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水野良】新罗德岛战记-05卷 终焉的邪教(上)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楼主  发表于: 2008-09-04 19:20

【水野良】新罗德岛战记-05卷 终焉的邪教(上)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YvK8;<k@-?  
扫图|ai6j8 K(HP PM\  
录入|zlckira # -Ts]4v  
校对|chenlunno1 #\$R^u]!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严禁转载SF小说频道 ;HJ|)PN5L  
─────────────────────────── >%.6n:\rG  
!285=cxz  
DxT8;`I%  
Jx@3zl  
N$H0o+9-Y  
B&yb%`9],W  
cSBYC_LU  
{ CkxUec  
M yr [  
m-UI^M,@<  
O s@ d&wm  
}Z- ]m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沙发  发表于: 2008-09-04 19:21

第1章 暗黑森林的妖魔 V4}9f5FR  
v&%GK5j7O  
一名年轻的黑妖精以轻快的步伐,穿梭在森林间奔跑着。 l~wx8 ,?G  
马蹄声及怒吼声从后方逼近。不过马匹的脚力在森林里终究是受到了限制。 2:Q9g ru  
黑妖精甚至还得随时注意,以免跑太快不小心把他给甩掉了。 <P7f\$o~  
「正如凯列尔所说的呢……」 gd-4hR  
黑妖精撇起嘴角冷笑着。 2GA6@-u\  
他率领约三十只赤肌鬼袭击某个村庄的民家,还将居民赶走进行掠夺。 @kn0f`  
接获村民的通知后,身为村庄领主的骑士随即驱马赶来。 ScYw3i  
虽然黑妖精命令赤肌鬼们撤退,不过被欲望薰心的愚蠢妖魔们根本听不进他的话。 bWo-( qxq  
不过这也计算之中。反正只要感觉到生命有危险,赤肌鬼们就会逃走。就算被杀了 8E"Ik ~  
也无所谓,反正赤肌鬼要多少就有多少。 N\1!)b  
黑妖精只在领上面前短暂地露面,然后就全速跑进这座森林中。 2Otd  
领主命令三个儿子及士兵们收拾持续掠夺的赤肌鬼,然后只身前往追赶黑妖精。 aErms-~  
「在诸多战场立下战功的勇猛骑士。行动迅速果敢且深爱人民,对公国也极为忠诚。」 :XEP:8  
黑妖精低声说着。 =0TnH<`  
他可说是骑士的典范。 j{SRE1tqh  
「所以才会中计啊……」 RrRrB"!8nR  
黑妖精停下脚步并转过身。 R<@s]xX_  
身为领主的骑士很快就追上了他。 Z;=G5O uvQ  
「可恶的妖魔,终于认命了吗?」 b[<r+e8  
玛莫公国的骑士说完,便握紧骑士长枪缓缓接近黑妖精。 O%;H#3kn&s  
黑妖精并没有回答。 ^EWkJW,Yc  
取而代之的是将右手高举。 '8K5=|!J  
这是某种暗号。 Qyvn A|&  
住下一瞬间,一面巨网朝骑士的头顶罩下。 R)MWO5  
中年的公国骑上被网子缠住,失去平衡从马上摔了下来。 {m~.'DU  
「中…中计了!」 u9My.u@-*%  
骑士悔恨地大吼。 v=e`e68U~  
许多手握短剑的赤肌鬼从上方跳到骑士的身上,并以抹毒的剑刀剌进骑上的身体。 QPB@qx#@  
虽然响起痛苦的呻吟,不过声音很快地消失了。 v7&oHOk!  
「做得很好。」 $mOVo'2  
黑妖精对赤肌鬼们说道: IV*@}~BJ  
「今天就到此撤退。」 `!WtKqr%B  
黑妖精说完,便朝森林深处走去。 qpzzk9ba[  
不过赤肌鬼们却没有动作。 "} =RPc%9  
感到讶异的黑妖精转身看着这些大地之妖魔。 G<n(\85X  
「集落的头目……杀掉了……」 VWDXEa9  
凝视着黑妖精,并且以生疏的妖精语如此回答的,是体格大了一轮的赤肌鬼。 ^'>kZ^w0  
它是赤肌鬼族群中鲜有的首领种。与普通的赤肌鬼相比,体力更强而且更有智慧。 Cq\1t  
「没错,领主死了。不过领主有三个儿子,三人都既年轻又强壮。而且村民应该也已经有所准备,现在回到村子,你们不会有胜算的。」 p|fSPSz  
黑妖精像是告诫般地说着。 ms9zp?M  
「去抢集落的食物、布……」 {6H%4n  
赤肌鬼首领如此回答,并朝黑妖精走近一步。 HQPb  
「我们……很强……杀了…集落的头目……」 X 'D~#r  
「别自大了。你们之所以能打倒那个骑士是因为偷袭,并不是因为你们很强。」 VG FWF3s  
黑妖精冷冷地说完,便拔出剑威吓赤肌鬼首领。 ) D_ ZZPq_  
「愚蠢丑陋的生物们,乖乖地听我的命令。别忘了你们之所以会强大,是因为有我们黑妖精传授战略给你们的关系!」 QY14N{]T\p  
黑妖精大声喊道,并再度命令赤肌鬼们撤退。 rb8c^u#r  
即使如此,赤肌鬼们依旧动也不动。 @ qFE6!  
并以满布血丝的眼睛瞪着黑妖精。 m ,B,dqT  
「想反抗吗!」 Q I!c=:u  
黑妖精手中已出鞘的剑宛如闪电般一挥,砍下了一只赤肌鬼的脑袋。 <(|No3jx  
头颅滚到地上,漆黑的血喷出。 \=n0@1Q=>  
「我再说一次!听我的命令!」 9{OH%bF  
「我们……很强……杀了…集落的头目…也可以……杀掉你……」 "= H.$ +  
赤肌鬼首领呢喃着。 *7`N^e  
「你…你说什么?」 X`,4pS Q;  
这番话简直让这名年轻的黑妖精不敢相信。 JGm W>mH  
他认为赤肌鬼受到黑妖精指使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们知道不这么做就会被杀。 [w iI  
黑妖精自古以来就是暗黑森林中绝对的统治者。 ONx|c'0g  
「我们…很强……可以…杀人,也可以…杀你…杀掉你之后,可以…抢食物可以 G5^gwG+  
抢布,可以…抢铁和宝石……」  eiLtZQ  
赤肌鬼首领如此回答之后,以赤肌鬼的语言吼了一声。 mtfyhFk  
黑妖精知道,那个吼声的意思是「杀了他!」 | ?6 wlf  
年轻黑妖精的眼中浮现出恐惧。 d2H&@80  
而赤肌鬼们瞬间就看出来了。 cQ4TYr;?  
赤肌鬼们发出疯狂的吼声,朝黑妖精扑了过去。手上紧握着还沾满骑士鲜血的短剑…… vS~y~uU%6  
Q37VhScs  
有一座名为罗德斯的岛。 Z_%}pe39B  
这是位于亚列克拉斯特大陆南方边境的岛屿。大陆的居民称此地为被诅咒之岛。 qA- ya 6  
因为这里不断持续着激烈的战争,各地也都存在着怪物聚集的魔境。 #vO3*-hs  
然而经过五十年间所爆发的三场大战后,罗德斯终于迎接了和平而安定的时代。 vcB +h;x  
诸王国缔结停战盟约,人们无法接近的魔境及栖息于此的怪物亦逐渐消失了踪影。 <_*8a(j3  
先前被称为「邪神战争」的那场大战,从结束至今已经快要两年了。 uTJi }4cw  
为了自战后的荒废中复兴,人们毫不惋惜地挥洒汗水,使得到处充满开朗的活力。 3 )f=Z2U>  
已经没有人称呼这里是被诅咒之岛了。 }iy`Ko+B"b  
除了位于罗德靳东南方的暗黑之岛玛莫…… *D1fSu!  
丧钟沉重地响着。 AK<ZP?0  
钟声悼念的对象是在玛莫公国的王城——温得雷司特地底的大地母神玛法神殿中所发生的不幸惨剧之牺牲者。 3&*0n^g  
以费莉娜司祭为首,十几名神官全数遭到杀害。矮人族的工匠也勇猛抗战,结果几乎都失去了生命。 $52Te3n  
至于伪装成巡礼团入侵的盗匪,不是战死就是自行了断了自己的生命。 98C~%+  
主持葬礼的玛法神殿侍祭妮思对于盗匪们的遗体也平等地悼念,并一同埋葬于墓地。 4~a0   
今天一整天,整个公都温帝斯都在服丧。 v\Y;)/!  
从王都的阳台俯视街道,来往的行人非常少,整座公都就像是被忧郁的空气所笼罩。 v>3ctP {  
「史派克先生……」 ,Ucb)8a  
葬礼结束后,换上了祭祀用神官服的黑发少女,以悲伤而沉痛的声音呼唤站在阳台年轻玛莫公王。 `n-e.{O((  
史派克转身看着少女,无言地点头。 X_ >B7(k   
妮思宛如倒在史派克胸前似地靠在他身上,纤细的肩膀不住颤抖。 5*buRYck0  
「都是因为我……」 wri[#D {  
妮思以嘶哑的声音低语: 7\ff=L-b  
「费莉娜司祭、狄凯鲁战士长、还有矮人族的工匠们都牺牲了……」 ?vRz}hiy  
「这不是你的责任,这全都是邪教的信徒所犯下的罪行。虽说我当时不在,但是我也太大意了。 3:Co K#  
  如果多部署一些士兵负责神殿的警戒,应该就可以避免这样的事态。 ,h/0:?R KW  
  即使王权下该介入神殿的运作,但是玛法神殿是位于王城地下,应该要破例才对……」 54F([w  
史派克将手放在妮思的肩上,悔恨地咬着嘴唇。 mKpUEJ<a  
「他们真正的目标无疑是我。我的……亡者之女王的灵魂。」 8gC(N3/E"  
「你的灵魂已经不是亡者之女王了。」 N83RsL "}_  
史派克连忙摇了摇头。 <Mc:Cg8>  
「我也是如此相信……」 uFdSD  
妮思微微点了点头。 1Y9Ye?~jd  
「可是我好害怕。我真的是我吗?还是说现在只是我真正的灵魂尚未觉醒而已?真相到底是如何根本没有人知道……」 Y_/Kd7,\~  
要如何回应这番话,史派克当然也无从得知。 3C,e>zE}  
所以史派克不发一语,只以双手紧紧环抱着少女。 6l_8Q w*5I  
「……经过这次的事件,我已经知道绝对不能小觑卡蒂丝教团的势力。 hChM hc  
  不过,害我们吃了许多苦头的新生玛莫帝国宫廷魔法师如今已经被我们所逮捕;暗黑骑士团团长妮塔也已经丧生,暗黑骑士团可说等于是瓦解了。 W)4xO>ck*3  
  而暗黑神法拉利斯的教团也失去了力量。虽然作乱的妖魔们依旧棘手,不过只要能够顺利镇压下来,就能够和卡蒂丝教团做个了结。」 <K\F /`c  
史派克以坚定的表情说着: :&:>sd(QD  
「漆黑之军舰已经沉没,海峡也再度恢复畅通。重新恢复贸易活动的现在,已经不用再担心粮食的问题。 A`N;vq,  
  虽然今天要服丧,不过明天还是要举办凯旋的庆典,传达给玛莫的人民胜利的消息,而且……」 -x_iqrB  
史派克放开妮思,笔直凝视着她湛蓝的眼眸。 $!vi:+ED  
「我要向所有人宣布,你将成为我的未婚妻这件事。」 Mvcl9  
「史派克先生……」 d?{2A84S  
妮思屏气凝视着玛莫公王的脸。 / 9;Pbxn  
「万一我觉醒成为亡者之女王,您愿意亲手消灭我吗?」 ;q^YDZ'  
经过漫长的沉默后,她静静地问道。 11-uJVO~*  
「我答应你。我对这世界所有的神祗,以及炎之部族的守护神伊夫利特发誓……」 <%Rr-,  
史派克以充满觉悟的表情如此回答。 JWdG?[$  
「谢谢您……」 C4cg,>P7  
妮思露出了微笑。 #62ww-E~  
「我很乐意接受您的求婚。」 !*ucVv;  
妮思说完,便微徽挺直身子,与史派克双唇交叠。 >WEg8'#O  
「好,回大厅吧!」 *Xnq1_K}  
史派克将手搭在妮思背后,带着她前往王座所在的大厅。 1 `AE]  
那里有数名男女正在待命。 68>zO %  
玛莫公国的亲卫骑士队队长盖拉克,及其夫人莱娜;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及大地之矮人族暨侍奉战神麦里的司祭古里巴斯;还有公王的好友莉芙。 3// v{ce1]  
都是在之前的邪神战争中,艰苦与共一同旅行的同伴。 24Tw1'mW  
「我希望暂时将袭击玛法神殿的人,对外公布是新生玛莫帝国的党羽。我不希望玛莫人民的内心产生动摇。」 fh  3 6  
史派克对同伴们如此说道。 xr2:bu  
「破坏之女神…卡蒂丝……」 _L72Ae(_  
盖拉克以手指搔着脸上的伤痕,露出了苦笑。 =>J#_Pprn  
「我们两年前的旅行就是为了要阻止卡蒂丝的复活啊…」 /W>"G1)  
「因为我急于立功,使得让邪神复活的两把钥匙之一的「魂之水晶球」被夺走,另一把钥匙「生命之杖」也……」 0Q9OQqg m  
「之后妮思小姐被当成祭品,作为让邪神复活的那一扇门。」 5~F0'tb|}  
靠在墙壁旁边,双手抱胸叉着腿的莱娜低声说道: c 1GP3  
「幸好邪神并没有复活。因为妮思小姐并非让邪神…而是让大地母神的灵魂降临…」 Oe!&Jma*>  
「而且妮思侍祭也没有因而失去灵魂……」 N-|Jj?c  
古里巴斯司祭用力地点了点头。 Sx"I]N  
「真的可以说是奇迹啊!」 SAJ=)h~  
「我不想再回忆起那段往事了……」 ~] 2R+  
亚德•诺瓦擦着额头的汗如此说道: ~dLZ[6Z  
「幸好最后两样祭器都拿回来了。弗雷姆以及伐利斯现在都已经加以严密的保管,应该是不会再发生被偷走的情况了吧!」 XEEbmIO*<9  
「不过还是无法避免妮思再度被盯上的可能性。」 ~4<3`l=A  
史派克不悦地说道。 '7R'fhiO/3  
关于妮思,知道真相的只有他以及亚德•诺瓦两人。 h6N}sLM{0  
他不打算告诉盖拉克他们。因为不能让他们知道,玛莫的公妃竟是破坏之女神卡蒂斯的最高司祭——亡者之女王的转生。 gEsR-A!m  
「他们应该也知道妮思是让邪神复活的关键。这次袭击的目标或许就是妮思。幸好她当时不在神殿才因此逃过一劫……」 vBx^zDe  
众人都同意史派克的说法。 K;y\ &'E  
「明天我要正式对玛莫人民宣布,她将成为未来的玛莫公妃。」 du,-]fF  
「这是个不错的方法。战胜漆黑之军舰,同时再宣布公妃的人选已正式决定,一定能藉由祝贺的气氛来振奋人心。」 &:*+p-!2<  
盖拉克露出了笑容。 gj^]}6-P  
「恭喜你要订婚了。」 ~7a BeD  
莉芙挖苦地说道。 ,?6m"ov4(  
确定自己对他抱持好感之后,对史派克告白。就某种程度而言虽然心情舒坦了些,不过身为情敌,当然不能轻易的送上祝福。 }8: -I Nj4  
「谢谢你……」 e~;)-Z  
史派克笑着回应莉芙。 Z -a(3&  
在路德城塞的那晚,史派克第一次不把莉芙当成普通朋友,而意识到她是一位异性。 vP?S0>gh  
然而史派克决定公妃只会有妮思一人,因为他已经发誓要全心全意地爱她并保护她。 vh8Kd' y  
妮思将会以公妃的身份致力于公国发展吧!而她也充分拥有这样的能力。 FF~4y>R7u  
(怎能把妮思交给邪神的教团!) nV*sdSt  
史派克在心中对自己坚定地说着。 @I6A9do  
「卡蒂丝教团的最终目的是毁灭这个世界,这种危险的家伙怎么可以放着不管!」 *+4iBpyiB  
「那当然。」 \Pmk`^T  
莱娜冷冷地说道: i bs "Iv34  
「毁灭现在的世界,好让自己转生到下一个世界。这种我行我素的家伙,根本就没有必要给予他们丝毫的慈悲。」 Jjh!/pWZ4  
「不过,若要攻击暗黑森林的堡垒,就必须召集玛莫公国所有的骑士……」 #@s~V<rW  
亚德•诺瓦连忙进言: +STzG /9#  
「所以必须先设法解决妖魔的问题。现在并不是地方领主能够离开领地的状况……」 Ytwv=;h-   
「不过,妖魔们都以小型团体行动,而且还不断频繁移动出没的地点,攻击时所使用的战术也相当奇特啊…」 A!Ct,%   
古里巴斯说着,鼻头抽动了一下。 /~cL L  
「应该很难将其全部消灭吧?」 ^GaPpm  
「正是如此。要完全镇压得花上不少时间……」 i=H>D  
史派克像是不甘心般地握紧了拳头。 L9?/ -@M  
「不只如此,最近妖魔袭击的程度变得更激烈了。以前只是袭击领主,在抢夺农场及家畜之后就会撤退,如今却会停留在村子里持续掠夺。」 UA4d|^ev  
盖拉克憎恶地说着。 '!h0![OH  
史派克当然也知道这件事情。 =& :f+!1$  
「几天前温帝斯附近的村庄也遭到袭击。不只领主战死,还有许多村民丧命…」 +Z~!n  
「我们失去了一位优秀的骑士。上次见到他时,他还笑着说只要再两年就可以将领地让儿子继承,自己则要以一般士兵的身份加入亲卫骑士团……」 yxWMatZ2  
盖拉克感伤地说着。 iA{jKk=  
史派克也露出沉痛的表情。 ~nc([%!=  
「难道妖魔们开始认为玛莫公国没有能力阻止他们的掠夺吗?拥有领地的骑士大都已回到村庄,而且还有见习骑士及随从。 4FE@s0M,  
  村民们也绝非手无缚鸡之力,为了守护自己的家人与财产,他们一定会拼死一搏……」 =*:_swd  
史派克不禁沉思。 v;}`?@G  
「是的。虽然有所牺牲,不过袭击村庄的妖魔已经全都被消灭了。 c[RL Yu  
  前几天袭击村庄的赤肌鬼,含首领在内,被消灭的数量在五十只以上。那个赤肌鬼的集落肯定瓦解了吧!」 CC(*zrOd-  
如果没有战士,留在集落的赤肌鬼就只能饿死,或成为食人鬼的食物。 C"^hMsU8  
「为什么妖魔会改变战法呢……」 grxl{uIC8  
史派克以手托着下颚专心思考。 u}LX,B-n(  
「虽然相当惋惜牺牲者,但是对我们而言反倒是省下了讨伐妖魔的时间……l hB}h-i(u  
「或许是妖魔们失去统率了也说下定。」 1mVVPt^6  
妮思谨慎地陈述自己的意见。 1H,tP|s  
「留在这座岛上的黑妖精数量相当少,相反的,赤肌鬼的数量可以迅速增加。 mV*/zWh_  
  如果赤肌鬼自认在数量上占了优势,或许就会不服从黑妖精的命令。」 W aGcoj  
「这么说来,在前几天被杀害的领王尸体附近,好像也有一具黑妖精的尸体。 "(\) &G  
  虽然也有可能是领主为了名誉而和其同归于尽,不过黑妖精尸体上的伤口,似乎和领主身上无数短剑造成的伤痕相同……」 ,WB_C\.#XN  
史派克恍然大悟般地抬起头。 7Cd_zZ  
「这么说,杀害黑妖精的是赤肌鬼?」 mhi90Jc  
莉芙以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向史派克询问: \aVY>1`  
「听说赤肌鬼非常害怕黑妖精,对它们而言黑妖精的命令就等于是神的指示……」 (YYj3# |  
「或许现在已经不是如此了。」 7.e7Fi{  
史派克如此回答莉芙。 .Y(lB=pV  
「真是如此的话就棘手了……」 bH\C5zt6(  
失去统率的赤肌鬼,或许会失控而袭击村庄。 B?#kW!wj  
虽然就长期而言,这对赤肌鬼来说等于是自我毁灭,但是短期内玛莫公国必须针对它们的袭击作好万全的准备。 8@ %mnyQ  
然而这么一来就无法动员各地的领主以进行消灭卡蒂丝教团的作战。 hH1lgc  
论危险的程度,妖魔当然远不及邪神数团。然而,守护领地人民的生命财产,对领主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使命。 ran^te^Ks(  
「难道不能收拢妖魔站在我们这边吗?新生玛莫帝国不就是这么做的吗?」 {+"g':><  
莉芙轻轻歪过脑袋,自言自语般地说着。 7k] RO  
「要收拢妖魔?」 s s`P QN  
莉芙出乎意料的发言不禁让史派克愕然。 }U%^3r-  
「因为玛莫帝国实质上已经毁灭了吧?妖魔也没有理由站在卡蒂丝教团那边……」 gwSN>oj &  
妖魔们侍奉的主神为暗黑神法拉利斯,与破坏之女神并没有关系。 q]6_ rY.  
「你的脑袋里难道没有一种叫做「常识」的东西吗?」 iW|s|1mh3  
盖拉克无可奈何地说着,轻轻敲了一下莉芙的脑袋。 =n-z;/NL  
「我们和新生玛莫帝国可不一样。如果收拢妖魔为我们所用的话,我可不知道罗德斯本岛的诸王国会有什么看法。」 JF M"ii{8  
「不只是各王国…在这个城镇也有至高神法理斯的神殿存在,我可不知道那位严厉的亚莉希雅司祭会怎么说呢……」 @iU%`=ziz  
莱娜说到这里露出了苦笑。 ~->Hlxze'K  
「光是想像就很恐怖呢!」 d/XlV]#2x\  
古里巴斯也同意这样的看法。原本就不长的脖子缩得更短了。 ^ <qrM  
「那难道要战斗到根绝所有的妖魔吗?玛莫公国没有这种余力吧。 GS\%mPZ  
  更何况妖魔从很久以前就住在这座岛上,它们不也算是玛莫的居民吗?」 `gBD_0<T7  
莉芙不悦地如此反驳。 F`!TV(,bY  
「所以玛莫才会被称为暗黑之岛吧。我们努力至今不就是为了洗刷这样的污名吗?」 )YuRjBcp,"  
盖拉克像是再也无法忍受般地提高了音量。 8q?;2w \l  
「盖拉克也知道这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吧? _6;<ow  
  就像之所以会请艾莲娜小姐来,并不是为了驱逐魔兽,而是希望能与魔兽共存啊? n0_B(997*  
  妖魔的事也是,不应该光是想着要消灭它们,找出彼此能够和平共处的方法不是更好吗?」 ajW[eyX  
莉芙的表情看来相当认真。 z@zD .   
「对妖精族和矮人族来说,妖魔可是他们的死敌啊! ?>sQF4 V"  
  对于前来净化暗黑森林的妖精族以及帮忙挖掘岛上矿物资源的矮人族,你又要怎么对他们解释?」 $^t<9" t  
「只能让他们知道,玛莫这里跟罗德斯本岛不一样啊!」 <  CDA"  
面对几乎像是在怒吼的盖拉克,莉芙也是毫不退缩。 J"-_{)0lD  
「你们两个都别吵了!」 Rho5s@N7  
史派克连忙出来打圆场。 Q uB+vL  
「明明是在交换意见,怎么吵起来了呢?老实说,莉芙的意见也让我吓了一跳,不过我认为她也有她的道理。 sGSsUO:@j;  
  在我当上玛莫公王的时候,我也一心想将岛上的黑暗完全消灭。不过正如她所说,我已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zx&  
  我们只能承认黑暗的存在,因为那是这座岛上的自然。不过我们还是不能被黑暗所吞噬,这就是我目前的想法……」 "%VbI P  
「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 +@0TMK,P  
盖拉克搔搔脑袋,低下了头。 D}w<84qX  
「我可不会道歉喔!」 m%pBXXfGYj  
莉芙说完,便闹别扭似地撇过头去。 `fz,Lh* v  
「不过就算我们接纳妖魔,也不知道它们会怎么想。何况像赤肌鬼或狗头鬼这种下级妖魔,用语言是无法相通的,只能以力量来抵御。」 RX'-99M  
「所以妖魔就交给妖魔啊!我们跟黑妖精结为同盟,他们只要以像至今一样的方法继续统治赤肌鬼或狗头鬼就行了。」 &'s^nn ]  
这想法虽不赖,但是问题在要怎么跟黑妖精交涉。毕竟我们无法主动和他们接触。」 tjj^O%SV<  
「这…也是呢…」 }p=g*Zo*C;  
莉芙试着运作自己的大脑思考,不过还是想不出妙计,不禁露出垂头丧气的样子。 qK?$= h.  
看到这样的莉芙,史派克拍拍她的肩膀鼓励她。 DR@1z9 a  
「别气馁。之后如果有什么意见,都不用介意地尽管说吧!」 1}}>Un`U5,  
史派克说完,便环视着其他同伴。 rgqQxe=  
「各位也是。要战胜强大的敌人,今后也需要各位的力量。因为想要消灭破坏之女神的教团,肯定需要更多的忍耐及努力啊!」 (bv,02  
在场的人都点头同意史派克这番话。 DI,K(_@G  
看到这样的众人,史派克露出了笑容。 1 {Jb"  
「我现在要去质询新生玛莫帝国的宫廷魔法师及骑士队长。毕竟对方宫廷内部所发生的事情,至今还留着许多谜团没有解开。」 =1Z;Ma<;  
「请让我与您一同前往……」 Ly7!R$X  
妮思如此请求。她的表情充满了坚定的决心。  3?.1n Gu  
「我知道了……」 #r<?v  
史派克对妮思点点头,并命令盖拉克及莱娜同行。 .et ^4V3  
{U"^UuU]  
新生玛莫帝国的宫廷魔法师威尔,被禁闭在过去某一位温得雷司特城的城主所使用过的秘密房间内。 g?G+dnl/8  
质询完投降的暗黑骑士队长,史派克等人来到这房间时,已是太阳即将西下的时间。 +@<K C  
房间的装潢相当豪华,摆饰品也都是当初发现时的奢华物品。是一间比史派克的私人房间还要气派许多的房间。 KKEN'-3  
然而这里毕竟是间牢房,出入口只有一扇只能够从外头打开的门。 O'$K],=BS  
当年这位城主,在遭遇部属背叛时躲进这个房间,等待他的三名女婿能救他出来。 8;8c"'Mn  
然而城主却再也没能离开这个房间,并在丧生成为亡灵后也仍然留在这里。而净化了城主亡灵的人正是史派克。 r?A|d.Tl  
宫廷魔法师威尔坐在一张小桌子旁,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一个古老的酒瓶。 )R?;M  
这也是放在房内没有动过的东西,瓶里的酒也还在。 {G3i0 r  
不过那酒实在是不能喝了。因为那是几百年前的葡萄酒。 o>?*X(+le  
「威尔……」 bMKL1+y(  
盖拉克向这名身穿长袍的魔法师出声呼唤。 W^\d^)  
专注地凝视着酒瓶的他,看起来并没有茫然若失,眼中也没有疯狂的光芒。 gSt`%  
虽然头发凌乱,胡子也没有修整齐,不过这位新生玛莫帝国的宫廷魔法师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正在拟定下一个策略似的。 0F:1\9f5  
等了一阵子,这位魔法师依然没有回应。 =IjQ40W  
盖拉克用力咳了一声,再度叫了他的名字。 @= Fi7M  
「我听得见……」 RJ4. kt  
威尔静静地回答: PdeBDFWD  
「没有必要等待我的回应。想说什么就说吧。你们是胜利者,而我是囚犯,我的命运现在都掌握在你们的手中。」 wJ+Aw  
「真是不错的觉悟呢……」 'h1b1,b~  
莱娜的语调宛如刀刀般锐利。 ` ln1$  
威尔瞄了一下她的睑,然后稍微眯细了眼睛。在下一瞬间,他的眼睛涌出了杀气。莱娜感觉背脊一阵发冷,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TsQU6NNE  
「我知道你是优秀的盗贼。不过我所率领的并非盗贼,而是暗杀者。要是凭你的欲望就能让我动摇的话,那你觉得我还有资格胜任吗?」 i38[hQR9a  
「莱娜,是你输罗!」 @b#^ -  
盖拉克愉快地笑着。 <Fz~7WVd  
「哎,不过要是你能面不改色地杀人的话,我晚上可就不敢跟你一起睡咯!所以我看你还是保持现在这样就好。」 Q{g;J`Z)p  
「笨蛋!」 3AcD,,M>>  
丈夫这番话使莱娜不由得有些脸红,将视线投向一旁的未来玛莫公圮。 ?.=}pAub  
不过妮思只是浅浅一笑,像是要她别介意般似地摇了摇头。 dt}_D={Be  
夫妇同床共枕是自然的行为。大地母神玛法也是婚姻及生产的守护神。若是下了解其中意义的话就无法宣扬教义了。 O$u"/cwe*  
而且,虽然不是这具身体,但她也曾经与男人交合过无数次。虽然是遥远且不堪回首的记忆,但那并非是一场梦境。 9=X)ung9  
「那我就来问问我想知道的事情吧!」 5Por "&%  
史派克坐在与威尔相对的椅子上说道。 N_pUv   
并且首先就告诉魔法师威尔,提着妮塔的首级前来公国投降的暗黑骑士队长已经加入成为了玛莫公国亲卫骑士队的一员。 nC1zzFFJ  
骑士队长的名字为萨沃尔。 yp.[HMRD  
他发誓要为妮塔及同伴们报仇,所以应该不必担心他会阵前倒戈。 LUX*P7*B  
虽然身份只是普通的士兵,不过史派克准许他骑马,也可以使用骑士的装备。纹章也只刻上了耻辱印 *Lqg=9kzr  
(注:骑士放逐自己的身份而在纹章划上刻痕丫并向他承诺,只要表现良好就能叙功为玛莫公国骑士。) -s|8<A||"  
这个处置十分宽容,不过由于之后要对抗的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生命的敌人, }Ew hj>w  
对破坏之女神的教团产生嫌恶之心,而从新生玛莫帝国叛逃的人也有可能会前来投靠他。 XQ%4L-rhN  
「萨沃尔吗…他自认是妮塔的左右手,你们应该可以信任他。只要让他站在前头,就会展现出令人无法相信的强劲。 z!;1i[|x  
  不过若是被人抢得先机就会失去干劲。可说是典型的玛莫帝国骑士。」 zmj"fN{\  
「这番话我会当作建言收下。不过,判断他的器量是身为公王的我的工作。」 "tFx hKf  
史派克有些不悦地回答。 ML;*e"$  
「你知道妮塔以及萨沃尔他们叛乱的原因吗?他们所对抗的敌人究竟是谁?」 K~=UUB  
史派克接着问道。 r(d':LV  
「是破坏之女神的教团吧。据说雷艾靳皇帝是转生者,而他体内的邪教高等司祭灵魂也觉醒了。 Z6\+  
  妮塔担心从各地集结的卡蒂丝信徒会夺走帝国的实权,因此策划叛变。」 (C4fG@n  
「原来你早巳知情吗?」 X\EVTd)@  
史派克露出意外的表情。 STZPYe XE  
「不,我不知道。不过这几天我都在想这件事情,最后得出这个结论。 ~{sG| ;/!*  
  妮塔曾试图警告我,而我也感到宫廷中莫名的违和感。但是我却没做出任何行动,连反应也没有。」 u:0aM}9A  
威尔的脸浮现自嘲的苦笑。 T\~x.aH`^  
「虽然这只能算是借口,不过我在密探组织瓦解之后就失去了耳目。 4_Dp+^JF  
  而能替代成为我的手足之人也实在太少,因此我只能自己行动,常常需要离开帝国宫廷。因此才没有发现邪教徒想要占据宫廷的企图……」 g&/T*L  
「原来如此。」 __mF ?m  
史派克同意了威尔的说法。 {(r6 e  
「老实说,与新生玛莫帝国的战斗,就等于是在对付你一个人。」 cGjPxG;  
换句话说,新生玛莫帝国的人才压倒性地不足。而史派克很幸运地得到许多人才,因此才能战胜这位可怕的策略家。 N F)~W#  
「不过即使逮捕了你,战斗也还没有结束。因为真正的敌人还另有其人。」 LL:_L<  
破坏之女神卡蒂丝的教团。是个当年在亡者之女王的旗下统治这个黑暗之岛,并且还企图蹂躏罗德斯全岛的恐怖势力。 6@DF  
「你说雷艾靳皇帝是转生者是吗?」 mI74x3 [  
妮思缓缓走到史派克的身边,笔直地凝视着威尔。 I`NjqyTW  
「如此判断应该是正确的。不过并没有证据……」 iY21Ql%  
威尔对妮思行礼之后如此回答。 ~"A+G4jl  
(费奥尼斯……是你吗?) N7e"@Ic  
妮思在心中轻声说着。 Xh56T^,2  
光是回想起这个名字,她的身体就不住地颤抖。或许是因为娜妮尔的灵魂吧!为了与永远的伴侣重逢之喜悦而颤抖…… x7O-Y~[2  
妮思无意识地将手放在史派克的肩上。 '- zD  
「听说妮思侍祭将成为玛莫的公妃……」 Y]&j,j&  
「我打算在明天对玛莫的人民宣布这件事。」 FSND>\>  
史派克如此回答,妮思也静静地点了头。 #ep`nf0x  
「在上一场大战,我的老师巴古纳德选择的祭品就是你。 a\r\PBi  
  让邪神的灵魂降临在你的体内,借助邪恶的奇迹之力,我的老师成为了至高的不死生物不死之王」……」 3W N@J6?  
威尔再度露出自嘲的笑,宛如自言自语般轻声说着。 i{`:(F5*  
「黑之导师变成了究极的不死生物?」 7'Mm205\  
史派克惊讶地叫出来,并与妮思及盖拉克等人面面相觑。 ]9^sa-8  
「虽然黑之导师的尸体消失时引起了一阵骚动,不过由于是在那场大混乱之后发生的事,也没有人特别在意这件事……」 7j-4TY~  
莱娜苍白着脸轻声说着,并宛如要确认丈夫依旧存在似地,不断敲着他的手腕。  -qGa]a  
在之前的大战中与那位恐怖的魔法师对决时,盖拉克曾因为黑之导师所咏唱的魔法而一度失去了生命。 uLV#SQ=bZN  
虽然他在大地母神的奇迹之下复活,然而当时一度以为失去了盖拉克的打击,对莱娜而言实在是难以承受。 p>huRp^w  
「当时你以为打倒了黑之导师吧!其实你不过是协助我的老师完成最后的仪式罢了。」 iUN Ib  
感觉威尔并非是在嘲笑史派克等人,而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K|[*t~59  
「不过黑之导师不会再给你们带来灾难了。成为不死生物的他已经没有野心,只是旁观着注定一死的人类争斗,借以获得些许乐趣而已。 JJN.ugT}1  
  不过,会被老师惩罚的应该只有我吧,不…或许在那之前就会先被你们处刑……」 %V7at7>o  
威尔再度露出自嘲的笑容,注视着自己被锁链绑住的双手。 oG_~q w|h  
这是为了让他不能使用魔法。像他这种等级的魔法师,只要有一丝破绽,就可以使用魔法前往任何地方。 U2W|:~K M  
不过这个房间已经设下了结界,不只从外侧不会受到魔法的影响,在内侧也无法使用魔法。 \| 8  
「虽然你是值得敬佩的敌手,但我不能原谅你。因为有许多公国的骑士、士兵及人民都因为你的行为而牺牲了。」 FOE4>zE  
史派克果断地说道: 8.O8No:'&  
「不过我不会马上将你定罪。我还有很多像是关于新生玛莫帝国和皇帝雷艾斯的事要问你。 W_"sM0 w  
  等到与邪神教团之间的战斗结束之后,再来决定处置你的方式。如果你愿意协助,我会考虑减免你的刑责。」 5Odhb  
「我不会向你们摇尾乞怜,也不会放弃。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就会努力追寻我与妮塔小姐共同拥有的梦想…」 iP7(tnlW$  
威尔挑衅地瞪了史派克一眼,之后表情便缓和了下来。 "ut39si  
「不过如果是要与破坏之女神的教团交战的话,我就会全面提供协助。我会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们,我所拥有的魔法宝物也让给你们使用。 ~qTx|",  
  只不过,向巴古纳德大人借来的强力宝物如今已经一个都不剩了。」 -lY6|79bF  
威尔如此说完,对史派克深深地敬了个礼。 v dc\R?  
