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三田誠】魔法人力派遣公司(又名:出租魔法使)- 01卷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楼主  发表于: 2008-08-06 19:55

【三田誠】魔法人力派遣公司(又名:出租魔法使)- 01卷

───────────────────────────────────── W(}2R>$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kingdom.com/ C2CR#b=)i  
录入者 肥王 oI5^.Dr FW  
校对者 〓犬〓 !hFzIp  
转载请先申请 不可修改TXT档或去除转载标示 O7]kcA  
─────────────────────────────────────
ce3``W/H3  
i#NtiZ.t=  
常常生病的高中生伊庭树,因为父亲失踪,不得已继承了父亲原本经营的魔法人力派遣公司“阿斯特拉尔”。是个描写树一边与不习惯的社长生活战斗,一边仰赖公司员工使用异种魔法与敌人战斗的幻想故事。 5)Z:J  
[!C!R$AMa  
序章 I<Cm$8O?  
v^J'] p  
五月,伦敦。 xS(VgP&YGO  
符合雾都之名,这天早晨在宿舍庭园也泛起了白雾。 Q;ZV`D/FA  
踏着微湿的草地,穗波·高濑·安布勒在爬墙虎围绕的教堂前,按住旅行箱。 La28%10  
大理石的正门前,有一位熟识的老绅士正等待着她。  od$$g(  
“马库雷瓦老师。” l9]nrT1Hy  
“--穗波小姐,就算要回故乡,至少也先打声招呼如何?我差一点就无法为近年来最优秀的学生送行了。” ] *U+nG  
马库雷瓦拿着手杖朝脚边的雾气咚地敲了一下,将高礼帽靠在胸前。 aTfc>A;  
他的日语十分流畅。 /eT9W[a  
穗波轻声一笑,也把大尖帽摘下来。栗色的半短发之下,露出细框眼镜与镜片后的冰蓝色眼瞳。十五岁的纯真身躯穿着雪白的罩衫与紧身裙,显得非常耀眼。 (0l>P]"n   
“我只是不想麻烦您。老师似乎正忙着下次的论文呀!” |'lNR)5  
“别瞧不起我。身为英国绅士,如果连弟子启程都无法给予祝贺的话,那算什么?” U# I PYyV  
马库雷瓦抚着整齐的柯尔曼式短髭(注:CIKMAN RONALD。1891-1958,英国出身的美国演员,代表作有“双城记”、“失落的地平线”),轻轻哼了一声。 n^rbc ;}  
穗波再次微笑。 m^zD']  
他就是这样的人,爱慕虚荣与稚气巧妙地并存在他身上。马库雷瓦在想学日文时突然抓住穗波,甚至还宣告:“不管是哪种语言,只有历史悠久的标准语才能与绅士相配。”几个月之后,他连转换心情用的背景音乐都换成落语(注:日本的单口相声)和歌舞伎。不知道事情经过的其他学生,还传出老师已经发疯之类的传闻。 '"XVe+.O  
对穗波来说,他也是这七年来最照顾自己的人。 >0u*E *Y  
“好了,那我这个被解雇的教师,在最后出一道毕业考题也无妨吧?” Lctp=X4  
“是的。” ?9 W2ax-4  
她在心中悄悄确认装备--没问题。虽然大规模的术具已经用空运送走,但只靠现在身上携带的,也能做到最低限度。不过,要是有个万一,那就得靠旅行箱里的东西了。 |9F-ZH~6  
“毫不犹豫是吗?你这种不甘示弱的精神真是好极了!” vXZP>  
马库雷瓦开始滴溜溜地旋转手杖。如果这是昔日的电影,他也许会就此跳起踢踏舞吧。 I. Xbowl  
“在这个庭园里就不必担心咒波污染。在飞机启航前已经没多少时间了。快点开始吧!” Ki1 zi~  
他从口袋中唰地拿出了某样东西。 ,Y#f0  
那是个小小的陶器酒杯,杯子的侧面刻着吞食自己尾巴的衔尾蛇,杯口用蜡封盖。这是在炼金术实验中不时会用到的物品。 PN= 5ICT  
“老师专精的不是埃及魔法吗?” gv&Hu$ ca  
“既然这是给你的考试,配合学生的相性是理所当然的吧?当然,也因为考题是给你用的,为了提升难度,所以才这么做。” ~]Av$S  
马库雷瓦在说话的同时,随手松开酒杯。 JaR!9GVN7  
“总之,这是犹太密教喀巴拉的魔像与硫磺——炼金三元素的应用。” N/b$S@  
马库雷瓦专注地观察着。 ILiOEwHS7F  
