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水野良】新罗德岛战记-01卷 暗黑森林的魔兽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楼主  发表于: 2008-08-29 21:36

【水野良】新罗德岛战记-01卷 暗黑森林的魔兽

新罗德岛战记 第一卷 暗黑森林的魔兽 校正版 原著:水野良 作画:美树本晴彦 1=9GV+`n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bbs/ {%P 2.:  
扫图者  ai6j8 +R;LHRS%  
校对者 chenlunno1 umAO&S.+M  
转载请先申请 不可修改TXT档或去除转载标示 |yp^T  
Rg46V-"d,@  
内容介绍 #uC}IX2n  
不堪回首之邪神战争结束至今已有一年,“被诅咒之岛”罗德斯也总算获得了久违的和平,然而位于其南方的玛莫岛上,至今仍存在着邪恶之火焰…… c(b`eUOO  
为了驱逐这里的黑暗,年轻骑士史派克即位成为玛莫公王,然而在他面前却矗立着许多的难关。内乱的征兆、魔兽的出现、旧帝国余党的暗中活跃,史派克要如何度过这些危机? dWi.V?K4z  
呈现出壮大架构,爱与冒险的奇幻史诗。众所期待的新系列,如今已在此正式揭幕! hcYqiM@8>  
iyUn xqP  
)$a6l8  
QR~4Fe  
\LQZoD?W  
Ad3TD L?  
{9j0k`A  
~d,$ nZ"z  
Hv:~)h$  
g1y@z8Z{  
o "P)(;  
Ytqx 0  
Pd `~#!  
R{aqn0M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沙发  发表于: 2008-08-29 21:36

序 章 J5Q.v;  
摆满了质朴而精致之摆饰品的这个房间,有两个人正相对而坐。 H3iYE~^#  
其中一人是有着暗灰色头发的青年,充满知性的脸上正浮现着若无其事的笑容。他的名字叫做威尔。 &=T>($3r94  
他长得相当的高,外表也长得很不错。只不过并不是使人觉得英俊,而是看来相当容易亲近,笑起来有些孩子气的那一型。 I-kK^_0mV<  
另外一人则是鼻子以下留满胡须的壮年男性。虽然应该超过四十岁了,但精悍的肉体完全没有衰老的迹象。然而相对于他精悍的体格,他的视线却总是飘忽不定。与其说是注视着眼前的青年,倒不如说他正看着青年背后的柜子。那个柜子上摆了好几瓶没开过的酒。 c0X1})q$  
他的名字是亚法德。 @.G;dL.f{  
他在刚成为公国的玛莫之中,担任骑士队长的职务。从英雄战争前,他便为了新兴的弗雷姆王国四处征战,可说是位身经百战的勇者。他的出身则是两支沙漠之民中的风之部族。 j!0-3Y Kv  
“……所以老板你是指,我们的史派克公王,正企图要从本国独立出来?” ew c:-2Y^  
亚法德就像是要确认似地对青年说着。 1NrNTBI@  
“我并不知道公王陛下的想法,我所听到的也只不过是炎之部族骑士们的对话。何况那是他们在喝酒时所聊的话题,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当真……” tv]9n8v  
威尔如此回答,并表示这跟自己完全没有关系。 s~5rP:  
“你说没有关系?” ^0I"  
亚法德的眼神忽然改变,原本飘忽不定的视线如今也笔直地对着这个青年。 _tQM<~Y]u\  
“我只是个普通酒店的老板啊,对我来说由谁来统治玛莫都无所谓,只要是来光顾的客人我都会非常欢迎的。” V9>$M=  
“你忘记我们帮你们脱离邪恶帝国统治的恩德了吗?” ]&='E.f  
“就算你这么说,我在帝国时代也是这么经营过来了啊!只要有实力的话,无论是在什么状况之下都有办法适应的。” 8ddBQfCY  
“你还真有自信啊。” Y|KT3  
由于青年的语气实在是非常自豪,因此亚法特也不想再说些什么了。 ezm*9Jc~p  
他让情绪冷静下来,然后让自己往后深深靠在椅子上。  W}Rzn  
正如这个青年所说的,他所经营的酒店生意其实相当不错。虽然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弄来的,不过他贩卖的都是最高级的酒。而且不只是在店里贩卖,甚至还出入王城或骑士的住处进行销售。 `C^0YGO%  
在帝国统治的时代,他大概也是这样子做生意的吧。 4P7r\ hs  
“……总之,虽说是在喝酒时说的话,但这种毫无根据的谣言也很棘手。玛莫公国才刚建立,公王也还年轻,光是一个谣言也可能会让整个国家倒下。” =C7<I   
亚法德对青年如此说道。 X LY>}r  
他的脸上则露出了苦恼的表情。 dI%Nwl%  
“这个传闻并不是我放出来的,我也没办法阻止谣言的散布啊。” _+Pz~_+kS  
“我只是要你别再跟别人说了!” nHLMF7\  
由于只听到了这理所当然的答案,不悦的亚法德不禁如此大声怒斥。 b |ijkys  
“我告诉你这个传闻害你生气了?不过你是常常光临我的酒店,也曾经买过高价好酒的人。我很喜欢能够品味好酒的人,因此才会以我的方式担心你会不会有什么万一……如果炎之部族从弗雷姆本国独立出来,那风之部族出身的人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炎之部族似乎对于族长只被封为玛莫公王有所不满,加上受到风之部族迫害的被害意识也逐渐凝聚。即使这不是大家所期望的,但他们在本国的立场却在这座岛上逆转了。之所以会想要把之前的怨气在这里发泄出来,很遗憾的,这也是人性使然吧……” *c(YlfeZ#  
威尔最后叮咛他一定要保重自己,并在话说完后便站了起来。 +'[/eW  
“就请您忘记刚刚我所说的这番话吧。从今以后我也会守口如瓶,注意不让负面的传闻散布出去的。” 2=VFUR 8  
青年深深的行了个礼,对这位玛莫的骑士队长道别。 wf^p?=Ke  
“另外我随手带来的这个土产,是卡农先王所秘藏的红葡萄酒。我想现在正是开瓶的最好时间,就请您好好品尝一下。这瓶酒是在葡萄丰收的年份所酿造的,我认为应该可以满足您的品味喔。” /3;]e3x  
威尔如此说完之后,便转身背对亚法德准备离去。 "9NWsy}<c  
“等等!” YQR[0Y&e=  
在一瞬的踌躇之后,亚法德叫住了这名青年。 =9:gW5F69  
“怎么了?” P9jSLM  
威尔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转过身来。 {}H/N   
“……不要对他人散布类似的谣言。” Q$Sp'  
亚法德以像是从喉头挤出来的声音如此说着。 l,UOP[j  
“不过可以只告诉我一个人吗?可以的话越详细越好。我保证会让你得到应有的报酬。” vPrlRG6  
“别说报酬什么的……” $gCN[%+j  
威尔慌张地摇了摇头。 6$H`wDh#(&  
“您就跟之前一样来光顾我的店就很够了。下次我会准备矮人酿造的火酒喔。还是您喜欢被称为梦幻珍品的史卡德麦酒?在伐利斯仍有人知道酿造这种酒的秘方……” C;_00EQ=  
威尔很高兴地如此说道。 w,OPM}) il  
大概是因为这是他最得意的话题吧,因此亚法德也适当地应和并聆听他所说的话。 "1 UpoF'w  
然而他根本没有真的听进去。他必须看清炎之部族骑士们的动向,并且开始拟定因应的对策。 27}0  
要舍弃玛莫回到本国,还是取得先机在事前就制压他们…… hd`jf97*  
威尔一边继续说着酒的话题,一边凝视着眼前骑士沉思的脸。他的眼睛深处散发着一种异样的光芒。 .Y^pDR12  
然而即使是像亚法德这样身经百战的勇者也没有察觉。 p ^9o*k`u  
或许是因为他的内心有所动摇吧! C* 0Z F  
连治安都尚未稳定的玛莫成为了拥有自治权的公国,这同时也意味着跟本国弗雷姆的关系变得薄弱。 |<uBJ-5  
而即位为初代公王的,是一个年仅十七岁的青年。 ST,+]p3L(  
这样的动摇不只在于一个骑士队长的内心,同时也即将覆盖在这座被称为“暗黑之岛” 的玛莫全土……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板凳  发表于: 2008-08-29 21:37

第一章 无人祝福的开始 #O'g*]j  
m^^#3*qa  
有一座名为罗德斯的岛。 ~Oi.bP<,  
这是位于亚列克拉斯特大陆南方的边境岛屿,大陆的居民都称呼这里为被诅咒之岛。因为这里不断持续着激烈的战争,各地也都存在着怪物聚集的魔境。 rhN"#?  
然而经过了这五十年间所爆发的三场大战——魔神战争、英雄战争以及邪神战争后,罗德斯岛已经从这可恶的诅咒之中解放了。 &(20*Vn,O  
以灰色之咒缚支配罗德斯的那个古代王国之魔女已不存在。 ldG$hk'  
不断彼此交战的罗德斯诸王国缔结盟约,并不再以武力作为解决纷争的手段。 ;47=x1j i  
存在于罗德斯各地的魔境,以及栖息在这些地方的怪物也逐渐在消灭之中。 c>C!vAg  
原本是不毛之地的“风与炎之沙漠”,已经重获大地与水的滋润而开始绿化。 4 @9cO)m  
“不归之森”中古代妖精们的结界已被解开,使得人们得以在不影响森林的丰饶之下享受其带来的恩惠。 CY)[{r  
被人畏惧为魔龙的火龙山之主也被打倒,原本为其狩猎场的那片肥沃大草原上,许多满怀开拓精神的人们前来建立村庄,并逐渐发展成为大城市。 Ft>,  
之前被称为“邪神战争”的大战结束至今刚好一年。 o* QZf *M  
人们为了战后的复兴都不惜挥洒自己的汗水,同时也充满开朗的活力。 5WtI.7r  
已经没有人称呼这里是被诅咒之岛了。 y$L&N0z  
除了一个地方例外,那便是别名为暗黑之岛的玛莫…… az Oib=3fz  
※       ※       ※ "+BuFhSLf  
沙漠之民的民族乐器所拥有的独特乐声在四周响起。 b28C (  
盛装打扮的人们聚集在铺了红地毯的厅内,手拿着酒杯谈笑风生。 Ude)$PAe%  
这里是玛莫公国首都温帝斯街上,温得雷司特城里的谒见大厅。为了庆祝玛莫公国的建国,以及新公王即位所开的宴会,目前正热闹的进行着。 ]T>YYz  
然而,虽然看似华丽,但大厅中却似乎穿梭着一种冷漠的空气。列席人们脸上所流露的笑容,看来也好像有些虚假。 S,C/l1s  
而坐在装饰得极为华丽的王位上,如今成为玛莫公国新公王的这个年轻人,对于人们的祝贺,正以不习惯的笑容回应着。 ]tEH`Kl  
年轻公王的名字是史派克。 W 1UqvaR  
今年总算满十八岁,好不容易可以被认同是成年人的年纪。 %#7^b=;=  
他身穿染成深红之厚实布料制成的礼服,头上戴着以大小宝石装饰的王冠,而右手则握着由金银雕工而成的权杖。 et6@);F  
虽然这是只有王者才能穿的正式装扮,怛穿在年轻人身上看来实在不太合适。 Qexv_:C  
套在他高瘦身子上的礼服有点笨重,而在那头及肩的黑发上,王冠也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似的。另外那把仪式用的权杖,就好像是在拿着武器一样,被他紧紧地握着。 vslN([@JR  
史派克是以“风与炎之沙漠”为故乡的两大部族之一,炎之部族的族长。 !p4FK]B/u  
在玛莫公国的本国弗雷姆中,他拥有仅次于风之部族的族长萨达姆的第二王位继承权。而在前一场大战后,他便以成为弗雷姆新领土的玛莫岛统治者之身分,由弗雷姆国王卡修叙勋为公爵。 `V Rt{p  
由于这里距离本国实在过于遥远,因此玛莫公爵史派克获得了非常大的决策权,甚至被允许可以自称为公王。 })ic@ Mmd$  
这场宴会便是为此而举行的,然而似乎没有任何人真心地为他祝贺。 G~Fjla\?Q  
看到亚拉尼亚、卡农等诸王国派来祝贺的大使,他们的身分似乎都不是非常的高。不但根本没有王族的人前来参加,而且大多是上级骑士中居于末席的代表。 z)p p{  
即使连弗雷姆本国,也只有派了宫廷魔术师史雷因前来出席。 j}$Q`7-wB1  
封史派克为玛莫公王的卡修国王并没有出现,只有刻着玛莫公国纹章的戒指与军旗、史派克目前身穿的衣服、王冠、权杖。还有一套魔法武具、几匹军马、这些一起随着他的祝辞,由宫廷魔术师一并带来而已。 eX{Tyd{  
跟史雷因一同前来的,还有他的妻子蕾莉雅。 8x <; AL|`  
蕾莉雅之前是侍奉大地母神的高位祭司,但如今已经跟教团断绝关系,同时也很少出现在公开场合。除此之外,史雷因今年十二岁的女儿也一同列席。 #pp6 ycy  
她的名字是妮思。 BO-=X 78f@  
是位拥有母亲所遗传漆黑长发跟淡绿色眼眸的少女。她的名字是由她的祖母,同时也是魔神战争中六英雄之一,玛法教团的前任最高祭司之处得来的。 :8Jn?E (36  
而且她也没有让这位被称为“玛法之爱女”的祖母之名蒙尘,才这个年纪的她,已经拥有了高位祭司等级的实力。 GAcU8  MD  
她能够以神之代理人的身分,咏唱伟大的奇迹——神圣魔法。 Kyq/o-  
有关她的事,史派克也非常地了解。 dK?vg@|'  
她是温得雷司特城地下玛法神殿的侍祭,而且为了阻止破坏之女神卡蒂丝的复活,他们曾一同历经了漫长而艰辛的旅程。 RU GhhK  
即使光凭温帝斯神殿侍祭的地位,被招待来参加今天的宴会也不是件奇怪的事,不过她今天是特意以宫廷魔术师女儿的身分前来参加的。 !l1ycQM  
大概也是因为如此,妮思穿的并不是平时的神官服,而是一套淡红色的礼服。 iMr/i?`i  
她虽然站在谒见大厅的角落,不过她那清纯可人的外型,让她与美貌不减当年的母亲一样,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Ue)8g#  
如果今晚是亚拉尼亚式的宴会,光是来邀请她共舞的人大概会很可观吧! M `bEnu  
就连像是被陈列在王位上的史派克,即使是在跟各国大使应对的空档,也会不经意地将视线转向妮思的方向。 kkE1CHY  
而妮思在这种时候,也总是回以微微一笑并点点头。光是这样,就让史派克感觉像是接受了治疗魔法般的感觉。 )6:nJ"j#  
在骑士社会中,女性在十几岁的时候出嫁并不稀奇。加上今晚也算是政治性的宴会,或许也会有类似的提亲找上妮思吧! RA~%Cw4t  
想到这里,史派克的心便开始不安。 :3Hr: ~  
或许妮思自己并没有自觉,但她的父亲是罗德斯最大王国弗雷姆之宫廷魔术师,更是国王卡修亲信中的亲信。 %rZJ#p[e)=  
虽然地位可能不如拥有领土的骑士,但其影响力却是无法比拟的。如果能跟这样的人物建立姻亲关系,在政治上可说是绝对的有利。 _e3kO6X  
(也是成为公妃的最佳人选。) Q>}*l|Ci  
这样的想法一瞬间浮现于脑中,但史派克连忙将其赶出了脑海。 SMdQ,n1]  
(话说回来,都没有人来跟我提亲。) O0i[GCtP5  
玛莫这个公国及其公王是如何被评价的,光从这个事实就可以看得出来。 >>C(y?g  
这个公国可以撑多久—— C!8XFf8e  
在宴会中列席的诸王国大使心中,一定抱持着这样的疑问。 3G7Qo  
连在一旁负责接待大使的玛莫公国骑士脸上,也看不出因为获得自治权而高兴的样子。反倒是自己是否是被本国抛弃了,让人感觉到这样的不安。 J `8bh~7  
其中,风之部族骑士们的脸色更是不好看。 hDJ84$eVZ  
连之前可说是玛莫太守萨达姆左右手的亚法德,也以身体不适为由而没有出席白天的戴冠式。 '8 ~E  
(要他们无须不安也是不可能的。) KC-q]  
就像不要让他人注意一样,史派克低头露出了苦笑。 qh)o44/ $  
距离那场炽烈至极的邪神战争结束,至今也还不到一年的时间。 4M&6q(389  
成为最大决战地的玛莫之大地完全荒废了,治安也完全没有恢复。各地仍然残留着被邪神诅咒的魔境,正如其暗黑之岛的别名,妖魔跟魔兽依旧嚣张跋扈。 *h p3w  
然而,之前大战结束后的论功行赏后,能给予立下战功之人的新领土,也只有原本是火龙狩猎场的那片草原以及玛莫了。 @,RrAL }|  
一边是未开垦的土地,一边是已荒废的土地。 hi I`ot  
即使如此,距离弗雷姆王都布雷德比较近,而且土地原本就肥沃的火龙狩猎场依旧比较有未来性。 csV.AN'obq  
然而,受封于位于距离本国如此遥远,同时土地也颇为贫瘠的玛莫这边的人,也大多不是在大战中立下大功的人。 x7=5 ;gf/X  
被封在玛莫这里的,几乎都是在之前的大战立下功劳,因而新晋升为骑士的佣兵跟士兵,其中出身于弗雷姆骑士团核心的风之部族的人并不多。以沙漠之民而言,这里炎之部族的出身者占了多数,而且大都是因为族长史派克留在玛莫,所以才不得已跟随而来的。 }l/ !thzC  
他们大多对本国抱持着“竟然将炎之部族的族长逐出故乡”的不满,但在知道史派克是自愿留在玛莫,并且很乐意即位成为玛莫公王的事实后,即使并没有表露出不满,但这样的感受也应该没有因而消失的。 BiQ7r=Dd.  
在炎之部族出身的骑士里,甚至有人提议干脆就这么从本国独立出来算了。 MH+t`/E0]  
当然,史派克并没有这样的打算。 IGj%)_W  
他会要这些人不准再说下去,并予以严厉的斥责。毕竟这样对终于获得和平的罗德斯而言,只会重新播下战乱的种子。 TixXA:Mf  
何况以现况而言,若没有来自本国援助的话,根本什么都做不到,这就是这座岛的现况,因此根本不可能独立。但是,也不能一直接受援助下去。 T=|oZ  
(真希望这种宴会早点结束。) h^h!OQKQ  
史派克如此心想。 jj,Y:  
为了能让玛莫公国自立,史派克必须要做的事情可说是堆像山一样高。 OQ>r;)/  
要让荒废的土地长得出作物,并且让产业复兴。治安的恢复也是紧急要务,召集经营公国的优秀人才更是必须的。 wD-(3ZVd4  
“史派克大人……” ~G!>2 +L  
这是在跟卡农的大使应对时发生的。 &}P{w  
随着这个声音,身为玛莫宫廷魔术师的亚德·诺瓦走到了史派克的面前。 Z_oBZ s  
亚德·诺瓦并没有出席这场宴会,因为他不大适应这种华丽的宴会,因此跑到其他的房间待命并处理公事。 )E<<  
现在的玛莫公国中,实质上只有他一个人是文官,因此可说是极为忙碌。虽然拥有相当优秀的脑袋,但因为实务的经验不多,因此吃了不少的苦头,这点史派克也相当清楚。 Farcd!}  
察觉到应该是机密对话的卡农大使,就这么敬了个礼离开了。 sEj?,1jk  
对大使回礼后,史派克便询问亚德·诺瓦有什么事情。 Yl[GO}M  
DW ^E46k)A  
“……边境警备的骑士传来消息,西方的山岳地带有像玛莫残党的一群人开始起兵了。虽然敌方的规模不大,不过周遭似乎有人呼应他们而有所动作。” Ij_Y+Mnl4:  
就像要只说给史派克听一样,亚德·诺瓦在他耳边说着。 Y4]USU!PA  
他现在的表情也苍白到像是几乎随时会倒下去似地,完全不像那有如石之魔法像的容貌及体格,这个宫廷魔术师的个性意外地胆小。 x j6-~<  
在以勇猛闻名的沙漠之民中,他之所以放弃战士而选择成为魔术师之道,也是因为他那不喜欢纷争的个性使然。教导孩子们学问,可说是这个好好先生最喜欢做的事情。只不过,如果面临了无法避免的战斗时,他仍会有所觉悟。而那时候他不只是会施展魔术,也会发挥呼应其体格的怪力挥动着手中的武器。 t&+f :)n  
“叛乱啊?” FWNO/)~t  
虽然是重要的消息,但史派克并没有特别的惊讶。 zfDx c3e  
他认为果然是如此。 (B@:0}>  
由于前任太守萨达姆回到本国,使得未满二十岁的史派克受封成为公王。会有人试着脱离弗雷姆的统治而有所动作这件事,连小孩子也能预测得到。 X p4x:N  
之所以在玛莫各地建立堡垒并派遣骑士,就是要尽快掌握这样的举动。 ` V}e$  
虽然不该说是运气好,不过这终究派上了用场。不然如果叛乱势力引起连锁反应的话,要镇压可就要费不少工夫了。如果可以迅速地解决,就能够遏止其他叛乱的发生。 Vk/CV2  
“后天就出阵,现在开始进行准备。” ]+O];*T  
史派克对亚德·诺瓦做了这样的指示。 P!q U8AJkt  
语气跟音量都跟平常讲话的时候一样。 qy1$(3t$  
大概是听到了出阵这两个字,还在附近的卡农大使吓了一跳转过身来。 5a1)`2V2M  
“史派克大人要出击?” +$Q33@F5l  
亚德·诺瓦连忙如此询问。 ~GJJ{Bm_  
他的音量大小,以及命令的内容都令人惊讶。 V3O<l}ak  
“这是值得纪念的第一次叛乱,身为公王,当然要让他们看看果断的一面啊!” g6:S"Em  
虽然听起来像是开玩笑,但史派克的表情相当正经。 iOI8'`mk  
然后他也从王位上起身,对不知发生何事而朝这边看的人们高声说着。 Gj]*_"T  
“旧帝国势力似乎开始蜂起了,我打算就此退席进行镇压的准备。不过宴会依旧继续进行,还请各位留在原地继续接受我们的招待。” >]?!c5=  
至今一直在强颜欢笑的史派克刚好也累了,此时有了这个可以退席的理由,对他来说真的是一大喜讯。由于这种叛乱的发生早就在预期当中,因此自己并不会有什么被暗算的感觉。 sqw^Hwy=!2  
“叛乱?” "*O(3L.c-  
“旧帝国势力的蜂起吗?” .du FMJl  
史派克的这个宣布,使集结在谒见大厅的人们开始骚动。 CO!K[ q#  
“为什么要这么大声地把这种国耻告诉大家……” 0U'g2F>{  
王位附近有某个玛莫公国的骑士如此轻声说着,史派克也亲耳听到。 Tl9KL%9  
“我们玛莫是才诞生不久的公国,会发生问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若是强行隐瞒反而才是一种耻辱吧!另外我也希望各位大使可以协助支援敝公国,毕竟为了避免先前那种不堪回首的大战再度上演,维持这座暗黑之岛的秩序跟安定可说是第一要务。” ?k)(~Y&@p  
听到年轻公王的这番话,大使们都点了点头,然而他们的表情却都相当复杂。  S^;D\6(r  
史派克就这么捏着长衣的衣角避免绊倒,然后跟着亚德·诺瓦,朝着通往公王房间的门后走去。 GmoY~}cg~  
※       ※       ※ Yhu 6QyRV  
“……我说公王陛下也不用那样子说啊,各国的大使们该不会把那番话当成是要胁了吧?” J0@ ^h  
一位女性一边将放在大厅中间的料理往自己的盘子里摆,一边对着自己身后的骑士如此说着。 >, 22@4  
女性的名字是莱娜,而骑士则叫盖拉克。 _l}"gUtiw  
是由盗贼出身的女性,以及佣兵经验丰富的骑士队长组成的奇妙夫妻档。  w.kb/  
虽然在一起的日子不长,但两人过着毫无芥蒂的夫妻生活。与其说是夫妻,倒不如说是意气相合的搭档关系。 n~xh %r;  
不过今晚两人的身分,是上级骑士及骑士夫人。 03aa>IO  
不只盖拉克穿着仪式用的服装,莱娜也是盛装出席的。她身穿深红的礼服,发型也配合衣服做了点设计。由于是短发,因此就接上假发并将其盘在头上。 m:@-]U@ 6  
他们两人也是在一年前的大战时,为了阻止邪神的复活,而与史派克跟亚德·诺瓦等人共同旅行。 ye Q6\yi  
“想做就让他去做吧,这个公国光是要撑过今天或明天都相当的不容易,哪还有精神去注意体不体面之类的。人力、财力、物力可是通通不足啊,所以能拿的东西当然就是尽巨里拿咯!” h?H:r <  
将莫斯大使带来当土产的麦酒倒进酒杯里的盖拉克如此说着。 &y-(UOqbkP  
并且要正在装料理的莱娜选肉时选些比较生的。 -DgJkyt+<  
“这可是鹿肉喔,难道不会太腥了吗?” P S ,@ \  
听到丈夫的指示,莱娜皱起了眉头。  =lIG#{`Q  
“这可是在卡农猎到的极品啊,生吃可是最好吃的喔!” kI5`[\  
“你这个野蛮人!” \ UCOe  
即使是如此指责着丈夫,莱娜还是选了他所说的肉放在盘子里。 8:V:^`KaSs  
“小心把坏的精灵吃到肚子里,到时生病的话我可不管啊!”  'Q\I@s }  
“我的肚子可是比铁还坚硬的!以前肚子被枪刺中的时候啊,即使铠甲都被刺穿,我的肚皮也是一点伤都没有喔。” .H,v7L,~88  
盖拉克用手指捏起盘里的鹿肉,然后就这么送进口中。 EN^C'n  
虽然这是上级骑士不应该有的动作,但重视这种细节的骑士,他认为是这个公国不需要的。而且以他的外貌来看,这样粗野的态度反倒是比较适合他。 tY=sl_  
“在这座像是邪恶温床的岛上,要维持秩序跟安定绝对不能只用些小手段。由我来说可能有点迂腐,但我们必须要对所有人表现出我们的理想。在这座岛中,最欠缺的就是这玩意儿,所以才会要史派克当玛莫公王的。” =m{]Xep  
“毕竟他的可取之处也只有这个啊。” R{zAs?j  
莱娜一边吃着烤熟的鹿肉,一边把盖拉克手中的酒杯抢了过来,让杯里的红色液体流过自己的喉咙。 nZ>8r  
“这只是指现在,而且我们所要扮演的角色就是……” + k1|+z zS  
“到此为止咯。” u_+64c_7  
莱娜微笑着打断了盖拉克的话。如果不是在这种场合,她大概就直接以自己的唇来阻止了。 qF9z@a  
“我可没有笨到一定要你通通说出来才懂喔,总之不能见光的工作就通通交给我们吧。” a#i;*J  
莱娜直到一年以前,都还在弗雷姆的王都布雷德中以盗贼为业。如果不是被卷入了某个事件,而认识了史派克等人的话,或许至今都还在做同样的工作吧。 3R!?r^h  
要统治一个国家绝对不能只有光明面的部份,一定也会有一些不可见光的工作。为此,各个国家都有所谓的密探。而要担任密探的工作,盗贼的技能是不可或缺的。 @k_xA-a  
莱娜所属的布雷德盗贼公会,是以港湾都市莱丁为本部之盗贼组织的分部。莱娜也考虑过要在这座岛上成立莱丁盗贼公会的分部,这么一来就可以培养密探,而且要是将岛上的恶党置之不管的话,对于治安也有不好的影响。 ")%)e;V3  
盗贼公会虽然是坏人的集团,但如果他们在行动上只做出必要的坏事,对于王国来说可是个有益的组织。 9H$$Og  
在以前的玛莫,盗贼公会似乎原本是个非常强力的组织。而且玛莫的盗贼公会,跟正统的盗贼公会完全不同,是个残忍且凶恶的暗杀者集团。 S%ULGX:@ga  
在暗黑皇帝贝鲁德统一全岛的时候,虽然逼得盗贼公会不得不解散,但似乎也有人隐身于黑暗中继续活动。这种人很可能有重新结成之前类型的组织的危险性。为了防止这种危险发生,就必须要先成立一个正统的盗贼公会。 -*;-T9  
莱丁的盗贼公会长佛斯,因为过去曾经是暗杀者的目标,因此非常憎恨这种行径残忍的盗贼公会。如果请他帮忙的话,应该是会有正面回应的。 Gt9(@USK  
(在这里干盗贼还真是没什么限制呢。) 5&}~W)"9  
莱娜在心中如此轻声说着,美丽的唇也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3aiS?i.h  
只要往暗巷走去,很容易看到跟十几岁时的自己相同的年轻人。 ` drds  
而莱娜也知道最近史派克很常在暗巷里出入,他就这么叫住聚集在路边的年轻人,似乎是希望他们能协助重建玛莫的样子。 .L;M-`^  
应该还是会有人回应他的期待,而回到正常的社会生活吧。 :_ _z?<?(  
然而肯定有人只能生活在黑暗的世界中,如果将这样的人放着不管,他们将会成为棘手的不良份子。然而只要有盗贼公会,就能阻止某些状况的发生。因为在黑暗的世界中,存在着只有黑暗世界才行得通的准则。 =7&2-'(@  
(堂堂骑士队长的夫人,其实是盗贼公会女头目的感觉也不错呢。) <5oG[1j  
明天应该就可以开始行动了,莱娜暗自想着。 N%8O9Dp8;  
史派克也已经暗暗默许了,因此事情应该比想像中容易。 n}NO"eF>-s  
“……看来,宴会似乎要结束咯。” rGPFPsMQ]  
此时盖拉克就像是自言自语轻声说着。 t[L0kF9en  
正如他所说,用作宴会会场的这个谒见大厅里的人已经不多了。 /%W&zd=%#  
在史派克与亚德·诺瓦一同离去后,各国大使也接二连三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或许,这些大使们大概会在明天就通通离开这座岛了吧!同时也会带着玛莫公国将来堪虑的报告回到本国…… ][Ne;F6  
(这样的报告,诸国的国王会如何看待呢?) AF-4b*oB  
莱娜这样想着,不禁笑了出来。 pDW4DF:`(  
他们大概会提供援助吧。 @.JhL[f  
可能是作为前次大战中弗雷姆所立下功绩的回礼,或者是在表而上做一些人情让大家看。 P2lDi!q|  
然而肯定没有任何人,会当作是对这里未来的投资。 ?OW!zE:  
(大概也只有我们才会这么想吧。) 'q+CL&D  
莱娜是如此认为的。 aTJs.y -I~  
对一个未满二十岁年轻人的未来下赌注,如果真的赢了,肯定会获得莫大的报酬。  Fu@2gd  
MiB"CcU  
就在玛莫王城温得雷司特正举行公国建国及公王即位的庆祝宴会时,在距离王都没多远的某间大房子里,正悄悄地进行着另一个典礼。 9d4Agj M  
是玛莫帝国第二代皇帝的戴冠式。 (%` R{Y  
“……以伟大的建国皇帝贝鲁德、及玛莫评议会之名,授与汝雷艾斯皇帝之位。” ^ +e5 M1U=  
身穿玛莫帝国暗黑骑士团漆黑铠甲的女骑士如此宣布,并将月桂叶作成的头冠戴在一个红发少年的头上。 '"# W!p  
女骑士的名字叫做妮塔。 F=/@D)hND  
她就这么当场跪了下来,并将腰间的剑连剑鞘一起取下,递给成为新皇帝的少年。 HY (|31  
少年以慎重的表情从代替王位的椅子上站起来,接下了这杷剑。然后他拔出了剑,平放剑刃轻轻敲着妮塔的双肩。 cjTV~(i'4A  
这是骑士受勋的仪式,如今暗黑骑士妮塔成为了皇帝雷艾斯的臣下。 ]yvHb)X  
“在下发誓永远对皇帝陛下效忠。” +W{ELdup%q  
妮塔以颤抖的声音如此宣誓。 -+ #QZ7b  
在这一瞬间,聚集在容厅的二十几名男女纷纷握拳高举,或击掌喝采。 "JHd F&  
!R{C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地板  发表于: 2008-08-29 21:38

