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五十嵐雄策】乃木坂春香的秘密-01巻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楼主  发表于: 2008-07-17 20:19

【五十嵐雄策】乃木坂春香的秘密-01巻

───────────────────────────────────── H~>8q~o]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kingdom.com/ y c 8 h}`  
录入:肥王 }Ya! [tX  
校对:WINTERER :)tsz;  
转载请先申请 不可修改TXT档或去除转载标示 d& f!\n_~  
───────────────────────────────────── T0)bnjm  
'd&4MA0X  
ZU+_nWnl  
P4eH:0=#  
[url][/url] {~s\a2YH  
HJ0;BD.]  
iSW<7pNq0  
4 m"0R\  
DG0I- "s  
[{)Z^  
{2D|,yH=  
0chpC)#Q3;  
P3Lsfi.  
c_M[>#`  
X"r.*fb;N  
F'|e:h  
x;E/   
gW--[  
序言 -$0}rfX  
I9>vm]  
「刚才所演奏的是贝多芬第二十三号奏鸣曲《热情》的第三乐章,而为我们示范演奏的则是乃木坂春香。谢谢你,春香。」 .35~+aqC  
在音乐老师上代由香里(二十三岁,目前正在找男朋友)的一声带动下,我们全体都报以热烈的掌声,而乃木坂春香则露出腼腆、足以融化全体观众的微笑。嗯…光是看她就觉得好幸福,她真的是太可爱了。别说是一般男孩子了,就连班上那位听到笑话都像高等法院法官一般正经八百板着面孔的班长森田,都瞇起了眼镜下的眼睛,露出不安分的眼神。至于女孩子们,也都纷纷送上不带一丝嫉妒的尊敬视线。我想所谓天使般的笑靨,大概就是像她这样子吧。 > 3KlI  
突然,我和她的视线相交,她的眸子就像南阿尔卑斯山的天然水一般清澈。当她一看到我,就不动声色悄悄对我挥挥手,并露出微笑。我可以感觉得出,她此刻的笑容格外亲切,不同于给其他同学们的微笑。 /Wjc\n$'  
恩…她果然是个可爱的女孩。 ]Sa#g&}T>  
我情不自禁放松了心情。 +_cigxpTc  
在不久之前,这种情形就像红猪搭飞机在空中飞行一般,根本不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所谓不久之前,就是在我知道乃木坂春香的秘密之前。 a3\~AO H%  
在我知道她的秘密之前,我和乃木坂春香只是一般的同班同学!!她是校园偶像,我是平凡无奇的普通学生!!我们连一次正式的交谈都没有。 <PuY"-`/Oc  
我想起了我们之间的开始。 .PVYYhrt  
虽然那只是短短三个月前的事,但是想在回想起来,却觉得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可能是因为我和乃木坂春香认识之后,时间密度变得太浓烈的关系吧 W)/f5[L  
没错。 *GBV[D[G,  
我们之间的开始,是因为放学后在图书室里所发生的那件事。 :f39)g5>  
就是我知道乃木坂春香的秘密那天,所发生的那件事。 r0lI&25w  
从那天之后,我平凡恬淡的学校生活便宣告结束,并开始了我们之间的微妙关系。 LTo!DUi`  
乃木坂春香的秘密,就是!! % H"  
]1d)jWG  
Q5Nbu90  
mHju$d  
*qSvSY*  
l:e C+[_;>  
kJf0..J[#<  
ri59LYy=  
E.NfVeq  
ineSo8| @  
@^YXE ,  
y< dBF[  
1<#D3CXK  
h'h8Mm  
O*?^a7Z)4  
`^8mGR>OpI  
<>n|_6'$90  
5cQ]vb  
[ 此贴被砒霜在2008-07-25 20:28重新编辑 ]
