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水野良】新罗德岛战记-02卷 新生之魔帝国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楼主  发表于: 2008-09-04 18:56

【水野良】新罗德岛战记-02卷 新生之魔帝国

\#~~,k 6f  
MQp1j :CK  
─────────────────────────── J]$%1Y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YIjBKh  
校对|chenlunno1 c a$D|3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严禁转载SF小说频道 ?c(f6p?%  
─────────────────────────── $D8KEkW  
&>sG x K  
4dl?US[-  
)V~<8/)  
<XGOcekG  
yBq 4~b~[  
kU4Zij- O  
&V iIxJZ1$  
IjD: hR@  
内容介绍 B.|2w  
暗黑之岛玛莫——成为年轻新公王的史帕克,为了让支配岛上的“黑暗”被象征秩序的“光明”所取代,而不断与出没于各地的魔兽战斗着。 &# `d8}3D  
然而玛莫岛实在是过于黑暗。冀望贝鲁特皇帝之时代能够重现的新生玛莫帝国,在黑暗之中悄悄重整了新的战力。而在史帕克展开周游罗德斯之旅时,魔帝国终于露出其真正的面目! $ 'HiNP {c  
本书将以压倒性的架构跟震撼力,献给各位一部奇幻小说之巨著。 P?\rRB  
7{/qQGL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沙发  发表于: 2008-09-04 19:00

第—章 暗黑骑士团 Wb/@~!+i`  
G@ed2T  
黑暗当中传出呼唤的声音。 PY)C=={p  
呼唤声持续不断的重复着。有时声音像是近在耳际,有时却又像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一般。 z8vF QO\I"  
(像这样的事情,以前也曾经发生过……) \#G`$JD  
少女心里想着。 + +D(P=4hi  
少女当然知道这只是一场梦。 3l5q?"$  
然而她却醒不过来。 LTBqXh  
明明自觉到这是场梦,但却无法逃离这个梦境,就像是被诅咒所束缚一样。 r{p?aG  
不过感觉并不像是恶梦。 TS-m^Y'R  
因为呼唤她的声音,不可思议地有种令人怀念的感觉…… pd>EUdbrp&  
少女身穿朴素的睡衣站在黑暗之中。这件睡衣无疑是昨晚就寝时所穿的。 ctH`71Y  
这时声音再度响起。 $o {f)'.>n  
声音是以名字呼唤着少女。 `'+[Y;s_  
这并不是她的名字。然而少女却知道,这个声音是在呼唤着自己。 AkT_ZU>  
“你是谁?” TX*s T  
少女询问着呼唤她的声音。 jpOi Eo  
“看来你终于察觉了。” CZ|Y o  
声音有了回应,而且充满极度的喜悦。 Tet,mzVuu  
之后从黑暗之中出现了一名少年的身影。那是拥有火焰般红色头发的少年。 GS< ,adD  
“你是谁?” VGq2ITg9eE  
少女重复着相同的问题。 'rq [P",  
“答案早就在你的心中。因为我永远都跟你在一起……” tw\/1wa.  
“永远……” a;([L8^7$l  
在如此自问的时候,少女感到全身都在颤抖。 6 )xm?RK  
正如少年所说的,答案真的就在自己的心中。然而自己意识的深处却响起了不许自己追查这答案的声音。 won%(n,HT  
“关于你的事情!我早就全忘记了!” V4ayewVX  
少女以自己声音的极限,对红发少年如此喊着。 O8 k$Uc  
在这一瞬间,少年的身影融化在黑暗之中。 :;)K> g,b  
而少女也清醒了过来。 .* V ZY  
※       ※       ※ dhsQfWg#}  
“刚刚那只是场梦?还是……” R279=sO,J  
坐在大地母神玛法神殿宿舍的床上,这名拥有侍祭地位的少女,现正按着胸口不断地深呼吸着。  h ej  
她知道自己全身都冒出了冷汗。 A;q}SO%b  
少女的名字是妮思。 Ba6''?;G  
这个名字是继承自她的祖母,被称为“大地母神之爱女”或是“女神转生”的前任玛法教团最高祭司。 /nGsl<  
因此妮思也常常被别人称为小妮思。不过这位同名的祖母如今已不在人世。伟大的妮思已经不在了。 4^  $  
妮思以前曾经被一位人称“黑之导师”的魔术师,以祭品的身份召唤过。那时召唤她的声音也曾传到了她的梦中。 9m%[ y1v0  
妮思甩甩头整理睡醒后有点乱的头发。接下来她站起身子打开床边的木格窗户。在围绕着礼拜堂的石柱之中,有好几盏永远不会熄灭的魔法之光正闪烁着。 YYZE-{ %  
但这并不表示现在一定是晚上,因为这座神殿建立在地底的深处。即使是白天,阳光也无法照进这座神殿。 >&Y8VLcK  
因此魔法之光永远是亮着的。 kImS'i{A  
能够告知时间的,是住在这座神殿的大地之妖精,矮人族所制作的时钟声响。他们制作了精密的沙漏时钟以便计时。 `=vL?w^QS  
直到一年之前,这里都是侍奉破坏女神卡蒂丝的大神殿。而妮思也就是在这个地方,被当成让破坏女神复活之“门”的祭品。 _l{G Hz  
然而妮思却让玛法女神的灵魂降临在自己身上,拒绝了邪神的复活。 Y(-4Agq  
她之所以能有这样的勇气,是因为许多同伴的存在。其中包括了如今担任玛莫公王的一个骑士。 ^MKvZ DOP  
如果没有他,自己或许已经在接受女神的灵魂降临时便断气了。 11Pm lzy  
让神之灵魂降临的人,会因为无法负荷灵魂的强大,使得自己的灵魂被打成粉碎。妮思能够忍受过来真的可说是奇迹。 ZG H2  
据说只有灵魂成长到能匹敌神的人,才有可能实现这个究极之奇迹。譬如像少女的祖母,伟大的妮思这样的人。 p4*VE5[?_+  
“我体内所存在的灵魂……” oV&AJ=|\  
在轻声说这句话之后,妮思就连忙摇了摇头。 { ^1D|y  
“我的灵魂……” B|/=E470G  
她订正了自己的说法。 vxzh|uF  
(我跟母亲是不一样的……) >RG } u  
自己的体内只有一个灵魂。 Rjqeuyj:  
妮思轻轻关上窗户转过身去。 WSz#g2a  
(我并不是回到了这里,而是为了净化邪神之瘴气才来到这里的。) ' jf$3  
少女就像是要提醒自己般在内心说道。 }*4XwUM e  
之后她想起了一件事情。 U,_uy@fE=?  
五天之后,玛莫公王史派克将启程进行周游罗德斯诸国之旅…… 3P2H!r  
在这时,宣告天亮的钟声庄严地响起。 LBh|4S$K  
妮思一边听着钟声,一边在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 AcqsXBKd  
U A>UW!I  
“您没睡好吗?” 66NJ&ac  
一位女性露出温柔的微笑,一只手提着灯走进了这个房间。她身穿有些透明的薄纱,另一只手上则握着一把未拔出的剑。 ae`*0wbv  
这里是有着豪华床铺的寝室。 9D#"Ey  
一位拥有火焰般红发的少年,在这张床上坐起了身子。 TcPYDAa  
“是因为做了恶梦吗?” %JF.m$-  
拥有新主玛莫帝国骑士团长地位的女性,温柔地对这位红发少年如此说道。简直就像是在安抚自己的孩子一样…… g <S&sYF5  
听到这句话,红发少年的眉头一瞬间深深的皱了起来。 .Zv@iL5  
少年的名字是雷艾斯,也就是新生玛莫帝国的皇帝。 KAVe~j"  
女性骑士团长的名字是妮塔。 ca%s$' d  
(我并不是个小孩子。) 6c>cq\~E  
雷艾斯心里想着。 XUTI0  
肉体上的年龄也已经是十六岁了。他的成长比别人慢,身高跟体格目前并不算太突出,从外表上看来或许只有十三岁左右吧。 |3j'HN 5S  
对于别人老是因这样的外表而把他当成小孩子这点,少年时常感到不满。但是他从未将这样的不满表露于外。他就像是戴着面具一样,将内心隐藏于相同笑容之下。 /UtCJMQ  
但是如今的雷艾斯内心相当的激动,所以没办法露出这样的微笑。 pxy=edd  
这都是因为他做了那个梦。 ,rkY1w-  
拥有乌黑长发的少女身影,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zDh07VT\  
(终于遇见你了……) 4B? 8$&b  
雷艾斯在心中轻声说着。 5~)m6]-6  
对他来说,那场梦可说是灵魂的邂逅。相隔两地的灵魂为了寻找彼此,而做了一个相同的梦。 l`"i'P   
这也是他发现了自己所信仰的神所授与的能力。 9C9>V]  
“很快就要天亮了,请您好好休息吧。我会就这么陪在陛下的身边,要是做恶梦的话我会帮您赶走的。” wyG7SA   
妮塔对年轻皇帝露出笑容,接着坐到床的旁边,伸出手要抚摸他红色的头发。 YB?yi( "yL  
但雷艾斯马上就抓住了她的手。 sv}k_6XgY  
“陛下!” ~\HGV+S!g}  
妮塔青色的眼睛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 l@:|OGD;8  
“上来陪我吧。” 0i%r+_E_  
雷艾斯看着她的眼睛,以低沉的声音如此说道。 Q)vf>LwC2S  
听到年轻皇帝的一句话,妮塔不禁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Rb!V{jQ  
“请、请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u Uy~$>V  
妮塔虽然想露出笑容,但她却只能让嘴角微微扬起。年轻皇帝抓着自己手的力量很小,要挣脱其实是相当容易。 9U bD =}W  
然而她却做不到。 Q:rQ;/b0/  
红发少年在阳光照射之下彷佛是金色的褐色眼睛,就像是射穿她般使她无法动弹。 G%Dhj)2}  
她感到喉咙燥热,心跳也越来越急促。 J*I G]2'H  
(为什么……) ePD~SO9*  
妮塔不禁有些狼狈。 I;u1mywd  
因为眼前少年的头发跟眼睛,跟红发皇帝贝鲁德的身影相似。 MTyBG rs(  
少女时代的妮塔,曾经以侍女的身份服侍着贝鲁德皇帝的起居。而她也对这位英雄抱着淡淡的爱意。 eW"L")  
如果能早点出生的话,或许就能获得他的宠爱,因为有很多侍女就是这个样子。眼前这名少年的母亲也是其中之一,也就是这样才生下雷艾斯的。 hv4om+  
妮塔这样的想法,在贝鲁德皇帝驾崩之后便永远无法实现。但是她仍会永远誓忠于这位红发皇帝。 SAQ|1I#"/  
之所以成为骑士并争取到现今的地位,就是希望能够在贝鲁德皇帝的遗孤之中,找出担任下一任皇帝的人选。 D=>[~u3H  
对于妮塔而言,贝鲁德皇帝正是玛莫帝国的代表。帝国之所以毁灭,也是因为有背叛者忘记了对英雄皇帝的忠诚。 sfo+B$4|  
如今新生玛莫帝国的皇帝,正是继承了贝鲁德血统的红发少年雷艾斯。对于妮塔来说这正符合了她的期望。  [v%j?  
妮塔打算以年轻皇帝监护人的身份,让玛莫帝国再度成为暗黑之岛的主人。 +xL*`fn  
然而她却完全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获得少年皇帝的宠爱。 RkMs!M   
“把衣服脱了……” YU]|N 'mL2  
年轻皇帝的声音再度响起。 dm(Xy'*iQ  
这个声音她早已耳熟能详,然而如今却像是不同的人所发出来的。 QT<\E`v  
雷艾斯总是会露出聪颖温柔的微笑,而且文静到即使他在身边,也不会让人感觉到他的存在。 Yvn*evO4  
然而如今他的脸上没有笑容,并且散发着一种压倒性的存在感。 FdcmA22k*  
妮塔就像是少女般颤抖着。 pl4:>4l/  
“你没听到吗?” E&_q"jJRi  
就像是被年轻皇帝的声音所操纵一般,妮塔闭上眼睛解开了睡衣的钮扣。 #`5>XfbmQ(  
x o{y9VS  
有一座名为罗德斯的岛。 tbm/gOBw  
这是位于亚列克拉斯特大陆南方的边境岛屿。大陆的居民们都称呼这里为“被诅咒之岛”。那是因为这里是各地都存在着怪物聚集的魔境,并且不断持续着激烈的战争。 :G8:b.  
然而对于罗德斯的居民而言,他们相信这座岛已经从诅咒的命运中解放了。 tupAU$h?!  
经过所谓魔神战争、英雄战争以及邪神战争三场大战,这里终于迎接了和平的时代。诸王国缔结停战盟约,关于外交上的任何问题,都将在四年一度的诸王国会议中讨论并加以解决。 ObzFh?W  
各地的魔境也逐渐在消失之中。 G^W'mV$xl  
风与灾之沙漠逐渐绿化、不归之森的古代妖精族诅咒也已经解开。主宰火龙山的魔龙已被打倒,属于其狩猎场的肥沃平原,也被开垦成为新的谷仓地带,正逐渐兴建村庄并发展为城市之中。 4R&e5!  
已经没有人称呼这里是被诅咒之岛了。 Evy_I+l  
只有一个地方例外,那便是位于罗德斯岛东南方,别名为暗黑之岛的玛莫…… mJYG k_ua  
※       ※       ※ xO0}A1t Wd  
距离玛莫公国的公都温帝斯大约半天路程的地方建有一间宅邸。 MD+e!A#o  
那是农园主人为了栽培大麦以制作麦酒的住处。之前有许多奴隶往这里工作,如今这些身份上已不是奴隶的贫穷农夫,仍过着与过去并无不同的生活,在这块广大但贫瘠的土地上栽培着大麦。   B'QcD  
站在窗边看着这些农夫的辛劳,身为玛莫帝国首席宫廷魔术师的这个青年,不禁露出了复杂的笑容。 3cSP1=$*  
他的名字是威尔。 3:mZ1+  
(就算你们再怎么拼命工作,收获的谷物无论是质跟量,也永远比不上卡农、伐利斯或是亚拉尼亚。用这种谷物酿出来的酒,味道毕竟也是不会多好的。) =>Q$S  
所以玛莫的居民常常会在自己制造的酒里头,加人一种能引起轻微幻觉的野草。然而吃这种野草上瘾,因此许多爱喝酒的人之后都成了中毒患者。 8}.V[,]6  
“……积极输入粮食,然后输出玛莫的特产品。” 4V7=VZ, @3  
玛莫公王史派克,最近以此为主旨对大家发表了演说。 E(miQ   
这样的想法并没有错。然而玛莫并没有所谓的特产。因此玛莫的居民只能食用难吃的谷物面包,甚至连狰狞的猛兽有时都会被列为狩猎的对象。 0 ~^l*  
即使如此粮食依旧不足,每到冬天都会有人饿死。 ,: Z7P@  
年轻的玛莫公王大概已经深刻的体会到振兴新的产业是相当重要的事情吧。但是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想要做就能做到的,因为这座岛并不属于司掌创造的大地母神玛法,而是可掌破坏的女神卡蒂丝的邪恶圣地。 =`/GB T$  
(这座岛只养得起有限的人。) L 4Sa,ZL  
至少威尔是这么认为的。 w@i;<LY.  
如果过度增加人口将会造成饥荒,要是罗德斯本岛停止输送粮食过来的话,将会造成无法收拾的下场。 /=gU  
威尔打算在赶走玛莫公国之后,就跟罗德斯本岛完全断绝往来。直到将来有一天,他们重新拥有了足以征服罗德斯本岛的力量…… :} N;OS_  
为此所必须的计策,早已经在他的心中规划好了。而要加以实行的条件也逐渐具备完成。 HzZ.q2Zz%  
威尔离开窗边,环视着新生玛莫帝国的谒见大厅。里头目前正集结了九个人。 J5L[)Gd)D  
红发的少年皇帝雷艾斯,似乎很无聊地坐在王位上。身旁则是有些无神的暗黑骑士团团长妮塔。房间的大门旁边有两个值得信赖的骑士队长负责守卫,而门外也另外站了两个人。 P:k!dRb9{  
接着还有两个黑妖精。 Mp_SL^g|  
虽然是众所皆知的长寿种族,不过他们分别是少年跟少女。少女是之前的大战中战死的黑妖精族长——鲁杰布的女儿洁妮雅,少年的名字是凯列尔,是少女坚持要让他一起来到这里的。与其说是她的左右手,这位少年对于邪恶妖精族少女而言,应该比较像是消除紧张而存在的吧。 7i0;S s*  
两人并肩坐在房间一角的长椅上,就这么轻声讨论著一些东西。黑妖精几乎都跟暗黑森林一起消灭,要不然就是跟随黑衣之将军亚修拉姆离开了这座岛,如今留在岛上的应该不超过五百人了,而且大都是像他们这样的小孩子。 @tVl8]y  
然而这位鲁杰布的女儿,却在短短一年之内,让栖息在残存的暗黑森林里的下级妖魔为她效力。繁殖力强而且不用十年就成年的赤肌鬼、狗头鬼等下级妖魔,可说是相当易于补充的战力。她所统治的妖魔兵团如今已经超过两千,若是只论数量的话,可说是新生玛莫帝国最大的军团。 >d<tcaB  
另外还有一名身穿巡礼者常穿着的粗糙套头衣服的男子。他是在之前大战中被毁灭的暗黑神法拉利斯教团的高级祭司,名字则是叫做奥费司。 LR% P\~  
在法拉利斯大神殿的那场炽烈至极的战斗中,他是唯一一位存活下来的人。之前一直都隐藏自己的行踪,不过在他召集潜藏于各地的暗黑神官战士团余党之后,在半个月之前前来跟帝国会合。 EE,C@d!*k7  
他们都是相当优秀的战士,同时也能使用邪恶的奇迹——暗黑魔法。对于己方而言没有比这更值得信任的靠山了。只不过因为这个教团是以完全的自由为教义,因此并不能予以全盘的信任。 ?V$@2vBVX4  
对于掌政者而言,他们“为所欲为”的教义,到最后终究是不能被承认的。 x%OJ3Qjj=  
只有执行不成文法律的贝鲁德皇帝,才能使他们率先提出协助,然而这只有那位英雄皇帝才办得到,对于一般平庸的掌政者来说绝对不可能。等到将来新生玛莫帝国取回了这座岛的统治权,法拉利斯教团的存在或许会成为一个祸根。 C3-I5q(V]  
(必须为此拟定对策才行。) Q|tzA10E  
威尔在心中悄悄想着。 CQI\/oaO  
大厅里头还有另一估算是威尔手下的人。这个矮胖的人穿着浅绿色的长袍,拥有次席宫廷魔术师的地位。他其实比威尔大十岁,也是同在黑之导师巴古纳德底下学艺的师兄,然而大概在两年之前,威尔的宫廷魔术师席次就变得在他之上了。 U{PFeR,Uk  
除了威尔之外,他在宫廷魔术师团中是唯一拥有导帅级实力的人。其他人都只是刚结束见习的年轻魔术师,根本就无法在实战中派上用场。 H':0  
如今集合于这里的人,可说是新生玛莫帝国的最高决策机关。 ^9`~-w  
拿之前的帝国来说,就等于是贝鲁德皇帝驾崩之后,接任负责统治的评议会了。然而厌恶这种体制的妮塔没有使用这样的称呼,因为她希望在形式上,年轻皇帝应该是拥有绝对权力的人。 NY\-p=3c7=  
只不过威尔并不知道,这位红发的年轻皇帝究竟拥有多少实力。威尔自认很有看人的眼光,然而却仍无法完全看出他的实力。 M(#]NTr ~4  
(不要对我的理想造成阻碍就好。) )!g@MHHL  
威尔如此心想。 Q0(3ps~H  
这不只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这位年轻的皇帝。 }080=E  
“……那就开始吧。” D~r{(u~Ya  
就在这时,骑士团长妮塔以无力的声音如此宣布。 p ^U#1c  
决定新生玛莫帝国未来的重要会议,如今就要正式开始了。 +YnQOh%v0s  
d1hXzJs  
“我们已经有足够的战力了!” %nT&  
骑士队长洛修,就这么背靠在大厅的门上有力地说道。 @2R+?2 j  
“暗黑骑士团有五百人,加上暗黑神的神官战士团以及妖魔兵团。虽然规模不大,不过跟先前玛莫帝国的军团组织完全相同。想当年的贝鲁德陛下,就是率领这样的军团成功征服卡农……” GdtR  /1  
洛修强力的表示我们一定也能办得到。 {14sI*b16  
威尔则是表情一点都没变,就这么看着兴奋地不断发言的骑士队长。 pb}4{]sI  
(如果贝鲁德陛下还在的话,那大概是有可能的吧……) Ops""#Zi  
他冷漠地如此心想。 THHA~;00YN  
那位英雄皇帝,就是这么优秀的领导者跟战士。 x(bM   
然而现在的暗黑骑士团里头,并没有任何能匹敌贝鲁德的人物。 9<6Hs3|.!  
骑士中大部分的精锐部队,都跟随黑衣之将军亚修拉姆逃离了这座岛,因此留在新生暗黑骑士团里的,真要说的话都净是些残兵败将。 hnnPi  
骑士团长妮塔的剑技算是相当不错,但不能否认为女性的她体力上仍有不足。对于身穿笨重铠甲,手握沉重武器的骑士战而言,体力可说是最重要的因素。 hsHtLH+@  
要是一对一决斗的话,是否有人能战胜玛莫公王史派克却是个问题。 eW zyydl  
玛莫公王史派克在获得这个地位之前,就已经立下了不少的功劳,以他的年纪来考量的话,可说是拥有相当优秀天分的人才。 rK r2 K'  
而他率领的公国骑士团,也都集结了身经百战的勇者。 E K#ib  
冷静想想,他不认为正面对战的话会有胜机。 (]*!`(_b  
然而就算是指出这一点,希望能以武力决战的骑士们一定不会接受。他们自信骑士团才是帝国的根基。 Jej-b<HmQ  
威尔完全能够理解,现在不论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既然他们不会改变这样的想法,那倒不如什么都不说还比较好。 jG~UyzWH;  
兴奋地重复大向小异内容的洛修,以这种状况看来就像是个小丑一样。因为他是以威尔会反对为前提而这么提出的。 {#J1D*?$"  
“……我知道你想表达的是什么了。” IX y  $  
妮塔露出苦笑制止了洛修。 NZ?|#5 3  
他所说的内容人都是千篇一律,因此妮塔已经听腻了。 U&<w{cuA  
(继续让他说下去其实也蛮有趣的。) wO3K2I]>0  
不过威尔倒是感觉有点可惜。 `-[+(+["  
再这么让他说下去的话,应该就会发展成像是吟游诗人所吟唱的英雄史诗般那样的夸大不实吧。 >m&r,z  
“集合所有的力量跟沙漠之民作战,各位有没有异议?” Il,^/qvIY  
妮塔说完便看着威尔。 d*TpHLm  
似乎暗示只有他会有异议似地。 7+^4v(s  
虽然的确有异议,但这位首席宫廷魔术师却马上摇了摇头。 aok,qn'j  
“在魔兽遭到镇压的现在,我必须要花些时间进行下一个计划。不过如果我们的骑士团战胜的话,大概也没有这个必要了……” /]*#+;;%  
“你不打算上战场是吗?” 95CCje{o _  
洛修以鄙视的表情看着威尔。 9#AsSbBpf  
“就算我从军上阵,我想也派不上什么用场的。” Kzd`|+?'`M  
威尔则是不以为然地如此回答。 v|v^(P,o  
“关于战后的结果你没有意见吗?” (~>L \]!  
妮塔露出讶异的表情如此询问着。 %Pb 5PIk4  
她也知道比起战胜,战胜之后的后续处理要来得困难许多。 ToHCS/J59  
“完全没有。”  } Rc8\,  
但是、威尔却马上如此回答。 "A_W U|  
因为他不认为这场战斗可以胜利,因此考量之后的事情根本没有意义。 Bjz\L0d  
但如果是以战败为前提,要如何避免造成致命打击的办法,威尔倒是已经周详考量过了。 aQEMCWxZ  
而且也已经有所结论了。 \ l +RX*  
(只能使用跟巴古纳德导师借来的魔法宝物了……) *eO@<j?  
虽然很想叹气,但威尔终究是忍住了。 g& *pk5V>  
黑之导师夺走了位于亚拉尼亚的贤者学院所保管的魔法宝物,以及黑翼邪龙耶斯所守护的各种秘宝,至今这些都还在他的手中。 ~nk'ZJ   
威尔已经借得了其中数个宝物,并且准备作为打倒玛莫公国的手段。 Ha\q}~_  
史派克公王本人应该不知道吧,事实上他现在面对的对手,正可说是他以为已经打倒的黑之导师本人。 =Po!\[SBU  
然而即使是魔法宝物,也终究只是个道具而已,其效用必须依赖使用它的人而定。 X"W%(x`w  
(如果导师不满意宝物的使用方式,他一定不会原谅我的吧。) V X<ZB +R  
要是以骑士是否敢站在战场来判定他的勇气,那威尔其实也正赌上了自己的生命。 +OF(CcA^  
而且对新生玛莫帝国的人们来说,现在所需要的并不是勇气,而是胜利。 HB$*xS1  
“听说玛莫公王史派克,马上就要出发进行罗德斯本岛的周游列国之旅……” ~4wbIE_r N  
察觉到妮塔的视线仍在自己身上,威尔就像是为了不让她看到内心似地,连忙对她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NBR6$n  
“您打算在之前展开行动吗,还是说要在之后……” ^)b*"o  
“我认为公王出发的时候正是最好的时机。” 3R?7&oXvH  
妮塔露出微笑如此回答。 -uiZp !  
“为了保护公王跟守卫公都,沙漠之民应该已经作好万全的准备。不过就是在这种时候才更容易掉以轻心,而且使得指挥系统因此出现破绽。” Xu$xO(  
听到妮塔这番话,威尔也觉得或许如此。 2C %{A  
只不过他无法预测到玛莫公王会采取何种应变措施,总而言之,他也就是个像这样常让人出乎意料的年轻人。 +7o3TA]-  
威尔的好几个计划就是因此而失败的。 nD.4c-hd$q  
在风之部族与炎之部族的对立恶化时,他只身前往风之部族骑士队长的住处,在玛莫各地出现魔兽暴动的时候,他则是离开了混乱至极的公国,前往亚拉尼亚试着招聘魔兽使。 :gb7Py'C  
如果一个不小心的话,公国肯定会因而灭亡。然而以结果来看,每次他都成功的达到目的。 -<}_K,Ky`  
实在是很难让人不去想像,他是否是受到了幸运之神的眷顾。然而却有他本人自嘲自己是个不幸的公王这样的传闻出现。 :SSe0ZZ_6b  
先不论这些传闻如何,但无庸置疑的,他确实是个运势很强的人。 A7-QOqST(  
(命运的天平到底会向哪一边倾斜呢……) Hw<t>z k  
威尔在心中轻声说道。 aD3'gc,l  
“我希望妖魔兵团跟暗黑神的神官战士团也能一起出征……” 1d|+7  
妮塔转过身去,对黑妖精少女洁妮雅以及暗黑神高继司奥费司如此说着。 Ve7[U_"  
“我会派出一支由赤肌鬼之王所率领的部队。虽然数量只有五百,不过它们的纪律很好。” 2#ha Icm"  
“虽然不会上前线,不过伤害的治疗就交给我们吧!” |>GtClL  
两人分别如此回答。 qbHb 24I  
听到这样的答案,骑士队长洛修不禁变了脸色,并且试着要从门旁踏出一步,但却被身边的同胞制止了。 //>f#8Ho  
因为门口的守卫正是他们二人的工作。 ,S:LhgSP  
“虽然不能说相当足够,不过看来你们也有难言之隐吧!” >I8R[@  
妮塔如此讽刺地说着,并且开始说明具体的作战。 Tw`^  
她将率领骑士团全军,在公都以及港市莎尔瓦德之间的街道上布阵。而妖魔兵团就当作是伏兵,在沙漠之民的骑士团出击时趁隙进攻公都。 D +N{'d?+  
之后就看对方的反应如何,看要跟公国骑士团作战或是攻击公都,甚至如果公王依旧强行出发的话,也可以直接袭击公王本人。 br>"96A1l  
能够打倒公王、击溃骑士团并攻占公都的话当然是最为理想,但是妮塔也对他们究竟能够做到什么样的地步抱持着疑问。 ?W9$=  
但是至少玛莫的人民以及罗德斯诸王国将会因而知道,玛莫帝国已经正式新生了。 wvcG <sj  
这必定将成为他们的出发点。 )O"5dF1l  
玛莫人民之中,一定有许多人不喜欢沙漠之民的统治。只要让他们知道帝国已经重建,或许会制造出打倒公国统治的契机也说不定。 }9aYU;9D  
对于亚拉尼亚以及伐利斯而言,逐渐强大的弗雷姆其实是一种威胁。诸王国或许也能够理解到,比起新生的玛莫帝国,弗雷姆王国反倒比较可能成为侵略者也说不定。 |OUr=b  
妮塔确信弗雷姆国王卡修是怀有如此野心的。 55 Y BO$  
否则的话弗雷姆的领土,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迅速扩大的。弗雷姆将玛尼、楼兰两个都市国家纳入统治、以莱丁为中心的自由都市群也已经归属,从火龙山之魔龙手中夺走狩猎场,也无疑是一种侵略的行为。而且他们还在之前大战胜利之后,将这座暗黑之岛纳入自己的版图。 bwqla43gX  
(大概在五年或是十年之后,卡修国王将会为了统一罗德斯而展开战争。) D^]7/w:$-  
到时候罗德斯将再度成为“被诅咒之岛”。 hoD (G X  
在那之前,他们必须将沙漠之民逐出这座暗黑之岛,并且整备好必要的兵力。如果能够抓准罗德斯本岛大战的时机,新生的玛莫帝国或许能完成罗德斯的统一也说不定。 g a? .7F  
(继承贝鲁德血统的人,将成为罗德斯唯一的王者……) H@qA  X  
这正是妮塔的梦想。 `-"2(Gp  
为此她愿意赌上自己的生命来行动。 ZC@ 33Q(  
妮塔的视线在一瞬间朝向坐在王位上,露出一如往常微笑的那位红发少年。 0hn N>?  
她想起了今早发生的事情。当时的感触也在她的体内苏醒。 5(^&0c> P  
虽然全身的汗毛都因此竖起,但这并不是因为厌恶的关系。 L%}k.)yev  
(我并不是想要成为王妃。) Fo=Icvo  
这样的想法就像是她的祷告一般。 2w>WS#  
'c*Q/C;  
宫廷会议结束之后,身为黑妖精族族长的少女,在同族的少年陪伴之下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 oDogM`T`  
一关上门,她便轻轻地叹了口气。 < ^c?M[ j  
虽然不愿意承认,不过她的确相当的紧张。 ?`bi8 Ck  
(我可是被人类称为邪恶妖精族的妖魔族长啊!) r: ]t9y>$<  
洁妮雅对自己的懦弱感到相当悔恨。 FNL[6.!PV  
以黑妖精的说法,她至今只是个幼苗而已。虽然这也是没办法的,不过她仍然对此感到生气。 V9&7K65-1  
“我要超越前任族长,变得比他还强还要邪恶。” {AUhF}O  
洁妮雅以就像是要对自己施咒般的语调说道。 -c|dTZ8D)8  
另外一名少年点点头,并且有些犹豫地将手放在她的肩膀。 cH%qoHgx  
一瞬间少女挣脱了他的手,并且以严厉的表情看着少年。 ;rXkU9  
“下级妖魔的训练状况如何?” h\| ~Q.kG  
“由于粮食不足,因此并没办法依照预定般进行。光是用惩罚的方式效果还是不大好,这些有智能的畜主管理起来,其实是比家畜要来得困难。” w.Cw)# N  
凯列尔现在的工作,是对之前大战中数量暴减的下级妖魔们,进行在野外的战斗训练。虽说是训练,其实也只是挖洞躲在里头,或是在高处用落石攻击等单纯的战术。但因为至今都只是靠数量进攻,因此即使只是单纯的战术,应该也会有相当的效果。 go >*n\  
因为是智能很低的下级妖魔,因此没办法像黑妖精战士一样训练成恐怖的暗杀者。但他们两人确信即使如此,还是有办法让它们学得一技之长的。 fy]z<SPhVJ  
“我也在对赤肌鬼跟狗头鬼的上位种进行教育,总有一天它们可以成为下级妖魔的指导者,对我们也能够派上用场的。” :0@R(ct;>  
前任族长鲁杰布的女儿如此说着。 vP6NIcWC3  
“总有一天,我要让这座岛被暗黑森林所覆盖。将所有的人类赶出去,使这里成为我们邪恶妖精族的圣地。” 9<0TF+}>  
凯列尔用力点头表示同意洁妮雅的这番话。 _=0%3Sh  
“不过我们不用着急。因为我们的时间是无限的。” jB) RvvMU5  
※       ※       ※ !|4fww  
在黑妖精少年及少女交谈的时候,在另一个房间之内,穿着漆黑神官服的数名男女,正跟暗黑神的高级祭司奥费司彼此相视。 X!H[/b:1O  
黑衣的男女正是暗黑神的神官战士们。 >-8r|};+  
在英雄战争前有两百人以上,然而至今人数已经减少到十分之一左右了。 cdd6*+E  
最高祭司休迪鲁已经前往冥界,如今的法拉利斯教团中可做为领导者的高级祭司,也只有奥费司一人还活着。 $-^ ;Jl  
然而因为某些原因,他并没有自称是最高祭司。不过教团本身以自由为教义,因此组织的意识其实也相当的稀薄。 OVq(u lwi+  
他们没有任何诫律,各自以自己的方式进行修行跟传教。 #*;G8yV  
虽然要不要加入神官战士团也是他们的自由,但因为玛莫的新统治者——沙漠之民禁止人民信仰暗黑神,为了与其对抗,他们还是来到了奥费司的身边加入其阵容。 zX]4DLl,  
在贝鲁德皇帝的时代,暗黑神就是玛莫的国教。由于禁止信仰极端违反了自由的原则,因此他们有着赌上生命也要反抗的觉悟。 OQnb^fabY  
“必须要重建大神殿跟教团。” jJ.isr|`  
奥费司以沉稳的声音对黑衣人如此说道。 M{GT$Q  
所有人都默默地点头,并且共同复诵着“只有在黑暗中才能获得自由”的法拉利斯教义。 F)8M9%g5m  
奥费司认为无论如何,都必须阻止崇尚光明,对在法与秩序之下提倡正义与平等的至高神法理斯教团,有机会进入这座暗黑之岛。对法理斯的信徒们来说,只要是法拉利斯的信徒便断定为邪恶,并且只给他们放弃信仰或是死亡两种选择。 WRCf [5  
事实上在之前大战结束之后,便有十几人的法理斯神官战士团来到这座岛,试着在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建立法理斯神殿。 '@6O3z_{  
那时奥费司独自与他们作战,并且将他们通通消灭。之前的最高祭司休迪鲁,曾经以纯洁的少女肉体使暗黑神降临,并在他的身上施予了强力的守护——或许也可以说是一种诅咒。 1S{AGgls5  
这根本不是法理斯神官战士们半调子的信仰跟武术所能及的。 Z Jgy!)1n  
“现在为了让玛莫帝国成为这座岛的统治者,我们必须要把力量借给他们。” ew+>?a'&L  
奥费司淡淡地继续说道。 -3GlpC22  
“但玛莫帝国也终将会没入黑暗之中。而人们将会获得真正的自由。所有人类都能为所欲为才能构成人类的历史。因为这座暗黑之岛在以往的众多时代就都是如此……” U {,:-R  
在暗黑神的教义之中,人类之所以需要法跟秩序,全是因为人类尚未成熟所致。唯有能够律己的人才是已臻完美的人类。 q<XleC  
法跟秩序说到底也只是另一种束缚住自己的东西而已。 Au10]b  
对于暗黑神的信徒而言,因为人类不够成熟而出现的“国家组织”,其实也是完全不需要的。 Zjkg"  
不论是公国或帝国都是如此…… 1xTNrLW  
※       ※       ※ [gaB}aLn  
而又在另一个房间里,首席宫廷魔术师威尔正与次席宫廷魔术师克拉特进行两人的密谈。 B<{Yj}..  
“看到你不反对要与玛莫公国进行武力决战,妮塔的表情显得有些惊讶呢。” Xmny(j)g  
克拉特对威尔如此说道。 dy.U;  
在巴古纳德门下的时候他是师兄,年龄也比威尔大了十岁。因此即使威尔的席次在自己之上,他也不觉得需要对威尔抱持敬意。 nPR*mbW  
“你不也有些惊讶吗?” GHR r+  
威尔以略微冷淡的语气,如此反问着身穿淡绿色长袍的师兄。 2n3!p Z8  
克拉特是个相当神经质,并且拥有过度自尊心的人。平常总是睁大眼睛忙碌地看着四周。那就好像是要分辨周围的所有事物,对自己而言哪些是有利而哪些是不利似地。 O0_kLH$.  
然而就威尔看来,只注意自己肉眼所见的范围,其实跟闭眼不视并没有什么两样。 ' OXL'_Xl  
“如果我反对妮塔小姐的意见,你是不是就会受到骑士支持了呢……” &BxZ}JH=k  
“你、你在说什么!” uskJ(!  
克拉特表情为之一变后如此说道。 {k uC+~R  
(光是这样就会动摇,哪能担任玛莫的宫廷魔术师啊!) 9Pql\]9"o  
威尔在心中如此说道。 =X3Rk)2r  
“骑士这个人种,似乎不实际用剑作战的话就什么都不懂的样子。不过如果老是反对的话,反而会被他们所厌恶呢!” xM:9XhH1  
他说完便露出讽刺般的笑容。 gaU(ebsE  
他当然知道自己到现在仍不受骑士们的欢迎,不过骑士团长妮塔,对他却有某种程度的了解。 =JE 5/  
对他来说这样就足够了。 WelB"L  
“不然用那个来协助骑士团如何?” JIXZI\Fk  
威尔马上摇头否决了克拉特的意见。 M7.H;.?  
“如此一来战争应该是会获胜。然而若是压倒性战胜的话,不只罗德斯诸王国可能会派兵支援,对于暗黑骑士们而言,也会因为光明正大的战斗遭到妨碍而感到不悦。所以这次我们只有静观其变了。” X\1.,]O >  
接下来威尔露出了若有含意的笑容继续说道。 -eFq^KP2  
“何况那个还有其他更好的用途……” MI,kKi  
“其他的用途?” <"Yx}5n.  
克拉特露出讶异的表情如此问道。 |3C5"R3ZGO  
“那个的武器不只是牙齿跟爪子而已喔……” 5@^['S4%8*  
以此为前提,威尔开始进行具体的说明。 +jyWqld.K1  
这是他从黑之导师巴古纳德处借来“力量”之后,即将进行的下一个策略。 bE1@RL  
“……需要这么拐弯抹角的吗?” b,lIndj#  
听完威尔的说明之后,克拉特不禁表露出他的不满。 <|;)iT1VeT  
“拐弯抹角?” _)MbvF  
这句话使威尔的表情显得有些不悦。 @i(;}rx  
“如果说出力是骑士的工作的话,那么我们魔术师的工作应该是运用智慧吧?如果怕费工夫的话,我们将无法获得完全的胜利。你无法理解我的策略也无所谓,不用考虑太多,只要按照我的指示去执行就可以了,我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做。” C!^[ d  
听到从前师弟如此严厉的言词,使得克拉特变得满脸通红。 w0,rFWS  
然而他却无法反驳。因为在玛莫帝国的宫廷魔术师团中,席次的高低就代表所有的一切。 Z`x*Igf8  
反抗上位者的人必须以死赎罪是相当平常的,再加上威尔他有许多心腹是暗杀者跟密探,也一直果断的在进行肃清行动。之前的帝国时代如此,相信在帝国新生的现在也是…… aK]H(F2#  
也因此这位年轻的魔术师,连己方都要畏惧他三分。 -GT&46hX  
“我知道了……” ^gY3))2_  
克拉特就像呻吟般如此说道,并且像要鞠躬般的低下了头。 {xCqz0  
然而这并不是表示对师弟的服从,而是为了不让他察觉到自己情绪跟感情的变化……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板凳  发表于: 2008-09-04 19:01

[xHHm5$  
在这一天,玛莫公国的王城温得雷司特从一大早就相当的嘈杂。 Z^O_7I<5E  
许多人忙碌地东奔西走,城里各处都充满了叫骂声。 z65Q"A  
因为今天就是城主——玛莫公王史派克,启程周游罗德斯诸王国的重要日子。然而旅行的准备至今却都还没有准备好。 cc{^0JT  
虽说是属于沙漠王国弗雷姆的领土,但这里是拥有自治权的公国,加上领土非常的广,因此实际上跟独立的王国没什么两样。既然领主要进正式的访问,当然必须做好相当的准备。虽然宫廷里的任何人都知道这道理,但由于玛莫是刚建立的公国,因此不只统治上不大顺利,人才方面也是压倒性的不足。 V~fPp"F  
以公王为首,公国的骑士及文官等所有人每天都忙于工作,根本没时间进行出发的准备。 /<Yz;\:Jy  
“总不能一直把时间往后延吧!” 4#lOAzDtv  
旁观着充满像是杀气般的气氛,不断忙碌奔走工作的人们,半妖精少女莉芙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说道。 -d_7 q  
她有着“公王的好友”这种奇怪的身份。虽然跟公国完全没有关系,但却在王城里有自己的房间,并且得到许可能在里头自由自在的生活。 $ $e"[g  
而莉芙也充分利用这样的特权,每天都过着快乐的日子。其实她的工作应该是要把这些快乐分享给别人,不过似乎让别人困扰的状况总是比较多。 P~M<OUg  
但是却没听过有人说她的坏话,大概是因为其他人也已经认了吧。毕竟她有办法跟没耐性的公王拌嘴,也算是帮了大家一个大忙。 !pxOhO.V  
她也会参与史派克这次的旅程。只不过理由实在是不清不楚就是…… ]i Yp  
“真的不能延期出发吗?” )<[) 7`  
莉芙问着跟自己一样闲着没事的战神麦理祭司古里巴斯。 si#1sdR  
“对我们来说再晚都无所谓,不过在人类世界,尤其是国家外交上不可以这样的。” ?g9oiOhnG  
古里巴斯祭司是大地妖精的矮人族。因为某些原因,也参与了这次的旅程。 DC(u,iW%6  
他已经打包好行李了。不过其实也只是准备好换洗衣物跟礼服,以及自己的武器跟装备而已。 vJ{aBx`VS  
虽说战乱已经结束,但罗德斯本岛并不算十分安全。依旧是有怪物跟强盗出没的危险。 Z7dyPR  
“喔~我听说矮人族都很顽固,但没想到不会计较时间呢!” #j4RX:T*[  
莉芙露出了有些意外的表情。 "Pa  y2  
“因为住在集落的时候,也都只是每天重复着一样的事情啊……” K#LDmC  
矮人族平常挖掘矿山、精炼金属、制作武器、装备或是工艺品跟人类交易。虽然也有在人类世界担任工匠的,但住在集落的矮人都过着千篇一律的生活。 om2)Cd9~7  
即使晚了一两大也几乎没有影响。虽然矮人重视信义,不过对于细微的事情似乎不会过于拘谨的样子。 W~j>&PK,?  
