吧。而且暗黑之岛的危险性也更令他担心。 La,QB3K/  
如今他的不安也成为了现实。 GjQfi'vCk  
而且是被暗杀者下手的最坏下场…… NPJ.+ph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d!Y3+I%G  
史派克咬紧嘴唇,对塞西尔深深地低下了头。 Yp5L+~J[  
“我知道您非常愤怒,但是我一定会消灭新生玛莫帝国,并且逮捕到那个暗杀者,来报艾莲娜导师的仇……” aG27%(@  
史派克如今再度说出了刚刚对所说莉芙的那个誓言。 Mq\~`8V  
“你比刚刚多讲了一句喔。”  *4yN3y  
莉芙轻声地对他说道。 G$=-,6kZO  
“你给我住嘴。” =*MR(b>  
史派克皱起眉头轻声回话。 ElR)Gd_8  
“关于这件事情……” S/O xr%H  
回答的不是塞西尔而是莱娜。 3% vis\~^  
同时她若有所思地看着史派克走了过来。 +/cg w,  
“请你不要生气听我说好吗?” .6T4z7I  
如此撒娇的语气,使得意识到莱娜是女性的史派克不禁退了几步。加上她穿着强调丰满胸部的礼服,让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视线该放哪里。 A3yi?y{[*  
“虽说要我不生气,可是到底是什么事啊?” Fd8hGj1  
史派克疑惑地如此询问,并像是要求救般地看着盖拉克。 AQh["1{yJ  
在这时史派克才察觉到,他的表情很明显有所不同,而在他身边的亚拉尼亚宫廷魔法师也是如此…… Z_it u73I  
两人都跟莱娜一样,露出像是很抱歉的表情。 s]x2DH+_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v4C^y>  
抱持疑问的史派克催促着莱娜。 x[Q&k[xV  
“我们欺骗了你?” ^!uO(B&  
“我……被骗了?” `|,tCM&-  
“没错,这个人不是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法师……” #W5Yw>$  
“不是塞西尔导师?不然这个人到底是谁?” viV-e$s`.  
史派克呆呆地看着这位金发的魔法师。 ]h8/M7k  
塞西尔随即开始咏唱古代语魔法,就像是要当作是问题的答案。 3@HIpQM3  
而在咒文完成的瞬间,塞西尔的脸变成了之前才刚被埋葬的魔兽使艾莲娜。 cVg$dt  
“艾、艾莲娜导师……” *1v_6<;2i<  
虽然相当无礼,但史派克还是指着她的脸说不出话来。 q]l\`/R%u  
“艾莲娜?” rgn|24x  
莉芙也瞪大了眼睛打量着她。 Sy B-iQn  
“并不是莱娜的错,这是我拜托她的。因为让大家认为我被杀的话,其实会比较容易行事……” my=~"bw4  
“这是……怎么一回事?” 2K~tDNv7  
吞了好几口口水之后,史派克对眼前有着艾莲娜脸庞的人提出了问题。 a;yV#Y  
“换句话说,就是这么一回事……” KM@`YV_"g  
艾莲娜对史派克等人说出了所有的实情。 v/(__xN`B  
总而言之,玛莫帝国暗杀者所下手的对象,是经由魔法变成自己外型的使魔。而艾莲娜自己则是使用变身咒文,变成了塞西尔的模样。 JrxP,[q JG  
如今之所以能变回来,并不是因为再度使用了变身咒文,而是以初级的幻觉魔法改变了长相跟声音。 'F6#l"~/  
“这阵子我打算借用塞西尔的外型。毕竟我不能变成玛莫的人,在亚拉尼亚也很少跟其他人接触,所以没有其他的熟人可以变身……” [L)V(o) v  
艾莲娜如此解释着。 25w6KBTe;:  
“是、是这样的吗……” B1HQz@^  
史派克也只能如此回答了。 ^$6bs64FSm  
“不过这样也太残酷了吧?” #C'o'%!(  
就在身边的莉芙悄悄跟史派克说道。 ?WMi S]Q\  
“那个亚拉尼亚的魔法师喜欢艾莲娜对吧。既然知道这点还借用他的外型的话……”  S/)  
“这会有什么问题吗?” $o{F  
史派克也轻声反问。 WJBW:2=;  
“当然有啊。如果你喜欢对方的话,你会愿意借用他的外型吗?她知道塞西尔那个魔法师喜欢自己,所以就这么利用了他,而且艾莲娜自己还没有自觉呢。” U8Cw7u2  
“原、原来如此……” ?BX P}]  
史派克终于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_]rr9  
对于艾莲娜而言,塞西尔大概只是她一生中最亲密的异性朋友吧。 1Qrm"TFo  
正如莉芙所说,这就某些方面而言或许相当的残酷。 Y^T-A}?`  
如果做人太好,对女性而言或许就没有魅力了。 LZ3rr-  
(我可得记得这个教训。) /5a$@%  
史派克悄悄如此心想。  qT&S  
对于妮思而言,自己也很可能会变成这个样子。 G}Q}H*  
“不过话说回来……” ~x76{.gT  
史派克缓缓退后,并且跌坐在长椅上。 pIM*c6  
“虽说是被骗了,不过我竟然这么高兴呢。” F&>T-u-dog  
“所以才会瞒着你啊。” n-L]YrDPK[  
莱娜如此说道,并露出了微笑。 7 "h=MB_  
“你大发雷霆的消息连王城外面都知道了,而且我们也尽可能明显地在寻找暗杀者。对方的城府很深,必须要看到你真正愤怒了,才能够确定他成功暗杀了艾莲娜。” ;7B2~zL  
“说得也是。如果我知道她其实活着,那我的样子一定会很不自然的。” \" 5F;J  
“真的是相当抱歉。” 1o"y%*"  
莱娜如此说着,并且跟艾莲娜两人一同低下头。 0KNH=;d}  
“要对史派克道歉还不如对我吧。这三天我几乎都得陪他呢。” }bj,&c  
莉芙就像是忍不住了般地逼近莱娜。 jn5=N[hd  
在史派克生气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出现,也就是说他们根本就是蓄意犯罪了。 b[QCM/  
“可是、这不是你的工作吗……” #b<lt'gC  
“谁说的啦!” r5X BcG(2  
莉芙断然的加以否定,接着不是对莱娜,反而是对在她旁边咧嘴笑着的盖拉克狠狠踩了一脚。 SWe!9Y$  
“为什么是我……” ^$Me#ls!  
过度的痛楚使得盖拉克当场蹲下来呻吟。 4 G68WBT  
“你一定也知道对吧,那就是同罪。” }I'>r(K  
之后莉芙装作很好心的说这样就原谅你们,然后回到史派克的身边。 !:!@dC%8_  
“害你当我的出气筒真是抱歉啊。” 6A{s%v H  
史派克露出苦笑对半妖精少女说道。 N5I W@?4  
“我之所以被当成目标,应该就是对方正在使用魔兽的证据。” S+bWD7  
因为莉芙的行动而露出笑容的艾莲娜,再度恢复正经如此说道。 P^d . ,  
“果然是黑翼邪龙那斯吗……” /*xmv $  
“肯定没错。而且他们并没有让黑翼邪龙直接来到公都,而是使用了它身为黑龙的能力。” N VM2\fs  
“黑龙的能力?听说龙的上位种族可以使用古代语魔法……”  q;He:vX  
老龙或古龙等上位龙族,不只拥有最强的肉体之力,也拥有极高的智能,能够使用古代语魔法。 l{7Dv1[Ss  
“之前听那位龙人族贵族所说,诸神时代似乎存在着能够传染疾病的黑龙。” nms<6kfzL  
“如果说是诸神时代的龙……” .L 5T4)  
莉芙脸色苍白地说道。 @ #O|  
“换句话说就是屠神龙了。” OM&\Mo  
“可是黑翼邪龙并不是从诸神时代活到现在的屠神龙,甚至听说它不是古龙,只是一般的老龙而已……” ]ge^J3az$u  
“我也是这么听说的。” ,`B>}  
艾莲娜点头同意史派克所说的。 9.w3VF_C  
“不过黑龙那斯可说是暗黑神的眷属,会拥有黑暗祭司的能力也并不令人讶异。而且如果屠神龙之魂跟诸神一样是永远不灭的话……” bD^ob.c.A  
“只要有合适的容器,就可以让灵魂降临是吗……” gT\y&   
说出容器这两个字的时候,史派克感觉自己的身体不禁为之一颤。 T>:g ME  
在两年前妮思侍祭曾被当成是让卡蒂丝复活的容器,那时的记忆此刻再度掠过脑海。 t2%bHIG}  
“龙人族的亚布洛斯是这么认为的。因此那斯才会把他们养育的幼龙带走……” Gpp}Jpj   
“要拿幼龙的肉体当容器吗。” #__'U6 `(  
“不过这毕竟只是推测罢了。” 6"c!tJc7j  
“能传染疾病的龙——瘟疫龙……” Js2_&?}3f  
史派克像在呻吟般如此说道。 l\l]9Z6%  
“虽然只是猜测,不过的确是有脉络可循。贝利尔村中流行的龙热,有一个村民说过曾经目睹像是飞空怪物的亡灵,如果那就是龙的灵体……” QMfy^t+I  
“那接下来可就精彩啰!” :usBeho  
莱娜耸耸肩如此说道。 .`8,$"`4)  
“那我顺便再说些坏消息吧。” U=?"j-wN  
盖拉克说着露出了苦笑。 ?ut juMdl  
“要说就说吧,我有自信不会比现在更沮丧了。” -bX.4+U  
“真是这样就好啰……” ^RDXX+  
盖拉克自言自语地如此说着,然后对大家继续开口。 T%#P??k  
“我听前来参加葬礼的地方领主所说,有好几个村庄都出现了会发烧的疾病,他们都认为应该只是感冒之类的。” AS-t][m#  
“另外我在追捕暗杀者时也有听到,有人目击到公都在夜晚也有怪物在飞,而且传闻长得很像是龙。” :1  
莱娜如此补充盖拉克所说的。 r*xw\  
“真是最坏的状况……” ^i k|l=  
史派克憎恨地如此说道。 1s\hJATfz  
他不再沮丧的自信轻易崩溃了。虽然早已经有这样子的担心,但没想到情况竟然真的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QnAf A%  
“不过龙热的发作时间不是很长吗?听说过了五年也还不会死的,所以在这段期间找出生病的原因就好啦?” VNot4 62L  
莉芙以开朗的声音如此说着,似乎是要赶走屋内沉重的空气。 s3%8W==rBW  
“莉芙说得没错。” H%%nB  
史派克也振作起来用力点头。 $ T_EsnN  
“世界上有更多迅速发作的恐怖疾病。如果是龙热的话,那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行动。可以想办法找出当作瘟疫龙容器的幼龙,或是逮捕在背后操纵的玛莫帝国份子。虽然目前的状况很糟糕,不过我们并不是束手无策。” tB?S0;yXjd  
史派克如此说着,并且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c324@o^V  
“真是这样就好啰……” Q 8E~hgO  
盖拉克又重复着刚刚的那句话。 vw6FvE`lC  
“还有什么吗?” Wm&f+{LO+K  
史派克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Eqlux D=  
“不,实在是没什么了。只是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帝国的计谋,并不光是要让龙热在各地流行而已……” }}Uv0g8D  
“不要这样说啦!” rq?x]`u   
莉芙有点颤抖地说道。 0)4 4*T  
“如果老是担心一大堆还没发生过的事情,根本就无法在这座岛上活下去啊……” Jjq%cA  
“说得没错。” qnRzs  
史派克苦笑着点了点头。 jU~%5R  
不过其实他也知道。在这座暗黑之岛上,所有的不安总有一大都会成为现实。 ![tI(TPq  
dVfDS-v!  
莱娜离开王城回到自己的住处,已经是深夜的事情了。 t1^96@m^  
盖拉克跟从各地前来参加假葬礼的骑士们喝得正痛快,他大概是打算就这么住在王城里吧。 AUV$ S2  
魔兽使艾莲娜则是为了寻找黑翼邪龙,跟龙人族贵族亚布洛斯一起离开了公都。 rXX|?9 '  
他们都是可以藉由魔法跟龙接触的人,因此莱娜相信他们将会带回好消息。 7A-rF U$  
(相较之下……) d`/{0:F  
她如今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不成熟及能力不足。 N';lc:Ah~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个够格的盗贼,然而光是一个玛莫帝国的暗杀者,就弄得她束手无策。 7 '/&mX>  
(原来、这就是我的实力了。) bwFc>{Wo5  
如果没有遇见史派克等人,如今她大概依旧在布雷德靠偷东西维生吧。 swA"_A8>u  
或许会跟男搭档过着堕落的生活,运气不好可能就被关进牢里或丧命也说不定。 -~k2Gy;E  
“再这样下去、我根本帮不上忙的。” ]FBfh.#X@  
莱娜特地说出声并且拍了拍脸颊。 iz(+(M   
之后打开大门走进屋内。 5KSsRq/8"  
虽说是私人住处,不过这里相当的狭小,几个仆人也不是住在这边。身为骑士队长的丈夫盖拉克常常驻扎在王城,莱娜自己也因为是密探的头头,因此忙碌得几乎没能在住处悠闲地生活。 IM/\t!*7  
要说财产的话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因此不需要防范盗贼,何况莱娜自己就等于是玛莫的盗贼公会会长了。 \^cn}db)  
所以不可能有人会来偷东西的。 R YNz TA  
然而—— x{}m)2[Y  
(有谁在里面?) s>X;m .<  
在踏入屋内的瞬间,莱娜便感觉到跟平常不同的气息。 $;1~JOZh  
她马上低头看着地板。 \ck3y]a[  
(虽说不是懒得打扫……) Su7?-vY  
石子地板积了灰尘,因此很容易留下脚印。只要观察脚印的形状,就可以知道有谁曾经出入过了。 |7-tUHMo[  
莱娜举起手中的灯调查地面。 k*Kq:$9"  
然而却没有发现可疑的足迹。 wkGF&U  
“是我多心了吗……” ZU|nKt<GK  
然而她的心悸并没有因此镇静下来。五感以外的某个地方察觉到一种违和感。 Ow I?(ruL'  
“难道是那个暗杀者?” l?q^j;{Dw  
如果真是如此,自己的能力真的赢得了他吗? a#1X)ot  
莱娜只要一有空间就会接受盖拉克的训练,因此在武器的使用上有相当的自信,可以任选要用盗贼或战士的方式作战也是她的过人之处。 OW>U 5 \q  
莱娜取出了藏在衣服下的短剑。 m8?(.BJ%  
她效法暗黑之岛的原则,在剑刀上抹了麻痹性的毒。 'e)t+  
(即使对手懂得暗杀,只要能避开第一次的攻击……) ~$$V=$&  
之后就会成为普通的战斗。如此一来莱娜或许就会有胜算。 x>@U qUJV  
(不过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之后就交给你了。) TaC)N  
莱娜在心中对盖拉克如此说着,然后慎重地往屋子深处前进。感觉就像自己才是小偷似地。 D7%89qt  
进入大厅时也没有用手,而是直接踢开了门。 ,'j5tU?c  
然后观察着里面的情形。 1pK7EK3R  
不过却没有看到人影。 t*x;{{jL#(  
莱娜就这么冲进客厅,然后迅速转过身来面对门口。因为暗杀者常常会站在门边,选择在目标走进屋内的一瞬间行动。 ZFzOW  
然而里头也没有任何人。 1/m/Iw@  
(到底躲在哪?) EW`3h9v~  
莱娜再度转过身来,随即忍不住咽了口气。 ,LW0{(&z  
因为有一个人站在她的身后。 =Yfs=+O  
莱娜随即认为自己要被杀了。 ,[~EThcq  
可是对方却没有任何行动。 li{_biey}  
(为什么?) oGM.{\i  
即使抱持着疑问,莱娜仍旧是向后飞退一步观察对手的脸孔。 B}(YD;7vJ  
也因此她才察觉到。 ?`vb\K<5H;  
躲在屋内这个人的真正身分。 iqU}t2vFrj  
“会长……” JB-j@  
莱娜出神地轻声说着,手上的短剑也掉到了地上。 X;1q1X)K  
“好久不见了。” ReRRFkO"2  
莱娜称为会长的这个人如此说着,端正的脸上也浮现出笑容。 AL;"S;8  
他是莱丁盗贼公会的首领。 ``SjALf  
名字则叫做佛斯。 n0m9|T&  
“不要吓我啦!” z}&<D YD  
莱娜哽咽地说着,朝佛斯的胸口扑了过去。 XBc+_=)$  
然而在这一瞬间,一把短剑的剑刃出现在她的眼前。 ijTtyTC  
“不准再接近过来。” Ne[O9D 7  
佛斯严肃地警告她。 WULj@ds\~  
“您还是一样呢……” sq^,l6es>  
他俊美的外型使他只要走在路上,十个女性有九个会回头注意看他,然而这个人却非常讨厌女人。 r1\.Jz  
听说是因为过去他第一个爱上的女性,到最后竟然是要杀他的暗杀者。由于他这样的个性,因此莱丁盗贼公会在布雷德成立分部时,大部分的女盗贼都被派到了那里。 H5 -I}z  
莱娜也是其中之一。 *be+x RY  
“抱歉我来晚了。” jPd<h{js  
佛斯收起短剑,优雅地坐在客厅一角的椅子上。 QSLDA`  
“要喝点酒吗?” crT[;w  
“酒也是迷药的一种,何况在这种状况下也不适合喝。” MhsG9q_%  
佛斯毫不经意如此回答,并且要莱娜也一起坐下。 rfZA21y{?  
虽然让人不禁怀疑到底谁是屋主,不过莱娜还是听话坐下了。 OlK2< <  
即使身为玛莫公国的密探长,佛斯是自己会长的事实至今也没有改变。 P-mrH  
“你的工夫也进步了呢,我刚刚本以为已经完全隐藏气息了……” T;%SB&  
“我可是苦过来的。” iaC$K@a{  
莱娜说着并叹了口气。 3_-#  
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她完全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跟那个暗杀者较量起来的话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8sg *qQ  
(我的实力果然不够。) Z\Q7#dl  
莱娜如此心想,并发誓下次遇到同样的情形就会毫不犹豫地马上逃跑。如果白死的话不只对不起丈夫,也将无法帮上史派克的忙。 W) _B(;$]  
“白天有一场葬礼,是被暗杀的吗?” =Dz[|$dV  
“因为是会长所以我可以说,被杀的并不是名为艾莲娜的女魔法师本人,而是她的使魔黑猫。因为只要让大家认为她被暗杀,就不会再度被当作目标了……” Mc8^{br61  
“原来如此。” `3OGCy  
佛斯并没有惊讶,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 N3?d?+A$  
大概是他的魔法知识相当丰富吧。据说他曾经跟弗雷姆宫廷魔法师史雷因及他的妻子蕾莉雅、还有高等妖精族的精灵使蒂德莉特等人共同行动过。 o]Ki+ U  
另外他跟弗雷姆国王卡修也有见过面,在火龙山与魔龙修汀斯塔的战斗,以及之后的莱丁合并事件也有出力。 S6QG:|#P  
即使是现在他也有借给弗雷姆一些密探,相对的卡修国王也默认其公会的存在。然而获得这个认同的只限于组织本身,如果公会的盗贼因为偷窃而被逮捕,刑罚并不会因而减轻。 WIghP5%W  
“就如在莱丁见到您时我所说过的,我想要在这座暗黑之岛建立弗雷姆盗贼公会的分部。因为如果置之不理的话,玛莫帝国时代之前的邪恶盗贼公会将会复活。这里有许多不成为盗贼就无法生存的年轻人跟小孩,因此绝对不会缺乏人才才对。” Gl:AS PZ6  
“这我知道,所以我才会过来。” h(L5MZs  
佛斯点点头之后,告诉莱娜他带来了二十个可以用作密探的盗贼。 AM[:Og S  
“二十个人?” `#ztp)&  
“太少吗?” "xOeBNRjV  
“不,很够了。虽然玛莫也有相当厉害的密探,不过除了他之外似乎都没有什么……” UOwNcY  
莱娜说着并安心地呼了口气。 <wC1+/]  
“让我担任密探长没问题吗?” @o ED tN  
“你的技术也长进不少,所以我承认你的资格。不过等到公会成立之后要让别人当会长。总不能让亲卫骑士队长的夫人兼任盗贼公会长吧。” }dz(DP d  
“看来已经调查了不少事情呢。” #5D+XBT  
“其实我十天前就到这座岛上了。我想在见你之前,先由自己亲眼看看这里。如果我觉得玛莫公国没有前途的话,我打算就这么直接回去。” 0 Yp;?p^  
“这么说来,您觉得我们有前途是吗?” v4$,Vt:7  
莱娜微笑着询问佛斯。 *C BCQp[$  
“老实说状况几乎糟到了谷底。不过叫做史派克的那个年轻公王、公国的骑士、甚至是士兵跟职员,在这种状况下却都还像是若无其事,我就是相当中意这一点。” =m:W  
“这是在夸奖我们吗?” 7L*`nU|h  
“我没有夸奖的意思,只是说出看到以及感觉到的事情罢了。” 6,PL zZ5  
佛斯悠然地说着,然后重新凝视着莱娜的脸。 0=B5 =qyw  
“话说回来,现在这座岛上各地都有传染病流行是吗?” ;j=1 oW  
“算是吧。” _HsvF[\[  
莱娜暧昧地回答。 R.N*G]K5  
“疾病名为龙热。是莫斯当地特有的病,不,应该说是龙骑士的职业病比较正确吧。” i"xDQ$0G6  
“您连这个都调查了吗?” "puz-W'n  
佛斯这番话使莱娜惊讶地瞪大眼睛。 z3]U% y(,  
“这根本不需要调查。不只如此,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自然会听说。” FS:WbFmc  
“这是怎么一回事?” #EUgb7  
莱娜探出上半身等待佛斯说下去。一种莫名的不安涌上心头,胸口的鼓动也不禁变得激烈。 7 w,FA  
佛斯很明显露出困惑的表情,就像是要避开莱娜般地深深靠着椅背。 LS'=>s"  
之后才继续开口说道。 hT"K}d;X  
“有人巧妙的放出流言。” `@7tWX0  
“龙热的流言?” dL(|Y{4  
佛斯点头回答了莱娜的疑问。 tpONSR Y  
“流言中有真相,也有毫无根据的话。其中特别被强调的就是不治之症这一点。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 fx:KH:q3  
“会怎么样?” BtChG] N|  
“那还用说,就会引发暴动了。” ;0}2@Q2@ZK  
佛斯平静地如此说道。 zi .,?Q  
“不过龙热并不是一两年就会致死的病,何况现在流行的与其说是疾病,倒不如说是一种诅咒。如今也已经知道放出诅咒的是谁,只要一个月就可以根绝的。” vWs c{9  
“跟我说明也没用吧。” nX%'o`f  
佛斯露出了苦笑。 <9a_wGs  
“你可以跟这座岛上的居民这么说,只不过我想不会有效果的。” yuEOQ\!(u  
莱娜也知道佛斯所说的没错。要否定已经流出的负面传闻可说是极为困难。  twmJ  
譬如说如果是水痘之类的疾病流行的话,就不会发生任何的暴动。因为大家都非常清楚这是什么样的病。 !!%[JR)cS  
然而对于龙热这种疾病,人们实在是太过于无知了。 u 7Y< ~  
因此才会引发暴动。 Gc z@ze  
这是来自于未知的恐怖。 Cf[F`pFM  
莱娜咬紧嘴唇拼命让思绪奔驰。如果因为帝国密探的情报操作而引起暴动,那她根本没有脸见盖拉克或史派克。  O'|P|  
然而她却什么都想不到。 ZM`P~N1?)g  
佛斯倒是有些愉悦地看着莱娜这样的表情。 h^kNM8  
“玛莫帝国的密探真是个恐怖的家伙。不只是暗杀,连散布谣言的技巧都相当有心得。” =v$s+`cP  
佛斯如此说完之后,更静静站起身子走到了窗口旁边。 Q;ZHx.ye{  
“虽然我想马上回去,不过我还是留在这里一阵子吧,毕竟我也有点担心带过来的手下们。” >"g<-!p@  
“非、非常感谢您……” y{Y+2}Dv/  
脸上失去血色的莱娜,在佛斯的背后如此说道。 :#:O(K1PW  
“哎,我也是顺便要见识一下罢了。只要面对越大的困境并且通过考验,国家的根基就会更加稳固,弗雷姆就是这个样子。不过这个公国又会如何呢?” 4O_+4yS  
莱娜没能回答莱了盗贼公会长的这个问题。 D4O5@KfL  
不,她根本就不知道答案。 |+xtFe  
现在她有的只是满心的不安。 ->2wrOH|H  
然而她同时也相信着史派克。即使是怎样的困境,那个年轻人都绝对不会放弃。因为他拥有能朝着目标笔直前进的坚强。 4 Re@QOZ  
“我先回王城了……” Y:!/4GF  
莱娜如此说完,便拿起地上的灯往走廊跑去。 1;:t~Y  
目送她离去的佛斯露出了微笑。 M|5]#2J_2  
“困境是能让人成长的。” a3dzok  
虽然讨厌女性,但这只是他自己的怪癖。 .1}rzh}8  
几年前还只是个丫头的毛头盗贼,为了彼此信任的同伴而拼命地战斗着。 |Iok(0V  
如今被称为是罗德斯之骑士的那个年轻人,也拥有着这样的同伴们。佛斯自己也曾经是这些同伴的其中一人。 lc3 S|4  
“在不过于明显的范围之下帮帮她吧。” .W@4vrp@  
佛斯打开窗户,对外头的黑暗如此说道。 ~r>EF!U`h  
“遵命……” przubMt  
随着如此回答的声音,黑暗中有几个人影开始行动。 0/SC  
佛斯自己也翻过窗户,在黑暗之中消失了身影。 bQXc IIa{  
据说玛莫的黑暗深不可及。 *dG}R#9Nv  
然而对身为盗贼的他们而言,黑暗才是他们的栖身之处。 VA=#0w  
'Vm5Cs$  
玛莫公国公都温帝斯往西北走三天路程的地方,有一座名为迭纳的小村庄。 O>SuZ>g+7  
这里的领主是风之部族出身的骑士。 1#> &p%P!  