“事到如今,已经不必写什么EMETH(注:犹太密教的魔像身上刻有EMETH“真理”字样,只要削去首字将EMETH变成METH“死亡”,魔像随即崩坏)啦。好了,以没有实体的怪物当对手,你要怎么对付?” [g}0.J`_  
膨胀的浓烟,已经将穗波的身体完全覆盖。 iA`.y9'2  
如果按照马库雷瓦的计算,在少女昏倒之前,烟雾怪物应该不会恢复原状。当然,他已经调整到不会夺人性命的程度,但除此之外完全没有手下留情。浓烟被设计成会缠绕着她, XWX]/j2jA  
直到把她肺部的空气耗尽为止。 &os:h] C  
但是,浓烟却突然停止动作。 \4 +HNy3  
“嗯?” Z N&9qw*  
马库雷瓦皱起眉头。槲寄生自地面长出,应该没有实体的浓烟只是被那株槲寄生贯穿,便已遭到束缚。 bPkz=^-  
同时,一只箭矢从浓烟里击中马库雷瓦的手杖。 hSN38wy  
滚落草地的手杖在半途中呈纵向裂开。以涂料固定的手杖内侧刻上了EMETH,只有那个E在这一箭的攻击之下被削去了。 " YOl6n  
“咒力的来源就在那里。撒谎是偷窃的开始唷,老师。” 9l|*E  
“……槲寄生的飞镖吗?这可真是复古。” }AiF 7N0  
挥挥麻痹的手,一屁股坐倒在地的马库雷瓦苦笑着。浓烟已经消失了,向他伸出右手的少女连旅行箱都没打开。这是他相当有自信的作品,结果却连让她使出绝招都做不到。 Mhb~wDQl  
“啊啊啊啊,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obv_?i1  
马库雷瓦抛开绅士的风貌,胡乱跺着脚。 7osHKO<?2  
“如果你肯留下来,别说是研究经费,就连秘藏的魔法书都有机构愿意公开。至少再一年——不,要不要再继续研究半年看看?” T-x9IoE  
“老师这样替我惋惜,我很高兴。” &Z9rQH81f>  
依然绷着脸的马库雷瓦双手抱胸,进一步追问: $:UD #eh0?  
“你在日本有恋人吗?” (h[. Ie  
一瞬间。 lS!O(NzqE'  
穗波的脸颊迅速染上红晕。 ^gY'^2bzxu  
“没、没这回事!” cFq2 6( e  
“喔喔。” LWN9 D  
马库雷瓦愉快地扬起嘴角。 H:WuMwD4  
“这么说来,你曾说过有个青梅竹马吧?嗯,身为绅士,对于这种事可是不吝帮忙的。你务必要把事情说出来啊!” 64<*\z_  
“老师您说这种话,比较像是法国的绅士呢?” K!2%8Ej,J  
“哼,只是一点小差异啊!” sv#b5,>9  
他说出了如果被其他英国人听到,恐怕会被杀掉的台词。 v_pFI8Cz)  
“唉,这次能看到穗波小姐难得的表情,也就罢了--那,你要去日本的哪里?那边的居尔特魔法规模不大吧?我听说大部分的灵脉都是神道与佛教的势力范围。” FJ{&R Ld  
“--是的。关于这件事,我从十年前就决定好了。这请您收下,老师。” Mp[2Auf  
穗波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交给他一枚名片。 o!c~"  
在印有水晶浮水印的可爱纸片上,墨色的文字如此写着-- Jc`tOp5  
魔法人力派遣公司《阿斯特拉尔》 $ERiBALN:  
--依照您的需求提供古今各派的魔法师出租服务。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沙发  发表于: 2008-08-06 19:56

第一章 魔法师出租中! d"Zyc(Jk  
. lNf.x#u  
1 s .+`"rK  
gP |>gy#e  
那么,魔法的故事要开始了。 ?I\,RiZkz^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ne3uPRu7~  
伊庭树放声大喊--没能成功的昏过去。 -zI9E!24  
他一屁股跌坐在深夜的巷子底,因为那份疼痛而回过神来。放在树旁边的塑胶垃圾筒翻倒,制服的长裤也被厨余弄脏了。 fVdu9 l  
“啊……啊……啊……啊……” a>Zp?*9  
但他却完全没注意到那种事情,树有如精神恍惚般仰望着上方,压住右眼的眼罩。 M Ih\z7gW  
他是个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还幼小一点的少年。 ff~1>=^  
犹如将树的性格表露在外,短短的头发既没有染也没有烫。服装也一样,明明是难得的假日,他却穿着制服。例外的只有那个像海盗般覆盖右眼的眼罩而已,但就连那个戴在这少 Aq\K N.  