“这我倒是不知道呢……” YnlZyw!  
听到古里巴斯祭司的说明,莉芙故意显得相当的惊讶。 th%T(D5n  
“你们还真是悠闲啊。” s9,Z}]Th  
玛莫公王史派克伴随着心情不佳的声音,走进了莉芙与古里巴斯等待的房间里。 w+gPU1|(r  
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以及首席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也跟着走了进来。 T 3 <2ds  
“已经完全准备好了吗?” Yc^,Cj{OM  
莉芙想还是先问问看在说,不过看到史派克的表情就知道答案了。 1F R  
史派克就这么摇了摇头,然后一屁股坐在房间角落的椅子上。” La$?/\Dv)  
真的是毫无威严的坐姿。 SW7AG;c=  
(身为公王还不够成熟呢。) ak\[+wQ  
莉芙见状不由得在心中轻声说道。 #6@4c5{2=4  
“看来这两天也准备不完的……” |!L0X@ >  
史派克一边仰望天花板一边叹了口气后说道。 + S@[1 N  
“那要怎么办?负责通知的使者不是已经派出去了吗?” eC`G0.op  
史派克听到莉芙这番话之后点了点头。 %7 $X *  
“总之只有访问亚拉尼亚王国的行程已经准备好了,之后就只能往停留在亚拉尼亚的期间加紧进行了。” K{0 gkORF  
“所以会出发啰?” Jk57| )/  
“也只有这么做了吧。如果比预定时间的晚到,可会有损公国的威信的。” 7 lu_E.Bv  
莉芙虽然心想早就没有威信这种东西了,不过现在刺激史派是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因此她只有露出暧昧的笑容。 Z6#(83G4  
“大概何时要出发?” 8aTo TA7JA  
“快的话就是今天傍晚,或许也可能会晚上出发,总之要先强行军赶到莎尔瓦德。” |a=7P  
莉芙觉得光是听起来就相当辛苦了。 I "HEXsSe  
今晚大概只会稍作休息然后便通宵赶路吧。在暗黑之岛玛莫摸黑行军虽然相当的危险,但她也早就知道,史派克不是那种会听建议而更改想法的人。 _Zus4&'  
“新生玛莫帝国那些人,会不会在这时候有所动作啊?” ^G NL:D%6d  
听到莉芙这么问,史派克便露出—苦笑,视线朝着盖拉克跟亚德·诺瓦两人看去。 ])?[9c  
“这个并不能大声讲,不过根据情报,附近的街道上已经有一些可疑份子集结成小团体来到公都了。或许就是帝国的势力正在集合之中也说不定。” rW+}3] !D/  
盖拉克注意着四周如此说道。 ^M+aQg%  
“这是个大问题吧?很可能会引发战争呢。” \{= {{O  
“我们没办法否定这样的可能性。” Y^eF(  
这次换成亚德·诺瓦回答莉芙的疑问。 zA| )9Dq  
由于疲劳跟忧心,使得他原本像是魔法石像般的面容似乎有些憔悴。 w`[`:H_z  
“敌人的目标是你吗?还是公王不存的公都……” iyr<qtwK  
古里巴斯看着史派克如此问道。 omI"xx  
“这两种都有可能。” # ELYPp]6  
史派克坐正了身子回答古里巴斯祭司。 M,we,!B0  
“亲卫骑士团全员都会护卫公王到莎尔瓦德,而这一次公都的守备则是交给了伍丁。” ~Xc1y!"9*  
“据莱娜得到的消息指出,敌方的势力最多只有一千人,不论他们攻打哪里我们都能反击的。” cCcJOhk|d  
盖拉克说着露出了毫不畏惧的笑容。 jWso'K  
他的妻子莱娜之前拥有当盗贼的经验,因此也负责统管玛莫公国的密探。虽然这次的旅程她也会参与,不过不到出发前一刻她应该不会出现,肯定是忙着跟自己手下的密探进行秘密会议吧。 0 O(Vyy  
跟新生玛莫帝国的战斗,就目前情势来说是属于情报战,因此主角并不是骑士而是密探。 Yn>FSq^Wp-  
本来她是不打算离开公都的,不过因为她有必须完成的事得到莱丁—趟,因此她还是加入了这次的旅程。 ~J >Jd  
虽然不是最好的时机,但对史派克等人来说玛莫帝国如果进行武力决战的话正是合了他们的心意。 9H2mA$2jnE  
然而玛莫帝国似乎有个优秀的军师,至今都没有使用任何武力,只以各种策略逼得玛莫公国走投无路。 w I[Hoi V  
所以这次的动作或许不是要以武力决战,而只是个声东击西之计而已。 ^G "Qp8 "  
(真是麻烦的对手。) P` y.3aK  
连莉芙都这么认为。 eWXR #g!%>  
然而公国的人们,原本就没有想过可以轻易的治理好这座岛。 Ct$\!|aR  
反倒是人民比想像中还要听话,统治状况感觉上也比预料中来得顺利。只不过他们的听话,其实可以视作是根本就无力振作。因为这座岛上任何产业的产能实在都太低。 rpEN\S%7P  
史派克一直在思考一些对策,希望能绐玛莫的人民一些希望,然而以现状来说,玛莫公国的未来可说是根本无法预侧。 oVd7ucnK  
站在无责任立场的莉芙会觉得这样才有趣,然而对当事人史派克、盖拉克或是亚德·诺瓦等人而言,他们并无法抱持着这样的想法。 <slrzc_>&  
无论多么的辛苦,不去做是绝对不会有成果的。 z~/e\  
然而就算莉芙不这么说,史派克看起来也不像是个幸运的人。将来他的一生肯定也会一直辛苦下去吧。 j%gle %_  
换句话说身为朋友的她也会一样辛苦。就是因为知道这一点,莉芙才认为自己运气其实应该算是不错。 ViU5l*n;  
“盖拉克队长,伍丁队长找您……” !P gwFJ  
“亚德·诺瓦导师,艾莲娜小姐有话要跟您说……” .u]d5z BR  
在对话结束本以为会是一阵沉默的时候,一位年轻的亲卫骑士跟一位年轻的见习魔法师接连走了进来,要找盖拉克跟亚德·诺瓦两人。 Sx1OY0)s  
“看来休息时间结束了。” TV/EC#48  
“似乎如此呢。” Nl^u A  
两人彼此对看叹了口气之后,从椅子上站起身子离开了房间。 Lzx2An@R  
“我在有人找我之前,可是要待在这里不动的喔。” BW ux!  
留在房里的史派克转身面对莉芙,就这么指着她如此说道。 c7nbHJi  
“我、我又没有说什么!” I/u>Gt  
虽然莉芙不满地嘟起了嘴,不过却心想自己被抢先了一步。 i/ PL!'oq  
她其实正想说些公王怎么可以让部下工作,自己却在这里休息之类的。 B &3sV+  
(最近他的反应还真快啊。) szD9z{9"y  
只要没有开史派克玩笑,莉芙就一直提不起精神。但史派克似乎也已经比较小心了,很少会被她抓到这样的机会。 !t?5U_on  
就在这个时候。 h+Y>\Cxg  
“史派克先生……” z`,dEGfh^  
随着悦耳的声音,身穿纯白衣服的少女走进了房间。 h;R>|2A  
“妮思侍祭?” <@c@`K  
史派克等人回头看见声音的主人后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cH707?p/I  
因为她已经做好了旅行的准备。然而这次的旅行并没有让她同行的预定。 [MD"JW?4B  
“我不会为史派克先生带来困扰的,可以的话请让我也参加这次的旅程好吗?” #"C!-kS'=  
妮思有些踌躇地如此问道。 GGU wS  
“是有什么原因吗?” s.a@uR^  
史派克不由得如此问道。 7^1K4%IPl  
妮思侍祭虽然只有十四岁,不过却是聪明得令人惊讶,平时说话的语气不只相当的平稳,而且内容也丝毫没有迷惑。 ~*`wRiUhis  
平常总是史派克被她鼓励,或是从她口中获得建言。 8C*xrg#g:  
史派克并不会因而感到难过。 UJjtDV3@_g  
因为妮思这位少女是个特别的存在。她就像她的祖母一样,让人觉得她真的是在大地母神玛法的祝福之下所诞生的。 C#P>3"  
然而如今的妮思却令人感觉有些迷惘。总觉得她的表情跟语气似乎有些动摇。 :*-O;Yw?S@  
所以史派克才会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 Scao $  
“我有事情要前往塔巴的大地母神神殿,而且我也想看看我的父母亲……” iz+,,UH  
妮思低下头来如此回答。 HUbXJsSP  
看到这个样子,史派克知道她一定隐瞒了什么。 nYO$ |/e  
虽然惊讶于她竟然也会如此,不过史派克认为现在不应该追问。等到时机成熟之后,她应该会主动说出来的。 v7v>  
“我不会造成您的困扰……” Hi U/fi`  
妮思抬起头来如此重复着。 u3DFgl3-7  
“困扰他也没关系啊,反正公王陛下还比较喜欢你麻烦他呢!” YB4|J44Y  
莉芙若无其事般如此说道。 N9vNSmm  
虽然史派克瞪了这名半妖精的少女一眼,不过事实上只要是妮思的请求,自己是绝对不会拒绝的。 ES#q/yab5  
“如果你愿意同行的话,我非常欢迎。” }IQ![T5  
史派克露出微笑对妮思如此回答。 ~8'HX*B]z  
“非常谢谢您。” "o@R}_4]q  
妮思就像是松了一口气般按住胸口,之后便深深地低下了头。 6!){-IV  
“史派克公王!” L l,nt  
此时随着紧张的声音,好几个人匆忙地走进了房间。 9gZS )MZ  
“伍丁团长,还有盖拉克……” VotI5O $  
出现的是前几天正式担任公国骑士团团长的伍丁,以及刚刚才离开房间的盖拉克。 u%Z4 8wr  
他们两人的身后,则是轻装打扮的莱娜以及另外几名亲卫骑士。 f Qw|SW  
“我们掌握到帝国余党的动向了。看来他们打算进攻公都。” Ae<;b Of  
伍丁敬畏地如此报告着。 W\e!rq  
“公都?” 54 f?YR  
“或许可能是声东击西……” {Hw$`wL  
由于有他人在场,因此莱娜特别注意自己的用词地说道。 :m("oC@}  
“也有可能假装要进攻公都,实际上目标却是公王陛下等人。” 5zt5]zl'  
“这个不用担心。只要我出战的话就没什么声东击西了。” ET3+07  
史派克站起身子很有气势地说道。 M5S<N_+Pe  
“公王陛下!” puGy`9eKv1  
骑士团长伍丁变了脸色。 vpk~,D07yR  
然而对莉芙跟盖拉克等人而言,却是早就已经预测到的状况。 yn{U/+  
“这样的话拜访行程会乱掉的,这里就请交给在下吧。” yMf["AvG  
虽然伍丁如此表示,但史派克却立刻摇了摇头。 0y#TGM|0D  
“我当然会请你担任前锋。不过能跟暗黑骑士团正面交锋,这可以说是第一次的机会,我也希望将其变成最后一次。如此一来我就可以无忧无虑地前往拜访诸国。就请派遣使者如实的将这些话转达给亚拉尼亚国王吧。”  u8[jD^  
史派克如此说完,便对众人下达为他进行出击的准备。 ]&L[]  
“我去拿铠甲过来。” i)d'l<RA  
“那我去准备马匹。” ?s: 2~Qlu  
两名亲卫骑士很有精神地如此说道后便各自离开了房间。 ,An*w_  
“真是拿您没办法呢……” bC]GL$ph9*  
伍丁刻意地大声叹了一口气,之后便离开去帮自己进行出击的准备了。 4_?*@L1  
“好啦,又要开始忙啰 !” Hd=!  
不过史派克本人倒是一副相当高兴的表情,并将手指折的啪啪作响。 p:^;A/D  
虽然这样的举止动作就跟佣兵没有两样,不过本人却完全不在意。 gOA]..lh  
他并不是第一次率领骑士跟士兵们作战。然而至今的对手都是玛莫帝国的余党,或是小规模的妖魔部族而已。 `]g}M,  
这次的敌人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人,但毕竟是帝国的骑士团,可说是成为公王之后所经验到的第一场正式战斗。 9Vv&\m!0  
“请让我一起随行吧!” V9kL\Ys  
古里巴斯祭司拿起带来的行李中属于大型武器的鉾枪,悠然的对史派克说道。 2qUC@d<K  
“就让我见识一下你战斗的英姿吧!” 'B4j=K*  
“那就请您好好欣赏了。” m.N/g,  
史派克如此说着,并露出充满自信的表情点了点头。 pUaGrdGxzQ  
“过于自信的话会有所天意的,你要随时牢记自己其实很不幸啊……” R%N&Y~zH  
虽然莉芙这么说,不过史派克已经完全没有听进去了。 `l95I7  
如果一开始就担心运气好不好,那根本就什么事都做不了。虽说随心所欲去行事的话,如果自己的运气不够好就有可能丧命,或是造成无法挽回的失败。 X+T +y>e a  
但他就是不想变成因为害怕如此而什么都不敢去做的人。 :K_JY   
他只在心中暗暗提醒自己,必须相信自己的幸运并避免任何有勇无谋的行动。 ,-*oc>  
想到新生玛莫帝国至今的战法,即使他们使用任何策略,其实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_S;L| 1>S  
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小心行事。 } .cP  
“总之出发的时间要因此而延后了。如果说所有的准备可以都赶上就好了……” ?gMxGH:B.&  
“这么一来,在城里的人仍然会很忙了……” 'WG%O7s.  
这样的话我也要跟公王一起行动,莉芙不禁如此自言自语的说道。 9RoN,e8!  
“祝您凯旋归来。”  q E`  
妮思侍祭对史派克如此说着,并将手放在胸前静静闭上了眼睛。 fK|F`F2V  
由于并不能全算是为了自卫而作战,因此她还是决定不参加这场战斗。 "7pd(p *C  
(还不如留在城内,帮忙进行出发的准备会比较好……) RvF6bIqo  
妮思是这么认为的。 "[(I*  
“那我去侦查一下敌人的状况。” L;0ZB=3n  
莱娜如此说着,并在和盖拉克轻轻拥抱之后便离开了房间。 MKYXYR  
“就拜托您了。” Z`5v6"Na  
史派克则是轻轻行个礼目送她离去。 X#mppMU  
 A({8p  
离开公都往东方行军半天左右的路程。 0FF x  
在作为用作军马牧场,长满牧草的这块丘陵地带上,玛莫公国骑士团以及新生玛莫帝国骑士团,正在相邻的两个山丘上布阵对峙着。 Z4/rqU  
包含士兵的人数来计算的话,公国约有三千人的军队,帝国军则是有一千左右。不过依据莱娜手下的密探指出,帝国的妖魔军团正潜伏在附近的森林里。 !'No5  
两支骑士团是在昨天傍晚时遭遇的。 MH`H[2<\!,  
史派克马上就派出了使者劝降,然而对方却完全不给予对谈的机会,敌人给的唯一答案,就是要在战场上一决雌雄。 A|V |vT7cb  
令人惊讶的是,新生玛莫帝国的骑士团长竟然是女性。她对使者自称是妮塔·亚特密雅。 H/p<lp  
由于是标榜能力至上的主义,因此以前的玛莫帝国也曾有过女性的骑士或是士兵。 y8Bi5Ae,+1  
在弗雷姆王国这边,也有沙漠民族中有力家族的女性从军过,就连佣兵部队里头也有着许多跟莉芙一样的女战士加入。 n_%JXm#\  
弗雷姆王国跟亚拉尼亚或卡农等历史悠久的王国不同,在二十多年前甚至还被鄙视为沙漠之蛮族。在弗雷姆的男女都获得相同的权力,但也因此必须履行相同的义务。 xr) Rx{)3h  
在战场上是不分男女的。只要是站在眼前的敌人就必须将其打倒。 %Lexu)odW  
然而史派克还是命令骑士们,可以的话尽量活捉敌方的女将军。 Y%b 5{1  
这并不是因为对方是女性而手下留情,而是要询问出新生玛莫帝国的详细情报。史派克希望能够藉着这次的机会,一口气根除新生玛莫帝国的势力。 `5;O|qRq  
“……没引诱我们发动攻击呢。” $Xw .iN]g  
玛莫公王史派克站在公国骑士团所布阵的山丘上,眺望着敌方布阵的隔壁山丘并且对盖拉克说道。 tnz BNW8  
由于两军是在昨天日落时遭遇的,因此双方都不希望立即开战。因为如果战斗拖得太长,导致战场被黑暗所笼罩的话,将会变成混战并有误伤己方的危险。 &%`IPhbT  
士兵们在山丘上布阵之后,由于想到妖魔军团有可能趁夜偷袭,史派克便命令部队整晚燃烧营火,并且派出了相当多的守卫。然而别说是夜袭,敌人根本就是毫无动静。 8@|_];9#.  
也因此史派克反而觉得相当不对劲,所以即使天亮且太阳早已高挂,他仍没有下令对敌军进行攻击。 "xlf6pm%  
然而即使进行各种揣测,也看不出敌方有什么计谋。 ^:K"Tv.=  
“伍丁团长他一定很着急吧!” ="RDcf/  
在即将中午的时候,盖拉克就像忍不住般地如此说道。 _d&zHlc_  
“我想也是……” q[Hx y  
听到这番话,史派克也只能苦笑着点了点头。 FGBPhH% (8  
再这么按兵不动的话,大概也会影响全军的士气了。 {Q?AIp6u|  
“因为我们的人数比较多,其实要引诱对方攻击的话,也应该是由我们来才对。” T5&jpP`M  
“弗雷姆的战法中是没有准则的。我只是单纯的认为敌人也会一直按兵不动下去。敌方的阵营就是给我这样的感觉。” 9j:t}H V  
“那我就相信你的直觉吧!” X^#48*"a  
史派克就像在一个人自言自语,之后便叫来了一名亲卫骑士。 (F]f{8  
“转达伍丁开始进行攻击,一直到下达撤退命令之前,就请毫不犹豫尽情的作战吧。” s2iR  }<  
“知道了!” w"bQxS~$y  
亲卫骑士的表情为之一亮,随即骑马向前方跑去。 n[CESo%[  
“我们也在这里欣赏伍丁他们作战的英姿吧!” 07Yh  
本来他也想第一个骑马冲到前线的,但是如果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将会导致无法挽回的事态。 "0+_P{w+  
史派克如今并不是一名骑士,而是被托付了玛莫公国的公王。如果身为公王的人战死,就等于是输了这场战斗。 :^71,An >E  
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伍丁命令旗下骑士跟士兵的声音,全军也有三分之二开始冲下山丘。 MftW^7W-  
(好啦,他们会有什么反应呢?) bgqN&J)Jr)  
史派克转移视线,开始密切注意敌方的动向。 wt[MzpRP  
伍丁等人冲到平原,并且往敌军所在的山丘杀了上去。 Byyus[b'A  
此时敌军开始发射弓箭。 /}-]n81m  
不少人与马中箭而被打倒或摔跤,然而伍丁他们并没有放慢脚步,就这样在平原充分加速之后,乘势冲上了敌军所在的山丘。 ~ d^+yR-  
敌方骑士团最前列,握着步兵枪的士兵开始向前。 Cq?l>  
然而人数却无法应付己方骑士的军势。 dY68wW>d|  
(这种攻势我们的阵型不会乱的。) 1`r 4  
就在史派克观战的这个时候。 ,h5\v WZ  
敌方的主力,也就是身穿漆黑铠甲的骑士们,开始超越了步兵枪阵并向前行动。 YwQxN"  
他们就这么握着骑士枪从山丘上冲下来,跟公国骑士团展开了正面冲突。 O9oYuC:q  
在这样的状况下,从上方进攻的部队很明显较为有利。 {=PO`1H  
十几个公国骑士就这么被打下了马。 AcyiP   
然而伍丁他们却不畏牺牲,就这么继续冲上山丘。 "n," >  
被敌军穿过身边的敌方骑士试着要更换方向,而徒步的士兵便在此时各自以手中的棒状武器进行攻击。 q6f+tdg=  
例如挥动装在长柄上的斧头或矛、钩等武器,或是进行突刺攻击。 b %L8mX  
但即使在这样的混乱之中,暗黑骑士们依旧巧妙地操纵马匹,用骑士枪或剑将士兵们打倒。 MzL^u8  
不愧是从之前大战中活下来的精锐,一般的士兵很难与其相抗衡。 QxH%4 )?  
(牺牲会很大了。) 0#<q]M?hW  
史派克不禁感觉胸口有些痛楚。 V$VqYy9 *  
敌方的将军很能掌握战场的攻防策略。 iagl^(s  
不过牺牲虽然大,伍丁却还是完成了他的作战。 5,})x]'x  
山丘斜面跟顶端的两军都已经陷入混战。既然成为消耗战的局面,当然是人多的一方较为有利。 ;e4 15T  
伍了刻意选择了使敌人的牺牲达到最大程度的战术。史派克不禁认为,这的确是只有为了部族连死都不怕的沙漠之民才能实行的战法。 BaZ$pO^  
“盖拉克,率领一百名亲卫骑上前往支援。武器就用弩弓,目标是敌方骑士的马匹。只要他们落马的话,即使是士兵应该也能与其作战,另外如果有敌方骑士想要逃离战场,就以三人为一组截击他们。” bGOOC?[UX  
“知道了。” &l"/G%W  
接到史派克的命令,盖拉克便从马鞍上取出小型弩弓,摆出了架势在附近奔走,并且点着亲卫骑士的名字要他们一同跟上。 E;/WP!/.  
被点名的骑士都露出高兴的表情,就这么跟在盖拉克身后冲下山丘。留下来的其他人虽然难免有些懊悔,也还是对同胞们投以祝福的话语。 2 -72 8  
“真令人惊讶呢!” i'OFun+-,  
看着大半的骑士跟士兵都已离去的阵营,莉芙眨了眨眼来到史派克的身边。 C]414Ibi  
“没想到你到现在都还留在这里。” x? tC2L  
“又不是我高兴这样。我也很想骑马往前冲,所以到现在都还坐立不安啊。” h/5|3  
史派克露出不悦的表情,回答这位拥有“公王的好友”称号的少女。 ^MIF+/bQ  
正如莉芙所说,战斗已经进入最后的阶段了。 V 6I77z  
敌方的骑士跟士兵已经开始四散窜逃,或者将武器丢在地上说出了赎身的金额表示投降。 |a4cER.'2^  
史派克的命令似乎有确实传达,大部分投降的敌军就这么被活捉了起来。 VK*Dm:G0  
而骑士们则是开始策马飞奔,以征讨开始逃走的敌人。 .a2b&}/.d  
逃走的敌军只占了少部份而已。 bCMo8Xh  
(看来是我们赢了。) DmU,}]#:  
虽然激烈,但却是短暂的战斗。 'yxN1JF  
只要继续下去的话,应该可以给予敌军毁灭性的打击。 xfoQx_]$Im  
史派克将积在胸口的气叹了出来,然后重新环视战场,细心注意是否有哪些细节在最后疏忽了。 p0*qv "lA  
而他也在这时发现了。 F!7dGa$  
远方有一个白色的部队正朝这里过来。 =LXjq~p  
人数似乎是二十到三十左右。 /tm2b<G  
看起来像是人类,不过总觉得行军的动作似乎有点不自然。 F>Pr`T?>  
“那是什么!” &~mJ ).*  
史派克轻轻叫出声音,并且回头看着莉芙询问意见。 E{;F4wT_@  
她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个部队,就这么集中精神试着要有清楚。而在下一个瞬间她马上变了脸色。 l266ufO.u-  
“那是骷髅,全副武装的骷髅正朝这里过来了!” Zd 5Jz+f  
“是骷髅兵吗?” ES-V'[+jDy  
听到莉芙这番话,史派克歪过脑袋像是自问般轻声说道。 Q":,oZ2  
敌方有魔术师,也可能会有暗黑神教团的祭司。因此他们会召唤出骷髅兵这种下级的不死生物,其实也是相当有可能的。 [)+wke9  
然而这并不是值得畏惧的怪物,即使是普通的士兵应该也能应付的。 "QD>m7  
前线的士兵们似乎也做出了同样的判断,大慨有一个五十人的部队朝骷髅们攻了过去。  (}g4}A@x  
(用这些兵力的话应该没问题。) |kY}G3/  
史派克如此判断,并准备将视线移向战场的其他地方。 oyB gF\  
“史派克!” N0DzFXp  
但是在下一瞬间,莉芙忽然大叫着抓住了史派克的手。 +7\d78U  
“怎么了?又有其他援军吗?” ;NOmI+t0w&  
“不是啦。是那个部队的事情。那个不是骷髅兵,而是龙牙兵啊!” Brts ig,4  
“龙牙兵!” =oBl UE  
史派克有看过一些书,因此和道这种怪物的存在。 V&*|%,q   
龙牙兵正如其名,是以龙牙为材科制作出来的魔法生物。虽然外型很象是骷髅兵,然而其战斗力却宛如真正的龙牙一般。 Ul_ 5"3ze  
它的动作相当敏捷,所进行的攻击也正确无比。加上没有头脑而不知恐惧,因此这种魔法生物,可说是只知道不断杀戮的究极战士。 @Jx1n Q^  
史派克变了脸色,并且注视着朝骷髅走去的士兵们。 ^T:L6:  
大约五十人左右的士兵已经有一半被打倒,其他人甚至开始丢下了武器逃走。 :YQI1 q[6  
然而龙牙兵的速度,却比身穿金属铠甲的士兵还快了不少。 0-~s0R89A  
这些都只是在史派克移开视线的短暂时间中发生的。 @DIEENiM  
“全军跟我上!” /ej[oR  
史派克如此下令,并且全速骑马奔驰而去。 43x2BW&&  
“放出信号,要追赶敌军的所有骑士马上回来。据说光是一个龙牙兵,就可以同时对付三个孰练的骑士啊!” l$1 NI#&  
龙牙兵不怕弓箭,用长枪之类的突刺武器效果也会锐减。只能以剑或是斧头将其完全粉碎。 r;xy/*%Mtj  
“没想到在最后的最后,他们竟然使用这样的伏兵……” J/fnSy  
史派克边咬牙边如此心想。 XmD(&3;v-  
难得想说可以毁灭敌军的,没想到还是让大多数的敌人逃走了。 Pz34a@%"  
可是他不能就这么放着龙牙兵不管。他可不能坐视步行的士兵们就这么惨遭杀害。 m~ 5"q%;  
既然已经有牺牲的觉悟,那就必须将龙牙兵一只不剩的破坏殆尽。 F~i ~%f,  
接下来史派克也确实将其实行了。 e pp04~  
然而为此所付出的代价,却远比他想像的来得庞大。 #CPLvg#  
=6qTz3t  
看着惨败于玛莫公国骑士团之下,如今只剩下一半的己方部队,新生玛莫帝国的骑士团长妮塔,不禁难过得几乎要将下唇咬出血来。 4d%0a%Z  
这里是定为逃亡或分离时会合地点的一座古老堡垒。 O^3kPVr  
如今已经夜幕低垂,今晚必须要在这里扎营了。 ~uH_y-  
“……虽然不愿意承认,不过这就是我们的实力。” =/_uk{  
妮塔像是唾弃自己般的轻声说道。 O >pv/Ns  
对她而言,可说是她忠实部下的五名骑士队长有三名战死,另外两名也受了重伤。 @J&korU  
不只是这两名骑士队长。逃到这里的骑士跟士兵,也几乎都是又伤又累。  *<W8j[?  
妮塔自己的两条手臂上也都有不算浅的伤痕,如今则是缝合完毕并涂上止血药,然后以绷带包扎了起来。 hrtz>q N  
这些伤痕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消失了。而今天的败战,也肯定在她的内心留下深深的伤口。 qx b]UV,R  
“您没事吧……” m)} 01N4  
此时身穿黑色长袍的玛莫帝国首席宫廷魔术师,露出兢兢业业的表情走过来如此说道。 'St6a*  
“你是来嘲笑我的吗?” (z>t4(%\  
妮塔对威尔投以参杂着羞耻与憎恨的视线。 @U18Dj[  
“我虽然没有这个意思,不过现在无论我怎么说,大概也无法表达出我真正的想法吧。即使如此还是要请您知道,我真的只是希望妮塔小姐您平安无事而已。” jOVF+9M  
威尔如此说完,便深深行了个礼打算离去。 vo`&  
然而妮塔却叫住了他。 oDV6[e  
“公国骑士有前来截击战败的我们,不过他们却忽然转向回去了。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原因吧?” J _;H  
威尔并没有回答她这番话。因为很明显她的这番话并不是询问,而只是在做一个确认而已。 uD>=  
“这次的败战,已经证明我们无法以武力战胜沙漠之民。虽然对必须麻烦你一个人而感到抱歉,不过我们已经没有其他的手段了。” 8rH6L:]S  
“您愿意交给我来想办法吗?” :R,M Y"(  
威尔露出兢兢业业的的表情如此反问。 (MI>7| ';  
“我说过我没有其他的手段了。” ^;RK-)  
妮塔则像是丢下这句话般的回答。 HCs^? s8Pp  
她这句话的内容跟语气,显示出这绝对不是她的本意。然而威尔知道她是会对自己的言论负起责任的女性。 9pqsr~  
“玛莫公王马上就要进行周游罗德斯岛诸国之旅。由于会有相当充分的时间,我会做好万全准备迎接他回来的。” Bz/Vzc(  
威尔如此回答并再度低下了头。 H\R a*EO~j  
一切事情如正他所预料的发展着。 i=aR ~  
吃了一次这样的惨败,骑士们就应该不会对他的所作所为有所异议了。 W5 F\e[Ax5  
虽然牺牲的确很大,然而在他的计划中,根本就不需要用到骑士团的战力。 p H  y  
(因为要打倒公国所需要的,是魔法之力以及这座暗黑之岛上的邪恶。)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地板  发表于: 2008-09-04 19:03

第二章 风与炎之沙漠 JN0h3nZ_  
Tc6cBe,  
沙漠之王国弗雷姆—— &kg^g%%  
但是这样的名称或许已经不再合适了。 ,n/]ALz>~  
弗雷姆合并了罗德斯中央地带的两个自治都市玛尼与楼兰、也吸收了以莱丁为中心的西北部联合自治都市。加上火龙山之魔龙修汀斯塔所拥有、作为狩猎场的肥沃草原地带也已经成为了弗雷姆的领土。 PftK>,+,  
如今沙漠地带已经不到全国土的三分之一了。而“风与炎之沙漠”也已经逐渐取回了水跟大地的精灵力,现在这里变得时常下雨,虽缓慢但逐渐地绿化当中。 m-AF&( ;K  
关于王国民众的方面,沙漠之民如今变成少数,反倒是为了逃避战乱而移居的开拓民、以及之前都市国家以及自治国家的市民占了大多数。 \=ML*Gi*  
如今不被称为佣兵王,而大多被赞颂为英雄王的弗雷姆国王卡修,任命风之部族族长萨达姆担任骑士团总团长,并迎娶他的小妹为王妃。此外也采用王国内外的优秀人才,试着巩固王国的体制。 G^c,i5}w  
然而一个急速扩增领土的王国,所拥有的问题绝对不少。 \Ow F!~&  
之前的邪神战争已经花了相当庞大的经费,而人才不足的问题也相富严重。风与炎两支沙漠部族的对立依旧,新迁入的人民跟原本的居民之间,也常常发生许多的问题跟骚动。 * 7!MG  
虽然目前的确是罗德斯最大最强的王国,但距离安定还是相当的遥远。 WX&IQ@  
而如今的弗雷姆王国,正准备迎接直辖地暗黑之岛玛莫的领主。 ?@b6(f xX  
玛莫的公王史派克离开领地,进行周游诸王国之旅至今,已经经过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了。 C >*z^6Gz  
史派克从第一个访问地千年王国亚拉尼亚开始,依序拜访了卡农、伐利斯、海兰德,直到最后再抵达本国弗雷姆。 .zO^"mXjS  
他们先经过港湾都市莱丁,以及在火龙之狩猎场新建立的都市修汀斯塔,刚刚才抵达了弗雷姆王都布雷德。 @>8(f#S%  
如今在他们眼前的,是弗雷姆王国的临时王宫。 C]L)nCOBX  
原本建于砂之河中游的弗雷姆王城“亚库罗德”,城壁在半年前的一场大雨之后被冲毁,水甚至涌到了城堡的二楼,因此不得不决定放弃那个地方。 d0aXA+S%  
这是水之精灵力恢复之后的代价。 t<!m4Yd|#  
如今城市中的低洼地带也常常淹水,因此大多数的居民也不由得放弃原本的住处。 v vErzUxN  
新城以及新的都市建筑,已经选定搬迁到城市西方外郊的台地,并且正尽速进行着建设工作。 7'\. Q J!<  
然而为了要对国内外显示出弗雷姆的强大,新的王城必须巨大而且坚固,因此工事应该会花上好几年的时间。 'LYDJ~  
在那之前的临时王宫,则是使用新王城中已经完成的一部份,弗雷姆国王卡修便在这里居住及办公。 >dA l*T  
玛莫公王史派克以及跟他一起旅行的同伴,现往正站在新王宫的城门前面。 q<09]i  
同行的包括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及其属下的十名亲卫骑士。另外还有盖拉克的妻子,也就是负责管理玛莫公国密探的莱娜、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公王的好友”莉芙等人。除此之外战神麦理神殿的祭司古里巴斯,以及大地母神玛法的侍祭妮思也一起同行。 L ]')=J+  
这是趟不光是漫长,而且还充满着惊涛骇浪的旅程。 V;SfW2`)  
在第一个访问的国家亚拉尼亚里,北之矮人族的族长,也就是铁之王国的石之王给予他们平息白龙山脉两大精灵王的愤怒这样的考验。 ,HjJ jpE  
史派克等人遭遇了暴风雪以及频繁发生的地震所引起的雪崩,真的是赌上自己的生命,克服种种难关之后才完成了考验。 $[T ~<I  
而完成考验的收获,便是获得了三千名矮人迁移至玛莫居住的允诺。而且这个集落的新族长,将会由魔神战争时代的六英雄之“铁之王”弗列贝担任。 Pp?P9s {  
矮人族工匠所制作的工艺品拥有极高的价值,对于缺乏产业的玛莫而言是相当重要的贸易品。尤其是使用腐银所做成的深青色陶器,应该能成为玛莫的特产之一。 q`e0%^U  
在亚拉尼亚之后接下来的访问地卡农,则是协助讨伐成为盗匪的玛莫帝国余党,也实际参与了战斗。 >k @t.PeoV  
由于中了敌方的计谋,原本几乎已经穷途未路了,但由于出现出乎意料之外的救星,使得史派克等人终于脱离了危机。而所谓的救星正是罗德斯的骑士潘恩,以及他永远的伴侣蒂德莉特。 fk}Raej g  
获得两人的协助,史派克等人突袭盗匪的根据地,并且俘虏了身为首领的原暗黑骑士及好几个敌兵。 |gk*{3~y  
而在回到卡农王城之后,史派克便为了救助这些玛莫帝国骑士与士兵的性命而向卡农国王雷欧纳请愿。希望不要把他们当成是盗匪,而视为之前大战之后抗战至今的玛莫正规军。 i;HXz`vT7  
获得卡农国王的允许之后,史派克便马上准备军船,将他们通通送回了玛莫岛。这些成为俘虏的人,虽然将会在玛莫王城温得雷司特的地下牢里待一阵子,但将会依据他们的人格跟表现决定是否继续留在牢里,也可能释放他们甚至录用为公国的骑士。 *JOK8[Qn  
而在第三个访问国伐利斯,他们受到一位至高神法理斯女性神官的强烈指责。她指出对于暗黑神法拉利斯的信仰,玛莫公国的制压手段实在是过于宽松。 5H ._Q  
史派克则说明在玛莫境内,暗黑神的信仰仍深植于民众心中,因此他并没有进行强制禁止,而是希望藉由光之五大神信仰的普及,进而减少暗黑之神的信徒。 kHK<~srB  
虽然这位女性神官无法完全接受史派克的论点,但她也因而表示愿意亲自前往玛莫,对当地的居民传播至高神的教义。  U#f*  
史派克接受了她的请求,并对她承诺将兴建至高神的神殿。 . r/s.g  
而在伐利斯,史派克还见到了一位重要的人物。 8mr fs%_  
那是住在伐利斯王妃菲安娜所属领土内的高龄药草师。这位老药师有好几位年轻的弟子在其门下学艺。 <@7j37,R7V  
在菲安娜王妃的许可之下,史派克对老药草师提出请求,并获允可以邀请一位弟子前往玛莫。 B~o3Z  
这位弟子虽然年轻,但已经完全习得了身为药草师所必要的知识与技术。 *42KLns  
等史派克回到玛莫之后,将会与这位年轻药草师合作,设立国立的药草园及诊疗所。 >(:3H+  
所调和出来的药品,肯定将会跟矮人所制作的陶器,成为玛莫岛的特产并作为贸易用途。 42 `Uq[5Y  
接下来他们前往拜访海兰德王国,为了获得大贤者渥特的建言,而通过了五十多年前被魔神所毁灭的石之王国废墟“矮人之大隧道”。 v0'z''KM!  
他们跟栖息在里头的怪物战斗多次,到最后终于见到了渥特。但这位大魔术师却命令史派克,要他前往自己平时所居住的石塔底部“最深邃之迷宫”的最深处。 2-S}#S}2C  
而被允许同行的只有妮思一人。 6X ]I`e  
史派克跟妮思藉由渥特施于整座迷宫中的幻觉魔法,亲身体验了那场魔神战争的最后决战。 ~ &/Nl_#  
那真的是场超乎想像的凄惨战斗,但对于史派克而言也是个珍贵的体验。 ""`z3-  
史派克因而了解魔神战争的所有真相,同时也理解了英雄战争时代的两位英雄,“红发皇帝”贝鲁德以及“白银王”法恩两人的意志。虽然两人所选的路不同,但要使罗德斯获得和平的意志却是相同的。 PR;Bxy  
抱持相同想法的人却必须要彼此为敌,这样的事实对史派克而言具有相当大的冲击性。让玛莫帝国重生的那些人,或许也是为了暗黑之岛玛莫以及居民而做出这样的行动也说不定。 Ps! \k%FUl  
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就必须跟拥有其他理想的人相冲突。然而如果没有理想,将没有办法改变现状。 :Nz TEK  
而史派克并不打算对玛莫的现状予以肯定。因此即使会导致争执,他也决定要实现自己的理想。 P'}EZ'  
只不过这样的理想,跟刚开始比起来有些微妙的变化,而且之后也有可能继续改变。但史派克认为就算这样也无所谓。 dsEvpa$?  
藉着周游列国之旅,史派克理解到各国对玛莫公国有什么样的期待,但也自觉到他并无法回应所有的期待。 7\dt<VV  
史派克马上就要谒见本国弗雷姆的国王卡修了。 ddYb=L+_b  
卡修也一定会对玛莫公国,以及对史派克本人有所期待。他希望再度确认究竟是什么样的期待。 ;&b=>kPlZ  
他只希望等一下的答案,不要跟自己所抱持的理想有所隔阂。 P EzT|uY  
史派克是沙漠之民,也是弗雷姆的一份子。然而如今他所必须保护的,是名为玛莫的岛以及岛上的居民。 $y)tcVc  
这是自己身为玛莫公王的使命。在谒见卡修之前,史派克如此对自己强调着。 MO]zf3f!  
. ErR-p=-  
“史派克,好久不见了呢。”  X56.Y.  