“玛莫帝国成功重建了!” #u<^  
再度从皇帝手中取回剑的妮塔,将剑高举头上并如此高声宣言。 oNk ASAd  
她拥有发光似的白金色头发跟清澈的青色眼眸,没有上妆的她仍是肌肤洁白且双唇鲜红。虽然宛如战斗女神般美丽,但她身为骑士的实力也相当优秀。女性天生力量的不足被她以剑技的速度跟正确性弥补过来,也因此埋葬了许多敌人。 Y,?!"  
而在行政方面,她也发挥优秀的手腕,于至今的四年间漂亮地统治着卡农国内属于自己的领土。虽然最后无法阻止联合骑士团的大举进攻,但她仍能在败逃的混乱中将帝国财宝藏在废坑,并保护皇帝留下的子嗣们,慎重地进行着帝国重建的准备。 R{GT? wl  
如今,她在贝鲁德皇帝的子嗣中挑选出一位少年,并在今天赋予他王位。 E3p3DM0F$  
名为雷艾斯的这个少年,有着不输给父亲的一头红发。 iyj,0T  
只不过肉体跟父亲完全不像,以十五岁的年龄而言,稍嫌瘦弱了些。因此,外表看来比实际上的年龄来得小。然而雷艾斯拥有足以弥补肉体缺点的行动力跟胆量,应该是个足以统治帝国的大器。 7wO0d/l_  
之所以在贝鲁德留下的众多子嗣中,选出这个红发少年作为皇帝的原因便在于此。 \0{g~cU4  
在赞颂皇帝跟帝国的声音中,在隔壁房间待命的女性们将食物跟饮料送了进来。 {*X8!P7C  
虽然比不上玛莫公国的宴会,但现在即将举办新皇帝即位的庆祝宴会了。 V_>)m3zsL  
“……不过酒的品质绝对不会输的喔。” qtqTLl@u  
在大厅一角看着戴冠式进行的一个青年如此轻声说着。 0:,8Ce  
这个青年便是在前几天,前往拜访玛莫公国骑士队长亚法德的酒店店主威尔。 lbRm(W(  
宴会里的酒全是由他准备的。 _fVC\18T  
威尔之前隶属于玛莫帝国的宫廷魔术师团。他在“黑之导师”巴古纳德的麾下率领密探,进行各种情报的收集跟分析,而暗杀跟肃清也在他的工作范围之内。 r35'U#VMk?  
在贝鲁德皇帝驾崩后,玛莫帝国之所以没有发生大型的叛乱,除了评议会灵活的统治手腕之外,也归功于在事前就把可能肇事的新芽拔除干净。 @,Re<%\  
由于他这样的身分,因此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即使是之前大战结束,联合骑士团进行帝国残党的肃清时,他也是大大方方地继续住在佩鲁塞中。 nJdO~0}3  
如今的他依旧处于相同的立场。 r]C`#  
正式来说,他拥有玛莫帝国宫廷魔术师的地位,但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皇帝雷艾斯与骑士团长妮塔,及几个足以信赖的人。在表面上,则只是一个提供帝国资金的后援者。平常他则是住在被改名为温帝斯的佩鲁塞,随时监视公国的动向并收集内部情报。 !<ae~#]3 P  
宴会看来已经越来越热络了。 %LL*V|  
“差不多该到此为止了。” \:ELO[(#|{  
威尔如此轻声说着,并对女骑士妮塔以眼神示意。 U%Igj:%?;`  
她像是说知道了般点点头,两人就这么移动到另一个房间。 uV\ _j3,2  
“总算是到这一步了了。” HjX!a29Wf  
坐在椅子上后,威尔便对妮塔如此说着。 L$ nFRl&  
“真的是非常感谢您。多亏有了您的努力,我们才能够走到这一天的。” 4. &t  
妮塔露出微笑回应着威尔。 W w{|:>j  
“光是这番话,就足以回报我之前的辛劳了。不过今天只是开始而已,跟沙漠之民的战斗是从现在才要开幕的。” &HPzm6.3  
“我们一定要赢,这座暗黑之岛是属于我们的,绝对不能受到沙漠之民的统治。” *kI1NchF  
妮塔脸上的微笑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严肃的表情。虽然看起来相当的英勇,但这完全无损她的美丽。 |;L%hIR[  
“其实就算是沙漠之民,他们也并不是团结一致的。” 64#6L.Q-c  
“风之部族与炎之部族的对立是吧?” tRqg')y  
“不只如此。玛尼、楼兰及莱丁不久之前都还是独立的都市国家,他们的骑士之中也有许多人对弗雷姆的统治感到不满。去年,弗雷姆国王卡修迎娶了风之部族族长家的人为王妃,这些人肯定对于王国实施优行风之部族的政策感到危机意识。而且,受封于玛莫之地为领土的弗雷姆骑士中,风之部族只是少数份子而已。” jh3LD6|s}  
“让他们开始觉得自己的处境很艰辛是吧。” ~MvLrg"i  
“不只如此,这些人甚至会对炎之部族或各都市出身的人感到恐惧。这大概是他们原本身为风之部族的优越意识使然的吧!风之部族的骑士们如今内心极度的不安,甚至脆弱到稍微一推就会倾倒的地步……” }F*u 9E  
“听你的语气,应该是已经布好局了吧?你煽动西边山岳地带发起的叛乱,其实也只是声东击西而已不是吗?” w% Ug9  
连站在己方都会令人畏惧的这个青年,对贝鲁德皇帝跟帝国的忠诚却是千真万确的。对于抱着重建帝国这个心愿的妮塔,他从一开始便提供了全面性的协助。 c'9-SY1'~  
妮塔虽然在一开始时感到意外,但如今已经对他全面的信任。毕竟这个魔术师为了重建玛莫帝国,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亲妹妹,并且也因此而获得了极为巨大的“力量”。 iNTw;ov  
“可惜的是,我们的力量仍然不足。如果不能尽我们所能做的去做,根本就无法找出任何的胜机。” 7VP[U,  
“这点确实相当遗憾。如果光是以武力就能战胜,我很乐意正面挑战他们。不过目前而言,也只能仰赖你的计谋了。” q><E?  
“这正是我的剑跟铠甲啊。” =Vgj=19X(  
虽然妮塔这番话含有嘲讽的意味,但威尔倒是堂堂挺起胸膛如此回应。 _&/FO{F@m  
“就算没有掌握住每个人的内心,但只要人们集结成群的话反而更加容易控制。只要操纵舆论,放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警讯。只要看见了浓烟,人们就会担心是否会有火灾而坐立不安,而失去冷静的人类究竟会做出什么样的行动呢……” QfI)+pf  
“就让我好好见识你的本领吧,我将为了指挥叛乱活动而前往现场,或许可以就这么以武力夺回玛莫也不一定……” &{s`=IeN  
“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信念,所以弗雷姆的骑士们应该也会慌张吧。不过请千万不要勉强,打不赢就马上退兵,这才是玛莫的骑士之道。” [l+1zt0w0  
“这我知道。” *):xK;o  
妮塔就此打住了跟威尔的对话,并且回到了热烈开着宴会的大厅里去。 BF*]l8p  
她其实很想马上就展开行动,但在这之前她一定要先谒见过雷艾斯皇帝。皇帝目前才十五岁,在希望重建玛莫帝国的这些人中也有许多人看不起他。因此妮塔必须率先对他表示自己的忠诚,藉此提高这位少年皇帝的权威。 VQ{.Ls2`Z  
既然玛莫公国也是如此,那新生的玛莫帝国更需要像一块岩石般团结。 0]dL;~0y.  
“……那我就此失礼了。” B}= WxG|)  
走到皇帝面前后,妮塔便如此敬畏地说着。 k+^-;=u 6<  
威尔在表面上不是帝国的人,所以并没有跟她一起敬礼,但仍是当场低下头对皇帝表达敬意。 uvo2W !  
红发少年以微笑回应,并进行了仪式上的回礼。 c'=p4Fcm  
之后女骑士妮塔跟魔术师威尔便离开了大厅,其他人也已经沉醉在宴会的气氛之中,对皇帝根本连看都不看一眼。 R@=Bk(h  
少年就这么保持着对妮塔露出的微笑,注视着宴会的状况。他的笑容从来都没有变化过,就像一个十分精细的玩偶坐在椅子上似地。如果一直观察着的话,或许会察觉到这其实相当的异常,但如果只是偶而注意他的状况,这位少年皇帝的样子却是十分自然的。 H];QDix?  
就这样夜也逐渐的深了。 M(,npW  
“……皇帝陛下也得开始寻找王妃了呢。” G)A5;u\P9  
看脚步似乎已经喝醉的某人朝少年走去,并且发出了低俗的笑声。 &n% 3rC5{  
少年静静地凝视着这个人,在他脸上,笑容已经消失了。 c&Pgz~iP  
这个人是在玛莫时代藉由贩卖人口而发财的,由于这样的买卖已经被弗雷姆下达禁令,因此在最近成为了重建玛莫的后援者之一。 UR~9*`Z ,  
“这个不用你担心……” Z3K~C_0Cnu  
少年对他如此说着。 0&1!9-(d  
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甚至无法判断他是以什么样的感情说出这句话的。 em @\S   
“这没什么好可耻的啊,身为一位皇帝,培养后代也是很重要的工作喔。” rC>')`uk  
“你没听到吗?我说过这个不用你担心。” f#:7$:{F1  
凝视这个人的少年眼睛开始变细,视线则是像剑刃般锐利。 C LhD[/Fo  
“实、实在是非常抱歉……” MtAD&+3$  
有如那把剑刃正抵着他的喉咙似地,这个喝醉脸红的人顿时失去了血色。 5b_[f(  
“在下真的说得太过火了……” |okS7.|IX  
他就这么不断谢罪,然后消失在大厅的一角。 |Ew\Tgo/2  
等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少年脸上再度恢复了刚才的笑容。 RHo|&.B;+  
“没有寻找王妃的必要。” XDvT#(Pu  
少年并不是在对谁说话,只是不经意地如此说着。 N{@kgc  
“因为要成为我妃子的人选,早就已经决定了……” jP6;~[rl  
4 a;8XAl  
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的地下,建有一座神殿。 ruM16*S{=  
这里在旧帝国时期祭祀着破坏女神卡蒂丝,然而现在却成为了创造女神,亦为司掌丰饶、生产跟婚姻的大地母神玛法的神殿。 w$*t.Q*  
在建于神殿范围内一栋宿舍的房间中,弗雷姆宫廷魔术师史雷因,及他的家人们都聚集在这里。 KOWxP47b  
“发生了可怕的事件呢。” 5B{O!SNd  
带着沉痛的表情,史雷因如此说着。 $l:?(&u  
他似乎很勉强地坐在一张小小的椅子上,并品尝着妻子蕾莉雅为他泡的热茶。蒸气随着酸甜的香味一同飘了出来。 8o~<\eF%  
他已经四十多岁了,原本就消瘦的脸上出现皱纹,头发也变得灰白,因此变得更加令人注目,不过并不会给人年纪已经大了的印象。 B[^mWVp6L  
虽然肉体已经过了巅峰期,但知性方面如今才要进入成熟期。身为罗德斯最大最强之王国弗雷姆的内政负责人,史雷因身上的责任其实相当的重。 /ve8);cH\  
由于十年前他都还过着几乎是隐居的生活,因此内心难免会因为现在的忙碌而叹息。然而他并不能憎恨命运,因为之前的两场大战——英雄战争跟邪神战争,都跟他们一家人有深刻的关系。 7>EjP&l  
妻子蕾莉雅曾被古代魔法王国的女魔法师,“灰色之魔女”卡拉夺去了心智,虽然说不是她所期望的,但她仍然是英雄战争中的两位英雄,暗黑皇帝贝鲁德跟白之英雄王法恩之战的幕后黑手。 EAq/Yw2$  
而在邪神战争时,企图让破坏女神卡蒂丝复活的黑之导师巴古纳德的阴谋中,身为邪神复活之门的女儿妮思则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sI=*c  
为了守护妻子与女儿,史雷因非常需要武力。因此他才会接受弗雷姆国王卡修的邀请,担任这座沙漠王国的宫廷魔术师。 %&9tn0B  
即使战争已经结束,他也不可能马上抽身而退。为了偿还欠卡修的这笔债,史雷因也只能为他鞠躬尽瘁了。 DUiqt09`~  
而对于急速扩张领土的弗雷姆而言,所累积必须解决的问题绝对不比玛莫公国少。只不过就他人的角度来看,弗雷姆王国的精强跟玛莫公国的脆弱实在是两个极端…… $~4ZuV%  
“史派克大人似乎也已经预测到会有叛乱了。” b w5|gmO  
脱去身上累赘的礼服,妮思如此回答着父亲。 J ?$4Yf  
他们已经有一年没见面了,即使身为圣职者,未满十四岁的她当然不可能不高兴的。 C( C4R+U  
不过原本会选择离开双亲住在这里,也是她自己的意志。因为她必须要在这座暗黑之岛上完成某些事情,并且她也不希望将双亲卷入。她不希望父亲因此而更加辛苦,也不希望母亲为此背负更多的悲伤。 zEJ|; oL  
“听到叛乱的消息时,看公王陛下的表情反而是松了一口气呢。” pdsjX)O+f  
帮女儿换衣服的蕾莉雅也如此说着。 BuI&kU,WY  
将近四十岁的她,在眼角跟嘴边已经出现些许皱纹了。然而身穿淡紫色礼服的她,却能令人感受到身为女性的成熟之美。在宴席上高高盘起的艳丽黑发,如今解开让其自然垂落。她的双眼映着面前总是开朗的女儿笑容,抹红的双唇则浮现着温柔的微笑。 *nDyB. (  
由于她所信仰的是以自然为教义的大地母神,因此身上几乎完全没有任何装饰品,唯一例外的,便是戴在额头上,会令人联想到是人类双眼的一个头饰。 {U4BPKo f  
在这个五百年前灭亡之古代魔法王国时代所创造的额冠中,封印着一位女性魔术师的记忆及意志。并且它会以强大的魔力支配佩戴者的精神,为的是让罗德斯永远被灰色之咒缚所笼罩…… (`gqLPx[  
大约在二十年前,蕾莉雅曾一度屈服在这个额冠的魔力之下。 <R}(UK  
然而在一年前她再度戴上额冠时,她成功地抵抗了魔力,并没有失去自己的意志。 4`)B@<  
只要她戴着这个额冠,其魔力将永远不会发动。而在她领悟到自己将死的时候,她将会请求大地母神降临,将其魔力永远的封印起来。 t#oJr2  
“史派克该不会是讨厌参加宴会吧,今天的气氛也有点不一样呢。” ~h?zK 1  
史雷因露出苦笑,并朝着妻子跟女儿的方向看去。 X:+;d8rCy  
但在看到只穿着内衣的小妮思时,他连忙避开了视线。 XX~~SvSM  
虽然是久违一年的重逢,但印象中女儿并没有明显的成长。即使如此,少女的肉体,仍然出现了即将成为成熟女性的变化征兆。 hf>JW[>Xo  
小妮思的发色跟肤色跟母亲如出一辙,也很像他那位伟大的祖母妮思。 om$)8'A,l  
然而,只有少数的人才知道,伟大的妮思跟这对母女之间,其实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 s CSrwsbhv  
被称为“玛法之爱女”,也是玛法教团前任最高祭司的伟大妮思,以前也曾经爱上一位男性,但最后终究没有在一起。之后,她便收养了一位背负着许多离奇命运而生的女婴成为自己的女儿。 tlu-zUsi  
那便是史雷因的妻子蕾莉雅。 \MQ|(  
而在蕾莉雅十七岁时,她背负了一个更加离奇且残酷的命运,那就是被灰色魔女的额冠之魔力所支配。 Xm*gH, '  
“父亲大人说得没错。” _!H{\kU  
将穿惯的神官服从头上套下来,妮思说话时声音都还被蒙在衣服里。 JadXdK=gE  
“亚拉尼亚大使很明显地看不起史派克大人,卡农大使也像是在看一个亡国之王子一样,投以充满哀伤与同情的视线。而且玛莫的骑士们,也像是被主人抛弃的宠物一样,在这种状况下史派克大人当然高兴不起来吧!” yb5 6nd  
“妮思!” BftW<1,U^  
听到从女儿口中说出这样毒辣到无法想像的话,蕾莉雅不禁露出惊讶的表情并要其注意。 dGMBgj  
“……对不起,母亲大人,我说得太过火了。” 0RN]_z$;H  
看到母亲这样的表情,妮思像恍然大悟般连忙道歉。 WE 'afxgV  
在不知不觉中,似乎说得太过分了。若是一年前的自己,大概不可能会说出这种话吧。 Vq2d+ ,fb  
“你不要这么难过,毕竟讽刺也是人类的智慧之一,你母亲只是看到如此成长的你,有点不知所措而已。” 5X4; (Qj  
史雷因以温柔的声音如此说着。 XLz>h(w=  
对于自己心爱妻子跟女儿就在身边的幸福,他真的打从心底感到十分喜悦。 :w:hqe|_  
他出身于还属于自治都市时代的莱丁,一个担任评议员富商的家庭之中,因此史雷因跟安详的家庭一直都是无缘的。 !"j?dQ.U;  
除了身为商人及政治家的父亲极为忙碌,几乎没什么机会可以回家外,母亲也是将照顾孩子们的工作交给佣人跟家庭老师,自己则忙着在社交界打滚。 .&=nP?ZPC6  
由于自己是立场轻松的三男,因此史雷因在十五岁便离开了家,前往当时开设在亚兰的贤者学院拜师进修。 6MvjNbQ  
之后经历过种种事件,他在得到导师的资格后,便像是要逃开似地搬到了亚拉尼部的农村萨克森。 i[sHPEml(5  
光是老家送来的东西就足够他平静的过日子了,加上他教导农夫们的儿子读书写字,因此也得到了不少的谷物跟青菜。 9'faH  
原本他应该相当满足于这样的生活,不过由于一个年轻人的出现,使得他的命运就像激流般开始转动。 2Kovvh y#  
然而如今回想起来,这大概也表示自己的体内的确流有父母的血液吧!虽然希望平稳地过日子,但内心或许仍希望能遇到些不同的东西。要不是这样的话,他就不可能让自己处于像现在这样的立场了。 D/^yAfI  
不过他的父母都已去世,家业也由长兄所继承。二哥则听说是前往北方的亚列克拉斯特大陆,开了间新的商店。 ~cQ./G4  
而史雷因虽然跟买卖无缘,但忙碌的程度可说跟两位兄长比起来毫不逊色。 P!3)-apP\  
不过,如果只有今晚悠闲一点的话,应该是不会受罚的。史雷因认为对人类而言,休息可说是有着至高的价值,同时也是非常奢侈的行为。举例而言,即使是这样的一晚,也有让他从明天开始就必须毫不间断地忙碌一整年的价值。 ozwPtF5  
“……父亲大人也觉得我变了吗?” FJomUVR.  
在史雷因让思绪飞驰的时候,换好衣服的妮思露出了询问的表情走了过来。 \/J>I1J  
“你用词的方式变了呢。” q">lP (t  
在史雷因开口之前,蕾莉雅如此回答着女儿。 0Am&:kX't  
“不过,应该是以前比较不自然吧。我因为是在神殿长大,所以对你或许严格了一点,毕竟我不知道一般的亲子之间是怎么交谈的…:” _ dEc? R}  
“我也是。” z)p( l!  
对于妻子的话,史雷因频频点头表示同意。 /5 yjON{  
“人家不是指这个啦……” KK$t3e)  
“你也稍微长高了点呢。不过看你还穿得下这件衣服,所以应该是没有长高得特别明显喔……” 7.mY@  
“母亲大人!” dJxdrs  
听到母亲这几乎是开玩笑的回答,妮思不禁红着脸如此抗议。 4o?_G[  
搂住女儿的肩膀,蕾莉雅笔直地凝视着她的眼睛。 3'tcEFkH  
“我们的小妮思,不管你说了什么样的话、不管你长得再怎么高,对父亲跟我而言,都只是些微的变化而已。毕竟你是我们女儿的这个事实,是不会因此而改变的啊!” l7#5 .%A  
说到这里,蕾莉雅便温柔地抱住了自己的女儿。 5"5!\Zo  
“母亲大人……” !jlLF:v|1A  
直接感受到母亲的温暖,妮思拼命地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 hK^(Y  
从小她就一直被母亲这样拥抱着,并且被父亲抚摸自己的头。直到做了那个不堪回首的梦之前,她对自己与父母的羁绊从来就没有抱持任何的疑问。 JC 6?*R  
那个梦并不是被巴古纳德召唤时的梦,而是邪神战争结束,自己改住在这间地下神殿后才开始做的梦。 h;" 9.  
那是场自己变成某人,然后不断持续战斗着的梦。战斗的对手各式各样,而自己的外型也经常改变,但战斗的目的却永远相同。 (Y i 1U~{:  
引导世界走向毁灭—— oVlh4"y#Lf  
妮思知道自己的体内,沉眠着另一个灵魂。然而,随着这个梦不断重复,自己的脑海里也浮现出一个疑问。 x -;tV=E}  
如今,在她的内心已获得确认。 ozaM!ee\z  
(肉体是灵魂之器……) $[f-{B{>*  
吻着母亲的脸颊,妮思的心中浮现出了这句话。 g{ ()   
而她也将自己很想说出来的问题,再次藏至了内心深处。 OHRkhwF.  
父亲跟母亲当一如往昔深爱着自己,如今只要这样子就够了。 YMS ZcI  
(即使有了什么改变……) a+mrsyM  
妮思像是要说给自己听似地,如此在心中轻声说着。 *Aqd["q  
lKdd3W "o  
温得雷司特城的中庭,集合了玛莫公国的骑士及士兵们。其数量大概是五百左右。然而这却还不到驻扎在公都周边兵力的四分之一。 #jj+/>ZOi  
坐在卡修送给他的军马上,史派克像是在忍耐着什么似地抿紧了嘴唇。 G0%},Q/  
即位典礼至今已经五天了,原本打算在大使们各自回国的同时,史派克便开始出兵。 .9NYa|+0  
然而骑士集合的状况比想像中来得糟,因此至今都还不能出发。 L;GkG! g  
“亚法德跟伍丁都还没来吗……” -UB XWl  
史派克对在身边待命的盖拉克如此说道。 <uG6!P  
集合结束的如今只有盖拉克所率领的骑士队而已。他们大多是没有领土的下级骑士,平常都驻扎在王城,以便一有动乱就可以出动,可说是驻扎在玛莫至今最为活跃的一队。 q-hREO  
而另一支,是由史派克所率领,以炎之部族出身者为中心编成的骑士队,也同样的转战于玛莫各地,不过他们这一次是负责留在公都进行戒备。 LvqWA}  
留在公都的指挥官,则是请炎之部族的长老露杰南伯爵担任。 (b;Kl1Ql]  
以被称为“影之街”之港湾都市莎尔瓦德为领土的伯爵,也担任玛莫公国的海军提督。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也是这次前往镇压叛乱的人选之一,不过目前宫廷魔术师并不在这里,他似乎打算直到出发前一刻都继续处理自己的公事。 zJ6""38Pr  
“风之部族的人打算无视于我的命令吗!” fc&djd`FuX  
史派克愤慨地如此说道。 5szJ.!(  
“两位骑士队长,跟他们的部下都说想要回到本国,据说还已经对萨达姆公爵提出请愿书了。或许他们正在等待是否有回音吧。” xx@[ecW  
“我是很想跟他们说,要回去的就自己回去……” bj6;>Ezp3(  
“如果你这么说的话,那可就没有人会留在公国咯。” hd*GDjmRQ/  
听到史派克这番话,盖拉克连忙如此说道。 UgL FU#  
光听到现在这番话,或许在场就会有人大叫让我回去了吧。 }K^v Ujl  
而只要出现一个这样的士兵,所有人都会开始说我也是我也是。在那种情况下,盖拉克可没有收拾大局的自信。 _\8jnpT:  
“虽然公王亲征听起来不错,结果原来也只有我们会行动啊。” dVs=*GEl9  
史派克不悦地如此说道。 .07"I7  
而环视下面的骑士跟士兵们,也可以看见他们都露出了相当不安的表情。虽然还没出击,但气氛就像是刚刚吃了败仗一样。 WG&! VK  
(这样真的能赢吗?) RFLfvD<  
连史派克也开始感到不安。 w4fQ~rcUIc  
虽然听说叛乱军的人数不多,但却陆续接到附近的盗匪跟旧帝国的残兵正逐渐聚集的续报。 ;F|#m,2Q-  
领地位于附近的骑士们,为了预防反抗军的袭击,已经让家人逃至王都,自己则率兵前往算是地方据点的堡垒,就这么等待公都派遣骑士团前来支援。 &) 64:l&  
即使是公王亲征,但是只带一点点的兵力过去,大概也只会让他们失望,同时也会让敌方有机会占上风。 $4mCtonP=  
因为其他观察状况的反抗势力可能会因而一同行动。 F$-fj "jC  
率领所有能动员的兵力,一次将其解决,是史派克原先的战略,然而这个计划在最初阶段就已经失败了。如今只要每晚一天出发,都只会导致事态变得更加严重。 xL*J9&~iG  
“即使是公国,这里终究还是弗雷姆的领土,守护这里也是弗雷姆骑士的义务吧。难道亚法德他们不知道这一点吗?” ufe |I  
虽然史派克如此憎恨地说着,但要他们理解这一点可能相当困难。在弗雷姆骑士们的意识中,之前的大战并不是为了要扩张领土,而是为了守护祖国的战斗。玛莫成为弗雷姆领土这件事,有多少人为之高兴,至今仍是一大疑问。 _Vl~'+e  
在考量到是为了罗德斯跟玛莫,史派克才决定即位为玛莫公王的。然而,能够理解他心情的,大概只有盖拉克或亚德·诺瓦等,一年前跟他一同经历苦难旅程的同伴吧! Gy[anDE&  
“那现在呢?要再派使者命令他们出击吗?” 9%Tqk"x?  
盖拉克虽如此提案,但史派克却无法马上回答。 kia[d984w  
再这么下去的话,就只能以抗命罪处罚这些不遵守召集令的骑士们了。因为不这么做的话将会影响到公王的威信。 qw$9i.Z  
然而卡修国王跟萨达姆公爵在现在的状况下,不可能准许他们回去弗雷姆这件事,为什么他们没有察觉到? 7H09\g&  
难道是他们身为风之部族的特权意识吗? c9G%;U)  
卡修的确是以风之部族为中心进行弗雷姆的统治,然而并不表示他实施了不公平的政策。 G pI4QzR  
虽然他让风之部族的人优先拥有高等的地位,但也赋予了他们相对的责任,只想要享受特权根本就是过度天真的想法。 %W8iC%~  
他们很明显地欠缺冷静。 X4 ] miUmh  
被封为玛莫公国骑士的事实,对他们而言就是如此具冲击性。 hsQDRx%H}  
“由我去说服他们吧!” ?QmtZG.$  
史派克下定了决心。 .;Mb4" 7=  
“你要自己去?” sQ340!  
惊讶的盖拉克不由得恢复了佣兵时代的语气。 p5$}h,7  
盖拉克虽然是风之部族出身,但在当时是以身为佣兵队长的萨达姆族长的秘密副官身分,在佣兵队里执行任务的。 Pc*lHoVL  
这也比较符合他本人的个性,即使现在成为了骑士队长,他仍然无法改掉在佣兵队时代的习惯。毕竟沙漠部族原本就没有骑士制度,所有成年男子都是战士。不久前才被世人称为蛮族的他们,当然不可能在一夕之间就变成高贵的骑士的。 J H{/0x#+  
“只要表现诚意的话,相信亚法德他们也会有所回应的。” ;&n iZKoe  
史派克是如此相信的。 ~h_ _Y>  
直到成为公王为止,他也从来都没有跟他们交恶过。 \H bZ~I-  
“如果是这样就太好了。” cz,QP'g  
带着怀疑的态度,盖拉克如此说道。 5\# F5s}  
“不过一定要带护卫去啊。我从莱娜那边听说,亚法德卿的住处那里,已经集结了不少风之部族的骑士咯。” ^7wqb'xg  
“我只是要去见自己国家的骑士队长,为什么还需要护卫?” WM`3QJb  
史派克变了脸色如此说道。 Fy"M 4;7  
然而这并不是否定盖拉克的意见,而是认为自己身为公王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 >STthPO  
“如果对方也能这么想就好了……” _$96y]Bpi  
“带护卫去的话会让他们起疑,我可不愿意让他们这么想。” I)V=$r{  
“您的想法是很了不起,不过一不小心你可是会被杀的啊。如果你死了那这个公国就完蛋了,毕竟会想成为继任者的疯子,我想应该是没有了吧!就算有的话,应该也撑不过三天吧。到那时,公国的威信可就一落千丈咯。”  s[{[pIH  
“到那时候,就由你来担任玛莫公王好了。如果我被杀害的话,亚法德就是叛乱份子,如果立下讨伐他们的功劳,相信就有足够的资格担任公王了。” 5PO_qr= Hx  
“这可不能开玩笑啊,到时我可是会被露杰南伯爵或炎之部族的骑士们杀掉的,毕竟我跟亚德·诺瓦都是风之部族的人啊!” UP^8Yhdo  
的确如此,史派克至今才终于想起了这件事情。 5aizWz  
他自己虽然是炎之部族的族长,不过像这样的部族意识却相当薄弱。因为现在自己是弗雷姆境内玛莫公国的公王,而他也希望骑士们能拥有身为玛莫公国骑士的自觉。 D#L(ZlD4  
“那边可是有上百名的骑士。只带一点护卫也是无济于事。但如果因此而率领大军去的话,双方肯定会起冲突交战。因此唯有我一个人去,亚法德他们才应该会听我说话,因为只要有心他们随时都可以对我不利。” ^T!Zz"/:  
就像是要结束这番对话似地,史派克跨上马背。 84QOW|1  
“万一我没有说服他们,盖拉克你就请亚德帮忙,尽可能的召集兵力。只要不强制的话,召集民兵也无所谓,我们可以配给他们武器跟铠甲以及临时的薪水。” uVUU1@  
骑在马上的史派克对盖拉克如此说着。 WVRIq'  
“税金的征收也不能维持现状了,亚德他一定会抱头苦恼的。” >O?WRC B  
“这倒不用担心,他那颗头绝对够他抱的。” 4HGT gS  
史派克小小开了个玩笑,让自己高亢的内心镇静下来。 9$\s v5  
然后,他朝着公都郊外的亚法德住处驱马而去。 ]UkH}Pt'3  
※       ※       ※ 7A\`  
房间里有两名骑士。 K khuPBd2  
一位是玛莫公国的骑士队长亚法德,另一位是他的同胞,也同样是骑士队长的伍丁。这里是位于公都郊外的亚法德住处,里头除了他们两人外,也集合了许多风之部族的骑士。 ^wolY0p  
“……这就是萨达姆大人的回答?” @}H u)HO  
伍丁激烈地喊着,并且将一封信甩到了桌上。 btuG%D{a^  
亚法德则是以略微冷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同胞。 &#2&V>pE  
“……别忘了风之部族的骄傲。” $Aw@xC^!  
亚法德出声读着信上面的内容。 *)Qv;'U=rn  
风之部族的旅长萨达姆就只写了这些。 t Ly:F*1i  
“等了好几天的回音竟然只有这样!” s$Y>nH~T  
“不过,这的确是预想中的回答。我们被赋予的领土是玛莫这里,即使希望能换一个地方,也不会有多的土地让我们挑选的。” 8:{id>Mm^  
亚法德如此说着,并将银制酒杯里装满的红色液体倒入口中。 S[F06.(1  
适中的酸味在口中扩散了开来。 45c?0tj  
这是连在母国都没喝过的特级葡萄酒,他根本没想到会在这座暗黑之岛喝到这样的东西。 i=EOk}R  
而送这瓶酒给他的青年是酒店的主人,也是负责酒的物流的商人。他说这是卡农先王卡德莫斯七世所珍藏的葡萄酒。 mU #F>  
先不论这话是真是假,但它的品质的确有这样的价值。或许连卡修国王都没喝过这么好的葡萄酒吧! g0grfGo2p  
(真希望能再跟陛下及萨达姆大人一起喝个几杯啊……) M1kA-Xr  
亚法德不禁怀念起遥远的昔日光景。 `NW/Z/_  
在弗雷姆建国还没多久的时候,曾经有过好几次这样的机会。无论是在城内或是战场上,开朗的佣兵王总是常常会召开酒宴。 $.jG O!  
“萨达姆大人是要我们成为炎之部族的人吗?难道必须侍奉那个小子,在这样的边境渡过一生?” G}pFy0W\S  
@)U.Dbm  
“不会长达一生的。只要这里安定下来,应该就能够回到本国了。然而现在回去的话等于是潜逃回国,免不了会被讥为懦夫。” e#C v*i_<  
“懦夫?像我们这样的是懦夫?我们为了弗雷姆,可是战斗了几十年啊!可是这都是为了部族的和平,像这种禁忌之岛会变成什么样子,又与我何关?” 072C!F  
伍丁以激烈的语气如此说道。 z By%=)`  
沉浸在些微酩酊感之中的亚法德点头同意同胞的主张。 cdMSC7l!  
“没错,我们是为了部族而战的,是为了从炎之部族的手中守护我们的家族跟家畜。而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罗德斯最大王国的骑士,并在这座暗黑之岛获得领土,甚至还获得了爵位。” ^+m` mcsE  
亚法德跟伍丁两人,都由卡修授与了子爵的爵位。 aS [[ AL  
而拥有爵位的领主便可拥有自己直属的骑士。虽然不比玛莫公国,但也等于是在统治一个小国了。不过,这样的特权,也是基于对弗雷姆国王跟玛莫公王的忠诚才会被认同的。 y*iZ;Bv j  
自从十六岁第一次站在战场上,亚法德就像是着了魔似地不断征战。光是因为要在战场上活下去这样的理由,亚法德就被叙勋为上级骑士,并且在温帝斯的东边拥有广大的领土。他在领土上盖了座小城堡让自己的家族住,并且拥有许多的佣人。而位于公都郊外的这个住处,则是让自己的第二个妻子跟其孩子们所住的地方。 )7 p" -  
然而,这真的是自己所期望的结果吗? }n9(|i+  
亚法德凝视着自己手上的酒杯。 '8q3ub<\  
能喝到这么高级的葡萄酒,是因为他熬出头并累积了许多的财富。 60+zoL'  
然而在沙漠所喝的马乳酒就不好喝了吗?以葡萄酒原料做剩的渣滓酿造的蒸馏酒就不好喝了吗? +KTfGwKt  
“那我们从今以后该怎么做?” dtR"5TL<~}  
看来已经稍微镇静下来的伍丁如此问着。 uFWA] ":is  
“我心中还没决定。” d {!P c<  
亚法德间不容发地如此回答。 *wTX  
不过,这并不能算是答案。 c-$rB_t+  
就像心麻痹了一样,他无法整理自己的思绪。至今他从没有碰过这种状况,毕竟在战场上绝对不能迷惑,不然将会意味着自己的死。 V8n { k'  
“公王不是炎之部族的族长吗,而且这座岛上有许多他部族的人。他们应该企图从本国独立出来吧?或许会以这座岛为新的据点,然后准备对我们风之部族进行报复也不一定,那我们又为什么要帮助这些人?” [\ao#f0WR  
听到同胞这番话,亚法德暧昧地点了点头。 [K4cxqlfk  
告诉伍丁炎之部族的动向有点奇怪的,不是别人正是亚法德。从那酒店主人威尔之处,在那之后也提供了炎之部族举止可疑的情报。 s 4`-mIa  
他们这么说,炎之部族已经被抛弃了,那么干脆就这么独立算了……  V(&L  
因为是在酒店里所听到的,也可以将其当作是他们随口说说的气话。 lju5+0BSb  
不过,这样的意见也太不经大脑了。目前住在玛莫的不只是他们,除了风之部族的人外,也有莱丁、玛尼或楼兰等这些曾经是独立都市之地的市民。 hY4#4A`I  
他们是如何看待这个事实的呢? i V{_?f1jo  
然而,如果炎之部族真的从本国独立出来,第一个被当成是目标的,无疑将会是风之部族。 1`8s "T  
或许应该要比他们还要早采取行动才对。只要向本国报告他们的不稳动作,请求派遣援军将其讨伐就可以了。 9 /H~hEVK  
然而亚法德也很清楚公王史派克的性格。虽然是个没耐性、且性格率直的年轻人,但怎么想都不觉得他会有这样的企图。 L2VwW  
不过人是有表里两面的,也可能忽然转变成另一个个性。或许至今对弗雷姆的忠诚都是演技,直到现在才露出本性也不一定。 #ZZe*B!s_  
“别一直喝酒,你也稍微认真一点吧!我们可不能就这么无视公王的命令下去,说不定我们会被怀疑预谋叛乱而被讨伐呢!” [Hx}#Kds  
“这倒也是……” uc,>VzdB  
亚法德如此轻声说道。 dy6zrgxygP  
不能否定这种可能性。不,为了维护身为公王的威严,或许也不得不这么做。 s,_+5ukv  
(脑袋没办法运作。) gclj:7U  
并不是因为喝醉,而是他连思考的力气都消失了。 EE'2<"M  
就在这个时候。 E3wpC#[Q1  
一位年轻骑士就像是跌倒似地冲进房间, ?6 2zv[#  
“史派克公王要求见您一面!” DGJ:#U E  
同时他以惊讶的语气如此说道。  hE:~~ox  
“公王陛下他……” t]&.'n,  
伍丁呻吟般地说着,并像是要求救般回头看着亚法德。 ;W{z"L;nX  
“是来讨伐我们的吗?他到底带了多少人来?” qK'mF#n0#  
“不,他是一个人过来的。并且要我转达希望能见亚法德队长。” 0s`6d ;  
“一个人?” S[L@8z.Sj  
亚法德惊讶地反问着。 T]0K4dp+  
“是的,只有一个人。” z 4}"oQk:r  
虽然亚法德询问他公王有什么意图,不过这位年轻骑士却是不知其所以然,只是讶异地凝视着骑士队长的表情。 yl>^QMmo  
“是吗,他一个人过来啊……” Dml?.-Uv<  
亚法德就像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pRfKlTU\  
不论如何都像是史派克的作风,不管是就好的方面或坏的方面而言。 ky !Z JR  
“请公王陛下稍候一下。” . x$V~t  
亚法德如此下达指示,年轻骑士也深深行个礼之后离开了房间。 igOX0  
(像他这样的年轻人,对于这次的决定又是怎么想的呢?) QY+{ OCB  
亚法德如此思考着。 ${Lrj}93  
对于没有领土的下级骑士、希望成为骑士的士兵及佣兵而言,只有这座暗黑之岛是他们最后的活跃之处。如果是有野心的人,或许会自愿留在这里也不一定。 Cdl"TZ<  
“怎么办?要决定的话只有现在了!公王连一个护卫都没有带,要当场打倒他也相当容易。要在炎之部族之下听从公王的命令?或是……” wPghgjF{  
就在这时,走廊的方向传来了请人留步的说话声。 p !DdX  
“看来公王陛下不喜欢等呢。” MeD/)T{G~  
亚法德如此说着,并将酒杯里剩下的葡萄酒一饮而尽。 +4t \j<T  
“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无法决定了。” L^^f.w#m  
亚法德对同胞露出了笑容。 -X EK[  
不懂笑容含意的伍丁不禁歪过了头。 rDaiA x&  
“那你到底有什么打算?要我们风之部族顺从史派克公王吗?” \ bNDeA&l  
亚法德正要回答自己的同胞,然而就在这时。 MXVCu"g%  
“我进来了!” 2wU,k(F_  
这个声音已经响起,年轻公王就这么走进了房内。 Pd:tRY+t/  
接着他环视房内。 I-s$U T[p  
“伍丁也在?” }8.$)&O$^  
并轻声地这样说道。 a6T!)g  
“恭喜您即位成为公王。” Xa8_kv_  
亚法德从椅子上站起来,并且单脚跪地如此示意。 K(mzt[n(  
在戴冠式时他以生病为由缺席,因此今天是第一次跟即位为公王的史派克见面。 ohXbA9&(x  
伍丁并没有效仿同胞,只是站在原地深深敬了个礼。然后他就这么看着地面,并没有把头抬起来。 ~}YgZ/U7T  
“请您站起来吧,亚法德卿。弗雷姆还是个新生的王国,并不适合这些宫廷礼仪,只要在他国使者来的时候表演一下就够了。” o,1Fzdh6(  
“您刚刚不是说玛莫,而是说弗雷姆吗?” _#UhXXD  
亚法德听从史派克这番话站了起来。 p'SY 2xq-,  
“这是当然的。玛莫这个地方终究是弗雷姆的领土,之所以获得公国的自治权,完全是因为这座岛距离本国过于遥远,我的忠诚依旧是献给卡修陛下的。” h 7\EN  
“我无法相信您这番话!” %]DJ-7 xE  
伍丁抬起头来如此回答。 \]/ 6>yT  
“传闻炎之部族正企图从弗雷姆独立。你们将以这座岛为据点,打算对我们风之部族进行报复……” e3&.RrA  
“我本人绝无这样的意志!” 9T;l*   
史派克就像是要打断伍丁这番话般如此说着。 W Aw} ?&k  
}WkR-5N  
“在炎之部族的骑士中,的确有人对这次的处境感到不满,然而我是自愿留在这座岛上的。因为我认为对弗雷姆及罗德斯而言,让这座岛维持安定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qu."9(B  
虽然对这番话无法做出任何反论,但伍丁脸上仍有着相当强烈的不信任感。 _{gRCR)  
“我也知道,现在的我无法成为你们愿意效忠的对象。但如果两位仍然对弗雷姆宣誓效忠,那还是请遵守我的命令。为了避免招致下一场叛乱,我们必须要迅速地镇压住这第一次的暴动。” ;(Qm<JAa  
“然后等到我们为了恢复治安而努力后,你就会转向处理掉我们是吧?” EEp,Z`  
伍丁如此讽刺地说着。 ,e>N9\*  
“即使现在没有这个意思,等到国内变得和平了,你或许会改变你的想法。炎之部族对我们风之部族抱持着恨意,彼此已经是长年的仇敌,所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而且,要为自己的仇敌牺牲卖命,我们人也没有好到这种地步!” [[:wSAO>6'  
伍丁似乎因为自己的这番话而逐渐亢奋了起来。 mm<rdo(`  
史派克则是在愤怒之余,反而感到惊讶跟悲伤。 r(qU~re'  
(沙漠两部族的对立竟如此根深蒂固……) q:v&wb%  
然而,两者对立的理由,已经是过去式了。如果为了未来考量,双方应该互助并共同努力才对。因为两个部族同为沙漠之民,生活方式跟思考模式几乎是完全相同的。 Ih0kd i  
在现在的弗雷姆境内,风之部族的势力的确很大,但人口并不是那么多,反倒是玛尼、楼兰及莱丁等大都市的市民人数远多过于他们。随着时代的变迁,属于少数民族的风之部族其影响力将会逐渐的减弱。 Vz&!N/0i  
然而跟炎之部族融合的话又如何呢?如此一来,在人口上他们将会跟诸都市的市民匹敌,相反的,如果一直执着于过去而保持对立,那就等于是退步到被视为蛮族的那个时代。 V`"A|Y  
而且史派克认为必须要让沙漠之民、诸都市的市民、移民及开拓者共同融合,才能开创出弗雷姆的未来。执着于出身不但没有意义,甚至会招致无法预期的危险。 DbkKmv&  
然而他也知道对人类而言,抗拒跟别的民族融合是种自然的意识。人们总是只对相同出身的人抱持亲近感,对出身不同的人则抱有警戒感。 v iY&D  
即使现在认同民族主义,在将来也可能不得不予以否定。由于玛莫是个小公国,因此必须要在此开先例展示给大家看。何况要在这座岛上生存下去,也唯有所有民族同心协力这条路而已。 Dos`lh  
“……就算是我或炎之部族打算从弗雷姆独立出来好了,到那时各位当然可以为了阻止我们而挺身而出,要一直以怀疑的态度观察我们也无妨。可是这并不能当作是你们现在拒绝出兵的理由,不协助镇压叛乱的话,就等于是你们自己带动叛乱的进行。如果这样的消息传回本国,你们将会受到严格处分的。” }%9A+w}o  
“企图叛乱的应该是炎之部族吧!” VS\~t  
伍于如此激昂地叫着。 #4*~ 4/  
虽然知道他是个血气方刚的人物,但他如此缺乏冷静,却是史派克没想到的事。 *G#W],~0  
大概是精神状态有些异常吧,玛莫成为公国并从弗雷姆本国半独立出来的事实,似乎让他们风之部族的人变得十分狼狈。 9IC|2w66  
“我绝对没有企图叛乱!之后要是有人再提这件事的话,我将予以严厉的处分!” !1}A\S  
由于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对,使得史派克感到相当的坐立不安。 0Y9\,y_  
再怎么讲道理或用感性去说服对方,只要一有不信任感,就很难从这样的思考模式中跳出来。 ,$96bF "#  
要说能让部下信赖的方式,到最后终究是要依靠上位者的气量。史派克必须慢慢地展现这一点,然而如今他却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 ~sSlfQWMzy  
如今伍丁的眼睛充满血丝,并燃烧着憎恨的火焰。再这么激辩下去的话或许真的会对砍起来,如此一来将不可能获得风之部族骑士们的协助,也不可能活着走出这里。然而身为一个公王,他却不能就在这里退缩。 k/yoRv%  
这是完全束手无策的状况,史派克已经不知道可以怎么做了。 (W| Eg  
就在这时。 $!x8XpR8s  
“不过话说回来,您一个人跑来这里实在是太轻率了呢。” c?{&=,u2  
一直默默听着史派克跟伍丁争辩的亚法德,忽然如此轻声地说道。 r-+.Ax4L"  
突如而来的这番话,不只是史派克,连伍丁都将视线转向他并盯着不放。 Lh6G"f(n  
“……这话是什么意思?” R*D0A@  
史派克感觉到背上流下了冷汗。 '@h5j6:2  
他看着亚法德的脸,试图看出他内心的感情。 bBBW7',[a  
风之部族出身的这位骑士队长,表情可说是出乎意料的祥和。他目前的心情,史派克完全无法读出来,然而,这种祥和却反而让他觉得不对劲。相较之下,明显表达出不信任感的伍丁反而比较正常。 t%wC~1  
“当我听到炎之部族不稳的传闻后,便一直思考着自己该如何行动。正如您所说的,我可以监视你们,避免你们独立、无视于命令回到本国、留在岛上但贯彻不服从命令的态度、或是找出炎之部族叛乱的证据并加以讨伐。不,其实证据等到事后再想办法也行,而且史派克公王,只要你不在,状况就一定会有所变动的。”  `k/hC  
亚法德像是要确认史派克的反应一样,说到这里后便停了下来。 |"vUC/R2&  
史派克只是默不作声。 WUSkN;idVG  
并不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没有说话的力气了。 v_PhJKE  
如果风之部族的人真的杀了自己,那么炎之部族肯定会再与风之部族开战。到那时候将不会是孰是孰非的问题,风之部族将会接受挑战,而卡修王也只能站在他们那一边。 :yo tpa  
只要毁灭了炎之部族,就不用担心会有叛乱了。 n0:Y* Op  
光从亚法德的表情来看,可以感觉到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虽然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决定,但相信就算史派克再怎么说也无法说服他的。 w%&lCu@v  
“我根据这些想法推论具体的方法,并且也预测了结果。” ixZ w;+h  
“那做出了什么结论呢?” }u0t i"V  
“很抱歉,我没有做出任何的结论。” E`3yf9"  
亚法德缓缓地摇了摇头。 x'OE},>i  
“那你刚刚不是说已经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能决定了吗!” %Ji@\|Zkf  
感觉像是被耍了样,伍丁如此愤慨地说道。 i>w'$ {  
“我只是知道为什么不能决定,并没有说我已经决定怎么做了。” 3>Ts7 wM  
“希望你可以告诉我原因。” &R:$h*Wt|  
史派克如此询问。 V )CS,w  
“我已经不想管任何事了,在萨达姆大人离去后,我才领悟到这点。这座岛并不是故乡的沙漠,而我却希望能够活在沙漠中,地位、名誉或财富对我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如果我有野心的话,或许我会打倒你并篡夺公王的位子。如果我憎恨炎之部族的话,我也一定会用谋略毁灭你们。如果我对弗雷姆宣誓效忠,我则会听从你的命令,为了玛莫公国而努力。然而我却什么都没有做,所以也变得什么都不想做了。” 2`qO'V3Q  
“什么都不想做?是指身经百战的勇者您?” X(nbfh?n  
史派克无法相信亚法德的这番话。 hm"i\JZ3N  
他是被称为风之部族族长,也就是沙漠之鹰骑士团总团长萨达姆左右手的人物。在拥有玛莫领土的骑士中,也有着数一数二的经验与实力,史派克甚至认为,他很适合担任公国骑士团的团长。 RHc63b\  
“我可不是害怕上战场喔,我只是再也找不出能让我挥剑的意义了。” AvF:$ kG  
“不能是为了弗雷姆王国跟风之部族吗?” v|:2U8YREf  
问这个问题的是伍丁。 x#ub % t  
这位同僚的语气很明显地相当迷惑,刚刚对史派克的那种激动情绪已经烟消云散了。 ,2\?kPoc8  
“如果我人在沙漠的话,应该会这么想的。然而,玛莫距离故乡太远了,要在这暗黑之岛活下去的话,必须要有着坚强的期望,就像史派克公王一样……” bkfwsYZx  
“像我一样?” -F.A1{l[.  
不明究理的史派克如此询问着亚法德。 {[~cQgCI  
“您为了要说服我们,而不顾危险来到这里。先不管这是对是错,但我认为这样的热情是可以在玛莫生存的重要资格。” \mRRx#-r%  
亚法德将剑连鞘一同取下,并递给了史派克。 <BoDLvW>  
“我没有这样的资格,因此我要舍弃我的骑士身分,并且和我的家人回到故乡。只要我不是骑士,我就没有服从命令的必要了。我可以跟以前一样靠着饲养家畜维生,对一个什么事情都不想做的人而言,这应该是最适合他的生活方式了。” ? +{=>{1  
“亚法德卿……” vK\n4mE[,  
史派克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6(1xU\x  
虽然应该要留住他,但他完全想不出任何说服他的方法。而且即使再怎么说,相信也无法更改他的决心的。 |DAe2RK  
“伍丁,你仍有激烈的情感,只要有这个你就还能在这座岛上活下去,守护风之部族的荣耀。希望你能抑止炎之部族的野心,并让这座暗黑之岛以弗雷姆领土的身分安定下去。对风之部族骑士们,我打算以我自己作为最后示范,告诉他们想回本国的话,只要辞去骑士职位就可以了。不然的话,唯一的路就是协助公王陛下。如果现在不做出决断,将会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不是当成叛乱军被讨伐,就是会被旧帝国的残党们所消灭。” P|m V((/m4  
亚法德对同胞说到这里,便再度朝空的酒杯倒入葡萄酒。 WVaIC$Y  
他喜欢喝酒。但这并不是指知道美酒有着什么味道,而是不论什么酒,都能如美酒一般品尝。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草席  发表于: 2008-08-29 21:38

EXz5Rue LV  
率领着骑士队长伍丁及两百名风之部族的骑士,史派克踏上了前往王城的归途。 [P*3ld,,G%  
效法骑士队长亚法德,辞去骑士资格的也有好几十人。即使是这样的人数,对于兵力不多的玛莫公国而言依旧是非常大的损失。 t;+6>sTu  
然而留下来的骑士们,都是在两个选择中选择其一,觉悟要跟玛莫共同开拓自己命运的勇者们。 D5X;hd  
“我们将对您呈现风之部族有多么的勇猛。” C]UBu-]#S  
骑士队长伍丁重新对史派克誓忠后,便以如此有力的语气说道。 to Ei4u)m  
“不过我之所以留在这座岛上,是因为对炎之部族的不信任感,请您务必不要忘了这一点。” P[{w23`4  
我会记住的,史派克对这位风之部族的骑士队长如此回答。 N}\Da: _  
他也认为亚法德的那番话是正确的。 amf=uysr  
要活在这座岛上必须拥有坚强的意念。然而意念会因为人而有所不同,甚至有可能是憎恶或野心。而要担任玛莫的公王,就必须要拥有足够的器量,可以接受人们强烈的意念甚至予以回应。 D %LM"p  
暗黑皇帝贝鲁德、黑衣将军亚修拉姆…… -"5x? \.{m  
旧玛莫帝国的统冶者们都拥有这样的器量。连他们都难以统治的这座岛,史派克却必须用跟他们不同的方式来统治。 [Dq7mqr$  
光听就觉得相当困难。 ~c!zTe  
如果不能一直鞭策自己,或许冲劲就会燃烧殆尽了。为了要接受人们强烈的意念,史派克自己必须拥有更为坚强的意志。 ^ j@Q2>&?  
一走进城门,史派克便察觉中庭聚集了相当多的人。 |6B:tw/.  
这群人的年龄、长相及服装都各式各样,唯一的共通点就是看来都相当穷困。 c> K/f7  
他们当然不是士兵或骑士。 0c1}?$f[?%  
“这些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 RJy  
伍丁让马接近过来如此问道。 {mL/)\  
“这是什么呢?” CzzG  
虽然这样的回答有点愚蠢,但史派克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集团。 iy Od&|.  
人群混杂的程度就像在这里有个市场似地。 "<6pp4*I  
“啊,不能说是队长,该说公王大人了。” H'I|tPs  
此时随着旁边一个清脆的声音,一个少女朝这边小跑步过来。 z$G?J+?J  
“莉芙!” vFb{(gIJ  
史派克认出了这位半妖精少女并下了马。 TFxb\  
“看来成功了呢。” C4Z~9fzT  
看到跟在他身后的风之部族骑士们,莉芙也露出了高兴的表情。 [tMf KO  
“也有很多人离开了,不过留在这里的骑士都是值得信赖的,肯定会为了弗雷姆跟玛莫贡献全力。” q'(WIv@  
莉芙看了伍丁一眼,随即就露出了似乎很害怕的表情。不过对她而言,或许只代表这个人很适合拿来开玩笑吧…… 6j"(/X|Ex5  
“话说回来这些人是?这里可是王城的中庭啊?” =V5.c+  
史派克指着集结在广场上的人群如此说道。 A^,(Vyd  
“这太失礼了吧!史派克——公王大人,这可是你要他们来的啊,他们都是自愿要当民兵的人喔!现在刚好在分配武具给他们,等等应该就会比较像样了吧。” ys#M* {?  
史派克现在才回想起来,这么说来他的确下过这样的命令。 J+IW  
一眼望去,群众的数量大概也有一千多人吧。 Dx <IS^>i  
“竟然来了这么多?” 2M&4]d  
略感意外的史派克如此问着半妖精少女。 Y~vTFOI  
“这代表有很多人不希望玛莫变得跟以前一样啊!不过,可别对战力有所期待喔,大概也只能让他们拿长枪站着充数吧。不过只要他们有那个心,或许有天会派得上用场的。” B4|`Z'U#;  
莉芙如此说着,并轻轻给了史派克肚子一拳。 h5f>'l z  
“既然兵力足够了,接下来就是史派克公王的表现,另外就是运气了。不过我最担心的就是后者……” Q ,;x;QR4  
“只要某人不诅咒我的话就没问题的。” Q? "[zX1  
史派克如此回应莉芙,并再度跨上马背。 b]JN23IS2  
然后他朝群众的方向走去。 4X\*kF%  
虽然被史派克回了一句,并让他就这么跑了,使得莉芙脸上露出了不高兴的表情,但她还是在史派克身边小跑步并行,而风之部族的骑士们也跟在他们的身后。 j}VOr >xz  
“史派克!” i3%~Gc63  
看到他回来,好几个人都高兴地大声叫着。 I2W2B3D` c  
“盖拉克!亚德·诺瓦!” 1|nB\ xgu  
史派克找到了正在发放武具给群众的两人。 6AwnmGL(;;  
两人知道史派克平安回来后,面对面安心地吐了一口气。 DA wzXsx  
“史派克大人……” ]rNfr -  
接着,一位少女从群众中走了过来。她身穿纯白的神官服,脸上则露出腼腆的笑容。 ho20> vw#  
她的身后有几位矮人族的战士,其中一位也是史派克非常熟识的人。 GawO>7w8  
“妮思,还有古里巴斯祭司……” ?hmb"^vlG  
这些矮人战士大概是大地母神地下神殿的建筑负责人吧!这支大地妖精族跟沙漠之民一样,所有的成年男子都是勇猛的战士。 ' " tieew  
而在他们附近,还有一群铠甲上有着麦理纹章的人。这些人是为了修行,而从罗德斯各地前来的神官战士。这些战神神官的使命,就是让自己成为勇者,或是找寻值得自己侍奉的勇者。 # R&[+1=9j  
“虽然力量微薄,但请让我们协助您。” ` o3d@Vc  
“人要有试练才会成长的。” JdRs=#X  
侍奉大地母神及战神的两位祭司,各自以自己的方式对史派克如此说道。 1CM1u+<iZ  
“还有我喔!” e)xWQ=,C  
听到这个声音的史派克,才认出了站在妮思等人身后那位穿着漆黑皮衣的女性。 j<KC$ [Kt  
“莱娜?” 1P[Lz!C  
在她身边的年轻人,史派克都有印象。是聚集在暗巷里头只会打架或偷东西的不良少年。 kW~F*  
这些人一被史派克认出来,都不禁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并简单打了声招呼。 G8s`<:9*  
“我稍微对他们做了些整顿喔,为了纠正他们的个性,我会照顾他们一阵子。他们都比盖拉克年轻,想必不会让我无聊的。” gQEV;hCO  
莱娜露出妖艳的微笑如此说道。 _+N^yw,r*  
她的语气跟表情,完全没有骑士夫人应该有的淑女样子。不过这才是她真正的魅力所在,史派克也非常清楚这点。 ) G{v>Z ,  
9C$!tz>>+i  
*Vl =PNn-  
8joQPHkI\  
“指导他们时要手下留情喔。” pt R  
史派克对莱娜如此说着,并骑马往盖拉克跟亚德·诺瓦的方向走去。 h9I )<_}R  
“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5ih,>>g  
亚德·诺瓦深深低下了头迎接他。 %wf|nnieZ  
“遵照您的命令把兵力集合起来咯。” cDiz!n*.q  
盖拉克搔着脸颊上的伤痕得意洋洋地说道。 $vBU}~l7  
“民兵只能算是凑数的,因此前锋就交给我来吧。” L:M9|/  
伍丁对两人如此说道。 tA-B3 ]  
“那就拜托了,既然如此我的部队就在后方待命吧。” sAoM=n}!  
盖拉克对这位同胞的骑士队长露出了笑容。 /6?plt&CA  
“我们也是风之部族出身的,并对弗雷姆国王宣誓效忠,请您不要忘了这点……” XO#)i6}G  
亚德·诺瓦郑重地对伍丁说道。 U 0RfovJ  
“这么说来确是如此呢。” #( sNk,^Ax  
伍丁则是颇为无趣般如此回答。 qffSq](D .  
由于他们跟公王在私人关系上相当良好,因此真的忘记他们也是风之部族出身的。他们虽然会将史派克放在第一考量,不过也不会做出对部族不利的事情吧。 Z9m;@<%  
为什么自己跟亚法德会忘记这个重点,伍丁不禁扪心自问。或许是被留在玛莫这个事实让他们的内心过于动摇了吧。不过他如今已经有所觉悟,他将赌上风之部族的尊严,全力支持这个弗雷姆所属的玛莫公国。 3Jm'q,TC  
“总之这么一来也够体面了。” SECQVA_y`  
史派克当场对盖拉克等人跟所有的民兵,宣布明天早上便启程出发。 <cv1$ x ~P  
“公王万岁!” G}#/`]o!K  
从群众之中接二连三传来了欢声,并且在重复了好几次之后渐渐变得一致。 \TB%N1^  
史派克也举起右手,握拳回应着他们的欢呼。 B21AcE  
他们是抱着什么样的态度前来的,史派克并不知道。然而有这么多的人希望玛莫公国能持续下去。此外,虽然没有说话或行动,但拥有同样想法的人一定还非常的多。 )H9*NB8%  
而且也肯定会有抱持完全相反态度的人。 OawrS{  
像是企图打倒玛莫公国,希望暗黑之岛能恢复过往而在暗地活跃的人。 $U1kP?pR  
玛莫公国的建立或许并不在众人的祝福中开始。 k!/ _/^{  
然而即使如此,这并不能成为无法存续下去的理由。 9G&l qfX:  
※       ※       ※ %<C G|]W  
玛莫帝国的宫廷魔术师威尔,在自己店里二楼的窗口看着以公王史派克为首,正通过街道的玛莫公国骑士团。 NhoS7 y(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体型颇有份量的男子。 3{4/7D cX  
“看来没有顺利成功呢,波德。” )fMX!#KP  
听到威尔这么说,被称为波德的这个人静静点了点头。 <,pLW~2-"  
这个年龄不详的男子看来像是比威尔年长二十岁,也像跟他差不多年纪。大概是因为平常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吧! v^],loi<V  
实际上他正确的年龄,就连三年来收他为手下的威尔也不清楚。唯一知道的,就是他曾经是个盗贼,大概是被贝鲁德皇帝所消灭的盗贼公会生还者吧!而他身为盗贼的技能则相当优秀,总是忠实并迅速地完成威尔所下达的命令。 RpXs3=9  
由于威尔总是认为完全信赖他人是种愚蠢的行为,因此波德绝对不是他的心腹,但他承认这个人的确是自己的左右手。就像威尔年轻时就被玛莫帝国的宫廷承认其实力,波德所立下的功劳也是相当的多。 |/\U^AHm"h  
“亚法德这男人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这样就不能利用风之部族与炎之部族之间的对立了。” Hx2j=Q_dw  
波德还是一如往常地表情毫无变化,就像是确认事实般地说着。 QR5,_wJ&  
“说得也是,原本并不期待他会打倒公王,不过没想到他竟然辞去骑士职位。虽然骑士的人数减少,但是他们却更加的团结,对我们来说反而比较不利。” @b!R2Yq  
希望至少能让炎之部族跟风之部族加深彼此的对立,因此威尔才如此操作情报。然而结果却完全违背他的期待,这么说来,还不如当初什么都不要做比较好。 F%.9f Uo  
“这代表我的智慧还不够啊。” e}R2J `7  
像是要减少内心的悔恨一样,威尔如此嘲笑着自己。 R )d99j^"  
“不过我还有很多计策,只要再进行下一个阶段就行了。” {"0TO|%x  
“我去将这件事实转达给妮塔小姐。” Q}Ze-JIL$  
波德如此说着,并背对威尔准备离去。 xV,4U/ T  
“就这么做吧。既然骑士团开始动作,那叛乱也到此为止了。虽然那边的战力不多,但也不能消耗在没有胜算的战斗上。” !k:zLjtp  
威尔对着屈身离去的波德如此说着。 KO-Zz&2f  
接着再将视线移到带领骑士团的年轻人身上。 z^P* :  
玛莫公王史派克,如今刚好正要通过威尔眼下,街上的人们都对着骑在马上的他予以欢声鼓励。 Krp <bK6  
从之前的大战经过一年至今,认同弗雷姆统治的人数也逐渐增加了。然而大多数都是帝国时代被虐待的无力或无能份子。在威尔的价值基准里头,这些人都是不足以取的愚民。 # Z|%0r_~  
“今天我就祝福你吧。” m6_~`)R8  
等到凯旋的时候,威尔打算献上最高级的酒进城。 4T==A#Z  
之后他缓缓地远离窗边。 W( &Go'9e"  
“不过,最后获胜的一定是我。”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5楼  发表于: 2008-08-29 21:39