这个人目前正被村民包围,并露出困惑的表情。 9ra HSzK@d  
“我们的病是龙的诅咒,都是因为你们来到这里的关系!” W s^+7u  
“什么病还是诅咒,我根本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K|P&  
身为领主的这个风之部族骑士,在这几个月都跟骑士团长伍丁驻扎在公都,直到今天傍晚才回到村子里。 ^ o $W  
受托代管村子的族人还没有前来报告。 d s|8lz,  
他原本打算今晚好好休息,等到明天再处理村庄的事情。 FX|0R#4vm  
“是被赶出这座岛那只黑翼邪龙的诅咒!” Pn'`Q S?  
“不,我听说是被弗雷姆国王所杀死的那只火龙山魔龙的诅咒。” Z7/vrME6  
村人们纷纷如此叫道。 YW8K $W  
“所以我在问你们是什么问题!” >vD['XN,  
领主像是无法忍受般大声怒吼。 |u^)RB  
现在是深夜时分。 u;+%Qh  
在熟睡的时候被叫醒,心情当然非常的差。 ~a'nHy1  
“有什么话等明天再说,今晚就先解散吧!” xZ^ywa_  
领主如此说着,便背对村民准备离去。 X+`ddX  
“你这样也叫领主吗!” }': EJ~H  
在这一瞬间有人如此喊着,并且还对他丢石头。 n !UMU^  
石头打到他的后脑勺,流出了温热的液体。 gf :vb*#Wa  
“是谁丢的!” ?JuX~{{. L  
领主拔出手中的剑转身看着村民。 %:" RzHN  
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在人群中摇晃地走向前。 ijvNmn1k  
“是你吗!” ,]f),;=  
因为受伤而愤怒的领主,右手反射性地动了起来。 jv*Dg (  
随着剑刃一闪,这个人从肩膀喷出血花倒在地面。 D",A$(lG  
虽然领主发现铸成大错,不过已经无法反悔了。 _TZW|Dh-2F  
“我只是处理杵逆公国的人!再不解散的话你们也是同罪!” @b]VCv0*f%  
村人们都脸色苍白地保持沉默。 &\&'L|0F  
然而在一个时候—— d-hbvLn  
“丢石头的不是他,是我……” Lqg] Fd  
刚刚的声音再度响起。 nARxn#<+  
在这一瞬间,村民都变了个表情看着领主。 vB Sm=M  
取代沉默支配着村民的,是溢于言表的杀意—— {*sGhGwr  
※       ※       ※ IS-}:~Pi  
公都温帝斯的王城,如今被骚动的空气所笼罩。 k - FB  
在文官及女官们的注视之下,全副武装的骑士们在走廊上忙碌地来回。 T0g0jr{  
“终于出现牺牲者了……” <BZ_ (H  
史派克咬紧牙关,听完了迭纳村那个事件的相关报告。 :){)JZ}-95  
管理该村庄的玛莫公国领主,跟村民之间爆发冲突,导致身为领主的骑士遭到杀害。 P_Z M'[  
“必须派遣骑士团逮捕首谋,不然会有发生暴动的危险。” xf'LR[M  
史派克对在旁边待命的盖拉克沉痛地说道。 |4=ihB9+  
“我知道了。” ? 'Cb-C_  
盖拉克稍微点点头,对报告事件的亲卫骑士下达命令。 @]*[c})/  
亲卫骑士敬畏地行了一礼,之后便迅速离开了谒见大厅。 2v4W6R  
“大概是有煽动暴动的家伙在吧。” |ribWCv0  
“那还用说。虽然各地都出现混乱,不过并没有这么严重过。” U4=]#=R~o  
盖拉克跟史派克两人,以不被他人听见的音量轻声说道。 nkTYWw  
两人在昨晚就接到了莱娜的警告,玛莫各地很可能会出现暴动。 H*GlWgfG  
因为在街头巷尾蔓延的病是“龙热”的传闻,已经由新生玛莫帝国的密探巧妙地散布出去了。 00"CC  
龙热是只有海兰德龙骑士才会罹患的病,而且是不治之症—— 36nyu_h:R  
而龙的诅咒便是这种病会在岛上蔓延开来的理由、已经有好几个人曾目击龙的灵魂在夜空中飞舞了。 |hc\jb  
(何况这些谣言还都是事实。) *-6?  
史派克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 w;~>k%}j  
然而也有一些谣言里没有提到的事实。 7H4L-J3  
例如龙热是发作极为缓慢的病。 s"q=2i  
如果是自然染病的话或许无药可救,然而只要生病的原因是来自诅咒,只要除去这个根源就可以了。 Vu%n&uF  
(不过即使对大家说明这个事实,他们大概也不会相信吧……) zz& vfO31J  
依据莱娜表示,因为某种谣言而陷入恐慌的民众,即使是之后再怎么跟他们解释,他们都不会再接受新的说法。 0Q`&inwh  
因此史派克等人再怎么解释真相,他们都只会当成是要镇压混乱的借口。 v$;@0t:;#  
“那我到底该怎么做?” XC2FF&B&  
史派克懊悔的往地上狠狠跺了一脚。 zSKKr?{  
人们相信龙热将会不断蔓延,并且因为害怕死亡而感到恐惧。同时他们也认定了元凶就是赶走黑翼邪龙那斯,并且打倒火龙山之魔龙修汀斯塔的弗雷姆人民。 Ev{MCu1!6  
再这样下去混乱不可能会平息,反而将会继续扩大下去,总有一天会成为像在迭纳村发生的暴动事件,并且发展成对玛莫公国的反抗。 *,&S',S-  
新生玛莫帝国将不花费任何武力就夺回这座岛。 NJm-%K  
然而这将使得此地再度变成暗黑之岛,而继续威胁着罗德斯本岛的居民。 6A?8t m/0  
(我绝对不会认同的。) l#$TYJi  
史派克如此心想。 'BhwNuW\"  
“旁边的人都在担心喔,尤其是莉芙。” kM;o0wi  
盖拉克露出苦笑对他说道。 D"!jbVz]*  
宫廷里的所有人都认为,“公王的好友”莉芙的工作,就是要应付心情不好时的史派克。 oqYt/4^Q  
所以她会担心也是当然的。 tDt :^Bc  
站在与盖拉克的另一边,也就是王位左边的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也以不安的表情观察着史派克。 n]iyFZ`9  
“如果我心情好的话反而是个问题吧!” ,rai%T/rL  
史派克拉下脸来回应盖拉克。 O1'K>teF%  
再这么束手无策的话,公国一定就会瓦解了。 Ha)np  
“解决龙之诅咒的方法,目前艾莲娜一定已经在调查了。莱娜跟她底下的密探,正为了不让谣言继续散布下去而拼命奔走,各地的领主们也以自己的方式安抚人民,因此现在也只能等了。” qnXTNs ?b  
“你应该也知道吧,我就是最讨厌这个样子。” 'yr{^Pek  
史派克以呻吟的语气对盖拉克说道。 $@.jZ_G  
“对于龙热这种疾病,如果只懂一点皮毛的话只会让状况恶化。但如果能告诉人民正确的知识,并且能够让他们相信的话,就可以平息目前的混乱。因此只要能找到这样的方式……” NbkK&bz  
接到莱娜的报告之后,史派克就一直绞尽脑汁思考着各种方式。 :j,}{)5=  
然而就在他毫无头绪的时候,他所恐惧的事件就已经爆发了。 O|e}   
“请最了解龙热的人跟大家解释如何?” `HyF_m>\  
就在这时,亚德·诺瓦有些惶恐地提上了意见。 bLlH//ZRH  
“了解龙热的人?我自认目前我比大家都了解啊?” NzlAC  
史派克看着那名长得像是石巨人般魔法师的脸。 $r15gfne>  
“不是这样。我是要让罗德斯最了解龙热的人来跟玛莫人民解释。” H+x#gK2l  
“你说的难道是……” RRzP* A%=  
史派克也知道亚德·诺瓦想说什么了。 5v|EAjB6o  
然而这个提案实在是太大胆了,根本不像是心思谨慎的亚德会提出的意见。 0T9. M(  
“是要请海兰德的龙骑士过来吗?” Nog(VN4I&  
盖拉克露出讶异的表情问着亚德·诺瓦。 Nfb`YU=  
“正是如此。” A[JM4x   
亚德·诺瓦回答时的态度没有半点自信,然而他仍是拼命地表达出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 i/$SN-5}1  
“会有损公国的名誉吗?” G~!C =l  
盖拉克虽这么说,但史派克马上就摇了摇头。 UA(;fZ@  
“名誉这种东西已经无所谓了,等到公国瓦解的话还不是什么都没有。不过在之前的大战中,弗雷姆并没有协助过海兰德,因此并不能肯定他们会愿意帮忙……” BY( eV!  
何况弗雷姆国王卡修也不一定会认同。 tX?J@+  
玛莫公国最先仰赖的应该是本国弗雷姆。如果跟其他国家建立独自的关系,就会被他人视为是要从本国独立。 w}`3 d@  
当史派克如此指摘之后,盖拉克跟亚德·诺瓦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彼此相视。 &t3Jv{  
“竟然会担心这种事情,这还真不像你啊。” ; k}H(QI  
盖拉克忍住笑如此说道。 a.,_4;'UE1  
“什么叫不像我,我可是个公王啊,关于外交我一直都有在留意的。” {ERjeuDm]  
“你刚刚不是说名誉无所谓了吗。既然都不在意自己国家的名誉,那也不用去担心其他国家的名誉啊!” r/PKrw sC  
“关于内政跟外交,史派克就如你所想的下达指示吧。像这种事情应该是我们要担心的。” %),!2_ x~  
“是这样啊……” XA3s],Rk  
虽然看史派克的表情似乎还无法接受,不过他还是听从了两人的意见。 p+<}Y DMb  
至少这样对他来说比较轻松。 a5V=!OoMk  
“我想请史雷因导师帮这个忙。据说导师在之前的大战中,曾经协助海兰德脱离困境,而且由史雷因导师拜托海兰德的话,就不会被认为是无视于本国了。” 6mHhC?  
史派克以若有所思的表情凝视着正慎重提出意见的亚德·诺瓦。 qd(hQsfqYU  
“请、请问我哪里说错了吗?” 98UlNP  
感觉到不安的亚德·诺瓦如此询问。 SRf5W'4y  
“……不,亚德你说得没错。” xR}of"  
史派克如此回答,并轻轻往这个高大宫廷魔法师的小腹打了一拳。 oEIqA  
“不过在想出这种妙计的时候,你应该要自信满满的说出来啊,不然我哪能安心采用你的意见啊?” %6i=lyH-  
“实、实在是非常抱歉……” 7\%$>< K  
亚德·诺瓦就像是感到相当丢脸般地深深低下头来。 +c?ie4   
(我就是要你不要这样啊……) yVY kuO  
不过想到他就是这种个性,史派克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了。 *"T+G*~  
“亚德你马上帮我跟史雷因导师取得连络。既然已经有了解决的可能,那我也就可以什么都不做安心的等了。” fIkT" ?  
“这可不行啊,公王陛下已经积了很多日常公事啰!” +WL  D  
听完史派克所说的话之后,盖拉克笑着回答他。  MYx88y  
“这种事情不用你说啦!” ~U%j{8uH  
心情变好的时候忽然被泼上这桶冷水,使得史派克瞪了亲卫骑士队长一眼。 O 6]u!NqG  
“我的天,你心情还没变好啊?” L*^ V5^-  
看到重要的事情讨论完,正朝王位这边走过来的莉芙,见状便连忙如此说道。 3#mE( `|P  
“那我还是先避避风头好了……” }4KW@L[g  
之后这位半妖精少女,便转过身去打算回到原来的地方。 Gh+f1)\FA"  
“我只是因为工作太多觉得很烦,并不是在发泄脾气。只不过、如果有人愿意帮忙的话那就好啰!” @,Jb7V<  
“你这样等于是在威胁我吧?” W5X7FEW  
史派克这番话使莉芙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JZw^ W{  
“你的好友有困难了,帮忙他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吧?” |D+p$^L  
“不是已经有这么多人会帮你了吗,所以我才不要呢!” hXTYTbTX  
莉芙如此说着并摇摇头的同时…… zzE]M}s  
“请问才不要什么呢?” 07Y_^d  
大厅忽然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OwJ*-U  
史派克跟莉芙两人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位身穿纯白神官服的少女,正踏着从大厅入口铺到了王位的红色地毯走了过来。 !mae^A1  
而距离她身后五步左右的地方,一个将白金色长发随意绑着,身穿天蓝色长袍的年轻人也悠闲地跟在后面。 IywiCMjH  
是位于王城地底大地母神神殿的侍祭妮思,以及史派克从伐利斯招聘而来的药草师拉飞。 t)!V +Qcb  
(只有史派克心情好的时候才会出现,这也太巧了吧?) 5Kee2s?*  
认出是妮思之后,莉芙不禁有点生气的感觉。 *?p ^6vO  
宫廷里谁都认为她是未来的公妃候选人。知道这一点还会主动前来见史派克,就等于她也肯定了这样的传闻。 0}D-KvjyP  
莉芙不禁心想既然这样的话,在史派克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也应该来应付一下这个急躁的公王才对。 <OIUyZS  
(因为我只是个普通的“好友”啊。) _hWuAJ9Qy  
莉芙在心中如此说道。 HM 90Sb  
“真是对不起。” "&Gw1.p  
妮思忽然对莉芙低头道歉,大概是发现自己打断大家的话吧。 G LoiH#R  
不过莉芙的内心倒是吓一大跳,因为她以为自己内心的声音被听到了。 {N "*olx  
“其、其实也没有在讲什么重要的事情啦……” " % SX@  
莉芙如此说完,便慌张地从王位的正面退开。 hRa\1Jt>a  
史派克跟妮思自然就彼此相视。 pL8H8kn  
另一位药草师则是不以为意地站在妮思身后。 2G ZF/9}  
“似乎变得很糟糕了呢……” O/(3 87=U  
妮思对史派克担心地说道。 dV)Y,Yx0${  
“反正糟糕也不是从现在才开始的。也只能大家同心协力突破困境了。” q?(A!1(u  
看到史派克如此回答时的表情,妮思知道他已经找到某种解决之道了。 >B`Cch/ 'U  
(是亚德帮的忙吧!) uW ) \,  
看到在史派克旁边坐立不安的宫廷魔法师,妮思在心中如此轻声说道。 eU`;L [  
如此一来她就不用再多说些什么,害别人以为她是个多管闲事的人了。 q)NXyy4BT  
“今天我是有事相求而来的。” *3 !(*F@M,  
妮思微笑着对史派克恭敬的行了个礼。 DE'Xq6#PK  
“有事相求?” :DDO =  
“我之前跟拉飞先生讨论过,希望能够开放我们所在的地下神殿当作疗养院。现在温帝斯里头的病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自己罹患了龙热。虽然他们不知道龙热是什么样的疾病,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C?8PT/  
“不过的确有患者可能是罹患了龙热,针对这样的病人还是早趁治疗比较好。” SE6>vKR/.  
药草师拉飞说完后轻轻笑出了声。 fdN45in=>  
虽然只是个刚过二十的年轻人,然而这位药草师已经学会了所有的药草学知识,断定蔓延各地的疾病是龙热的也是他。 2@rp<&s  
他所调和的药水有着近乎魔法的效果,史派克也常常受他照顾。只不过他的药水相当难喝,但这似乎也是他所属那门药草师的传统。如果不想喝难喝的药水,自己就必须注意不要常常生病。 ]gb _Nv  
“这应该是我要请各位帮忙的才对。” 3gC\{y!8  
史派克连忙对两人如此说道。 5BrU'NF  
正如她所说,被传闻所迷惑的温帝斯居民,不论是得了哪种疾病,大概都会认为是得到龙热而绝望吧。 T@B"BoK U  
然而,如果不是龙热的话是可以治疗的。而且就算真的是无法治疗的龙热,也不会在短短几天内就因病丧生。 MKV=m8G=  
尽力减少因龙热以外的疾病而丧生的人,也可以说是一种平定混乱的有效手段。 - K:yU4V  
“请不要说帮忙,直接对我们下令吧!” i:C.8hmAE  
妮思轻轻摇了摇头,对想要道谢而离开王位的史派克如此说道。 z`c%?_EK  
史派克马上就察觉到了她的意图。她希望能由公王的命令来开启地下神殿。 W/b"a?wE{  
“我会把在药草园调和出来的药送到神殿,也会轮流派遣弟子过去。不过神殿本来是跟我们抢生意的,所以我也会有点不是滋味呢。” N<p5p0  
拉飞半开玩笑地如此说道。 xylpiSJ  
这位年轻药草师的个性相当率直,而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因此他的嘴就跟他调和出来的东西一样,有可能成为毒药或是解药。 Tm (Q@  
在公国的威信动摇的现在,他们两人的提案实在是善解人意。 co \[{}}  
然而史派克也因此而体会到自己的无力。 b{Z^)u2X  
(昨晚我烦恼了这么久,结果根本想不出任何的解决之道。) :({-0&&_  
无论是亚德·诺瓦、妮思或拉飞,都提出了相当珍贵的提案。 l0qdk #v  
(玛莫公国——应该说是我受到了很多人的照顾。) KC&H*  
史派克如今衷心感谢着他们。 5LDQ^n  
“即使是太阳下山也不要关闭城门,让所有的病人都能随时前往玛法神殿,也请在王城服务的女官们协助。另外请王立药草园尽快搜集药材,并且提供给教团作为协助。” F% F c+?  
“非常感谢公王陛下的好意。” SZCF3m&pz  
妮思开心地露出微笑,并且表示该回到神殿里了。 F?*Dr  
药草师拉飞则是因为事情办完,只对史派克打了声招呼之后就转身准备离去。 Y}AmX  
史派克从王位上起身对拉飞的背影致意,之后便紧紧握住正转身过去的妮思的手。如果没有其他人在的话,他甚至想就这么抱住妮思。 o ?:;8]sr!  
在弗雷姆的那天晚上,自己跟她彼此间内心的距离更为接近了。然而虽然就住在附近,由于彼此的立场以及接连发生的事件,所以没什么跟她长谈的机会。 CBiU#h q  
虽然史派克对此感到坐立不安,但他实在没有勇气约妮思出来两人独处。加上只有在那次接吻过,史派克甚至曾经以为那只是在宴会上喝醉所做的梦。 6Cz7A  
虽然如果是梦的话还比较好,但史派克已经决定要接纳她的一切了。即使她是破坏神卡蒂丝最高祭司的转生,即使她在前世有另一个与她永远厮守的人。 KzEuPJ?  
妮思虽然有着几分惊讶,但却没有拒绝史派克,有些犹豫的也在自己的掌心加点力道回应着他。 N&6_8=3z  
她的眼中掠过一丝的迷惘,但马上就恢复成原来的表情,那是珍爱着一切的温柔表情。然而史派克不禁认为,对她来说这或许并不是最为自然的表情也说不定。真正的她应该是更加的自由奔放才对。 -ET*M<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tIz<+T_  
留下跟进来时一样的清脆声音,这位玛法神殿的侍祭离开了谒见大厅。 tYI ]L L  
史派克还特地送她离开谒见大厅。 U%mkh Wn  
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站在无人的王位旁边,拥有“公王的好友”这个称号的少女,感觉自己的内心似乎纠结在一起。 DhtU]w}  
(不可能赢得了的。) Ze [g0"  
莉芙重新体认到,那位黑发的少女的确是真正的圣女。 fe& t-  
跟存在本身就是种罪恶的半妖精相比,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草席  发表于: 2008-09-04 19:10

w%i+>\tO  
离开谒见大厅来到王城中庭之后,玛法神殿侍祭妮思走进了中庭一角的小小祠堂。 Pi &fwGL  
祠堂中有通往地底的漫长阶梯,尽头的洞窟则建立着大地母神玛法的地底神殿。 TnvHO_P,  
一直到邪神战争结束之前,这里都是破坏女神卡蒂丝的神殿。为了净化其邪恶的诅咒,位于塔巴的玛法大神殿派来了费莉娜祭司,担任这座地底神殿的祭司长。 Z`-)1!  
而妮思则是自愿以侍祭的身分协助祭司。 L337/8fh  
离开双亲的身边来到这座黑暗之岛的理由有很多,实在是难以一一说明。 {<- ouD  
然而如今最大的理由,就是自己心中想要协助玛莫公王史派克的心情。 FT*yso:X/  
在邪神战争的时候,他赌上性命拯救了被当成卡蒂丝复活之门的自己。因此在一开始,她只是认为现在该是由自己协助他的时候了。 /?.r!Cp  
然而如今她确实对史派克抱持着好感,也认为自己是爱着他的。 `'G),{ j  
只是她并无法率直地面对自己的心意。因为她已经想起了过去——前世的事情。 3<KZ.hr  
妮思是破坏女神卡蒂丝的最高祭司,令人害怕的“亡者之女王”娜妮尔的转世。 mR" 2  
她曾以娜妮尔的身分经历无数的转生,为了要毁灭世界而在暗中活跃着。 ~WYE"(  
而在她永恒的人生中有着一名伴侣,那是名为费奥尼斯的高级祭司。在遥远的往昔,为了能让两人的爱永志不渝,娜妮尔成为破坏女神的信徒,并且成为了转生者。 OUBgBr   
在她出生之前的记忆,是由破坏、杀戮以及跟费奥尼斯的爱欲所构成。 %mB!|'K%  
由于是自然投胎转世,因此她对这样的记忆完全没有真实感,只觉得是做了一场漫长的梦。 GDo)6du  
然而这些记忆却无疑的是现实。 i h`y0(<  
妮思在之前的梦境中,已经跟费奥尼斯的灵魂彼此交会。他也已经转生并且觉醒了。 T9<H%iF  
那是她曾经发誓永远相爱,并且彼此守护的对象。真的可以说是灵魂之伴侣。如果跟那个人再度重逢,妮思根本不知道是否能维持原来的自己。 n7`.<*:  
因此妮思希望史派克能成为自己的依靠。他一定会再度赌上生命保护自己。 IxEQh)J X  
同时她也想协助史派克,并且成为史派克的助力。 A_6/umF[ZA  
这样的心思成为好感,如今则孕育成了爱情。也因此她感到了其他的不安。 TeGLAt  
不知道她跟史派克的爱是否能够永恒,就像是遥远的过去曾经期望的那样…… vZ_DG}n11  
(娜妮尔是以自我为中心,并且具有领导性的奔放女性,因此男性才会信奉她,因为她是最具有本能的女性,也因此而显现出她的神秘……) 2t]! {L  
妮思以客观的角度分析娜妮尔这名女性。 Ivt)Eg  
跟以他人为中心,具有服从性、禁欲并且希望理性的过生活的自己,可说是完全相反的存在。 -pU\"$nuxH  
这个事实也更加深她的不安。 wEo-a< (  
因为她感觉这并非灵魂的本质改变,只是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已。或许只要有一点契机,她的生活态度就会很容易倒转过来也说不定。 e $/Zb`k  
自己的灵魂应该是最值得相信的,但却变得最不能够信任。妮思对这一点感到相当的苦恼。 ( 7Ca\H3$  
走在几乎使人窒息的长阶梯,妮思缓缓地摇了摇头。 N8L)KgM5#7  
即使再怎么认真思考,也不会出现任何解决的答案。如今她认为也只能藉由大地母神的信仰,以及对史派克的思念来自律了。 w=P <4 bdT  
就在这个时候。 *Y^Y  
妮思察觉在阶梯中段一个十公尺见方的平台上,有一个人整个平伏在地面。 Bu >yRL=*  
(是大地母神的信徒吗?) P+z I9~N[  
如此心想的妮思,露出了微笑想要对他打招呼。 n nnA,  
然而在那瞬间男人的脸抬了起来,并且如此对妮思说道—— 4K?H-Jco  
“好久不见了,我们的女王娜妮尔……” We+FP9d%  
这句话让妮思全身僵硬。 k~9Ywf  
“你是谁?” nO.+& kA  
“我是转生者萨奇斯。” Kn9=a-b?,  
面对妮思的问题,这个人恭敬地如此自称。 t+)GB=C  
“转生者萨奇斯……” ,IVr4#w0=  
虽然花了一些时间回想,但在妮思的记忆中的确有这个名字。 kq.R(z+  
是破坏神卡蒂丝教团的高位祭司。也是从遥远的过去就为了毁灭世界,而共同战斗至今的一个部属。 !#|fuOWe  
“我已经不再是娜妮尔了,请回吧。” gZ=9 Y:$  
“您要否定自己吗?这也是一件好事,因为否定也是卡蒂丝所司掌的。不过要否定的应该不是您自己,而是这个世界的全部不是吗?” buM>^A"  
“我就是我,没什么肯定还是否定的!” 3<' Q`H>  
妮思虽然对名为萨奇斯的这个人如此反驳,然而声音却明显地颤抖着。 me`$5Z`  
因为她自己也知道,有很多条路都会通往破坏女神的信仰。 .LTFa.jxA  
就像是之前的自己期望永远活下去。或者是从否定自己开始,进而转变成否定整个世界。 8/kO9'.P  
所有人内心都有的微小缝隙,便是信仰破坏神的入口。 [N$_@[  
大部分的人都在没有察觉到的状况下便结束一生。然而妮思却早已经完全理解到这点。 ,c %gwzU  
“我今天还是会回去的。不过费奥尼斯大人正引颈期待着您的完全觉醒。我们将会在今世毁灭这个世界,能够转生到下一个世界的,只有我们破坏女神的信徒……” C"|_j?  
“这件事我不会认同的!” kd4*Zab  
妮思如此大声叫道。 ^d $e^cU  
声音在漫长的阶梯里成为回音而不断回荡。 K[ ;,/:Y  
“您想要否定我们吗?想要阻止我们吗?这也是卡蒂丝所司掌的……” )xy{[ K|M(  
萨奇斯留下这句话之后,便咏唱祈祷语消失了身影。 wU3ica&[   
他使用了“归还”的奇迹。这是只有大地母神玛法的祭司才能使用的神圣魔法,但破坏女神卡蒂丝的祭司也拥有同种的奇迹。 .;v'oR1x5  
“费奥尼斯,你开始有所动作了吗?” =xWW+w!r  
妮思就这么站在原地轻声说道。 T`<k4ur  
可说是破坏女神的代理人,也就是卡蒂丝的高位祭司,如今大概已经集结到他的身边了。 /@}# K P=  
虽然没人察觉,但破坏女神的信徒绝对不少。只是在时机成熟之前没有采取行动罢了。 tfIBsw.  