「玛莫公王史派克,与你之间的战斗是以我的完全败北画上句点。我衷心地对您伟大的胜利表达敬意。」 rlOAo`hd  
「胜利的不是我,而是玛莫公国。」 tEvut=k'  
史派克对威尔回礼之后如此说道: L>Fa^jq5  
「感谢您愿意提供我们协助。」 m[~y@7AK<  
史派克说完便对盖拉克及莱娜使了眼色。他打算将之后的质询工作交给他们两人 8V`WO6*  
「收到啦!」 kTOzSiq  
盖拉克胸有成竹般回答。 V^bwXr4f  
在他身旁的莱娜则是以紧张的表情点头示意。 7x|9n  
只有妮思随着史派克离开牢房。 E Nh l&J  
外头站着两名看来很紧张的守卫,他们一看到史派克及妮思便恭敬地行了个礼。 FrGgga$  
「辛苦了……」 PR#exm&  
史派克慰劳他们。 {HltvO%8  
在他身后的妮思露出微笑,对士兵们打了声招呼。 Q4#m\KK;i9  
两人一前一后,沿着狭窄的螺旋楼梯向下走。 ?jv/TBZX4  
「史派克……」 O`IQ(,yef  
妮思轻声呼唤着走在前面的玛莫公王。 _^Ubs>d=*  
「你想和我说新生玛莫帝国的皇帝雷艾斯,可能是转生者这件事情吧?」 P9^Xm6QO  
史派克没有回头就如此回答。 -:+|zF@f  
「是的……」 vtg !8u4  
妮思静静地点了点头。 )0]'QLH  
「虽然他说没有证据,不过从他的语气看来应该是没错了。」 A4x]Qh3OO  
史派克以烦躁地语气说着: {I%cx Q#y  
「没想到破坏之女神的教团与新生玛莫帝国之间居然会以这种形式有所关连。原本以为只是个傀儡的少年皇帝竟然是转生者……」 =7=]{Cx[  
「虽然没有证据,但我也认为那位雷艾斯皇帝应该就是转生者费奥尼斯。」 GY'%+ \*tj  
「费奥尼斯?」 b|:YIXml  
听到妮思这番话,史派克不由得停下脚步,并转过了头。  ~^:A{/  
「那是谁?」 ZPLm]I\]  
「……卡蒂丝教团的高司祭。是亡者之女王娜妮尔的左右手,也是她永远的伴侣。」 IVY]EkEG~  
妮思如此回答之后,就像是要逃避史派克的视线似地低下头,身体也开始颤抖。 =4YhG;%  
「是吗……」 yS'I[l  
史派克一瞬间停止呼吸微微点头,之后又再度转过头走下阶梯。 (=AWOU+  
「希望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即使是亚德或你的双亲。」 b4 6~?*  
「好的……」 D%pF;XY  
妮思极为小声地回答。 $ bR~+C  
「另外……」 By!o3}~g  
史派克一边前进一边继续说道: jvL[ JI,b  
「今晚可以在我的房间过夜吗?我不想放你孤单一人,而且我也不想一人独处。」 A}9`S6@@  
「好的……」 oJz^|dW  
妮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其缓缓吐出后,向着史派克的背后点了头。 +~$ ]} %  
(我已经决定了,要与这个人共度最后的人生……) *L^,|   
妮思在心中轻声说完后,便跟在史派克身后一步步地走下漫长的螺旋阶梯。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板凳  发表于: 2008-09-04 19:21

v`T c}c '  
「久违了,雷艾斯陛下……」 P.DK0VgY  
黑妖精族的女族长洁妮雅,自从协助玛莫帝国攻下这座堡垒至今,这还是第一次来访。 <C*hokqqP  
这一座位于暗黑森林附近的堡垒。 ;hq\  
她所率领的黑妖精族人数不到五百人。而且半数和她一样只是嫩芽——也就是孩童。 #5uOx(>  
成年人几乎都在之前的大战中战死了。 BTxrp  
幸存者也潜藏于罗德斯各地,或是跟随着黑衣将军亚修拉姆启程寻找新天地去了。 o4WDh@d5S  
洁妮雅的父亲便是在上一场大战中战死的鲁杰布族长。 rvM{M/4  
她的年龄只有十八岁。黑妖精经过二十岁就会停止成长,然后保持一样的外型永远活下去。 k}rbim  
不过在现实中他们并无法长寿。 A@u@ift  
因为除了人类之外,妖精族及矮人族也都将他们视为敌人。 ;9#KeA _  
他们只要一被发现,就注定会遭到追讨。然而只有在这座暗黑之岛,黑妖精是站在优势的立场。 fV~[;e;U.  
下级妖魔听命于他们,使他们拥有一支庞大的军团,力量足以与人类抗衡。 5:?! =<=  
然而他们并不会与人类交战,几乎都是保持互不侵犯的关系。 q.}CU.dp  
这是因为人类虽然看起来脆弱,事实上却是一支恐怖的种族。这一点只要回顾过去发生过的历史就能轻易地看出来。 ugBCBr  
他们只要认真起来,甚至有能力将黑妖精驱逐出这里。 {4PwLCy  
只不过为此人类需要强力的领袖。然而这样的领袖却很少出现,因此黑妖精才能安心地居住在这里。 ;FEqe 49  
不过,前玛莫帝国的皇帝——赤发佣兵贝鲁特正是这么一号人物。 [N'h%1]\  
因此洁妮雅的父亲鲁杰布才会向贝鲁特宣誓献上忠诚。 C_Wc5{  
而鲁杰布也拥有野心,希望将罗德斯本岛的所有森林全部化为与玛莫相同的暗黑森林。 p K$`$H  
然而父亲的愿望随着前玛莫帝国的败北而瓦解。玛莫岛上的黑暗森林也遭到三分之二被烧成灰烬的惨剧。 p]"4#q\(  
以暗黑森林为集落的黑妖精部族,如今几乎要毁灭了。 |[y6Ua0  
想要让部族生存下去,就必须让新生玛莫帝国获得胜利。洁妮雅是这么认为的,虽然她是这么认为…… !Z6{9sKR=]  
「妮塔小姐发动叛乱而被处刑,这个消息我听说了。这是怎么回事?」 i-&yH  
洁妮雅询问着坐在王位上的少年皇帝。 eV~goj  
环视四周,大厅里的人大部分都换成了生面孔。 t$ *0{w E  
没看见当初负责护卫的暗黑骑士们,只有最近人数增加了许多的义勇军士兵。 FiU#T.`9'  
洁妮雅一直认为暗黑骑士团团长妮塔才是新生玛莫帝国实质上的统治者。 54qFfN8O  
这样的人物会发动叛乱,根本是怎么也无法想像。 yDS4h(^  
然而事实上妮塔却发动了叛乱,而且还受到了制裁。 yLcE X  
暗黑骑士团的骑士队长们也大多走上了与妮塔相同的命运。 c`Wa^(  
也就是说暗黑骑士团这支部队的战力实质上已经瓦解了。 tMe~vq[  
「……另外我还听说,宫廷魔法师威尔先生已经被玛莫公国逮捕了。 . ]M"# \  
他至今为止的功绩无人能及,失去他所造成的打击绝对不小。」 -']56o_sQ/  
洁妮雅说完,便凝视着雷艾斯皇帝等待答案。  S[QrS 7  
「一切都无须担心……」 H[|~/0?K  
回答的不是皇帝。 y?!"6t7&  
而是穿着绋红色衣服的义勇军将军萨奇斯。 hzC>~Ub5  
看他慈祥的长相及圆圆的肚子,与其说是武人,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富裕的商人。  C.QO#b  
虽然站在王位旁,不过他并没有携带武器,令人不禁怀疑他是否真的能够保护皇帝。 F5#YOc k&,  
这个人大约在半年前率领数百名义勇军渡海来到玛莫。 6zn5UW#q  
然而他的真面目以及加入新生玛莫帝国的理由,却完全没有人了解。 tI{ _y  
但对于兵力不足的新生玛莫帝国而言,这批援军是相当大的助力。  LIdF 0  
而且义勇军的人数在那之后也继续增加,如今人数已经快要到达两千了。 ,2)6s\]/b  
此外义勇军还带来了相当数量的财产,并以这些金钱瞒买武器及粮食。 c"xK`%e  
因此他们绝对不会是宗旨为金钱至上的雇佣兵。 D3A/l  
「你们只要和至今做的一样,使唤赤肌鬼群在玛莫公国作乱就可以了。 %K QQ,{ b  
义勇军正从罗德斯各地逐渐集结至此,我们的兵力最后终究会胜过公国的骑士团。」 Xx(T">]vJ  
「听到这个我就安心了……」 wdZ/Xp9 ]  
洁妮雅点了点头。 4Xv*wB1  
「这一点我们也一样。正因为有妖魔军团将公国的骑士绑在领地动弹不得.这座堡垒才得以这么安全,能够慢慢地进行反攻的准备。」 a'z7(8$$  
萨奇斯以慈祥的笑容回答。  Mc}^LDX  
从表情完全看不出敌意。然而他的内心深处在想些什么,就实在是很难看出来了。 ,?XCyHSgWW  
洁妮雅一瞬间将眼睛眯细。 2:=  
之后面向王座上的少年皇帝恭敬行礼。 k $7Jj-+~  
「那么在下就在此告辞了。因为赤肌鬼和狗头鬼们都是很难管教的下级妖魔,必须要时时刻刻地盯着它们……」 e0 T\tc  
洁妮雅转身,离开了新生玛莫帝国的谒见大厅。 uM'Jp?  
「对那个黑妖精的小丫头真是不能大意呢!」 "g#i'"qnW  
等到洁妮雅的身影消失,萨奇斯转身对雷艾斯皇帝如此说道。 eR"<33{  
「毕竟是暗黑神的眷属,无法与我们共存。趁能够利用的时候尽量利用就行了。反正不管是谁,都不会把他们视为同伴的。」 I!?}jo3  
雷艾斯面不改色地回答。 GM<-&s!Uj  
「说得也是。就让他们好好干活,直到我们准备周全吧!」 O8.5}>gDn.  
萨奇斯摇晃着肥大的肚子发出笑声。 o0vUj  
「话说…那件事情没关系吗?玛莫公王史派克似乎对人民宣布,要将玛法神殿的侍祭妮思…也就是…娜妮尔小姐迎娶为公妃……」 nj 53G67y  
萨奇斯露出担心的表情,凝视着坐在王座上的少年。 Qz N&>sk"  
「你跟我们在一起有几百年了?」 Ue~CwFOc  
雷艾斯——不,转生者费奥尼斯露出微笑反问道。 E+w<RNBmz  
这我已经忘记了。因为不断的转生,让我过去的记忆都变得暧昧了呢!」 xK\d4 "  
萨奇斯笑了出来。 iW /}#  
「我与娜妮尔已经共度了更为悠久的时光……而在这段时间内我们当然也不可能去顾虑贞操的问题。 /~f'}]W  
  就像是为了要让两个各有缺陷的灵魂恢复原状,我们在最后总是会想要得到彼此。如果玛莫公王真的与娜妮尔亲热,应该只会加速她的觉醒吧!」 3kMf!VL  
坐在王座上的费奥尼斯不慌不忙地回答: /RC7"QzL  
「诚实又有洁癖的男人,是娜妮尔最为讨厌的对象。现在的她只是想违背至今的人生而活。 KMjhZap %  
  这是因为她在大地母神的教义之下,以圣女的身份被养育成人的理性还在抗拒觉醒成为真正的自己。你不认为这正是她本性难栘的证据吗?」 nQ,H MXj  
「原来如此……」 A=wh@"2  
萨奇斯似乎能够理解似地用力点头。 %n:k#  
「那我真是白操心了。所以我们只要在娜妮尔小姐回来之前作好准备,然后让五百年前的飨宴再度开始就行了吧……」 M1iS(x  
「正是如此。今世我们将一偿宿愿。因为娜妮尔被养育成为玛法之圣女,这反倒是对我们的一种祝福。 8q}q{8  
  同时接触过破坏之女神及创造之女神灵魂的人类,至今都未曾出现过而能够接触神的灵魂对于神职者而言便是最好的修行  O+Y6N  
  ……她将会学得什么样的奇迹之力光是想像就已经让我不禁毛骨悚然了。」 ` v@m-j6  
「所以娜妮尔小姐将会得到更强的力量回到我们身边……」 Y\?"WGL)p  
萨奇斯平常眯细的眼睛,如今睁得比任何时候还大,并像是很兴奋似地频频点头。 P! #[mio  
「我真的开始认为,我们的女王将会在下一个世界重生为神了……」 l&Q`wR5e  
「不只是娜妮尔,我们也是。虽然在这个世界我们生而为人,不过在下个世界我们就转生为神吧,并且让这场飨宴永远持续下去。」 l3I:Q^x@  
「让我们一同努力吧!」 SmSH2m-  
萨奇斯挺着大肚子,向新生玛莫帝国皇帝深深行礼。 k5.Lna  
然而他看着石头地板的脸却浮现出冰冷的笑容。 T !WT;A   
(进行破坏的人却期望永远。费奥尼斯大人有理解到这是一种矛盾吗?) XXn67sF/  
萨奇斯心想。 G^4hd i3@  
(破坏是让一切归于虚无。让永远连一瞬间都不可能存在,完全的虚无……) lB vR+9Qw  
萨奇斯并不期望来世,而只想要消灭一切。无论是世界、时间、物体、力量,当然也包括他自己。萨奇斯甚至也不希望终焉之巨人诞生。 Cl8Cg~2  
然而他知道这是他个人的理想。因为世界似乎无法永远持续在虚无的状态…… %%gc2s  
因此才会诞生完整的一体——也就是终焉及始源的巨人。而这个不完全而丑恶的世界也才因而能够存在。 :hk5 .[  
萨奇斯不禁在心中叹着可惜。 lbl ?k5  
虽属于终焉之巨人的一方,然而破坏之女神卡蒂丝所渴求的只是纯粹的破坏。萨奇斯崇拜的也只是卡蒂丝那股压倒性的破坏冲动。 ( !fKNia@S  
(我才是破坏之女神真正的侍从啊!) r 8rgY42  
萨奇斯在心中轻声呢喃着。 ^sEYOX\  
Nk VK  
「怎样了?」 hwBfdZ  
躲在堡垒附近岩石的暗处等待的黑妖精少年,在露出安心的表情迎接走出堡垒的族长洁妮雅之后,就不由得如此询问着。  &zeyE;/Hj  
他的名字是凯列尔。虽然年龄比族长洁妮雅还小一岁,不过却以她左右手的身份尽心尽力地率领着黑妖精部族。 Yz"#^j}Kg  
教导赤肌鬼特殊的战术,并将其派遣到玛莫各处也是他的提议。 ?5|>@>  
他的母亲被先前玛莫帝国的贝鲁特皇帝看上,而获选为宠妾之一。 .A{tQ1&_  
在皇帝驾崩之后她嫁给同为黑妖精的丈夫,并生下了他们兄弟两人,然而他们生活的地方并非暗黑森林,而是前玛莫帝国的王部佩鲁塞。 p Vw}g@<M  
由于在人类世界长大,凯列尔兄弟的思考方式与一般的黑妖精不同。另外他也曾经向黑之导师巴古纳德门下的魔法师那里学得了初级的魔法。 >xYpNtEs  
而教导赤肌鬼的战术,也是从当年统治这里的国王所撰写的兵法书中,挑选出应该连赤肌鬼也能够学为己用的内容。 KNpl:g3{<Q  
「看来玛莫帝国的宫廷里,正逐渐发生我们无法预料的事态。」 >#~& -3  
洁妮雅与凯列尔并肩前进,如此轻声说着。 xU>WEm2  
堡垒外已被黑暗所笼罩,不过对于拥有夜视能力的黑妖精而言,根本就不受影响。 0g y/:T  
「无法预料的事态?」 xH(lm2kvT  
「走在堡垒里头,闻得到一股腐臭味。而且那并不是普通的腐臭,而是尸人的味道。仿佛死者军团就潜伏在那里一样。」 ag#S6E^%S  
「尸人?」 R_ ,UMt  
听到洁妮雅的回答,凯列尔皱紧了眉头。 .4M.y:F  
「虽然暗黑神法拉利斯的黑暗司祭也会操纵尸人或骸骨……」 w QH<gJE/:  
「我很清楚黑暗司祭能够操纵的数量,但是也绝下会腐臭到那种程度。 EZy)A$|  
况且我没有在堡垒中看到任何拥有法拉利斯圣印的人……」 bv9i*]  
洁妮雅摇了摇头。宛如集结着月光的银色头发摇曳着。 \y)rt )  
「再这样下去,我们或许会被当成弃子。毕竟我们部族的人数太少,而且大部分都还是嫩芽,所以才会被如此轻视。」 '}JhzKNj  
洁妮雅悔恨地咬紧嘴唇。 &Gn 2tr  
黑妖精并不拥有能够对抗人类的数量及实力。 o"Euwh!!  
「没错……」 R{3N&C  
凯列尔大大地叹了口气。 8'.Hyy@;  
「说实话,现在就连要控制下级妖魔都变得更难了。 " 4K(jXq|  
它们的数量增加得很快,而且在学到新战术之后,自认为变得比我们还强,也开始有同伴因为它们的反抗而被杀害……」 /vde2.|  
「从罗德斯渡海而来的人类与妖精想要消灭我们。而新生玛莫帝国也已经无法信任,现在甚至连妖魔都无法顺利使唤……」 6C^ D#.S  
洁妮雅露出苦恼的表情低语着。 .b&t ;4q  
当然,她只会在凯列尔面前露出这种表情。洁妮雅走近凯列尔,并轻轻握住他的手。 c9'vDTE%~  
「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bpQq6ZF  
「既然都已经害得洁妮雅如此不安,或许跟新生玛莫帝国断绝关系会比较好…」 0hNA1Fh{U  
「就算这么说,光靠我们也无法驱逐沙漠之民,或是妖精族跟矮人族啊…」 0r] t`{H  
凯列尔同意洁妮雅这番话。 swoQ'  
自己所能做的,就只有率领妖魔到村庄作乱,藉以抢夺少许的粮食,并逼得玛莫公国的骑士必须留在自己的领地罢了。 H8^(GUhyp  
「再这样下去就只能走向毁灭,可是我们却没有路可走。而且,这座森林从很久以前就一直是我们的故乡……」 S8w _ii3zd  
凯列尔牵着洁妮雅的手加重了力道。 7qLpZ/  
「我想要保护弟弟、保护暗黑森林以及部族。最重要的是要保护你……」 Oo8VeRZ  
凯列尔凝视着洁妮雅说道。 [M}{G5U.  
「谢谢你……不过,守护部族…是身为族长的我的使命。」 )?n aN  
洁妮雅寂寞地露出微笑,并且缓缓地摇了摇头。 :&rt)/I  
「但我希望你可以一如往常地协助我……」 IH&|Tcf\  
「那当然。」 _LUhZlw  
凯列尔用力地点了头。 sPQQ"|wU  
「我有一个想法。虽然还不知道是否能成功,不过或许有一试的价值……」 f#"J]p  
「凯列尔知道很多我所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就交给你吧……」 T_ <@..C  
洁妮雅对凯列尔说道: ~i{(<.he  
「但是你一定要回来。别让我变成孤单一人……」 7~% ?#  
洁妮雅如此哀求着。 xY8$I6  
以身为族长的父亲为首,连母亲及兄长们都在上一场大战中丧生了。 w"|L:8  
身为么女的洁妮雅能幸存下来简直是个奇迹。 KVaiugQ   
「我向你保证……」 EIAc@ $4  
凯列尔点了点头,依依不舍地放开了洁妮雅的手。 Xp% v.M  
他打算立刻展开行动。 %y[h5*y*  
既然事态如此急迫,便不能有一刻的犹豫。 XS{Qnx_#  
凯列尔与洁妮雅道别之后,便全速朝向黑暗中奔去。朝着当年被称为「影之街」的玛莫公国公都——温帝斯而去…… a :`E0}C  
两天后—— 9uO 2Mm  
玛莫公国的王城温得雷司特被骚动所笼罩。 su( 1<S}  
因为被赋予「公王的好友」这个称号的半妖精少女被绑架了。 EwT"uL*V;  
绑架她的是黑妖精族。而他们对玛莫公王史派克提出了一个要求。 Fb>?1i`RN  
并且还留下威吓的书信,表示若是拒绝他们的要求,公王的好友将会丧命。  vF+7V*<  
看完信的史派克在将愤怒发泄在周围的人们身上后,就率领约十名的亲卫骑士离开了工城前往讨伐黑妖精。 At>DjKx]O  
一点也没有查觉整个事件其实是个陷阱—— Y('#jU  
───────────── [kB7@o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duz\k2  
扫图|ai6j8 fOGFq1D  
录入|zlckira qgHWUwr+n  
校对|chenlunno1 !;{7-~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严禁转载SF小说频道 I6av6 t}  
───────────────────────────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地板  发表于: 2008-09-04 19:22

第二章 同盟 FS1z`wYP  
F!K>Kz  
玛莫公国的公王史派克,正沿着公都温帝斯往东边延伸的街道策马全速奔驰。 u*9V&>o  
在他身后的是亲卫骑士队队长盖拉克及其夫人莱娜,还有七名亲卫骑士。 "0TZTa1e  
「公王……陛下…得在这附近…休息一下……不然,马会…累死的……」 K*dCc}:`  
盖拉克朝史派克拚命呼喊。由于他上气不接下气,因此说话也断断续续的。 klhtKp_p  
不过呼唤声似乎是传到了。史派克回头看了他一眼。 `Q,H|hp;k;  
之后他不悦地嘀咕了几句,然后让马的速度减缓下来。 ],].zlN  
他所骑乘的马无力地将舌头吐了出来,全身的汗水变成了蒸气缓缓地冒出,皮肤上也浮现出宛如蜘蛛网一般的血管。 93 hxSRw  
史派克的座骑,应该是这座岛上脚程最快的骏马了。 C7AUsYM  
既然连它的体力都消耗到这种程度,盖拉克等人的马大概连心脏都快停止了吧! wz8yD8M  
「抱歉……」 fF kj+  
史派克说着,轻拍爱马的脖子,并逐渐减缓速度让它步行。 =g|FT  
「我能体谅你着急的心情……」 #.[k=dj   
盖拉克让马走在史派克旁边,调整着呼吸如此说着: Tm?#M&'  
「不过也还不知道到底是谁掳走莉芙,也不知道她被带到哪里去了。 T6k0>[3xf  
  像这样子骑着马漫无目标的找法不可能找得到吧……」 [0 e_*  
「绑架她的是黑妖精啊!要说他们会逃到哪里去,肯定就只有暗黑森林不是吗?所以我才会走这一条路啊!」 8~gLqh8^V  
史派克大声地对盖拉克回嘴。 a.6(K  
「公王的好友」莉芙是在昨天晚上被绑架的。 `9.r`&T6K  
早上送餐点到她房间的侍女,发现了应该是犯人所留下的字条。 T]p-0?=4vv  
里头写着,若要公王的好友活命,就必须认同黑妖精在暗黑森林的自治权。 @s^-.z  
听完报告的史派克,在穿上钟甲拿起剑后,就马上准备马匹出发了。虽然没有确实的证据,不过史派克依旧展开了行动。 wlmRe`R  
「要是莉芙有个三长两短,我就倾玛莫公国的力量杀光黑妖精,让他们知道对公王的好友出手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POR\e|hRT]  
史派克丢下了这一番话。 FC"8#*x  
(并不是因为她是好友吧……) 29q _BR *:  
听到史派克这番话,莱娜在心中如此想着。 ;jTN | i'  
从卡农回来之后,就感觉得到史派克及莉芙两人有着至今所没有的亲密感。 =mmWl9'mJ  
大概是终于察觉到彼此本来就意气相投吧。  /H+a0`/  
虽然并不讨厌将成为公妃的妮思,不过莱娜心中是支持莉芙的。 61 ~upQaR  
对于史派克而言,大概只有那位半妖精少女才是他唯一可以倾诉心声的女性。 jlg(drTo  
而且即使妮思成为玛莫公圮,两人的关系也不会有所改变吧! 4nz35BLr  
由于史派克是个老实人,所以不用担心妮思会因此被冷落。两 &G$Ucc `  
人将会为了玛莫公国而成为称职的公王与公妃。聪明的妮思也应该知道自己扮演的角色。 /5AJ.r  
(既然好不容易内心相通了,可不能因为这种事而死啊!) Jpo (Wl  
莱娜在心中如此对莉芙说着。 v74&BL]a  
「话说回来,王城的警备到底是怎么回事!」 ?P c'C  
让马停在一条小河的河畔之后,史派克就像是想起来似地朝盖拉克怒吼。 ]"1DGg \A  
「实在很抱歉。」 5i{j' {_(8  
盖拉克的脸色一阵惨白。 d8x;~RA  
王城的警备工作,当然是亲卫骑士队队长的责任。 xA[mm  
因为是备战时期,亲卫骑士队半数都住在王城,数百名士兵在城内不分昼夜警戒着。 8qu6.  
在这种状况下,竟能在没人察觉的状况下掳走莉芙,简直令人不敢相信。 -;k+GrLr^  
(就算是我跟莱娜,再加上亚德•诺瓦三人一起也不可能办到吧……) '>C5-R:O  
盖拉克在心中呻吟着。 tIS<U(N ;  
「总之,已经封锁了所有的街道,并且还动员村民们寻找莉芙的下落。 &UlWCOo8  
就算黑妖精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可能这么轻易逃进暗黑森林才对。」在当时掌握事态之后,盖拉克马上就下达了这个命令。 }f7j 8py  
然后才向史派克报告这件事。 DkAAV9*  
因为盖拉克了解,只要史派克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马上就冲出去。 iM 3V=&)  
「没错,怎么可以让犯人逃走……」 tcog'nAz  
与其说是对着盖拉克,倒不如说是史派克在对自己说话。 WvZ8/T'x  
之后他下了马,让马匹饮用河水。 ?p8_AL'RS  
其实他也知道,应该要等收到消息再出发的。 ,U dVNA  
然而他却办不到。虽然不知道黑妖精究竟逃往哪里,然而要是按捺着不采取行动,自己大概会因为过度愤怒而失控吧? .y:U&Rw4  
「等马匹恢复体力后就马上出发。在把莉芙带回去之前,我可是不会回到王城的。」 @bP)406p  
史派克如此说着,并将视线栘向东方。 fZA4q0  
(一定要平安啊……) hp L;bM'  
并在心中如此祈祷—— \=0Vi6!Mc  
*$ %a:q1U  
y9}>:pj4  
~zNAbaC+>t  
1c{DY  
玛莫的人民都已知晓她将成为玛莫公妃的消息。不久后大概也会传遍罗德斯全岛吧。 sY f~c0${  
(我现在是在做什么呢?) 3n}?bY8@5_  
保持微笑的妮思如此自问。 _~iw[*#u  
公王从以前就常常不在王城。 N7R!C)!IL  
不过他会命令已故的莎尔瓦德伯爵露杰南,或是骑上团团长伍丁负责留守。  t[ C/  
然而史派克这次连一声吩咐都没有就冲出了王城。 BbS4m  
妮思在不得已的情形下,只好协助代理公王政务的亚德•诺瓦处理较紧急的陈情。 D]Xsvv #  
(史派克正拚命寻找着被掳走的莉芙。) HBx=\%;n  
妮思则负责留守的工作。 <1\Nb{5  
(终于察觉到自己的心意了呢……) s>n)B^64W  
那位半妖精少女对史派克而言,是无可取代的存在…… :@A9](gI  
妮思从很早之前,就察觉到他们两人间的心意了。 s 15 oN  
(对史派克而言,我或许不是他最爱的女性……) i3'9>"`  
妮思感到有些寂寞。 Qtv&ijFC  
(不过或许我也是如此吧。) @eI J]p  
亡者之女王娜妮尔有一位永远的伴侣。 $F + LDs  
转生者费奥尼斯——如今是新生玛莫帝国皇帝雷艾斯的那位少年。   =`s!;  
妮思曾经在梦中与那位少年见过一面。 G.dTvLv  
她记得在那个时候,自己的内心深处感觉到某种震撼。 DG ;_Vg  
无法了解那是否是因为与最爱的人重逢而喜悦得颤抖,妮思开始畏惧着自己。 :~N-.#  
(所以我才向史派克求救。就像成为邪神复活之门那时候一样……) ktBj|-'>  
而史派克将其视为自己的命运而接受了。 rJbf_]^  
妮思当然深爱着史派克,也相信他也是如此。 .Cl:eu,]  
史派克站在玛莫公国公王的立场,他的结婚对象将会成为公妃。 %Ax3;g#  
必须有觉悟为国为民竭尽心力,还得协助进行与本国弗雷姆及罗德斯诸王国之间的外交工作。 =wOm}V8 N&  
妮思已经决意以公妃的身份协助史派克,也认为自己有这样的能力。 ww  $  
(应该可以成为理想的夫妻。可是……) ~T,c"t2  
男女关系毕竟不是建立在理性,或许甚至不是建立在感情上,而是连本人都无法理解的,无法控制的情欲。宛如渴求着彼此的灵魂,呐喊着想要合而为一。 O5kz5b> Z  
因为灵魂无法融合,所以才希望至少可以在肉体上结合。或许也是因为如此,才会诞生出继承彼此灵魂的存在,也就是儿女。 v)t:|Q{I  
「妮思殿下……」 @ H7d_S  
这个时候,亚德•诺瓦担心的呼唤声传到了妮思的耳中。 m\r@@!  
「怎么了吗?」 @ljA  
妮思朝宫廷魔法师转过身,露出微笑问道。 UK O[r;  
「谒见已经结束了……」 L`p4->C9A  
亚德•诺瓦恭敬地说着。 ^2on.N q>  
那态度已经完全将妮思当作玛莫公国的公妃来对待了。 1o;J,dYu  
「啊,是呀……」 *|>d  
妮思即使沉浸在思绪之中,依旧以玛莫公王代理人的身份接见了数十位陈情者。 I]<_rN8~o  
妮思回想着陈情内容,对亚德•诺瓦提出了一些方案。 W;L7SF g)  
「有妮思殿下共同出席,真的是帮了很多的忙……」 9m<jcxla$  
亚德•诺瓦以手帕拭去额上的汗水如此说着。 KB`!Sj\  
「亚德处理陈情的方式十分正确,可以再有自信一点。」 n}_JB >i~  
妮思对亚德露出微笑。 qx8fRIK%  
「我会尽可能对陈情的事件提出可行的建议,不过若要判断其方法是否正确,还是必须仰赖史派克公王或妮思殿下……」 !GLz)#SBl  
亚德连忙说道。 vCxD~+zf  
「你又叫我妮思殿下了…」 XY)&}u.  
妮思以落寞的眼神看着亚德•诺瓦。 7/ysVWt  
「这是当然的。因为妮思殿下已经等于是玛莫公国的公妃了……」 f3&[#%  
「嗯,说得也是……」 K[Kh&`T  
妮思宛如要低下头般地点了点头。 6c"0})p  
「守护这张主人不在的王座,原本就是我的工作吧。请亚德也要协助我喔。」 $8xl#SqH  
「那当然。」 ##;Er47@^  
亚德•诺瓦用力地点头。 O<"}|nbmQ[  
「妮思小姐将成为玛莫公国的公妃,我实在是感到非常高兴。只要有你们两位,一定能够成立一个幸福的王室的。」 8p9bCE>\  
看亚德•诺瓦的表情,他真的是打从心底高兴。 jJY"{foWV  
「谢谢……」 `V"sOTb  
妮思以笑容回答后,便转身背向了亚德•诺瓦。 'u_t<F ]b  
他这番话没有一丝恶意,但是却深深地刺进了妮思的胸口。 RIE5KCrGB  
「我还不太习惯这样的工作,实在是有些累了。我回房休息一下。」 /D^"X 4!"  
妮思对亚德•诺瓦说完后,就离开了谒见大厅。 s#DaKPC  
她现在想要独处一下。 ?jt}*q>X]  
之后她走到中庭,前往大地母神玛法的地底神殿。 $dzy%lle  
虽然现在空无一人,不过并非是神殿已经作废。虽然以费莉娜司祭为首,所有的圣职者全部牺牲,不过建筑物本身却是毫无损伤。 ~aOuG5 XK  
原本应由妮思代理司祭一职,不过既然即将成为公妃,就必须与玛法教团保持距离。 ~r$jza~o(  
妮思已经派出使者前往塔巴大神殿,请求派遣新的司祭前来。 'XofD}dm  
净化此地对于玛法教团而言是个重大的课题,因此应该会派遣优秀的司祭前来。 4RV%Z!kcD!  
(不过那位司祭,应该也会负责监视我吧……) J.dLPKU;-  
妮思悲伤地俯视地面。 :ORR_f`>  
如果判断妮思体内的亡者之女王灵魂将会觉醒,或许教团会前来取自己的性命。 )+"'oY$]}  
神官战士长狄凯鲁等人很明显地就被赋予了这样的任务。 P=+nB*hG  
玛法教团将亡者之女王娜妮尔转生的妮思,视为一种危险的存在。 r"a5(Q;n  
(那也是当然的。因为亡者之女王企图消灭玛法教团……) !!V#v9{  
而玛法教团也不允许破坏之女神卡蒂丝教团的存在。 {}m PEd b  
「在诸神创世的时代,大地母神玛法想要创造出一个完美的世界……」 HCJ>X;(`f?  
这个行为违背了世界运行究极的法则。因此破坏之女神卡蒂丝才会被派遣前来破坏司职创造之女神玛法的创世过程…… ,7)C"  
据说卡蒂丝女神的外貌十分酷似玛法女神。而其神格可说是玛法的影子。 Y<b-9ai<w  
这是在玛法教团中被当作最高机密的创世神话之真相。 maY4g&'f  
换句话说,双方以这块土地为舞台争战并同归于尽乃是一种必然的结果。诸神的大战实际上是以玛法与卡蒂丝的末日而终结。 he-Ji  
「不过,在我的体内…诸神之战或许仍在进行着……」 GF:`>u{C  
沿着通往玛法地下神殿的漫长阶梯向下走,妮思轻声地说着。 9F- )r'  
会觉醒成为亡者之女王,还是继续以大地母神之信徒的身份结束自己的一生,连妮思自己也不知道事情将会如何发展。 s(LT  
并且宛如是要填补彼此内心的不安与迷惘似地结合了。 r-IVb&uF b  
即使是自己将一切委身于他而他也接纳了自己的一切,两人之间却似乎仍有些许的距离。不过她认为这个距离,只要从现在再开始拉近就可以了。 W85@v2b  
然而到了清晨,接到莉芙被绑架的紧急报告之后,史派克就飞也似地冲了出去。 !.<T"8BUpv  
被留下的妮思,就这么被亚德•诺瓦请到谒见大厅,担任公王的代理人。  \^K&vW;  
在找到莉芙之前,史派克大概不会回王城了。妮思在心中暗自决定,在那之前她每天都要回到这座地下神殿中属于自己的那间房间。 (zYy }g#n  
或许算是对史派克的小小抗议吧! )Vk6;__  
妮思打开宿舍的门,走进微暗的屋内。  o{kbc5_  
然而眼前站着一名男子。 tPyyZ#,  
「你是……」 0l#)fJo  
妮思的表情不禁一暗。 Na,_  
她曾经见过这个人一次,而且也是在这座神殿里。 nCvPB/-  
「转生者萨奇斯……」 M ZSxQ8  
「又再次见到您了,娜妮尔小姐。」 b~C$R[S  
萨奇斯如此说着,并恭敬地低下了头。 v)kEyX'K2d  
「你为什么来到这里?」 Bl1Z4` 3  
妮思以严肃的语气询问萨奇斯。 8?Y['  
「在下是前来报告的。前几天袭击这座神殿的是转生者雅德莉,而这并非是费奥尼斯大人的指示,而是她个人独断的决定……」 0gF!!m  
萨奇斯微微耸肩回答道。 +>g`m)?p  
「转生者雅德莉……」 =FBpo2^QB;  
妮思听过这个名字。 Er:?M_ev  
不过当然不是她自己的记忆,而是亡者之女王的记忆。 B7-RU<n  
「是她将费莉娜司祭……」 w.+Eyu_I\  
雅德莉是兼具温柔及残忍性格的奇特女性。她将娜妮尔视作亲姊姊般崇拜,有时甚至连娜妮尔的伴侣费奥尼斯都会感到嫉妒。 <3O T>E[  
「不过雅德莉并没有回到我们身边……」 TQ1WVq }*  
「费莉娜司祭及狄凯鲁战士长因而大意……」 Hwe)Tsh e  
妮思以憎恨的眼神看着萨奇斯。 re,.@${H  
「真是卑鄙……」 z]$j7dp  
妮思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Gwd{#7FM`  
「雅德莉听到这番话,大概会当成是在夸奖她吧?」 '3kcD7  
萨奇斯晃着圆圆的肚子开心地笑着说道: O'}l lo  
「只要杀了费莉娜司祭,即使是被称作圣女的您,也应该会感到愤怒与憎恨。 C'9 1d7E  
  雅德莉大概是认为这样的情感可以使沉眠于您体内的亡者之女王的灵魂觉醒吧!」 cvAtwQ'  
「你们居然做到这种地步……」 j/<??v4F4  
虽然知道不可以中了对方的计,然而妮思内心的愤怒却逐渐膨胀。 BxX$5u  
…坦么说来,听说娜妮尔小姐即将要成为玛莫公王的妃子了呢!费奥尼斯大人耍在下替他转达衷心的祝福……」 J35l7HH  
萨奇斯拍了一下手,像是忽然想起这件事情似地说道。 <~% t$:  
「我不需要你们的祝福!」 o*7yax  
妮思用力地摇了头。 hBCR]=' ]  
满溢着光泽的一头黑发因而凌乱,但她并不打算将头发恢复原状。 T=? bdIl  
「昨晚您并没有回到这里,难道史派克公王已经和您发生关系了? * =^[VV!  