第二章 妖魔之银 U; U08/y  
d2~l4IL)~  
在具厚重感的王位之上,坐着玛莫公王史派克。  $:EG%jl  
而王位前面则有一个像是工匠般的人,正以高亢的声音进行陈情。 a9l8{ 3  
光是听民众的陈情,就几乎可以耗掉一天的时间了。自从镇压了西方山岳地带旧玛莫帝国残党的蜂起并回到王都,他便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 {<K=*r rZ  
不过接受陈情,原本就是身为玛莫公王的义务。 xE1'&!4O  
人们诉说着困境,希望公国能出面协助他们。 Svw<XJ   
如果回应他们所有的请求,公国的财政将逐渐出现破绽,骑士们大概也会过于劳累而倒下,史派克是这么认为的。但若拒绝了全部的要求,民心将会远离这个公国。 !9]d |8!  
因此也只能决定优先顺位来解决,但要怎么下决定,却相当的困难。几乎根本不知道该从何处着手,就是玛莫本身问题之多的写照。 +sf .PSz$  
“……别人的抱怨我已经听腻了。” J,5+47b1}R  
确定那位前来陈情无法获得原料的锻冶工匠离开大厅后,史派克对站在王位两边的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及前几天被受命担任亲卫骑士队长的盖拉克如此说着。 bd== +   
“你这句抱怨我也听腻咯。” {C")#m-0  
盖拉克叹着气如此说道。 sg AzL  
史派克看了这位新任亲卫骑士队长一眼,然后像要说什么般开了口。 Qxa{ UQh}9  
但最后他还是没说什么,就这么往另一边的宫廷魔术师方向转过头去。 -RMi8{  
“要求谒见的还有几个人?” %8r/oS  
“预定的谒见已经全部结束了,不过刚刚又多了另一个人要求谒见……” VhEka#  
“等明天吧!” M %`\P\A  
没等亚德·诺瓦说完,史派克就像是怒吼般如此说道。 (9C<K<  
他从一大早就坐在王位上,像是入了神般倾听人们的陈情。如今他只想前往后院好好动一动身体。 $,27pkwHeW  
“真的可以吗?” `u XQ z7  
“可以!” ,6,]#R :J  
史派克马上如此回答。 yI3kvh  
是违反规则要求谒见的人不对。想陈情的人有义务在早上就提出申请。 BVpO#c~I  
“不过要求谒见的是地下神殿的侍祭妮思大人……” k)7{Y9_No  
“是妮思……侍祭?” Z?G&.# :  
本来差点就要对他说应该早点讲的,但史派克还是勉强把这句话吞了回去。 dl~|Izm  
因为他及时想起,刚刚打断亚德·诺瓦说话的正是自己。 o{WyQ&2N  
(不过话说回来,你的说话技巧也该改一下吧。) ,"2TArC'z  
对亚德而言,他只是遵照形式,但如果他一开始就说出妮思的名字,自己也不会讲这些多余的话了。 `T&jPA9eY  
身为圣职者及拥有骑士阶级的人,拥有随时可以晋见国王的权利,而国王也有倾听的义务。 }q[Bd  
(所以我并没有违反规则。) fV\]L4%  
史派克在内心轻声说道。 ,,4 GNbBC  
只不过自己也知道,这只是欺骗自己的借口。 r@G#[.*A>  
就像是听到了史派克的心声似地,盖拉克忽然咧嘴笑了出来。 ;2xO`[#  
“有什么好奇怪的?” OF U/gaO~  
史派克瞪了亲卫骑士队长一眼。 fS &6  
“我真的可以说出来吗?” a HzHvl  
“……不,还是算了。” e^1uVN  
遭到盖拉克这漂亮的反击,史派克也只能承认自己的败北。关于这种问题史派克总是会占下风。 eD?3"!c!  
盖拉克变回正经的表情,并命令守卫人口的士兵,传达让侍祭小姐进来。 G4 _,  
负责唱名的人也宣布妮思侍祭晋见。 : mcYZPX#  
沉重的门打了开来,出现了穿着纯白神官服的妮思的身影。 5*g]qJF  
她露出温柔的微笑,并且不等门完全打开,便走在红色地毯上往史派克所在的王座方向前进。 7V7zGx+Z7  
她小小的手上,捧着像是盆子一样的东西。上面似乎又有一些物体,不过因为被紫色的布盖住了,所以无法辨识。 _ QOZ sEe  
看到这样的妮思,史派克不禁心想应该要对这种谒见礼仪进行修正。 BqK(DH^9N  
现在玛莫的情势,并不是能将所有人分成骑士或民众等阶级的状况。如果希望公国存续的人们不能团结起来,就无法突破目前的困境。然而如果废除了礼仪,将会因此失去身为公国的威严,这也会造成不同的问题。 i yesD  
政治真是个麻烦的东西,史派克也逐渐认说到这点。 Q,T"ZdQ  
一直到一年之前,他都很认真地认为战斗就是骑士唯一的使命。虽然现在回想起来这样的想法很愚蠢,但有时也会怀念当初的那份纯真。 q'[}9e`Q  
成为公王后的唯一救赎,就是妮思偶而会前来跟自己见面。 1Tp/MV/>  
然而这也是一个问题。以彼此是公王及圣职者的立场而言,无论如何都会变成像这种礼仪上的应对,也常常会跟刚刚一样被盖拉克或亚德·诺瓦开玩笑。 ENVk{QE!  
而且史派克的内心也有迷惑。 G"5D< ]  
希望将她视为圣女而献上自己的剑,及希望将她视为普通少女成为她内心的支柱。这两个想法一直在自己的内心纠结着。 5Z/7kU= I  
妮思侍祭是即使让破坏与创造两位女神降临在自己身上,也能保持灵魂不被打碎的奇迹之少女。或许在面对这样的女孩的话,表现自然的样子反而比较不可能吧。 ]  ]U<UJ  
不能太过于保持距离,但也不能跟她装作很熟的样子。 +avMX&%  
“公王陛下您好……” #FOqP!p.E  
妮思对王位恭敬地低下头,并进行形式上的问好。 CbBSFKM  
“侍祭小姐看来也不错啊。” +gd2|`#  
即使感觉还是怪怪的,但史派克仍是以形式上的礼仪如此回应。 ~5 N)f UI\  
大概是自己的尴尬流露于外了吧,盖拉克跟亚德不禁相视并偷偷地笑着。  +ECDD'^!  
只好随便你们啦,史派克无可奈何的想着。 d$ACDX2  
“那么,今天您有什么要事吗?” 6d[_G$'nk  
无视于两位近臣,史派克如此问着妮思。 eK_*2=;XRW  
“我带来了大地母神教团要献给公王陛下的礼物。” =;a!u  
妮思如此回答,并取下了盖在盆子上的布。 gbeghLP[?  
出现的是好几个细长的筒状物,其中一个比较大的还附有手把跟出水口,其他的则只有小小的握把。 AmPMY:1i"  
“是陶器吗?” *_Z#O,  
话说回来这真是稀奇的色泽,史派克如此觉得。 N/$`:8"  
陶器以鲜艳的青色为底,并用金属光泽般的褐色描绘出花纹。 &;,,H< p  
“是的,这是用来泡茶的陶器。” mffn//QS  
妮思露出微笑,并且也说希望公王能够收下。 /iNa'W5\  
“那真是太好了。公王陛下从早上就接受谒见,至今应该也累了,要不要跟妮思侍祭一起喝个茶呢?” n~V4nj&_T  
jc[_I&Oc_  
亚德·诺瓦那张像是石之魔法像般的脸露出了微笑。 l\AMl \  
“我马上命令侍女去准备。” )D'^3) FF  
“感谢你们的好意……” Q-Ux<#  
你们这些人又打算开我玩笑了,史派克本来想这么说。 [ xOzzp4  
不过看到妮思高兴地点着头,史派克就没再说什么了。 9=w|)p )  
“我想晒个太阳,帮我在阳台摆张桌子吧。” KIA 2"KbjG  
阳光有从窗户中射进来,所以谒见大厅并不会很暗。然而一直被关在屋内,总觉得会有点喘不过气来。 CycUeT  
最近这几天,在谒见后就跟亲卫骑士练剑,成了史派克的例行公事。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他真的会无从发泄。虽说是听民众陈情,不过他们大多是对公国的现状有所不满而抱怨,很少人会提出具体的要求。 '\~$dtI$  
希望公国变得富裕、希望治安变得良好当然是大家的愿望。为此应该要怎么做,不仅史派克绞尽了脑汁,也广征所有人的意见。 RjF'x  
然而以现在的状况来看,他一直都被眼前的事情缠身,无法着手进行治本的改革。就是因为有这样的自觉,因此每次听到民众的陈情他就会不高兴,因为听起来就像是在责备自己一样。 cYx4~V^  
此时史派克往前一看,妮思正以担心的眼神凝视着自己。 j*e6 vX  
因此他也马上回过神来,并连忙对妮思露出微笑。 }pk#!N  
“看来您真的很累,我有带些用香草作成的茶叶过来。如果有热水的话,就由我来帮您泡吧……” i,V;xB2  
妮思试探性地如此说着。 Uie?9&3  
1:NrP'W^  
“说得也是,那就麻烦你了。” tt%MoQ)   
虽然踌躇了一下,但想到在此拒绝的话会更让妮思担心,因此史派克还是答应了。 {X2`&<i6  
总是很会为他人着想的她,大概会准备可以让内心镇静的香草吧。 KbL V' %D  
虽然很高兴妮思有这样的好意,但想到这也是因为自己的情绪不稳,使得史派克感觉内心相当的复杂。 2j(h+?N7k  
不知何时,才能拨去笼罩在这座暗黑之岛上的黑暗,虽然他很急着要做到这点,但目前他也只能空担心而已。 SVjl~U-^  
(都已经成为公王了,但却没做出什么成果。) < B_Vc:Q  
史派克感觉到这样的焦虑。 1 )}=bhT  
他知道坐在王位上听陈情是公王的工作,但自己却想亲自行动做些什么。 ut >4U'.H  
这么做也比较符合自己的个性。 |AlR^N  
(不过到底要从哪边着手?) t+,4Ya|Xj  
史派克至今还不知道。 aNyvNEV3C  
i"|$(2  
谒见大厅某个落地窗外的阳台摆了一张桌子,而史派克等人如今就在这里品尝着妮思泡的香草茶。 _k^0m  
“合您的口味吗?” #fj/~[Ajv  
妮思如此问着。 8/z3=O&  
“因为是第一次喝,所以还不太习惯这样的味道。不过它的香味很棒,可以让情绪舒缓下来。” xEuN   
史派克坦诚述说着感想。 8Ld:"Y#  
或许应该讲得更婉转一点的,不过他认为这么对妮思说才是最好的。 o ]IjK  
何况就算是不说实话或夸大其词,大概也会被她轻易看出来吧。 ) 'j:  
听到史派克的回答,妮思露出高兴的表情,自己也喝了一口香草茶。 .1 %T W)  
亚德·诺瓦跟盖拉克两人则敬畏地缩在自己的位子上,他们没想到自己竟然也要出席这个小小的茶会。 n.hv!W0  
(你们也真是的。) TO2c"7td  
史派克感到有几分恶作剧的心情。 #_mi `7!B#  
在妮思侍祭面前,他们也变得极度的紧张,根本无法想像他们在刚刚还是开史派克玩笑的当事人。 Y!6/[<r$~k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 9 2MTX Osp  
盖拉克在之前的大战中,其实曾经丧命过一次,但却在妮思让大地母神降临的奇迹之下得以复活,换句话说她是盖拉克的救命恩人。 l{w#H|]  
而对亚德·诺瓦而言,妮思是自己的魔法导师史雷因的女儿。他也是第一个察觉妮思是圣女的人,因此对待她就像是侍奉真正的女神一样。 j@Qg0F  
虽然对他这样的态度,妮思已经抗议过好几次了,但因为他的态度从来都没因此有所改变,因此也只好任亚德·诺瓦这么做了。  ^\B :R,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一想到有人比自己紧张,自己的内心反而就轻松多了。看着缩起身子只能点头回应的盖拉克跟亚德·诺瓦,史派克以平常很自然的气氛跟妮思聊着天。 v#=`%]mL  
“香味好像也具有类似魔法的效果。” V|)>{Xdn  
将与陶器一同带来阳台的香草叶放在桌上,妮思如此说着。 H A}f,),G  
“因为香草也是药草的一种吗?” I ];M7  
史派克如此询问。 Y32O-I!9u  
“是的。由于比较常用来做菜,或是像这样子泡成茶来喝,因此大致上都统称为香草,但其中也有很多可以用来当成药材。这么说来,您知道吗,这座岛上的药草其实数量多得惊人喔。” WWT",gio  
“药草吗?” C0=9K@FCb  
史派克拿起一片香草叶看啊看的,光看外表的话只会觉得这是普通的草,这样的东西该不会连王城的中庭都有吧? OL7_'2_z.  
“只不过用法不同的话,也有可能会成为毒药就是了……” ]CU]pK?nq  
史派克相当认同这句话。 C8a*Q"  
由于岛上所特有的瘴气,玛莫的动植物种类跟罗德斯本土有着明显的不同,最大的特征,就是有相当多的有毒动植物在此栖息。 y80ykGPT\&  
而毒药也可以变成良药,反之亦然。 iAY!oZR(WT  
“如果进行栽培的话可以拿来卖吧?” <lr*ZSNY  
史派克对亚德·诺瓦如此说道。 [6jbgW~E  
“因为也可能会被作成毒药,所以应该不能直接卖出去的。” $o@R^sJ  
“说得也是……” [NnauItI  
听到宫廷魔术师的回答,史派克很惋惜地如此说道。 _DRrz naw  
一般的民众对毒这种东西抱持着高度的警戒心,甚至可以说是憎恨,而且憎恨的程度更甚于魔法。人们对于魔法使虽然畏惧,却同时抱持着敬意,但对于用毒的人则毫无疑问会视其为恶人,不仅相关的刑罚很重,甚至光是拥有毒品就会被问罪。 VcK}2<8:+~  
如果对外输出毒草,玛莫公国的评价将会一落千丈。 !gwjN_ZJ^  
“史派克大人的说法感觉好像商人呢!” Dc~,D1xWj  
听到史派克等人的对话,妮思不禁露出了微笑。 ^s\3/z>b4!  
“正是如此。” Q5S,{ ZeT  
PIcrA2ll  
史派克以认真的表情回答。 Z?i /r5F  
“最近我一直都在思考要怎么做才能充实国库,可说是完全体会到治国就跟经商一样的痛苦呢!” Vbh6HqAHxJ  
“我也能体会您的心情。” t?;T3k[RM  
妮思如此慰劳着他并继续说道。  Gt9wR  
“虽然直接把毒草当成商品会是个问题,不过做成药的话应该就没关系了吧?因为能使用治疗奇迹的圣职者很少,所以为此所需的费用也不低,因此大部分的民众生病时都必须依靠药物,而即使如此,这对他们来说也是相当的高价的物品……” U7 &x rif  
“原来如此,做成药就行了是吧。” tXF]t   
像是要沉思般,史派克双手抱胸,然后凝视着妮思送来茶杯中冒出的热气。 eX&Gw{U-f  
就像她刚刚所说的,这种香味似乎具有类似魔法的效果,光是闻一下便能让内心镇静,头脑似乎也更加灵光了。 }:iBx  
“要调和药物的话需要药草师,亚德既然是魔术师,应该懂得药草学吧?” zH)_vW  
“我曾经学过,不过并不精通。魔术师的专门领域毕竟是古代语魔法,除此之外的知识虽广但浅。不过必要的话,我可以进行研究……” _17|U K|N  
“不,我也不希望拜托你,毕竟你其他要做的事情还堆得像山一样高。你有认识什么药草师吗?还是可以让哪些弟子去学……” gL$& @NY  
“这必须要独自钻研,弟子们学起来会花很多时间的,因此我认为还是应该招聘优秀的药草师,只可惜我并没有适当的人选……” Ex@`O+  
亚德·诺瓦如此说着,并转头看着妮思。 ic6L9>[  
“反倒是妮思小姐对药草比较了解不是吗?听说您不仅有向史雷因导师学过,大地母神的教团似乎也很热中于药草的研究……” OVoO6F ]  
任何东西只要教过妮思一次,她就永远不会忘掉。亚德·诺瓦曾听妮思的父亲史雷因说过这件事。 #;9H@:N  
与其说是在学习她所不知道的知识,还不如说像是回忆起已经忘记的事情一样,任何的知识她都能一直不断地吸收。 #S Q XTR  
如果她真的想学习魔术的话,那大概也是实力超过自己的魔术师了,亚德·诺瓦也不禁如此认为。 bk#xiuwT  
然而史雷因并没有让女儿学习魔术,而是非常希望她能够信仰大地母神。就像是回应父亲的期望,妮思在六岁时便能倾听神之声,并获得祭司的能力。当初因为魔术实验失败,而重伤的亚德·诺瓦,就是她行使最初的奇迹——神圣魔法中的治愈咒文而治愈的。 7u11&(Lz  
亚德·诺瓦视妮思为圣女,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K6\` __mLf  
“很抱歉,我也没有认识的人选。不过,我想父亲大人应该会知道吧。” N} />rD  
妮思稍微思考后如此说着。 ~2%3FV^  
“请尽快跟本国的宫廷魔术师大人联络,并询问这件事情。” P9#)~Zm}]  
史派克如此命令,而亚德·诺瓦也恭敬地低下头回答遵命。 p]LnE `v  
“玛莫的土地很贫瘠,作物的状况都不太好。虽然需要努力让土地肥沃,但我觉得产量并不需要做到像是卡农或伐利斯那么的多,粮食只要能够自给自足就已经很够了。所以,发展不依靠土地的产业,是让这座岛变得富裕的唯一方法。我认为其中最好的方式就是贸易,为此我们也必须有像是特产之类的产品出现。” ?A=b6Um  
药物或许就是其中的候补之一,史派克对盖拉克跟亚德·诺瓦两人这么说。接着,他转向妮思的方向。 &{^eU5  
“感谢您提供这么好的点子。” ySX/=T:<;  
他对妮思表达感谢之意。 L4974E?S  
“能成为您的助力,我也非常高兴,为了拯救贫困的人们,大地母神教团将会全面提供协助。” H:}}t]E  
妮思露出微笑,并表示自己差不多该告辞了。 ~@M7&%]  
“您送来的东西,我就感激的收下了。虽然我不太懂陶器这样的东西,不过它的颜色真的是很漂亮。” T&}Ye\%  
“不只是漂亮而已,这恐怕是很昂贵的东西呢。能做出这种青色的也只有矮人族的工匠吧?” .P/xs4  
像是要纠正史派克似的,盖拉克如此说明。 mxtgb$*  
“真没想到你会懂陶器呢……” 3ut_Bt\  
史派克也觉得相当的意外。 !RMS+Mm?  
“也不能算是懂啦,只是我比公王活得久,即使讨厌,脑袋里也早就被塞满了不必要的知识咯!光是这样一组陶器的价值,应该就可以盖一栋房子了吧。” ;~ee[W$1  
“这陶器有这么贵?” sco uO$K  
史派克惊讶地说着,并朝妮思转过了头。 }MZan" cfo  
“这是北方矮人族送给我们的。不过这么昂贵的东西,我们的神殿并不需要,所以才想进贡给王城……” ]Y5dl;xrM)  
妮思再度露出了微笑,  # eEvF  
“您可别说要还给我们喔。” HTNA])G  
并小声这么说道。 Vu|dV\N0*  
“我知道了。”  HD|sr{Z%  
史派克点头回应妮思,并且再度将视线移到桌面的陶器上。原本到刚才都很自然的喝着茶,但在听到价值后却不太敢去碰它了。 aJQ XJ,>Lv  
“虽然身为骑士也必须懂得艺术,不过我可绝对不会买这种东西的,毕竟这又不会让东西变得好喝……” !u0U5>ccw  
虽然自己也觉得这么说很可笑,但史派克目前也只有这样的感想。 1Zq   
盖拉克则是表示也有同感。 0~i qG  
器皿只要没被打破就算可以了,史派克这么觉得。 Xa*?<(^`  
事实上,史派克自己的私人物品,几乎都是玛莫市场买来的中古品。虽然公国城里的东西还是要体面一点比较好,但他也不想为此而去寻找最高级的东西。 ;>/ipnx  
“主要是听说要呈现出这样的青色是相当困难的,与其说是技术上的问题,不如说是作为原料的矿物并不容易取得……所以它的价值自然就会增加,换句话说就是稀有价值吧。” {6YxN&  
亚德·诺瓦就像一般魔术师一样,展现着自己的广泛知识。 _X?y ,#  
“稀有价值啊……” 59/Q*7ZJ  
史派克轻声说道。 Nq  U9/  
人一旦有了多余的财产,就会想要获得一些比较特别的东西,古代王国时期的古董之所以如此高价也是这个原因。 q"l>`KCG`  
因此,才会有成为冒险者,挖掘遗迹的生意存在。 ?9,YVylg  
“那作为原料的矿物是什么呢?” sFD!7 ;  
“据说是腐化的银,也是被称为狗头鬼之银的一种矿物。” L:Ed-=|Uw  
听到史派克的疑问后,亚德·诺瓦像是不知道似的摇了摇头。 @Z,qu2~|!  
妮思见状,便代替他如此回答。 I(y`)$}  
“狗头鬼之银……吗?” B\NcCp`5  
“是的,妖魔种族之一的狗头鬼,据说拥有能够让银腐化的能力,而这种被腐化的银,似乎正是做出这种青色的原料。” AwA1&mh  
“狗头鬼有这种能力啊……” ' |J)ds  
史派克觉得十分意外。 ?F!W#   
说到狗头鬼,在妖魔中可说是弱小的存在。 I"~xDa!  
妖精一样特殊的能力,或许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Z!=M  
(狗头鬼的话……) }isCv b  
史派克开始思考。 qW+=g]x\  
暗黑之岛自古以来就栖息着许多妖魔,狗头鬼虽然不像赤肌鬼是数量那么多的妖魔,但是罗德斯其他地方的狗头鬼数量跟这里根本不能比。或许,他们如今仍然躲在某些地方。如果去调查银矿矿脉的话,或许真的有机会可以发现腐银。 PV?1g|tYv  
“只要有那种你们说的变成腐银的金属,就可以做出这样的陶器是吧?” (c  u'  
史派克如此问着妮思。 ^7J~W'hI  
“……我想应该是可以的。” Q|6Ls$'$  
妮思思考了一下后如此回答。 ^ n6)YX  
“不过制作方法,只有矮人族的工匠才知道。而且变成腐银的矿物是什么样子,不是他们的话是分辨不出来的。” BYkVg2D(  
“需要工匠的话,就跟药草师一样用招聘的好了……” m*Q[lr=  
由于五十年前的魔神战争使得南方矮人族灭亡,因此现存的矮人族集落,就只剩下位于罗德斯岛最北方塔巴村附近的了。 (R9QBZP5  
然而,在他们之中也有人离开集落来到人类的城镇上,或许会有接受邀请而来这里的陶器师傅。 pE$|2v  
(说到矮人……) /8 e2dw: \  
史派克想起自己的老朋友中也有一位。 d08`42Z69  
只要问他的话,或许可以知道腐银与陶器师傅的事情。 OL,/-;z6  
在想到这一点的瞬间,史派克站了起来。 7.w *+Z>z  
他很想就这么跳起来。刚刚因为遇到瓶颈,而变得脑袋不灵通的感觉,通通消失了。 HPu/. oE  
这多亏了妮思来跟自己见面,也是因为她所泡香草茶的效果吧! Zj%B7s1A  
不过更重要的,就是他发现了让这座暗黑之岛变得富裕的指针,身为公王的他心情当然好得多了。 -6hu31W  
(玛莫有它身为暗黑之岛的特殊性。) 2)HxW}o  
如果好好运用的话,让这座岛变得富裕并不是不可能的。 i?1js! 8  
就像毒药能变成良药,被妖魔腐化的银也能化为美丽陶器的釉药。 a2(D!_dZR  
“我们前往战神神殿吧!” t1.zWe+C>3  
史派克对盖拉克跟亚德·诺瓦两人如此说着。 wHB Hkz  
之后他朝妮思的方向回过头来,并牵起她的手紧紧握着。 5WtQwN~  
“史派克……大人?” X\c1q4oB[  
妮思的脸上出现了困惑又害羞的表情。 ! 4qps$p{  
可是史派克却完全没注意到她的那副模样。 }(f.uN_v  
“真的是非常感谢您,因为您使我感觉终于见到光明了。” l1+w2rd1  
“那真是太好了。” 2m)kyQ  
看到史派克打从心底高兴的表情,妮思也不禁随之露出微笑。 1{\,5U&  
“那么我就失礼先走一步了。” "2vNkO##  
史派克话一说完就跑进了谒见大厅。 Z,N7nMJf  
亲卫骑士队长跟宫廷魔术师两人在那瞬间面面相觑,并叹了口气,随即便跟着公王回到了屋内。 vJ'yz#tl9  
“要先回去的应该是我才对啊……” *1I D`o  
看着史派克等人离去的落地窗,妮思不禁轻声说着自己被留下来了。 ( TbB?X}  
“不过这样子才像史派克先生啊。” 3u"J4%zg|L  
只要一决定就马上行动,并且在完成前决不放弃。这正是那位年轻公王所具有的魅力,而妮思也不知因为他而获得了多少的力量。 k?|F0e_  
正因为有史派克的勇气,所以在那个关键时刻她才不是被破坏之女神卡蒂丝,而是让创造之女神玛法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9Ww=hfb5UW  
“史派克大人一定会是个好公王的……” a\[fC=]r:  
妮思有着这样的确信。 +*:x#$phx  
接着妮思便开始整理桌上的东西。同时她也对自己进贡的青色陶器,祈祷公国将会开创出崭新的未来…… q=E}#[EgY  
※       ※       ※ *"wD& E?  
“古里巴斯祭司!” pn_gq~5ng  
带着盖拉克跟亚德·诺瓦两人,一走进麦理神殿的礼拜堂后,史派克就大声叫着祭司的名字。 Y(G*Yi?;  
声音被礼拜堂的四壁反射,形成了多重的回音。 6_`eTL=G  
“你还是一样这么吵呢。” <+i`W7  
正在打扫祭坛的大地妖精,皱起眉头转过身来。 tWX+\ |  
就矮人族而言,他很稀奇地将胡子剪短。因为他们有着以胡子长度为傲的风俗,因此以短胡子为耻,而戴上假胡须的人也不少。 ]TTJrC:  
由于古里巴斯将胡子剪短,因此说不定他是要展现住在人类世界的决心,史派克是这么认为的。 Velbq  
一定有其他跟他一样的矮人,其中也肯定会有陶器工匠。 |\r\i&|g1  
史派克走到古里巴斯面前,简单打过招呼后就进入了正题。 n.H`1@  
询问他是否能分辨名为腐银的矿物,及是否有矮人族的陶器工匠愿意接受招聘。 gQ+_&'C  
“我也是大地之妖精啊。” m%$E[cUW!  
没有像被唐突的质问吓到的样子,古里巴斯如此回答。 @l6 dJ  
“腐银这种东西一看就知道了。” px(1Ppb9  
“是真的吗!” 0,D9\ Ebd  
史派克精神一振地转头看着亚德·诺瓦。 8-g$HXqs_#  
“这座岛上也一定会有银矿山,或许已经成为废坑的可能性比较大吧,请帮我以妖魔栖息的地域为中心进行调查。” @ :   
“知道了。” ^MWW,`  
由于熟悉史派克的个性,因此亚德·诺瓦行个礼后就离开了。他打算直接回城开始调查资料。 K  v>#  
真辛苦啊,盖拉克以眼神这么说。 Xk fUPbU  
彼此彼此,就像这么回答一样,亚德·诺瓦露出了笑容。 r Xk   
“那么陶器工匠方面呢?您有认识的朋友吗?” v_ F?x!  
“只要回到铁之王国就有好几人咯!” Z_ *ZUN?B  
“他们愿意接受招聘吗?” '~ 6CGqU*  
“对我们矮人族来说,能够制作东西就是一种喜悦。如果能因此做出好东西的话,我想他们会答应的。” %KVRiX  
古里巴斯的回答,让史派克相当的满意。 9lwo/(s  
“你打算寻找腐银啊?” 9mtC"M <   
“是的,同时我想在这座岛上制作青色的陶器。” xx2:5  
“所以就是玛莫陶器咯?” Z"8cGN'  
听到古里巴斯这么问,史派克露出微笑点了点头。 VQJ5$4a&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让我帮你吧。如果是妖魔聚集的这座岛上的话,确实可能找到腐银也不一定。” #+Gs{iXr  
“真的是非常感谢。” sU3V )7"  
史派克深深地低下头表示谢意。 O*"wQ50Ou  
“您又打算自己亲自去啊?” IZ ha* 7  
“这可能左右了公国的命运,不由我去的话要找谁去?何况我不去的话也对不起提供协助的祭司啊!” yq^$H^_O p  
对于盖拉克的问题,史派克像理所当然似地回答。 lt2& uYgp  
盖拉克也没再说些什么,就像是早知道会以这样的答案似地。 Ppn ZlGQ6  
“留守就交给露杰南伯爵,然后护卫人数就尽量少可以吗?” H zK=UcD  
“我知道了。难得古里巴斯祭司要一起去,那就由我们当年的同伴们一起去吧!” obk v ]~  
史派克很高兴地接受了盖拉克的提案。 4SO{cs t  
跟心灵相通的伙伴们一起去,这趟视察之旅也会很惬意的。 -2XIF}.Hu  
※       ※       ※ blS4AQ?b^  
就这样,在三天之后,史派克等人出发前往暗黑森林附近已经成为废坑的银矿山。 hIHO a  
同行的有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跟其夫人莱娜、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跟战神祭司古里巴斯,以及半妖精少女莉芙。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6楼  发表于: 2008-08-29 21:41