在恭敬行礼之后,弗雷姆国王卡修对慢慢抬起头来的史派克露出了笑容。 r*7J#M /  
佣兵王如今已经年过四十岁,精悍的脸上出现深深的皱纹,黑褐色的头发也感觉有些褪色了。 *eAt'  
然而被称为“剑匠”的这位最强战士,在肉体跟精神上完全没有感觉到衰老的迹象,即使是无心的动作都充满了精神及力道。 Ob'[W;p)[w  
“好久没有晋见陛下了。” J<L"D/  
史派克对卡修回礼并再度低下了头。 $nthMx$  
这里是弗雷姆王国的谒见大厅。 !&8B8jHqA  
虽说是临时宫廷,但弗雷姆王国的重臣通通都在大厅之中。包含王妃娜芙卡、以及身为宰相并负责统管风之部族的萨达姆、宫廷魔术师史雷因。另外还有三个骑士团的团长与上位骑士队长,以及征税官或司法官等上级的文官们。 P; =,Q$e8  
而史派克这一边,则是只带领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与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前来跟卡修陛下晋见。 ?cr^.LV|h^  
“统治暗黑之岛还顺利吗?” *=QWx[K|  
卡修以轻松的语气如此问道。 i/DUB<> p6  
“很遗憾地并不能说很顺利。” $8_b[~%2  
史派克毫不隐瞒地回答。 grCz@i  
不过卡修并不可能不知道玛莫公国的现状。不仅史派克会定期进行报告,卡修一定也有其他的情报管道能得到消息才对。 k8sjW!2  
虽然性格看似豪迈,但卡修陛下其实是个极为细心的统治者。他会这么问不是出于形式,就是有着其他的意图。 |P=-m-W  
“旧玛莫帝国的势力依旧存在,由于土地贫瘠,居民因为无力感也就根本不会勤于工作。此外暗黑神的信仰深植人心,境内目前也仍栖息着许多的妖魔跟魔兽。” ADZ U?7)  
“原来如此啊!” s4\ _%je<v  
卡修听完史派克这番话之后点了点头。 rcMSso2  
“哎,这也只能慢慢来了,我也知道要统治玛莫其实相当的困难。只不过……” S xRa?5  
“只不过怎么了呢?” .GDNd6[K7  
看到难得支吾其词的卡修国王,史派克不禁催促他赶紧说下去。 8DJoQl9  
“由于难民的流入以及市街搬迁,弗雷姆的财政跟粮食已经没有余力了。要像之前一样提供免费的协助将会相当困难。” "f`{4p0v  
(原来是这一回事……) [Gb8o'  
他终于理解卡修国王的意图了。 g)~"-uQQ  
虽说不是个好消息,但就某些方面而言其实早有觉悟了。 U> 1voc  
由于建设新城以及市街的搬迁,必须要负担高额的支出。 %:] ive]e  
(在市街盖房子的主要是风之部族的有力人士,搬迁的费用大概都要由王国来出吧。) T|Fl$is  
简单来说就是比起玛莫的人民,对于风之部族的援助必须优先考量。即使玛莫的状况比较严重…… zH+a*R  
然而风之部族是弗雷姆的中心,因此能享受相当程度的特权也是当然的。 7^Q4?(A  
史派克也只能如此接受。然而他仍不禁轻轻握起了拳头。 La'XJ|>V  
“你看来似乎有些不服气是吧!” sDnXgCcS!  
一位老人见状后以尖锐的声音如此问道。 #Rcb iV*M  
是最近受封为莱丁伯爵的亚迪拉,风之部族的有力人士之一。 & C=[D_h  
“你这么回应国王陛下的裁定实在是太无礼了!” u' +;/8  
莱丁伯爵高傲地对史派克说道。 ?#P@N4Uw}y  
这句话使得史派克有些不悦,只将脸转向伯爵的方向。 V1Opp8  
“玛莫岛相当贫困,依旧需要来自本国的援助。因此会感到不服气也是当然的吧!不过正因为理解到本国的状况,因此我并没有提出异议。只是如果陛下谴责我也就算了,被莱丁伯爵这么说我倒是相当的不满。” L1J~D?q  
虽然年龄差距很大,但史派克是炎之部族的族长,加上还是拥有王位继承权的公爵,因此在宫廷的地位在这个老人之上。 R-V4Ju[:  
“你、你竟然……” qz< >9n@o  
听到语气如此镇静而且内容果断的回答,亚迪拉马上变得满脸通红。 a08`h.dyN  
“玛莫公爵说得没错,能斥责玛莫公爵的只有卡修陛下而已。” gkw/Rd1oG  
身为风之部族族长,也是希尔特公爵的萨达姆如此安抚着部族长老。 cg]>*lH  
“可是族长,玛莫公爵赶走了我们部族的骑士队长亚法德,在之前与玛莫帝国的战斗之中,他也让我们部族的骑士们担任危险的前锋,害得我们有十几个人战死啊!” 6w Y6* R  
“亚法德先生他并不是被赶走,而是在自己的意志之下回到本国的。而在之前的战斗中,之所以让风之部族担任前锋,也是骑士团长伍丁这么希望的。我绝对不会对风之部族有不公平的待遇!” yhSbX4Q  
史派克加强了语气对亚迪拉说道。 i~0x/wSl_  
他所说的话完全是无矢放地。然而却因此可以大致得知,位于本国的风之部族旅人,对于玛莫岛以及史派克有着什么样的想法。 `8sC>)lrwu  
“对于千里迢迢前来的玛莫公爵,你这样实在是太没礼貌了,虽然你有很多事情想说,不过现在还是节制点吧。” /l&$B  
卡修露出苦笑如此斥责着莱丁伯爵。 Yg kd1uI.  
史派克也理解到,卡修国王之所以让莱丁伯爵说到最后,是为了让他知道风之部族目前所抱持的危机感。 %!r@l7<  
(比访问其他国家的时候还要麻烦呢。) (764-iv(  
史派克不禁很想叹一口气。 rZSD)I  
至今所拜访的国度虽然提出各种要求,但也会对玛莫公国的现状表示同情,并且答应将会提供支援。 j}fu|-  
相较之下,本国弗雷姆则是一开始就提出批判。 p]E\!/  
这就是风之部族的人,认为玛莫公国是属于炎之部族的最佳证据。 =)mA.j}E2  
然而炎之部族的骑士其实有半数以上留在本国,而风之部族也以伍丁为首,有数百人被派遣到玛莫岛上。因此他们会这么想,应该只是担心炎之部族因而独立,并进一步与其敌对所导致的错觉…… )~[rb<:)b  
然而这只是风之部族有力人士的想法。史派克自己则是希望玛莫公国可以成为不论出身一律平等的国度,并且成为本国弗雷姆将来的模范。 z iTE*rNJ  
卡修国王应该也是有这种想法才如此决定的。因为他也不是属于风之合族,而是从大陆渡海而来的佣兵,甚至还不是出身于罗德斯岛的外来人士。因此他应该不会采取计较个人出身的政策。 e = u?-8  
(风之部族的人好像也变得有些神经质呢。)  A$o7<Hx  
史派克在心中如此说道。 h51)kN:  
没多久之前还被鄙视为沙漠之蛮族,如今却成为罗德斯最大王国的核心。如此使人自豪的想法会引起骄傲,而骄傲同时会产生强迫观念。因而会怀疑起自己的地位是否随时都会遭人觊觎。 fx3oA}  
(获胜者不知进步可说是最可怕的啊……) >,}SP;  
史派克不禁认为,他也只有以玛莫公王的身份,比之前更密切地与本国保持连络了。 &r0U9J  
虽然并不是要谄媚风之部族,但是如果受到太多误解的话,免不了会对暗黑之岛的统治造成阻碍。 q'1 86L87  
如果史派克在这里遭受挫折,玛莫将会永远是座暗黑之岛,并且成为罗德斯岛的祸根。 - xKa-3  
如此一来,自愿成为玛莫领主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h6~ H5X  
史派克悄悄下定决心,并且再度面对弗雷姆国王卡修。 ag{cm'.  
平常开朗的弗雷姆国王,就这么在嘴角露出笑容并凝视着史派克。而且像是很满足般的对他点头示意。 !&#5 *  
他就像是看到了玛莫年轻公王的内心。 :TkR]bhm  
“今晚我会为你举行宴会。你就在久违的母国好好享受一下吧。不然等到回去玛莫,又是充满苦难的领主生活在等着你了。” JS2 h/Y$  
“非常感谢陛下的好意。” V_"UiN"o  
史派克也露出笑容深深行了一礼。 *Eg[@5;QA  
就在这个时候。 #fT<]j(  
“请恕在下失礼!” /v8yE9N_  
一位骑士如此叫着,并慌张地走进了谒见人厅。 ,.]1N:   
大厅里所有人都朝着骑士看去。 IrMxdF~c  
“什么事情?” KvY1bMU!  
希尔特公爵萨达姆像是代表大厅所有人般的如此问道。 ~ya@ YP]';  
“又有商队在风与炎之沙漠被袭击了,据消息应该是全灭……” O/Mx $Q3re  
骑士就这么敬畏地跪在门口大声地如此报告着。 AR3v,eOs  
“你说商队全灭了?” nxhn|v  
史派克露出讶异的表情,并且跟同行的盖拉克等人面面相觑。 ^{g('BQx  
“应该是强盗所干的吧。” bwyj[:6l  
盖拉克也歪过了脑袋。然而竟敢在弗雷姆境内撒野,与其说是大胆倒不如说是有勇无谋。 JIU8~D  
“没有让士兵保护他们同行吗?” sh)[|?7z  
“士兵们应该也是全灭了。” U0@Qc}y  
在回答了骑士总团长萨达姆的问题之后,骑士就像是要等候裁决般的对卡修深深低下了头。 /pQUu(~h_  
“看来不能坐视不管了。” L]wk Ba  
卡修露出苦笑如此说着,与萨达姆以及史雷因相视点头。 sUz,F8G  
“就算是对死去牺牲者的哀悼,这次就由我自己来收拾吧。我们就趁这个机会,根除那些栖息在沙漠的可恶怪物。” $ #bWh  
“沙漠的怪物——难道是砂走吗?” IN?6~O p  
听到卡修这番话,史派克不由惊讶地说道。 J936o3F_  
“就是这么一回事。那些吃人的怪物移动到商队的贸易路线上了。这已经是第3个被袭击的商队,而且死者也累积到好几十人了。” e'T|5I0K  
史派克实在是无法相信卡修的这番话。 o}e] W,  
贸易路线距离砂走的栖息地很远。而且砂走至今也从来没有远离过栖息的地方。 #n.XOet<\  
疑问席卷着史派克的脑海。 cv"Bhql  
他希望用自己的眼睛来进行确认。 \[L|  
他想知道风与炎之沙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跟魔物的战斗在玛莫可说是种宿命,因此被称为英雄王的卡修会进行何种处置,他是无论如何都想亲眼拜见的。 ( 9(NP_s  
他的想法大概已经写在脸上了吧。 PYyT#AcW2  
“玛莫公爵也要同行吗?” '}9 %12\^h  
卡修国王忽然露出若有含意的笑容。 <Y)Aez  
“请务必让我随行。” wUKt$_]``  
史派克乘势如此回答。 oT i$ @q  
“那就在明天出发,不过今晚还是照预定举行宴会。除了要欢迎玛莫公爵之外,也先预祝我们讨伐怪物成功吧!” JZ)w  
卡修国王的这番话,得到在谒见大厅里亲卫骑士的热烈回应。 juEH$7N !  
从他们的表情跟语气,感觉得到他们对自己国王的绝对信赖。 $GQ{Ai:VwF  
(总有一天我也要……) y*T@_on5  
史派克悄悄地如此心想。 / mwsF]Y  
然而他自己也无法想像,这样的日子究竟何时会来临。 Ws:+P~8  
p4@0Dz `Q  
成为罗德斯最大王国的弗雷姆。相当符合这个称号的豪华宴会从黄昏时开始了。 Q1RUmIe_&  
由于是历史不久的新兴国度,因此并不须重视什么形式,身为主宾的史派克也一样大吃大喝,并且应和着吟游诗人演奏的音乐,起高声唱着沙漠民族的歌曲。 %Mf3OtPiJW  
也被炎之部族的女官所邀请,在大家的面前表演剑舞。 [ Q[ac 6f  
这是炎之部族的传统舞蹈,史派克的表姊,同时也是前任族长的娜蒂亚,便是这种舞蹈的高手。 E &0]s  
在两把曲刀的刀刃涂上油脂点火,并且以激烈动作所展现的这种舞蹈,在很久以前一些离开炎之部族,就这么四处流浪的旅行表演团流传之下,不只是罗德斯全岛,甚至传到了以海相隔的亚列克拉斯特大陆之中。 V3$zlzSm,  
尤其是被称为“沙漠之王国”的艾雷米亚,由于同是沙漠地带,因此相当热爱这种舞蹈,还盛行到成为了当地的传统技艺之一,以被称为“剑姬”的传说舞者为首,有着好几位相当为人所知的名家。 , RU  
虽然并不能说是跳得很好,不过史派克并没有让剑掉到地上,总算是跳完了这个剑舞。 S7B?[SPrN[  
可是在因为口渴而拿起自己的酒杯时,却有一名风之部族的年轻骑士,耻笑说这根本就是女人的玩意。 s:J QV  
如果是旅行各地的表演团,会表演剑舞的的确只有女性而已。一般来说都是穿得比较裸露,藉此勾引出男性心中的欲望。 PDb7h  
然而在炎之部族,不管是男女老幼都会跳这样的舞蹈。 QxiAC>%K  
这种舞蹈的由来,是为了让自己习惯用剑的一种训练,同时也是激发自己的战意,或是在胜战之后作为庆祝的舞蹈。 Xbc:Vr  
而战斗的对手一直到几年前,都无疑的是风之部族。 p5#UH  
史派克当然不会没想到这一点。不过由于自己有些醉了,原本不会在意这种耻辱的他,竟然变得完全沉不住气来。 .F@ 2C  
他就这么狠狠一拳,让那个骑士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V-lp';bD  
风之部族出身的几个骑士见状马上气愤至极,加上炎之部族以及各都市出身的骑士前往劝阻,使得宴会差点就变成了打群架的场面。 _FzAf5DO  
而出面制止的正是卡修国王。 90">l^HX=  
曾被称为佣兵王的这位最强战士,豪迈地笑着说自己也要来参加这场群架,并且很认真思考着自己要站在哪一边。 U?j[ 8z  
也就是说卡修特地让大家知道,这场架正是目前弗雷姆内部对立的具象表征。国王本人站在哪一边,在政治上有着相当重大的意义。即使是选择任何一边,也都将会为将来种下祸根。 qTV.DCP  
原本像是杀气般的气氛也很自然地冷却下来,闹事的人也在一瞬间就醒了酒。最后宴会就这么自然解散,史派克也在极度的后悔之下,离开大厅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 Z(BZG O<  
可是目前史派克所在的地方,并不是他所属房间的寝室。 M8|kmF\B  
他在堆积了木材石块的新王城建筑工地其中一角。在晴朗的夜空之下,他坐在一颗石头上跟一位少女相对。一位侍奉大地母神的侍祭,也是弗雷姆宫廷魔术师女儿的黑发少女…… gNSsT])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Ofou8C6  
为了让激烈的心悸镇静下来,史派克从刚刚就仰望夜空寻找星座、或是看着月亮想像一些构图,然而却完全没有成功。 K&up1nZ@(  
妮思现在穿着一件淡红色的礼服。长长的黑发盘在头上,看起来比平常要成熟得多。因为她不是以大地母神神官的身份,而是以宫廷魔术师女儿的身份参加宴会的。 EB8<!c ?  
邀约史派克来这里的是她。 7%i6zP /a  
她就像是在等待史派克走到外头,之后就这么半强迫地挽住史派克的手,默默将他带到了这里。 OGPrjL+  
然后就这么以开心的表情凝视着史派克。 }kMKA.O"  
察觉到她这样的视线,使得史派克的心跳不禁加速。 %[fZ@!B  
“跳得真好呢。” FIpJ>E"n  
妮思露出微笑对史派克如此说道。 sLW e \o  
由于不是在公众场合,因此她的语气有点半开玩笑,而史派克也是毫不在意。 hc]5f3Z  
他们两人之间已经可以相处得如此自然了。 ]9~6lx3/  
“虽然有些狂野,但却相当的热情。请你跳舞的女官也一直很陶醉的看着你。像刚刚要把你带走的时候,她还露出有点生气的表情呢……大概她本来也想要约你吧。” H ~?p,h  
“不要再说跳舞的事情了……” z}2  
史派克开始感觉满脸发热。 td|O#R  
“虽说是有点喝醉,但我竟然会表演那个舞蹈,还因此在宴会上引起骚动……” P RN%4G  
“玛莫公国的公王被侮辱,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行动。你没有用剑去砍那个骑士,他就应该要谢天谢地了。” pR3K~bx^  
“妮思?” DaqpveKa  
听到平常的妮思不可能会说的这种话,史派克不禁惊讶地凝视着她的脸。随即他便回想起来,妮思在之前也曾说过一次这样的话。 &Tk@2<5=  
那是在公都暗巷里差点被一些年轻人袭击的时候。那时她使用神圣魔法严惩了这些年轻人。 }?[a>.]u  
虽然她是有着自己的意图才这么做的,但一直认为妮思生为圣女的史派克,还是不由得怀疑起自己的眼睛跟耳朵。 5Pd^Sew  
他至今仍然认为妮思是位圣女,但也觉得她是个跟年龄相符的女孩。 |%fM*F^7/  
在史派克的内心中,这样的两个想法并没有矛盾之处。 DQ= /Jr~  
妮思开心地微笑着,把盘起来的头发放了下来,之后便像是想到了什么般将额头靠在史派克的胸口,并且放松全身的力量靠在他的身上。 rIJd(=  
史派克连忙抱住了她纤细的身子。 HI{IC!6  
史派克再度想起,如今他们两人正在夜空下独处,也因此他再度紧张得僵直了身子。 p-B |Gr|  
此时妮思忽然抬起了头来。 C7_#D O6"  
彼此的脸就近在眼前。 ;g_<i_ *x#  
“史派克……” 6>F]Z)]}  
妮思如比轻声说着,并且缓缓将脸靠近过去。这时她也已经闭上眼睛,并且微微闭起自己的双唇。 3ULn ]jA  
史派克与妮思的唇轻轻相触。史派克在一瞬的踌躇之后,便轻轻捧起妮思的脸颊保持彼此的距离。 +%LR1+/%b  
“难道你喝醉了吗?” ]BY<D`$$P  
在双唇相触的时候,感觉得到些微葡萄酒的香味。 z#\YA]1  
“我没有喝醉,只是稍微喝了点酒而已。今晚妈妈不在,爸爸也很早就回去,所以有很多男生邀我喝酒……” +cC$4t0$^A  
史派克知道她会这么说就表示喝醉了,不过他并没有说出口。 I.u[9CI7HU  
他只告诉妮思应该要回去了。 Oq*=oz^~1  
“史派克你真迟钝,我就是为了要等你,所以才在宴会里待到最后的啊。不然的话我早就跟爸爸一起回去了。” (z IIC"~5  
“为了要等我?” ]% I|C++0  
史派克惊讶地如此反问。 -)p| i~j^A  
“可是要两人独处的话,其实还有很多机会……” 0i/!nke.  
“所以才说你迟钝啊。庆典、宴会或是酒可以让人变得亢奋,会因此有勇气做一些平常不敢做的事,或是说一些平常不敢说的话。” uui3jZ:  
妮思不满地如此说着,并且对史派克投以疑问的眼神。 vlh$N K+F  
“你对我是怎么想的呢?我都已经十五岁,这个年纪甚至已经可以生小孩了……” w4 j,t  
“你问我怎么想我也……” C vWt  
这突然的质问使得史派克有些狼狈。然而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问了自己多少次。 W4n( 6esO  
“我觉得你是很特别的人……我并无法对你只抱持着喜欢或爱这样的感情,因为我也很尊敬你并信赖你……不过如果只是喜欢的话,我们之间应该是会更为自然的对吧?例如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很自然就希望可以彼此相拥之类的……” esK0H<]  
“……听到这些我就安心了。” P%Tffsl  
妮思将手放在胸口,并轻轻地吐了一口气。 ?$Ii_.  
“对我来说,这比起只说喜欢我更让我感到高兴。因为我也把史派克当作是个特别的存在……” Z$:iq  
“妮思也?” rxQ&N[r2  
史派克惊讶地如此反问。 9y(491"o  
“我很信赖你,也很尊敬你。有时会请你帮忙,有时也希望可以帮上你。不过像是喜欢或爱这样的感情,其实也存在于我的心中喔。” N Ah^2X  
“我当然也有这样的情感的。” G2 !J`}  
史派克连忙用力点头。 ,BE4z2a  
“我认为了解彼此也是一种爱的形式,不过爱的形式当然不只一种就是了……” w[Q)b()  
妮思就这么继续说道。 g<PglRr"  
“例如很自然就会在一起,这应该是相当自然的男女关系吧。彼此说着自己喜欢的话题,也会想要试着把自己的感情真实的表达给对方。” 5;q{9wvqO  
“大概就像是很好的朋友,或像是兄妹一样的关系是吗?” C}Ucyzfr,p  
听到妮思这番话,史派克就这么一个人自言自语。 %#iu  
原来这也是男女关系啊,他真的是相当的感慨。而他也因此重新体会,自己实在是对这样的事情相当陌生。 <zt124y-6  
(其实我是在说你跟那个人的事情……) <T+{)FV  
看到史派克的反应,妮思不由得露出了苦笑。 !i5~>p|4@  
在他人的眼中看来,他有着一个相当好的异性朋友。 `e^sQ>rDI  
“爱的形式还有另外一种……” _q=ua;I&  
妮思说着便离开了史派克的怀里,之后就像是在等待答案般,静静凝视着玛莫公国年轻公王的脸。 N Nw0 G&  
“我想不到……” y{Vh?Z<E  
虽然思考了一阵子,但是史派克完全没有头绪。 B\Uocn  
而在同时他也做出了自己只能以自己的方式去爱别人这样的结论。虽然似乎有些笨拙,但是只要真心爱着妮思,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0~X)Vgm(  
史派克感觉自己的疑惑似乎已经消失,于是就这么伸出自己的双手,希望能再度拥抱着妮思。 ]'5 G/H5?;  
然而妮思却没有回应他。 Q?/qQ}nNw  
虽然看不清楚,但在星月照耀的微薄光线之中,她的身上似乎有种悲伤的气氛。 ,yH\nqEz  
史派克见状不由得停住了手。因为她的悲伤并不是为了求救,而像是消极地拒绝着自己身上的某些东西。 VCQo3k5 {  
因此史派克也只能等待妮思继续说下去。 <d~si^*\ch  
“将其他所有的东西,甚至是世界毁灭也在所不惜的激烈爱情。这就是另一种爱的形式……” P$5K[Y4f  
妮思就像是以吟诗般的语气如此说着,并且再度对史派克投以疑问的眼神。 P(cy@P,D  
“我应该要怎么说呢……”  {[dY$  
史派克以呻吟般的声音如此回答。 v p(ow]Q  
“虽然这相当糟糕,但这或许可以说是爱的究极形式也说不定。即使要牺牲所有的东西也希望能结合的爱。不过我做不到这种地步就是……” 0t7vg#v|  
虽然不想认同这样的爱情,但是能爱一个人到这种境界,就某些方面来说实在是很了不起。 M< /   
如果自己的情感也如此激烈的话,或许对妮思就不会这么迷惘了。 '8=/v*j>?  
“不过我不觉得这种爱会存在于现实呢。虽然人类绝对不是理性的生物,但也不会感情用事到这种地步吧。” SM\qd4  
“这你就错了。” GQ2/3kt  
妮思马上如此回答。 8]Q#P  
如此坚定的语气,甚至使得史派克感觉到一股压力。 E8BIb 'b;  
“很久以前有一对男女,为了要让彼此的爱情能够永恒存在,而不惜要毁灭这个世界。而且这对男女至今,也都还存活于这个世界上……” es<8"CcP  
“这就真的不可能了。因为人类都是注定一死的。” psUT2  
史派克连忙否定了妮思的话。 H$.K   
然而他之所以会如此,正是因为感觉到妮思的这番话隐藏着真相。他心中绝对不可以认同这种想法的本能,使他提出了这样否定的答案。 )]kxLf#  
“侍奉某位女神的最高位信徒,可以咏唱一种名为‘转生’的咒文。咏唱这个咒文的人即使是失去生命,灵魂也能转移到其他婴儿身上重新转生。这对男女就这么活在永恒的时间之中,这都是为了能够彼此相爱,以及为了毁灭这个世界……” gloJ;dE B  
“为了毁灭世界?” }(7TiCwd  
听完妮思这番话,史派克只联想得到一个名字。 w[C*w\A\M  
“破坏女神卡蒂丝……” Zz"8  
“正是如此。那对男女就是破坏女神卡蒂丝的高级祭司及最高祭司。高级祭司男性名为费奥尼斯,最高祭司的女性则是‘亡者之女王’娜妮尔。而那位女性的转生就是我……” y%?'<j  
妮思说到这里,就像是忍不住般的低下了头。 ~d\^ynQ  
“你是……破坏女神最高祭司的转生……” "c\WZB`|  
妮思这番冲击性的话语,使得史派克的声音不禁变得沙哑。 v3]5`&3~  
“并不只是单纯的转生。我跟她拥有相同的灵魂,甚至还继承了她的记忆,说是娜妮尔本人也不为过。” Ft?eqDS1  
妮思就像是已经有所觉悟,就这么抬起头来继续说道。 -K3d u&j  
“但你可是史雷因老师与大地母神最高祭司,‘伟大’妮思的女儿两人所生的孩子啊。为什么会继承如此邪恶的灵魂呢?” m'Q G{f  
“邪恶的……灵魂是吗……” ) J.xQ}g  
妮思嘴角浮现些许的冷笑,然后就这么仰望着夜空。 r)#W`A1{A  
“这就说来话长了……” U!NuiKaQ26  
妮思以此为开场白开始说道。 M\-[C!h,  
“费奥尼斯跟娜妮尔两人,遵从破坏女神的信仰,不断持续着要毁灭世界的战斗。然而他们所致力的战斗,却被不希望世界毁灭的人们阻止而不断败北。尤其是创造女神玛法的教团更是其中的代表。费奥尼斯跟娜妮尔不知丧生了多少次,但每次都在不同的地方转生,并且再度挑起新的战端……” ` Nf  
那是在魔法王国卡斯图尔统治时期结束,世界开始进入剑的时代时,破坏女神的教团趁乱要席卷罗德斯岛的事情。 TW!OE"B  
玛莫及卡农等地惨遭蹂躏,破坏女神的信徒,甚至进攻到了玛法教团的圣地白龙山脉。 :;eQ*{ `\  
此时出现了一位英雄及一位圣女。 I;-Y2*  
英雄的名字是卡德莫斯,之后成为亚拉尼亚建国王的战士,而圣女的名字虽然不为人所知,不过是玛法教团的高位祭司。 v0VQ 4>  
两人合作抓到娜妮尔之后并没有将其杀害,而是将她的灵魂封印。虽然圣女因此付出了生命作为代价,但这个尝试终究是成功了。 , ^K.J29  
“被封印的娜妮尔,在这四百多年来再也没有出现在罗德斯。可是魔神战争之后那场白龙山脉的大地震,却使得这一个封印被打破了……” y*ZA{  
娜妮尔虽然复活,但是还没有完全复苏。 ge(,>xB  
而那时候的娜妮尔,则是被潜入封印坟墓里的盗墓者——也就是冒险者们所打倒。 ;N?(R\* 8  
就这样转生魔法再度发动,使得娜妮尔的灵魂转移到了纯洁的婴儿身上。 EQ ee5}  
“而那个婴儿,就是我的母亲蕾莉亚……” 8["%e#%`$  
然而转移到蕾莉亚身上的娜妮尔灵魂,并无法发挥她邪恶的本性。因为接收这个婴儿并养育成人的,是被称为“大地母神之爱女”的圣女妮思。 i%[gNh  
伟大的妮思以无比的爱情养育这个孩子,让这个孩子以原本的灵魂成长,而没有被娜妮尔的灵魂所占据。 &R?`QB2/  
因此娜妮尔的灵魂,终究没有在蕾莉亚的肉体中觉醒。 (Hj[9[=  
“虽然可说是悲伤的巧合,但是母亲在十七岁时,被名为‘灰色之人’的古代王国魔术师夺去了身体跟心智。而解救母亲的则是自由骑士潘恩、永远之少女蒂德莉特、神圣王国伐利斯的神官王埃特、矮人族的战士吉姆、史雷因爸爸以及伍德叔叔。蕾莉亚妈妈虽然想以自己的生命,为自己身为‘灰色之人’时所犯下的罪行进行补偿,怛是却被父亲史雷因所阻止,并且决定共同以另一种方式来赎罪,那就是让战乱的罗德斯重获和平……” |=*)a2  
史雷因为了实践这样的诺言,后来便侍奉弗雷姆国王卡修,为了让战乱打上休止符而贡献出自己的智慧跟魔术。 eG1V:%3  
“之后他们就生下了我。我是史雷因爸爸跟蕾莉亚妈妈的亲生女儿,可是在我身体里的灵魂,却是沉眠于母亲体内的亡者之女王……” `MCiybl,&P  
“这、这怎么可能!” Vj9X6u}{  
史派克激动地挥手叫着。 1P(=0\ P>&  
“妮思有哪里邪恶了?很多人称你是圣女,但绝对没有人称呼你是魔女。你怎么可能是破坏女神最高祭司的转生呢!” "WuUMt  
“这并不是在说谎,我确实是娜妮尔所转生的,所以才会成为让破坏女神卡蒂丝复活的‘门’。也正因为这个不堪回首的往事,才让我完全回想起娜妮尔过去的记忆……” EW(bM^dk}  
“可是你是大地母神玛法的侍祭,并不是破坏女神的使徒啊!即使你拥有亡者之女王的记忆……” \? )S {  
史派克抓着妮思的肩膀如此逼问,双手也自然地增加了力道。 O*GF/ R8B  
痛楚使得妮思稍微皱起了眉头,但她并没有传达给史派克知道。因为像这样用力的彼此接触,反而让她感觉比较安心。 <O 0Q]`i  
“那是因为我不是以转生之咒文,而是以自然的方式诞生下来的。我体内的灵魂只有一个,只有亡者之女王娜妮尔的灵魂。这就是我……史雷因以及蕾莉亚所生女儿的灵魂。” YB7n}r23  
史派克就这么抓着妮思的肩膀,就像是要否定一切般地不断地摇头。 PVp>L*|BZ;  
“无论灵魂如何……你还是你自己啊!既然这样就没有问题了……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问题……” s Wte &  
史派克就像是不知要说什么,所以就一直重复着这几句话。同时他也问着自己,以确认自己的确有着这样的心意。 U %s@np  
“没错,我就是我自己。可是在我心中的过去记忆也是真的。亡者之女王为了要破坏世界而不断战斗的记忆。记忆中也有着那位发誓永远相爱的人……” (Fon!_$:  
“我不懂,为什么要为了爱情而毁灭世界?如果世界毁灭的话,那么这份爱也会一同被消灭不是吗?” = yZq]g6Q  
“这你就错了……” ,{HQKHg  
妮思以冷漠的声音否定史派克的这番话。 b(GV4%  
“世界是由始源巨人之死而开始,并以终焉巨人之诞生而终结……” zp;!HP;/=  
“创世神话的一节……” (T#$0RFq  
听到妮思像是吟诗般如此说着,史派克只是皱起眉头并点点头。 F1stRZ1ZI  
“没错。而终焉巨人经过漫长的岁月之后,将会成为下一个世界的始源巨人。世界就是像这样无限反覆的。破坏女神,以及其他‘引导世界破坏’的事物,其实并不是诞生于始源之巨人,而是属于终焉巨人的一部份,他们是从遥远的未来回到现往来毁灭这个世界的。他们跟终焉之巨人有所约定,在世界毁灭,同时下一个世界因为巨人的死而诞生时,他们将能够再度重生。例如破坏女神卡蒂丝,或许也会成为下一个世界的创造女神,而破坏女神的信徒也会因为所属于终焉之巨人,因而可以在下一个世界继续转生……” mG\QF0h  
妮思以压抑着感情的语气表示,费奥尼斯与娜妮尔约定不只是现在这个世界,他们将要在下个世界也永远相爱,因此才成为了终焉巨人的从属。 o@zxzZWg  
“而等到下一个世界来临,他们或许会再度从属于下一个终焉巨人。因为只要世界不断被破坏,两人就可以持续无限的爱,逃离人类‘终将一死’的命运。虽然已经没有记忆,但或许这两个人——我跟费奥尼斯从前一个世界就已经存在,甚至从更久更久以前的世界就这么存活至今……” " _2 k 3  
史派克无神地放开妮思的肩膀,就这么坐在堆积于旁边的石材之上。 \t7yH]:>@  
忽然听到这些话,马上要他相信大概是相当困难。然而这些都是妮思亲口所说的,所以绝对不可能是篇谎言。 X?'cl]1?  
世界据说就像是始源与终焉之巨人沉睡时的梦境一样。由于过度的完美,因此巨人只能忍受孤独。梦境中的世界虽然不完全但却相当多样化。即使其中的万物都是来自于巨人并且也将回归于巨人…… =4eJ@EVM  
虽然承认这并不是谎言,但是对史派克而言,妮思这番话实在是超乎现实,他根本无法马上就理解其中的含意。像是之前的世界或是下一个世界什么的,这也已经超越了凡人所知的境界了。 B>L7UQ6_[  
也因此史派克只在心中接受了一个事实。 BS##nS-[  
妮思在无限的前世有着一个相爱的人。而且这个人现在,或许也已经转生在这个世上了。 )*]A$\Oc[  
“我在这趟旅程出发的前几天做了一个梦,就像是当初被黑暗导师所召唤时相同,一个相当真实的梦……梦中我见到了一个红发少年。我也知道他正是费奥尼斯的转生……” p3U)J&]c6  
妮思如此轻声地说道,就像是已经看出史派克的内心似地。 r& a[ ?  
“所以你才会参加这次的旅程……” %i9 e<.Ot  
对于史派克的问题妮思颤抖着肩膀点了点头。 v]V N'Hs?  
“我好害怕……。因为我察觉到在梦中见到他的我,竟然会感觉这么令人怀念,而且感觉这么的高兴……” 2xLtJR4L  
“所以你至今依旧爱着他是吗?” 754MQK|g  
史派克需要相当大的勇气才能问得出这个问题。然而这毕竟是一定要面对的问题。 %v8 &  
“我不知道……我目前还无法认同这种,即使要毁灭世界也在所不惜的爱情。我的灵魂虽然是亡者之女王,可是却是由爸妈之间自然诞生,并且养育长大的女儿。我成为大地母神玛法的侍从,也可以跟神的意志进行接触。可是我的心中仍然有种不惜让世界毁灭的爱意。也仍然有一位没有理由,但灵魂却相互吸引的异性正彼此呼唤。如果再度见到那个人,我说不定就会恢复成为以前的娜妮尔了……” 3 ,>M-F  
妮思抱着自己的肩膀,表示她最害怕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 hs&^G  
史派克心想一定要让这样的她感到安心。然而自己就像是身心都冻结了似地,连动都不能动。 /^.S nqk  
认为妮思对自己来说很特别这样的心意绝对是真的。然而如今的他也不知道这是否就是爱情。 :'DyZy2Fd  
不须任何理由,由灵魂便够能彼此吸引的爱情,的确是一种真实的爱。史派克也知道自己无法表现出这样的爱情。 c#N4XsG,  
不只如此,他甚至无法让自己就只靠着欲望来行动。妮思或许一直都希望自己能够这么做也说不定…… s?EQ  
如果变成不只是心灵相系的关系,或许爱情将会变得更为确实。因此妮思才会藉着醉意,邀请史派克来到这个地方。 G JRl{Y  
然而妮思她这么做并不只是为了逃避出现在梦中,所谓命中注定的那个对象。 Uqel UL}  
她说过史派克对她来说是个特别的存在,如今的史派克也已经相信这番话了,也知道这是另一种爱的形式。 RK!9(^Ja  
“所以说我根本不是什么圣女。虽然这个身体还没有接触过异性,但是在我的心中,却有无数费奥尼斯跟娜妮尔相爱过的记忆……” x []ad"R  
妮思说到这里之后,就像是无法忍受般地转身背对史派克,双手掩面而且肩膀微微地颤抖。 :01d9|#  
看到她这个样子的瞬间,史派克就像是从束缚中得到解放般地自然地动了起来。 w6V/Xp][U  
他从背后抱住妮思娇小的身子,将脸贴在她柔顺的黑发上。 0&,D&y%  
“为了相爱即使毁灭世界也无所谓的男人,我是不会把妮思交给他的。不过我不希望就因为这样的理由,就急于进展我们彼此的关系。我们就跟往常一样相处就可以了。不过你刚刚的这些话让我恍然大悟,我并不是单纯在理性上喜欢你而已。虽然让我喜欢上你的理由实在是太多了,不过如今这些理由都已经无所谓了,现在我就只能想着关于你的事情……” f`hZb  
史派克之所以一直理性行事,就是为了压抑过度感性的自己。他就是如此拥有激烈感情的人。 Gm B&TD m  
“不过我所希望的也不是只凭我自己的感情所选择的爱。我想爱的还要是一位将成为玛莫公妃,为公国着想并且爱护人民的慈爱女性。而我也认为你比任何人都适合……” ]:gW+6w"C  
妮思将手放在抱住自己的史派克手腕上,就这么静静地流着眼泪好一阵子,之后才缓缓地继续说道。 XjN4EDi+E  
“我现在也是这么希望的。我不当公妃也没关系,我只希望成为你的助力。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幸福。我绝对不要获得只会让他人痛苦的爱情……” =5\*Zh1  
之后妮思轻轻吻着史派克强壮的手臂,然后转过身来害羞地将脸靠近过去。 r'*$'QY-N  
“我想要依靠在史派克的坚强跟温柔身边……当初你不惜违反王命,不顾危险要把我救出来。因此我才能拒绝破坏女神,并选择了创造女神……” -hXKCb4YU  
妮思以细微的声音如此说着,之后便跟史派克彼此相吻。 v.(dOIrX  
沙漠之国的月光温柔地洒在这对年轻男女的身上。 LaQ7A, ]  
两个影子合而为一,就这么一直没有分开……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草席  发表于: 2008-09-04 19:04

8._uw A<[  
在王宫举行宴会之后的第二天,弗雷姆国王卡修便率领着骑士团,启程讨伐沙漠里的砂走。 <[[yV  
以守卫王城的骑士为中心,大概有一百名骑士被选了出来。宫廷魔术师史雷因,以及麦理神殿的女性祭司夏莉也一起同行。 :(A&8<}-6  
史派克则是除了莱娜之外的所有同伴都加入了讨伐队。莱娜之所以没有参加,是因为她有事要到布雷德街上见一个人。这个人应该跟盗贼公会有关连,因此史派克也没有多加询问。 G=zNZ  
讨伐部队从王都进入风与炎之沙漠,然后沿着贸易路线先进入绿洲之街赫文。 vxZ'-&;t  
至此已经花了五天。卡修决定在绿洲之街滞留两天,以便恢复沙漠旅行的疲劳,同时也收集跟魔物相关的情报。 c]{}|2 u  
如今卡修以及讨伐部队的主力人员,正往赫文领主所住的城内用餐并进行军事会议。 )g'J'_Sl  
“……怪物就出现在前方的不远处。它们似乎是集团行动,并没有固定的袭击地点。现在这座沙漠已经禁止通行,不过商队他们还是要过生活的。” fB+h( 2N~  
卡修表示贸易道路不能就这么持续封闭下去。 6Hnez@d  
绿洲之街赫文原本是炎之部族的根据地。在英雄战争之前,他们败给卡修所率领的弗雷姆骑士团,并且被迫撤离这个地方,但是在英雄战争之后,却藉由部族守护神“炎之魔神”伊夫利特的力量,使得炎之部族再度夺回了这里。 K;6#v%  
之后又经过几场战役,两支沙漠民族终于停止了长年的争战并和解。 Z+v,o1  
那时他们决定将赫文作为炎之部族的住处,而这样的状况也至今没变。拥有领主地位的也是炎之部族出身的亚库巴伯爵,而他现在也出席了这场军事会议。 KM;H '~PZi  
之前全灭的商队护卫,便是他底下的一名骑士及其随从。换句话说就是炎之部族的人。 9K@ I  
虽然身为部族之长的史派克为此感到哀悼,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更为痛恨砂走。 f 0H.$UAL  
无论出身为何,弗雷姆人民牺牲的事实绝对没变。而且自从懂事以来,他就知道砂走是种危险的怪物,而它也一直都存在于我们的身边。 ;0Z-  
只要不接近它们的栖息地,就几乎不会被它们所袭击。另外砂走这种狡猾的生物,虽然会对一点点震动产生反应并积极行动,但是对于比较强烈的震动,它们反倒会有回避的特性。 [_JdV(]$  
因此只要是多数人集团行动的话,危险程度就会相当的低。 K80f_ iT 5  
虽然何谓多数其实不好拿捏,不过以往只要是三十人左右的人马集团行动,就都没有传出遭受袭击的例子。 !CU-5bpu  
亚库巴也很了解砂走这样的习性,因此派出相当多的人负责护卫。由于并不是要讨伐怪物,而只是为了不让怪物接近,因此所派出的士兵并不是精锐部队的成员。 )YAa7\Od  
虽然因而造成了最坏的结果,不过史派克并不想责备他判断错误,因为对于炎之部族而言,这样的作法是至今的惯例跟常识。 W\~ie}D{  
换句话说,现在的状况全部是例外。 ^UKAD'_#%O  
听完所有情报之后,史派克不禁认为可能是砂走出现了什么异常。 HXU#Ux  
而卡修似乎也做出了相同的判断。 ESB^"|9  
“……必须要将迁移到贸易路线上的砂走全部消灭。” h\[@J rDa  
卡修环视众人后以坚定的语气说道。 m538p.(LIR  
在场全员都深深的点头同意卡修国王的这番话。 HDV-qYD|O~  
“要不要以此为契机,将栖息在沙漠里的魔物一网打尽呢?” y7>3hfn~w  
风之部族的年轻骑士趁机如此进言。 LL e*| :  
是在之前宴会中被史派克打了一拳的那个年轻人。 %nkP" Z#  
他的名字是亚莫尔,也是风之部族有力氏族的子弟,未满二十岁就被任命担任骑士队长。 LG:k}z/T  
“不只是沙漠,如果能讨伐弗雷姆境内的所有魔物,王国的威信以及陛下的名声一定会越来越响亮的。” %/uLyCUZ  
听到亚莫尔这番话,好几个骑士队长都同意这是相当不错的提案。 uZL]mwkj]  
(这应该是冲着我来的吧。) x\Q}fk?{t  
史派克在心中露出苦笑。 %"v:x?d$$o  
在弗雷姆接收玛莫的时候,曾经派人狩猎栖息在村镇附近的魔兽及妖魔,然而却没有相当好的成果,反倒还造成许多人的牺牲,要说这是失败也不为过。 jVnTpa!A  
如果是要消灭荒郊野外的魔兽,大概会出现更为凄惨的结果吧。要将魔兽跟妖魔全部驱逐出玛莫,实际上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事。 MZ}0.KmaZ  
不过如果像半年前,魔兽跑到有人居住的地方作乱的话,那当然是不得不加以处置了…… 4wSZ'RTSR  
不过史派克并不打算纠正亚莫尔他们的发言。因为他自己在决定留在玛莫的时候,也跟他有着相同的想法。 3*I\#Z4p1  
决定要将玛莫的黑暗完全驱逐。 RK.lz VaY  
他如今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不只如此,他甚至开始认为这样的想法根本就是错误的。 eOb--@~8  
因为存在于玛莫的黑暗有许多对玛莫而言其实是极为自然的。虽然不打算让玛莫永远都是座暗黑之岛,但是他认为玛莫实在没有办法变得跟罗德斯本岛相同,而且也并不需要跟本岛完全相同。 <5G(Y#s/?  