“史派克……” 5:3$VWLa <  
妮思微微仰望天空,就像是求救般地说出了心上人的名字。 {"AYOc>2|  
“你真正的敌人或许不是玛莫帝国,而是破坏女神卡蒂丝的教团,以及……” %z_b/yG  
妮思将之后的话语留在自己的心中。因为她害怕说出来的话,就真的会成为现实…… aZ3 #g  
之后她以沉重的步伐,再度走下了漫长的阶梯。 KEB>}_[  
X \ZUt >  
温帝斯已经进入了夜晚时分。 I{UB!0H  
在被称为邪神战争的大战结束之后,这里曾经禁止在夜间外出。不过如今这个禁令已经解除,因此温帝斯也有好几间酒店会在夜间营业。 QN5N h s  
在这些酒店中,名为“砂尘之彼方亭”的这间店里,正有一个人弹奏着长柄的弦乐器。 |L-juT X9  
他有着金色的卷发以及柔和的脸部线条,可说是连女人都不禁赞叹的俊秀男子。 6>7LFV1tvy  
他以感伤的表情静静拨弄着乐器。眼前的桌子摆了一个倒有红葡萄酒的杯子。 R.$Y1=U6  
他大概,应该说肯定是一个吟游诗人。 :iiTz$yk  
酒店里几乎是客满的。然而所有人的表情都一样落寞,说话的声音也很小。 pl/$@K?L  
名为“龙热”的这种来历不明的疾病正蔓延全岛,人们都畏惧于被感染的恐怖。 SvJ8Kl OV  
“诗人!” WuXRL}!\,  
跟吟游诗人同桌的一个客人,拿出了一枚金币丢给他。 z1A-EeT  
“想听什么样的诗呢?” pMrf i}esx  
金发吟游诗人就像是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Y0'^S<ox  
“在这种气氛之下酒也难喝起来了,来一首勇猛一点的吧!” 0$uS)J\;K  
委托的客人打了个嗝后对吟游诗人如此说道。 @3D%i#2o&[  
吟游诗人回应他之后,便将竖琴的弦用力一拨,开始唱歌。 ]&BFV%kw  
唱的是海兰德王国最为自夸,传说之龙骑士王迈先的武勋诗。 Ghe=hhZ  
那是海兰德的公王迈先,将古龙“金鳞龙王”身上的魔法王国诅咒解除,并且掌握龙王之心的故事。 P3>2=qK"E(  
这首诗在罗德斯本岛早已是耳熟能详,不过这些住在暗黑之岛的酒店客人,大概都是第一次听到吧。 D]_\i[x  
然而随着吟游诗人的琴声,以及他具有透明感的歌声,听众真的有了故事的场景出现在眼前的错觉。 ^jC0S[csw2  
唱完之后,吟游诗人静静放下了手中的竖琴。 P1jkoJ  
然而并没有人拍手。 Jc6 D^=  
请他唱歌的人也是沉默不语。 F.hC%Ncu  
“如果不合你意的话,我可以退你钱……” Yq.@7cJ  
吟游诗人露出些许苦笑如此说道。 P0<uF`87  
“不,这倒不用。“ s#sX r  
那个人连忙摇了摇头。 m 9Q{ )?J7  
“你唱的实在是很棒。不过你应该知道,这座岛目前正有龙热在蔓延。记得海兰德的公王迈先,就是在魔神战争之后因为龙热而死的……” ? 'nMZ  
“他的继承人杰斯塔国王也是。” J0o[WD$A x  
吟游诗人静静地点了点头。 P V Q%y  
“迈先国王得病的时间,是我所唱这个故事的十几年前。而且对于他们龙骑士来说,感染龙热而死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MDt4KD+bZ  
“你、你说什么!” x;/3_"$9>\  
委托人听到这番话之后惊讶地说道。 F.9|$g*ip  
“所以说虽然迈先公王罹患龙热,之后还是活了十几年?” Nq8A vBwo4  
“不然的话世界上早就没有龙骑士了。要得病也须经过十年以上,并且要再过十年以上才会病死。所以海兰德的龙骑士,至今仍是他们王国的守护者。” ;!b(b%  
吟游诗人如此说完,便再度抱起自己的竖琴,将客人给他的金币收到怀里。 \/%mabLK  
“祝好梦……” *G38N]|u6  
吟游诗人说完便离开了酒店。 =>U~ligu  
在微暗的路上走了一阵子之后,他忽然回过了身子。 X;0@41t'  
“找我有事吗?我可没有提供夜间的服务……” +iR ;D$w  
“我不想要那种东西,我想要的只有你那条命。” #;)7~69  
黑暗中响起粗俗的声音,并且出现了一名男子。 ;DOz92X94  
他是刚刚那间酒店里的客人之一。 ){Y2TWW&0  
“这可不是你随口说说就能给的。” -=Hr|AhE  
吟游诗人悠然地如此回答,便握紧竖琴前端马头型的装饰部份,然后缓缓地将其拔出。 b~p <   
随即出现的是一把双手使用的细剑。 (`N/1}vk  
这种没有剑刃的剑只有前端极为尖锐,走专门用来突刺的武器。然而其威力相当恐怖,甚至连板金铠甲都可以轻易贯穿。 WF]:?WE%  
这个男子见状马上变了脸色。 :d;5Q\C`  
“你到底是……” :>5]A6Wi  
竟然在竖琴柄中藏有武器,怎么想都不会是个普通的吟游诗人。 @9L9c  
而这时他也察觉到,自己的背后有其他人的气息。 4#T'Fy].  
不知何时他已经被包围了。 7g$t$cZby,  
“既然没发现我的真面目,那你也只是个跑腿的罢了。不过你肯定是玛莫帝国的人,因为你很不喜欢刚刚的那一首歌。” H0S7k`.  
吟游诗人改了个语气如此说着道。 Co M8  
他的名字是佛斯,也就是莱丁的盗贼公会会长。 t%%I.zIV7  
在这几天他都在各地的酒店,吟唱龙骑士王迈先的武勋诗。 >3JOQ;:d8  
他的目的有两个。 Mm5l>D'c  
其一是让龙热是极晚发作的疾病这个传闻,可以在温帝斯境内广为传播,另一个目的则是让不希望大家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就是玛莫帝国的爪牙被引诱出来。 (8{Z@  
如今终于有猎物扑向他撒的饵了。 p81~Lk*Hz@  
在佛斯面前的这个人,肯定就是玛莫帝国的密探。 (- uk[["3  
“把他抓起来,要他说出所有的帝国情报。” tf,_4_7#$  
佛斯对这个人身后的两个手下如此命令。 ZE9*i}r  
“只要抓到尾巴,狐狸的头自然会露出来的。” _tjH=Ff$  
佛斯如此轻声说着,此时两名手下已经押住这个玛莫公国密探了。 I%ez_VG  
他就这么转过身子,并且悠然消失在黑暗之中。 )z aMycW  
=($qiL'h  
在小小的山丘顶端,有一座石造的建筑物。 '? d[ ip  
然而这栋建筑的墙壁跟天花板都已经崩塌,并且被烧得焦黑丑陋。 \nLO.,  
这里是众所皆知的暗黑神,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 zIL.R#|D=  
“黑翼邪龙的栖息地就在那边的地底下……” P -Pt{:  
身为魔兽使的女魔法师艾莲娜,指着化为废墟的建筑如此说道。 .{Xi&[jw  
不过目前她的外型,是千年王国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法师塞西尔。身穿纯白并且以金线刺绣的长袍,也是跟塞西尔的一模一样。 fF9vV. }  
跟她在一起的,是一个身穿套头衣物并绑着头巾的男子。 2]7nw1&  
虽然现在看起来是人类,不过这也是艾莲娜以幻觉咒文所伪造的。微黑的皮肤其实是散发金属光泽的绿色鳞片,长长的尾巴垂到了衣服的下摆。 CV`  I.  
前端分叉的鲜红舌头,从他大大的嘴巴吐了出来。 ^Ab|\ 5^3  
他是龙人族中的贵族种,名字是亚布洛斯。 |OC6yN *P)  
离开公都至今两天了。两人马上以法拉利斯大神殿为目标前进。 6Us#4 v,  
因为他们认为,毕竟最适合黑翼邪龙藏身之处还是这里。 M]&9Kg3   
“……在大神殿的废墟里,似乎没有邪龙可以出入的地方,所以附近一定有通往它住处的入口,我们就找找看吧。” )'qZ6%  
艾莲娜露出微笑如此说道。 # wG}T .*  
之所以用男性的语气,是因为如果以这种外型在温帝斯用原来的方式说话,一定会被当成是有着同性恋的癖好。加上自己其实应该已被暗杀,必须要小心不能出现可疑的言行举止。 K(_nfE{  
所以才必须以不甚习惯的男性语气说话。 mtHw! *  
“如果地面上有可以让龙进出的大洞,大概无论是谁都会发现吧。既然不是如此,就证明入口绝对不是在地面……” Kj'uTEM  
亚布洛斯以具有喘气般特征的音调如此说道。 P'g$F<~V  
艾莲娜并未对他的声音使用幻觉魔法。 gHTo|2 Q{  
“不在地面上?” #t;@x_2yD\  
凝视着亚布洛斯的艾莲娜歪过了头。 2r1., 1  
不过她马上就理解了这番话,并且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7^ER?@:W  
“就是在水里是吗。” dfk=%lZYd9  
亚布洛斯轻轻摇晃尾巴肯定艾莲娜所说的,不过由于被幻觉之魔法遮掩,因此艾莲娜并没有察觉。 _PJd1P.k  
然而艾莲娜并没有追问。因为她并不是要追求答案。 8)T.[AP  
“因为我不擅长游泳……”  aj1Zi3h  
艾莲娜心想她也只能依靠魔兽了。 ~ZT(@w  
问题就在于这附近的区域,是否有她能够使唤的水栖魔兽。 zU]95I  
※       ※       ※ RHeql*`  
非常幸运的,艾莲娜抓到了一只蛇女。 iFpJ /L  
那是种水生的残忍魔兽,虽然上半身是美丽的人类女性,但下半身却长有蛇头跟章鱼触脚,外型可说是相当可怕。 PY~cu@'k{  
不过对艾莲娜而言,并不是种难以支配的魔兽。 GXf"a3  
艾莲娜跟蛇女的精神同调,水陆两栖的龙人族亚布洛斯则是自己潜水,起调查河底、池底或瀑布的后方。 Eqnc("m)  
就这样在当天傍晚—— :IvKxOv  
他们发现在一个颇大瀑布的后方有一个洞穴。 dy`K5lC@  
“……肯定是这里没错。” Qn6'E  
亚布洛斯从瀑布下方的池子探出头,对艾莲娜如此说道。 F^z&s]^~  
“里头有龙的味道。” n}}$-xl  
“没错……” +<7`Gn(n3  
艾莲娜也点了点头。 ~{/"fTif  
这个洞穴会通往法拉利斯大神殿地底的邪龙住处。 dJ#mk5= "  
而邪龙应该就是从这里出入的。 F=bX\T7  
“邪龙跟你的族人肯定都被支配了,所以我不认为他们会回应我的召唤,还可能会因为接获命令而展开攻击也说不定。” :VGvL"Kro  
“或许如此吧!” 7&-B6Y4  
上岸后的亚布洛斯微微摇动着尾巴。 {d|e@`"T  
目前幻觉之咒文没有运作,因此艾莲娜也可以看见龙人族这特有的表达肯定的方式。 2Sz?r d,0f  
为了寻找邪龙以及龙人族,艾莲娜在这几天一直对四周放出探索的丝线。 Ahv%Q%m%2  
然而却无法接触他们的意识。 sT ]JDC6  
即使亚布洛斯使用龙族的魔法——龙语魔法也是一样。 L"e8S%UqX  
这样的事实呈现出邪龙跟龙人族都被某人所支配的可能性。要接触不属于自由的精神就是如此困难的作业。 'So,*>]63  
“我想调查邪龙栖息处的状况……” z3>ldT  
艾莲娜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2SVBuV/R  
无论怎么想这都是非常危险的行动。然而她想告诉史派克确实的情报。 @A?Ss8p'  
“虽然这样很可怜……” J$"3w,O6+U  
艾莲娜回头看着在河流中只露出上半身的魔兽蛇女。 j%%& G$Tfu  
这个美丽的半裸女性,露出像是求饶或诱惑男性的不可思议表情。 )jc`_{PQg  
这是为了捕食人类男性的美貌跟表情。它的本性依旧是吃人的魔兽。 jjLx60|{  
她并不想否定它的邪恶。然而它也只是拥有这种性质的生物而已。因为邪神,或者古代王国的创造魔法师就是让它们如此诞生的。 #s% _ L  
“我不是因为你的邪恶,而是因为需要你所以才让你去的。如果真的找到人类的话,那你吃掉他也无所谓……” 0Ez(;4]3  
艾莲娜如此说完,便透过跟蛇女相连的意识丝线下达命令。 >x'R7z23  
魔兽听话消失在水流之中。 P]cC2L@Vbi  
艾莲娜则是集中精神追赶魔兽的意识。 yVZLZLm  
瀑布后方的洞穴笔直往深处延伸。蛇女巧妙蠕动着蛇跟章鱼的触脚,往洞穴的深处前进。 n[+$a)$8  
虽然洞穴内部一片漆黑,但魔兽拥有夜视的能力,因此并没有受到影响。 @'IRh9  
里头有瀑布的声音,不过完全没有风在流动。代表这个洞穴没有其他自然的出口。 e2F{}N  
洞穴非常宽广,即使是黑翼邪龙也可以轻松通过。钟乳石被水流冲得十分光滑,因此不会伤到它的皮翼。 "@ 1+l&  
蛇女的嗅觉并不敏锐,但仍闻得到应该是硫磺的刺鼻味道。这是火山也是龙会发出的味道。随着越往洞穴深处接近,这种味道就变得更加强烈。 e)BU6m%  
“肯定没错。这个洞窟的尽头有龙栖息。” G1tua"Px  
艾莲娜对亚布洛斯如此说道。 -}x( MZ  
亚布洛斯只是摇摇尾巴不发一语。然而既然黑龙在里头,水龙的幼龙跟他部族的下位种也一定在里面。他的目的就是要将这些从始源巨人鳞片诞生的生物,从这里带回自己的岛。 U,Q  
在龙的存在感逐渐增加的状况下,蛇女仍只是静静地往深处前进。如今魔兽的心中只有被支配的不悦感,以及想要吞食人类的纯粹欲望。 omu )s '8  
就这样魔兽穿过洞穴,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里头有着不是自然产生的光线。 (baBi9<P=  
在光线之中站着一个人。 5.M82rR; ~  
是一个身穿长袍的魔法师。他的手中握有一把奇特外型的锡杖。 _<^mi!Y  
(我想吃……) y?P4EVknM3  
丝线传来了蛇女的坚定意识。 *G&3NSM-  
“就如你所愿吧……” 2I$-&c]  
艾莲娜说出声来如此回答。 G0h/]%I  
然而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2%_UOEayU  
因为在蛇女兴奋地朝魔法师接近时,艾莲娜看到在魔兽视线的一角,有一个巨大的黑色生物在蠢动着。 a 8}!9kL  
“再把周围看仔细点!” 2A&Y})D  
艾莲娜对蛇女如此下令。 Mwtd<7<!A  
然而蛇女似乎一心想吃人,根本没去在意旁边的那只黑色主物。 wl5+VC*l0  
蛇女很不耐烦地看了看四周。 _z6" C8W  
之后再度注视着魔法师。 ,Pj UlcO_  
“谢谢你……” {?uG] G7  
艾莲娜如此说完之后,便随便蛇女想怎么做了。 |2!c Pf^8  
因为她得到了所有想要的情报。 Nhrh>x[wJ  
透过魔兽的视线,艾莲娜确实看见了水龙幼龙以及龙人族的下位种。 (5h+b_eB  
蛇女将蛇头跟章鱼触脚往魔法师伸去。然而彼此还有好一段距离,而且魔法师也发现魔兽正接近过来了。 i%# <Hi7  
他的表情有惊讶也有厌恶,不过并没有恐惧。 ~]78R!HJ  
“黑翼邪龙,把那个怪物解决掉!” PzH#tG&.j  
魔法师挥动权杖,如此对黑色的生物下令。 h(gpq SN  
而这只巨大的生物,也回应命令吐出灼热的火焰。 ^"{txd?6  
在这一瞬间,艾莲娜切断了对魔兽的支配。在结束意识的交信之后,只留下了自己的感觉。 )^]1j$N=3  
“……我们回去吧。” |#J!oBS!  
艾莲娜对亚布洛斯如此说道。 859ID8F  
“如果对方的个性较为谨慎的话,或许会派黑翼邪龙出来侦查。” 'eg;)e:`b+  
“换句话说有成果了是吗。” aqoxj[V^3L  
龙人族贵族以特有的喘气音调如此说道。 <~iA{sY)O  
艾莲娜点点头,并开始咏唱上位古代语咒文。她打算以瞬间移动直接回到公都。 M2rgB%W)m  
她想把这些事情尽快报告给年轻公王。因为那个性急的年轻人一定引颈期盼很久了。 ES9|e o6  
 o\-:  
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的谒见大厅,在史派克所坐的公王王位旁边,又增设了另一个新的王位。 &!KW[]i%9}  
坐在其上的,是身穿闪耀鳞片铠的红发女性。 ST25RJC  
她便是海兰德王妃,也是龙骑士的希莉丝·拉卡萨·法德。 yGX"1Fb?;x  
“……真没想到竟然是王妃殿下亲自前来。” KpSho<  
相当紧张的史派克对红发王妃低下了头。 t`eUD>\  
“骑龙的话并没有多少距离。只要当作是您来访海兰德的回礼就可以了……” ;6/dFOZn  
希莉丝露出温柔的笑容如此回答,但心中却希望赶快结束这种形式上的对话。 rh$q]  
虽然她是卡农贵族出身,关于宫廷礼仪也有相当的心得,但因为佣兵经历比较长,因此这只会让她觉得相当无聊。 vj4n=F,Z  
由于史派克也是这样的想法,因此欢迎海兰德王妃访问的公式行事,就这么在极短的时间内结束了。 nEbJ,#>Z  
之后史派克便在自己的房间设宴宴请王妃。 |z]--h  
出席这场餐会的,在玛莫公国这边有骑士团长伍丁、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跟夫人莱娜、以及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等四人。 " twq#Alx  
另外虽然不属于公国的人员,战神麦理神殿的祭司古里巴斯、代替大地母神玛法神殿祭司费莉娜前来的侍祭妮思、“公王的好友”莉芙、以及魔兽使艾莲娜都有出席。另外在莱娜的要求之下,一位史派克初次见到的金发吟游诗人也一同前来。 A-5'OI  
海兰德王国这边则是有王妃希莉丝,以及担任护卫的两名龙骑士。  "?(N  
“……塞西尔跟佛斯?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 ;=F]{w]$+  
一走进房间,希莉丝便露出惊讶的表情,轮流凝视着身穿纯白长袍的魔法师跟高瘦的吟游诗人。 T Z_](%  
艾莲娜见状连忙使用幻觉之咒文,恢复了她本来的面目。 BZ"+ ND9m_  
“这位是亚拉尼亚宫廷魔法师的朋友,因为一些原因所以借用了他的外型……” # 25%17  
史派克如此说明。 iU9>qJ]  
(会是什么原因啊?) HL34pmc  
希莉丝有着这样的疑问,同时也对其感到兴趣。 xji2#S%  
然而现在不是追究这种事情的场合。 ?R8wmE[w  
(等会儿我再好好问清楚吧。) flzHZH  
希莉丝在心中如此决定,然后往金发吟游诗人走了过去。 'v:%} qMv  
“竟然会在这种餐会露面,看来你也很有名了呢。” \g<=n&S?  
“彼此彼此。会喜欢像你这种女人的,我想也只会有那个家伙吧。” - }2AXP2q  
“那只是因为讨厌女人的你不懂我的魅力罢了,换句话说雷德立克他很有眼光呢。” V detY\  
两人露出笑容,以这样的对话彼此嘲笑着。 YH^h ?s  
之后希莉丝便来到了自己被安排的位子坐下。 +8~C&K :  
史派克也坐在她的旁边。 C=uYX"  
“两位认识吗?” afNqK~  
“老朋友了。” (M,IgSn9  
希莉丝只如此回答,之后便对其他人一一打招呼。 ?OFl9%\ V  
虽然几乎都是初次见面,不过她听过玛法侍祭妮思的名字。 JLFZy\  
因为她曾经跟妮思的父亲史雷因,从亚拉尼亚经过弗雷姆、莱丁及海兰德等地进行旅行。 D`C#O 7.N  
那是段战斗之旅。 L}x,>hbT  
那时候她失去了多年来的搭档,名为欧鲁森的温柔狂战士,并且遇见了当时还是海兰德皇太子的雷德立克。 k;W`6:Kjp  
(不像父亲真是太好了。) :\<D q 71  
握着少女可爱小手的希莉丝衷心地如此认为。 n13#}i {tm  
就这样在和谐的气氛下,大家顺利进餐并且欢笑畅谈。 (;.wsz &K  
不过希莉丝并不是为了亲善而来的。是因为只有龙骑士才会罹患的龙热,如今正在玛莫公国境内蔓延。 ~qP_1() ?  
※       ※       ※ j68_3zpl  
“……我知道状况了。” GZ@`}7b}  
听完史派克对事件的说明,希莉丝严肃地点了点头。 <yq kJ  
“龙热这种病,对我们海兰德的龙骑士而言相当神圣。不过如果变成一种诅咒让人民受苦,那我们绝对不能坐视不管。我会请一同前来的两位龙骑士,飞往各地对居民解释龙热是什么样的病,当然我自己也会一起这么做的。” zXRq) ;s  
“非常谢谢您。” q*E<~!jL  
史派克深深低下头道谢。 S pqbr@j  
“不用介意。玛莫帝国是征服并压榨我祖国的可恶敌人,而且也是我的杀父仇人。如果我没有遇见雷德立克的话,说不定我就会在你底下当个佣兵作战了。” zA g.,dA  
希莉丝恢复为平常使用的通俗用词回答史派克。 rQ *Fc~^L  
并且示意要护卫的龙骑士听令行事。 4,)EG1  
“遵命。” m:  
龙骑士们露出自信的表情点点头。 1;8%\r[|5^  
“这样应该可以稍微平息一些混乱。 a(Fx1`}  
史派克露出安心的表情继续说道。 "7X[@xX@  
“不过如果要彻底解决,应该要想办法处理邪龙那斯,以及被召唤出来的瘟疫龙灵体吧?” g;n6hXq4  
“的确如此。只是关于这点我们还没有头绪。艾莲娜导师已经调查出邪龙的住处,黑翼邪龙以及被瘟疫龙附身的幼龙也在那里,另外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操纵黑翼邪龙的玛莫帝国魔法师……” XGCjB{IV  
“那个魔法师有一把前端埋着龙爪的锡杖。在龙族彼此争斗时,先将爪子插进对方体内的龙将会处于上位,这大概是一种魔法的制约。所以我觉得这把龙爪作成的权杖,应该是利用这种习性所做出来的古代王国的魔法宝物吧。” 9z9\pXFQ  
目前恢复原本外型的艾莲娜,接过史派克所说的如此补充。 Ua2waA  
然而由于声音本来就没有施以幻觉咒文,因此依旧是塞西尔的声音。 :H(w W   
(不过完全不会觉得奇怪呢。) S8Ec.]T   
希莉丝也觉得自己这种想法相当奇怪。 d"0=.sA  
例如佛斯,即使他的外型跟声音都很俊美,不过依旧给人男性的感觉。 C4H$w:bVk  
不过塞西尔的外型跟声音都会让人误认是女性。或许他本人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才特意在行事上比较粗暴,表现比较像男人的一面吧。 pg9 feIW1  
(这就叫做不懂做人啊!) o6Jhl8  
对于在亚拉尼亚日理万机的那个魔法师,希莉丝一直有这种感想。 &rbkw<=j  
“如果跟黑翼邪龙正面作战,将会重蹈在火龙之狩猎场那时的惨剧。所以目标应该锁定在操纵邪龙的魔法师。” \WPy9kRU  
“我也是这个打算。” vKFEA7  
史派克静静地点点头。 #Y%(CI  
只不过仍然有问题。其一就是要怎么接近那个魔法师。 h2P&<ggqX  
从瀑布后方的入口接近的话,就无法避免跟邪龙一战。虽然行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应该还有一个入口,不过那个不死之身的黑暗祭司就等在那里。 Q u_=K_W  
无论哪方都是相当棘手的敌人。 9cXL4  
“玛莫帝国的计划,是要以龙热这种未知的疾病煽动民众的恐惧心来打倒公国。不过因为妮思侍祭开放神殿作为诊疗所,因此公都的混乱已经逐渐安抚下来,晚上在酒店也流传着龙骑士王的武勋诗……” m 88(f2Ch  
身体高壮,脸也很大的魔法师如此说道。 cES8%UC^i  
希莉丝马上就知道这是佛斯所做的。 W1 \dGskV  
对于身为盗贼的他,情报操作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2*0Jh3_  
“换句话说,帝国的阴谋已经开始瓦解了对吧。” c yH=LjgJf  
希莉丝对玛莫公国的宫廷魔法师露出微笑。 7TB&Q*Zf  
“我是……这么认为。” 9ePR6WS4  
宫廷魔法师低着头以好像萎缩般的脸孔回答。 f64}#E|w  
拥有这样的体格,却给人一种懦弱的印象。 WiqkC#N  
(还真像是史雷因的徒弟呢。) CuFlI?~8 z  
希莉丝如此心想。 :4x&B^,53  
史雷因的性格偏向于懦弱跟谨慎,然而在重要关头的时候,他还是会提起勇气站在战场之上。而在知道没有其他解决之道时,他也愿意无情的扮演黑脸。如果做不到这些,根本就无法担任宫廷魔法师的职位。 l9+)h }  
“问题就在于如意算盘失效的敌人会如何行动。既然他们已经支配了邪龙那斯……” ;%mdSaf  
希莉丝双手抱胸轻声说道。 0~Iq9}{*P  
然而她马上察觉不对并将姿势坐正。如今的她已经不是佣兵,而是堂堂一国的王妃,不可以做出一此失礼的动作。 gJg%3K~,  
虽然这有些麻烦,不过由于国王雷德立克的个性相当开朗,因此平常并不会觉得无趣。 6Tg'9|g  
在海兰德的宫廷中,大家也说比起先王杰斯塔,雷德立克比较像是那对双胞胎殿下。 J:dNV <A^  
海兰德的双胞胎王子佛洛依与里赛,是在魔神战争时率领百名勇者进攻魔神迷宫的英雄,然而却在当时一去不返。他们的个性乐观而开朗,资深的骑士们常常怀念地述说他们的事迹。 v%)=!T ,  
知道特别的并不只是雷德立克时,希莉丝也稍微安下了心。 Q5c13g2(c  
由于掌握了龙之心,希莉丝已经获得了部下跟人民的认同。不过在刚进入海兰德宫廷的时候,也是吃了相当多的苦头。 yJ2A!id  
她也曾经多次想过,干脆就这么离开雷德立克继续当个佣兵。然而她认为这就等于是自己的败北,因此便发挥出连她自己都无法想像的忍耐力,试着融入海兰德这一个国度。 F>ps& h  
“如果他们将邪龙那斯,直接派来公都展开攻势的话……” lTJM}K  
史派克一边留意陷入思绪的希莉丝一边如此发言。 GC)xQZU)s  
“操纵邪龙的魔法帅将毫无防备,那个时候反倒是个大好机会。” tRXR/;3O  
“原来如此啊。” 5[A4K%EL  
希莉丝点头露出亲切的笑容。 K~14;  
“虽然雷德立克相当的不安,不过看来这个公国的将来相当不错。不只国王拥有决策能力,而且也集合了各领域的人材。” k7=mxXF  
“非常感谢你这么说……” p2j=73$  
有些难为情的史派克如此道谢。 aZL FsSY  
先不论自己,公国的骑士、文官以及自己的同伴,都是他认为值得夸耀的。 ILT.yxV  
“虽然维持现状应该已经足够,不过还是再多走几步棋比较万无一失。可以请您集合公都的居民吗?我想对大家打声招呼,而且也有一个想法可以试试。” ZZU"Q7`^  
“这当然没问题!” Y -G;;~  
海兰德的王妃亲自来访,在礼仪上当然是要对公都的人民告知这件事情。 ?OdJ t  
“不过您说的想法到底是……” ~ MW_=6U  
虽然史派克如此询问,但希莉丝只是露出笑容并摇了摇头。 K*oWcsu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qh 9Ix  
希莉丝说完便从座位上起身。 e]u3[ao  
由于坐了好一段时间,因此感觉也有些闷了。 ;T?4=15c  
如果是平常的话,这时候就会找雷德立克练剑,或是彼此相拥表达爱意的…… Pt8 U0)i)  
※       ※       ※ 4&^BcWqA*f  
在当天傍晚,史派克跟希莉丝并肩站在王城的阳台之上。 y3pr(w9A  
龙骑士来访的传闻已经传遍大街小巷,因此王城中庭聚集了相当多的人。 F<N{ x^  
史派克在这些玛莫人民的面前,高声介绍着海兰德王妃希莉丝。 |T^c(RpOE  
虽然响起热烈的欢呼,不过群众马上就恢复了宁静。他们都希望能亲耳从王妃的口中,得知龙热这种疾病的真相。 3bPF+(`J  
听说这是种致死的不治之症。但也传闻要十年以上才会病发身亡。 -<.b3Mh  
像是龙骑士王迈先,即使得病也继续活了十几年,并在期间立下了许多的战功。 G9P)Y#WB  
希莉丝对玛莫民众简单的问好之后,马上就进人了问题的核心。 tO]` I-  
“龙热的确是只有龙骑士才会罹患的特别疾病。海兰德的龙骑士们也大多是因为得到龙热而死的……” Rjz~n38.  