QrDI$p7;'  
离开公都至今已经五天了。 Dhv ^}m@  
史派克等人来到了曾经是暗黑森林地域的一个场所。 >,7 -cm=.  
“不过这边也真是凄惨呢。” J.35Ad1hM  
亚德·诺瓦环视四周如此说道。 :.J Ad$>P  
暗黑森林在一年前的战争中,被黑妖精们所召唤的炎之精灵所燃烧,大部分都变成了被烧尽的平原。 Onz@A"  
“要恢复成森林必须花上几百年。不过因为森之妖精族有过来,或许可以恢复得比较快吧!” lXjhT  
史派克看着被黑炭覆盖的大地如此说道。 +XMKRt  
“话说回来,莉芙的母亲也跟妖精们一起住对吧?” clyZD`*  
“对啊。来到玛莫的妖精就是来自于父亲的集落,换句话说都是妈妈认识的人。” Y?IvG&])  
妖精跟人类,莉芙的身上有两个种族的血,以她的状况而言,父亲是森之妖精族,母亲则是人类。而她的父亲在旧玛莫帝国占领卡农的时候,成为了黑妖精当时狩猎妖精时的牺牲者而丧命。 WCRGqSr4  
而她身为优秀战士的母亲,则是为了对黑妖精报复,就这么一个人来到了玛莫。 UXgeL2`;  
不过因为黑妖精集落的戒备过于森严,使得复仇的机会一直没有来临。在联合骑士团登陆攻击暗黑森林时,她自愿带路因而终于得偿所愿,并在森林燃烧时带领许多的骑士跟士兵逃离。如果没有她的话,进攻暗黑森林的联合骑士团大概会全部牺牲吧。 m?GBvL$  
而听说现在莉芙的母亲为了让暗黑森林恢复为普通的森林,因此请来了森之妖精族,在焦黑的大地上种下了新的树苗。 l  d  
“妖精们居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远吗?” <aSjK#  
“不会,就在这附近喔,不过可别说要顺路去看看啊。”  r"YOA@  
听史派克这么一问,莉芙连忙慌张地回答着。 ]?c9;U  
“怎么可以呢。你的母亲还因为拯救骑士团的功绩,而由卡修国王亲自颁发感谢状呢!加上我也想对前来玛莫的妖精族道谢,所以就顺路过去看看吧。” o&-D[|E|  
听到史派克这果断的语气,使得莉芙不禁唔了一声。 efN5(9*9R  
“知道了啦,我带你们去吧。” @}\wec_   
莉芙像是无可奈何般说道。 ?hBjq  
就这样在她的带领之下,史派克等人来到了妖精族的集落。 b,hRk1  
虽说是集落,但只是在烧掉的平原上建了几十间朴素小屋的聚落而已。 'u}OeS"f  
史派克面会了妖精族的长老,并对他们前来玛莫进行让森林复苏的活动,致上最衷心的谢意。 jEMnre3/  
在那之后,他们便拜访了莉芙母亲的住处。她当然是村里唯一的人类。住在卡农的妖精族常常跟人类世界交流,但两者之间结婚的例子依旧不是很多。 XmJ?oPr7  
“欢迎各位千里迢迢来到这里……” @PzRHnT*  
莉美的母亲名为洁希。 %_ (Xn  
因为其女儿的个性及听说是位女战士,史派克原本想像应该是个拥有豪放性格的女性。不过实际见面之后,却给人一种聪明稳重的印象。只不过她匀称的体型及毫不拖泥带水的动作,仍透露出她是位熟练的战士。 k|4}Do%;  
她剪短的黑发跟女儿一样,不过肌肤是褐色的,这似乎没有遗传给女儿。眼睛是黑色的,并散发着热情的光辉。虽然她跟集落里的妖精穿着一样的服装,不过穿在她身上看来似乎有一点不合适。 5Sz&j  
“很抱歉突然来访。因为我们要到附近视察,所以就顺路来这边打扰了。” !,<rW<&;  
史派克如此说着,并以公王的身分感谢她在之前大战的活跃及现在的贡献。 0JE*|CtK  
“实在是倍感光荣。” `|p8zV  
洁希如此回答,并露出了优雅的笑容。 LkyT4HC8n  
(莉芙该不会是像父亲吧?) 7hlzuZob+y  
看到如此有礼貌的应对进退,史派克不禁思考起这种事情。 wd*V,ZN7  
不过这应该是不可能的。莉芙的父亲可是高贵的森之妖精族。 +8}8b_bgH  
(哎,孩子也不一定会像父母亲的。) &SM M<^P.  
史派克自己如此解释,之后便将话题转向暗黑森林,及曾居住于此的妖魔或魔兽。 L-`?=- 9`  
“暗黑森林并没有全部被烧尽,以东边一带为中心还有许多没有被火灾波及到的地方。而这些地方也仍然栖息着许多的妖魔跟魔兽,依旧保有当年暗黑森林的样子。” F;ELsg  
洁希如此回答。 ,8.zbr  
在之前的大战后,联合骑士团曾进行大规模的妖魔跟魔兽狩猎活动。不过因为不熟悉地形的关系,因此并没有获得满意的成果。 :!w;Y;L:+  
由于大致预想得到莉芙母亲的这番话,因此史派克露出了奇妙的表情点了点头。 x75 3o\u!  
“我已经预定派遣讨伐队前往暗黑森林了。” #]2,1dJ  
“是这样吗……” i\zN1T_  
洁希对史派克这样的决定并没有非常关心,反倒让人觉得似乎是在否定似的。 u vyvy  
“如果您有什么意见的话还请直说……” <3 I0$?xL  
想知道她真正想法的史派克如此问着。 2NF#mWZ(s  
她最爱的丈夫被黑妖精所杀害,因此憎恨妖魔的程度应该比任何人还要强。 iza.' Mm~  
“这个集落的妖精们,希望将这里培育成像故乡卡农一样的森林,这对于他们拥有光之属性的森林妖精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不过由于我是人类,因此比较可以从冷静一点的角度来看这件事。” =c#; c+a  
“那您所得到的结论是?” =k2"1f~e  
“要消灭这座岛上的暗黑森林,或许真的是不可能的……” n==+NL  
“不可能的?” jN%+)Kj0C)  
“在我们种植的树苗中,已经有些开始出现暗黑森林特有的变异了,而且就这么发芽成长的树苗,也真的就是之前暗黑森林的树种……” "v+%F  
就算是集合了罗德斯全岛的妖精族,大概也无法根绝这些变异的新芽或小树吧,洁希也接着表示。 84c[Z   
“如果又变成暗黑森林的话,那就再烧掉就好啦,也顺便可以把躲在里头的妖魔跟魔兽解决掉。” *}Gu'EU  
盖拉克提出了如此激烈的意见。 yHxi^D]  
“我并不赞成这样的做法,一年前暗黑森林发生火灾的时候,各位应该还记得那时浓烟造成的灾害有多么严重吧!而且栖息地被烧掉的妖魔跟魔兽们,也因此四处流窜到玛莫各地,造成许多的居民因而牺牲。如今这些妖魔也仍然僭藏在岛上各地,对附近的居民造成严重的威胁。” :i]g+</  
“这点我当然知道,所以我们才会成为领主或骑士,尽力保护各地的治安啊。” /i IWt\J  
“相对的也因此会向居民们征税没错吧?” ixJwv\6Y  
莉芙母亲的语气虽然温柔,但说话的内容却相当严厉。 ?sbM=oo  
然而因为盖拉克变得激动,反倒使史派克冷静了下来。不然的话跟莉芙母亲争论的或许就是自己了。 "yPKdwP  
“我想说的是,或许对玛莫而言,暗黑森林才是森林最自然的样子。例如生长在弗雷姆的树木大多是耐干燥或盐分的种类,亚拉尼亚跟卡农相比的话,森林树种的分布也不尽相同,所以森林会因为气候跟土壤的差异而有变化,应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n$jf($*  
“如果让暗黑森林复苏的话,那这座岛不就永远都是暗黑之岛了!” Yd$64d7,h  
“盖拉克!” YbE1yOJ&m  
由于似乎快变得无法收拾,因此史派克连忙制止了盖拉克,同时对自己的无礼而向洁希表示歉意。 Ge4 tc  
(不过即使如此……)  eZ +uW0  
暗黑森林才是玛莫森林最自然的样子。史派克感觉这句话刺进了自己的内心。 ,__|SnA.  
就某些方面而言,这句话等于是否定了他们的行动,盖拉克会这么激动,在某种意义上也是理所当然的。但冷静思考的话,却也很难对她的这番话提出辩驳。 vh6#Bc)i%w  
“我会将这番话作为您宝贵的意见谨记在心,不过我的愿望是让玛莫从黑暗的咒缚中解脱,希望不是由黑暗或浑沌,而是以光与秩序来治理这座岛。因此我们也会仅可能支援这边的活动,也请您千万不要放弃继续努力。” 9{5 c}bX  
“我当然也是这么么希望的。” ^Sz?c_<2P  
洁希也告诉他们不用担心。 N3g?gb"Ex)  
史派克就此打住了话题,并命令莉芙今晚住在母亲的家里,其他人则是在附近扎营。 z/t:g c.  
“不用啦,我跟大家一起就好了。” n)rF!a  
莉芙虽然连忙这么说,但史派克却以果断的语气重复说这是命令。 bNO/CD4  
只不过实际上,史派克并没有权力命令莉芙。由于之前已经失去实体的佣兵队正式解散了。如今她的立场则是“公王的好友”。 zVs|go>F  
因为她是半妖精又是女性的关系,所以并不能封她为骑士,但也不能让她成为士兵,要担任女官或侍女的话也并不适合莉芙。 ;j/-ndd&&  
由于立场上变得不需要负什么责任,因此莉芙也越来越无拘无束了。不过因为她的性格比较开朗,因此基本上并没有在城内发生过什么问题。 :cK;|{f  
“本来应该要招待各位住下来的,抱歉这里实在是太小了。” >}ozEX6c2  
洁希以抱歉的口吻说着。 -/ #tQ~{gs  
“不,请不要放在心上。” c{t[iXDG  
这个集落并没有任何可以住五到六个人的屋子,史派克从一开始便知道这件事。 nNff~u )I  
他不想让妖精族的人花时间安排这些,也希望至少在今晚让莉芙能享受亲子相处的时光。 '3@WF2a  
因此史派克等人留下莉芙,并离开了妖精族的集落。 hrR X=  
※       ※       ※ \HOOWaapN  
“那个男的不错嘛,我也能理解你为什么老是赖在公都里头了。” s:/.:e_PU  
在窗边看着史派克等人离去后,洁希回头看着自己久违了的女儿。 a4}2^K  
“你说盖拉克?还是亚德·诺瓦?该不会是古里巴斯吧?” 0Fh*8a}?b  
莉芙鼓起了脸颊如此回答。 %?EOD=e =  
“真不可爱,你这种个性可没有男人会喜欢的。” K/u`W z~A  
洁希说话的语气跟史派克等人在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z|? C  
不仅是佣兵的说话方式,而且还有着故乡玛莫的口音,实在是称不上是很有格调。 9Yowz]')  
“我又没说想要被别人追啊。” <8 At =U  
莉芙瞪着自己的母亲。 AAdRuO{l1  
“是吗?我还是想要被别人追追看呢,不过自己会不会喜欢那就再说咯。” ?Y'S /  
“那就去公都住住看吧?到那边的话,想追女生的烂男人要多少有多少喔。” lq_ W;L  
“那种的可就免咯,如果我再年轻个十岁的话,或许也可以当上公王的宠妾呢,毕竟我当年也是有能耐追上了你父亲啊。” |7/B20  
“随便你怎么说……” fu=}E5ScK  
莉芙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 Ytx+7OLe  
就因为母亲是这种个性,所以莉芙才不想让史派克等人见她。如今莉芙也真想让他们听听现在的对话,到时就会觉得还是住在外面比较好了。 6EK+]0  
“公王陛下似乎很喜欢一个叫妮思的女孩喔。她是本国宫廷魔术师的千金,还是侍奉大地母神的圣女小姐呢!” 0 \LkJ*i  
“这可是强敌喔,那么用成熟女性的魅力如何?” ;^DUtr ;  
“行得通的话,莱娜早就是他的宠妾咯!” &,."=G  
“刚刚那个女盗贼啊,在我看来还只是个黄毛丫头呢。” B0z.s+.  
“对史派克来说已经够成熟啦。他啊,即使在比他年纪小的我看来,都还是很小孩子气呢……” ;*W]]4 fy  
“所以你认为你不适合他?” M :`hb$k:  
露出了若有含意的笑容,洁希抚摸着女儿的头。 o@LjSQ5!  
“我可从来没这么说啊!” +H&_Z38n  
虽然莉芙如此叫着,但实际上母亲的这句话也正是她内心所想的。 }aNiO85  
“为什么在宫廷里需要小丑,我终于了解这点了。” 6@XutciK  
莉芙轻声地如此说道。 ri JyH;)  
“如果一个人老是很正经,有时候就会无法控制自己了对吧?” ]Hd 0 Y%  
洁希如此说着,并再度摸摸女儿的头,表示她能懂得这一点实在是很了不起。 J82{PfQ"  
“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当个很棒的小丑的。” {my=Li<_H  
“人家一点都不高兴。” TLSy+x_gX  
莉芙如此不悦地说道。 [QZ~~(R  
“哎,反正就随你高兴吧。毕竟当小孩可以自己活下去之后,我这当母亲的就等于是没什么用咯!” AVyZ#`,  
听到这句话,莉芙像是恍然大悟般抬头看着自己的母亲。 K<]fElh -  
然而她的表情却一如往常。她除了生气外,很少有不同的表情,即使是在父亲被杀的那个时候,她也是保持这样的表情说要前往玛莫。 Oq[E\8Wn  
“来吧。真是没办法,今晚我就陪你一起睡吧。” 68HX,t  
“打算重操旧业是吗?” /hX"O ?^  
莉芙虽然如此讽刺地说着,但这也只是不希望被看见自己的内心罢了。 <Y#R]gf1  
她自己也觉得这样真不可爱。 sRZ:9de+  
“不过这个工作赚不到钱就是了……” hL`zV  
eYcx+BJ  
母亲如此自言自语地说着。 !n{c#HfG  
(我的性格都是你遗传的啦。) t 3GK{X  
莉芙在心中对母亲如此说着。 RE.@ +A  
这时候夜也已经深了。 &!a 2%%1#N  
bvgD;:Aj  
第二天早上,跟在母亲家里过夜的莉芙会合后,史派克等人就这么再度展开了旅程。 Q'a N|^w"f  
而抵达目标的矿山已经是再过五天的事了。 O0{  
路上他们并没有碰到任何怪物,不过史派克并不知道这是理所当然,还是自己忽然变得这么的幸运。 ,xz^ k/.  
如果依莉芙的说法,史派克身上根本不会有运气这种东西,即使是在荒野中旅行,也不保证怪物就不会出现的。 .zAafi0  
而史派克自己也曾经这么认为过。 Zd(d]M_x  
(我还在介意莉芙母亲的那些话呢。) %^l&fM*  
.O#lab`:2  
史派克在心中苦笑。 BZ<z@DJp  
她所说的那番话隐藏着真实,史派克也知道这点。然而他的心愿仍是与其完全相反的。 \Ep/'Tj&  
他连忙挥去心中的迷惘,凝视着眼前石壁上开有山洞的古老矿坑。 @L!#i*> 9  
“由我走前面吧。” sOxdq"E  
古里巴斯如此提议。 w)eQ'6Vu  
“那就麻烦你了。” 4)iEj  
史派克如此说着,并让路给这位矮人祭司。 <u?hdwW \  
坑道相当狭窄,大概只容得下一个人通行。像古里巴斯这样的大地妖精不仅具有夜视能力,也可以察觉是否有坍方的前兆。即使是遭遇怪物必须战斗,交给他也是没问题的。 >1U@NK)HfY  
“魔法之光啊……” g yQ 9Z}  
亚德·诺瓦咏唱咒文,作为魔法媒介的拐杖前端出现了青白色的光芒。 (1,#=e+  
“好,进去吧。” ~fp+@j-A  
史派克如此对大家宣布。 ')<FLCFwT  
“等等!” *6D%mrK  
忽然,莱娜用紧张的声音说着。 d+2O^of:T  
“地上有足迹,而且是最近的事情……” =P;;&j3Z  
“你说足迹?” ^1,Eo2yN  
史派克不禁与旁边的盖拉克彼此相视。 +Q!xEfpO;  
“果然如此,就想说至今都没碰到怪物还真是不可思议呢。” HA.NZkq.tV  
莉芙瞪了史派克一眼,并如此轻声说道。 @ U8}sH^  
“这又不是我的错!” ):fu   
史派克忍不住回了一句。 F}B/-".^  
“又没有人说是公王陛下的责任啊?” LYy:IBI7_  
“不,已经说得很明显了。” d!QD vO  
史派克如此回应。 &8_f'+i0  
虽然知道只是被开玩笑,不过一直被这么讲话终究还是会忍不住的。 ,Z*3,/a  
“现在不是聊这个的时候吧?” M`C~6Mf+  
莱娜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出来打圆场。 i3 l #~  
“说得也是,那么足迹是?” ;vv!qBl|@  
“好像是人类,不然至少也有穿鞋子,不过比较小,大概是小孩的尺寸吧。虽然看来人数有好几个,不过我想应该不会太多。” zsMw5C  
“小孩,而且是妖魔啊……” ok>P [ &!  
除了黑妖精外,一般的妖魔人都是赤脚的。然而如果是旧玛莫帝国军所属的妖魔军团的话,那会穿鞋子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nhQ44qRgQ  
“只要保持警戒的话,应该也用不着这么紧张吧?” w-'D*dOi  
盖拉克如此说着。 ^Azt.\fMX  
“那当然,都来到这里了哪能回头,就算出现妖魔,只要把它们打倒就行了。” Hc&uE3=%sL  
史派克对盖拉克如此回答,并以眼神对古里巴斯祭司示意。 PQ&Q71  
像理解了一样点点头,祭司走进了废坑。 C{`^9J-  
史派克第二个进去,跟在后面的依序是莉芙、亚德·诺瓦、莱娜跟盖拉克。 .e FOfV)  
洞窟里的空气很阴凉,对于长途跋涉的他们来说感到非常的舒服。六人份的脚步声被石壁反弹,比史派克等人先一步进人了坑道深处。 ~D -JZx  
“看来没办法采取先攻了。” rAlh& ?X  
史派克不经意地说着。 47C(\\  
“反倒是不要被偷袭就好咯。” ~`~%(DA=  
队伍后方的莱娜如此说道。 s0 \f9D  
“古里巴斯祭司,请你用我的盾牌吧,在被射击武器攻击时会派上用场的。” o%/-5-  
由于觉得莱娜说得没错,因此史派克将自己所装备的骑士盾牌递给了带头的古里巴斯。 &Hlm{FHU  
“也对,那就借我一用吧。” ;gxN@%}@  
古里巴斯接过了盾牌装备在左手,右手则是握着一把小型的斧头。这是预测可能会在狭窄的地方战斗而带来预备的,自己爱用的战斧目前则是背在身后。 93E,  
古里巴斯装好盾牌后便继续前进,史派克等人也跟在他身后,并保持数步的距离。 /-!&k  
不断蜿蜒的坑道越往深处,便缓缓地往下方延伸。旁边到处都是为了挖掘矿石而开的小径,不过狭窄到必须要侧着身子才能通行,而且大多只有一小段就没路了。 6 ?1s`{yy  
古里巴斯无视于这些小路,而在主坑道前进着,并且常常会捡起脚边的石头仔细检查。 1a($8>  
“怎么样?” 05l0B5'p  
在不知道检查到第几颗石头的时候,史派克终于忍不住如此问着。 =~GE?}.o  
“这是银矿石,不过银的成份很少,就算冶炼也是不符合成本的。” RLYU\@kK?  
“原来如此……” z +3<$Z  
换句话说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因此史派克也不禁有点担心。 ]dPVtk  
“哎,总之也只能往前走了。” Hv8SYQ|  
正如自己所说的,古里巴斯继续向前。 -M7K8  
渐渐地,坑道慢慢变得宽广,大概是大型矿脉被挖掘之后的痕迹吧。 -Z:]<;qU  
“搞不好已经被挖光了也不一定……” ,vY)n6  
史派克轻声说着。 ^=eq .(>  
“公王大人怎么可以这么丧气呢?” |ZvNH ~!  
莉芙走到史派克旁边轻拍着他的背。 mg i,b2  
“我并不是丧气,只是说有这种可能罢了。” j2RRSz&9  
“这种事情不到调查结束前,是不知道的啊!” O0@w(L-  
“你是因为站在没有责任的立场所以才能这么说啊。真是的,你果然跟你母亲一模一样。” S304ncS|M  
盖拉克介入了史派克跟莉芙的对话。 u~" siH  
“没想到盖拉克比想像中要来得固执呢,说不过我妈有让你这么不甘愿吗?” 7IA3q{P  
“你说谁说不过了!” @O@fyAz  
激动的盖拉克不禁提高音量,使整个洞里都回荡着声音。 J__;.rnk  
“别这样,如果坑道崩塌了那怎么办?” %4j&H!y-w;  
亚德·诺瓦不安地如此说着,并摆出像是要按住天花板似的动作。 {*N^C@  
莱娜也露出了苦笑,安慰盖拉克这样不像是个大人的样子。 q\a[S*  
“抱歉啦……” HV ;;  
即使有些不高兴,盖拉克仍对莉芙道了歉。 DC&A1I&  
“这样不像你喔,盖拉克。被莉芙开玩笑或大声骂她可都是我的工作,虽说你当上了亲卫骑士队长,但不必连这种事情都帮我做喔!” |</"N-#S  
史派克对盖拉克露出了笑容。 IQT cYl  
不过这番话听起来有点愚蠢就是。 gF3TwAr  
“真的是非常抱歉。”  2A*/C7  
盖拉克忍住笑对身为自己君主的公王谢罪。 wa" uFW  
虽然没有自觉,不过自己还是有些焦躁。 #Rc 5c+/(  
虽然亲卫骑士队长的工作并不只是保护公王而已,但目前他也找不出其他该做的事情。因此看到史派克焦躁的话,自己的心情似乎也会变得跟他一样。 _().t5<  
“通道似乎还很长,反正这里也蛮宽的,我们就休息一下吧。” Gfv(w=rr?  
史派克如此提议着。 r=qLaPG  
大家当然没有异议,就这么各自以习惯的姿势稍作休息。 z!:'V]  
就在这个时候。 ]c}=5m/  
史派克感觉自己的颈部附近似乎有空气在流动。 &s:=qQa1  
(是……风?) 6yI }1g  
感觉是从洞窟深处吹出来的。感觉有些惊讶的史派克就这么凝视着风吹过来的方向。 k5@d! }#c  
坑道往里面就越来越狭窄。由于亚德·诺瓦的魔法光照不到深处,因此不知道尽头到底有什么,不过或许有通往地面的出口。 a}>Dz 1R  
至少史派克想不出其他会有风流动的理由。 %,|zt H/ Q  
史派克就像是要确认般独自往里面走去。 :M j_2  
“怎么了?” 6 mO"  
露出讶异的表情,莉芙如此问着。 w>qCg XU3  
“感觉好像有风吹过来。” oEu>}JD  
“在这么深的洞穴里头哪可能会有风啊?” H] k'?;  
洞窟深处几乎不会有风之精灵,这是自然之理。 iITp**l  
“所以我也吓了一跳啊!” BDe]18X  
史派克回了莉芙一句,然后就这么大步朝深处走去。 ;LRW 8Wd  
此时他的长发忽然飘扬了一下,同时脸颊也有被东西所抚摸的感触。 Ax!Gu$K2o  
“绝对没错,果然有风在吹……” TY.FpW  
就在史派克像是夸耀般如此说着的时候。 5j eO"jB  
随着轰的一声,史派克周围忽然卷起了狂风,同时全身也感觉到被割伤般的痛楚。 s t/n"HQ  
“这是什么!” S &JJIFftO  
反射性地蒙住脸,史派克像喘息似地说道。 nxaT.uFd1  
“史派克!” ?t rV72D  
莉芙一瞬间变了脸色,发出了像是尖叫般的声音。 u1cu]S j0  
“快退后!这是风之精灵西鲁芙,而且大概已经疯狂了!” 9`"DFFSMS  
“疯狂的精灵?” *8)2iv4[  
史派克一边退后一边呻吟。 tNnyue{p  
“为什么这里会有这种东西!” b |7ja_  
“当然是精灵使召唤出来的啊,它之所以疯狂是因为这里的大地精灵力太强,那个人有可能是知道它会疯狂所以故意召唤过来的!” [VSU"AJY  
“精灵使?” R 1ktj  
史派克回到同伴身边之后便确认身体的状况。 :0 ^s0l  
皮肤露出来的部份有几个地方被割伤。虽然伤口很浅,但却一直流着鲜红的血。 UG2w 1xqHw  
“没事吧?” >UHa  
古里巴斯走了过来,并准备使用治疗魔法。 Qw)9r{f  
“这只算是小伤口而已。先别管这个,如果不打倒风之精灵的话……” SH8/0g?  
不打倒就无法前进,而召唤精灵的人一定也在里头。 lKV"Mh+6  
赤肌鬼里头也有会使用精灵魔法的上位种,黑妖精则全体几乎都是恐怖的精灵使。 o-eKAkh  
就在这个时候,疯狂的风之精灵朦胧地显现出了实体。 AQ{zx1^2>K  
外型很像是妖精族的女性,然而全身几乎都是透明的。 RL}KAGK  
“要脱光也要有肉体当本钱啊!” 4]&<?"LSK  
盖拉克以有点低俗的语气如此说道,并对风之精灵冲了过去。 <@, $hso7:  
“不行啦盖拉克,普通的武器对精灵是行不通的……” BC/_:n8O  
莉芙连忙如此警告着。 .~klG&>aV  
“这你要先讲啊!” 8_we: 9A  
盖拉克的第一击虽然命中了风之精灵,但就像是在砍风一样就这么毫无阻碍地穿过了精灵的身体。 dpzw.Z  
“万能的魔力啊!” jO'|mGUM  
亚德·诺瓦在盖拉克、史派克及古里巴斯的武器上赋予了魔力。 =-jD~rN4;P  
“感谢啦,不过我的武器原本就拥有魔力了。” U/w.M_S  
史派克如此说着,并跟古里巴斯一起前往支援盖拉克。 6yIvaY$KR  
“啊,我忘记了。” (ku5WWJ  
额上浮现汗珠的亚德·诺瓦很抱歉地如此说道。 4j'd3WGpbN  
这突来的战斗使他乱了手脚。即使知道再多的咒文,如果无法正确使用的话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xtfRrX^  
必须要让头脑更灵活点,亚德·诺瓦自己也引以为戒。光是一个魔法的使用,就有可能让史派克陷入困境,也有可能因而获得转机。 d;G~hVu  
风之精灵以像是刀刃般的风进行攻击,只要碰触到这种风就会让史派克被割伤。 Ax<\jW<  
由于精灵使用的是魔法,因此并没有办法避开攻击。集中精神把魔法的效果压到最低,才是唯一的防御手段。 ]]uHM}l  
也因此史派克三人将重点集中于攻击。  <!'M} s  
史派克与盖拉克的剑,及古里巴斯的斧头纷纷朝精灵的身体砍去。 1]OSWCEm*[  
/Jlv"R 1,  
如果是普通的武器会完全无效,然而他们武器上所附的魔法之力逐渐地夺走了风之精灵的存在。 ae`| ic  
最后精灵的形体终于完全消失了。 >1|g5  
“成功了!” Plo,XU  
莱娜发出了欢呼。 3fkk [U  
亚伯·诺瓦也安心地叹了口气,只有莉芙因为是精灵使,因此看到精灵被打倒难免会露出复杂的表情。 <n0{7#PDqw  
史派克等三人虽然不是没有受伤,不过并没有伤得很重。 9'KonW  
古里巴斯对战神祈祷,治疗了他们的伤势。 mN}7H:,  
“非常感谢你。” tS?lB05TOR  
“没什么,为因战负伤的人治疗,是侍奉麦理的祭司应该做的事。” ;u-4KK  
史派克与古里巴斯如此交谈后,便同时往坑道深处看去。 "^rNr_  
“所以精灵使就在里头了。” M<`|CVl  
“不过还是要前进吧?” =_d%=m  
“那当然。” >S#ul?  
史派克点了点头。 u<Xog$esu  
他不能无视于会操纵精灵之妖魔的存在。 AFm1t2,+;  
“亚德·诺瓦,先对我们用防御魔法,等会要一口气冲进去。” `/:cfP\  
“等等,我先让光之精灵带头……” [xaisXvI4  
莉芙如此说道,并召唤出了青白色的发光球体。 T@ 48qg  
是光之精灵。 PZ OKrW  
“跟在它后面走,这样的话就可以先知道有没有埋伏了。” 8l)  
“好,我知道了。” 49h0^;xlo:  
“就算知道也要再等等啊,还是由我来带头走吧。” TSto9 $}*  
盖拉克就像是要把史派克往后推般走向前。 v'ay.oVzw  
“怎么了?听说卡修王平常总是走在大家前面喔。” j%tEZ"H  
“如果你跟他一样强的话,我当然不会说话。而且他只会在要为己方打气时才会带头,平常都是在后方指挥全军的。” #Z9L_gDp  
“是这样的啊?” C{m&}g`  
史派克有点意外地回头看着亚德·诺瓦。 Mg? L-C  
其实史派克从来都没有在卡修国王的指挥下作战的经验。毕竟直到一年之前都是个骑士候补,并且在受封为骑士后,随即就被派来到这座岛上了。 ti_u!kNv  
“亲卫骑士队长说的没错。何况王者的使命并不在于战斗时带头,而是要让战斗胜利才对。” p:[LnL  
“知道了,那么就由盖拉克带头吧。” 6 =>G#  
史派克仍是有些惋惜般说道。 v\0^mp  
他还是不习惯站在被别人保护的立场。史派克觉得要让众人承认他是公王,还是得在战场上获得一些战果。 J$[Q?8 ka  
不过现在应该听盖拉克所说的才对。 )I9aC~eAD  
因此史派克让盖拉克带头,自己则是跟在后面。 n|KKby.$  
“……唯有魔力可抵御魔力。” !J^tg2M8:  
亚德·诺瓦完成对抗魔法的咒文,并施在盖拉克等三人身上。 vm}G[  
“光之精灵啊!” U[fSQ`&D  
接着莉芙便命令光之精灵冲入矿坑的深处。 UrK"u{G  
“苍之流星,要上咯!” 9d\N[[Vu]R  
盖拉克叫着自己佣兵时代的别称,像是要追赶光之精灵似地向前进。 4#2 ,Y!  
史派克跟古里巴斯跟在他的身后,紧接着依序是亚德·诺瓦、莉芙跟莱娜。 g :i*O^c @  
走了一段路后坑道又变宽了,并且里头再也没有通路,只有在深处的石壁上留有一个没有挖很深的小坑道。 V9{B}5KC  
在光之精灵的照射之下,这个坑道前浮现出一个人影。 aBlbg3q  
“黑妖精!” P"Rk?lL  
史派克不禁咽—口气。 3- )kwy6L  
因为那个人影是黑妖精,而且…… hht+bpHl  
“还是个小孩子呢。” v=MzI#0L  
感觉出乎意料的盖拉克回头看着史派克。 *a4 b  
“黑妖精里当然也会有小孩啊。” V"g~q?@F  
虽然史派克如此回答,但他也感到有些困惑。 g& >m P?  
仔细一看,在握着短剑的黑妖精小孩背后的坑道,还躲着一个更小的小孩。 !Bncx`pl  
“好像是要保护后面的小孩呢。” b,vL8*  
古里巴斯像是很感动般说道。 p[gAZ9  
赞扬勇敢的行为也是战神的教义之一。 v1K4$&{F  
“可别大意,就算是小孩也是妖魔喔。” _<Vg[ -:1  
史派克点头回应莱娜的警告,但他却没有行动的气力。 gy g|Tno  
(到底应该要怎么办?) W7 ]mfy^  
史派克如此自问。 4SBLu%=s%  
要将这两个黑妖精小孩杀掉、抓起来、还是就这么放走? I')x]edU  
“虽然很可怜,不过还是杀了吧,毕竟生为妖魔就是他们的不幸。” X)Ocn`|  
“正是如此,讨伐妖魔是从萨达姆公爵统治时就决定的,您不须有任何的疑惑。” YFAnlqC  
盖拉克及亚德·诺瓦如此述说着意见。 ZS|Z98  
“他有表现战斗的意志,因此这场战斗是正常的。然而已经看得见胜负的战斗又何必要进行?” )/ n29]  
古里巴斯则是提出了战神祭司会有的反论。 w7Pe  
“我也是小孩啊,再怎么看他们的年纪应该都比我小。” HMFl/ %z  
“但是他已经可以召唤风之精灵了不是吗?这已经是相当危险的存在了。” jCam,$oE  
莉芙跟莱娜则是这么说的。 Ds;Rb6WcnY  
同伴们的意见相当分散,而这也影射了史派克目前纠结的内心。 ByC1I.B`  
(如果妮思在的话会怎么说呢?) XC 57];-  
史派克不禁考虑起这样的事情。 n,1NJKX  
黑妖精是邪恶的妖魔,这一点他当然能够理解。然而对方是小孩的事实却使他犹豫不决。 5J?bE?X  
杀了他们不但不能夸耀自己的战功,而且还只会留下不好的回忆。然而放他们走的话会违反准则,被人们知道的话也会遭到责难。 ysQEJm^|-u  
(那就把他们抓起来?) zvWO4\  
可是现在已经跟骑士候补的那时候不同了,裁决囚犯的工作就在身为玛莫公王的史派克身上,而且依照法律即使是小孩,只要是妖魔通通难逃死罪。 X*43!\  
因此在这里杀掉跟抓起来处刑,其结果都是一样的。 3T Yo  
“公王……” FA<Z37:  
盖拉克就像是要催促他做出决断似地如此说道。 1nw$B[  
“我知道!” VGkW3Nt0  
史派克虽如此回答,但仍作不出决定,使他不禁觉得自己真是优柔寡断。 x)%% 5  
他知道自己迷惑的原因。其源自于莉芙的母亲洁希的那席话。 1e+h9|hGYw  
——暗黑森林才是玛莫最自然的样子。 ])3lH%4-  
那么对玛莫而言最理所当然的居民,就是妖魔。 7 "h=MB_  
要驱除覆盖在玛莫岛上的黑暗。 ;7B2~zL  
从决定留在这座岛上的时候,史派克就是这么期望的。 Q#d+IIR0gK  
然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如今想要采掘妖魔之银并发展产业的自己,又究竟是在做些什么…… qP%Smfp6  
“史派克,你听我说。” )x9nED{  
对他说话的是莉芙。 64IeCAMVo  
她变得比平常正经许多。 &kmd<  
“黑妖精在卡农狩猎妖精族时,即使是小孩子他们也毫不放过,不然的话我就不会逃到弗雷姆,也用不着去当佣兵了。” * wQZ '  
“没错,所以你并不需要犹豫啊。他们也已经有所觉悟了,所以才会召唤精灵,现在也才会对我们拔剑相向啊。” r!-L`GUm  
莱娜也像是要应和莉芙般如此说着。 O(:u(U7e  
然而莉芙却说: @et3}-c  
“不对。我要说的是,难道玛莫公国要跟黑妖精做一样的事情吗?” uBd =x<c\  
这出乎意料的反论使得莱娜不禁哑口无言。 7Vof7Y <  
“你的父亲也被黑妖精杀了啊。你成为弗雷姆的佣兵不就是为了报仇吗?连你的母亲都为此来到这座岛……” Kuzy&NI^w  
盖拉克就像是代替莱娜般如此说着。 &<[]X@ bY  
“没错。正如盖拉克所说,我跟我妈都以自己的方式对抗黑妖精并且复仇成功了。可是这又有什么价值?我爸爸也不会因此复活啊。我只认为当初这么做是促使玛莫帝国的灭亡,毕竟这样才能结束战争。我想母亲的想法也跟我一样,只不过她应该不会跟你们说这些就是了……” o@Cn_p^X  
莉芙就像是说完了所有想说的话似地,就这么紧闭着嘴凝视着史派克。 X/?h!Y}  
不只是她,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史派克身上。 B'[3kJ'  
这次一定要做出决定。史派克心想要是不能在这边做出决定,他就等于失去了担任公王的资格。 ^b/q|(Nu&  
“……让他们走吧。” LTlC}3c28f  
之后他是这么说的。 t]YLt ,  
“史派克……” >GF(.:7  
莉芙露出了意外的表情,她没想到自己的意见竟然会被接受。 1.cUol nr  
“你们赶快逃吧!” c#4ZDjvm6  
之后莉芙回头看着这些黑妖精小孩,并且以妖精语如此说道。 2L{:H  
黑妖精小孩虽然露出讶异的表情,但在史派克等人让出一条路后,还是手牵手一起逃走了。 }E\+e!'!2  
在目送他们离去后, /%@RO^P  
“虽然我不反对,不过也请告诉我理由吧?” n4 6PQm%p  
盖拉克如此对史派克说道。 H2t pP~!G  
“这可能会有点难形容……” V IRv  
史派克做了个前提后,开始说明。 2/<WWfX'  
“即使是妖魔,我也不想杀害小孩子,这种感情上的理由是其中之一。另外就是我不觉得他们跟之前的大战有所关连。就算要予以处分,也必须要在他们真的犯罪后再说,我不愿意直接否定他们的存在。” sMe~C>RD  
“可是黑妖精是妖魔啊。” YH'.Yj2  
莱娜有点不满地说道。 9!/1F !  
“就是这点,我们是为什么来这里的?” @'| 6lG  
“怎么这么问呢,就是为了狗头鬼之银……” YdL1(|EdM  
莱娜说到这里忽然恍然大悟。 6W#F Ss~  
“没错,我们是为了寻找被妖魔腐化的银矿石而来的。而且我打算用这种腐银在这座岛上推动产业,这等于是利用了这座岛上的黑暗。” #Ew eG^!#  
“或许是这样子没错啦……” \#*;H|U.x  
“我出身于炎之部族,父亲在跟风之部族的抗争中丧命了,然而我并没有恨风之部族,而风之部族也接受了曾为仇敌的炎之部族。我知道战斗比维持和平要简单得多,但我也知道战斗应该是要尽量避免的。亚德、盖拉克,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l\l]9Z6%  
“虽然我能理解您所说的,但我不觉得妖魔会遵循我们的法律。” kQiW5  
亚德·诺瓦如此忧心地说着。 g&(~MD2{  
“旧玛莫帝国就是这么做的,我听说亚修拉姆在卡农的统治虽然严格,但相当公平,而且妖魔也的确有被纳入掌握之中。” (HD>vNha1  
“所以是打算要模仿玛莫帝国咯?” vT<wd#  
盖拉克有些不悦地问着。 G Z[5m[  
“值得模仿的地方为什么不能模仿?不过这可不表示我们要成为玛莫帝国那样啊。” UDqKF85H  
史派克对着像是无法接受的盖拉克如此说道。 K`83C`w.  
“不害怕黑暗,但也不会被黑暗所吞噬。如果没有这样的想法,或许就无法统治玛莫了。不过我也从来没有舍弃过要将黑暗驱离的念头……” hp%Pg &  
“不畏惧黑暗也不被其吞噬啊……” V \ 8 5  
听起来就相当的困难,古里巴斯这么说。 ="e um7  
“不过人生就是战斗,王国的历史也等于是一场人生啊。” I,uu>-  
祭司的这番话,史派克用力点头表示同意。他认为这的确是场战斗,而且战斗并不只局限于使用武力。 'GoeVq  
“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我也不是很有自信做出这个决定的,或许将来也会因而后悔,但我认为即使这样也无所谓。” ty=?SZF  
史派克并不是十分的确信,应该说大部分的决定都是依靠自己的直觉。  0PbIWy'  
“既然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也只好接受咯。” U2?gODh'  
莱娜对盖拉克如此说道。 pU'sADC  
盖拉克再怎么无法接受,也只能点头同意了。 a[r UU'8  
其实他们两个人所作的事情,等于是接下了统治公国之中属于黑暗的部份。 9m9=O&C~-<  
妖魔是坏的,但盗贼公会其实也是坏的。不只莱娜为了公国而成立了这样的组织,盖拉克也有觉悟要对威胁王国的危险存在予以暗杀。史派克这番话就某些方面而言,也等于是承认了自己的行动。 rq?x]`u   
史派克并没有舍弃让玛莫公国和平而富裕的理想,只是为此而将方法做了点修正而已。 x)5v8kgf  
既然如此两人也没有不满的理由,只要跟至今一样全力协助史派克就行了。 X*q C:]e  
“真是抱歉……” v w;  
就在史派克对两人简单道歉的时候, 3%a37/| ~y  
“原来如此,难怪这里会不挖了。” #|i{#~gxM  
古里巴斯忽然如此说着。 .).<L`q  
不知何时,他来到了黑妖精小孩们所隐藏的坑道里头。 $)~]4n=  
“因为从这里开始就是腐银的矿脉了,能利用这些东西的也只有矮人族而已。” N-]n>E  
“找到了是吗!” Uo ,3 lMr  
史派克的表情像在发光一样,跑到了古里巴斯的身边。 Nb1lawC  
“连银的矿脉都被腐化了,果然证明你的运气相当不好呢……” GAlO<Mu  
莉芙说到这边也笑了出来。 quYZD6IH  
“这真是太好呢,公王大人。” oJ+ $&P(  
“嗯,的确如此。” _K>m9Q2  
史派克也对莉芙回以笑容。 $u sU  
“如此一来我们也能挺着胸膛回公都了。” B!v1 gh  
之后他对同伴们如此宣布。 jp]JF h;3  
(光与闇绝不能混而为一,但也可以彼此共存不是吗?) ;}qCIyuO]  
史派克不禁思考着这样的事情。 L8 J/GVmj  
他还没找到这样的方法。 V2.K*CpZ7  
(不过我会找到的。) < ]nI)W(  
看着妖魔之银的矿石,史派克在心中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7楼  发表于: 2008-08-29 21:41

第三章 魔兽来袭 r B)WHx<  
|N g[^  
在通往山路的坡道上,一台由两匹马所拉的货车,正摇摇晃晃地前进着。 >5j/4Ly  
坐在马车上的是一对中年夫妇。看他们所穿的服装跟放在马车上的作物,就知道他们应该是来自于农家。 !F8 !]" *  
“过了这条山路马上就到佩鲁塞了。” %`TLs^  
握着缰绳的丈夫对身边编织东西的妻子说道。 p[wjHfIq  
“现在那边已经叫做温帝斯咯。” +2g3%c0}  
“说得也是。只要在温帝斯的市场卖掉作物的话就能赚点钱,到时候就能买些衣服跟道具了。” Grqs*V &|g  
这在帝国统治的时候是无法想像的事,因为作物大多会被领主拿光,只留下极少数可以让他们勉强活下去的量。 h;lnc| Hw  
衣服跟道具就只能一直用旧的,或者在坏掉后想办法修好继续使用。 ]+Vcuzq/  
自从换新的领主后,他们要缴的税减少了很多。即使缴税并扣掉生活必要的份量后,却还有剩余。因此他们夫妇就把多余的作物运到公都,并在市场贩卖。公都的人口很多,农作物等日常用品,几乎都有些不够的状况,因此他们可以卖掉,得到一些钱,到城镇就可以买一些生活必需的物资了。 Mc8^{br61  
由于暗黑森林的火灾造成的烟害逐渐变少,今年作物的收成状况也比以往来得好,而他们也得到玛莫帝国骑士们留下来的马匹。因此等秋天一到,他们应该还能有更多的作物可以贩卖吧。 `3OGCy  
“好运终于也降临到我们身上了呢!” vuAjAeKm  
农夫高兴地轻声说着。  l g C  
沉默寡言的妻子则是点头回应着丈夫。 D%A-& =  
农夫没有看过她笑,即使是再痛苦的时候她也不会有一丝怨言,就只是接受现实的安排,大概是她已经彻底了解到,拥有再激烈的感情终究也是无济于事吧。 NplSkv  
就在此时,从某处传来了有鸟鸣的声音。 W1s|7  
而且大到几乎连空气都为之震动。 _H,RcpyJ  
由于声音过去,使得马匹开始失去了控制,马车也因此极度摇晃,在车斗上的作物也有不少被掉到了地上。 4Y 2>w  
“冷静一点!” m "DMa  
农夫对马匹喊着,并且操纵缰绳让它们镇静下来。 *+AP}\p0F  
农夫的妻子则是害怕地看着四周。 N_<n$3P\?f  
“是老鹰之类的叫声吧,大概是找到什么猎物了。” /p>[$`Aq  
这座暗黑之岛上有着各式各样的生物,其中也包含了一些极为危险的生物,不过大多是栖息在人烟较少的地方。例如还没被烧尽前的暗黑森林、西方的山岳地带或东南方的海岸等等。 _X[c19q  
像这些地方,一般人平常也不会接近。虽然暗黑森林里的小部族是一个例外,不过在暗黑之岛上这种势力范围的划分,已经持续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了。 hG^23FiN  
“亲爱的……” Q?@G>uz  
妻子以紧张的声音叫着自己的丈夫。 H #BgE29  
“先别说话。” |>4{4  
农夫光是为安抚马匹就分身乏术了,根本没时间回应妻子的叫唤。而且马匹不只没有镇静下来,反而还变得越来越慌张。 %vXQ Sz  
“我叫你们安静下来!” 3fPv71NVtt  
农夫不禁如此大声对马匹骂着。 brWt  
“亲、亲爱的……” TTpF m~?(  
农夫的妻子拼命抓着马车避免自己被震下来,并且以手指着某一个方向。 R 6Em^A/>  
看来她似乎是指着天空的某处。 keOW{:^i  
“你到底要说什么啊!” @Hh"Y1B  
虽然不听话的马让农夫很不高兴,然而由于平常沉默寡言的妻子这次似乎很执着于什么,因此农夫也朝着天空看去。 OT i3T1&  
之后他便哑口无言,操纵缰绳的手也自然停下来了。 U4gJ![>5j  
因为他看到一个巨大的生物正高速飞了下来。 PvwIO_W  
这个生物拥有像是巨大的鹫的头,然而身体却是不同的动物外型。 3)Y:c2  
“怪、怪物啊!” <Tf;p8#  
农夫如此叫着,并且抱住妻子跳下马车。 ^q\zC%.  
虽然摔到地面而且右肩重重挨了一下,不过现在并不是喊痛的时候。农夫就这么抱着妻子,并打算翻滚到路边的草丛中躲起来。然而因为草丛的高度不够,要让他们藏身可说是不可能的。 U@nwSfp:G  
然而农夫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他趴在地上闭着眼睛,对他所有想得到的神祈祷,并且静静等待这个怪物离开。然而那只怪物的尖锐嘴巴跟爪子,不知道何时会前来撕裂自己的身体。 =L%3q<]p  
光是想到这点,就让他很想大喊出来,然而身体的本能却告诉他此时千万不能出声。农夫就这么按住妻子的嘴,并将自己的脸压到地上。干燥的砂子沾到脸上,甚至跑进了嘴里,但现在并没空去觉得这样很脏。他就这么摒住了呼吸,不断祈祷这恐怖的时间赶快流逝。  t;Om9  
木材被破坏的声音,以及几乎想让人掩住耳朵的马匹惨叫声彼此重叠。就这样,将近是无尽的时间缓缓流逝…… QEa=!O  
回过神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恢复寂静了。 U.OX*-Cd  
农夫害怕地抬起头并张开眼睛。 UI C? S  
而他也看到了那幅光景。 >N-%  
马车几乎完全被破坏了,木材四散在各处,放在车上的作物都掉到了地上,而地面则被染成了血红。 Bw.&3efd  
两匹马的其中一匹变成了一团尸体倒在地上。它的头已经破碎,内脏也被吃得到处都是,而另一匹马则消失了踪影。 PDng!IQ^  
应该不是逃走,肯定是被那只有着鹫头兽身的怪物抓走了。 u V7Hsg9l  
农夫仰望天空,确认怪物是否已经飞走。天上只有浮箸几片白云,连一只小鸟都没有看到。 @l GnG  
“……亲爱的。” p]Zabky  
此时妻子就像是呻吟般地说道。 n5*7~K "C  
“你没事吧?” IQe[ CcM  
农夫摇晃着站了起来,并且对还趴在地上的妻子伸出了手。 ?0<INS~  
“我没事,可是我们的作物跟马都……” ~PW}sN6ppG  
农夫的妻子抓住手站起来之后茫然地说道。 a<jE 25t  
“只要还有命,就应该要谢天谢地了。作物只要再种就有,马车也可以重新作一台,马也迟早能够买得到的。” p6*a1^lU6  
虽然农夫为了安慰妻子而如此说着,然而他自己也有种眼前一黑般的失落感。 Ny,A#-?  
(这座岛一直都是如此。) Tv,.  
才刚觉得自己开始好运,马上就会出现完全相反的结果。就像是即使看到了光明,到最后还是会被黑暗所笼罩。 CU1\C*  
这是这座暗黑之岛的宿命。 ]!G>8Rc  
无力的人们又哪能违抗这样的命运。 Po11EZa$a  
※       ※       ※ #IhLpO  
凶猛的狗叫声使少年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a05:iFoJ  
照顾狗是这个少年的工作,如果就这么放置不管,害得主人被狗吵醒的话一定会被臭骂一顿的。因此少年只好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作为他寝室的小屋中走到了外面。 <C"N X  
狗叫声是从养羊的小屋方向传过来的。 p$1Rgm\  
少年循着狗叫声,在漆黑的路上前进。当眼睛逐渐习惯黑暗后,也多少可以看得到路面了。 W;oU +z^t$  
天空非常晴朗,无数的星星闪耀着光芒。半圆形的月亮浮在西方的天空,对大地洒下温柔的银色光芒。如果没有狗叫声的话,真的是个宁静的夜晚。 Y:!/4GF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狗叫声忽然停了下来。 ciGpluQF  
“发生什么事了啊?” `TD%M`a  
觉得可疑的少年试着叫狗的名字要它回来。 acYoOW1G  
然而却没有回应,为了要成为牧羊犬,这只狗从小就接受过训练,不可能会不听他的命令的。 ~? FrI  
莫名的不安掠过少年的内心,使得他的脚步也变慢下来。 k CW!m  
然而他不能就这么把狗放着不管,毕竟它是少年唯一的朋友,而且没有它的话,也会影响明天的工作。再说羊群因而被袭击的话,可能就会没有饭吃了。虽然自己的老家就在隔壁的村子,但他们却没有余力养活这个少年了。 0I>?_?~l6  
少年捡起脚边比较大的石头,就这么拿着石头继续前进。  @6YBK+"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就算只拿着石头当武器,少年自己也没那么紧张了。他对自己的脚程很有自信,如果只是赤肌鬼或狗头鬼之类的妖魔,他有办法可以用石头砸它们后就直接逃回来,到时只要大叫的话,大人们也会起来的。 nze1]3`  
如今少年来到了养羊的小屋前面。 Fi?Q 4b  
即使如此,他还是没听到狗叫声。由于也没听到惨叫,因此应该不是被怪物所袭击。可能是发现什么可疑之处而追出去,也有可能是发现猎物而出去狩猎了。如果不这么做的话,那只狗根本不会有吃饱的时候。因为吝啬的主人从来都没有给他们足够的食物,因此对少年来说,这只狗偶尔抓来的小动物也是难得的美食。 uO_,n  
(是这样的话就好了。) eC^0I78x  
少年在心中如此说着。 przubMt  
就在这时,小屋的另一头传来了沙沙的声响。 x?f0H k+  
少年吓了一跳,并再度呼唤着狗的名字。 N 0K>lL=  
然而却没有回应。 ~N{_N95!2@  
虽然少年感到相当不安,不过仍是沿着小屋的墙壁前进,并偷看屋子后面的状况。 Z[})40[M  
那里有两个影子。 e+F}9HR 7  
其中一个是少年熟知的那只牧羊大,然而它却保持着一个极度不自然的姿势就这么站着不动。  `CA G8D  
而另外一个影子就像是只巨大的鸟。 !c4)pMd  
它头上有个漂亮的鸡冠,这只鸟就这么专心吃着生长在屋子后面的一种草。 tKG;k"wk  
“是鸡还是雉鸡啊……” @)OnIQN~  
虽然大到让他有点惊讶,不过如果是鸟的话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加上它是草食性的,因此性格肯定相当温和。 W>}Qer4  
就这么对自己说着,然后少年走到了动也不动的牧羊犬旁边,接着叫它的名字并伸手摸它。 dysX  
“硬的?” $ DDSN  
原本期待可以摸到软软的毛,但令人惊讶的是这只狗的体毛完全硬化了。 x1m8~F  
“就像是石像一样。” u Q:ut(  
少年变得相当的狼狈。 :u >W&D  
虽然有点阴暗看不清楚,但它的全身似乎是灰色的。 rPiiC/T.`  
大概是有人恶作剧偷走少年的狗,然后在原地放了个石像代替吧!如果是魔法使的话,或许有这个能耐,并且也会这么做。 'GV&]   
像是被称为“黑之导师”的玛莫帝国魔法师,据说就有进行一些不知名魔法的实验。 Yl)eh(\&J  
kf+JM/  
虽然黑之导师在上一场大战死了,不过成为玛莫新统治者的沙漠王国领主,据说又请来了其他的魔法使。 c&Gz> L  
“那该怎么办呢?” e  Z@Gu  
就算说理由,主人应该也不会相信的。 \g~ws9'~  
如果没有了狗,从明天起要放牧羊群将会非常辛苦,而且绝对不能让任何一只羊走失。主人对于犯错是很严厉的,少年至今也已经受过了很多的处分。 U9<_6Bsd  
少年不禁感到相当的绝望。 P<>[e9|  
虽然很想哭,可是这样的话主人的心情会更不好,就是因为知道这点,少年才没有哭。 YH ETI~'j.  
他想用别的方式宣泄这样的情绪。 (g%JK3  
少年转头看着鸟的方向。 }x:\6 9$  
“滚到别的地方去!” T1lXYhAWS  
他如此叫着,并将手上的石头扔了出去。 Qe2m8  
正如他所意料的,少年所丢出来的石头正中鸟的头部。 P7}t lHX  
少年痛快的大叫。 S#P+B*v  
大鸟缓缓地抬起头来,凝视着少年。 |*%/ovg+  
即使到这时,少年都还没察觉到,这只鸟的尾巴长得令人惊讶,而且身上还有着蜥蜴般的鳞片…… &\&'L|0F  
第二天,牧场主人亲眼目击了化为石像的少年跟牧羊犬。 jz %;4e~t  
s0gJ f[  
温得雷斯特王城被紧张的空气所笼罩。 zXQVUhL6  
主要的骑士都被召集前来谒见大厅,而几乎所有人这几天都住在王城里。 Lqg] Fd  
魔兽出现在各地,并袭击居民。这样的消息,大概从十天前开始,就自各地陆续传回王城。为了商讨对策,于是公王史派克召集骑士们前来。 ; Zh9^0  
“情报是正确的吗?为什么魔兽会像这样接二连三出现?” $X`bm*  
史派克并没有坐在王位上,只是焦躁地在大厅里头走来走去。 l &}piC  
“一年前不是已经狩猎过魔兽了吗!” o(:{InpV%A  
史派克对跟在身后不知所措的亚德·诺瓦大声说着。 :]EP@.(  
虽然知道只是无理取闹,但还是忍不住大声了起来。 3b#L17D3_  
狩猎魔兽的活动并没有太大的成果这点,史派克自己也知道。但事实上在这一年间,并没有出现因魔兽而遭受损失的案例。虽然曾经有好几次目击魔兽的消息,不过因为没有造成危害,所以也没有出兵讨伐。 <BZ_ (H  
然而虽说如此,如今就像是说好了一样,魔兽们开始一起骚动,并开始袭击人类跟家畜。虽然这个问题必须要尽快解决,不过因为情报过于紊乱,因此也根本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YFG-U-t3  
“您也先冷静一下嘛!” hl`u"?rg  
盖拉克试着要安抚史派克。 HHZ`%  
“这种情形我哪能冷静啊!” B@d1xjp)']  
史派克攻击的矛头从宫廷魔术师转向亲卫骑士队长。  64SW  
“现在莱娜正在搜集情报,再等一下应该就能够得到确切的情报了。您也应该知道我们目前并没有余力可以进行无谓的出兵不是吗?” >xZ5 ac I  
“莱娜不是你的妻子吗?怎么可以让她冒这种危险呢?” ebz zzmwo  
“我有说过要她不要太勉强了。” =`JW1dM  
虽然的确有这么说过,不过莱娜会遵守到哪个程度,盖拉克也不知道这点。她集合了街头的不良少年进行密探的训练,其忙碌的程度,甚至连盖拉克都不能相比。 OH>r[,z0  
如果莱丁的盗贼公会可以回应她的请求前来支援的话,状况应该可以变得好一点,不过在这之前,莱娜忙碌的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 3eWJt\}?B  
“我们已经做好了出动骑士团的准备,只要一有消息马上就可以出动,因此还是请您稍安勿躁吧。” : g 5(HH  
额上冒出汗珠的亚德·诺瓦对史派克低下了头。 ?5`{7daot  
“这我知道……” ,'=hjIel  
史派克像在呻吟一样地如此回答。 ea 2 `q  
对手是魔兽的话,就不能只派遣军队。依照魔兽种类的不同,有时必须要有魔法使同行,也必须拟定对应的策略。 hzv3F9.x  
弗雷姆王国在火龙之狩猎场与魔龙流星作战时,就曾经有过完全溃败的经验。如果重蹈覆辙的话,将会受到指责并被批判为无能。 r5[4h'f  
史派克重重坐上王位,并叹了口气。 c+~Lp SQ  
好不容易镇压了最初的叛乱,并且也找到了振兴独有产业的线索,如今却又得面临这么困难的问题。 R B IOdz  
史派克朝在大厅一角靠壁站着的莉芙看去。 mf$Sa58  
平常她总是站在王位附近的地方,不过这次大概是看状况不对,因此特意躲到那个地方的吧。 C!5I?z&  
不过一察觉到史派克的视线,她便小跑步来到了王位的旁边。 Zb"jB$58  
“有事吗?” v$;@0t:;#  
“没事,不过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你觉得为什么魔兽会突然暴动起来?就算是推测也好,不管想到什么你就都说说看吧!” XC2FF&B&  
“你忽然要我说我也……” "oe!M'aj`1  
莉芙像在求救般回头看着盖拉克。 "b`7[;a  
她很想跟史派克说是因为你太不幸了,可是现在并不是可以开玩笑的时候。而且如果不能开玩笑,自命是宫廷小丑的莉芙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Q(e{~ ]*  
“该不会是你母亲做的吧?像是想让我们体认到玛莫是座魔兽之岛……” modC6d%  
盖拉克不但没有帮她,反倒是以疑惑的眼神看着莉芙。 0p `")/  
“别乱讲啦,再怎么样她也没有这种能耐的。不过盖拉克你还真是会记仇呢,之前说不过我妈有让你这么生气吗?” gHZqA_*T8U  
“我什么时候说不过你妈了!” "Vy WT  
听到这两人孩子气的争吵,史派克不禁露出了苦笑。 Yz\ N&0"  
莉芙的母亲正与妖精族人一同生活,为了将之前大战中被烧尽的暗黑森林再生成普通森林而努力。然而,她认为对于玛莫而言,或许暗黑森林才是最自然的样子也说不定。如果对这句话继续诠释的话,就会变得正如盖拉克所说,魔兽或许才是最适合存活在这座岛上的生物。 8SZK:VE@  
只不过魔兽之所以会暴动,当然不可能是莉芙的母亲所为。 [~)x<=H8{  
“可是一两只就算了,几十只魔兽同时出现在有人居住的地方实在是太不寻常了,我想一定是有着什么原因。” tF%QH[  
史派克想了一下后如此说道。 JD*8@N  
“我调查过玛莫帝国时代的记录,那时候并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件。或许大部分的暗黑森林被烧掉,使得魔兽的栖息地被局限是这次事件的原因,但要是真的如此,你们不觉得它们应该更早就会开始暴动了吗?” +`Pmq} ey  
“可不是只有栖息在暗黑森林里的魔兽喔,连西方山岳跟东南沿岸的怪物似乎都开始移动了。” $w/E9EJ)3A  
就像是征求史派克的意见一样,盖拉克如此回答着。 |IN[uQ  
“说得也是,就算这是某人计划的,这样的范围也太大了。我不觉得人类有能耐把魔兽从它们的栖息地里头赶出来,可是我也不认为这是一种巧台……” ~b6GrY"vB  
史派克双手抱胸,陷入了沉思。 !}t-j3bCs  
“或许有人会操纵魔兽喔,不过不会是我妈就是了。” SY T$3|a  
莉芙半开玩笑地说道。 9yL6W'B!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好解决了,只要说服你母亲一个人就行咯。” PIxjM>  
史派克笑着回答莉芙。 UP8{5fx'  
“不过我赞同有人操纵魔兽的意见。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不过肯定不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aq$q ~,E  
“是玛莫帝国的余党吗?” n[CoS  
“或许如此,不过就这么认定的话还是有点危险,我们还是先等莱娜回来吧。” ix*muVBj.  
史派克就像要下结论般如此说道。 pkk4h2Ah  
由于抱怨了一下后使他想起一些东西,因此感觉自己也比较冷静了。 Yt{&rPv,  
(所以我一开始不就这么说了吗……) V.VJcx  
虽然盖拉克如此心想,不过如果真说出来的话,一定又会让史派克心情不好,因此还是继续保持沉默了。 !\x?R6K  
虽然史派克有看到他露出不满的表情,不过盖拉克还是没说什么,就这么命令集结在大厅的骑士们解散。 ,g|2NjUAc  
“不过,我希望各位暂时不要离开公都。虽然各位很担心自己领土的状况,然而如果要讨伐魔兽的话,有计划地组织并派遣兵力才是最重要的。” A[JM4x   
玛莫公国的骑士们各自对史派克行礼,并且接连离开了大厅。 %l|\of7P2}  
他们并没有因此动摇,因为他们是在认知到暗黑之岛就是这样的地方之后,才决定留在这里的人。 D^?_"wjW  
“那史派克现在有什么打算?” fp;a5||5  
莉芙在确定骑士们都离开后如此问着。 sE9Ckc5  
“根据情报,有个少年被魔兽变成了石头。无论是要解除石化的诅咒或要跟魔兽作战,神圣魔法都是不可或缺的,因此我打算请古里巴斯祭司跟妮思侍祭协助我们。” 1exfCm  
“说得也是,对手是魔兽的话也会有人受伤的。” S#2[%o  
“亚德·诺瓦请帮忙收集魔兽相关的资料并拟定战略,盖拉克请你到战神麦理的神殿一趟,我则是打算现在到地底的大地母神神殿去。” Le@? /  
“遵命。” - _t&+5]  
“知道了。”  SFp Q#  
宫廷魔术师跟亲卫骑士队长各自行了个礼,之后便朝出口走去以执行史派克所赋予的任务。 N`1r;%5  
史派克目送两人离开后就站了起来,并走向王位旁边通往公王房间的门。 =x H~ww (D  
“等等,那我现在要干什么啊?” <[hz?:G"$  
莉芙跑到史派克旁边如此问着。 zH=hI Vc  
“就随便你咯,不过跟魔兽作战的时候你要帮忙就是了。” k?j Fh6%  
“我已经不是佣兵了耶……” o5 WW{)Q  
“不过你是‘公王的友人’啊,在公王要战斗的时候本来就应该提供协助,而且当然是免费的喔。” a D|Yo  
“人家一点都不高兴。” n(R_#,Hs  
莉芙绷紧了脸停在原地。 dtTlIhh1V  
虽然只有她被允许可以自由进出史派克的房间,不过现在她根本不想动用这个权力。 Pux)>q] C  
(去闹盖拉克也比在这里好。) ^'W%X  
她在心中如此轻声说着。 l%<c6;  
她不想去位于王城地下的玛法神殿。 {^m5#f 0"  
她不想回忆起曾经在那里进行的壮烈战斗,也不想看到史派克只在那个少女面前会出现的表情。 CQ>]jQ,2  
“‘公王的友人’到底是什么啦?” 2.qpt'p[  
史派克消失在门后之后,唯一被留下来的莉芙就这么仰望谒见大厅的挑高天花板轻声说道。 e1 ^l.>2d6  
“我一辈子都会这个样子吗?” xA-jvu9@  
身为公王好友的莉芙,可以随意前往这座王城里的任何地方。不过这也等于没有任何地方是属于她的。 CQ18%w6  
莉芙将视线拉回来,并向大厅的正门方向走去。 c F=P!2 @  
她打算去骚扰盖拉克。 qTy v.#{y  
(这样是最好的对吧……) Efr3x{ j  
身为精灵使的莉芙,知道在自己的心中有着喜欢恶作剧的精神之精灵,这是每个人都会有的。 f{_)rsqf  
而这个精灵还司掌着另一种感情,这是连最完美的始源之巨人都会因而消灭的感情。 OG}KqG!n  
(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不像我。) [q"NU&SX  
所以半妖精少女才打算去捉弄其他人。 s41adw>  
(今天我就放过你,不过我一定会烦你一辈子的!) C P&o%Uc*  
离开大厅的时候,莉芙再度回头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王位。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8楼  发表于: 2008-08-29 21:42