好几个骑士队长就这么赞同着亚莫尔的意见,然而卡修或是史雷因,以及一些年长的骑士队长似乎并没有对其相当关心。 /!0&b?  
那是因为他们参加过玛莫的狩猎行动,并且相当了解后来的结果吧。 )tBz=hy#  
“先不提将来的事情,目前最重要的应该是出现在贸易道路上的怪物吧。” ke2dQ^kc4  
曾经担任都市国家玛尼的佣兵队长,如今则是骑士队长的中年男性如此发言,并提议必须开始讨论具体的作战策略。 ;)h?P.]  
“正是如此。” G4c@v1#%.  
卡修也相当同意这个提案。大概是打算要对年轻骑士队长的意见充耳不闻吧。 zI[<uvxzW`  
“由于不知道怪物在哪里,所以是不是应该分成几个小队来进行搜索呢……” bXJ(QXHd%  
由于感觉似乎已被会议排挤,亚莫尔使连忙提出这样的意见。 =- Hhm($n  
“我赞成分队的意见。不过要跟砂走作战的话,没有十个人来对付一只的话将会相当危险。因此每一队要有多少人便是个问题了。” w=fWW^>bP  
史派克注意着年长骑士们的反应,并如此应和着亚莫尔的意见。 4AEw[(t  
然而亚莫尔却露出不悦的表情,似乎是误解了史派克的意思。或许是自己的意见被补充使得他不高兴吧。 atpHv**D<i  
(真是受不了呢。) MUbKlX  
无可奈何的史派克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 E] g Lwg9K  
他甚至不安的心想,将来要是像他这样的人物,掌握了弗雷姆本国的统治权该怎么办。 3ux7^au  
从之前宴会上的事件看来,风之部族似乎已经遭到孤立,而炎之部族跟其他都市出身的骑士则是开始合作…… 4v>S Xch  
要怎么让这两派统合起来,应该就是弗雷姆今后的重要课题。 0V-jOc  
(因此玛莫公国也不能老是成为本国的重担吧……) *Zg=cI@)(  
他不想让风之部族有借口批判他。看来让这些人感觉到公国的存在是种威胁似乎比较好。 3:Nc`tM_  
“关于砂走这种生物,我稍微打听了点消息并调查了相关的文献……” <xSh13<  
此时宫廷魔术师史雷因,以他一如往常的缓慢语气带头说着。 ~zfF*A  
“据说这里在风与炎两位精灵王缔结盟约而变成沙漠之前,原本是草原地带。不过这里跟西方的火龙之狩猎场不同,似乎本来就是比较干燥的土地,虽然并不会寸草不生,但应该也没办法孕育出广阔的森林。” y@v)kN)Y9\  
“所以你想要说的是什么呢?” vcj(=\ e8v  
卡修微微皱起眉头如此说道。 q}p$S2`  
因为史雷因这番话很像是贤者的说话方式,要切入核心之前的前提实在太长了。 vfn[&WN]  
“就是这里变成沙漠至今其实也只有六百年。而以砂走为首的一些生物,会不会从以前就一直栖息在这个地方了……” NV?x<LNWd  
史雷因如此回答着卡修,只不过这听起来依旧不像是结论。 jMBM qQNU  
“所有的生物——当然也包含人类——都相当的了不起,可以适应各种的环境变化而存活下来。砂走原本是巨大飞虫的幼虫,它们潜伏在干燥的沙地里捕食经过的生物。然后在几年一度的雨季中一起羽化并进行繁殖。然而由于这里变成沙漠,使得终年几乎都不会下雨,因此幼虫没有办法羽化,就这么渐渐以幼虫的模样变成如此巨大。不羽化的幼虫拥有几近无限的寿命,这可能是因为雨季并非周期性出现的缘故。大自然实在是相当的令人佩服。这或许是神要让所有的土地上都尽可能住有更多的生物吧……” ;{0alhMZ  
史雷因说到这里,就像是很能理解自己所说的般频频点头。 nygGI_[l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evZP*N~G  
卡修这次则是露出了苦笑。 6<@+J  
“换句话说就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以及千万不要粗心大意。就请赫文伯爵也从骑士队中选出十人吧。如此一来人数就有一百二十人左右,然后以四十人为一队,共分成三队来进行搜索。如果砂走不敢接近的话,就改以三十人一组分成四队,再不行就以二十五人分为五队,甚至以二十人分为六队。由于分成七队的话人数无法平均,因此希望在这之前就可以解决。” _)<5c!  
史雷因的说法真的就像是个贤者。 Q3& ?28  
虽然他讲到最后可能是想开个玩笑,不过却没有人笑出来。毕竟讨伐队总人数本来就不是整数,在分成三队的时候就无法平均了,何况不是整数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X ;OK  
“虽然结论跟之前说的话完全没有关系,不过我们就用这样的作法吧。问题就在于每一队要由谁来担任队长了……” [4C_iaE  
卡修说完便环视着众人。 h{o,*QL  
“其中一队当然是由我带头,所以还剩下两队。既然都已经要求同行了,那么其中一队就让玛莫公王负责吧。” rD$5]%Y  
“在下很乐意接下这个任务。” NUb$PT  
史派克马上允诺并行了个礼。 [u*7( 4e  
“由于这是赫文伯爵所属领土的问题,所以另一队就麻烦您了。” 0LC]%x+"  
“我知道了。” ~X2 # z |  
赫文伯爵虽然也马上接受,不过他的表情却有着几分意外。他或许原本认为自己会被编入炎之部族族长,也就是史派克的这一队吧。 /g*_dH)=  
如此一来,其中两队都是由炎之部族的人所率领的。 g qORE/[  
然而卡修的决定是绝对的,加上这样的安排的确有理,因此风之部族的骑士们也没有异议,只不过内心似乎还是无法接受。 g,*fpk  
军事会议的席上飘散着一股尴尬的气氛。 _&q&ID  
然而卡修却像是完至没有察觉,就这样继续决定着每一队的所属人员。 D`Vb3aNB=L  
“……亚莫尔率领二十人担任玛莫公王的副官。” V6ECL6n  
卡修点出了亚莫尔的名字并如此下令。 H/[(T%]o  
“要我担任玛莫公王的……?” %#4;'\'5  
亚莫尔似乎相当惊讶地哑口无言。大概本来以为自己会在卡修的这一队吧。 t:lDFv4s  
“有什么不满吗?” SK/}bZ;f  
“不、我并没有这样的想法……” R.* k7-(;  
被卡修这么一问,亚莫尔连忙行礼并复诵着命令。 c 3| Lk7Q  
(卡修国王的决定还下的真是干脆啊……) b; ;y|H  
史派克又在内心里苦笑。 |1!|SarM{B  
亚莫尔满脸通红地狠狠瞪着他,不过现在就先假装没看到吧。 @DM NL sQ  
(如果碍手碍脚的话会很糟糕,但被他拉着走也会很麻烦呢……) %^I 7=  
史派克告诉自己,这是考验他身为领导者能耐的一个机会。 uY3$nlhP6  
然而在玛莫公国,他已经有过类似的考验了。在公王加冕仪式的时候,他们差一点就必须跟风之部族的骑士们对战。 b[n6L5P5m2  
如果亚法德没有做出辞去骑士资格并离开玛莫的决定,或许史派克那时候就会在他的住处被杀了。 y fS  
然而经过那场事件之后,属于玛莫公国的风之部族骑士们,也变成了更加值得信赖的部属。 Oh`Pf;.z%  
虽然不知道骑士队长亚莫尔会采取什么态度,不过只要不要侮辱到他的话应该就没有问题。如果强迫他或是在他面前特意做出模范,或许反倒会造成反效果吧。 I[ZWOi\- ;  
等到分组结束之后,军事会议也就此解散。 n n8N 9w  
第一队将会在后天清晨出发,接着在四天半的时间间隔之下,第二队、第三队也会依序出发。 8p~[8}  
而玛莫公王史派克所率领的部队,则是接在赫文伯爵之后的第二队。 WIwGw%_~  
lQ.3_{"s  
史派克以及跟他一同从玛莫前来的队友,再加上亚莫尔所率领的部队总共四十多人,在预定的时间启程前往沙漠。 h7]>b'H  
而在行军半天左右之后,他们抵达了商队被砂走袭击的现场。只不过惨剧的痕迹早已被风沙吹得无影无踪了。 Zr\G=0`  
“在沙走出现之前,我们可以一直在贸易路线上不断的来回……” !Nhq)i  
史派克为了对牺牲者祈福而沉默了一阵子之后,便对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如此说道。 BS3BJwf; f  
“不过这可不合我们的个性呢。” w$I$xup  
盖拉克笑着如此回答。 \l;H !y[  
史派克点点头,并叫来了担任副官的风之部族骑士亚莫尔。 2-wvL&pi)  
这位年轻骑士心不甘情不愿地骑马走了过来。 W.b?~  
“我打算以这里为据点进行搜索。不过与其说搜索,倒不如说是要准备诱饵……” KI<Vvc m  
“是打算要引怪物出来吗?” kmL~H1qd  
亚莫尔露出惊讶的表情。 fNi_C"<  
“比起不断来回,我认为这种方式确实多了。因为砂走本来就对微弱的震动敏感,如果感应到有人独自骑马在路上奔跑,就一定会有所反应而追过来的。” VrRBwvp-K  
“这样不是很危险吗?” {5:V h W}  
亚莫尔理所当然的提出了反论。 t3$+;K(  
“害怕危险的话,可是无法跟怪物作战的。” p>]2o\["  
盖拉克露出苦笑回答这位相同部族的年轻人。 QVrMrm+vRv  
“不然斥候就都由我来出好了。” (hX}O>  
“不,我也从我的部属中派五位出来吧。” Mio~CJ"?  
听到盖拉克这番话,亚莫尔连忙如此回答。 wms8z  
他也知道在风之部族族长萨达姆担任弗雷姆佣兵队长的时候,这位玛莫的亲卫骑士队长,其实曾经是萨达姆的秘密副官。 r*l:F{  
虽然不是出身为有力氏族,但由于是位身经百战的猛者,因此盖拉克这个名字在风之部族中其实是广为人所知的。这样的一个人成为炎之部族族长的左右手,这个事实使得亚莫尔内心感觉相当复杂。 ((%g\&D  
可说是玛莫公王另一位左右手,玛莫公国的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也是风之部族的人,同时还是出身于相当有力的氏族。 Y|iALrx  
换句话说在玛莫,风之部族被逼得要服从于炎之部族。 #nh;KlI 0  
(讨伐怪物时绝对不能落在玛莫公王之后!) V qW(S1w  
亚莫尔在心中如此发誓。 [0e}%!%M  
史派克也有点察觉到他这样的想法。由于对亚莫尔来说是初次上战场,史派克当然也希望能够让他立下功劳,不过因为也不能让他小看了玛莫公国的实力,因此史派克也不会轻易让步的。 az]S&\i7T  
史派克从志愿者之中选出八名斥候在四周奔走,之后便开始进行迎击砂走的准备。他们为预先多加准备的弩弓上弦,并且在各处矗立着长枪。 =r:-CRq(  
砂走不适合用剑攻击。它们能在砂底自由自在地潜行,并且将坚硬的上半身露出砂面袭击猎物。 &H{KXX"X  
如果要攻击柔软的腹部,就必须将武器刺到砂的深处,为此长枪便是最适合的武器。 daZY;_{"o  
而史派克也命令全员下马准备作战。 K G~fDb  
这是想到怪物有可能先攻击马匹,加上一定会变成混战,不方便随时掉头的骑马战法并不能算是有利。 d(L u|/~  
不过亚莫尔却对这样的命令有所异议。 q<b;xx  
“我们可是弗雷姆的骑士,怎么可以下马战斗!” pr[[)[]/  
“如果你这样子比较好打的话是没关系啦。” E0}jEl/{  
史派克露出苦笑做了让步。 s!2pOH!u   
他自己也是第一次跟砂走战斗,因此没有自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虽然已经尽可能做好各种准备手段,但是实际上会有多少效果仍然不得而知。 fD<3Tl8U0  
在做好所有准备之后,接下来就只能等待了。史派克等人就这么躲在马的影子底下来避开沙漠的猛烈阳光并等待着。 ~J6c1jG  
之后第一群斥候总算回来了,可是并没有遇到砂走。 P~:W+!@5v  
虽然有试着在砂地上踏步引诱怪物,但是终究没有发现怪物的影子。 lfKrd3KS_  
因此史派克又派了另一群斥候出发。比起漫无目的的搜索,这种方式应该是比较确实的。 {q"l|Oe  
然而第二群斥候也无功而返。 LRv-q{jP;  
史派克无视于亚莫尔以及其所属骑士的嘲笑,再度派遣了另一群斥候出发。 c;ELAns>  
如果这样还是无法找到砂走,那也只能更换其他的地点了。不然再这么枯等下去,就会被卡修国王的本队追上了。 'wX'}3_/g  
虽然史派克相信这样的构想应该没错,但他还是要避免在毫无成果的状况下见到卡修国王。 - iS\3P.  
然而第三群斥候依旧没有发现砂走,就这么一个接一个回来报到。 ^m{kn8  
“看来猜测错误了呢……” 5_nkN`x  
史派克露出苦笑对盖拉克如此说道。 c`y[V6q9  
“看来也只能换个地方了。” Sg0 _l(  
盖拉克点头如此回答,并且告诉亚莫尔等人,等到所有的斥候回来之后就要出发。 VWmZ|9Ri  
如今还有从玛莫带过来,属于盖拉克手下的两名亲卫骑士还没有回来。 "S^;X @#v  
大概是骑马跑到比预定地点还远的地方吧。这代表他们很想让史派克的计策成功。 Vrf` :%  
(这才是玛莫公国的亲卫骑士。) /z,sM"d  
盖拉克不禁如此心想。 kkFE9:[-c&  
结果是否能找到砂走还是得靠运气。莉芙平常总是说史派克的运气不好,所以遭遇怪物的机率应该相当的高,不过看来只有这一次是出乎意料了。 g{f1JTJ7  
结果最后两个没回来的斥候,几乎是在同时从不同的地放出现了。 wI}5[m  
“准备出发!” ALwkX"AN  
盖拉克大声地下达命令。 |z|5j!Nfh  
然而在下一瞬间,史派克却以大于盖拉克的声音制止了他。 aM3%Mx?w  
“看那边!” x"v5'EpL  
史派克指着其中一名朝自己冲过来的斥候。 5}~*,_J2Z  
盖拉克往相同的方向看去,确认了在马蹄扬起的砂尘后方,正喷着两三个巨大的砂柱。 <Ky\ ^  
这是砂走在地底高速前进的证据。 m^O:k"+!  
“终于成功了!” E[t\LTt*n  
盖拉克当场跳起来痛快地喊着。 rNqJ L_!  
“要高兴等打倒怪物再说吧。” Q{H88g^=J  
史派克如此对盖拉克说着,但这其实也是为了要压抑住自己内心的兴奋情绪。 {mw,U[C  
“站在砂走正面的人专心守备,其他人绕到怪物后方与侧面后用枪突刺,刺出去之后就扔掉枪换下一把。” 1B6Go  
史派克进行着详细的指示。 I4  Tc&b  
这是他在这两天所想出来的战法。 BYVp~!u  
“魔法使们远离砂走,用魔法支援我们就好。” Zx55mSfx:  
史派克的部队里有亚德·诺瓦、莉芙、古里巴斯跟妮思四位魔法使同行。虽然骑士的人数比较少,不过在战力上绝对不亚于拥有三十名骑士的亚莫尔部队。 sG0cN;I]t  
而亚莫尔的部队则是骑在马上,以五人一组的方式摆出骑士枪的阵型。 WaN0$66[:  
虽然是用于突击的队形,不过砂走是在砂底前进的,史派克根本不知道他们要突击什么。 Q2^}NQO=  
“敌人是怪物,不用执着于骑士的战法也没关系的!” A]BG*  
“我们一直是接受比实战还要严格的训练,所以您可以不用担心我们。” 2[9hl@=%  
亚莫尔露出自信的表情如此对史派克说道。 /I$g.f/#  
(怎么可能会有比实战还要严格的训练呢。) 05DK-Wh?  
虽然史派克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并不是争论的时候。因为砂走们在这段期间,依旧以全速往这边冲过来了。 =:6Y<ftC  
“我带客人过来了!” 6peO9]Zy  
带砂走过来的斥候一跑回来,便以兴奋的声音如此报告。 x nWapG  
“做得好!” 5U3="L  
史派克如此慰劳,并命令他休息到呼吸顺畅下来为止。 m {_\@'q  
然而这位所属于盖拉克的亲卫骑士,却咧嘴露出笑容摇了摇头。 exTpy  
“好不容易招呼过来,就让我也负责接待的工作吧!” +To{Tm-  
亲卫骑士如此回答并下马拿起长枪。 YmB z$  
砂走就这么喷着砂柱,朝史派克等人接近过来。 C% }FVO\c  
“好好注意砂面的动静。” s#)fnNQ ,  
砂走在袭击猎物之前,会有重新潜入砂里,接着忽然出现在猎物脚下袭击的习性。 3UslVj1u  
史派克就这么双手握着长枪,等侍着这一瞬间出现。 i)+@'!6  
砂走如今终于现身了。 &=<x&4H+  
在亚莫尔手下骑士所组成的密集阵型中,一口气喷起了五根砂柱。 rVt6tx  
似乎是因为兴奋的马匹在原地踏步,最后成为砂走的反应来源吧。 rzLpVpTaz  
由于怪物忽然出现,使得马匹因为过度惊讶而嘶鸣,就这么将前脚高高抬起想要逃走。虽说是经过训练的军马,但毕竟原本就是胆小的动物。既然骑乘的骑士没有经历过实战,马匹当然也是同样的。 jU@qQ@|  
亚莫尔部队中有好几人被甩下马来,或者因为无法控制马匹而被强制带离了战场。 [,8@oM#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 ,wlF n  
虽然史派克不禁咬了咬牙,但是很明显是没有强制执行命令的自己不对。 ]A5FN4 E  
亚莫尔部队的骑士们完全失去了阵型,一下子便陷入了混战之中。所幸只有几匹马牺牲,骑士们并没有任何受到的伤害。 2?z3s|+[  
“先暂时离开、然后重整态势!” 9 =ns.r  
史派克如此叫着,并带领玛莫公国的骑士队前往支援亚莫尔的部队。 ;R@zf1UYA  
“伟大的战神,如今勇者已集结于此面临战斗……” Ldf<  
古里巴斯祭司以嘹亮的声音,开始咏唱“战之歌”的咒文。 J)x-Yhe  
听到这个歌声的人将会使精神集中,心中也会充满无比的勇气。完全抹去惊慌跟恐惧之后,亚莫尔队中的骑士们便开始对砂走展开反击。 [_G_Wl'#8  
“万物之根源、万能之力……” Y]Vt&*{JV  
亚德·诺瓦以上位古代语必先说出的词句开始咏唱咒文。而在咒文完成的同时,他所握的魔术师之杖前端放出电击,并且直击砂走的头部。 )c^Rc9e/  
虽然不知道能够给予多大的打击,不过被咒文命中的砂走动作迟钝了下来。 mHM38T9C%  
重整态势的亚莫尔部队,也趁势纷纷杀了过去。 +j1s*}8  
“落马的人到怪物正面吸引其注意力,还骑在马上的暂时退后再用骑士枪突击。记得要有整匹马撞上去的觉悟了!” ~-.}]N+([  
亚莫尔以最大的声音对旗下的骑士喊着。 4`I2tr  
他自己因为马匹在最初的攻击中倒地,因而改以徒步前进。如今他已经握紧了剑,果敢地朝一只砂走正面进攻。 X#EMmB!  
“跟着队长前进!不要被玛莫的骑士抢先了!” )M<"YI)g  
好几名骑士如此喊着并效法亚莫尔进攻。 -y5^xR  
“炎之精灵,以你的火焰攻击敌人!” aHNR0L3$}{  
莉芙在犹豫该使用哪种咒文之后,决定藉助沙罗曼蛇的力量发射火焰。虽然并不会有多大的效果,但外表看起来却相当有气势,而且砂走可能会因为怕火而恐惧然后退却也说不一定呢。 "1FPe63\*O  
然而几近疯狂的怪物,即使正中火焰也无动于衷。 J3fk3d`2  
“不借助上位精灵的力量就不行吗?” IppzQ0'=y1  
虽然她悄悄进行着跟精灵交流的修行,不过还没有能跟上位精灵交流的力量。何况在沙漠这样的地形,大地、水跟植物等精灵并不能正常运作,因此对于精灵使而言是个难以发挥的战场。 O-J;iX}  
“没办法啦……” Y~gDS^8  
因此莉芙决定不使用咒文,只在旁边帮大家加油。 o=}}hE\H  
妮思也站在半妖精少女的身边。 AFE6@/'  
她也没有咏唱咒文,只是让自己随时准备使用治疗魔法,并且就这么注视着跟砂走奋战的骑士们,只要一有人受伤就会马上赶过去。 Q97F5ru6  
这一群怪物看来只有五只的样子。 7#d>a=$h  
史派克等人应付两只,而亚莫尔部队则跟三只作战。 '#RzX8|v<  
史派克带着四个人对付一只,盖拉克则率领六名亲卫骑士对付另一只。 ,cZhkXd  
亚莫尔部队则是由十人负责一只。 jBZlN Ew  
不过比较占优势的却是史派克这边。 %J(y2 }  
因为亚德·诺瓦不断以古代语魔法支援,古里巴斯祭司也为了以防万一,直在后方咏唱着“战之歌”。他手上握着长柄的鉾枪,不但随时都可以加入战局,有人受伤的时候也可以为其治疗。 ) [fjZG[  
(史派克这边没问题……) <7'`N\a  
妮思在心中轻声说道。 Loz 5[L  
然而不安的心情并没有因而消失。如果失去他的话,自己根本不知道会变得如何。 ha[c<e]uo[  
无视于妮思的不安,史派克则是冷静作战,不断夺去砂走的生命力。 @Wgd(Ezd  
砂走的身体被好几把长枪刺穿,带有青色的体液不断涌了出来。即使如此,砂走依旧像是不死之身般不断抵抗。 9 5bi W  
然而它的动作终于还是停止了。 X$*MxMNs  
史派克没有放过砂走动作迟钝的瞬间,从正面以长枪刺进了它六只脚的正中央。这一枪贯穿了坚硬的甲壳,似乎是给了致命的一击,砂走也终究发出巨大的声响倒在地上。 ],`xd_=]=  
Lx%*IE|c  
“太漂亮了!” gu?e%]X3  
负责斥候引来砂走的亲卫骑士兴奋地说道。 o;'E("!<Z  
“要高兴就等到打倒最后一只吧!”  NOY`1i  
虽然自己给予怪物最后的一击,不过这也是因为亲卫骑士们在之前便使其受伤的关系。而他打倒这只砂走的最大价值,便是可以前往协助其他奋战的部队。 !8g419Yg  
史派克迅速环视着战场,得知目前陷入苦战的是亚莫尔那边。 OBb m?`[  
风之部族的年轻骑士队长,就这么拔出剑跟怪物正面对峙,但却因为抓不到间距而不敢接近过去。 L hp  
因此砂走有余力攻击绕到其旁边跟后方的骑士,部队也因而无法随心所欲的进攻。 pbCj ^  
“我现在过去帮忙!” jY;T:C-T  
史派克以不输给战场喧嚣的声音怒吼,并且往亚莫尔那边跑了过去。 1`hmD1d  
跟他一同作战的玛莫亲卫骑士也跟了上去。 LNz  
“不用你们出手!” 9Lus,l\  
听到史派克的声音,亚莫尔马上便如此回答。 Pj-.oS2dA  
(他们已经打倒那只怪物了?就算是他有魔法做支援……) v)p'0F#6A  
他听过关于玛莫公王的各种传闻。 Ux,?\Vd  
没耐心的个性跟有勇无谋的行动很令人注目,什么事情都喜欢揽到自己身上做。 e A{ nwtN  
即使身边已经有个半妖精少女,他似乎仍想要迎娶弗雷姆宫廷魔术师史雷因的女儿为妃。另外从亚拉尼亚招聘过来的女魔术师似乎也是他的宠妾,总之是个相当好女色的人。 ZUyS+60  
对于风之部族的人给予不平等待遇,并且优待炎之部族出身的人。 T,a71"c  
虽然计划要从弗雷姆独立,不过为了获得物资支援因而没有加以实行。 u^O!5 'D%  
不只是魔兽,连玛莫的余党都无法肃清的懦弱领主。 h;+{0a  
之所以默认暗黑神法拉利斯教团的存在,是因为炎之部族之前曾经受其协助的关系。甚至有其他的传闻指出,史派克在婴儿时期曾经被暗黑神高级祭司掳走,那时他就已经被献给暗黑神当作祭品,因此早就已经被魔物所附身了。 F?z:[1(:  
那么晚才获封为骑士,也正显示出他不怎么样的实力。 /78zs-  
在他身为骑士候补的时候,宝库的宝物曾经被盗贼夺走。当他从贼窟逃走时还被盗贼从背后砍了一刀,甚至还是丢掉自己的剑逃走的。 ZaBmH|k  
除此之外,关于玛莫公王无能的传闻还有很多。 pCf9"LLer  
在与风之部族的年轻骑士朋友喝酒的时候,关于他的传闻可说是他们最好的下酒菜。 gSa!zQN6  
(即使如此……) eB&.keO  
亚莫尔咬紧了嘴唇。 *HsA.W~2W  
在之前的宴会中虽说是粗心,不过自己光是一拳就被打倒往地。如今在对付怪物时又落后了他一步。 \.aKxj5  
至今跟朋友一起嘲笑玛莫公王的那些话,现在就像是对自己所说的一样。 Pn,>eD*g  
“我们应付这种怪物不用这么谨慎!” fN1b+ d~*6  
亚莫尔如此叫着,并且朝怪物砍了过去。 J(G-c5&=  
“大家一起上!” 3ey.r%n  
之后他对骑士们如此下令。 !|W.YbS  
“是!” gyQPQ;"H$2  
亚莫尔队上的骑士如此回应,并且驱马摆好骑士枪的架势开始展开突击。然而他们很明显太接近怪物了。骑士枪必须借助马匹的冲力,才能够成为必杀的武器。 q;lR|NOh  
如果突击的距离太短,那么威力将会降为好几分之一。 xk  
骑士们的攻击被甲壳挡了下来,不然就是滑开,几乎都没在给予怪物任何损伤。 ymp ik.'  
而且为了全体一起攻击,丧失了突刺之后回转的空间,几名骑士之间发生了激烈的碰撞或者是因为马转到自己意料之外的方向而从马上跌了下来。 YV _ 7 .+A  
亚莫尔自己则是跟砂走一对一作战。正面临着巨大下颚的连续攻击。他以剑抵挡或侧身闪过攻击,虽然显现出他身为战士的实力,但每受到一次攻击他的架式就有些不稳,就这样在第十击的时候,他被沙子绊住脚而整个人向后倒去。 fLpWTkr0  
接下来砂走的下颚夹住了他的右脚。 =k*XGbU  
不过这反倒是一种幸运也不一定。因为如果他没有跌倒的话,怪物所夹住的就是他的身体了…… ySB0"bl  
砂走就这么咬着亚莫尔的脚,将他的身体整个拉到了空中,就像是要重新咬稳自己的猎物一样。 >S-JAPuO  
然而在下一瞬间,他的脚就这么完全被咬断,因此亚莫尔再度跌落到砂地上。被咬断的脚跟血花也同时落了下来。 d&+0JI<  
这样的冲撞跟痛楚,使得他就这么失去了意识。 ::+;PRy_E  
不过这也是一种幸运。 8{]nS8i  
因为砂走的视力不佳,大多是藉由振动来感应事物。因此怪物以为亚莫尔已经逃走,就这么前往攻击别的猎物。 0l4f%'f  
目标是因为落马而摔断腿,拼命在砂地上爬动的另一个骑士。 ZqdoYU'  
砂走将下颚整个埋到砂中,然后将这个骑士的身体整个夹住,并且高高举起紧咬着猎物。 ,2 rfN"o  
金属铠甲就这么逐渐变形,可怜的骑士也发出了惨叫声。 ZW9OPwV  
然而声音也持续不了多久。而这对他而言或许也是种救赎。 ML MetRP  
鲜红的血从牺牲者的体内涌出来,而砂走就这么以下颚中的嘴吸吮着。 *7-rm  
“不是都说要去帮忙了吗!为什么不等我们!” qp)Wt6 k?  
史派克同时感觉到愤怒与后悔。 ,[T/O\k  
这样的心情来自于过度敌视炎之部族,因而无视命令老是擅自行动的风之部族年轻骑士队长,以及没有要他彻底服从命令的自己…… _si5z  
“总之必须让牺牲程度降到最低。” "OA{[)fw"  
史派克如此命令着自己。 %$kd`Rl}  
骑士队长受伤加上有人牺牲,使得风之部族的骑士们很明显的开始动摇。 a??8)=0|}  
“所有人下马徒步作战!不要随便就接近怪物,只要觉得自己会被攻击就马上退后。怪物要更换攻击目标时会有空档,必须要趁这个时候攻击!” _~MX~M3 MB  
史派克尽可能大声叫着,试着让风之部族的骑士们打起精神。而他自己则是朝咬着牺牲者的那只砂走冲了过去。 J^ewG  
幸好怪物并没有攻击他,不知道是忙于享用猎物,还是单纯下颚被金属铠甲卡住拔不出来。 ]jm:VF]4  
“我已经知道你的弱点了!” VH~YwO!x  
史派克全速向前,将剑尖瞄准刚刚打倒第一只的相同部位。 +t%2V?  
之后他用尽力气向前突刺,这一剑正确命中怪物甲壳的缝隙。 R|'W#"{@  
“解决了!” [FrLxU  
史派克的手中传来确实的感触。 In?#?:Q@&  
那里似乎是神经所集中的部位,怪物就这么全身颤抖,像是崩塌般的倒了下去。 jwAYlnQ^EM  
史派克将剑从怪物身上抽出,并且闪躲开来避免被怪物的巨大身躯压到。 r8eJ&-Yi{Z  
“妮思!亚莫尔麻烦你了!” &^DVSVqs^  
史派克如此叫着,但并没有寻找妮思在哪里。因为他就这么高声怒吼,朝下一只怪物攻击过去。 K)wWqC.  
他的魄力使得两部族的骑士都不禁感到有些畏惧,并且对神感谢这位战士是站在自己这边。 P_N F;v5 v  
“弗雷姆的骑士们!跟着玛莫公王进攻!” {ri={p]l  
不知是谁如此一喊,各处都出现了回应的声音。 YS){ N=g&'  
“看来比起我的战之歌,史派克的声音还更能给人勇气呢。” 0QW=2rs  
看到这个状况,侍奉战神的矮人族祭司不禁如此轻声说道。 ZK'46 lh  
“我也专心冶疗受伤的人吧……” )MK $E,W  
侍奉大地母神的那位少女,还没等史派克的命令,就来到了身负重伤的亚莫尔身边。 |k90aQO  
古里巴斯知道她所使用的高位治疗咒文,应该可以让亚莫尔被咬断的腿恢复原状,因此决定先将那位战死骑士的灵魂送往“喜悦之野”。 4F G0'J&hw  
自从他听到战神麦理的声音,并且修行至今已经二十年以上了,以也好不容易才能使用祭司级的奇迹。 ?YS>_ MN  
然而那位少女以仅仅十五岁的年龄,就已经达到高级祭司甚至是最高祭司的领域。 T\bP8D  
(她体内究竟是拥肓什么样的灵魂呢……) Sk>=C0f:  
虽然宗派不同,但他对这位黑发少女仍然抱持着敬畏之意。 ed#fDMXGQ%  
(看来要引导那位勇者不是我的任务了。) y42 C g  
古里巴斯看着已经开始与第三只怪物交战的史派克如此想着。 2<I=xWwFA  
这对于侍奉战神的人而言或许是一种耻辱。不过不可思议的是,自己却没有这样的情绪出现。 8I/3T  
甚至还因此而感觉到,只要跟随这两位年轻人就已经是自己真正的信仰了。 >bz e0`}Z  
他们将来一定还会面临各种考验,如果自己能贡献微薄之力协助他们通过考验,相信战神麦理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y< *-&  
古里巴斯将战死骑士的尸体从怪物口中拖出来,并且当场为他默哀祈福,希望这位勇敢战死的战士灵魂能被召唤到天堂。 v;o1c44;  
在古里巴斯结束祈祷的时候,风之部族的骑士队长亚莫尔终于恢复了意识,同时也察觉到身边有一位黑发少女。 I{g.V|+ x  
“刚刚的默哀是为我而做的吗?” 'Tjvq%ks   
意识朦胧的亚莫尔如此问着少女。 M['O`^  
“虽然伤势很严重,不过你还活着喔。” 7\2I>W  
听到少女露出微笑的回答后,亚莫尔混乱的内心终于镇静下来,开始想起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G5/A {1sz&  
虽然记忆像是梦境般模糊,然而沾在金属铠甲上的鲜血,让他确信这是现实中所发生的事情。 zFExYYd   
“我的脚被砂走咬住,然后就这么被拉到空中……” . &j+&  
他的记忆只到这里,之后就完全没有印象。 "UMaZgI  
“你在脚被咬断之后就掉到了地上,并且因为冲击而昏了过去。” ErK1j  
“脚被咬断?” ,7&\jET5^0  
亚莫尔连忙看着自己的右脚。 3t TOs  
然而他的脚虽然护甲掉了并沾满鲜血,但是不但没有断掉,反而还一点伤痕都没有。 B&a{,.m&q6  
“是你帮我治好的吗?” <x^$Fu  
亚莫尔惊讶地凝视着这位黑发少女。 /@ @F nQ++  
他当然知道这位女孩是谁。 }MRgNr'k  
他知道这位女孩的名字,也知道她是宫廷魔术师史雷因的女儿,更是大地母神玛法的神官……。据说她身为圣职者的实力已经达到了高级祭司的等级。 kzRvLs4xM  
在之前的宴会中,他也看过妮思穿礼服的样子。虽然他也认为是位美丽的女性,不过由于听到她有可能会是未来玛莫公妃的传闻,因此也没有向前打招呼。 h(/? 81:  
“即使如此,没想到竟然可以将断掉的腿恢复原状……” a|u#w~  
亚莫尔也知道有这种奇迹——神圣魔法的存在。 _k2R^/9Ct%  
然而能使用这种奇迹的圣职者,在罗德斯全岛根本就屈指可数。 3<r7"/5  
“祭司小姐,真的非常感谢您。” eVfD&&@  
亚莫尔对少女深深行了个礼。如果失去了一条腿,他就无法再担任骑士,更不可能成为一族的后继者。 *m"9F'(Sd  
就在这时,背后响起了好大的欢呼声。 Pw<?Dw]m  
这个声音使亚莫尔想起自己仍身处战场。 E'f7=ChNF  
他连忙试着要站起来,然而脚上却传来剧烈的痛楚,并且也无法使力。也因此而流出了冷汗,视线也变得一阵黑暗。 ^@V*:n^  
但总算是没有再度昏厥过去。 ;O hQBAC  
“虽然脚接回去了,不过仍然会有痛楚,刚刚你也流了很多血。所以还是请先好好休息吧。” $\P/ %eP  
随后妮思告诉亚莫尔,跟怪物的战斗现在已经结束了。 7T)y"PZ  
刚刚的欢呼声,就是在打倒最后一只砂走时响起的。 [}4zqY{  
全身被长枪刺穿,正想躲进砂里逃走的砂走,就这么被众人围住并给予致命的一击。 FvT 4?7-  
史派克虽然也在场,不过他只负责在正面牵制住怪物,甚至连一剑都没有挥出。 ;I*t5{  
然而大家都知道,在这场战斗中他已经立下了最大的功劳。他打倒了两只砂走,并且参加了与另外两只的战斗,还站在怪物正面这最危险的位置。 lu{ *]!  
另外一只是由盖拉克跟他属下的亲卫骑士协力打倒的。然而因为人数少,必须要慎重作战以避免有人牺牲,因此完全没有参与其他的战斗。 wMCMrv :  
妮思特意将这个事实告诉亚莫尔。 nN{DO:_o  
“结果我只能看着玛莫公王立下功劳是吗……” LOkgeJuWv  
亚莫尔握紧拳头,用力往砂上打了下去。 QwhO /  
他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能力,以及玛莫公王的无能。 y05!-G:Y\  
然而如今他知道这是完全相反的。 HMUx/M.j  
“就请记住史派克先生战斗的英姿吧。即使他身处于玛莫。但如果您想要让风之部族独善其身的话,他一定会为了弗雷姆,为了罗德斯而挺身而出的……” t_Eivm-,B  
妮思眯起了眼睛,看着高举剑身宣布胜利的史派克。 zdJPMNHg  
他变强了。每当他面对困难并通过考验,他便确实地有所成长。 )2).kL>  
正如同弗雷姆国王卡修,以及父亲史雷因所期待的,史派克的存在对于王国而言已经逐渐变得重要了。 ZiR}S  
如果成功统治暗黑之岛玛莫的话,这将是剑之时代以来无人完成的创举。 l)$mpMgAD  
即使是亚拉尼亚的建国之王、伟大的卡农将军,甚至是打倒魔神王的英雄贝鲁德,都没能完成这样的丰功伟业。 'n7|fjX?Y  
“嗯、为了不再重蹈覆辙,我会好好记住的。即使我承认玛莫公王的伟大,也不代表我已经认输了……” RgoF4g+@  
亚莫尔流着悔恨的眼泪轻声说道。 ,$Fh^KNo]  
(随你高兴吧。) mL1ZSX o!  
妮思只在心中回覆亚莫尔的这番话。 O8hx}dOjA  
(与其要超越他人,认清自己的能耐其实更能让自己成长……) i/! {k2  
然而对于陷入偏见的这个风之部族骑士队长而言,或许永远都没办法理解吧。 &S.p%Qe"  
对风之部族以及弗雷姆来说、像他这样的人成为核心之时,或许罗德斯岛将再度被人称为“诅咒之岛”也说不一定。 =4q5KI  
永远的和平毕竟只是梦想。因此妮思认为人们才有崇尚和平,并且为了守护和平而不断努力的价值。 dh]Hf,OLF  
她再度在心中发誓,这一次的人生将不是为了破坏,而是要为了创造而努力。 k7:ISj J  
(我无限的转生也将到此为止……) ';.TQ_I7Y  
~*h)`uM  
在史派克等人结束战斗并进行战后处理的时候,卡修亲自率领的本队也赶了上来。 TS=%iMa  
史派克马上便进行战斗的报告。 ~xam ;]2  
“五只是吗……不知道这是算多还是少呢。” zhE4:g9v  
卡修如此述说着感想。 aEQrBs  
“听说砂走大都是单独行动。虽然它们是常会共同食用猎物的怪物。因此光是它们会集体行动,应该就已经很不寻常了……” ]nV_K}!w  
史派克有所顾忌地如此说道。 cJT_Qfxx  
至少他是听部族长老们这么说的。事实上在风与炎之沙漠的各处,有好几个地点便例外的栖息着数只、甚至十只以上的砂走。如果不小心踏入了这些领域肯定会没命。 78T;b7!-C  
史派克等人虽然打倒五只砂走,但也出现了三名牺牲者。负伤的虽然除了亚莫尔之外还有很多,不过已经由古里巴斯跟妮思两位神官治好了。 o}36bi{  
所有的死者跟大部分的伤者,都是亚莫尔率领的风之部族骑士。此外他们也牺牲了十只左右的马匹。 eG1A7n'6W  
“真是非常的抱歉……” ZWFOC,)b  
亚莫尔难过地如此说道,并表示有人战死的责任都在自己身上。 %D7^.  