希莉丝以易于理解的用词来解释龙热。 pt+[BF6P  
她承认这是种不治之症。然而也举出了好几个实例,证明病情的进展相当缓慢。 FZ^j|2.L*  
“我听说这个国家之所以有龙热在流行,是因为有龙的诅咒在作祟,我想这应该是千真万确的。不过反过来想的话,这其实是一种祝福,因为世界上没有无法解除的诅咒,所以玛莫的龙热并不是不治之症。” ?\NWKp  
希莉丝有力地如此说着,并握住身边茫然聆听的史派克的手。 J)leRR&  
吓一跳的史派克虽然有些困惑,不过想到自己正在众人面前,因此马上站直身子并露出了微笑。 \%+5p"Z<  
“史派克公王一定会解除这个诅咒。而且如果真有万一无法解除,公王将会跟被龙诅咒的人民,一同面临即将到来的命运……” @>sZ'M2mq  
听到希莉丝这番话,史派克也在心中发誓必将如此。 I?!7]Sn$  
因为罹患了龙热,虽然病情进展缓慢,但终将免不了一死。如果真的无法解除诅咒,玛莫公国的权威将会扫地,也一定会造成全岛的叛乱。 _r&,n\ T  
但是在听到希莉丝下一句话时,史派克打从心底感到相当的惊讶。 `c~J&@|  
“因为史派克公王自己,也已经罹患龙热了!” .#[==  
温帝斯的民众在这一瞬间不禁哗然。公王竟然也罹患了龙热。 u+Q<> >lU  
他们似乎无法判断该如何接受这个事实。 @fSBW+  
史派克用尽所有的自制力保持冷静。 mE}@}@(  
刚刚的那句话,正是希莉丝之前所说的“想法”。 UfWn\*J&k  
而史派克也理解到这代表着什么意义。 t/TWLhx/  
身为公王的他,也跟玛莫人民一样受到了诅咒。这样的事实将会使人们得到一种公平感,并且也会让他们认为,史派克就算只足为了自己,也一定会想办法解除龙的诅咒。 mWPA]g(  
玛莫人民还没有完全信任玛莫公国。就算史派克冉怎么表示决心,他们也一定会有所怀疑。 |kXx9vGq@  
然而经由希莉丝的这番话,他们的疑惑肯定已完全抹去。 t5Oeb<REz  
(我能理解,虽然我可以理解……) F$k^px  
史派克不断在心中如此重复。 QwSYjR:K  
然而他却是难以接受。 BrO" _  
“你似乎不喜欢这个样子呢……” q&RezHK l  
露出温柔微笑的希莉丝,以只有史派克听得见的音量轻声说道。 Z/f%$~Ch  
“真的是非常抱歉……” 5 v`[c+@F  
史派克也保持笑容小声回应。然而这是肯定她这么做的回答。 V|n}v?f_q  
“不想对民众说谎。这样的心态是相当可贵的。不过有时候也必须要有这样的觉悟。海兰德王国对玛莫公国所期许的并不是诚实,而是希望公国能治理这座暗黑上鸟,让这里不再成为罗德斯的威胁。换句话说,刚刚这番话对我而言是必要的。你可以不原谅我,不过还是要请你理解。” .*(xkJI3  
之后希莉丝便轻轻放开了史派克的手。 DQy<!Wb+  
“我会努力的。” +'VSD`BR  
史派克点点头如此回答。 !|#W,9  
而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了温帝斯民众的欢呼声。 'fIoN%  
大家连声赞颂着公王史派克以及海兰德王妃希莉丝。 ?;0w1  
然而这样的呼声,却像是刺进了史派克的内心。 $,)PO Z  
(希望我能将现在的感受铭记于心。) ,|RN?1?U  
总有一天,他将会不得不再度欺骗民众。 8%ea(|Wjg  
为了将来的那个时候。 rn9n_)  
史派克举起手回应民众的欢呼,并且在心中如此发誓。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5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1

第三章 黑翼邪龙 Fd86P.Df  
?:42jp3  
距离公都温帝斯半天路程,只有两百多人的小农村莫鲁多。这里的村民都在同一个农园主人的手底下工作—— xfa-   
农园主人的名字是威尔。 bEKhU\@=J  
他以地主的身分经营这个农园,并且在公都开了一间最大的酒店,负责各种酒的物流跟销售。 @9tzk [  
虽然年轻的他只有二十五岁左右,不过在公都也算是众所皆知的人物。 y1)ZO_'  
然而几乎没人知道他的另一个身分。那就是新生玛莫帝国的首席宫廷魔法师…… jNvDE}'  
他在莫鲁多所拥有的房子,目前就是帝国的临时宫殿。 M>_vsI^I'  
少年皇帝雷艾斯跟骑士团长妮塔便是居住在这里,帝国的重镇也在此集结。 "g,`Ks ];  
村人们都已经有所察觉,然而没有人特意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因为他们知道祸从口出这样的道理。 R4y]<8}  
只要在这个农园工作,每天的生活就可以获得最低的保障。 ,v%' 2[}  
而在这座暗黑之岛上,能够如此便已经别无所求了。除了拥有优秀才能,并愿意为这样的才能赌上生命的人之外…… a$j ~YUG_  
威尔可说是相当了解这个道理。 ]h?q1    
在影之街佩鲁塞的小巷弄里长大的他,被身为旧玛莫帝国的宫廷魔法师“黑之导师”巴古纳德所发掘,并且加入了他的门下。 |M&4[ka}  
之所以能拥有现在的地位,就是来自于他的才能、行动以及成功的结果。 xg} Q~,:  
如果没有才能,如果没有在那时候行动,如果不小心犯下致命的失败,那他将会再度回到以前的生活,或许也早就已经丧生了。 Fw S>V2R  
这就是这座岛的真理。只有挑战危险并不断成功的人才是胜者。 4[(NxXH8M  
(梦跟理想在这座岛上根本没有必要,甚至还会招致危险。) h 8xcq#  
威尔在心中对身为玛莫公王的那个年轻人如此说道。 :r>^^tGT!  
着迷于这个年轻公王所述说的理想,玛莫的人民如今开始追逐自己的梦跟理想。那是暗黑之岛将会富裕和平的梦,以及平常人都能够享受幸福的理想…… $nb.[si\  
然而这是绝对无法实现的事情。因为覆盖这座岛的黑暗极为深邃,而且绝对不会被驱逐。 ]rv4O@||w  
知道希望无法成真的人将会绝望,然而只要没有希望就不会绝望。 dU#-;/}o  
“……由于龙骑士们的游说,玛莫各地的混乱已经逐渐镇静下来了。” O%3Hp.|!  
拥有次席宫廷魔法师地位的人,在集结于大厅的新生玛莫帝国重要人物面前激昂地说道。 QgI[# d{  
大家都被他这番话中的亢奋情绪引得点头同意。 |his8\C+x  
“首席宫廷魔法师的想法也因此被推翻了。” Cs_&BSs  
克拉特瞄了威尔一眼继续说道。 R8cOb*D  
他表示计划应该要变更。不是使用黑翼邪龙的诅咒,而应该用它的爪子、利牙跟火焰消灭玛莫公国—— EJ>&\Iq  
“操纵邪龙的权杖在我的手中。” {#ynN`tLyF  
克拉特露出自信的笑容如此说道。 4EHrd;|   
(巴古纳德导师曾经说过,拥有超过自己能够驾驭的力量,将会使无能的人过度依赖它……) #1/~eIEY  
没想到果真是如此。威尔不禁在内心冷笑着。 (-g*U#   
克拉特所说的“龙爪权杖”,是这位黑之导师借给威尔的东西。 V ^+p:nP  
为此他将自己的亲妹妹蜜妮雅,献给了成为“不死之王”的导师。 w`;HwK$ ,  
威尔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如今变得如何。 o//h|fU@  
或许现在仍以待女的身分服侍着巴古纳德、或是被当成祭品遭到杀害,也可能成为了另一个不死的存在。 mUbm3JIjJ  
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再见到妹妹了。 ujRXAN@mC  
威尔并不会为此感到后悔。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他早有要牺牲一切的觉悟。 PR Mg6  
(你们诸位也有这样的觉悟吗?) qx'0(q2Ii(  
威尔环视着大厅的众人如此心想。 J\r\_P@;c  
“首席宫廷魔法师的计谋,至今已经全部失败了。” !+Xul_XG  
一名骑士队长以像是战胜般的自豪表情指着威尔。 !JDr58  
在少年皇帝面前举办的宫廷会议,如今已变成为了弹劾他而举行的。 pY`$k#5  
威尔当然知道他们正暗中准备弹劾他。不过他对此并没有做出任何因应,因为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 n&njSj/  
“很可惜,的确如此。” ;NR|Hi]  
威尔静静地点了点头。 $G-<kC}8:  
“不过我也想问,你对皇帝陛下有提出过任何建言吗?不过是一直要求以武力对抗玛莫公国而已吧?而真正跟他们交手之时却又输的如此难看。” d MH_:jb  
“竟、竟敢如此无礼……” "5&"Ij,/  
这个骑士队长脸色为之一变,并将手放到腰间的剑柄。  yf:Vhr  
“前几天不就打下一个公国堡垒给你看了!” F(yR\)!C  
“黑暗森林附近的那个边境堡垒是吗?玛莫公王才不会去在意那种事情,因为想夺回的话他随时都可以夺回。” 0&UG=q  
“我可不想被一个只会用魔兽或疾病,这种卑劣又肮脏手段的魔法师这么批评!” hBjU(}\3  
“现在是在陛下的面前,你们两位请谨言慎行!” LUbj^iQ9  
骑士团长妮塔皱起画出一道美丽弧线的眉头制止他们。 . vb##D  
“我们一开始就对帝国的困境有所觉悟。沙漠之民有我们数倍的战力,而且背后不只是弗雷姆本国,还有罗德斯本岛所有王国为他们撑腰。要突破现有的困境,最大的关键就是对雷艾斯陛下誓忠的人们能够团结一致,并且各自尽力完成自己的任务。无论现状如何,得到最后的胜利才是最重要的。” 509T?\r  
如此对大家说的妮塔,不禁觉得这根本就是在嘲笑自己。 +})QTFV  
(我说的还真是冠冕堂皇啊。) :)~l3:O  
她在心中如此轻声说道。 >qo!#vJc a  
如今的她在晚上只是少年皇帝的奴隶。然而在白天却必须跟往常一样扮演骑士团长的角色。因为这两个立场的差异程度实在太大,所以妮塔才会如此自嘲着。 !:&SfPv  
不过大家当然不会察觉妮塔的内心。这个骑士队长就这么咬着牙说着,威尔则是露出惶恐的表情点头同意。 J"C9z{[Z&  
“我不会要各位为了失败负责。” E7L>5z  
红发少年皇帝以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说道。 ]lwf6'  
(真是模范的回答。) |*NLWN.ja)  
威尔在心中轻声说道。 NV * 2  
少年皇帝非常了解自己的工作。他特意扮演着一个傀儡的角色。 vwT1bw.  
这个事实证明了少年皇帝的聪颖。无能的人根本就无法只扮演一个傀儡。 l zFiZx  
如果这位少年皇帝的确优秀,威尔将会愿意对他效忠。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让他人心服的品德。 46=E- Tq  
对于威尔而言,唯一必要的只有皇帝跟骑士团长的信任,其他人对他怎么想都无所谓。 .V hU:_u  
次席魔法师跟其他的骑士们,不是想抢功就是要陷害威尔,但这都只是自掘坟墓的行为。要邪龙直接前往战斗可说是下下之策,即使被称为是最强的魔兽,光凭它也还不足以毁灭一个国家。 v6 U!(x  
莱丁的自治联合体制之所以崩溃,并不是因为火龙屠城,而是屈服于弗雷姆的压力之下。 cg8/v:B  
让民心动摇,使其对从政者不信任,才能够让一个国家垮台。 OkciL]  
因此威尔才藉由黑翼邪龙行使两个计策。 {N2GRF~c-y  
一个是把栖息于玛莫各地的魔兽,驱赶到有人民居住的地方。 -s 0SQe{!_  
然而年轻的玛莫公王前往千年王国亚拉尼亚,请来一位拥有魔兽使能力的女魔法师镇压了魔兽。 mW"e  
另一个计策是召唤出古代邪龙的灵魂,以诅咒让疾病蔓延开来。 }ppApJT  
病情进行迟缓而且致死的不治之症“龙热”,可说是最适用于威尔的谋略。 Z;uKnJh  
经由密探波德的情报操作,玛莫各地应该会发生暴动,不需要帝国亲自下手,玛莫公国就会被民众所推翻。 K6->{!8]k  
然而在计策即将成功的时候,玛莫公王从海兰德王国请来了龙骑士。龙骑士告诉人民龙热的发作速度相当缓慢,因此平息了玛莫人民的混乱。 >Lcu  
威尔的所有策略,都被玛莫年轻公王使用超乎他预测之外的方式给解决了。 1'hpg>U  
(真是了不起的年轻人。) K}cZK  
威尔打从心里感到佩服。除此之外,他身边应该也集结了许多优秀的人材吧。 }@bp v  
相较之下,玛莫帝国的人材可说是相当不足。 I%4eX0QY=z  
因为骑士队长们及次席宫廷魔法师都是如此的愚蠢。 q?j7bp ]  
“以邪龙之力消灭公国,或许比想像中还要简单。不过到那个时候,无论是弗雷姆本国或是罗德斯诸王国,理所当然都会进攻这座岛吧?” [\ku,yd%0  
威尔就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 YHN6/k7H  
“我们赢得了吗?” ikZYc ${  
之后他对曾经在黑之导师门下,身分是他学长的那个魔法师如此询问。 q,sO<1wAT\  
“他、他们光是自己国内的事情就忙不完了,才不会这么轻易就攻过来的。” ^X#)'\T  
克拉特有些暧昧地如此回答。 i`i`Hu>  
(就是因为你只有这种程度,所以巴古纳德导师才会把你的席次放在我之下。) t]sk[  
即使在心中叹了口气,但威尔并没有多加反论,就这么回头看着骑士团长妮塔。 bSTori5  
“为了避免罗德斯本岛的介入,我在这段时间寻找着孤立这座岛的手段……” 6U ).vg<  
“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太好了,有什么计策了吗?” ."Pn[$'.  
虽然妮塔如此询问,不过她知道威尔绝对已经有了头绪。 ;- i)}<  
“要从罗德斯本岛进攻玛莫只能用船,所以我打算让这些船通通沉到海底。” p+Yy"wH:h{  
“要封锁海路是吗,这用说的当然很简单啊。” JSFNn]z2P  
“要实行当然是非常困难。不过我得到了古代王国时代的一艘‘军舰’。虽然要正确启动相当的难,我也费了好大一番工夫,不过前几天总算是成功了。” +^J&x>5  
威尔露出苦笑如此说道。 UaG&HGg]!  