wa(Wit"-  
“城主大人来找你了喔!” uusY,Dt/9  
听到费莉娜祭司这么说,正要在神殿宿舍准备做饭的妮思,随即露出灿烂的笑容转过身来。 K d`l[56#  
}Yo15BN+  
“史派克……陛下吗?” .^9/ 0.g8t  
说到一半才察觉到自己脸上的笑容,因此妮思的表情随即认真起来,并且就像是要掩饰般加上了公王的尊称。 xd bu|fC  
“我们圣职者是不被世俗的权威所束缚的喔!” T,xVQ4J?  
费莉娜祭司也露出笑容如此说着。 ;8%@Lan  
她之所以这么高兴,是因为看到妮思露出了她这个年纪应有的表情。对费莉娜祭司来说,妮思是她最尊敬的前任最高祭司的同名的孙女。她对于能照顾这位少女感到相当的光荣,同时也感到责任相当重大。 U"%8"G0)  
虽然并不知道能给这位拥有圣女资质的少女什么东西,但她早已决定将永远珍爱着妮思。 -?%{A%'  
“怎么可以呢!” 6&OonYsP  
妮思连忙如此回答。 x%:> Ol  
祭司这番话她自己当然能够理解,不过这也只是个原则而已。事实上,大地母神的教团,仍是会对王权抱持着应有的敬意。 )qe$rD;N  
“那就不能让公王陛下久等,就由我来准备做饭吧。我让陛下在你的房间里等,你就赶快过去吧。” S{"6PXzb  
祭司这番话,让妮思犹豫了一下。 :hl}Z n~jt  
她不想做饭做到一半就丢给别人。然而祭司的语气虽然很温柔,不过却也有着命令的意思。 -fSKJo#}|  
“我知道了……” p- (ADQS  
妮思如此回答,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a,0o{* (u$  
在妮思回到房间时,玛莫的年轻公王就这么开着房门,露出不安的表情站在里头。 ! 4^L $  
“让您久等了。” C"m0"O>  
由于史派克的态度实在相当有趣,因此妮思忍住笑走进了房间。 1Sc~Vb|>  
“啊,妮思。” 7q{v9xKy  
史派克回以一个尴尬的笑,不过马上就转成困惑的表情,并且低下头来看着妮思的衣服。 q@RY.&mgW  
察觉到视线的妮思,也低头确认自己的服装。 @9kk f{?  
“糟糕!” A'AWuj\r2R  
由于刚刚在准备做饭,因此她身上还穿着围裙。 pvwnza1  
妮思连忙把围裙脱了下来,就这样放到了洗衣篮里。 I\4`90uBN  
“真的很对不起,因为刚刚我还在准备做饭……” ;0X|*w1JO  
她对没察觉到这件事的自己感到相当害羞。 uA}FuOE6  
“不,我不介意,而且刚刚那样也很适合你……” Y  X{  
史派克如此回答,但随即就察觉自己说了多余的话,因此就这么接不下话了。 <!HD tN  
两人就这么彼此默默相视,小房间里的时间也慢慢地流逝。 i$ZpoM  
“请问有什么要事吗?不过就算没事也没关系的……” PQ#-.K  
大概是已经让内心平静下来了吧,妮思打破了沉默。 ;<)-*?m9  
她请史派克坐在椅子上,自己则坐在房间里的床上。 j 8AR#  
“对了!我是有事要拜托你才来的!” Q c< O; #  
史派克忽然如此叫着,并将玛莫各地出现魔兽,并四处暴动的消息告诉她。 Pc ?G^ Xol  
“魔兽吗?” \C\y' H5  
妮思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不过她马上就回想起来,昨天她去市场买东西的时候,街上的人们似乎都露出不安的表情在说些什么。由于这在玛莫并不是很稀奇的事,因此她并没有特意去听,不过那时他们在说的,应该就是跟魔兽相关的事情吧。 Q+js2?7^  
“这可是相当严重的事情呢……” 3bL2fsn5  
妮思的表情变得有些难过,并轻轻念了玛法的名字。之后她便告诉史派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她都愿意协助。  >33b@)  
“因为魔兽的关系,因此有人受伤甚至被石化,魔兽的出现是公国的责任,所以我们必须要前往拯救他们……” (2\ekct ^  
一直到最近,史派克才总算能跟妮思像朋友般交谈了。虽然多少还是会紧张,也时常告诉自己不可以跟她故作亲密,不过至少已经不会跟之前一样尴尬了。 [&k k  
“我知道了。祭司那边就由我来说,要出发的话就请告诉我吧。” tfIBsw.  
那就这样吧,史派克如此回答。 Jj!tRZT  
“不过话说回来,魔兽会忽然暴动也有点异常呢。” =` >Nfa+,  
听到妮思这么说,史派克觉得她真是了不起。 TK?N^ly  
虽然只是简单说明状况,不过妮思马上就能理解到问题的本质。与魔兽暴动事件相较之下,会造成这样的原因或许比较重要。 S5 vMP N  
“我怀疑可能有人在操纵魔兽。” TbM*?\7  
“操纵魔兽?” BrmFwXLP"  
妮思如此说着,随即就像想起了什么般陷入了思考。 2*E<G|-F  
“如果有想到什么线索的话……” 9 f/tNQ7W  
请告诉我好吗?史派克对妮思如此问着。 l),13"?C(  
“这是我从父亲那边听来的,虽然并没有相当了解,不过在亚拉尼亚国内,似乎有位懂得操纵魔兽之秘术的魔术师。” itMc!bUQ  
“操纵魔兽的魔术师……魔兽使?” KAEpFobYo  
对妮思这番话,史派克感到相当的惊讶。 $)a5;--W  
“那位魔兽使该不会跟这次的事件有关吧?” TyXOd,% zl  
“或许有可能。玛莫帝国曾经想要利用这位魔兽使,支配栖息在黑暗之森的魔兽并组织军团。不过那时潘恩叔叔跟父亲们阻止了他们的阴谋……” @}RyW&1Z  
于是妮思将她从父亲史雷因之处听到的事,告诉了史派克。 82l";;n4p  
这位魔兽使叫做艾莲娜。 1#RA+d(  
当时她还是二十岁左右的女性。是位于亚拉尼亚王都亚兰的贤者学院仍然存在的时候,在里头拥有导师地位的魔术师古杰敏的独生女。 ,urkd~  
古杰敏导师是在古代王国的遗迹中发现了支配魔兽的魔法书,并独自将其成功解读的伟大魔术师。 3Or3@e5r  
而艾莲娜便从父亲那儿继承了支配魔兽的秘术。 : P2;9+v  
“古杰敏跟艾莲娜两位都害怕支配魔兽的秘术被不当使用,因此对于玛莫帝国的招聘,艾莲娜并没有接受,甚至逼使玛莫帝国动用武力想要掳走艾莲娜小姐。” ZXkAw sr  
“而这个阴谋就是被自由骑士潘恩跟史雷因导师所阻止的吗……” 5lY9  
史派克不禁相当的感慨。 qA[}\8}h  
原本以为自由骑士跟北之贤者的武勋早就被吟游诗人所说尽,但没想到他们仍有些不为人知的功绩。 J#nEGl|a  
“那位魔兽使……名为艾莲娜的这位女性不是个坏人吧?”  3".W  
“听说是一位意志坚定的伟大女性。因此即使这边的魔兽真的是被古代语秘术所操纵,这也应该绝对不会是艾莲娜的本意。” "fw uvT 1  
史派克当然是相信妮思这番话。 =^}2 /vA  
“不过也有可能是又有阴谋找上她并且成功了,如果支配魔兽的秘术真的被使用的话……” Q5ao2-\   
“我不否认有这样的可能性。不过艾莲娜小姐是位优秀的魔术师,她的身边也有魔兽保护着她,如果没有相当的本事,我想连要接近艾莲娜小姐身边都是相当困难的。” IRY2H#:$  
确实如此,史派克也这么认为。 Ha\hQ'99  
“在这里一直讨论这种可能性是无济于事的。不过这真的是很贵重的情报,就算是只知道有操纵魔兽的秘术存在,来这一趟也已经相当值得了。” 5$w1[}UUd  
“能够帮得上忙那就太好了。” 'ZZ/:MvQa  
妮思稍微提高了音调如此说道。 {:cA'6f.b  
“啊、不,我并不是那个意思,就算完全没有帮上忙,只要能来这里我也……” z@}~2K  
看到忙着辩解的史派克,妮思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a!.8^:B&  
“开玩笑的啦。能成为史派克的助力我也是很高兴的。” #{a<{HX  
“饶了我吧……” v4Gkf  
史派克像是失去了全身的力气般倒在椅背上。 MvA_tRO  
不过他马上恢复了精神,这次反而将身体往妮思的方向凑了过去。 "~ 6B C  
“我刚刚忽然想到,如果我们可以支配魔兽的话,不就可以解决这次的事件了吗?” 12E"6E)  
“说得也是……应该可以吧?” c@P,  
“那你不觉得我们有前往亚拉尼亚的价值吗?如果能见到那位艾莲娜小姐的话,或许就能知道魔兽的出现跟支配魔兽的秘术有没有关系了。如果她依旧平安无事的话,我们就可以请她帮我们这个忙。” }#1{GhsS  
“而且如果她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就可以推测这次的事件跟支配魔兽的秘术有关了是吧?” ;DOz92X94  
妮思也点头同意这样的说法。 :1I,:L  
“你知道这位艾莲娜小姐住在哪里吗?” }9JPSl28Jr  
“我不知道,不过我想父亲应该会知道。只要告诉他目前的状况,他应该会愿意告诉我们的。” wKN9H T  
“知道了,亚德应该可以用魔法跟史雷因导师联络,我就透过他拜托看看。那时提到妮思的名字也没关系吧?” 0J" 3RTt  
“只要能帮得上史派克的忙当然可以。” }\F>z  
妮思很开心地同意了。 HD>{UU?  
“那太好了。” okW3V}/x/z  
史派克安心地叹了口气,不过在下一瞬间,他便露出充满决心的表情并站了起来。 YZ}gZQ.A0  
“我将因应魔兽相关的详细情报而组织讨伐部队,出现在公都附近的魔兽我会亲自前往讨伐,之后就前往亚拉尼亚见那位女魔兽使,你觉得这样如何?” e-WaK0Ep  
“我认为这样很正确,为了从根本解决这个事件,我们务必要前往亚拉尼亚一趟。而且如果由公王亲自讨伐魔兽,公国的民众也会相当欢迎的。” {+ m)*3~w  
如果真的想招聘魔兽使前来玛莫,由身为公王的史派克亲自前往当然是最有诚意的。何况时间上也不允许派遣两次以上的使者前往说服了。 *w;f\zW  
“在要前往亚拉尼亚的时候,我可以陪您一起去吗?” l40$}!!<  
“妮思也要去?” hf '3yEm  
这突如其来的请求让史派克感到有些意外。 !dGgLU_  
“不方便吗?” T"z!S0I  
“没这回事,我反而觉得很高兴。可是真的可以吗?因为这样的话神殿就没人留守了……” ]lo O5  
“我只是个侍祭,会不在神殿的并不是祭司,因此不会有问题。只要说明原因的话,祭司也应该会同意的。” _MR2,mC  
虽然不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原因,不过史派克并没有多问。 gm8H)y,  
“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太好了。” ;rFa I^  
史派克故作冷静的回答妮思。 4DNZ y2`  
虽然他的心情高兴得想跳起来,不过现在国内可是有魔兽肆虐的状况,因此他可不能这么轻浮。 /xmd]XM=_  
“要出发讨伐魔兽的时候我再来接你,到那时就请你先做好出门的准备吧。” 6l=n&YO  
史派克对妮思如此说完便离开了她的房间。 XDn$=`2  
而妮思则是一直目送这位玛莫的年轻公王走出神殿。 '? d[ ip  
N\p3*#M  
一匹金黄色的骏马,载着玛莫公王史派克在街道上前进。 v4&*iT  
在他的身后大约跟着二十个左右的骑士,他们是为了讨伐魔兽而与公王一同出征的魔法使及亲卫骑士们。另外他们也准备了一台载货用的马车,以携带食物跟饮用水。 DC NuvrZ  
负责搜集魔兽相关情报的莱娜回到王城是两天前的事,史派克也随即就编组了讨伐部队,并在昨天让他们出发前往玛莫各地。 .VI2V-Q  
而史派克自己则往今早离开了公都。 )a.U|[:y[+  
他要讨伐的魔兽是鹫头狮跟魔鸡,两者皆是相当恐怖的魔兽。 29E^]IL?  
鹫头狮可以在天空高速飞行,并且拥有锐利的尖嘴跟钩爪。而魔鸡的嘴则是拥有石化的魔力。 NZl0sX.:  
原本它们并不是极为凶暴的魔兽。 ,0~'#x>  
其中鹫头狮的外型相当威武,甚至还常常被用来当作骑士的纹章。原本它的猎物都是野生动物,几乎很少会袭击人类。那位在东方山里被魔兽袭击的农夫,也只有马车被破坏,而马也被吃掉,自己则保住了一条小命。 al5?w{us  
魔鸡则是草食性的,个性上一点都不凶猛.但它却用石化的魔力把牧羊的少年变成了石头。 ut o4bs:  
如果它们没出现在人们的住所其实是不需要讨伐的,然而因为现实上已经有人遇害,因此当然不能置之不理,因为这将会影响到公国的威信。 ;xb:{?  
妮思也参加了史派克等人的讨伐队。她打算负责解除那位少年的石化。 iQA f  
要前往鹫头狮出现的东方山地大概要花上半天的时间,而魔鸡出现的牧场则在越过山丘再往东走的地方。 S]<Hx_[}  
为了要打倒魔兽,史派克拟定了许多战略,只不过是否有用必须要试了才会知道。一年前讨伐妖魔跟魔兽的活动,史派克也曾经参加,不过到最后都没有碰到魔兽。而这照莉芙的说法来看,也是一种运气不好的象征就是了…… SnVnC09y  
天空非常的晴朗,阳光也相当的强。现在已经怏要夏天了,这个时期的玛莫常常会下雨,不过最近这几天却都是好天气。 {6n B83BB  
(不会影响作物的成长吧?) \}cEHLq  
史派克看着街道两边的农田,感到这样的不安。 m:'fk;khN  
而想到自己成为公王之前都没担心过这种事情,他也不禁露出了苦笑。 ?gTY! ;$P  
一直到被弗雷姆统合前,炎之部族的生活都是相当刻苦的。不过当时的他还小,因此并没有刻苦时期的记忆。加上自己是族长的家系,因此并不用烦恼吃的问题。 9XS'5AXN  
对于以前的史派克而言,食物是到处都有的。而一直到成为了玛莫公王,他才了解到这是多么奢侈而傲慢的想法。 r;9F@/  
“您在想些什么呢?” @o_-UsUX  
跟史派克并肩前进的妮思如此问着。 Ix}:!L  
“我在想农作物的事情,像是不下雨的话会不会影响收成……” 8)T.[AP  
由于旁边有人,因此史派克也换了个语气说话。  aj1Zi3h  
目前妮思的立场是跟随公王亲征的圣职者。负责对战士们授与神之祝福,以及治疗伤者的工作。 hH%@8'1v  
“虽然一直放晴下去的话是会有点担心,不过目前小河里面还有流水,池子里的水位也没有很低,所以我想应该是没问题的。” p*vEVo  
“既然妮思侍祭都这么说的话,那应该就没错了。” IRD?.K]*  
她所信仰的大地母神是司掌丰饶的女神。玛法教团传承着许多农法,并且会将这些知识免费传授给农夫们。虽然他们在玛莫还没有正式开始活动,不过终将会有神官们走入农村,在传教的同时抽空指导农夫们的。 [$f  
“与其担心作物,目前的问题还是在于魔兽吧?” Y=\;$:L[  
史派克斜后方骑着马的莉芙有点生气地说着。 3 l QGU  
“两边都重要啊。” xV}-[W5sr'  
史派克回头对半妖精少女如此回答。 $3w a%"  
“有感觉到精灵力变乱吗?听说天候会异常的原因就是来自于此……” xXQDHc -Ba  
“自然的精灵力一直都是持续变化的,总不能说它们总是异常吧?虽然今天的炎之精灵力的确比较强,不过顺着西风可以感觉得到虽小但确实存在的水之精灵力,所以明后天应该会下场雨的。” } U\n:@:2B  
莉芙爱理不理地如此回答。 CM|?;PBuv  
“要是跟魔兽战斗时下起雨来就糟糕了呢。” 4:WN-[xX  
史派克轻声地说道。 :  *k   
下雨会影响视线,也会让人的动作变得迟钝。 \ ?sM  
“你真是的。” .0}]/%al  
莉芙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 ,* !HN &  
“到底要下还是不要下,你也应该先决定一下吧。” iK%%  
“那你可以让天气会随着我的决定改变吗?” 68 vu  
“这种事情我当然办不到啊!” ER-X1fD  
听到史派克跟莉芙这样的对话,妮思不禁露出了笑容。 u?,M`w0'  
跟在史派克身后的亲卫骑士们也开心地笑了出来。 SoC3)iqv/  
不过盖拉克、莱娜、亚德·诺瓦跟古里巴斯等四人,倒是早已经习惯了他们的对话风格而若无其事。 U|Z Yoc+](  
“好啦,差不多要到山路了。魔兽不知何时会出现,所以所有人都作好心理准备。” %zsY=qT  
史派克对旗下的骑士如此下令,自己也用眼神确认了挂在马鞍上的弩弓还在。 )i|0Ubn[|  
要对付会飞的魔兽,射击武器是不可或缺的。弓弦在之前就已经上好,只要装好箭的话马上就可以发射。 0&wbGbg(W  
而且史派克等人也慢慢的向平缓的山地群前进,魔兽鹫头狮住在这个山地,魔鸡则栖息在另一边的山脚,而且说不定还有其他的魔兽也住在这附近。 T8'm{[C  
史派克绷紧神经,沿着缓缓向上延伸的道路前进着。 O1xK\ogv  
※       ※       ※ t`%Xxxu  
抵达山区大概是过中午的事了。 l4: B(  
史派克命令所有人停步,并开始准备要迎击鹫头狮。他们在道路中间放了一只母马,希望以此当诱饵引魔兽出来。 d%?$UnQ  
而以史派克为首的公国骑士们,则各自藏身在附近的阴暗处或山崖上的树林里等待魔兽的出现。 b5!D('w>]  
根据亚德·诺瓦的调查,鹫头马似乎有亲近母马的习性,因为这种魔兽是借用母马的身体进行繁殖的。不过如此一来,母马生出来的虽然是鹫头狮的后代,但却是名为鹫头马的另一种鹫头马身的魔兽。 [ 0>I6Jl  
而在其他地方也传来了有鹫头马暴动的情报,史派克则是派遣了一位战神之神官战士,及十名左右的骑士跟士兵前往讨伐。 WtS5i7:<Y  
史派克等人骑来的军马,目前则是留在距离山区不远处的林子里,并由三个人轮流看守着。虽然他们骑来的都是公马,不过由于也有被抓去当猎物的危险,为了减少被袭击的危险,因此还是将马藏了起来。 D[i?T3i  
准备好之后,就只需要等待鹫头狮出现了。 g$S|CqRG  
然而这一天却在连影子都没看到的状况下结束了。 X iW~? *Z  
“我们准备扎营吧。” lD9QS ;  
由于在夜间跟魔兽作战的话相当不利,因此史派克等人回到了军马所在的树林里过夜。 K&'Vd@  
而在经过一晚后他们再度回到山区,并且用相同的方式等待魔兽出现,然而一直到第二天中午魔兽都没有现身…… |X47&Y  
※       ※       ※ }t%2giJ   
“史派克大人……” !FA[ ]d4  
妮思到了躲在草丛里的史派克身边,是第二天中午的事。 X+7@8)1(  
“有事吗?” )`5=6i  
史派克站起来如此询问。 ihp>cl?  
“是的,既然还不确定鹫头狮何时会出现,我打算先去拯救那位被石化的少年。” c9O0YQ3&8  
对于妮思的提案,史派克稍微思考了一阵子后便答应了,并且还叫来了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 }}b &IA#  
“有什么指示吗?” wN]]t~K)Q  
盖拉克刚刚带着网子爬到了山崖上。他打算在鹫头狮出现的时候,用撒网的方式困住魔兽的动作。 ^~` t q+  
“盖拉克你留在这里指挥鹫头狮的讨伐行动,我要保护妮思侍祭前往山脚的牧羊场。” wX+KW0|>  
“我是没问题,不过您也带些护卫吧?” ;&9wG`  
“帮护卫的人护卫听起来不是很奇怪吗?” <wTD}.n  
虽然史派克露出了苦笑,但还是命令两位亲卫骑士跟莉芙一起同行了。 |%$mN{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会顺便打倒那只魔鸡的。” {?uG] G7  
因为战力从一开始就很充足,即使是分成两队也是没问题的。如果只是魔鸡的话,史派克有自信一个人就可以打赢。就算真的被啄到而石化,由于有妮思同行因此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ana?;NvC  
“鹫头狮这边还比较棘手,如果它在我不在时出现的话,务必要慎重行事。” } m&La4E  
“我知道了。” G[l NgVbU@  
盖拉克如此回答史派克,并也告诉底下的亲卫骑士,在公王回来前自己拥有最高的指挥权。 ^kh@AgG^  
“那么我们就走吧。” }J+ \o~  
史派克对妮思侍祭如此说着。 -F&*>?I  
“感觉上我好像说了任性的话了……” 3-4CGSX;X  
妮思满怀歉意地说着。 Sp\ 7  
“不,我不介意。毕竟我不喜欢等,而且这样的效率也不好,只可惜打倒鹫头狮的功绩要让给盖拉克了就是……” ss'`[QhR2  
在他们对话的时候,两位亲卫骑士跟莉芙也作好准备过来集合了。 LgJUMR8vUO  
“非常感谢您亲自指名。” Q}|QgN  
“即使牺牲生命,在下也会保护陛下跟侍祭小姐。” c=u'#|/eb  
两位亲卫骑士各自如此说道。 ^k}%k#)  
“嗯,麻烦两位了。” KiYz]IM$4  
史派克如此回答,并拍拍莉芙的肩膀要她多多加油。 n+H);Dg<8  
“你也太会利用你朋友了吧?” 8j jq)d4#  
露出不满的表情,莉芙如此说道。 { i|$^A3  
“因为跟你在一起的话我比较不幸啊,说不定魔兽就会因此自己找上门来呢。” .TKKjS%8  
“不要把我利用在这种地方啦。而且如果来的不是魔鸡而是鹫头狮怎么办?光是这样的人数会很棘手的。” I1fUV72  
“没问题的。我们把马留在这里逃走的,这样就不用担心被袭击咯。” RJ~I?{yR0[  
“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xy Pz_9   
“如果真的这么担心的话,那在下山之前就不要诅咒我吧。” 'bx$}w N  
“希望公王陛下被幸运之星保护?这样就不是史派克了啊!” rh$q]  
莉芙就像是吟诗般说完后,便皱起了眉头。 Jwe9L^gL  
“不过你还是忍到下山为止吧,毕竟你也不想被魔兽吃掉吧?” d'*:2;)g^  
之后史派克等人便出发前往牧场。 q&0I7OV  
山路往东延伸并通往山下。由于身上穿着铠甲,因此对史派克跟亲卫骑士而言可说是满辛苦的。幸好因为天空有云,因此感觉并不会那么的炎热。虽然比预料中多花了点时间,不过还是在当天黄昏抵达目的地了。  KSB{Z TE  
n Wb 0S  
“……就在这里。” Y/Q/4+  
恭敬地出来迎接史派克等人的牧场主人,带领他们来到了放着被石化少年跟狗的仓库里头。然而走进仓库时,史派克却吓了一跳,因为被石化的少年跟狗,就像是垃圾般被丢到了屋子的角落。 hkoCbR0}8  
(他们可不是物品啊!) ^E= w3g&  
史派克感到相当的愤怒。 TYN~c(  
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内心,妮思以眼神示意,要他忍耐下来。 a534@U4,  
史派克也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解除少年的石化。 2SlOqH1  
“慈悲的大地母神……” iR6w )  
妮思集中精神,开始对玛法祈祷。 C3z#A3&J  
她咏唱了能解除石化诅咒的神圣魔法。这个咒文——奇迹很快就完成,少年就这么从灰色的石像,渐渐变回了人类的肉体。 j_Q kw ?   
“……鸡竟然有蜥蜴的脚!” jk-e/C  
在完全恢复的瞬间,牧羊的少年忽然如此大地叫着。 OjRJyhzS*  
“你放心,已经没事了……” c037#&Q%#  
妮思抱着少年如此轻声说道。 b%"Lwqdr7  
“你、你是……” dzn[4  
虽然因为过于突然而有些狼狈,但少年还是也抱住了妮思。 #CYDh8X<i  
“我叫做妮思喔。” NsY D~n  
妮思露出仿佛是圣女般的微笑回答少年。 8,m3]Lg  
看到她这样的表情,使得史派克觉得胸口在些难受。他感觉现在的妮思就像是遥远的存在。她的微笑应该属于千万人,绝对不可以一个人独占的这种想法,悄悄地掠过了自己的内心。 GfMCHs   
“对了,我拿石头丢一只大鸟,然后那鸟就跑了过来,我本来是想要逃走的……” TE!+G\@  
“那只鸟只是对你恶作剧而已,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Ey=  
“没事了……” Sp>v`{F  
少年说到这里就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似地,然后在找到那只依旧是石像的狗之后,就这么大声叫着它的名字。 ~.H*"  
(我忘记了……) Yl#|+xYA5[  
妮思在内心对神忏悔着自己仍不够成熟。 {ICW"R lcs  
光是解除少年的诅咒,并不算真正治愈了他。  s%c>Ge  
妮思再度咏唱着祈祷文,并将手放在化成石像的牧羊犬身上。等到奇迹出现后,狗的毛皮也逐渐恢复了平常柔软的样子。 (yB)rBh>n  
“啊啊……” U1!#TD)@  
少年开心地抱住了狗。 0/@ ^He8l  
狗也摇着尾巴,发出撒娇的声音。 2V6kCy@V  
“真是太好了。” bx rT[]  
史派克对牧羊少年如此说着。 znxP.=GB   
“是领主大人吗?” - fm1T|>#  
被少年这么一问,史派克才开始回想这一带应该是谁的领地。  <RaM@E  
(是亚法德的啊……) {#o0vWS>  
等到想起来后,史派克也不禁露出了苦笑。 , A@uSfC(  
在亚法德辞去骑士职务并回到弗雷姆后,史派克还没有决定这边的领土要改封给谁。换句话说,这一带目前都是公国的直辖地。  d)yu`U  
“没错,我就是你的领主。” E@(nKe&6T_  
感到有些害羞的史派克如此回答。 .4&pi  
少年就像是吓一跳般,连忙伏跪在地上,并为刚才的无礼道歉。 r|,_qNrw  
“你不需要这么害怕,因为有你们认真的工作,我们才得以生活下去……” q@(M D3OE  
“真的吗?我有帮上领主大人的忙吗?” bMp[:dw`y  
“那当然咯!” Dm+[cA"I  
史派克对少年露出微笑。 7]`l"=/z  
“从今起我赐给你‘公国之牧羊人’这个称号。你不需要做什么很难的工作,只要跟现在一样照顾羊就好了。不过我要你每年都来找我一次,告诉我这个牧场的状况,知道吗?” KKcajN  
“我知道了!” qe<xH#6  
少年开心地如此回答。 w =2; QJ<  
不过,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否理解这个称号的含意就是了。 gCL?{oVU  
史派克满足地点点头,并转头看着站在仓库窗口的牧场主人。 ~LF1$Cai  
“就是这样了,你也要好好记得啊。” >.1d1#+b  
听到史派克这么说,牧场主人的脸上马上失去了血色并连忙允诺。 P|tNmv[;  
“话说回来……” m>{I>:sq  
史派克再度转回来看着少年,希望他能告诉大家魔鸡在哪里。 wvcj *{7[  
“我带路!” dh-?_|"  
少年很有精神地点点头,并且跟狗一起冲到了外头。 x,j%3/J^2  
史派克跟妮思相视点头后,便跟在少年的身后,而在外头待命的两名骑士跟莉芙也跟在史派克之后。 ,:6.Gi)|  
少年带他们来到了牧羊小屋的后面,那边长有一堆高度不高的草丛。 #9rCF 3P  
“就是这边,我在这里看到那只鸟的。” A)80qx:  
史派克看了看四周,以确认目前魔兽没在附近。 iit 5IV  
“芸香……” cXIuGvE&=  
妮思跪在地上,就这么摸着这些草如此说着。 orZwm9#].  
“是这些草的名字吗?” #:E^($v  
避开亲卫骑士们的视线,史派克小声问着妮思。 ,E &W{b  
“是魔鸡所吃的植物,这是唯一被魔鸡的嘴碰到,也不会被石化的植物,因此也可以作成抵抗石化诅咒的药。不过因为药性太强,所以吃的人会发烧而且拉肚子……” z Ek/#&  
魔鸡应该是为了吃这个而来的,妮思接着说。 S 9E<)L  
“这么说的话,只要寻找长有这种草的地方,或许就可以发现魔鸡了。” }*|aVBvU  
“我也这么认为的。” G7k.YtW  
妮思点了点头。 FPkig`(3  
“这种草的话,我知道还有个地方有长更多喔!” ge[&og/$  
听到史派克跟妮思对话的少年插嘴说着。 uiq;{!dop  
“可以带我们去吗?” w -5_Ru  
“那当然!” U?8X]  
少年一说完就向前跑去。 /'L/O;H20  
史派克回头看着莉芙等人,告诉他们等等可能就要战斗了。 (P 9$Ei0fv  
“一开始就是为此而来的不是吗?” Z`yW2ON$'  
莉芙如此说着。 fYzZW  
“正合我愿。” y2@8?  
“就让它见识玛莫骑士的实力吧!” K~ V UD(  
两名亲卫骑士也有力地点点头。 YA@OA$`E  
在这段时间里,妮思摘了些芸香放到麻袋里。只要在战斗前先吃下这种植物的话,就不用畏惧魔鸡的魔力了。 vL Qh r&I  
“快点啦!” }tPI#[cfK  
就在这时,少年就像是要催促史派克等人似地叫着他们。 $qk(yzY  
0BQ<a  
少年脚下的狗也很有精神地吠着。 22"/|S  
就这么由少年带路,史派克等人来到了一个小山丘上。这里满布着像彼此竞争般成长的草地跟杂木林。 &+7G|4!y  
“我都是在这边放羊的。” usOIbrQ  
少年得意地如此说明。 Hh0a\%!  
“那种草连羊都不吃,所以一直都长得很多。” aDE)Nf}  
少年如此说着,并指着其中一块杂木林。 7VKTI:5y  
“就在那后面。” 9 e0Oj3!B  
“我知道了,你就在这边等,那只鸟交给我们来对付吧!” jl~ ?I*Gr  
少年虽然在一瞬间露出不满的表情,不过马上就恢复了笑容,并很有精神地点了点头。 O)9{qU:[b  
“好,真是个乖孩子。”  B!+`km5  
史派克轻轻摸了摸少年的头,之后便朝着杂木林前进。 mdPE F)-  
“我们直接穿过去,说不定它就藏在里头。” w65D;9/;  
“由我们打前锋吧!” ,MdK "Qa>  
其中一位亲卫骑士如此说着,也不等史派克回答,就自行向前走去。 Ee-yP[2 *  
史派克本想说些什么的,但在这之前, RE}$(T=  
“你的脸变得跟刚刚的小孩一样了。” 'vUx4s  
被莉芙这么说,因此他也只能不甘愿地闭上了嘴。 uRfFPOYH  
“为了以防万一,要不要先吃刚刚的药草?这样就可以不被石化诅咒咯。” I,d5Y3mC  
“就这么办吧!” =v ZF/r  
史派克如此回答。 N9A#@c0O  
妮思从麻袋里取出药草,并用带在身边的水筒里的水将其洗净。 8e3I@mv  
“虽然不怎么好吃,但请稍微忍耐一下。另外,今晚各位的身体状况可能会很差,不过第二天就可以痊愈了……” $D)Ajd;  
边听着妮思这番话,史派克一边直接就把药草放到了口中。 xLmgr72D  
正如她所说,芸香的味道实在是让人不敢领教。不但又苦又涩还有草腥味,光要吃下去就很辛苦。不过毕竟这样还是比被石化来得好,因此也只能勉强吞进肚子里,然后再喝几口水筒里的水。 l4+Bs!i`  
“这大概要比魔兽还来得棘手呢……” -@EAL:kY  
其中一名亲卫骑士皱起眉头如此说着,而另一人则是拼命忍住不吐,根本连说话的余力都没有了。 A%$ZB9#zQ  
“如此一来,魔鸡就只是只普通的大鸟了。虽然称不上是什么功劳,不过这也都是为了人民啊。” @ =M:RA  
“没错没错,就是为此才向他们征税的啊。” wfXm(RYM  
在史派克这番话后头,莉芙加了无谓的一句话。 )IH|S5mG?  
史派克也没有回她什么,就这么默默地开始前进。天色已经开始变暗了,他打算在天黑前就把魔兽解决掉。 Btgxzf  
史派克等人走进杂木林,拨开或砍开草丛慢慢前进。 m=hUHA,p4  
就在这时,从右边突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U$,W/G}m  
“是魔兽吗!” 5m]N%{<jAB  
史派克叫着并拔出腰上的剑。 2aR<xcSg  
Oe/\@f0bLT  
而在这个时候,早就拔出剑开路的两个亲卫骑士,已经朝声音的方向跑过去了。 V|n}v?f_q  
“在那边的草丛!” =h Lw 1~  
就在史派克对亲卫骑士如此说的同时,他所指的草丛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巨大的鸟头。 hE|W%~Jx  
它有着漂亮的鸡冠,嘴是黄色的。然而在史派克的视线中,看到被它的嘴碰到的植物都逐渐变成了灰色的石头。 -E(0}\  
由于拥有这样的能力,因此这种魔兽唯一能吃的,就是不会被石化的植物芸香。虽然听起来有些悲哀,但对魔兽是不需要同情的。 f"}g5eg+  
两名亲卫骑士分成左右两路,为了不让魔兽逃走而展开夹击,而史派克也加入了他们的包围网。  UqwU3  
“大地之小人,伸出你束缚之手!” z?DI4 O#Up  
莉芙咏唱了精灵魔法。随着她的召唤,地面开始隆来,并试着要困住魔鸡蜥蜴般的双脚。 9z$fDs}.q  
魔鸡发出奇怪的叫声,并拼命地拍动着翅膀。 ~Bi>T15e  
跟鸡一样,这只魔兽不会飞,不过还是可以让身体浮在空中。 }83a^E9L  
大地之手没抓到魔兽的脚,就这么惋惜地消失了。 E;tEmGf6F  
“啊,真嚣张!” J{!U;r!6  
莉芙悔恨地如此说道。 SIridZ*%  
“我们上!” ~~\C .6c#  
史派克一声令下,并自己率先执行这个命令。 B{ Ab #  
魔兽拍着翅膀,笔直向前冲撞了过去。 o"!C8s_6  
站在魔兽正面的骑士毫不畏惧地挥下了剑。这一击命中魔兽翅膀的根部,血柱也随之喷了出来。 MO>9A,&f  
然而,魔兽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它巨大的身躯就这么撞向亲卫骑士的身体。 \_]X+o;  
“唔喔!” #PkZi(k hv  
亲卫骑士不由得仰躺了下来,铠甲腹部的部份凹了进去,应该是魔兽用嘴啄出来的,不过铠甲并没有被破损。 l+A)MJd oj  
魔兽就这么站在亲卫骑士身上,边用蜥蜴脚踩着他,边拼命挥动着自己的蜥蜴尾巴。 S54q?sb_  
被尾巴所牵制,因此另一名亲卫骑士没有办法前往支援同胞。即使是胡乱朝尾巴挥剑,由于魔兽的鳞片很硬,因此只能造成轻伤而已。 2{Y~jYt{h  
而魔兽在这段时间,对着亲卫骑士的脸,准备用嘴巴啄卜去。 w7@TM%nS  
“玛法啊!” ZuFcJ?8i  
就在这时,在后方观察战况的妮思念出简短的祈祷语,并伸出了右手。 %E \zR/  
从她手中,一种看不见的能量朝魔兽飞了过去。 * '_(.Z:  
是神圣魔法中名为“气弹”的咒文。 Obf RwZh?q  
魔法完全没有失误,就这么命中才要低头啄向亲卫骑士的魔兽头部。 T-LX>*  
因此,魔兽的嘴只有擦过亲卫骑士的脸,而啄到了地上。被它嘴巴所碰到的土,也逐渐变成石块。 DL*vF>v  
感觉到恐怖的亲卫骑士,试着想要推开魔兽逃走。然而魔兽的身体比想像中还要重,加上自己身上的铠甲也不轻,因此根本是动都不能动。而且,如今魔兽为了要挖出他的眼睛,而再度将嘴巴啄了下来。 3=Q:{  
亲卫骑士发出惨叫,并反射性地闭上了眼睛。 s IFE:/1,  
在下一瞬间,他同时感觉有什么东西打到脸上,以及一种湿热液体沾满脸的感触。 p|C[T]J\@  
完了,亲卫骑士这么想。 ,$} xPC  
如今他脑袋一定开了个洞,并且喷出鲜血。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并不会痛。之前听前辈说过,超过限度的痛楚反而会没有感觉,如今的自己或许正是这样的状况吧。 9=mc3m:Tb(  
然而, h 8xcq#  
“真是千钧一发呢。” o1vK2V  
听到这句话后,亲卫骑士才总算回过了神来。 nwp(% fBo  
害怕地张开眼睛后,出现在面前的是魔兽的头。虽然吓了一跳,不过他马上察觉到魔兽的头跟身体是分开的,而魔兽的身体如今也倒在他的身上。 XEnu0 gr  
脸往旁边转过去后,公王史派克拿着一把沾满血的剑站着的样子映入眼中。 #R>x]Nt}  
史派克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朝魔兽砍去,并砍下了它的脑袋。 hrm<!uKn  
沾到亲卫骑士脸上的,是从魔兽身上流出的体液。 ?G5,}%  
“抱歉被您看到可耻的一面了!” 9vz\R-un  
了解状况后,亲卫骑士的身体因为难为情而颤抖着。 !b"?l"C+u  
本来应该由亲卫骑士保护公王的,然而如今他却反而被公王所救。 FieDESsX>  
“不用介意。如果是我站在魔兽的正面,那我也会变成你现在这个样子。多亏魔兽是往你的方向过去,我才能在最好的位置挥剑。” FJDE4 8Vi  
史派克如此说着,并将魔兽的身体从亲卫骑士身上拉了开来。 gfs;?vP  
“您有受伤吗?” Z2gWa~dBC  
宫廷魔术师史雷因的女儿妮思如此问着亲卫骑士。 f-G)pHm  
听到这个声音,他反射性的站起来。 'w27Lt'V  
“我没事的。” IH;sVT $M  
亲卫骑士连身体状况都没确认就如此回答。 g_1#if&  
“总之,这样就解决一只了。” $'%GB $.  
史派克向下看着魔兽的尸体如此说着。 z 7ik/>d?  
“今晚就借住在村子里吧,等明天再跟盖拉克他们会合。” P+0'^:J  
希望跟鹫头狮的战斗还没结束,史派克这么想着。 6,A|9UX=`  
虽然并不是不想把功劳让给其他人,不过既然要一决胜负,他希望能够亲眼看到战况。 !JDr58  
然而,史派克这样的心愿却没有实现。 ? Bpnnwx  
就在史派克与魔鸡战斗的同时,盖拉克他们也正与鹫头狮进行着决死之战。 ?id) 2V0s  
I@MG ?ZQ  
太阳渐渐西斜了。 ]*#i_dho7  
从早上开始,天空就有一层云,原本还以为会变天,不过将近傍晚的时候,太阳再度露面,如今则是夕阳染红了天空的云。 B S*79heY  
盖拉克就这么稳稳坐在山崖上,凝视着被系在山崖下面的母马。他的膝盖上有一面网子。小时候他常常在砂之河撒网捕鱼,刚刚因为许久没用的关系,所以试了一下,没想到自己的技巧也并没有退步太多。 ~=*o  
虽然不知道这样是否能封锁魔兽的行动,不过试试看也不会有损失的。 I&{T 4.B:U  
“今天也没有来呢。” H-PVV&r   
仰躺在盖拉克身边的莱娜如此说着。 =I`S7oF  
原本是要监视魔兽是否会从天上出现,不过因为太过无聊,使她有些睡意。 z'U.}27&o  
“距日落还有一段时间。” %dzt'uz  
盖拉克爱理不理地回答。 -N*[f9EJB  
“不过魔兽也有可能会在晚上偷袭吧。” XM`GK>*aC(  
“老鹰只会在白天打猎,所以鹫头狮一定也是这样的啦。” `NN P<z+\  
莱娜半开玩笑地说着,但她仍察觉到了盖拉克的想法。 ,VS\mG/}s  
他想要在史派克回来前就把事情解决,这是为了减少史派克因为跟魔兽作战而受伤甚至丧命的危险。 ij $NTY=u  
“史派克一定会打倒魔鸡回来的。” W3,r@mi^s7  
“应该吧,反正对付魔鸡的话应该是不会死的。即使是被变成石头,有妮思侍祭在也没问题的。” ',r` )9o  
“所以你那时才没说什么吧。” _ L HbP=B  
“就是这样。” \}$|Uo$O  
“其实史派克也比一年前强很多啦,我是觉得你可以多相信他一点……” l zFiZx  
“我很相信他喔,只是不希望他去冒无谓的危险而已。如果只是要作战的话,那由我来就可以了。不过能统治这座暗黑之岛的人却只有他啊!” R! M'  
听到盖拉克的回答,莱娜不禁笑出了声来。 V *@q< rQ  
他大概是把史派克当成是自己的好弟弟了吧,所以才会同时抱着信任与不安。 3+Lwtb}XPF  
“不过说到那个问题……” 3N_KNW  
莱娜恢复正经的表情并转移话题。 ZWCsrV*;  
“帝国复活的那件事?” h>`[p,o  
这是莱娜至今只告诉过盖拉克,甚至还没跟史派克报告过的秘密消息,不过这也是因为这个传闻还没获得证实。目前她也已经派几个密探继续调查,只要一有确定的情报就会告诉史派克。 ArtY;.cg%  
“魔兽的暴动跟这个有关吗?” 6]1RxrAV  
“不知道。不过如果是的话,就代表让帝国复活的人拥有足以如此的实力。” jWUrw  
这是个相当严重的问题,盖拉克这样告诉莱娜。 zeMV_rW~  
“至少,我们就没有这样的能耐。” uU)t_W&-J  
“说的也是。不过如果真的有实力的话,就不应该只是用魔兽这种慢吞吞的伎俩,直接向我们宣战不就好了?” k M /:n  
“操纵魔兽一定是魔法使所做的。如果是魔法的话,或许只需要一个人就行,但要战斗的话,就肯定需要大量的人力。” WfO EI1  
“换句话说,敌方的人数不多?” +PYV-@q  
“没错。” JY c:@\   
盖拉克如此回答莱娜的问题。 TIp\-  
“在他们的理想状况中,应该是我们放弃统治玛莫回到本国吧,如此一来他们就可以不用作战而夺回玛莫了。” ?*~ ~Ok  
“所以才会用魔兽是吧。这就让我想起来一件事,传闻在魔兽出现稍早前,有人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天空飞过去,而且还发出像是能冻结灵魂的叫声喔。” z"< S$sDh  
“这我倒是第一次听到……” 1Lf -  
“因为我第一次说啊,其实还有很多其他的传闻呢。例如只有一只眼睛的女人看着公都的方向疯狂的笑、夜空中出现暗黑神的幻影等等。连这种事情都跟公王报告的话,不就没完没了了?不过那个黑影的传闻,还比较有可能是真的……” !*c%Dj  
“这个消息还是告诉史派克一声比较好,说不定跟魔兽的出现有所关连……” yFAUD ro  
关于魔兽使的事,盖拉克他们已经从史派克那边听说了。 eV_ ",W  
这是目前能合理说明魔兽为什么会一起暴动的唯一情报,而他们也必须要确认那位住在亚拉尼亚的魔兽使,跟这次的事件是不是真的有关连。 f:8!@,I  
而在这次讨伐魔兽的任务结束后,史派克打算前往拜访那位魔兽使。他希望能籍魔法使的力量完全解决掉这次的事件。毕竟这座岛上栖息了太多的魔兽,而这是唯一能够永久解决的办法。 k6 OO\=  
在这个时期,虽然公王离开玛莫是很大的问题,但这也表示史派克理解到招聘魔兽使有多么的重要。虽然曾经想要反对这种做法,不过盖拉克也知道再怎么样也无法说服他。当然到时他打算担任护卫一起同行。 H E*^!2f  
“不过话说回来,负责打比较凶暴的魔兽的我们反而比史派克轻松,听起来也真是讽刺。这应该是因为要对付这种会袭击人类的魔兽,我们都只需要守株待兔吧。” vm xS^_I  
盖拉克仰望着染红的天空如此说着。 .&u @-Vm  
“可别这么粗心喔,听说被牛头魔人袭击的村子可是有五个村人被吃掉,还有三个女孩被掳走呢。” 9|jMN j]vo  
“不过这时候伍丁他们应该打倒它了。对付谨慎的魔兽就非得用持久战不可,这对我们来说反而比较不利。” 5aVZ"h"  
玛莫的守备网包括温帝斯的王城、位于港湾都市莎尔瓦德的城塞,及设于各地约十几个的堡垒。然而平时这些地方只有各一百名左右的骑士跟士兵,其他人大都回到自己的领地去经营。而如今因为领主不在,因此常出现许多的犯罪问题,这就是玛莫各地的现况。 Ozqh Jb  
虽然为了要讨伐魔兽,而动员骑士也是没办法的事,但如果时间太长的话,骑士所拥有领土的经营步调就会停了下来。 z>W?\[E<2  
“可是不打倒鹫头狮的话,就无法安心使用这一条山路不是吗?这对于农场的粮食输送可是大问题啊,像公都的粮食价格已经开始上涨了……” PYCG#U  
“真是的,究竟是哪个聪明的家伙计划的啊,真应该叫亚德·诺瓦学学他才对。” Cf 202pF3y  
盖拉克丢下这句话之后就站了起来。 s&%r?  
“今天打烊了,明天我们一大早就开店吧。” >xRUw5jN  
之后他对手下的亲卫骑士们如此说着。 G_WFg$7G%  
事实上包括队长盖拉克,亲卫骑士大部分都是佣兵出身,另外也有些是在士兵时期表现良好而晋升的,而具有高贵身分的人可说是完全没有。 2*W|s7cc  
亲卫骑士们的全新铠甲反射着夕阳闪闪发亮。虽然这样的光景相当美丽,但却无法拭去没有达成任务的空虚感。 ;Gu(Yoa}y  
盖拉克咬着嘴唇监视作业的状况。 %f\j)qw  
就在这时,在他头上遥远的天空中,也有一对尖锐的视线看着他们的撤收作业。这只有拥有人类数倍视力的鹫之眼才办得到,而盖拉克等人当然也完全没有察觉。 P e} T  
※       ※       ※ =BD |uIR  
“结果还是没有出现呢。” Qp@}v7Due  
侍奉战神麦理的矮人族祭司,拍了拍铠甲上的灰尘如此说着。 )eX{a/Be  
“对我来说是松了口气,不过盖拉克队长应该会很懊悔吧。” TCgW^iu  
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露出苦笑,并回答着古里巴斯。 iYW<qgz  
“大概吧。” v/7^v}[<  
仰望崖上,古里巴斯如此说着。 V2yX;u  
就在这时,他看到天空似乎有一个黑点正往地面下降。 u3cl7~- yW  
&`'@}o>2  
“那是什么?” P#:nXc$  
古里巴斯瞪大眼睛,试着看清黑点的真面目。 M"Y ,kA|+  
而这个黑点也急速地变大,看到这种情形, 2/))Y\~  
“叫亲卫骑士们中断作业!” i_y%HG  
古里巴斯马上对亚德·诺瓦发出警告。他并没有看清楚黑点是什么,然而他的直觉却已经发出了警讯。 s?9`dv} P  
而亚德·诺瓦也没有怀疑他所说的,随即命令亲卫骑士们中断作业开始警戒。 `Gg,oCQg  
“怎么了?” #=ko4?Wr(  
崖上传来了盖拉克的声音。 z>*\nomOn=  
而在这个时候,古里巴斯已经看清楚从上空下降的黑影究竟是什么了。 8%Ak   
“是魔兽!它要攻过来了!” 0c&DSL}6  
古里巴斯结实地踩住大地握紧鉾枪。 ] `;Fc8$  
“死魔兽!” 3'55!DE  
听到这句话,盖拉克不禁啧了几声。 bc6|]kB:  
魔兽袭击过来正如他所愿,然而现在的状况太差了。现在跟刚才埋伏的时候不同,由于正准备要进行撤收的作业,因此根本就没有什么阵型可言。如今骑士们也没拿射击武器,只能赶快拔出自己的剑。 j 9f QV  
“我也下去!” q^}iXE~  
莱娜对盖拉克如此说着,并拿着爱用的鞭子滑到了崖下。 9$ixjkIg  
“笨蛋,你怎么也去了啊!” Hr(%y&0  
盖拉克不禁着急了起来,同时在一瞬间犹豫自己是要拿着网子埋伏还是一起下去。在思考一阵子后,他还是做出了比较符合自己个性的结论。 F ^)( 7}ph  
而这当然是指拔出剑一起跳到崖下。 w*7wSP  
莱娜很顺利地着地,不过盖拉克就没这种技术。他滑到一半就往前倾,结果就从崖上滚了下来。 xeRoif\ 4c  
“你在干什么啊!” MVDy|i4  
莱娜也不禁如此骂着。 riSgb=7q9  
“魔兽呢!” r rs0|=  
就在盖拉克站起来往前看的时候。 NqN}] nu6  
随着尖锐的鸣叫声,魔兽朝着其中一名亲卫骑士俯冲了下来。 b%xG^jUXsX  
骑士毫不畏惧魔兽的攻击并以突刺迎击。然而魔兽却用钩爪拨开了这一剑,就这么稳稳抓住了骑士的肩膀。 @h%Nn)QBq  
随着金属变形的声音,坚硬的肩甲被捏得不成原形,而鹫头狮就这么像是要带走骑士般拼命拍动着翅膀,使得周围卷起强风并砂尘飞扬,要拯救同胞的亲卫骑士们也因而被砂岚所阻碍。 "8\2w]"  
在这段时间,被鹫头狮袭击的骑士身体逐渐离开地面,并缓缓地被抓到了空中。 8)YDUE%VH  
那个骑士也拼命挣扎并挥着剑,然而却只砍到鹫头狮的几根羽毛,根本就无法给予创伤。 4V'HPD>=V  
“不管谁都行,赶快用弓箭射它啊!” !{b4+!@p  
虽然盖拉克如此喊着,但亲卫骑士们变得一片狼狈,根本就没办法听从命令。生气的他就这么往旁边亲卫骑士们的屁股踢了过去,大声要他们马上拿弓箭过来。 z6 .^a-sU5  
“知、知道了!” e. R9:  
被踢的骑士们终究是恢复了自我,并且拿着射击武器回到了自己待命的地方。 di37   
而被魔兽袭击的那个骑士,如今身体已经完全被抓到空中了。然而这时固定肩甲的皮带断掉,骑士就这么掉到了地上。由于被抓到相当高的地方,因此骑士就这么重重被摔到地上,并且因为激烈的痛苦而呻吟着。 #cqI0ny?G  
“你没事吧?” c-ql  
盖拉克来到这可怜的部下身边如此问着。 # GzowI'  
“还好……” H'&[kgnQ@  
虽然骑士表示自己还能作战,但盖拉夫还是命令他直接下去休息,并且仰头看着空中的魔兽。 &W{v(@  
鹫头狮因为骑士落地的反作用力而飞到了更高的地方。他的爪子至今还紧紧抓着亲卫骑士的肩甲。 N t\ZM  
“是吗,原来是铠甲……” 22 feYm|  
这时亚德·诺瓦就像是恍然大悟般地说着。 U+&Eps&NI  
“铠甲怎么了?” #gXxBM  
咬牙切齿的盖拉克回头看着亚德。 z#2n+hwE  
“那只魔兽有收集发光物品的习惯,所以它是看到铠甲反射夕阳才攻击过来的。” w[AL'1s]  
“你怎么到现在才说啊……” y2=yh30L0E  
盖拉克不禁拉下了脸来。 e9>~mtx  
“对、对不起。” hw=~ %f;  
“如果有时间道歉的话,还不如用魔法想想办法吧?” I{=Yuc  
盖拉克说着并抬头仰望魔兽。 L+}<gQJ(  
魔兽仍然在上空盘旋,似乎是不知道要离去还是再度攻击。 a4pewg'  
就在这时,盖拉克的脑中忽然出现了一种想法,因此再度转头看着亚德·诺瓦。 9*r^1PRc  
“可以在我铠甲的背上使用魔法之光吗?” {(I":rt#  
“难道你要拿自己当诱饵?” }_5R9w]"  
亚德·诺瓦知道盖拉克意图后,狼狈地说着。 73Hm:"Eqd  
“如果被魔兽逃走的话,那我会很没有面子的。” F< XOt3VY.  
“既然本人都这么说了,你就不必担心,用在他身上吧!” _n_()at)  
一直看着盖拉克他们对话的莱娜,就这么若无其事地对亚德·诺凡说着。 /aIGq/;Y+a  
“我、我知道了。” [bRE=Zr$Ry  
亚德·诺瓦点点头挥动魔术师之杖,咏唱古代语魔法的咒文。 W#=,FZT  
咒文很快便完成,并在盖拉克铠甲的背后点起魔法之光。 _*MK"  
“你们先退到一边,等到魔兽要打我的时候,再听我的号令用射击武器攻击!” {Wu[e,p  
盖拉克对自己麾下的骑士如此命令。 8KYIHw  
之后,他便在原地又动又跳,并不时拿背后的披风遮住魔法之光,让它看起来像是在闪烁一样。 T^(> 8/O  
(我这个样子还真蠢。) &BRa5`  
盖拉克如此自嘲。 UtP|<]{  
平安活着的话,还真不知道会被莱娜说些什么。不过只要魔兽没有逃跑,再怎么耻辱他都愿意忍耐下去,不然这样下去的话,他没有脸见史派克。 *0to,$ n  
不知是否是心愿实现,魔兽再度对着盖拉克向下俯冲,并且大大地张开爪子试着要捕捉猎物。 gu+zfvkcY  
而它的猎物则是右手持剑,左手放在肩膀附近,两只眼睛眨也不眨地直视着魔兽。 n,2   
而在魔兽快要抓到盖拉克的时候,盖拉克左手一拉把斗篷扯了下来。铠甲就这么完全露在外头,没被遮挡的魔法之光也肆意地散发着光芒。 kwL|gO1L  
这样的光芒在一瞬间夺走了魔兽的视力。然而魔兽并没有停止动作,就这么朝盖拉克身上撞了下去。 &*%x]fQ@  
莱娜表情不变地凝视着这一瞬间,反倒是亚德·诺瓦的脸上失去了血色。 S_/S2(V"  
而魔兽只抓到了盖拉克扯下来的斗篷,它就这么抓着斗篷飞到了地上。 ');vc~C  
“趁现在!” x7U=1y(  
顺势在地上翻滚的盖拉克命令部下们开始射击。 `$ S&:Q,  
就像是完全没有等待,藏身在街道两端的亲卫骑士们一同站起来,并发射弩弓。 "~^0  
十几根箭同时飞向魔兽,而且几乎都射进了魔兽的身体。 [ 'lu;1-,  
魔兽发出了像是惨叫般的叫声,就这么在原地胡乱挣扎。 ,(pp+hNq  
“拔剑!” r9OgezER  
盖拉克继续如此下令。 Hd\V?#H  
“别让魔兽逃到空中了!” PXkpttIE]M  
盖拉克自己也站起来并朝魔兽砍去,不过有另外一个黑影比他更迅速地冲向魔兽。 fg3Jv*  
是莱娜。她保持着随时可以行动的态势,一直都目不转睛地看着盖拉克跟魔兽的动作,因此可以比任何人都早采取行动。 75zU,0"j  
她所挥出的鞭子正如自己的期待,缠住了魔兽的后脚。 bo/9k 4N3  
“抓到了!” H8FvI"J  
她将自己的体重向后倾以拉紧鞭子。虽然知道这样并没办法让困住魔兽,但至少应该可以让它的动作迟钝一点。 5P%#5Yr2  
“万物之根源、万能之力……” T+ZA"i+  
亚德·诺瓦见状马上调整呼吸,并挥动魔术师之杖开始咏唱上位古代语。 {tUe(  
“化为捕捉猎物的蜘蛛之网!” uC^ )#Y\"  
咒文完成后,鹫头狮的全身被白色的线缠住了。 CTRUr"  
这是跟“魔法之网”、“刃之网”及“电光之束缚”相同体系的下位咒文,是名为“黏性之丝”的魔法,可以用具有黏性的魔法丝缠住对手。这是亚拉尼亚贤者之学院里最后一位院长兰卡斯所发现的失落咒文,亚德·诺瓦则是经由曾在贤者学院学习魔术的史雷因那儿获得传授的。 -smN}*3[  
他也并不是要让魔兽无法动弹,只是要使其变得迟钝。其实他也希望使用魔法之网的咒文,不过因为他的功力不足,所以还无法咏唱这么高位的咒文。 w;`Jj -  
“伟大的战神,如今勇者已集结于此……” 6/mz., g2  
古里巴斯开始咏唱只有高位的麦理祭司才能咏唱的伟大奇迹“战之歌”。 @6>Q&G Yqt  
这个魔法可以使听者冷静并获得勇气,因而发挥出最大的实力。 {x_.QWe5  
获得这样的支援,亲卫骑土们纷纷发出威武的吼声,拔剑朝失控的鹫头狮杀了过去。 I]v2-rB&-  
而接下来的时间,便是盖拉克等人跟魔兽的激烈战斗。 [g/D<g5O  
※       ※       ※ OX]$Xdb2:  
由于己方人数众多,因此盖拉克认为应该可以很快就分出胜负。 ~{/M_ =  
然而鹫头狮的生命力之强韧,以及钩爪跟尖嘴的恐怖却远超过他所预料。 5;/n`Bd  
即使十几个骑士轮流上前攻击,还是花了好一段时间才打倒这个怪物,而且亲卫骑士们也并不是平安无事。 Bdt6 w(`^  
有一人被魔兽槌子般的嘴啄碎头颅而战死,还有五人分别在手脚各处负伤。 <#C,66k  
盖拉克的胸口也被爪子踹了一脚,伤得相当严重。要不是有穿铠甲的话,大概会一击毙命吧。然而相对的回报,就是他以剑刺穿魔兽的喉咙造成了致命伤。 >o?v[:u*  
魔兽在那之后仍然抵抗了好一阵子,不过动作终究是开始迟钝,就这么被亲卫骑士的剑砍遍了全身,并且在最后终于倒下。 7EE{*}?0E  
达成任务的盖拉克等人,直接当场进行扎营的准备,让疲惫的身体好好休息。 lA5Dag'  
并在第二天中午时分,跟带着魔鸡尸体回来的史派克会合。 5CFNBb%Xy  
史派克马上宣布回到公都,并且把两只魔兽的尸体放在马车上走下山坡。 {-\U)&6#v  
由于成功打倒魔兽并凯旋回来,因此温帝斯的居民都欢呼着迎接史派克等人。 |:1{B1sqA  
虽然公国骑士团与魔兽的战斗还在各地持续着,但是公王亲征的胜利,也让人们有种战斗都将会胜利的预感。 X/~uF 9a'<  
然而史派克自己却完全不这么乐观。因为他知道与魔兽,及其幕后黑手的真正战斗现在才要开始。 .H S6DOQ  
而为了解决一切,史派克偷偷离开了玛莫,朝着亚拉尼亚展开了旅程……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9楼  发表于: 2008-08-29 21:43