都已经露出如此丑态了,如果还让玛莫公王为他说情,自己的自尊心是不会允许的。 _ Axw$oYS  
“我愿意接受任何的处分。” 4mGRk)hk:>  
亚莫尔露出战战兢兢的表情,跪在卡修的面前。 >]bS"S  
“这次是亚莫尔初次上阵,请陛下从轻量刑。” IxlPpS9Wx  
一位风之部族的年长骑士队长如此恳求。 \bSakh71  
“战斗难免都会有所牺牲,重要的是千万不能在年轻的时候便好大喜功。你可千万不要忘记了牺牲者的遗志喔。” |[bQJ<v6  
卡修轻轻点头对亚莫尔如此说道。 a- /p/ I-%  
他一开始就没有要年轻的骑士队长负责的意思。因为他其实早就预测得到,亚莫尔会为了跟史派克竞争,而出现一些有勇无谋的行动。牺牲者只有三名,其实已经比卡修预想中来得少了。 H,fVF837  
虽然这大概也是因为史派克的努力,但卡修当然不能够只称赞史派克的功绩,而只对副官一人加以处罚吧。 ciPaCrV  
“卡修陛下……” 3A b_Z  
亚莫尔以袖子擦去了忍不住流下的眼泪。 zy9W{{:P(1  
卡修看了流泪的年轻骑士队长一眼,便转身面对着史派克。 aOW~! f/M  
“玛莫公爵也辛苦了。” 41XX L$  
在卡修如此说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IC.R4-  
看到这样的表情,史派克就知道国王为何要让他担任自己的副官了。 }Tk*?tYt  
只不过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达到了卡修的期待。 Uv3Fe%>  
“你觉得还有怪物吗?” Su` ] ku'  
“抱持这种想法继续行动会比较好。” 8x6{[Tx   
被卡修这么一问,史派克想了一下之后如此回答。 h6gtO$A|p=  
“说得也是。何况只清除这附近的怪物,并不算是解决这次的事件。” YcuHYf5  
“是的。在下认为应该前往砂走的栖息地,调查引发这次怪物异常的原因。” )Rw O2H  
这座沙漠正发生着某种变化。 0bMbM^xV6  
不过或许应该说是变化即将结束。因为这座风与炎之沙漠,已经逐渐恢复到风与炎两大精灵王缔结盟约之前的状态了。 (@u"   
“好,就让亚库巴的队伍继续巡视贸易路线,我们则先回去赫文一趟,然后再出发前往砂走的栖息地。我们必须找出原因并做出处置,即使是要将怪物根除也无所谓。” Js8d{\0\  
卡修所做的判断,跟史派克所想的大致相同。 FkIT/H  
虽然不会因此便觉得更接近这位伟人的英雄一步,不过卡修已经信赖他到愿意跟他一同讨论事情,而自己也不会回答出奇怪的答案,这使他有着一种安心感。 Q\v^3u2;m`  
玛莫公王这样的头衔即使只是名目,不过地位还是仅在弗雷姆国王之下,旗下骑士团的人数,也几乎等于分成三队的沙漠之鹰骑士团之一。这样的兵力即使是面对因为大战而疲惫的亚拉尼亚、卡农或伐利斯等罗德斯本岛诸国也毫不逊色。 !p"Ijz5  
因此史派克也再度体会到,玛莫公王所拥有的权限是多么的大。所以像亚莫尔这样风之部族的年轻人,会对史派克抱持着竞争意识也是当然的。 '4d +!%2t  
※       ※       ※ J"RmV@|  
就这样卡修本队以及史派克的部队,按照决议先行回到了赫文。 yE),GJ-m\<  
由卡修亲口告诉大家成功讨伐了五只砂走之后,城中的人民纷纷响起热烈的欢呼声。 h/F,D_O>ZO  
由于这里大多是炎之部族的居民,因此知道玛莫公王史派克立下最大的功劳时,人们的狂热程度也更上一层。 2(sq*!tX  
结果当天就这么在城里举行宴会庆祝,前往砂走栖息处的远征行动则延后到隔天。 ,;wc$-Z!8  
由于并不是贸易路线,而是要在没有路的沙漠上行军,因此他们征召了许多骆驼,并且准备大量的水与粮食。虽然对于王国来说是笔庞大的支出,不过对于因为贸易路线封锁导致生活困苦的人们而言,却是一笔相当令人高兴的收入。 (!`]S>_w9  
就这样旅行三天之后,卡修跟史派克等人来到了风与炎之沙漠的深处。 #EdsB  
砂走的栖息地附近,是史派克小时候所住的炎之部族据点——姆罗碉堡,至今也仍然留有少数炎之部族的集落。 VN9C@ ;'$  
虽然耕地不多,不过因为靠近罗德斯的中央山脉,因此可以获得相当的资源。加上水与大地之精灵力开始复苏,在不久的将来或许会成为丰饶的谷仓地带也说不定。 O:,Fif?;  
到时这座碉堡也将成为市街的中心吧。 O(QJiS  
当天从一早就乌云密布,现在也像是随时都要下雨似的。 #/ Qe7:l  
视线往地面看去,沙漠的岩石上竟然长出了青苔。 P*;zDQy  
“真是不敢令人相信的情景啊。” _~E&?zR2>"  
史派克有种像是感慨般的感觉。 e7.!=R{6  
就他所知,这附近应该是片不毛的沙漠。连天上会有云都相当的罕见。 [8QE}TFic  
(这就是水跟大地之精灵力复苏的效果吗……) &<sN( ;%0R  
沙漠逐渐绿化的事实,对人类而言是值得高兴的。 UE9r1g`z  
然而对于砂走又是如何呢?怪物们或许就是为了寻找更适合居住的环境,才会开始移动的。 yr /p3ys  
“差不多要进入危险区域了。” sy|{}NkA!  
看到沙漠的砂土有着隆起般的痕迹,史派克使对卡修如此建言。 'j+J?Y^  
卡修默默地点点头,并且举起双手要骑士、士兵们多加注意。 -IB~lw  
虽然不知道正确的数量,不过这附近应该至少有一两百只的砂走。 .Lk2S "+  
就算十个人对付一只,要完全肃清也需要千人以上的兵力,当然也必须要有牺牲许多人的觉悟。而且就算成功了,所获得的也只有无意义的名声而已。 kEQ${F{  
因此要根绝怪物,怎么想都没有实际的价值。 7QlA/iKqK  
(重要的是别让怪物离开原本的栖息地就可以了。而且人类也不要对其出手。) @edi6b1W  
史派克将其对照玛莫的现状后如此心想。 Iz#h:O  
卡修派出斥候侦查,并且让部队慎重地前进。 5[|MO.CB$  
之后有一名斥候报告他发现了砂走的集团。 `~"l a>}  
“砂走集结在山谷中的低洼地带,而数量至少超过一百……” UUx0#D/U0C  
“辛苦了。” l*]L=rC  
卡修如此慰劳着斥候,并且命令全军前往看得见山谷的地方。 ,!f*OWnZ  
“怪物总不会爬上悬崖来攻击我们吧。” @^vVou_  
他回头笑着对史派克这么说。 }Xi S:  
现在还能有心情说出玩笑话,史派克认为这也是卡修的英雄特质。 $o`N% ]  
自己也去接受开玩笑的训练会比较好也说不定,不过怎么想都觉得这不适合自己。与生俱来的个性并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DiAPs_@  
部队依照卡修的决定,来到了可以俯瞰山谷的一个高地。为此他们必须绕好大一个圈子,因此花了相当多的时间。 {O6f1LuH  
而在这段期间,天上也降下了雨滴。 *N$#cz  
“这片沙漠居然会下雨……” Y>+\:O  
虽然这几天都身处于艳阳高照的日子,但是大部分的骑士看到下雨并不会感觉到雨水所带来的滋润,反而觉得有一些怪怪的。 G1Cn[F;e  
但是在此长大的史派克应该是这群人当中所感到最不能适应的吧。不过他还是率直的接受了这样的变化。 .3,s4\.kT  
这附近已经不是自己小时候所熟悉,那片只有岩石跟沙漠的大地了。 cT8jG ,+"}  
“好啦,我们就来拜见怪物的长相吧。” CCX\ "-C  
一抵达目的地的所在,卡修便毫不犹豫来到了山崖旁边。 +E QRNbA  
虽然山崖只有人的十倍高,不小心摔下去的话肯定没命,不过他的步伐却依旧像在王城中走路般的稳健。 ab tAkf  
好几位骑士表示危险而想要阻止他,不过卡修却是毫不介意。 S @zsPzw  
史派克自己也为了要亲眼见证真相,而跟在卡修国王的身后。 Fk>/  
他们就这样往山谷的洼地看去。 u(?  
“它们在干什么啊……” JPgV7+{b[  
史派克眺望着下方如此说道。 S 1|[}nYP  
在山谷的洼地中有几百只的砂走,将全身从砂中钻出来看着天空。 ekfD+X  
它们的全身被逐渐变大的雨滴所沾湿。 ?G1-X~Z8  
“看起来好像因为下雨而兴奋呢。” Q5iuK#/  
卡修将手放在下额,就像是自言自语般如此说道。 ow ~(k5k:  
“史雷因,要过去看看吗?” eQno]$-\  
“我现在就过去。刚刚我好不容易想起‘落下控制’的咒文了……” by& #g  
史雷因一如往常以慢条斯理的语气说道。  8OZc:/  
“落下控制”的咒文在古代语魔法中属于初级咒文,因此史雷因应该只是开玩笑的,不过史派克却完全听不出来。 }V?SedsY  
“爸爸,我也想去……” /_?Ly$>'  
站在弗雷姆宫廷魔术师,也是自己父亲身边的妮思如此要求。 d$kGYMT"  
“说得也是,你也一起看看会比较好。这是让你知道生命为何物的大好机会。” 9~<HTH  
史雷因静静地如此回答,然后抱着女儿的肩膀,来到卡修跟史派克的旁边。 ;p/RS#  
“你认为呢?” &2MW.,e7s  
卡修回头看着史雷因如此问道。 h2!We #  
“如果跟我的预测一样的话……” }f<.07  
宫廷魔术师看着山谷间的光景如此回答。 D(s[=$zua  
“不要卖关子,直接说结论吧。如果要我在这里上沙漠生物的课,我还宁愿现在从这里跳下去,冲到砂走群里头大战一场呢。” N0sf V  
卡修露出苦笑如此说道。 d /jO~+jP  
“卖关子本来就是贤者的工作,不过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也没办法了。” UC;_}>  
即使如此,史雷因还是做了个开场之后才继续说道。 u}JL*}Q  
“我认为砂走即将进行几百年没进行的羽化。就像这座沙漠以往还是会下雨的那时候一样。” vdYd~>w  
根据史雷因的调查,砂走是一种巨大飞虫的幼虫。它们会等下雨的时候一起羽化,在那之前就会保持幼虫状态无限地成长。 kV(}45i]s  
由于这座沙漠在几百年来,都没有下过能让它们羽化的雨,因此它们才变成了这样的怪物。 tEf_XBjKV  
如今雨越下越大,连干燥的沙漠大地都已经无法完全吸收,导致有雨水积聚在地面,并且沿着山崖流到了谷底的洼地。 9Y- Sqk+  
在卡修等人的注视之下,洼地渐渐变成了一个小湖泊。 gd R wh  
“那个洼地原本就是雨水积聚的地方吧。所以即使是短暂的大雨,也能够形成这样的湖泊。” K~5QL/=1  
史雷因继续说明着,并且强调现在说的可不是沙漠生物的课程唷。 fKf5i@CvB@  
这些雨水将会流入沙漠的地下,并且在赫文涌出来形成绿洲。 +#}I ^N  
“可以等等再说吗?看来好像已经开始了。” t;T MD\BU  
卡修制止了继续展露知识的宫廷魔术师,从崖上探出身子注视这群怪物。 RRqHo~*0  
正如他所说,好几只砂走的背上中间出现裂痕。里头有种纯白的东西想要钻出来。 EkgS*q_  
史派克也握紧拳头凝视着怪物。 9; H R  
妮思则是像要守护彼此般地站在他的身边。 6&S;Nrg9  
史派克的视线动也不动,以极为自然的动作搂住了她的肩膀。 TggM/ @k  
同行的骑士们也各自来到崖边,凝视着底下这片不可思议的光景。 t>.mB@se|  
如今这群砂走的背上几乎都裂开了。 Kgbgp mW  
也有已经完全从谷中钻出,展露其崭新外貌的成虫。透明的翅膀、纯白的身体,其外型的确很像傍晚时分在水面飞舞的飞虫。只不过其大小实在是无法比拟,几乎都有人类的两倍高。 >c*}Do{lG  
“真是不可思议。明明只是换了个外型,明明一样都是砂走,可是在我眼中它们现在竟然这么美丽……” aB;syl {  
妮思如此轻声地说道。 QU_O9 BN  
“的确……” ,di'279|  
对于生物成长周期的伟大,史派克也不禁感到有些感动。 t&T0E.kh*X  
即使经过几百年的自然变异,它们也一直忍耐下来,等待这个时机的来临。 OW- [#r  
“大陆的沙漠里也栖息着跟它们类似的种族。根据资料所写,它们像那样一起羽化之后会直接进行繁殖,然后在没有进食的状况之下就会断气。” {5QIQ  
史雷因咳了一声之后如此说明。 D]S@U>]M!  
虽然这也是在讲沙漠生物的事情,不过即使弗雷姆国王现在单独杀到怪物群里头,也已经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47.c  
只不过史派克似乎误解了咳嗽的意思,连忙放开了搂住妮思肩膀的手。 (lq7 ct  
妮思不由得偷偷笑了出来。 m=<Tylv  
“既然是繁殖,就表示会诞生新的砂走?” &4Q(>"i L4  
卡修则是露出苦笑如此问道。 j/`- x  
“虽然没错,不过只要有定期下雨,应该不会再成长到那么巨大吧。” Q?-HU,RBO  
“那么迷路跑到贸易路线的那群砂走要怎么说明?” \>0%E{CR  
“应该是被水的味道所吸引,所以才会朝绿洲接近吧。不过或许有可能是长时间的变异,使它们的本能也因而失去控制就是……” C` ?6`$Y  
史雷因在考虑一阵子之后,如此回答卡修的问题。 ?K%&N99c!  
“大概绝大多数的砂走都来到这个繁殖地了。大致看来也超过三百只,还留在沙漠里的砂走应该已经很少了。” 4A^=4"BCV  
“所以已经不会有危险了?” gKy@$at&  
“虽然无法断定,不过我是这么认为的。还是说为了预防将来的危险,要先把这些飞虫通通解决掉呢?” ]L#6'|W  
“解决那种东西也算不上是功劳的!就这么直接回去王都吧。” }`#OA]NZ  
卡修丢下这句话之后,便背对持续羽化的砂走回到座骑那儿。 VN`T:!&  
史派克以及妮思也跟在弗雷姆国王的身后。 7OY<*ny  
“美丽而无害的飞虫,小时候竟然是丑陋凶狠的砂走……” wv0d"PKTS  
即使是亲眼目睹了羽化的经过,还是使人感到不可思议。 BayO+,>K  
“这就是所谓的生命。如果不夺取其他的生命,是无法让自己的生命存续的。” r2A%.bL#  
在玛法的教义中,这也是属于自然的法则。 [SGt ~bRJ  
史派克深深点头同意妮思的这番话。 4np,"^c  
“我并不是因为看到砂走的变化才这么想的……” $ZX^JWq  
史派克以此为开场继续说道。 ^% y<7>%  
“不过大自然或多或少都承认黑暗的存在。玛莫的确相当的黑暗,甚至已经到了过度的境界,不过我不认为这都是违反自然的。何况生命甚至是人心也都有黑暗的存在,但我依旧是会尊重生命,也不会因而讨厌人类……” +p6cG\Gp  
妮思默默地看着以严肃表情说话的史派克。 AffVah2o:  
“所以、无论我喜欢上谁、也就是说、就是这么一回事。” /N6sH!w  
史派克也自觉到,自己所说的这些话完全没有说到重点。 H.`>t  
因此他就像是要补足似地,有点用力地抱住了妮思。 XQL"D)fw  
只要包容她的全部,甚至是她曾经邪恶的前世就可以了。 ngF5ywIG  
并不需要特地去否定她的过去。 BG:l Zj'I  
因为这对妮思而言,那只不过是羽化之后留下的躯壳罢了……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5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05

第三章 袭击而来的妖魔 TTjj.fq6  
(QQ/I;  
这里是从前被称为“暗里之街”,暗黑之岛玛莫最大的都市佩鲁塞,现在已经成为了玛莫公都,并且改名叫做温帝斯。 }\5^$[p  
这里是“叹息之河”赛斯特的下游,河流在这里分成五道支流。由于是交通要地,郊外又有适合耕种的平原,以及适合狩猎的森林跟丘陵,因此从很久以前便有狩猎民族的集落在此出现。 1_vaSEov  
这支狩猎民族也是信奉暗黑神法拉利斯,或是破坏女神卡蒂丝的邪教信徒。在因魔法文明而兴盛的古代王国卡斯图尔灭亡后,从王国的统治中获得自由,他们就由女族长“亡者之女王”娜妮尔率领,进攻到了大地母神玛法的圣地白龙山脉。 f(q^R  
这大概是五百年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i9}n\r0=c  
然而娜妮尔的部族,之后却在成为亚拉尼亚建国王的勇者卡德莫斯,以及玛法教团神官战士们的奋战之下,遭到了惨痛的败北。 2!QS&i  
娜妮尔使用破坏女神所传授的转生秘术,让卡德莫斯吃了五十多年的苦头。但最后却被一位让玛法降临在身上的圣女打倒,就这样沉眠于封印之中。 #5HJW[9  
之后她便悄失在历史的舞台之中。 T xRa&1  
卡德莫斯的大军反而攻进玛莫,试着要净化这座邪恶之岛。他将娜妮尔的部族赶进暗黑森林,并且跟到处肆虐的妖魔与魔兽作战。 2GRh8G&5  
然而在他知道玛莫的黑暗有多么深邃之后,他便放弃了统治这里的念头,回到建国好几十年的祖国亚拉尼亚。 kM>0>fkjE  
之后玛莫就变成了亚拉尼亚流放犯人的地方。被流放的人将佩鲁塞跟莎尔瓦德等集落发展成城市,但这里却没有秩序跟法律,只有无秩序与浑沌是这座暗黑之岛的统治者。 /$zYSP)YT  
而罗德斯本岛的居民跟玛莫居民之间再度展开战斗,则是距今两百五十年前的事情。 s+?r4t3H!  
当时才刚建国的卡农王国,有一位将军布鲁涅自愿前往平定玛莫,并且获得了国王的允许。 oD_'8G}  
布鲁涅率领数千名的兵力登陆玛莫,以“影之街”莎尔瓦德为据点,开始征服玛莫全岛的计划。 Qg  
布鲁涅的部队面对玛莫的黑暗也陷入苦战,然而他却发挥不屈不挠的斗志,花了二十年的岁月终于完成了统治。 Qz&I~7aoyV  
然而才刚认为已经完成统一,布鲁涅就因为亲卫骑士队长的造反而含恨死去。他费尽千辛万苦才建立起来的王国,也不到数年就完全崩坏了。 r-]Au -  
之后又过了两百年,这次是红发佣兵贝鲁德在暗黑之岛建立帝国,接连的两场战争——英雄战争跟邪神战争的战乱时代也由此揭开了序幕。 Eugt~j3  
这个时代是在两年前落幕的。 7 ]a6dMh  
暗黑之岛玛莫如今是沙漠之王国弗雷姆的属地,由拥有自治权的公国进行统治。 K' N`rx.7  
也就是从属于弗雷姆的玛莫公国。 s9) @$3\  
而公王的名字是史派克。终于在最近满十八岁的一个年轻人。 Z[KXDQn8  
※       ※       ※ c_a*{L|c  
叙述完暗黑之岛玛莫的历史之后,身为新生玛莫帝国宫廷魔术师的青年,静静凝视着跟他相对而坐,大他十岁的另一名男子。 hfP}+on%  
是威尔以及次席宫廷魔术师克拉特。 O?NAbxkp  
“回顾历史就显而易见,这座岛上的黑暗正会是我们的武器。” esmQ\QQ^1  
威尔以手抚摸着胡子,对同在黑之导师巴古纳德门下的师兄如此说道。 pgT{#[=>  
这里是位于温帝斯大马路旁,名为“时之朝露”酒店的二楼。身为玛莫帝国宫廷魔术师的威尔,另一个身份便是这间酒店的主人。 -fVeE<[  
“所以你会使用栖息在这里的魔兽,这个我可以理解。” 5~4I.+~8  
克拉特不大高兴地回答。 ^dH#n~Wx0  
大概是听了好长的一节历史课让他心情不好吧。 ga^O]yK  
他也是拥有导师级实力的魔术师,玛莫的历史对他而言是一般常识。 yd5r]6ej  
“不过结果却失败了……” {'G@-+K  
“这一次的尝试的确是失败了。” /lDW5 ;d  
听到克拉特这番话,威尔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ya{vR* '~  
本人似乎是想要冷笑,只不过从他人的眼中看来,他的笑容只让人感觉是天真无邪。 1t=Y+|vA9  
“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不过我还是认为用它直接进攻会比较确实。” Fgxh?Wd9  
听到克拉特这样说,威尔再度露出了笑容。 j(6:   
这次他是打算苦笑,只不过跟刚才比起来还是没有差别。 G+AD &EHV  
“你对它的评价过高了。如果那个真的是最强的话,我们帝国在之前的大战早就胜利了。然而现实上我们依旧败北。它的黑色鳞片被海兰德的龙骑士所伤,因此还逃离了这里不是吗?” VkhZt7]K}B  
“那是因为巴古纳德大人忙于进行死灵魔术的究极仪式,没有对它下达确实命令的关系。可是龙爪权杖现在在我的手中,因此我可以直接对它下令。那只最强的幻兽及魔兽,黑翼邪龙那斯……” Y'Sxehx  
“你身为一个魔术师,怎么能相信这种迷信呢?” E*>tFw&[  
威尔露出困惑的表情。 ;r>?V2,tm  
“从太古时代诞生,至今还存活的真正古龙,即使在全世界也只是屈指可数,以罗德斯来说也只有金鳞之龙王才是唯一存活的古龙吧。那斯只是只老龙罢了,只不过它的确是属于暗黑神法拉利斯旗下的邪龙后裔,而且重点也是在这个地方……” -N^}1^gA  
“因此你才不是直接派那斯前往黑暗之街……” oP5G*AFUq  
“正是如此。” iyU@|^B"Wa  
威尔打断师兄的话继续说道。 %~J90a  
他已经想要结束这种低等级的对话了。 REB8_H"  
“所以黑翼邪龙真正恐怖的地方,并不是在于它肉体上的能力,这点跟我们魔术师是相同的。” [yL %+I  
“这你说的是没错……” _A kc7"  
“既然你能够理解,就请你依照我的指示行动好吗?我将龙爪权杖托付给师兄你,是因为我自己实在是太忙了,必须要避免罗德斯本岛的各王国介入暗黑之岛。等到准备工作完成之后,要如你所说的派遣邪龙直接进攻公都也没关系。但是在这之前,我们必须要让玛莫公国跟这座岛上的所有人,知道这座岛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地方。” : RnjcnR  
威尔一说完便静静站了起来。 !Qjpj KRy  
在房间一角待命的年轻女孩,就这么面无表情来到克拉特的身边,并且为他面前的金属酒杯倒入葡萄酒。 f[.RAHjk  
“主人已经命令过我了,有什么要求的话请尽管吩咐。” sn2SDHY  
年轻女孩以毫无抑扬顿挫的语气如此说着。她的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EK_NN<So#  
“如果害怕秘密被泄漏的话,就不要用魔法控制她的内心,从一开始就不要让人待在你身边不就好了……” a2v UZhkR  
克拉特像是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5|NM]8^^0[  
此时的威尔早已经离开房间了。 z 4Qz9#*"^  
他的优秀是毋庸置疑的。连只看实力的巴古纳德导师都愿意将谍报的工作全交给他负责。 IpGq_TU  
虽说只是形式上的,但玛莫帝国能够重建也都是因为有他。 P9:7_Vc  
但是威尔实在是太年轻了。除了魔法之外,他肯定还有很多要学的东西。 i' %V}2  
“为了要获得力量,竟然不惜牺牲自己的亲妹妹……” ruS/Yh  
克拉特看着自己手中的龙爪权杖。 J*U,kyYF  
使用这把权杖操纵那斯,以邪龙咆哮之魔力,将魔兽赶出原有栖息地的就是他本人。 v+znKpE  
然而这只是实行威尔下达的命令而已。而且结果也并不如那个年轻人所预测的。 )K -@{v^|  
玛莫的年轻公王史派克,从亚拉尼亚请来了一名魔兽使,将这些魔兽轻易地镇压了下来。甚至还亲手打倒魔鸡、鹫头狮以及九头大蛇等魔兽,让自己的战功更为显赫。 )AXTi4MNp  
结果玛莫公国的威信提高,玛莫的人民也开始接受沙漠之民的统治。 yC =5/wy`  
对于新生玛莫帝国而言,这是不值得欢迎的现象。 bnUpH3  
虽然所有的责任都在威尔身上,但是他却丝毫不以为意。或许他不认为他真的失败了吧。 }<uD[[FLB  
然而依据传闻,暗黑骑士团的女团长妮塔,似乎已经开始对他有所不满。新生玛莫帝国的皇帝雷艾斯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年,因此实际上的帝国统治者,正是这位骑士团长妮塔。 ]d_Id]Qa+  
而另一名拥有实权的人便是威尔。不过因为他跟一年前一样,继续进行着谍报活动,因此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他的真面目。 ?CAP8_  
“看来必须要让他理解,即使获得地位,但想要维持下去的话光靠实力是不够的……” D`3}j  
拥有权力的人并不是全部都有实力的。 .ZxSJ"Rk  
即使是标榜实力主义的玛莫帝国,也有好几个无能却掌有实权的人。 &?9p\oY[  
权力就是这么有魅力。使得没有实力的人也会为了获得权力,而不惜使用任何手段。 7 '2E-#^  
但他们从未察觉到,这些权力的背后将伴随着多么沉重的责任…… Z?oFee!4  
被巴古纳德导师承认实力,未满二十岁就在宫廷魔术师团拥有高位席次的威尔,真的能够了解这件事实吗? Z7JI4"  
喝着葡萄酒的克拉特,就这么默默地凝视着龙爪权杖。 7Nh6 `  
一个人的能力是不容易为他人所见的。长于武术或魔术的人之所以容易获得较高的评价,是因为这些能力相当易于为人所见。 qdCa]n!d  
自己手中的权杖也无疑是看得见的力量。威尔能察觉到唯有获得这种力量的人,在他人眼中看起来才是真正有实力的人这样的事实吗。 A{: a kK  
“现在就先听你的命令吧。不过你别忘记巴古纳德导师已经不算是真正的活着,如今已没有人知道你真正的实力了……” -1Lh="US  
克拉特如此轻声说着,并且缓缓离开了位子。 LZ|G"5X[  
他将前往执行玛莫帝国首席宫廷魔术师的命令。不过在这之前,他有必要先去见一个人。 pHsp]a  
因为他不愿意只当个执行命令的人。 5G_*T  
他也不甘于只当个背负失败的责任的人。 Um9!<G=;  
等到新生的玛莫帝国,于名于实都是玛莫正式统治者的时候,那个年轻人就没有必要再担任首席宫廷魔术师了…… W+H 27qsv  
mz+>rc  
结束所有预定的谒见行程之后,史派克从王位上站起来用力伸个懒腰,就像自己终于等到最后一个陈情者离开大厅似的。 \hc}xy 0  
他很自然打了个呵欠,随即有种令人舒服的脱力感。 yh]#V"W3  
从他周游罗德斯诸王国回来至今已经十天了。由于已经好几个月不在国内,希望陈情的人连日都是大排长龙。 PP [{ c  
“最近我又体会到卡修国王一个伟大的地方了。” NqkR R$O  
史派克回过头来,对王位旁边的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以及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如此说道。 CYEqH2"3  
“他能毫不厌烦的倾听所有人的陈情,陛下的个性还真是能忍呢。” [ LL"86D  
“因为卡修陛下很喜欢跟别人说话,而且对各种话题都相当的关心,因此谒见对他来说应该是很快乐的事情吧。” zIH[ :  
亚德·诺瓦如此说着,他那石像般的脸也露出笑容。 '|J-8"  
“这也是王者的资质呢。” {u9(qd;;  
史派克像是很佩服般的点点头。 pk}*0 Y-  
“我虽然也想这样,不过现在还是不可能的。听到有人说话不得要领我就会不耐烦,有人夸奖我也会感觉怪怪的。” xY5Idl->  
“这就是你做人还不够成熟啊!” n2Dnpe:  
至今都在大厅一角的半妖精少女,就这么走过来得意地如此说道。 mmwwz  
她是“公王的好友”莉芙。由于自命是宫廷小丑,因此穿着红绿相间的抢眼衣服。而且最近甚至还戴上了小丑帽,真不知道她是从哪边弄来的。 6DaH+  
只不过对于小丑而言让人“发笑”是很重要的,但她却只是说话狠毒了点,因此要做小丑仍嫌不够成熟。 7T_g?!sdMh  
史派克虽然瞪了她一眼,不过并没有回她什么。 'RQZU*8  
这里是谒见大厅,里头还有好几个玛莫公国的骑士待命。身为公王的他,可不能在这种场合好像小孩子一样拌嘴吵架。不过如果是在私人房间的话,他当然就不会客气了。 }C2I9Cl  
(不过话说回来,玛莫公国宫廷里的人也渐渐变多了呢。) u<!!%C~+=  
史派克如此心想。 E0ud<'3 <  
看得到有文官与女官、也有看来就只像是艺人的人出出入入,如今也雇用了专属的厨师与园丁。 70lb6A  
他们之中也有人之前在玛莫帝国宫廷里工作过,能够积极任用这样的人,也间接平息了旧势力的不满声浪。 '3[Ecy#  
不只是宫廷,就连温帝斯或莎尔瓦德等城市,也出现了从罗德斯各地前来的商人或师傅。 0AJ6g@ t[  
在之前周游列国时,史派克对各王国请求派遣人才,以及粮食跟生活必需品的援助。 o7/_a/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不过各王国都回应了他的请求。 {'"A hiR/  
因此粮仓已经有所积蓄,市场上也有相当程度的商品在流通。 o$d; Y2K  
不过其实最重要的不在于金钱、也不在于物资,而是人材。如今在温帝斯里头,已经住着由史派克亲自邀请来的矮人族工匠,以及伐利斯出身的药草师一门了。 M`BD]{tN}  
而莎尔瓦德也有莱丁的船商开设店面,以这座港湾都市作为与罗德斯沿岸贸易的据点之一开始展开活动。虽然会跟对岸的港湾都市路德彼此竞争,不过贸易船大多为弗雷姆领土莱丁的商人所有,所以这对莎尔瓦德而言是相当有利的。 bt%k;Z]  
如果这些事业都能够上轨道,玛莫公国的财政肯定可以好转。不过这次获得各国的援助应该是第一次而也会是最后一次,将来也无法再期待本国弗雷姆给够给予什么援助了。史派克自己也认为,如果再没办法自给自足的话,玛莫被赋予公国的自治权根本就没有意义了。 Q`5jEtu#,  
就在这时大厅的门打了开来,并走进来一位女性。 2?Q IK3"v  
她身穿宽松的衣服,并且带着一只花斑大山猫。 [%P_ Y/  
“艾莲娜导师!最近您过得还好吧?” S;+bQ.  
史派克叫着她的名字。 .}SW`R Pk  
她是从“千年王国”亚拉尼亚前来的魔兽使。 w gATfyg r  
虽说她是为了镇压在玛莫各地作乱的魔兽而于半年前被招聘来这里,但她身为魔术师的能力也极为优秀,所以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也得到她不少帮助。 DI!NP;E  
一个月之前她都还住在王城的客房,不过现在已经搬到王城附近的房子,跟几只魔兽住在一起了。 %pL ,A5M  
温帝斯的居民称呼那里为“魔兽之馆”,不过因为这种程度就感到恐惧的人是没办法住在这城市里的。 ThJLaNS  
因为直到一年之前,赤肌鬼、狗头鬼,甚至是食人鬼这种邪恶巨人族的后裔,都还能大摇大摆地在城里的街道上走动。 lsJ'dS  
艾莲娜露出高雅的笑容,并且优雅地朝王位的方向走去。 uO,90g[C/R  
“不知公王陛下近来可好……” (cNT ud$  
之后便进行形式上的问候。 #`y7L4V*o  
“谒见的时间已经过了,就不要这么死板的问候吧。” d?b2jZ$r]  
史派克如此说道,并且邀她一起共进晚餐。 :!g|0CF_  
“好的。” h!yF   
艾莲娜高兴地点了点头。 f`/JY!u j{  
史派克真的是好久没有见到她了。 RX?Nv4-  
前往拜访罗德斯诸国的时候她没有同行,而且在回到玛莫至今也没看过她。 r{>tTJFD(:  
之前在公都的时候,她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王城一次,因此她最近应该是有事前往其他地方了吧。 A){kitx-i)  
只要听到传闻有哪里出现魔兽,她就会亲自前往现场。 ;Jv)J3y  
虽然大部分都只是谣言,但即使是白跑一趟,她也从来都没有表现过不满。 ',m,wp`  
回想起在亚拉尼亚魔兽之森见到的她,来到玛莫的艾莲娜变得开朗得令人不敢相信。大概是从咒缚中解脱之后恢复原来的个性了。 L G{N  
虽然看起来高贵优雅,不过她很喜欢跟别人说话,跟任何人都能愉快相处。她在单身的骑士之间也很受欢迎,甚至好像还上演着争夺战,不过还没有人能够获得她的芳心。 Be8Gx  
史派克宣布大厅的骑士们可以解散了。 j(/"}d3osm  
并且命令几名上级骑士在晚上一起用餐。 0 <!kGL5  
“在下很乐意一同进餐。” 5XFhjVmEL  
上级骑士们都恭敬地如此回应。 LO# {   
在镇压魔兽的事件中,史派克立下了不少战功,因此玛莫公国的骑士们也已经认同他了。这次讨伐沙走的活跃事迹传回玛莫,负责留守的骑士们也象是感同身受般的高兴且自豪。 <0v'IHlZ8  
“邀请古里巴斯祭司跟费莉娜祭司,以及妮思侍祭一同用餐吧。另外还有法理斯教团的亚莉希雅祭司也是。” 5jx{O${u  
法理斯教团的亚莉希雅祭司,是史派克在伐利斯王国遇见的女性神官。她针对玛莫公国对暗黑神教团过于宽松的处置,向史派克提出了强烈的抗议。 |])%yRAGQ  
史派克对她表示,法拉利斯的信仰对玛莫公国的民众影响过深,希望她能够理解这点,不过并没有为她所接受。而祭司自己也表现出愿意前往玛莫的决心。 RDzL@xCcn  
因此史派克为了回应她的热情,约定要在公都兴建法理斯神殿。 -?LSw  
史派克只是不想草率的便进行镇压,事实上他也不打算一直容忍法拉利斯的信仰。他期待能藉由至高神法理斯,以及其他光之诸神的教义逐渐普及,让原有的法拉利斯信徒能因而改宗。 Wd~}O<"  
对于公国来说,亚莉希雅祭司是非常重要的贵宾。 0A5xG&  
“亚莉希雅祭司就盖拉克去邀请,然后麦理神殿的古里巴斯祭司就……” aW w`v[v  
“我去请他过来吧。” M 80Us.  
莉芙不大高兴地请愿前往。 g&_0)(a\  
“反正公王陛下要亲自去地下的玛法神殿对吧?” {) Y &Vr5  
“你还真清楚呢。” BtU,1`El5  
史派克则是以理所当然的表情回答。 JhB{aW>  
他当然是如此打算的。 %[N efA(  
“这无论谁都知道吧!” ,aawtdt/  
莉芙就像是大叫般如此说着,随即转身踩着红地毯离去。 B<:i[~`7t  
(什么嘛,一点都不好玩。) ^+,mxV'8!  
半妖精少女在心中轻声说道。 l9P~,Ec4''  
无论是谁都看得出来,史派克跟妮思对彼此都很有好感。在这次旅行的途中,两人的关系也似乎更好了。 6@Eip[e  
较早察觉到的骑士们,也已经将妮思当成是史派克的未婚妻,只要妮思出现在王城,就会以对待王族的态度对她致意。 |$bZO`^  
虽然妮思总是露出困扰的表情,不过因为特地指责出来反而奇怪,因此总是闭口不提这件事情。 G V0q?  
如果两人就这么结婚,炎之部族族长以及本国宫廷魔术师女儿结为连理,真的是完美到不知从何挑剔的组合。 8)R )h/E>  
由于实在是太过于理所当然,因此莉芙才会觉得无趣。 5%tIAbGW  
虽然不是真的希望史派克不幸,不过她无法想像史派克可以站在幸福的顶端,也觉得这样的话就不好玩了。 {H"gp?Z-  
永远奔波的劳碌命才适合他嘛。 `33h4G  
VZ_ 4B *D  
公王的其中一间私人房间搬来一张长桌,简单的晚宴就这样开始了。 (`>4~?|+T  
自从史派克访问罗德斯各国回来至今,这次是第一次招待客人一同进餐。被邀请的是魔兽使艾莲娜及数名上级骑士、麦理神殿的古里巴斯祭司、玛法神殿的费莉娜祭司及妮思侍祭、以及法理斯教团的女祭司亚莉希雅。 -*?a*q/#nQ  
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以及“公王的好友”莉芙也是理所当然的列席其中。 Q v{q:=k  
因为史派克平常就都跟他们一起吃饭。 }\ l5|Ft[!  
平常还会加上盖拉克的夫人莱娜,不过因为她今天有事,所以并没有出现在王城中。 ;=UrIA@y;=  
最近请来的这位专属厨师大展身手,使用玛莫食材的料理就这么装在大盘子里,一道道送到了房间里面。 :2?i9F0_  
酒则是史派克请来一位药草师所酿造的麦酒。他们这一门药草学的传人,继承了被称为传说的史卡德麦酒酿造法。 Qj 0@^LA  
史派克虽然不懂品酒,不过依据爱酒的矮人族古里巴斯祭司表示,这种酒中的苦味使得风味更上一层楼。 7 NJ1cQ-}t  
“艾莲娜导师之前不在公都吗?” ,F:l?dfB\I  
在用餐到大家已经有饱腹感的时候,史派克如此询问着今天的主宾,也就是魔兽使艾莲娜。 T(3"bS.,  
“是的。公王陛下不在的时候,我到玛莫的各地拜访了一圈,想要亲眼看看现在的一些状况。” ]9A9q<lZ  
“那么在艾莲娜导师的眼中,这座岛给您的感觉是?” 9>%f99n  
史派克不由得身体前倾如此问道。 lBPZB%  
对他而言这是他最关心的事情。 | L fH,6  
“我感觉到诸神之战在这座岛上不是传说或神话,无疑是现实发生过的事情。这里留着相当强烈的浑沌气息,也正因为是这样的环境,才使得这里成为最适合妖魔或魔兽栖息的地方,因此还有很多我必须完成的工作。虽然我这么说有点轻率,不过其实我有点安下心来了。” 6 D~b9 e  
艾莲娜半开玩笑的说着,自己也快乐地露出笑容。 X}Fc0Oo  
“她给人的感觉好像妖精呢。” bU_9GGG|  
盖拉克悄悄对莉芙说道。 u49/LtB\  
“妖精也有很多特征啊,你说她是哪里像啊?” /r}t  
由于自己体内就有着森之妖精族的血液,因此莉芙不会跟普通人一样对妖精抱持幻想或偏见。像之如果把人类女性譬喻为矮人族,对方一定会一个巴掌打过来的。 D!)'c(b  
“该怎么说呢,你不觉得她的性格很难以捉摸吗?感觉像是很轻很柔,一被碰到就会逃到妖精界一样,跟莱娜可说是完全相反呢。” N}\$i&Vi  
“我要跟她说喔!” O!/J2SfuDH  
莉芙斜眼瞪了盖拉克一眼。 F/@#yQv?  
“争夺她的任务就交给你的部下吧。” m<"1*d~  
“这我知道啦。光是有一个莱娜就让已经我吃不消啰!” cWh Aj>?_Q  
“好啦好啦,我吃饱了。” PO |p53  
感觉自己也开始胡说八道起来的莉芙,就像是放弃般如此说道。 Rn-L:o@?  
感情不好的夫妻根本就懒得说对方的坏话。拿盖拉克来举例或许有些不妥,虽然他常常讲莱娜一些有的没的,不过只要他会这么说,就表示在他心中绝对容不下另一个女性。 L>pP3[~DV  
(为什么男女之间就没办法一直当朋友啊?) }54\NSj0  
莉芙不禁有着这样的疑问。 % J+'7'g  
如果只是普通朋友或同伴,就不会有什么麻烦的事情发生了。 c#U x{^ZE  
然而无论是盖拉克或是莱娜,都已经把这类的麻烦事当成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而在史派克的内心中,大概也希望能跟某人有着这样的关系吧。 5+,&9;'Y^  
(真的是一点都不好玩。) t {x&|%u  
内心有所不满的莉芙凝视着史派克。 tJ'U<s  
这位年轻的玛莫公王,正特意点着头听艾莲娜说话。 |urohua  
但是其谈话的内容竟然是玛莫有多么浑沌之类的。身为魔兽使的这位女性竟然能露出温柔的微笑,毫不在意地叙述着这一类的事情。 @GjWeOj]  
原本笑着听她说话的上级骑士们,也逐渐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大概是想起艾莲娜终究是个魔术师的事实吧。 MPM_/dn-  
魔术师这样的人,思考方式总是跟一般人有所不同。 mufF_e)  
“好像会害大家食不下咽呢。” 7j._3'M=Kc  
看到上级骑士们面有难色,艾莲娜羞红了脸如此说道。 U'Vz   
“请您不要介意,毕竟向艾莲娜导师询问意见的是我。” c AIS?]1  
史派克连忙如此说道。 3%k@,Vvt  
虽然她这番话不适合在用餐的时候说,不过对于史派克而言无疑是重要的报告。 MUVp8! *@  
“既然您都这么说了……” ]]9eUw=  
艾莲娜再度恢复笑容如此说道。 hM+nA::w  
“那我就再稍微多说一点好了。首先,关于魔兽在玛莫各地作乱的原因,我一直认为那或许是龙所做的好事。” H:p(C?tk{  
“龙?” 4sROMk=l  
惊讶的史派克,不禁跟盖拉克以及亚德·诺瓦的视线相对。 h*d&2>"0m?  