“古代王国的军舰?上面有什么武器?” ?z.  Z_A&  
“请把船本身就想像成一种武器。因为它是以火球或电击等魔法来打碎敌船的。而且魔法的射程范围远超过弓箭或投石器,敌人在接近之前就会陷入火海。另外因为军舰本身就施有各种防护咒文,因此几乎不可能会被破坏。” >uJu!+#  
听完威尔这番话,所有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彼此相视。 ybf,pDY#f  
“你得到了这种东西?” A _7I0^  
“这是巴古纳德大人寄放在我这里的。跟次席宫廷魔法师大人所拥有的龙爪权杖一样……” fda2dY;  
威尔朝着无人的方向微微低下头,就像星前任首席宫廷魔法师就在那儿似的。  >8NUji2I  
“黑之导师……” <'T DOYb  
大厅众人的表情在一瞬间黯淡了下来。 6Po {tKU  
被称为黑之导师的这位伟大魔法师,不光是敌方,还是连自己人却相当畏惧的一个人物。 lE+Duap:  
“巴古纳德先生的遗产之一是吗……” CT\rx>[J.6  
妮塔轻声丢下了这一句话。 6d5q<C_3t  
她心想如果有这种东西的话,为什么不在之前大战的时候就拿出来用。如此一来罗德斯本岛的联合军根本不可能登陆。 Ga^:y=m  
(那个人不会为了帝国,只会为了自己的目的而采取行动。) ,-n_( U  
而他的目的只能以极为恐怖来形容。 <UIE-#  
“我希望在备齐进攻罗德斯本岛的力量之前,将这座岛完全封锁起来。到时候粮食将会不足,也无法获得一些奢侈品,不过这跟英雄战争之前这座岛的状况是相同的。” Y|#< kS  
威尔如此说完之后,便表示希望能马上行动。 D3O)Tj@:}(  
“不知陛下属意如何?” >N0L  
妮塔在些许的犹豫之后,询问着少年皇帝雷艾斯的意见。 xNJ*TA[+  
“放手去做吧。” dF&@ q,  
红发少年微微点头,依然以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如此宣布。 P-Gp^JX8  
“感谢陛下……” l >oJ^J  
威尔深深低下了头,并且就这么往大厅外头走去。 wgQx.8 h>  
走到克拉特身边时,威尔要正感到不知所措的他把耳朵凑过来。 kK&AK2  
“黑龙那件事情就全盘交给你,要烧毁公都或是吃掉人民都随你所愿……” *mw *z|-^V  
“这样你真的无所谓?” PmE 8O  
克拉特是从这个师弟手中取走了邪龙。然而威尔这样的举动,感觉就像是他自己把邪龙送上来似的。 QqC-ztz  
“这不是你所期望的吗?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你将会是重建帝国的大功臣,到时候我会很乐意跟随你的,就像是以前那个时候一样……” d|sf2   
威尔说完之后便离开了大厅。 7a4Z~r27/  
(你将会亲身体验到,我为什么不直接派黑翼邪龙前往作战……) x45F-w{  
威尔在心中对这位曾经是师兄的魔法师告别。因为他很确定将来再也不会见到克拉特了…… (F*y27_u  
(好啦,玛莫的年轻公王陛下,你要如何跟邪龙交战呢?) K:$GmV9o  
如今威尔只是个旁观者了。邪龙跟公国之战即使出现什么结果,他都不需要背负任何责任。 *"V) h I5  
.07k G]  
被暗黑之岛的人民称为“黑翼邪龙”的这只老龙,正在暗黑神法拉利斯大神殿地底的栖身之处,舒服地被黑暗所笼罩。 a!&<jM  
这儿曾经是一只地龙所栖息的洞窟,在很久之前被它夺了过来。 b:x~Jz#%2  
在那之后经过了一百多年,知道这里有黑龙栖息的法拉利斯信徒,在它的栖息处上方建立了一座神殿。 Jn\>S z(96  
遥远的诸神时代,在众多的龙族之中,黑龙被法拉利斯选出。成为其眷属。因此黑龙可以感受法拉利斯的意志,也能使用邪恶的奇迹——暗黑魔法。 \ 5# eBJ  
法拉利斯的信徒希望它成为神殿的守护者。  cj|Urt  
在他们建设神殿的时候,由于黑龙当时进入了休眠期,一直到神殿完成都没有察觉。 =_$Hn>vO  
知道事实之后的黑龙异常愤怒。因为它根本不想服从于人类这种生物。 (Wn^~-`=+  
为了让以栖息地为中心的广阔山野成为自己的狩猎场,黑龙打算消灭这个范围里所有的人类聚落。 QOv@rP/  
然而它的意图却因为一个人类而无法达成。 #a 4X*X.8c  
那个人当时拥有法拉利斯教团最高祭司的地位。他以拥有强大灵魂的少女作为祭品让暗黑神降临,以神之名逼使黑龙服从于他。 K*tomy  
这是个极大的屈辱。 !dwa. lZ&X  
然而在这之后,黑龙也一直被人类所支配。 wd2z=^S~  
接在法拉利斯教团之后支配黑龙的,是卡斯图尔王国的魔法师。 V+$fh2t  
他们以无限的魔力,对黑龙使用制约魔法加以束缚。之后黑龙被命名为那斯,成为保管王国财宝的看守者。 WS\Ir-B  
再接下来的支配者依旧是魔法师。 D0X!j,Kc  
在漫长的休眠期结束,刚要进入活动期的时候,有几个人类跟妖魔入侵它的住处。那时其中的一个魔法师,以手中魔法权杖的魔力逼使黑龙屈服。 I(qFIV+H R  
那是把前端以龙爪作为装饰的权杖。黑龙对这把权杖的拥有者必须绝对的服从。 V17!~  
很久以前的法拉利斯教团最高祭司、古代王国的魔法师、以及被称为黑之导师的这些龙爪权杖的拥有者,都是人类之中拥有卓越能力的人,因此即使是受到他们的支配,黑龙也都还能够忍受。 |0V Z1{=*  
龙由于是从卵中出生,因此没有名字,更没有存在的理由。只是以最强生物的身份活在无限的时光中。 H ;)B5C  
因此服从于其他拥有卓越能力的存在,并被其赋予名字跟存在的地由,对龙族而言并不会不高兴,甚至有龙会因而感到喜悦。 wAc;{60s]  
然而目前拥有龙爪权杖的人类极为平庸。 `ix&j8E22w  
必须被强迫服从于这种人。这对黑龙而言是无法忍受的耻辱。 yKC1h`2  
而且这个人给它的新命令,甚至会危及到黑龙本身的存在。 bv}e[yH  
拥有权杖的人命令它攻击公都。 qTe@?j  
并且警告集结于王城的人,要他们马上离开这座岛…… U.N?cKv  
那个人说自己可以随便杀害并吞食公都的居民。 # GzowI'  
破坏对它而言是一种乐趣,人肉也是它不排斥的食物。 N{uVh;_  
然而黑龙也曾经亲身体验到,人类并不是种无力的生物。 ?$VkMu$2k  
如果毫无意义就袭击人类,他们一定会展开报复。 !i\ gCLg2_  
只有在防范自己的狩猎场被侵犯时才能杀人。人类跟龙是无法处于同一个生活圈的。 Yw_!40`  
因此在之前的大战结束,龙爪权杖的拥有者死去的时候,黑龙就离开了原来的住处,将新的狩猎场订于有龙人族集落的一个小岛。 @ I#uv|=N  
龙人族是从始源巨人的鳞片中诞生的种族,将同族中至高存在的龙视为神一般地崇拜。 Yh; A)N p  
龙人族欢迎黑龙的到来,并且献上了各式各样的供品。 / |isRh|  
对于黑龙而言,那里可说是最好的栖身之处。 S:1g(f*85  
然而因为权杖的魔力,使得黑龙再度被召唤回玛莫,再度受到人类的使唤。 $dG:29w  
将玛莫各处的众多魔兽赶离住处、从龙人族的小岛中带来一只幼龙,让司掌疾病的古代邪龙灵魂凭依在幼龙的身上。 WWATG=  
如今又有了新的命令。 B lqISyrY  
(到底想利用我到什么地步!) ;*0?C' h=  
黑龙的愤怒达到顶点,几乎想把龙爪权杖的拥有者撕得粉碎。 oXU b_/  
然而它无法抵抗权杖的强制力量。 6"R'z#{OF  
(不过在我所剩无几的自由中,依旧有我可以做的事情。) YLuf2ja}X  
此时黑龙在心中深处立了誓。  gU1Pb]]  
属于老龙的黑龙,拥有凌驾于普通人类的高等智慧。 !;0K=~(Y^  
明天早上它将飞往公都。 D"%>  
在这之前,它只要委身于舒服的黑暗之中。 n#@Qd!uzM  
梦想着取回永远自由的那一天…… QW tDZ>  
而黑龙也确信,这样的梦想马上就会实现了。 2f62 0   
na"!"C s3  
黑翼邪龙出现在公都上空—— ?'_6M4UKa  
在天还没亮的凌晨,史派克就接到了值夜亲卫骑士的这个报告。 7*"Jx}eM  
史派克就这么穿着睡衣冲到阳台。 $sS~hy*  
仔细一看,市街的一角喷出了鲜红的火焰。 ~]q>}/&YLo  
而在尚未明亮的天际,有一个像是黑夜之影般的巨大生物出现了。 e~d=e3mBp  
“终于来了吗……” K6sXw[VC[  
支配那斯的新生玛莫帝国,至今都没有让这只邪龙直接进行攻击。 /(.:l +[w[  
“在疾病蔓延的暴动被镇压之后,他们终于无计可施了吗……” !?=U{^|7y  
史派克一个人自言自语,然后回头看着亲卫骑士。 v; R2,`[W  
“对公都的骑上跟士兵下达命令,依照之前的预定迎击邪龙。” L9lJ4s  
接获命令的亲卫骑士敬畏地行了一礼,之后便快步跑了出去。 O1S7t)ag  
“担心的事情终于实现了?” tW/g0lC%  
随着耳熟能详的声音,半妖精少女出现在房问里头。 IWq#W(yM  
她竟然只穿着内衣就大胆跑了过来。不过由于她的体型跟少年相似,因此并不会让人不知道目光要摆在哪里。 rQyjNh  
“要战斗了,赶快去穿你的铠甲吧。另外请亚德到我房间来一趟,这段时间我也会作好准备的……” L!lmy&1  
莉芙点点头便离开了房间。 \~"Ub"~I  
而史派克也离开阳台,穿上自己战斗用的板金铠。 M/dgW` c  
不过由于身上还是睡衣,因此要装备必须花费相当大的工夫。 1 l"2 ~k  
穿上棉制的衬衣、把锁链甲从头上套进去、并准备要装备护手的侍候,莉芙就拉着脸色苍白的亚德·诺瓦冲了进来。 IE Ma/[n/  
位于地底的大地母神玛法神殿的侍祭妮思也紧跟在后,来到房间内。 W(R~K -  
“看来状况似乎很麻烦呢……” V5z2.} 'o-  
平常总是露出温柔微笑的她,在这个时候表情也变得相当严肃。 6]Is"3ca  
“我早就有所觉悟了。它本来就是迟早都必须解决的对手。” ]i@73h YT  
虽然事态严重,不过这场攻击已经在预料之中,因此对策也早已经准备好了。 75zU,0"j  
“这里不是火龙之狩猎场。不只有很多地方可以藏身,石造的建筑物也不是那么容易着火的。” ?'z/S5&j  
目前骑士跟士兵们应该已经在市街中散开,并且各自躲在建筑物死角或是屋内了。 ws+'*7  
等到邪龙接近的时候,便以上紧弦的大型十字弓进行攻击,然后便再度藏身。 h_[{- WC  
强力的大型箭矢,应该可以贯穿如钢铁般坚硬的龙鳞才对。 )q-NE)  
“不过话说回来,竟然比想像中还要早呢。” q.`< q  
不经意地开始协助史派克进行准备的莉芙如此说道。 Y?NL|cW4  
“海兰德的希莉丝王妃跟龙骑士们在两天前回国,他们应该是等待这个时机才展开行动的吧。” z3K$gEve  
被称为天空之骑士的龙骑士,可以跟邪龙进行正面交战。 ?$ e]K/*  
敌人应该是要避免这一点。 ,3Q~X$f  
不过这对史派克面言反而是好事。 5 ix*wu`,  
他不能让海兰德玉妃希莉丝跟负责护卫的龙骑士,被卷入这场玛莫的内战。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将会造成严重的外交问题。 *v+l,z4n  
而且就史派克的感觉,如果邪龙在希莉丝等人还在玛莫时前来袭击,王妃肯定会亲自出击。 Lc{arhN  
玛莫帝国对她而言,是征服她母国卡农的可恶敌人,更是杀了她身为卡农贵族父亲的仇人。 (4cdkL  
在之前的大战中,她也跟海兰德国王雷德立克,一同率领龙骑士加入暗黑之岛上的最后决战,并且请来了海兰德王国的守护神,金鳞龙王迈先…… id1cZig  
当时邪龙那斯败给金鳞龙王,逃离了这座暗黑之岛。 TjTG+u Q  
然而现在跟那时的状况不同。玛莫如今是属于弗雷姆的领土,并且是拥有自治权的公国。 OX]$Xdb2:  
除非是逼不得已,否则不能接受他国的支援。 B@&sG 5ES  
“邪龙展开行动,或许对我们反而是大好机会,因为操纵邪龙的人就在附近。” b?i+nh qI  
就算不用杀掉那斯,只要抓到操纵邪龙的人,并且将支配龙的方式抢夺过来,那事情就可以解决了。 Kq3c Kp4  
史派克命令骑士跟士兵,只要有行迹可疑的人就要通通加以逮捕。 1RYrUg"s"  
公都的居民目前并没有相当恐慌。因为在两年前他们才体验过更为激烈的战争,而且危险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家常便饭。 "=Br&FN{|  
自治都市莱丁受到火龙山之魔龙修汀斯塔袭击时,其混乱的程度跟这里根本就不能比较。 3Tl<ST\  
统治莱丁的评议会无法收拾当时的混乱,到最后终究还是放弃了自治权,主动请求归属于弗雷姆之下。 .C% 28fH  
“因为龙热是未知的恐怖,所以当时才会那么混乱。对于这座岛上的居民来说,黑翼邪龙或许跟天灾没什么两样。” *vD.\e~  
史派克露出了苦笑。 90<g=B  
这个事实象征着这座岛上的黑暗,因此其实不值得欢迎。然而只有在今天这个时候,才可说托福避开了最坏的结果。 u1%URen[x  
“抱歉迟到了!” kc CCa@~v  
此时随着声音响起,还喘着气的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跟他的夫人莱娜走了进来。 7Bp7d/R-  
两人都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 "{yi-  
他们只有穿着皮制铠甲并装备自己得意的武器,但这种轻装备正是他们原本习惯的武装。 k8w\d+!v  
“艾莲娜导师跟龙人族亚布洛斯呢?” y@3p5o9lv-  
史派克询问着盖拉克。 jz bq{#  
两人目前都住在盖拉克的住处。 xqG<R5k>>  
外界认为魔兽使艾莲娜已经逝世,因此并不能住在她原来的住处。 dz_S6o ]  
“他们一看到邪龙飞来,就出发前往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了。” wh8';LZ>R  
“是吗……” FH~:&;  
史派克颇能理解地点点头。 F` U~(>u'  
既然黑翼邪龙外出,要进入它的栖息处并不困难。而且那里还沉睡着被古代瘟疫龙凭依的幼龙。 &xnQLz:#  
只要救出幼龙,肯定能阻止岛上龙热的蔓延。 6zi>Q?] 1  
艾莲娜大概就是前往现场寻找方法吧。 }|DspO  
而且操纵邪龙的人说不定也还留在邪龙的栖息处。史派克相当感谢艾莲娜能如此迅速地行动。 |b Y@HpMp  
她大概是使用瞬间移动的咒文前往废墟的。 %fj5 ;}E.  
“公都这边就必须由我们来收拾了。” Og\k5.! ,  
“密探们也正全力搜索邪龙的支配者,绝对会把那个人找出来的。” ^D+J k8  
史派克表现出决心之后,莱娜便趁势如此说道。 >+2&7u  
“重点是要将被害程度降到最低。” 0,%{r.\S  
史派克像是自言自语般说着,并以眼神对房内所有人示意前往谒见大厅。 jeC=s~  
谒见大厅有座面向温帝斯的阳台,可以比较清楚观察到黑龙的动向。 Zy}tZRG  
此时—— ./YR8#,  
“黑龙往这边过来了!” Tq 1\  
在史派克等人进入大厅的瞬间,第一个进去的半妖精少女以尖叫似地声音如此说道。 da$FY7  
大厅中还有好几个亲卫骑士跟文官。 )Qbd/zd\U  
他们连忙远离阳台退到墙壁旁边。 um2a#6uo  
然而史派克却反倒是朝阳台跑了过去。 vSgT36ZF  
“史派克!” 4EB\R"rWXf  
莉芙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Jd7q.  
然而看到史派克身边穿着纯白神官服的少女,就这么表情不变地随他过去,半妖精少女也有了觉悟。 1dH|/9  
(我可是“公王的好友”呢!) RTOA'|[0M  
盖拉克、莱娜以及亚德·诺瓦也像是理所当然般跟在后面。 $RD~,<oEm  
早晨逐渐变得明朗的天空中,黑翼邪龙的身影,就像是凶兆跟灾难的具体象征。 Blpk n1  
这只邪龙以王城温雷司特为目标笔直飞来。 WTSh#L  
亲卫骑士们手持弩弓站在史派克的两侧。 78& |^sq  
“龙在喷火之前似乎会有吸气的动作,看到这个动作就马上躲进大厅。” tLE8+[ SU  
史派克对大家如此说道。 T+Oqd\05.+  
“知道了。” u?^V4 +V  
几个有礼貌的亲卫骑士如此回答。 aKI"<%PNn  
那斯来到王城之后并没有攻击,只是在上空不断盘旋。 w~3X m{  
并且大大咆哮了一声。 iE%"Q? Q/  
连肌肤都能感受到大气的振动。 Hm-#Mpw  
莉芙尖叫着躲进大厅,亲卫骑士也有半数以上受惊逃开。 RY-iFydPc  
并不是因为他们胆小。 ^C>kmo 3J  
龙的咆哮拥有震撼灵魂的魔力,据说最糟的情况。灵魂还可能被打散,就这么当场丧命。 #:)'D?,  
“司掌勇气的战斗之神……” *!5CL'  
就在这时,旁边响起了像是歌唱般的祈祷声。 v+ $3  
“古里巴斯祭司……” K~(RV4oF8B  
亚德·诺瓦回过身来,认出站在那儿的是侍奉战神的矮人祭司之后,也安心地松了一口气。 nrEI0E9  
在听到龙之咆哮时,亚德之所以没有逃走,纯粹只是因为身体僵硬得不能动而已。 (i&+=+"wn  
由于过度害伯,他的脸几乎变成土黄色,全身也冒出了冷汗。 zJDHDr  
然而在听到古里巴斯的歌之后,他的心情便开始镇静,并且逐渐开始有战意高昂的感觉。 >y%H2][  
是咒文“战之歌”生效了。 y_X6{}Ke  
“注定一死的人类啊,吾之主人要我转达传言!” n Kkpp-  
就在这时,随着空气再度振动,空中的邪龙如此叫道。 $|$@?H>K  
它用的是罗德斯全土所使用的共通语。 y0%@^^-Ru  
“它是来交涉的呢……” axQ>~v WN/  
莱娜像是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6/UwPs  
“这种应该叫做恐吓吧?” ,np=m17  
盖拉克露出苦笑纠正了自己的妻子。 4D65VgVDM  
“玛莫公国与沙漠之民,给我尽快离开这座岛!这座岛会由岛上的人类自己统治,决不承认他国的入侵!” O8;/oL4 U  
“还以为它会有什么要求……” )%C.IZ_s2  
确定黑龙不再说话之后,史派克露出哑口无言的表情。 wNa5qp 0  
“它以为叫我们离开,我们就会乖乖听从吗?还是说它只是前来通告的?” k+J3Kl09hM  
如果是提出这种要求,那根本就没有讨论的余地。所谓的交涉是在彼此均可能退步妥协的状况下才能成立的。 BMp' .9Qgm  
“弩弓预备!这就可以当作回答了吧?” 1W|jC   
史派克对并排在阳台的亲卫骑士们如此下令。 E '6>3n  
他们马上服从命令,将上满弦的弩弓瞄准行上空飞舞的黑龙。 Vgm*5a6t  
然而黑龙只是在空中像是挑衅般喷出一道火焰,之后便转向往南方飞去。 eWH0zswG  
“它要回去栖息地了?” TXImmkC  
在史派克诧异地注视之下,邪龙在郊外山丘的某片树林上空盘旋两圈,之后再度来到了温帝斯街道上空。 6uE20O<z]  
之后它朝东门附近俯冲向下,并且喷火烧掉了一栋建筑物。 &8IBf8  
虽然市街各处都发生火灾,不过并没有延烧得相当严重。 x`6MAZ  
或许是因为防范火灾的应变措施产生功效,以及在市街中散开的骑士跟士兵,跟居民同心协力灭火的成果吧。 & bTCTDZh  
“感觉真的有听命行事呢。” :1+Aj (  
虽说是自己下的命令,史派克还是很感动般轻声说道。 0)&!$@HW  
邪龙袭击所造成的损害,目前可说比预料中来得少。 w=GMQ8  
“还是说邪龙并没有使出全力呢……” A-Ba%Fv  
史派克像是自问般如此说完,站在他右边的黑发少女便深深点了点头。 >axeUd+@i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次的破坏或许并非邪龙所愿,因此感觉只是听从主人的命令,进行最低限度的行动而已。” J[ }H^FR  
“那个人到底躲在哪里啊。” SaPE 1 ^}  
史派克不禁咒骂了几句。 ~b_DFj  
邪龙开始袭击至今已经经过了不少时间,然而状况跟一开始完全没变。如果无法抓到操纵邪龙的人,公都将会一直遭受袭击。 56AC%_ g>  
就在这个时候,史派克的脑中忽然闪过一个想法。 qvn.uujYS  
“如果邪龙也不希望袭击的话……” &nEL}GM)E  
史派克提高音量,让在场的人都能听见他的想法。 /+*"*Br/  
“那就是它并不想服从于操纵它的人,而且说不定还相当厌恶。” >oW]3)$4S  
“被逼着做不想做的工作,不管是谁都会生气的吧。” /1OCK=  
莉芙频频点头同意史派克所说的。 D4VDWv  
“像是随便给人一个公王好友这种莫名其妙的称号,然后就要我做这个做那个的……” =x<N+vjXY  
“要抱怨等以后再随便你说吧。” 7 $y;-[E[  
史派克表情有些生气地打断了莉芙的话。 G)am ng/  
“我想说的是,邪龙说不定其实很想获得自由,想从那个人的支配之下逃走……” 5/"$ _7"{a  
“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吗!” 5%}e j)@  
平时总是沉默寡言的矮人祭司,很难得兴奋地大声说着,并且拍了拍史派克的背。 Im;%.J  
“我从刚刚看邪龙的动作就觉得奇怪了!邪龙只要袭击过市街之后,一定会回到郊外的山丘盘旋两圈,然后才再度过来攻击。或许这只是无意识所作的,但如果这样的行动是出于邪龙的意志……” (d_z\U7l  
史派克表情为之一亮并环视着众人。 {lf{0c$X.  
光是这样大家的意志就相通了。 "D'e  
“太多人去的话或许会被发现。亲卫骑士队留在这里。盖拉克、亚德、莱娜还有莉芙跟我一起走。另外古里巴斯祭司,可以请您一起同行吗?” _=mzZe[  
“我是不介意,不过我的脚程会碍手碍脚的。何况我还不会骑马也不想骑马。” /h>g-zb  
“那就由我来吧……” U}w'/:H  
听到矮人祭司的回答,妮思马上便如此说道。 ?c#s}IH  
她判断在不清楚对方底细的状况下,史派克会希望有能疗伤的祭司一起同行。只要队中分别有人能使用古代语魔法、精灵魔法跟神圣魔法的话,就可以应付任何的状况。 03~ ADj  
“那就这样吧。我回神殿去治疗受伤的人,光靠玛法神殿应该会人手不足。” l5D)UO  
“就拜托您了。” FCt<h/  
史派克对古里巴斯行了个礼,然后回头看着盖拉克等人。 7${<u0((!  
“我们快走吧。再不出发又有居民要牺牲了。” e"hfeNphz  
莱娜看了一眼各处冒着黑烟的公都如此说道。 iwF_'I$#N  
盖拉克、亚德.诺瓦、莉芙跟妮思听到她的话后都点了点头。 Wk[a|>  
而在这个时候,史派克早已经冲到大厅外头了。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6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1

M86"J:\u]  
漆黑的浓烟像是天空的支柱般向上延伸。 CQ2vFg3+o  
黑暗之街佩鲁塞正燃烧着。 x'L=p01  
克拉特站在郊外山丘上一片树林旁边,看着这个景象,对于自己为何没有想像中来的兴奋而感到相当疑惑。 _%CM<z e  
“邪龙的能力只有这种程度?”  vm! y2  
光是一只火龙山的魔龙,就足以让弗雷姆骑士团惨败,并且让莱丁的自治体制崩溃。 af|h4.A  
在北方的亚列克拉斯特大陆,也传闻有一个王国被邪龙攻击而因此灭亡。 Q^ W,)%  
因此克拉特对邪龙那斯抱着相同的期待。 +QN4hJK  
然而公都的火灾并不严重,公国的骑士跟土丘的受害程度似乎也不大。 7L #)yY  
他认为那斯害怕被弩弓反击,因此不敢飞得太低是主要原因。 K9@.l~n  
事实上那斯的腹部也中了好几枝箭,翅膀的皮膜也有好几个地方破了。 9Y3"V 3EZ  
由于沙漠之民有败给魔龙修汀斯塔的经验,或许已经研究过与龙对战的战术了。 }F]Z1('  
“这样还能叫做最强的魔兽吗!” +JI,6)Ry  
克拉特不禁如此抱怨。 dy+A$)gY<  
邪龙虽然已经警告玛莫公王赶快离开这座岛,但至今都还没得到回覆。 G y[5'J`  
克拉特认为这也是因为邪龙破坏的行动过于缓慢的缘故。 vN(~}gOd\  
感觉邪龙似乎在不违背克拉特命令的范围之下,进行着最安全也因而没有效果的行动。 /%cDX:7X  
而且邪龙还假装顺从,不断要求是否能变更命令,就像是期待能获准回到栖息处一样…… b"$?(Y  
(这可不行!) ~ g!!#ad  
克拉特逐渐感到愤怒。 =bh: U90y  
他也下定决心要在下次那斯回来的时候,给它一个更为具体的命令。 WdOxwsq"  
虽然他也能够现在马上下令,不过他希望能够直接面对魔龙来下达命令。 Tbm ~@k(C  
像是魔法生物或下级的不死生物,这种只会服从命令的魔物,他们的工作效率取决于下令者的能力 0y|1@CS  
克拉特想起了以前威尔对自己说的这番话。 koT 3~FK  
“我可不是无能的人!” b; of9hY  
克拉特特意说出了声来。 te [uAJ1 N  
他学得了高等魔术,而且那方面的知识也不在威尔之下。 _b8KK4UR  
然而黑之导师巴古纳德,却让那个小子拥有比他还高的席次。他曾经为此对导师提出抗议,但却完全没有被接受。 HIw)HYF 2  
即使是能力至上的导师,似乎还是免不了有自己偏袒的对象呢。 \j!/l f)  
至今跟玛莫公国的战斗,威尔拟定的策略全盘失败,正可以证明他有多么的无能。 1 K}gX>F  
如果在这里成功的话,首席宫廷魔法师的地位无疑将为克拉特所有。 %qcCv9  
不只是能力,即使以年龄跟经验来考量,这也是理所当然的顺位。 *i*\ dl  
由于威尔的能力并不是那么一文不值,因此克拉特还是打算将他纳入自己的旗下。由于他擅长密探工作跟宝物鉴定,作为部下的话还是有很多地方可以派得上用场。 >&HW6 c  
“跟巴古纳德大人不同,我可是相当宽容的。” Otu?J_d3  
黑之导师对于任务失败的人总是给予严惩。即使是他的第一高徒古洛达,也在夺取魂之水晶球的任务失败之后,被“制约”之咒文封印魔法并逐出师门。 f~l pa7  
不过他可不想饶恕黑翼邪龙。 ;S^"Y:7)  
“去跟玛莫公国同归于尽!” gm5%X'XL  
克拉特如此叫着,并将视线移到佩鲁塞的方向寻找黑龙的踪影。 d(}? \|  
就在这个时候。 +h-% {  
“找到了!” #O_%!7M{4  
这样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 <%04f  
克拉特吓了一跳,往声音的方向看去。 >#n"r1  
看到杂木林中走出来的几个人,克拉特不禁感到愕然。 7_36xpw  
带头穿铠甲的那个年轻人他曾经看过。应该说根本就不可能会忘记。 vg?(0Gasm*  
“玛莫公王史派克……” U}HSL5v  
克拉特只能勉强说出这句话。 u0) O Fz  
年轻公王的旁边有像是佣兵跟魔法师的人、一个像是盗贼的女性以及穿着纯白神官服的神官,还有一个是半妖精族的少女。 Gfx !.[Y  
“就是你操纵邪龙的吗?” F%zMhX'AG  
玛莫公王一边拔出剑一边缓缓接近过来。 kqZRg>1A  
(该怎么办?) [e\ IHakj  
由于实在是过于突然,狼狈的克拉特几乎失去了自我。 K_t >T)K  
或许是自己多心,总觉得眼前变得一片黑暗。 nQ'NS  
他有叫黑龙回来、使用古代语魔法的攻击咒文、或是以瞬间移动的咒文逃走等三个选择。 Qd~7OH4Lp  
(没错,这时应该走为上策。) ^Rl?)_)1HE  
在他好不容易做出决定的时候。 zGme}z;1@  
“你不会如愿的!” VJA/d2Oys  
半妖精少女如此说着,并使用了像是精灵魔法的咒文。 H!FaI(YZl  
此时克拉特已经开始咏唱瞬间移动的咒文,然而在咏唱第一句咒文之后,就忽然再也无法发出声音了。 vx6lud0k}  
(是沉默咒文,那个半妖精是精灵使?) qoT&N,/  
森之妖精族是优秀的精灵使,而妖精跟人类结合所生的半妖精也大多是精灵使。 irw5<l  
(竟然被取得先机……) MowAM+?^}  
虽然克拉特相当懊悔,不过却已经后悔莫及了。 v:!TqfI  
他想用跑的离开这里,然而脚却被某个东西绊倒,使他就这么往前扑到了地上。 -#<{3BJTrz  
右手所握的龙爪权杖也因而掉到地上。 T6?03cSE  
(权杖!) .`u8(S+  
克拉特拼命伸手要拿回龙爪权杖,然而权杖在那之前就被玛莫公王给捡走了。 | Wj=%Ol%o  
而且克拉特自己,也被脸颊上有伤痕、像是佣兵的人压制住。 $B9?>a|{A  
“这把锡杖就是支配龙的魔法宝物吧?” iVVR$uzhH  
看到操纵邪龙的人被制服,史派克满足地看着手中的权杖。 LH`$<p2''r  
“到底要怎么使用啊?” li{<F{7  
史派克对着被盖拉克制服的玛莫帝国魔法师如此询问。 5Uhxl^c  
然而这个人只是嘴巴不断开合,完全发不出声音。 <AJRU l  
莉芙所使用的沉默咒文效力还在。 HdY#cVxy  
“如果是权杖的话,只要握着应该就可以发动魔力了……”  D5Jg(-  
亚德·诺瓦见状,有点犹豫的进言。 03iy[~Y2  
有些怀疑的史派克试着在心中呼叫邪龙,不过似乎没有任何回应。 Mj2Dat`p9  
“看来没办法跟邪龙的精神互通。” L*p7|rq$"  
“或许并没有这样的魔力,只能够对其下令而已……” &{#6Z  
就在亚德如此回答的时候。 4v(?]]X  
“邪龙朝这里飞过来了!” xudZ7   
莉芙尖叫着抓住史派克。 %k"hzjXAw  
史派克转向温帝斯的方向确认她所说的。黑翼邪龙的确正往这边笔直飞来。 KB^GC5L>  
“我真的是邪龙的支配者了吗?” JvCy&xrE;  
史派克回头看着亚德·诺瓦,就像是要再度确认般如此询问。 3fE0cVG*  
“我、我是这么认为的……” V sL*&Fk  
长相像是石巨人的宫廷魔法师吞吞吐吐地回答。 31]Vo;D  
(所以说在这种时候,你应该要更有自信的回答啊!) 2]x,joB  
虽然史派克有些不满,不过即使对亚德这么说,他也只会更加惶恐吧。 W=#jtU`:5  
现在就算要逃也来不及了,因此就只能相信亚德所说的了。 u2':~h?l  
“你们大家先逃到林子里面吧。如果通通聚在这里,只要邪龙一喷火就全完了。” Un+-  T  
史派克虽然如此对大家说,然而所有人都没有动作。 _?$')P|  
“会白白牺牲的唷……” )wEXCXr!  