第四章 亚拉尼亚之魔兽使 , ZsZzZ#  
=s\$i0A2  
史派克如今人在亚拉尼亚的大地上。 Xaz "!  
目的是要拜会身为魔兽使的女魔术师艾莲娜。只要见到了这位女性,或许就能了解玛莫各地的魔兽一起暴动的原因,如果她愿意协助的话,甚至可以彻底的解决问题。 }k-V(  
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因此史派克才不惜暂离魔兽肆虐的玛莫公国,而来到这个历史悠久的王国。 0R?1|YnB  
跟史派克同行的有七人。 @@Ib^sB%  
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跟他的夫人莱娜、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跟麦理神殿的祭司古里巴斯、“公王的好友”莉芙跟玛法神殿的侍祭妮思,另外还有一位名为塞西尔的魔术师,则是在亚拉尼亚跟他们会合的。 T?3Q<[SmI  
塞西尔是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术师。 is;g`m  
不过由于他是弗雷姆宫廷魔术师史雷因的弟子,因此很难说会受到亚拉尼亚年轻国王罗贝斯的信赖。而塞西尔似乎也没有对国王效忠的意思,他一直认为自己的立场应该是站在批判这一边。 U9 iI2$  
就像是在开就算何时被暗杀都不知道的这种玩笑一样,史派克认为这个工作相当的危险。 J 6 ~Sr  
换句话说,塞西尔对亚拉尼亚国王而言,可说是弗雷姆派来的监察员。 L>Y+}]~  
不过相对的,他的安全也会受到保障。如果他哪天离奇丧命的话,弗雷姆跟亚拉尼亚的关系肯定会恶化。由于自英雄战争以来一直持续着内战,亚拉尼亚的国力如今已是将近耗尽的状态,真要跟弗雷姆打起来的话,那是完全没有胜算。而且塞西尔曾跟史雷因及潘恩等人,一同以萨克森为中心协助北部城镇进行独立运动,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愤怒的地方民众也可能因而再度独立。 A7 RI&g v5  
即使如此,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应该承担不起这种工作。只要前往宫廷,里面所有人等于都是自己的敌人。 ((M,6Q}  
“……再往前就是魔兽之森。连这地方的人都很少来这。” K V5 '-Sv1  
如今塞西尔以爱理不理的声音说道。 jg$qp%7i%  
正如他所说,在史派克等人的面前是一座茂密的森林。 4"&-a1N  
塞西尔有着几乎会让人误认是女性的外表,声音也像是吟游诗人般澄静,但他的态度却跟这样的外型特征完全相反,这有可能是因为讨厌被误认是女性,因此才刻意有着这种态度的。 TXImmkC  
(真是难相处的人。) ! ._q8q\  
史派克对名为塞西尔的这个魔术师的印象就是如此。 <) * U/r  
“这座森林之中,住着那位女魔兽使啊……” 7Kw'Y8  
凝视着茂密树群的莱娜,有点不敢领教般说道。 w:\} B'u  
“被你这么一说,这里感觉的确怪怪的……” dIC\U  
“我话先说在前面,艾莲娜并不是个坏人。如果敢说她坏话的话我可是不会原谅的。” VMah3T!  
塞西尔语带力道地如此说道。 0U=wGI O  
“我只是说这座森林给人的感觉啊。” D07M!U  
莱娜不满地如此回话。 P@N+jS`Vf  
“就安静一点吧。我们可是外地人,而且还是挂着公王名号的人跟他的随从,本来是不应该来到这种地方的。就是因为有这位先生在,我们才不用担心碰到亚拉尼亚的骑士跟士兵呢!” }Uy QGRZ=  
盖拉克连忙拉住莱娜的手如此说道。 Nh\vWAz9  
其实,他自己也不怎么欢迎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术师跟他们同行。因为他认为如果这件事情被公开的话,玛莫公国的立场将会更为险恶。 ~& -h5=3  
不过他知道就算只是普通的旅行,他们的外型也太引人注目了。 3=enk0$  
如果被亚拉尼亚的骑士或士兵质疑并引起骚动,大概就会发展成为大问题了。 +bumWOQ'  
他认为就是考量到这一点,所以史雷因才会拜托塞西尔的。 +O/b[O'0  
原本站在公王立场的人,本来就不应该偷跑到别人的国家,何况目的还是要招聘这个国家里的人。 Pb&tWv\ql  
盖拉克虽然强烈反对,但史派克也正如预期地没有被说服。 #/>TuJc  
“这你不用担心,罗贝斯国王应该不希望国内会有魔兽使这么危险的人,要是知道你们把她带回去的话,一定会很高兴吧。” /8Gd Cac  
就像是看透了盖拉克内心般,塞西尔如此说道。 svpQ.Q  
盖拉克也愣住而无法多说什么。 @7 Ry{,A  
从他的样子,很容易让人轻视他,不过却似乎是个不可小看的人物。不然的话,他也无法担任亚拉尼亚宫廷魔术师的,毕竟传闻亚拉尼亚的贵族,比起战斗更擅长在计谋上较量。 Mj@2= c  
“据说玛莫帝国曾经要掳走这位女魔术师是吗?” 3U<m\A1  
取代哑口无言的盖拉克,亚德·诺瓦对着这位可说是他师兄的亚拉尼亚宫廷魔术师如此问着。 c}(H*VY2n  
“没错。他们想要操纵暗黑之岛上的魔兽加入他们的军团。如果不是史雷因老师跟自由骑士潘恩阻止的话,跟玛莫帝国的战斗一定会更加艰辛的。” }n^Rcz6HeO  
塞西尔相当自豪地说道。 <r}wQ\F#  
“的确,如果这个计划成功的话,将会导致相当恐怖的后果呢。” !|[rh,e]  
亚德·诺瓦脸色苍白地点点头。 a7g;8t-&   
魔兽是多么可怕的敌人,他在跟鹫头狮的那场战斗中就彻底体验到了,而且至今玛莫各地都还在跟魔兽作战着。 ABCm2$<  
“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们不要打扰艾莲娜,如果不是史雷因老师拜托的话,我根本不想带你们来。毕竟像玛莫那么危险的地方,根本是不适合她的。” hl1IG !  
塞西尔露出不悦的表情如此说道。 1_+ h"LE  
然而,因为打从初次见面他就是这种表情,因此也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有多差。 ZDW9H6ux  
“从刚刚的语气来看,感觉你好像是艾莲娜的恋人之类的呢。” @j\:K<sk  
莱娜露出若有含意的笑容如此说道。 @:>]jp}uq  
“绝对没这回事!” n\+ c3  
塞西尔满脸通红地大叫着。 nXT`7  
这种反应真是太容易理解了,莱娜心想。这跟史派克根本就没有两样。 1G YZ1iA  
(虽然不是恋人,不过抱有好感是吗。) {w2] Is2F  
塞西尔就像是不想再多说什么似地,就这样大步走进了森林深处。 COw"6czX/  
史派克等人也忍住笑,跟在这位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术帅身后。 |0[Buh[_:c  
※       ※       ※ \OW:-  
在森林里走了一阵子后,眼前出现了一间小小的屋子。 x0# Bc7y  
“那里就是艾莲娜的家。” ^+yz}YFM  
塞西尔指着那边如此说着。 >M#@vIo?<6  
“没看到魔兽呢。” :SaZhY  
“大部分的魔兽,都在被玛莫帝国的魔术师解放时,被我们打倒了。剩下的顶多只有两三只,你看那边就有一只不是?” |u>V> PN  
塞西尔如此回答,并指了指屋子的一个屋檐下。 e* [wF}))  
因为比较阴暗所以刚才没注意到,不过那边的确有只美丽花斑毛色的大猫坐在那边,而它一双绿色的眼睛也正看着这里。 s*PKr6X+  
“是大山猫呢,难怪刚刚总觉得被什么监视着似的。” JSB+g;  
妮思如此说明。 ~9]vd|  
“那只幻兽有着相当优秀的透视能力。” "}3sL#|z  
“那真的很适合当看门狗呢。” wh(_<VZ  
史派克如此回答。 *J4!+GD  
虽然这样的感想有点愚蠢,不过他也想不出什么话可以接了。毕竟把一只猫譬喻成狗就真的很奇怪。 nVs@DH  
“所以对方已经知道我们来了是吧?” tl_3 %$s  
史派克如此画蛇添足地说道。 <{W{ Y\_A>  
“我也是这么认为。如果没有塞西尔大哥的话,或许她早就在警戒我们了。” +mrLMbBiD  
这或许是史雷因请塞西尔帮忙的原因之一吧,史派克不禁这么认为。 @@H/q  
不过既然有魔兽在,就代表艾莲娜在家的可能性相当的高。 Qhj']>#g  
“应该不会忽然攻击我们吧?” XHA|v ^  
莉芙不安地如此说着,并躲到了史派克的身后。 'u.Dt*.Uq  
“大山猫很少袭击人类,反倒是人类常常会想要抓这只幻兽呢。” {|oWU8. l  
回答莉芙疑问的是妮思。 L]MWdD  
“为什么啊?” O[ z0+Q?6Z  
莉芙似乎很扫兴地如此回问。 Milp"L?B%  
“大山猫的体内,有种叫利克尼亚石的东西,这种琥珀色的石头是治疗精神疾病特效药的材料,只要能获得一个的话,似乎就足够换到让你玩乐一整年的钱喔。” H@-q NjM  
“又是药啊?” a8TtItN  
莉芙不禁蹦紧了表情。最近总是常常听到跟药相关的事情。 Y-})/zFc  
“如果抓起来饲养的话,似乎可以成为玛莫公国的财源呢。” 3PkZXeH/  
“那可是魔兽耶,怎么可以养呢?” V(Pw|u" e  
史派克回头看着莉芙点点头,他的表情也是相当的严肃。 1)c{;x& W  
“难道你是当真的?” z#!<[**&  
莉芙一瞬间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随即就不禁捧腹大笑。 l1] N&jN{  
“当真又有什么不对了?就某方面面言,我可想当罗德斯最贪钱的商人呢。” q5r7 KYH{  
“不要被别人叫成奸商就好咯。” <U$YJtEK  
莉芙如此笑着回答。 3F"vK  
“不要老是玩,你也去问问艾莲娜小姐在不在吧?我们可是为此才来这边的啊?” egsP\ '  
带头的盖拉克回头看着史派克等人,有点不耐烦地说着。 5@l5exuG*m  
像是有同感似的,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术师也投以冷漠的视线。 t8Pf~v  
“你看,都是因为你害我被盖拉克骂了。” ]+`K\G ^X  
史派克如此责备着莉芙,并走到盖拉克那边。 GTB\95j]  
“都怪我?” ;F1y!h67<  
莉芙指着自己的脸不满地说道。 ]N}/L lq  
背对的史派克虽然有听到,不过也是不予理会。  R<1%Gdz  
因为就算对她说什么也还是会被回嘴的。 .4ww5k>  
史派克超越盖拉克等人,往屋子的方向走去。 fahQ^#&d`  
而在他呼叫屋主名字的时候,门打开来并出现了一名女性。 pGU .+[|(  
n]vCvmt  
这位女性身穿裙摆及地的纯白衣服。 $-^& AKc  
长长的金发有些波浪,清澈的青色瞳孔散发着知性的光辉,年龄大概是二十几岁。她的表情虽然有些落寞,但抹了唇红的嘴角仍然浮现着微笑。虽然说没有十分欢迎,但似乎也没有因为这突然的访问而感到迷惑。 m~;.kc  
“我等各位很久了。” hwk] ;6[  
她以温柔的声音如此说着。 FLJ&ZU=s  
塞西尔深深低下头,并回答好久不见了。  ]LsT  
“里头虽小,但还是请进吧……” LTBH/[q5  
听从她的话,史派克等人走进了屋内,并各自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Yfsf,  
i+QVs_jW  
这位金发的女性正是艾莲娜本人。 Ax|'uvVAPT  
“是从玛莫来的客人啊……” f3,LX]zKA  
听到玛莫这个名字,她那描绘出美丽弧形的双眉稍稍皱了起来。 yS K81`  
大概是几年前那不堪回首的记忆又苏醒了吧。 *eD[[HbKX  
“虽然叫做玛莫,不过现在是弗雷姆王国的领土。” x| D|d}  
像是要辩解一样,史派克如此说道。 }X])055S  
“我已经听到消息了。玛莫帝国已经灭亡了是吗……” |$\1E+  
艾莲娜的语气中有着安心的感觉。 nIlx?(=pu  
“那么,玛莫的公王陛下找我又是有何要事呢?” Y]~-S  
被艾莲娜这么一问,史派克便开始说明玛莫的现状。 RI<s mt.Ng  
魔兽突然出现,并开始暴动,而且这在玛莫的历史中完全没有发生过…… c#u_%*  
“我们猜想这次的事件,或许跟令尊传授给你的魔兽支配之秘术有关。知道这么问相当的没有礼貌,但不知是否有这样的可能性呢?” GXLh(d!C  
“记载支配魔兽之秘术的古代书籍,在这座罗德斯岛上,不,大概在全世界也只有这里这一本了。” z<P?p  
就是这本。艾莲娜如此说着,并且将一本皮制封面的书放在桌上。 9;n*u9<  
“这本古书被施以严密的封印,除了我之外的人甚至无法打开。或许魔力在我之上的魔术师可以解除封印,但光是浏览里面的内容,并无法学到支配魔兽的秘术。我是从一出生就接受训练,直到十五岁才第一次能够支配魔兽的。” G{|"WaKW  
“所以说玛莫的魔兽之所以暴动,跟支配魔兽的秘术没有关系是吗?” Q|VBH5}1O  
“这样的推论是正确的。不过如果世上有另一本支配魔兽的古代书,而且也有人成功解读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WAuT`^"u  
这样的可能性相当的低,不过艾莲娜也这么表示。 st.{AEv@  
支配魔兽的秘术,也是在魔法文明兴盛的古代王国时代到了末期,才终于研究成功的魔术,这是名为“统合魔术”的、由复数的系统魔术所综合发展的成果。也因此,研究的历史相当短,研究支配魔兽秘术的魔术师,即使是在古代王国时期也没有几人。然而这种魔术的效力却极为强大,如果拥有足够的魔力,甚至连身为幻兽的最强魔兽龙都能支配。守护罗德斯太守财宝的五色之龙,就是被这支配魔兽的秘术所命令的。 a_\7Ho$^  
“连龙都可以……” '9qyf<MlY  
听到艾莲娜这番话,史派克不禁咽了一口气。 8.%wnH  
弗雷姆骑士团光是与一匹龙——流星作战,就曾经尝到惨败的经验。不过那时的史派克还是个骑士候补,因此并没有加入这一场战斗。 @az<D7j2  
“要支配龙必须有极高的魔力,以目前的我而言是力有未逮的。” b{<$OVc  
“不过如果连龙都暴动的话,那我们公国就真的不得了了。即使是现在我们都必须动员所有的骑士,为了讨伐魔兽而四处奔走……” 4y4r;[@U  
史派克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同时将姿势坐正凝视着艾莲娜。 &_@M 6[-  
“接下来是我的请求,我希望邀请身为魔兽使的您前来敝公国。玛莫正如您所知栖息着许多魔兽,为了避免这些魔兽作乱,您的力量是绝对必需的。” >#;_Ebl@  
“要我支配那些魔兽是吗……” xVI"sBUu  
听到史派克这番话,艾莲娜的表情马上布满了苦恼之色。 a>6M{C@pd  
“希望您可以答应。” !K=$Q Uq  
史派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并深深低下头。 ;Hp78!#,  
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跟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也效法着主君。 u ^2/:L  
“在好几年前,一位玛莫魔术师也跟我说过同样的话。他要我前往玛莫助他一臂之力,而我现在的回答也只会跟那时候一样。” i$:yq.DW  
“您是说您会拒绝吗?” PVN`k, 4  
艾莲娜的答案,让史派克受到了轻微的打击。 VVuNU"-  
“玛莫公国已经跟以前的帝国不同了。我们从没想过要支配魔兽用在战斗中,我们是为了让魔兽跟人类共存,才需要籍助您的力量。” !af;5F  
“我可以理解您所说的,但这也只是一种理想的状态。魔兽会杀人跟吃人,而像大山猫或独角兽则反而会被人类所狩猎。支配魔兽的秘术是一种异端的魔术,原本早应该永远被埋葬的,因此我也打算成为最后一个懂得这个秘术的人。” nkN2Bqt$  
艾莲娜以哀伤的表情,但十分果断地如此说着。 b ts*qx&)  
语气中感觉得到她强烈的意志,史派克也为了是否真能说服她而感到不安。 E1A5<^t  
事实上史派克根本没有想过会被拒绝,因此也没有做过要说服她的准备。原本以为她之所以会拒绝玛莫帝国是因为她自己的正义感,而这次则应该会因为能够拯救民众而乐意接受招聘才对。 |\C.il7  
不过,现在也只能说这样的想法太天真了。 @te}Asv  
“我们千里迢迢从玛莫来到这边,你不觉得这样的回答太过分了吗?玛莫的居民因为魔兽的出现而心惊胆跳,甚至已经出现了牺牲者,难道你要对他们见死不救吗?” k<o<!   
盖拉克以激昂的语气逼问着艾莲娜。 ZxDh! _[s  
“你对她无礼的话,我可不会放过你啊!” "`pg+t&  
塞西尔见状马上变了脸色。 x;4m@)Mu  
“没关系的塞西尔,这个人说的本来就是对的……” \pI ,6$'  
艾莲娜看着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术师,并无力地微笑着。 X&i" K'mV  
“但这只不过是你们自己国内的事情。被魔兽所杀的人,除了玛莫以外,其他的国家也有很多。我并没办法救他们所有人,就像是你们即使尽了全力,能得救的人也仅限于玛莫境内的民众而已。” #S|On[Q!  
“任何国家都有国王,身为地方领主的骑士或贵族的统治地位也可以被取代,然而这世界上并没有人可以取代你,而且魔兽危害最严重的地方,也无疑是玛莫……” Lk)TK/JM)  
“就说到这里为止吧!” '?$< k@mJW  
史派克制止了说话越来越大声的盖拉克。 Ax4;[K\Q  
“她所说的并没有错。我们招聘她并不是为了正义,而是为了玛莫公国的利益。不是自由骑士的我们只能保护自己公国的人民。她也一样,只有需要守护的人她才有义务去守护……” EYZ,GT-I  
人类毕竟不是万能的。 a uve&y"R  
例如妮思可以使用治愈咒文,拯救许多的病人,但如此一来,她的时间将会都花在治疗病人上面。即使如此,她也还是不能治好所有的病人。 |fn%!d`2  
使用神圣魔法的圣职者也相当了解这一点。 X(>aW*q  
为了要得到神殿的治愈咒文的治疗,必须捐献庞大的金额,这并不只是为了维持教团的运作,也是为了限制前来求助的病人跟伤患,而这也是侍奉神的人最矛盾且苦恼的地方。 Yp $@i20  
需要被拯救的人多到不可数,但能拯救的人却有其极限。 gdqED}v  
被称为王者的人有义务要拯救更多的人,因此也被赋予相等的权力。如果民众变得不幸,到最后都会归咎于国王的施政失败。即使是天灾等不可抗力的灾难,是否能把被害降到最低也得看国王的手腕。 EOGz;:b&  
弗雷姆国王卡修常半开玩笑的说,他之所以要让国家富裕,其实是因为想让自己过得更好。虽然这样的发言听在民众耳中会被误解,但这才是一个国王所应该拥有的观念,现在的史派克这么觉得。 Ak\"C4s  
只不过,以玛莫的现状来说,根本不容许过什么享乐的日子。虽然从一开始就跟富裕的生活无缘,自己也从来没想过要过得奢侈一点,但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国家能发展到让自己可以稍微享受一下。 ZZ].h2= K  
因此,不是要驱逐所有的魔兽,就是跟它们和平共存。不论如何,支配魔兽的秘术都是绝对必要的。 3cFvS[JG  
“您可以再多花一点时间考虑吗?就我看来,您目前过得并不幸福,因为我认为您或许从来都没被其他的人所需要过。但至少我们是需要您的,需要身为魔兽使的您的能力,希望您可以理解这一点。” pzDz@lAwR  
“我会谨记在心的。” +AOpB L'  
“今天我们就先告辞,等明天再来拜访您可以吗?” 5=.mg6:  
“我不介意,但请不要期待会有好的回应就是了。” \j vS`+  
史派克默默地点点头,然后再度起立,并告诉同伴离开这里。 ~rbJtz  
他打算先回到街道旁边扎营,自己也准备要好好思考一个晚上。 ${7s"IX  
思考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以及要怎么样才能够说服她…… rGSi !q  
就这样,史派克等人离开了艾莲娜的住处。 Ua>.k|>0  
不过只有塞西尔一个人,被艾莲娜要求留了下来。 /_/Z/D!  
在森林外作好扎营准备后,史派克等人便围着营火提早用餐。 A:,V)  
为了明天,他们打算今晚早点休息。 1);E!D[  
“我的想法实在太天真了……” ;0E[ ; L!  
凝视着木柴中喷出的火焰,史派克沉重地开了口。 C3 (PI,,  
“没那回事,只是那女的脑袋太固执了。” LQa1p  
盖拉克连忙如此说着。 g+u5u\k  
“不用这么担心,我虽然受了点打击,不过并没有放弃,只是感觉自己不当一回事的内心像是被看透罢了。” 2v1dSdX,W  
“对不起,如果我没有因为不耐烦而多说闲话的话……” 78u=Jz6  
“就因为盖拉克不耐烦,我才反而变得能够冷静下来。最近你总是这样子帮到我。如果那时你不讲话的话,忍受不住的大概会是我吧。” Zq\ p%AU9  
“我说你们两个也都太没耐性了吧?” 7o`pNcabtz  
莱娜就像是在看戏般说着。 l)91v"vJ  
“你自己还不是差不多!” )mRKIM}*W  
盖拉克就像是恼羞成怒般瞪着坐在右边的妻子。 4fdO Ow  
“夫妻俩要吵架到旁边去啦,看的人反倒会不好意思呢。” e#{ l  
莉芙冷眼旁观地看着两人。 SrSm%Dv  
“你羡慕吗?” >U') ICD~  
莱娜对莉芙露出了微笑。 *Ja,3Qq  
同时像是故意的一样挽住了盖拉克的手臂。 ? 1b*9G%i  
这预料以外的反击,使得莉芙哑口无言。 I K Dh)Zm  
她觉得自己最近脑袋似乎有点迟钝,因为感觉总是说不过别人。 gT4H? #UB  
(都是史派克不好啦。) h2Jdcr#@FF  
莉芙在心中轻声说着。 1`8(O >5  
最近史派克的注意力似乎都在别的地方,因此都不很认真跟她拌嘴,她觉得自己最近会迟钝都是因为如此。 QCk(qlN'h9  
只要史派克变得困惑,自己的心情就会变好,相对的脑筋也变得灵活。 2T#>66^@q  
“总之,我们可以确定支配魔兽的秘术跟这次的事件无关,目前光是这样就很有收获了。” r<L>~S>yb  
史派克就像是要告诉自己般说道。 " ^:$7~%bA  
只不过如果只是为了确定这件事情,史派克根本没有千里迢迢来到亚拉尼亚的必要。迎接艾莲娜前往玛莫才是来到这里的真正价值。 }]?U. ]-  
“只要那个人没说谎的话。” #>byP?)n  
莱娜如此辛辣地说道。 k@= LR  
其实她也已经相当不高兴了。跟史派克说的一样,如果那时候不是盖拉克插嘴的话,出面说话的会是她也不一定。 yD9<-B<)  
“我看得出来她并没有说谎。白天就正如史派克所说,她的内心有着无比的悲伤,我认为这除了跟几年前发生的事件有关,一定还有什么更深刻的理由存在着。” W e*)RXm%  
妮思有所顾虑地述说着意见。 pu* vFwZ  
“如果你都这么说的话,那就应该没错了。” tcxs%yWO1  
莱娜如此回应着。 J]| lCwF  
只不过妮思也只是叙述一种可能性,并不表示她真的这么认为。 ZXj;ymC'  
“您是指史雷因导师或塞西尔导师,并没有告诉我们所有的真相吗?” +t XOP|X  
亚德·诺瓦如此提出了疑问。 rpT{0 >5  
“应该只是难以启齿吧,看那个叫塞西尔的魔术师的样子,总觉得跟感情有关系……” k99ANW  
换句话说,塞西尔应该是喜欢艾莲娜的,莱娜也这么表示。 $yx34=  
只不过,艾莲娜是怎么看待这个魔术师这点,就连她也不知道。 H19CVc\B  
“虽然我不希望去挖别人的心事,不过我也不太希望她一直这个样子。看着一个年轻美丽的女性永远悲伤,这在骑士道里头是不被允许的。只不过我也没办法跟她说,只要她愿意来到玛莫就会幸福就是……” 4;ig5'U,  
史派克双手抱胸如此说道。 [af<FQ{  
“所以如果她不年轻又不漂亮的话,就可以不要理她了是吗?” #)BdN  
莉芙露出得意的表情如此插话。 7^J-5lY3S  
“那还用说啊?” .#b! #   
马上就有了回答。 ^m    
不过说话的不是史派克而是盖拉克。 ?eb2T`\0Q  
“就算你是好了,可是史派克可是公王大人喔!” [D H@>:"dd  
“老实说,只要是男人谁不这么认为的?而且我们也知道这种想法是不对的,所以就算是不年轻也不漂亮的女性,我们也还是想要帮助她。每个人的心中都有黑暗的一面,没有察觉到这一面的人还比较危险。不过当然最坏的状况就是自觉到黑暗的这一面,并且还在自己的意志下予以实践就是了。总之心中不存任何黑暗虽然是最理想的状态,不过很抱歉,我的人格可没这么完美。” N+?kFob  
一直凝视着营火的史派克如此说道。 qu[x=LZ_  
在旁边听到这番话的妮思,静静地露出微笑并点着头。 8fdK|l w  
因为对她而言,这番话在某些方面也拯救了她…… !o 7uZC\  
“史派克最近真是无懈可击。可别因为当上公王就忽然变成个乖孩子啦。” e3wFi,/@  
即使知道这只是无理取闹,不过莉芙还是如此胡闹着。 )^^r\  
而且这样下去的话,不幸的就反而变成是自己了,她也在心中悄悄的说。 [j5 ^Zb&0  
“关于这个我跟莉芙也有同感。你不要老是一个人就下结论,偶而也让我们帮帮你吧?” H+; _fd  
盖拉克倒是毫不在意地对史派克说。  { Lt \4h  
“对啊,你的魅力就是在于缺点很多,所以我们才会愿意帮你。如果你一个人要把所有的苦差事都背下来,那我们干脆离开玛莫算了呢。” _SC>EP8:Z  
听到缺点很多这几个字,就算是史派克还是有点不悦了。 1H @GwQ|<=  
不过被这么一说才觉得,最近自己的确常常一个人想事情。刚刚那番话虽然几乎是在无意识之下说出来的,不过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结论,一定还是因为平常思考了很多的事情。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坏事,不过多跟他们商量,让他们了解自己的想法应该还是比较好的。 / GJ"##<  
“不过话说回来,称赞别人用缺点很多这种形容词我还真是第一次听到……” A{;b^ IK  
何况我好歹也是个公王吧,史派克露出苦笑如此说着。 vdNh25a<h  
他的立场本来应该是被要求要完美无缺的。 1` m ~c  
然而因为有他们协助着自己,因此会觉得自己有哪些地方有所不足也无所谓。正因为有他们的协助,他才有力气担下暗黑之岛的公王这个重责人任。 C did*hxJ  
白天他就想过,独自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极限的。 &^4W+I{H  
“不过多亏各位让我有了觉悟。那位女性其实也没办法自己背负那么多悲伤的。明天我再去说服她看看。这并不只是为了玛莫,也是为了她自己。或许只是一种伪善,但我觉得必须抱着这样的想法,才能让我的语气变得更有份量。” {:Z#8dGe  
下定决心之后,感觉内心也轻松多了。 mxQS9y  
之后史派克便换个话题,跟自己的同伴们谈笑风生。 89@89-_mC  
虽然现在很辛苦,但比这更辛苦的状况都曾经跟这些同伴们一起渡过了。因此自己根本就没有一个人烦恼的必要。 TRAs5I%  
虽然今天打算早点休息的,不过因为越聊越起劲,结果史派克等人反倒到了深夜后才就寝。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10楼  发表于: 2008-08-29 21:44