“本以为九头大蛇已经是最后了,不过最强的魔兽终于还是出现了是吗……” $+V{2k4X,  
盖拉克露出像是咬到胡椒块一样的表情。 -OVJ]  
他也不禁心想,这果然是个令人食不下咽的话题。 N[r@Y{  
“会因而产生战斗吗?” Z`< +8e  
亚德·诺瓦停下用餐的手,脸色苍白地如此说道。 <>2QDI6_  
在火龙之狩猎场与魔龙修汀斯塔的战斗,对于弗雷姆人而言是场永无法忘怀的恶梦。而他在当时也在战场之上。 Y$Os&t@bu  
上级骑士们的反应也跟这名高大的宫廷魔术师完全相同。 2t#9 ih"9  
“公王陛下您还记得夜空中有黑影飞过,并且听见让灵魂为之冻结的咆哮这样的传闻吗?就是亲卫骑士队长的夫人曾经说过的……” +h*&r ~T  
露出很抱歉表情的艾莲娜依旧继续说道。 ,]20I _  
这种话题既然已经开始说了,当然就不能中途停止。 Awe\KJ^`  
“嗯,我记得。玛莫好几个地方都出现类似的传闻,因此莱娜说这个传闻或许是可信的。” QAcvv 0Hv  
“之前听她说的时候,我也曾想起这种可能性,不过因为没有证据才没有应和。” <6- (a;T!7  
“换句话说已经可以确信了吗?” @AVx4,!>[  
听到莉芙像是确认般的发问,艾莲娜缓缓地点了点头。 1gH5#_ ?  
“龙的咆哮拥有可以打碎人类精神的魔力,而且会被魔力影响的不只是人类而已。” s9O] tk  
“所以对魔兽也有作用是吗……” %l3RM*zb  
史派克像是在呻吟般说道。 4#4kfGoT  
“就如各位所知道,我可以跟魔兽的心灵相通。我确定它们听过某种生物的咆哮声。它们就是因为惧怕那种声音才会逃离自己的栖息地。结果就造成了之前的那个事件。” _BcB@a  
“那只九头大蛇也是被咆哮吓到才逃出来的吗?” 2Z LK`^S  
妮思侍祭小心翼翼地述说自己的意见。 |oO0%#1H  
她所说的话正是大家隐隐所想到的,因此有几个人点头表示也有这样的问题。 LhV4 ^\+  
因为史派克他们实际跟九头大蛇打过,因些这样的想法更为强烈。光是对付害怕龙的咆哮而逃出来的魔兽,就已经使他们陷入苦战,并且为之付出极为庞大的代价了。 1\zI#"b ^  
“我并不这么认为。因为九头大蛇出现的时间,跟其他魔兽出现的时间相差甚远。虽然只是我的想像,但我认为或许是因为龙跟九头大蛇战斗,之后将其赶出原有的栖息处也不一定。事实上为了确认九头大蛇原本栖息在哪里,我在前几天沿着赛斯特河逆流而上……” n>Zkx+jLj<  
艾莲娜推测九头大蛇的原栖息地,应该是在位于艾雷伐斯山顶的湖泊。艾雷伐斯原本是座火山,因此火山口有座由雨水积聚而成的湖泊。湖水因为地热而总是相当温暖,所以这里有许多大型的鱼,很适合成为九头大蛇栖息捕食的地方。 MQR2UK (  
“我在那边发现的就是这个东西。” gxt2Mq;q~}  
艾莲娜如此说着,并开始咏唱上位古代语的咒文。 $Q]`+:g*}  
虽然因为作为发动体的魔法之杖不在手边,使得咒文花了不少时间才完成,不过最后还是有个漆黑的片状物体出现在她的手中,而且尺寸有桌上餐盘那么大。 NW!e@;E+i  
她所咏唱的是“传送”咒文。可以将施予魔法之印的物体,穿越空间直接出现在自己的手中。 X ,T^(p  
“这是龙鳞。” ]1D>3  
艾莲娜为了让史派克等人看仔细,重新把这个东西握好并静静的说道。 P+"#xH  
在这一瞬间,房间里所有人都吐了口气。 dqd Qt_  
“如果依照鳞片的颜色判断,我认为应该是黑龙。” i_gS!1Z2  
“黑龙!” nC>#@*+jK  
艾莲娜的这句话,使得史派克的表情变得险恶。 G-,PsXSwe  
“难道是黑翼邪龙那斯?” a.w,@!7  
“可是那斯不是在之前的大战中,就被海兰德的龙骑士给赶跑了吗?” vuw1ycy)  
莉芙发出几乎等于是惨叫的声音。 Za=<euc 7  
“……说不定又回来了呢。” FVF: 1DT  
盖拉克双手抱胸轻声说道。 G_d ia6  
“光是靠一枚鳞片,是无法得知其真面目的。” "q]v2t  
艾莲娜摇了摇头。 U/jJ@8  
“不过两位所说的并不是没有可能。不,事实上我也是这么认为。拥有足以让魔兽恐惧的咆哮魔力,加上还可以打退九头大蛇,我不认为这是普通的下位龙族所能办得到的事情。” pRt )B`#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FIG5]u  
莉芙咽了口气之后如此询问。 N<:Ra~Ay  
“如果有办法支配黑翼邪龙就好了……” k$I[F <f  
艾莲娜如此回答,并且再度咏唱上位古代语咒文,将漆黑的龙鳞送回原来的地方。 0*tEuJ7   
之后她便保持沉默,以抱歉的眼神看着史派克。 UbMcXH8=F  
大概是要表示这不是她的能力所及吧。 7&HP2r  
“……非常感谢您告诉我这些。” k W-5H;>  
史派克以沉重的语气如此说着,并对艾莲娜微微低下了头。 EDnmYaa)dZ  
“龙是最强的魔兽。而黑翼邪龙那斯,是守护太守之秘宝的五色魔龙之一,甚至可以说是古龙之一。不过如果它对玛莫公国造成阻碍,那我们也只能跟它战下去了。即使是要付出再大的代价……” 4tq>Lx^5U  
“到时候也请让我尽棉薄之力吧。” ef53~x  
艾莲娜说着露出温柔的微笑。 YjdH7.js  
之后便自己以优雅的动作继续用餐。 *w@>zkBl  
其他人也露出尴尬的表情,再度用着面前的食物或饮料。虽然料理还有剩,不过都已经冷掉了,味道也因而差了不少。但是就算这些料理还没变冷,结果应该还是一样的吧。 JaIj 9KLNX  
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食不知味的沉重压力…… ?B h}  
RNi&OG(  
气氛尴尬的晚餐结束之后,魔兽使艾莲娜跟上级骑士们,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c 6?5?_ne  
不过盖拉克、亚德·诺瓦、莉芙、古里巴斯跟妮思等人还留在房里。 SM^6+L"BE  
另外还有一位,那就是法理斯教团的女祭司亚莉希雅。 | sQ5`lV?  
她身穿纯白的神官服,头上戴着以白布制成,尺寸刚好的一顶无边帽。头发虽然收在帽子里头,不过由眉毛的颜色来看应该是咖啡色的。 m6 IZG l7%  
她的肤色像是阳光般明亮,加上抹成夕阳红色的双唇,使人感觉她的确很适合太阳神法理斯祭司这样的身份。 F htf4  
虽然年龄已经快三十岁了,不过由于总是不隐瞒内心的感情,因此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了五岁左右。 "CZ`hx1|^  
“我也开始体会到玛莫的黑暗有多么深邃了。” LW2Sko?Yo  
亚莉希雅叹着气如此说道。 wI`uAZ="  
“说到黑翼邪龙那斯,可说是暗黑神法拉利斯的眷属。既然这样的邪龙都回来了,所以这里肯定就是法拉利斯的邪恶圣地。” ^ro?.,c T  
听到这样的发言,史派克露出了烦恼的表情。 g@1MIm c'!  
因为她指摘说邪龙之所以回来,就是因为自己对法拉利斯的信仰置之不理。 1F$a My?  
“黑翼邪龙那斯吗……” F*]AjD-  
史派克并没有回应亚莉希雅的抗议,就这么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V<tg"(c  
“原本以为应该变成传说了呢。” mFo6f\DHr`  
之后他终于抬起头来,环视着留在房间里的所有人。 5E.cJ{   
黑翼邪龙之前住在玛莫暗黑神法拉利斯神殿的地底,并在那儿守护古代魔法王国卡斯图尔的宝物。古代王国灭亡之后,虽然曾经有过几次短暂的活动期,不过据说除此之外的时间都是在住处沉睡着。 40:YJ_n  
龙的睡眠被认为拥有魔力,也因此留有相当多的传说。例如梦境在现实生活中出现,或是拥有超越时空的能力等等。 Y q2 mVo  
然而现在的那斯处于活动期。 ;JAe=wt^'I  
它似乎是在十年前左右苏醒过来,并且在玛莫各地开始作乱的。不过后来败给了玛莫帝国的统治者,并且被强迫服从于他们。 0|NbU  
因此在邪神战争中它成为帝国的精锐,对诸王国联合军展现其恐怖的力量。 |5Z@7  
不知有几百名骑士或士兵被邪龙之火焰烧尽,或是成为其牙齿跟爪子下的牺牲品。 v3hNvcMpf  
如果不是海兰德的龙骑士们前来支援,那斯造成的损害将更为严重。 -R:1-0I$  
狡猾的邪龙在知道帝国屈于劣势之后,便不知逃亡到什么地方去了。只不过并不知道究竟该说是那斯侥幸没有丧命,还是海兰德的龙骑士们有幸保住了性命。 O'!k$iJNb  
“虽说只能跟它作战了,可是你有打赢的自信吗?” FiIN \  
莉芙似乎总算是镇静下来,就这么以一如往常的语气询问史派克。 h~F uuL  
“跟那种东西,不真的打打看是不会知道谁胜谁负的啦!” 5V%K'a(  
由于在场的都是熟识的朋友,因此史派克就这么孩子气地如此回答。 Oj<2_u  
如果自己真的是孩子的话该有多好。因为如此一来就可以放声大哭或撒娇耍赖了。 D* Vr)J  
然而身为公王的他,对于这个新出现的问题绝对不能坐视不管。 Ebp8})P/~  
“那片龙鳞又不一定是黑翼邪龙的……” we{*%8I;  
盖拉克如此安慰着史派克。 6,oi(RAf  
艾莲娜只是提出这样的可能,并没有实际进行确认。只不过盖拉克自己也知道,这些话只能当成是安慰用的。 hgsE"H<V  
因为那位魔兽使女性不是以直觉,而是基于数个事实来推测鳞片的主人是那斯。 i(YP(8  
“如果鳞片来自黑翼邪龙,那它现在正臣服于玛莫帝国吗?” Z1q '4h=F.  
亚德·诺瓦以恐惧的心情述说着自己的意见。 8zZR %fZ  
对他而言,他当然希望自己的意见会被否定。 6 rmK_Y  
“这就不得而知了。可是我们必须考虑到这种可能性……” OPKm^}  
史派克如此回答。 uOZ+9x(  
他也能体会亚德·诺瓦的心情。但是他不能为了让这个宫廷魔术师安心,而说一些没有根据的事情。 a1om8!C  
“让玛莫各地的魔兽产生暴动的,与其说是邪龙的意志,倒比较像是希望把你们赶出这座岛的那些人所想出来的事。” 0Z9jlwcQ  
古里巴斯一个人喝着麦酒轻声说道。 r+ vtKb  
“如果新生玛莫帝国支配了黑翼邪龙,那这样的说法是相当有力的。” Wx:_F;  
至今一直默默听着大家对话的妮思静静开口。 ztb2Ign<  
“可是如果他们真的支配了那斯,就让它直接攻打我们不就好了?” 9lny[{9  
“我也在想这件事情。” OE:t!66  
史派克就像是有人说中他的想法般点点头。 9:@os0^O  
“换句话说,那斯并没有被玛莫帝国所操纵吗?” Bt.W_p  
亚德·诺瓦如此接话,像是石膏的脸上也为之一亮。 a>s v  
“也不能就这么做出结论啊。” u1nv'\*  
妮思一边看着亚德·诺瓦一边露出温柔的笑容。 v[lytX4)  
“新生玛莫帝国的人,以及黑翼邪龙到底在想些什么,我们可是完全不清楚的。” 2|Tt3/Rn  
“所以与其断定事实,还不如赶快行动是吗……” >A1Yn]k  
史派克虽这么说,不过感觉不是对别人而是只对自己所说的。 Y*"%;e$tg  
“我这么说是不是太过分了呢?” # &M  
妮思不安地如此询问,不过史派克马上就摇了摇头。 gg8T],s1!a  
“是我在寻求大家的意见,有什么样的想法我都不会介意的。” (EohxLl!p  
不过史派克话刚说完才察觉到,这等于间接肯定妮思说得有些过分。 Ha 3XH_  
虽然对他说错话有些后悔,不过如果当场更正的话反而会越描越黑,因此他只是再度露出了笑容。 sIELkF?.  
当然这样的笑容显得相当的僵硬。 i%\nJs*  
“你的脸怎么抽筋了啊?” /M' b137  
莉芙瞄了史派克一眼如此说道。 Jl^oDW  
“我这是灿烂的笑容。只有心术不正的人才会像你这么认为。” /CZOO)n  
被指出自己在转移注意力,史派克马上不高兴地如此说着。 X;}_[ =-  
“能毫不在乎便对人说出这种话,这才是你心术不正的证明呢!” r2xlcSn%  
早就在等着要反驳的莉芙马上顶嘴。 gi"v$ {R  
在盖拉克以及亚德·诺瓦等人已经受够了的眼神注视之下,他们两个就这样吵了好一阵子。 (/ hF~A  
不过大家也因此从凝重的气氛中解脱了。 *w%;$\^  
“……我回去把艾莲娜导师所说的转告给莱娜知道。” cBm3|@7  
等到他们吵完之后,盖拉克便对史派克如此说道。 -''vxt?7H&  
“啊、说的也是。” {'vvE3iZ  
恢复自我的史派克毕竟还是觉得不好意思,连忙像要继续讨论般坐正了身子。 GZ4{<QG  
“现在就担心也是无济于事。毕竟现在还只是搜集情报的阶段而已。之后对方或许会有下一步的动作,等到那时候再接受他们的挑战吧。我们现在就跟往常一样就可以了。” '.^JN@  
“所以明天还是要谒见啰?” RF6|zCWuI  
莉芙恶作剧般如此说道。 K}$PIW  
“毕竟这是公王的义务啊。” bqLv81V  
“我知道!” wr#+q1 v  
史派克不高兴地如此回答。 =l_eliM/  
虽然不喜欢谒见,不过他当然知道这是自己的义务。 t8^*s<O  
然而就在这时—— }Rf } iG  
“抱歉打扰了!” S63L>p|ml  
一名亲卫骑士着急地说着并走进房间。 YE-kdzff  
“什么事?” km3-Hp1  
盖拉克如此问道。 T&0tW"r?  
“报告陛下,因为有紧急的事件,因此贝利尔村的居民希望能晋见公王陛下。” :)MZgW  
“贝利尔村?” Lh. L~M1X  
盖拉克惊讶地叫着,并且回头看着史派克。 fh2Pn!h+  
“是法拉利斯大神殿废墟所在的那个村子。” @r .K>+1  
史派克也严肃地点了点头。 %8$wod6  
同时观察着亚莉希雅祭司的神情。 {uhw ^)v  
她也理所当然地变得非常严肃,就这么凝视着前来报告的亲卫骑士。 '<@PgO~  
“所以你有问他们到底有什么事情吗?” )^r4|WYyt  
“这是当然的。” ,qr)}s-  
亲卫骑士挺胸回答盖拉克的询问。 t qER;L  
“有一群妖魔出现在附近的山区,因为贝利尔村属于公国的直辖地,因此他们那边并没有领主……” N .Ssz Zh  
“什么啊,原来只是妖魔。” M$?~C~b!*  
史派克以失望的语气如此说道。 yC _X@o-n  
他原本以为发生了跟法拉利斯教团相关的事件。如果真的如此的话,亚莉希雅祭司一定又会说他什么了。 6Es-{u(,  
“怎么可以这么说呢,这对村人而言是很大的问题耶。” " OWq]q#  
“这座岛上的人民跟妖魔从很久以前就是共存的,因此没有这么惊慌的必要。” &9O-!  
看到凡事都想指责史派克的莉芙,盖拉克也如此安抚着她。 4+uAd"  
“不过也不是可以坐视不管的问题。” yX)2 hj:s  
史派克说着露出了笑容。 AFY;;_Xks  
“看来您又打算自己去了。” mH8"k+k  
盖拉克则是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q%Q[^b  
“贝利尔村是公国的直辖地。换句话说领主就是我,如果我不去的话该由谁去?” 2R)Y}*VX  
虽然盖拉克在心里说那我可以去啊,不过还是没有说出口。 5jbd!t@L  
因为现在史派克很明显的心情不好,而且依照他的个性,就算是提出反论他也不会乖乖听话的。 Ok,hm.|  
“你就真的这么讨厌谒见啊?” x0 j$]$  
莉芙也是无可奈何地说道。 v/(< fI^  
“这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吧!” o05) I2  
被史派克这么一吼,莉芙不由得吓一跳而缩起脖子。 *VD-c  
“在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那里也有着一些不好的传闻。我一直打算过去视察一次。加上亚莉希雅祭司如今也在,这不就正是个很好的机会吗?” :vm*miOF  
“我也可以跟陛下一起去吗?” m'a3}vRV(  
史派克以肯定的答案回答了亚莉希雅祭司。 PInU-"gG  
“听说里头有亡灵,一走进去就会被诅咒的。” xeZ,}YP)  
亚德·诺瓦有些退避三舍般说道。 VF RUiz/C  
“我很想说这是迷信,不过那里毕竟是那种场所啊。”  O'_D*?  
史派克苦笑着应和这位容易担忧的宫廷魔术师。 yfi.<G)S  
“不能因为如此,不,也正因如此我们不能视若无睹。贝利尔村这次出现妖魔可说是大好机会。我就趁机亲眼看看那座废墟,并且拟定大扫除的计划吧。” ]G&d`DNV  
之后史派克便站了起来,告诉前来通知的亲卫骑士,自己将会去见那些前来的村民。 $+ lc;N  
“如果要去法拉利斯大神殿的话,就请您也带我一起去吧。” {Pdy KgM  
不知何时来到史派克身边的妮思如此说道。 MdCEp1Z  
史派克虽然犹豫了一下,不过他判断事件既然与众神相关,妮思身为专门者的意见将会相当的重要。 Z^s&]  
因此史派克很高兴地接受了她的请求。 c:4 i&|n  
“让我也一起同行吧。” {&G0jsA  
古里巴斯祭司也如此说道。 1dHN<xy  
“就麻烦您了。” 4IIe1 .{  
能使用神圣魔法,又是优秀战士的他愿意同行,当然是相当值得依靠的助力。 %Q]m6ciAM  
“虽然很介意黑翼邪龙的事情,不过为了避免新生玛莫帝国有机可乘,总之还是先把眼前的问题逐一解决吧。” <mi*AY  
史派克的这番话,使房内所有人点了点头。 ~X)Aw 3}F  
IP9mv`[  
贝利尔村距离公都温帝斯约有两天的路程。 E.zY(#S  
这里是沿着塞斯特河岸平原所兴建,大约五百户左右的小村子,因为距离公都很近,因此成为了公国的直辖地。 /X9Kg  
公都的周边还有好几个像是贝利尔这样的村落。不然的话在公都的市场上根本不会出现农作物。史派克也命令亲卫队里的骑士们,平常必须在这些村子里巡逻维持治安,并负责定期征收税金。 fH}#.vy  
然而只有贝利尔村有着跟其他村庄不同的状况。 bM+}j+0  
因为村庄郊外的山丘上就是暗黑神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 h3[^uY e  
邪神战争的未期,伐利斯骑士团跟暗黑神的神官战士们在这里展开激战,并且出现了许多的牺牲者。 F^fL   
尤其是法拉利斯教团最高祭司休迪鲁,因为使用了暗黑神法拉利斯的邪恶奇迹,使得伐利斯圣骑士跟神官战士许多人都因而丧生。 o/t^rY y  
接到妖魔出没的报告之后,史派克便带着少数人马来到了贝利尔村。而这已经是邀请魔兽使艾莲娜担任主宾的那场宴会举行之后的第五天了。 suiO%H^t  
如今史派克等人正在村外的附近休息。 ?d&l_Pa0e  
有使者先行出发告知村人公王即将前来,因此村内应该是正在紧急准备迎接吧。 oG{0 {%*@  
史派克吩咐使者转达不需要过于盛大。不过显示公王的威严,对于统治来说依旧是必要的。因为身为弗雷姆贵族的史派克等人,对于玛莫人民来说也还算是征服者。 !8~A`  
“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就是在那座山丘上啊……” +&bJhX  
史派克凝视着位于平原农田另一方的山丘顶端如此说道。 /u?ZwoTzY  
虽然距离这里仍很远,不过已经能看得到像是建筑物的东西。 PuO5@SP~  
“总觉得能感觉得到一股像邪气的东西呢。” wo>7^ZA  
即使是大战结束,仍有着许多跟神殿废墟相关的谣言到处流传着。 S*PcK>  
虽然净是些里头有亡灵在徘徊,一走进去就会被诅咒之类毫无根据的传闻,不过他们并无法将这些传闻全都当成是迷信。 inQ1 $   
“连至高神法理斯教团的神官战士都全灭了……” ` ES-LLhVf  
就像是察觉到史派克的想法似地,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脸色苍白以颤抖的语气如此说道。 <<WqL?8W  
虽然他拥有像是魔法石像般的面貌跟体格,不过这个魔术师很胆小而且很会操心。自从来到玛莫之后,由于常常发生会让他脸色变差的事情,因此史派克早就习惯他这样的表情跟声音了。 D`hl}  
听到亚德·诺瓦这么说,侍奉法理斯的亚莉希雅祭司表情也变得严肃。 1egq:bh  
“他们是为了要净化法拉利斯神殿,并且建立法理斯神殿才特地前来的。他们究竟是被谁所杀害,至今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6K Cv  
“真的是非常抱歉……” Z; 6N7U  
史派克对亚莉希雅祭司低下了头。 emT/5'y  
“在伐利斯甚至有人传闻,为了将神圣王国的势力驱逐出玛莫,因此神官战士团是被弗雷姆的骑士所谋杀的。” NdxPC~Z+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弗雷姆自从卡修国王建国以来,跟伐利斯一直是保持同盟的关系……” >bRoQ8  
在法拉利斯大神殿发生的这个事件,是风之部族族长萨达姆前来担任玛莫公爵时的事情。 GD-L0kw5  
萨达姆当时赌上弗雷姆王国的威信调查原因,但却没办法找到犯人。他们的死因并不是被刀剑之类的武器所伤,而是遭到殴打或骨折,因此也有可能是巨人族所作的好事。 z&wJ"[nOC  
在玛莫栖息着好几种巨人族,其中食人鬼或穴居鬼等下位种族也相当的多。 KOhK#t>H@0  
食人鬼甚至曾经加入旧玛莫帝国的军队,并且每次都趁着战争享用最喜欢吃的人肉。 9y}/ G  
虽然在附近大幅搜索过,不过只讨伐了几只妖魔跟魔兽,没找到任何一只可能是犯人的巨人族。 \RS0mb  
他们也考虑过可能是旧帝国或暗黑神教团的余党使用棍棒等钝器作为武器,不过要打倒二十名神官战士需要相当多的人。像这样的集团在村庄附近行动,根本不可能不被他人发现,而且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这根本是一般常识所无法理解的。 JA09 o(  
因此事实的真相仍在迷雾之中。 0e +Qn&$#4  
“不只是法理斯的神官战士团,听说好几组冒险者进去废墟之后就再也没出来了,这算是相当可靠的情报喔。” 6o.Dgt/f  
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的夫人莱娜如此说道。 K-b`KcX  
由于拥有密探组织,因此她知道很多关于玛莫的事情。 gq~K(Q<O<  
“大概是觊觎大神殿的宝库吧,真是不知死活啊。” S&F[\4w5]  
听到莱娜所说的话,身为丈夫的盖拉克露出苦笑说道。 : #OaE,  
“如果这是真的,那他们为什么没回来才是个问题呢。” 8I~*9MUp  
大地母神玛法教团的侍祭妮思如此说道。 o'_eLp  
“正是如此。” w~~[0e+E  
史派克用力点了点头。 0DaKd<Scv  
在之前的大战之后,史派克也知道有相当多的冒险者——盗墓者来到了玛莫。在战后进行的魔兽与妖魔之狩猎行动中,擅长这种工作的冒险者们也立下了不少的功劳。 h AJ^(|  
仔细回想起来,在邪神战争的时候,自己也是如同冒险者一般地在行动。 uHuL9Q^  
虽然冒险者里有些根本就只是无能的家伙,然而其中也有相当多优秀的战士,要将他们全部消灭肯定相当的困难。 iU|X/>k?  
虽然不知道神殿废墟里头潜伏着什么或是发生什么事情,不过光是要进行调查也得有相当程度的觉悟才行。 V#+M lN  
“不过在废墟的事情之前还是先解决妖魔吧。毕竟废墟只要不进去就不会有事,妖魔可是会主动袭击过来的。” qFp]jbU  
矮人族的战神祭司古里巴斯如此说着,并且眺望神殿后方连绵的山群。 N97WI+`  
妖魔就是在那里出现的。 a|ZJzuqo  
“这是当然的。” 5 Nt9'"  
史派克用力点了点头。 })?KpYk  
如果容许妖魔在公都附近作乱,将会有损公国的威信。 -+0!Fkt@,  
“赶快把妖魔消灭之后,就前往调查大神殿的废墟。这样子可以吗?” ;73{n*a$  
最后的这番话是对亚莉希雅祭司所说的。 }-@h H(  
她默默点头同意了史派克的决定。妖魔在法理斯的教义之中,也是邪恶并且必须被消灭的存在。 L;U?s2&Y  
“口头上自信满满的说要赶快消灭,说不定会因此粗心大意喔。” +vYVx<uTQ  
莉芙故意如此说道。 zCrM~  
“我不才会那个样子呢。” #;\tgUQ  
史派克如此断言。 (/|f6_9!  
自己以及在场的伙伴们,至今已经通过了妖魔根本比不上的艰辛考验。虽然不可能因此而大意,不过害怕这种程度的事情的话,根本没办法开创出玛莫公国的未来。 eK/rs r  
Aj+0R?9tG  
担任使者的两名亲卫骑士回来之后,对史派克报告村民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L"l{^cH  
史派克就像是不耐久等般的马上出发,虽然跟自己非常不搭,不过还是很有威严地进入了贝利尔村。 H6Kt^s<6xu  
村民都换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站在道路两旁,在史派克等人通过面前时欢呼迎接。 Zb2.o5#}  
然而史派克却感觉得到,他们的声音似乎没有什么精神。 30QQnMH3  
“看来不怎么受到欢迎呢。” /&RS+By(i  
史派克对并肩骑马前进的盖拉克悄悄说道。 ^S^7 u  
“应该不是吧。我想只是因为妖魔的出现让他们精神上都觉得很累了吧?” 1y.!x~Pi,  
“你说身为玛莫人民的他们吗?” L)_L#]Yy  
在这座暗黑之岛,妖魔常常都是人类的邻居。虽然绝对不是什么好邻居,不过也已经共同居住几百甚至几千年了。 I< Rai"  
光是弗雷姆为期一年的统治,他们的想法应该不会因而改变的。 z.*=3   
“村人的状况如何?” *Ui>NTl  
史派克回过头来,询问之前担任使者的亲卫骑士。 _"sFLe{  
“最近似乎流行一种会发烧的传染病,所以他们才会这么没有精神……” xkkW?[&  
一名亲卫骑士很抱歉般如此说道。 |I=\+P}s  
“我有跟几个人确认过,只是有点发烧而已,应该是普通的感冒吧。” eX9H/&g  
另一个人则是如此说道。 Z sbE  
“连生病的人都得过来排队吗?” VTxL BFK;  
史派克不禁变了脸色。  JS!  
虽然亲卫骑士是以他们的方式来判断,不过史派克不认为他们的做法是正确的。 /(skIvE|  
“倒是如果陛下被传染的话你们要怎么负责?以后这种事情记得先跟我报告。” cG I^IPI  
盖拉克以小声但严厉的语气斥责着部下。 ZYD3[" ~x  
“真、真的是非常抱歉!” $5a%h K  
两人懊悔地低下头来。 :1\QM'O  
“这件事就算了。探望生病的人民也是领主的义务……” +BE_K_56  
史派克如此说着,并且对亲卫骑士下令,等到自己抵达村子广场之后,马上让村民解散。 mu =H&JC  
“遵命。” *,d>(\&[f  
亲卫骑士如此回答并骑马分头离去。 _o-D},f*e  
由于讨厌在众人面前演讲,因此对史派克而言这样反而比较好。 *PJg~F%  
莉芙似乎看透了他的内心,就像是要说什么般的向史派克看去。 vS|uN(a.P  
(要开玩笑就等等吧。) aj<=]=hr  
史派克如此希望。 uZ(j"y  
不知道是愿望实现还是有所顾忌,半妖精少女到最后并没有说什么。 -6KGQc}U  
“请祭司们协助治疗村民吧。只是感冒还好,如果是传染病的话就糟糕了。” j7)Xm,wI8  
史派克对盖拉克如此说道。 4^0L2BVcv  
“这次他们一同前来,没想到意外帮上了村民呢。” :}Tw+S5  
无论是古里巴斯或妮思,都拥有高级祭司级的实力,可以咏唱高等级的神圣魔法。亚莉希雅祭司既然可以独自前来玛莫,想必一定也拥有相当的实力。 *M_Gu{xc  
大部分的病应该都可以轻易治好的。 @P^8?!i+  
※       ※       ※ :+SpZ>  
史派克只对前来广场的人宣布是为了讨伐妖魔而来,就马上命令他们解散。之后他们集合到村长的住处,询问关于妖魔、病情以及暗黑神殿废墟的事情。 1cyX9X  
村长是位体格强健的中年人,同时也是拥有好几个农民为他工作的大地主。如果他本人有那个意思的话,要受封为玛莫帝国的骑士应该也不成问题,大概是他的个性讨厌纷争吧。 <|s9@;(I  
屋内除了村长之外,还有几位村中较有份量的人。 Et=N`k _gO  
他们提到妖魔似乎是在村庄附近出没,农田跟家畜也因而出现了受害的情况。 6uYCU|JsU  
如果只是一点点的话并没有问题,然而被夺走的量似乎很多。依照被抢走的数量来看,附近的山区中应该潜藏了相当多的妖魔。 y#3mc#)k  
“……那个山区原本就是赤肌鬼的巢穴。” ~5HI9A4^  
村长如此说道。 hY.zwotH  
“当初带头的是赤肌鬼中的母精灵使。不过在英雄战争的时候,它们被编入妖魔军团,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大概是在那场激战中全灭了吧。” fL8+J]6A6  
“换句话说,这次的妖魔是新搬过来的?” 8}0W_CU,  
“赤肌鬼会不断分出新的部族,而人类会一直讨伐进入人类领域的聚落,这座暗黑之岛从以前就是如此。” $e;_N4d^  
“原来如此……” yFT)R hN  
史派克点了点头。 )POuH*j  
妖魔的数量就是这么调整的。食人鬼虽然喜欢人肉,不过据说很少会冒着危险来到人类居住的地方,平常大都是袭击并食用妖魔的。 9&=~_,wJd  
即使是在炎之部族的故乡“风与炎之沙漠”里,生物之间的生存竞争也是相当激烈。 $-$^r;  
生活在都市的人或许无法理解,但要活下去就必须夺走其他生物的生命,正如战神麦理的教诲,生命是场永不止息的战争。 )z9)oM\  
“如果数量不多的话,光是由我们就可以前往讨伐了……” nBGF a  
“守护人民是骑士的任务。” Gw*n,*pz  
史派克马上如此回答。 u0^: XwZ!  
虽然村民愿意为了自卫而拿起武器很值得高兴,不过也有可能会成为统治的障碍。要是拥有武装的村民一起蜂起,骑士根本就没有出手的余地。 [0D( PV(n  
以英雄战争为契机,在亚拉尼亚北部开始的独立运动,就是其中最好的例子。人民绝对不是没有力量,只要有优秀的指导者,他们就可以化为勇敢的战士。 B~cQl  
在这座暗黑之岛尤其如此吧。 0hXI1@8]`  
因此史派克悄悄下定决心,一定要除去妖魔让村民安心。 rLNo7i  
“我打算明天就出发讨伐妖魔。既然知道它们的栖息地点,应该不会花太多的时间。之后就马上前往暗黑神殿废墟进行调查,如果有祸根的话就一定得加以净化。” V+X>t7.Q  
“各位要前往神殿吗?” TdI5{?sW  
贝利尔村长似乎相当惊讶。 .Y!*6I  
“据说伐利斯的神官战士团都被残杀,好几组冒险者进去之后也再没回来过。公都附近有这么危险的地方,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管。” :04sB]H  
“您这么说是没有错……” yc2c{<Ya5  
“您知道什么的话,可以跟我说吗?” ]:JoGGE a0  
“不,我们都怕得不敢靠近神殿废墟,也不会有人想要目睹那么可怕的战斗吧。” Qwb=N  
如此说着的村长,脸色很明显地相当苍白。 _rXTHo7P  
他说的也有道理。受到至高神守护的伐利斯圣骑士与法理斯神官战士们跟暗黑神的神官战士展开一场壮烈的战斗,其激烈程度肯定就像是诸神之战的重现。 _6&x$ *O  
“虽然这么说可能不大好,不过在下认为就让那个废墟保持现状会比较好。” ~`c?&YixU  
村长小心翼翼地如此说道。 R+FBCVU&TJ  
“很感谢你为我们担心……” );V6YE  
不过史派克对村长表示,这已经是预定中的行程了。 [ f}YXQ0N)  
“暗黑神教团的生还者有可能会在那边重新集合起来,加上那里距离公都很近,如果被当成反乱的据点就太危险了。” >6Y\CixN  
盖拉克以极为威胁性的语气如此说道。 @FKNB.>  
“所以你们应该没有知情不报吧?” _Iy0-=G  
“我、我们绝对不敢做出这种事的。” H#x=eDU|k  
贝利尔村长连忙如此澄清。 -;cZW.<  
这里的确是因为前来神殿巡礼的信徒而繁荣,但并不是所有村民都信仰暗黑神。 z9pv|  
不过在村民之中,有人是暗黑神的信徒也是事实。 R)d1]k8  
“如果只是暗黑神的信徒,我目前不打算通通抓起来。不过若是因而犯罪的人我将会严惩。即使是暗黑神的祭司或是神官,我也会以王权加以制裁。” {^2``NYM_  
“在下知道了。我会如此对村民转达的。” Aa-L<wZVPt  
村长深深地低下了头。 -hw^3Af  
“最后就是关于病情。这是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 7N,E%$QL  
村长回答史派克大约是十天之前。 4Ei*\:  
一开始是从老人及小孩开始,之后慢慢传染给大人。虽然会有点发烧,同时身体也会有些疲倦,不过并不会影响日常生活。 hp+=UnW  
“是旅馆老板凯因看到那个之后第二天的事情……” 5xe} ljo  
至今一直默默听着众人对话的一个村民,就这么忽然开口说话并屈指算着。 HpY-7QTPJ~  
“公王陛下在场,怎么可以这么胡言乱语!” 68JYA?  
村长慌张地回头斥责着这个村民。 :,%~R2  
“没关系。谣言有时候也会隐藏着真相。” b{JcV  
史派克说完后便请村民说明,旅馆老板在那天究竟看到了什么。 low 0@+Q  
“我是听旅馆的凯因爷爷说,在十二天之前的深夜,他到外头来准备前往仓库,结果看到一只像是大鸟的半透明东西飞过村壮上空。而且那只像是大鸟的怪物,从嘴里吐出像是烟雾一样的东西。” QG {KEj2V  
“那是什么?” (~ro_WC/I  
由于实在是比想像之中还要脱离现实,因此史派克终究还是难以相信,认为那位老人一定只是在做梦。 ){^o"A?-:  
他环视众人看大家是否想到了什么,不过并没有人有所反应。 x9Um4!/t  
“第二天凯因爷爷就病倒了。” 1"tyxAo\  
村人继续如此说道。 0N.B =j|  
“发烧时常常会作恶梦。不过我想应该是普通的感冒吧。” |8^53*f ?  
关于在村中流行的这种病,村长似乎没有非常关心。 vpnQs#8O  
“幸好这次有请三位祭司一同前来,我会请他们协助治疗重病的患者,到时候就请村长带路了。” EQ< qN<uW  
“我们虽然很感谢陛下的好意……” M ,!Dhuas  
“不用担心。由于是旅途中的协助,所以不需要捐献什么的。” Ok63 w7  
听到史派克如此回答,村长才像是真正安下心来般频频道谢。 @p` *MWU  
如果是前往神殿请求使用治疗的奇迹,都必须捐献出相当高额的金钱。不过祭司在旅行磨练自己时,有时候即使请他使用奇迹也不需要捐献。 UF37|+"E  
对于祭司们而言,藉由神所给予的能力赚钱当然不是他们的本意。是为了让教团顺利经营,并且力求公平才不得已这么作的。 t<=Ru*p  
“今晚就在村子里休息吧。明天我们就出发讨伐妖魔。” ~4gOv  
史派克对大家如此宣布。 E%Tpby}^'  
之后大家便离开村长的住处,前往作为今晚住宿地点的旅馆。 DzZEn]+zt  
那里已经准备好简单的宴席,史派克也就老实的接受了他们的好意。 h&5bMW  
然而在夜深之后,他们就回到寝室早早休息了。 c,@&Z#IZ`  
讨伐妖魔以及调查废墟,加上流行病也是要解决的问题,因此从明天开始一定会是忙碌的日子。 `Xs3^FJt  
然而对于史派克而言,比起坐在王位上接见人民,这样子反倒有充实感多了。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6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06

{UeS_O>(  
随着天亮,出发的时间也到了。 CJa`[;i0y  
由于昨天都在进行讨伐妖魔的准备,因此史派克今早先找盖拉克练习剑技流了点汗,并且冲个冷水澡填饱肚子。 1j_gQ,'20  
之后他穿上铠甲,将剑佩在自己的腰间。 b#%$y  
这是本国弗雷姆的卡修国王赐给他的魔法武具。由于蕴含轻量化的魔法,因此穿起来并没有外观般笨重。 REg&[e+%  
(拿来对付妖魔可能太过分了呢。) +,Ud 3iS  
史派克内心是这么想的。 \V(w=   
赤肌鬼的进攻方式只是以量取胜,妖魔所拿的那些粗糙武器,根本就不可能对这件铠甲造成任何损伤。 T)Y{>wT  
“史派克先生……” ]qd$rX   
就在他走进旅馆的马厩,要为马匹戴上马具的时候,妮思侍祭以有点犹豫的声音叫着他并走了进来。 !kxJ&VmeF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dBx<  
史派克如此回答,并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便以平常的语气问说怎么啦。 JT p+&NS  
“关于这次讨伐妖魔的任务,我可以留在这里不参加吗……” <GWzdj?  