  应付一个没有经验的男人,娜妮尔小姐一定觉得很无趣吧。费奥尼斯大人可是十分同情您哦!」 cy:;)E>/  
萨奇斯说完,发出了粗俗的笑声。 Rx. rj~  
「你这是……在挑衅我吗?」 fJ :jk 6@  
妮思瞪了萨奇斯一眼。 c57bf  
「你认为我是在饰演与娜妮尔相反的人格吧?所以才会找一个和转生者费奥尼斯完全相反的男性做为伴侣?」 +IsWI;lp  
「费奥尼斯大人就是这么认为的哦!」 > I%zd/q?  
被妮思这么一问,萨奇斯脸上浮现微笑。 h2}am:%mC  
「我的确是害怕会觉醒成为亡者之女王。所以才会成为大地母神的圣女,又决定要成为玛莫公国的公妃……」 F> Mr<k=@;  
「要不要诚实地面对真正的自己试试看?因为一切的答案都在您的心中…」 Nzc>)2% N  
萨奇斯以哀怜的眼神看着妮思。 2<.Vv\ =  
在这一瞬间,妮思的心中发出某种东西断裂的声音。 anitqy#E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你就试试看如何呢?」 .5k^f5a  
妮思宛如自言自语般轻声说完,朝着萨奇斯一步、两步地走近。 i~AJ.@ #  
「就如你所说,我就解放我的愤怒跟憎恨,看看是否会觉醒成为亡者之女王……」 ?',}? {"c  
「娜妮尔小姐?」 h&'J+b  
黑发少女身上那不寻常的气势,使萨奇斯的脸失去了血色。 r?XDvU  
「我现在对你感到愤怒与憎恨。如果随着这股意念夺走你的生命,或许我真的会觉醒成为亡者之女王也说不定……」 c( 8W8R  
妮思说完便开始集中精神。 Ty iU1,oO  
她打算以最大的魔力让「气」炸裂。 gNi}EP5>  
祈求使用破坏之奇迹,是身为大地母神的侍从所必须避免的行为,因为那是近似破坏之女神的信徒的行为。 n K0hTQ  
然而妮思的内心却没有丝毫踌躇,反倒还觉得轻松了些。 ma`w\8 a  
她至今为止都一直逃避着去面对亡者之女王的身份,然而她是不可能逃避得了自己的。 FrgV@4'2G  
那么,就如眼前这一名转生者——萨奇斯所说的,只要面对自己体内的亡者之女王的魂就可以了。 _/8y1) I  
如果真的就这么觉醒了,也只是代表一切到此为止。 <X9T-b"$h  
「史派克先生已经知道了一切,并且依然愿意娶我为妃。他也和我约定,如果我觉醒成为亡者之女王,他将会亲手埋葬我……」  2w;G4  
所以一切都无所谓了。妮思衷心地这么认为。 AzW%+ LUD  
「请...请饶恕……」 k.h^ $f  
萨奇斯冒出一身冷汗。 %!#rrt,F  
少女的魄力已经完全压倒了他。 xQ_:]\EZ  
「我认为今世就能完成使世界步入终焉的心愿。为此的准备也逐渐在进行……」 TosPk(o (  
接着只要等待亡者之女王的灵魂觉醒就可以了。然而自己若为此牺牲,就无法亲眼见证心愿达成了。 7n$AkzO0  
「等您真正觉醒之后,在下再来见您吧……」 W=(MsuirO  
如此说完,转生者萨奇斯便忽然消失无踪。 ``/y=k/au  
妮思脸上浮现冰冷的笑。 vC s6#PR$  
「只会说大话,实际上却是个没胆的家伙。」 DPR;$yV  
妮思愤恨地说道,然后解除了集中精神的行动。 FL5ibg  
之后她进入自己的房间,粗暴地脱下了衣物及饰品。 v_[)FN"]Y.  
就这么只穿着衬衣仰躺在床上。 Cw@k.{*7,  
「我还是妮思……」 Gl d H SCy  
她轻声地说道。 :H~UyrN  
泪水湿润了眼眶,黑发少女以双手掩住了脸。 oR!n b m  
v[p/c.p?i  
公都温帝斯东方的一座小森林中,一群黑妖精正屏息以待。 \fkS_r,i  
即使是野兽的动静或鸟叫声,他们都会敏感地做出反应,握起手边的武器。  u-]vK  
看到他们的样子,黑发的半妖精少女内心十分复杂。 d "QM;9  
是莉芙。 B Lsdx }  
太阳已西下,森林里一片漆黑。 3Qm t]q  
然而黑妖精及莉芙都拥有夜视能力,因此可以和白天一样看见东西。 H-nFsJ(R!c  
「玛莫公国的骑士们在街道上来来往往。」 8YT_DM5iI  
前往侦查的黑妖精,在回来之后如此报告。 *FI5z[8,  
「村人也拿着火把在附近巡逻。或许再过不久就会来到这里。」 1"~O"msb  
那个黑妖精如此说着,露出了不安的表情。 @ U7#, G  
他的名字是凯列尔。是个可称为少年的年轻妖精。与刚满十六岁的莉芙差不多大。 `2Z4#$.  
不只凯列尔,在场的全员年纪应该都不超过二十岁。由于他们拥有无尽的寿命,因此说他们是孩童也不为过。 ^=heen<S%  
(听说黑妖精部族的成年人,要不是已经在之前的大战中丧生,就是跟随着黑衣将军亚修拉姆前往寻找新天地了……) 6_ 33*/>=c  
原来传闻是真的,莉芙心想。 P?yOLG+)l)  
因为会碍事,所以他们被抛弃在这里。 ]ouUv7\  
虽然人类会以孩童为优先,不过因为黑妖精并没有寿命的限制,因此成年人们会认为小孩只要再生育就可以了。 g9 grfN  
然而,被留在这里的黑妖精孩童们却团结起来,率领着赤肌鬼及狗头鬼等下级妖魔,至今为止使公国吃尽了苦头。 =F!",a~  
(不过,他们也过得很痛苦呢。) _dJVnC1 !  
共同行动之后,莉芙如此确信。 |P[D2R}  
「如何?相信我说的话了吗?」 /4f 5s#hR  
莉芙像是夸耀胜利一般,对侦查回来的凯列尔如此说着。 zd*W5~xKg  
「思。对玛莫公国而言,你似乎真的是个重要的存在……」 ] _]6&PZXk  
凯列尔虽然感到困惑,但仍然点头同意。 Jte:l:yjtA  
他大概没有想过,光是绑架一个半妖精少女,就能让公国如此拚命的寻找吧! ki][qvXJ  
其实莉芙自己也不敢相信。 !m/Dd0  
(原来史派克这么重视我啊……) }GU6Q|s[u[  
莉芙高兴到几乎要流下泪来。 NIXcib"tG  
而她也在内心再度做出决定。要回应史派克这番心意,果然只能这么做不可了。 VES4x%r=  
「玛莫公王似乎还亲自指挥搜索行动……」 [gg 7Z|Hu  
凯列尔将手托在尖细的下颚,露出思考的表情。 "8j;k5<  
昨天深夜,他独自潜入玛莫公国的王城,进入了莉芙的房间。 JQvQm|\nc  
并告诉莉芙,希望她能协助黑妖精部族与玛莫公王进行交涉。 cO"Xg<#y  
莉芙虽然感到惊讶,不过她有看过这名黑妖精的印象。 JNA}EY^2I.  
他是在史派克等人出兵讨伐公都附近的妖魔时,陪伴在黑妖精族的女族长洁妮雅身边的那名少年。 +h\W~muR  
而且其实在更早之前就曾见过他。为了寻找可作为陶器染料的「妖魔之银」时进入的废弃旷坑,就是他与弟弟的藏身之处。 odT7Gq  
那时史派克及盖拉克想要杀掉他们。不过莉芙却保护了他们。 1 0Tg > H  
虽说是黑妖精,不过是小孩子罢了。她不忍心两人因而丧失生命。 p/^\(/\])  
至少在那时,莉芙不认为这两个孩子会是威胁。不过后来再见到他,她才了解到自己的想法过于天真…… $8yGY  
凯列尔也是因为记得这件事,才会委托莉芙协助进行交涉。 d}B_ll#j-  
凯列尔宣称他们所要求的只是暗黑森林的自治权。而相对的,黑妖精部族将会以协助玛莫公国作为交换的代价。 r(xlokpnb6  
「可是,变成这么大规模的搜索行动,我们应该很难回到暗黑森林吧?也不知道是否能顺利跟洁妮雅一行人会合……」 f8_UI dM7  
其中一名黑妖精露出不安的表情对凯列尔说道。 lIc9, |FL  
「应该不容易吧。」 ZK_@.O+]  
凯列尔点了点头。 R (Pa Q  
「那就得解决掉这个人质,趁现在逃跑……l JX,#W!d  
「这位女性在与玛莫公园交涉时,是不可或缺的人物。如果伤了她,玛莫公园大概会发动攻击直到我们灭族为止吧!」 z?> y  
凯列尔静静地摇了摇头。 1^"aR#  
「那不就跟现在一样了吗?」 dcTM02kEh  
「为了改变这个现状,我才会与她接触,而且她也承诺要帮助我们。」 # yRA. ;  
凯列尔如此说着,并将视线投向莉芙。 ]?^xc[  
正如他所说,莉芙并非是被绑架,而是自愿和他们一起行动的。让凯列尔留下纸条的主意其实也是她提出的。 w\;9&;;  
「帮忙的结果就是这个样子吗?」 >oaEG5%d  
「稍微冷静点啦!」 o*ED!y7  
再也看不下去的莉芙,对与凯列尔争论着的黑妖精如此说道: 1,!\7@<CT  
「这个状况正如预期中的啊,玛莫公王就在我们的附近,而且护卫又很少……」 3S|;yOl#X  
「那又怎么样?我们的目的又不是要暗杀玛莫公王!」 J9t?]9.,:  
黑妖精对莉芙如此回嘴。 ^dKaa  
「暗杀得了的话,你就试试看啊!」 $P9$ ,w4  
莉芙大声地喊道: 'Mhdw}  
「我只是想帮你们制造一个能与玛莫公王直接对等交涉的机会。 72.IhBNtT  
  而且还要尽快,并且极度保密,所以当然就只有这个方法了啊!」 L*oL KigT  
如果时间充足,双方也可以派出使者,在合适的地点会谈吧。 .-6s`C2 Y}  
然而玛莫公国没有这种时间。 1gK3= Ys  
为了打倒已经掌握新生玛莫帝国实权的破坏之女神教团,史派克已开始进行打倒教团的准备。为此也决定要排除成为障碍的妖魔。 bjX$idL  
若是走到那个局面,就不必进行会谈了。玛莫公国肯定会在暗黑之岛玛莫的各处,与妖魔不断进行你死我活的战斗。 zd]L9 _  
「你该不会是设下陷阱要让我们自投罗网吧?」 'ZgW~G]S  
「是你们自己先跑来找我的耶,我要怎么准备这种陷阱啊?」 \-id[zKb  
莉芙拉高了语调回答道。 9f[[%80  
「可是,对玛莫公国而言,这是将我们黑妖精一网打尽的绝佳机会。玛莫公王真的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吗……」 =9 MH  
「我知道这是个危险的赌注。可是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将会看不到未来。 j!n> d  
  我们若想要继续在暗黑森林生活下去,就只能协助人类了。就像前玛莫帝国那样。」 /kVc7 LC  
凯列尔断然说道。 Zul32]1r  
听到这里,原本不满的黑妖精们也沉默了。 -iX!F~qS,  
(自从新生玛莫帝国的实权转移到破坏之女神教团之后,黑妖精们就了解到,帝国已不再是能够并肩作战的一方了。所以才会要求与玛莫公国交涉……) $X]v;B)J|  
黑妖精们并不期望世界被毁灭。他们只希望能够守护他们的圣地——暗黑森林继续居住在那里罢了。  0~+:~$VrT  
如果是玛莫公国的话,应该可以与黑妖精共存。虽然反对意见应该会很多,不过只要玛莫公王史派克同意,莉芙认为一切应该就能顺利进行。 \./2Qc,  
「我不会说「请你们相信我」那种话。不过我现在可是以我自己的方式赌上了自己的性命,这一点你们应该了解吧?」 ^: j:;\;  
莉芙向黑妖精们张开双手。 xq*yZ5:5Jo  
她甚至连武器都没带。 h:90K  
「如果你们认为中了计,随时都可以把我杀掉。」 A+8b] t_k  
莉芙以挑衅般的视线看着黑妖精们。 ["/x~\c'N  
然而没有人能直视这样的视线。  e:R[  
「就相信她吧。毕竟我们也只能如此了……」 8~>3&jX  
凯列尔静静地说道。 \Y p oJ!-  
在场的黑妖精们应该也有同感吧,没有人提出反论。 Z2}b1#U?  
「好,走吧!无论如何,我们都得跟洁妮雅会合……」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草席  发表于: 2008-09-04 19:22

~)ls.NXI  
黑妖精潜藏在附近的森林中—— jvA]EN6$;~  
史派克听到这个消息,是在从温帝斯出发当天的晚上。 VB\oK\F5z  
他收到来自公都的通知。在附近搜索的村民,发现森林里有一群黑妖精藏身。 t\X5B]EZ  
「我们走!」 K nKV+:"  
玛莫公王理所当然地说道。 !>+YEZ"  
「我是不反对啦……」 {'T=&`&OF  
盖拉克露出了苦笑。 mJp)nF8r~  
黑妖精并非是那么轻易就会被发现的对象。 crG+BFi  
盖拉克担心他们是故意被发现的。 s${ew.eW  
然而他知道,即使如此也非去不可。 0& 54xP  
就算是陷阱,史派克也不会退缩,盖拉克也抱着同样的想法。就算真有万一,他会以自己的生命做为盾牌,保护史派克。 @|sDb?J  
将马匹留在村内,史派克等人赶往报告中所说的森林。 Q)#+S(TG  
而一进入森林,他们就遇见了黑妖精。 %3!DRz  
不,应该说对方布下了埋伏比较正确。 l@Uo4b^4x  
黑妖精约有二十名。应该是使用了隐身的咒文,史派克等人察觉时已经被包围了。 :_X9x{  
然而史派克一点都不慌张。因为他早已知道这可能是陷阱。 gP:mZ7  
「玛莫公国已经准备好交涉了。不过前提是要先释放公王的好友。」 wGr5V!  
史派克环视着黑妖精并大声喊道。 5srj|'ja  
「史派克……」 U= QfInB  
像是回应这个呼唤,出现了一名娇小的少女。 FwKT_XkY  
「莉芙!」 kqdF)Wa am  
史派克喊道。在脸上浮现出各种表情之后,才安心地镇静了下来。 2j*;1  
「你平安无事吗……」 I:?1(.kd2-  
他大大地吐了口气。 +X #JCLD  
这句话让莉芙差点哭了出来。 0<(F 8  
「其实也没有什么平不平安的问题啦……」 t|XQFb@}  
莉芙支支吾吾地说出了事件的真相。 fg}&=r  
「什…什么?」 R{N9'2l:  
听完莉芙所说的,史派克不禁愕然。 >AFX}N#  
反倒是盖拉克可以接受。 g<d#zzP"T  
「我就觉得奇怪,这家伙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就被绑走的。」 $w%n\t> B  
「为什么要这么做?」 fjGY p  
莱娜宛如质询般地问着莉芙。 H! IL5@@K  
他认为应该在史派克发火前,先教训她一下比较好。 ZoFQJJK56B  
男人这种生物,若是喜爱的女性被他人责备,就会像是反射动作一样加以袒护。 y<#?z 8P  
「对不起……」 >U?U ;i  
莉芙以几乎听下到的声音回答。 Ro1b (+H  
「不要太责备她啦!」 X"'c2gaa_  
史派克露出苦笑对莱娜说道。 0qND2_  
莱娜在心里吐了个舌头,故做正经似地点了点头。 cU`sA_f  
「先不论她使用的方法,不过确实得以和黑妖精进行交涉了。看来其实他们也……」 IG}`~% Z  
史派克发现,包围自己的黑妖精中也包含了那位身为族长的少女。 (+_i^SqK  
「正是如此……」 "'M>%m u  
名为洁妮雅的少女点头,并缓缓走向前。 <|,0%bq)|  
「没想到会是以这种形式和您见面。实在是很感谢这位半妖精少女…」 ?=C?3R  
洁妮雅如此说着,并朝莉芙深深地低下了头。 7F=Xn@ _  
「你们要求的,只有暗黑森林的自治权吗?」 6L`{oSX!  
史派克询问少女。 ~KtA0BtC  
「只有如此。」 c_oI?D9  
洁妮雅点了点头。 aqa%B  
「要我在这里给予认可是很简单啦……」 86.LkwlqoH  
史派克的双手在胸口交叉。 _'g'M=E  
他也知道,在现实上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因为只要能让妖魔不再四出作乱,就可以马上与破坏之女神的教团展开战斗。 _3G;-iNX;  
然而,反对给予黑妖精自治权的声音应该会很多。 >o\s'i[  
「我们和前玛莫帝国不同,不能给予你们完全的自由……」 M!KHBr  
「我们会遵循人类的法律。不过只限于在暗黑森林以外的地方。」 'eKv t5&@  
洁妮雅如此回答。  ppwjr +  
「你所指的暗黑森林,范围到什么地方?」 2(s+?n.N  
史派克自觉到自己正在进行重大的决定。因此每字每句都必须慎重。 s`:>"1\|  
「订下森林边界的不是我,而是森林的草木。」 ;=&D_jGf]  
「你知道暗黑森林被烧掉的部分,已经有妖精族在植树了吗?」 dMcC SwYh  
史派克再度询问。 gH{X?  
妖精族与黑妖精族是仇敌。然而如此一来他们就必须比邻而居。 RC[b+J,q  
(要怎么说服他们呢……) {i:5XL   
史派克将视线投向莉芙。 uVO*@Kj+  
为此他希望莉芙能够担任使者的任务。 c&A;0**K,  
这个想法似乎是传达给她了。半妖精少女露出无奈的表情点点头。 c5>'1L  
「这也得看他们是否真的能够重建他们所想要的森林……」 (}$~)f#s  
洁妮雅露出若有所指的笑容。 c"vF i~Db  
暗黑森林并非是黑妖精所培育,而是自太古便存在至今。换句话说,在这个暗黑之岛玛莫,暗黑森林才是最自然的生态。 (thDv rT@2  
「我以玛莫公王的名义,承认暗黑森林的自治权。」 (kECV8)2  
史派克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如此宣布。 SC'F,!  
「这样真的可以吗?」 ZI<p%IQ   
盖拉克轻声问道。 R]oi&"H@r)  
「魔兽出没、妖魔徘徊。这就是这座暗黑之岛。」 lX)RG*FlTC  
史派克苦笑着点点头。 %-zAV*>  
「若是有人有意见的话,就把这座岛的统治权送给他吧。反正一定过不了多久就会夹着尾巴逃回罗德斯本岛去的。」 9fWr{fx  
「的确,根本就不会有人想统治这座岛吧……」 5kwDmJy  
盖拉克叹了一口气。 won(HK\1p  
「黑妖精一族发誓不会与玛莫公国交战。」 (#w8/@JxF  
身为族长的少女静静地说道。 "@xF(fyg  
「誓约成立了……」 /o<tmK_m  
莉芙以平稳的表情说着。 "}uPz4  
以强硬的手段实现了这次会谈的就是她。 UX-l`ygl  
以目前的状况来说算是相当顺利。 4<`x*8` ,  
不过事情还没有结束。 gE,i Cx  
证据就是现场的空气依旧紧绷。 O,Xf.O1c  
「誓约成立了……」 DzLm~ aF  
莉芙又重复了一次刚才所说的话。 H6<\7W89y  
「不过你们之间的隔阂,让双方不可能因为这句话就彼此信任。」 &`7tX.iMlh  
莉芙凝视着凯列尔。 0T!_;IQ  
「也对……」 'C6 K\E  
凯列尔点头。 l?_Iu_Qp  
在场所有人的想法都一样吧。 OQ<|Xd I$  
「必须要有能够保障誓言的证明。」 =G*rfV@__V  
莉芙露出笑容,转身看向史派克。 E<>Ev_5>  
「你不觉得吗?」 pCSR^ua>  
「我是有同感……」 g/+P]c6/  
史派克诧异地点点头。 q#Y%Y  
「不过问题在于要怎么保证呢?」 -#v1b>ScY  
听到史派克这番话,黑妖精们也点头同意。 /?l@7  
「这很简单啊!」 <`EZ^S L;  
莉芙露出微笑。 VsOn j~@  
「因为我会成为那个证明。」 e:IUO1#  
她如此说道。「你…你说什么?」 )*N]Q  
史派克大叫了一声。 //VgPl  
莉芙出乎意料的这句话,使他完全混乱了。 "Ko ^m(`  
「我会以公王的好友之身份住在暗黑森林里,这就是誓约的保证。不过,相对的也必须请黑妖精族的族长住在公都就是了……」 nG&= $7x^  
「不行!」 h^ ex?  
史派克不由自主地大喊: xg)cA C\=  
「我怎么可能把你送去当人质?」 XA} !  
「正因为你会这么说,所以我才有当人质的价值喔!」 vBCQ-l<Ub  
在凯列尔来访的时候,莉芙就已经有这个觉悟了。 BY"<90kBL  
因为她认为对于玛莫公国及黑妖精族而言,这是最好的做法。 F*hOa|7/  
「在我被抓走后,看到你竟然这么着急的找我,黑妖精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呢!」 [;II2[5 ,  
莉芙说着,开心地笑了出来。 fkWuSGi  
半妖精对人类及妖精族而言,都是受到排挤的存在。 +`l >_u'  
然而只有玛莫公王,只有史派克是真心地需要自己。 0EfM~u  
为了回应他这番心意,莉芙做出了这样的觉悟。 |Vc8W0~0  
「虽然说是耍当做人质,不过我想应该还是可以允许自由行动的。因为这是彼此之间信赖关系的问题……」 "ZF:}y  
若是人质逃走,或是有加害于人质的行为,就等于是打破了誓言。 F>E'/r*  
「你也愿意接受这个条件吗?」 oEvXZ;F@.  
莉芙凝视着黑妖精的族长洁妮雅。 =@;uDu:Q  
拥有微黑肌肤及银色头发的少女,在与凯列尔相视好一阵子之后,静静地点了头。 .T?9-`I9  
大概是在进行无言的对话吧? i]gF 6:&  
光是如此,莉芙就知道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L:OE  
「我知道了……」 ZP5.?A-=C  
洁妮雅静静地点头。 =< j8)2  
莉芙露出微笑向她点头示意之后,便转身看向玛莫公国的公王。 n; ;b6s5  
他就像刚才看见莉芙的时候一样,露出了各式各样的表情。 _x_om#~n  
最后他握紧了拳头,露出了垂头丧气的表情。 cx M=#Go  
「我知道了……」 =FQ]eb*  
史派克宛如呻吟般地说着。 SD paW6(_  
他也能理解莉芙的觉悟,再怎么劝她应该也不会改变心意吧。 AGkk|`  
虽然重复出现在自己心中的,总是各种否定的话语…… KW|X\1H  
史派克失神落魄的走到莉芙身边,默默地抱住了这名半妖精少女。莉芙也露出微笑,以双手环抱住史派克。 H5uW I  
就这样,玛莫公国与妖魔订下了停战的盟约—— JPW+(n|g  
/H&:  
「您是鬼迷心窍了吗,史派克公王?」 9MA/nybI  
因为极度的愤怒,而使得声音有些颤抖。至高神法理斯的司祭亚莉希雅,环视着集结于王城温得雷司特谒见大厅的人们。 k]W~  _  
大厅中摆着一张长桌,并备有餐点及饮料。 fl>*>)6pm  
约有十人列席,不过没有人就位。所有人都只是站在椅子后看着他人的举动。 pH5"g"e1  
「我知道您会感到惊讶。不过,亚莉希雅司祭,我的脑子很正常。 =FUORj\O  
  今天之所以要请您前来,就是希望您能认同这个对玛莫公国未来极为重要的决定。」 {` Bgxej f  
史派克静静地回答。 7c$;-O  
「如果希望得到我的认同,就马上请这两位离席吧!」 7@al)G;~  
亚莉希雅如此说完,便狠狠瞪着其中两名出席者。 ;Q>(%"z};  
她视线的前方是身穿漆黑神官服的壮年男子,以及有着褐色肌肤的妖精族女孩。 L9[? qFp  
那是名为克洛坚的法拉利斯司祭,以及黑妖精族的族长洁妮雅。 {FyGh */  
莱娜在得知克洛坚是法拉利斯教团的中心人物之后,便在私底下与其接触,并在达成共识之后请他出席这个会议。 i)=!U>B_0  
洁妮雅则是依照之前与史派克订下的盟约,带着十名黑妖精战士来到了温帝斯。 6?OH"!b2-}  
「为什么我必须与这些邪恶者同席?」 "Wd?U[[  
亚莉希雅的声音因愤怒而颤抖着。 |u,2A1  
「因为他们也是玛莫公国的宾客,所以我不能请他们离席。」 ^pA|ubZ  
史派克毅然地回答。 JK0L&t<  
「既然如此,那我就回去吧!」 J@'}lG  
亚莉希雅丢下这句话之后,便转身打算离去。 I4 dS,h  
「请留步,亚莉希雅司祭。」 44axOk!G[/  
阻止她的是站在史派克身边的黑发少女,几天前正式宣布与玛莫公王订婚的妮思。 A7@5lHMF  
「还是请您先就座吧。您随时都可以离席,不过您是否该了解一下, |NFX"wv:c<  
  为什么暗黑神的司祭及黑妖精族的族长也会列席于此比较好呢?这样也才方便您向法理斯教团或伐利斯王国进行报告…」 lgp-/O"T  
虽然语气很恭敬,但妮思这番话却略含挑衅。 X& EcQ  
「好吧。那我就听听玛莫公王究竟在想些什么!」 )  9h5a+Z  
亚莉希雅说完便坐了下来。 |KFRC)g  
其他人见状也各自就座。 `ZL~k  
等到所有人都就座,史派克及妮思才并肩坐下。 VaQqi>;\  
谒见大厅的空气非常凝重,史派克甚至感到背脊有些发冷。 A\J|eSG'$  
其他列席者似乎也是如此,表情都相当的紧绷。 `ro~l_U;A  
「不只是亚莉希雅司祭,我想在座应该也有不少人对暗黑神的司祭以及黑妖精族族长居然会列席于此感到惊讶……」 ,&$=2<Dx  
史派克挺起胸膛环视列席者。 X=]FVHV;  
在座的有史派克的心腹,亲卫骑士队队长盖拉克及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 g}nlb.b]{m  
古里巴斯司祭及亚莉希雅司祭等,位于公都温帝斯的各神殿司祭;还有移居到玛莫岛的大地矮人族以及森林妖精族的代表。  mD`v>L  
还有克洛坚及洁妮雅两人。 bp Q/#\Z  
「众所皆知,他们与新生玛莫帝国结为同盟,与我们敌对并进行了多次的战斗。然而新生玛莫帝国如今已等同灭亡……」 @KRr$k  
「新生玛莫帝国灭亡了?」 !ckmNE0  
亚莉希雅露出讶异的表情。 G/T oiUY  
「我知道帝国的宫廷魔法师威尔已经被捕,不过暗黑森林的堡垒至今应该仍然驻扎着帝国的暗黑骑士团不是吗……」 :db:|=#T  
「不,目前占据暗黑森林中的堡垒的,并不是暗黑骑士……」 R/ 5aIh  
史派克如此回答,并告诉她暗黑骑士团团长妮塔发动叛乱的消息。 k fS44NV  
「骑士团团长叛变?所以这是说继承先帝贝鲁特血统的少年皇帝被杀了吗?」 O^(ji8[ l  
亚莉希雅露出无法置信的表情。 8,Iil:w  
因为她知道被捕的宫廷魔法师威尔以及暗黑骑上团团长妮塔两人,正是新生玛莫帝国的指导者,根本就没有杀害傀儡皇帝的理由。 n<47#-  
「不,被杀的是妮塔。有一位暗黑骑士团的骑士队长带着她的遗体前来向公国投降。」 OrN>4S  
「所以大多数的暗黑骑士是站在少年皇帝那一边吗?」 NUH;\*]8s  
亚莉希雅倾首问道。 tNf?pV77  
「不,大部分的暗黑骑士似乎都追随团长妮塔,而他们也几乎都遭到制裁。极少数的存活者也向少年皇帝投降了……」 P YWp2V/  
「我搞不懂了……」 [_ W#8{  
亚莉希雅以手支着脸用力摇头。 6;rJIk@Fx=  
「究竟是谁制裁了暗黑骑士团?」 m]t`;lr<  
「制裁他们的当然是玛莫皇帝雷艾斯,以及他所率领的破坏之女神卡蒂丝的信徒。」 bs{i@1$  
史派克以唾弃般地语气说道。 (80 Tbi~+  
「破坏之女神卡蒂丝……」 <)01]lKH  
听到史派克这句话,亚莉希雅的脸失去了血色。 CjW`cHd  
「在之前的邪神战争中,企图让破坏之女神复活的是黑之导师巴古纳德吧?如今黑之导师应该已经不在了,据说是由史派克公王亲手打倒的……」 0< i]ph  
「是的……」 ,S.<qmf  
史派克有些含糊其词。 8^bc4(H  
黑之导师成为「不死之王」,而自己只是帮他完成了最后的仪式。 ;2lKo="  
这件事情史派克已从威尔那里得知了。然而因为黑之导师已经完成目的,因此不会再对公国造成威胁。 ,l}mCY  
史派克并非为了自己的名誉,而是为了避免混乱话题,而没有将这件事公诸于世。 JBY` Y ]V3  
「雷艾斯皇帝其实是被称为转生者的卡蒂丝教团高位司祭,即使死亡也能再度转生。 %6-5hBzZN  
  卡蒂丝教团虽然在亚拉尼亚建国时就被消灭,但他们只是潜藏在黑暗中等待时机而已。」 x4@v$phyH  
「换句话说,现在就是他们最好的时机?」 Mf [v7\  
亚莉希雅询问着史派克。 {J_1.uN=  
「这个嘛……我并不知道邪教徒究竟在盘算些什么。」 X~ca8!Dq  
史派克只能再度含糊其词。 Ln~Z_!  
其实真相是卡蒂丝教团的最高司祭,也就是亡者之女王娜妮尔再度复活。不过他可不能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nX}\lw  
「总之新生玛莫帝国已经灭亡了。之后要面对的敌人是卡蒂丝教团。」 jkz .qo-%  
「所以法拉利斯教团及妖魔已经不是敌人了?」 AawK/tfs  
「如同亚莉希雅司祭所知,这座岛的居民大都是暗黑神的信徒。 qIm?F>> @  
  而暗黑森林里的妖魔则是从太古时代起就住在这座岛上,并与人类共存……」 cY&SKV#  
「不过是邪恶的妖魔与邪恶的人类共存而已吧!」 A\{dq:  
亚莉希雅以辛辣的言辞反驳史派克。 ?|Q[QP  
「若依循至高神法理斯的法律,那么暗黑神的信徒及妖魔就是邪恶的一方吧。不过我打算以这个国家的统治者身份,将玛莫公国的法律定为唯一的规范。 !uIT5D  
  只要不违反玛莫公国的法律,即使是暗黑神的信徒或是妖魔都不会受罚。相对的,若是触犯了玛莫的法律,无论是信仰哪位神只都将受到处罚。」 V1aWVLltj  
「遵循王国所订立的法律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过如果那是邪恶的法律,您难道不觉得就没有去遵循它的义务吗?」  -68E]O  
「如果是以法理斯教团的教义来评断,或许会是一种恶典吧!不过这里并非神圣王国伐利斯,而法理斯教派也不是这里的国教。」 Z0fl]3p  
「罗德斯所有的国家都禁止对法拉利斯的信仰,也没有国家赋予妖魔人权。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答案……」 ql Z()  
「我再说一次,这里是玛莫。罗德斯岛上没有暗黑森林存在,也几乎没有法拉利斯的信徒。两者之间的状况并不能相提并论。」 4 ';~@IBf  
「这样的状况我也能够理解。不过轻易的妥协将会替未来留下祸根。为了让玛莫公国不会对罗德斯诸国造成威胁,我认为应该基于相同的法律来统治。」 &4g]#A>@  
「玛莫公园已经不再会对罗德斯造成威胁了。因为这个国家必须仰赖与罗德斯本岛间进行贸易才有办法生存……」 z]P =>w  
史派克卯足全力希望能说服亚莉希雅。 B.zRDB}i=  
在刚渡海来到这座岛的时候,史派克的想法与亚莉希雅相同。然而在熟悉了这个玛莫之后,他的想法便日渐改变。 O\=U'6 @  
虽然手段稍嫌强硬,不过这也是因为先前莉芙说服了他,史派克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RRC8]l  
不只是与黑妖精同盟,也解除了信仰法拉利斯的禁令。 QG~4 <zy  
他当然已有觉悟将会面临强烈的反对,因此才召开了这次的会议。 YMlnC7?_ /  
「玛莫的土地很贫瘠,人民为了能够温饱,必须向罗德靳本岛购买粮食。 I-@A{vvPK  
  然而这座岛上至今没有统一的国家,也没有独自的产业,根本就没有进行贸易的筹码。 N>Dr z  
  因此玛莫人民才会做出海盗的行径,或是渡海前往罗德斯岛,以担任佣兵或盗贼挖遗迹维生。」 O26'|w@$  
「玛莫公王至今的辛苦我也非常清楚。召集人才、振兴产业、统治反抗的人民,并且与新生玛莫帝国抗战至今。 jacp':T  
  如今也逐渐战胜了许多困难,玛莫公王的名声如今已经响遍罗德斯本岛,但也正因如此,我希望您不要做出有损自己声望的行为。」 *aE/\b  
亚莉希雅也以真诚的表情如此建言。 9qhX\, h  
「我并非轻视自己的名声,但我也不想盲目地追求它。」 fjc8@S5x9j  
史派克说完后站了起来。 `WjRb  
「不分种族或信仰,只要遵循玛莫公国的法律,我一律将其视为子民。希望列席的各位能认同这一点。  ,\HZIl[8  
  而为了消灭希望世界灭亡的卡蒂丝教团,我也请各位助我一臂之力。」 'qhi 8=*  
史派克宛如宣言般地说完,便朝列席者深深一礼。 5PaOa8=2f  
妮思也站起来效法着他。 {8'f>YP  
「看来您是不会改变心意了……」 ~ULD{Ov'F  
亚莉希雅大大地叹了口气并摇头。 |4=Du-e  
「矮人族及妖精族的代表,你们能接受吗?」 `k^d)9  
「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法律,我们的王国也以此为依归,所以这是同一回事吧?再说若是危机将会影响到我们,我们也会拿起武器抗战。」 0^5*@vt  
矮人族的代表悠哉地摸着胡子说道。  j|Q*L<J  
他的名字是谷柏吉。 &,  =Z  
「我们与黑妖精自古以来便是仇敌,双方应该是不可能和解了。不过,因为住在不同的森林里,我认为应该不会发生争执……」 <{t*yMr   
妖精族的代表淡淡地说着。 fyRSg B00$  
他们无法守护及培育暗黑森林。他们不得不承认,只有黑妖精办得到这一点。 E %A] 8y7  
「不过若是黑妖精违反协定,我们也会马上拿起弓箭。」 EWcqMD]4u  
「矮人族及妖精族都是玛莫公国的盟友。公国将赌上威信保障两者的安全。」 2H h5gD|>  
史派克慎重地宣言。 RDX$Wy$@L  
「其他教团的司祭们呢?」 _LVi}mM  
一同出席这一场会议的,一共有战神麦里、商业神恰萨、以及知识之神拉达的司祭。 !>n^ ;u  
亚莉希雅依序凝视着三位司祭。 jrF#DDH?I  
「我认同玛莫公王是位勇者。对他的诀定我没有异议。」 i4Ps#R_wx  
古里巴斯司祭如此回答。 W7\s=t\  
「不介入王权是我们教团的原则。」 /t4#-vz  
「我们只要能自由地阐扬教义就可以了。」 KOYU'hw  
拉达司祭与恰萨司祭如此说着,并点了头。 [EdX6  
「所以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将遵循玛莫公王的决定是吗……」 pGwBhZnb>  
亚莉希雅露出疲累的表情低声说道: +NM`y=@@  
「我知道了。继续讨论下去也无济于事。我身为至高神法理斯的侍从,只能够遵循至高神所订下的法律。 ` vMrl Kq  
  因此无法承认黑妖精或法拉利斯的信仰……」  D|8Pe{`  
亚莉希雅说着,站起身子,以冰冷的视线投向克洛坚及洁妮雅两人。 dTATJ)NH  
「正如妮思小姐所说,我会将玛莫公王的想法转达给法理斯大神殿及伐利斯王。」 vrGx<0$  
「我知道了。」 n'i~1pM,?  