史派克虽露出苦笑,但他也知道再怎么说服他们也没用的。 O!F"w !5@  
(也只能试一试了。) ,oEAWNbgQ  
史派克下定了决心。 ~X;sa,)L1+  
“黑翼邪龙那斯!” pUgas?e&  
史派克往前伸出锡杖集中精神。 mndEB!b  
在这个时候,黑翼之魔兽已经近在眼前了。 Ghe@m6|D  
“马上离开这座暗黑之岛,并且不准再度回到这里!” :1 9s=0  
史派克以下位古代语对邪龙下令。 pC&i!la{o}  
这是古代王国时期的日常用语,比起使用罗德斯的日常用语,他觉得这样应该更能让邪龙听得懂。 u b@'(*  
邪龙猛然张开了嘴,不过并没有咆哮或是喷火。 0U2dNLc  
只是用力拍动翅膀,使得史派克等人被强风吹袭。 @3I?T Q1  
莉芙再度尖叫出声,抓着史派克的手也更加用力。 "nNT9 K|  
“遵命……” pQm-Hr78j  
随着这股强风,史派克听见了一句下位古代语。而这无疑是黑翼邪龙那斯所发出来的。 grDz7\i:  
(它是在对我说遵命吗?) a7]Z_Gk  
在史派克半信半疑的注视之下,邪龙就这么振翅飞舞到天际,并且朝南边渐渐飞去。 c,*a|@  
目送邪龙消失在天空的另一头之后,史派克才确定自己真的是黑翼邪龙的支配者。 woU3WS0  
公都温帝斯的危机也就此远离…… Q0""wR q'  
?bG82@-  
玛莫公国的公都温帝斯—— lF$$~ G  
昔日这里名为“黑暗之街”佩鲁塞。正如其名,在黑暗中的贫困人民根本找不到活下去的希望。 ~HBx5Cpi  
然而在沙漠王国弗雷姆的骑士们进驻之后,这里也开始出现了活力。 4 ..V  
陈列在市场的商品慢慢的增加,相对的犯罪跟暴力事件则逐渐减少。 []H0{a2{<  
(这还算是暗黑之岛吗?) U9//m=_  
新生玛莫帝国首席宫廷魔法师威尔,在自己所经营的酒店一楼眺望排列着地摊的市街,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 .wuRT>4G)G  
想到他小时候的状况,现在这种情景只能说是种奇迹。那时的他跟妹妹两人露宿街头,如果不是黑之导师的收容,他们如今早就已经不在世上了吧。 fR lJ`\ t  
(然而一时的繁荣反倒会招致危险。因为这将告诉无知的人民,贫困所代表的真正含意。) `Jl_'P}  
会绝望的只有抱持希望的人。对于从出生以来就在贫困跟绝望中生活的人而言,这都只是一般的日常景象罢了。 (/J %Huy  
玛莫公国的年轻公王,致力于要将这座暗黑之岛,建设成跟罗德斯本岛一样繁荣。 ~#JX 0J=  
即使在威尔的眼中,他的政策也正逐渐显现出成果。  bzX/Zts  
然而这样的成功相当脆弱,只要一有灾难肯定将轻易崩溃。到最后玛莫所剩下的,将会是知道贫困与绝望真正含意的人民。 ; 5!8LmZ0#  
(大概很多人会选择一死吧。因为在暗黑神的教义中,死是赋予人类的究极之自由。) vg[zRWh8  
威尔在心中如此说着,并且回头看向房内的另一个人。 _dn*H-5hO  
是他旗下密探们的首领。 hmtDw,j  
他的名字是波德,优秀的盗贼及恐怖的暗杀者—— g);.".@"  
“克拉特导师被逮捕了。” s Qa 9M  
虽然波德一定知道这件事情,不过威尔还是特意说了出来。 :j% B(@b  
波德一如往常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 HjT  
次席宫廷魔法师克拉特,使用了“龙爪权杖”来支配黑翼邪龙那斯,要它前往袭击佩鲁塞。 <+; cgF!+  
之后就被玛莫公国的人所逮捕。 ltXGm)+  
现在他应该被关在王城的地牢里遭受拷问吧。 -<gQ>`(0  
虽然在当年是师兄弟的关系,不过威尔并不会同情他的境遇。因为这所有的结果,都是这个师兄克拉特愚蠢的想法所招致的。 5~SBZYI  
他认为自己能完全控制黑翼邪龙,并且以为只要袭击公都就能让玛莫公国灭亡。 4 !M6 RL8{  
问题不在于他的失败。 Kl+4A}Uo  
而是在于他被活捉起来。 ;F>I+l_X  
“我原本以为在失败的时候,他应该不会被玛莫公国逮捕,而是会被黑翼邪龙杀掉才对……” ,koG*sn  
威尔狠狠丢下了这一句话。 }{ "RgT-qG  
这代表他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gd\b]L?>O  
邪龙那斯肯定是为了要对新生的玛莫帝国报复,因此才特地没有杀掉克拉特。 VufG7%S{  
那个次席宫廷魔法师,几乎知道玛莫帝国的所有秘密。 fm^)u"  
连帝国宫廷的所在地也…… 1"HSM =p  
“皇帝陛下跟妮塔小姐,应该已经前往东方堡垒了吧?” v D4<G{  
威尔对波德如此说道。 {:d9q  
那座靠近黑暗森林的堡垒,是之前由暗中骑士团所攻下的。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时候派上用场。 de?lO ;8  
“说得好像跟自己无关,你自己也随时会面临危险喔。” 834dsl+U  
波德静静地如此说着,并对威尔投以询问的视线。 TANt*r7  
“说得也是。” >c:- ;(k  
威尔就像不关己事般凝视着这个密探长。 T@H2[ 7[;  
“或许危险早就已经在我身边了。例如你打算背叛我的话。就像当年你对还年轻的黑衣之将军亚修拉姆所作的一样。亚拉尼亚出生的盗贼欧延。” vdN0YCXG  
“你知道了吗……” z@S39Xp==  
波德眉头微微一颤如此说道。 0NWtu]9QC  
“我也是在最近才知道的。” r =ds'n"  
提供情报的是一个资深的暗黑骑士。 A?sU[b6_  
那个暗黑骑士从少年时代就是亚修拉姆的亲信,也属于当时黑衣之将军所组织的集团。 H/6GD,0  
那是个只为了满足一己私欲,凶暴得令人畏惧的恐怖少年集团。 2i~qihx5^  
亚修拉姆跟这个集团,曾经与当时黑暗之街的统治者交战,并且也对上了当时想要统这座岛的赤发之皇帝贝鲁德。 R9z^=QKcH  
而在亚修拉姆败给贝鲁德之后,他便成为了玛莫帝国的亲卫骑士队长,原本在他集团之下的少年,也大多加入了暗黑骑士团。 N~An}QX|  
一名为欧延的盗贼,是亚修拉姆当初的左右手,也是他唯一的好友。不过这个人却跟黑暗之街的统治者暗中勾结,打算将亚修拉姆跟贝鲁德解决掉……” %L9A6%gr  
然而盗贼欧延的计划失败了。 b(~ gQM  
“你唯一成功的就只有杀掉当时贝鲁德的女人,一个蛮族出身的女性。” |O]oX[~  
之后盗贼欧延便消声匿迹。 yxa~R z/  
并且在三年前再度现身。 xBC:%kG~#  
他改名为波德,跟仍在黑之导师巴古纳德门下组织密探的威尔进行接触。 =Gq 'sy:h  
威尔一开始只把他当成暗杀者使唤。之后渐渐承认他的才能,并且将他拉拔成为密探长。 zSi SZMP"  
“我已经派不上用场,要被丢掉了吗?” KD~F5aS`[  
波德以冷酷的语气如此说道。 nJ4CXSdE  
“怎么可能。我不会去过问别人的过去,只会以能力跟实绩来看人。” :o H"  
威尔以淡淡的语调继续说道。 !Fz9\ |  
“你过去被最信任的人所背叛,因此才来到了这座岛,并且在之后背叛了最信任你的好友……” ;mLbJT   
波德就是这样的人。 }>:x  
“据说你不是为了利益而背叛,因此我想你只是想知道背叛别人的意义罢了。你认为遭受背叛所失去的东西,可以经由背叛他人而取回吗?” I^{PnrB  
“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ml|cb  
波德露出了自嘲的笑。 R?Q@)POW  
“我或许只是单纯会从背叛这种行为里得到快感吧。” eD, 7gC-  
知道被背叛时对方的表情。愤怒、憎恨跟悲伤等激烈的感情凝结为一。 56o?=|  
“就我来看,这大概是想信赖别人一种心态的反动吧。” g2hxWf"  
威尔漠不关心地如此说道。 x]k^JPX  
然而这句话却让波德的表情有所变化,感觉就像是有些狼狈。 cmu5KeH  
“你说我其实很想要相信别人?” UG+wRX :dA  
“要知道信任这种行为的真正意义,必须要先遭受到别人狠狠的背叛。而要知道背叛这种行为的真正意义,也只能先完全信任别人。” vbQo8GFp}  
“还真是魔法师最喜欢的讲话方式。” AdB5D_ Ir  
“正是如此,不过里头也隐藏着真实。” QH4n b h4  
威尔说着露出了微笑。 EPr{1Z  
“没有信任就不会招致背叛。我就是因为从来不信任别人,因此也从来没有被背叛过。我可以告诉你现在是你背叛的最好时机。不过你能做的并不是背叛我,而是背叛整个新生玛莫帝国。” }_M .-Xm  
威尔说完便注视着波德的脸。 q01zN:|-1  
“你是要考验我?还是正在对我挑衅?” ~]A';xH&  
波德放低声音如此说道。 ;'pEzz?k"  
这是他一如往常的语气,完全不会使人感到任何杀气。 P7 E}^y`e  
然而对这个天生的暗杀者而言,杀人并不需要发出任何的杀气。 |zvxKIW;wd  
他可以用就像打死眼前飞虫般的感觉实行杀人的计划。 .dp~%!"Sn,  
“我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罢了。因为我现在不得不命令你前往暗杀克拉特,而且我也知道这将是多么危险的工作。” ,I@4)RSAH|  
以波德为首的新生玛莫帝国密探现在的遭遇,其实威尔也非常清楚。 5<a)SP 0  
在这十几天当中有五个密探遭到杀害,更有一倍以上的人被逮捕。 H U$:x"AW  
这是跟玛莫公国密探暗斗后败北的结果。 pp#Kb 2*  
眼前的密探长告诉威尔,莱丁盗贼公会的成员已经来到了这座岛。 Z[AJat@H  
黑暗之街原本被贝鲁德皇帝所消灭的盗贼公会,虽然是一个相当残忍的组织,然而其实力却并非深不可测。 *D,+v!wG9  
讽刺的是,要让盗贼公会的组织变得强,就必须要有繁荣和平的国度。因此以亚兰跟莱丁为根据地的盗贼公会,是罗德斯岛上实力最大的盗贼公会,所属的盗贼能力也相当优秀。 Z5-"a? {Y  
而来到这座岛的,是莱丁盗贼公会的首领以及他的几名心腹。 v<tH 3I+   
虽然是正统派的盗贼公会,但现任首领是在以血洗血的内部斗争中,获得胜利并取得现今地位的人物,会擅长暗斗也是理所当然的。 ` U!eh1*b  
波德手底下玛莫出身的密探,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K}u`v T  
“灭口其实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不觉得那个魔法师会禁得起拷问,他所知道的情报应该已经全部被公国问出来了。”  mbd  
“我想也是……” k%:]PQjYT  
威尔点头同意波德所说的。 z=>]E 1'RL  
“而这就是我还在这里的理由。原本玛莫公国的骑士或是密探,应该早就已经来这里抓我了才对。” !&E>8h  
然而玛莫公国却没有行动。而这便代表着…… PM= I  
“玛莫公国正在暗中监视我。” y @Y@"y  
威尔如此肯定地说道。 1.yw\ZC\  
“你为了确认这个所以才留在公都?” ]ueq&|  
波德讶异地询问。 >0@X^o  
“很奇怪吗?我虽然是个魔法师,不过也负责管理你们这些密探,因此搜集玛莫公国情报的责任,到最后依旧是在我身上。何况我也拥有足以自保的能力。” .b  N0!  
“说得也是……” Yq`r>g  
波德点了点头。 XuR!9x^5  
如果魔法师真有这个意思的话,将会成为比盗贼还要恐怖的暗杀者。事实上,黑之导师就曾经亲自证明过。 X_Y$-I$qd  
“监视身为首席宫廷魔法师的我,这无疑是冲着你来的。你就是让他们如此恐惧啊。” @%ChPjN  
“或许应该说是憎恨吧。因为我是暗杀魔兽使艾莲娜的犯人啊。” R\0]\JEc  
波德说完很难得的笑出了声。 5>}L3r>a;  
“公国的密探肯定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就等你去暗杀克拉特了……” S:rW}rJ  
威尔如此说着,并看向再度面无表情的波德。 /o8`I m   
“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必须解决克拉特。这是为了避免新生玛莫帝国出现背叛者,并且告诉他们我们并没有完全败北。” nF A7@hsm  
“所以等于是命令我去死吗?” i1  SP  
“至少这种觉悟是必要的。” s'~_pP  
威尔点头回答了波德的询问。 1K^/@^  
“嘴里说现在是我背叛的最好时机,却还命令我去走不归路。我还真猜不透你的想法呢。” j]Rl1~+M  
“就因为这是要赌命的工作,所以我想把所有事情告诉你。不过也仅止于此而已,就像我刚刚所说,这不是因为我信任你,只是因为如果负责这个工作的人没有赌命的觉悟,就算派他去也是毫无意义的。” a5Xr"-  
“如果我当场背叛的话你要怎么办?或许我早就已经跟玛莫公国私下串通了……” :8Q6=K87  
“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并没有其他的备案,到时就只能有所觉悟了。” )_xM)mH  
“是乖乖被抓的觉悟,还是被我杀掉的觉悟?” z<^HohT  
波德说着向前踏出了一步。 86IAAO`#  
然而威尔却毫无所动。 /=m=i%& #  
“你是要考验我?还是正在对我挑衅?” u@|GQXC  
他以波德刚刚所说的话如此反问。 F P mLost  
“正如所见是在考验你,考验你是否有这个觉悟。” AU-/-h=Mr  
“那你已经理解了吗?” !i)?j@D  
“很够了……” ^>9M2O['!s  
波德如此回答并回到原来的位置。 'ky'GzX,  
“如果我再向前一步,到时候死的将会是谁呢?” H~||]_ q|  
“这个嘛……” $qIMYX  
威尔似乎有此面有难色。 i/)Uj-*G)  
“世界上似乎有两种人。一种是关心自己身份的人,另一种则是关心自己做了什么的人……其中我就是前者,而你则肯定是后者。” s|EP/=9i  
威尔并没有回答波德的这番话。 !30Dice  
因为这提不起他的兴趣,而且波德这番话应该是正确的。 s\>$ K%!H?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道命令。即使这次你完成任务并活下来也是一样。情报战这方面是我们输了,新生玛莫帝国的密探组织就从今天起解散。” B[cZEFo\  
“我会对还活着的部下们这么说的。” 6PvV X *5T  
留下这句话之后,波德——亚拉尼亚的盗贼欧延便离开了威尔的房间。 fS!%qr  
※       ※       ※ BS+N   
在不久之后,玛莫公国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公玉的好友莉芙,以及麦理神殿的祭司古里巴斯,带着十几名士兵走进了这个房间。 \'E%ue_<9  
然而在这个时候,新生玛莫帝国的首席宫廷魔法师早已经消失无踪。 5&+ qX 2b  
而在当天晚上的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被俘虏的新主玛莫帝国魔法师被某人所暗杀。 oqUtW3y  
暗杀的犯人虽然身负重伤,但仍然跳进“叹息之河”赛斯特消失了踪影。 Z$HYXm  
虽然不知其生死下落,但新生玛莫帝国的密深,从这一天起就再也没有任何行动——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7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1

第四章 幼龙解放 Qmzj1e$6x  
M/ R#f9W  
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的谒见大厅,坐在王位上的公王史派克,今天很难得的心情非常好。 tY%c-m  
“黑翼邪龙走了,新生玛莫帝国的密探组织也已经瓦解……” bWUo(B#*I  
史派克神清气爽地说道。 Z"% =  
他身旁只有盖拉克、亚德·诺瓦跟莉芙三人。前来祝贺战胜而大排长龙的谒见者已经全部回去,值班的亲卫骑士跟职员,也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YX!%R]c%  
“比较可惜的就是逮捕到的魔法师在城内被暗杀,以及下手的犯人逃走这两件事了。” *sZ Ows<  
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悔恨地说道。 [ ecYpE<  
“这的确相当可惜,不过并不用特别去在意。反正那个新生玛莫帝国的魔法师也一定会被判处死刑,暗杀者也在逃亡的时候受了致命伤,大概也已经活不久了吧。另外我们占领了新生玛莫帝国藏身的村落,让我们吃尽苦头的首席宫廷魔法师也身份大白。不过他竟然是这里最大酒店的主人,这还真是让我相当惊讶。” 2+ >.Z.pX  
在公国骑士团攻进莫鲁多村的时候,皇帝跟其亲信早就已经离开了。 m:II<tv  
大概是逃到黑暗森林附近的堡垒吧。根据报告藏身于各处的暗黑骑士也已经在那里集结。堡垒后方的黑暗森林是妖魔所统治的魔境,而且妖魔军团也习得了特殊的战术。 YDC[s ^d5  
看来他们似乎是想学习亚拉尼亚游击兵的战术。由于玛莫帝国跟亚拉尼亚的先王拉斯塔,在之前的大战中曾经结为同盟,因此在拉斯塔败亡的时候,会有游击兵逃到这里也不为过。 {C|#<}1  
然而只是躲在边境的话,对公国并不会造成多大的威胁,玛莫公国骑士团长伍丁,也已经在着手进行进攻的准备了。 FyQ   
“剩下的问题就是古代邪龙的灵魂跟龙热的蔓延。还有坐镇在法拉利斯大神殿的那个黑暗祭司了……” p,$1%/m  
史派克就像是要自我确认般地说出声来。 =n i&*&  
“如果艾莲娜能跟那个龙人族一起帮我们解决问题就好了。因为瘟疫龙的灵魂不是黑翼邪龙召唤的吗?如今黑翼邪龙已经离开,龙爪权杖也在我们的手上。虽然黑暗祭司的确是强敌,不过光他一个人也做不了什么的。” l3b$b%0'  
莉芙以笑容回应着史派克这番话。 2 ,E&}a|;b  
今天史派克的心情很好,她也能安心地站在旁边。毕竟这阵子经历过这么多的事件,她也不方便在这种时候多开玩笑。 :7@"E W  
从她的眼中看来,玛莫公国的人们真的是团结起来努力着。 @C~TD)K  
“真是这样的话就好了……” k "'q   
史派克也点了点头。 r-H~MisL  
在他的思考范围中,黑翼邪龙那斯应该是最强的敌人。既然连邪龙都已经不在,那么事态肯定是渐入佳境才对。 (ZT*EFhb(  
“不过我们不能大意。因为在这座暗黑之岛,事态永远是往最坏的方向发展的。” vn6/H8  
史派克像是要警惕自己般特意强调。 &CCB;Oi%  
“请您不要这样吓我好吗……” r/Qq-1E  
亚德·诺瓦表现出一如往常的胆怯并缩起身子。 4YXtl +G  
“无论如何,只有这一次应该是没问题的。” n|yl3v  
盖拉克则是一点都没有担心的样子。 \aU^c24>  
“总之就等前往法拉利斯大神殿的艾莲娜导师回来,也希望她能带给我们好消息……” $/Zsy6q:  
虽然说话比较谨慎,不过史派克也不认为事态会恶化下去。 B`T|M$Ug  
然而史派克也将会完全体认到,他依旧是太小看了这座暗黑之岛。因为从法拉利斯大神殿回来的艾莲娜,带给他一个超乎预料的消息。 gE`G3kgn{  
而且那并不是好消息,而是告知他最坏的事态结果…… --Dw8FR9  
※       ※       ※ <@A/`3_O)  
史派克走下王城中庭的长长阶梯,来到大地母神玛法地下神殿中某位侍祭的房间。 |hiYV  
“史派克会主动过来真是稀奇呢。” p%]* I?  
准备着香草茶的妮思开心地说道。 *<Fz1~%*  
然而史派克的表情却相当黯淡。 eW1$;.^  
“上面似乎相当混乱呢,你怒骂的声音都传到这里来了。” xX{uDMYa;  
“竟然传到这里?” LCyci1\@  
史派克瞪大眼睛惊讶地说着,不过看到妮思调皮的表情,马上就知道这只是个恶作剧。 b+OLmd  
不过对于直觉敏锐的妮思而言,光是看到史派克的样子,就知道了他前来这里的原因。 wkdd&Nw;  
“之后我还把莉芙赶出房间……” mkk74NY  
史派克不高兴地坦承说道。 p27A#Uu2}  
保持微笑的妮思,跟位于小圆桌旁边的史派克并肩而坐,并轻轻握住了他紧握在膝上的手。 h$f/NSct2  
“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R,5T}J.  
之后妮思如此轻声询问。 #h6(DuViKw  
史派克点点头并开始说明。 bsuUl*l)  
在即将天黑的时候,莱娜跟魔兽使艾莲娜一同来到了王城。 (|' w$  
到那时心情都很好的史派克,听到艾莲娜所说法拉利斯大神殿的状况之后,一瞬间变得相当的暴躁。 `y P-,lA$  
“……古代邪龙的灵魂并没有被解放。而且它还正藉助法拉利斯教团的力量想要取回肉体。” { )'D<:T  
“那只瘟疫龙?” Eh!%Ne O  
妮思听到史派克这番话不禁咽了口气。 SjtGU47$!  
“那是在诸神之战就存在的古龙。它才称得上是真正的黑翼邪龙。” yx{Ac|<mR  
而且在大神殿的废墟,已经开始集结着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跟信徒。他们打算在仪式完成之前死守那座废墟。 >,@Fz)\:{'  
“原来是这样的……” :54|Z5h|  
妮思的脸色也有些苍白。 7/PHg)&  
“为什么我当初会没有发觉呢。那斯是以暗黑魔法召唤古代之邪龙,因此对于擅长暗黑魔法的黑暗祭司而言,要继承这个仪式一点都不困难。” #xW%RF  
“这对他们来说,就像是那斯留给他们的礼物吧。” 6|T{BOW!d  
史派克丢下了这一句话。 P^rSpS9  
“古代的邪龙已经依凭了幼龙的梦。而且龙的梦似乎拥有神秘的力量,一种能让梦变成现实的魔力。” 2Mu-c:1  
“我有听过类似的传说。龙的梦境中所诞生之屠龙英雄的故事……” ;cp-jY_U  
“我现在终于能够体会,龙族究竟是多么神秘且超乎常理的存在了,几乎让我想要跟龙人族一样信奉它们。不过既然是敌人那也只能打倒,即使必须付出多大的代价……” "sT`Dhr  
史派克握紧拳头如此说道。 {D."A$AAa  
“如果古代邪龙完全复活的话,我们将完全没有胜机,所以我打算马上采取行动。不过法拉利斯大神殿里有那个奥费司,即使用剑砍也砍不死的黑暗祭司……” A'[A!NL%  
如今史派克还没能得知他刀枪不入的理由。 `c:'il?  
“史派克只是在烦恼这个吗?” /rv XCA)j  
妮思如此说着,并稍微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L'aMXN O  
“会烦恼也是当然的吧,因为必须要跟刀枪不入的人对打啊。” ;Jx ^  
察觉到妮思的表情,史派克的语气不禁有点差。 HS(<wI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关于那个黑暗祭司之所以刀枪不入,我其实有想到某种可能……” RK rBHqh@  
“你有想到?” Z #V[N9L  
史派克就这么抓住了妮思的肩膀。 Bj@&c>  
“因为对方是黑暗祭司,所以一定是使用法拉利斯的奇迹之力……” < "~k8:=4  
“那会是什么奇迹?” >$R-:>~zN  
“史派克应该也有印象喔。因为我们曾经在渥特先生的塔底——最深邃之迷宫体验过魔神战争啊。” QtN0|q{af  
“大贤者渥特之塔?其实我还真不愿意去回想呢……” "K\Rq+si  
那是在史派克等人拜访罗德斯本岛诸王国时的事情。为了得到魔神战争时的六英雄之一,被众人赞颂为大贤者的魔法师渥特之建言,他们前往拜访渥特所居住的深山之塔。 KpwUp5K  
光是要抵达那里就相当的辛苦,而在提出希望能获得建言的时候,渥特提出了个考验,那就是进入以魔神战争最终决战为舞台的“最深邃之迷宫”,并且只能由史派克跟妮思两人前往。 ][?GJ"O+U  
就这样史派克跟妮思经由幻觉之咒文,目睹了魔神战争最为壮列的最终章。而且史派克从迷宫回来之后,大贤者便说这些体验就是他的建言,并以此为由将他们赶了回去。 E>4 \9  
“真的是多花了很多时间在那里呢。” X='4 N<  
回想起那时的屈辱,史派克不禁板起脸。 !. 0W?6yo  
“那时候的事情跟现在有关吗?” }:jXl!:V  
“魔神也是暗黑神的眷属之一啊。” 0hNc#x6  
妮思握着史派克抓住自己肩膀的手,然后用双手包起来放在自己的胸前。 7,+:Q Y@  
“在魔神之中,也有几乎是不死之身的魔神对吧?” 97Q!Rot  
“魔神每种都像是不死之身吧……” /1OhW>W3eH  
即使史派克嘴里这么说,但也正回想着在最深奥迷宫中的体验,并且搜寻妮思所说的那个部份。 ~?L. n:wu  
“这么说来,好像有个魔神将连被剑砍掉头都没死,甚至还跑去把自己的头拿回来……” f3596a  
“不觉得这就是不死之身吗?” p1|@F^Q  
妮思像是要鼓励他般说道。 DAvAozM  
“说得也是。不过那是因为施了一种叫做‘禁咒’的诅咒吧?即使是被剑砍也绝对不会死,然而如果是使用剑以外的武器,就可以轻易将其打倒……” %*s[s0$ c  
史派克说到这里才恍然大悟,并且完全理解了妮思话中的含意。 Z>X -ueV  
“说不定那个黑暗祭司,也是对自己使用了禁咒!” ?EpY4k8,  
“而且我认为是强力的禁咒。因为那个黑暗祭司没有使用武器对吧,虽然他不用武器就已经相当强就是。” Pd@?(WQ  
“不是不使用,而是无法使用是吗?禁止自己使用武器,相对的补偿就是被任何武器攻击都毫无损伤。因此唯一对他有效的武器就是……”  35,SPR  
“就是肉体攻击。换句话说,他无法让拳打脚踢这类的攻击无效,或许还反而容易成为致命伤。因为禁咒并不是祝福而是种诅咒……” VTV-$D u[}  
妮思露出微笑点了点头。 )P,jpE8  
“不过要小心。那个黑暗祭司一定是在知道详情的状况下才接受禁咒的。这是因为他有只要以肉体对决,自己绝不会输的自信。” N:d" {k  
“这也对……” Z&21gN  
史派克也能理解这一点。 dwmj *+  
“要空手对打的话,盖拉克比我强很多。比力气的话,说不定我还输给古里巴斯祭司呢。” Gb MSO  
史派克有些懊悔地看着自己的上臂。 "4 ovMan  
虽然有常常锻炼,不过不知道是因为太年轻还是体质的关系,并没能练出一身的肌肉。他的胳臂大概不到盖拉克的一半粗,腕力当然也是在他之下。如果有使用武器,就可以用技巧跟速度来拉近差距,不过要是空手打斗的话根本无从弥补。 M/#<=XhA  
“史派克还忘了一个人喔。如果是空手对打的话,大概是玛莫公国最强的战士……” eR;cl$  
妮思出了这道谜题,然后凝视着史派克等待他的答案。 m"xw5aa>  
“最强的战士?不知道耶、到底是谁呢……” ft $/-;  
史派克在脑海中回忆着每个公国骑士的脸,然后将他们跟盖拉克相比,不过并没有想到可以超过他的人。 cQN}z Ke  
史派克承认自己想不出来,就这样对着妮思摇了摇头。 ya|7hz{  
“是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他肯定是玛莫公国最有力气的人呢。” y&SueU=  
妮思的答案再度让史派克恍然大悟。 y=q\1~]Z  
他的体格在玛莫公国中的确是数”数二,而且也绝对不是虚有其表。  G#K=n  
不过由于亚德的性格,因此根本就不会想到他。 wLNO\JP'  
“亚德他会愿意战斗吗?” {HQ?  