年的身上,都还是有股滑稽的感觉。 ,J:Ro N_:  
还有,这样的少年之所以会压住眼罩,是因为有着切实的理由。 b`F]oQ_*  
他的左眼什么都没看见。 '}"&JO~vPj  
不管让其他任何人来看,这里应该都没有值得害怕的东西。在阴暗的小巷里,完全看不到除了少年以外的影子。 ]b:>7_la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 yqB!0) <  
“…………” `PSjk F(  
可是,树的右眼却看得到。 mkl^2V13~  
别说眼罩,他的右眼甚至穿透压住的手掌,清楚地看见了。 O~Bh(_R&  
--鲜红的眼睛。 Rz[3cN)?q  
那些炯炯燃烧的眼瞳,正从三公尺的高处睥睨着树。而且,全部共有六只眼瞳--也就是有三颗头。 2U( qyC  
那是拥有三颗头的恐怖巨犬。 h_SkX@"/-  
他的躯体高度将近树的两倍、黏答答的黑色粗糙皮肤、地狱般的鲜红瞳孔,还有从逼近道路宽度的肩头所生出的三颗头。不管是哪颗头都充满了魔性的威严,光是和他面对面,魂 .t/@d(R  
魄好像就快被拉走了。 ]hoq!:>M1  
--这模样和资料上记载的一模一样。 k[,0kP;  
“……那、那个……这个……” sx}S,aIU  
“GARARAAAAAAA!” wm_rU]  
左右的两个头发出炽热的吐息。光是吐息的余波,就足以让树的头发倒竖起来。这温度高到如果再热一点,搞不好就会起火了。 DUh\x>^  
事实上,正是如此。 vm'ZA7f6  
就算比不上身为远祖的地狱看门犬,或是在欧洲阔步横行的黑犬兽(注:带有魔法的黑狗。在欧洲又称为黑魔鬼、魔犬、鬼狗或兽足)。但只要他想,就能融解铁块这种程度的东西吧?根据资料上的数字,吐息的最高温度好像是两干度还是三千度。无论如何,区区人类毫无疑问会在一瞬间变成焦炭。魔兽就是这样的存在。 3!vzkBr  
但是,如果是拥有魔眼的人类,一点抵抗至少还…… h72CGA|  
紧接着,树在魔兽的面前使劲挥舞双手。 >P&1or)e%  
“不、那个、我、一定不好吃的!” -e sQyLx  
那真像是被恐吓的国中生一般拚命,树哆哆嗦嗦地摇着头。 MU(I#Prpe  
……订正一下。 v"Ax'()  
他连那种抵抗都办不到。 o]<9wc:FZ  
“GRYYYYIII?” 9 <{C9  
“JRYYYYIII?” C4P<GtR9  
“ZRYYYYIII?” OZnKJ<  
三颗头各自以不同的角度观察着树。 q=V'pML  
他看起来好像是在烦恼该从什么地方开始下口。或者,他是在烦恼该从哪里开始烧起呢? l`i97P?/W  
“那、那个、哈哈哈哈……” K,$rG%c zX  
树发出干笑的声音。 /XEW]/4  
也许是这个反应讨他欢心吧。三颗头狰狞地把雪白的牙弄得喀喀作响。 H;l_;c`  
他在笑。 9 fYNSr  
一个战栗,冰冷的寒意贯穿树的背脊。 'A3skznX{  
“哇哇哇啊啊哇哇啊啊啊!” v{fcQb  
他一边发出莫名其妙的叫声,一边动起双手双脚向后退。 -!:5jfT"  
就在同时,魔犬跳跃了。 5<R m{  
他的动作轻盈得不像真的。明明是条光走路都快擦撞到的狭窄小巷,魔犬却在墙壁上蹬了两、三次之后,在紧贴着树的背后着地。 i >s  