史派克露出诚敬的表情点头。 :!cNkJa  
他不知道在接获亚莉希雅的报告之后,法理斯教团及神圣王国伐利斯将会有何动作。 dPVl\<L1  
最坏的演变是玛莫公国可能会被视为敌人。 [f8mh88 r  
「不过,与破坏之女神卡蒂丝教团之间的战斗我会提供协助。因为期望世界走向终焉的邪教徒是不被允许的存在……l +|iJQF  
说完这些之后,亚莉希雅司祭便离席了。 V1d{E 0lM  
史派克及妮思这次并没有拦下她。 5nQxVwY  
「只能努力让法理斯教团及神圣王国伐利斯了解,我们并不会危害罗德斯了……」 O{Y_j&1  
史派克轻声说道。 GcHy`bQbiX  
「只要能持续十年的和平,罗德斯岛上的人们也将忘记这里曾是暗黑之岛吧!」  f,s1k[w/;  
妮思静静地点头。 K'DRX85F  
罗德斯岛直到几年前,也被人们称呼为「被诅咒之岛」。然而如今也已经没有人再以那个名字称呼它了—— U~nW>WJ+.  
───────────── *D_pFS^l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F F[:|J  
扫图|ai6j8 /bBFPrW  
录入|zlckira FKVf_Ncf%  
校对|chenlunno1 hp< NVST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严禁转载SF小说频道 )=EJFQ*v  
───────────────────────────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5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22

第三章        终焉之门 * mzJ)4A  
?gp:uxq,.  
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的前庭,集结了超过五千人的军力。 yc#0c[ZQu  
集合这么庞大的人数,大概是自邪神战争最终决战结束以来的第一次吧! GE2 ^v_  
这是为了要讨伐死守着暗黑森林之堡垒的新生玛莫帝国军队。 }# ~DX!Sj  
最前列并排着玛莫公国的骑士以及士兵。 {z4v_[-2CF  
右翼是身穿坚固的板金钟,扛着巨斧的大地矮人族。 IQ${2Dpg[  
旁边则是集结了轻装打扮,握着长弓或短剑的森林妖精族。 Gk!06   
由女司祭亚莉希雅所率领的至高神法理斯神官战士团也有参战。 m0: IFE($  
他们在身上的锁链甲外罩了一件胸口与背后描绘着大型银十字圣印的白衣。 |;G9K`8  
古里巴斯司祭率领的战神麦里神官战七团也在其中。 c v .R`)l  
他们的武装虽然没有统一,不过镜甲的胸口都刻着或绣上战槌的圣印。 B4hT(;k  
商业神恰萨及知识神拉达的司祭也带了几名神官战士前来参战。 [>rX/a%c  
而就在隔了一段距离的地方,集结了一支身穿黑衣的部队。他们是暗黑神法拉利斯的神官战士。 z'FpP  
几天前玛莫公国宣布解除法拉利斯教的信仰禁令,他们变得可以公开活动。 TVkC pO,H  
并在着手重建变成废墟的大神殿之际,于玛莫各地展开传教活动。 H pZD^h?L  
阐扬在黑暗中的自由与平等之教义广为玛莫的人民所接受,因此信徒人数绝对不少。 H=_ Wio  
除此之外,在场的还有在几天前与玛莫公国缔结了停战盟约的黑妖精。 1>KZ1Kf  
那是以常驻于温帝斯的族长洁妮雅为首的队伍。留在暗黑森林的其他黑妖精当然也会参战。 4Ou|4WjnL  
换句话说,在先前大战中打得你死我活的各势力都齐聚一堂。 sX8?U ,u  
环视着集结的部队,玛莫公王史派克相当紧张。而在场的全员应该也部一样紧张吧! q ,C)AZ  
即使是因为相同的目的而集结,毕竟到昨天为止都还是敌人,要彼此信赖是很难的。 %,Pwo{SH  
虽然选择了接纳所有前玛莫帝国的势力,不过也已经开始面临国内外的批判了。 LW"p/`#<  
「我们即将启程,讨伐集结于暗黑森林堡垒里的新生玛莫帝国!」 dbmty|d  
史派克骑马朝军队前进,并如此大声喊着。 aUqVcEU1  
不过,没有声音呼应他。在史派克没有说话的时候,王城的前庭是一片寂静。 y<Z-f.  
「我必须告诉大家真相。新生玛莫帝国的真面目是信奉破坏之女神卡蒂丝的邪教徒…」 shn{]Y  
史派克这番话,在部队中引起些微的骚动。 mYE8]4  
这个消息已经在众人之间口耳相传,所以大家都知道。只是当听到公王确切证实时,终究是无法保持镇静。 Zx1I&K\Cd  
「卡蒂丝的教徒希望这个世界毁灭。他们是世界上所有生物共同的敌人。 3 ;N+5*-  
因此我才将住在这个玛莫,并希望继续住在这座岛上的族群全部集结于此。在这里的人,以及支持我们的人都是玛莫的人。」 AP2BND9  
史派克坚定地如此宣言。 |t1ij'N  
他认为,玛莫公国直到现在才算是真的正式建国。因为国家乃是为了人民而存在。 viLK\>>  
「我们正要带领这座岛朝崭新的未来踏出第一步,但是为此我们必须赢得这场战斗。 K F:W:8  
让我们消灭邪教徒,将世界的毁灭改变为永远的未来吧!」 pejG%pJ  
史派克如此高声疾呼。 FtEmSKD  
不过回应他的只有零星的欢呼声。 WgV'T#*  
集结于此的全员,并非接受这样的联合体制。只是基于与破坏之女神的教团作战这个相同目标因而提供协助。 _6"YWR  
这不过是脆弱的协力体制。即使打赢了这场战斗,问题也是堆积得跟山一样高吧! #nzVgV]  
(不过这只要花时间解决就行了。) R3[H#*gF<  
史派克是这么认为的。 ~@v<B I  
之后他将视线投向与他并肩骑着马的黑发女孩。 r=`]L-}V  
是妮思。 ]xYm@%>6  
她身穿质朴的白色衣服,戴着装饰极少的小王冠。虽然还没有举行婚礼,但她实质上 Gp PlO]  
已经是玛莫的公圮了。 4;_<CB  
「我要出发了……」 --32kuF&(  
史派克对妮思说道。 MmvMuX]#)  
听到这句话,妮思露出奇异的表情,然后缓缓地摇头。 On^jHqLaE  
「我们出发吧!」 <]/z45?  
之后她如此说道。 z;74(5?q  
「你…你说什么?」 #h Np1y2  
史派克不由得大声喊道。 Ga%x(1U[&  
「在场的人都看着史派克先生您唷!」 /{j" )  
妮思轻声地说着。 RgPY,\_9+  
「我是要去打仗啊?怎么能带你去?」 T\Zq/Z\  
史派克焦急地说着。 S!u`V3-s  
「敌人是卡蒂丝教团喔,我和他们战斗的理由可多着呢!」 yXpU)|o  
妮思向四周的人露出笑容轻声回答。 bhI yq4N  
「…这点我可以理解。可是,战斗的工作还是交给我好吗?」 K~?M?sa  
史派克举起手回应周围的视线,并如此回答。「史派克先生……」 _QhB0/C  
妮思凝视着史派克,然后静静地摇了摇头。 G mA5E  
「我决定要面对自己的灵魂。想要尝试看自己是否会觉醒成为亡者之女王。 G?y'<+Awt  
如果迟早会觉醒的话,还不如现在就觉醒还比较好……」  Fe 4QWB6\U  
「你在说什么?」  UacG q,  
如果没有周围的目光,史派克大概就会大声喊出来了吧。他完全无法理解妮思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种话。 ~vCfMV[F  
「史派克先生答应过我吧?万一我觉醒成为亡者之女王,您就会杀了我。请您务必要遵守这个约定。」 Wgh4DhAW  
「就算如此,也不需要勉强自己觉醒吧……? gAx8r-` `  
「其实至今为止我都在勉强自己。因为过度害怕曾身为亡者之女王的过去,因此委身于信仰, . k6)  
并依赖着您,希望藉由公圮这个地位来束缚自己,藉此来维持自我……」  9"@P.8_  
妮思说到这里停顿下来,对史派克露出微笑。 C~2/ 5  
这是她至今从未展露过的笑容。 [n`SXBi+n  
「所以我不再如此了。从今以后,我想要诚实地面对我心中应当厌恶的感情。」 h=q%h8  
妮思说完便将脸转向前方。 4{'0-7}  
「因此也请史派克先生不要逃避喔。」 a.|4`*1[;  
她继续说道。 5-2 77?  
妮思的侧脸仿佛在告诉史派克,她不想再谈这件事了。 :'OCQ.[{s  
她已经作好决定,也已经有所觉悟。 I5"ew=x#  
那么史派克也只能这么做了。 iA~b[20&  
史派克再度握紧缰绳,驱马朝城门前进。 ASuxty  
之后他回头看着集结的部队,将手臂高高举起。 Nk-biD/J  
「全军,出击!」 tQ7DdVdix  
史派克宛如是要拭去心中的不安似地,以最大的音量如此命令…… jafq(t  
H=vrF-#  
卡蒂丝教团所固守的堡垒,构筑于在上一场大战中被焚烧殆尽的暗黑森林一角。 r<;bArs-u  
堡垒的附近有一个从卡农移居过来的妖精族集落,从公都移动过来的玛莫公国大军便在妖精族集落的外围扎营。 WUid5e2  
这里距离堡垒约半天的路程。堡垒中已集结数千名卡蒂丝教徒,看来是打算要死守。  qO  
与玛莫公国所动员的兵力相比毫不逊色。 *G^n<p$"  
「没想到卡蒂丝教团居然有这么多的信徒……」 eNlE]W,=  
听过前往侦查的士兵报告俊,史派克恨恨地说道。 Sf}>~z2  
「因为即使世界面临终焉而灭亡,也可以转生到下一个诞生的世界啊……」 D[)")xiG  
亲卫骑士队队长盖拉克露出苦笑。 j.$#10*:  
「人类害怕死亡或末日是一种本能。他们或许认为只要成为破坏之女神的信徒,就能够从这样的恐怖中逃离吧?」 t"`LJE._P  
宫廷魔法师亚德•诺瓦如此应和。 #Zpp*S55  
「别说什么世界末日了,我连下一个人生的事情都没想过。 &\][:kG;  
光是现在这个人生我就得全力以赴了,我会让你们看看我的人生能过得多充实!」 ;T2)nSAqt  
史派克丢下这番话。 ?;. j)  
「是的……」 /%Bc*k=ox  
听到这番话,妮思开心地点了点头。 ]Ff"o7gT  
就因为史派克是这个样子,她才会愿意和他共度一生,并决定将此作为最后的人生。 SsDz>PP  
「总之,敌人不怕死。不可以大意啊!」 wJJ4F$"b  
史派克如此说着,自己也绷紧了精神。 w[z^B&  
「要说不怕死的话,我们至高神法理斯的信徒也是如此。这是一场讨伐邪恶的战斗, )((Jnm D  
  因此我们绝对不可以退缩……」 3ik   
法理斯教团的女司祭亚莉希雅如此说着,并以冰冷的视线投向一同出席军事会议的黑妖精女孩及法拉利斯教团的黑暗司祭。 `pF|bZ?v  
「被至高神视为邪恶的一方,并不会让我感到可耻。」 %'j)~  
洁妮雅还以冷笑。 K1Nhz'^=D  
「就如您所说……」 go/]+vD  
法拉利斯教团的司祭克洛坚也丝毫不以为意。 )JE;#m0q  
「请在这场战斗结束之后再争论吧!」 3 q  
史派克不悦地说道。 `pzp(\lc  
之后亚莉希雅司祭不再说话。因为她了解现在该面对的敌人是破坏之女神的教团。 Mjq1qEi"B  
「这场战争是神圣的,有为其牺牲生命的价值。」 |c,":R  
身为战神麦里的司祭,同时也身为大地矮人族的古里巴斯脸色凝重地说道。 +T=Z!2L  
「让各位见识见识矮人族战士作战的英姿吧!」 8Wid.o-U  
移居到玛莫岛的矮人族之王弗雷贝所派遣来的战士长谷柏吉豪迈地笑着。 EtJyI&7VK  
「我们妖精族也不会落于人后……」 Dna0M0   
"JAYTatO7H  
代表妖精集落出席会议的威尼克静静地说着。  @ jO3+  
妖精族有大约五十名战士参战,其中也包括了莉芙的母亲。她与妖精族的男性相爱并生下莉芙。 [wP;g'F  
她原本是名佣兵,剑技似乎有着相当的水准。 rH8^Fl&jT  
史派克先前与她见面,并告诉她莉芙将成为与黑妖精一族结盟的人质。 I\PhgFt@O  
不过即使听到这个消息,莉芙的母亲也只是静静地笑着,并回答道: LYNd^}  
「这应该是女儿本身的期望吧,没什么好原谅不原谅的。」  R!;tF|]  
「期待各位的活跃。」 <~t38|Ff@  
史派克环视众人,微微低下了头。 Bvzl* &?  
玛莫公国也动员了最大限度的骑士与士兵投入战局。 4.7OX&L'G  
指挥骑士团的是骑士团团长伍丁。史派克也和盖拉克率领的亲卫骑士团站在前线。 &Eg>[gAIlp  
而妮思也觉悟要与史派克并肩作战。她身穿着真银制的锁链甲,腰上佩带着细剌剑。 vC[)/w  
长长的黑发绑在后面以免妨碍行动。 L.>tJ.ID  
史派克的心情很复杂,但也知道她决不会妥协。只不过,让她置身于残酷的战斗中, o!^':mll  
史派克还是无法拭去她或许会觉醒成为亡者之女王的不安。 N,V %/O{Y  
(因为到那个时候,我就必须亲手杀掉她了……) pL8+gL  
想到这里,史派克的内心就一阵混乱。 a h>k=t8(  
然而现在能做的只有相信妮思。 E8J `7sa  
史派克摇摇头挥去不祥的念头,开始说明进攻堡垒的步骤。 /ZHuT=j1  
并决定在明日进行决战—— 7)S`AQ2:)  
玛莫公国全军在刚过正午时,抵达了暗黑森林的堡垒。 \Xc6K!HJM  
稍作休息之后,史派克便对全军下达了攻击命令。 K/79Tb-  
这是个只能让约百人规模的军力驻留的小型堡垒。 v' .:?9  
无法进入堡垒的卡蒂丝教徒们在堡垒周围立起栅栏,架设城楼组成迎击态势。 ~?m';  
不过因为是临时建造的,感觉并不坚固。 4_3Jpz*  
「攻城兵器,开始射击!」 GLQ1rT  
攻势随着史派克的号令而展开。 'A .c*<_  
六部投石机接连发射石头与火焰弹,摧毁了栅栏,并让城楼燃烧了起来。 7kx)/Rw\B  
接着弓兵踏步向前一齐放箭。 f;`pj`-k%  
敌人当然也还以激烈的反击。 4]A2Jl E  
躲在栅栏或城楼射击的敌人,面对没有掩体的己方占有极大的优势。在敌人的箭雨之下,玛莫公国的弓兵一个接着一个倒下。 <KqZ.7XfB  
「伤者退后接受神官的治疗。精灵使以风之精灵的守护抵挡弓箭!」 :&}(?=<R}L  
史派克骑马来到前线,大声地激励着众人。 ' Dv `Gj  
敌方人数众多,加上有充分的准备,因此反击十分猛烈。 )n}Wb+2I  
然而史派克不打算进行长期战。因为动员庞大的部队,补给是相当不安的因素。 fs+l  
虽然已经确保了二十天份的粮食,但要是用尽的话就只能将部队解散了。 W76K/A<h>  
「那么……」 h 1G`z  
史派克回头看向一旁的黑妖精女孩。 iM+K&\{_h  
「思,应该差下多了。」 h!ZEZ|{  
洁妮雅点点头。 $, 4;_4t  
「赤肌鬼会进入栅栏的内侧。虽然它们在知道敌人的数量众多之后应该会马上逃走, pXf@Y}mH  
  不过若只是要扰乱他们的话,这样就足够了。」 pV{MW#e  
在好几天前,她便让一队赤肌鬼挖掘地下隧道。 SO%x=W  
从暗黑森林往地面深处挖掘,而且已经抵达栅栏的内侧。只要战斗开始,就会同时朝地表进行最后的挖掘工作,赤肌鬼将会出现在敌阵当中。 H$TYp  
而它们也将会在里头制造混乱,并且在知道敌不过之后疯狂逃窜吧! w|:UTJ>@  
先前拟定的作战,是要趁这个混乱展开正式的突击。 r2H \B,_  
「只要成为混战,也会有我们登场的机会。」 a3e<< <Z>R  
洁妮雅如此说完,便咏唱精灵魔法的咒文消失了形影。 R+k-mbvnt  
「别太勉强了。因为要是你死了,与黑妖精之间的盟约就会失去效力。」 o:B?gDM  
「说实话如何呢?你是在担心那个半妖精女孩会遭到我们报复而被杀吧?」 V{@ xhW0  
洁妮雅还以暗有含意的笑容。 Ug02G  
她这句话使得史派克不知该如何做答。事实虽然就如同洁妮雅所说,但妮思正在自己的身边,总不能老实地回答。 `RDl k  
史派克假装没听到这句话,将注意力集中在战场上。 >ch{u{i6  
「派传令叫伍丁率领骑士团从正面突击,之后就是矮人族战士登场的时候了。」 BqC, -gC  
史派克转身向盖拉克说道。 Y)^qF)v,d  
「知道了。」 d2lOx|jt  
盖拉克派出属下的亲卫骑士担任传令。 H?98 ^y7  
军队的规模如此庞大,就无法掌握战场上的一切情况。纵横于战场上的亲街骑士团,不只要成为史派克的眼睛与耳朵,也要负责成为他的声音。 %"^$$$6%  
「……等很久啦!」 {o"X8  
位于前线站在骑士团最前端的团长伍丁,对传令的骑士如此回应。 {wMw$Fvf  
之后他高举起剑,命令骑士团开始突击。 wP28IB:^  
「舍弃生命正是骑士的荣誉!留名于玛莫公国的历史,成为后世骑士们的模范吧!」 "&?F 6Pi  
伍丁如此一吼,便猛夹马腹全速奔驰而出。 !GI*R2<W  
骑士们的装备和往常不同,并不是拿着惯用的骑士枪。他们拿着以绳子绑住的陶壶并将弩弓置于马鞍上。  x&9}] E^<  
与骑士团随行的士兵们,携带的武器也只有挂在腰问的短剑。取而代之的是手上拿着点着火的火把或成捆的枯树枝。 4 zuM?Dp  
作战计画是要对堡垒进行火攻。 'Lu7cb^  
看到玛莫公国的骑士团开始突击—— .Tr!/mf_  
「好啦,该上罗!」 gTWl];xja  
矮人族的战士长谷柏吉回头看向同伴们。 MGpP'G:v  
玛莫公王派来请他们出击的传令刚才已经抵达了。 vQB;a?)o  
矮人族战士们都穿着保护全身的坚固皑甲。并有数人拿着几乎与自己等高的大盾。 OAPR wOQ^=  
一旁放置了四根前端以钢铁补强的粗树干,也就是破城槌。 %!%G\nv  
破城槌上附有把手,每一具可以由六个人抬起使用。 mh`~1aEr  
「我们的工作好像只是撞开围着堡垒的栅栏。」 ;u`zZb=,[  
谷柏吉这番话,逗得矮人族战士们挺着圆圆的肚子大笑起来。 P0O5CaR  
「真是个容易的工作啊。」 I;iJa@HWQ  
「顺便把堡垒的门也撞破算了。」 l>K z5re^  
矮人族战士们如此回答之后,将头盔的面罩拉下,并抬起了破城槌。 @IL_  
其余的人将大斧背在背后,手上握着巨大的弩弓。 q\wT[W31@  
「那就走吧!」 O=E"n*U  
谷柏吉摸着胡子,以自豪地表情说着,并且开始前进。 UjLZ!-}  
步伐相当缓慢。然而他有自信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他们。 dqwCyYC  
这就是大地矮人族的作战方式—— {2wfv2hQ  
dx['7l;I  
玛莫公国骑士团越过正与卡蒂丝的教徒进行射击战的弓兵,到了堡垒的栅栏旁。 sevaNs  
他们当然无法越过栅栏。不过他们并未停下脚步,而是分成左右两路驰骋在栅栏旁。 =#)Zm?[;  
堡垒内侧有人朝他们射箭。 H9nVtS{x  
数名骑士被射中而从马上摔落,或是因为马匹跌倒而被甩到地上。 F-i`GMWC  
然而骑士团并没有退缩。  QC@nRy8%  
他们朝着栅栏投掷以绳子绑住的陶壶。 )Los\6PRn  
陶壶破掉之后,里头的东西洒在栅栏上。那是一种浓稠的漆黑液体。  a1V+doC  
是可燃之水。 Qw>ftle  
这种奇妙的水,是在玛莫的沼泽地带涌出。 Q1tZ]Q.6  
在玛莫公国之前与九头大蛇交战的时候,就是利用这种可燃之水而获得胜利。 y bW b'+x  
然而可燃之水的毒性很强,正是污染死之河的元凶。燃烧时发出的黑烟也具有毒性。  d+FS  
虽然正在研究可以用在什么地方,不过现状只能像这样用于战斗。 R.n:W;^`  
骑士团扔完陶壶之后,便暂时远离了堡垒。 uJ:'<dJ  
取而代之,徒步的士兵们以成捆的枯树枝当作挡箭牌,朝着堡垒逼近。 j ys1Ki  
之后将挡箭牌与火把一起扔向栅栏。 EPx_xX  
火把点燃枯树枝,喷出熊熊的火焰。最后也点燃了可燃之水。 "4W@p'  
栅栏各处被火焰及浓烟笼罩。 43cdWd%  
而在这侗时候,栅栏内侧传来了吼叫声。 Y@)iPK@z  
一群赤肌鬼从地底钻了出来。 [S{KGe:g  
以城楼及栅栏作为据点迎击玛莫公国军队的卡蒂丝教徒,因出乎意料的伏兵而混乱. US8pT|/  
射箭将会伤到同伴,他们因此连忙拿起剑或短枪。 U@ #YKv  
赤肌鬼们原本是乘势奋战,但在知道周围敌人众多之后,就逐渐想要逃走。 ! Jh/M^  
它们争先恐后地想钻回洞穴,或是四处寻找出口。 J;Y=o B  
大多数的赤肌鬼很快就被除掉,幸存的也逃回了洞穴中。 bs-O3w  
黑妖精族长洁妮雅站在堡垒附近一棵树上,见证整个过程的始末。 oU }eAZj{  
这棵树幸运地没有遭到火吻,长满了茂密的绿叶,是藏身的最好场所。 ^[]G sF  
凯列尔也陪在她的身旁。 qU!*QZ^y&  
「我还以为能撑更久一点呢!」 INca  
凯列尔露出了苦笑。 JffjGf-o  
虽然成功地扰乱了堡垒内部,不过赤肌鬼实在是逃跑得太早了。 o *5<Cxg  
「我还比较希望他们能把赤肌鬼全部消灭呢。」 c^^[~YW j  
凯列尔面不改色地说着。 b$/TfpNdo  
黑妖精不会对赤肌鬼抱持怜悯之心,赤肌鬼也并非是敬畏黑妖精。 lR5< G  
两者之间只存在着以恐怖支配,以及被支配的关系而已。 C'bW3la  
「就让它们这样离去吧。之后它们也终将忘记我们所传授的战斗方式,恢复成当初那既愚蠢又无力的存在,成为魔兽或食人鬼的食物。 q,k/@@Qd9  
为些许粮食重复同族相残的戏码本性毕竟是无法改变的。」洁妮雅冷淡地说着: p|mt2oDjw  
「人类及我们也是如此吗……」 !acm@"Ea  
「你认为我们与玛莫公国之间的同盟有办法持续下去吗?该不会等到战斗结束之后,就转过头来讨伐我们吧?」 a]NQls E}l  
「我不想使用信任这两个字,因为这等于是将自己的命运交给他人。不过就我所见,玛莫公王不会背叛我们。 g'G"`)~ 2  
  因为只要与我们保持同盟,暗黑森林及妖魔的问题就算解决了。 @^47Qgj8 U  
  他有觉悟要亲自接纳这座岛上的黑暗,只不过我并不知道他为何做出这样的决定……」 H8[ L:VeNT  
「是在自己的心中发现了黑暗吗?还是在身边的人中发现……」 'J+dTs ;0  
「你是说那个半妖精女孩?」 c"X`OB  
洁妮雅凝视着凯列尔。 [a~|{~?8  
「在她身上感觉不到黑暗。虽然是人质,她却完全不以为意。 8 VMe#41  
  加上她身为一名战士与精灵使的能耐都相当不错,所以不会有人想去动她的。」 rzC\8Dd  
「和在温帝斯的我一样呢。」 m'h`%0Tc  
洁妮雅开心地笑着说道: 'bN\8t\S  
「好啦,我们的工作到此为止了。之后只要好好地欣赏其他势力战斗的英姿就行了。 #K1VPezN  
  我们部族的人数很少,我不愿意任何一个人牺牲。」 *QAcp` ;*  
洁妮雅如此说完,便搂着凯列尔的腰让他靠近自己。 {"< D$*K~  
这场战斗结束后,身为人质的洁妮雅就得回到公都温帝斯实践双方的盟约。 Bob K>db  
而凯列尔则必须留在暗黑森林中统整部族。 -3 .Sr|t  
下次再见面不知是何时。因此直到战斗结束,都是这两个年轻黑妖精的甜美时光。 >3R)&N  
搭建在堡垒周围的栅栏,如今冒着黑烟熊熊地燃烧着。 @ToY,@]e  
四周都是漆黑的浓烟。 -LAYj:4  
「刚好当作掩护的烟幕。」 qx3@]9  
矮人族战士长谷柏吉以充满精神的声音说着。 Zo}O,;(F5  
虽然对人类有害,不过对常接触石炭或焦炭的矮人族而言根本就不造成影响。 (=n{LMa  
手持大盾的矮人战士走在最前面,抬着四根破城槌的其他人紧跟在后。 sJ{S(wpi"  
周围则是装备着大斧及弩弓的矮人族战士。 sem:"  
他们完全没有加快脚步,就这么以和平常相同的步伐速度移动着,最后终于来到了设置在栅栏上的好几座门前。 V=%j ]`Os  
「撞开它!」 #*QnO\.  
战士长谷柏吉大吼。 JQCQpn/  
「喔!」 hV,)u3  
以吼声回应战士长后,扛着破城槌的矮人们将前端以黄铜补强的树干往门上撞去 ,,_$r7H`  
知道他们接近的卡蒂丝教徒们开始射箭。不过因为有持着大盾的矮人族战士担任箭矢的工作,因此无法阻止他们的行动。 iYwzdW1  
加上忽然现身的一队妖精族,对矮人族战士们咏唱风之守护,使箭飞向其它的地而妖精们精准的弓箭射击,也将在城楼及栅栏后方防守的卡蒂丝教徒射倒。 ygiZ~v4P/  
「森林的同胞们在保护我们哦!」 7[=MgnmuC  
谷柏吉咧嘴笑着,也拿起连射式弩弓开始射击。 wxy. &a]  
「赶快让我也能挥一下斧头吧!」 [I*zZ`  
谷柏吉如此对同伴们说着,并继续射击。 l42 3+vo  
「别这么急啊!」 _ISIq3A?  
扛着破城槌的矮人们哼着歌,朝着城门不断地撞着。 >)E{Hs  
栅栏比想像中来得坚固,即使以四根破城槌交互冲撞也一直撞不破。 565UxG }  
战士们的身上都中了好几支箭,没有人平安无伤。 ma__LWKM,  
不断重复着作业直到断气,然后倒下。旁边的同伴们见状也丝毫不为所动,将尸体拉到一旁之后就代为扛起破城槌。 tGq0f"}'J  
就这样,门终于被突破了。 X@:[.eI~  
「门破啦!」 ,OGXH2!h  
谷柏吉高喊。 bq+ Q$#F2X  
然而在这一瞬间,一枝箭深深地剌入了他的眉间。 (c^ZFh2]  
「玛莫的公王啊,我们的任务完成咯……」 9c `Vrlu  
矮人族的战士长如此低声说完,便缓缓地仰躺倒下。 ;gE]*Y.Z.p  
在他的尸体上方依旧是箭如雨下。 ;:2:f1_  
j,:vK  
攻破城门的消息逐渐传开,玛莫公国的部队也朝该方向涌了过去。 m+Um^:\jX  
战斗完全变成一场混战,被攻破的城门内外都持续着激战。 luPj'd?  
手持骑士枪的骑士们进行突击,强行突破抵挡的敌人,杀出了一条血路。 5;:P^[cH9  
全军都紧跟在后。 y9/x:n&]  
「我们也上!」 5!tiu4LU  
史派克以按捺不住的表情环视众人。 #.Q8q  
因为是强攻,他知道己方也有许多人牺牲或负伤。 ]ULE>a  
尤其是协助破门的矮人族战士们,以战士长谷柏吉为首,半数以上都英勇战死。 /E%r@Rui3$  
「现在撤退的话,之前的牺牲都会白费。所以就战到最后吧!」 :4HZ >!i  
史派克露出有所觉悟的表情说道。 E;*JD x  
「知道了。」 ZvSWIQ6  
盖拉克点点头,告诉属下的亲卫骑士们准备出战。 8M5a&35J"  
「喔喔——!」 = nIl$9  
就像是期盼这道命令已久似地,亲卫骑士们欢呼着跨上马背。 xllk hD4F  
此时史派克已经骑马带头向前冲了,妮思也骑着马紧紧跟在他的身边。 I7[F,xci  
盖拉克与亚德•诺瓦紧追在后,亲卫骑士们也跟在他们后面。 .#BWu(EYV  
他们抵达堡垒时,玛莫公国的部队正在堡垒外围与卡蒂丝教徒进行着死战。 FxK2 1  
骑士们全部下马,拔出剑与敌人作战。 +6i~Rx>  
敌方城楼及堡垒里的弓兵依旧健在,并持续狙击着下方的玛莫公国军队。然而他们也成为了玛莫公国弓箭跟弩弓的目标。 2{`[<w  
双方的死者就这么被弃置在现场,四周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OS.oknzZZ  
伤者被运送到后方接受各教团神官们的治疗,然而因为伤者实在太多,根本无法照护到所有人。 P.j0Xlof  
(真是残酷的战斗……) s{30#^1R  
虽说已经有所觉悟,但是战场的惨状仍是触目惊心,使得史派克十分心痛。 ruf*-&Kr7  
(不过,这是最后的战斗了。只要打赢这场战斗,玛莫就能开创新的未来。) a YC[15?'  
史派克在心中如此说道: c}l?x \/  
(只要消灭破坏之女神的教团,妮思就不会觉醒成为亡者之女王了。) 'TdO6 -X  
只要没有卡蒂丝教团,以及教团高司祭「转生者」的存在,妮思就无须担忧,也不再需要去面对自己的灵魂了。 ?)2&L Vrf  
「不要停下脚步!专心应付眼前的敌人,这样反而不会中箭!」 #xlT,:_:)  
史派克大声激励着己方。 kpQXnDm 2  
目前的战况是占了优势。 1~|o@CO  
然而还没有攻进堡垒大门。敌方的精锐肯定都还在里头。 kz UP   
「之后才是决胜的关键!」 B0&W wa:  
史派克宛如为自己打气般地喊完,便下马朝着混战的漩涡里砍去。 L6jD4ec8  
盖拉克与数名亲卫骑士跟在他的身后。 [!Jd .zm  
「亚德,你太显眼了,留在这里吧……」  HuCzXl  
妮思制止了想跟在史派克身后的宫廷魔法师,并且俐落地拔出了细剌剑。 QsN%a>t  
亚德的身材壮硕,加上身穿明显的魔法师服装,肯定会变成众矢之的。 jJ B+UF=  
「妮思小姐呢?」 2X@| H  
「我要战斗。因为我憎恨破坏之女神的教团,就像我憎恨我的前世一样。」 }r)T75_1  
「请您自重啊……」 G[[hC[}I  
亚德•诺瓦像是要哭出来般地请求着。 ^kElb;d  
「对不起,亚德。」 (oKrIm  
妮思凝视着亚德•诺瓦,静静地摇了摇头。 zt23on2  
「真希望我像你一样温柔就好了……」 ;YYo^9Lh}  
妮思说完便紧咬嘴唇,跑向史派克的身边。 9|}u"jJB%E  
并且开始挥舞手中的剑。 $^ wqoW%t  
她也接受过神官战士的训练。虽然并不是很热中于练习,但她没有花上多少时间就学会了各种武器的使用方法。 M y v yp  
这也是当然的。 v"po }K  
亡者之女王娜妮尔就像个喜欢玩具的小孩般搜集武器,并且都能随心所欲地使用。 Tw{}Ht_Qq  
而细剠剑就是她最喜欢的武器之一。 (#t"u`_Ee  
因为她喜欢故意伤得很浅;或是突剌时刻意偏离要害,欣赏对手痛苦挣扎的样子。 |IL/F]I  
如今的妮思并没有这种残酷的冲动,然而只要使用这种武器或许就会产生这种感觉。 !T<4em8  
为了尝试这样的可能性,妮思才舍弃短剑而刻意选择了这个武器。 X/8CvY#n  
即使是冲进混战的中心,也完全没有任何恐怖,也没有亢奋的感觉。 +Ui @3Q  
只有愤怒、悲伤以及怜悯。 ^)|!nd  
卡蒂丝教徒大多数都憎恨这个世界。并相信下一个世界便是理想乡。 PU"C('AP  
因此才要毁灭这个世界,期望能转生到下一个世界。 ry2ZVIFa  
然而即使是卡蒂丝教徒,也无法保证可以转生到下一个世界。 Xqz\%&G  
因为就算他们自认为破坏之女神的信徒,也无法将心声传达给卡蒂丝,或是倾听卡蒂丝的声音。 [i&EUvo  
大概只有身为高司祭的「转生者」才有能力超越世界的末日吧? wd 4]Z0;  
(你们的死只是枉然。) vzr?#FG  
妮思很想告诉这些不怕死的卡蒂丝敦徒,转生者只把一般信徒的生命视为尘土。 a (mgz&*  
(至少亡者之女王是如此。) {`Jr$*;  
妮思在心中轻声说着。 C'_^DPzj  
然而就算如此对他们高声疾呼,他们应该也听不进去吧? ;$\?o  
他们真的梦想着能够转生。 !ULU#2'1  
「否定这个自己所厌恶的世界,为了逃离死亡的恐怖;逃离终焉的恐怖,他们将自己生命奉献给破坏之女神。」 d"P\ =`+  
真是愚蠢,妮思心想。 R?/!7  
(不过其中最愚蠢的,就是身为亡者之女王的我……) p H5iv>H  
妮思宛如要发泄出对自己的愤怒似地,将袭击而来的卡蒂丝教徒一一打倒。 %/K'VE6pb  
闪耀着白银光辉的真银锁链甲被鲜血染红。 m,u5S=3A{!  
「妮思,别太勉强了!」 /F(wb_!  
史派克挥舞着长剑如此喊着。 0c$0<2D%  
「我不要紧的。」 <8JV`dTywC  
妮思如此回答: G<5i %@  
「史派克先生才不要太勉强了。已经跟盖拉克先生走散咯!」 +# 38  
「那是他的问题。只要陷入混战,他就只看得见眼前的敌人。虽然那并非他的工作…」 cEP!DUo  
当事人盖拉克正在离史派克等人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不是用剑,而是以双手紧握惯用的战斧奋力挥舞。 sW53g$`v  
虽然不像是骑士的风格,但这就是他原本的战法。 tfSY(cXg'T  
身为前弗雷姆佣兵队长,风之部族族长萨达姆的秘密副官,盖拉克总是和佣兵们一起站在最前线作战奋力杀敌。 A<1:vV  
不光是脸颊,他全身可说有着无数的伤痕。甚至能让莱娜无可奈何地说懒得去数了 $RFy9(>  
对盖拉克而言,这是无可取代的勋章。 Y`O"+Jr  
「那家伙就让他维持那样吧……」 wc&`/'<p  
史派克点了点头。 ="k9 y  
「再加把劲就可以攻下堡垒外围了。就这样一口气攻进堡垒吧!」 &gDwsW  
「是的,我会陪伴您的。」 e(5 :XHe  
  妮思静静地回答。 3 N5un`K7  
听到这句话的史派克露出苦笑。  \z~wm&  
即使跟护卫他的亲卫骑士精锐相比,她也毫不逊色。 (O&R-5m  
据说亡者之女王娜妮尔是名恐怖的战士,而看到妮思战斗的样子后就能够认同了。 K4r"Q*h  
如今史派克也重新体认到她是娜妮尔的转生,并且正在取回过往的记忆。 \!+#9sq0  
(即使如此,她依旧是妮思。) 8)NQt$lWp  
史派克好想这么大声嘶吼。 &n}eF-  
为了确定自己是否会觉醒成为娜妮尔,她特意将自己置身于战场中。 $X>$)U'p&-  
看她目前战斗的样子,确实不像是一位慈悲的圣女。 _3;vir%)  
(不需要勉强自己当个圣女。) o\#C#NiT  
史派克心想。 s`Y8 &e.Yr  
(只能相信她了。而到时候也只能有所觉悟。) ".Z1CBM(  
史派克挥去不吉利的想法,继续挥舞手中的长剑——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6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23

<Rl:=(]i~  
「看来似乎是撑不住了啊……」 dX58nJ4u  
转生者萨奇斯摇晃着圆滚滚的肚子说道。 &y}nd 7o   
「看来是如此……」 4l2xhx  
屈着一只脚坐在王座上的少年,端正的脸上保持着微笑点头。 % 1+\N  
他是新生玛莫帝国的少年皇帝雷艾靳。 8%$Vj  
而他真正的名字是费奥尼斯,是转生者之中,亡者之女王永远的伴侣。 YGA( "<  
「不过,已经争取到相当多时间了。」 G*;}6 bj|?  