史派克其实半信半疑。 X_"TG;*$  
他的性格跟体格完全不同,胆小到几乎可以说是懦弱。 jYuH zf  
“嗯,现在的他一定可以的。” ^TnBtIU-B  
听到妮思的这番话,史派克也已经不再迷惘。 &s\w: 9In  
请盖拉克与亚德·诺瓦跟黑暗祭司交战,并且由古里巴斯祭司在后方支援他们。 3C2L _ K3  
如果他们被打倒的话,史派克当然也会自行加入战局。 `&j5/[>v  
“谢谢你,妮思……” $I+QyKO9k  
虽说并不是十成的胜算,但在找到应对手段之后,史派克的心情出乎意料的轻松。其实他也觉得自己这样的个性相当单纯,不过这种天生的个性也是改不掉的。 >8HcCG  
之后史派克就像是想起两人初次独处时的情景似的,就这么将妮思抱到怀里。 k6. }.  
妮思并没有抵抗,也将脸颊贴在史派克厚实的胸膛上。藉由心脏有力的鼓动,妮思感觉像是接触到了他的生命。  I=|b3-  
(史派克的肉体、史派克的灵魂……) IIs'm!"Y>  
妮思在心中如此说道。 (wnkdI{  
(我的肉体、我的灵魂……) Mb uD8B  
并且试着继续地说道。 pjWqI 6,  
肉体并不只是个容器,灵魂也绝对不是无形的。肉体跟灵魂一同毁灭,这才是自然的真理。 !A,]  
(我已经不是转生者了。) JZ]4?_l  
我再不是亡者女王娜妮尔,而是以小妮思的身份,为这永远的时间跟无限的轮回划上句点。 O| ) [j@7  
“史派克……” ab: yH ')  
妮思主动抬起头来,跟年轻的玛莫公王相吻。” 5ZSV)$t  
“记得跟莉芙道歉喔。” I!|_C~I`2  
“我知道。” n0:'h}^  
史派克露出苦笑如此回答。 M6[&od  
“我其实也觉得很对不起她,至今都一直是找她出气的说。” -uHD| }  
(不对,这你就不懂了……) pPuE-EDk  
听到史派克这样的答案,妮思不禁心想,其实希望你对莉芙道歉的不是这件事情。 mw-0n  
然而妮思并没有说出口。 ?<STt 9  
她害怕自己过于在意,其中的理由其实自己也知道。而且她更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相当的卑鄙。  pQKR  
然而今晚她还是希望可以一直这个样子。因为只要像这样在一起,她就可以忘记一切的往事。 aqSHo2]DX9  
(莉芙,对不起了……) & gnE"  
所以妮思在自己的心中,对这位半妖精族的少女道歉。 /GD4GWv :  
6sJN@dFA  
在艾莲娜进行报告的三天后,玛莫公王史派克便率领部队,亲自前往暗黑神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 w]J9Kv1)-  
率领的部队包括亲卫骑士队两百名,再加上士兵五百名。此外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与魔兽使艾莲娜两位魔法师、古里巴斯、亚莉希雅、妮思三位神官,以及精灵使莉芙也一起同行。 L}T:Y) .  
还留在这里的龙人族贵族种亚布洛斯也允诺帮忙。依据艾莲娜所说,他不只是位技巧纯熟的战士,同时也是能使用龙族魔法的优秀魔法使,对于史派克而言,可说是强大的助力。 * 7u~`  
集结于大神殿废墟的法拉利斯神官战士团似乎有三百多人,加上其中还有能使用暗黑魔法的祭司级神官,其战力绝对是不容忽视。 Soy!)c]  
此外神殿中有刀枪不入的黑暗祭司奥费司坐镇,加上势必跟逐渐复活的古代邪龙一战,因此这次的战斗肯定会相当的激烈。 SSEK9UX  
然而为了公国的存亡,这是场绝对不能输的战争。 UE3(L ^  
部队从公都出发,三天之后就抵达了贝利尔村。 z-$bce9*  
由于龙热的骚动,加上附近的法拉利斯大神殿正有神官战士叛乱,因此村民迎接史派克时的反应有些冷漠。不过他们并不是想要反抗,还是让出了旅馆跟民家让史派克等人借住,也提供了应有的招待。 :L*"OT7(6  
而在第二天,史派克便开始进攻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 2oyTS*2u_&  
打前锋的是艾莲娜所召唤的鹫头狮,以及亚布洛斯所呼唤来的飞蛇。翱翔于天际的两只魔兽,从上空袭击在废墟门口守卫的神官战士团,并造成敌方阵营的混乱。 bw\fKZ  
以此为攻击的信号,史派克亲自带头率领亲卫骑士跟士兵冲上山丘。 nk|j(D  
敌人见状马上放箭跟使用暗黑魔法。 l?2(c  
攻击目标理所当然集中于站在前头的公王史派克身上。然而史派克已经由艾莲娜施予“魔法障壁”之咒文,并不需要担心会被攻击魔法所伤,因此只需要专心以剑或盾来防御弓箭就可以了。 e=ZwhRP  
即使如此他还是中了一箭,弓箭就这么射进他的左肩。然而史派克只是皱了一下眉头,之后便继续深入敌阵。 $N4 %I4  
“我是玛莫公王史派克,想活命就马上丢掉武器投降!” qKNX^n;  
史派克用尽力气大声喊道。 c@;$6WSG^  
“我们不会服从任何命令!” ?@8[1$1a  
“死才是究极的自由!” ` ]%\Y>(a}  
然而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们,以暗黑神的教义回应史派克的劝降,并且为了讨伐玛莫公王而杀了过来。 [- C -+jC  
“保护陛下!” acr@erk  
亲卫骑士们见状打算以人墙保护史派克。 hp=TWt~  
“不用!我们的人数比较多,以两人一组直接对付敌人!” >fHg1d2-  
史派克对集结过来的亲卫骑士,以近乎怒骂的语气如此下令。 AE0d0Y~9  
并且光是交剑两次,便将冲到面前的敌方战士打倒。平常就跟公王练习剑技的亲卫骑士们也知道,如今史派克已经是玛莫公国最强的战士之一了。 ]4~- z3=y  
因此他们听从公王的命令,朝着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们开始突击。 X{KWBk.1  
“持续下去。在敌人重整阵势之前便一口气将他们打倒吧!” /xf4*zr  
史派克高举自己的剑对全军发出如此的号令。 4bXAA9"  
由于魔兽的偷袭跟公国骑士团怒涛般的攻势,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放弃了废墟入口,就这么退到废墟里头。 8&snLOU -Q  
公国骑士团毫不留情的继续攻进废墟,然而此时骸骨跟僵尸等不死生物,就这么从两边包夹过来。 v\7k  
“埋伏是吗……” D~_|`D5WK  
史派克虽然露出苦笑,不过他并不是没有预料到。何况下级的不死生物并不值得畏惧。 \bAsn89O  
“士兵在两边排出人墙!骑士直接追击神官战士!” 0=Jf93D5  
史派克推测神官战士团的战法,应该是会趁不死生物偷袭时的混乱再度迎击,因此亲自带头突破了不死生物的包围。 4 4%jz-m  
正如史派克所料,神官战士团又重新折返,公国骑士团在突破从两边进逼的不死生物后便与他们展开正面冲突。 +LddW0h+=8  
双方各排成一列,不断进行着一对一的战斗。 VesW7m*z  
史派克也在战斗的行列之中。 :()(P9?  
身为公王的他虽然与两名神官战士交战,但他以盾牌防御其中一人的攻击,并且跟另外一个人交剑作战。 SR>Sq2cW0  
对方就像是不知恐惧般地疯狂进攻,然而身为战士的技量却相当普通。 Q]X0 O10  
史派克谨慎地作战,先用剑砍倒其中一人,再用盾牌把另一个人推倒在地上,以铁靴往他的腹部踩了下去。 bm1+|gssn  
史派克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眼前便又出现了新的对手。终究会感到疲劳的史派克,依然是强打起精神继续作战。 il^SGH  
就这样史派克又打倒了两名神官战士。  v|+}>g  
在他战斗的时候,敌方的战斗行列就已经崩溃,这次就真的是溃败而逃了。而此时士兵们也已经歼灭了所有的不死生物。 tm\ <w H  
“不准再追了!” dIv/.x/V  
史派克大声喊着,要骑士跟士兵们先行集合。 $t5 0<1  
已经溃逃的法拉利斯神官战士,即使放着不管也不会再造成威胁,他们要从废墟中逃出去也无所谓。 #u+BjuZo  
强敌是那个刀枪不入的黑暗祭司奥费司。奥费司并未在混战中现身,或许跟之前一样坐镇在礼拜堂,也可能正参加古代邪龙的复活仪式。 $ hB;r  
“请盖拉克他们过来。” ^EU& 6M2  
史派克如此命令着亲卫骑士。 ]7kq@o/7  
身为亲卫骑士队长的盖拉克,原本应该是要带头作战的,不过只有今天他没有加入这场混战。为了避免受伤跟疲劳,他跟魔法使一同留在后方。 D[{p~x^  
不过从现在起就是他们要登场了。 Avw"[~Xd  
盖拉克跟亚德·诺瓦两人,将要跟奥费司进行肉博战。 +T[3wL~  
“战死者送到山丘下面,受伤的马上包扎,而且不分敌我。” W.p->,N  
史派克接连下达命令,并且注意是否有付诸实行。 2a*1q#MpAt  
在他这么做的时候,盖拉克跟其他的魔法使都来到他的身边。 Jl3l\I'  
“我帮您处理伤势……” 9,5v%HZ  
妮思有些脸色苍白地对史派克说道。 Y5LESZWo  
那枝箭还插在史派克的左肩。由于露出的部份在战斗时便断了,并不会影响到攻击的动作,所以史派克也就一直没有理会。然而在战斗告一段落,情绪也慢慢镇静下来之后,痛楚也变得越来越强烈了。 q p|T,D%  
“麻烦你了。” H^"BK-`hs  
史派克蹲在地上对妮思伸出手臂。 Cq1t[a  
妮思握住箭一口气拔出来,并且卸下史派克身上的坚固铠甲。 Kbx(^f12  
在看到伤口之后,妮思咏唱了两次神圣魔法。 dv4)fG]W;_  
“他们果然有用毒呢。” g2C-)*'{yh  
史派克露出苦笑对妮思说道。 l>"gO9j  
“总觉得身体有些不听使唤。” x=1G|<z%  
“这是会致死的剧毒,放着不管的话会没命的。” ^w2n  
妮思以只有史派克听得见的音量轻声说道。 'DsfKR^ s  
“那他们应该用马上发作的剧毒才对。” /(n)I  
史派克不以为意地如此说道。如果害怕中毒或生病,根本就无法担任玛莫的公王。 3~I<f ^K4  
“您这么勇敢固然是件好事,不过千万不要太逞强了。” \, n'D  
妮思在史派克的耳际如此说完,便离开他的身边照顾其他的伤患。 G+[>or}  
盖拉克跟亚德·诺瓦就像是换手般走了过来。 KtEM H  
“我听部下说了,这次你相当活跃呢!” ScGmft3A  
盖拉克说完便咧嘴笑着。 Vu`dEv L?  
“只是连你的份都一起努力罢了。光是看别人战斗的话我也会忍不住啊!” b{s E#m%r  
由于自己是公王,因此史派克常常会面临这种状况,这也常使他觉得焦躁跟懊恼。 3Un/-4uL  
“这番话还真是别有含意啊。” +Q-~~v7,  
听到史派克这番话,盖拉克不禁露出懊悔的表情。 .U5+PQN  
“不过下一场战斗就交给我吧!” -<z'f){gb  
“我知道,我会张大眼睛看仔细的。万一你们被打倒的话我也会跟他打。” }T,E$vsx  
史派克如此说完,便看向一旁脸上失去血色的魁梧魔法师。 R<UjhCvx.  
“行吗?” w5|@vB/pj  
史派克就像是要确认般地对亚德提出询问。 G#@<bg3  
“我不知道行不行,不过我会上的……” dJ24J+9}]j  
虽然声音在颤抖,但他的表情没有任何迷惑。 ui 2RTAb  
“很抱歉,竟然请身为宫廷魔法师的你做这种事。” 1~7y]d?%  
“如果是只有我做得到的事情,那我就一定会做,就算是我无法做的事情,我也会尽可能的帮忙,所以之后请您尽管下令吧!” 8#Z$}?W  
“这你就不用担心啰。本来他要当弗雷姆本国的骑士团长都绰绰有余呢。因为他是风之部族有力家族的后继者,而且还有这样的体格,跟足以成为魔法师的智力啊。” =Fj : #s  
“请不要再说这些了。在成为魔法师的时候,我就把继承权让给我弟了。” 7gQt k  
亚德·诺瓦露出困惑的表情,对亲卫骑士队长如此抗议。 R:ar85F  
“这些我知道。你常被说是胆小而且动作迟钝,要不然就是被说不适合当个战士。不过因为我知道你在战场上的表现,所以我并不这么认为……” ;=^WIC+Nr  
史派克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 ;F0A\5I  
“关于这个是有原因的。” IB;y8e,  
盖拉克忽然严肃了起来。 @ics  
“那、那些事情也不要再说了。” R,^FJ  
亚德·诺瓦连忙要阻止盖拉克。 aPb!-o{  
“还是让公王陛下知道比较好。” 1gm{.*G  
盖拉克果断地回答之后便继续说道。 pEaH^(I*  
那是亚德·诺瓦小时候的事情。 r}5GJ|p0  
“他从小体格就很好,不只力气很大也很善良……” K 6G n  
然而在某一天跟风之部族的小孩玩的时候,亚德跟比他大两岁的小孩打架,就这样把他举起来摔到地面。 d*AV(g#B  
“而那个小孩因为姿势不对,就这么摔断脖子死了。” ~ ZDdzp>  
之后亚德·诺瓦就不只是温柔而是懦弱,加上言行都变得过度慎重,因此才给人迟钝的感觉。 "1nd~ BBOw  
他的父亲似乎是看不下去,很快就断定他不配当个战士,而且弗雷姆国王卡修当时需要一名魔法师,就让他接受了魔法的修行。 ~,guw7F  
“原来曾经有这样的事情啊……” D0]9 -h  
史派克像是很感动般地点点头。 V('b|gsEo  
这只能说是个不幸的事故。即使是普通的剑技锻炼,每年也总是有一两个人丧命。 \C6m.%%={R  
“老实说我不愿意伤害任何人。即使对方是敌人还是坏人。不过找也知道这只是借口,我不能因此就逃避下去……” Fca?'^X  
亚德·诺瓦虽然挣扎但果断地如此说道。 \G" /Myi  
看到他这样的表情及态度,史派克知道他已经不再迷惘了。 @]7\.>)  
会害怕也没有关系。然而如果在战斗中仍有迷惘,终将会被人有机可乘。 XDWERv Ij  
妮思曾说过如今的亚德没有问题,看来这番话是正确的。 Jzj~uz  
“好啦,我想黑暗祭司奥费司也等很久了,就去跟他打个招呼吧。” !6%mt}h  
“久等的应该是我们吧。” \r 2qH0B  
“我会尽力的。” ;wF|.^_2  
听到史派克的这番话,盖拉克跟亚德·诺瓦分别如此回应。 +Oscy-;  
之后三人就带领着魔法使们跟几个力气大的亲卫骑士,朝礼拜堂的方向走了进去—— i_@RWka<  
%xruPWT:k  
暗黑祭司奥费司闭着眼睛,坐在安置了暗黑神法拉利斯神像的祭坛前面。 uj@<_|7  
“外头变安静了……” WWL Vy(  
他如此轻声说着,并赫然将眼睛睁开。 n\YxRs7 hF  
玛莫公国的动作比奥费司预测的还要早。或许是掌握到了有关神殿正在进行的仪式情报。 Ed-gYL^<  
“让高位祭司们专心进行仪式,或许是我的失策吧。” .R'i=D`Pz  
不然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败退下来。 SMFW]I2T/  
但是既然到了这种地步,奥费司打算独自挡下全军。 NZ uFxJ-`  
只要让古代的黑龙复活,这座岛就会成为暗黑神的圣地,成为完全没有秩序存在,保障能拥有完全之自由的理想乐园。 ~}AP@t*  
“我不会让你们碍事的!” :I('xVNPz  
奥费司打起精神,凝视着光线射人的礼拜堂入口。 h"ylpv+  
那儿出现了数名男女的身影。 ^4[[+r  
带头的是两名壮汉,其后则是玛莫公国的公王史派克跟几名神官。 Uz|]}t5V  
“原班人马又光临这里了……” cZ>W8{G  
奥费司露出了毫不畏惧的笑容。  aC: l;  
“虽然是原班人马,不过结果可不会跟之前一样啊!” AF$o >f  
玛莫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如此回答。 ;%<4U^2  
然而站在他旁边的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却无法抑制住身体的颤抖。 DcA'{21  
“怎么啦,看你抖得这么厉害?害怕的话逃走也无所谓,你没有必要听从公王的命令。” ^mpB\D)q  
奥费司露出了嘲笑的表情。 u2]g1XjeG  
“我的确接到了命令。不过决定听命行事则是我自己的意志。” % eRwH >  
即使在气势上输人,亚德·诺瓦依旧如此回答。 ]gksyxn3  
“没有必要跟那种人争辩!” j*4S]!  
至高神法理斯的神官战士亚莉希雅愤怒地叫道。 ssITe., ny  
“那个人的本质不是自由而是邪恶。他只是为了肯定自己的邪恶而否定秩序。如果真的尊重自由,就不应该做出侵害他人自由的事情。秩序是为了保障千万人的自由,而必须做出的最小束缚。他所谓的完全自由,就只是剥夺彼此自由,毫无法则的浑沌世界罢了!” I;-5]/,  
亚莉希雅差点就这么冲向黑暗祭司,她身边的古里巴斯祭司连忙拉住她的腰带,阻止了她。 3gy;$}Lq T  
“盲目信仰唯一绝对的秩序,这正是法理斯的傲慢之处。每个生命跟每个意识,其总和的秩序有无限种。那么无限个的秩序,跟毫无秩序又有何差别?” 8$UZL  
奥费司也吼叫着反驳对方。 ~@b}=+n  
至高神法理斯的教团,完全否定了法拉利斯的信仰。甚至不承认其教团、教义跟信徒的存在。 KHz8 38C]  
因此在之前大战结束之后,法理斯教团随即派遣了二十人的神官战士团,来到法拉利斯这个邪恶的圣地,要在这个废墟建立法理斯神殿。 Z4ov  
然而神官战士团的成员们,却全部被眼前这名黑暗祭司所杀。对于亚莉希雅而言,他是杀害自己同伴的可恶仇人。 }#>d2 =T$  
而对于奥费司来说,就是法理斯教团以及以法理斯为国教的神圣王国伐利斯,将这座大神殿破坏成现在的这座废墟,这样的憎恨跟屈辱也是永难忘却的。 P=[x!}.I  
因此双方不可能互相理解。 */dh_P<Yj  
正如亚莉希雅所说,如今并没有争辩的必要。这是场无法避免的战斗。 ({ kGK0  
“盖拉克!亚德!” k`mrRs  
史派克对亲卫骑士队长跟宫廷魔法师送出信号。 <VR&= YJ  
并且在心中祈祷他们一定要赢。 PB<Sc>{U  
他们两人就等于是史派克的左右手,对于公国而言也是不可或缺的人物,绝对不能在这个地方失去他们。 ; 9&.QR(  
听到史派克的信号,战神麦理之祭司古里巴斯咏唱起“战之歌”,至高神法理斯的神官战士亚莉希雅也开始祈祷“祝福”之奇迹。他们都将武器放在自己的脚边,以便随时都能向前支援盖拉克等人。 OGi4m |  
史派克也将剑连剑鞘卸下来,拿给露出不安表情的妮思。 i -s?"Fk  
“好啦,我们上吧。” 9hLmrYNM1  
盖拉克让手指关节发出声音,拉近跟黑暗祭司之间的距离。他也已经将武器交给自己的部下,为了行动方便只穿着铠甲底下的棉制衬衣。 M(WOxZ8  
亚德·诺瓦则是把魔法师之杖交给艾莲娜,并且脱去长袍,只穿箸短裤及衬衫上阵。 <T.#A8c  
看到两人空手对他走过来,黑暗祭司奥费司的眼睛眯得如刀刃般细。 UH,4b`b  
“看来你们正确理解了暗黑神的守护跟制约。不过你们以为空手打架赢得了我吗?” -5,y 1_M  
“不试试看怎么会知道呢?” vua1i N1  
盖拉克毫不畏惧的说着并朝黑暗祭司打去。 f+aS2k(e>  
奥费司实在是相当轻易就接下这一拳,并且就这么扭过盖拉克的手臂。 vQTQS[R=z  
然而亚德·诺瓦此时发出像是惨叫般的声音,然后整个身体朝他撞了过去。 C`~4q<W'  
奥费司冷静地抬起膝盖,朝眼前这张像是石巨人般的脸踢了过去。 A"<)(M+kG  
响起了一种东西碎裂的声音。然而亚德并没有被挡下来,就这么将奥费司撞到了祭坛上面。 ) )69a  
“得、得救了!” %)hIpxOrX  
头上冒出冷汗的盖拉克,不断揉着被黑暗祭司扭住的手腕。虽然只有很短的时间,然而光是这样就感觉骨头会被折断或是筋会被切断一样。如果亚德晚一点过来帮忙,盖拉克的手早就已经不能用了。 %=mwOoMk0L  
脸部吃了一记膝击的亚德鼻子被撞歪而不断流血。然而他的视线没有模糊,也没有失去斗志。 ]^6y NtLK  
“刚刚那一撞就可以把他撞飞,证明他的确禁不起肉搏战的攻击。总之尽可能打中他,这么一来对方就会自己倒下了。” 07LL)v~  
“不过也得你们打得到啊!” >[%.h(h/%  
重整态势的奥费司,就像是要打断盖拉克所说的话一般如此大喊,并且主动往他们冲了过去。 yc%E$g  
他的双脚像是旋风般不断回旋,就这么往盖拉克跟亚德·诺瓦之间攻过去。两人无法躲开这猛烈的攻势,各自中了好几脚之后弹飞到两侧。 ?(NT!es  
此时法理斯的神官战士亚莉希雅,就这么放低身子冲了过去,试着要抓住黑暗祭司作为旋转轴的那只脚。 >upXt?  
然而奥费司宛如猛禽般的视线,早就完全捕捉了她的动作。他的右脚笔直高举,就这么瞄准着亚莉希雅的后脑踢去。 B-ri}PA  
“太逞强了!” =y-!k)t  
史派克慌张的叫着,并打算为了救她而加入战局。 ! N"L`RWD  
然而古里巴斯在那之前就有所动作,大概是早就察觉到亚莉希雅想加入战局吧。 X v7U<q  
“去天国找你的同伴吧!” $kD`$L@U  
奥费司如此吼着,并且将高举的脚用力蹬下。 Xx y Bg!R  
然而这一击打中了冲向前保护亚莉希雅的古里巴斯肩头。 K7[AiU_I  
“唔喔!” QC\g%MVG  
古里巴斯发出痛苦的呻吟,并且就这么倒在地上。激烈的痛楚甚至使他无法呼吸。 ej"o?1l@  
而在此时亚莉希雅则是达成了她的目的。她抓住奥费司作为旋转中心的左脚,就这么屈着身子缩了起来。 #EQx  
她的目标正是要封住奥费司的行动。 `3sy>GU?  