Q-O:L  
等到天色变亮,史派克等人结束扎营的善后工作之后,便再度前往艾莲娜的住处。 ):LJ {.0R  
一抵达森林中的小屋,第一个出来迎接他们的跟昨天一样是那只大山猫。而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术师塞西尔,则是在庭院中做着一些粗活。 Cl<` uW3  
“昨天还开心吗?” [JMz~~ F  
莱娜咧嘴笑着,并悄悄询问塞西尔。 4p>@UB&U  
“又没那一回事!” yW|yZ(7  
虽然语气依旧是爱理不理,不过却令人感觉似乎失去了气力。 z ;y2 2  
(难道进展得不顺利吗?) F2oY_mA   
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就莱娜看来塞西尔不懂得如何对待异性,而艾莲娜应该也是一样。 mN3%;$ND7  
明明都已经二十几岁了,不过魔术师似乎大多如此。 \RMYaI^+;  
像亚德·诺瓦感觉也像是对异性漠不关心。他要是学学那位弗雷姆的宫廷魔术师就好了,莱娜不禁这么想。 `x6 i5mp  
就在这时,在她的视线范围中,出现了两个小小的墓碑。 \)y5~te*  
像是被吸引般,莱娜朝墓碑走去。其中一个墓碑刻着古杰敏,另一个则是刻着蓝迪斯这个名字。 go2:D#mf  
莱娜知道古杰敏是艾莲娜父亲的名字。 "M_X9n_  
(那另一个人是?) W1r-uR  
脑海中直接浮现了这个疑问。 I7BfA,mZ7  
她没办法想像,对于住在这种荒凉森林里的艾莲娜,会认识哪个足以让其被埋葬在自己父亲旁边的人。 k[Uc _=  
“其中大概有什么原因吧……” s}`=pk/FM  
这时传来盖拉克叫她的声音,因此莱娜回到了自己同伴们的身边。 h5Qxa$Oq  
魔兽使艾莲娜也在此时现身,并邀请他们进入屋内。 z %+?\.oH  
跟昨天一样,他们围在客厅的一张桌子旁边坐着。 $vGl Z<3g  
“您还是没改变您的想法吗?” Cd|V<BB9  
坐在椅子上镇静一下后,史派克便直接切入主题。 _i}6zxqw  
就这么低着头的艾莲娜,以极为细微的声音说了声是。 v8 6ls[lzu  
“昨天我也说过,看到您现在这样子的生活,看来似乎并不算幸福。由于令尊将您培养成为魔兽使,因此您打算让自己的一生随着这样的能力永远埋葬起来。可是这样一来,您自己的人生又有着什么意义?” lmr {Ib2a  
史派克笔直凝视着艾莲娜的脸如此说道。 r ^*,eF  
(表情真是不错。) /=m=i%& #  
看到史派克这样的侧脸,古里巴斯满足地点了点头。 =B<g_9d4  
这个年轻人正如自己期待,不,或许将会成为超过自己想像的勇者。他现在就像莱娜等人所说的仍有缺点,然而他却有着足以弥补这些缺点的一种魅力。 c/T]=S[  
即使是身在被黑暗所封锁的暗黑之岛,这位年轻的公王仍然可以为其规划出未来的景象。 VWLou jB  
之后古里巴斯将自己的视线,移到了那位凝视着史派克的玛法侍祭身上。 wG^{Jf&@$  
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少女,虽然她的一举一动总像是完全美到毫无瑕疵,但有时却令人以为是个极度脆弱的玻璃娃娃。 qr<5z. %  
将来有什么样的命运等待着这两个人,他当然并不知道,然而可以肯定的是这绝不是条平坦的道路。只要守护着他们两人,并且尽可能成为他们的助力,相信一定可以成为古里巴斯的信仰之证。 !8l4H c8  
在古里巴斯如此心想的时候,房间之中一直保持着沉默。 \8_&@uLm  
艾莲娜就像是在忍耐什么似地一直低着头。 T!v%NZj3  
史派克也就这么凝视着她不发一语。大概是不想说太多说服她的话,而是知道最重要的是要了解她现在的内心吧。 !y4o^Su[  
“……您昨天有说过非常需要我吧?” ~2rZL  
打破了漫长的沉默,艾莲娜终于开了口。 [[[p@d/Y  
“是的。而且这句话没有半点虚假。” "hs`Y4U  
史派克有力地回答着。 pmQ9i A@=  
“您根本就不知道,其实支配魔兽的秘术根本就是一种诅咒。邪恶的魔兽们是服从于诅咒之下的。不,其实不只是魔兽,光是找到了记载这本秘术的古代书,父亲跟我,以及蓝迪斯就同时受到了诅咒……” +uv]dD *i  
艾莲娜如此说着,眼睛也逐渐泛出了泪光。 bX5>qqB]  
“蓝迪斯……庭院里的墓碑就刻着这个名字对吧?” sbkWJy  
莱娜以温柔的声音问着她。 rC/m}`b  
“是的,他从贤者学院的时代就成为了父亲的弟子,并且是父亲被学院逐出时,唯一跟随他的人。他对我来说是哥哥般的存在,同时也……” oqUtW3y  
“你也……爱上他了吧?” Z$HYXm  
“是的,我爱上了他,而且他也是真心的爱着我。” Bv!j.$0d{  
“你跟那位叫做蓝迪斯的人发生过什么事情呢?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告诉我们好吗?” MlS<txFPS  
史派克有些惶恐地问着。 Wl::tgU  
“那我就告诉各位吧……” B{c,/{=O  
艾莲娜点点头,并缓缓地开始述说。 cq@8!Eu w]  
叙述过去那段围绕在支配魔兽之秘术上的往事…… In^$+l%O[  
※       ※       ※ V\)@Yk2  
于贤者学院内位居高位导师的古杰敏,在鲁诺亚纳湖畔众多的古代王国遗迹之一里,发现了一本记载如何支配魔兽的古代书籍。 a.wRJ  
他将这本古代书带回学院并着手解读。 <\2,7K{{+;  
然而当时身为贤者学院院长的兰卡斯,认为这样的秘术实在是过于危险。因此古杰敏跟兰卡斯两人,曾经为了是否将支配魔兽的秘术列为禁断之法术而讨论了无数次。 >8>`-  
两人的意见到最后终究是没有交集,古杰敏导师就这么等于是被驱逐般离开了学院,之后就在被称为魔兽之森的这个地方继续解读书籍。 )}n`MRDB  
跟随古杰敏离开的弟子,只有蓝迪斯一个人。另外他年幼的女儿艾莲娜也跟他们两人一起住在这里。 8cR4@Hqx  
之后随着秘术的解读,他也真的成功地支配了魔兽。从罗德斯各地捕捉回来的魔兽都被留在这座森林里,因此也没有任何人敢接近这里了。 IqcPml{\  
而蓝迪斯的态度逐渐改变,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随着魔兽的增加,他的野心也逐渐萌芽。而这对于还年轻的蓝迪斯来说,就某此方面而言是一种无法克制的欲望。 L;E9"7Jo  
然而古杰敏认为他的野心过于危险,因此便把他赶出了这座森林。 &{/ `Q ,  
而此时的导师,当然不知道进入思春期的女儿已经爱上了这个年轻人。不过就算是知道,他的决心应该还是不会变的。因为支配魔兽的秘术只要使用的方向不对,就将成为极为恐怖的破坏之力,导师自己相当的清楚这点,因此他不惜用生命阻止这个秘术被恶用。而这也是跟他的至友兰卡斯之间早已有所默契的一个约定。 |UBR8  
蓝迪斯曾经游说艾莲娜跟他一起离开森林。但她当然不可能放着年老的父亲不管…… w*$nG$  
就这样,魔兽使的秘术只传承给了艾莲娜一个人。 AEOo]b*&d  
数年后,古杰敏导师离开人世,而艾莲娜则与父亲所收集来的魔兽一起留在这座森林里头。 JU/K\S2%,  
之后又经过了好几年,成为玛莫宫廷魔术师一员的蓝迪斯,再度来到了艾莲娜的住处。 X2q$i  
同时他也向艾莲娜求婚,并邀她一起前往玛莫。 %L<VnY#%u  
“那时我对蓝迪斯的心意依旧没变,然而他却已彻底改变了。或许是因为前往玛莫使得他的内心被黑暗所笼罩吧。感觉他要的根本不是我,而只是支配魔兽的秘术本身……” gWv/3hWWB  
所以艾莲娜拒绝了他的邀请。 l J;wl|9  
她表示将会继续跟魔兽们住在这座森林。 WTSY:kvcCY  
然而蓝迪斯并没有放弃。 y3c]zDjV  
为了让艾莲娜无法继续住在亚拉尼亚,他将森林里的魔兽解放使其前往袭击周边的村落,藉此要强制带她回去。 nPR_:_^  
“应该是用了‘命令解除’的咒文。” |Tf}8e  
亚德·诺瓦惊讶地说道。 N[){yaj  
这个咒文是可以将接受魔法支配之物,由那股强制力中解放的咒文,由于是相当高等的咒文,因此连他都还无法使用。何况要解除施予在魔兽身上的支配魔法,就一定要拥有凌驾于术者之上的魔力。 dxUq5`#G,  
“黑之导师巴古纳德本身不只是个优秀的魔术师,身为魔术导师的实力也是相当一流的。他的门下有许多非常优秀的魔术师,其实力根本是我所不能及的……” Uk6Y6mU V  
“你也是北之贤者史雷因的徒弟吧?你也再多点自信嘛!” 8/Z JkI  
听到亚德·诺瓦如此发言的塞西尔如此激励着他。 S2;{)"mS  
这并不表示他有能耐咏唱像是命令解除之类的高级咒文,然而这其实应该是只要持续修行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XDz![s  
“我会努力的。” H.v`JNs (  
额上冒汗的亚德·诺瓦对自己的师兄低下了头。 ZgZ}^x  
“之后的事情就由我来说明吧。” -TjYQ  
而塞西尔也接下了艾莲娜的话。 {KdC5 1"Nv  
“刚好就在这时候,我们来到了这座森林附近的某个村子。目的是希望他们能参加当时史雷因导师所进行的独立运动……” Lk4&&5q  
那个村子正好被解放的魔兽袭击。 3@XCP-`  
那时是由自由骑士潘恩带头作战驱逐它们的。 Rr|VGtg  
之后塞西尔来到了魔兽所气息的这座森林,并目击了蓝迪斯跟艾莲娜对决的现场。 ;7K5Bo  
蓝迪斯使用咒文企图带走艾莲娜。 S TVJu![  
艾莲娜屈服于他的魔力之下而失去意识。然而此时却有一只挣脱了支配魔法的魔兽袭击过来。 hG2btmBht  
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蓝迪斯站在魔兽面前保护失去意识的艾莲娜,并且试着以攻击咒文要打倒魔兽。然而拥有强韧生命力的魔兽即使受了重伤也仍不倒下,以尖锐的爪子撕裂蓝迪斯的身体。 *<Fz1~%*  
就这样,蓝迪斯丧生了。 \G#Qe*"'K  
“最后给那魔兽致命一击的是我,这就是这个事件的全部经过……” bqsb (C  
听完两人的叙述后,史派克不禁叹了口气。 Ys+Dw-  
之后他与身旁的妮思彼此相视。这个事件实在是令人不知道该说什么,人心的复杂可说是完全反映在这里面了。 e ! 6SJ7xC  
蓝迪斯最后所采取的行动,究竟是因为仍爱着艾莲娜,还是为了要保护支配魔兽的秘术?或许他的内心同时存在着这两个想法,而这个突发的事态则使两种想法合而为一,因此造成了他这么作的动力也不一定。 GWM2l?zOP  
“魔兽是邪恶的、支配魔兽的秘术是邪恶的,所以使用这个秘术的我也……” >|o-&dk  
艾莲娜喃喃说着,一直低着的头也缓缓左右摇动。 0`h[| FYV  
“你绝不是个坏人,这一点我可以十分肯定!” P qagep d  
塞西尔连忙如此说道。 _>dqz(8#  
“如果支配魔兽的秘术让你这么的痛苦,那么干脆舍弃掉算了,如此一来你就可以恢复成普通的女性,不但不用担心会被亚拉尼亚赶走,也不会被玛莫的人带走啊!” ;}A#ws_CD_  
塞西尔这番话,虽然跟史派克的期望完全相反,但史派克却完全不想反驳。 [YHvyfk~_  
艾莲娜拥有放弃魔兽使能力的权力。如果她真的这么期望,那史派克也只能就此让步。只不过必须是她能够因此幸福…… pnxjuDN7}x  
“亚拉尼亚国王打算要把我赶走是吗?” JjfNH ~  
艾莲娜忽然抬起头来凝视着塞西尔。 #_2V@F+,  
“几年前的那个事件还留在人们的记忆里,为了平定亚拉尼亚的混乱,以及让人心集结在新王身上,就必须净化魔兽之森跟里头的女主人,这个问题已经在贵族之间引起讨论了。虽然这样的意见很可能是为了抹杀自由骑士的一个武勋,但是我却没办法有反对的理由。所以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你将会……” Te[[xhTyw  
“到那时候我也只能离开了……” CBnD)1b\  
“为什么要这么做?” UciWrwE  
塞西尔的声音几乎已经是哀求了。 <j ;HRm  
“我无法理解你的想法,你有什么理由要让自己一直被诅咒并且永远不幸?古杰敏导师,以及你所爱的玛莫魔术师都已经去世了,可是你还活着的不是吗?只有活着的人可以改变一切,所以我才愿意等,等待你改变你的想法……” nd3]&occ  
“你不会懂的……” M0=ZAsN  
艾莲娜露出寂寞的微笑,缓缓抚摸着塞西尔因激动而变红的脸颊。 Qc[[@=S%  
“我从小时候就被教导学习支配魔兽的秘术,并且跟这些魔兽们住在这里。如果舍弃了这些东西,就代表我将不会是我自己了。我昨天也说过,被诅咒的其实不只是魔兽本身,也不只是父亲跟蓝迪斯,其实也包括了我自己……” 2O<S ig=  
“你也不用改变什么啊,只要来玛莫的话就可以解决一切咯。不然再这么下去的话你别说是被赶走,搞不好还会被杀呢。” M\\TQ(B  
一直听着两人的对话,盖拉克终究像是不耐烦般插了嘴。 *VHBTO9  
“如果命运真是如此,那我就只能接受了。或许这对一个被诅咒的人来说是最适合的下场。如果我接受你们的邀请前往玛莫,支配魔兽的诅咒将会永远持续下去,如此一来只会增加更多不幸的人罢了!” zHb<YpU  
艾莲娜如此激动地说着,并不禁流下了大颗的泪珠,就像是累积在她心中的各种感情同时宣泄了出来。 Qbl6~>T  
“那么,您愿意将这份不幸让我们一同为您承担吗……” B susXW$  
在听完艾莲娜的这番话后,史派克静静地如此说道。 YLSG 5vF+  
“如果您说您是被诅咒的,那么玛莫也是罗德斯岛上最后一个被诅咒的地方。对于那里的许多人来说,不幸是家常便饭,幸福也根本只是个梦想。我自己也常常被这里的半妖精少女说我很不幸,甚至直到最近,我还已经认命打算自称是个不幸的公王了。” YQQ!1 hw  
“请不要开这种玩笑。我并不是要跟您拌嘴的。您可是一位公王,难道要让您的人民永远不幸下去吗?” ik8e  
“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在我成为玛莫公王的时候,我曾意气风发地想要将玛莫岛上的黑暗完全驱逐,并且像本国弗雷姆一样,成为强大而丰饶的国家……在理想上我至今还是这么希望的。然而,玛莫实在是过于黑暗,再怎么用光明照耀也没有消失的迹象,所以我最近才在想,既然如此的话,干脆就承认黑暗本身的存在好了。可是如果被黑暗所吞噬的话,我们将会变得跟之前的帝国一样。因此我必须找寻能够承认黑暗,但也不会被黑暗所吞噬的方法。只要能看清黑暗的本质,应该就是有可能的。光明与黑暗会相互抵消,但也可以彼此划清界线。昨天我也有说过,我并不是为了要驱逐魔兽而前来邀请您,是因为要与这种邪恶生物共存的话,支配魔兽的秘术是绝对需要的。如果这真的是邪恶的力量,那我也一同接纳其中的邪恶。如果这是一种诅咒,那我们就共同被诅咒吧……” g:[&]o} :9  
史派克一口气说完,之后就像是回想起来似地开始吸气。 oC4rL\d{  
“请您前来玛莫,并且将支配魔兽的力量借给我们吧。我以玛莫公王的名义,并在亚拉尼亚宫廷魔术师的面前跟您保证,我只会将支配魔兽的秘术用在玛莫人民跟你的笑容之上。如果我将来违反了这个约定,就请当作是我对亚拉尼亚,及罗德斯的所有王国进行宣战布告吧!” zN2sipJS8  
玛莫的黑暗不会被消灭,也因此玛莫必须成为光明与黑暗共存的岛,并且以自己的方式进行发展。然而,这种做法并不能影响到罗德斯本岛。 #:s'&.6  
史派克如今身怀着这样的决心。 F6%rH$aS  
“为了笑容……为了玛莫人民跟我自己的笑容……” i3e|j(Gs4  
就像是要体会史派克这番话似地,艾莲娜如此重复着。 !Id F6 %  
“真的可以吗,即使是这样的我?” ;P2~cQjD;  
“被称为暗黑之岛的这个玛莫的公王之位,我是自己乐意接下的。虽然吃了不少的苦,不过我还是能露出笑容。毕竟自己是否不幸并不是由他人判定,而是当事人自己所认为的。例如老是说我不幸的这位少女也是我重要的朋友之一,虽然常常惹我生气,不过也常会逗我笑。” fcw \`.  
听到史派克这番话,莉芙不禁在椅子上坐立不安,并且就像是做了坏事一样,把头撇到了旁边。 *Gu=O|Mm  
“您真的很坚强呢……” j<l>+., U  
艾莲娜以泪眼朦胧的视线凝视着史派克。 @kqy!5)K  
之后她以手指拭去滑落下来的泪珠。 7XR[`Tn9<  
“请让我也试着学习您的坚强。如果被诅咒的秘术可以带给人们笑容,可以让我恢复笑容的话,就请您带我到玛莫吧……” 9R ugkGy  
史派克将头低到了几乎要碰到桌面的位置,并对她的决定深表谢意。 UI8M<  
他真的很高兴。不过并不是因为成功说服艾莲娜前往玛莫,而是看到她切断过去的束缚,即将踏出崭新的一步而高兴。 ||!k 3t#<  
而这对玛莫而言,也是重要的一大步。 l;|1C[V  
※       ※       ※ 0;XnNz3&  
史派克等人一起协助艾莲娜整理行李,因此当天傍晚她便做好了启程的准备。 }'@*Olj  
只不过说是行李,其实也仅是换洗的衣服跟一些贵重的古代书籍,光是盖拉克一个人就可以拿得动了。另外艾莲娜也对陪她到最后的魔兽们,下达要它们回到各自住处的最后命令。等到它们一回到自己的住处,支配之魔法应该就会解除了。 IF1?/D"<  
就这样,艾莲娜跟史派克等人一起离开了魔兽之森。 `mWg$e,  
要前往玛莫的旅途,是先走陆路前往亚拉尼亚东部的港口毕鲁尼,再搭乘那边的沿岸航线走海路,等于就是史派克等人前来这里时的路线往回走。 CV& SNA  
亚拉尼亚的宫廷魔术师塞西尔,也一直跟他们同行到毕鲁尼的港口。只不过他其实也有义务要确认史派克他们离开就是了。 V'6%G:?0a  
身为玛莫公王的史派克,就算是有着什么要事也不能总是用私人的名义旅行。下次来到亚拉尼亚的时候应该就是正式的访问了。 ](a<b@p  
“你终于要走了……” Fh?q;o Ej  
在港口的栈桥上,塞西尔跟艾莲娜两人正进行最后的道别。 ;e[-t/SI  
“谢谢你塞西尔,还有,对不起。” 9wI1/>  
艾莲娜轻轻抱着塞西尔,并哽咽地说道。 ChB ZGuO:  
“请不要道歉,这也只是我单方面的心意而已……” xUeLX`73  
即使塞西尔这么说,艾莲娜依旧是再度对他说了声对不起。  oR5`-  
“我现在还不能回答你。可是在我前往玛莫,并真正面对我所拥有的支配魔兽之秘术以后,我相信我会有所改变的。” @,s[l1P  
“我也会祈祷这一天能早日来临。” jmAWto}.  
“再见了,温柔的塞西尔。希望以后能再有机会见到你……” v4 c_UFEh<  
塞西尔也对她道别,并轻轻放开了她的手。 M~wJe@bc  
(温柔是吗……) >S!QvyM(V  
这已经是第二次被艾莲娜这么说了。而会说自己温柔的,至今也只有她一个人。 ^(a%B  
(我唯一不想被这么说的人,也只有你啊……) cl{;%4$9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塞西尔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ymzlRs1^Ct  
在这个时候,艾莲娜已经挥着手搭上了小型的快速船。 A!hkofQ  
虽然伪装成商船,不过这应该是玛莫公国的军船吧。在船身吃水线的下方装有攻击用的尖角这点,塞西尔也清楚的看到。 <S5Am%vo  
塞西尔曾从参加玛莫公王戴冠式的大使们口中,得到过玛莫公国将来堪虑的情报。然而在见过这位年轻公王后,却给了塞西尔完全不同的感觉。 4Kx;F 9!%~  
在不远的将来,玛莫公国或许会变得非常强大。不过他并无法判断,这对罗德斯而言究竟会是好事还是坏事。 :,:r   
无论如何,以他身为亚拉尼亚宫廷魔术师的立场,一定要继续注意玛莫的动向,塞西尔这么想着。 -x7b6o>$  
终于随着出发锣声响起,玛莫公王一行人跟魔兽史艾莲娜所搭乘的船静静离开了码头。 IEO5QV:u:  
艾莲娜一直站在甲板上看着这里。 -4"E]f  
然而塞西尔却知道,目前映在她眼睛里的只有她自己的过去跟未来。塞西尔的身影以及现在的光景,对现在的她来说都只是虚幻的。 &|55:Y87  
塞西尔在船完全离去之前,一直都伫立在栈桥上。 R`A @F2  
※       ※       ※ RV7l=G9tq  
史派克等人回到了玛莫公都,是在此八天后的事。 ?!8M I,c/  
在这段期间,玛莫各地所进行的魔兽讨伐,可说是陷入一进一退的僵局。正如史派克所预料,如果事情可以这么简单收拾的话,他根本就没有离开公国的必要,但如果事情有可能变得严重的话,他就不得不像这次一样离开公国一趟。 mZ*!$P:vy"  
跟魔兽之间的战斗至今有十人左右的骑士战死,还有好几倍的骑士身负轻重伤。 hesL$Z [  
虽然史派克也感到十分难过,但这些骑士的牺牲,却使得玛莫民众对于公国更加的信赖。 ;aWH`^{i  
而另一方面,由于骑士们的疲劳程度已经达到了极限,因此对于在这个非常时期不在公国境内的史派克,他们的不满情绪也逐渐在膨胀中。要是这次他没得到任何成果就回玛莫的话,这样的不满大概就会一口气爆发出来吧。 leX&py  
说实话,虽然自己并没有想得这么深入,但史派克也知道这是个极为危险的赌注,而且他赢了这个赌注。 1Y\g{A "  
如果要史派克告诉大家这个事实的话,那么抱怨他为什么不早讲的意见大概会有成千上万吧。 t%V! SvT8+  
因此史派克也暗自决定,要将这件事情当作是公王的秘密。 oaM $<  
虽然有好的结果,但并不能总是期待幸运会降临在自己身上。或许自己不会像莉芙说得一样不幸,但史派克也不觉得自己是个好运的人。 @|i dlIey  
他也重新意识到玛莫公王这个工作,就等于是在山谷中走钢索一样的危险。 v:nm#P%P  
在回到公都后的这几天,史派克必须先处理他不在时发生的各种问题。等到处理到一个段落之后,他便在王城的中庭召集民众,宣布为了平定在玛莫各地肆虐的魔兽,公王将要再度亲自出征。 u-$(TyDEl|  
由于拥有打倒鹫头狮跟魔鸡的实绩,因此人们听到这个消息都是欢欣鼓舞。 ?ep93:j  
只不过就事实上,史派克的工作只是要护卫魔兽使艾莲娜而已。她会叫出魔兽进行支配,然后让魔兽回到原来的住处。 y}FTLX $  
虽然这样会留下潜在性的危机,不过因为史派克的方针是要承认黑暗的存在,因此也不打算要彻底驱逐魔兽。就算他真的要这么作,艾莲娜也应该不会同意的吧。 /Z94<}C6b  
在接近魔兽栖息地的村庄四周架设栅栏,并派遣士兵在这些地方长期驻守,就是他所拟定的因应对策。 {.K >9#^m  
从诸神的时代结束后,这座岛就一直是跟魔兽并存至今。因此从今以后也只能继续如此,而魔兽使艾莲娜便可说是象征性的存在。 yn)K1f^  
就这样又经过了几天之后,史派克跟艾莲娜一起,回到自己应去的地方,而展开了周游玛莫各地的旅程。 nm_]2z O  
!-_0I:m  
一进入房间,威尔便感觉到女主人的心情不是很好。 o['HiX  
(这回应该会被骂咯。) hOx'uO`x(  
有所觉悟的威尔,跟玛莫帝国暗黑骑士团的团长妮塔彼此相视。 vd6Y'Zk|F6  
这里是位于玛莫郊外的玛莫帝国王城。 iC10|0%{  
虽说是城,但其实只是间屋子,并没有城墙或壕沟。直到不久前,威尔都还跟自己的妹妹蜜妮雅住在这里,并做着各种生意。妹妹似乎拥有不错的商才,无论是作什么生意都满成功的。而威尔虽然是以这里作为收集情报的据点,只是没想到酒场的经营状况出乎意料的好。 oi^2Pvauh  
不过其中大部分的利润,都已经投注当做重建帝国的资金了。 e)]9u$x  
“我还是只能一直躲在这里吗?” WwG78b-OA  
没打任何招呼,妮塔劈头就这么问着。 mtSOygd  
“以现在的状况,还是必须请您稍等一下……” q|;_G#4  
威尔装出老实的样子如此回答。 =ZR9zL=h  
“魔兽在玛莫各地暴动的时候,佩鲁塞几乎是一座空城啊。根据你搜集的情报,公王史派克那时不是离开公都了吗?这肯定是我们以武力夺回这座岛的大好时机,就因为你说时机尚未成熟,所以我才会这么克制自己。可是你看结果呢?公王亲自出征镇压魔兽,魔兽们也因此被镇压了不是吗?我在佩鲁塞街上听到的满是赞扬公王的声音,你敢说这种状况对我们来说是比较有利的?” h,o/(GNnW  
“很抱歉真的是完全相反。或许也是因为我的想法过于天真,不过史派克那小子比我想像中干得更好。他之所以在这种非常时期离开玛莫,我本来以为他是脑筋出问题了,不过看来是为了前往亚拉尼亚招聘一位魔兽使。魔兽如今之所以被镇压也是这个原因。” :L*"OT7(6  
“魔兽使?那是什么?” ,\laqH\ 1%  
“正如其名,似乎是可以使用秘术操纵魔兽的魔术师。记得之前玛莫帝国的宫廷魔术师中,有一个叫做蓝迪斯的曾跟我说过这件事。只不过自从他说要去带魔兽使回来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x-vOG lR  
“有这样的人来到了玛莫!那史派克不就可以派遣魔兽上战场了?” r2M Iw  
这预料之外的一番话,让妮塔脸上露出了苦恼的表情。 v]SHude{  
“这您大可不用担心。公国跟我们帝国不同,他们有着名为弗雷姆王国的枷锁。如果真的支配了魔兽,那他们的恶名将会传遍整座罗德斯,弗雷姆国王卡修是不可能会承认这种做法的。” q1}HsTnBH  
“如果不怕世间舆论的话,那其实卡修也没什么好怕的。不过以现在这种状况来看,对我们来说倒是比较有利……” a$H*C(wL  
“也因此我们并不需要想办法对付魔兽,这也是我告诉妮塔小姐必须继续忍耐的原因。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就把沙漠之民赶走,那镇压魔兽的工作就会落在我们身上了。” -e0C Bp  
即使知道这是事实,但妮塔还是以冷漠的视线看着威尔。 _ZX"gH x  
平常威尔虽然觉得她这样的表情相当的有魅力,但在自己被瞪的情形下就无法这么想了。 Vz[E)(QX-`  
“我可以体会妮塔小姐想以武力打倒玛莫公国的心情。然而这不只会与弗雷姆,还将会与全罗德斯为敌,为了避免邪神战争的状况重演,我希望能让公国自行放弃统治这座岛并离开这里。” v'gP,UO-%D  
“所以才会用魔兽是吧?” :ZG^`H/X1d  
“我想让他们见识到玛莫的确是暗黑之岛的这一面……” acr@erk  
“关于这点我也有同感。不过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不是魔兽使的你,是怎么操纵这些魔兽的?” /)fx(u#  
“我并没有操纵它们,只是把它们赶离原来的住处罢了。而且执行这个工作的并不是我,所以你要问我怎么做我也……” x}o]R  
虽说是自己的手下,不过这个手下并不是人类,何况人类也不可能有能耐把魔兽们赶离它们的栖息地。 J%}9"Q5  
这个手下,便是威尔从他当年导师那儿接手的东西之一。为了获得这些东西,他已经付出了极大的代价。那时的他已经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回头了,只有达成目的,或受挫而死两种选择…… e[_W( v  
“本来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是很想知道是谁在执行的,不过现在还是算了。毕竟你的策略,似乎连对我们都要保密比较好。只要连我都不知道,其他人就不会有什么抱怨,毕竟加入帝国的人并不是都可以信任的,如果里头有公国间谍的话,你可就会有生命危险了。” R-nC+)^  
“非常感谢您为我这么担心。” P5M+usx  
虽然语带几分讽刺,但威尔仍向妮塔深深低下了头。 Fq3[/'M^  
事实上,公国的人似乎也不是那么的无能。他们培养了一群密探进行情报的搜集,如今他们应该也掌握到一些玛莫帝国重建的传闻了吧。 18JhC*in  
不过说到密探的素质,他们就根本比不上。可说是他左右手的波德就是个极为优秀的密探跟暗杀者。 clfi)-^ {K  
“总之,我又得继续等了是吧?” r"#h6lYK&  
“虽然我知道这样会让您不悦,不过现在时机还没有成熟,但应该已经不用再等太久了。公国那些人马上就会知道,至今暴动的魔兽其实只是开胃小菜而已。那个从亚拉尼亚过来的魔法使,是否有办法驾驭得了那只魔兽呢……” X&qRanOP;z  
“虽然总是如此,不过你还真的都是语带玄机呢。不过我知道了,皇帝陛下那边我就照你所说的转达吧。” 2y; |6`  
妮塔露出苦笑如此说道。 T3 xr Ua&  
虽然感觉自己被这个魔术师巧妙蒙骗了过去,不过她也知道目前并不能勉强。帝国目前的状况就是这么的严苛,不只无法掌握多少人真的为帝国誓忠,资金就长远来看也是不够的。如果不让玛莫从战后的废墟中复兴过来,即使是顺利夺回暗黑之岛,帝国的将来也是无法想象的。 &We1i &w  
(所以现在就让这些沙漠人多干点活吧。) 7s:`]V%  
妮塔如此告诉着自己,并且决定听从眼前魔术师的建议。 PRm Z 3  
之后她便为了谒见皇帝而站了起来。 pKK&+umg  
年轻的皇帝大概还是会跟之前一样,回答自己已经等待等习惯了吧。 Fs_,RXW"  
以皇帝仅仅十五岁的年纪,要说他至今有花时间在等着什么似乎有些奇怪。不过对一个孩子而言,即使只是短暂的时间,对他来说可能也相当的漫长。 xo{f"8}^  
妮塔抱持着这样的思绪,就这么跟威尔道别,前往皇帝的房间。 '>FJk`iI  
然而,到后来她将会知道,自己在这时候的这种想法根本就是完全错误的。 y$@d%U*rW^  
因为皇帝的确一直在等待着。而且等待的时间远超过她的想像……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11楼  发表于: 2008-08-29 21:48

第五章 九头大蛇 Z:OO|x  
JQCwI`%i  
镇压魔兽的活动很顺利地进行着。 ]aR4U`  
只不过虽说是镇压,但并不是要将魔兽打倒,而是将其赶回原来的栖息地罢了。 {+EPE2X=C  
魔兽使艾莲娜完全发挥了支配魔兽之秘术的力量,将魔兽召唤过来纳入支配之下,之后命令它们回到自己的栖息地。 9..k/cH  
然后这些恐怖的魔兽,就像是温驯的小猫一样听从了艾莲娜的命令。 -$q/7,os  
看到这个样子,史派克真的是相当佩服。 h.^DRR^S  
虽然他跟盖拉克、莱娜及莉芙等人一起负责护卫艾莲娜,但其实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yKI.TR#  
结果他们这次的同行,就像只是要宣传公王的确有为了镇压魔兽而亲征而已,因此使得史派克感觉内心相当的复杂。 1L|(:m+  
然而,玛莫人民对公国的信心因此大幅提高,这倒是值得欢迎的事情。 ._3NqE;  
在这一个月中,他们镇压了十几只魔兽,可说是几乎解决了所有的事件。 O+$70   
如今,史派克等人滞留在西方山岳地带山脚下的某个堡垒,因为还有几只从山上下来的魔兽还在这附近出没。 $5IrM 7i  
等把这些魔兽赶回山中,史派克便打算启程回到公都里去。虽然仍有人报告说在玛莫各地目击到魔兽的踪影,不过这些大多是不会加害于人类的种类。 Y P c<  
“多亏了有艾莲娜,才使得玛莫总算能安定下来了。” (?!0__NN;  
在晚餐的席上,史派克再次对魔兽使艾莲娜道谢。 d/&|%Z r  
今天她又成功地让一只魔兽回到了山中。 *PEuaRDN  
“这也是为了我自己跟玛莫人民的笑容,公王陛下不用道谢。” lo:~~l  
艾莲娜微笑地如此回答。 [//f BO  
正如她所说,自从来到玛莫后,她的表情就逐渐变得开朗了。 G#: !wI  
即使自称是魔兽使,这座岛上也没有人觉得她很可怕。因为在这座玛莫岛上,比她还要可怕的事物实在是太多了。 obq}#  
除了魔兽外,还有妖魔及邪神的信徒。盗贼的数量多到可以统治这座岛,住在暗黑森林的蛮族,至今也过着与其说是人类,还比较像是动物般的生活。 ;%<4U^2  
对于这座岛上的居民而言,善恶的价值观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对他们来说会造成问题的,只有是否有用及会不会危害到自己而已。 y7OG[L/  
关于这一点,魔兽使艾莲娜无疑是所有人的助力。 ~P_kr'o  
史派克希望总有一天可以把她的功绩告诉所有人,并宣布人类跟魔兽是可以共存的。 @W8}N|jek  
“如果继续这么顺利的话,不用十天我们就可以回到公都了。” hH}/v0_jb  
莱娜总算像是松一口气般地如此说道。 |sa7Y_  
从亚拉尼亚千里迢迢回来后,他们马不停蹄地巡回玛莫各地。在这段期间,她底下的密探也不断轮流带来各种情报。这些情报都相当琐碎,整理这些情报也是她的工作之一。 e,&%Z  
在这次镇压魔兽的亲征中,她每天过得比史派克还要忙碌。 v s|6w w  
“这次镇压魔兽的活动让公国的评价上升不少,得趁现在多进行一些改革。” k+$4?/A  
盖拉克也应和莱娜如此说着。 5R`6zhf  
“每天被钉在王位上的日子又要来咯。” xm5FQ) T  
听到两人的对话,史派克半开玩笑地说道着。 lO> 7`2x=F  
他当然知道这是公王的工作,只是这实在是不符合自己的个性。 @^cgq3H'  
“经由这次的镇压活动我重新体认到,魔兽并不是自愿要离开原本栖息地的。” $L8s/1up  
史派克恢复正经环视着众人如此说道。 [KI`e  
“不过即使籍助了支配魔兽的秘术,我们也花了这么多的时间。真无法想像,魔兽竟然是在同一时期一起在玛莫各地暴动的。” zl 0^EltiU  
如果这真的是魔兽使所干的,那相关的人肯定不只一个。因此在现实上,史派克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毕竟记载秘术的古代书会有第二本的可能性相当低,而且这也不是可以轻易习得的技能。 <S@mQJS!y  
“不是自然现象也不是魔兽使所为,那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9c}]:3#XO  
莉芙露出得意的表情如此说道。 X1[R*a/p  
她大概是想要考倒史派克吧。不过…… _AHB| P I  
“这就是问题所在,不过我并不认为这次的事件是人类所为……” F"f}vl  
回答这个问题的是莱娜。 G%8)6m'3  
“下命令的或许是人类,不过我总认为直接下手的绝对不是。因为如果人类真的有这种能耐的话,那么至今一定会有人首开先例的。” ?Gv!d  
“我也是这么认为,人类只要一拥有力量,总是会忍不住要亲自使用。” K<   
就像是要警告自己一样,艾莲娜如此说道。 Oj lB 0  
“这不是人类所干的,可是如此一来主谋到底是谁?” t2%@py*bU  
史派克像是要自问般轻声说道。 h:Mn$VR,  
听到这句话的莱娜,表示自己有可能已经有了答案。 <_{4-Q>S3#  
“漆黑巨大的影子,使听者灵魂颤抖的声音……” grfdvN  
之后她如此说道。 Z=Y_;dS9  
“这是什么?” 3G/ mB  
史派克讶异地问着莱娜。 S}p&\w H  
“这是一个传闻。虽然还没有完全确认,但是刚好在魔兽还没骚动之前的那一阵子,传闻有人曾经看过或听过这样的东西。由于实在是无凭无据,本来我以为只是个谣言而已……” e5>5/l]jsg  
如果将魔兽赶到人类聚落的并不是人类,那么这个传闻反倒增加了可信度,莱娜如此表示。 "tz0ko,(  
“原来还有这样的传闻啊……” 8&A|)ur4  
对史派克而言,他是第一次听到,而且也无法判断是否是重要的情报。 N" Jtg@w  
在异常的事件爆发前,总会像是前兆一样出现许许多多的传闻。然而这几乎都是人类自己所幻想出来的产物。 z2nUul(2  
“难道是……” ) 3`  
默默听着史派克等人对话的艾莲娜,忽然露出不安的表情并如此轻声说着。 5IE+M  
“有想到什么线索吗?” >]XaUQ-  
察觉到艾莲娜的表情变化,莉芙如此问道。 I bv_D$cT  
“不,我只是忽然想到一个东西。不过我应该只是多心了,因为之前的大战中才对,那个东西就应该消失了才对。” gcW{]0%L^  
艾莲娜并不是对这位半妖精少女,而像是对自己解释般如此说着。 M8",t{7  
“那到底是什么啊?” K7[AiU_I  
在莉芙如此询问艾莲娜的时候,随着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个人匆忙地跑进了史派克等人所在的房间。 rPo\Dz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H?=pWB  
盖拉克站了起来,并将手放在剑柄上。 rz[uuY7  
然而看到进来的是他底下的亲卫骑士,他马上就放开了手。 B=Zukg1G  
“请恕在下无礼。” EYJi6#  
亲卫骑士当场跪下恭敬地说道。 -|k&L}\OB0  
“是有事情要报告吧,没关系,你快说吧!” \\2k}TsB  
史派克对亲卫骑士如此说道。 FQ_%)Ty2  
“报告公王,公都西北方的山谷中出现了一只有九个头的大蛇,并且正朝着公都移动中。现在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及麦理神殿的古里巴斯祭司都已经前往现场,但还是希望公王陛下可以马上回到公都进行适切的指示……” R!_8jD:$  
“有九个头的大蛇!” S`W'G&bCj  
史派克惊讶地回头看着艾莲娜。 /mMAwx  
“应该就是俗称的九头大蛇了吧。那是相当恐怖的魔兽,据说它的强大甚至可以跟龙匹敌……” dxkRk#mf:  
艾莲娜脸色惨白地如此回答。 /+x#V!zM  
“为什么这种魔兽会……!” Mf ;|z0UX  
史派克不禁激动地叫着。 >2|[EZ  
关于九头大蛇他曾经在传承中听过,据说鲁诺亚纳湖周边的大湿原里,至今也仍有相当的数量栖息在其中。然而史派克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会碰上这种魔兽。 T]Tdx.B  
“像九头大蛇这样的魔兽,平常应该是很少会离开自己的栖息地的……” nL":0!DTRD  
“可以用秘术的力量阻止它吗?” [w&#+h-q  
史派克询问着艾莲娜。 v.l7 Q  
“说实话我并没有自信。不过我会尝试看看,不然如果放着它不管的话,不知道将会出现多少的牺牲者……” m?D <{BQ;  
“那就麻烦您了。” 96"yNqBf  
史派克对这位魔兽使女性低下了头。 ~|y^\U@  
虽然将这个危险的工作交给女性使他的内心相当沉重,但他有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义务。 VxkCK02k  
“我们回公都!” {) :%Wn M9  
史派克站起来如此宣布。 biK)&6|`sa  
“我们用瞬间移动的咒文吧。如果只是四五个人的话,我可以直接带各位回公都。” K0EY<Ltq  
“真的有办法吗?” |^7f\.oF  
史派克想都没想就如此问道。 &a%WM   
虽然是很无礼的问题,不过这也表示他相当惊讶。 7|&e[@B  
“我也算是魔术师之一,当然不是只会支配魔兽的秘术。” ?muDTD%c  
露出温柔的微笑,艾莲娜如此回答。 G(U9rJ9  
听到这个答案的史派克表情一绽,并且再度低下头请她帮忙。 % v;e  
“……她说她也算是魔术师,可是连亚德都还不会用瞬间移动的咒文呢。” V]I:2k5  
听到两人的对话,莱娜悄悄跟盖拉克如此说着。 2 ;JQX!  
“看来她身为魔术师的实力也是相当优秀的,搞不好可以跟高位的导师匹敌呢。” 2t+D8 d|c<  
盖拉克如此回答,并嘟起嘴像是要吹口哨似的。 `NBbTQtgO  
“看来亚德变得真没立场呢。” ;{|X,;s  
莱娜也不禁露出苦笑。 9<yAQ?7 L  
不过宫廷魔术师并非需要专精于魔术,辅佐统治会治理国家才是最主要的工作,而魔术则是为此而备的知识。因此并不能因为艾莲娜修得了高等魔术就责备亚德。 "\e:h| .G  
(你可别死啊,亚德……) \ht ?G n  
莱娜如此心想。 Q"40#RFA  
(因为你可是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的呢。) 8z Y)J#  
而这才是她内心真正想说的。 M\Se_  
zj<ahg%z  
玛莫公国唯一的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如今正过着非常紧张的一天。 j&5G\6:  
他所在的地点是距离公都温帝斯西北方大约两天的路程,流经公都近郊、别名“叹息之河”的塞斯特河上游流域。 8".2)W4*  
这里是山间小河即将注入狭窄盆地的地点,河流从这里分成数个支流,并在盆地形成一片湿原。湿原范围中有数百个沼泽,里头则是被可以让积水腐臭的毒气,以及从地下冒出来的某种黑色液体所污染。 +b^]Pz5  
而在这些水再度会合成为一条河川后,叹息之河就变成了放出恶臭的浊水。河里虽然还是有鱼,但大部分都无法食用。 U&X2c R &a  
那只九个头的魔兽,如今就在亚德·诺瓦所在位置稍微上面一点的一个瀑布下面休息。然而,他并无法得知这只魔兽何时会有所动作。 %}P4kEY  
河川下游的盆地有几个小集落,都是以种菜或捕捉湿地里的鱼维生的。对于贪婪的魔兽而言,人类刚好是大小适中的猎物。如果这些村庄因而被袭击,那责任就会在留守的他身上了。 hq=,Z1J  
亚德·诺瓦所带来的部队,是留在公都跟王城守备,大约一百名骑士中的三分之一。 w/W7N   
虽然这样的人数要跟九头大蛇作战并不算够,但是如果动员更多人的话,一旦公都被袭击的话,将会没有招架之力。由于现在已经获得玛莫帝国重建的情报,因此必须要考量这样的可能性,绝对不可以轻忽大意。 CK0l9#g  
他已经派传令前往各地通知回到了自己领地的骑士们,过不久他们应该都会被召集回到公都,而史派克也将会率领他们前来支援。 8V9 [a*9  
亚德·诺瓦只需要拖延时间到他们前来就可以了。 jNA1O68N  
只不过魔兽是否会听从他的设想而行动,就只有天上的神才知道了。 ]IZ>2!6r  
亚德·诺瓦任命一位骑士,担任队长进行作战时的指挥。他自己是打算用魔术进行支援,但他不知道自己的魔术对九头大蛇而言是否真的有用。 MPIlSMe  
唯一的救星,就是战神祭司古里巴斯一同前来。 :P$#M C  
他不但是位优秀的战士,同时也可以使用神圣魔法。骑士们也因为他的存在而勇敢了许多。 PFM' & ;V  
(你可千万不要动啊……) DIaYo4  
亚德·诺瓦从当天早上,就一直对着魔兽所在的方向不停祈祷。 G,XPT,:%  
到目前为止他的愿望是实现的,但是没有人能保证这可以维持多久。 "0CjP+1k  
就这样天色也逐渐变暗了。 @*>Sw>oet  
如果是跟人类战斗的话,可以稍微休息一下,然而面对魔兽可不能如此。何况魔兽之中喜欢在夜间出没的种类也不少。 uL Q  
“进行扎营准备!不过不要疏忽戒备,要在魔兽有所动作的时候可以马上出动!” &H||&Z[pk  
听到了受亚德任命为队长的那名骑士的声音。 t\4[``t  
骑士们也听从命令,开始进行扎营的准备。 EpYy3^5d  
在这个时候,亚德·诺瓦也还是坐在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动也不动,并且朝上流瞪大眼睛监视魔兽是否出现。 CSTI?A"P  
“现在就这么紧绷的话,在危急时身体会不听使唤的。” ;`dh fcU  
随着古里巴斯的声音,这位体型矮壮的矮人祭司爬到了亚德·诺瓦所在的岩石上。他的手中拿着面包跟装了饮料的水壶。 WC,+Cn e  
“至少也先填饱肚子吧。” R@iUCT^$  
“啊,真的非常谢谢您。” .]x2K-Sf  
亚德·诺瓦如此回答,并从古里巴斯的手中接过了面包跟水壶。 (=4W -z7  
然后勉强自己把这些东西吞到肚子里。 dRi5hC$  
“在这种时候,就会开始讨厌自己这么的胆小。” e>}}:Ud  
花一点时间吃完东西后,亚德·诺瓦就像是在忏悔般对着古里巴斯如此说道。 FLZWZ ;  
“会害怕打仗是很自然的。没有人愿意杀害他人或被他人所杀。然而无论是那个时代都一定有战争,也没办法从其中脱身。因为事实上生物都是不断夺去其他生物的生命,然后延续自己的存在。人类、妖精及其他的动植物,都是在这无止境的战斗中活过来的。因此死亡并不是邪神的诅咒,必须要将其视为是神所赐予的祝福。” @n&<B`/  
“所以说死也是有意义的吗?” c{+AJ8  
“如果不这么想的话,那活着的生物又有什么意义?” N8r*dadDd  
古里巴斯想要说什么,亚德·诺瓦似乎能够理解了。 n5-)/R[z  
死亡是迟早的事。必须要承认这一点,才能够珍惜活着的时光。 DZS]AC*  
但即使内心可以理解,但身体还是忍不住会颤抖。 zSEs?  
“并不需要试着习惯面临死亡,你要害伯也无所谓。但是如果被恐怖所吞噬而失去自我的话……” H*^\h?s  
“怎么了?” 5yZTcS z  
由于古里巴斯话说到一半就打住了,因此感觉诧异的亚德·诺瓦如此问着。 g7 V8D  
“刚刚我看到河面似乎在动……” /cr}N%HZB  
古里巴斯凝视着两人所在岩石下方的河水如此回答。 !" #9<~Q,p  
“河面?” _@mRb^  
亚德·诺瓦也连忙低头看着流动的河水。 7uorQfR?  
然而因为天色也已经变暗了,他的眼睛无法看清河面的样子。 [H<bh%  
“肯定没错。虽然只有一点点,不过地面已经有点震动了。加上河水也有点混浊,肯定是魔兽有了动作。” KlV:L 4a~  
亚德·诺瓦并不怀疑古里巴斯的推测。 9Jf)!o8  
因为矮人族拥有暗视的能力,即使在晚上视力也跟白天一样好。 PNF?;*`-{7  
亚德·诺瓦将魔兽开始行动的消息转告给玛莫公国的骑士们。 Aa0b6?Jm  
这个消息在骑士间引起了一瞬间的骚动,但他们很快就开始进行迎击的准备。一半的人手持步兵枪排成一列,其他人则装备弩弓在其后方待命。 1g# #sSa6  
长大的步兵枪可以轻易刺到对岸。由于九头大蛇不会飞,因此应该是无法从这样的阵型中逃脱。 CQ`=V2:"ON  
即使是再巨大的魔兽,不过毕竟只有一只。相对的这边有三十多位骑士在等着它,因此亚德·诺瓦相信魔兽是很难突破他们的。 !Fo*e  
随着迎击态势逐渐准备好的同时,亚德·诺瓦也开始感觉到地面在震动了。而河川上游也传来水花飞散的声音。 UJ-?k &j,  
亚德·诺瓦对着河里的一颗岩石使用魔法之光,青白色的光辉在河面照出幻想般的景色。 gqXS~K9t  
然而现在并没有时间去欣赏这个美丽的光景。 alh >"9~!  
因为在魔法的光芒中,出现了一个拥有九个头的大蛇身影。 ZyOv.,y  
九头大蛇将它所有的头高高抬起,并扭动着它的身躯,以令人惊异的速度朝亚德·诺瓦等人的方向接近。随着咻咻的声音,九个头都露出鲜红色的舌头吐着蛇信。 0;S,tJg  
“放箭!” (b?{xf'G  
随着骑士队长的号令,十几枝箭一起飞了出去。 8+]hpa,q  
由于目标非常巨大,因此几乎所有的箭都命中了,然而能贯穿大蛇坚硬鳞片的却只有少数。而九头大蛇就这样毫不畏惧地向前,朝着排成一列的步兵枪冲过来。  +`7KSwa  
“突刺!” ?USQlnr:R/  
骑士队长再度下达了命令。 pa}*E  
随着有力的吆喝声,手持步兵枪的骑士们一同向魔兽刺去。 i)#:qAtP*  
而在同一时间,魔兽的巨大身躯也跳进了骑士们的中间。 {t};-q!v$j  
有好几根骑士枪应该已经贯穿了大蛇的身体,然而巨大的魔兽却像是不痛不痒般继续穿过了人群。 7+x? " 4  
虽然亚德·诺瓦咏唱了电击咒文,古里巴斯也使用气弹咒文,但也不知道是否产生了效果。 $$:ZX  
魔兽再度回到了河流中,毫不减速地朝着下流而去。 +,~z Wv1v  
留在原地的只有被魔兽的巨大身躯弹飞,如今躺在地上呻吟的骑士们。其中有五位骑士还行踪不明。 eEhr140  
大概是就这么被魔兽咬走了吧。 VqL.iZ-  
而在牺牲者之中,也包括了亚德·诺瓦任命为队长的骑士。 .>z][2oz  
42>Ge>#F  
在史派克等人又率领了二十多名骑士与亚德·诺瓦他们会合的时候,已经是与九头大蛇那场战斗结束三天后的事了。 1-.~7yC  
比亚德·诺瓦所预测的还要早了五天多,这当然因为艾莲娜使用了瞬间移动的咒文。 (E]!Z vE  
如今九头大蛇藏身在这片湿原的某处。 @ 49nJi  
史派克随即命令位于湿原周遭村里的居民们前往公都避难。只不过其实穿过这片湿原之后,河流是一直线经过公都的,以魔兽的速度来看,不用一天就可以抵达,因此也无法保证公都就是安全的。 E^U0f/5 m  
如果事态真的演变到这个地步,那被害程度将会无法预测。而且光是公都遭到魔兽蹂躏的事件,就会影响到公国的威信。 5>AX*]c  
因此对史派克而言,无论如何他都要在这片湿原解决一叨。 AIA6yeaU  
然而他们要面对的,却是一瞬间就让五位骑士丧命,伤者更是死者两倍以上的强敌。加上湿原这样的地形,魔兽可说是拥有地利,因为人类的行动会因此受限。之前在火龙之狩猎场跟魔龙流星的战斗,就可以证明即使是兵力增加也不能因而安心。  |W< +U  
如果支配魔兽的秘术就可以制服它的话,事情就简单得多。然而像九头大蛇这么强的魔兽,就算是魔兽使也可能会束手无策。 dg4vc][  
因此也必须思考正面跟魔兽交战的战法。 4 Jx"A\5*G  
“……听亚德这么说,魔兽的移动速度比想像中还要快。” #97h6m?  
史派克集合了主要骑士召开作战会议。 )E+'*e{cK  
“如果不想办法阻止魔兽移动的话,要打倒它将会相当的困难。” a#T]*(Yq)  
依据相当熟悉魔兽生态的艾莲娜表示,九头大蛇拥有相当强的再生能力,之前亚德他们奋力对它造成的伤害,现在大概除了电击咒文而造成的烧伤外,都已经完全痊愈了。 !nAX$i~  
换句话说再怎么让它受伤也是无济于事的。要封住它的再生能力,就一定要完全夺去它的生命。 %kgkXc~6|x  
“九头大蛇在水中的速度相当快,所以把它引诱到陆地上应该会比较好……” 1 hg}(Hix  
亚德·诺瓦以憔悴的声音如此说道。 ]~Y<o  
虽然原本就是这样的性格,但如今的他完全丧夫了自信,又高又壮的体格看起来也变得十分的小。 7 I >G{  
“既然宫廷魔术师大人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又应该如何把九头大蛇从水里拉上来?” trE{FT  
听到一名骑士提出这样的问题,亚德·诺瓦就像是听到雷声似地缩起身子默不作声。 5E notp[  
“我就是为此才召开作战会议的啊。” XV^1tX>f{  
不要只依赖宫廷魔术师一个人的智慧,史派克这么对这个骑士说。 } (!EuLL  
不过,他们一直还留着对本国宫廷魔术师史雷因的印象。那位贤者不只是博学多闻,实战经验也相当丰富,同时还精通诸国的情势。 |^@dFOz  
在本国,光凭卡修跟史雷因的对话,就能让作战会议结束的状况并不稀奇。骑士们只要依照会议上的决定展开行动就可以了。 .CFa9"<  
虽然拿史雷因来作比较,对亚德·诺瓦而言实在太可怜了,不过对骑士们来说,宫廷魔术师本来就应该如此,因此亚德·诺瓦看起来才会这么不值得信赖。 -kbg\,PW  
(有让妮思一起来真是太好了。) 8mQmi`  
史派克如此心想。 |hr]>P1  
从艾莲娜口中听到九头大蛇有多强后,他便拜托妮思跟他们同行。 |.wEm;Bz  
虽然是因为跟魔兽作战时会有人受伤,不过第一个要治疗的,似乎是亚德·诺瓦内心的伤口。 V <bd;m  
在刚会合时他那消沉的样子,连看的人内心都不禁变得沉重。他一个人背下了被魔兽打败的责任。 R i^[i}  
然而从他的报告看来,其实他所拟定的作战是相当适切的。 >a }f{\Q  
如果没有在湿原入口使其受伤的话,这时候的九头大蛇或许已经前往袭击公都了。 ~,*b }O  
光是能阻止魔兽前进,史派克就觉得是谢天谢地了。也多亏这样他才能做好万全的准备,以迎接跟九头大蛇的决战。 rl0<Ls  
“艾莲娜小姐将会在明天早上试着支配魔兽,问题在于失败的话要怎么办。我们要在哪里跟这只恐怖的魔兽对战?即使说必须在陆地上战斗,但这一带都是河流、泥沼跟湿地,拥有足够面积的平原相当有限。如果在战斗的时候不小心踏入湿地,反而将会是我们的动作受到影响。” Z> r^SWL  
“抱歉由于这片湿原没有领主,所以还没进行详细的地形调查。” y{N-+10z  
对于史派克的问题,盖拉克如此回应。 :^(>YAyHj^  
“是吗。” G\(|N9^:  
史派克的表情变得沉重。 nvPwngEQm  
由于周边的村民已经通通前往公都避难,因此也不能请他们带路。 |iwP:C^\mJ  
这真是一大失策。 s;A@*Y;v  
“如果有人自愿要当这片湿地的领主,那我会很乐意封给他的。毕竟为了守卫公都,在这附近建立堡垒应该是必要的。” f`Fi#EKT  
这是为了预防敌人或魔物沿着塞斯特河进攻。经由这次九头大蛇袭击的事件,可以得知这附近的守备相当薄弱,因此在这一点还真是得感谢魔兽。 5;HH4?]p  
“不过感觉光是要维持堡垒的完善,似乎就会破产了呢。” Q@HopiC  
风之部族的骑士队长伍丁如此说着并露出苦笑。 yNTK .  
这次史派克所率领的战力,正是他所率领的二十名下级骑士。在这阵子不断征战的亲卫骑士团,目前则担任王城的守卫工作。不过为了护卫公王,队了队长盖拉克外,还是有五名亲卫骑士同行。 ?F3 h)(}  
而王城的留守任务一如往常还是交给了露杰南伯爵。炎之部族大约一百名的骑士,就在他的指挥之下守卫着公都。 VzVc37 Z>6  
莱娜这一次也留在公都里。这是因为她必须针对玛莫帝国正式进行调查,同时也是为了要迎接某位来自莱丁的访客。 GI1  
“这片湿原相当的大,而且还有两千多个居民,要当做领地是绰绰有余的。” -jiG7OL  
对于伍丁这番话,史派克很严肃地反驳。 1{JV}O  
“之后就是靠领主的经营手腕了。可以在这几百个沼泽中养鱼、调查可以在湿地生长的作物进行栽培,或许收获会比想像中多很多喔。” q?8| [.  
“抱歉在下刚才那么无礼……” sL$:"=  
伍丁连忙如此谢罪。 $\U 4hHOo  
他没想到史派克相当认真地在考虑这件事。而且他现在的任何发言都不是随口说说而已,这点由他最近的言行就可看出。 %B.yW`,X  
玛莫公国的骑士不只是要在战场上立功,也被要求有能耐可以妥善经营贫瘠的领地。 Kuu *&u  
“如果能让这次讨伐魔兽有功的人获得领地,相信骑士们的士气也会提升的。” ^\S~?0^m  
伍丁在整理好自己的想法后再度发言。 Ptdpj)oi&Q  
“就这么办吧!” |Ur"& Z{  
史派克马上采用了他的意见。 "L&#lfOKG  
“魔兽总共有九个头,就以头的数量来比较功绩吧。” VG ;kPzze  
听到公王半开玩笑的这番话,骑士之间也不禁响起了笑声。 9~/J35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要拿下魔兽的一个头有多么的困难。这只九头的魔兽可是在一瞬间就夺走了五个骑士的生命。 z?*w8kU&>  
“我们也只能依照人数编队,分别负责保护魔兽使跟周边的搜索了。就由我跟盖拉克的部队保护艾莲娜小姐,伍丁你的部队就负责探索周边。如果支配魔兽的秘术失败而必须作战的话,到时候先锋也要麻烦你了。” 2OVRf0.R~  
“那我们可得认真找个不错的决战地点咯!” A"dR{8&0  
伍丁豪迈地笑出了声。 ?q{ ,R"  
光是保护魔兽使的话,就算是成功镇压魔兽也没什么功劳。然而如果跟魔兽交战甚至打倒了它,这样的功劳可是无法比拟的。 ?Yth0O6?sb  
这是表现风之部族荣耀的大好机会,风之部族的骑士队长不禁这么认为。 9 %I?).5  
从本国的萨达姆族长那儿,曾送来一封严格质询风之部族是否没有认真表现的信函。 U`NjPZe5^  
关于亚法德辞去骑士资格这件事,萨达姆也表现出了极度的不悦。 )9 "_J9G  
如果风之部族一直表现出傲慢的态度,对现在的弗雷姆而言可是相当深刻的问题。因为弗雷姆已经不是当年的沙漠小国,而是罗德斯最大最强的王国了。 VKG&Y_7N  
现在已经不是高唱民族主义的状况了,如今的伍丁也相当了解。 !C3MFm{B  
伍丁希望能担任原本应该由同僚亚法德所担任的骑士团长一职,这必须要用实际的功绩来争取,而这也代表自己所率领的部队,必须是玛莫公国里拥有最强军事力的劲旅。 O @j} K4  
如此一来,也能阻止将来有人企图让玛莫公国独立。 SBfT20z[  
而对伍丁而言,最大的政敌,大概就是以港都莎尔瓦德为领地,并掌握炎之部族骑士团跟海军的露杰南伯爵吧。 2j}\3Pi  
“让亚德·诺瓦跟莉芙加入伍丁的部队吧。这两位魔法使的知识一定会派上用场的。” jZ~n[ f+Q  
“非常感谢您的安排。” qzK dQ&vO  
伍丁恭敬地回覆史派克的指示。 !h23cj+V  
不过对于与那位半妖精少女同行这件事,他其实有些不满与不安。 "!ug_'VW  
这个名为莉芙的少女总之就是不顾前后的性格,而且就像宫廷小丑一样,总是说些开玩笑或嘲讽他人的话。伍丁似乎也是她喜欢捉弄的对象,只要是在宫廷里头见到她,老是会被她用各种理由嘲弄。总之就是个棘手的对象。 O7-mT8o  
(这大概会比魔兽还要难缠吧……) l3Q(TH~I  
伍丁在心中如此说着。 /'l{E  
作战会议就此结束。 irFMmIb  
史派克再次确定明天的行程后,便命令所有人解散。 ff,pvk8N5  
※       ※       ※ hIs4@0  
在距离玛莫公国骑士们扎营地点有点距离的地方,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坐在地上,就这么茫然地眺望着眼前湿原的风景。 8 D3OOab  
而如今后悔以及自我厌恶等负面感情,正在他的脑海里奔流交会。 pN:Kdi  
“原来您在这里啊……” VM GS[qrG  
被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如此一叫,亚德·诺瓦连忙转过头来。 hV8[@&Sx3  
站在那儿的,是位于王城地下玛法神殿的侍祭妮思。 q<[P6}.  
跟身为前任玛法教团的那位伟大女性同名的奇迹之少女,亚德·诺瓦也真心认为这位少女就是圣女。 WM7oM~&{6  
“史派克公王告诉您了吗?” {5U{8b]k  
亚德·诺瓦无法直视妮思,不由得将眼神撇了过去。 z;{iM/Xe  
“嗯,他说他很担心亚德,所以要我安慰一下。不过就算史派克不这么说,光是基于我自己的意志,我也会来这里的。” [YF>:ydk  
591>rh)  
“我不需要什么安慰!” ,<n}W+3  
变得自暴自弃的亚德·诺瓦不禁大声地如此说道。 ]/[FR5>  
他第一次以这样的语调对这位少女说话。 YSr9VpqWV  
“我也认为你会这么说。” mXRB7k  
妮思露出微笑,并坐在这位高壮魔术师的旁边。 B8.Pn  
“所以我不会安慰你,而且还是完全相反。我这次来是希望你可以安慰我……” |{BIHgMh  
“由我来安慰妮思小姐?” CJ/X}hi,  
惊讶的亚德·诺瓦不由得如此反问。 [pC$+NX  
“是的,亚德对我来说就像是哥哥一样。就算对你诉苦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不是吗?” Hu\B"fdS  
“我是不会介意……可是妮思小姐您也会有烦恼吗?” k$R~R-'  
亚德·诺瓦如此问着。 ^1S!F-H4\  
她是在神的祝福之下所诞生的少女,她拥有优秀的才能及坚强的信仰心,同时也被任何人宠爱跟信赖。 ciFmaM.  
自己跟她简直有着天壤之别,亚德·诺瓦这么认为。 9=vMgW  
“圣职者还是会有烦恼啊,偶而也是会遭受到挫折的,就像是一年前的我,也遇到过那种事……” 6LOnU~l,  
“那并不是妮思小姐的责任。因为您是位圣女,所以黑之导师才选上您成为邪神之门,作为让邪神之魂降临的媒介。但这绝对不代表您的体内有邪神祭司的灵魂。所以妮思小姐才没有让破坏之女神,而是让创造之女神玛法降临不是吗?” ~ZmN44?R  
在邪神战争的时候,玛莫帝国的黑之导师巴士纳德为了让邪神卡蒂丝复活,而将两种邪神之祭器——魂之水晶球跟生命之杖,从弗雷姆跟伐利斯的宝库中夺走。以这两把钥匙,让邪神降临时所需的门正是妮思,而她也选择跟黑之导师正面对决。 JmF l|n/H  
而在最后她并没有让破坏女神出现,而是让创造女神玛法降临在自己体内,拯救罗德斯脱离了毁灭的危机。 ^Ew]uN>,  
“即使接受了女神的灵魂,您自己的灵魂也没有因此消灭。黑之导师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对吧?” W3]_m8,Z  
“这您就错了。黑之导师之所以会选择我,并不是因为我是侍奉大地母神的圣女。” )#BMTKA^  
之后妮思把所有的真相告诉了亚德·诺瓦。 X\`_3=  
她从未告诉过任何人,甚至也没告诉过史派克。虽然总有一天不得不说,但现在她还没有这样的勇气。 o9|nJ;  
父母亲当然知道不少的真相,然而他们所知道的也不是全部。 KK1 gNC4R  
妮思也了解如果知道了真相,这位温柔的魔术师将会非常苦恼。不过这位魔术师的强,只会在要守护他人的时候才会彻底发挥,她相当了解这点。 ]p _L)  
亚德·诺瓦的强就是来自于温柔。 I(]}XZq  
而妮思之所以说出所有的秘密,并不只是为了要让他振作起来。事实上正如自己一开始所说,他希望亚德·诺瓦成为自己感到挫折时的内心支柱。 Z,RzN5eN  
“……听了这些,您还认为我是个圣女吗?” '{a/2 l  
在说完所有真相之后,妮思露出寂寞的笑容追加了这一句。 M2HomO/X)  
“妮思小姐……” V[{6e  
亚德·诺瓦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jK!Au  
面对这个被赋予过于残酷之命运的少女,他又究竟可以说些什么?如今他所能做的,也只有为了这位少女而流泪罢了。 *}]Nf  
“对我而言,妮思小姐您永远是位圣女……” M3J#'%$  
在眼泪流了好长一段时间后,亚德·诺瓦终于开了口如此说着。 J{l1nHQZSu  
“如果您还是被如此残酷的命运所吞噬,我将会随着您直到最后,但我相信绝不会这样的。您有史派克公王在,还有古里巴斯祭司跟盖拉克队长等值得信赖的同伴。我也会竭尽微薄之力支持您的。” vGc,vjC3x  
听到这些话,妮思脸上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oN8HpGs  
“谢谢你,亚德。不过我今天说的这些事情,请暂时先不要告诉任何人。等到时机来临,我会亲自对大家说的……” +awW3^1Ed  
“这、这是当然的。” +1Vjw'P  
亚德·诺瓦连忙点了点头。 FqkDKTS\&  
“您所说愿意支持我的这句话,请您千万别忘了喔。” O#x*iI%  
妮思说完便静静站了起来,朝扎营的地点走了回去。 G %N $C  
看着她离去背影的亚德·诺瓦一直责备着自己的愚蠢,然而这跟妮思来找他的时候不同,绝对不是负面的感情。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12楼  发表于: 2008-08-29 21:48