雷艾斯说完站起身子,随即从王座上跳了下来。 6PS #Zydb  
「是的,玛莫公国的兵力也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Iob56!  
萨奇斯点点头。 *hHy> (*  
「他们大概认为这场战斗是最后的决战……」 pLFJ"3IJB  
「否定世界之终焉的他们,应该无法想像世界之黄昏的景象吧!」 nC3U%*l  
萨奇斯摇晃着肚子笑道。 PC_#kz  
「那么,就只能让他们见识一下了……」 5!55v  
雷艾斯歪起了嘴角。 u#8J`%g  
「祭品准备好了吗?」 Dj<]eG]  
「转生者巴托尔已采取行动了。如果是他的话肯定不会出错的……」 ZD9UE3-  
听到萨奇斯的回答,雷艾斯满意地点头。 VOYuog 5o  
「我们没能接待玛莫公王或许很失礼呢……」 [mSK!Y@u  
「要说不懂礼节的话他们也半斤八两,您无须如此介意。」 y&0&K 4aa  
萨奇斯耸了耸肩。 LF'M!C9|  
玛莫公国的公王及他所率领的人们,肯定会满身鲜血与泥泞地进入这里。 6?/$K{AI  
「那么,出发吧……」 Phsdn`,  
「遵命。」 <}RU37,W  
听到雷艾斯如此示意,萨奇斯恭敬地点头后,就宛如替他开道似地踏出了脚步。 2&E1) ^  
「再加把劲就行了……」 zaX!f ~;"  
眺望着堡垒外围的混乱逐渐平息,亚莉希雅简短地对至高神献上祈祷。 [_jTy;E  
她使用奇迹治疗送来的伤患,并且为死者悼念。 '|0Dt|$  
虽然身心都极度疲劳,不过这是要毁灭邪恶的战斗,她一直如此激励着自己。 H1uNlPT  
玛莫公园应该就要获得胜利,新生玛莫帝国和卡蒂丝教徒很快就会毁灭吧! Q{Gi**<  
(不过,这不代表消灭邪恶的战斗就此结束……) VVdgNT|}W  
亚莉希雅对自己这么说着。 " D7*en  
玛莫公国解除了信仰暗黑神的禁令,也正式承认了妖魔及魔兽的存在。 hq.z:D  
这等于是直接否定了至高神的教义。 /xjHzva^ w  
亚莉希雅写信给神圣王国伐利斯的国王埃特,表示玛莫公园或许是个危险的存在。 22L#\qVkl  
然而埃特国王给她的回信中,只提到要密切注意玛莫公国的动向,并且将法理斯信仰传播到玛莫民间。 Ys10r-kDS  
内容中完全没有批判玛莫公国的字句。 \xk`o5/{  
不过信中提到要以卡蒂丝教团的蜂起作为议题,举行诸王国间的会议。 Cw]Q)rX{  
大概会在会议上提出在玛莫公国发生的不祥微兆吧。 !!ZNemXct$  
无论是弗雷姆的佣兵王卡修或玛莫公王史派克,对于诸神的信仰都不深厚。 rr2'bf<]  
玛莫公王将迎娶玛法教团的侍祭为妃。被玛法信徒敬仰为圣女的妮思即将脱离教团。 x~xaE* r  
期待她将会是伟大妮斯再现的玛法信徒们,肯定十分失望吧! _;J7#j~}  
「沙漠之民原本就是崇拜精灵的……」 +nRO<  
亚莉希雅自言自语。 /Cr0jWu _  
与黑妖精同盟,以及承认法拉利斯信仰的传教活动。她认为一定要想办法让公王撤回这两道决定。 F#@Mf?#2  
亚莉希雅暗自发誓,等到这场战斗结束后就要马上采取行动。 ;}3wT,=sN  
亚莉希雅巡视伤患们的状况,对遗体进行镇魂的祈祷。因为如果不这么做,死者很有可能会苏醒成为不死生物。 .@.,D % 7<  
据说卡蒂丝教团喜欢操纵不死生物,因此最高司祭娜妮尔才会被称为亡者之女王。 d c_^   
「敌人跟我们的遗体都要一视同仁。也必须把他们的灵魂送往冥界,让他们在那里偿还自己所犯下的重罪。」 F<X)eO]tk  
亚莉希雅对法理斯神官战士们如此数诲。 '=@O]7o~  
接受玛莫公国的援助所建立,位于公都温帝斯的法理斯神殿,总共有大约二十名神官被派遣过来,而且他们都接受过战士的训练。 It!% /Y5  
其中有半数在这次与亚莉希雅同行。另外还有自愿参加这场战斗的热心法理斯信徒约一百人。 ?stx3s Z  
他们没有直接参与战斗,不过都忙碌地协助看护伤患或埋葬死者。 E=GC q=Uw  
「我也想上前线与邪恶作战啊……」  yInW?3  
对于这点亚莉希雅感到很惋惜。 83:m 7;  
不过,不只是法理斯的神官战士,所有数团的神官战士们部接受了玛莫公王的请托担任在后方支援的工作。 n NZq`M  
或许是玛莫公王判断这样会比较有效率吧,也或许是因为希望能对强攻所造成的许多死伤者加以妥善对待。 }m/aigA[1  
因为可以理解这样的想法,所以亚莉希雅也答应了。 ^10*s,(uS?  
「司祭大人!」 %Vrl"4^}t  
此时,信徒们又运来了新的死伤者。 ItHKpTe r  
「对还有呼吸的人使用治疗的奇迹,为死者进行镇魂的祈祷……」 w<&Nn`V  
神官们都听从亚莉希雅司祭的指示而俐落地动作着。勤勉对于法理斯信徒而言,是一种美德。 yC4JYF]JN  
亚莉希雅也蹲下察看其中一名死伤者。 c'&3[aa  
这名年轻人应该是卡蒂丝的信徒。他的脸失去血色,而且也没有呼吸。 /A[AHJ<[?  
为了慎重起见,亚莉希雅将手放在年轻人的颈部。传回手中的是冰冶的感触,并且完全感觉不到脉搏。 I<z /Y ?  
「至高神法理斯,请赦免他的罪……」 -4Zf0r1u  
亚莉希雅简短地祈祷了几句。 #*j  
然而,在这个时候…… 9s6, &'  
年轻人紧闭的眼睛猛地睁开。 oat*ORL  
宛如血一般鲜红色的眼神射穿了亚莉希雅。 kM*f9x  
「啊……」 0!o&=Qh  
亚莉希雅发出短促的声音。 o~<37J3).  
然而在这一瞬间,她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pY!@w0.  
亚莉希雅抱起这名年轻人,便摇晃着身体开始向前行走。 iW+ZI6@  
「司祭大人,您要去哪里?」 5'?K(Jdmp  
「那具尸体怎么了吗?」 8k2prv^  
神官们惊讶地询问着。 AVGb;)x#  
「我……知道…你们……继续……」 ~ULuX" n  
亚莉希雅没有回头,只是以空洞的声音如此回答。 I{JU<A,&  
然后法理斯教团的女司祭亚莉希雅便永远地消失了踪影。随着巨大的轰声,堡垒的门被打破了。 HtgVD~[]  
玛莫公国的军队发出欢呼,陆续进入了建筑物内部。 q!$ZBw-7>A  
所有的人都确信己方的胜利。 q62TYg}  
堡垒里头也有不少卡蒂丝的教徒。 ow:c$Zq  
同时还有更多的不死生物。有尸人、骸骨及亡灵骑士。简直就是亡者之军团。 e!d& #ofw|  
在通道或房间里,重复上演着激烈的战斗。 QK&<im-  
玛莫公王史派克由妮思陪同,毫不留情地打倒眼前的破坏之女神的教徒以及亡者们, J~V`"uo  
然后朝堡垒的二楼长驱直入。 "KcSOjvJ  
并且比谁都更早冲进应该设有王座的大厅。 q*{i/=~  
期待着看到卡蒂丝教团的高司祭——转生者们都集结于此—— k]u0US9/  
然而这里却没有半个人影。 1t+]r:{  
「逃走了吗……」 &Y\Vh}  
史派克瞠目结舌地说不出话来。 1u:OzyJy  
然后回头看向妮思。 { .B^  
看来她也藏不住自己气馁的样子。她是抱着想要解决一切的觉悟而上战场的。 $u|p(E:*  
「对转生者而言,一般信徒的生命比尘上还不如。」 F2:+i#lE  
妮思说完之后低头不语。这番话也剌进了她自己的心。 p ~J`}>yo  
「或许如此吧,然而他们无疑也是一股战力。如今卡蒂丝教团已经完全瓦解。 ?5K.#>{  
  转生者虽然是下可大意的敌人,不过对公国已经不造成威胁。只要各个击破就能解决了……」 9`f]Rf"  
史派克站在妮思的背后,将手搭在她的肩上,然后温柔地将她搂进自己怀里。 &[`p qX  
妮思扔掉细剠剑,将身体靠在史派克身上。从她的眼眶滑下了一行泪。 ,DqI> vx|  
「结果如何?面对你体内的灵魂之后……」 T;w%-k\<r  
史派克询问着妮思。 g05:A0X#  
「对于杀人没有任何踌躇。不过在战斗中也没有感受到喜悦……」 x$QOOE]  
妮思仰望天花板轻声说着。 j +\I4oFN  
「这样就够了……」 ` :eXXE  
史派克静静地点了点头。安心的感觉充满他的内心。 j#$ R.  
「你已经觉醒了。没有必要再勉强自己当个圣女。当然,你也没有成为亡者之女王。 }BlVL f%C  
  你只要能够像你自己就可以了。」 3+@p  
史派克这番话使妮思眼泪盈眶。之后她转过身,将脸埋在史派克的胸前。 G&)A7WaC  
「我或许会是个可怕的女人喔……」 SL zL/5s  
「世上的男性认为女性都是如此。但即便如此,男性还是会追求女性。 lZ.x@hDS  
  今天一整天下来让我确定,从今以后也可以和你并肩作战。 Ki(qA(r  
  不,即使没有了我,就算把国托付给你都不会有问题。对这个国家,以及对我而言都需要你。」 e7T"?s  
「您希望我成为女王吗?」 Vcz ExP  
妮思抬起头来对史派克微笑。 N`1:U 4}  
「或许吧。不过并非是亡者之女王,而是暗黑之岛人民的女王……」 #56}RV1  
史派克回给她一个微笑。 5+].$  
此时,盖拉克率领数名亲卫骑士进入了大厅。 [tGAo/  
史派克在与妮思轻吻之后将她放开。 Pc#8~t}2  
「请您不要独自乱跑啦…」 ~B;kFdcVXn  
盖拉克大大地叹了口气。 J@PwN^`  
「这是我要说的才对吧。我上楼的时候你根本不在意,还继续对付眼前的敌人呢。」 3TVp oB`  
史派克说着,对盖拉克投以笑容。 3}e-qFlV8,  
「是…是这样吗……」 nd*9vxM  
盖拉克以指头搔了搔脸颊上的伤痕。 ?$i`K|  
「抱歉,我不小心火气来了就……」 W+36"?*k3  
「别说这个了。你应该有事要对我报告吧?」  史派克催促着盖拉克。 <^q4^Q[  
S+Z_Qf  
「正是。堡垒内已经全部镇压了。由于没有人投降,不得已只好全部消灭。 RAYDl=}  
「你们的对手是相信能够转生的家伙及亡者,所以不需要同情他们。」 I4 {uw ge  
相信玛莫公国的未来而参加这场战斗,并因而丧生的人才值得哀悼。 nI7G"f[%r;  
要回报他们的牺牲,就只能将国家统治好,让更多的玛莫人民能够幸福了。 \H|tc#::{  
「公王陛下,请您宣布胜利吧!」 AdBB#zd  
盖拉克特地行了个礼。 *"Yz"PK  
「我知道了。就到堡垒的顶楼吧。盖拉克,请你帮我高挂起玛莫公国的纹章。」 PDQC^2Z  
史派克说完,便由妮思陪同,离开了新生玛莫帝国王座所在的大厅。 CeQL8yJ;  
tmT/4Ia  
即使已经日落,堡垒外围胜利的欢呼声依旧响彻云霄。 9RA~#S|(T  
在激战中存活下来的士兵们饮酒作乐,共同分享着粮食及犒赏。 Xi"+{6  
即使已经疲倦万分,处于失去许多战友的悲伤中,玛莫公国的士兵依旧无法压抑因为战斗获得胜利,内心高扬的喜悦。 }dcXuX4{r  
围绕着营火进行的酒宴大概会持续到深夜吧! qQK0s*^W  
然而即使听到喜悦的声音,玛莫公国公王史派克的内心也绝对畅快不起来。 &j=Fx F9o  
新生玛莫帝国,…破坏之女神卡蒂丝的教团被瓦解了。 L3}n(K AJj  
然而玛莫公国及前来协助的义勇军也受到重创。 3h t>eaHi  
矮人族以战士长为首,有半数以上牺牲,法理斯神殿的亚莉希雅司祭也行踪不明。 t8SvU  
公国骑士团也出现数百名牺牲者。其中包含好几位上级骑士。 7> ~70  
然而以新生玛莫帝国皇帝雷艾斯为首,卡蒂丝教团的高司祭们都成功从堡垒中逃出。 $Ro]]NUz|  
虽然这场战斗的胜利很有意义,不过还是留下了祸根。 1^&qlnqH  
「尽全力寻找幸存的卡蒂丝教徒。不问生死,一定要把他们带回公都。」 3"v k$  
史派克坐在堡垒大厅所设置的临时王座上,对亲卫骑士队队长盖拉克下达命令。 ]?KTw8j}  
「遵命。」 udw>{3>  
盖拉克点头。 f};lH[B3y  
「那么就派遣亲卫骑士前往各地,也让密探们展开调查。另外提供赏金,召集来到这座岛上的冒险者们。 |#_IAN  
  在新生玛莫帝国灭亡的现在,这座岛上的人民也只能认同我们是统治者了,应该会比以前更愿意协助我们。」 U|tUX)9O  
「拜托你了……」 |5J'`1W  
史派克满意地点头。 w=e_@^Fkx  
「等到战斗的后续工作结束后,我们就马上回到公都。堡垒的守备队长就由亲卫队骑士波尔达担任, $y%X#:eLJ  
  将来再授与爵位把这一带赐给他作为领土。他必须成为黑妖精族跟妖精之间沟通的桥梁,这可是重责大任啊!」  BhAWIH8@C  
虽然这一次并肩作战,但妖精族与黑妖精族绝对永远不可能和解。 RbOEXH*]  
在两者间发生问题的时候,还是有必要介入斡旋。 ~H<oqk:O-  
「交给他应该没问题。他在故乡亚拉尼亚就是领主家系,甚至还就读过贤者之学院。 d,%e? 8x5  
  虽说似乎没有魔法方面的才能,不过在贤者学院所学的并不只是那些。」 R'Gka1v  
亲卫骑士团的责任虽重大,但几乎都是没有领地的下级骑士。因此才能够负责王城的警戒,或遵循国王的命令被派遣至各地。 `.oWmBey\  
「说得也是。之后统治能力会比武力来得重要。这座岛虽说不上丰饶,不过这也要看经营的手腕。 'YQVf]4P  
  暗黑森林或许沉眠着意外的宝藏,将来或许也有希望与黑妖精进行贸易。」 @*Y"[\"$  
史派克如此说完,转身看向黑妖精族的女族长洁妮雅。 e6G=Bq$  
「药草师拉飞希望能调查暗黑森林,希望您可以提供协助。」 xi+bBqg<.K  
「我不知道是否能作为药材,不过毒草倒是各处都有,他想调查的话请自便。」 seQSDCsvw*  
洁妮雅面无表情地说着。 Bqcih$`BVU  
浅褐色的肌肤及银色的头发。嘴唇涂着与头发相同的颜色。对于周围投射而来的冰冷视线,她总是毫不在意地承受着。 B|\JGnNQ  
黑妖精族曾经全面协助贝鲁特所建立的玛莫帝国。而现在,史派克也打算将暗黑森林全权交由这些妖魔来统治。 i`nmA-Zj[  
「请亚德将战胜新生玛莫帝国的消息通知弗雷姆本国,并且也请他们能够认同我们对法拉利斯教团及妖魔的处置方式。」  dmR>u  
「知道了。」 o"kVA;5<G  
魁梧的魔法师行了个礼。 Jn |sS(Q}  
对于他们与法拉利斯教团及妖魔进行和解一事,弗雷姆本国也出现强烈的批评。 6%-RKQi  
幸好弗雷姆国王卡修及风之部族的族长萨达姆都支持史派克的决定。总之,要是连弗雷姆本国都不认同的话,就更不必说要说服其他国家了。 {/)q=  
最难说服的,应该是神圣王国伐利斯。他们将至高神法理斯的教派定为国教,并且对法拉利斯教派的信徒处以极刑。 mRurGaR  
亚莉希雅司祭在这次的战斗中失踪,也使得状况更加恶化。所有人都知道她极为反对史派克的决定,或许会有人怀疑是玛莫公国谋杀了她。 B5A/Iv)2  
而且在法理斯的教徒中,她比任何人都更理解玛莫的状况。 >P<8E2}*  
虽然反对公国与法拉利斯教团及妖魔进行和解,但除此之外的部分她都很看好史派克及玛莫公国。 ^cz4nW<  
而如今唯一能对伐利斯王国及法理斯教团转述玛莫公国现状的人却失踪了。 Y:?cW O  
由于找不出她失踪的理由,因此只能推断她遭遇了不测。虽然以法理斯神的信徒们为中心拚命寻找,但是至今还是没有消息。 mhNX05D  
而玛莫公国当然也提供了全面的协助。史派克衷心祈祷着亚莉希雅司祭能够平安回来。 ?5IF;vk  
「等到状况稳定之后,我也得回本国一趟了。还得和妮思举行婚礼……」 \PzJ66DL!  
史派克自言自语般地说着,回头看向找来一张椅子坐在王座左侧的妮思。 MwuRxeRO-  
她已脱下战斗用的装备,换上了大地母神的纯白神官服。到刚才为止,她都还在悼念死者,对伤患使用治疗的奇迹。 ?~:4O}5Ax  
虽然应该已经身心俱疲,却完全没有露于言表。 Bs3M7z RG  
「一切都有劳您了。」 C>:,\=y%  
妮思微笑着点头。 nb~592u  
她端正的脸庞宛如圣女。然而就如她自己也承认的,她绝对不是圣女。她的前世是残酷的亡者之女王娜妮尔,而且也已经觉醒了。 yg^ 4 <A  
然而史派克已经知道,妮思正视自己的灵魂,并任凭自己的意志行动。即使如此,她依旧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_;K_h  
如今的妮思就是眼前的妮思。绝对不会再有什么新的觉醒。 rJM/.;Ag  
「终于要结束了啊……」 9 _b_O T  
史派克感伤地轻声说道。 1\X_B`xwD  
再来只剩下逮捕新生玛莫帝国的皇帝雷艾斯,以及侍奉破坏之女神的转生者们了他们竟然有能耐从这场战斗中脱身,要抓到他们绝不简单。 R*`=Bk0+  
不过,只要玛莫公全力就并非不可能。 Qx_]oz]NY  
即使在最坏的状况下没能抓到他们,他们也已没有实力东山再起因为对卡蒂丝教团而言:永远的最高司祭——亡者之女王,已经不在了…… \v _R]0m\  
O> LqpZ  
水滴拍打在睑颊上。 0aqq*e'c  
这冰冷的感触,使法理斯教团的亚莉希雅司祭猛然惊醒。 [y&uc  
视线还很模糊,意识也蒙胧不清。亚莉希雅不断摇晃着脑袋,希望能打起精神。 ?dy t!>C  
「这里是……」 %D49A-R  
亚莉希雅环视四周。 Sw.Kl 0M  
这里似乎是个巨大的洞窟。远方透进青白色的光线,在潮湿的岩石反射出一片光。 Od+nBJ   
「终于醒了啊……」 4jw q $G  
传来一个像是闷着嘴说话的声音。 Hbl&)!I  
亚莉希雅朝声音的方向转过头,以专注的眼神观察。 ~^J9v+  
那里有一个宛如融化在黑暗中的人影。双眼闪耀着血一般的诡异光辉。 "#8I &xZK  
「你是……」 (7C$'T-ZK  
看到那道光辉,亚莉希雅的记忆苏醒了。 cp&1yB   
在暗黑森林与卡蒂丝教团交战时,她原本想为一名卡蒂丝教徒的遗体哀悼。 s{:Thgv,9  
然而那具遗体的眼睛却忽然睁开,以鲜红的视线将她贯穿。 TMD*-wYr  
她的记忆就此中断。 r-_-/O"l  
「您太大意咯,亚莉希雅司祭。卡蒂丝的侍从可不局限于活人喔!」 Z~K} @  
红眼男子低声笑着。 {8556>\~  
笑声在洞窟中化为好几重的回音。  ]l}bk]  
「原来如此……你是…吸血鬼……我是被你的视线所魅惑了吗…」 NNBT.k3)  
亚莉希雅咬紧了嘴唇。 g,B@*2Uj  
她的确太大意,而且也太累了。然而身为至高神的司祭,实在不应如此大意。 w{riXOjS4  
亚莉希雅以手抚摸脖子,确认体内是否被注入了污秽的血液。幸好并没有伤痕。 ]/|DCxQ  
「敝人为转生者巴托尔。很荣幸认识您……」 tILnD1q  
他在自我介绍之后优雅地行了个礼。 zVis"g`  
「你这个邪教徒,打算怎么处置我?」 p2gu@!   
亚莉希雅瞪着这名自称巴托尔的吸血鬼。 @h\i<sh!^  
「侍奉伟大至高神的圣女,可说是最适合献为祭品的灵魂。」 MEOfVh  
「办得到就试试看吧!」 <bJ~Ol  
亚莉希雅冷笑着说道。 (L!u[e0[#  
虽然没有武器,不过她即使空手也可以作战。 #fF D|q  
就算会丧失性命,她也不想成为让邪神降临的媒介。 qv`:o `  
因为能前往法理斯的座下,因此她不畏惧死亡。只可惜无法在现世贯彻她的信仰。 *7qa]i^]  
「任这样的状况下,甚至没有胆怯的样子。真是令人佩服……」 u@aM8Na  
说出这番话的巴托尔双脚并未着地。虽然高度不高,但很明显是浮在空中。 UJ`%uLR~  
他全身泛着宛如摇曳火焰般的黄色光芒。那大概是精灵使们所说的灵气吧? NJKk\RM@7  
连没有精灵使能力的亚莉希雅都能看见那光芒,这代表了这个污秽的不死生物所释放出的邪恶灵气极为强劲。 |[!0ry*N%  
「我们法理靳的信徒绝对不会向邪教徒低头!」 vIFx'S~D  
亚莉希雅如此喊着,大暍一声放出了「气弹」。 {9hhfI#3_  
光以这个气弹,她当然不觉得能够打倒这邪恶的魔物。 pe+m%;nzR  
果然,吸血鬼巴托尔只是摇晃了一下,甚至没有半点痛苦的表情。 (; Zl  
「真是一位心急的圣女小姐。我们之所以等您醒来,是因为有东西要让您看看啊!」 CF5%&B  
「想让我看的东西?」 w$Mb+b$  
亚莉希雅眯细了眼睛。 N mN:x&/  
「您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您大概有来访过,这里就是那座被你们称为温得雷司特的城堡的地底下哦!」 n4 Y ]v  
吸血鬼如此说完,挥了挥手。  uMBb=   
「原来如此,是大地母神玛法的地底神殿……」 +Jc-9Ko\c;  
亚莉希雅恍然大悟,回头朝光源的方向看去。 n6*; ~h5  
那一头隐约浮现带着庄严气氛的建筑物。 ? oGmGKq  
「真是大瞻狂妄。上头满是驻扎在王城里的骑士,而且史派克公王所率领的玛莫公国 c{f1_qXN  
  骑士团也即将凯旋归来……」 Jaf=qwZ/`  
「战斗是昨天的事情。玛莫公王还要好几天才会回来吧。对我们而言这样就足够了。」 POQ1K O  
「你们有什么企图?」 g? \pH:|79  
亚莉希雅宛如质询般地向前一步。 v aa Z  
「要说有什么企图,这里原本就是卡蒂丝教团的圣地,也是大神殿所在之处啊! @aGS~^U h  
  只是因为信仰破坏之女神的人们在地面建立了部落,之后发展成为堡垒甚至城堡罢了……」 &nZ.$UK<  
「也就是说,这座暗黑之岛的邪恶根源就是这里吗…因此玛法神殿才会建立在这里,试图净化破坏之女神卡蒂丝的诅咒……」 #D!3a%u0  
「真是聪明,圣女小姐。然而玛法教团是不可能净化得了这里的。」 o r]s  
巴托尔说着,露出嘲讽的笑容。 Xq%!(YD|  
「您看得见那个吗?」 iF]vIg#h  
巴托尔说完,像是要让路给亚莉希雅般地向旁边移动。 x9CI>l  
被催促的亚莉希雅谨慎地向前移动。 3'2}F%!Mv  
并且察觉到了「那个」。 )uyh  
那是个只能称为是「歪曲空间」的东西。 ]j:Ikb}  
洞窟最深处的岩层以漩涡状扭曲,并且流出暗紫色的瘴气。 IA;KEGJ  
「这…这是?」 rQ$A|GJL  
亚莉希雅不由得睁大眼睛。 ss 3fq}  
这肯定是邪恶的存在。然而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如此异常的光景。 {1YT a:evl  
「这是为了引导破坏之女神由世界之终焉前来时所诞生的门。只要走进这里,就可以……」 z:R2Wksg  
「怎么可能……」 7"JU)@ U]  
亚莉希雅不禁哑然失声。 LDvF)Eg  
「如果不相信的话,要不要进去看看?只不过再也回不来就是了。」 /9w}[y*E  
巴托尔发出笑声。 JkxS1  
「在大地母神玛法的奇迹下,破坏之女神卡蒂丝的肉体被消灭。那就是女神的遗体」 pmW=l/6+V3  
吸血鬼说着,以右手指向远方。 EJtU(HmW  
那里有一尊巨大的人形石像。这尊石像是横躺着的,身体有大半陷入岩石中。 RLHe;-*b]I  
「您知道在上一场大战中,有人试图让破坏之女神复活吗?」 0RSa{iS*A  
「我听埃特陛下说过。有人手持两把钥匙,想开启那一道门……」 t2Y~MyT/  
因此上一场大战才被称为邪神战争。 -X}R(.}x  
据说,在被选上的勇者们的努力奋战下,让邪神复活的恐怖企图终于被成功地阻止。 a@jP^VVk  
然而神官王埃特并未述说详情。一般人只知道在激战进入最终局面之后,降临的并非邪神卡蒂丝,而是大地母神玛法。 N~ozyIP,  
传闻当时有许多战死的勇者因女神的奇迹而苏醒。 `A^} X  
当时亚莉希雅也以法理斯教团神官战士的身份参战,不过因为当时忙于处理法拉利斯大神殿之战的善后工作,因此在她赶来时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gwY d4  
欢欣鼓舞的人们下断赞扬着诸国国王以及罗德斯之骑士,还有所有参加战斗的人们。  zm.2L  
这一幕至今仍鲜明地留在她的记忆中。 pq&c]8H  
亚莉希雅当时认为,一切都已经在那场战争中结束了。 9,c>H6R7  
然而对于这座暗黑之岛玛莫而言,这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 q%vUEQLBp  
成为弗雷姆的领土后,受封为玛莫公国之公王的炎之部族族长史派克,为了统治这座暗黑之岛而吃了各式各样的苦头。 68!fcK  
在玛莫,法拉利斯的信仰相当普遍,也栖息着许多魔兽和妖魔。 5nn*)vK {  
因此下难理解,若是要将其逐一消灭之后再来统治这座岛,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 R/  
史派克并不打算消灭这座暗黑之岛的黑暗,而是承认其存在并招揽为己方。 gPi_+-@  
他宣称,只要拥有能不被黑暗所吞噬的坚强就行了。 Q}T9NzOH%  
亚莉希雅认为这不过是种幻想。 ~G eYB6F  
认同黑暗的人,终将会被黑暗侵蚀而堕落。 z,7^dlT  
再这样下去,玛莫公国将会与先前的玛莫帝国一样,化为给罗德斯带来灾害的元凶。 .2P?1HpK  
惟有能驱逐黑暗的坚强信仰方能抵御黑暗的侵蚀。 ^Bb_NcU  
让法理斯信仰在这座岛上生根,是亚莉希雅为自己所订下的生涯使命。然而在这样的状况下,这个目标根本无法实现。  e` rY ]X  
虽然悔恨,但也只能将其视为自己的命运而接受。然而即使如此,她仍不愿让可恶的邪教徒们随心所欲。  Dn3~8  
「我才不会成为让邪神复活的门……」  0R]CI  
「别自大了,丫头!」 ~e+w@ lK  
原本在吸血鬼脸上的微笑消失了,黄色的灵气宛如燃烧的火焰般激烈摇曳。 gNd J=r4  
「像你这种货色哪有资格成为卡蒂丝复活的门!」 &3f.78a  
「若是如此的话还真是万幸呢!」 N96BWgT  
即使吸血鬼的态度忽然转变,亚莉希雅依然不为所动。 ,no:6&#  
他不过是露出邪恶的本性罢了。举止有礼反倒让亚莉希雅感到反胃。 4g9b[y~U  
邪恶的存在本来就会暴露出灵魂的丑恶。 2>k)=hl:  
「两把钥匙那种东西已经不需要了。只要这扇门存在,就可以召唤出第二、第三位破 Y(zN  
坏之女神。你只不过是用来让这扇门变得更大的祭品罢了!」 PuJ{!S \T7  
吸血鬼大吼之后猛地张开嘴巴,露出口中锐利的撩牙。 0gD0}nH  
「伟大的至高神……」 i@Zj 7#e*  
亚莉希雅高声咏唱集中精神。 jPNfLwVkl:  
吸血鬼巴托尔扭曲着睑上的表情向亚莉希雅袭击而来,尖锐的爪子在她身上划出一道从肩膀直到胸口的伤痕。 \cP'#jZz  
神官服被撕裂,鲜血从肌肤喷了出来。 b H_pN x81  
然而即使感到激烈的痛楚,亚莉希雅依旧面不改色。 I JY5wP1"  
吸血鬼仿佛猫在玩弄老鼠般地,在亚莉希雅的全身留下伤痕。 Z3>xpw G  
然而亚莉希雅并没有试着躲开吸血鬼的攻击。手无寸铁的她若想战胜这污秽的不死生物,就只能将一切赌在那一瞬间。 EE6|9K>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吸血鬼如今正因愤怒而疯狂。 _ D9@<+MS*  
他应该是藉由随心所欲地伤害亚莉希雅,品尝着残忍的喜悦吧? vfUfrk@D~  
(你伪装成普通的尸体让我大意,以魅惑的魔力操纵我……) JlQT5k  
既然如此,就将这样的屈辱连本带利还给这污秽的不死生物。 N%A`rY}u  
亚莉希雅心想。 5MY}(w  
「怎么啦,丫头,随便我欺负吗?再这样下去我就撕裂你的全身,用你所流的鲜血把这扇通往终焉的门开得更大……」 Q@wq }vc!  
吸血鬼巴托尔笑到几近疯狂。 qmeml_(W  
即使受到攻击,亚莉希雅还是专注地咏唱法理斯之名,持续让精神集中。 36x:(-GFq  
就在她精神高亢的程度达到巅峰时—— ]Y&)98  
「至高神法理斯,请您以圣光消灭所有邪恶!」 DsJn#>?Kh  
亚莉希雅高声喊着,向至高神请求行使「破邪」的奇迹。 K6{bYho  
在下一瞬间,纯白的闪光笼罩巴托尔的全身。 Vt=(2d5:p  
而在光芒消失的时候,邪恶的吸血鬼已消灭得不留半点尘埃。 b]<HhU  
「即使身为转生者,身为不死生物的你将会转生成什么样子呢……」 JkDPuTXD  
由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亚莉希雅当场跪倒在地。 Mq :'-`  
正如吸血鬼所说的,她全身伤痕累累,神官服沾满了大量的鲜血。 mH*@d"  
「必须…治疗一下……」 +#qt^NO  
亚莉希雅气若游丝地说着,她甚至连将伤势完全治好的力气也没有了。 Sm$j:xw <  
亚莉希雅检查全身,只对比较深的伤口使用治疗的奇迹。 vDW&pF_eI>  
然后靠在洞窟的石壁上调整呼吸,将神宫服撕成长条状,包扎还没愈合的伤口。 AX!>l;  
「等到力气恢复,治好伤口就可以回到城里了。」 <L/M`(:=k  
亚莉希雅对自己说着。 9R@abm,I  
然而—— oB0 8  
「真是漂亮啊,圣者大人。」 UOu6LD/|h  
随着这个声音,几个人朝这里走了过来。 dF{6>8D=5B  
「你们是……」 Qb?y@>-[  
亚莉希雅摇晃着身体站了起来,随即瞪着这几个人。 0Q$~k  
其中一人的身高,看起来像还是个孩子。 2~M;L&9-  
「我是新生玛莫帝国的皇帝雷艾斯。」 mNx,L+ 3  
那个孩子静静地说道。 i$[,-4 v  
「你是雷艾斯?」 #juGD 9e  
亚莉希雅的眉头微微一颤。 >HcYVp~G  
「我的另一个名字是转生者费奥尼斯。是破坏之女神卡蒂丝教团的最高司祭——亡者之女王娜妮尔永远的伴侣。」 |7QVMFZ  
自称皇帝的少年,以尚未变声的美丽高音如此说着。 B:O+*3j  
「传闻亡者之女王被亚拉尼亚建国王及玛法教团封印。既然如此,你就是卡蒂丝教团目前实质上的最高司祭是吧……」 !K3i-zY  
亚莉希雅大大地叹了口气。她空手打倒吸血鬼,不仅全身负伤,气力也用尽了。 FgOU e  
她不认为自己此时面对邪教徒的高司祭会有胜算。 WYwzo V-  
「原本以为交给巴托尔就没问题,不过我太大意了。我还以为法理斯教团的司祭都只精通神学,根本就引发不了奇迹……」  $R%+ *   
「经过杰纳特最高司祭及埃特神官王的改革,法理斯教团已经逐渐改变.虽然神学也很重要,不过为了聆听神之声音,教团也再度展开了修行。 m\6SG' X  
  有能力使用神圣魔法的真正司祭数量也增加了许多……」 {A]k%74-a  
亚莉希雅如此答道: R=\v3m  
「有许多圣战士已经为了消灭邪恶而渡海来到这座岛屿。 3TU'*w &  
  玛莫公国也正在寻找你们就算想逃去哪里,你们迟早都会被找到而被消灭。就像可怜的亡者之女王娜妮尔一样…」 v]WH8GI  
「我们可没逃跑哦,我们只是在等待,等待着回到这个圣地。如今时机已经成熟…」 <Zig Co w  
雷艾斯静静地说道。 <K.Bq]  
「原来最接近终焉的地方就是你们的圣地啊…」 f\h%; X  
亚莉希雅冷冷地说完,以蹒跚的脚步一步步后退。 C!!mOAhJ  
那里有着他们所说的门。漩涡状的歪曲之时空…… WYSck&9  
据说只要穿越这道门,就能通往世界的终焉。 R]CZw;zS_  
(如同某些传说所叙述的,这个世界总有一天会结束吧。不过那是很久以后的未来。 ]ddHA  
因为害怕末日而想要转生到下一个世界,这种想法根本就是疯狂。) OYBotk]{1  
传说中,世界起始于始源巨人之死,并因终焉巨人之诞生而毁灭。 k?^%hO>[  
封闭世界的四大门之中,只有位于西方的水之门开启着,将一切冲入虚无之中。 S\B5&W  
也因此才有时间的进行。贤者们主张这个世界其实是个巨大的水钟。至于其真相究竟 De;,=BSp  
为何,亚莉希雅现在已经不在意了。 /r-8T>m  
即使世界的终焉来临,灵魂与世界一起消灭,她认为灵魂也终将在某个世界的某个时间再度成形。 ! \aV 0,  
她已经没有战斗的体力及气力。如今仅有的武器就是她本身的肉体及灵魂。 wOjv[@d  
「伟大的至高神法理斯……」 D2Y&[zgv  
亚莉希雅绞尽残余的力量高声咏唱,并且祈祷能够发动「降临」的奇迹。 j\! e9M  
诸神的肉体被屠神龙焚烧殆尽,成为只有灵魂存在的全知全能之神。如今她将自己的肉体献上,祈祷神能够行使奇迹。 GXO4x|08F  
若是容纳了强大的神之灵魂,渺小的人类灵魂将会粉碎。然而亚莉希雅毫不畏惧。 DK)u)?!  