“什、什什什!” F!wz{i6\h  
树瞪大眼睛。 S!.&#sc  
这次连吃惊的时间都没有了。树的视野一瞬间被染成鲜红。 yy7(')wKO  
那是鲜红的、炽热的、散发出异臭的-- AXW.`~ 4  
血盆大口。 _wS=*-fT  
--舔。 DylO;+  
“…………”  p;w&}l{{  
--舔、舔、舔、舔。 JfIXv  
“…………咦?” v{VF>qE P  
树睁开眼帘。 VP~2F E  
被黏答答口水扭曲的视野中,魔犬的尾巴正啪啪啪地拍打着。那感觉就像是高兴得无法忍耐,非常拚命的摇法。 Qs6Vu)U=  
“哇哇哇哇哇哇!” 'bi;Y1:  
魔犬的三颗巨头正以猛烈之势拚命舔着树的脸。 qTr P@F4`g  
在他背后传来开朗的声音: &>,;ye>A  
“喔,真不愧是社长。居然一马当先地找到了。” ^w60AqR8  
“--猫、猫屋敷先生。” .d]/:T -0  
沾满口水的树回过头,在小巷的另一头,有一名青年正拿着扇子。 ~oa}gJl:}-  
青年比起树高出一个头。他有着一头熏灰色的头发,细长而清秀的眼眸以及挺直的鼻粱,说得上相当帅气。然而,他披在肩膀上的平安风外褂与扇子,却把这些优点干脆地破坏了 *c$[U{Px  
rPaJ<>Kz  
接着,和他名字相符的物体,从那件外褂的各处冲了出来。 ](w)e p~;3  
“……喵~” CUu Owx6%  
“喵~” ""0 Y^M2I  
“咪呜~” Q)DEcx-|,  
“喵呜~” eU1F7LS  
那是四只毛色各为白、斑点、黑,以及三色的猫咪。 gyw=1q+  
“嗯,很乖很乖。我稍微喂了这些孩子们一下,结果就迟到了。猫真好啊!是人类的宝物、地球的宝物。不不,是宇宙、时空、阿赖耶识(注。佛教唯识学的第八识,又称藏识,是记录身体、苎吕、心念一切行为的记忆力,近似灵魂的精神实体)的宝物。说猫一值千金也太小气了,从我这个猫屋敷莲的眼中来看,猫值万金啊!不,是亿金!” @7twe;07r  
“……比起那个,这是怎么回事啊!?” P%aqY~yF3  
皮肤被魔犬粗糙的舌头刮擦着,树一边叫苦。 :y-;V  
对于他的问题,全身是猫的青年依然将扇子靠在嘴角,很不可思议似地歪着头。 K81X32Lm'  
“啊?您是指什么?是指这孩子很爱亲近人的事吗?” 7g\v (P  
“很爱……亲近人?” 6e-ME3!<l  
的确,也不是不能这么说。虽然比起爱亲近人,感觉上更像人是他喜欢吃的东西。 ,hn#DJ)  
“啊!社长。您又因为看不懂,所以把资料跳着读过去了吧!听好了,这次的工作是寻找宠物喔?” /ox7$|Jyr  
“宠、宠物?” _J1\c~ke"  
树不禁鹦鹉学舌地复述。 ywwA,9~  
“尽管是后裔的亚种,但是他十分适合拿来当成使魔。不就是因为他在运输途中逃走,我们公司才会接到委托吗?” & FhJ%JK  
“…………” 8^UF0>`'  
树哑口无言。 rN}pi@  
但是,魔犬那一方却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zBi-GI 7  
“GRYYYYYY?” JwSF}kNs}  
魔犬突然离开了树,就像在警戒着现身的青年与猫,他发出低吼声。然后,他朝反方向翻身而去。 xX<f4H\'  