獨家藥鋪所屬,不出售。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8873
精华: 4
发帖: 3919
威望: 28 星
金钱: 182295 浮游币
贡献值: 6219 点
好评度: 13368 点
人气: 1241 点
在线时间: 838(时)
注册时间: 2005-05-20
最后登录: 2013-03-31
沙发  发表于: 2008-07-17 20:19

第1话 pwHe&7e#  
F ^Jz   
那一天的午休时间和平常没有两样。 lj&\F|-i  
我在私立白城学园高中二年一班的教室里,一如往常地和几比较要好的同班同学(永井、竹浪、小川,通称三阿达)一起边吃午餐边聊天。聊天的内容听在别人耳里,一定会想朝墙壁一头撞死算了。 PuZzl%i P3  
「--所以我认为,女生的体育服绝对应该选择运动短裤。及膝的五分裤根本就是邪门歪道,穿这种裤子的不是人。持反对意见的人,就不是日本国民。」 R|qNyNXo[  
「就是嘛,我也这么认为。」 oaq,4FT  
「对啊,说得好。」 ^5~x*=_  
小川和竹浪两个人猛点头附和永井的意见。 \+U;$.)3  
「裕人,你觉得呢?」 7],y(:[=v  
「嗯?我啊,我觉得都可以…」 A 9l d9 R  
我真的打从心底认为女生穿什么都可以,所以才这么回答。 N&k\X]U  
「都可以?就是因为有你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才会害日本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你平常就是一副敷衍了事、马马虎虎的态度…」 45%D^~2~F  
「绫瀨,你的个性就是这样,总是治标不治本,碰到事情只知应付眼前,完全没有自己的主张。你再不修正这种个性,总有一天会倒大霉的。」 M{)eA<6  
「没错,你这样不行啊!你这个样子简直就像只蝙蝠嘛!」 ]QHZ [C  
他们三个连成一气围攻我,坦白说根本是多管闲事。我不否认我的个性的确是粗枝大叶、敷衍塞责(自己这样说自己还真是有点悲哀),但是我不希望这些话出自这三个板着脸一本正经讨论女生运动短裤的家伙。 ;QG8@ms|  
「好吧,就这么办!你先听听我们的讨论,然后再决定自己要站在哪一方。首先我们先针对运动短裤的视觉性…」 PW"?* ~&  
真是的,果真是三个阿达。 oTb42a_j{  
我一边在心中叹气,一边若无其事地环顾教室。每个地方的光景都一如往常,大家都是边吃着午餐边和朋友谈话,任何地方都一样,这就是午休时段教室中的一景。 a ge8I$*`@  
其中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位于走廊旁的那个位置。因为在这间同学们举止看似端庄,事实上却乱七八糟有如动物园猴山的教室里,只有那里飘散着奇妙、稳重、舒适的气流。 Jk|DWZ  
在这个地方,有一位被冠上了「白银星屑」这个称号的美少女。 {uZ|Oog(p  
她就是我的同班同学乃木坂春香。 4C:dkaDq]  
或许是已经吃完午餐了吧,她现在正微倾着身子,带着落落大方的表情,集中视线阅览着拿在左手的文库本书籍。时而用纤纤玉指翻页的模样,就像是一幅动人的画。用一句比较通俗的话来说,真的是可爱得乱七八糟。或许我应该说,她是最完美的、楚楚动人的大家闺秀代言人。总之,只要看着她,污浊的心灵就能够受到洗涤。或许她真的可以释放负离子。 ~tW<]l7  
I-J%yutB  
=:R${F  
我嘴里塞着面包(完全不理会永井他们的讨论),如痴如醉地看着乃木坂春香。嗯…刚才所受的创伤已经完全治愈。人类至高无上的幸福,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o 7U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浸淫在幸福的气氛中。 ~% ]V ,-4  
不过短短的几分钟后,这份幸福就立刻宣告结束了。 p!Tac%D+k  