与其成为邪神的祭品而失去灵魂,这样子失去生命甚至可说是一种至高的聿福。 !@( M_Z'  
(——汝有何愿望要我实现?) /;DjJpwf0  
至高神的声音在亚莉希雅的心中响起。 .Nc_n5D6  
(神啊,感谢您!) H;qJH1EdD  
亚莉希雅的表情散发出喜悦的光辉。 .XI r?>G  
「永远封锁这道通往末日的门,这就是我的心愿……」 mIRAS"Q!m  
这就是亚莉希雅最后的遗言。 7iP5T  
因为她的心中充盈着万色之光辉,她的灵魂也宛如薄雾般消逝。 E$w#+.QP  
而至高神也行使奇迹,实现了信徒的愿望。 I:nI6gF  
「竟然能够让神降临啊……」 =w6}\ 'X  
虽以惊讶的眼神看着已化为遗骸的法理斯女司祭,新生玛莫帝国的皇帝雷艾斯却露出了会心的一笑。 +miR3~w.  
派遣破坏之女神前来,通往终焉的那扇门并末被消灭。 M</Wd{.g"  
不仅如此,歪曲的空间反而更加扩大,溢出的瘴气之浓度也增加了。 YN/u9[=`  
法理斯神的确将门永远地封锁了。 < iRWd  
不过却因而打开了另一扇门。 _@~PL>g"p  
法理斯在这个世界被尊为主神,可说没有不可能这三个字。然而只有关于终焉的事物例外。 >zFD $  
因为那并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是属于「下个世界」的事物…… @O'I)(To  
消灭属于终焉之事物,这样的行为只会招致终焉提早来临。 9Yn)t#G'`F  
「搜集祭品,召唤「终焉之使仆」吧……」 4b=Gg  
雷艾斯转身对转生者们下令。 %;tJQ%6-.S  
「不必管容器的大小,反正自然会出现相对应容器的「终焉之使仆」。」 hox < vr4  
雷艾斯露出冷笑。 <W2ZoqaV  
暗黑森林堡垒的那场胜利,大概会让玛莫公王认为卡蒂丝教团已经没有战力了吧。 i+I0k~wY  
然而无力的信徒们不过是弃子。对卡蒂丝教团而言,真正的战力正是终焉本身。 L/%Y#  
───────────── fq=:h\\G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jI A#!4  
扫图|ai6j8 >O3IfS(l  
录入|zlckira WI {; #A  
校对|chenlunno1 @i{]4rk lv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严禁转载SF小说频道 )T/J  
───────────────────────────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7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23

第Ⅳ章  公园灭亡 ol}`Wwy  
7D9]R#-K  
骚动的声音从门外,甚至从窗户传了进来。 ~ a A;<#  
「到底是什么事情……」 UKj`_a6  
曾经身为新生玛莫帝国宫廷魔法师的这个人低语着。 He<;4?:  
是威尔。 #N9d$[R*  
他被关在玛莫公国王城温得雷司特的监狱里,一天过着一天。 _#vGs:-x&  
虽说是监狱,不过内部豪华得像高级客房一般。 t}~UYG( h~  
这里似乎是当年建造这座城堡的城主用来藏身的秘密房间。 x_W3sS]ej  
这代表玛莫公王对他抱持的敬意,然而大概也只会持续到新生玛莫帝国灭亡为止吧。 #R< G,"N5  
之后等着他的命运应该是公开处刑,这是为了让岛民知道新生玛莫帝国已完全灭亡。 C`EY5"N r  
而且依照守卫的亲卫骑士所说,玛莫公国目前正派出大军攻打位于暗黑森林的堡垒。 $Elkhe]O %  
威尔毫不怀疑玛莫公国将会获得胜利。 URQ@=W7  
新生玛莫帝国将会败北。 n.ct]+L  
不过对他而言,帝国在暗黑骑士团团长妮塔死去之后,就已等同灭亡,所以对此他已经无所谓了。 ,5w]\z  
「威尔!」 e96#2A5f  
威尔正在想怎么会有冲上楼梯的声音,房间的门就忽然打开了。 3a^)u-9,x  
出现的是负责看守这间房间的亲卫骑士。他的头发被鲜血染成了一片红色,金属钟甲 Xb0!( (A  
到处都变成了诡异的颜色。 yKlU6t&` G  
「怎么了?」 /tzlbI]z  
威尔微微睁大了眼睛向亲卫骑士询问。 q<EEb  
「王城的地底忽然出现了怪物。我们本来想要将其消灭,但却完全不是它们的对手。而且怪物还变得越来越多……」 6%UY1Q.?  
亲卫骑士痛苦地说着。 "qE {a>d  
「怪物?」 N3Z@cp  
威尔的眉头微微一颤。 k% NrL@z  
「说是怪物也有很多种吧。不形容得具体一点的话…」 3>M.]w6{  
「我只能形容它们是怪物,而且也已经没时间慢慢聊了。这座城堡很快就会被攻陷, }_]As}E  
  我已经命令士兵们撤退了。我们亲卫骑士则是作了要战到最后一人的觉悟……」 \imp7}N  
「到底是谁搞的鬼?」 u uSHCp  
「想问这个问题的应该是我吧!如果这是你的策略我反倒可以接受,象这样不明不白的被来路不明的怪物杀掉,我会死不瞑目的。」 bOe<\Y$  
「很抱歉,我心里并没有底。就是因为束手无策,所以我才会被关在这里啊」 T\fudmj&  
威尔露出了苦笑。 7PA=)a\  
「所以,你是来处决我的?」 oc:x& `j  
「如果要杀你的话,我根本就不用特地来这里。要是负责看守的我死了,或是城堡被怪物占据的话,你就只能在这里饿死了吧!而且怪物若来到这里你就完了。 U&X.  
  无法使用魔法的你,根本没有对抗它们的手段。」 pagC(F  
之后亲卫骑士要威尔赶快逃走。 J+i X,X  
「我已经让其他的囚犯都逃走了。因为公王陛下一定会如此下令的。」  tI'e ctn  
「原来如此……」 GBW 7Y  
威尔点了点头。 Yx!n*+:J  
玛莫公国的公王史派克是怎么样的人物,威尔也十分清楚。 FbuKZp+  
「既然知道就快逃吧!只要离开房间你就能使用魔法了。楼下已经聚集了很多怪物, PYaOH_X.  
如果想用走的出去,就算是你也会没命的……」 "(N-h\7Ex9  
亲卫骑士如此说着,便准备走下细长的螺旋阶梯。 i l7 !}  
「等等!」 pRmEryR(U  
威尔叫住了他。 IN>TsTo  
「还有什么事吗?」 ^,>}%1\  
亲卫骑士似乎有点按捺下住似地转过身来。 ^g\h]RD}  
「就是因为有事才会叫住你啊……」 5t TLMZ`o  
威尔说着走到了房间外头。 4U:DJ_GN  
「带有魔力的剑才能伤害魔物。既然已觉悟要牺牲,至少也要报一箭之仇…」 2~+'vi  
听到威尔这番话,亲卫骑士掩不住心中的喜悦。 Ogn,1nm%  
「你要帮我的剑赋予魔力吗?我的剑的确无法伤害魔物,要不是因为拥有魔法之剑的 s 8C:QC  
  同伴帮忙,我大概也没办法来到这里吧……」 ">03~:oA  
亲卫骑士如此说着,便拔出剑伸向威尔的方向。 aIY$5^x  
「万物之根源,万能之力……」 u)wu=z8  
威尔缓缓点头之后,随即开始咏唱上位古代语。 tPQ2kEW  
「……使吾之双脚穿越时空之限!」 Z8N@e<!*~8  
并完成了咒文。 Be'?#Qe   
就在咒文完成的前一刻,威尔伸出了右手,不过并不是伸向亲卫骑上递出的剑,而是抓住了骑士的手臂。 "87O4 #$  
「你!你要做什么……」 i+kFL$N  
亲卫骑士惊讶地叫道。 KBp!zSl  
然而在他还没说完前,他的身影便与威尔一起从城堡中消失,并在下一瞬间移动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 !]n{l_5r  
四周是整片的麦田。不远处有一间大房子,看样子显然是一座农庄。 e-YGuWGN7  
威尔所咏唱的并非「魔力赋予」,而是「瞬间移动」的咒文。 9J't[( u|u  
掌握到事态之后,亲卫骑士的脸失去了血色。 Nn~tb2\vk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fq-wl-=  
亲卫骑士的声音颤抖着。 /S-/SF:>g  
「我知道你会因此而恨我,但是若不明究理的被放出来,对我而言也是一种困扰……」 hnM9-hqm  
威尔对亲卫骑士如此说道: o+PQ;Dl  
「要舍弃生命的话随时都办得到。不过首先必须将怪物出现的消息报告给玛莫公王。 BVwRPt  
虽然你们可能已经派出紧急使者,不过如果不是在城里战到最后的人,大概是没办法做出详细的报告吧!」 ;@h'Mb  
「我的同伴们都还在城里奋战啊……」 _"FbjQ"  
「就算你留在那里也帮不了同伴吧?只是徒然增加尸体的数量罢了。」 #L). BM  
威尔冷淡地说道: i75?*ld  
「这里是我之前所拥有的农庄。虽然不知道现在的领主是谁,不过只要我出面的话, 8Pnqmjjj  
  要借一匹马应该还不成问题。」  \!' {-J  
「说得…也是……」 (<AM+|  
亲卫骑士以像是灵魂出窍般的声音说着。 qAuUe=w%p  
他原本已经觉悟一死。看来他在意外获救之后,脑海就变成一片空白了。 |tolgdj  
「那么你…有何打算?」 A{n*NxKCX!  
「我不是玛莫公国的囚犯吗?当然就只能跟着你这位守卫一起走咯?」 iX9[Q0g=oQ  
威尔露出自嘲的笑容。反正他现在已经是无处容身了。 iu:p &h  
(我想确认一下那个怪物的真面目,也想知道是谁搞的鬼……) u0 'pR# m|  
到了这种时候竟然还有这样的想法,不过这就是自己的个性。 8zB+%mcF  
趁着玛莫公国全军出击的时候,神秘的怪物出其不意地占据了王城这个根据地。 C>(M+qXL+  
这个手法实在漂亮。 H?zCIue3  
而有能耐完成这个计画的,就只有破坏之女神卡蒂丝的教团。 Z:o' +oh  
(那么,他们也是我该憎恨的敌人。) VHXR)}  
威尔的双目眯得如刀刀般锐利。如今的他已经听天由命,再也没有什么值得畏惧或是羞耻的了。 q5K/+N^2?  
他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尽可能地为妮塔报仇。 `- uZv  
(这次似乎也有机会目睹玛莫公王会怎么作战了。) -^nQ^Td=j  
玛莫公王史派克接连瓦解了威尔的计谋,奠定了公国的基石。 Q/9vDv  
在他已经确信将获得胜利的时候,却反而面临了最大的危机。 >=q!!'$:  
威尔想要亲眼目睹,那个年轻人将会如何处理这个事态。 J|64b  
「好啦,上路吧。我们虽然不知羞耻地苟活了下来,不过我们也背负着只有留住生命活下来的人才能完成的使命啊!」 Uc%`? +Q  
威尔鼓励着已然茫然失去自我的亲卫骑士,督促着他前进。 Zn=JmZ  
「这样根本搞不清楚谁才是囚犯了呀…」 V~^6 TS(  
威尔在心中呢喃着。 J;]@?(  
h/y}  
史派克一行人,是在移动到距离公都还有半天路程的地方时,接获了玛莫公国的王城温得雷司特遭受不明怪物袭击的紧急报告。 cd%g]T)#1  
史派克在暗黑森林的堡垒停留三天后,率领全军准备回到公都温帝斯。 J$ih|nP  
这是经历激战之后胜利的凯旋。经过村庄时,人民都欢欣鼓舞地迎接。 bJMcI8`  
史派克也以倍感光荣的心情回应着人群。 }T*xT>p^3  
然而在接获消息之后,战胜的喜悦与荣耀部在一瞬间消散了。 ?Dp^dR  
「这是怎么回事!」 >yHnz?bf@  
史派克大声怒吼,不由得握拳往膝盖捶去。 {zN_l!  
连他那匹在战场上都无所畏惧的爱马都嘶鸣着抬起了前脚,可见他的愤怒之激烈。 !5 :[XvI#  
史派克派遣数名亲卫骑士前往侦查,全军则在原地待命,并作好战斗的准备。 C- Rie[  
他直到现在还是无法相信发生了这个事态。 /F9lW}pd  
王城被怪物攻陷的事实是极度的耻辱,但他判断就这么直接突击实在是太危险了。 :Ty*i  
然而对于这个决定最为不满的不是别人,正是史派克自己。 EuA<{%i  
他要盖拉克、亚德•诺瓦,甚至妮思都远离他,随即发出怒吼挥舞着长剑。一直到他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之后,才再度回到盖拉克等人身边。 xi^e =:;`  
此时亲卫骑士队的队长告诉他,新生玛莫帝国的宫廷魔法师威尔;以及负责看守他的亲卫骑亡,已经从王城逃到这里了。 BiCa "  
「威尔为什么会来这里?要逃的话应该会逃到其它地方吧?」 |VEAzY|[#  
史派克询问着盖拉克。 R2ZQBwB  
「这请您问他本人吧,我也摸不着头绪啊!」 u9~J1s<e  
「说得也是。」 3s$.l }  
史派克决定跟他们见面。 G")EE# W$}  
他们两人很快就过来了。 QNwAuH T  
之后史派克先向亲卫骑士打听关于怪物的详细情报。 t? J a q  
据他说,怪物就像是「黑暗」的实体化。其外型就算用各种动物或魔物来比喻都很难说明。 RYaof W  
因此根本无法称为魔物,只能用怪物来形容。 0! %}  
「……原来如此。」 s""8 V_,;  
听过亲卫骑士的说明之后,史派克点了点头。 %"fKZ  
而对于他将威尔释放的判断,史派克不只认同还予以赞赏。 !_!b \  
「要让你的同伴们瞑目,就只能消灭那些怪物了。我知道你很难过,下过现在还是先忍着点。 Sylsp%A  
  对手是来历不明的怪物,只要能够多一个人都是战力。就算只有你一个人,我也很高兴你能活下来。」 _\;#  a  
史派克如此说完之后,这名亲卫骑士不禁掩面大哭。 DQnWLC"u  
盖拉克搂着这名部下的肩膀,让亲卫骑士离开史派克的面前。 0Ch._~Q+20  
「我由衷地感谢您救了他。」 8QBL:7<  
史派克对威尔深深行了个礼。 ENjD~S  
「不用多礼。获救的应该是我才对。虽然距离我被处刑也没剩下多少日子就是了。」 mj|9x1U)  
威尔平静地答道: %;?3A#  
「玛莫公王是个怎么样的人物,您的骑士们似乎都非常清楚呢……」 ^k##a-t<_>  
「因为我太常表现出我自己了。我身边的人甚至比我都还要了解我自己。」 +,>bpp1  
虽然身为一个统治者这实在不是值得称赞的事情,不过本性并不是这么容易改变的。 B[V=l<J  
「可惜我并没有看到怪物的样子……」 5Oq;V: 7  
威尔稍微靠近,对史派克如此说道: RVnYe='  
「不过,听过那位守卫所说的之后,我认为那并非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T,>e\  
「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怪物吗……l %L.+r!.  
史派克就像是说给自己听似地如此重复。 i[#Tn52D  
「最清楚那个怪物真面目的,应该就是您吧,妮思侍祭?」 TKX#/  
威尔如此说着,并凝视着一旁即将成为玛莫公妃的黑发少女。 Um <vsR  
「我是黑之导师巴古纳德的直传弟子。他在上一场大战的企图,我略知二一」 rOT8!"  
「说得没错。」 < .!3yy  
这个世界,那应该是终焉之使仆。至于召唤出怪物的人肯定是侍奉破坏之女神卡蒂丝的高司祭……」 _3S{n=9  
「所以这一切都是他们的计画,而我也正中了他们的诡计吗…」 _I!&w!3oM  
史派克愤恨地说道,并转身看向妮思。 6 -}gqkR  
「那他们最后的目的是……」 8>9+w/DL  
「我想应该是消灭这个世界。让新的破坏之女神降临……」 %?jf.p*kY  
妮思宛如不愿回首般地低声说道。 KK6YA  
「这种事情办得到吗?」 (Q+3aEUE  
史派克如此询问。 ,+&j/0U  
「我不知道。只不过如果真的要做,那就只有一个人办得到……」 W% ud nJ  
妮思说完,便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Y<v55m-  
(亡者之女王娜妮尔……) |sh  U  
史派克在心中发出了呻吟。 9D,& )6  
也就是说,转生者们已经准备好了舞台在等待着。 b} :Z(L,\  
等待他们心目中永远的最高司祭回来…… PR+!CFi&  
V_* ^2c)  
玛莫公国的公都温帝斯完全陷入了恐慌状态。 ZE^de(Fm  
王城温得雷司特遭受来历不明的怪物攻击。警备骑士及士兵们虽然英勇奋战,却依旧力有未逮,使得城堡被怪物所攻陷。 qJ@?[|2R  
这是发生在两天前的事情。 @4i D N  
之后怪物出现在市区,只要看到居民就予以杀害,还破坏建筑物并使粮食腐败。 t>xV]W<  
城市中的有力人士为了保护财产,雇用义勇军想要打倒怪物,然而他们的武器对怪物全部无效,即使是用火或毒也伤不了怪物分毫。 WxFjpJt  
居民们无可奈何,只好将能带走的财产全部带走,开始逃离居住的地方。 yl}Hr*  
数万名难民塞满了通往港币莎尔瓦德的街道。 Mw~ ?@Sq  
有部分难民想要求助于远征新生玛莫帝国的玛莫公国军,因此朝东方前进。 Fv 9Z'#t  
这些难民陆续涌进了玛莫公国军的营区。 { at; U@o  
「我本来还以为这场战斗胜利的是我们……」 ,J|};s+  
环视着难民们惶恐的样子,玛莫公王史派克叹气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NQG"}=KA  
史派克仿佛质询般地环视着身边的人。 (GQy"IuFh  
「太大意了……若是当初在城里留下更多的守卫……」 /dfZ>k8  
亚德•诺瓦睑色苍白地说着。 L!5f*  
「这种事态哪有人预测得到?只不过身为公王的我还是必须负起一切责任。」 3X:F9x>y  
史派克说完咬紧了嘴唇。 J0#% *B  
「还有办法挽回啊。只要把怪物通通消灭掉,收复王城就可以了。而且这次一定要把破坏之女神的转生者全部除掉。」 _5zR!|\^  
盖拉克的语气虽然平静,然而睑却已经因愤怒而涨红,额头及太阳穴也浮现出血管。 "rXGXQu  
看来他正拚命地压抑住自己的情绪。 ct  ZW7  
「那当然……」 {t 7 M  
史派克握紧了拳头。 8p FSm>  
「王城被夺走,居民也开始逃离公都。这么一来公国就等于灭亡了,如今的事态当然不允许我们静观其变……」 U0rz 4fxc  
敌人将城内守卫的骑士及士兵全部消灭,公都居民所组织的自卫队也无法与其为敌。 -b{*8(d<I  
可说是非常恐怖的对手。 uk1IT4+  
就算采取强攻也无法确定输赢的把握。然而史派克并没有其它选择。无论付出多大的牺牲都必须消灭怪物。 0h7\zoZ5  
温帝斯的居民也一定期待着玛莫公国能够尽快夺回公都。 y|p:^41Ro  
「转告全军,马上出发收复王城及公都。敌人是从异界召唤出来的怪物,之后再指示如何作战。 D,hl+P{^K  
  主力部队的指挥由骑士团团长伍丁担任。」 0`x<sjG\q  
「遵命。」 '1w<<?vX?  
盖拉克点头,派遣了亲卫骑士担任传令。 {<GsM  
「那么,我们要比部队先出发吗?」 PQfx0n,  
「要是不亲眼目睹并战斗看看的话,就没有办法指导士兵作战方法了。 PXkPC%j  
  总之我们先打倒一只,之后再多打倒几只,找出有效消灭怪物的方法。」 wy^>i$TC  
史派克如此回答亲卫骑士队队长。 zYep V  
「我知道了。」 &v:iC u^|  
盖拉克用力点头,随即命令亲卫骑士尽快准备出击。 oreS u;`$  
「尽可能召集魔法使。要是没有魔法做掩护,大概无法伤其分毫。」 RH`m=?~J,  
「遵命……」 =3}+f-6"'  
亚德•诺瓦深深地行了个礼。 H&GM q5)B  
在玛莫公园,魔法使的人数压倒性的下足。 6@T_1  
那是因为本国弗雷姆的建国部族沙漠之民尊崇剑技,对魔法抱持轻蔑的态度。   V C.r  
弗雷姆国王卡修之所以招揽史列因担任宫廷魔法师,是为了要对抗千年王国亚拉尼亚以及玛莫帝国的魔法。  Oe5aN o  
而弗雷姆的宫廷魔法师史列因在忙于公务之际,也开设私塾致力培养年轻的魔法师亚德•诺瓦就是他的弟子之一。 lFB Ka ,6  
他出身于风之部族的有力氏族,然而却没有成为战士。 akNJL\b  
他的父亲在无可奈何之下兄好把他送去学习魔法。 _ p?q/-[4  
幸好亚德•诺瓦在魔法方面拥有极佳的天分,成为了导师级的魔法师。 0^.q5#A2  
在史列因的门下中也无疑是优秀的弟子。 \,?yj  
然而若是与亚拉尼亚出身的艾莲娜,或是新生玛莫帝国的宫廷魔法师威尔相较,他在魔法上的造诣无疑是逊色许多。 AD8~  
虽然宫廷魔法师被要求的能力不只是魔法,献策给国王并协助治理国家才是最为重要的工作。 k_!z=6?[:  
只不过,就像现在的情形,还是会有需要使用高等魔法的状况发生。 mX<D]Z< k  
「万一我被打倒了,就派遣使者前往本国转达详情。转生者的最终目的是破坏世界。 >s1HQSe66  
  他们绝对不会因为消灭了玛莫公国就善罢甘休……」 {2V=BDS|?K  
史派克如此叮咛着。 p<jHUG4?'  
「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0a(*/u  
盖拉克低语。 .d.7D ]Yn  
「所以我才说是万一啊。我也不愿意就这么枉死,不过敌人绝对是不可轻忽的对手, ~M <4HC  
  这一点你务必要铭记在心。」 .fZv H  
史派克对盖拉克如此解释。 3 \kT#nr  
「请洁妮雅族长及克洛坚司祭与我们同行,威尔也是。」 %.Mtn%:I *  
史派克命令一名亲卫骑上去请他们过来。 N`#v"f<~Q  
「遵命。」 TsR20P@  
受命的亲卫骑士行礼后快步离去。 [t ^|l?  
「这样很危险吧?」 4E"qpy \(  
盖拉克的脸色一变。 RI%* 5lM8;  
「或许洁妮雅与克洛坚私底下和卡蒂丝教团有所勾结啊! *aTM3k)Zs  
  就算没有勾结,要是他们认为玛莫公国处于不利的形势,或许会投靠到卡蒂丝教团那一方吧?」 h; {?z  
「我不觉得黑妖精族或法拉利斯教团会希望世界被毁灭。虽然威尔的行动有点难解,但是也因此才必须把他留在身边。 Jq.26I=  
  若他愿意协助,他的魔法与知识肯定会有所助益。」 Wqy8ZgSC  
史派克如此回答:「请艾莲娜导师与药草师拉飞协助伍丁吧!」 $bD!./fl  
他们两人都离开了公都来到这个营地。 n)pBK>+  
魔兽使艾莲娜及药草师拉飞都是拥有优秀才能以及丰富知识的人,对于负责指挥骑上团的伍丁而言,他们将会是值得信赖的军师。 ph69u #Og  
将能想到的事情全部做完指示之后,史派克的心情轻松许多。 {5*+  
再来只要以自己的剑进行确认就好了,所以没有烦恼的必要。 u} KiSZxt  
「史派克先生……」 QAu^]1;  
至今都保持沉默的妮思,以下定决心的表情开口。 #Xsby  
「思,我知道。我也会请你一起来的,因为或许只有你能看出怪物的真面目。」 k 9s3@S  
史派克露出微笑,跨上亲卫骑上牵来的马,然后对妮思伸出手让她坐在自己身后。 \QHM7C T  
「史派克……」 }~\J7R'  
上马之后,妮思从背后环抱住史派克,轻轻地靠在他身上。 kV-a'"W5  
「你不用多心。把卡蒂丝教团及转生者们从这个世界埋葬可说正台我的心愿。」 .k[Ptx>  
听到这番话,妮思将睑颊贴在他的镜甲上静静闭上眼睛。抱住他的手也加强了力道。 )Q9J,  
(我真是个罪孽深重的女人……) .t\ Yv/|`  
妮思在心中轻声说着。 FUMAvVQ  
即使是亡者之女王娜妮尔的转生;即使已经有了永远的伴侣,还是恬不知耻地想要成为玛莫公王的妃子。 > a^H7kp  
真心爱着史派克的半妖精少女,甚至还因为自己对史派克的这份爱意,而选择了住在黑妖精族的集落担任人质…… mB_ ba1r  
(先前的邪神战争,还有这次的战斗,一切的元凶都是我……) k%c ?$n"  
即使如此,史派克还是选择了妮思为妃。 ZP?](RV>xg  
(我能够为您做些什么呢?) b/<4\f  
妮思不禁如此自问。 23+>K  
对此她只想得出一个答案。 g,x$z~zU{  
(与您同生,并与您共死……) y:pypuwt;  
坐在摇晃的马背上,妮思如此下定了决心。 $YL} rM  
JCE364$$"  
所有居民部逃离避难之后,公都温帝斯被诡异的寂静所笼罩。 arDY@o~  
史派克在街道外围下马,慎重地朝市区中心前进。 !'n+0  
并且寻找卡蒂丝教团的转生者们所召唤的怪物——终焉之使仆。 .\< \J|3  
「我认为出现在王城的怪物,应该是从通往终焉,能让破坏之女神降临在这世界之门 &XN*T.Y`  
  那里出现的。」 m|e!1_ :H  
妮思轻声告诉史派克。 {:fyz#>>^  
「为什么放着那种东西不管?」 #F [6$. Gr  
史派克询问着妮思。 XBi@\i=  
「因为我们也只能放着不管。若试图强行封闭那扇门,那就是干涉了这个世界的完整性,反倒会造成世界提早毁灭的反效果。」 LvE|K&R|  
因此大地母神教团并末封锁这道通往终焉的门,而只是净化从门内冒出的瘴气。 H2rh$2  
期望这样可以将影响压抑到最低。 !/Hln;{  
「玛法神殿之所以会建立在王城的地底,就是为了这个原因。」 *}3~8f u{  
「原来如此……」 0d.lF:  
世界总有一天会毁灭。连神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不…该说正是因为试图否定终焉,试着创造完美的世界,诸神的时代才会因而完结。 /|BzpIfpN  
「不过要是门开着,怪物不就会一直来到这个世界吗?」 &`t-[5O\  
若是如此,这座岛将永远背负与怪物作战的宿命。 #P18vK5  
「要从终焉召唤怪物前来,我想应该需要付出某些代价。转生者们大概是献出祭品,请求卡蒂丝行使奇迹吧……」 'U5 E{  
「降临的奇迹吗……」 &<k )W  
对于使用神圣魔法的司祭们而言,这是一种究极的奇迹。然而使用这个奇迹需要付出的代价便是司祭本身的肉体及灵魂。 7{/qQGL  
但是侍奉暗黑神或邪神等众神的司祭们,据说可以不必牺牲自己的肉体及灵魂,而是藉由献出活人作为祭品请神降临。  Zna }h{  
只要准备了足够的祭品,就可以不断使用降临的奇迹。不过据说能行使的奇迹等级,会受限于祭品本身的容量。 Nf1) 5  
「即使可以使用祭品作为替身,也不可能在一天中使用好几次奇迹。在王都空无一人的现在,大概也没办法寻找祭品了。」 cb|`)"<HN  
史派克就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似的。 Cg8{NNeD  
也就是说怪物并下会无限地出现。 S &cH1QZ  
「所以只要一只只地把怪物埋葬,最后再压制那道通往终焉的门就行了。」 I3s'44  
「是的……」 Ypha{d  
妮思以有所觉悟的表情点头。 5as';1^P&*  
「转生者们应该也集结在那里。所以决战地点就是那里了……」 l&U3jeW-o  
史派克转达亲卫骑士,预定计画是一边驱逐怪物,一边朝王城地底的玛法神殿前进。 !(l,+@j  
「让伍丁的部队前往收复公都及王城……」  &A=d7ASN=  
史派克派传令将这道命令传给在市区郊外待命,由骑士团团长伍丁所率领的本队。 \MK)dj5uUJ  
「发现了!」 .oAg (@^6  
在这个时候,盖拉克大喊着冲到史派克的身边。  YVD%GJ  
他与莱娜,以及她手下几名密探先行出发,前往寻找怪物的踪迹。 *!'00fv  
「好,开始了!大家集中精神!」 >Py;6K  
史派克回头向亲卫骑士们如此下令。 gd#  
之后由盖拉克带领众人前往怪物的所在处。 oPm1`x  
怪物在一栋大屋的中庭里。 ax7u b  
那里原本是一位上级骑士的住处。据说这座拥有篱笆、花坛以及人造池塘,经过精心设计的庭园十分有名。 0z.`  
然而原本应当美丽的庭园却变得惨不忍睹。 $P4hNb  
篱笆腐朽、花坛枯萎、池水变成一片漆黑。 kZPj{^c:  
怪物浸在池子里全身颤抖着。 r{p?aG  
「原来如此,果然只能称为怪物……」 h, +2Mc<  
仔细观察过之后,史派克低声呢喃着。 ]+d.X]   
体格大约是马的两倍。暗灰色的身体分成好几节。看起来应该是头部的地方,有数根不知是眼睛还是触角的突起物,下半身则因为浸在漆黑的水里而无法确认。 P0}uTee  
怪物全身冒出灰色的烟,看起来就像是身体正缓缓蒸发着。因此怪物的整个轮廓就像海市蜃楼一般摇曳着。 u+XZdV  
「那就是…终焉之使仆……」 S WYiI  
亚德•诺瓦的声音在颤抖。 -`f JhQ|  
他就这么嘴巴半开着,似乎再也说下出话来。 ?Za1  b  
「看得到从未见过的灵气。不是动物或植物,也不是不死生物……」 7}TjOWC  
身为精灵使的黑妖精族女族长洁妮雅如此说着。 {IqbO>|"O_  
「感觉不到魔力。不过并不代表它不会使用魔法。」 #UI@<0P)  
新生玛莫帝国的原宫廷魔法师威尔苦笑着。 0Oe@0L%^3"  
「这肯定不是法拉利斯神的眷属。」 :mY(d6#A>  
暗黑神司祭克洛坚耸着肩说道。 Jw"'ZW#W  
「是吗……」 a"#5JcR3  
史派克点了点头。 `6Y'H2WJ?  
的确,他也认为这个怪物与魔神或栖息于异界的暗黑神法拉利斯之使仆并不太相似。 6M259*ME  
魔神虽然有着奇特的外型,不过基本上都是人型。就算身体各部位的形状特异,但也都近似于这个世界的某些动物。  0u)]1  
然而眼前的怪物,很难让人联想到这个世界的生物。  {@B<$g   
也感觉不到至高神法理斯之教徒所说的邪恶感。  ;Fp"]z!Qh+  
总之就是异质的存在。 =,,!a/U  
直觉就能感到它不应该与这个世界同时存在。 LGRX@nF#  
这对怪物而言或许也一样。因此才会在自己被消灭前,试着消灭自己周围的一切。 M2vYOg`t:c  
「现在还不是终焉来临的时候。不应存在的并不是这个世界,而是你们!」 A4 o'EQ?~  
史派克如此大声喊着,并从剑鞘中拔出了剑。 %3'80u6BCJ  
「这是第一次,所以慎重一点。首先用魔法试探一下吧!」 sq-[<ryk  
听从史派克的命令,魔法使们向前移动。 m_' 1yX@  
亚德•诺瓦及威尔两名魔法师;洁妮雅以及她所率领的黑妖精;还有妮思、古里巴斯与克洛坚等神职者都作好了出手的准备。 PHZA?>Q7Z  
「如果是要确认哪一种魔法比较有效,应该要轮流咏唱魔法比较好。」 <_ddGg~  
威尔环视着魔法使们如此提议。 vezX/xD?  