“哎呀,欧特罗司!” W.j^ L;  
那是压倒性的脚力。 #[ prG  
比起青年的呐喊声更迅速的魔犬,就在正要一口气突破小巷时-- 6Z_V,LD9L  
“--祓除吧,清净吧。” Nf] ?hfJ  
这时响起了咬字虽不甚清晰,但听起来却十分清冽的声音,并且朝着小巷而来。 $g>bp< 9v4  
“祓除吧,清净吧。乞求连说出口亦感敬畏之祓户大神灵验,若愿一切恶事罪秽祓去消除,便宣读天津祝词之太祝词事--” v9f+ {Y%-  
伸出来的东西是挂着白色纸片的杨桐树枝--玉串。每当那支玉串挥动一次,魔犬就大大地往后跳,渐渐被逼回树这一边。不只如此,简直就像恶作剧被主人发现了一样,魔犬的头渐渐下垂,发出“呜呜”的可怜叫声。 s<YN*~  
“咦?” 7KI ekL  
树眨了眨眼。 |S8$NI2  
在小巷的另一头,一个绑双马尾的少女站在那里。不,她才八岁左右。与其说是少女,这年龄更应该说是女孩才对。 fpf]qQ W~7  
她的服装与莲有点相似。 BM!ZdoKrKt  
雪白清净、配上鹤纹设计的千早(注:祭神服装中穿在最外层的宽袖外衣)以及色泽鲜润的红色裤裙--总之,就是巫女装束。她会背着大红色的书包,是因为正在放学的路上吧? S`s]zdUTP  
“真是的,猫屋敷先生。你应该有听说,这孩子会因为其他魔物的咒力气息而害怕的事,对吧?” yJ? =##  
女孩怒气冲冲地鼓起腮帮子,双手叉腰。 !ZTghX}D  
她的名字叫葛城美贯。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也是神道课的契约社员。总之,这工作似乎是她的打工。 -Lq+FTezE  
“啊哈哈,不知不觉就没有留神啊。” (.#nl}fA  
说完后悠闲笑着的青年则是猫屋敷莲。他身为公司的资深执行董事及阴阳道课课长,在表里两方面部可说是《阿斯特拉尔》的主力。 beO Mln+R  
“那么,最后就让社长来确保目标吧?” (G| !{  
“咦,我、我?” )BJkHED{  
猫屋敷将三张符交给滴溜溜转着眼珠子的树,某些复杂的文字跃然呈现在和纸上。如果让对书道梢有涉猎的人看到了,也许会惊叹一声张大眼睛,但那种事与现在的树是无缘的。 nD5wN~[J  
“是的,你就砰砰地拍拍那孩子的头顺便贴上吧。如果让我靠近,他又要害怕了。” m7k }k)  
“…………” Z1 fY' f  
树停止了呼吸。 ZUS-4'"$  
他不断在猫屋敷与魔犬间来回看着。虽然树非常想拜托美贯,但她也在魔犬的另一侧。 Z#.d7B"  
“我……我知道……了。” .))g]CH  
树以彻底发青的脸庞,像人偶般地点点头。 2Hd\>{*  
“拜托你了,社长哥哥。” r|l?2 eO~  
美贯笑咪咪的为他加油打气。 LcGKYl(\K  
“啊……啊哈哈哈哈。” 4`8s]X  
树发出勉强的干笑声,战战兢兢地接近魔犬。 eKOEOm+  
“GRYYYYYY?” g**!'T4&o  
“不不不、不要紧,我不会做坏事的。” 4w+AOWjd  
啪嗒。 i+14!LlI  
一张。 g-K;J4 K%  
那张符让魔犬左边的头无力地垂下,很舒服似的发出呼声。 [;wJM|Z J0  
“RYYYYYYYYY~” __b4dv  
“我我我我我、我、我什么都不会做,只是贴符而已。” PE5*]+lW.  