我听到走廊的那一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并不特别大,但是却会浪费许多时间,八九不离十是信长。我在心中再度叹息:唉,又来了一个阿达。 Ew{N 2  
「裕人在吗?」 7n;a_Z0s$  
果然不出我所料,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教室门口。他是一位顶着淡褐色头发、身材瘦小,不仔细看还会以为是女孩的美少年。这小子一看到我就大叫了起来。 q9^.f9-  
「啊!你在这里!裕人,你看了昨天深夜播的动画了吗?我一边看,一边用标准模式录下来,因为我觉得这才是最正确的欣赏方法」 Vj)"?|V  
他的大音量引起了教室中其他人的注意,但是当大家弄清楚声音的来源是信长之后,马上又带着一致的表情恢复之前的动作。该怎么说呢,总之这家伙一年到头都来光顾我们班,所以同学们也已经很习惯了。 @ K2Ncb7  
「你没有看吗?昨天的《害羞的三角形》《注:作者是本书作者五十嵐雄策先生》在下星期就要播出最后一集了,其中剧情最高潮的地方就是主角的好朋友…啊,据说DVD好像快要上市了,我一定会去预购,而且这次的DVD是限定版,还会附赠女主角“迷糊姑娘小秋”的模型娃娃…」 7 X~JLvN  
这位跑到我们教室来,不理会旁人眼光,还一个人兴冲冲地谈着别人无法想像的话题的男生,名字叫做朝仓信长。我和他从幼稚园就认识了,所以我和他之间的关系也可以用「孽缘」来形容,不过他依然是我的好朋友,因为他并不会找我麻烦。基本上来说,他的个性还算活泼开朗,所以和任何人都能够马上打成一片。他的成绩超优秀,最强的科目是物理和数学。从刚才的举动,就知道他的兴趣有点偏激,这是一种御宅族嗜好…也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秋叶原系」族群。将两位战国武将名字合而为一的名字,与武将形象极不相称的帅哥外表,以及和外型、名字都不相称的兴趣。总之,他是一个特征非常复杂的小子。 wmP[\^c%$j  
「裕人,你没看真是大损失。这部动画原本是在杂志上连载的漫画,前几天我已经告诉过你故事的主轴,主角和他最好的朋友会开始对立的理由在于…」 2v*X^2+  
「我知道了啦!」 Fk`6 q  
我必须让他闭嘴,如果让这家伙喋喋不休讲下去,我的午休就全部泡汤了。事实上,过去我曾有过这样的经验,所以才会如此应对。 lrMkp@ f.  
「什么嘛,我讲得那么高兴,你却泼我冷水,感觉很不好耶!」 AZJ|.mV q  
「你突然跑到别人的教室,劈哩啪啦说一堆你个人的兴趣,我的感觉才不好呢!」 q| *nd!y'  
「会吗?大家不是都喜欢这种话题吗?」 p1ER<_fp  
「请不要在你个人的价值观加上普遍性三个字!」 M|$A)D1  
「嗯…但是,你喜欢吧?」 _9/Af1 X  
「我不是常这样说吗?我没有任何偏好。」 ]b^bc2:  
我不喜欢,也不讨厌;我不肯定,也不否定。这就是我对这家伙,同时也是对秋叶系族群的印象。不,说得更正确一点,就是「我完全不了解」。总而言之,我对「为什么都这把年纪了,还会对动画这么执着」这件事抱持了相当大的疑问,更令人意外的是,我竟然会和一个兴趣南辕北辙的人成为好朋友。 7H[.o~\  
「恩…但是我一直认为你有这个素质。」 *b1NVN$  
什么素质? 34vH+,!u  
「这是我给别人最好的赞美。恩…算了,不谈这个了。裕人,我告诉你一个大消息!」 8O*O 5   
「大消息?」 J8`vk#5  
其实我觉得这家伙要说的,绝不会是什么正经八百的好事,不过… C2 !F   
「恩…我之前不是一直在找一本杂志吗?我们学校的图书室终于进这本过期的杂志了!我们的图书室真是太了不起了,现在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只要递个申请单,就可以读到个人很难买到的奇珍异书了。因为学校接到某人的捐款,所以现在有多余的资金可以买书了。有钱果然能鬼推磨,耶。」 j0e1CSE  
信长露出天真的笑容,滔滔不绝地报告这个大消息。 .lppT)P  
杂志?没错,前些时候他还拜託过我替他找一本书名很奇怪的杂志,看来学校方面应该是批准了。 LS1}j WU!  