史派克停止了手的动作看向妮思。 `nCV O;B  
对于她这番话的本身,史派克并没有任何意见。 F$j?}  
因为史派克认为这种讨伐妖魔的杀戮工作,原本就相当不适合妮思。在之后调查暗黑神殿废墟的时候,她身为圣职者的智慧跟知识是必要的,不过如果只是妖魔的话,单纯用剑就可以解决了。 $5wf{iZY.Q  
倒是从她的语气听起来、给人有种似乎隐瞒着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的感觉。 \ z3>kvk  
史派克就这么抱着马具跟妮思相视。 <y=+Gh  
即使是在阴暗的马厩,她的清纯美丽也丝毫不会褪色。 #|"M  
“是村民生病的事情吗?” qKD Nw8>  
史派克如此问道。 ES)@iM?5  
“是的……” ~f:"Q(f+  
妮思老实的点了点头。 Jr=XVQ(F  
“是恶性疾病吗?” g3 opN>W  
“病的种类找还不知道。之前有请莉芙调查病人体内的精灵力,不过也只有炎之精灵力稍微强了点……” CB0p2WS_  
即使是史派克,光是看病人的状况也会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9>@Vk vpY  
炎之精灵力过强的话会发烧、风之精灵力过强会不停的咳嗽或打喷嚏。水之精灵力的异常会使皮肤起水泡,或是出现脱水的症状,大地精灵力的异常则是会出现肿瘤、关节痛或是筋骨酸痛等症状。至于心病也是司掌精神之精灵出现异常所致。 u}.mJDL  
不过精灵力的异常只是结果,导致发病的原因似乎来自他处,只是还没有人有办法实际进行解析。 s6QD^[  
“有用过治疗魔法了?” 3T/&T`T+c  
“使用过了。不过我的力量却依旧不足。虽然病状本身很轻微,不过或许病根比想象中还要来得深。而且……” @R Jr ~y0  
“而且怎么了吗?” <1#hX(Q  
史派克催促妮思继续说下去。 }]Nt:_UCX  
“这是亚莉希雅祭司的推测。说不定村民并不是生病,而是中了某种诅咒。虽然有想过使用解咒的魔法,不过因为不知道诅咒的源头,因此一直都没有办法成功……” 4t-l@zFWb  
听着妮思的说明,史派克也只能频频点头。 &`,Y/Cbw  
无论是疾病或诅咒,只是个战士的史派克当然没有解决之道。 X /_ 89<&  
“在玛莫发生的事情怎么总是会演变得越来越糟糕呢。” XE]"RD<z  
史派克轻声说着,并将手放在妮思的肩膀上。 P;eXUF+jn  
“妖魔那边就由我们解决,至于村民的问题,妮思就请亚莉希雅祭司一同协助处理看看吧。” fB 0X9iV6j  
信仰战神的古里巴斯祭司,一定是希望能一同前去讨伐妖魔的。 y\ })C-&  
“请您一定要保重。” !;4Hh)2  
妮思将手跟史派克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重叠,并且露出微笑点了点头。 k?rJGc G  
之后这位侍奉大地母神的少女便离开了马厩。史派克也继续迅速地为马匹戴上马具。 6Jq3l_  
接下来便骑上马来到旅馆的前庭。 K)  Ums-b  
“怎么这么慢啊!” MxH |yo[  
莉芙摆出不耐烦的表情迎接着他。 ;XQ27,K&  
“不好意思。” i{16&4 '  
史派克如此回答,并且确认同伴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a;v4R[lQ  
“好,我们出发吧!” _u'y7-  
史派克如此下令之后,一行人便前往赤肌鬼巢穴所在的山区。 D&@Iuo  
※       ※       ※ t 4VeXp6  
跟从远方眺望的时候比起来,山路远比想像中难走得多。 f7|Tp m  
史派克等人排成一列,沿着流入塞斯特河的支流,在蜿蜒又满是碎石的小路上前进。 BOh^oQh  
“不知道马可以走到哪里呢。” CZ'm|^S  
史派克对同样骑马的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如此说道。 0qIg:+l+  
“看来只能把马留在山脚下了。” RehraY3q  
这种状况之下,怎么想都不觉得可以骑马作战。 awI{%u_(nA  
已经是在所拥有的马匹中挑选出脚力较佳的了,即使如此还是很难爬上这条山路。 j@w1S[vt  
“找个适当的地方把马留下来吧。像这种状况就必须学学那些偷挖遗迹的冒险者了。” oam;hmw  
史派克露出自嘲的笑容。 $PI9vyS  
既然知道会在山区战斗,之前应该穿更轻便的铠甲才对。 N|Ag8/2 A  
不过这样将有损公王的威严,因为抵达贝利尔之前会经过好几个村子。 l^OflZC~  
(当上公王之后就增加很多麻烦事呢。) p:K%-^  
史派克也只能够苦笑了。 N_S~&(I|  
结果他们将马留在找到的林子里,史派克、盖拉克跟两名亲卫骑士都改成徒步前进。 k].swvIi  
一改成用走的,笨重的铠甲就变成了阻碍。 ,[t? $Cy ;  
史派克穿的是魔法铠甲所以还好,不过盖拉克跟亲卫骑士们,光是要爬坡就显得相当的吃力。 fU?#^Lg  
“我可以脱掉吗?”  oC*a;o  
盖拉克指着自己的铠甲如此说道。 xY#J((-iH  
“我是不介意,不过脱掉的话剑怎么办?” =JgR c7  
“一样拿在手上就行啦。” <R;wa@a>  
盖拉克说完便马上开始脱起铠甲。 5h`LWA B  
两个亲卫骑士不知所措的面面相觑,到最后还是学队长这么做了。 -{ 1P`&G  
这段期间众人自然是稍作休息。 b T&{8a  
史派克等人喝了点准备好的饮料,恢复一些爬坡所造成的疲劳。 d +,!p8Q  
之后他们便再度出发。 GT)7VFrL  
一走出林子,山路就变得更窄了。 [}ja \!P  
沿着山坡开垦出来的山路,窄到难以让两个人并肩同行。脚下便是垂直的山崖,有着常人两倍身高的山崖底端便是河流。虽然河水看来清澈,不过想到上流就栖息着妖魔,就实在让人不敢直接饮用。 _1qR1< V  
史派克等人注意着脚边谨慎的往上前进。 7xv9v1['  
就在这个时候。 W h9L!5  
由于脸颊有些微的刺痛,因此史派克反射性地举起手来。 V%PQlc.X  
似乎有小石头从山壁上掉了下来。 BK+P  
如果在这种地方遇见山崩就糟糕了,因此史派克沿着山壁往上方看去。 1h?ve,$  
接下来,他便注意到了。 P.@dB.Ny  
山壁顶端的树木之间,有几只丑陋的生物探出了头来。 '(3 QyCD  
“是赤肌鬼!” XV]xym ~  
史派克如此对同伴们发出警告。 qX5>[qf-  
“在这种地方?” 2SC-c `9)  
莱娜困惑地提高声音问道。 g:)iEw>a  
由于妖魔都在陡峭的山壁上,因此不用射击武器的话是打不到的。 J.R\h!  
“我们好像中了埋伏了。” +5*bU1}O  
古里巴斯祭司如此说道并开始集中起精神。 /\-}-"dm  
“对了,我们有魔法啊!” AZc= Bbh  
史派克随即要亚德·诺瓦跟莉芙使用魔法展开攻击。 BYEZ[cM  
然而、在这一瞬间—— /Tm+&Jd  
赤肌鬼们就这么忽然消失在林中,然后纷纷丢下人头般大小的石块。 ?# FYF\P  
“大家小心!” "/e)v{  
史派克虽这么叫着,但位于狭窄山路上的他们根本无计可施。 j}//e%$a  
因此也只能集中精神,注意着石块不规则的动作。 Gm:s;w-;v  
他就这么千钧一发地闪掉了朝自己滚过来的两颗石头。 fm-m?=  
“唔喔!” s2SV   
身后响起了这样的声音,随即传来了好大的落水声响。 Pb?vi<ug+  
“古里巴斯祭司!” Y,0Z&6 <  
亚德·诺瓦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tdxzs_V,-  
侍奉战神的矮人祭司被石块打到,就这么脚底一滑摔落了谷底。 CdRJ@Lf  
虽然想要救他,不过现在仍然是无计可施。 Anyy  
石块继续掉了下来,打中盖拉克跟一名亲卫骑士。 E8r6P:5d`  
亲卫骑士也掉到了谷底,而盖拉克则是顺势漂亮的拨开石块,好不容易站稳了脚步。 i8e*9;4@  
“可恶的赤肌鬼!” N ? Jy  
等到确认没有落石之后,史派克憎恨地瞪着山壁上方。 Wjl2S+Cc  
料想妖魔当然应该已经逃走了。 2_HIn  
然而妖魔出乎意料地竟然还待在那边。而且还手握长枪从山壁边跳了下来。 >eG<N@13p  
它们熟练地从山壁上滑下来,就好像是要突击一样,将枪尖瞄准了史派克等人。 \OkZ\!<hg  
“可别小看我啊!” N`efLOMl]  
史派克拔出剑在原地摆出架势。 zJy=1r  
对付骑士枪的突击是史派克相当拿手的。由于不能让自己的气势被对方压过,因此他集中精神,试着看清楚对方的动作。 q( ~rk  
赤肌鬼巧妙修正滑落的轨道,朝史派克的正面突击过来。  4t(/F`  
枪尖朝着史派克的胸膛伸了过来。 =AzPAN#e  
“喝!” V:y6NfL7i'  
史派克用力一喊挥出了剑。 ^wBlQmW7J  
这一剑正中目标,枪尖就这么被砍断飞到空中。 I{dy,\p  
然而一起冲过来的赤肌鬼他就没办法应付了,两个人就这么撞成了一团。 .%n_{ab1  
虽然想要站稳脚步,不过从山壁上滑落的赤肌鬼力道实在太强了。 C5V}L   
史派克就这么跟丑陋的妖魔一同滚落谷底。 F\+AA  
不过在摔落的途中,他还是勉强重整了态势。 KX9IC 5pR  
随即而来的是激烈的冲撞。 %z@ Z^Jv  
WT,I~'r=S  
虽然突然的奇袭使得史派克等人陷入混乱,不过幸好并没有人丧命。 V B*c1i  
古里巴斯、盖拉克以及一名亲卫骑士被落石打到,莱娜则是大腿中了一枪,但都没有造成致命伤。 J' uaZI>'  
己方总共打倒了三只赤肌鬼。 (n7xYGfYS  
一只是把枪拿在手上滑下山壁的时候被莉芙的精灵魔法绊倒。之后就这么滚到谷底,被先落下去的亲卫骑士打倒。  :'F,l:  
另一只则是莱娜以拿手的鞭子缠住其脖子,之后将其悬在空中吊死的。而且那时长枪还刺在她的大腿上。 _f@,) n  
最后一只则是由史派克打倒的。在撞成一团掉落谷底的时候,最后一刻在下面的是赤肌鬼,而且他们并不是掉到河里,而是撞上了突出河面的一块大石头。 2{=D)aC$f  
可怜的赤肌鬼就这么被史派克压扁。 vVo'f|fW  
接下来史派克便尝到了自己绝对不愿意再经历一遍的各种触感。 i kfJ!f  
如今史派克以河水洗净身体,就这么裹着毛巾而且板着一张脸。 HI|egf @  
他以油布擦拭脏掉的铠甲,衣服也已经用河水洗干净现正在用营火烘干。虽然看起来相当狼狈,不过如果运气不好的话,当时撞上岩石的或许就是他,因此也不能说是最坏的结果。 cy,6^d  
只是他理所当然被莉芙嘲笑了。因为其他人都是掉到水里,就只有他一个人摔到岩石上头。  of*T,MUI  
“那样还比较好呢。” ]pe7I P  
不过古里巴斯非常正经地说道。 3G4WKg.^  
由于是属于大地之妖精,因此矮人族相当讨厌水。只是淋雨或洗澡的话还好,不过如果要他们跳到河里或池里,他们甚至表示宁愿跳到火堆里头。 X8Z) W?vu  
实际上古里巴斯之所以没有淹死,完全是身上笨重的铠甲所赐。因此他才能沿着河底爬到岸上。 7WmLC  
总之这场意料之外的突袭,使他们尝到了相当的苦头。虽然没有人丧生,不过还是有人受伤了。其中伤势最重的莱娜,则是由古里巴斯祭司的治疗咒文治好了伤口。 Xk|a%%O*H  
“虽然稍微粗心了点……” ( ww4(  
史派克穿上烘干的衣服以及有着油臭味的镗甲,就这么丢下了这一句话。 [x 7Rq_^  
“没想到普通的妖魔竟然会用这样的战法。” sT1 OAK\^  
“肯定是有人在操纵它们吧。” hd'QMr[;  
盖拉克如此回答。 +$ djX=3  
赤肌鬼大概有十只左右。以一般的常识面言,它们不可能做出丢石头或从山壁突击之类的战法。 A*0X ~6W  
进行突击的赤肌鬼们之后就这么跳到谷底,然后沿着河流往上游迅速逃走了。 yx?oxDJg  
由于没空去追赶它们,因此另外七只还是被它们给逃走了。不过它们竟然连撤退的动作也是如此巧妙。 66>X$nx(z  
这一连串的战术,肯定是有人教它们的。 dY$nw  
“难道是有妖魔的上位种族吗?” *.w6 =}  
亚德·诺瓦轻声说道。 5w>TCx  
他没有掌握住一瞬间发生变化的状况,因此完全没有使用出魔法。 (BH<\&yHE  
他真的是无地自容。身为宫廷魔术师,在战场上以魔法保护国王应该是他的任务才对。 [r 7Hcb  
“总之我们还是小心前进吧。” FP{=b/  
史派克环视众人如此说道。 Q3+%8zZI  
所有人露出复杂的表情点了点头。 BPW.&2?<  
之后他们便再度出发。 EK>x\]O%T  
沿着河岸走了一阵子,他们来到了一片宽广的平原,然后又回到山路上。再往前走是一片树林,不只路面变宽,地上也积满潮湿的落叶。 fGj66rMGw  
由于树木之间的间隔很大,因此应该不用担心会有埋伏。 :twp95{R1  
听贝利尔的村民说,他们平常都在这附近捡柴跟采集山菜。 \l0!si  
再往前便是妖魔的领域,即使是之前没有妖魔的时候,他们也从来没有进去过。 bp8sZK"z  
赤肌鬼的巢穴似乎是在岩壁中的洞窟,据说洞窟的前面有一个小小的广场。 ok,O/|E}?  
“要用烟雾熏它们出来吗?” nY;Sk#9  
由于被偷袭而有点不高兴,因此史派克对盖拉克提出这样的作战。 z4J\BB  
“莉芙应该有办法操纵风向的。” F _@` <d!  
“它们应该已经逃走了吧?” Pt-mLINvG  
盖拉克如此回答。 yp]v Dm  
继续留在巢穴中的话肯定将会被全灭。既然统率者有能力让妖魔进行那样的攻击,现在也很有可能早就逃走了。 "6WJj3h N  
“如果它们因此而在其他地方作乱就麻烦了。” "9c!p  
“看来减少驻扎在公都的骑士,让他们回到自己的领地比较好。” k<fR)o  
为了预防新生玛莫帝国的进攻,除了亲卫骑士团之外,还有五百名左右的骑上轮流驻扎在公都。 ~PpU'[  
这样的人数达到玛莫公国所有骑士的四分之一,同时也意味著有这么多领土是无人留守的状态。 ~ c~j  
对于妖魔肆虐的这种事件,让骑士们留在领地会比较容易应变。 vcy(! r  
“领地分配跟边境的守卫体制,看来都还是需要整顿一下啊。” pR*3Q@Ng  
“这种事情不回公都没办法做啊。” S:2 xm8 i  
听到史派克这番话,盖拉克语带讽刺地如此回答。  ^LSD_R^N  
史派克也想回答说他当然知道。 GXv2B%i8  
不过他却没办法说出口。 6QPbmO]z  
因为脚下积满落叶的地面忽然消失,史派克就这么掉到了地底。 (a,`Y.  
“是陷阱!” >Zf*u;/dW$  
上头传来了莱娜的声音。 (d <pxx  
史派克也因此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 Np~qtR  
幸好这个洞没有很深,底下也没有像尖木桩这类的机关。 !P6y_Frpe  
然而—— T(qHi?Y  
随着一个沉重的金属声响,史派克的胸口感到了一阵冲击。 [h\_yU[ P  
接下来眼前也出现一对散发红光的眼睛。 h* /  
“是赤肌鬼!” KA`)dMWL  
史派克一拳往眼前的光芒打去。 sg]g;U  
手上传来了沉重的感触。 38JU-aq  
同时响起一声奇怪的惨叫。 6& 9q6IIy  
他是以金属护手打下去的,光凭肉身应该是承受不了才对。 6>EoU-YX}l  
失去力气的生物就这么倒在史派克的胸前。 NL ceBok  
一种足以让史派克发誓再也不想闻到的臭味,就这么直扑他的鼻腔。 L\<J|87p?  
“没事吧?” %bnjK#o"Q  
莉芙探头往洞里看去并且以焦急地语调说道。 KEr?&e  
“不用担心。” .aIFm5N3?  
史派克如此回答,并将胸前的生物轻轻留在洞里。 t2%gS" [  
“竟然有赤肌鬼埋伏!” Qc :Sf46O  
莉芙瞪大眼睛如此说道。 CwfGp[|}e  
“真是勇敢啊。还是只是听命行事而已呢……” inx0W3d"T  
史派克像是自问般轻声说道。 %u$dN9cw  
要躲在洞里埋伏必须要有必死的决心。 $2*&\/;-E!  
之后史派克探了探脚下,捡起一把像是短剑的东西。 L2y{\<JC"  
然后将其扔到地面上。 A}n5dg0u  
“这该不会有毒吧?” y/A<eHLy  
史派克不经意地如此问道。 2$QuR~  
“正确答案……” $L$GI~w/  
马上就有人回答了。是盖拉克的声音。 m-!z(vcn  
“就想说是应该这么一回事。” r;aP`MVO<  
由于这是不错的策略,史派克反而相当的佩服。 qS+Il g  
对手无疑是妖魔,但却不是普通的妖魔。感觉上就像是在跟一个可怕的策略家作战似地。 QJ-?6 7_i  
史派克在盖拉克跟亚德·诺瓦的帮助之下从刚刚的洞穴里爬了出来。 5B=Wnau  
“公王陛下果然还是……” *C?x\.\C  
即使脸色苍白,但莉芙还是想开口嘲笑史派克。 3#T_(  
(你还真有原则啊。) u~d&<_Z  
史派克如此心想。 V_7xXuM/  
“这可不是不幸啊。” 0#K B.2AP  
他将手放在莉芙的头发上如此说道。 QWGFXy,=1  
“如果掉下去的不是我那就危险了。因为我有穿铠甲,所以才能够挡下偷袭的。” /C}fE]n{X  
听到史派克这番话,所有人都不禁恍然大悟。 Iq[,)$  
除了穿着锁链甲的古里巴斯之外,所有人都是轻装打扮。  goT:\2  
要是被有毒的匕首刺进胸口,当然就是瞬间丧命了。 57b;{kl  
“排成一列前进吧,莉芙的枪借我一下。” $bKa"T*  
史派克像是理所当然般走在前面,以枪的另一端检查地面慎重前进。 j{'@g[HW  
因此他们花了相当多的时间才走出树林。 r4qFEFV3%  
“接下来会用什么策略呢?” *H RxC  
史派克以期待的语气,对身后的盖拉克如此问道。 '17u Wq  
“这可不能开玩笑啊。” &WHEPdD  
即使是身经百战的亲卫骑士队长也不禁脸色苍白。 Z@8amT;Y  
史派克等人再度沿着路面平坦的山路前进,之后便离开河岸,朝赤肌鬼巢穴所在的岩壁顶端前进。 uS|Zkuk[!  
他们辛苦的爬上了几乎不能称之为路的山路,终于来到了山顶附近。 L4;n$=e  
此时太阳已经开始西下了。 MJX m7<(  
“能在天黑之前抵达真是太好了。” 1|cmmUM-'v  
史派克对着容易忧心的宫廷魔术师如此说道。 Z?hBn`.  
亚德·诺瓦则是很没信心地点点头。 *G~c6B Z  
“史派克怎么看起来这么爽朗啊?” a3lo;Cfp  
莉芙见状露出相当意外的表情,并且悄悄跟莱娜说道。 ~0 FqY &4  
“受到那样严厉的欢迎却反倒更加从容不迫,因为他本来就是能在逆境中求生存的人啊。” [bT@Y:X@`  
“原来如此。” {fN_itn  
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个性,因此才能成为玛莫公王的吧。而莉芙也觉得就是因为这样毫无魅力的她才得以留在史派克的身边。 ]aakEU  
“莉芙!” "a"[B'  
被史派克这么一叫,半妖精少女吓了一跳连忙回应。 >PGm}s_  
她以为自己说史派克的坏话被听到了。 mc$c!Ax*  
“绕过那块大石头,应该就看得见赤肌鬼的巢穴了。你觉得它们会怎么迎击?” In;z\"NN4  
“一般来说都是用弓箭吧?” $ qrr]U  
莉芙以食指抵着嘴唇没什么自信地说道。 )v-* WreS  
“我也是这么认为。” >Ia(g0  
史派克若有含意地咧嘴笑着。 YHRI UY d  
“要用风之精灵保护你?” R\Q%_~1  
“抱歉啦,我很会利用朋友呢。” sw@ 2 ?+  
“一点都没错,总有一天你会没有朋友的。” ``E;!r="v  
莉芙虽然如此发着牢骚,不过依然集中意识召唤风之精灵。 T i/iD2g  
由于距离山顶很近,因此风吹得相当的好。 /1>  
“要对几个人用咒文?” q9!#S  
“我跟盖拉克还有亲卫骑士……” =J'?>-B  
“我也去吧。赤肌鬼可是我们的世仇。” 7lj-Z~1  
古里巴斯如此说着,并且再度握紧了手中的小型斧头。这是预想到会在洞窟作战而准备的武器。 `x#~ -  
“五个人都要!” e S=k 48'U  
莉芙像是在惨叫般说道。 ~^C7(g )  
“我大概会昏倒吧……” Rj&7|z  
“你放心,到时我会背你回去的。” Iq=B]oE  
“我一点都不会感到高兴啦!” Xda <TX@-  
莉芙虽如此抱怨,但还是闭上眼睛专心使用咒文。 c>!J@[,  
“自由的风之少女啊……” <`*P/V  
咒文完成之后,风之精灵希鲁芙开始在史派克等人的身边飞舞。 i+Dgw  
然而不是精灵使的人是看不到的。 t5APD?5 c  
“这样就不用担心弓箭了。” u_"h/)C'H  
莉芙以疲倦的声音如此说道。 8} k,!R[J  
“你帮了大忙呢。” W>bW1h  
史派克如此回答,并与盖拉克等人使了个眼神。 TjK5UML  
“就把至今欠的通通还给它们吧!” N8q Z{CWn  
盖拉克拔出剑用力说道。 fEc_r:|\6  
“只要它们还在巢穴里的话。” [\ YP8^..  
“总之去看看就知道了。” !q\w"p0X  
史派克如此说道。 9y*! W  
“不去看的话就不会知道。” 1@S6[&_  
古里巴斯如此应和。 ~&3"Mi&>`  
之后五名战士,便拿着各自的武器开始进攻。 hb8XBBKR  
绕过大岩石之后,眼前正如之前听到的是座小广场,其后方的岩壁则是一个洞窟的入口。与其说是自然形成,倒不如说是妖魔自己所挖的。 gt GKV  
赤肌鬼原本是大地之妖精,因此挖洞的技巧并不输给矮人族。 5yiiPK$qr  
而它们也正如预想的是以弓箭进行攻击。 D>e\OfTR:  
数十枝箭同时朝史派克等人飞了过来。 WbWW=(N'd  
然而被风之精灵所守护的他们,根本就不会被弓箭所伤。 }a1Sfl@`3  
(虽然对方已经使用适合的方法,不过还是得依照对手做应变的。) c loSJmUlQ  
史派克在心中轻声说道。 mh7sY;SvM  
率领妖魔的头目的确很聪明,不过或许经验尚有不足。 ,wi=!KzX  
而史派克马上就得知,他的想法其实是正确的。 uEGPgYY(  
“看那里!” hYXZ21(K#  
一名亲卫骑士指着洞窟上方如此叫着。 {3(.c, q@  
赤肌鬼们并不是在洞窟前面,而是在山崖上面放箭的。而且其中有着跟赤肌鬼明显不同的身影。 zHOE.V2Qo  
“黑妖精!” 5 t`ap  
史派克见状相当的惊讶。 .!8X]trEg  
并不是因为率领赤肌鬼的是黑妖精,这个他已经在之前就预料到了。 UnWGMo?JEi  
让他惊讶的是,黑妖精竟然还只是个小孩。 ;;'a--'"  
黑妖精总共有两个人。 m_"p$m ;  
看起来跟莉芙差不多大。森之妖精虽然长寿,要成为大人的时间其实跟人类差不多。 +Sd,l>8\  
虽然看不大清楚,不过其中一个黑妖精似乎是少女。 IiK(^ :~%  
“你对那些黑妖精有印象吗?” v^c<`i;  
盖拉克走过来对史派克如此说道。 CC>fm 1#i\  
“我怎么可能认识黑妖精……” |[37:m  
史派克虽然如此回答,但在看清对方长相之后便恍然大悟。 G4`Ut1g ^  
“是在矿坑的那两个黑妖精!” ^5 ^}MB%  
在寻找妖魔之银而前往荒废的银矿矿坑时,史派克遇见了两个黑妖精小孩。其中一位比较年长,还召唤风之精灵希鲁芙对抗自己的少年,的确跟站在山崖上的其中一名黑妖精很像。 %]<RRH.w  
“所以那时候不就说过,即使是小孩,妖魔终究是妖魔的吗?” &oeN#5Es8C  
盖拉克如此说道。 f' '{.L  
“的确如此。” /iU UM t'  
史派克虽如此回答,不过他并没有后悔。 (H8C\%g:  
今天虽然也是交战,不过跟那个时候不一样。 Sn(l$wk=  
无论是这次或是上次,史派克等人都来到了他们的藏身之处。 c3V]'~  
虽然相当的类似,不过对于那个黑妖精少年而言,这次会受到讨伐应该是在预料之中的。 EDHg'q  
所以他才布下了陷阱。之所以让赤肌鬼出现在村人面前,或许是为了要引诱史派克等人过来也说不定。 ("?&p3];b  
如果对方有这个意思,史派克当然不会再手下留情。 t$K@%yU2  
只不过…… B`*f(  
“我们应该也要带射击武器过来的呢。” sOl>5:D6  
史派克仰望山崖上的妖魔轻声说道。 ^`rpf\GX(  
由于只预想到会在洞窟里作战,因此如今的史派克等人可说是束手无策。 Vd%v_Ek  
“给我下来!” qX5yN| A4  
盖拉克如此悔恨地叫道。 M@~~f   
然而妖魔当然不会理会。 !/j,hO4Z4  
“古里巴斯祭司,请您用咒文攻击吧,即使没有命中也无所谓。” F$Im9T6  
“我知道了。” u5w&X8x  
察觉史派克的意图之后,古里巴斯开始咏唱气弹之咒文。 ;} lT  
无形的气块在黑妖精的脚下炸开,许多小石块在空中飞舞。 (j' {~FB  
就像是以此为暗号,黑妖精少年迅速地举起右手。 "z^(dF|  
看到这样的指示,赤肌鬼们便撤退到了岩壁的后方。 .u1X+P7  
然而黑妖精少年跟少女依旧留在原地。 0K<x=-cCB  
“我是玛莫的公王史派克。” 'K@-Z]  
史派克大声说出自己的名字。 hv* >%p  
因为他感觉黑妖精就像是在等他这么做。 yu)q4C7ek  
“我是洁妮雅。前任族长鲁杰布的女儿!” n*Q`g@`  
黑妖精少女如此说道。 yN*:.al  
“我是凯列尔。你们的长相我记下来了。” o`bo #A  
另一个少年也以锐利的视线瞪着史派克如此说道。 o+nG3kRD  
“要打的话我随时奉陪,不过我并不打算讨伐你们。不要接近有人居住的地方,只要你们留在妖魔的领域,我就绝对不会对你们出手的。” 2-++i:, g  
史派克如此对他们说道。 h#i\iK&A  
“我们会再见的。” XCDSmZ  
这是黑妖精少女给他的答案。 9)`amhf>  
之后两人便离开了史派克的视线范围。 Ia2(Km  
“竟然是那样的小鬼……” y&"!m }  
史派克看着妖魔离去的山崖顶端轻声说道。 B2 c@kru  
“他们打算收下级妖魔当部下,然后跟我们宣战呢。” 845 W>B  
“这就是所谓的黑妖精啊。” J$Fnm\  
盖拉克不满地如此说道。 Yd:Q`#7A  
“虽说是敌人,不过还真是厉害啊。” n`(~O O  
古里巴斯拍了拍盖拉克的背。 Nt]qVwUm'Y  
“请魔兽使艾莲娜导师,派一只魔兽住在这里吧。这么一来妖魔就不会以这个洞窟当据点了。” DAdYg0efex  
“那只魔兽不会袭击村子吧?” ju|]Qlek  
盖拉克不安地如此说道。 ?]#OM_,8  
“如果是艾莲娜导师找来的魔兽,应该不会让人担这个心的。村民只要跟之前一样不要接近这里就行了。” xzsdG?P  
史派克如此说着,并静静地收起了手中的剑。 {EA1vo"  
虽然这跟讨伐比起来相差很多,不过肯定是赶走了妖魔。 -)v@jlg02  
贝利尔村的村民应该也可以接受吧。 >oGiIYq  
因为比起沙漠之民,他们更习惯于跟妖魔相处……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7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06

第四章 暗黑神殿之废墟 @n -r-Q  
跟妖魔战斗回来之后过了一晚。 =Yz'D|=t  
史派克比平常还要来得早起。 ?QZ"JX])  
走了好长的山路,加上跟会使用特殊战术的妖魔作战,应该是已经身心俱疲了才对。 cPDQ1qre!  
大概是因此反而无法睡好吧。 GZip\S4Y  
想说睡回笼觉大概也只会作恶梦吧,因此史派克就这么直接起床。 v&a4^s  
他来到落脚旅馆的后院,冲冷水让身心清醒一些。 oGa^/:6L  
虽然赶走了妖魔,不过还需要前往暗黑神大神殿的废墟进行调查。 qIIJ4n  
必须结束这个任务之后才能够回到公都温帝斯。 EV pi^>M  
“史派克先生?” ?e[lr>-  
在擦拭冲湿的身体时,身后传来开门并且对他说话的声音。 ntFT>g{ B  
连忙回过头一看,大地母神的侍祭妮思惊讶地站在那儿。 F$BbYf2i  
之后她红着脸说声对不起,并将视线移到了其他地方。 z2_6??tS/c  
看到她这样的反应,史派克才想起来自己没穿衣服。 #J (~_%Wi  
“妮思……侍祭。” &>d: R_Q]  
他狼狈到只能说到这里,就连忙开始穿上衣服。 #$1Z  
虽然男人被看到没穿衣服不会怎么样,不过还是得看对方是谁。 @+3kb.P%7  
不过仔细想想,日出而作是玛法女神的教义,会在这个时间碰到妮思也是当然的。 MZ+^-@X  
虽然只能说是自己大意,不过由于也没得解释,因此史派克只是深呼吸让内心镇静下来。 8>hwK)av  
“要一起去散散步吗?” 8YC_3Yi%  
他穿好衣服之后便如此邀请妮思。 p w8 s8?  
“我很乐意。” 4R18A=X  
妮思高兴地点点头,然后先回到旅馆,穿上一如往常的神官服之后走了出来。 I f\fLhM  
“早上的礼拜结束了吗?” dFKM 8_jH  
漫步在小河旁边的步道,史派克对妮思如此问道。 !pD*p)`s  
由于旁边没有人,因此并不需要注意说话的语气。  }Y;K~J  
最近他在公私场合分别要用什么语气,也已经可以自然区分了。 /~zai}  
“我对女神请示了很多事情。虽然没有获得答案,但无论是疾病或诅咒,对于人们而言都是不自然的状态。置之不理的话将会违反女神的期望。” ,7<f9 EVY  
“所以要拯救村民?” EK4d_L]I  
“无论如何都要。” Hy^N!rBxfO  
妮思以充满决心的表情如此说道。 {{QELfH2  
“非常谢谢你。” |UX(+; n  
要拯救直辖地贝利尔村民的工作,其实是属于公王史派克的义务。然而因为是疾病或诅咒,身为战士的史派克事实上根本无从着手。 ouuuc9x]  
“总之我想要先查出原因。是疾病就要查出病名,是诅咒就要查出究竟是谁所下的。”  5~>z h  
“唯一像是线索的,就只有旅馆爷爷看到的那只大鸟怪物,而且也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呢。” RJd(~1  
依照那位老人所说,那只怪鸟是巨大而且半透明的。 H!$o$}A  
虽然有可能是亡灵或精灵之类的东西,不过依照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表示,这种魔物并没有外型像是鸟的种类。 >Wv;R2|  
不过由于这里是暗黑之岛玛莫,因此存在哪种怪物都不会令人惊讶。如果这个怪物就是疾病或诅咒的元凶,打倒它或许就可以让村人康复了。 U H*r5o3  
“或许跟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有关系也不一定。无论是疾病或是诅咒,都有可能是法拉利斯的邪恶奇迹所造成的。” @0/+_2MH-  
如果是高级的祭司,便可以请神发动治病或解除诅咒的奇迹。像是这次同行的三位祭司都有这样的实力。 ]x(!&y:h  
而在另一方面,侍奉邪神的高级祭司,则是可以使用让疾病流行或施予诅咒的奇迹。 :51/29}  
“您怀疑这是新生玛莫帝国的阴谋,所以才请莱娜回去公都的?” AJF#Aw `o  
讨伐妖魔的旅程结束之后,莱娜便马上回到了公都。 LGw$v[wb  
听到妮思这么问,史派克点头肯定了她这番话。 4bYK}o S  
“昨天跟我们作战的妖魔,我想应该也是新生玛莫帝国那边的人。或许法拉利斯教团的神官战士团也是……” v@ lM3_rbO  
邪神战争之前的玛莫帝国,由黑衣之将军率领的暗黑骑士团、黑之导师的宫廷魔术师团、黑妖精族长鲁杰布的妖魔军团、以及最高祭司休迪鲁的法拉利斯神官战士团,这四大势力组织成为评议会。 pSdI/Vj'=  
新生的玛莫帝国,或许也正集结着这些势力。 P&*2pX:  
“在之前的战斗中,岛上的所有居民都知道玛莫帝国新生了。那时没有彻底根除他们真是令我懊悔。” ? iWi  
虽然战斗本身是玛莫公国获得胜利,但由于最后出现龙牙兵这意料之外的伏兵,因此没办法将敌人完全消灭。 rWR}Stc@]  
无法消灭帝国的这个事实,玛莫的人民将会作何解释呢? w"Gm; B4  
至少对弗雷姆的统治不满的人,肯定因此而获得了勇气。打算加入帝国那边的人或许也有不少。 H4&lb}  
“如果正如艾莲娜小姐所说,黑翼邪龙那斯真的回来,并且还被新生玛莫帝国所支配的话……” U`,6 * MS  
“公国的命运大概就像是被逼上绝路了。” M_/7D|xl/T  
史派克露出了苦笑。 O;:mCt _H  
在跟九头大蛇作战的时候,即使是有魔兽使艾莲娜的协助,以及利用名为“可燃的水”这种浑沌之力,也依旧出现了许多牺牲者。 !>..Q)z  
弗雷姆在“火龙之狩猎场”跟魔龙修汀斯塔的那场战斗,也有数百人战死沙场。 jaII r06  
跟那斯对决时究竟会出现多少损伤,史派克根本就无从估计。 6xTuNE1  
对于得用三千名左右的骑士统治这座暗黑之岛的玛莫公国而言,任何一个人的牺牲都是很大的损失。 '"0'Oua  
如果跟在火龙之狩猎场的时候一样有几百人战死,公国在那个时刻就已经完了。 )r xX+k+b/  
“要跟龙对抗只能挑选少数精锐。然而邪龙跟魔龙不同,已经从古代的诅咒中解放,因此随时可以飞到其他地方……” Lt?lv2k=L  
史派克停下脚步凝视地面,像是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S&Zm0Ku  
在要打倒魔龙修汀斯塔的时候,弗雷姆国王卡修选择火龙山的火山口附近,也就是魔龙的栖息地作为决战场所并将其打倒。 CkOz  
知道陷入苦战的魔龙本来想要逃走,但却因为要守护古代王国秘宝的制约而未能如愿。 riY~%9iV'  
“可是如果那斯不是自己回来,而是被新生玛莫帝国的人所支配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反向思考呢?” BC&S>#\  
“反向思考?” le|~BG hL  
史派克询问妮思这是什么意思。 Lb:g4A"  
“在英雄战争之后进入活动期的那斯,据说对当时统治这里的玛莫帝国也造成了威胁。因此玛莫评议会的实力者前往跟邪龙作战,使其屈服并从属于玛莫帝国。因此虽然不知道是使用什么手段,不过新玛莫帝国的统治者一定是使用相同的方式。” 6m* QX+  
“所以找出操纵邪龙的人,将支配邪龙的力量夺过来就好了是吗……” 4tRYw0f47  
虽然这绝不是件简单的事情,然而比起直接跟邪龙作战,被害程度应该会比较少。 +"\sc;6m.  
“关于新生玛莫帝国,莱娜跟她的密探正在进行调查,因此迟早会掌握到一些线索的。” x nsLf?>]  
史派克说到这里,便告诉妮思差不多该回旅馆去了。 L iN$ pwm  
由于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因此史派克也觉得轻松多了。光是如此就觉得很想要感谢妮思。 Kr gFKRgGj  
回过神来才发现他们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距离了。太阳也已经完全升起,应该有不少同伴起床了吧。 Y2N>HK0  
要调查法拉利斯神殿废墟,必须尽可能在白天进行。不然等到夜晚来临,将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怪物。 W,V:R  
虽然并不是害怕怪物,但无益的战斗依旧是要避免的。 S'Q@ScJ  
史派克跟妮思两人并肩走在小道上。 b[r8 e  
史派克感觉得到,偶而会不小心碰到她娇小的肩膀。以前光是这样自己就会紧张到手心冒汗,不过现在却觉得是相当自然的事情。虽然也可以牵手或是搂着她,但总觉得并不需要勉强这么做。 M8MR oA6F  
他很想就这么跟妮思两人过着如此悠闲的时光,然而玛莫的现状并不允许他这么做。 T,,WoPU8t  
(何时才能过那样的日子啊……) :KQ~Cb  
史派克不得不如此自问。 27eooY1  
然而他也知道,这个答案并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 |^ &b8  
6dq(T_eG  
“你去哪了啊?” *>Ns_su7W  
史派克回到旅馆之后,迎接他的是半妖精少女莉芙冰冷的视线跟这句话。 :}He\V  
“只是散个步。” m~iXl,r  
史派克有点生气的回答着,并且询问其他人的状况。 #3i3G(mQ  
“大家早就起来作好准备了。今天不是要去调查暗黑神殿吗。但是最重要的公王竟然失踪了?” ^h(ew1:  
“距离天黑还有很多时间,何况一天调查不完的话,就等到明天再过去一次就行了。反正神殿废墟又不会跑掉。” Kfbb)?  
“如果太久没回去公都的话,露杰南伯爵会生气喔。” lEH65;Nh*  
“这我知道啦!” Ot4 Z{mA  
史派克大声说着,并要她找大家到餐厅集合。 ]0Y4U7W  
“真会使唤自己的朋友……” 5Mro Nr  
拥有“公王的好友”这个称号的少女,虽然口中念念有词但还是走进了旅馆。 AFq~QXmr)  
看到两人这样你来我往,妮思不禁露出温柔的微笑。 :NhO2L  
虽然老是在拌嘴,不过史派克还是会请莉芙帮忙,而莉芙到最后也不会拒绝。 |6.l7u ?d  
虽然只能说这样的关系相当不可思议,不过谁都知道他们的感情很好。 NxkGOAOE  
感觉心中有点难过的妮思告诉史派克,自己会在准备结束之后前往餐厅。 DBo%fYst  
“呃、好的……” +Zb;Vn4  
史派克连忙点点头,目送妮思走进旅馆之后,自己也往马厩的方向走去。 f/U`  
必须要喂食马匹,并且为其装上马具。 y%&q/tk  
不过担任护卫的两名亲卫骑士已经在马厩里头,并且连他的马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R4[N:~Z$|  
“随时都可以出发。” 'K$[^V  
“因为是要调查废墟,所以又得找地方把马放着了。” 3(="YbZ  
亲卫骑士们各自对史派克说道。 *l"T$H   
“马上就会出发,先把马牵到前面去吧。” h\$$JeSV]  
史派克如此回答,之后再度朝旅馆走去。 6]&OrS[  
之后他走进屋内,并打开一楼餐厅的门。 =-0/k;^  
除了妮思之外,所有人都已经集合了。 gt\E`HB8E  
亲卫骑士队长盖拉克、宫廷魔术师亚德·诺瓦、矮人族的战神祭司古里巴斯、半妖精精灵使莉芙,以及侍奉至高神的女祭司亚莉希雅—— )\1QJ$-M&  
正如莉芙所说,所有人都已经穿上铠甲并且准备好武器了。 ]MqMQLG0t  
“这两天各位辛苦了……” 7!e vm;A  
史派克环视众人之后静静开了口。 C1V|0h u  
“现在就出发前往法拉利斯神殿废墟进行调查。由于无法预测会有什么危险,因此请各位多加注意。” V)3KS-  
听到他这番话,所有人都无言点了点头。 FVMD> =k  
“已经帮你把铠甲拿来了。” !`M,XSp(  
莉芙指着餐厅一角如此说道。 UBv,=v  
她就是会在这种地方细心。如果不是说话这么毒的话,史派克其实很感谢她的。 O n8v//=&  
在莉芙的协助之下,史派克穿上卡修国王所赠的魔法铠甲,此时做好准备的妮思也走了进来。 -m\u  
她身穿的并不是一如往常的神官服,而是一套方便行动的短袖衣物,腰间也佩带一把护身用的短剑。 ud63f` W]4  
之后史派克终于穿好铠甲,并且对大家宣布出发。 ?3/qz(bM  
※       ※       ※ 7dN*lks  
“玛莫公国的公王一行人,已经出发前往大神殿了……” EW}Bzh>b  
一名农夫打份的人敬畏地伏在地上,以颤抖的声音如此说道。 'HO$C, 1]  
听到这番话,盘坐在地上的另一个男人缓缓站了起来。 gLb`pCo/  
是个穿着简单义务的高壮男子。千锤百炼的肌肉就象会撑破衣服似的。  FK^p")i  
由于他将头发剃掉,并且在全身涂上精油,因此赤铜色的肌肤散发着金属般的光泽。 C/_ZUF(V  
“其中有至高神的信徒吗?” b k~( ^!R  
男人对农夫如此询问。 >|J`s~?  