啪嗒。 XncX2E4E  
两张 W(]A^C=/  
“YYYYYYYYYYYYYYYYYYYYYYYY!?” }K?b2 6`  
“…………!!!” ,a&,R*r@&  
贴上第三张符的同时,树这次总算昏倒了。 n{N0S^h  
“哥、哥哥,社长哥哥?” T'}kCnp  
“哎呀呀呀呀。” bit|L7*14  
“咪呜~?” +IS6l*_y>6  
他感觉远方传来呼唤的声音。 f+9WGNpw  
掰掰。再见。谢谢你。 GZi` jp  
w)ki<Dudg  
2 +ZbNSN=  
+c/!R|h=S  
“…………!!!” Vz0 (D  
树醒了过来。 ^.:&ZsqV  
有一瞬间,他搞不清楚这是哪里。 cO]w*Hti  
他环顾周遭,一片赤红。 Qw5-/p=t  
黄昏的教室里。 MhA4C 8  
好几个同学正以傻眼的表情注视着这里。 iT:i '\~  
“嗯,伊庭?” a>l,H#w*vW  
坐在隔壁的山田作为代表向他开口。他有张棋盘似的脸庞,是物理社的希望。顺带一提,所谓的希望,那就是在欢迎新生而举办的物理社格斗游戏大会上,达成无败绩的优胜。 $VQ;y|K+[  
“毕竟你从第二即课一直睡到补习时间,的确是会让人觉得你是不足被什么东西附身了,怎样啊?” f3Zf97i  
“……啊,我睡了这么久?” cWo>DuW&  
“嗯,在课堂中也用吓人的表情呻吟,谁都不敢碰你啊!” c*B< - l<5  
眼珠滴溜溜地转动,山田的三白眼探向这边: 7[P-;8)tq  
“你说了什么三颗头、怪物狗的。怎么,又在半夜搞错看到恐怖电影啦?像是‘恐怖!飞天杀人番茄对决艾德。伍德(注:Ed WOOd 。D WOOD Jr。1924~1978 B级恐怖片宗师,被称为美国史上最差的电影导演)之类的。” \]4EAKJE  
“我想,那里面不论哪边都没出现狗吧?” `Y.~eE  
“别在意,反正只要是恐怖片全都能让你昏倒吧?” b-/QZvg  
“……这、这么说未免也太过分啦!” OqS!y( (  
“哦!我可是忘不了你看‘大雄的魔界大冒险’也昏倒的事情喔!” QY4;qA  
“呃!” ZHjL8Iq  
树的精神创伤突然遭到直击。 IagM#}m@  
在这种场合,从小学开始的交情只会朝不好的方向作用。入学才一个半月,树的胆小德性就已经在班上流传开来,那全都是这个男人的责任。拜此所赐,最近已经连隔壁班都知道“看哆啦A梦会昏倒的男生”了。 ]QHp?Ii1  
“咿嘻嘻嘻。” [uGsF0#e  
他发出一阵恶魔般的笑声。 t O.5  
“那,究竟怎么了?” {H(l"KuL  
笑完之后,山田这么问道。 sQA_6]`  
“什么怎么了?” a(6h`GHo  
“……你真是的,大概从上星期开始你的样子不就有点奇怪吗?” >U`G3(#7S  
山田挑着单边眉头,双手抱胸。 <A=1]'1\r  
“奇、奇怪?” 2? yo  
“嗯—虽然你被击沉是常有的事,不过最近的频率增加得有点太多啦。你是不是在做什么奇怪的打工啊?” hsrf2Xw[  
“……啊,是有一点。” >w<w*pC  
树暧昧地笑着,搔搔脸颊。 UJh;Hp:  
“哼,那倒是无所谓。原本,我以为你一定会和日下部叔叔一起到美国去呢!” NW5OLa")J<  
“不能这么做吧!日本的房子得要有人看家,而且要麻烦他到那种地步,我也会觉得不好意思。” ? -:2f#bC  
“你才是呢,事到如今还这么见外干嘛?都住在一起几年了。” 4 j=K3m  
“正因为这样,该讲道理的地方就非得讲清楚不可。” \\\8{jq  
树的发言让山田发出叹息。 {rR(K"M  
“啧!在奇怪的地方老实的家伙。这件事是无所谓啦。偶尔也到我家来露个脸吧。不然我老姊总是吵个不停。” Gqd|F>  
“嗯,谢谢。” p" >*WQ   
树坦率地道谢。 mTI`^e  
山田叹着气垂下肩膀之后“咦?”地一声歪歪头。 an"~n`g  
“对了对了!老姊问我你家老爸的事情解决了吗?不是有律师寄信过来和你商量什么的?结果找到你爸了吗?” 1X5g(B  
“啊……” h97#(_wV>  
看到树闭口不语的样子,山田砰地一下敲敲后脑杓。 Cty#|6 k  
“啊,我问了太多不该问的事吗?算了,你想说的时候就。打个电话给我老姊吧。” [ - $ Do  