nS/)P4z  
魔兽使艾莲娜站在一个小小的山丘上,静静地眺望着底下辽阔的大湿原。湿原周围被山脉所围绕,遥远的北方也看得到曾经在三百年前曾经大爆发的艾雷伐斯火山群。形成湿原的塞斯特河源头就是来自于这里,并像是横断整座玛莫岛的中央部份般由北向南流动。 ^cV;~&|.Xk  
艾莲娜调整呼吸并缓缓闭上眼睛。 |w_7_J2  
之后她开始咏唱上位古代语之咒文。 L/wD7/ODr  
用来感应魔兽的无形丝线逐渐向周围延伸。只要这些丝线碰到魔兽,艾莲挪就能感应到魔兽的存在并将其召唤过来,最后只要给予魔兽名字就完成了支配。魔兽使所给的名字拥有魔法的强制力,换句话说也就是诅咒的效果,可以逼使魔兽绝对服从术者。 ;ToKJ6hN|*  
问题在于对方是否愿意接受这个名字。要对像是九头大蛇这样的魔兽命名,必须要有极高的魔力。虽然她也已经准备了魔晶石以增幅魔力,但即使如此也并不能保证一定可以成功。 pV.Av  
如果支配失败的话,魔兽将会愤怒得疯狂并袭击过来。 xG}(5Tt  
虽然玛莫公王史派克、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还有五位亲卫骑士跟两位祭司都在旁边待命,但是真的开打的话难免会陷入苦战。 zfI>qJ+Nqt  
到那时就必须暂时撤退以重整态势,然而却没人保证魔兽会放过他们。 K|Ld,bq  
艾莲娜已经有必要时牺牲自己的觉悟了。 .}'qUPNR  
在这一个月之中,她体会到了自己出生至今之所以还活着的意义。父亲古杰敏在培养她成为魔兽使的同时,也告诉她这是种邪恶的技能,因此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个邪恶的人。 }MRd@ 0-?!  
然而像这样使用支配魔兽的秘术,内心就会涌起一种高昂的感觉。 j2Tr $gx<  
如果是之前的自己,大概会因而感到极度的罪恶感吧。不过如今的她已经了解,会使用这个秘术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 9&upu jVS  
她体会到自己的的确确是位魔兽使。 /b]oa !  
就在这时,艾莲娜放出的丝线接触到了一只魔兽。 N5*u]j  
她的脑海里也浮现出这只魔兽的身影。 ?g?L3vRK  
是有着九个头的大蛇。 [!}:KD2yX  
它沉在一个沼泽的水底,只将九个头露出水面。其中一个头还咬着一只像是鲇鱼的黑色大鱼。 I" Ms-zs  
“来到我的身边吧……” (Q%'N3gk  
艾莲娜咏唱了另一个咒文。 =0^Ruh  
这是把魔兽叫过来的咒文。这跟一般的召唤魔术不同,虽然一样是召唤对方,但并不会使其一瞬间出现在自己眼前。 Sl-v W  
魔兽会循着那条感应用的丝线来到这里。 ,Vh.T&X5  
“有回应了……” (WK&^,zQn  
无形的丝线传来魔兽接近过来的感触。 `kbSu}  
“魔兽要来了。” -:30:oq  
艾莲娜一边注意让自己的精神持续集中,一边如此告知在旁边守护的史派克。 m>4ahue$  
“我知道了。” nA P.^_K  
年轻公王点了点头,并且对盖拉克等人送出暗号。 c7tfRq n+  
正如之前决定的,亲卫骑士们开始以半圆形的队形围着艾莲娜。平常阵型的中心都是史派克,不过今天的护卫对象是艾莲娜。 Mu{;vf|j  
妮思跟古里巴斯两人则在后面一点的地方待命。在与魔兽开战后,他们将使用神圣魔法支援前线。 wNQ*t-K  
接下来就只要等待魔兽过来就可以了。 %CS@g.H=_  
经过比想像中还要长的时间后,远方出现了九头大蛇的身影。 COTp  
高度大概是人类的五倍,身躯则是比高度更长。它的躯体像是神木的树干一样粗,其上则像是枝丫般长有九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头。 ]l'Y'z,}  
“来了。” `}BF${vF  
史派克轻声说着,并要亲卫骑士们准备弩弓。 |tv" B@`  
虽然连射的速度不及长弓,但威力却是高出一截,应该可以贯穿魔兽坚硬的鳞片。 fO0(Z  
另外他们也准备了鉾枪作为直接攻击用的武器,这是在长柄前端加上斧身跟枪尖的棒状武器。 0PU8 #2pR  
这样的构想跟亚德·诺瓦使用步兵枪的方式其实相当接近,不过这跟只适合阻止敌人突进的步兵枪不同,可以随时从突刺切换成砍劈,要是以全身的力量挥动且命中的话,甚至可以直接砍下魔兽的头。不过使用这个武器的人需要拥有相当的技巧。因为这次派来的都是从亲卫骑士团里选出来的好手,因此关于这一点是不用担心的。 4hAl-8~Q6  
(能不用打的话当然是最好……) hoQs @[  
史派克如此心想。 hGbj0   
然而他无法压抑内心的不安。光是站在这么远的地方看,就已经被九头大蛇的巨大所压倒了。相较之下,魔兽使艾莲娜可说是极为渺小的存在。 tID%}Zv  
虽然她至今已经支配了不少魔兽,但从来没遭遇过这么巨大的魔兽。虽然魔兽的强弱跟恐怖并不只是由身体的大小来决定,但亲眼目睹的时候终究是会受到打击。 !- N6l6N  
看亲卫骑士们的样子,似乎也无法隐瞒内心的紧张。 dn }`i   
有人擦着汗或舔着嘴唇四周,一直想要让自己镇静下来。 M XzVgy  
九头大蛇的身影急速变得巨大,大概是以人类全速奔跑的速度移动的。 Pb8^ b  
在大家的注视下,魔兽来到了山丘下方。 jCrpL~tWT  
史派克缓缓拔出了卡修国王授与他的魔法之剑。 -S$1Yn  
就在同时, Ux #x#N  
“魔兽啊,吾将赋予汝名号。汝之名即为基鲁!” )ZBY* lk9  
艾莲娜也高声咏唱支配之咒文。 &Ch#-CUE/  
在这个瞬间,魔兽的动作突然停止了。 /Nr*`l  
“成功了吗?” {X*^s5{;H  
史派克不由得前进了一步。 +&Hr4@pgW  
然而听到艾莲娜再次咏唱了相同的咒文,他才知道刚刚的咒文失败了。 .[Ap=UYI>  
“盖拉克!” /;tPNp{!dw  
史派克马上发出警告。 zfc3)7  
“公王陛下您就退后点吧。” k51Eyy50(  
盖拉克将自己佣兵时代就使用的战斧向上挥并如此说着。 uA$<\fnz  
“先不要管我!保护艾莲娜!” {0;3W7  
史派克如此对盖拉克叫着。 =7m}yDs6$  
“我知道。我们会尽量争取时间,陛下请赶快趁机带艾莲娜小姐退后。看来她似乎还想做些什么呢!” kKPi:G52F  
正如他所说,艾莲娜挥动魔术师之杖,进入了咏唱咒文的准备动作。 S.Z9$k%   
如今魔兽已经沿着山丘爬上来了。不过由于已经登陆,因此速度明显慢了许多。 R|f~>JUF  
“各位请快逃!这里就交给我来……” y!5$/`AF  
艾莲娜以悲痛的声音对史派克等人叫着。 w~#nYM=fP!  
“这可不行喔!” a6:x"Tv  
盖拉克跟五名亲卫骑士握紧武器,并且在她的前面排成一列。 1yV: qp  
而史派克则是抱起正在咏唱古代语魔法咒文的艾莲娜退到后方。 uNn[[LS  
“别勉强啊!如果魔兽被你们打倒,伍丁可是会恨你们的!” JT9N!CGZ  
史派克对盖拉克等人如此说道。 &QG6!`fK}3  
“这种事您先对魔兽说吧……” {QbvR*gv  
盖拉克则是轻声地说着。 /T,Z>R  
虽然没什么关系,但毕竟别被史派克听到比较好。 saU]`w _Z*  
其实盖拉克自己也不想勉强,但如果魔兽真有这个意思的话,他也不知道是否能成功撤退。 cpt<WK}  
(莱娜不在这里真是太好了。) .[u> V  
盖拉克忽然如此心想。 N)S!7%ne  
脑海里浮现了她生气的脸。对盖拉克来说,这在某方面比魔兽还要恐怖。 c}[+h 5  
“大家加把劲啊!” >a1{397Y}  
魔兽终于逼近到眼前了,而史派克也已经退到了山丘的另一头。 'xv8Gwf"  
“真的危急的话就丢掉武器逃命!不过可别搞错往后面跑了啊!” ^E6d`2w-  
盖拉克高举战斧瞪着九头大蛇。 ](eN@Xi&@  
魔兽的九个头就像是被水流冲刷的水草般蠕动着。 f'q 28lVf  
“如果它咬过来的话,就不用客气把头剁下来吧!” =SD\Q!fA  
盖拉克为了要为自己打气而大声吼着。 B/Gd(S`@q  
然而就在这时, 5efxEt>U  
“镇静下来……这样的战斗是没有意义的……” y<XlRTy[}  
一个娇弱少女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LJzROh  
在这一瞬间,盖拉克内心的斗志完全消失了。逼近到眼前的这只魔兽,看起来就像是从小就饲养的小动物一样。 dbS +  
他甚至不会对此抱持疑问。 #'OaKt?Z)  
少女的声音依旧持续着。与其说是传入耳中,倒不如说是直接在内心中响起。 M}0eu(_|  
盖拉克以平静的眼神看着魔兽,就这么目送它巨大的身躯转向缓缓离去。 )'Wb&A'  
他底下的亲卫骑士们,也像是很惋惜般目送着魔兽离开。 P6Bl *@G  
就这样,九头大蛇消失在众人的视线范围之内。 u)Q;8$`  
“史派克先生在山丘下面等着各位喔。” %o?IsIys  
等到回过神来,身穿纯白神官服的少女正站在盖拉克的旁边对他微笑。 5j"1z1_&  
“妮思侍祭?” j1Yq5`ia  
盖拉克茫然地凝视着这位侍奉大地母神的少女。 v_PdOp[ k  
“我请玛法女神使用了和平之歌的奇迹。虽然古里巴斯祭司也打算行使战之歌的奇迹,不过因为史派克先生还是希望暂时撤退,所以……” v| z08\a[  
妮思有点恶作剧般如此说道,并拉着盖拉克的手,说一起回到扎营的地点吧。 V'Qn sI  
“喔、我知道了……” yy2Ie  
盖拉克就像是被母亲哄着的小孩般听话离开了。 K&A;Z>l,v5  
W( *V2<$o  
在史派克等人回到扎营地点时,已经是接近黄昏的时刻了。 !- ~ X?s~L  
而在太阳西沉的时候,在附近进行搜索的伍丁部队也平安返回。 V7=SV:+1or  
“魔兽的支配失败了。” 6k])KlJ2;  
史派克将今天的事情始末转达给回来的风之部族骑士队长。 us)*2`?6t  
“这真是太可惜了,不过只要陛下您平安无事就好。” E\)eu1Hw4B  
虽然伍丁这么说,不过看表情似乎没有很惋惜的样子。 ['X[qn  
因为没有人牺牲使他松了一口气,而他也因为自己仍有机会立下战功而高兴。 ~krS#\  
“今天多亏有妮思侍祭才能免于战斗,不过我们不能放着九头大蛇不管。有不少人住在这片湿原,因此不能因为一只魔兽就要他们搬迁,何况公都也会有被袭击的危险……” 0x)dnq\  
由于史派克希望能与魔兽共存,或许他原本就不希望打倒九头大蛇吧!然而不仅艾莲娜无法成功支配,公国的骑士也已经有五人被杀,如果就这么放置不管的话将会有损公国的威信。 p5 ]_}I`+2  
而威信这种东西跟军力或财力一样,都是确保国家存在所不可或缺的东西。 A{,n;;  
“你那边的状况如何?” 32XS`Z  
“虽然您命令在下寻找决战的场所……” PjqeE,5  
伍丁似乎有点难以启齿,就这么回头看着站在帐幕一角的半妖精少女。 M^SuV  
察觉到视线的莉芙来到了史派克等人的身边。 18!VO4u\I  
而伍丁就像是要大家听她说一样,让出了位子。 H30OUrD  
“即使我们再怎么找,这片湿原也没有够大的平地呢。而且就算有的话,也有人们居住的集落……” y8s=\`~PR  
此时莉芙指着一个方向继续说着。 [e"RTTRfZ  
“从这边往东的某个地方有一个都是黑水的沼泽,这种水虽然很黏而且臭味很重……” o42`z>~  
“这位少女说那种水是可以燃烧的。” 3o8\/-*<  
伍丁皱着眉头如此说着。 Rl@$xP  
“可以燃烧的水?” g6' !v  
听到这句话,侍奉战神麦理的古里巴斯祭司有了反应。 ! Cb=B  
“没错,蕴藏炎之精灵力的水。矮人族应该知道这东西吧?” 3V-6)V{KaE  
“当然知道啊,可燃的水跟可燃的石头,都是只有我们才能充分利用的东西。” {e9Y !oFg  
听到莉芙这番话的古里巴斯点了点头。 6"%qv`.Fp  
“即使在平地上仗着人数多进行战斗,我认为也只是会增加牺牲者而已。所以我们把魔兽引到那个沼泽里点火如何?虽然可燃的水并不会那么简单就烧起来,不过只要我召唤火之精灵,加上亚德·诺瓦使用火焰魔法的话,应该可以点燃。问题就在于怎么把魔兽引诱过去……” {8m1dEC^@Q  
听到莉芙的提案,史派克有点不敢相信地转头看着宫廷魔术师。 YX;nMyD?~  
“虽然莉芙是这么说的,不过这真的可能吗?” n6cq\@~A  
“我认为没有问题。” >l2w::l%  
亚德·诺瓦间不容发地如此回答。 JD&U}dJ  
跟昨天的沮丧比起来,如今的亚德·诺瓦就像是换了个人似地。 YN^jm  
不只脸上似乎有所觉悟,连言行都变得毫无迷惘。 *gSO&O=  
史派克实在是无法想像妮思是怎么鼓励他的,不过他也没办法对他们询问详情。 Hja^edLj  
虽然说不会在意是骗人的,不过这并不是需要深究的问题,因此史派克也没有追问下去。无论是用了什么方法,能让亚德·诺瓦取回自信就是值得称幸的事情了。 _80ns&q  
“由于跟莉芙分开行动,因此我没有亲眼看到黑水沼泽。不过我听过关于可燃之水的事。如果能将魔兽引进沼泽并点火,就算是九头大蛇也应该会葬身于此的。魔兽的再生能力赶不上它被火焰烧伤的速度,不过要怎么引诱魔兽,这已经超过了我的智慧范围……” hho%~^bn(  
“知道九头大蛇喜欢什么吗?只要准备很多这样的东西……” +2yF|/WW#  
伍丁如此问着亚德·诺瓦。 <ge}9pU)o^  
“非常抱歉……” u_Zm1*'?B  
“如果只是要引诱魔兽过来的话,我想由我来应该就可以了。” MC d F!{  
至今一直默默听着众人对话的艾莲娜,以充满决心的表情如此说着。 J";=d4Sd  
“虽然我没能成功支配九头大蛇,但我已成功地把它召唤过来。因此就算是再来一次,我也有确信会有相同的结果。” ^Fvr f`A'  
“可是……” qZ?{-Vw  
艾莲娜的这番话使史派克有些困惑。 vnVZJ}]w\  
史派克很高兴她这么说。然而他已经不想再增加艾莲娜的负担了。之所以招聘她来到玛莫,纯粹只是为了藉助支配魔兽的秘术镇压暴动的魔兽。如果要不使用秘术之力处理魔兽,应该是身为玛莫公国的公王,也就是自己的工作。 w>vmF cp  
“我已经把自己当成是玛莫公国的人了。” pj@Yqg/  
艾莲娜就像是看透了史派克心思般如此说着。 ;%!tf{Si  
而史派克也感受到了她内心的觉悟。 ?q6Z's[  
他没有想过如今艾莲娜竟然有着这样的心情。 BDp:9yau  
今天跟九头大蛇的对决,会让她开始后悔来到玛莫也是理所当然的。然而她却愿意再度冒这样的危险。 'tut4SwC  
史派克想不出任何感谢的话。 5Abz 5-^KH  
因为无论用什么话语,都无法表达出自己现在的心情。 a>?p.!BM  
因此史派克什么都没有说。 sU0Stg8&b  
他只是默默地低下了头。 i<Q& D\Pv  
盖拉克、亚德·诺瓦及伍丁也都效法着他。 +`9yZOaC#  
“请各位抬起头来吧……” R~!\ -6%_  
艾莲娜害羞到脸都红了。 dA|Lufy#  
“毕竟今天之所以失败,也是因为我身为魔兽使的能力不足……” K_Z+]]$#  
其实对身为魔兽使的她而言,不得不打倒九头大蛇的事实应该会使她内心相当的复杂。因为这等于是切除她一部份存在的行为。 cB_pyX9Z  
“我们明天就要解决一切,所以各位今天好好休息吧。” ,YQ=Zk)w  
史派克环视众人如此说着。 "-28[a3q  
在场的人也抱着各自的想法跟决心做出回应。 u/;_?zI  
※       ※       ※  !,Qm  
就这样,第二天来临了。 FLK"| *A  
虽然天亮前浓雾密布,不过在朝阳东升之后就消失得干干净净。由于这里湿气相当的重,因此应该会是个闷热的一天吧。 9) jo7,VM  
然而跟魔兽之战比起来,闷热根本就是个不足为提的问题。 fYb KmB  
史派克将营地清理干净,将行李送到船上使其先回到公都。带去跟魔兽决战的只有武器跟三天份的粮食。 r^fxyN2V  
之后他们朝着东方的山区出发,这里的山脚有着散发瘴气的毒沼泽及积满黑水的沼泽,可说是有如象征玛莫黑暗的一个区域。由于这里便是叹息之河塞斯特的污染源,虽然应该要商拟一些对策,但不知道光凭人类的力量可以做到什么地步。 q|R+x7x  
今天又要利用玛莫的黑暗面了,而且目的是要讨伐属于另一种黑暗的魔兽。 x`Vy<h 33  
史派克不禁感觉相当矛盾。 i<'{Y  
一边利用黑暗,一边又想要消灭黑暗。虽然光明与黑暗共存是他的理想,但现实上却是这个样子。 >F,$;y 52  
感觉这座暗黑之岛正嘲笑着自己的肤浅想法。 UIO6|*ka  
既然光明与黑暗无法共存,那么或许应该展开消灭黑暗的全面性战斗才对。 v!nm &"  
史派克等人在刚过中午的时候来到了黑水沼泽。 u4go*#  
“这就是那个啊……” Q~x*bMb.  
亲眼目睹实物的史派克不禁皱起眉头。 }*xC:A%aS  
一条水流进入沼泽并且流出。原本澄净的水在流出沼泽的时候变得乌黑混浊。 5}<.1ab3V  
无法形容的恶臭甚至污染了周围的空气。 hVQ7'@  
“可燃的水是从地下涌出来的。炎之精灵力被封闭在很深的地底,才会产生这样的东西。有时这样的地方也会出现足以融化岩石的水流。只要其中一种精灵力过于旺盛,其他的精灵力就会严重混乱,而这或许正是众神在分化精灵力之前的浑沌现象吧。” & gY;`*<  
古里巴斯祭司如此说明。 B)( p9]q  
“浑沌是吗……” {KF7j63  
史派克轻声说着。 jrDz7AfA  
这番话很有说服力,眼前所见的光景也只能如此形容了。 :6\-9m8JM  
“……进行准备吧。” dbf^A1HI  
史派克的注意力被这异样的沼泽景色吸走好一阵子,最后总算是对所有人下达了这个命令。 yVbg,q'?  
骑士们纷纷出声应和,并开始进行跟魔兽决战的准备。所用的武器跟昨天一样是鉾枪跟弩弓,不过他们最强的武器则是眼前的浑沌、可燃的黑水。 A5&>!y  
骑士们的作战准备在短时间内就结束了。 Ri^sQ<~(  
史派克见状,也对艾莲娜打了个暗号。 {|8:U}<#h  
身为魔兽使之女魔术师点点头,开始进行召唤魔兽的仪式。 z|t.y.JX  
虽然连日的仪式应该使疲劳达到极限,但看她的样子却完全感觉不出来。虽然给人娇弱的印象,但史派克认为她真的是位精神力坚强的女性。 `R4W4h'I  
对于玛莫而言,她已经是位不可或缺的人物了。 e#76h;  
召唤的仪式开始后,史派克等人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E 6>1Fm8%V  
为了不打乱她的精神,在场的所有人都默不作声。只不过即使没有这样的理由,大家应该也是不敢说话吧。 \? 5[RR  
即将面临与魔兽的决战,心情当然是平静不下来。 ]5qjK~,4b  
而九头大蛇终于出现了。 vZ1D3ytfG  
魔兽依旧像是要表现其战斗意志般把九个头高高抬起。 7;$L&X  
“终于要开始了……” V!yp@%D  
在史派克身边的妮思轻声说道。 f"} 0j|Gg  
“今天我们要打到分出胜负。妮思你退后一点,有人受伤的话就拜托你了。” DbPBgD>Q  
“请您千万不要逞强喔!” b_)QBE9  
妮思说完便朝着跟魔兽相反的方向离去。  K2vPj|  
“古里巴斯祭司,麻烦您咏唱战之歌!” _3FMQY(  
“遵命……” R[ +]d|L  
古里巴斯点点头,就像是要清喉咙般咳了几声。 \a~;8):q=i  
昨天他让步给妮思使战斗中止,然而今天是战神进行审判的日子。 ;r2b@x:<_  
活着就是一场战斗是战神的主张,而司掌丰饶的大地母神,则认为所有的生命都是彼此互助孕育的。 Fr E/K_L  
或许真实并不是其中一方,而是两者皆是吧!刻着真实的石板说不定在正反两面记载着完全相反的内容,光是只看正面或反面都是不完全的真实。然而无法同时阅读表里,因此人们才会迷惘。毕竟即使是伟大的诸神,也无法将真实定为唯一…… 9R t(G_'  
完美代表着独一无二。 })yb   
但只有在世界创造时死去的始源之巨人,以及在世界未日会觉醒的终焉之巨人才是完美的。除此之外的所有事物,可说都背负着身为不完全的宿命。 '&o> %V  
因此任何人都会迷惘并苦恼。 X~/ 9Vd g  
为了无法预测的未来,人们总是被要求在现在这个瞬间进行选择。等到选择的结果受到审判,就将会成为既定的过去。而连结这永劫宿命的,就是时间。 vr]dRStr  
“此处集结的勇者即将面临正义之战……” )I0g&e^Tzy  
古里巴斯以低沉的声音开始咏唱“战之歌”的咒文。 a} Iz  
听到歌声的人除了会鼓起勇气,同时也将可以在战场上进行冷静的判断。如今骑士们也有人感动地发出了赞叹。 _|2";.1E  
“水之精灵、洁净无暇的少女……” ^LAS9K1.  
莉芙打开腰间的水袋,解放了之前封在里头的水之精灵温蒂妮之力,并且开始咏唱精灵魔法的咒文。 f<x t3  
水可以让某些东西上浮,也可以使某些东西下沉。而这个咒文便是操纵这样的力量,使人可以在水面上行走。莉芙将这样的咒文施于魔兽使艾莲娜的身上。 :d/:Ga5v!  
在咒文生效的同时,艾莲娜对着漆黑的沼泽水面踏出了脚步。她就像是在普通地面上前进一样,在水面上走向沼泽的中央。 e1Z;\U$&.  
九头大蛇也朝着召唤自己的魔兽使所在方向不断前进,就这么无视于发出恶臭的黑水进入沼泽。 k? _$h<Y  
虽然带有黏性的液体使其动作变得迟钝,但九头大蛇还是以比在陆地上快上许多的速度不断逼近。 ohG43&g~  
结束召唤仪式之后,艾莲娜转身面对着魔兽。 ,HjHt\!~<  
“万物之根源、万能之力……” Vt 5XC~jK  
同时她开始咏唱不同的咒文。 .~/;v~bL  
就在魔兽的九个头争相要吞下她而向前伸出去的瞬间。 RI].LB _  
“……使吾之双脚穿越时空!” yyYbB ]D  
“瞬间移动”的咒文完成了,艾莲娜在一瞬之间移动到了史派克等人后方远处。 :Y&W )V-  
魔兽的头就这么顺势撞进了黑色的水面,卷起了好几个高大的水柱。 7 5cr!+  
“亚德!现在!” [ @71  
“我知道了。” {Eb2<;1o{  
随着史派克如此下令,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开始咏唱目前他所知最强的破坏魔法“火球”之咒文。 B=qRZA!DQ?  
在魔兽的头再度抬起时,他的咒文也成功发动了。 gbi~!S-  
一颗小火球从向前伸出的魔术师之杖飞向空中,并且在一碰到魔兽身体附近的水面后爆炸开来。 SX94,5 _Q  
黑色的水变成飞沫四散,并且在下一瞬间化成了炽热的火焰。火焰就这么吞噬魔兽,还像是要覆盖沼泽水面般不断扩散。 tw^.(m5d  
“成功了!” 2T?1X{g  
骑士中有人如此叫着。 x[<#mt  
“在它断气前不可大意!” S| ?--vai_  
伍丁大声地如此斥责。 rAi!'vIE  
“弩弓预备!” ,}$x'8v  
随着队长的命令,二十几个骑士一起拿出弩弓瞄准。 krT!AfeV  
即使被火焰笼罩而痛苦地挣扎,魔兽依旧是朝着距离沼泽二十步左右的部队方向接近过来。 gG| 1$  
黑烟不断喷向天际,展开在眼前的仿佛是地狱般的光景。 [UrS%]OSR  
“别让它登陆了!” s~'C'B?  
伍丁如此叫着。 N>#P 1!eP  
“弩弓发射!” <Gt{(is  
弩弓的箭划开火焰向前飞去。 {dH<Un(4Z  
并且纷纷射中魔兽的身体跟头部。 ed2 &9E>9b  
即使如此,魔兽依旧是没有停下动作。 / 1@m#ZxA:  
“伍丁快退后!只要放着不管,它迟早会被烧死的!” !!pi\J?sk  
史派克虽然如此下令,但是他马上就知道这种想法太天真了。 J#5o  
由于感觉到水面下方并不会热,因此九头大蛇就这么潜到了水底。黑色的水似乎只有覆盖在上面,底下则是普通河水的样子。 =C}<0<"iF  
而魔兽再度现身已经是在岸边附近了。它就这么试着突破火焰之墙以缩短彼此的距离。 m eWq9:z  
“向前迎击!” fXQRsL8 ]  
随着伍丁再度下令,他旗下的骑士们将武器改为鉾枪。 S :|*wB  
几乎就在同时,九头之魔兽身披火焰外衣登陆了。 M- A}(r +J  
“盖拉克!我们去支援伍丁!魔法使也用咒文帮忙!” )eyxAg  
史派克如此叫着,并且拔出了剑向前冲去。 ${2fr&Tp  
亲卫骑士队长及其手下的骑士们也跟随公王向前。 \C.@ @4{  
九头大蛇受到了重创,而且还是无法再生的灼伤。 bS"M*  
“很快就可以解决的!” w#b2iE+Bw  
史派克为了振奋骑士们的士气而如此叫着。 VG7#6)sQoK  
然而连史派克自己都不相信这样的说法,他总觉得这只魔兽依旧会不断的抵抗。  U$Z}<8  
而他的预感也成真了…… k"c_x*f  
※       ※       ※ U]$3NIe  
战斗结束的时候,太阳都已经要落到西方山后了。 GjG3aqP&!  
黑色的沼泽至今都还喷着火,把四周染成了火焰的颜色。 (iP,YKG1?  
袅袅冒出的黑烟覆盖上空,而乌云就像是被黑烟召集过来似地渐渐聚集,并且开始落下点点水珠。 `7ZJB$7D|*  
感觉雨滴似乎也变成黑色的。 RkM!BcB  
“这场雨可以灭火就好了……” *@^0xz{\z  
史派克轻声地如此说着。 :Yqa[._AF  
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依据古里巴斯祭司所说,可燃的水直到炎之精灵力完全释出前,是不会消失的,因此会燃烧多久,史派克根本无法想像。 UJ:B:hh''  
跟九头大蛇的决战,真的可以用一场死战来形容。 H2vEFnV  
如今这只九头魔兽,已经化为漆黑的尸骸倒在沼泽边了。 2hP8ZfvIR  
玛莫公国的骑士也有三人战死,受伤的则有十几人。 a6_`V;  
J;dFmZOk  
死者将运回公都好好安葬,而伤者则由古里巴斯祭司跟妮思侍祭以神圣魔法治疗。然而其中一位失去意识的骑士,古里巴斯以沉痛的表情表示,他已经再也无法醒过来了。 3OlY Ml  
“死者们将可以前往喜悦之野,他们战死的英姿确实拥有这样的资格……” %+~0+ev7r  
结果总共有九名骑士在跟九头大蛇作战的过程中丧生,刚好跟魔兽苜级的数量相同。 v]~[~\|a  
这真可说是极为讽刺的巧合。 1YxI q565  
“暗黑之岛玛莫……” |(5=4j]  
从很久之前这座岛便被如此称呼,而且几千几百年来一直被这么命名。 FB sw\P5w  
“在玛莫住了一年多,担任公王至今好几个月……” ~m7+^c@,  
史派克轻声地说着。 H'2 =yhtVh  
一开始他希望可以完全消灭岛上的黑暗。而在知道这么做相当困难之后,他的想法改为希望能让光明与黑暗共存。 tN~{Mt$-W  
“或许即使如此,我的想法也依旧太天真了。” ?AE%N.rnsi  
要在这座岛上生活,或许终究得让自己投身于黑暗。玛莫的住民似乎也将这样的生活方式视为是唯一的方法。 x{E[qH_1Fm  
当年盗贼公会的统治,及贝鲁德兴建的玛莫帝国都是如此。 9EEHLx"  
首位在玛莫建立统一王国,并且以邻国卡农做模范的布鲁涅国王,最后因为亲卫骑士队长的反叛跟女婿们的背叛而死去。 U N/.T   
这位古代国王的亡灵,也是由史派克亲手将其埋葬的。 l}x{.q7U l  
“史派克大人……” |d K-r  
在这时,对伤者完成治疗的妮思走了过来。 Ts\7)6|F  
由于不断咏唱神圣魔法,因此她看起来终究也累了。 2r,fF<WQ  
“现在附近都没人,所以叫我史派克就好。” _~!,x.Dbp  
玛莫公国的骑士们正在进行撤收的准备。由于刚刚史派克就一直板着脸,所以不只是骑士们,连莉芙都不敢接近过来。 J0IK =Y  
“您有烦恼吗?” 'py k  
妮思坐在史派克的身边如此说着。 y$ WS;#  
“嗯,我是在烦恼。我在想我所做的这些是否是正确,或许根本就是没有意义的……” 39"'Fz?1  
“刚刚的战斗真的很壮烈。而且没想到水会燃烧得这么旺,甚至超出了莉芙的想像。她因为让精灵做了这么辛苦的事情,所以现在也是相当的难过呢……” |l9AgwDg  
“我也有同感。我也没想到竟然会烧成那个样子,相信古里巴斯祭司也是如此吧!” R~`Y6>o~9:  
史派克看着持续燃烧的黑色沼泽,也确定火势即使被雨水冲刷也没有减弱的迹象。 |:\h3M  
“只要浓烟不要危害到其他地方就好了。” &5B+8>  
“这点应该没问题的。这场雨会把浓烟冲到地面,而且大地也拥有净化之力……” ;j$84o{  
妮思如此说着,并且将淋湿沾到脸颊上的头发拨回去。 A#T;Gi  
她身上的神官服也已经湿透紧贴着身子。由于衣服白得没有其他的颜色,因此几乎可以看见底下的肌肤。 6)W9/V-W  
察觉到这点,史派克连忙撇过了头去。 X3nwA#If1  
“我在这场战斗中再次体会玛莫的黑暗有多么的巨大。或许在这座岛上,仍然残存着连九头大蛇都遥不可及的黑暗力量,而魔兽就是被这样的黑暗赶离栖息地来到村落的。莱娜所说那个巨大的黑影,或许就是这个谜团的真相。” s #4 "f  
“这的确有可能。” e@6}?q;  
妮思佩服地点点头,并且就这么凝视着史派克的脸。 n44j]+P  
“既然知道黑暗势力这么强大,那史派克今后有什么打算呢?要改变统治的方法,还是干脆回到本国。” Fr 3Q"(  
“别欺负我啦。我可不是那么厉害的人,我只能按照至今的方法慢慢做了。不过我不会逃回本国去的,毕竟我已经踏入无法回头的地步了呢。” 'HOt?lpu!  
“听到你这么说我就安心了。” jildiT[s  
妮思将手放在胸前并露出微笑。 Cu0/TeEM  
“玛莫的确是相当的黑暗。既然黑暗不可能被消灭,相对的,光明也不会这么简单被吞噬。但如果要让自己委身于黑暗的话,那干脆就把这座岛让给那些想重建帝国的人,要以光明之法进行统治,也只要把这里送给神圣王国伐利斯就行。不过我要选择不一样的方法,试着承认光明跟黑暗的存在。有些黑暗的成份势必需要消灭的,但这绝对不是全部,就像九头大蛇就某方面而言也是可以继续在这里生活的。而哪些黑暗必须埋葬、又有哪些黑暗必须存留下来,就必须要靠我的眼睛来分辨了……” f1Rm9``  
听到史派克这番话,妮思静静地点了点头。 NWTsL OIm  
“如果是史派克的话一定办得到的。” \;Ii(3+v;  
妮思将额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说着。 P*\.dAi  
(可是史派克……) : G<1   
妮思把之后要说的这些话留到了内心之中。 W4Zi?@L>'  
(说不定,我正是你必须要消灭的黑暗啊……) p`Ax)L\f  
如果把之前告诉亚德·诺瓦的秘密全部说出来,史派克将会有什么感想,又会采取哪些行动呢? @*F NWT6  
妮思找不到答案。 Y@Ty_j~  
然而只有这一点她可以断言。 ZU/6#pb  
这对于玛莫的这位年轻公王而言,将会是一场最大的考验。 q4Q1Ib-<2  
那时史派克所做出的决定,或许将会影响暗黑之岛玛莫、名为被诅咒之岛的罗德斯、甚至是全世界的命运。 ~Q5L)}8N  
靠在史派克肩上的妮思,就这么一直凝视着在夜空中摇曳的火光。 X5=Dc+  
眼前这样的情景,就像是他们两个人即将面临的未来。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13楼  发表于: 2008-08-29 21:49

后 记 w m !Y5  
“新罗德斯岛战记”的第一集,不知各位觉得如何? "}Vow^vb  
对于作者本人而言,当然希望这是部充满自信的作品。毕竟这可是“罗德斯岛战记”以及“罗德斯岛传说”的续篇,因此当然不能偷工减料。 gYw4YP0Gz  
在“罗德斯岛战记”的第七集后记中,曾经写过“自己是日本最幸福的作家”这种容易引起同业注目的发言,不过即使是经过了五年的现在,对我来说状况还是相同的。 EE=!Y NP]  
这当然是因为有各位读者,及所有支持我的人陪伴着我。其实我自己也跟剧中的主人公史派克很像,正是因为周围有这么多的支持,我才能继续小说作家这个辛苦的行业的。 3 a_~18W  
另外关于这部新罗德斯,各位读者应该也可以了解,将会成为以史派克跟妮思为中心的故事。潘恩跟蒂德莉特两人原本在第一章是有登场的,但因为他们跟这次的事件没有直接的关系,加上如此一来剧情会变得冗长,因此在最后的最后还是决定删除了。虽然这样对于支持他们的读者相当过意不去,不过如果有必要的话,我想还是会跟这次登场的塞西尔一样会稍微露面的。 Z~[c65Nlu  
因此也敬请各位读者期待。 :'|%~&J  
像是莱丁盗贼公会的会长佛斯,由于跟莱娜有所关连,因此很快就会登场,而史雷因及蕾莉雅两人跟玛莫的事件也不是没有关系的。 |gg 6|,Bt4  
总之虽然还没有决定今后的剧情,不过应该会接连发生一些只有暗黑之岛才会发生的事件,再由相当不幸的公王史派克跟有些不幸的少女妮思共同解决吧。 K1Snag  
同时像盖拉克跟莱娜、古里巴斯、亚德·诺瓦、莉芙等在“罗德斯岛战记”中没有描写很多的角色,我也打算让他们能够活跃一点。他们都拥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光是描写他们,让我的心情也变好起来了。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14楼  发表于: 2008-08-29 22:00

一:本论坛轉載的小說全部禁止转载SF盗文论坛,這點尤其重要。切記,牢記,緊記。 F !g>fIg  
fP# !ywgr%  
二:严禁对录入信息进行任何改动 增加或减少录入信息。 ~-ZquJ-  
8w /$!9[  
三:如從本論壇轉載,仍需注意保留“輕之國度”的一切錄入信息,這也是對錄入人員最根本的尊重,如果沒有他們的錄入和校對,我們是無法看到這些小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