「这是个好主意,就这么做吧!l oT%~)g  
亚德•诺瓦毫不在意自己的立场,赞同着威尔的意见。 ` *h-j/M  
「万物之根源、万能之力……」 V= !!;KR0  
威尔首先向前,开始进行古代语魔法的咏唱。 ~.yt  
然后完成了「电击束缚」的咒文。 "*XR'9~7  
怪物被紫色的电网所捕捉,像是很痛苦般地颤抖着。 7p@qzE  
从怪物身上冒出的灰色烟雾忽然变浓。 :W-"UW,  
被这种烟雾笼罩,网状的电光逐渐变得稀薄,到最后完全消失了。 Abd&p N  
「魔力被消除了?」 |SQ5Sb  
威尔的眉头一颤。 D CcM~  
「暗之精灵,司掌恐怖的精灵……」 s+h`,gg9  
黑妖精族族长洁妮雅召唤出三个暗之精灵,对怪物展开了接连的攻击。 _U|s!60'  
暗之精灵的攻击能夺走对方的精神力。她认为既然敌人会使用魔法,那么只要消耗掉它的精神力,或许就能够让它无法维持魔法的效果。 Qf6Vj,~N  
如果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让怪物昏倒。如此一来就可以轻易解决了。 vp{jh-&  
在这个物质界极为不稳定的暗之精灵,在撞到怪物之后就马上瓦解了。 b'3w.%^  
怪物一直持续颤抖,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冲击,然而却看不出是否有什么效果。 zdlysr#  
「大地母神玛法……」 AQDT6E:  
妮思简短祈祷了几句之后,发动了「气弹」的咒文。 `h+sSIko  
从她伸出的右手发射出看不见的波动,击中了怪物。怪物再度开始颤抖,身上被气命中的部位狂泻出漩涡状的灰色烟雾。 b$l@Z&[]  
「看起来好像很痛苦,不过完全无法得知究竟有多少效果啊……」 Uw8 O"}U8  
史派克皱起了眉头。 f-E]!\Pg  
怪物缓缓地从人造池中爬出来,并朝史派克等人接近。 Cb%?s  
腹部有着无数像是伪足般的突起,它就是藉此在地面前进。 'j 'bhG  
伪足与地面接触到的部分也冒出了灰色的烟。 D'$ki[{,  
「那些烟看起来就像是怪物正在蒸发一样……」 /bjyV]N  
史派克自言自语般地低声说着,并握着剑走到魔法使们的前面。 n{s `XyH  
在他身旁是扛着战斧的盖拉克。 %AwR4"M  
「思,就我看来也是如此。」 AcqsXBKd  
盖拉克点了点头。 C!6?.\U/:c  
「因为对那怪物而言,这个世界并非是它所应当栖息之地……」 wR@&C\}9  
妮思有些犹豫地说着: .]SE>3  
「或许光是存在于这世界就会使它持续消耗了。所以才会试着将周围变质,成为让它能比较容易存在的环境吧?」 I kv@}^p 7  
「原来如此。」 OSY$qL2  
听了妮思的看法,史派克也觉得能接受这种解释。 fjVGps$ j  
「既然如此,就表示一切都能作为我们的武器。即使是普通的水或泥土也行。就算以普通的武器攻击,或许效率不是很好,不过也一定会产生效果。」 biLx-F c  
「总之就是让这家伙消耗到无法存在于这个世界就行了是吧?」 .-2i9Bh6  
盖拉克露出苦笑。 sH(@X<{p  
虽然他无法理解史派克与妮思的对话,不过他做出了这个单纯的解释。 hfw$820y[  
「哎,总之就是如此。不过,就算用武器攻击,大概也会像是在砍空气吧。如果武器拥有魔力的话,应该就会有所不同才对。」 I-<U u 2  
史派克如此回答盖拉克之后,以剑朝向逼近眼前的怪物砍去。 {=};<;_F  
这是他即位成为玛莫公王的时候,本国的卡修国王赐给他的魔法宝剑。那是卡修国王从大陆带来的武器之一,蕴含着强大的魔力。 =8:m:Y&|`G  
剑深深地砍入了怪物的身体。 b|F4E{{D^  
有砍中的手感。 s~(!m. R  
然而灰色的烟雾从砍下的地方猛烈喷出。 4JV/Ci5  
「咳咳!」 iG*@(  
稍微吸入这种烟,史派克就感到胸口像是在焚烧般的痛楚。 8ExEhBX8  
「史派克先生!」 r: Ij\YQ  
妮思前来使用治疗及解毒的奇迹。 ;>%@  
「小…小心啊!」 3Ov? kWFO  
史派克在激烈咳嗽之后,警告着随后挥舞着斧头上前的盖拉克。 nM]Sb|1:  
他的斧头已经由亚德•诺瓦赋予了魔力。斧头一砍人身体,怪物就开始不住地颤抖, Fb8~2N"3  
  并且猛烈地喷出灰色的烟雾。 B 'sgCU  
在这同时,怪物从应该是头部的部位,伸出了像触手一般的东西想要缠住盖拉克。 4I&e_b< 30  
「风之精灵希鲁芙……」 i b$2qy  
在这时,洁妮雅咏唱了精灵魔法的咒文召唤出风之精灵。 NHI(}Ea|]  
「把瘴气驱逐吧!」 /XEt2,sI9  
洁妮雅如此说完,便命令风之精灵刮起强风,将怪物全身冒出的烟雾瞬间吹散。 YS$42J_T  
「真是帮了大忙……」 MLVrL r t  
史派克等到呼吸恢复顺畅,便再度挑战怪物。 9U bD =}W  
其他的亲卫骑士们在魔法使为自己的武器赋予魔力之后,也开始朝怪物砍去。 B}O M:0  
怪物很快就失去原形,逐渐融化在地面并延展开来。 kF,_o/Jc  
地面涌出诡异的气泡,猛地冒出了烟雾。 ^)wTCkH&y  
洁妮雅在瘴气消失前,都不断操纵着风之精灵。 SLGo/I*  
「总之,确定怪物是可以消灭的了……」 w6cW7}ZD,  
史派克俯视着变成恶心颜色的地面不悦地说道: eG&3E`[  
「不过,比想像中的还要棘手啊!」 Ja`xG{~Y7i  
「的确是。」 !=/wpsH  
盖拉克应和着。 q eW{Cl~   
并且看向自己的手臂。 [p:mja.6y  
被怪物之触手缠住的防具被腐蚀了。即使已经由魔法使赋予魔力,战斧还是染上了诡异的颜色。 &xgKHbg  
「把我们看到的详情转告伍丁。以一名魔法使及数名骑士、士兵组成一队,一定要有魔法的支援才能对怪物攻击。另外千万要注意不要吸入瘴气……」 ZYMacTeJjg  
那种宛如肺部燃烧起来的痛苦,他不愿意尝试第二次了。 RkMs!M   
「我们就一边解决怪物,一边朝大地母神的地下神殿前进。要谨慎行动。」 YU]|N 'mL2  
史派克如此叮咛身边的人们 #'qDNY@w}  
并把剑收进剑鞘,开始朝王城前进。 dm(Xy'*iQ  
走在街道上的这段期间,史派克等人遭遇了三只怪物,并且将其顺利消灭。 _G62E $=  
怪物的外型不尽相同,生命力也有差别。有的轻易就能打倒,有的则花了很多时间。 ;Yr?"|  
不过基本的能力应该是一样的。 exP:lO_0n  
使用触手、尖剌或是吐出液体攻击。除此之外,怪物都会冒出那种灰色的瘴气。 ]iq2_{q  
瘴气似乎会污染周围的物质,并消灭魔力及精灵力。 R5b!Ao  
因此魔法的威力会减少,而接近怪物的人则是会身中剧毒。 eE0'3?q(  
在与三只怪物交战时,有一名亲卫骑士被怪物的尖剌所贯穿,还有一人则是因为全身被怪物所吐的液体泼中而丧生。 <_8p6{=  
虽然还有其他人受伤,不过在接受司祭们的治疗之后都还能继续作战。 j7>a ^W   
就这样,史派克等人终于抵达了王城温得雷司特。然而他们没有进入城内,而是从中庭直接沿着通往大地母神之地下神殿的漫长阶梯往下走。 tbm/gOBw  
为了与转生者们进行最后的决战……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8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24

e \ rb  
史派克等人抵达王城不久后,由骑士团团长伍丁所率领的玛莫公国骑士团的主力部队也赶到了王城温得雷司特。 W(&9S[2  
并且为了收复城堡而展开战斗。 6N]V.;0_5  
「为玛莫公国而战!」 ?L~Z]+-  
玛莫公国骑士团团长伍丁以最大的音量高喊。 ,1g*0W^  
然后高举着剑下令突击。 ?{M!syD<  
「喔喔——!」 l#G }j^Q  
公国骑士团的骑士及上兵们以怒吼呼应他。 A`qb5LLJ)  
(为了玛莫公国吗……) *^5..0du  
他凝视着骑士及士兵突击的身影,在心中轻声低语。 U?:<clh  
他出身于风之部族。当初他其实很不高兴自己受封的领土竟位于这座暗黑之岛。 Uv"GG: K_  
不过如今他已认为这座暗黑之岛玛莫才是自己所属的国家,而非本国弗雷姆。 !rMl" Y[  
他当然并不是失去了对卡修国王或风之部族族长萨达姆的忠诚心,而是因为他开始对玛莫公国的这位年轻公王有着更高的期望。 ]kd )j  
刚开始,驻留在这里一阵子后,所有的人都认为要统治暗黑之岛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Y8yRQ zu  
伍丁对此也没有异议。  Q9 * N/2+  
此时风之部族的族长萨达姆回到本国弗雷姆,而炎之部族的族长史派克即位成玛莫公王,玛莫公国就此建国。 )!``P?3?  
年轻公王统治的脆弱王国,伍丁认为根本就是破绽百出,因此甚至曾经意图造反。 044*@a5f  
果然,从建国初期起,公国就面临了许多的考验。 n/3g x4.g  
而在逐一化解之后,终于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n|oAfJUk,  
然而,在消灭新生玛莫帝国,才刚以为终于获得胜利的时候,却陷入了公都与王城被异界的怪物所占据的最坏状况。 6!}tmdzR  
伍丁当然知道破坏之女神卡蒂丝的教团是一切罪恶的元凶,然而这个邪教的教团规模甚至小到没能列入六大神之中。 6T_Mk0Sf+  
说实话,他太小看了这个教团。 R.EA5X|_  
真的是太大意了。 3 TN?yP)  
玛莫公国总是与灭亡二字为邻,不过他未曾想过有一天居然会跟世界末日扯上关系。 *L9s7RR  
通往终焉的门就位于王城的地底,这件事他也是今天才知道。 ReCmv/AE  
有怪物藉由这道门而出现,即便这是既成的事实,也荒唐到令人无法相信。 EMe6Z!k  
然而无论是何方神圣,只要与玛莫公国为敌就要加以排除。这是伍丁身为骑士团团长 !$>d75zli  
的誓言,也是玛莫公国骑士团的使命。 ul e]eRAG  
「为玛莫公国而战!」 t/bDDV"  
伍丁再度高喊,并朝王城的建筑物展开突击。 u|=G#y;3  
关于如何应付怪物,公王史派克已经对他进行了详细的指示。 /AR;O4X+  
伍丁忠实地依照他的吩咐进行编队,并前来收复公都温帝斯。 K'%,dn  
终焉之使仆就潜藏在街上各处。一旦找到便要将其打倒。 m %$z&<!  
然而对手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怪物。即使知道战法,要实践也不是那么容易。 ~$f+]7  
必须面对连续而严苛的战斗。许多骑士及士兵牺牲了生命。 Wx&AY"J  
虽然如果没有魔法的支援就无法与怪物为敌,然而魔法使的魔力也有其极限。 vL13~q*F  
甚至有好几名魔法使因为用尽魔力而不支昏倒。 AjaG .fa]k  
不过伍丁知道还有更严苛的战斗等待着他们。 `OnN12`  
王城的内部简直就是怪物的巢穴。 jz|zq\Eek  
许多怪物聚集在通路或房间;地板、墙壁及天花板都变质为异样的物质。 *&B*/HAN  
城中四处充满了瘴气,必须靠黑妖精族的精灵使操纵风之精灵将新鲜的空气吹进去才勉强可以往内部继续前进。  !>/U6h,_  
即使如此伍丁还是下令进攻。 uG3t%CmN  
由于远征回来还不久,骑士团都疲惫不堪。然而他知道只要时间一拖长,这样的疲劳不只是会侵蚀肉体,连精神都会受到影响。 ,:-S<]fS{_  
目前骑士团的士气还很高昂。 A5Yfm.Jy  
因为他们还没完全理解到状况有多么绝望。因此伍丁希望能尽快一决胜负。 IBU(Hm1,  
如果现在不继续前进,玛莫公国至今所建立的根基将会全部瓦解。 sRo%=7Z  
伍丁有这样的危机意识。 d>  Y9g  
玛莫公国全军在王城温得雷司特的走廊及房间里,与终焉之使仆进行壮烈的战斗。 anA>'63  
骑士与士兵接二连三地被打倒,魔法师们的疲劳也开始达到极限。 Y{@ez  
不久后,伍丁所率领的本队已经站在最前线开始与怪物作战了。 Aa.bE, W  
因为先锋部队都已经因为负伤及疲倦而后退重整。 br<,?  
本队的骑士都是伍丁挑选出来的精英。 S8<O$^L^  
魔兽使艾莲娜、战神麦理的神官、黑妖精族的精灵使等优秀的魔法使们也同行。 ?`,UW;Br6  
伍丁将躲藏在小房间里的怪物交给部下们,自己则穿过通路,朝王城的最深处前进。 L]kSj$A  
他们终于抵达了谒见大厅。 j; 1X-  
在这里,伍丁发现了一只至今为止的终焉之使仆皆完全无法相比的巨大怪物。 k5=0L_xc  
那是外型宛如龙一般的怪物。 WU{G_Fqaz  
全身灰色,外麦没有鳞片覆盖,就像涂上泥巴一样的黏滑,并且还飘着灰色的瘴气。 >&e|ins^N  
从它巨大的口中,有数根与其说是舌头,不如说是触手的东西不断吞吐着。 A%oHx|PD  
「那就是邪教徒所召唤出来的最大最强的怪物了吧……」 kfg9l?R$I<  
伍丁不禁目瞪口杲地呢喃着。 xgL*O>l)  
「不过,只要打倒那个怪物就可以收复王城……」 }!(cm;XA"  
伍丁命令部下集合附近的骑士。 %ztCcgu*  
「伍丁先生……」 zOCru2 /  
被称为魔兽使的女性呼唤着伍丁,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9aYU;9D  
「怎么了艾莲娜导师?」 7$a,pNDw  
「依据至今战斗过的怪物强度来判断,光靠我们应该是无法打倒那个怪物的。 OCa74)(  
  我认为目前应该暂时撤退,等到与史派克先生他们会合之后再进攻。 C\ j|+s  
  栖息在城里的怪物已经大中都被打倒,这样的战果应该足够了……」 n87B[R  
「艾莲娜导师的意思是……这个可说是公国象徵的谒见大厅,就任凭郡怪物占据?」 hoD (G X  
「我能体会您的心情。但是如果目前强攻的话,公国骑士团可能会遭受致命的打击即使能够收复王城,今后在统治上也会面临障碍吧!」 +tkDT@ `  
「我也有同感。既然已经扫荡了公都里的怪物,我们现在还是先回到市区对王城进行包围,等到静养完毕再与那最大的怪物进行决战。」  35?et-= w  
药草师拉飞也赞成艾莲娜的提议。 CQW#o_\  
他虽然不是魔法使,不过在逃离公都时让弟子们带走了许多的秘药,而他调合的秘药也可以发挥与魔法相同的效果。 GP <A v1  
同时他的剑技也很高明,并擅长分析战况,天分远超过一般的骑士。 /w^}(IJ4  
艾莲娜及拉飞两人在这次的战斗中提供了伍丁非常确实的建言。 kKr7c4q  
如果没有他们,受害程度将会更为严重。最坏的状况下,骑士团可能也早巳全灭了。 `6)GjZh^  
而目前这两人的意见是一致的。 UIi;&[   
应该要撤退。 O[U^{~iM  
然而—— R7r` (c!  
「没有战斗过,只因为对方庞大就心生瞻怯,那我可没脸去见史派克公王啊!」 7;jwKA;k  
伍丁笑着对两人说道: <kN4@bd;  
「或许出乎意料的容易打倒也不一定喔!」 P hs4]!  
「伍丁先生……」 c3W9"  
艾莲娜皱起了眉头。 V##=-KZ  
「我推测那种怪物的体格大小就等于它们的存在能力。想要抵消它的存在,我们必须拥有极为强大的实力。」 7xTgG! >v  
「原来如此,艾莲娜导师是这么推测的吗…」 {?!=~vp  
伍丁频频点头。 l=ehoyER  
「请务必将这一点向史派克公王报告。」 [APwHIS  
之后伍丁环视着集结的骑士们。 FNL[6.!PV  
「我们要打倒那怪物,然后在这里迎接陛下。陛下目前应该也已收拾掉邪教徒了。」 IL;JdIa  
他对骑士们如此说着。 M!Q27wT8 O  
「伍丁先生,请听我的话好吗!」 v W=$C  
艾莲娜不禁变得激动,就像要抓住伍丁似地逼近。 &*}`uJt  
对个性温和的她而言,这样的举动相当罕见。 r6S-G{o  
「不,艾莲娜小姐,我们就在这里欣赏伍丁先生奋战的英姿吧!」 ]CHO5'%,$  
拉飞将手搭在艾莲娜的肩上要她退后。 > Dy<@e  
「拉飞先生?」艾莲娜以涨红的脸转身看向这位容貌端正的药草师。 _/(DEF+G  
「虽然您已经很疲倦了,不过还是请您为他们的武器赋予魔力吧……」 HY-7{irR~  
拉飞如此说完,便对艾莲娜点头示意。 #gn{X!;-;  
这位女性魔兽使随即理解了他的意图。 ^{Wx\+*!  
「……我知道了。」 >f+qI mH  
艾莲娜难过地说完后,便开始咏唱古代语魔法的咒文。并且将效果增幅,在所有公国骑士的剑上都赋予了魔力。 a7$-gW"Z(,  
「谢谢您。」 {zzc/!|  
伍丁深深地敬了个礼。 TQ`s&8"P  
「两位请退后吧。要是我有什么三长两短,希望两位可以率领骑士团撤退到公都。」 ?R-4uG[ (  
「请交给我们吧……」 oKyl2jg+,  
艾莲娜含着泪,对玛莫公国的骑士团长恭敬地回礼。 3oD?e  
「祝您胜利……」 @yV.Yx"p_  
拉飞与伍丁用力握手之后,便带领着艾莲娜退后到谒见大厅的门口。 +vf~s^  
「我不知道您怎么想,不过这样真的好吗?」 Pgug!![  
艾莲娜以责备般的视线看着拉飞如此询问。 7sypU1V6  
「即使会用剑,我也不是个骑士。我最珍惜的是我自己的生命。 +az=EF  
  然而他们不同,成为国家的基础才是他们的荣耀,因此不能不战而退。 T-MC|>pv  
  睹上生命守护人民,这样的事实才是最重要的。而且如果是伍丁先生的话,应该可以确认那只怪物究竟有多强大。 S?Y%}  
  在史派克公王要与那怪物作战时,这将会是贵重的经验。不过我当然还是祈祷伍丁先生能够获胜……」 Yt]Y(  
拉飞平静地答道: kB#;s  
「我们能做的就是守护他们的战斗直到最后,以及将结果向玛莫公王报告……」 cQzUR^oq,  
「这我知道……我都知道啊……」 d\O*Ol*/v  
艾莲娜流着眼泪用力地摇着头。 9 AWFjoXl"  
「可是这样的立场太沉重了。虽然玛那是万物的根源及万物之力,但我认为人的生命更加可贵。 .@KI,_X6,  
  因为能够创造出各种东西,将各种事情化为可能。而竟然要这么轻易地失去拥有这样的能力的生命,我实在是忍受不了啊……!」 "!S7D >2y#  
「的确如此啊……」 bU4l|i;j  
拉飞用力点了点头。 >mAi/TZC  
「然而对他们而言,玛莫公国拥有让他们赌上生命的价值。这代表史派克公王已经建立起一个拥有如此价值的国度了。」 N({0"7  
真的是被招聘到一个好国家了,拉飞如此认为。 )U|0vr8:  
不太喜欢过问世事的他,如今也已经自觉是这个国家的一份子。 ]]F e:>  
虽然还是不愿受到束缚,下过他认为出一份力也无妨。 =w;~1i% .k  
因此在这次的战斗中,他也亲自拿起了武器。 2}uSrA7n]  
(失去这个国家的话实在太可惜了……) 1j_ 6Sw(  
拉飞眯细眼睛,凝视着这外型像龙一般的异界怪物。 w# R0QF  
此时,伍丁下令集结而来的二十多名骑士开始进行突击。 { Gvv^.H7  
「为玛莫公国而战!」 $y_P14  
如此喊完之后,玛莫公国骑士团的团长便亲自冲在突击的最前锋,高举着剑朝那巨大的龙形怪物砍去—— f0@4 >\g  
GHR r+  
玛法神殿所在地——王城温得雷司特地下的洞窟,之前曾经是破坏之女神卡蒂丝教团的圣地,也是破坏之女神大神殿的所在之处。 ubs>(\`q"  
在这地下洞窟中,有座据说是卡蒂丝女神遗体的巨大石像,并有一扇通往终焉的门。 " ?=$(7uc  
玛法教团并未将其消灭,而是为了将负面影响抑制到最低,而在此建立了地下神殿。 O0_kLH$.  
知道这个真相的人并不多。因为这是玛法教团的最高机密。 nV/;yl4e{  
卡蒂丝与玛法的神格是相对的。 F-=Xbyr3@  
为了对应致力创造完整世界的玛法女神,下一个世界的始源巨人——也就是这个世界的终焉巨人送来了最强的代言人,也就是卡蒂丝女神。 cU_:l.b  
然后就爆发了诸神之战。 LV8{c!"  
史派克等人沿着通往玛法地下神殿的漫长阶梯,谨慎地往下走。 y=&^=Z h[  
这里也成了终焉之怪物的巢穴。 }B`T%(11=  
必须一只只地将其消灭。加上楼梯非常狭窄,甚至无法容纳两人并肩作战。 PI&@/+  
带头与怪物作战的是盖拉克。后方足以魔法支援他的古里巴斯及亚德•诺瓦。 R4% }IT^%P  
史派克几次提议要与盖拉克交换位置,然而盖拉克都没有接受。 !BDJU  
而且他也未曾把带头的任务转手给旗下的亲卫骑士执行。 ~o27~R ]  
结果位于阶梯上的怪物,是由盖拉克一个人全部解决的。 o(stXa  
他们终于抵达了地底洞穴。 D+xPd<  
楼梯尽头有一道厚重的铁门,然而铁门已因为遭到严重的腐蚀而崩塌了。 "R0(!3  
门后是通往礼拜堂的石砖路,道路的两旁并排着以玛法女神之神话为题材的石像。 =gAn;~  
光是走在道路上,内心就会不由得虔敬起来。 GhR%fxe  
宛如围绕着礼拜堂所矗立的柱子,点着永远不会熄灭的魔法灯。魔法造成的灯光,使礼拜堂浮现出青白色的光辉。 ldWrv7. P  
真是美丽的光景。 i:2e J.  
然而就在前阵子,这座地下神殿发生了悲剧。受到伪装成巡礼团的卡蒂丝教徒袭击善。 -eFq^KP2  
以费莉娜司祭为首,所有的神官部惨遭杀害。 "b[w%KYyl  
邪教徒企图让神殿侍祭妮思的内心充满愤怒与憎恨,使亡者之女王娜妮尔觉醒。 ,HwOMoP7  
然而这只能说是毫无意义,因为妮思早已觉醒了。 ' 1D1y'  
即使取回了亡者之女王的记忆,她成为玛莫公妃的决心也仍然没有改变。 Xz!O}M{4  
史派克坚信,就算妮思与她前世永远的伴侣见面,她也绝对不会因此改变心志。 "H|hN  
「作好觉悟了吗?」 s&L 6C[  
史派克询问着跟随他的众人。 )#v0.pE  
他们各自无言地点头回应。虽然彼此的想法不同,但是都选择与卡蒂丝教团作战。 vt(cC) )  
之后史派克凝视着妮思。 qsHjqK@(  
「我作好觉悟了。」 P vW~EJ  
妮思微笑着如此回答。 +K:hetv  
这代表她已经作好觉悟,要与永远之过去,以及永远之未来诀别了。 .Lp\Jyegs  
史派克以笑容回应她。 L+Q.y~  
「只要顺利地消灭了破坏之女神卡蒂丝的教团,卡蒂丝的遗体及终焉之门就不过是个纪念碑罢了,同时也代表着玛莫公国的胜利。」 V%JG :'6L  
史派克坚定地说着,并拔出剑来。 x%%OgO +>  
「转生者们应该都在终焉之门那里。去做个最后的了结吧!」 iJ p E`  
史派克带头向前冲去,来到洞穴最深处那诡异的歪曲空间之前。 5^C.}/#>F  
岩壁呈现漩涡状的扭曲,看起来就像生物的口腔。 M"E7= J  
是终焉之门。 VP_S[+Zv~  
门前聚集了五、六个人。 i7foZ\btFc  
史派克感觉到内心正在怒吼。 l g*eSx>M  
他们正是卡蒂丝教团的高司祭,也就是转生者。 ,7ZV;f 81  
「我是玛莫公王史派克!」 18o5Gs;yx  
史派克报出自己的名字。 vu`,:/|h  
并且将视线投向转生者中最为矮小,表情温柔得宛如少女的一名少年。 9;tY'32/  
虽然是初次见面,但是史派克知道他就是新生玛莫帝国的皇帝雷艾斯。 D0LoT?$N  
也是亡者之女王娜妮尔永远的伴侣。 %>E M ^Z  
其名为费奥尼斯。 1Y{pf]5Wx  
x#}{z1op9  
(就是他吗……) aW(H n[}^  
史派克不禁感到些许嫉妒。 o>Q =V 0?  
虽然是前世的事情,但即将成为他的妃子之女性曾经与费奥尼斯相厮守。 ^(~%'f  
「来得还真早啊!」 C!}t6  
一名肥胖的男子摇晃着凸出的肚子发出笑声。 < m/@_"  
「那个人是谁?」 z65Q"A  
史派克小声地问着妮思。 ;P9cjfSn  
「他是转生者萨奇斯。虽然个性看来温和,却比谁都渴望世界的毁灭。 VQ^}f/A  
  不只是生命,有时甚至让人觉得他连死亡也加以否定。他大概也不希望转生到下一个世界吧。 H& !?c5  
  没有终焉或始源的巨人;没有世界的存在:永远完全的虚无或许才是他的理想……」 Z \>mAtm  
「究极的破坏是吧,或许他才是卡蒂丝最忠实的使仆……」 XU|>SOR@z  
史派克唾弃般地说道。 &*# Obv  
并命令亲卫骑士们架起驽弓。 !![HR6"Q  
亲卫骑士们听命拿出弩弓,拉开弓弦装上弩箭后瞄准了转生者们。 /Jf}~}JP  
「公都的怪物已经全被消灭,王城如今应该也已经清理完毕了。」 _*f On@Vwo  
史派克对转生者们说道。 p mUG`8SY  
「那又如何呢?」 4WP@ F0@n3  
萨奇斯像是装傻般地说道: S`pBEM  
「只要这扇门依旧开启,终焉之使仆要多少都召唤得出来哦!」 "2Q*-   
「或许如此。不过也必须要有人去召唤才行吧?」 ){4!  
史派克冷淡地如此回应。 N#GMvU#R  
「只要除掉你们就没有问题了。」 } p `A>  
「办得到吗?」 \.YJs"<3  
「试试看吧!」 ht2J, 1t  
史派克冷哼一声。 ny1Dg$u i2  
他们也是人类,被弓箭射中不可能会没事。 4o<' fY  
「我不寄望你们会投降。但是如果在这里杀了你们,让你们的灵魂再度转生,将会为这个国家的未来留下祸根。 Hb\['VhzM  
  我会把你们活捉再交给玛法教团。就像之前亡者之女王那样,把你们邪恶的灵魂封印起来,你们就沉眠到你们所期待的世界末日来临吧!」 K{0 gkORF  
「请您不要自顾自地说起来啊,您难道认为我们会输吗?」 B z? (?fyd  
「很抱歉,你们并没有选择的余地。我只是宣告罢了,而且接下来就要付诸实行。」 ^bECX<,H  
史派克压抑着情绪说道。「娜妮尔……」 !-4VGt&c,  
这时,新生玛莫帝国的少年皇帝终于开了口。 *2 ~"%"C  
他露出微笑,视线笔直地看向妮思。 8|tnhA]~  
「我是妮思。」 lQpl8>  
妮思挺起胸膛回答,宛如自豪于拥有妮思这个名字。 n$<n Yr`X  
她的表情没有迷茫。 3-BC4y/  
「名字没有任何的意义。连肉体这个容器也没有意义。因为不变的只有灵魂……」 TPmb]j  
听到妮思这番话,雷艾斯平静地摇头否定。 '?T<o  
「一切部已经准备就绪,再来就看你的选择。这个世界即将迎接终焉的到来,而我们将成功转生到下一个世界……」 e8{!Kjiz  
「转生者费奥尼斯……」 DS;.)P"  
妮思以怜惜的眼神凝视着他。 b?:?"   
「你希望与娜妮尔共度永恒,而她也接受了。因为,接受了成为让卡蒂丝复活之门的命运的她确实有那个能力……」 TjOK8 t  
妮思轻声说着,并缓缓地朝转生者们走去。 M|7][! <G!  
「娜妮尔?」 q oEZ>  
新生玛莫帝国皇帝雷艾斯——转生者费奥尼斯的表情微微一变。 "g5MltH  
「没错,我是娜妮尔。身为亡者之女王的日子以及与你的一切我都想起来了。不过我并非转生,而是重新投胎转世,并做出了选择。 A-u!{F  
  不是破坏之女神,而是创造女神的信徒;不是娜妮尔,而是妮思这个名字;同时也不是选择你,而是选择成为玛莫公王的妃子…」 @XVx{t;g2  
妮思如此说完,便朝转生者费奥尼斯屈膝行礼。 \mqrDaB  
「再见了,费奥尼斯。亡者之女王永远的伴侣……」 .e\PCf9v  
之后妮思转过身,回到史派克身旁。 z6f Y_LL  
史派克也向她点头示意。 P` y.3aK  
「逮捕他们!」 Mtn{63cK  
史派克下令。 +9M";'\c  
「遵命!」 9TEAM<b;  
亲卫骑士们架着弩弓缓缓前进。 hJ?PV@xy  
「风之精灵希鲁芙……」 P.djR)YI  
黑妖精族的族长洁妮雅,命令受她操纵的风之精灵在转生者周围创造静寂的空间。 o'? WWJK6w  
这是为了避免他们向邪神祈祷。 8Ep!  
威尔集中精神以便随时使用古代语魔法,克洛坚也谨慎地注意着对手。 k|$?b7)"@  
盖拉克、亚德•诺瓦、莱娜及古里巴斯司祭也都紧张地注视着。 !P gwFJ  
(真想让莉芙也亲眼见证。) ),2|TlQ  
史派克在心中轻声说道。 zX6Q7 Bc  
玛莫公国漫长的战斗,终于要打上休止符了。 E0.o/3Gw6  
之后当然还是会面临其它困难,然而应该不会再有关系到公国存亡的试炼了。 PoLk{{l3  
亲卫骑士们一步步慎重地缩小包围圈。 +]Ev  
转生者们已经逃不掉了。史派克抱持着这样的确信。 pk6<wAs*?#  
(玛莫公国胜利了。) Nnfq!%   
史派克大大地呼了一口气。 Ao\Im(?  
然而在这个瞬间—— 1! 5VWF0  
转生者之一的萨奇斯忽然捧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大笑起来。 TY?O$d2b3  
不过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因为洁妮雅的精灵魔法正发挥着效果。 _/YM@%d  
「朝他射箭!不过别射中要害!」 }/ Qj8l.  
盖拉克间不容发地下令。 Uy@:-NC)kn  
亲卫骑士们毫不犹豫地听从了亲卫骑上队队长的命令。 z G`|)  
十数枝弩箭划过空气,射进了转生者萨奇斯突起的肚子。 6=S z5MC  
鲜血染红了衣服。 #k,.xMJ~  
萨奇靳摇晃着不断后退。 h<qi[d4X  
在他身后,开启着通往终焉的门。 +^%)QH>9   
「人类啊……」 U|aEyMU  
萨奇斯的声音响起。 x@D> JG  
因为他已脱离了静寂空间的范围。 `/<f([w  
然而他的伤势绝对不轻,而且亲卫骑士们已经拿出第二枝弩箭锁定了他。 Pfd%[C/vdm  
如今他已经无计可施。 #}Bv/`t  
「终焉之使仆是我们召唤的。我们请破坏之女神降临于活祭品而发动了奇迹,然而行使的奇迹等级端视祭品而定。你们打倒的终焉之使仆在其中只能算是下级的……」 L]l?_#*x  
「那代表邪恶之神的奇迹也不过这种程度罢了。光之众神的司祭们牺牲自己祈求神的降临,因此才能够行使伟大的奇迹。」 '@5 x=>  
史派克冷漠地回答萨奇斯的话语。 \\{78WDA  
…但一点我们很清楚。不过我们也能祈求神降临在自己身上,而且已经有一位转生者付诸实行了。 l-5O5|C  
既然这世界即将终结,就再也没有转生的必要。要跨越到下一个世界,只要与终焉本身同化就可以了……」 % .8(R &  
即使已经濒临死亡,转生者萨奇斯依旧继续笑着。 h!tg+9%  
「那位转生者所召唤的终焉之使仆就在王城的谒见大厅。它有着龙的外形。 Y oZd,} i  
  看来龙下一个世界似乎也存在呢!不过由于龙与世界的根源有关,因此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V''?@  
「终焉之龙?」 [ Scao $  
史派克的眉头微微一颤。 pp2 Jy{\d  
如果转生者以自己的身体为代价,的确可以召唤出强力的怪物。 3TN'1D ei  
「伍丁……」 @Ph'!  
史派克开始担心进攻王城的骑士们之安危。 gx2v(1?S  
「我期望世界的毁灭,甚至认为下一个世界也无须诞生。而破坏之女神也是。 ?P}) Qa  
  残虐的破坏之女神所期望的只有纯粹的破坏,甚至连终焉及始源之巨人都想破坏……」 2#8PM-3"  
萨奇斯说到这里,从口中吐出了鲜血。 d <zD@ z  
「破坏之女神应该也想破坏终焉之巨人吧!愿女神能够在这场战斗中获得胜利,迎接完全及永远的虚无来临……」 zLPCWP.u  
「说什么梦话……」 wkp$/IZKMj  
史派克憎恨地说道: w1 A-_  
「你们自己去自我毁灭就够了。想带着世界一起毁灭简直是傲慢至极!」 ncpA\E;ff^  
「卡蒂丝女神啊!」 )P|/<>z  
萨奇斯绞尽最后的力气大声嘶吼。 NkQain9  
「阻止他!杀了也无妨!」 Ey_mK\'  
盖拉克再也按捺不住,对亲卫骑士如此下令。 YT@N$kOg_  
史派克默默地点头。 o Y<vKs^  
亲卫骑士们见状便马上采取了行动。 _b &Aa%  
他们发射弩箭,准确地贯穿了转生者萨奇斯的要害。 N9z!-y'X  
转生者萨奇斯中箭后张开了双手。 W#^p%?8pR  
然后缓缓地仰躺着倒下。 ">nFzg?Y  
朝着岩壁上那令人毛骨悚然,通往终焉的那扇门…… 0%3T'N%  
「破坏之女神卡蒂丝啊,请您派遣至高的终焉之使仆前来吧……」 OW8TiM mK  
转生者萨奇斯最后的声音,在地下洞窟中回荡着。 ?!bWUVC)_  
他的身体就这么消失在漩涡状的空间中。 CS"p3$7,  
「小心!」 ry4: i4/[  
史派克发出警告并拔出剑。 @Tsdgx8  
由于即使杀了转生者,他们也可以转生到新的肉体,所以史派克原本想要活捉他们,因而在判断上慢了一步。 r\|" j8  
史派克让妮思站在自己的身后加以保护,并以严肃的表情凝视着通往终焉之门。 ?=?9a  
不久,岩壁上漩涡状的空间就像挣扎般地鼓动,射出不知是光还是影的灰色物质。 );^{;fLy%  
这道光或影宛如丰膜般缠在一起,一个巨大的物体从扭曲空间的另一头爬了出来。 >W j8[9zf  
然后缓缓地站起身子。 ' @j8tK  
它有巨人的外型,全身覆盖灰色的斑点。脸上没有眼睛与鼻子,只有一张血盆大门 N37#V s  
像是舌头的物体从嘴里吐出下垂着,滴落黏稠的灰色唾液。 6EG`0h6  
史派克一瞬间还以为,萨奇斯所召唤出的是终焉之巨人。 R=HcSRTkA  
然而无论是转生者或破坏之女神,应该都没有这样的能力。史派克对自己如此说着。 N,`<:'  
「别大意啊!」 ~Q 1%DV.  
史派克对盖拉克等人喊道。 _NM=9cWd  
「谁敢对这种东西大意啊……」 ]b@:?DX8  
盖拉克苦笑着回答道: bC]GL$ph9*  
「打起精神大干一场吧!」 mg4: N  
史派克用力地点头,举剑带头向前砍去。 _l.kbfp@  
朝着拥有巨人外型的终焉之使仆—— gOA]..lh  
imf_@_  
伴着宛如野兽怒吼般的有力吆暍,史派克朝终焉之使仆的脚砍去。 "@E(}z'sM  
传来了确实的手感,他的剑深深地剌入了巨人的小腿。 V9kL\Ys  
灰色的瘴气取代血柱喷了出来。 2qUC@d<K  
史派克直接将剑留在怪物的体内,逃离了现场。 B1a&'WX?  
这等于抛弃了自己的剑。不过史派克依照至今与来自终焉的怪物战斗的经验发觉,与 %y;Cgo[  
其多砍几剑,不如把剑留在怪物体内久一点,打倒怪物的速度会比较快。 fdTyY ;  
虽然不知是否会感到痛楚,但是巨人颤抖了一下,随即朝在脚边挥剑的史派克出拳。 rF5O?<(  
史派克轻松躲开拳头,迅速拔出插在巨人小腿的剑,再将剑深深地剌进其手臂。 ~*h` ?A0  
然后再度放开了剑。 w0^T-O`<  
威尔见状不禁发出感叹。 !B{N:?r  
「玛莫公王的战法还真是大胆啊……l "J%/xj  
威尔对当年的盟友——黑妖精族族长笑着说道。 w/HGmVa  
「玛莫公王的性格似乎不被常理所限,因此我们黑妖精才能和玛莫公国缔结同盟。」洁妮雅如此回答。 v-@xO&<  
「真是不可思议。我本来以为我要建立的国度跟玛莫公国应该没什么差别。」 M&iA^Wrs  
「要不要请求赦免为玛莫公王效力?我也可以为你说情。」 wA<#E6^vG  
洁妮雅目不转睛地看着巨人外型的怪物与公国骑士间的战斗,并对威尔如此说着。 0UvN ws  
「即使玛莫公王愿意饶恕,还是会有人不愿放过我的。何况,我心目中的国度与玛莫公国之间有一个决定性的不同。」 v='h  
「是指没有妮塔小姐吗?」 [/ E_v gZ  
「很奇怪吗?」 -\!"Kz/  
威尔有些自嘲似地回答洁妮雅。 Td5;bg6Qy  
「不,并不奇怪。注定一死的人类男女必须要相互追求,才能藉由子嗣永续存在……」 ~cSOni`  
「即使不是注定一死的暗黑森林妖精族,在这一点上也相同吧?」 r}y]B\/  
威尔冷漠地回答。 YRYAQj/7  
「说得也是……」 Y|=/*?o}  
洁妮雅一瞬间看向远方,静静地点了头。 MNKB4C8 >  
信赖着她,对她有好感的那名年轻黑妖精现在正在暗黑森林中。 hYW<4{Gjr  
虽然希望他能在这里陪着自己,然而洁妮雅还是庆幸他并不在场。 Z`5v6"Na  
虽然身处影响世界存亡的战斗中,自己依旧思念着凯列尔。 qmcLG*^,  
(这样就够了……) ttPa[h{!  