“要去冥界的应该是你!” L`HH);Ozw  
抓着奥费司左脚的亚莉希雅如此叫道。 I"F .%re  
“看你吃了我的拳头还有没有办法说话!” V$Xl^#tN  
随著有力的一吼,奥费司的拳头往亚莉希雅的腹部打去。 Ah"'hFY  
随着像是棍棒折断的沉重声响,法理斯神官战士口中并不是发出惨叫,而是吐出了大量的鲜血。 7i+!^Qj?y  
然而她并没有放开奥费司。 rKy-u  
(只要我还有意识,不,即使是死我也不会放开的!) }W__ffH   
无法出声的亚莉希雅在内心如此叫道。 L)R[)$2(g  
这个黑暗祭司,是将二十几名法理斯的神官战士全部杀害的恶魔。 9Ew:.&d  
(打倒这个人就是我的使命……) f- k|w%R@  
一边拼命要将远离的意识拉回来,亚莉希雅一边在内心如此祈祷。 ySixYt  
虽然挨了第二跟第三拳,她依然没有放开奥费司的脚。 t> x-1vf%  
此时—— #LN5&i;s  
“你的对手是我们!” Bg 7j5  
被像是圆木撞到而意识朦胧的盖拉克总算复活,再度挥舞着拳头打了过来。 AK@`'$  
奥费司对他的怒吼有了反应,放弃对亚莉希雅打第四拳的打算而站直身子。 LL= Z$U $  
并且就这样扭过上半身,只以左拳应付靠近过来的盖拉克。 B.}_] ,  
“给我倒下!” 96"yNqBf  
盖拉克吼叫着挥出拳头,奥费司则像是等了很久般地以手臂卸下他拳头的力道,并朝他的额头打了一拳。 "wnpiB}  
盖拉克着实的挨了这一拳,就这么俯卧在地板上动也不动。 7xv4E<r2  
然而在他失去意识的瞬间,来到奥费司身后的亚德·诺瓦,稳稳抓住了黑暗祭司的脖子。 L25kh}Q#7  
“什么时候!” T~i%j@Q.6  
奥费司难掩惊讶之色。 [%j?.N  
这单纯只是声东击西之计。然而他几乎不敢相信,竟然会粗心到让别人接近自己的身后。 HE#,(;1i  
大概是两人所放出的气息相差太多了。由于过度注意眼前这个人的杀气,因而没有注意到背后有人正接近过来。 /9x{^  
即使绞紧了奥费司的脖子,在他身后的这个人依旧没有散发任何的杀气。 Y7<zm}=(/  
奥费司不断以手肘攻击试着要挣脱他,然而由于所处的姿势实在过于恶劣,根本就没有造成创伤的威力。因此即使对方发出痛苦的呻吟,抓住脖子的手仍然持续增加着力道。 CQ6'b,L&   
“你的手脚没办法感觉别人的痛苦吗?” ]pW86L%  
此时这个人哽咽地如此询问。 ?M*7@t@  
“我可以随意感觉到别人的感受……” ?PBa'g  
奥费司在痛苦之中如此回答。 #O2wyG)oU  
他期待对方是否会出现破绽,然而却完全没有这个征兆。  &+mV7o  
“我问的是你的手脚,是否能感觉到别人受苦的实感。难道你没感受过别人骨头碎裂、内脏破裂、生命之火逐渐熄灭的感觉吗?” )v[XmJ>H~o  
“当然会感觉得到……然而这也是我的喜悦……” , N53Iic  
即使露出痛苦的表情,奥费司的嘴角仍有着微笑。 ,i?)  
“我无法理解你们这种人。我现在要夺去你的生命。可是这种痛苦将会烙印在我的手上,而且一生都不可能会忘记……” s}6+8fE"  
亚德·诺瓦如此说完,便用尽全力绞紧黑暗祭司的脖子。 >^a$  
奥费司就这么失去意识,全身也失去了力量。即使如此亚德依旧没有放松力道,一直紧紧绞着黑暗祭司的脖子—— \+- zRR0  
“结束了吗……” Vclr)}5  
看到黑暗祭司的头部几乎被转到了背后,史派克深深地叹了口气。 MkwU<ae AB  
“赶快帮受伤的人……” 9B /s  
史派克原本想对妮思这么说的,但她在自己说话之前就有所动作,冲到了亚莉希雅祭司的身边。 cv}aS_`f  
谁都看得出来,她所受到的伤势是最重的。 JIzY,%`\  
史派克让她负责亚莉希雅,自己则是走到失去意识的盖拉克旁边,扶起他的上半身叫他起来。 "'m)VG  
就这样盖拉克恢复了意识。 |^R*4;Phe  
“我们赢了吗?” axmsrj W#  
盖拉克摇晃着脑袋如此询问。 +b^]Pz5  
“嗯,正如你的期待,这场仗是亚德打赢的……” i}v9ut]B  
那位宫廷魔法师,如今正坐在地上流着眼泪。 [)^mBVht  
“这次真的是让他接下一个辛苦的任务了。” owvS/"@  
“要吃肉就得有人杀害家畜。他应该能够理解的。” }Z\wH*s`  
“为了不让他这么难过,我们得赶快结束这场内战。” hoenQ6N^:  
“为此我们还有一场仗要打呢……” t2- ^-g6  
即使是在这一瞬间,废墟地下也依旧进行着古代邪龙的复活仪式。诸神大战的时期便已经存在的真正古龙。无论如何绝对要阻止它的复活。 gY(1,+0-  
“还能打吗?” yhpz5[AuO  
听到史派克这么一问,盖拉克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脸颊上的疤痕。 5u r)uz]w8  
“比起战斗的时间,我躺在地上的时间还比较多呢。” >O#grDXb  
“我们并不知道仪式何时会完成,所以就这么前往地下吧。另外从亲卫骑士中选出二十个人。” WNs}sNSf  
盖拉克回答遵命之后便往外头走去。 EF#QH _X  
地底有等待复活的古代邪龙之灵魂、执行仪式的是暗黑神的高位祭司,而己方则大多受伤或相当疲劳。 P`S@n/}  
肯定会是场相当严苛的战斗。 (&[[46   
即使如此,这依旧是场无法避免的战斗。为了玛莫公国的存亡——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8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3

x;LzG t:w  
通往大神殿地下黑翼邪龙栖息处的入口,藏在安置暗黑神法拉利斯神像的祭坛底下。 a.@qGsIH  
猜到位置的是史派克。 VsK>6S\T  
“原来大家的想法都一样啊。” k |YWOy@D~  
在找到暗门的时候,史派克如此说着并露出苦笑。 V Z y4_v=  
因为在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的谒见大厅,也有个通往破坏神卡蒂丝地下神殿的暗门。 Zg~nlO2  
不过如今那里已经成为大地母神玛法的地下神殿,因此重新在王城中庭设置了一个入口,原有的通路则是已经填平封闭。 *\uM.m0$  
“这样就不用潜水了。” Ju2l?Rr X  
如果真的没有找到入口,就只能从瀑布下方邪龙出入的洞穴进入神殿了。 ?GA&f2]a  
然而不只要前往瀑布所在处,而且还必须潜水进入瀑布下方,将会是相当辛苦的差事。 B,WTHU[AV  
即使不用这么做,刚才跟法拉利斯神官战士以及黑暗祭司奥费司之战,也已经消耗了不少战力。 CO:u1?  
因此能找到秘密入口,真可说是小小的幸运。 ? "/ fPV-  
史派克走下螺旋阶梯前往地底的洞窟。洞窟深处应该沉眠着一只幼龙,并且正进行着让古代邪龙复活的仪式。 E.`U`L  
跟史派克同行的,有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及选出的二十名亲卫骑士、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魔兽使艾莲娜、“公王的好友”莉芙、妮思侍祭跟古里巴斯祭司等人,另外还有龙人族贵族种亚布洛斯。 & fC!(Oy  
跟黑暗祭司战斗时身负重伤的亚莉希雅祭司,虽然籍由妮思的治疗魔法保住生命,但因为仍不能够随心所欲的行动,因此跟其他的伤患一同回到了贝利尔村。 Kl{>jr8B3  
不死之身的黑暗祭司被打倒、法拉利斯大神殿也由公国所占领,如今她可说是已经完成了其中一个使命。而另一个使命将是建立至高神法理斯的神殿,让法理斯的教义能在这座岛上普及。 P>ceeoYQuA  
包含知识之神拉达跟商业之神恰萨,史派克希望能让光之五大神的教义在玛莫岛上普及,如此一来暗黑神法拉利斯的信徒就会自然减少。 oR1^/e  
推崇完全之自由的法拉利斯教义,很难经由大多数的人来实践。将遵守诫律列为信仰之一会简单许多。 I04jjr:<  
走下阶梯之后,就可以看到洞窟深处有微弱的光线。史派克等人也点亮魔法之光往里头走去。 JA)? p{j  
等到接近过去之后,就可以清楚看见那里正在做些什么。 51C2u)HE  
石地上描绘着一个巨大的五芒星,有五名黑暗祭司分别站在其尖端之上。魔法阵中央的幼龙被黑色雾状的骷髅所笼罩,头上还有个诡异的半透明影子。 YTQt3=1ii  
这个影子看起来,的确跟之前交战的黑翼邪龙非常相似。 LVJI_O{fH  
“没看到其他龙人族……” im7nJQ^H$q  
史派克如此轻声说道。 @`opDu!  
除了五名黑暗祭司之外,还有十名像是负责保护仪式的神官战士。 9E2j!  
这十名神官战士已经发觉史派克他们正接近过来。为了让仪式顺利进行,他们拿着武器横向排成了一列。 4/kv3rv  
“快投降吧!” s>k Uh  
史派克大声对他们喊道。 \<Sv3xy&O  
“笑话!” Hs?e0Z=N  
其中一名神官战士如此回答。 &8&d3EQ  
随即这些神官战士们,便在口中咏唱着法拉利斯的教义并攻击过来。 '{ I_\~*  
亲卫骑士中选出来的精锐们迅速向前迎击。史派克并没有加入战局,只是默默凝视着神官战士跟亲卫骑士的这场战斗。全副武装的骑士跟连暗黑魔法都无法使用的轻装战士的战斗,胜负从一开始就相当明显。 D(p\0V  
战斗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结束了。 S##1GOO  
亲卫骑士们毫发无伤地打倒了神官战士团。 iv`O /T  
史派克再度带头向前,这次改向五名黑暗祭司劝降。 WW+l'6.  
“真没想到连奥费司都会被打倒。” 6S6f\gAM  
“我们不会受到他人的指使,唯一的准则就是为己所欲为!” `Y-|H;z  
这就是黑暗祭司的回应。 du$|lxC  
之后这五名黑暗祭司拿起了脚下的武器。半透明的邪龙也用力拍着翅膀。 1O].v&{  
然而却没能卷起强风。 +_XmlX A3Z  
“换句话说复活还不算完全成功。” h)~=Dm  
史派克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YA&Dr3OD  
然而对方是从神话时代就存在的瘟疫龙,根本无法想像它会拥有什么能力。 @(P=Eh  
史派克举起右手并且用力挥下。 %Qg+R26U  
这就是战斗开始的信号—— LjL[V'JL  
※       ※       ※ b:qY gg  
首先双方均以魔法进行攻击。 Dnc(l(  
艾莲娜的“火球”咒文震撼四周,亚德·诺瓦的“电击”咒文向前疾驰。 sr@j$G#uW5  
黑暗祭司们则是以“气弹”之咒文反击。 G'YH6x,  
史派克中了两发气弹。不过因为已经有所预期,因此他集中起精神予以抵抗。 +T9:Udi  
虽然差点就被打退,不过史派克还是站稳了脚步。被攻击的部位相当疼痛,然而并不是无法忍受。史派克感觉咒文中的魔力似乎不高,甚至让人质疑这是否真的是高位黑暗祭司的实力。 4f(Kt,0  
在魔法攻击停止的瞬间,亲卫骑士们也攻向黑暗祭司。 u?s VcD[  
其中一名黑暗祭司见状,便随著有力的一喝让气弹瞬间爆发。 5[j`6l  
亲卫骑士被这肉眼无法看见的爆发震飞到了后方。然而他们马上就恢复态势,并且包围住这个黑暗祭司结束他的生命。 d #jK=:eK  
“黑暗祭司看起来相当疲累,大概是因为长时间进行着仪式吧。” :eo  
史派克见状才终于确信,他们是因此才无法以庞大的魔力使用咒文。 =^ T\Xs;GK  
“我们这边还不是跟他们一样。” <b/~.$a'  
盖拉克咧嘴回应着史派克这番话。 nQ|r"|g  
“所以黑暗祭司交给他们就行了。” gm9mg*aM  
“我们就准备跟邪龙交战吧。” qRbf 2;  
史派克跟盖拉克相视点头。 T{wuj[ Q#:  
魔法阵上的邪龙灵体,似乎是静静等待着眼前注定一死的人类结束争斗。没人知道这个灵体在想些什么。它是正渴望着能够复活?还是因为永远的沉眠被打扰而感觉愤怒? ,vW:}&U  
此时亲卫骑士精锐跟黑暗祭司之战结束了。 HHqwq.zIy  
黑暗祭司们使用武器的身手也不差,亲卫骑士之中有两个人被打倒。然而黑暗祭司因为一开始中了魔法而负伤,在人数上也屈居下风。虽说他们的确是奋勇作战,但四人还是被亲卫骑士打倒了。 Ts~L:3oaQ  
“邪龙的灵体应该要用魔法武器才能打倒。你们先离开这里,那家伙就交给我们来吧!” Z,iHy3`  
史派克对亲卫骑士们说完,便握着卡修国王所赐的宝剑,缓缓地往邪龙灵体的方向走去。 @29U@T  
“亚德,也让我的武器有魔力吧。” Pz$R(TV  
回应亲卫骑士队长的请求,亚德·诺瓦用尽最后的力气,对盖拉克爱用的战斧施予魔力。 /  g 2b  
古里巴斯祭司也将所持的鉾枪加上神圣魔法的祝福。由于灵体也是一种不死生物,因此肯定将会出现效果。 %4HRW;IU  
古代邪龙缓缓向上飞舞,并俯视着史派克等人。 %Qk/_ R1   
此时龙人族贵族亚布洛斯发出奇特的叫声,随即他的背上长出了龙的翅膀。他左手拿着一把曲刀,右手则是握着圆盾。剑与盾牌都是以真银制造,肯定也能对灵体造成伤害。 pKi&[  
魔法使们都集中起精神,随时准备以魔法攻击或支援。 iX3HtIBj'  
就这样战斗开始了—— sUE?v9  
战斗本身非常激烈,但却安静得令人惊讶。 =/\:>+p^.y  
因为龙的灵体完全不会发出任何声音,而砍中灵体的史派克等人的武器也没有发出声音,只有青白色的魔力光辉不断闪烁,告诉大家确实有对灵体造成损伤。 S8e{K  
在不可思议的寂静之中,像是没有声音的幻觉之战不断持续。 ,-z9 #t  
史派克等人也没能打破这样的寂静,大家都不发一语,默默挥动着手中的武器。 U!Ek'  
古代邪龙只是一直吐着黑色的雾。一开始被雾喷到时本来以为是某种毒,然而呼吸并没有变得困难,皮肤也没有产生任何的变化。 )Pv9_XKJ  
虽然史派克以为是虚惊一场,然而在第二次被雾喷到的时候,他的身体忽然感觉一阵恶寒。 *}8t{ F@k  
“那个黑雾会让你们的精灵力失控!” }- Wa`t7U  
听到莉芙的警告史派克才知道,邪龙喷出的东西是能引起疾病的诅咒。 IT$25ZF  
只要被黑雾喷到,体内的精灵力就会开始出现异常。而这样的异常就是疾病的根源。会感到恶寒是因为炎之精灵力变得异常而离开身体。如今的史派克大概已经发烧了。 j!3 Gz  
而在第三次被黑雾笼罩的时候,他也确定自己已经发了高烧。不只意识变得朦胧、也明显感觉得到脚步非常不稳。 2YDM9`5xs\  
往两边看去,盖拉克因为不断激烈地咳嗽导致无法战斗,古里巴斯祭司的动作也明显变得迟钝。 *&f$K1p  
“手脚没办法随心所欲的动!” @]ao"ui@/  
古里巴斯懊悔地如此说道。 c*@G _rb  
由于体内大地之精灵力出现异常,使得全身的关节都跟石头般僵硬。而且只要稍微一动便感到异常疼痛,不过祭司还是一边懊悔的自我指摘一边战斗。 !fj(tPq  
而在另一方面,龙人族贵族种亚布洛斯无视于瘟疫龙的黑雾,展现出奋勇作战的英姿。 be +4junf  
不只以武器攻击,口中还喷出像是龙炎般的灼热火焰。 XU"~h64]  
这一击让邪龙灵体发出了无声的呻吟。 h9eMcCU  
艾莲娜也用尽最后的力气,咏唱“光之箭”的咒文攻击邪龙,莉芙也召唤出黑暗精灵朝邪龙撞去。 '} $Dgp6e  
即使如此瘟疫龙依旧试着维持灵体的原形,然而维持灵体的力量正确实减少中。 aE2.L;Tk?  
灵体像是海市蜃楼般摇曳,看起来也似乎越来越透明了。 %plo=RF  
这样的实感给予了史派克新的勇气。 ^`G}gWBx}w  
“给我消失吧!” f%*/cpA)  
史派克毫无意义地大声吼叫。 6 :~v4W!k  
虽然身体异常灼热,然而意识却反而变得鲜明,大概是这样的热度让精神都亢奋起来了吧。 mrw=T.  
史派克就这么大声吼着,并且以这样的气势不断挥剑,就像是化成一个凶猛的狂战士。 KRA/MQ^7~U  
之后忽然像是断了线的木偶般倒下。 MNV % =G  
然而在这一瞬间,瘟疫龙的灵体也像是清晨的朝雾般逐渐消失—— Gy(=706  
※       ※       ※ V 0rZz  
一直到当天的傍晚,史派克才终于恢复了意识。 \P6$mh\T  
他被运到贝利尔村中旅馆的床上休息。小妮思也陪伴在他的身边。 yNbjoFM.i  
“我们嬴了吗?” ~Rr~1I&mR,  
妮思点头回答史派克的问题。 (I./ Uu%  
“古代邪龙的灵魂消失了。不过它的灵魂应该是永远不灭……” ruy}/7uf  
接着妮思便说明他失去意识之后发生的事情。 n<u $=H  
在邪龙被消灭之后,盖拉克跟古里巴斯的症状也逐渐痊愈。 >=-(UA  
“我想应该是因为瘟疫龙的诅咒被解除了……” - RU=z!{  
妮思如此说道。 $\U 4hHOo  
“所以罹患龙热的人也没事了?” T]c%!&^ _  
“一定没问题的。” @8I4[TE  
妮思笑着回答史派克的疑问。 rQ qW_t%  
“那我会什么会躺在这里?” ]'=)2 .}  
拉下脸来的史派克试着要撑起上半身。  Iepsz  
然而全身都使不上力气。   #^A*  
“那是因为史派克大勉强自己了啊。即使是中毒跟生病,都还战斗到体力的极限……” TtTj28 k7  
妮思露出生气的表情,并将手放在史派克的额上。 pz.JWCU1  
虽然好像还有点烫,不过应该是疲劳所导致的。为了以防万一曾经请莉芙来看过,他体内的精灵力如今几乎都恢复了正常。 ,1+y/{S  
“因为这一次的战斗,就算是再怎么勉强都一定要赢的啊……” M,\:<kNI  
史派克如此解释。 #ZrHsf P  
“如此一来应该可以避开眼前的危机了。” 7\s"o&G  
然而他几乎可以确信,这并不代表所有的危机都已经远离。 _v> }_S  
新生玛莫帝国的势力依旧残存。妖魔部族还潜藏于玛莫各地、黑暗森林的堡垒仍被暗黑骑士团所占领。此外玛莫帝国的宫廷魔法师威尔,也或许已经准备好了下一个计策。 Zm_UR*"  
(只能一个一个去解决了。) cmU1!2.1E  
这次的事件让史派克彻底觉悟。 Xx0hc 8qd  
在这座岛上即使是一点点的粗心跟安心,都马上会因此而付出沉重的代价。  jYmR  
“龙人族亚布洛斯呢?” 3@$,s~+ 3  
“他保护被解放的幼龙回故乡了。他非常感谢史派克,因为你没有杀掉黑翼邪龙,并且还全力帮忙解放幼龙……” a C\MJ 9  
龙爪权杖也已经回到了亚布洛斯手上。  6"J? #  
“那龙人族的贵族种怎么了?” !C3MFm{B  
“好像被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杀了。他们要将幼龙当成瘟疫龙的复活之门而牺牲,那时的龙人族为了保护幼龙,所以……” Ki$MpA3j   
“邪龙复活之门啊……” # Oc] @  
听到妮思的这番话,史派克的表情再度严肃起来。 DpvI[r//'*  
他回想起之前的妮思,也曾经被当成让破坏女神卡蒂丝复活的门。 (mTE;s(  
“我已经没事了……” zck#tht4 n  
妮思如此说着,并且露出微笑让史派克安心。 ;RC{<wBTx  
“现在就不要想任何事情好好休息吧。” EIf5(/jo  
“说得也是。反正就算放着不管,危机也会自己找上门来,就算怎么担心也只是白费工夫罢了。” 8"2=U6*C  
史派克如此轻声说着,然后再度闭上了眼睛。 F@'Jbd`   
明明妮思就在身边,自己却完全没有起来的意思,证明自己一定相当的疲劳。 p'*>vk  
“不好意思,在我睡着之前可以在旁边陪我吗?” t(NI-UXBp  
虽然知道这只是自己的任性,不过史派克还是如此对妮思说道。而他也在内心对自己编出了一个借口。毕竟之前这么辛苦,能得到这样的奖赏应该也无所谓的…… ZojI R\F^  
不过史派克根本一下子便进入了梦乡。 93("oBd[s(  
即使如此,妮思依旧没有离开他的身边,就这么坐在椅子上陪了他一整个晚上。 t^R][Ay&  
※       ※       ※ ODNM+#}`  
五天后—— .w=/+TA  
史派克处理完战斗的后续工作,意气昂扬地凯旋回到公都温帝斯。 B}Z63|/N  
然而等待着他的,却是他才刚有所觉悟的崭新危机。 CrC^1K  
莎尔瓦德伯爵露杰南送来紧急的消息。卡农港口路德跟港市莎尔瓦德之间的海峡出现一艘神秘军舰,并且将往来于海峡的船只全部击沉。 jnKWZ/R  
这代表着暗黑之岛遭到孤立,跟罗德斯本岛之间的联系完全被阻断。 GK )?YM  
好不容易踏上轨道的贸易被迫停摆,也无法经由卡农跟伐利斯输入粮食。 qT{U(  
玛莫公国的生命线被完全切断——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9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4

后 记 35Ij ..z0  
进度终于来到第三集了。这都是托出版社跟印刷厂的福。另外购买本书的各位读者也请接受我真心的感谢。 s`M9    
暗黑之岛玛莫的事态,全部都往最坏的方向前进着—— iqC|G/  
在撰写本书的过程中,我不禁觉得这或许就是本系列的故事核心。由于主角很不幸,女主角的人生也相当坎坷,因此可以用作故事核心的事件可说是不虞匮乏。虽然没有仔细考虑过,但第四集应该会是跟古代王国时代的“军舰”作战为内容。 l7XUXbYp&=  
而另外一场战斗,我认为应该就是妮思跟莉芙的战斗吧。 i2@VB6]?  
意气相投的女性朋友跟圣女,这可说是个究极的选择。为什么史派克会这么有桃花运,其实身为作者的我也不清楚。不过仔细想想,才发现在这个系列中,几乎都没有任何俊美的男性角色! 3C ?f(J}  
我所能想到的原因,应该是因为在“罗德斯岛战记”第三部(也就是第三~四集)中,一次出现了相当多俊美角色的反动吧。其实虽说是俊美角色,不过因为是塞西尔跟佛斯,因此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塞西尔并没有受到魔兽使艾莲娜的青睐,而佛斯则是患有女性恐惧症。 <Y*+|T+&d  
虽然并不是特地要对俊美的角色给予限制,不过连史派克的个性都被我写成这样,或许我的确对这样的人有些偏见吧。 (n*^4@"2  
实际上跟外型不错的朋友一起用餐时,常常会看到女性的眼光会在一瞬间有所不同,跟看我的眼神几乎是完全不一样,因此心里实在是不大滋味。虽然人生并不是只有这样而已,不过无论是男性或是女性,外型还是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 ^`*9QjY  
对于各位女性读者而言,我真的是感到相当抱歉。这次只有在短时间登场的药草师拉飞,我试着要将他描写成一个外型不错的角色,不过并不能确定他是否会在之后的剧情中活跃。 HKU~UTRnZ  
另外矮人族的铁之王弗雷贝虽然也来到了这座岛,不过如果让他参加这次的战斗,那第四章将会用一句话就结束。毕竟只有“弗雷贝加入战局,所以赢了。”而已的话,根本就没办法成为一部小说。  4E; VM{  
不过这并不是作者不让他登场,而是因为无论是矮人族或是妖精族,原本就不愿意介入人类之间的战争,会这么安排只是贯彻他们的初衷而已。 J4QXz[dG  
然而人类这种主物,爆发战争的话似乎真的会不择手段。玛莫公国跟新生玛莫帝国的战斗,跟现实世界中的恐怖攻击或战争有些微的相似之处,因此在撰写的过程中,我也不禁感到有些难过。 YNLV9.P6  
黑翼邪龙会对温帝斯展开空袭,也会使用龙热之类的细菌兵器。 )T/0S$@  
本作品原本刊载于杂志上,后来经过大幅增修,几乎成为了跟原作完全不同的作品,不过故事的构想是在当时完成的,那个时候并没有这么多的恐怖攻击或战争。 88VZR&v   
无论是恐怖攻击或战争,在虚构的故事情节中出现就够了。(译注:本书日文版发行的时间,跟美国遭到细菌邮件跟自杀飞机恐怖攻击的时间相近。) '{a/2 l  
─────────────────────────── w:%o?pKet1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s:OFVlC%\  
校对|chenlunno1 W}--p fG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严禁转载SF小说频道 QP@%(]fG  
───────────────────────────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10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14

一:本论坛轉載的小說全部禁止转载SF盗文论坛,這點尤其重要。切記,牢記,緊記。 IM:=@a{  
NS9B[*"Jl  
二:严禁对录入信息进行任何改动 增加或减少录入信息。 __`*dL>*  
BHd&yIyI  
三:如從本論壇轉載,仍需注意保留“輕之國度”的一切錄入信息,這也是對錄入人員最根本的尊重,如果沒有他們的錄入和校對,我們是無法看到這些小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