「…你假造了申请书吗?」 [#2z=Xg  
我拋出疑惑的眼神。 3],[6%w  
「你很没礼貌耶,我才不会做这种事。」 k%cT38V*  
信长摇摇头,露出「你猜错」的表情,然后抬头挺胸地回答:「我只是稍微威胁他们而已。」 d!q) FRzi  
这更差劲。 mz .uK2l{  
不过这家伙竟然完全不理会我的反应。 uacVF[9|W  
《INNOCENT SMILE》(注:意为「无邪的微笑」)是一本很有名的杂志耶!昨天所播的动画,其原作就是连载在这本杂志上。这是不久之前的事,我想你应该还记得。这本杂志的创刊号推出时,甚至还造成了抢购风潮。」 " 1$hfs  
就在信长准备进入长篇大论模式的时候,教室内响起了哐啷一声巨响。 cz*Z/5XH  
我们的位置在教室的正中央,而这声巨响则来自我们的反方向,说得更具体些,就是来自走廊边倒数第二个位置,也就是在信长进来之前,吸引我散漫目光注视的地方。从某个角度来说,那原本是我们班上和各种噪音最无缘的一个地方。 #c2JWDH1F  
不过,现在乃木坂同学正站在那个地方凝视着我们,她的脚边横躺着一把椅子,刚才的巨响应该就是这把椅子发出的。 &#[6a&9#[A  
教室突然变得静悄悄。平日像湖泊一般沉静稳重的乃木坂同学,脸蛋浮现出一抹略为动摇的表情。 Y !nE65  
「乃…乃木坂同学,发生了什么事啊?」 x-s]3'!L  
「我…我不知道,我们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e@crM'R7Lo  
「她似乎在看绫瀨同学那里耶…」 `Jon^&^;|  
教室内传出了不少轻声细语。 I)X33X,  
嗯!! {%3sj"suB  
莫非是我们做了什么? VE5M}kDCZ  
虽然我觉得我们没做什么。但是乃木坂同学投射过来的凌厉视线 。就像是在拥挤电车上抓到色狼咸猪手的女警。在这种视线下。我们就好像真的做了什么坏事。而班上其他同学瞪着我们的眼神,也像是在询问「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 RCQbI  
「裕人,怎么办?大家都在看我们。」 r%~/y  
「是…是啊…」 MHkTN  
我想最可能的原因,应该是信长说话的声音太大,妨碍了乃木坂同学看书。虽然说我已经习惯了,但是信长这个家伙只要一谈到兴趣,声音就自然变得高亢,听起来非常吵。所以会触怒安静看书的乃木坂同学,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E%6}p++  
所以我们的确不对。既然如此,我们就应该道歉。 7ClN-/4  
在班上同学的注视下,我走向乃木坂同学的座位。 \sZ!F&a~  
「那个…我们吵到你了,真的很对不起。」 w qLY \  
我低头谢罪,乃木坂同学的表情才缓和下来。 _+hf.[""  
「啊,没有啦,你误会了。你不需要向我道歉,我并没有责备你们的意思。」 B'L l\<mq@  
「?」 )a%kAUNj  
但是,你刚才不是看着我们吗? Cj x(Z]  
「没事啦,总之,没什么事…对不起,惊动大家了。」 4 u!)QG  
乃木坂同学说完之后,先是很有礼貌地向大家鞠躬,然后若无其事地扶起椅子坐上去。 >F~]r$G  
不过,这个状况却弄得我们一头雾水。 g~JN"ap  
「到底是怎么回事?」 H#l uG_)  
「不知道…不是因为你太吵的关系吗?」 pO.+hy  
「我才没那么吵呢!」 " E U[Lb  
我不理会信长的大声抗议,反倒像是被狐仙迷住似的看着乃木坂同学。「白银星屑」端庄的脸上,看得出来仍有一丝不平静…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吧? vf+GC*f  
题外话,从信长闯进教室,到乃木坂同学凝视我们的这段期间,永井他们完全不为所动,依然热烈地讨论运动短裤,这应该叫我行我素,还是单纯的阿达?…我想正确的答案应该是后者……其实他们是不是阿达,我都无所谓。 M/X&zr  
第五堂及第六堂课都顺利结束了。那一天放学后,我走向图书室,只因为信长这家伙跟我说… mPy=,xYyC  