“是的,有一名拥有法理斯圣印的女祭司。” o m!!Sl3  
“看来只要杀掉那个女的就行了……” dSLU>E3g  
男子一个人自言自语,随即背对农夫缓缓走去。 *HU &4E\a  
他朝着位于山脚,如今化为废墟的暗黑神神殿方向走去。 uY0lR:|  
“那个……黑暗祭司奥费司大人……” !zBhbmlKt  
察觉到的农夫连忙叫住了他。 X enE^e+9  
黑暗祭司——人们都是如此称呼侍奉法拉利斯等邪神的祭司。 9U7nKJ+iby  
由于教义主张人在黑暗之中才能得到自由,因此对于法拉利斯祭司奥费司而言,被这么称呼甚至是一种荣耀。 RXNn[A4xfY  
“你想要奖赏吗?” ]{!U@b  
名为奥费司的祭司回过头来对农夫说道。 y~(h>gi,x  
他所信仰的法拉利斯教义,肯定人类所有的欲望。 FW.7'7G@n  
为所欲为—— '-QwssE  
这就是法拉利斯教义的根本。 0*VWzH   
藉由提供情报要求财富,对于身为法拉利斯信徒的这名农夫而言,可说是理所当然的权力。 [<7@{ ;r  
禁欲在法拉利斯教义之中被视为恶德。 "33Fv9C#bK  
农夫露出谄媚的笑容看着奥费司。而他就这么丢了一枚金币在农夫的面前。 #||}R[~P"  
“非常感谢。” ]E7F /O/.  
农夫慎重地将金币收在怀里之后就匆忙离开了。 ``V" D  
奥费司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就再度朝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前进。 Pvzc EV  
“玛莫公王啊……” ~Io7]  
奥费司边走边如此说道。 Q`~jw>x  
“拜访神殿是你的自由,不过阻止你也是我的自由。” ]5mnew  
※       ※       ※ yZ @"\Z!  
法拉利斯大神殿,建立于山脚一座蛮高的丘陵之上。 kh!FR u h  
通往神殿的路是一条长长的石阶,山丘倾斜的地面已经变得焦黑,或是染上一种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奇怪颜色。 x%s-+ &  
别说是草木了,甚至连青苔都没有。一种异样的臭味扑鼻而来,感觉好像只要留在这里就会窒息似的。 63^O|y\W8  
“不知道是毒还是诅咒,总之好像有种瘴气一样的东西残留着呢。” 5rwu!Y;7*  
史派克以手帕掩住口鼻呻吟般的如此说道。 @V(*65b2  
其他人也同意他的看法。 B%" d~5Y  
这里是“邪神战争”的未期,侍奉至高神法理斯的伐利斯王国与暗黑神法拉利斯教团展开决死战的场所。其壮烈程度据说仿佛是神话时代“诸神之战”的重演。 ]-PH^H  
双方究竟有多少人牺牲,史派克并不知道实际的数字。 YO#M/%^j  
然而大概不会低于千人。而且含恨而终的这些死者灵魂,在这座暗黑之岛上很容易化为不死生物。 o#;b  
“走近一看果然很可怕呢……” ccNd'2P  
胆子总是很大的莉芙难得害怕地说着,就像要躲在史派克身后般黏着他不放。 R tGWG*v4]  
“据说不死生物会放出邪恶的黄色精气,有感觉到的话要说一声啊!” uYn_? G  
史派克转过头去对莉芙如此说道。 yaD~1"GA'O  
身为精灵使的她,可以区分万物所放出来的精气。 C^3 <={  
“所以我得走前面?” 5G::wuxk  
莉芙马上绷着脸如此说道。 48c1gUw oP  
“这倒不用,只要多注意周遭就行了。” C+'/>=>a.  
“可能会有陷阱,所以由我来带头吧。” 3) 8QS  
听到史派克这番话,古里巴斯祭司便如此自愿,并且扛着爱用的鉾枪走在前面。 Ci?Ss+|  
那就拜托你了,史派克轻轻点头如此说道。 H+1-]'g`  
矮人族是大地之妖精,不仅擅长于建筑以及工艺品,看出地面或建筑物所隐藏陷阱的能力也不在盗贼之下。 <nE>XAI_7  
因为拥有设置陷阱的技术,所以自然能轻易发现陷阱。 mlixIW2  
“正如莉芙所说,我感觉到有种异常的气氛。” H!?c\7adX  
妮思将手放在胸前并环视四周。 ./,/y"x  
然而现在并没有任何魔物。或许只是无法成为不死生物的灵魂碎片在附近徘徊吧。 ? K ;dp  
“正如之前所想,这里果然是个不能大意的地方啊。” `)` n(B  
史派克对身边的盖拉克如此说着,并跟在已经爬上石阶的古里巴斯后面。 Y -pzy']4  
两名亲卫骑士则是跟随在他的旁边及身后。 "*m_> IU  
“这里有三位年轻女性,保护她们才是骑士的责任吧?” ~T9/#-e>BF  
被史派克如此指摘,亲卫骑士们彼此相视进行沟通。 p=;=w_^y  
虽然有些踌躇,但后来他们走到了妮思跟亚莉希雅的身边。 txW{7+,  
“为什么不来保护我啊!” ! 6BW@GeF]  
莉芙马上就如此抗议。 u\ #"L  
“因为你已经黏在我身后啦。” {aY%gk?y#>  
史派克笑着对她说。 2HpHxVJ  
“这是你平常行径的回报吧。” 1KMLG=  
这些亲卫骑士们,也曾经是这个自称宫廷开心果的半妖精少女所嘲笑的对象。 Z9MdD>uwi  
“我是神官战士,所以还能够保护自己,所以请您保护她吧。” |kw)KEi}H  
亚莉希雅很正经地对亲卫骑士说道。 C 'v+f=  
“不用担心的,她原本也是个佣兵啊。” PUF/#ck  
盖拉克忍住笑对亚莉希雅说道。 <0H"|:W>I]  
“这样的少女当过佣兵?” )f}YW/'  
亚莉希雅惊讶地看着莉芙。 ?3%` bY+3;  
“战乱的时代就是这么的漫长。她十三岁就加人弗雷姆佣兵队了。当然还是有接受训练,一直到了能独当一面的时候才上战场的。” e<=cdze  
盖拉克对亚莉希雅如此说明。 J/\V%~ 1F  
虽然已经解散,但弗雷姆佣兵队有上百名希望成为佣兵的小孩。其中大多是因为战争而失去父母,没有其他生存方式的小孩子。 `&KwtvkdI  
莉芙原本也是其中一人,一开始只是在佣兵队里打杂,不过因为身为战士的母亲曾经教她使用武器,而且又是很难得的精灵使,因此马上就被正式采用为佣兵。之后也因此被派遣跟史派克同行,寻找从弗雷姆宝库中被夺走的魂之水晶球。 CZ(/=3,3n  
“为了不让像她这样不幸的少女继续增加,一定要让这座岛取回完全的秩序才行……” @n(Z$)8tR  
亚莉希雅祭司频频点头,就像是很同意自己这番话似的。 G]fRk^~  
“不幸的少女耶。” Cg&e(  
史派克回头对莉芙咧嘴笑着。 zoOaVV&1  
由于也不能对亚莉希雅祭司回嘴,莉芙也只能闹别扭地往旁边看去。不过她倒是从来没想过自己有多么不幸,因为无论是何种困境她都是乐观以对。加上可以跟精灵的意识相通,因此从来不缺聊天的对象。 &$]v h  
“在之前大战的时候,伐利斯士兵的尸体就是埋在这里吧?” MKy[hT:  
史派克注意脚下爬着石阶,并如此对盖拉克说道。 T(e!_VY|m  
“名为休迪鲁的黑暗祭司,似乎在决战的时候准备了一具肉体让法拉利斯降临,并且使用邪恶的奇迹攻击伐利斯军,据说当时的圣骑士们通通石化而粉碎了。” {jYOs l  
史派克也听说过光是这一击,就使得上百名的圣骑士因而丧生。 ;\lW5ZX  
然而这邪恶的奇迹之力,却无法影响位于石化诅咒中心的伐利斯国王埃特。 Uc_'(IyO  
不是骑士阶级出生的神官王埃特,在圣骑士之间的风评并不大好。然而他身为圣职者的品德却是毋庸置疑。在高龄且身体强健的法理斯教团最高祭司杰纳特死后,甚至传闻他有可能兼任教团的最高祭司。 e '2F#  
对于始终是政教分离的神圣王国而言,这虽然是史无前例的事件,但或许也是王国跟教团必须改革的时期了。 /RHo1  
要推动这些改革,让权力集中起来其实比较有利。 O+?<h{"  
“除了圣骑士之外,法理斯教团的神官战士也大多在这里战死。而且不只是之前大战的时候,战后派来调查的神官战士们也……” 7RUofcax  
亚莉希雅以夹杂着愤怒与悲伤的视线,瞪着这座染有着诡异色彩的山丘斜面。 (xVsDAp=@  
特意去看她的史派克不由得心想,她来到这座岛的理由或许并不只是因为信仰而已。 %,D<O,N  
不过这毕竟是私人的事情,因此他也没有继续追问。 !1q 9+e  
“无论如何,我们至少要找出法理斯神官战士全灭的原因。” O [i#9)  
史派克如此对盖拉克说道。 5dB'&8DX  
“我知道了。” {_S}H1,  
盖拉克忽然以恭敬的态度回应史派克。这是为了对亚莉希雅祭司,以及战死的神官战士们表达敬意。 -C<zF`jO  
“绷紧神经继续走吧。” Z00+!Tnd  
史派克恢复严肃的表情对同伴们说道。 yi l[gPy4B  
之后所有人无言地走上漫长的石阶。 `FsH}UPu b  
并且踏进了法拉利斯大神殿的废墟之中。 91$]Qg,lB  
G }FIjBE  
暗黑神大神殿的废墟比想像中还要荒凉。 wg0 \_ @3  
建筑物被彻底破坏、天花板都已经崩塌,瓦砾堆积得跟山一样高。 !"<MsoY@  
神殿内部的地面也被烧焦,或者是变成极为可怕的颜色,而神殿周围也一样是寸草不生。 ;gs ^%z  
“说不定是被不灭生物吸光生气的。” .!G94b  
古里巴斯祭司跪下来调查地面后如此说道。 %K>.l h@  
“大地的精灵力也很弱,这样根本就不会长出植物的。” (iR ide  
莉芙也如此补充。 6e _dJ=_  
史派克听完两人所说的之后点点头,然后重新观察着四周。 (4\d]*u5-c  
“好啦,要从哪边开始调查?” }J7zTj~{  
盖拉克如此询问。 Q4*fc^?u  
“你问我要从哪里也……” q+[Sb G&  
由于没有人带路,虽说是前来调查,但究竟要从哪边开始着手但却完全没有头绪。 A0Zt8>w  
“据说神殿的地下是邪龙那斯的巢穴,可以的话先找到那边的入口,之后再去礼拜堂看看。” .VkbYK  
史派克想了一下之后如此说道。 i| ZceX/  
被改名为温帝斯的玛莫王城,地下也有一座巨大的洞窑,并建有破坏女神卡蒂丝的神殿。 XXh6^@H=  
更令人惊讶的是,地下神殿的入口竟然就在王城的谒见大厅。 2hee./F`  
改名前叫做空夸拉的这座城堡,似乎是侍奉邪神的部族为了保护神殿而建立的。之后虽然常常进行改建,但是地下通路就这么一直保持原状。 1y lk4@`  
“神殿里头会有邪龙可以自由出入的洞?” 9 JWa$iBH@  
亚德·诺瓦提出了这个疑问。 OQ,NOiNkap  
“这样的话应该很快就能找到……” [xT:]Pw}  
史派克虽然如此回答,不过事实上他觉得并不会如此顺利。 8@PX7!9  
黑翼邪龙那斯是属于黑暗诸神的黑龙,但是绝对没有服从于人类的意志。 ]r-C1bKD`  
因此玛莫帝国的实力者们,才会跟邪龙作战并且强逼其就范。 ,:%"-`a%  
如果有入口可以让这种危险的生物进出,即使是以自由为教义的法拉利斯教团,应该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e5OsI Vtjr  
“换句话说可能没有入口啰?” 4<x'ocKlD  
在史派克提出这个意见的时候,莉芙便如此插嘴说道。 vA X|hwn;  
“不能否定有这样的可能。” j+^oz'q  
史派克露出苦笑如此说道。 4pln5v=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会失去一个有力线索了。 T2D<UhP  
“反正不找的话一定找不到,总之先调查一下附近吧。”  `juLQH  
只要邪龙不是使用魔法外出,出入口一定位于某个地方。 zh $}~RG[  
“除了邪龙巢穴的入口之外,还有要找什么东西吗?” .@"q$\  
莉芙恶作剧地如此说道。  )?2 e  
“就是想知道有什么才来的啊。如果什么都没有的话倒也没关系嘛!” #UtFD^h  
史派克不禁有些不高兴。 CdUAy|!`R  
“如果出现怪物的话反倒比较有头绪呢。” hb/]8mR  
盖拉克表情不为所动地如此说道。 zyg:nKQW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总之先从附近开始调查,这些崩塌的建筑物之中,一定有一个地方是礼拜堂的。” {T'GQz+R"  
古里巴斯祭司如此说着,便走进了旁边一栋建筑物的残骸。 vfB2XVc  
其他人难为情的彼此相视之后跟了过去。 t |W)   
他们调查烧剩的家具跟装饰品,并且把瓦砾移开检查地面。 WU4UZpz  
不过没能找到什么起眼的东西。 Ke-)vPc  
“伐利斯王国不可能掠夺这里,玛莫的人应该也不敢接近才对……” z5*=MlZ)R.  
史派克歪过脑袋,并且看着盖拉克寻求意见。 $DBGLmw  
“据知至少有两组的冒险者曾经来过神殿喔!” N 4K8 u'f^  
“不过他们不是失踪了吗?我想他们应该没有拿走什么……” z^nvMTC  
莉芙也加入话题,四个人就这么聊着关于冒险者的情报。 W2;N<[wa<u  
或许可能已经遭到杀害,或是因为发现庞大的财宝,因而特地躲藏了起来。 {m8+Wju}  
然而这毕竟都是推测。无论是情报或证据都明显不足。 zu2HH<E  
期间他们还是有在搜索,不过依旧没有发现什么。 xw<OLWW  
“不只没有魔物,连被诅咒的样子也没有呢!” Q>qFM9Z  
走出建筑残骸之后,史派克有些不高兴地说道。 x\s,= n3z  
“什么都没有的话不是也没关系吗?” 1x~U*vbhQ  
听到这句话,莉芙语带讽刺地如此说道。 ?yXAu0  
“我想得到一些线索。” RE3Z%;'  
史派克表情变得更不高兴了。 bVr*h2 p  
他们连堆积在地上的瓦砾都仔细调查,所以在察觉到时,太阳早就已经高挂天空。 pN[0YmY#  
如果以这种步调搜索每栋建筑,虽然不是肯定,不过在天黑之前应该是无法调查完的。 ps:f=6m2  
“稍微吃点东西,下午就去其他的建筑简单逛逛吧。只要确定里头没有魔物,之后再派遣调查部队过来就可以了。” ALd;$fd qf  
原本满心期待地来到暗黑神大神殿,不过看来似乎是会扑了个空。 FdOFE.l  
没有魔物的话就不会有诅咒。贝利尔村民所得的究竟是疾病还是诅咒,看来似乎无法在这里获得线索。另外应该位于地底的邪龙巢穴,他们也没能找到出入口。 ,je`YEC  
虽然莉芙说得没错,什么都没有的话其实没有关系,然而亚莉希雅祭司一定无法接受的。 *j)M]  
最坏的结果她可能会一个人留下来调查。不过无论如何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6er(%4!  
(总觉得事情都不能随心所欲呢……) zjX7C~h^Q  
原本期待调查这座废墟可以得知些什么,不过看来这种想法还是太天真了。 ,i`h x, Rg  
“总之只能仔细调查每个角落了。如果真的找不到任何线索,那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XbvDi+R 2A  
史派克对众人如此说完,便坐在其中的一堆瓦砾上。 uf)Oy7FQ  
毕竟要他坐在这种奇怪颜色的地面上,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8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06

;i/"$K  
除了神殿最内侧的建筑之外,所有的建筑物都已经调查完毕了。 h^`{ .TlN  
感觉就只是踏遍瓦砾之山一样。 ` v>/  
精灵使莉芙以及两位圣职者,在各处都有感觉到某些东西,大概是会在夜晚集合化为不死生物的灵体。不过看来在白天似乎是不会现身的样子。 x{~_/;\p3  
虽然不能将这个不死生物栖息的废墟置之不理,不过之后再进行净化也没有关系。 R2SBhs,+R  
等到玛莫公国的统治更为安定之后再解决就可以了。 QaIi.* tic  
因为现在就急需解决的其他问题,依旧堆得跟山一样高。 oy`3r5g   
“终于是最后一栋了……” }WA<=9e  
莉芙以复杂的表情如此说道。 N&x@_t""   
太阳已经开始西下,晚霞染红了远方山脉的棱线。 is64)2F](  
“不过这一间大概就是礼拜堂吧,以神殿来说就是最为神圣——或者是最不干净的地方。没有实体的魔物大多会附在祭坛或神像上,所以必须要多加小心。” )~1.<((<  
古里巴斯虽然这么说,但还是一脸平常地越过瓦砾堆,就这样走进了建筑之中。 }<E sS  
只有这里不像其他建筑一样完全被破坏,深处的天花板依旧完好如初。 i:MlD5 F  
同时也代表阳光照不进来。 M4R%Gr,La  
虽说还是白天,也可能会有不死生物出现并袭击过来。 22l|!B%o  
“调查完这里之后就回到旅馆好好休息,等到明天我们就可以回公都啰。” =ltbSf7  
感觉大家都相当紧张,史派克便以轻松的语气如此说道。 @\#'oIc|  
“然后就得坐在王位上谒见啰。” Uyz;U34 oI  
莉芙马上如此接话。 ;JMOsn}8  
“这还用不着你来说。” a.5zdoH_  
史派克马上露出不悦的表情。  "Nk`RsW  
不过他并不是因为莉芙这番话而生气,而是想到在他不在的时候,一定积了许多人民的陈情要等他回去处理。 [GcA.ABz  
“如果可以请露杰南帮忙该有多好……” l|4xKBCV]  
史派克如此发着牢骚。 CD XB&%Sr  
“那就不知道到底谁是公王了耶。只不过自从加冕仪式至今,你留在公都的时间根本就不多就是了。” ]L5Z=.z&  
听到史派克这番话,盖拉克连忙慌张地说道。 :< KSf#O  
实际上在人民之间,也流传露杰南伯爵才是玛莫真正公王的传闻。 Requ.?!fG;  
风之部族出身的骑士队长伍丁等人,对这样的传闻特别可说是特别敏感。 GQEI f$  
由于每说一句话就会被提出反论,使得史派克的表情也越来越难看。 hlABu)B'1  
他本来想对他们说,让自己发个牢骚又无所谓,不过要是真的说出口,想必一定又会有人说他的。 9-X{x95]  
因此他只在心中继续发着牢骚。 %_%f# S  
也并不是讨厌谒见所以常常不在公都,是因为认为要让玛莫公国受到国内外的认同,这么做应该是最为妥当的,自己才会如此积极地行动。 2l\D~ y  
据说卡修国王在弗雷姆建国初期也是如此,然而却没有任何人因而有所意见。 cq@_*:~Or  
只不过这也是信任度的差别就是…… vUodp#s  
信赖来自于实绩。史派克在毫无实绩之下就成为公王,因此被质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 Y7W1$he  
虽然希望他人能以自己的潜力来评估,不过连史派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拥有多少的能耐。 3_R   
想获得他人的好评,结果也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 ;?O883@r8  
(所以就算怎么被说,到最后也只能忍耐了。)  01UR  
只能说这总比什么都不说来得好。 kL2Zr  
承认自己能力的不足,并且任用人才以弥补缺憾,这也是身为公王的任务之一。 jU3;jm.)  
完美的国家就是这个样子。事实上能让国王过着享乐的生活,或许才称得上是着理想的王国。因为必须聚集了所有的人才,国王才可以变得什么事情都不用做…… I!soV0V U]  
“您在想什么呢?” fW4cHB 9|  
妮思侍祭走到身旁如此询问,大概是看到史派克拉下脸来沉默不语,因此才有所担心吧。 ?( dYW7S  
“我在想总有一天要过得奢侈一点。” zvK5Zxl  
史派克如此老实回答。 Ql6ai  
妮思露出疑惑的表情回答他说是这样子啊。 bCaPJ!ZO  
大地母神的教团总是会指责生活奢侈的领主,因此自己也不能肯定他所说的。 gw&#X~ em  
不过知道他不是在生气之后,妮思也就安心了。 y T1Qep  
在两人对话的时候,盖拉克等人开始调查着瓦砾堆。 z kX-"}$8  
史派克无言注视着他们,而妮思也不自觉来到了他的身边。 ,Dii?P  
直觉来说应该找不到什么东西。真要有什么东西的话,应该也是位于尚未崩塌的建筑物深处。 4htSwK+  
“这里调查到这边就够了吧。” fO|~Oz<S  
过了一会儿,盖拉克回过头来如此说道。 Oih2UrF  
似乎是想赶快到里头看看。 ?od}~G4s#  
“如果一样什么都没有就好了……” g0:4zeL  
莉芙不安地看着深处的墙壁。 gHh.|PysW  
虽然门没有坏掉,但阳光只照得到门边附近,再往里头就是一片漆黑。 P VkN3J  
“万能的玛那啊……” M6hvi(!X2  
亚德·诺瓦咏唱了照明的咒文。 <Ec)m69P  
他手中的魔术师之杖,散发出青白色的魔法光辉。 4w j|  
在亚德·诺瓦的咒文完成之后,史派克便对盖拉克及两名亲卫骑士以眼神示意。 (~pEro]?+)  
由亲卫骑士当前锋,然后是盖拉克跟拿着照明的亚德·诺瓦。 lKhh=Pc2  
妮思就这么跟史派克并肩跟在他们后面。 j.'"CU  
接下来是亚莉希雅祭司,而莉芙跟古里巴斯则是殿后。 `w=H'"Zv  
然而他们两人都集中精神,以便随时可以使用魔法。 cD`O +WA2K  
黑暗中应该有着法拉利斯神殿的祭坛,以及这位暗黑神的神像。 7f Tg97eF  
很可能已经被伐利斯军破坏了。如果确定了这一点,调查工作也只能就此结束。 o`8+#+@f7  
虽然没有任何成果,不过玛莫公王亲自前往调查神殿废墟,并且平安回来的这件事也是相当重要的,史派克如此说给自己听。 KJ^GUqVl  
如此一来街头巷尾的谣言就会消失,史派克也会再度立下一个功劳。 [`-O-?=  
亚德·诺瓦手上的魔法光辉,照见了这片深不可及的黑暗。 n25tr'=  
有个东西浮现在光辉之中。 IZv, Wo  
大厅深处像是祭坛残骸的东西前面,悠然地站着一个男子。 2[&-y[1  
他的身高跟体格不输给亚德·诺瓦,除了额前的一撮头发之外,头上所有的毛发都剃得干干净净。 5m7Ax] \  
由于只穿着无袖的简单衣服,因此很清楚的看见他全身千锤百链的肌肉。 g#%FY1xp  
“你是谁?” @bCiaBdi  
其中一名亲卫骑士拔出剑如此尖声问道。 9c %  Tv  
“我的名字是奥费司……” n9/0W%X>  
壮汉悠然地如此回答。 Y9L 6W+=T  
“我不只问你名字,还有你的身份呢。这里可是法拉利斯神殿的废墟啊!” })SdaZ  
另一名骑士如此怒吼。 \Y[)bo6s  
“正是如此。” Jb.u^3R@  
自称奥费司的这个男子,就这么不以为然地接下这句怒骂并向前一步。 ^QQ NJ  
“所以我才会在这里。而且这里不是你们应该来的地方。玛莫公王以及你的伙伴们啊!” OLup`~  
“你是法拉利斯的信徒吗?” b{>dOI*.}  
盖拉克从亲卫骑士之间走向前并对那壮汉如此问道。 [IBk-opap  
“我获得了祭司的地位。” V@'S#K#  
“黑暗祭司!” 9ufs6 z  
其中一名亲卫骑士激昂地喊着。 S)|b%mVwR  
看他差点就要冲出去砍杀,盖拉克连忙制止了他。 0%NI- Zyo  
因为对方没有拿着任何的武器。 {leG~[d  
“崇高的法拉利斯守护的正是黑暗,因此这对我们而言是种尊称。认定黑暗是邪恶的,只有僭称是至高神的神之使仆。” 'k Z1&_{  
奥费司如此回答,将视线直对史派克一行的其中一人。 -Ep6 .v  
是法理斯教团的女祭司亚莉希雅。 NP*0WT_gB  
“黑暗本身或许并不邪恶。然而在其中蠢动的人却大多是邪恶之徒,例如像你这种侍奉邪神的人……” g"? D>}@=  
亚莉希雅以严厉的表情看着这位剃发的黑暗祭司。 3F!+c 8e  
“由于向上天祈求正义,因此才会束缚了自己。人类本来是自由的,社会在自由的人类手中形成,并且不断撰写着历史。宽容的法拉利斯是为了要将世界交给人类经营,才会跟要将世界当成自己使仆的法理斯作战。” fGWK&nONyk  
“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当然可以随心所欲的生活。然而世界上有许多的人,如果没有秩序的话社会将会崩溃,人类将被迫过着野兽般的生活。必须要守护正义与秩序,人类才能够永远繁荣下去。” S9oGf  
亚莉希雅说到这里,便单手指着黑暗祭司,然后闭上眼睛冥想了一阵子。 vGT.(:\-,  
“至高神下达了审判。你是属于邪恶的一方。” ye2Oh7  
她再度张开眼睛之后如此说道。 gj X1b2  
“是吗,既然我是邪恶的一方,那你有什么打算?” `_^=OOn  
“这还用说,当然是在伟大的法理斯名下将你打倒!” yo?Q%w'Nh  
“可以的话就试试看吧……” @{lnfOESl  
奥费司露出诡异的笑容,并且微微屈膝摆出马步。 <5~>.DuE  
“亚莉希雅祭司,这里不是伐利斯而是玛莫,虽然有下令禁止信仰法拉利斯,但不能因为他是信徒这样的理由就予以制裁。” c%.& F  
看到现在的气氛几乎随时就要开战,史派克连忙如此阻止。 Ntiz-qW  
真的打倒他的话,难得的线索就会因而消失了。黑暗祭司他只有一个人,也不像是有藏着武器,也没有部下或是魔物的踪影。 dxWw%_Q  
应该要先抓住他询问情报才对。 5wX>PJS  
“难道你承认法拉利斯信徒的存在吗!” j3&*wU_  
“我并没有这么说。被托付了这个公国的我,只是想要遵守这里的法则。这座岛上有许多法拉利斯的信徒,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信徒都是为所欲为,大多都是将法拉利斯视为自由跟平等的神而信仰的。就像战神麦理的信徒并不都是战士、而法理斯的信徒之中也会有人犯罪是一样的。玛莫公国要制裁的并不是邪恶的人,而是因而犯下罪过的人。” vrbh+  
史派克对亚莉希雅如此说着,并来到盖拉克的身边跟黑暗祭司对峙。 hhhO+D1(  
“你说在等待我们,究竟是想要说些什么?” UI;{3Bn  
“我只是想要警告你们,不要再到这个地方来了。虽然已经成为废墟,但这里依旧是伟大的法拉利斯大神殿,只为了所有信徒而开放。” tO3 ;; %  
“如果无视于这样的警告会怎么样?是会被诅咒、被魔物所杀、或是会因而生病吗?” Kx0dOkE  
虽然已经很明显了,不过史派克还是如此问着黑暗祭司。 e IA=?k.y  
史派克已经仔细推测过,贝利尔村民之所以被诅咒或是感染疾病,很有可能是他使用暗黑魔法——邪恶的神圣魔法所导致。 e AjtWqg  
“如果你们再度踏入这座神殿,就会由我来对付你们。” YyIt-fPZ  
奥费司静静回答史派克的疑问。 MzD0F#Y  
“你们就赶快留下法理斯女神官一个人然后全部离开吧。现在马上就要天黑,成为不死生物活跃的时间了!” +E4 _^  
随即他语气一转如此吼道。 6bba}P  
“要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是吗……” cDg27 xOUi  
亚莉希雅祭司露出冰冷的笑容,并且对史派克如此说道。 F1>,^qyG6  
“您有什么打算呢?” ~55>uw<  
“我怎么可能这么做。我要把这个黑暗祭司带到公都进行质问,请问这样子可以吗?” '! (`?  
“如果他的确有罪的话将会如何?” ?9+;[X  
“我将会论罪予以制裁。” M_K&x-H0  
史派克如此回答亚莉希雅祭司,并且再度转身看着黑暗祭司奥费司。 zlE kP @)  
“正如你所听到的,请你跟我们到公都一趟。如果知道你没犯罪的话我们会释放你,不过请你把你所知道的通通告诉我们。否则的话,我们多少也会用一些比较激烈的手段。” Lrq&k40y  
“你们听不懂我说的话吗?留下法理斯女祭司一个人,然后马上离开这座神殿……” ^-ZqS  
“你说这什么话。陛下这番话就是对你的回答。我们要把你带到公都,如果不想吃到苦头的话就听话一点吧。” ']Z8C)tK  
盖拉克无可奈何地说着,并且对两名亲卫骑士以眼神示意。 U*cj'`eqC  
“知道了。” &3<]F K  
两人彼此相视示意,之后分成两路朝黑暗祭司接近。 +dfSCs  
“你们才是不想吃苦头的话,还是乖乖离开比较好。如果不小心踏入龙的巢穴,那就什么都没办法挽回了……” U|=y&a2Rb  
“你以为你是龙啊!” ^s5)FdF8  
听到黑暗祭司这番话,一名亲卫骑士忍不住怒骂着并拔出剑来。 Eq t61O$x  
“就让你看看是谁会吃到苦头!” 8Xr"4;}f+  
那位亲卫骑士如此喊着,并往暗黑祭祀砍了过去。 *h Ur E  
“别杀了他!” \ C Yu;  
由于来不及阻止,因此史派克也只能如此叫道。 VuGSP]$q  
“在下知道!” _wIAr  
亲卫骑士高声说道,并以剑身往黑暗祭司奥费司的肩膀打去。 3jeR;N]x  
这是强烈到可以把肩胛骨打碎的一击。 3hk A`YSYt  
然而—— [yz;OoA:;  
黑暗祭司并没有闪躲这一击。亲卫骑士的剑身就这么用力打中他的左肩。 I8m(p+Z=  
但也仅止于此。 &f[[@EF7  
奥费司不以为意地接下这一击。然后以像是被熟人拍肩膀的表情看着这把剑。 epQ7@9,Q  
“没用的。” _b+3;Dy  
黑暗祭司如此说着,并且迅速挥出了右拳。 ak R*|iK#b  
这一拳碰到亲卫骑士铠甲的瞬间,他的身体就被打飞到史派克等人所在的地方。 FK- >|  
同胞连忙试着支撑住他,然而却无法挡下力道而一起倒地。 d6u L;eR  
中了黑暗祭司一拳的亲卫骑士,就这么口吐白沫失去了意识。 c Mq|`CM  
铠甲胸口的部份留着一个清晰的拳印。 [K^RC;}nV^  
“竟敢如此!” wuPx6hCl  
另一名亲卫骑士一站起来,便如此怒吼着砍了过去。 {&xKS WNc  
“乖乖留下一只手吧!” =h4XsV)rO  
他以剑刃朝黑暗祭司的左手砍去。 7uYJ _R  
黑暗祭司这次举起手要接下这一剑。 0 j6/H?OT  
他根本就疯了。 }z}oVc  
所有人都认为他的手会被砍断。 F;kNc:X`)  
然而结果却不是如此。 YI|7a#*F  
剑刃就像被无形的盾所挡下,根本无法伤及黑暗祭司的一根寒毛。 XJ.vj+XXb  
“一只手是吗。” t|1?mH9  
黑暗祭司如此说着,并且抓住因为过度惊讶,而无法动弹的亲卫骑士握剑的手。 {@k5e) Q  
就这么用力扭了下去。 ~h -0rE  
亲卫骑士从口中发出了痛苦的惨叫。随即传来的是硬物断裂的声音。史派克等人亲眼看到,金属制的铠甲就这么逐渐变形,扣具也纷纷被扯断掉落。 4\>Cnc{  
“可恶的家伙!” Or0=:?4`  
看到按着手臂滚到地上的部下,盖拉克变了脸色拔出剑来。 JW (.,Ztm  
“等等!” 2}K7(y!?u  
然而在盖拉克要冲出去的瞬间,史派克抓住他的手制止了他。 .#@*)1A#t  
“我不会杀掉他的!” h>9GfF3  
盖拉克以亢奋的声音如此叫道。 _uID3N%  
“不是这个问题。对方即使被剑砍都没有流血,光是锻炼肌肉办得到这种事情吗?” ?(H/a-(:v}  
“那怎么可能啊!就算是再怎么锻炼,人类的肌肉也不会变成钢铁的。” $)mK]57  
盖拉克自己也经过相当的锻炼,因此他很有自信地如此说道。 ^ 14U]<  
“既然这样,那个暗黑祭司又是怎么办到的?” > T=($:n  
史派克压抑自己的情绪询问盖拉克。 1J jay#  
“就算是用剑身打或用剑刃砍,那家伙都毫不在乎啊!” /^SIJS@^`>  
对方看起来与一般人并没两样。 NJRk##Z  
他自称是奥费司,拥有黑暗祭司的地位。  \9N1:  
然而他真的是人类吗? /I(IT=kp  
而且史派克想起了另一件重要的事情。 Q/xT>cUd  
那就是前来调查这座神殿的法理斯教团神官战士全灭的事实。 *]:gEO  
他们的死因不是被剑砍伤也不是被枪刺伤,而是脖子被扭断或是重殴致死。 @9Rg g9r  
“法理斯教团的神官战士全灭也是你干的?” ..'k+0u^  
史派克的内心不可思议地相当冷静。 m^I+>Bp/:  
他当然相当的愤怒。 V(u#8M  
然而却是种缓缓在心底累积的愤怒。 }coSMTMv6  
“正是如此。我并不会无意义的杀人。然而我遵循自己的自由意志,绝对不会放过法理斯的神官……” >>22:JI`  
奥费司甚至露出爽朗的笑容回答史派克。 CobMagPhr  
“原来是你将调查队给……!” 4LO4SYW7  
听到黑暗祭司这番话,亚莉希雅祭司马上变了脸色。 2^RWGCEv  
之后她举起手中的锤鉾,并且握紧圆盾准备要冲出去。 nE;^xMOK!  
“不可以!” >v--R8I*  
妮思从背后抱住她,阻止她往前冲去。 {EU?{ #  
古里巴斯也以鉾枪协助挡住她的去路。 b/;!yOF  
“请不要阻上我!那个男人杀了十几个我们教团的人啊!” d^b(Uo=$  
“你也想跟他们一样的话我就不阻止你。” B6qM0QW  
古里巴斯如此对她说道。 !A_<(M<  
“看到刚刚的状况了吧?那个人即使被剑砍到也不会受伤啊!就算你再怎么善战也不可能赢的。” ygI81\ D  
“即使是败北也是神的旨意。除非是我舍弃了信仰,否则我绝对不能退出这场战斗!” Em6P6D>S>,  
“对我来说也是如此。只有你我绝对不会放过。将我们大神殿破坏的报应,定要让你亲身尝受!” ,zXP,(x  
黑暗祭司奥费司如此大声说着,并且发出像鸟呜般的怪声瞪着盖拉克跟史派克。 ct o+W}k  
“敢挡我路的话你们也会死!” sVzU>  
“你这个怪物!我的剑可是拥有魔力的!” MC\rx=cR\  
史派克的愤怒终于爆发了。 GTYCNi66  
“即使是魔法之剑,也绝对无法伤我分毫!” |aWeo.;c  
奥费司如此叫着,并且忽然跳到空中往史派克踢去。 y&A 0}>a:d  
“弗雷姆骑士也受过格斗训练的!” ko7*9`  
史派克踏稳双脚,以盾牌挡下了黑暗祭司的飞踢。 uGo tXb  
虽然强劲的力道袭击过来,但史派克还是勉强挡下,并且开始试着反击。 W'98ues%  
他在黑暗祭司着地时挥剑砍去。 `S)*(s? T  
这一剑正中只穿着简单衣物的奥费司腹部。那里由于没有骨头,因此皮肤跟肌肉将会被划开,剑刀将轻易刺入内脏。 YZ0y_it)  
然而—— Sh@en\m=#S  
传到史派克手中的触感却完全不一样。就像是拿棍棒朝棉被打下去的感觉传到手上。 b '9L}q2m  
“这是怎么一回事……” t%k1=Ow5i  
在史派克愣住的瞬间,黑暗祭司的拳头朝他的脸笔直的打了过来。 E\_Wpk  
这是连坚硬的金属铠甲都被轻易打坏的恐怖拳头。 dRhsnT+KX  
然而这一拳没有打中史派克。因为史派克身边的盖拉克扑到了两人的中间。 Uo<iZ3J  
黑暗祭司的拳头打中了盖拉克的右肩。 ~ZxFL$<'3  
随着东西碎裂的声响,盖拉克露出相当痛苦的表情,但还是在下一瞬间以脚踢中了黑暗祭司的丹田。 |0w HNRN_  
虽然攻击时的姿势不够稳,不过藉着对方的来势,黑暗祭司还是被他踢飞到了他身后的祭坛上。 L/+KY_b:*  
“我可是佣兵出身的,要打架正合我意啊!” L_~vPp  
即使右手臂无力下垂,盖拉克依旧很有气势地说道。 2a,l;o$2&  
然而再怎么看他的右手都不能用了。 XX9u%BZ~  
“史派克陛下,我们暂时先撤退吧!” _=g;K+%fb  
亚德·诺瓦就像是在惨叫般说道。 ;,&$ob*/  
“你要我放过这家伙吗!” ~N!-4-~p  
史派克如此怒骂,并且再度握紧剑跟盾牌与黑暗祭司对峙,他身边则是改以左手拿剑的盖拉克。 Jx-dWfe  
“他是一个人便把几十个神官战士全灭的怪物啊,就算是用剑砍也不会受伤,一定是某种魔物变身成人类的模样,如果不找出他的弱点,我们根本就不会有胜算啊!” WU:r:m+ >  
亚德·诺瓦以悲痛的声音继续叫道。 %uUQBZ4  
然而史派克跟盖拉克就像是没有没有听到似地,继续跟黑暗祭司拉近距离。 m Bc2x8g)  
就这样在两人即将砍向黑暗祭司的瞬间—— YT@D*\  
“慈悲的大地母神啊……” OtsW>L@ O(  
妮思以沉静但有力的声音咏唱着女神之名。 I `I+7~t  
并且就象是在唱歌般不断祈祷。 I<}<!.Bc!  
在听到她祈祷声音的瞬间,史派克意识到自己心中的愤怒跟亢奋完全消失了—— gQ8FjL6?  
※       ※       ※ B{dR/q3;@  
史派克等人回到公都温帝斯,已经是五天后的事情了。 h!4jl0 oX]  
妮思使用只有大地母神神官才能使用的奇迹,结束了史派克等人与黑暗祭司的战斗。 O&vE 5%x  
这是平息众人心中所有战意的神圣魔法。 ?V9Da;cj  
之后史派克等人为身负重伤的两位亲卫骑士施以治愈咒文,就这样回到了贝利尔村。如果刚刚继续战斗的话,或许会跟法理斯教团的神官战士们踏上相同的末路。 R4 x!b`:i  
因此史派克能够理解妮思为什么使用咒文没收了这场战争,并且也没有要她谢罪。但是由于过度懊悔,使得他整个晚上都没有阖眼。 J =j6rD  
同时这一次的事件,也随即传遍了玛莫全岛。 y<0RgG1 qp  
很明显是新生玛莫帝国的密探所进行的情报操作。 y2=`NG=  
如今玛莫的所有人都知道,玛莫公王等人从法拉利斯大神殿中逃了出来。法拉利斯教团至今依旧健在,而且大神殿也仍然是属于教团所有。 ,%!E-gr  
就好像是要回应这样的传闻,由族长级赤肌鬼或是精灵使所率领的妖魔集团,也开始在各地出没。 UU;U,q  
妖魔们以统筹过的行动,对村庄进行组织性的袭击,抢夺村中的家畜跟粮食,并且在领主、士兵或村人开始反击之后就马上撤退。 :u4q.^&!e  
就像是乘着这一连串的混乱,原本为了监视黑暗森林而建立的玛莫公国堡垒,也纷纷被新生玛莫帝国的暗黑骑士团所攻下。 FQp@/H^  
玛莫的人民也知道,这证明了当年暗黑皇帝贝鲁德所兴建的邪恶王国,正逐渐恢复着原有的实力。 >r8$vQGj  
而从伐利斯招聘前来的年轻药草师,则告诉了玛莫公王史派克一个更为冲击性的事实。 ^{+,j}V_H  
贝利尔村里的流行病,肯定就是只有莫斯龙骑士才会罹患的“龙热”。这是种用任何药草或咒文都无法治愈,会确实侵蚀生命的不治之症。 T x 6\  
而且这种病不只是在贝利尔村,还逐渐蔓延到了玛莫全岛…… o / i W%  
─────────────────────────── H-ewO8@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Q(0eq_X|6  
校对|chenlunno1 A!bH0=<I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严禁转载SF小说频道 j7u\.xu9  
───────────────────────────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78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119 点
好评度: 1332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9楼  发表于: 2008-09-04 19:08

一:本论坛轉載的小說全部禁止转载SF盗文论坛,這點尤其重要。切記,牢記,緊記。 F4$N:J kl  
9 U!-Zn!  
二:严禁对录入信息进行任何改动 增加或减少录入信息。 T>e4Og"?  
~Q36lR  
三:如從本論壇轉載,仍需注意保留“輕之國度”的一切錄入信息,這也是對錄入人員最根本的尊重,如果沒有他們的錄入和校對,我們是無法看到這些小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