完全不觉得畏缩这一点,实在很像他的作风。 e9[72V  
树苦笑着点点头。 <v0`r2^S{-  
“其实也没什么啊。只是爸爸下落不明之后已经过了七年,要正式视为死亡了。” HCN/|z1Xq  
“……是吗?已经这么久了。” &t9 V  
“虽然对我而言几乎没什么真实感。因为在他失踪之前,我就待在日下部家了。” sRD fA4/TF  
“啊,如果你要抱怨这一点会遭天谴的。像我只要有勇花就满足啰。” Gf\h7)T\  
“闭嘴,你这个萝莉控。” j-ej7  
“啰唆,没用的家伙。” nf /*n  
吵嘴吵到一半时,树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 4uIYX  
看到对方的名字,树的心脏一跳。 \nZB@u;S  
“哇!” oa:YAq T  
“嗯?怎么了,你接啊。” 3{3@> 8{w  
“嗯……嗯。” }'x;J   
当树咕嘟一声咽下口水,按下通话钮时 tz@MZs09  
“啊,社长?” tVn?cS  
“啊?” W91yj:  
山田的耳朵抽动了一下。 lv 8EfN  
“猫……猫屋敷先生,有什么事?” ~w>h#{RB  
“不不,就是之前提过的继承事宜,还有新进社员的事。要请您马上去打个照面。社长?” o&q>[c  
“啊,是的……这我知道了,” h+ [6i{  
“然后是相关文件的部分,关于前几天捕获及运输欧特罗司的手续,要请您签名确认。” q?(] Y*  
“是……是的,我知道了。那再见。” ~gfR1SE  
切断通话之后,山田果然瞪大了眼睛。 ]Btkoad  
“伊庭,刚刚……他有说什么社长吗?” F[jE#M=k  
“哎呀,那是打错的电话!” TQ4@|S:OF  
“你有应答吧?” 7N9NeSH  
“这是那个……对、对不起,我要回去了。” 5WQl?yMP  
“喂,伊庭?” fW-C`x  
树慌慌张张地站起来,像逃走似的一把抓起书包。 .9jKD*U|  
当他走出教室时,夕阳早已沉没。 gfQ?k  
失踪的人,在法律上经过七年后将被视为等同死亡。  z:,PwLU  
伊庭树会知道这样的法律,是因为一封信的关系。 ^dQ{vL@9b9  
“……啊,爸爸的事吗?” S0,\{j  
在那个漂亮到让他觉得撕破很可惜的白信封里,有一份写着“关于伊庭司先生的财产继承问题”的文件。 YFO{i-*q  
虽然这么说很过意不去,但直到这封信寄达之前,树已经完全忘了父亲的事。因为远在父亲下落不明之前--从树懂事开始,他就被寄养在叔父夫妇身边,有如一家人般养育长大。 }E 'r?N  
叔父的照顾无可挑剔。 >@YefNX6  
即使和亲生女儿的堂妹勇花相比,他们的爱也绝无分别。即使知道树拥有看得到幽灵与怪物的体质,他们却连一次都不曾感到害怕或觉得恶心。不只如此,他们还为了让树足以自卫,拚命替树寻找文献与情报。 iod%YjZu  
因为不小心看到,而经常被怪物追着跑的树能够活下来,毫无疑问全是托叔父的福。 AcH-TIgM/  
--结果,除了变得有点胆小而会遭到别人捉弄这个毛病外,伊庭树的生活真的既安稳又平凡。 "j^i6RS   
于是现在。 f`9 Mcli !  
树第一次有点恨起父亲与叔父了。 N^Re  
那个嘛,反正自己就是这种体质,他也想过父亲把自己托付给叔父应该是有理由的。因此。当信寄来时,树没告知外派到美国的叔父,也是因为这样的顾虑。 @+u>rS|IB  
但是,这情形到底是出乎意料之外。 / A=w`[<  
(……应该说,这是犯规吧?叔叔。) Kgbm/L0XR*  
树在心中叹息。 pCIzpEsRs  
(爸爸是魔法师公司的社长这种事,你不是连一次都没有告诉过我吗?) @A/k"Ax{r  
而且,这问公司还非得由自己来继承不可! }#XFa#  
吃完晚餐的拉面,树在回家的路上,从附近的公园打了通电话。 4QL>LK  
“GOOD MORNING……嗯,哎呀?树哥,怎么了?” kBu{ bxL  
接听的人是勇花。也许是时差的关系,她的声音听起来还很想睡。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日本的晚上九点,在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