「裕人,对不起,麻烦替我把这本书拿到图书室去还好吗?反正你放学后就闲闲没事了嘛,今天我要赶着去做ONE FACE的攻略地图,忙死了啦--」 *0GR }k  
真是的!我哪知道什么ONE FACE,该不会是狗的祭奠吧?不过我记得这家伙养的是猫啊…既然如此,那昨天拿去还不就得了?不过我还是勉为其难答应了,唉,只能怪我平时太照顾他(例如他忘记带课本时,我会借他;他的电脑坏掉时,我会替他修…)算了,反正放学后我的确也是闲着。 Rs<li\GS  
就这样,我来到了平时几乎不会去报到的图书室。 spE(s%dgL  
听说我们学校图书室的使用率低得一塌糊涂,用萧条冷清四个字形容应该非常贴切,因为包括我在内,曾经使用过图书室的人,用一只手就数得完了,为了提升学生的使用率,学校方面还特别架购了以电脑管理借书-还书的系统,还规划了舒适的阅读空间,并采购了各种领域的图书,但是对于明显和印刷品保持距离的现代孩子来说,这些措施型同对牛弹琴,因此学校的热情与美意,也完全无法实际传达给学生。以我为例,除了把图书室当成午睡的场所之外,几乎不曾好好利用过它。 T(E$0a)#  
总之,因为人很少,办个还书手续应该也是三两下就结束了。 %4/>7 aB]Y  
我走向负责管理书籍的电脑柜台,按着键盘开始进行还书手续,不论是借书或是还书的手续,都必须用电脑操作,这点还真麻烦(信长曰:只要习惯了,用电脑处理一定比人工处理来的快)。算了,如果才这几道手续就嫌麻烦的话,我可能就无法在这个文明社会生存下去了。不学习的人是没饭吃的,我输入书籍的编号以及学生证号码…OK,完成了。最后,把信长借的书(顺带一提,书名是《美少女模型娃娃作品集三-球关节的历史》,我们学校还真的是什么书都有。)放回书区。任务结束,可以回家了。 HD1+0<  
就在我准备朝出口方向走过去的时候。 s%K 9;(RWI  
「…」 ^a6c/2K  
我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物。 %QW1?VVP  
该怎么说呢?恩,反正就是非常可疑的人物,因为这个人一边用书包遮住脸,一边像忍者或杀手一样鬼鬼祟祟地在书架后面移动,而且还是个女学生,如果说这种情形不奇怪,那就真的很奇怪了。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会事情?她似乎很想隐藏自己的行动,可是这种举动不是适得其反,反而更引人注目吗? Z Sj[GI  
总之,最好不要和这种人扯上任何关系。祸从口出,不要有太多的好奇心,就不会死的不明不白的。就在我决定假装什么也没看见,准备闪人的那一瞬间---- {G:dhi  
我隐约看到了书架后那位可疑人物的脸。 7$8YBcZ6  
那一瞬间,我以为我眼花了。 2E Ufd\   
我想我八成是因为我难得来图书室,大脑产生排斥反应,所以才会产生这种幻觉。 8.S&J6  
「……」 E>t5/^c)*w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想法呢? tnv @`xBn  
因为这个人的脸蛋我是再熟悉不过了。 .DzFt c  
「那是…」 VM 3~W  
乃木坂同学? yMdE[/+3  
虽然令人难以置信,但是那位鬼鬼祟祟东张西望的人,真的就是乃木坂春香。她那如埃及艳后般的美丽脸庞,就算是在很远的地方,我也绝对不会看错。但是,她为什么会有这么诡异的举动呢? > }& :y{z~  
我满肚子疑问,但是乃木坂同学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反倒是像个半夜在街上准备偷摩托车的十五岁少女,蹑手蹑脚地走到我身旁另二台管理图书用的电脑前,然后慌慌张张地开始操作。我看到她身边放着一本类似杂志的书籍,看来她好像是来办借书手续的。 `Ap<xT0H  
咔哒咔哒,我听到了敲键盘的声音。 f@3?kM(  
可能是完成了借书手续,不一会儿只见乃木坂同学像工作告一段落的德国大师傅,带着轻松愉快的表情,将视线从荧幕移开拾起头来。正当她准备走向图书室出口的时候… I{e[Y_  
我们的视线产生了交集。 ws!pp\F  
「…」 pX5#!)  