洁妮雅露出微笑。 1B;sSp.>  
(并非是世界或玛莫公国,我只是为了保护部族及凯列尔而战。直到我这条没有寿命限制的生命结束为止。) [*O#6Xu  
之后洁妮雅取下背上的弓,并从腰间的箭筒抽出一枝箭。 (ROurq"  
「威尔,你身上有魔晶石吗?」 hgCeU+H  
洁妮雅说着,以短剑取下了箭头。 ~B%=g)w  
「之前曾顺道经过曾经是我领地的农庄,我带来了一些原本留在那里的东西。」 !+4}x;!8  
威尔如此回答后,从魔晶石中挑出一个魔力最强的交给洁妮雅。 {4g1Wr5=  
他当然知道黑妖精的女族长想要做什么。 m Kwhd} V  
「手脚真是利落呢!」 DT_HG|  
洁妮雅对威尔一笑,将这颗魔晶石安装在箭上,完成了以魔晶石为箭头的箭。 Uc6BI$Fmz  
洁妮雅将这枝箭放在手心确认状况。 ` RUr/|S  
然后拉弓瞄准巨人那没有眼睛与鼻子的脸。 sAIL+O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所谓的要害……」  q79)nhC F  
「下一个世界应该也有着自然之理。既然是人型,应该也行得通……」 $Xw .iN]g  
威尔对洁妮雅如此说道。 +d6/*}ht  
「那我就稍微安心了。」 `?PZvGi  
洁妮雅话一说完,便拉满弓弦将箭射出。 }> k9]Y  
以魔晶石为箭头的箭正中目标,射进了拥有巨人外型之怪物的脸。 dZm>LVjG  
巨人以双手按住脸,嘴巴像是很痛苦般地开阖着。或许是在咆哮,不过并没有声音。 P8e1J0A  
可能是因为无法振动这个世界的空气吧?  gM20n^  
巨人虽拔出了箭,但魔晶石箭头却深深地留在体内。洁妮雅特地将箭作成这种构造。 EN()dCQHr  
她模仿了史派克的战法。 G8@({ EY  
为了抵消魔晶石所蕴含的纯粹魔力,终焉之怪物应该会付出相当的代价。 -<a~kVv  
「趁现在!进攻!」 4_J* 0=U  
见到这大好机会,史派克对亲卫骑士们下令。 Gd`qZqx#  
「请魔法师赋予武器魔力,然后砍怪物的脚!只要让它倒下就能让战况更为有利!」 )+Wx!c,mb  
「喔喔——!」 "?V4Tl~uu  
亲卫骑士们以怒吼回应,并实行了公王的命令。 ;VM/Cxgep  
他们轮流由魔法使为武器赋予魔力,并朝怪物展开了突击。 QfB \h[A  
公国骑士们将带有魔力的武器插在怪物身上之后,就快速地后退。 x&tad+T  
[kgT"?w=  
然而还是有一人被巨人踢中,还有一人被伤口所冒出的瘴气喷中而牺牲。 M~;mamTP  
虽然亲卫骑士队部是身经百战的猛者,但毕竟是因连续作战而累积了相当的疲劳。 ',`iQt!Lx  
而且他们也无法完全避开充斥在周围的瘴气。 kg7oH.0E  
「伟大的战神麦理,勇者们集结于此,请赐予他们火焰般的勇气及钢铁般的意志,古里巴斯从丹田发出声音,开始咏唱「战之歌」的咒文。」 3k5OYUk  
他判断目前的状况极为艰苦。 tS8*l2Y`   
听到矮人族特有的低音所吟诵的歌声,亲卫骑士们感觉意识开始清晰,恐怖与迷惘也逐渐消失。 FD*`$.e3\  
甚至忘记了疲劳,全身涌出新的力量。 MFaK=1  
「我先走一步了!」 B%Dy;zdWd/  
「在喜悦的原野再会吧!」 *Eu ca~%=  
亲卫骑士们互相招呼,让近战用的短剑或匕首附上魔力,然后朝巨人突击。 &4sUi K"  
他们因为中了巨人的拳打脚踢、或是被瘴气笼罩而接连倒下。 FJ Kt5}`8  
即使如此,亲卫骑士们依旧毫不畏惧地持续突击。 Lg[*P8wE  
因为愤怒与悲伤而颤抖的史派克,目睹着亲卫骑士们奋战的英姿。 Cq?l>  
如今巨人全身都喷出瘴气,实在不是可以接近的状况。 2I(0EBW  
然而为了打倒这个来自终焉的怪物,不得不造成亲卫骑士们不断牺牲。 dY68wW>d|  
史派克自己平常就总是傲着牺牲生命的觉悟。 t=NPo+fm  
然而身为君主是不允许轻易死亡的。 s\1h=V)!H  
骑士为国王与国家献出忠诚及生命,因此国王必须活着。国王之死等于国家的灭亡。 ;&37mO/T  
「我一定要将玛莫公国建设成一个千年国度。否则无法回报他们的牺牲……」 9XX&~GW/  
史派克痛心地说道。 G$}\~dD  
「就拜托您了。这样他们的牺牲就值得了。」 $SRpFz5y$  
盖拉克不禁感动到流下眼泪。 Bjq1za  
「你在说什么啊,战斗还没有结束喔!」 YH&`+ +  
莱娜在一旁斥责着他们。 wAkpk&R  
「思,说得也是……」 [94A?pn[z  
史派克绷紧表情点点头。 D'ZR>@w@  
「怪物还没有消灭,转生者们也都还在。」 3h aYb`  
「久等了。」 'U.)f@L#w  
这时,法拉利斯的司祭克洛坚来到了史派克身旁。 /qed_w.p  
由于他站在后方,使得史派克几乎忘了他的存在。「你到刚刚为止究竟在做什么?」 T=(/n=  
史派克不悦地说道。 @AaM]?=P{  
他也是高位的司祭。虽然因为他并非玛莫公国的臣属,不能强制要求他,不过他应该呀应该还是可以治疗伤患或为武器赋予魔力才对。 t*m04* }  
「下面对异界的怪物,我想以相应的东西来对付……」 q,F\8M\$  
克洛坚敬畏地说完后,以手指向身后。 Q&@Ls?pu  
史派克将视线栘向他所指的方向,看到地面有漆黑的物体蠢动着。上空也浮着一片仿佛乌云一般的奇异物体。 !?Gt5$f  
「那是什么?」 z85%2Apd  
史派克本能地感到背脊发寒。 KV9'ew+M  
「是虫,是我召集过来的。花了一段时间才完成,请原谅。」 @X+ m,u  
克洛坚如此说完,再度敬畏地致意。 f6vhW66:?x  
「请让骑士们退后吧。昆虫也属于这个世界,虽然不过是渺小的存在,但集结起来也绝对不能加以小看。」 W @`2+}  
「要跟它们作战的话,我还宁愿选择进入笼的巢穴。总之,你就动手吧!让虫子们把那个来自终焉的怪物啃个精光!」 >h1 3i@`r  
「遵命……」 5. 5<.")  
克洛坚优雅地行礼后,朝虫子们转过身。 -0r 0M )  
然后吹起了口啃。 (RVe,0y  
就像是地面在移动似地,漆黑的昆虫集团朝正在挣扎的巨人前进。 {L~j;p_G&  
虫一碰到瘴气就死亡了。然而无数的昆虫大军就这么越过尸体来到了巨人的面前。 -} Zck1  
「居然能叫出这么多虫……」 )12.W=p  
史派克放松表情,看着怪物与昆虫的死斗。 H xs'VK*  
「在战斗中曾经逮捕了数名卡蒂丝教徒。由于他们希望一死,因此我就实现了他们的心愿。 }A jE- K{  
  既然卡蒂丝教徒召唤出终焉之使仆,那我们法拉利斯教徒就呼唤暗黑之使仆……」 /N= }wC  
「因为现在是战斗所以我允许,不过别拿来犯法啊!以后严禁使用昆虫胡作非为。」 lC/1,Z/M  
「我会铭记于心。」 DmU,}]#:  
克洛坚露出微笑回答着史派克。 -!;2?6R9{  
虫子们无穷无尽地爬到巨人身上,或是成群地飞在空中。 X3e&c  
平常人们畏惧的毒虫,如今却为了消灭终焉的怪物而牺牲生命。 %O6r  
「你该不会是想说,亲卫骑士们的牺牲跟昆虫没有两样吧?」 p3r("\Za,  
史派克靠近克洛坚,在他耳边如此说道。他的声音中带着杀气。 2[|52+zhc  
「请别误会……」 Hb}O/G$a*  
克洛坚连忙摇了摇头。 `-t8ag 3  
「我只是没有将死亡美化罢了。生与死;创造与破坏;战争与和平,我认为一切都是等价的。 YP E1s  
  只不过每个人所算崇的各有不同。陛下只要建设出陛下所期望的国度就好」 i>z_6Gax*[  
「这不用你说。」 (#kKL??W  
史派克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克洛坚的身边。 r{ >Q{$Q  
「我会创造出我理想中的国度,要说这是我的欲望也无所谓。不过我敢肯定我绝对与法拉利斯的教义无缘。」 m tU{d^B  
「那真是可惜……」 }NjZfBQW`  
克洛坚叹了口气后,仿佛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般再度退后。 ;w/@_!~  
「看来那个巨人也到此为止了……」 -pmb-#`M  
史派克一回到盖拉克旁边,这位亲卫骑士队队长就没好气地说道。 Q":,oZ2  
「看来是如此……」 "; 1@f"k w  
史派克看了一眼就点头回应。 RW{y.WhB  
被一大群昆虫爬满全身,巨人只能做出无谓的挣扎。 ziDvDu=  
巨人终于倒地无法动弹,身体逐渐融化失去原形,再度冒出大量灰色蒸气般的瘴气。 oyB gF\  
而所有的昆虫也因此死光了。 H*j!_>W  
传来的恶臭让史派克不由得捣住口鼻。 "uli~ {IU  
「这就是暗黑之力吗……」 ">._&8KkE0  
史派克呻吟地说道: X=+|(A,BdY  
「不过我绝对不会被黑暗所迷惑的。」 1:JwqbZKJ  
「我也这么希望……」 vPz$+&{I  
盖拉克微微低下了头。 -MRX@a^1  
「再来只剩下转生者了……」 )I#{\^  
史派克沉声说着,并将视线栘向转生者们。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9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24

Bz/Vzc(  
转生者们在最强的终焉之怪物败北后,看起来似乎有所动摇。 93H Vx#  
只有新生玛莫帝国的皇帝雷艾斯——转生者费奥尼斯依然不为所动。 d fj23+  
史派克命令幸存的亲卫骑士们以弩弓对准他们。 ^ ~Eh+  
「只要一有轻举妄动,这次就不用留情了……」 P9bM+@5e  
之后自己慎重地走向转生者们的面前。  :3n@].  
盖拉克与莱挪并列在史派克两侧,各自手持战斧和鞭子,观察着转生者们的举动魔法使们也和骑士们一样,集中精神以随时能使用魔法。 tp] 5[U  
「我知道对你们不管说什么都没用,我也不想再听你们说什么了。我已经厌倦战斗也差不多该做个结算了。」 B-Jd|UE`u  
史派克如此说着,并拉近与转生者们的距离。 B$_4 ul\)  
「真遗憾,我还没有用这具身体战斗过……」 jmID@37t  
我可是很渴望战斗的。费奥尼斯静静地说道: <: v+<)K  
「不过这具身体并不适合战斗……l x%}D+2ro-t  
「虽然很可惜,不过看来今世是到此为止了。要不要等待下次的机会东山再起?」  VGV-t  
转生者之中,一名体格瘦长的年轻人试探地对费奥尼斯如此说道: !%G]~  
「若像娜妮尔大人一样被捕而遭到封印的话就不能转生了。还是先自我了结吧?」 6{y7e L3!  
费奥尼斯以冰冷的视线看向如此建议的转生者。 %#x4wi  
「是吗……你想死是吧?」 G)Gp}4gV}  
费奥尼斯刚说完,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拔出腰间的短剑,剌进年轻人的心脏。 +`HMl;0m  
年轻人的眼睛睁得斗大,马上就翻起白眼,嘴里也流出了血泡。 ] 3{t}qY$A  
「残酷的破坏之女神卡蒂丝啊!」 j<t3bM-G  
费奥尼斯高声喊道。 0\dmp'j]  
「发射!」 &h334N|4{  
史派克在这一瞬间下令。 +F; 2FD$  
亲卫骑士们将弩箭一齐射了出去。 %Rk|B`ST  
魔法使们也迅速咏唱各自准备的咒文。 \;{ ]YX  
费奥尼斯躲到年轻人身后,以他的身体作为盾牌。 3B1\-ry1M  
「我取回昔日之英姿吧!」 Mn0.! J "  
费奥尼斯如此祈祷。 9-42A7g^C  
魔法使们用来阻止他的咒文全都遭到他的抵抗而失败了。 T2e-RR  
「真是强到离谱的魔力……」 KL&/Yt   
威尔不禁愕然。 0?7yM:!l  
「风之精灵力太微弱了。可是又下能在这里召唤大地之魔兽…」 UQl?_ [G  
洁妮雅咬住了嘴唇。 ]Ur/DRNS  
「那就是转生者的实力吗……」 5|H;%T 3_  
克洛坚像是很佩服般地说着。「莱娜……」 $C[z]}iOi  
「思,我已经作好心理准备了。」 >XgoN\w  
盖拉克与莱娜简短地交换着讯息。 ]rG=\>U3~  
「妮思小姐,那位少年究竟做了什么?」 (p{X.X+  
亚德•诺瓦以颤抖的声音询问妮思。 ziM{2Fs>  
「他应该是认为无法以那具身体作战吧……」 <XeDJ8 '  
妮思回答时的声音也颤抖着。  Ng #psN  
「所以他向女神祈求恢复当年的肉体。在卡蒂丝教团最强大的时候,亡者之女王甚至进攻到现在的塔伯地方。 4:V +>Jt  
  那时,娜妮尔的身边总是伴随着一位最强的战士。而那名战士在战斗时,也是率先站在前锋挥舞着剑……」 )PN8HJAArh  
「最强的战士……吗?」 Thggas,  
「是的。那名最强的战士就是转生者费奥尼斯。而有能耐与他正面交锋的,大概也只有亚拉尼亚建国王一人……」 4&*lpl*N  
妮思的脸失去了血色。 rc=E%Qv%?  
「史派克先生他们赢得了吗?」 7ZUN;mr  
亚德•诺瓦惶恐地问着。 [MeivrJ+  
「赢不了……」 fk}Raej g  
妮思紧咬着嘴唇静静摇头。 ?1\5X<|,  
「要说有哪位战士能战胜那时候的费奥尼斯的话,大概就只有弗雷姆国王卡修陛下, !&U75FpN}:  
  或是矮人族的英雄王弗雷贝陛下……」 ZcA"HD%  
妮思如此说完,便以下定决心的表情拔出短剑。 A+/Lt>+AS  
「另外还有一个人,就是当时的亡者之女王本人!」 48p3m) 5  
「不可以!妮思小姐!」 Rxy|Ag/I;V  
亚德•诺瓦连忙从妮思身后抱住她,并且捣住她的嘴。 HG7Qdw2+O  
他很快就察觉了妮思的意图。  *RY }e  
她也打算跟少年一样取回昔日的肉体。然而若是舍弃名为妮思的容器,取回当年亡者之女王的肉体,就无法保证她仍然能够维持现在的自我。 as:=QMV  
而且亚德•诺瓦认为,或许这才是转生者费奥尼斯的真正目的。 l&H-<Z.8m  
妮思虽然拚命抵抗,不过当然敌不过亚德的力气。 kV8R.Baf3  
「相信史派克先生与盖拉克吧……」 o9sQ! gptw  
亚德•诺瓦如此劝说着妮思。 i7H([b<_m  
然而妮思却不断摇头。 CX#d  
「求求你,妮思小姐。史派克先生所爱的不只是妮思小姐的灵魂,也包括您的身体请您不要舍弃史列因先生及蕾莉亚女士赐给您的身体好吗?」 &Hw: 65O  
亚德•诺瓦流着泪苦劝着她。 {Lju7'5L  
听到这番话,妮思终于变得安分了。 #mH28UT  
然而即使如此,亚德•诺瓦还是没有放开捣住她嘴巴的手。 f TmJD Uv+  
要向神祈祷,只要一句话就够了。 e\z,^  
「这就是你当年的样子吗……」 o=VZ7]  
随意扔掉用来行使降临之奇迹的媒介,同时用来当挡箭牌的年轻转生者后,完全换了个人的转生者费奥尼斯,就像测试自己的新肉体般活动全身,将关节弄得霹啪作响。 IlEU6Rs  
「这是我最中意的身体,也是娜妮尔最喜欢的。」 qRT5|\l  
费奥尼斯如此回答。 ""`z3-  
身高几乎与亚德•诺瓦差不多。没有赘肉,全身的肌肉健壮有力。 Ds=d~sNu  
他所穿的衣服已经裂开,上半身赤裸,只剩下有伸缩性的裤子还穿在身上。 DI{Qs[  
「好了,我来对付你吧!」 /p-k'387  
费奥尼斯挑衅地对史派克伸出指头。 r 8N<<^  
「没有这种必要……」 6\h*SBI?(  
盖拉克以手制止史派克,然后转身看向亲卫骑士们。 <MxA;A  
「让我看看你们的勇气!别比先走的人逊色丫!」 :hHKm|1FE  
「这怎么可以!只有他我一定要亲手解决!」 $y)tcVc  
「如果是平常我就不拦你了,可是那家伙看来实在棘手,我脸颊的伤已经开始痛了。」 jxK `ShW=  
「我可是玛莫公王啊!对方找我一对一决斗,我怎么能逃避?卡修陛下也是如此吧」 RaiYq#X/  
「卡修陛下是最强的剑斗士啊!先不论他是否为最强的战士,不过这世上没人能在一对一战斗中胜过他。 _)CCD33$  
  即使是这样的陛下,在面对危险的对手时也会作好相应的准备。 0l(G7Ju  
  在陛下与贝鲁特皇帝一对一决战时,他也先埋伏了神射手,还做得像是被乱箭误伤……」 Qz"@<qgQy  
盖拉克大吼着。 H2_6m5[&,  
「谁都行,快来吧……」 X/!Y mV !  
费奥尼斯说着,转了转颈子。 BQMo*I>I  
「没问题,我这就奉陪!」 ZB}zT9JaE  
史派克推开盖拉克及莱娜,单手握剑面对着费奥尼靳。 ]:6IW:  
因为与终焉之使仆的战斗,剑柄已开始腐蚀。然而有强大魔力守护的剑刀毫无损伤。 gZ (\/m8Z  
「觉悟吧!」 `)jAdad-s  
史派克高举起剑。费奥尼斯让短剑自然下垂,就这么微笑着凝视史派克。 N8wA">u  
「从我的面前消失吧!」 M4XU*piz  
史派克确信自己的胜利,挥下了剑。 E-rGOm" m  
然而—— GQkI7C  
正如同他所看见的,转生者费奥尼斯忽然从眼前消失。 ~:A=o?V2  
在下一瞬间,一个灼热的物体,剌入了史派克的侧腹。 a '<B0'  
费奥尼斯出现在史派克的身旁。 m!<uY?,hf  
「再会了,玛莫公王。不用太在意,反正世界马上就会毁灭。 yzCamm4~0  
  而能够超越终焉的只有我与娜妮尔,以及少数的转生者而已。」 $T'lWD*  
费奥尼斯将脸凑到史派克的耳际,轻声地说着。 sr$JFMTO11  
然后将插在史派克侧腹的短剑再度往深处捅去。 ;x=0+0JD  
「呜啊啊——!」 _%aJ/Y0Cy  
忍受不了剧痛的史派克发出了惨叫。 dBp)6ok#c  
「史派克!」 mvW,nM1Y  
盖拉克大喊着,拿起战斧向前冲去。 Oc?]L&ap  
费奥尼斯瞄了盖拉克一眼,从史派克身上抽出短剑。 m:{IVvN_  
史派克当场无力地倒下。内脏从他被划破的铠甲中露了出来。 lxD~[e  
「莱娜!史派克交给你了!」 g~$cnU  
「知道了!」 -Fs<{^E3j  
听到盖拉克的话,莱娜点头抱起史派克,冲向魔法使们身边。 D j@7vM%_  
「亚德、古里巴斯、妮思,接下来拜托了!」 0h~7"qUF@  
脸上浮现微笑的莱娜,将流着血不停痉挛的史派克交给他们。 %FO# j6  
古里巴斯慎重地点了头。 *5|q_K Pt  
「妮思小姐,请为史派克先生……」 P>i[X0UnL  
亚德流着泪如此说着。 3]g|Cwu  
「我知道,亚德。不过万一史派克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dBMr%6tz  
妮思如此说完。便开始向大地母神祈祷。 +>S\.h s4  
史派克伤得很重,一般来说根本无法得救。然而妮思选择相信史派克坚强的意志。 K.K=\ Y2  
绞尽剩余的暖力治愈伤口的话,应该能让他的灵魂留在肉体之中。 vCS D1~V_  
「慈爱的女神玛法,司掌创造的大地母神……」 VsM~$ )  
妮思静下心集中精神。 u =%1%p,  
「治疗此人的伤,使他重获完整的肉体!」 8C>\!lW"  
KN-)m ta&  
妮思高声地咏唱着祈祷。 -3On^W j]  
然后毫不犹豫的将双手放在史派克的伤口上。  ?m>! P@ M  
看到自己的手发出白色的光辉,伤口也逐渐痊愈,妮思向大地母神表达深深的感谢 R-V4Ju[:  
然而在这一瞬间,她的眼前变得一片黑暗。 {gwJ>]z"e  
因为用尽了力气,所以意识逐渐模糊起来。  )tW0iFY  
(不行……) I=G-(L/&  
妮思心中虽如此想,但却无法抗拒。 r0 fxEYze&  
就这样,她的意识落入了黑暗之中。 9#X"m,SB  
在莱娜回到盖拉克身边的时候,盖拉克全身都流着鲜血。 ,`O.0e4pn  
即使如此,他挥动斧头的手并没有停过。 2jiH&'@  
他的脚边是亲卫骑士们的尸体。不仅费奥尼斯,其余三名转生者也都是恐怖的战士。 84eqT[I'  
而且他们从巨人外型的怪物遗体上,接连召唤出像是尸人的魔物。 M4`. [P4  
只要有遗体,即使是终焉的怪物也能变成不死生物吗? $zUHka   
还是说这足破坏之女神卡蒂丝的教徒才能使用的邪恶奇迹呢? j}fu|-  
(看来是没胜算了。) &kp`1kv":  
莱娜见状心想。 eN{ewn#0.  
冷静地回想,这场战斗实在太有勇无谋了。然而为了守护国家的威信却不得不如此。 wFX>y^ 1  
(完全败北的话,或许反而比较容易东山再起吧!) vnS;T+NZSC  
莱娜就像事不关己似地如此想着。 NwbX]pDT  
(哎,反正之后就交给别人了……) f~?4  
已经不需要再想什么了。 ;\48Q;  
这时,盖拉克与她视线相会,并对莱娜温柔地微笑。 ;:A/WU.^  
因为他知道自己即将断气。 d;FOmo4  
「抱歉……」 0n-S%e5  
盖拉克挤出这句话之后,便缓缓地仰躺倒下。 '}BYMEd/m%  
「没错,真希望你可以用更帅气的眼神看着我啊…」 z=1N}l~|*  
莱娜撑住盖拉克的身体,轻吻着迅速变得冰冷的他。 ki=]#]rg  
「不过还算是蛮快乐的喔,盖拉克。而且这次我不会再让你丢下我了。」 c l1>S3  
莱娜抬起头,面无表情地凝视着拿着短剑站在她面前的费奥尼斯。 .6HHUy  
下一瞬间,短剑的剑刀剌入了她的左胸。 PDNbhUAV  
被金属的剑刀贯穿,莱娜的心脏停止了鼓动。她就这么不发一语,像是与爱人盖拉克相拥似地倒下了。  YE;Tpji  
-a\[`JHi  
「看来是逃不掉了。」 26B+qXEt  
威尔以火焰魔法焚烧像是尸人的怪物,并对洁妮雅如此说着。 HyGu3  
「思,魔力也到达极限了。何况后路已经被断了……」 2C[xrZa^  
不知何时,通往地面的门已经被终焉之怪物所占据。 &< oJw TC  
大概是从王城的方向下来的吧。 S2<evs1d  
那代表伍丁所率领的玛莫公国骑士团已经败北。 <:ptNGR  
「算是期待落空了吗?对玛莫公国及史派克公王?」 zTS P8Q7  
威尔对洁妮雅挖苦地说道。 CKy/gTN  
「不,我的选择并没错。虽然不幸战败,不过玛莫公国战斗的英姿实在令人敬服…」 =QS%D*.|D  
洁妮雅露出微笑。 N'n\_x  
「好啦,现在该怎么办?」 L=9 ^Y/8Q  
克洛坚露出苦恼的表情搔了搔头。 T%O2=h\} E  
「邪恶的奇迹已经用完了吗?」 Ng|c13A=  
威尔询问着克洛坚。 <*[D30<  
「如果有谁愿意当祭品的话,应该还可以再使用一次,不过他们不可能坐视不管吧? 1w}D fI  
  别提这个了,您无法使用瞬间移动的咒文吗?」 k7)<3f3&S.  
「只有我自己的话就逃得了。运气好的话大概多带一个。不过这并没有意义。」 wu~?P`  
威尔有些消沉地说道。 ypLt6(1j%  
「束手无策了吗……」 K9QC$b9(  
洁妮雅啧了一声。 75W@B}dZd  
「不要放弃!」 j]'ybpMT"  
魁梧的魔法师抱着失去意识的妮思大喊。 8iUY ZF  
他身旁的古里巴斯背着同样失去意识的史派克。 N7UGgn=  
「所以是说还有对策吗?玛莫公国的宫廷魔法师大人……」 PrvV]#O *  
威尔语带讽刺地问道。 kzmw1*J  
「我绝对要让史派克先生逃离这里,不然玛莫公国就会永远消失了。」 e'T|5I0K  
亚德以打算拼命一博的表情如此说道。 B\\M%!a>  
「只要他还活着,公国就可以重建吗?」 tQ,3nI!|xF  
洁妮雅凝视着魁梧的魔法师。一定要重建才行,不然你们将永远失去归宿。 ,A[NcFdCB  
为了消灭卡蒂丝教团,罗德靳诸王国;一定会派遣军队前来。无论是哪一边获胜,都绝对不会需要你们的。」 1eOQ;#O V  
「这个论点很正确呢……」 <2t%<<%  
克洛坚露出了苦笑。 ~n;U5hcB  
「所以不要光说愿景,告诉我们方法如何?只要是我做得到的我都会出力唷!」 WSqo\]  
「现在还不需要你出力……」 J[al4e^  
亚德•诺瓦摇了摇头。 $f AZ^   
「不过,在史派克先生要收复玛莫公国时将会需要您。届时请您一定要协助他。」 p9[gG\  
「我不能保证喔,不然我就会想要违背了。」 K'oy6$B  
克洛坚哼了一声。 0?*":o30  
「所以你说的方法究竟是…?」 >0S(se$  
「我有人质,卡蒂丝教徒们一定得听我的。」 an)Z.x  
亚德•诺瓦静静地回答。 8iC9xSH[%  
「人质……?」 6ag0c&k  
克洛坚歪过了头。 / >O.U?  
「原来如此,未来的玛莫公妃殿下吗……」 o'=i$Eb  
威尔像是很佩服似地点头。 z6Zd/mt~x  
「正是如此。对转生者而言,妮思小姐是无可取代的存在。我要以妮思小姐为人质与他们交涉,让史派克先生及你们离开这里。」 o,!W,sx_  
「虽然我不知道那个女孩为什么能当作人质……」 @5{h+^  
洁妮雅低声说着: 3w8v.J8q  
「不过你的眼神中带有自信,所以我就相信你吧!」 /;WFRp.  
「亚德•诺瓦啊,那你要怎么办呢?」 6c*QBzNL  
古里巴斯凝视着在之前的大战中并肩作战的魁梧魔法师。 q U^`fIa  
「我要与妮思小姐一起留下。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会保护妮思小姐。」 Vo9Fl Yj  
「我知道了……」 R]N"P:wf@  
亚德•诺瓦当然已经做出了一死的觉悟。 F@1Eg  
之后他即将要做的事情,史派克将来是绝不会认同的。这等于是背叛了玛莫公国。 LT:8/&\  
「我听妮思小姐说过您的坚强及温柔,果真是如此。」 7@Xi*Azd  
古里巴斯伸出右手,与亚德•诺瓦紧紧相握。 t]+h.  
「史派克先生就麻烦您了。」 oT9qd@uQ0:  
「思,只要这位勇者还活着,我将永远在他的身旁辅佐他。」 m]&y&oz  
古里巴斯用力地点头。 :U6Q==B$_  
「卡蒂丝的教徒们!」 89ab?H}/  
抱着妮思的亚德•诺瓦回头看向转生者们,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音量喊道。 I]Vkaf I>(  
卡蒂丝敦徒们没有回应,不过他依然继续说出他的要求。 /e7BW0$1  
他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放史派克等人离开这里。 &'c&B0j  
交换条件是妮思的生命。若他们不接受这个要求,他宣布将会夺走妮思的生命。 -~]]%VJP|  
这并非虚张声势。 v|:TYpku3  
亚德•诺瓦是认真的。 N2&h  yM  
他知道妮思大部分的秘密。若是当场杀了妮思,她将不会再度转生。 B dxV [SF  
对卡蒂丝教团而言,将会永远失去唯一的最高司祭。 3PEW0b*]Pf  
世界或许会因此而得救。然而亚德•诺瓦所希望的并不是拯救世界。 .<Jq8J  
而是让妮思串福地过完此生。成为史派克的妃子让玛莫繁荣起来才是他的心愿。 2Jqr"|sw  
「听从我的要求!否则我就扭断她的脖子!」 4GexYDk'#  
亚德•诺瓦流着眼泪不断喊着。 *P+8^t#Vp  
他以单手抱起妮思,另一只手则环绕着妮思纤细的颈子。 MG4(,"c!  
终于,转生者费奥尼斯走向前,笔直地凝视着亚德•诺瓦。  Qo+Y  
亚德•诺瓦就这么泪流满面地承受着转生者的视线。 Ee'wsL  
「好吧……」 Q`BB@E  
过了不久,费奥尼斯点了点头。 G9h Bp  
他让终焉之使仆远离门边,并命令尸人后退。 F*=}}H/  
就像是将抱着史派克的古里巴斯围绕起来,威尔、洁妮雅及克洛坚等人开始爬上通往 yS@xyW /  
王城地面的阶梯。 .gA4gI1kH  
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亚德•诺瓦依旧没有放开环绕在妮思颈上的手。 B2,JfKk/  
「感谢您愿意接受我的要求,之后我会成为你们的人质。 A<{&?_U  
  只要有我在,妮思小姐就会留在这里,并且等待史派克先生再度回来。」 RNb"O{3  
经过相当的时间后,亚德•诺瓦轻轻地将少女的身体放在地上,并当场五体投地。 8v\^,'@  
「那样的伤势,玛莫公王不会有救的。玛莫公国已经毁灭了!」 >0I\w$L  
费奥尼斯高声地笑着。 F,JqHa9  
之后他悠然向前,抱起失去意识的黑发少女,并朝亚德•诺瓦的脸上踹了一脚。 [\.@,Y0j  
亚德不由得向后仰,按住脸呻吟着。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滑落。 e%KCcU  
「玛莫公国的宫廷魔法师,竟敢耍这种小伎俩……」 dA$qzQ  
费奥尼斯狠狠地骂道,并高举起脚踢向亚德的胸口。  N683!wNX  
亚德发出呻吟激烈地呕吐。 M(<.f}yZQ  
「等到时机来临,再让你付出相应的代价……」 _hi8m o  
费奥尼斯冷酷地说着。 2w>yW]  
所谓的时机来临,当然就是指娜妮尔觉醒的那一刻。 dU#} Tk  
(妮思小姐不会成为亡者之女王的……) </|m^$v  
亚德•诺瓦如此相信着。 r*t\F& D  
(而且史派克先生一定会回来。为了拯救妮思小姐、为了再度收复玛莫公国……) QP!0I01  
亚德•诺瓦不断在心中如此说着。 pFwhv w  
玛莫公国灭亡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罗德斯全岛。 F+?g0w[ '  
成为暗黑之岛统治者的,是破坏之女神卡蒂丝的教团。 @tPptB  
数百年前,全岛惨遭亡者之女王蹂躏的恶梦或许将会重现。罗德斯的人民惶恐不已。 EGK7)O'W  
而他们终于知道了。 +%LR1+/%b  
罗德斯至今也仍是被诅咒之岛。暗黑之岛并非是唯一的例外…… y!jq!faqt  
───────────── v42Z&PO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s(s^  
扫图|ai6j8 lAo S 9w  
录入|zlckira h"On9  
校对|chenlunno1 T:!Re*=JJ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严禁转载SF小说频道 kr>F=|R]  
───────────────────────────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10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24

后记 @szr '&\%A  
久违一年之久,《新罗德斯岛战记》的新刊终于出版了。 E 9v<VoNP`  
即使如此,对我来说这也算是快的了。不禁会想问自己三迢究竟是怎么回事呀? c@/K}  
我也希望自己能写得快一点,但是进度却始终无法往前进。 &~sirxR p  
这都要怪世界上诱惑我的娱乐实在是太多了。我的意志十分薄弱,实在是战胜不了各式各样的诱惑。 5Z a%EaW%G  
于是就常常会发生看电视看过头;或打电动玩过头一类的状况…… l{4rKqtX  
对各位真是感到十二万分的抱歉。 a/dq+  
那么,这个《新罗德靳岛战记》终于也要进入尾声了,下一集穴终焉的邪教㈠》将会是此作品的最后一册。 O7lFg;9c`  
老实说,故事的进行相当初刚开始时的构想有很大的落差。当初原本并没有预定要让玛莫公国败北到这种地步。 B`wrr8"Rz  
而和上一集的后记对照,也能发现许多差异点。 c[X:vDUX  
虽然原本写着打算在这一集中描写史派克、妮思和莉芙间的三角关系,结果却完全没变成那么一回事。 55Ag<\7  
而为了要有个交代,莉芙就这么乾脆地退场了。 h"t\x}8qq  
虽然原本就有构想,让莉芙担任玛莫公国与黑妖精族间的桥梁而定居于暗黑森林中,  a<CACWsN.T  
但是却完全没考虑过要如何解释她之所以做出这种选择的原因。 tzrvIVD  
而在这一集中、总算是做出了一个明确的解释。  g[$4a4X  
作者本人是觉得这个理由还挺有说服力的,不知道各位读者们又是怎么想的呢? 'ZAl7k .  
接下来,最后一集很快就会在《Thsncokcr》杂志中开始连载。 jj6yf.r6c  
而当文库本发行时会依惯例大幅的加笔修正。会将累赘的记述删去,再审慎地描绘情势发展方面的细节。 'T(@5%Db  
或许会因而得以再加入新的构想,使故事的张力更增加也说不定。 z4{ :X Da  
对《斩罗德斯岛战记》这部作品来说,在Thesncaker杂志上的连载,逐渐变得越来越不可或缺。 ]8CgHT[^7  
在下一集的第一章,前作的主角们将会登场,他们和本作间的关系比会加强。 AA<QI'6  
而一直与这个作品无缘的罗德斯本岛,也终于将要与这个故事产生更多的关连。 e\r%"~v  
虽然如此,不过本作的主角仍然会是史派克与妮思;而舞台也依旧是暗黑之岛玛莫。 }No8to  
不幸的玛莫公王与命运坎坷的公妃两人;以及玛莫公国的命运将会如何发展,还请读者们务必要观赏到最后一刻。 fi  [4F  
再来是做个宣传。富士见Fantos;文库即将出版《呪缚の岛e魔法战士一书》 SVBo0wvz-  
(注:此书已于今年二月十九日在日本出版:是一部以名为李维的魔法战士为主角,与罗德斯的世界背景相同的作品。而从书名就可以看出,这部作品乃是以罗德斯岛为舞台。 Fs&r ^ [/b  
由于故事的时代足在新罗德斯岛的五年前以上,因此虽然史派克与妮思不会出现,但是自由骑士帕恩及永远的少女蒂德莉特将会在故事中登场。 K/M2L&C  
而且不只是登场,在本篇《罗德斯岛战记》一作里着墨不多的两人,在该书中将会出现精彩的故事,请各位读者务必要捧场欣赏一下。) 8p_6RvG  
那么,就让我们在最后一集的后记再见吧! i>e?$H,/  
─────────────────────────── ?OS0.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USG p<iH  
扫图|ai6j8 F}?4h Dt  
录入|zlckira (dTQ,0  
校对|chenlunno1 ;Vpp1mk|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严禁转载SF小说频道 qHn X)  
───────────────────────────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11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25

一:本论坛轉載的小說全部禁止转载SF盗文论坛,這點尤其重要。切記,牢記,緊記。 zd/kr  
k-^le|n9  
二:严禁对录入信息进行任何改动 增加或减少录入信息。 %SuELm  
-Nn< pq  
三:如從本論壇轉載,仍需注意保留“輕之國度”的一切錄入信息,這也是對錄入人員最根本的尊重,如果沒有他們的錄入和校對,我們是無法看到這些小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