「…」 UcZ20inj0  
一瞬间,时间停止了。 O;bnyB$  
「…」 |@6t"P]@  
「…」 7Nu.2 qE  
「…嗯…你怎么会来这里?」 g4Y1*`} 2f  
这句话也正是我想问的。不过也难怪乃木坂同学会惊讶到彷彿看到了神秘的巨大生物UMA,因为在图书室碰到我的机率,或许真的比看到雪人的机率还要低。 ~F gxhK2+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3sh}(  
「恩…来一阵子了。」 36 &ghx  
「你…你看到了?」 Owe"x2D\  
「?」 dF@m4 U@L  
看到什么? -rn%ASye  
「你…你看到我借的书…」 (:g ZZG  
「不,我没有看到…」 T[M:%vjYF  
「喔,是吗?呼!」 kYW>o}J|  
乃木坂同学的表情,就像是中年主管知道自己不在被裁员名单里之后,总算可以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这是怎么回事? yi29+T7j4S  
「?」 sz"N,-<Ig  
「啊!不…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啦,请你不要放在心上。绫赖同学,那我先走了。」 u~]O #v  
乃木坂同学慌慌张张地点个头,丢下这句话之后,就往出口迈步而去了。或许是因为顾忌到我的关系,她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行进方向上,放置着阅览用的椅子和桌子。 rpB0?h!$  
「啊…乃木坂同学,那边…」 w \U?64  
「咦?」 *eF'<._[U  
结果!! sB~|V <  
哐啷哐啷哐啷! 9I|D"zXn  
随着连续的声响,绊到桌椅的乃木坂同学摔了个四脚朝天。这是个一年难得一见,会令人情不自禁拍手叫好,甚至完美到无懈可击的精采动作。 M:5K4$>Kx  
「好…好痛!这个地方怎么会有椅子…」 0x Er`]]U  
真是越来越奇怪了,这些椅子一直都放在那边,一向沉着稳重的乃木坂同学,竟然会出现完全不像她会有的失态。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或许这就叫做「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吧? ^oLMgz  
无论如何,我可不能放着她不管,所以就伸手扶起了乃木坂同学。从某个角度来看,乃木坂同学算是自作自受吧!但是不帮助在你面前跌倒的女孩(尤其这个女孩是乃木坂春香)是很没有礼貌的,我可是拥有全国绅士检定二级资格的人…嗯,这是我自己说的。 ,pTj'I  
「啊…谢谢!真是不好意思!」 D;Bij=  
扶起了杏眼圆睁的乃木坂同学之后,我就把视线移向散落在地板上的乃木坂同学的私人物品。 r.JM!x8  
还真的是乱七八糟。就在我伸手准备替她捡起来的那一瞬间!! ns&3Dh(IVP  
「不…不可以!」 Fd1t/B,  
这声惊叫大声得令人无法置信,就像合家吃团圆饭时,电视画面突然出现床戏一样。不可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不准让我的脏手碰她的私人物品……? 不不不,应该不至于这样,乃木坂同学是个大家闺秀,她的个性不会这么别扭的。 o..iT:f;n  
虽然我不明白乃木坂同学为什么要制止我,不过我还是伸出手,想帮她捡起杂志。 /S #Z.T~~  
「不…不可以啊!」 nK8IW3fX9)  
乃木坂同学竟然像个不要命的亡命之徒,硬是将手伸向我脚边的杂志。 <1pRAN0  
但是… v[b|J7k  
「啊?」 e#<A\?  
在她扑过来的路线上,有一本她的数学笔记本! [W